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serverEDGE 点赞过的内容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name)
回复文章: 足球:墙国世界杯预选赛的一地鸡毛

@巴比伦花园 #174847 所以说,千万别骂国足,国足算是体制内比较透明开放的部分了,要知道,中国的人权新闻自由等等情况别说跟国足比了,印度足球队还差不多。

回复文章: 键政病终末期的临床表现

对站长三项问题的回答:

  1. 建议学习阿姨,没有论据直接编,但是编假数据是一门技术活(参考晶体学报E事件)

  2. 嘴炮党要敢于善于干一票大的,建议加入清华国军。

  3. 爷爷牛逼是要靠孙子辈吹的。这里引用聂绀弩的警句,“奸臣曹操是篡贼曹丕的儿子”了。

政治三原则:

  1. 利益至上,银弹开路,无往而不利;

  2. 可以安全地背刺的时候尽管背刺,宁我负天下人;

  3. 洗白永远是最简单的活,难度在于stay on top; 不能当老大的时候,要善于跟着老大混装孙子。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回复文章: 我为什么要主张回归传统

你们皇汉那“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三纲五常君臣父子”的“保守主义”,也配来碰瓷美国以自由意志主义为核心,主张个人自由和小政府的保守主义?

皇汉心中的理想国的确存在,那就是沙特卡塔尔巴林这种国家,但我一举这些个国家的例子你们就要说“绿绿人类之癌”了对吧?不过你们也应该由此判断出自己是个什么德性

我估计过不了几天某个新开的小号会在另外哪个外网中文论坛到处乱窜并且对2047言语攻击,说2047没有言论自由,管得比知乎还严。但对不起,对你这种视自由平等博爱为毒药的法西斯皇汉,我们就应该用皇汉们推崇的封建王朝的规矩,五马分尸。

( 由 作者 于 11月4日 编辑 )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发表文章: 【派乐迪】克拉科夫之声热评:肖邦之流的“波独”余孽,有何脸面把心脏送回波兰埋葬?

原文:新华社大湾区之声热评:黄秋生之流的“港独”余孽,有何脸面溜回香港

十几年前高调离开波兰赴法国的“波独”音乐家弗雷德里克-肖邦,近日被发现已经暴病身亡并要求将其心脏“走私”回波兰。在法国1848年二月革命大暴发之际,肖邦这一“逃跑”举动立即引发了全欧洲的群嘲和不满。“波独”艺人的无耻嘴脸再一次点燃了波兰市民的怒火,社会各界齐声谴责:撑“暴”闹“独”的肖邦之流还有何脸面葬回波兰?

祸乱波兰的“波独”艺人早已遭到各界唾弃。1830年“十一月革命”期间,肖邦等“波独”艺人公然支持暴乱,煽动仇恨,大肆抹黑俄属波兰政府和沙俄军队,甚至还出版《革命练习曲》声援反俄分子、波独废青,引发广大市民愤怒声讨。风波平息后,这伙人自知在波兰民间市场再难立足,还可能被依法追究责任,于是各谋出路、四处逃窜。总把法国吹得如同纯洁的鸢尾花的肖邦,在法国路易腓力当局的操弄下,如愿获得了所谓“就业金卡”,赴法国“演出”。

然而肖邦显然高估了自己。作为一个过气艺人,父亲又是法国人,他并没有因为“波独”立场而在法国得到好的工作机会,一入法国又罹患肺结核,生活陷入困境。好不容易低价接下的演出节目,也因为肺结核发作温而面临停摆。在法国既无安全保障,又无生计来源,肖邦就这么潦草地一命呜呼。

有波兰市民一针见血地指出,曾经声称“回波兰就是等死”的肖邦,不惜自我打脸死后埋在波兰,暴露了其欺世盗名的丑恶面目。“波独”艺人如此恬不知耻地回波兰捞金,引起波兰民众的强烈不满和坚决抵制。波兰国安法颁布实施以来,在俄国内地的有力支持下,在波兰地区政府和社会各界的齐心努力下,波兰发展重回正轨,经济回暖态势更是喜人。广大波兰市民非常珍惜来之不易的大好局面,坚决拒绝“毒源”艺人再向波兰投“独”。

