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条沙都子 点赞过的内容
习特厚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习特厚:习近平特别受到人民厚爱
回复文章: 如何看待回形針在粉紅攻擊下停更?

德赛并提,真善美并举,不是没道理的。人讲科学了,逻辑必然蕴含其中;人讲逻辑了,民主自由还会远吗?

中共纳粹党其实很清楚什么样的东西会威胁到他们的邪恶统治,这个子弹都要收钱的纳粹党,绝对没有一颗子弹是浪费的。

新话教材
首都卫队 缝合低级高手,语c能力泰国第几,发病时请选择性无视,,,
回答问题: 人在墙内,怀疑自己有ADHD,又不敢去医院诊断,该怎么办?

不敢去医院的原因:若真看出病来,会留下精神病史的记录,内地看病记录都是实名联网的,会影响政审,甚至会社死。

作为一个真的在心理医院“自愿”住过一段时间的人表示:除非你──或者你的朋友日后真的需要进什么特别单位。否则,精神病史大多数情况下都不会被专门查询,亦不会产生别的什么影响。

至于社死,我不知道你的身边的人是怎么想的。但如果症状确实影响到正常生活和工作,还是建议像楼上说的那样去正式医院就医诊断,总好过自己一个人硬撑。不过真到那个地步且情况允许的话,还是最好到国外医院,我个人在国内时经常经历过为了回扣故意开一堆药和安慰剂让你去买的情况。

thphd 2047站长
回复文章: 如何看待回形針在粉紅攻擊下停更?

粉红拿着金属探测器,发现你口袋里有硬币,就说你用现金交易,涉嫌洗钱。

回复文章: 如何看待回形針在粉紅攻擊下停更?

去年疫情刚开始的时候,有一个很岁静的同事在朋友圈里转发了回形针的文章,我这才发现原来很多好友都关注了他们的公众号,看来他们在城市小资和有识人群内还是有很多影响力的,其实普通人的怀疑和不满就是这样一点点累积起来的,毕竟墙内网络最不缺猴赛雷那种耍猴乐子、快餐垃圾奶头乐,像回形针这样的良心货少一个就真少一个,没了就真没了

网络猎巫除了能给小粉红类似射精的瞬时快感外什么都没有,堵嘴不仅无助反而有害于现实问题的解决,即使爱国G点周围充满了寒蝉效应,但也改变不了其他话题下社会各色各样愈演愈烈的身份歧视男女矛盾阶级仇恨,更无法扭转中国年轻人内卷沉重的生活状态和他们极端灰暗无望的未来,失去了温和派、改良派和刹车皮,中国社会的面目只会越来越达尔文,越来越残酷

共产党除了堵、压、拖以外没别的本事,反正锅盖子迟早有压不住那天,无论它耍出什么花样骗局迟早有破灭的那一天,我们除了各自努力充实自身静候时机外,这些帐肯定也要一笔笔记下来,从南方周末共识网到松鼠会回形针,全都记下来

爱狗却养猫 躺平美人膝
发表文章: 编程随想被抓?希望异议者们少一点指控,多一些理解与合作

此文兼与 @磨刀石说 先生商榷。

编程随想失踪以来,各种传言纷纷扰扰,从道听途说到言之凿凿,目前至少有了上海出差被抓、北京被抓、突发脑肿瘤在北京去世等几个版本。此外也有人坚信,没有确凿的证据出现之前即应该假设编程随想没有被抓,不用太担忧。

我个人认为,目前编程随想绝对不可能是自己故意隐藏,只可能是出于不可抗力,也即意外事件(生病、事故、死亡、被隔离等)或被抓。证据即是编程随想自己说过的:

我相信,编程随想是个负责任的人(以其十几年如一日的工作为证),因此必然会遵循自己定下的原则

如果我们做善意假设(即假设每个发言者都出于对编程随想的担忧),不同的猜测,是因为不同的人对于中共政法系统运作形式和中国社会风险的认识/假设有差异。人们在对一个事件的可能性做出推测时,都有一个起点,而这个起点往往会锚定于人们的已有经验。起点很少是完全“中立”的,而是常有自己都难以意识到的偏向。这种偏向犹如我们大脑中的“风向”,人们会给“顺风”的论据更多分量,而本能排斥“逆风”的论据。

回到编程随想的问题上来,leviathan2047(#143793)、消极兄(#143799)和我(#143815)用条件概率讨论过人们对于编程随想的处境判断规则。我认为,做出何种判断本质上取决于每个人猜测的起点,即认为给定中国目前的政治环境和编程随想的技术水平,被抓/出意外哪个可能性更大。所以,认为中共十分强大、认为意外概率没有那么高、或者耳闻目睹过很多人被抓的人,更可能认猜测编程随想被抓;而认为编程随想技术能力强、认为中共外强中干、认为人生意外频发、或者不认为国内政治形势那么严峻的人,更可能猜测编程随想没事。

