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 - 淸雲
萌新
淸雲 谷歌“品葱”的时候,由“品葱是什么垃圾”这一条目误入2047,折服于诸位的渊博同时感叹此地空气的稀薄。
回复文章: 中国人的名声真的已经臭到不能再臭了,明智的人应该放低姿态

仁、义、礼、智、信,还剩下什么?都被淘汰了,这片土地,已经不滋养高贵的德行了。

回答问题: 在网上做了心理测评,结果挺糟糕的,该怎么办?

**一个正常人被霸凌后,理当气愤、想报复,如果霸凌者不肯道歉,被霸凌者的心灵创伤当然是很难被其他外力所安抚,所以在我这个外人看来,你做的这个测试不仅有不严谨之嫌疑,还可能把你往深渊里推了一把。

我能想象你可能是答了两道由于对霸凌者的气愤所导致的“想杀人报复”的选择题,就被定义成了“反社会人格”(不想报复才不正常吧) 可能回答了两道平常待人很友善,但是不经意想起被霸凌的经过会突然变得暴躁就被定义成了“人格分裂”。(只是我的猜测)


看完你的所有回复,你至少是大学在读的年纪,事情过去好多年了,但是在你心底留下了无法磨灭的伤口,我相信你伤口的难以愈合是我们社会面临的问题之一(对被霸凌者的心理健康严重不重视),所以在你真的成熟以后,我认为你最好的方向是战胜自己的心魔以后,再去帮助其他有跟你相似境遇的人,我希望你能把眼界放开阔:“霸凌者没有对你道歉,不是他的问题,而是这个社会的问题。”(比如从教育和法律上都不同程度的忽视各种被害者的心理创伤,又比如学校教育太注重分数而不注重育人,导致了孩子们的世界观里只有成王败寇,而没有是非黑白,而这个孩子的家长也没有敦促孩子向你道歉,则是教育和社会风气的双重问题了。)

我说了一些不好听的“大道理”,希望你不要反感,因为我认为你现在在一个死胡同里:“愤怒无法得到消化、又无法发泄出去, 仿佛只有突破禁忌去杀人报复才能给这件事划上一个句号。 ” 但你自己也很清楚这个方法是不对的,这么做只会给你和你的父母造成更大的伤害,所以你去看心理医生、来2047发帖,都是在试图找出一个更合适的解决方法,而这个方法的第一步,可能就是把自己的视野开拓一些,我们先认识到“校园霸凌、和被霸凌者得不到应有的道歉”这件事不是一个个例而已经是是一个不鲜见的“社会现象” ,认识到这个后,希望你能以足够宽广的心胸来面对这个问题。

我曾经在知乎上看到这么一个问题:“该怎么向被我欺凌过的同桌道歉?” 这些霸凌者懂事后,是会后悔、知道自己错了的,但是为什么当时没有认识到自己错了呢?难道不是教育出了问题吗?**

回复文章: 大字报差不多得了,共产中文可以休矣

@libgen #140645 我一直有在实验买一些文学和思想类的书籍给身边几个比较粉红的朋友看,事实是无论我做什么事, 他们也无法真正的去阅读,最多硬着头皮看半页, 实在是何必呢。

他们的专注力甚至不足以支撑他们完整的看完一部非商业片的电影,手机、微信、抖音等不断的打扰着他们。

这些不习惯思考的人,随着快餐文化越来越多,已经越来越难以学会思考了。

我认为提高国民的阅读量,需要先从减压开始,生活要先轻松起来,现阶段很难。

回复文章: 郭文貴、川普和對事實的戰爭

@消极 #140419 坚定的支持郭文贵的人和坚定的支持共产党的人本质上是一种人, 愚昧、固执,他们让我看清楚,即使是在民主国家,他们还是非常容易被统治,仿佛他们身体里流动着渴望被统治的血液一样。

我反对楼上那位朋友的原因是,我认为郭确实“骗”到了一些我认为不是“不够聪明”的人(如果说他初期的“爆料”和“拉大旗”行为可以简单的称之为“骗”的话),那么那些我认为勇敢的站出来为反共做事的人,被这位朋友简单的归类为"不够聪明",是非常不合适的。