波兰自古以来便属于俄国,波兰的繁荣稳定不容破坏,任何祸害波兰的图谋都必将落空。法国民众对肖邦之死欢呼,波兰市民对肖邦的“回来”愤怒,这是“波独”艺人的真实现状,人人唾弃的真实民意更是给“波独”余孽上了生动的一课!奉劝肖邦等法国当局支持的波独余孽,波兰虽开放包容,但绝不容“波独”言行借娱乐之名滋长,沙俄国安法利剑高悬,请好自为之!

( 由 作者 于 10月29日 编辑 )
8
10月29日 256 次浏览
回复文章: 西方国家在防疫上是否拖了中国的后腿?

有一说一,疫情以来,东亚控制的明显好于欧美,就算是中国数据作假,你把它乘以100,也远远没有美国严重,更何况日本韩国台湾的病例数量都明显低于同体量的欧美国家,再加上欧美人一开始拒绝戴口罩,但后来逐渐被打脸,现在看来,欧美防疫确实有不少要向东亚学习的方面

回复文章: 当一个人信仰种族主义而不自知

@observerEDGE #172877 什么老问题,去看芦笛文集,包治百病。

芦笛就说了,89一代旧民运,幼年时喝的都是文革的狼奶,天天都是阶级斗争,偏偏搞什么民运。

习特厚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习特厚:习近平特别受到人民厚爱
回复文章: 当一个人信仰种族主义而不自知

我不反对民族国家的概念,比如说假如你主张汉民族主义同时主张十八省独立,那我觉得可以探讨。但是如果又要大公鸡版图,那是赤裸裸的汉帝国主义。

道德放一边:

民族越单一的国家社会问题就越少。如果全体美国人都是WASP,那么南北战争、排华法案、黑人民权运动、日裔集中营、Black Lives Matter这些社会问题就都没有了,美国的治安状况、民主质量、民生水平都会上一个台阶。

WASP是“信新教的盎格鲁撒克逊人”,不仅不包括德奥意,连爱尔兰人都不算。

美国是在20世纪才成为一流国家的。如果去掉欧洲大陆,爱尔兰移民,犹太人,东欧人,那近世美国的伟大人物不知道还剩几个。

对于WASP来说,区分爱尔兰裔、中欧裔、东欧裔,也不过是一眼的事。何况美国还有一个聚居的情况,按地点歧视准没错。事实上,在黑人还是默认的“劣等族群”的时代,WASP就是挑爱尔兰裔和意大利裔来歧视的。现在白人内部“团结”,不过是黑人地位高了,有“外敌”了而已。

( 由 作者 于 10月16日 编辑 )
发表文章: 当一个人信仰种族主义而不自知

我想大家都会同意一件事,就是观点容易表达,而知识则很难输出,特别是当一个人没有知识的时候。

将种族的长相与政治挂钩,上次我们听到有人堂而皇之的提出这种观点的时候,还是希特勒。这一观点引起了无数人的欢呼:说的太对了!这“无数人”,就是民粹。他们听上去欢欣鼓舞,开心不已,正中下怀。他们的态度,为希特勒的种族隔离和灭绝政策背了书。

首先,中国不是移民国家,大部分汉人接受不了很多非汉人长相的人在中国生活。面容不同的人在一起就会产生矛盾。中国的新疆问题之所以很难解决,就是因为维吾尔人和汉人的面容不一样,维吾尔人即使汉语流利,汉人一眼也能看出来和自己不是同类。维吾尔人在中原地区就特别扎眼,维吾尔人自己也会觉得是异类,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维吾尔人想要疆独。

