佐藤琴子 点赞过的内容
爱狗却养猫 Reader, Sleeper, Deer lover, Cat feeder, Bun eater
回复文章: 关于排华法案是否应该转水的问题

1 关于宪法

为什么要批判旧的、已经过时的排华法案呢?

首先我想替natasha说一句。批判旧排华法案,是natasha针对陈士杰14193贴中的第一点“美国上世纪的排华法案没有侵犯人权”而言的。可以对ta的批判内容有异议,但批判本身并非无的放矢。

旧排华法案包括禁止任何华人劳工入境,还包括对已经在境内的合法华人移民(非美国公民)的限制,如不能获得美国国籍,以及在很多州华人(非美国公民)被规定不能拥有产业和公司。

这个法案并不是针对所有移民,只是针对华人,因此其基本逻辑是:对于非本国公民,可以基于其种族在法律政策上区别对待。这里的“合法的不平等”是对于非公民内部而言的,而不是公民vs.非公民的区别。

对于旧排华法案是否违宪,19世纪末最高法院的说法是“排斥外国人属于美国政府的主权一例”,国家主权由宪法赋予,所以不违宪。这里的解读强调的是公民vs.非公民的区别。

但美国的宪法也是在不断演进的,对于宪法精神的解读也随时代而变化。例如奴隶制本来在字面上并不违宪,但是加入旨在废奴的第13条修正案以后就违宪了。还有很多对国内公民基于种族区别对待的法规政策,本来并不违宪,在加入第14条修正案以后就违宪了。

今天很多人解读宪法,认为对于非公民,也不应该基于种族区别对待。他们并不认为公民和非公民具有相同权利,而是认为在公民内部不能基于种族进行歧视,在非公民内部亦是如此。根据这种宪法解读,新时代的排华法案是违宪的。

2 关于人权

“人权”也是一个有时代性的概念,用今天的联合国官方定义来说,人权是“人权是我们人类与生俱来的权利,非任何国家所赋予。这些普遍权利为我们所有人所固有,不分国籍、性别、民族或族裔、肤色、宗教、语言或任何其他身份。它们涵盖的范围非常广泛,从最基本的生命权,到食物权、教育权、工作权、健康权和人身自由权等让生命富有价值的权利。”

关于移民的人权问题,国际标准见此,部分摘录如下:

在移民政策中实现人权还意味着要纳入某些贯穿各领域的人权原则,包括:

平等与不歧视:不歧视原则禁止基于种族、肤色、血统、族裔、性别、年龄、性别、性取向、性别认同、残疾、宗教或信仰、国籍、移民或居留身份或其他身份等一系列非详尽的理由进行区分、排斥、限制或偏好。各国应在法律、政策和实践中解决对民众的直接和间接歧视和不平等待遇,包括特别关注处于弱势的移民的需求。

所以,针对某个种族的移民的区别性政策,严格来说违反目前的联合国国际人权标准,因此属于侵犯人权。

“人权”和“主权”孰高孰低,则是另一个问题。不与展开。

北条沙都子 不要小看雏见泽,这是有大学问的地方。
回复文章: 在中国设立一个公司,专营网络论坛,主打匿名和绝不删帖,论坛源代码公开,商业前景如何?

恕我直言,您的设想在现有条件下恐怕不具备太多的可操作性。

倒不是因为“商业前景”暗淡,而是“政治审查”的桎梏。目前,在内地开设网络论坛必须经过公安备案,且用户账号强制要求实名注册(如果不从的话,网警可以直接动用“网络安全法”中的实名制条款“合法”关闭论坛)。而仅仅是这两点就已经无情地打破了楼主的“墙内匿名论坛”梦……

而“绝不删帖”大概也很难做得到。倘若网警在巡查执“法”时发现了楼主的论坛里有过多的“敏感内容”,那十之八九是会向网站运营方发难和施压的(比如以关站作为威胁要求站方“整改”)。如果这时候站长选择头铁下去,不理会这些警告,情况肯定还会更糟……到最后不仅是网站被彻底报废,甚至连人身自由都可能不保。

虽然很遗憾,但建议楼主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毕竟现实状况如此。

( 由 作者 于 8月19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目前就阿富汗局势,19个不同国家的政党或机构的意见

瑞典基督教民主党全文:

Hej,

Stort tack för ditt mejl.