如果我们做恶意假设(即假设发言者为五毛、网特、网警、无聊人士等等),那么每一种说法,都能看到其后的恶意:

  • 说编程随想被抓的人,是在故意散播恐惧,制造寒蝉效应,甚至是在钓鱼。

  • 说编程随想没有被抓的人,是在掩盖危险性,降低关注度,拖延时间,阻碍营救行动,甚至是在钓鱼。

  • 说编程随想被抓的人,是在故意造谣,蹭热度,提高自己账号的人气,甚至是在钓鱼。

  • 说编程随想没有被抓的人,是在假装理客中,蹭热度,提高自己账号的人气,甚至是在钓鱼。

所有对于用意的猜测,都有一个缺陷:某种恶意会导致某种行为,并不代表这种行为后面即有这种恶意。同理,五毛或无聊人士过去造谣过编程随想被抓,并不代表这次编程随想被抓的说法肯定是造谣。

当然,这次的消息中确实有很多大概率是谣言,而这种判断需要明确的证据。例如,时间上的冲突(这点在“上海被抓”几个版本中已经看到了,“内线”宣称的被抓时间和编程随想最后活动的时间不符(#143402),“家人”的爆料语气和用词十分不自然(#143453),此外“家人”和“内线”宣称的被抓时间并不符合)。再例如,技术上的分析(例如本站几位技术高手对于“GFW通过探测VPN+Tor流量特征从而抓人”的反对(#143477))。

而即使是谣言,背后也有不同的可能动机,例如五毛引导、相关人士蹭热度、相关人士被骗、甚至传话中出现问题。

有句话说“能归结于愚蠢的,不要归于阴谋”,这也是奥卡姆剃刀的原则。从实际角度上来讲,我认为我们需要了解各种可能性,以及谣言可能造成的后果,但是不应该仓促地对他人的身份动机做出判断

那我们能做什么呢?以下是我个人的建议:

  1. 不要指控言论后的身份、动机,这除了制造分歧、猜疑和冲突以外并无效用。本身即认为“编程随想被抓”证据不足的人,希望用同样的严谨和严肃的态度对待他人的言论,尽量不要随便指控他人是五毛。即使是被他人指控抹黑,也不要用同样的手法去对付对方——否则2047可以直接把“品葱”替换成“养鱼钓鱼网站”。

  2. 分析消息的信息含量,根据知识和逻辑辨别消息的真伪。我认同本站很多网友的说法,即目前关于编程随想的大多数消息信息含量很低,无法证实证伪,更多是情绪上的作用。如果我们不知道编程随想的名字,在营救、呼吁方面能起到的作用很有限。

  3. 保持警惕,并对安全问题进行开放、透明的讨论。异议者的威胁模型中,对手是强大的国家机器。把可能存在的问题捂住并不能解决问题,把人们心中的疑惑捂住也不会解决疑惑(乱抓鬼更不能让我们更安全,只会导致分裂)。编程随想失踪的这段时间,对于其安全策略进行归纳和反思,看其中是否有过时的内容或者漏洞,都很必要。此外,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安全,说实话我认为作为中共异议者,如果想追求政治上100%的安全,那还是趁早别翻墙了,毕竟翻墙看个小黄片都可能被喝茶刑拘;还是看新闻联播观察者网自我洗脑去吧。

  4. 持续关注,不要忘记。一旦有有用的消息出现,万一编程随想真的遭遇了不测,我们都可以尽己所能做一些事,无论是联系媒体、呼吁营救、还是传承编程随想未尽的工作。而这些事,即使是匿名网上,也需要合作,而不是分裂;需要互相理解,而不是互相指责。

希望大家都能平安。

( 由 作者 6月20日 编辑 )
21
6月19日 757 次浏览
爱狗却养猫 躺平美人膝
回答问题: 未来人类能否听懂猫狗等宠物的语言?

@北条沙都子 #143947 喵喵喵,喵呜喵,喵喵喵喵呜喵呜咪!

回复文章: 如果中国民主化之后,一个曾经的政治犯犯罪了,法官可以因为其对民主化的贡献对其轻判吗?

法律的具体执行另论,但我认为在理论上,曾经的贡献不应该成为某种法定特权。

特赦是另一套逻辑了。从规则上来说,总统/总理要特赦那是行政系统的事,但是司法系统还是应该按照统一规则判决。

回复文章: 关于山东?是否真地像韩国人说的那样?山东在上古时期是跟朝鲜半岛一个文化圈?

考古首先要断代。其次要看当时的技术条件。

  1. 交通工具: 如果山东有古墓,里面有朝鲜铜剑,请问朝鲜人是怎么过去的?飞过去游过去都不可能,只有坐船了。请问有没有海底考古发现山东和朝鲜之间有远古沉船?目前与中国文化有关的海底沉船最早的我听说有唐代的阿拉伯船,再早就没有发现了。

  2. 冶金技术:龙山文明,新石器时代,虽然开始出现了铜器,但那时候能铸造铜剑吗?没有金属部件,船造不大,顶多是木筏和独木舟,怎么过海?