至于郭文贵,在我有限的观察里,他至少有两次发生了改变,所以我也不认为他一开始就奔着诈骗去的。

所以那些发现郭是骗子后能够很快的清醒过来的人,不仅不是“不够聪明”,而且还比我勇敢,更有行动力。

回复文章: 郭文貴、川普和對事實的戰爭

@消极 #140394 我对他最大的疑惑是他有没有可能在之前的某个时间段换个选择,能够变成一个好人。 如果有可能, 那这个时间点最可能是在哪。

回复文章: 郭文貴、川普和對事實的戰爭

@消极 #140390 同意,他的身份和经历很复杂,做爆料以后承受的压力也不是我们旁观者能体会的,我不认为他一开始就是抱着诈骗去的, 但显然这成为了一个结果。

回复文章: 成都49中事件之后,知乎回答“日你妈!”没有被删,反而获得3000赞

无论如何,这是个可怜人, 要么是个无知的傻子, 要么是个说违心话的坏人。

无论哪种, 都挺可怜的。

如果是那种:“这事关我粉红国家的声誉,即使是坏事也要掩盖起来,不能给境外势力递刀子”的想法, 这种是最可怜的。

回复文章: 郭文貴、川普和對事實的戰爭

@葛花A #140006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郭在刚出现的时候,除了偶尔的脏话和一些夸张的数字之外,做到了大多数“你”这样自诩清醒的人做不到的事,许多到现在为止还活跃的反共及反郭人士都算是由他“启蒙”的。

尽管他现在成为了大魔头,你也不应该否认他的一切以及所有认同过他的人。

回复文章: 你们说,是不是即使是在发达国家,学者也很难保持所谓学术上的中立,常常出现立场先行?

我倒是不认为需要保持中立,许多观点就是有一对一错的,我们需要的就是辨明对错,而不是保持中立。

或者说拿民主与专制举例,我认可民主但也认为别人可以有选择专制的自由,这也不是中立,而是立场鲜明的民主, 而我如果强迫别人选择民主,反而成是专制。

回复文章: 最近这些天,我一直都在思考一个问题,究竟是网络世界上极端的声音大?还是网络世界是一面照妖镜,照出了人内心中的本恶?

阴暗处生虫,人的本性未必是恶的,大多数都是生存本能,如果说人性本恶,那我们的同理心和怜悯之心如何解释?

在我的人生经验里,发现有一种对人的分类:会反思的和不会反思的。 前者即使在占据了道德高地或者明显是有理有据的同时,仍会警惕自己会不会做错判断。 而后者显然没有这种能力,他们给我一种“无时无刻不择手段捍卫自己言行的合理性”的印象。

人的一生会犯各种各样的错误,前者用改错来修正自己, 而后者用否认来证明自己。

回答问题: 如何评价四川日报整理出的成都四十九中事件时间线?

今天STEAM里的游戏“神佑释放”封测,游戏里无论是亚服、日服、韩服或者欧美服务器,游戏公屏里都满是国人和台湾人的对骂,一个游戏里的朋友跟我说:他觉得这些台湾人和外国人脑子都有病,对中国总是怀有无尽的恶意和误解,又蠢又坏。

我只能无奈的笑笑。

( 由 作者 于 5月13日 编辑 )
回答问题: 如何评价四川日报整理出的成都四十九中事件时间线?

没有意义,这两天我眼看着各种质疑、揭露的帖子和知乎回答以“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的理由被和谐,结果就是只剩下了一种声音。

以我在百度贴吧“成都49中吧”里的观察,质疑、看过49中门口视频和照片的人还是不少的,比洗地的要多很多,只是他们的帖子都被删了,我还跟他们学到了个新词“4000+”(死全家),这是贴吧网友对那些拿了钱明显是在带风气的帖子里楼主的亲切问候。

无奈,即使这些控评员们“怀疑境外势力干预”的声音其实只有百分之一、千分之一,但最后只有这一种声音能传遍960万平方公里, 那它就成了%100,颠倒是非,轻而易举。

(更多的老百姓看到的只会是那几张年轻人面带笑容的照片和以此渲染出来的文案,而永远看不到49中门口警察打人抓人的视频。)

回复文章: 如何评价成都49中事件?

我把这件事分享给A,问:你对这事怎么看?

A:相信政府的调查。

问:为什么封微博账号不让人说话呢?

A:应该相信政府,不应该在网上捣乱。

问:如果死的是你儿子,监控唯独没有你儿子死的那一段,你也能接受吗?

A:不接受,但政府一定会调查清楚。

问:那现在官方已经发表声明定性是“自杀”了,你觉得这就是调查清楚的真相 吗?而且为什么要封禁微博呢?

A:对结果不满意可以到政府投诉,在网上捣乱确实该封。

问:那你对那些上访户怎么看?