Många har länge varnat för vad ett hastigt tillbakadragande skulle innebära, det har även vi gjort. För Afghanistans folk väntar nu med största sannolikhet en grym repris av det helvetiska välde som rådde under åren 1996-2001. Scenerna från det talibanska terrorväldet sitter djupt i vårt medvetande. Kvinnor som bannlystes från allmän åsyn och förvägrades minsta antydan till eget människovärde, flickor som förhindrades att gå i skola, män som tvingades bära skägg i en viss längd under hot om misshandel, stympning och stening som straff för allehanda brott, förbud mot sport och musik.

Sveriges förmåga att ensamt göra något åt situationen är naturligtvis obefintlig. Men vi kan och ska agera med andra. Genom EU måste vi hålla tillbaka de krafter som vill erkänna talibanernas regering som legitim. Varje svensk biståndskrona som kan nyttjas av skräckregimen ska dras in. Humanitärt stöd måste nu i stället ges via UNHCR, Röda Korset, Läkare utan gränser med flera. Det finns dock saker som Sverige kan och måste göra på egen hand: vi var ett av de EU-länder som ”bidrog” med flest IS-terrorister per capita. Den här gången kan ingen säga att vi inte var förvarnade. Alla vet i dag att hundratals IS-terrorister tjänade sitt så kallade kalifat, samtidigt som de försörjdes med svenska bidrag: studielån, barnbidrag, bostadsbidrag, underhållsstöd och föräldrapenning. Regeringen måste omedelbart ta fram åtgärder som omöjliggör en upprepning, när ett liknande kalifat nu upprättats i Afghanistan. Den svenska medborgare som reser till Afghanistan för att ansluta sig till talibanerna ska inte kunna vänta sig någon hjälp från svenska staten. Varken med pengar eller med att återvända till säker mark. Den icke-medborgare som reser ska anses ha förverkat sin rätt att någonsin återvända till Sverige. Vi vill aldrig mer höra någon makthavare säga att vi ”har varit naiva” eller ”inte såg det komma”. Vår sista uppmaning till er alla handlar om det lilla som en enskild människa kan göra. En varm tanke, en bön, en slant i en insamlingsbössa – det finns saker som vi alla har råd och makt att bistå med. Kanske hjälper det någon, någonstans, på något viktigt sätt. För det är när ondskans natt är som svartast som ett enda ljus märks mest.

KRISTDEMOKRATERNA BLI MEDLEM: https://kristdemokraterna.se/engagera-dig/bli-medlem/ Facebook: facebook.com/kristdemokraterna Instagram: @kristdemokraterna, @buschebba Twitter: @kdriks, @BuschEbba Webbplats: www.kristdemokraterna.se

发表文章: 目前就阿富汗局势,19个不同国家的政党或机构的意见

这次我用的是海外匿名邮箱地址,安全性大幅度提升,所以不至于被墙国查到。

-------分割线------

总的来说,看到阿富汗那该死的局势之后我实在闲不住(你可以骂我多管闲事啦)。再加上看到一位阿富汗电影导演的声明,既然自己有这一点点能力也金莲奉献一下好了~在世界上为阿富汗人发发声。好了,下面是重点:

奥地利NEO党:奥地利政界必须认真对待阿富汗局势,外交部长等必须就现在的局势同阿富汗大使和非政府组织协商。

荷兰弗拉芒利益党:对阿富汗的难民潮表示了自己的担忧,但也不是不管阿富汗人,主张在阿富汗和邻国的边界设置安全区,以保障阿富汗难民的人身安全。

奥地利人民党:继续密切关注阿富汗局势,并进行评估。

丹麦的....替代品党:这个.....emmm,有点小问题,等以后第二封回复来了再说。

荷兰社会党和荷兰伏特党:将有关阿富汗局势的材料纳入今明两天的众议院辩论材料,就阿富汗局势进行议会辩论。

法国叛逆法国党:其党内重要人物发言对战争本身进行了大肆批评,不过在最后表示如果他们愿意,所有帮助过法国的阿富汗人和他们的家人都可以来法国。

爱尔兰社民党:其外交事务发言人支持爱尔兰批准给阿富汗平民人道主义签证。

丹麦团结清单:向丹麦政府施压,寻求人道主义解决方案。同时推进对塔利班政权的制裁。

爱尔兰新芬党:移文外交事务发言人(好吧,不算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捷克海盗党:集中力量,向捷克政府施压,尽可能救出几十个曾在阿富汗帮助捷克人的阿富汗口译员。

