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 - SuperMild
回复文章: 如果各位无法接受@但使龙城飞将在,最好不要对民主中国抱有幻想

想要民主,重点肯定不是想要更好的经济、想要更高的人民素质…… 不是啊,经济或思想形态、道德水平之类的,与民主不是强相关的,民主不是一切,民主也有可能经济不好人民素质不好,想要这些,还需要别的方面的努力,并不是说实现民主就有了一切。

如果把民主和经济、素质、思想形态强相关起来思考,就容易思维混乱,不利于理清头绪。

回复文章: 如果各位无法接受@但使龙城飞将在,最好不要对民主中国抱有幻想

简而言之,如果认同民主是好的,那么必然要有这样的心态:

一件事经过民主程序,整个社会达成一个共识后,即使我不认同这个结果,但我仍会完全尊重这个共识。

在这其中,一件什么事是次要的,达成了怎样的共识是次要的,民主程序是重要的,尊重结果是重要的。

回复文章: 如果各位无法接受@但使龙城飞将在,最好不要对民主中国抱有幻想

关于民主问题,我认为民族主义还是别的什么主义,都不是重点。重点是 “无法接受@但使龙城飞将在” 这里的 “无法接受” 究竟是什么意思。

举个例子,假设有投票权,典型的民族主义者有投票权吗?

我反对民族主义,但我坚决维护民族主义者的投票权——如果能这样想,民主就能成。

民主的重点是让大多数普通人的意见能反映到政府决策中。而有效的民主必然产生有效的多党竞争。

如果希望有民主,那基本上等同于希望有多党竞争,且相信多党竞争会带来好的结果。

最后,如果相信多党竞争会带来好的结果,那么,就应该相信经过一些年的多党竞争之后,社会对民族主义会有达成一个共识,并且那应该是一个大多数人能接受的共识。

回复文章: 和墙内的一些普通人交流,发现的结论

@洛天依言和江泽民 #143834 如果他们是这样想的,那也同样讲不通,中国人买进口商品、出国旅游都是白银外流,国际贸易都多少年了,有来有往才能贸易,总不能提倡闭关锁国吧。

所以我仍然很好奇他们的想法、逻辑究竟是怎样的,可惜这问题在国内发出来就会被删,根本无法调查。

回复文章: 編程隨想事件

我认为程序正义有至高无上的重要性。

如果因为一个人是坏人,就把没有查清楚的案件扣到他头上,理由是就算冤枉了他也没啥危害…… 那么我认为最大的危害就是我们失去了正义。

如果一个人(或一群人)把立场和利益放在正义之前,那么当这些人打到了恶龙之后,就必然会变成新的恶龙。

回复文章: 和墙内的一些普通人交流,发现的结论

国内很多人的民族主义很强,这点确实很有趣。

比如他们会介意娱乐明星的国籍,如果一个娱乐明星从中国籍改成外国籍,或者甚至从小没有民事能力的时候被父母带去外国转了外籍的,都会被网友唾骂。

而且骂的理由也很奇怪,多数骂他们“赚中国人的钱”,语气很鄙夷,但我想不明白外国人赚中国人的钱有什么罪恶可言,合法赚钱,又不是诈骗。

回复文章: 【品葱转发】我们为什么要反对中国共产党 —— 写给五毛、小粉红、浑浑噩噩的楚门世界中的大众们

我认为媒体言论自由、三权分立、多党竞争,这三点是最最重要的,应该重点强调这几点的重要性和影响程度。

这三点也是最根本的,不容易被反驳。细化到具体的社会现象反而容易被反驳。

另外,其实执政党是谁根本不重要,只要是一党专政,你随便说一个党,无论多么优秀的党,都必然变坏,这是制度和人性决定的。

回复文章: 從你個人的利益的角度來看,是和美國利益衝突的時間多還是和中國的利益衝突的時間多?

国与国之间,主要是统治者的利益冲突,A国民与B国民之间没有直接利益冲突(或者说与一国之内的国民之间的利益冲突差别不大)。

但如果要公平一点,就不能只看冲突,还要看好处,美国与我没啥利益冲突,但美国带给我的好处同样也不多

而一国之内,国民对政府带来的好处很难被感知。中国政府在改革开放政策,在治安管理方面,确实做了很多正确的事情(当然,政府也做错了很多其他事情,但应该分开看),国内经济发展对政府(或统治者)有很大的好处,因此他们有动力去好好干,虽然直接目的不是为了人民,但目的和效果肯定要分开看,效果就是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很大的生活改善。