A:扰乱社会治安,该抓。

以上,真人真事。

回复文章: 我们应该怎么辩论?一个反例(德勋大战杀红龙,鹿儿速斩吹赤萧)

- -,这个路人好无辜啊。 是因为号小吗? “支那”这个词汇不好听, 虽然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是贬义词,但如果大多数被叫做“支那”的人听了会觉得不舒服,那么作为一个文明人也没必要抓着这个词不放,毕竟扪心自问,这些一直把“支那人”挂在嘴边的人本身也是把这个词汇带着贬义说出来的。

德勋, 种族歧视会伤及无辜,不仅不文明, 还会导致把中立人士推向对立面,本身确实是一种无脑攻击的表现,说的没错。

killreddragon,不认同种族歧视=爱支贱畜 ,的逻辑不知道是用什么部位想出来的。

郭文贵的脏话确实不少,并且早已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德勋没有对这点做出解释可能会引起管理员反感。

感觉品葱的氛围和水准都在慢慢的下降,所以也就默默的不看了。

回复文章: 【更新中】哲学中的思想实验(更新至问题四)

我们追求真理,但是很可能我们理解不了真理,数学是我们追求真理的工具,并非真理本身。

回复文章: 【更新中】哲学中的思想实验(更新至问题四)

@消极 #138571 语言中的无限即是“无限”的意思,区别于“有限”,直观的多是有限,“恒河沙数”也是有限。 我上边的例子主要是用来揭示“最大”与“更大”之间的矛盾性。 如果探讨无限,我们必须先承认人类是“有限”,“有限”之于“虚无”是“无限”,而“有限”之于“无限”等于“虚无”,继而承认作为“有限”的我们无法理解“无限”。

( 由 作者 于 5月10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自由需要捍卫,而不自由只需要习惯就够了

自由的概念在国人眼中是极其模糊的。

他们经常一边说着自由有什么好的,一边说中国最自由,矛盾又好笑。

其实捍卫自由的同时,捍卫的还有人权及正义,人权自不必多说,人失去自由的同时,也会失去反抗邪恶的能力,无法提出反对意见以及进一步失去分辨善恶的能力。

自由在国内显然已经是个坏词了,自由=无法无天=随时可能被枪杀等等,所以追求自由的人自然而然在他们眼里成了坏人或者傻子。

这些失去自由的人,连自由是什么都不知道,又如何捍卫自由呢。

回复文章: 【更新中】哲学中的思想实验(更新至问题四)

@消极 #138537 跟大o符号无关,无限个苹果和无限个橘子也不一样,我这里表达的是我们语言本身对无限两个字的定义是否定超越无限的存在的。

在数学中1+1未必等于2,在现实中左手一个苹果右手一个苹果加起来必然是两个苹果。

回复文章: 【更新中】哲学中的思想实验(更新至问题四)

我们已经用语言把上帝定义成了无限,我们的语言又偏偏可以组织出“比无限更大”这种反逻辑的词汇。 所以也经常会有这种类似无限和比无限更大到底谁大的问题。

我们一旦没有识破这种问题本身有问题,就很容易陷入到很像逻辑悖论但实际上是假象的困境里。

回复文章: 【更新中】哲学中的思想实验(更新至问题四)

2、预测未来与被预测的未来相矛盾。 %100精准预测后的未来应该像一部已经拍好的电影一样不会有任何改变的可能性存在, 而还没有发生的未来,理论上至少应该存在发生任何选择的可能性。

比如说,两个箱子都不开。

我对这种问题往往会反思我们的语言本身,我们创造的这个工具往往会被错误的使用:比如“A是B的爸爸,B也是A的爸爸,请问到底谁是谁的爸爸”这种不合逻辑的问题轻轻松松就可以用语言提出来。

又比如“如果上帝是万能的,那么他就可以创造出一个他举不起来的石头,而如果他举不起这个石头,那么他就不是万能的。”

回复文章: 【更新中】哲学中的思想实验(更新至问题四)

一. 纽科姆悖论. 问题一中矛盾的地方在于:1、超级AI在预测了我会打开B箱并把钱放入B箱之后,我同时打开2箱得到所有钱的选择,与超级AI的预测相违背。

所以,同时打开两箱获得所有钱这个选择,与超级AI精准的预测相矛盾。

也就是说,在尊重AI%100预测准确这个前提下,同时打开两箱这个选项是不应该存在的。

矛盾的点是这个选项存在,因为预测在前。

所以考虑这个问题有问题,也就是要么%100预测准确的超级AI不存在,要么同时获得2箱钱这个选项不存在。

因为如果同时获得2箱钱,则超级AI%100预测准确的前提就错了。

如果超级AI%100预测准确,则不会有同时获得2箱钱这个可能存在。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