瑞典基督教民主党:目前为止回信中我最为欣赏的(第一条评论我会晒出其瑞典语回信全文),在这里就不赘述了。

海盗党国际:从昨天开始准备一份声明,希望尽可能在今天就发出。海盗党国际表示,他们的声明看法和我的非常接近(即不承认塔利班合法性,制裁塔利班政权。)

冰岛中心党:就阿富汗局势进行党内讨论。(尚无明确意见)

挪威社会主义左翼党:认为应当向阿富汗平民提供必要的人道主义援助,并为那些帮助过挪威的阿富汗人提供庇护。

丹麦激进左派党:支持丹麦政府不承认塔利班政权合法性。

瑞士社民党:主张国际社会应该立刻采取行动,并已经在网站上提出请愿,呼吁联邦委员会对10000个在瑞士处于危险中的阿富汗人提供庇护。

加拿大自由党:对阿富汗日益恶化的局势深表关切,并通过移民计划将许多阿富汗人带到加拿大庇护。

欧盟议会:强调对阿富汗人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将所有希望离开阿富汗的阿富汗公民和外国公民带走。

以上19个,排除欧盟议会和海盗党国际,其他的17个都是政党。令人欣慰的是,这17个政党中,加拿大自由党和奥地利人民党为执政党,其他15个政党也全部都是议会内政党,不是没有什么能力的议会外政党。

最后,其实我目前收到了23封回复,为什么这里只列了19个呢?因为其他四个太TM敷衍了,这里我想要进行点名批评:美国国务院,挪威保守党,捷克SPD党,挪威进步党,以下是这四个政党的回复:

挪威进步党:Hei.Her er vi helt enige.Vennlig hilsen Fremskrittspartiet

捷克SPD党:Dobrý den,děkujeme Vám za zaslaný podnět.Sledovat nás můžete zde - vyjadřujeme se pravidelně ke všem aktualitám.https://www.facebook.com/tomio.cz https://spd.cz/stanoviska/ https://www.facebook.com/MUdrIDavid Přejeme ať se Vám ve všem daří! S přátelským pozdravem Za hnutí SPD Petra - Info Svoboda a přímá demokracie (SPD)

挪威保守党:Takk for innspill. Jeg tar det med videre i organisasjonen.

重头戏,美国国务院:The Bureau of Global Public Affairs is in receipt of your message.We appreciate your sharing your thoughts and concerns. Thank you for contacting the U.S. Department of State.

( 由 其他人 于 8月17日 编辑 )
13
8月17日 576 次浏览
图书馆革命🌈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回复文章: 目前就阿富汗局势,19个不同国家的政党或机构的意见

@addjapan #153004 向你致敬。

原文可以放DeepL转一下。

你好。

非常感谢您的电子邮件。

许多人早就警告过仓促撤退的影响,我们也是如此。对于阿富汗人民来说,现在等待他们的很可能是1996-2001年的地狱式统治的残酷重演。塔利班恐怖统治的场景深深刻在我们的脑海中。妇女被驱逐出公众视线,被剥夺了丝毫的人类尊严,女孩被阻止上学,男人被迫留一定长度的胡须,并受到殴打、残害和石刑的威胁,作为对各种罪行的惩罚,禁止运动和音乐。

