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 - 佐藤琴子
回复文章: 大山、六四以及和我有关的事情

沈先生下唇肥厚倒垂,一望而知是个说话多而快,像嘴里在泻肚子下痢的人。他在讲他怎样向法国人作战事宣传,怎样博得不少人对中国的同情:“南京撤退以后,他们都说中国完了。我对他们说:‘欧洲大战的时候,你们政府不是也迁都离开巴黎么?可是你们是最后的胜利者。’他们没有话讲,唉,他们没有话讲。”鸿渐想政府可以迁都,自己倒不能换座位。

赵辛楣专家审定似的说:“回答得好!你为什么不做篇文章?”

“薇蕾在《沪报》上发表的外国通讯里,就把我这一段话记载进去,赵先生没看见么?”沈先生稍微失望地问。

--《围城》第三章

回复文章: 【投票】关于香港独立的价值判断

@消极 #153965

琴子想问:六四学运是属于北京人的吗?

回复文章: 【投票】关于香港独立的价值判断

@消极 #153962

琴子给“他者化 (othering)”下个定义吧:跟我不一样的人都不能有自己的活法,都得我说了算,或者我代表全国人民说了算。

回复文章: 真心建议士杰兄暂退本站休息一段时间,并衷心祝愿江泽民先生生日快乐,万寿无疆

@史蒂芬 #152984

非也非也,他的逍遥快活恰恰就在这里。匿名键政 = 打嘴炮。虽然只是嘴炮,但大脑分泌的多巴胺是一样的,即意淫。不出一毛钱力气,就能获得快感,零成本民主化,何乐不为?

琴子同意,陈士杰一定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只要你顺着他的思路,他想要的活法就行。不容许文化多样性,是这类反贼的通病。

回复文章: 真心建议士杰兄暂退本站休息一段时间,并衷心祝愿江泽民先生生日快乐,万寿无疆

琴子认为,陈士杰一定是一个很好的家庭妇男,例行节约,而且不挑食。大家都认为这些冷饭炒太多次了,换点新的吧。他一定要资源回收,而且吃得津津有味。

回复文章: 内容发表频率上限与社会信用分挂钩(附代码)

@thphd #152864

站长好厉害,现实的社会信用只能知道你手机是否欠费,47的社会信用积分能知道你智商是否欠费。

回复文章: 国家和政权有什么区别?国家和政权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陈士杰 #152113

如果我的大脑记忆被人删除,然后诸如一个新的人的记忆,那么陈士杰就不是陈士杰了。

提问:前一秒还用试图朝代领土面积来证明中国概念的不可持续性的陈士杰,跟后一秒完全忘了自己提过领土这个论据另起炉灶开始提记忆的陈士杰,是不是同一个陈士杰?

回复文章: 国家和政权有什么区别?国家和政权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陈士杰 #152081

我如果减肥了100斤,那100斤肉发生的事情不是我的事情。

提问,陈士杰减肥100斤,以前坐公交车占两个人的座位,现在只占一个人的座位,请问陈士杰是不是还是陈士杰?

注意,我在问减肥前的陈士杰和减肥后的陈士杰是不是同一个人,没有问陈士杰减掉的肉是不是陈士杰。

回复文章: 国家和政权有什么区别?国家和政权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我是不承认存在一个五千年历史的“中国”的。因为在过去的五千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今天的领土内出现过若干个政权,而且每个政权的领土面积都不一样。如果存在一个“中国”的概念,那么到底是清朝的领土范围是中国还是明朝的领土范围是中国?

提问:陈士杰今天多吃了一碗饭,体重增加了200g,那么今天的陈士杰还是陈士杰吗?

回复文章: 伊朗总统选举结束,政权重归原则主义派

@蜜瓜铁树 #151870

妈妈让琴子刷碗,可琴子讨厌刷碗,又不能明着说不干(妈妈会翻白眼而且会克扣零花钱),就只好帮忙刷,一不下心,pia!摔坏一个。又一不小,pia,又摔坏一个。从那以后妈妈就不强迫琴子了。

琴子真的不会刷碗吗?当然不是啦,有手就会刷嘛!只是琴子想让妈妈这么认为而已。既然让琴子刷碗=摔碗,那妈妈自然就不会再要琴子刷碗了。

回复文章: 中美两国的种族歧视是一样的吗?

@消极 #150895

放着签证这个工具不去用,而搞什么排外仇外运动。这其实就是我之前说的一个浅显的道理,中共永远要把反共的民意,扭曲成排外的民意。

琴子觉得你不厚道呢!污蔑国父是受到了中共的操弄,连一个“浅显的道理“都不懂,你让国父情何以堪?国父那几百条宪法还怎么写得下去?

回复文章: 中美两国的种族歧视是一样的吗?

@陈士杰 #150806

琴子觉得,有了您的民粹中国,还要民主中国干什么。中国老百姓享有受法律保障的歧视外国人的权利,这么旷古烁今的民权,一定要写进宪法。堂堂正正中国人,从合法歧视老外开始。

回复文章: 中美两国的种族歧视是一样的吗?

琴子觉得,您的民主中国,应该改名叫民粹中国。

回复文章: 见好就收是一种智慧

首先,事后诸葛亮,不明所以的冷气军师,都顶让人讨厌。

其次:要给政府面子这种说法很奇怪,琴子反而觉得,让政府没面子就会被镇压这件事,才是更应该担心的吧。

回复文章: 我打疫苗的经过

打第二针的日子到了。

这次停车场上空空荡荡。进入大厅里,第一针和第二针分别有不同的路径,可压根没有人排队。可能大多数人都打过疫苗了吧!

我很快就到了查验身份的窗口。一个丰满的小姐姐问了我几个基本问题,无误后让我通过,临走我称赞了她的美甲,她开心得花枝乱颤。

进入打针区,一个深色皮肤的护士小哥招呼我。为了缓解我的紧张,他跟我东拉西扯,问我哪里来的,来了多久了。等我反问他,小哥扑闪扑闪浓密的睫毛,眼带笑意地说:“我出生在这里,可以说来了22年了。”

小哥打针水平高,一点也不痛!不到五分钟流程全部走完。接着志愿者引导我进入等候区,在那里坐15分钟。

回到家,当天还好,第二天开始头痛,昏昏沉沉睁不开眼睛,胳膊酸痛。第三天就好了。

两针打完,再要等两个星期,我就有免疫code啦!

回复文章: deleted
标记为删除
回复文章: deleted
标记为删除
回复文章: deleted
标记为删除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