50后、60后、70后、80后、90后,这几代,非常明显,物质生活一代比一代过得好,好很多,好得很明显。

但从00后开始,直到最近,由于各种原因(国内外因素都有)国家经济发展放缓,国内对个人的管制又明显越来越紧,只从最近几年来看国与民的利益冲突是比较显现,但之前几十年的好处也不能完全抹去。

现在全球经济都不好,美国会利用它的力量来影响国际金融,榨取其他国家的利益,其中必然包括中国。但我有一个没有证据的猜测,不管哪个国家,普通人都只是棋子、炮灰,也许统治阶级之间、顶级富人之间,那些有能力影响世界格局的人之间,可能有另一种利益博弈或利益交换。

回复文章: 为什么很多老百姓以为现在当官的不敢贪腐了?这些年共产党是否真的在反腐?

突然好奇,其他国家,比如美国,腐败严不严重,他们是怎样反腐的?

回复文章: 为什么中国的很多穷人不愿承认自己穷?

不穷的人反而爱哭穷。

回复文章: 道德在潜移默化中沦丧

@thphd #142135 非必需品,就能轻易舍弃吗,不是的。

每个人都有爱好,爱好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指着别人的爱好说,那不是必须品,请放弃你的爱好来体现你的道德。这话很不对劲儿,不能太随意就这样说。

政治立场很重要,但我们关心政治,最终还是希望关心人,一个个有感情的、有缺点的普通人。

回复文章: 道德在潜移默化中沦丧

@消极 #142133 为什么不玩外国游戏,因为现在年轻人玩游戏,多数带有非常强的社交属性,他们玩游戏是有圈子的,游戏里游戏外都有大量交流,玩游戏是他们生活、社交的一个重要部分。

回复文章: 道德在潜移默化中沦丧

在这个案例中,有一点很关键 “如果他说谎我就不玩,那所有国产游戏我都不用玩了”。

如果有两家游戏公司,推出相同质量的游戏,其中一家说谎,另一家说真话,结果玩家选择支持说谎那家公司——我认为要有这个前提,才能说道德沦丧。

而现在的情况是,他没得选。

举个极端的例子,执政党说谎了,人民为什么还要纳税,为什么不支持另一个党派,为什么不移民?对于很多人来说,没有选项。

国内社会风气是不好,我认为主要原因在于价值观单一,而价值观单一的主要原因我认为是没有言论自由、出版自由、新闻自由。

11
6月4日
回复文章: 开放三胎

@yingzhen251 #141433 举个例子,目前意外怀孕的情况很多,如果禁止医院做堕胎手术,就只好生了。

回复文章: 开放三胎

吸收移民这点最有趣,如果真的实施,会产生巨大的社会效果,非常好奇到时会变成什么样。

回复文章: 最近这些天,我一直都在思考一个问题,究竟是网络世界上极端的声音大?还是网络世界是一面照妖镜,照出了人内心中的本恶?

外国的情况我没有能力去弄清楚。但中国的情况,我认为是网上发言的制度影响很大。

  1. 启发民智的言论会被封禁。而谣言或者辟谣的手法又充满着逻辑混乱,这种逻辑混乱的东西却允许广泛流传。

  2. 由于很多东西不让直接说,导致很多人习惯使用各种隐喻,而使用隐喻难免需要大量偷换概念,迫不得已在逻辑上会混乱一些。但不用隐喻,逻辑清晰的东西写出来会被封禁,结果只有这种稀里糊涂的文章流传开来。

  3. 关于什么是歧视,这个问题其实不简单,通常一个人很难想清楚,需要认真思考、看一些好文章、看一些真实案例分析等等,才能慢慢一点一点搞明白。但是国内貌似会打压这些正经讨论。
    我看美剧,经常可以看到剧中人认真探讨歧视问题,看起来好像美国全国人民都会把歧视当作一个必须面对的话题。但在中国不一样,大家通常偏向避而不谈。

  4. 种族问题,比如中国人对日本的种族矛盾,对印度人的鄙视,对韩国人的偏见等等。依我看,官方并不希望人们把这些问题想清楚,貌似认为保持这些错误的种族观念有助于统治,同时中国政府对各大小媒体有很强的控制力。我猜测,这是我们在网上只能看到胡言乱语群魔乱舞的原因之一,因为好好说话的人被打压或限流了。

  5. 网络会不会反过来影响现实。会。任何人,都不可能凭空产生思想。虽然人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独立思考,但这个 “独立” 是有极限的,当接收到大量错误信息,几乎接收不到正确信息的时候,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从几乎全是错误信息之中提炼出正确的想法,也许有少数人可以,但多数人不行。