民族越单一的国家社会问题就越少。如果全体美国人都是WASP,那么南北战争、排华法案、黑人民权运动、日裔集中营、Black Lives Matter这些社会问题就都没有了,美国的治安状况、民主质量、民生水平都会上一个台阶。

所以中国不能接受移民,尤其是非汉族长相的移民。

据说某人的志愿是当议员。议员是要靠选民选上去的。请问,除了纳粹狂热信徒,谁会支持上述言论?上述言论,除了体现了该人对西方社会对与纳粹集中营的集体记忆无与伦比地缺乏了解之外,还体现了该人在知识结构上 - 包括但不限于语言学、政治学、哲学 - 系统性的缺憾。该人其他的几条言论,一条比一条荒谬,并且多次在网站上重复,几年来没有看到一点进步。不由得替他担心:议员这个志愿,未免过于高远了。

“异类”,“他者”,这种字眼,其底层逻辑就是说话者本人是正宗,是中心。当一个人把本民族当作中心的时候,举个也许不恰当的例子,就相当于把地球当成了宇宙中心。那么他看问题的视角,就只是以自我为中心,罔顾他人的利益、尊严和权益,因为他看不到,也不想去看。民族多样化是社会的现实,希望减少民族,那为什么不从汉族开始减少?凭什么别的民族要为汉族让位?这个逻辑关系不能自洽,其他都是废话。

这些话我都不知道说了多少遍,在2047还是一再出现这种过时了半个多世纪的种族主义言论,骇人听闻。用夏洛克的话讲:“闭嘴,你拉低了整条街的智商!”

( 由 作者 于 10月14日 编辑 )
8
10月14日 715 次浏览
回复文章: WorkerLivesMatter,另一个 996.icu?

总有些人低估利维坦之恶,更有高华蠢到拿斯诺登来玩诉诸伪善谬误,说美国也搞监控,你们中国很好的。

其实一看两国民主指标自由指标,就知道美国干的坏事,中国能把他干出百倍之恶,美国有关塔那摩基地,中国就有新疆大监狱;美国有警察打死黑人,中国就有大规模的黑牢截访。专制之下,焉有完卵。

但是你又没办法劝中国普通人,你连个假微信号都搞不了,你劝中国人,自身都难保,你只能在墙内,通过线下和隐语,先劝人翻墙,然后再指望他们自己找到正确的项目上,发表他们的看法。这太难了。

Clubhouse作为防火墙的漏网之鱼,仅仅在墙国可访问达数周,而上面各种不和谐的言论数不胜数。其实就凭党国的大数据能力,完全有办法把上面胡说八道的墙国人抓起来。可是抓起来能干嘛呢?不是人人都是大v,不是人人都值得那个办案经费。

所以我只能说,把安全标准提升到“超过自身的办案价值”,作为劝告中国人上外网翻墙的要求。你的所作所为,要让中共的网警觉得不值得破获你。

EDIT:

@cryptoweirdo8964 #172933 大脑升级了就联络不到人了,这些人都是墙内长大的,墙外软件用不顺,而且也不会什么暗语隐写线下串联那一套。

( 由 作者 于 10月15日 编辑 )
汉帝国签证官
欢迎回到膜乎 膜乎新网址https://www.reddit.com/r/mohu/
回复文章: 经济小白请教个问题

经济学上没有定义叫“物价”的词。

和你说的比较接近的概念可能是consumer price index,消费价格指数。

你可以简单的理解,消费价格指数衡量的是平均价格。这个价格在中国大部分时候是上涨的,但也有时候在下降(1997-1998)。

“在一些方面下降”,你可能指的是部分商品价格下降。技术进步比较快的领域确实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中国的物价下没下降呢?按照古典经济学的说法,物价水平等于货币总量*货币流通速度/商品总量。你可以假设货币流通速度不变,那么判断物价是否下降,只需要看货币发行速度快,还是产出总量增加快。

回复文章: 中国乡村村霸等乱像是中共管太多了还是管太少了?