当然,瑞典单独对这种情况做任何事情的能力是不存在的,但我们可以而且必须与其他人一起行动。通过欧盟,我们必须阻止那些想要承认塔利班政府为合法政府的势力。恐怖政权可以利用的每一克朗的瑞典援助都必须撤回。现在必须通过联合国难民署、红十字会、无国界医生组织和其他组织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然而,有些事情瑞典可以而且必须自己做:我们是人均 "贡献 "最多IS恐怖分子的欧盟国家之一。这一次,没有人可以说我们没有被预先警告过。今天大家都知道,数以百计的IS恐怖分子赢得了他们所谓的哈里发,同时得到了瑞典助学金的支持:学生贷款、儿童津贴、住房津贴、抚养费和父母津贴。既然类似的哈里发已经在阿富汗建立,政府必须立即拿出措施,使这种情况无法再次发生。前往阿富汗加入塔利班的瑞典公民不应指望得到瑞典国家的任何帮助。既没有用钱,也没有回到安全的地方。旅行的非公民应被视为放弃了返回瑞典的权利。我们再也不想听到任何当权者说我们 "一直很天真 "或 "没有看到它的到来"。我们向大家发出的最后呼吁是关于个人可以做的小事。一个温暖的想法、一次祈祷、在募捐箱中的一分钱--有一些事情我们都能负担得起,并且有能力帮助。也许它将帮助某人,在某个地方,以某种重要的方式。因为正是在邪恶的夜晚最黑暗的时候,一盏灯才是最引人注目的。

元惡魔候補生
能井 銀髮赤瞳。筋肉美少女。修復系魔法師。身長209cm。体重124kg。
回复文章: 真心建议士杰兄暂退本站休息一段时间,并衷心祝愿江泽民先生生日快乐,万寿无疆

俺觉着陈兄说的这些都是帝王之术。什么中国人要为了中国的利益,我觉得这都是很当然很基础的事情,也没必要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了。如果我们这是政治局扩大会议或者是地下党中央委员会议,讨论到底要偏向美方结盟自由世界还是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搞路线斗争也就算了。可这根本就不是。

为啥我们不挂在嘴上,我们是在野的啊,啊不,我们连党都不是。现在最大的中国利益话语权就是给阿共仔绑架着,我们有啥好说的。我们要有了权,谁还会给美帝带路?君不见,川普蔡蔡上台前天花乱坠一通吹,上台了照样被地缘政治国际形势掣肘,这都是很自然的事情。

辩论中国人还是美国人带来民主根本没意义。假若真是革命路上,如果情势所迫,你美帝CIA的援助也得拿。功成建国,那自是要维护主权。这都是基础的马基亚维利的思考,真没什么必要一遍遍重申。

汉帝国签证官
清华博士豆沙馅 桃李出深井,花艳惊上春
发表文章: 真心建议士杰兄暂退本站休息一段时间,并衷心祝愿江泽民先生生日快乐,万寿无疆

不要老是以同一个角度看待问题。我走之前和你辩论的时候你的观点就是明显的支持政府管制,认为什么东西都能由一个好的政府解决,而政府只需要听从民主投票。现在你还是一模一样的观点……甚至,你在抛出关于未来政府的问题的时候,自己已经有了成见而且即便其他人大部分不同意你的意见之时,你也拒绝改变,这又如何体现民主呢?而宪政的核心是约束政府权力,我不知道按你的设计,如何体现政府权力被约束?

如果我们都只随着自己的内心成见并以此为师,那么我们如何能达成一致呢?

就说最近你和沃夫陈的争论,你想做的无非是让这个香港人承认自己是中国人。但是域民不以封疆之界,古人也明白圣朝只有以德服人才能英灵尽来归,岂是靠辩论能赢的?况且如果你的见地真的能让沃夫心悦诚服,如何会发生这种事呢?若你真想改变别人的想法,就更不能揪着别人的语言漏洞不放,你要论证的是你对而非他错。如果你发现你的论辩暂时赢不了别人,是否应该反思一下自己的逻辑,或者去找一些新的辩题和论据呢?

再说一说北京镇压暴乱的例子。明明是一件从未发生的事情,你却预设了这么一个事情会发生,在这么强的假设之下讨论问题本身就很荒诞无稽,更没必要的是为这件事情起任何争端。黑人移民问题也是,而且你不觉得,你的政府有些方面比今天的政府管得还多吗?这难道是合理的吗?