回答问题: 如何评价袁隆平死亡新闻反复横跳

没看新闻,但我猜可能涉及新闻报道专业性的问题。

比如,如果医生没有宣布死亡,但记者得知袁已经没有呼吸和心跳,那就不能直接用 “死亡” 这个字眼来报道。可以报道在什么医院或通过什么渠道,记者看见了什么、听谁提供了什么消息。

这样,后续当医生宣布死亡时,就可以补充报道,这样就是专业,完全没有反复横跳的可能性。

如果记者直接采访了医生,医生宣布了死亡,但后来医生又宣布没有死亡,这也可以按事实报道,并且明确指出医生的问题,这对新闻的专业性和公信力都没有半点负面影响,也不属于新闻报道本身的反复横跳(而是医生反复横跳)。

而为什么会导致新闻报道失去专业性,这就是更深层次的问题了。

回答问题: 在"自愿单身"的前提下女性和男性哪个更划算?

要看自愿单身的原因。

因为,收获或失去涉及价值观。即,一个人认为什么更重要。

举个例子,对于喜欢小孩,想生小孩的人来说,如果单身不生小孩,就很亏,失去了很多。但对于本来就不想生小孩的人来说,单身免去了一些麻烦,这点上可能又可以算作赚了。

回复文章: 出门前要穿衣服

还有一个更本质的问题:

没有性犯罪是目的,“性犯罪率低的文明”比“性犯罪率高的文明”更好,这个逻辑很清晰。

但如果规定必须通过遮掩身材这一种手段来实现“性犯罪率低”这个目标,或者,甚至忘记了目的,完全不谈论性犯罪率的高低,单凭遮掩身材的程度来判断一个文明的好坏,是不是本末倒置了?

(如果想证明遮掩身材是降低性犯罪率最最有效的手段,恐怕也不容易证明)

回复文章: 出门前要穿衣服

另外一个问题是,我们应该通过提倡、呼吁来让人们自愿掩盖自己的身体和财富,还是应该立法规定人们只能穿指定款式的衣服?

如果立法,就会遇到与人权、自由冲突的问题。

如果自愿,按照最近几百年的社会发展来看,反而有越穿越少的趋势,恐怕在自愿情况下很难产生掩盖自己身材的文明。

回复文章: 出门前要穿衣服

“出门前要穿衣服……(因为)你看不到我的身材,便不会有色情的欲望”

这一点值得商榷。

主要是程度的问题,比如手臂和小腿要不要遮挡?

现代社会有很多人是“手控”,她们(有男有女,其中女性更多)看见好看的手指,就能产生色情的欲望。

眼睛要不要遮挡?有的人眼睛特别好看,以及眼神交流也可能成为产生欲望的直接原因。

是不是只能穿宽松的衣服?因为紧身衣显身材,也会引起欲望。

回复文章: 大家给陈士杰版宪法打几分?

能不能分大区?有的省自成一邦,比如在楼主的宪法里香港就相当于一邦了呀,同时可以根据具体情况让几个省联合起来成为一个邦,这样的联邦制如何?

回复文章: 大家给陈士杰版宪法打几分?

@陈士杰 #139664 要么对人口大省不公平,要么对人口小省不公平,这是个问题,也是个难题。

还是需要再想想怎么解决,因为,一旦从宪法的层面就出现明显的偏颇,那么人心就不齐,人心不齐勉强组成一个国家,就很难看,对宪法的 “神圣感” 也有损害。

而且,是不是该由人多的一方说了算,要不要防止多数人的暴政,这也是个问题。

回复文章: 成都49中事件之后,知乎回答“日你妈!”没有被删,反而获得3000赞

这个回答表面上粗鄙,但如果放在“由观众打分的辩论赛,并且观众是数量极大的普通群众”的背景来看,他使用了很多技巧。

虽然不同意他的观点,也能轻易指出他故意误导的地方,但如果在“由观众打分的辩论赛,并且观众是数量极大的普通群众”的背景下,单单指出他的错误根本没用,完全拉不到票,在用非常浅显易懂的短句反驳他的同时,还要洞察群众的心理变化,不知不觉中把群众的情绪扭转过来,让群众从情感上反对他这个回答,而不是从理智上反对他才有用,因此想反击他难度较大。

就像奇葩说,拉拢人心,光讲道理没用,道理正确也没用,要调动群众的情绪才有用。

回复文章: 说说巴以:正能量也是会内卷的 【转自六神磊磊读金庸】

@thphd #139319 在这个相对更自由的社区里看可以有话直说的翻译版,畅快!