@thphd #172753 老百姓知道这个人是黑社会出身,就不可能有给他投票的意愿吧

鵺莺 黄昏已至,夜幕将临。
回复文章: “维园”改名为“人民公园”你认同吗?

万能的酥莲笑话模版又可以派上用场了。


“我们要把维多利亚公园改名!去殖民化!”

“好主意,我建议将其更名为民主公园。”

“什么民主?我们可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香港是我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取这种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名字,成何体统?”

“我说的民主是打倒殖民者,人民当家作主的意思。而这位同志,你认为的民主又是什么呢?”

回复文章: 設使國家無有孤,不知當幾人稱帝,幾人稱王!——曹操《讓縣自明本志令》

所以毛泽东和共产党为什么要给曹操翻案,毛共和曹魏都是那种表面上追求“统一”、“稳定”,然而对治下的人道主义灾难绝口不提的那种比“伪君子”还恶劣一万倍的“真小人“

回复文章: 诸位怎么看202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

别的我不敢妄言

主流的结论是,小幅提高最低工资中短期内没有影响,大幅提高影响很大。

确实有工资粘性理论,短期内劳动合同不能直接改,只能等签新的合同,所以可能没什么影响。但是不要自封“主流”,新古典说我是主流,凯恩斯也说我是主流。此外“大幅度提高最低工资对失业率影响很大”是一句废话

回复文章: 15刀最低工资来辣!

您是要反对最低工资的存在?醒醒,别抱着自由主义那套经济学原理当圣经。广义相对论和量子力学都有失效的时候,经济学理论算个屁?

美国现实中,最低工资那些工作是无可替代的。在一定范围内提高最低工资,并不会提高失业率,因为那些工作既没有比人便宜的机器可替代,雇主更不可能亲自去做。

工会很好,但不是万能的,你超市收银员有个屁的工会?以超市收银员为代表的最底层服务业员工绝大部分拿的就是最低工资。不管联邦政府还是州政府,你规定多少他们就拿多少。可以说这个政策一出,除了个别最低工资本就高于15的州,每一个身处底层还在工作(而不是吃福利)的人都受益。

如果说有什么问题,要我说15刀还是太低了。当然你也可以说15刀太多,10刀更合适,符合通胀率。但是要说最低工资不该存在?请问现在哪个上得了台面的国家没有最低工资的?

( 由 作者 于 2021年2月14日 编辑 )
thphd 2047站长
回复文章: 《劳动法》有什么意义?

如果有一个菜市场,对菜价不作最低限制,就会有人说我的白菜一毛钱一斤,但是每人每次只能买二两。于是几百个大爷大妈轮着排队买这个菜,把周围摊位挤得水泄不通,严重影响周围摊位的正常经营。

因为菜市场不是完美市场,商家之间不是相互独立的,交易行为会产生复杂的相互作用。

同理,如果劳动者、雇主都是完全独立个体,可以随时根据且仅根据自己需求决定是否接受某个工资,那么确实没有作最低限制的必要。实际情况复杂得多,例如工人并不能以光速流动到全国任意一个岗位,所以即便雇主调整了工资条件,工人也并不能马上辞职再入职。换言之交易成本并不是零

设定最低工资,可以减少因交易成本超过投资收益而造成的各种矛盾和纠纷,实际上提高社会幸福感。一般来说最低工资应该和 单次交易成本与交易频率的乘积 成正比。这也解释了同样工作内容的情况下,为什么铁饭碗的工资一般会比较低,而流动性强的岗位会比较高。

你可能会说,市场难道不会自动平衡,使那些预期交易成本高的岗位的工资提高吗?well,理想市场需要所有参与者都是理性人,而理性人是不存在的,工人相对雇主尤其劣势,所以需要通过各种方式弥补人类的理性缺陷。比如最低工资,强制社保。

工作时间也是一样的,完全没有限制的话,会经常死人,而死人无法再换一份轻松的工作。按照理性人假设,不会有人愿意干活把自己干死,而现实就是如果没有限制,很多人是能坚持干72小时然后猝死的

