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鹿乱妆 点赞过的内容
爱狗却养猫 Reader, Sleeper, Deer lover, Cat feeder, Bun eater
回复文章: 🍵茶餐廳🍵

@北条沙都子 #142558 反共不反中,去练法轮功;反中不反共,化身张献忠;反中又反共,洪水冲一冲。

Just kidding :P

11
6月8日
家兔
Irn_Bru Naidesu
回答问题: 【六四32周年祭】你心目中印象最深的六四图像

我就发点在那五十天里“小人物”们的图片吧,也没什么顺序,凑合着看



正在绝食的学生们,大多数人都盖着被子在地上蹲着或趴着。

6月13日,坦克与骑着自行车准备上班的人们,即便情况再差,眼前的生活仍要继续下去。

5月17日,一名正在接受急救的绝食者,当时是学生开始绝食的第四天。

不知道这张图片与tankman的那张图有何关联。

人民大会堂前的解放军和一名小女孩

支持学生的解放军官兵们

北京玻璃厂工人声援抗议学生

摄于清场之前的图片,一位母亲向士兵介绍自己的孩子。那时的军民关系还处于友好状态。

六月二日,人们围在一起看学生们烧北京日报的报纸。

5月31日,一名老人向抗议者表达自己对民主和当前情况的看法。

6月4日晚,学生们试图把一名受到人群殴打的坦克司机送到安全地带。

同样是6月4日晚,一名夹在军队与抗议者之间的外国记者在受伤后被学生抬到其他地方并受到照顾。

于清场之后所摄,图中男子因为被怀疑参加抗议活动被戴上手铐带走。

清场后的6月5日早晨,坦克旁边的士兵用枪威胁围观者离开。

( 由 作者 于 6月6日 编辑 )
11
6月6日
图书馆革命🌈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回答问题: 【六四32周年祭】你心目中印象最深的六四图像

11
6月4日
北条沙都子 不要小看雏见泽,这是有大学问的地方。
回答问题: 【六四32周年祭】你心目中印象最深的六四图像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相信这位勇者已经很好的履行了自己的职责。恶龙还未被诛杀,并且看起来更加不可一世了,但勇者在恶龙身上嵌入的这片逆鳞却未曾褪色。这片逆鳞承载着勇者坚定的意志,以及恶龙深重的恐惧。

致敬。

( 由 作者 于 6月3日 编辑 )
16
6月3日
回复文章: 《失憶人民共和國》

这几篇文章,牵动了我太多的情绪。

我可以理解中共的逻辑,也可以明白功利主义者的考量;如果让我来讲所谓“大局”,从历史现实国际形势国内分析为六四中共的镇压行径洗地,我可以比大多数粉红说得更好、更引经据典、更理客中。但是再多的理由,都不能改变一个事实:一个号称为人民服务的政权,向自己的人民开枪,并且日复一日地用谎言和恫吓掩盖自己的暴行。

还有这一事实下冰冷的现实:作为一个组织,以及组织里的很多个人,中共是赤裸裸的功利主义者。他们关心的,不是人民、国家,只是自身;他们的优先级永远是,维护自己的生存,然后最大化自己的利益。为了这个优先级,他们可以让“人民”活,也可以让“人民”死;可以“爱国”,也可以“卖国”。

为了自己的利益,为了消灭想象出来的或潜在的威胁,伤害和压迫他人,合乎逻辑吗?很合乎逻辑。应该吗?这里才是很多人真正的分歧所在。

无所谓别人怎么想,我自己永远认为,不应该,不公平,大错特错。

正因为觉得不应该、不公平,有人才会追求改变,探索更好的解决方法,期望让类似的悲剧,减少发生的机会——无论是通过什么途径。

而所有这一切的开端,都基于,要了解历史,不要遗忘。

有出于各种考虑主动遗忘的人,就有用各种方式传递记忆的人。比如,那个将六四告诉我的人。

表面上,强权似乎可以抹除人们的记忆;但其实,只是让人把这些记忆更深地埋在心底。强权自己也知道,他们做的事,都会在历史上留下痕迹,都会被无数的后人审判。

回复文章: 安庆男子当街随机杀人

http://www.douban.com/people/izhaojingyi/status/3466162219/

在无差别杀人案后,安庆人好团结。昨晚很多市民排队献血。今天的早餐,案发的人民路步行街,市民们自发前来献花,有老人、年轻人,小孩。我发现,有些人像是参加亲人的葬礼,放下画后,对着鞠躬、拜礼。执勤人员在旁,很好地维持秩序,他们会告诉献花的人不要踏上台阶,也许是担心危险,也是是他们把石阶当成了逝者墓碑的平地,而不仅仅是花坛,逝去的人会想要好好休息。一个普通人要保护好自己,要从关心他人开始。

自由騎士
MasterChief 先知指引的騎士.The prophecy is uncertain, there's always hope.
回答问题: 【六四32周年祭】你心目中印象最深的六四图像

哭泣无助的女生。和达姆弹、坦克碾过后的血腥惨状(图片不宜展示),形成鲜明的对比。魔鬼又一次撕下了它伪善的共产理想主义面具,露出了滴血的獠牙。

退一万步说,即使站在沦陷区信息封锁环境下的普通人来看,无论学生犯了什么“错误”,无论任何理由,大屠杀是绝不可接受的,杀人是不对的!任何有人性的人只要看一眼那些血淋林的影像,不需要任何意识形态和言辞解释,都应该本能地明辨善恶是非,都不能容忍新一代粉红的洗地。

( 由 作者 于 6月4日 编辑 )
12
6月4日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