回复文章: 面对劳资矛盾,豆瓣用户穷尽毕生所学,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

@thphd #139315 让大部分人认为自己没有被压榨,确实可以保持稳定。

但是,无法避免一个事实:职业分贵贱。

我的疑问是:当前的人类社会,是不是只能建立在层层剥削之上,就算换一批领导班子、换一批企业家,不管怎么换,就算找到了既拥有大智慧又注重改善普通人生活、愿意藏富于民的政治家企业家来管理社会,是否也只能层层剥削?

(写到最后我好像离题了,如果介意的话就不要往下看吧。既然写了我也发出来,我的思想局限性比较大,愚蠢之处请见谅。)

你提醒了我两个重点:1.要定义什么是剥削;2.教育很重要。

我假设最理想的社会,就是给每一个人提供学习、提高的机会。

比如,一个人可能暂时只能送快递或做保安,因为他掌握的技能太少。那么,如果不积极帮助他,给他提供学习技能提高效率的机会,那就是剥削。

如果让他学习提高,比如企业搞内部培训,可以让保安学习水电工、绿化、家电维修等等,让他有提高的途径,这对社会好,每个人的技能和知识更多,对他个人也好,可以摆脱多劳少得的工作,参加少劳多得的工作)。

比如社会提供一些公开课堂,让每个人都可以去学习会计、外语、计算机等等专业,并且不是糊弄人那种课堂,而是搞真才实学的,宽进严出,毕业者真的有能力上岗工作那种。

有了学习机会,每个人都没有借口说自己被剥削。比如一个保安,你不想做保安,好,给你机会想做什么都可以学,都教你做,他如果不去学,或者真的怎么都学不会,那就可以反证这是一个只适合做保安的人,这种情况应该可以定义为 “不是剥削”吧?

到了最后,我发现,是不是 “智商” 才是关键,在科技水平不足以让全世界的人享福的阶段,最公平、最让人无话可说的财富分配制度、社会分工制度、人的高低贵贱结果竟是由智商决定?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贪污舞弊,没有攀关系走后门,制定各种公平的制度,最后唯一逃不过的就是智商,智商无法通过制度来抹平,所以最后的公平竟然是纯粹按智商来排名。

回复文章: 说说巴以:正能量也是会内卷的 【转自六神磊磊读金庸】

@Ambulance #139302 @natasha #139305

原来是指桑骂槐,那我就理解了,我之前很少接触这方面信息,缺乏对背景的理解,因此光从论证的角度去看了,导致误解。

回复文章: 面对劳资矛盾,豆瓣用户穷尽毕生所学,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

@Truth #139298 我认为情况会很严重,价格提高一点点,就不是少点一些这么简单了,点外卖的人之中,价格敏感型消费者占了大多数,“便利”与“便宜”是支撑外卖的两大因素,其中便宜的比重甚至大于便利,一旦贵了,不是少点一些,而是会完全放弃点外卖,改成去店里吃。

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在外卖平台诞生之前,我及附近就有必胜客,但点外卖要加6块钱,我就不点,每当搞活动免外送费,我就点他家,一旦活动停了,我就不吃他家。而外卖平台也是靠优惠打开市场的,便宜,才是外卖能做起来的第一要素。

“上班族九點上班,這樣準備早餐的人就是六點起床”,这个现象非常有趣,也是我有疑惑的地方之一,那就是,当大多数人都是9点上班的时候,那些6点就要开始准备早餐的人算不算受苦?

回复文章: 说说巴以:正能量也是会内卷的 【转自六神磊磊读金庸】
  1. 正能量与内卷本来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东西。
  2. “我们通常有一个误会,就是正能量是会合流的。大家都是一个目标、一个人设,怎么不会合流呢?”这句话很奇怪,正能量与是否一个目标也毫不相关呀。
  3. 正能量是啥必须先定义清楚吧,这文章里面对“正能量”这个词的使用和解释太随意,导致逻辑上显得比较混乱。
回答问题: 有没有方法能让gfw失效?

这不是技术问题,把他们逼急了,直接掐断海底光缆也不是做不出来。

况且,在切断光缆之前,搞个白名单制度就威力很大了。现在还是黑名单制度,但已经开始往白名单方向发展。

回复文章: 面对劳资矛盾,豆瓣用户穷尽毕生所学,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

关于这个问题,我有一个想法:在资本主义阶段,必然有人被剥削,不可能大家一起享福,必然有人要受苦。

我认为,现在人类整体文明正处于资本主义阶段。我说必然有人要受苦,意思是这是一个现阶段不可调和的矛盾,即使最英明最有文人关怀的政府和企业家都无法帮助穷人。

我拿外卖骑手来举例,假设有一个非常有人文关怀的企业家,他有没有能力让骑手不被剥削呢?