( 由 作者 于 2021年3月25日 编辑 )
自由主义者
史蒂芬 喜欢近代历史,有时间上传一些好的书籍,大家交流分享
回复文章: 集中营强奸学

这种事是我都不用怀疑的,因为当年老家的生产队医生(比赤脚医生好点),当年打针都是脱裤子(在屁股上打针,有姿色的妇女你你懂的),

就是这样这个医生和病人妇女发生性关系的女性(起码和50个女性保持不正当性关系)

最后人家老公都报警了,但是这个医生的哥哥是党员(只要是党员都会包庇一点,硬是保住了他的医生工作),现在活的好好的。。。

我当年还是小学生(可以想象这个事情闹的几乎人尽皆知,本人绝无半句假话),地点就不方便透漏了

回复文章: 对美团的垄断处罚是否符合自由主义精神?

@observerEDGE #172553

反腐是为了让官员听话。反垄断(以及“双减”)是为了让资本听话。

杀金鹅给韭菜看

回复文章: 对美团的垄断处罚是否符合自由主义精神?

理想中的情况是商家和消费者团结起来用脚投票反制美团,甚至整个社会团结起来不对美团公司高层提供任何服务。但如果有一个稳定的通信平台可以达成个此团结,共产党怕不是会第一时间取缔抓人。

拉偏架不是维护和平,只准商家自由并不是自由主义。

至于罚款,我感觉主要就是美团没后台,共产党又眼红这个没技术含量的赚了钱,就是土匪抢小偷。如果不是抢钱,就应该把这钱补偿给商家和消费者来证明自己的合法性。

NoStepOnSnek Taxation Is Theft
回复文章: 对美团的垄断处罚是否符合自由主义精神?

要我说得话肯定是不符合自由主义精神。从根本上来说上家和下家签订单方面供货合同这也是契约自由。

不过,如果你想要从另外一种方面的看法的话,可以参考Easterbrook的Predatory Strategies and Counterstrategies,这算是在对垄断和反垄断法的领域中引用很多的文章了,我在这里这里的主要结论吧:

  • 首先先定义一下狩猎:狩猎就是一个资本雄厚的公司选择进行一些让自己在短期内利益受损的行为,以让自己所有的竞争者破产,进而在这个短期之后自己获得整个市场的垄断的行为。这种行为可能包括:将自己的商品的价格降到比所有其他竞争者都要低,甚至比自己的边际成本还要低;或者就是给供应商提供极高的价格(或者在这里,单方面供货合同),使得竞争对手没有供应,进而无法生产。显然,看起来,这是个对社会有害的举动。
  1. 鉴于狩猎者所面临的风险,和被狩猎者可以使用的反应,所有狩猎策略最终都不太可能是能获利的。

    • 被狩猎者可以与他人签订长期契约,以此存活住狩猎者必然是短期的狩猎,而其他人可能愿意接受这种长期契约的原因是他们知道如果狩猎者获得了市场的垄断权,在长期他们的利益也会受损。
    • 在一个市场里的狩猎,会给别的市场里竞争对手传送警告。
    • 进行狩猎需要很多的先前投资,比如说很多的器械,并需要将生产模式转换为高恒定成本和低边际成本的模式,而这只会在接受了不理性的假设之后才会发生。(这一条在这里不成立)
    • 禁止任何一个高效的公司来与它低效的竞争者之间的竞争,带来的效果是,我们容忍的所发生的由低效所产生的损失会大于所有由一个可能的垄断会带来的损失。
    • 如果某些发明事实上就是“有狩猎性”的,我们也没有可靠的方法将我们所喜欢的发明和不喜欢的发明分辨出来。
    • 分析实际证据表明,以上的结论是符合事实的
  2. 几乎不可能为狩猎所造成的损失做出完美的补偿。现有的法律,给了太多的不愿意竞争的公司来提交法律诉讼的动机。即使只有很小一部分这些诉讼的审判有错误,这都是对真正的竞争有很大的伤害。如果我们要对狩猎行为做出任何补救得话,那么我们只应该对消费者在狩猎者获取垄断后所受到的损失进行补偿,不应该处理任何由它的竞争者所提起的诉讼。