斗胆问一句,不知兄长最近所读何书?无意冒犯,只是我觉得我们应当带一点新的观点和知识来和大家共享。我本人之前非常喜欢聊经济学问题,没走之前几乎凡是和经济学相关的都要讨论一下,但是现在我回本站至今几乎没有聊过任何和经济学有关的问题,是因为我自觉我还没有什么新的东西能贡献给大家,老是从同一个立场和同样的论述来陈述问题,会造成严重的边际效用递减。

我来这个站真的希望能够大家和谐相处,为我们都留一点愉快的空间,不要每次想到这个站发生的抬杠事件就心烦。

如果士杰兄觉得本帖有所冒犯,可以楼下评论,我自当删除本帖。只是站长有言:非站长亲自指令,任何人不得封禁我,故陈兄勿动此念。

( 由 作者 于 8月17日 编辑 )
10
8月16日 841 次浏览
回复文章: 中国政府如何严查双国籍?

@陈士杰 #150551

陈兄,这个双国籍问题我觉得和你之前那个非洲移民问题颇为类似。在我看来都有些让人不明就里。

当然从法理辨析上看,固然凡事边界是要清晰明了为好。可是我们知道法律是用来规范社会行为的,其必然是落后于社会运行一些,出现了某些现象才需要加以约束其行为。敢问陈兄觉得当今中国出现了什么样的现象必须以法条勒令双国籍?防止红色贵族外逃还是要将资本家的钱留着国内?还是说你这个宪法体系就是以秦制重刑为要义?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回复文章: 中美两国的种族歧视是一样的吗?

@史蒂芬 #150808 原子化社会其实是不行的。传统威权主义,有地方自治,乡绅阶层等团体;极权主义,则是统治者自身的组织要深入基层,比如中共的基层党组织。我们知道,权力厌恶真空,真原子化了,就会产生新的权力填补这个空缺。

最无能的赵家人也不能被最优秀的非官僚平民所推翻,但不等于赵家人不能被其他赵家人和平民出身的官僚所推翻。指望通过愚民之术稳定共产党的一党专政是可以的,但是未必能保住一家一尊。

@陈士杰 #150806 民粹倒是符合民主,但是不宪政,宪法是保护人民权利的,但是民粹主义挟持好战性强的民众(未必是多数)在社会上横冲直撞。一旦上台,民粹领袖再一腐化,就变成了少数派统治多数了。

回到原题,歧视当然可以搞得光明正大一些--你可以拒签啊。又没说非洲黑人可以免签进中国。既然国家通过发放签证的方式容许他人入境,就没有歧视之权--因为你国已主动放弃围堵他人的第一道防线。

回复文章: 见好就收是一种智慧

@国家主席习近平 #150403 横竖都是输,不怕了。

@佐藤琴子 #150402 希望向政府屈服来换取利益,多半是会落空的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支持暴力。

英语谚语说Between the devil and deep blue sea, 指的就是这种死局。楼主的意思,大概就是“袋住先”https://zh.wikipedia.org/wiki/袋住先

图书馆革命🌈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发表文章: 【Internet Archive】互联网档案馆25周年

怎么用互联网档案馆备份网页?请猛击 https://web.archive.org/save


https://blog.archive.org/2021/07/21/reflections-as-the-internet-archive-turns-25/

Reflections as the Internet Archive turns 25

Posted on July 21, 2021 by Brewster Kahle


Photo by Rory Mitchell, The Mercantile, 2020 -- CC by 4.0

(L-R) Brewster Kahle, Tamiko Thiel, Carl Feynman at Thinking Machines, May 1985. Photo courtesy of Tamiko Thiel.

包罗万象的图书馆

作为一个年轻人,我想帮助制造一种新的媒介,它将比几百年前古腾堡的发明更进一步。

通过在数字时代建立一个万物图书馆,我认为不仅仅是让世界上的每个人都能得到它,而是让它变得更好——比纸张更聪明。通过使用计算机,我们可以使图书馆不仅是可搜索的,而且是可组织的;使它能够让你在数以百万计,甚至最终数以亿计的网页中导航。

第一步是制造可用于大型富媒体收藏的计算机。下一步是创建一个可以连接到世界各地的计算机的网络:Arpanet,即后来的互联网。接下来是增强的智能,后来被称为搜索引擎。然后,我帮助建立了WAIS——广域信息服务器——它帮助出版商上网,以固定这个新的和开放的系统,它后来被万维网所包围。

到1996年,是时候开始建设图书馆了。

这个图书馆将拥有人类所有的出版作品。这个图书馆将不仅提供给那些能够支付LexusNexus每分钟1美元的人,或者只提供给最精英的大学。这将是一个任何人都可以使用的图书馆,在世界的任何地方。我们能不能把图书馆的作用再进一步,使每个人的著作都能被包括在内——而不仅仅是那些有纽约图书合同的人?我们能不能建立一个多媒体档案,不仅包含著作,还包括歌曲、食谱、游戏和视频?我们能不能让任何人在一百年后都能了解他们的祖母?