假设给骑手高工资、低时长,宽裕的送餐时间,那么,有两种可能:

  1. 这家公司送餐价格太高,在市场中处于劣势地位,公司倒闭。
  2. 这家公司没有倒闭,但价格还是高,只有少数人能享受他们的服务(相当于高端市场)。

其中,第一种可能性很好理解,公司服务成本高,一旦打价格战(事实上必然会遇到价格战),就容易倒闭。

第二种可能性,现实中也很常见,总有一些高端服务,但那个是服务富人的。

继续假设,全部外卖企业都很有良心,结果会怎样?

结果上述第一种可能性可以排除,因为不会打价格战了。但第二种可能性还是会发生,价格摆在那里,大多数人叫不起外卖。

在现实中,我们普通人能够享受各种各样的服务,能够买到各种物廉价美的商品,其背后必然有人被剥削、压榨。

想想看,现在大半夜的如果有人想约朋友一起唱K,可以,他们可以享受这种便利,价格便宜,有人给他们服务、打扫卫生。

如果这些服务员、清洁工全部提高工资、提高待遇,结果会怎样?

  1. 唱K价格会提高,到时想去唱K的人可能就要多掂量掂量,有的人还能承受,但更多的人可能会想,那么贵,算了算了,或者减少次数。
  2. 就算大家都能承受价格,但日夜颠倒的工作本来就太辛苦,对健康不好,因此也有可能为了让工人不被压榨、不被欺负,只好规定深夜不营业了。(有人可能会说反正我没有深夜出去玩的习惯,我无所谓。但我这里是举例,请举一反三,各行各业的服务都会受到类似的影响,比如一大早,谁四点钟起床给上班族准备早餐?)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如果不需要努力读书学习,不需要考上好大学,随便去做一个快递员、清洁工、保安,就能获得高收入、工作条件好(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说不被剥削和压榨),那会不会导致整个国家发展缓慢?

如果每一份工作、每一种职业都能让劳动者基本满意,那么,谁去洗餐厅、大楼的厕所?世界上没有一个人爱洗公共厕所,全都是迫不得已的,洗厕所的人必然就是被压榨的人,这个矛盾如何解决?

写太长了可能也没人仔细看,就先说这么多吧,大概意思应该已经表达清楚了,总结就是,在资本主义阶段,必然有人被剥削,不可能大家一起享福,必然有人要受苦

因此,如果有人说,他发明了一种制度,在人类目前的科技条件下,可以让劳动者不被剥削,那我就觉得非常可疑,也许这里面有问题。

回答问题: "民主是大势所趋"是否是一厢情愿? 现代科技下是否独裁才是世界的大势所趋?

非常有趣,楼主这个问题给我很大启发。

想了想,现代科技真的有利于独裁。

最简单一点,日本当年能打中国,最直接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掌握了更先进的武器科技,有更多枪支弹药。

现代科技、现代武器,能够弥补人数、体能上的劣势,能帮助少数人压制多数人。

也就是说,只要少数人掌握了现代军事力量,他就有能力对抗全国人。

古代说 “水能载舟,也能覆舟”,说的是普通百姓虽然每一个人都很弱,但如果组织起来就可以合力,就变强,能对抗朝廷。

但现代不一样了,十亿拿着冷兵器的普通人,也打不过少数掌握了机关枪、坦克、战斗机的人。

而且,电脑科技的发展,又能加强监控。

以前,人们搞什么地下党,悄然组织,猥琐发育,可以瞒天过海发展壮大。

但现在不一样了,对网络、手机监控,到处都是摄像头监控,更可怕的是随着 AI 技术发展,普通人的隐匿和诡计在AI眼里就是小学生伎俩,一眼看穿。

可能有人不太看好AI,这个见仁见智吧,我认为AI发展起来是非常可怕的,而最先进的AI技术也必然是最高机密,普通人拿不到。这个需要对AI关心比较多的人才能知道我在说什么,不了解的话争议会很大,因此我不展开说了,只简单说说观点:AI的发展将会彻底改变这个世界,普通人原本可以靠智力来对抗武力,有一丝希望;但在不久之后的AI面前,普通人的智力就是智障,连阴谋诡计都玩过统治者,武力、智力全面被压制

回答问题: 为什么中国人经常喜欢把自己的文化和西方文化进行对比从而来证明自己的文化与西方文化一样文明?

因为西方强大、富有。古代中国强盛的时候,周边小国也以中国为标杆。

人性如此,不是看东方西方,而是看事实上是否真的强盛,而现在,事实上就是西方更牛逼。

回复文章: 我在宪法上加了一条关于死刑的内容,各位朋友有什么想法?