  3. 与狩猎行为相关的法律诉讼极为复杂。进而,结论是,狩猎行为的所有社会损害 - 包括垄断所带来的损害,和由反狩猎法律所造成的对竞争的阻拦,和执行这样的法律的成本 - 可以被最小化如果我们让低价格自身是合法的(我个人认为这里对低价格的结论可以延申到单方面供货)。反对狩猎的法律的理论上的支持太弱,对损害的估计太不准确,执行这些法律的成本太高,这些理由使得又竞争者所提起的对价格的控制不能被证明是合理的。

当然这是对美国反垄断法的讨论,不知道对中国能有多么适用。如果在美国反垄断判例中所犯的错误大多数是无心之过的话,那么在中国就肯定是有心的为了政治目的的操作了吧。

( 由 作者 于 10月10日 编辑 )
发表文章: 祝灣友和其他民國派人士國慶快樂

9
10月10日 354 次浏览
回复文章: 【声明】请不要未经本人允许便将本人在2047站内的发言转载到墙内网站

谁搬铁拳谁,这样的朋友越多越好

另外,请自己做好身份隔离,请勿被社工

矛盾使人自由
三只鹿儿 叫我三鹿就好
回复文章: 【考古淆】阿篱你写了多少次自传了?到处卖惨累不累?友站的朋友们注意个人安全,不要被此人骗到

看到阿篱,不知道为什么总会想起黑暗骑士里面的小丑,编了无数种关于自己的嘴巴为什么会被割开的悲伤故事。。。。

建议阿篱,您既然这么喜欢模仿joker,不妨借着您的病来提高一下武德,全面学习joker同志的优良作风,直播砸烂7站站长的狗头。(笑)

( 由 作者 于 10月6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对当下异议群体(反贼)批判爱国民族主义的一点思考

没有枪和军队的话,反华和反共就没有区别,因为都是做梦。

年轻人每天做梦,对共产党当然是好事。现在很多年轻人,既不愿意学习计算机,又不愿意接受军事训练,今天做民主梦,明天做诸夏梦,我看还不如习近平的中国梦,至少人家有GFW和解放军的支持 ——by 站长

发表文章: 对当下异议群体(反贼)批判爱国民族主义的一点思考

虽然我挺看不起天天车轱辘话的姨粉和逆民的,但是从某种角度来讲也不是没有好事嘛。

这次的对抗中共的异议群体虽然相比以前数量要少很多,但是出现大量的对中华文化和民族主义的反思,包括港人,维吾尔人,台湾人,以及来自大陆的一部分反贼,由十多年前原来容易被忽略的小圈子,现在在异议群体里面已经成为了一个不可忽视的力量。

跟八九年那群爱国民主人士以及11年12年互联网广泛的对国民党和民国的同情不一样,那帮人很容易被当局煽动和洗脑成亲共人士,而现在的大陆反贼一旦反共的同时还批判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这基本就是不可逆的。

未来如果国内还有民主运动,那有可能演变到最后前面不会加上“爱国”这个定语了。

像有些人说的爱国不爱党,虽然反党但是爱国的时候,可提出个反问:为何一定要爱国? 国跟党不是一体的,但不意味着国也必须要爱,不爱国也不意味着认同党国一体嘛,追求发表不爱国的言论也是对言论自由的追求。

基于民众自尊自爱,以捍卫公民权利角度出发的民主运动,远远比什么“民族危亡”“爱国”“民族复兴”这类宏大叙事角度出发的民主运动要走的更远和更坚定。

出于爱国主义角度煽动的民主运动,只不过是个吹大的泡沫,在当局的极端民族主义面前一戳就破。

( 由 作者 于 10月6日 编辑 )
5
10月6日 807 次浏览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