淸雲 点赞过的内容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回复文章: 郭文貴、川普和對事實的戰爭

@淸雲 #140389 “郭是骗子“,这是一个论断;

“郭爆料革命是虚假”,这是另一个论断。

前者推不出后者。我认为郭,首先是为中共官府助纣为虐的典型改开企业家,其次是中共政治清洗的受害人,第三是爆料革命的发动者,第四是传销集资的诈骗者。他这四个身份都是存在在他一个人身上的。

thphd 2047站长
回复文章: 如何评价成都49中事件?

回复文章: 如何评价成都49中事件?

@淸雲 #138719 正所谓顺民,这种乱世就是填沟壑的。

爱狗却养猫 Reader, Sleeper, Deer lover, Cat feeder, Bun eater
发表文章: 【更新中】哲学中的思想实验(更新至问题四)

一. 纽科姆悖论(Newcomb's paradox)

这个思想实验在《哲学家们在吵什么?》中提到过(问题19),也称为“纽科姆问题”,因为严格来说不算一个“悖论”。

图片来源

假如有两个箱子:A和B。A箱是透明的,你可以看到里面有1000元;B箱是关闭且不透明的。

B箱有且只有两种可能:空的,或者有一百万元。

现在你有两个选择:(1)只打开B箱;(2)同时打开两个箱子。你可以拿走你打开的箱子里的钱(如果有的话)。

假设有一个超级AI,它可以预测人类的行为,并且根据过去的记录,百发百中。这个超级AI已经对你的行为做出了预判,并且做出了相应的反应

  • 如果它认为你只会打开B箱,则会在B箱中放入一百万元。

  • 如果它认为你会打开两个箱子,则不会在B箱中放入任何东西。

你的选择是什么?

二. 玛丽的房间

TED做的视频,有中文字幕

图片来源

玛丽是一位出色的神经科学家,但是她从小到大,都生活在只有黑白两色的房间里,通过黑白显示屏调查世界。

玛丽知道人类已知的所有有关视觉、颜色的所有物理、生物学等知识和信息。例如,她知道不同颜色的波长组合是怎样刺激视网膜,视觉信号是怎样通过中枢神经系统使人辨认出不同颜色的。然而,玛丽从来没有亲身体验过色彩。

有一天玛丽的黑白屏幕出了问题,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红色的苹果。这时候,玛丽能从中学到新的东西吗?

三. 莫利纽兹问题

维基链接

youtu.be/1TdFAHtqPbs

问题:有一个人天生眼盲,但可以透过触觉来分辨物体形状,如她可以摸到球形的感觉、立方体的感觉,等等。假设有一天这个人突然恢复了正常视力,眼前放了一个球体和立方体,她能不能够单纯以视觉来分辨出哪个是球体,哪个是立方体?

根据医学经验(对于先天性白内障的治疗),病人在复明后并不能单纯以视觉分辨不同的形状,必须通过体验和学习才行。但是也有人argue目前的医疗条件无法在手术后100%恢复视觉,因此无法达到思想实验中的条件。

四. 中文房间问题

维基链接。感谢libgen提出。

youtu.be/TryOC83PH1g

一个对中文一窍不通,只说英语的人关在一间只有一个开口的封闭房间中。房间里有一本用英文写成的手册,指示该如何处理收到的汉语讯息及如何以汉语相应地回复。房外的人不断向房间内递进用中文写成的问题。房内的人便按照手册的说明,寻找合适的指示,将相应的中文字符组合成对问题的解答,并将答案递出房间。

约翰·希尔勒认为,尽管房里的人可以以假乱真,让房外的人以为他说中文,但事实上他压根儿不懂中文。在上述过程中,房外人的角色相当于程序员,房中人相当于计算机,而手册则相当于计算机程序:每当房外人给出一个输入,房内的人便依照手册给出一个答复(输出)。

那么,房中人究竟能不能理解中文?

( 由 作者 于 5月7日 编辑 )
8
5月6日 784 次浏览
忙碌中
回复文章: 【更新中】哲学中的思想实验(更新至问题四)

中文房间这个思想实验是为了驳斥【思维可以用形式符号表示】的观点,塞尔认为:

Searle emphasizes the fact that this kind of symbol manipulation is syntactic (borrowing a term from the study of grammar). The computer manipulates the symbols using a form of syntax rules, without any knowledge of the symbol's semantics (that is, their meaning).

塞尔的思想实验里面隐含了假设:(1)语言是表示思维的符号体系;(2)语言用来表示思维是充分的。

现在认为如果把语言当作符号来看待,它表达思维是不充分也不精确的,也就是说【将相应的中文字符组合成对问题的解答,并将答案递出房间】这样的规则根本不存在。比如:

I met Erika with flowers

可以表达意思(I met Erika) with flowers或者I met (Erika with flowers)。脱离词背后的意义和上下文,syntax就不足以表达思维。

现在普遍认为语言中的记号不是完全符号性的,大多数记号还可以继续分解到亚符号这个层面。现代NLP技术,比如word embedding,就是用了这样的哲学思想:每个词(记号)用一个向量表示,而表示词的向量又可以分解成很多分量,每个分量在亚符号的层面上表示记号的意义。

Symbolic vs.subsymbolic representation in cognitive science and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slides)

回复文章: 【更新中】哲学中的思想实验(更新至问题四)

@淸雲 #138566 无限这个在日常语言里其实是没有好的定义的,只是直观的多,“恒河沙数”,只有近代数学发明微积分和极限理论之后才有了严格的定义。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