@Wolfychan #138937 法律经常与常识不一致. 谋杀作为一个罪名, 其中可能包括没有预谋的情况(具体是否包括要看不同国家的法律规定, 但没有预谋也被定位谋杀罪, 这在法律上是有可能的).

回复文章: 我在宪法上加了一条关于死刑的内容,各位朋友有什么想法?

@消极 #138928 你可能误会了, 我一直没说必须死刑, 你回头看看我全部发言.

我只是说正常人犯错该受什么惩罚, 那么小孩和疯子犯错也该受相同程度的惩罚, 或者通过追究其监护人的责任来平衡.

回复文章: 我在宪法上加了一条关于死刑的内容,各位朋友有什么想法?

@消极 #138919 如果能督促监护人好好看管疯子, 防止他祸害别人, 发生事情候能追究监护人的责任, 那么, 对疯子减刑的做法我可以接受.

否则, 疯子和被培养成恶魔的小孩祸害人间, 一句不能跟小孩子/傻子计较就减刑了, 从受害者的角度看实在太残忍了.

凶手可能有一万种减刑的理由, 但受害者真真切切受到的伤害和痛苦却没有因此而减少一分.

回答问题: 如何评价四川日报整理出的成都四十九中事件时间线?

在这个时间线里, 在完整报告中, 在大多数网友的评论里, 都少了一个重要的东西.

如果说真相是一道菜,那么这道菜就像完全没放盐,吃着很难受,总感觉味道很奇怪.

那就是新闻媒体, 记者的缺失.

现在网络极度发达,信息流动极快,但遥想当年,发生这种事的时候大小媒体的记者火速真人直奔现场给大众报告第一手消息,还有不少记者比警察更快到现场的“美谈”。

缺少媒体监督的真相还是真相吗?

回复文章: 我在宪法上加了一条关于死刑的内容,各位朋友有什么想法?

@Wolfychan #138840 在法律上,谋杀的含义并不是日常话语中的“有预谋地杀人”,也包括没有预谋的情况。

谋杀也可以指被告施加了严重的身体伤害,导致受害人的死亡、或者被告的行为表现出危险的鲁莽性,和对生命的不尊重,这些导致了受害人的死亡。

刑事疏忽谋杀:如果一个人的鲁莽、不小心、或者冷漠导致另一个人的死亡,可以被控告刑事疏忽谋杀。

而且,如果认为未成年人和精神病人可以减刑, 那么是不是应该让其监护人受一些连带责任?

比如停车在斜坡上如果没有稳住车子, 司机下车后车子自己下滑撞死人或撞坏别人的东西, 司机是要承担责任的. 即, 如果认为一个东西不具备自我意识, 那就要追究其管理者的责任.

那么, 如果认为一个人只拥有一部分人类意识, 因此降低他的责任, 是不是相应地应该追究其监护人的一点点责任?

回复文章: 我在宪法上加了一条关于死刑的内容,各位朋友有什么想法?

我一直不理解未成年人、精神病人犯罪可以减刑的逻辑。

如果说未成年人不懂事错手杀人,那就按是否故意杀人来区分嘛,未成年人可以非故意,成年人也有非故意的情况,这与年龄本无关。

如果说精神病人不是一个完整的人,因此不能用对待正常人的方式来惩罚,那么,如果我去伤害一个精神病人,是不是也该对我减刑?因为说好了不把他当作一个完整的人来看待。

回复文章: 【更新中】哲学中的思想实验(更新至问题四)

二、其实我们已经经历过很多次类似的事情。

现代人从小就通过文字和视频去学习很多远方的东西,要等十几年、几十年后才会亲眼看到那个曾经学习过的、非常了解的东西。

比如大海,在内陆地区生活的人,也许从小就从影视作品了看过无数次大海,但若干年后,当他有机会亲身面朝大海,我想,他很大概率会有新的感受、新的认识。

比如我们都看过从太空俯瞰地球的样子,我们都知道在月球上轻轻一跳就能离地很高,但如果有机会真的去到太空,我觉得,对大脑的刺激会完全不一样,会激发出一些新的想法。

比如异性的胴体,书本与视频的学习,就算假设讲解的极度细致,但与亲眼所见,差别太大。(我是男人,不管在知识上如何学习、或不管看过多么高清的视频,与亲眼看见面前一个活生生的女人脱衣服相比,那怎么能说没有新东西)