From the San Francisco Chronicle, Business Section, May 7, 1988. Photo by Jerry Telfer.

不是关于EXIT或IPO

从一开始,互联网档案馆就必须是一个非营利机构,因为它包含了其他人的东西。它的动机必须是透明的。它必须持续很长时间。

在硅谷,目标是找到一个有利可图的出口,无论是通过收购还是IPO,然后去做你的下一件事。这从来不是我的目标。互联网档案馆的目标是为网络创建一个永久的记忆,可以利用它来制作一个新的全球心智。随着时间的推移,在数据中找到模式,为我们提供新的见解,远远超过你用搜索引擎所能做到的。 它不仅是一个历史参考,而且是互联网脉搏的一个活的部分。

John Perry Barlow, lyricist for the Grateful Dead & founder of the 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 accepting the Internet Archive Hero Award, October 21, 2015. Photograph by Brad Shirakawa -- CC by 4.0

回望过去

在网络的早期时代,我最喜欢的是那些梦想家。

在早期的网络中,我们看到人们试图使一个更民主的系统发挥作用。人们试图使出版业更具包容性。

我们也看到了人类的其他部分:色情业者、诈骗者、垃圾邮件发送者和巨魔。他们也看到了在这个新世界里实现自己梦想的机会。在一天结束时,互联网和万维网--它只是我们。它只是人类的一部历史。而且它一直是分享和开放的实验。

万维网在其最佳状态下是一种机制,让人们分享他们的知识,几乎总是免费的,并且无论你在世界何处,都能找到自己的社区。

Brewster Kahle speaking at the 2019 Charleston Library Conference. Photo by Corey Seeman– CC by 4.0

展望未来

在未来的25年里,我们有一个非常不同的挑战。它是解决我们现在看到的互联网的一些大问题。这将是我们的媒介还是他们的媒介?它是为一小部分控制的组织服务,还是成为一种共同的利益,一种公共资源?

我们中的许多人都相信网络可以找到食谱,如何修理你的割草机,在哪里买新鞋,和谁约会。信任也许是我们拥有的最宝贵的资产,浪费这种信任将是一场全球灾难。

我们可能还没有实现对所有知识的普及,但我们仍然可以。

再过25年,我们可以将不是一亿人的著作,而是十亿人的著作,永远保存下来。我们可以拥有不受广告模式驱动的补偿系统,而这些广告模式只让少数人致富。

我们可以有一个有许多赢家的世界,人们参与其中,找到志同道合者的社区,他们可以从世界各地学习。 我们可以创造一个让我们感到掌控的互联网。

我相信我们可以共同建设这个未来。你已经帮助互联网档案馆建立了这个未来。在过去的25年里,我们已经积累了数十亿页,70PB的数据,可以提供给下一代人。让我们以新的和令人兴奋的方式提供给他们。让我们成为未来25年的建设者和梦想家。

See a timeline of Key Moments in Access to Knowledge, videos & an invitation to our 25th Anniversary Virtual Celebration at anniversary.archive.org.

9
7月27日 254 次浏览
回复文章: 谈革命[10] (已定稿): 如何开展非暴力革命

非暴力革命最根本的任务,就是唤醒每个人被老大哥压制的人性,剩下的事便可交给历史。

非常好。极权体制最大的恶就是摧毁人的精神,腐化人的良知,在这样的体制下,就甭提个人自由和个性解放了。捍卫自由就是捍卫人的尊严。

在这样的体制下,「人的正常功能,要么纯粹是满足机器的需要,要么为保护人性缺失的集体机构的利益而受到严密限制和监控」。


在编程随想博客评论区对如何形成【网状拓扑】的社区有一些讨论,属于【形成力量】的讨论范畴。

「网状拓扑」用Mastodon足矣,但为了扩大影响力,何不把评论区的各位叫到这来呢?另外不知你有没有了解过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

( 由 作者 于 7月20日 编辑 )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