比如一些20岁前没看过雪的南方人第一次亲眼看下雪,不管他曾经多么了解关于下雪与雪花的一切知识,但亲自站在飘雪之中,怎么能说没有新的感受呢。

回到实验本身,如果一个人明知道世界是彩色的,明知道自己被困在黑白世界之中,那她本身就会渴望看见其它颜色,当真的看见时,也很可能对大脑有很强的刺激。

( 由 作者 5月6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更新中】哲学中的思想实验(更新至问题四)

一、如果在我之前,只有很少人(比如10人以下)参与过这个实验,并且他们都知道在自己之前有多少人参与过这个实验,那么我会选择只打开B箱。

但,如果在我之前有很多人参与过这个实验,AI分析过很多人的选择(比如10亿人),那么我会选择打开两个箱子。

因为,第一个参与的人,大概率会打开B箱;第二个参与者,当他得知在自己之前只有一个人,那么他会认为风险可控,他的想法是 “只要第一个人不是超级蠢,那他就会只打开B箱”,因此第二个参与者也大概率只打开B箱…… 以此类推

当参与人数很少时,我就能相信前面的人。但是,当参与人数越来越多,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有的人可能根本不思考随便选,有的人可能故意损人不利己,有的人可能不懂AI或不相信AI,只相信摆在面前的钱…… 总之,人多了,就很难相信全部人都那么坚定选择B箱。

回答问题: 为什么最激进的经济学家也没有支持杀人合法化?

@爱狗却养猫 #137819 我觉得从人类几千年的历史可以看出,人类具有基本的群体理性

即,当社会的道德、法律、制度等等不至于太坏,人类(或国民)作为一个整体就不会严重混论。比如特殊情况的杀人,少数情况杀人,人类作为一个整体是可以接受的。

但当社会的道德、法律、制度等等变得很坏,比如一些势力大规模杀人,或人们互相残杀,那么人类作为一个整体就会去纠正这种情况,使社会重新回归稳定。

从这个角度看,也可以说不管经济学家还是任何人,提出普遍杀人合法既不会得到广泛同意,就算由于某些原因能实施,最终也会被人类的群体理性纠正,而经济学家的智商足以想明白这一点,因此不会提出这种建议。

回答问题: 中国人为什么那么仇视亚非拉国家和人种,喜欢那些单一人种和白人居多的国家?

一个比较容易想到的原因是:目前中国社会的价值观比较单一,特别看重金钱,穷人受到更多偏见和歧视,富人则受到更多崇拜和谅解。

回答问题: 理性的反义词是什么?

@北塘 #137791 你问理性的反义词是什么,我以为你知道自己在问什么,自己对理性有一个比较明确的定义,然后想找一个反义词。

但后来发现你对理性这个词的定义也比较模糊。

在讨论一个词的定义时,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有目的的,比如,你是不是看到别人使用了理性这个词,但总感觉别人用得不对?还是说因为自己在写文章,对理性这个词会对文章的表达有较大影响,因此想搞搞清楚?

那么,你需要给出别人使用这个词的上下文,或者自己文章的上下文,这样才能言之有物,高效讨论。

任何一个词,如果脱离了上下文,想要说清楚,就要求回答者去找这个词的各种用法,从词源开始找资料,从各种名著中找例句,才能说得比较清楚。不然讨论起来会很混乱。

回答问题: 理性的反义词是什么?

看你怎么定义理性. 比如, 感性可以是理性的反义词. 鲁莽或疯狂也可以是理性的反义词.

注意一点, 大多数概念都比较模糊, 日常使用时结合上下文, 模糊一点也问题不大. 但认真讨论时, 就需要更严谨的定义.

回答问题: 为什么最激进的经济学家也没有支持杀人合法化?

@MikamiMika #137758 那么,最终,杀人还是被禁止的嘛。只不过走了一个 允许杀人 -> 各大势力比拼一番 -> 最后有一个势力胜出 -> 这个势力规定不能杀人.

只不过把局面打乱,然后又回归不能杀人的稳定局面而已, 其中大势力争斗的阶段必然导致经济大衰退, 没啥好处.

这就是经济学家不可能支持普遍合法杀人的原因.

回答问题: 为什么最激进的经济学家也没有支持杀人合法化?

@MikamiMika #137754

你说在杀人合法后,在由私人安保公司维持秩序的情况下,国家武装力量会去限制私人安保公司的发展?

这个逻辑非常混乱。

在我看来,你说的是:普通人可以随意杀人,如果不想被杀就向安保公司交保护费。

我的推论是:由于安保公司也可以随意杀人,因此安保公司会合并为巨型安保公司,这个公司收了几乎所有人的保护费,因此需要保护几乎所有人。

以上是 “假设A” 和 “推论A”,你同意还是反对,如果反对,请说明反对理由。

然后,你又说国家武装力量可以去限制安保公司,我觉得你这个说法存在严重的矛盾:

如果杀人是合法的,国家武装力量以什么理由去限制安保公司的发展?

如果安保公司还是在国家武装力量的管理之下,那就有以下问题:

  1. 国家武装力量的成本从哪里来?是不是还要收税?
  2. 如果国家武装力量要收税,由于杀人合法而冒出来安保公司,普通人就要多交一份“保护费”?
  3. 如果国家武装力量想要压制安保公司,其成本就必须比安保公司高,也就是说假设普通人交 100 元给安保公司,就必须至少再交 101 元给国家,才能防止国家分裂。

回到我最初的观点:经济学家不支持合法杀人,道理很简单,因为合法杀人不利于经济发展,而且会严重妨碍经济发展

在法律上允许杀人,但在现实生活中要交保护费去防止被杀,另外还要交更高额国家管理费去限制安保公司的发展。也就是说浪费了很多资源去防止被杀,这对经济有啥好处?

回答问题: 为什么最激进的经济学家也没有支持杀人合法化?

简而言之,如果杀人合法,靠安保公司来报仇。

由于绝大部分人都不希望自己、亲人朋友被杀,因此绝大部分人都会向安保公司交 “保护费”,而安保公司收了几乎所有人的钱,就需要保护几乎所有人。

结果和现在普通人交税、然后禁止杀人,由警察和军队尽量努力保护所有人不被杀,有什么区别?

也就是说,即使经济学家支持合法杀人,由于大家都不想被杀,最终必然通过某种形式规定不能杀人。

最根本的原因在于:几乎所有人都不想被杀。

回答问题: 为什么最激进的经济学家也没有支持杀人合法化?

@MikamiMika #137727

你说征税等于合法抢劫,这又是一个非常明显的滑坡谬误。国家依法征税,但你如果抢劫就是违法。

你不能说经济学家支持征税,就等同于经济学家支持合法抢钱。你同意不能这样等同吗?

而且,国家征税,美国、日本、中国,全世界都征税,但全世界的经济并没有因此而崩溃,也就是说,现实已经证明了征税不会导致经济崩溃。

但如果法律对偷窃、抢劫、杀人都不限制,交由普通人自己凭武力解决,你认为经济不会受到重创,社会不会乱?

你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 -- 安保公司。

假设法律允许杀人,并且国家不暴力执法,一切交由安保公司自由解决。

那么,必然会诞生一些小型安保公司和大型安保公司。

而我们可以非常容易预测,小型安保公司会快速消亡,原因有两点:

  1. 小型安保公司,巡逻人手、侦探实力、跨省追捕能力等等都不足,并且价格还可能高(因为没有规模效应)。最简单的,杀人抢劫后,凶手只需要换一个城市生活就安枕无忧,小型安保公司不具备全国通缉的实力。

  2. 在杀人合法,全凭武力抢地盘的情况下,大型安保公司可以轻松吞并或消灭小型安保公司,而且也有足够的利益驱动他们去吞并。而小型安保公司也有合并成大型公司的趋势。

最终的结果,就类似于军阀割据,以保安公司为核心形成一个个相对独立的大区(一个省或几个省),长此以往,如果没有一个超级保安公司把全部合并,那就自然分裂为几个小国,而小国里的每个人都要交 “保安费”,相当于税。

如果有一个超级保安公司把全部合并,结果就与国家军队、国家征税一样。

可见,所谓的私人安保公司,在杀人合法的前提下,必然退化为军阀割据,最终必然重新形成国家和军队,杀人在同一个“安保公司”的管理之下还是相当于不合法

回答问题: 为什么最激进的经济学家也没有支持杀人合法化?

经济学家不支持合法杀人,道理很简单,因为合法杀人不利于经济发展,而且会严重妨碍经济发展,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而已。

为了帮助理解,我这样问:经济学家可能支持大麻合法、性工作合法,但为什么没有经济学家支持合法偷窃、合法抢劫、合法吃饭不给钱?

比如,我去餐厅吃饭,吃完不给钱就走,或者去商店买东西,拿了东西不给钱就跑,也没有经济学家支持这些行为呀。

楼主从经济学家支持大麻合法和性工作合法,就推理出经济学家也需要支持杀人合法,这属于常见的推理错误:滑坡谬误。

Мы должны сделать корневой поворот на 360 градусов! “我们的路线需要进行360度的转变!” ——Тодор Живков 托多尔·日夫科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