( 由 作者 6月18日 编辑 )
发表文章: 【经济学人】冲向长城的外国人

茶馆

冲向长城的外国人

全球化曾希望改变中国。相反,中国正在改变全球化

2021年6月12日

去年年初,当新冠病毒病让中国陷入几周的停滞状态时,跨国公司看到了另一种全球化:一种没有中国经济活力为核心的全球化。恐慌随之而来。

外国企业承认,他们已经过于依赖中国。无论是用于出口还是国内市场,中国都是制造和销售其产品的最容易和最好的地方。新冠病毒和同期的中美贸易战被视为一种有益的,将推动重大变革的冲击。外国公司承诺通过在其他国家的多元化发展来建立更有弹性的供应链,同时指出他们将保持 "在中国,为中国 "的生产基地,以便在中国需求恢复时为其服务。

一年过去了,人们的情绪非常不同。近600家公司回应了中国欧盟商会进行的于6月8日公布的年度商业信心调查。他们描述了对中国激增的乐观情绪,经济增长的恢复速度远远超过预期。四分之三的欧洲企业表示,2020年他们在中国是有利可图的,这使他们能够将收入送回在其他地方遭遇惨淡业绩的总部。

各行业的乐观情绪各不相同。特别是,汽车和奢侈品制造商获得了丰厚的销售额,因为因防疫而无法出国度假的富裕中国人选择了去购物。足足有91%的公司表示,他们将维持在中国的投资,而不是将其转移到其他地方。超过四分之一的制造商正在将供应链更彻底地引入中国,是将其转移到境外的五倍。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公司仍然和以前一样,对中国是否会以同样的方式向本地和外国公司开放市场或执行法规持怀疑态度。与以往一样,六分之一的公司表示,为了保持市场准入,他们被迫转让技术。五分之二的人说,中国的商业环境比以前更加政治化了。如果这个调查是在最近中国制裁欧洲政治家和国家媒体煽动消费者抵制H&M和其他服装品牌,以回应欧洲对新疆人权状况的批评之后进行的话,这个比例肯定会更高。

欧洲公司报告说,由于法律要求在中国使用的敏感技术必须对中国当局安全可控,因此它们失去了商业机会。这些法律又被限制跨(中国)境传输数据的规定进一步加强。这迫使跨国公司专门为中国建立重复的数据库、云服务和软件系统,并雇用全中国的研发团队。欧盟商会主席Joerg Wuttke说,越来越多的公司必须为中国建立一个业务,为世界其他地区建立另一个业务。

听这些商人抱怨在中国的处境有多艰难的中国官员可能会想知道为什么中国需要听从外国的改革呼吁,因为这些同样的人转过身来又进行新的投资。这些官员甚至可能观察到,一些重要的欧洲企业正在通过将工厂迁出美国来应对美国对敏感技术的出口控制,以便它们能够继续迎合中国客户。

私下里,欧洲老板们承认,在试图说服中国开放符合该国自身利益时,他们的筹码越来越少。一些人越来越热衷于对中国在欧洲的企业使用大棒,例如投资筛选机制,或对碳密集型项目或受中国政府大量补贴的公司施加新的成本的规则。

习近平的中国对外国公司的欢迎是选择性的。最受青睐的是销售中国自己无法制造的东西的企业,如高科技化学品和工业机械企业,它们的存在吸引了专业供应商。这些公司享有红地毯式的待遇:它们被允许建立完全属于自己的中国子公司,以帮助它们保护商业机密,并免去困扰较小竞争对手的繁琐手续。较低层次的外国公司生产中国消费者喜欢的产品,如花哨的欧洲汽车。只要他们在中国制造这些东西,使用中国工人和部件,并缴纳当地税款,国家就会容忍他们的存在。这可能是有利可图的:一些跨国公司几乎一半的收入是在中国获得的。但那是因为他们完全在中国的围墙内经营。作为西方制造的出口市场,中国并不特别重要:例如,欧盟卖给英国的东西比卖给中国的多。

让外国员工进入中国越来越难,特别是在疫情期间。本土化不少工作是一个好主意:平庸的外籍人士长期以来一直享受着不劳而获的特权。但在一个沉浸在愤怒的民族主义中的中国,本土化也有风险。一些中国高管在停滞不前的改革,或在香港和新疆的镇压等政治问题上站在他们政府一边。另一些人则对西方的政治问题缺乏敏感。

跨国公司中的“国”

西方国家的董事会曾经担心过市场可行性研究等问题。现在,他们必须与一个新的哲学问题作斗争:他们的公司是否真的想作为中国企业在中国经营,雇用越来越少的外国人,以产生与全球股东共享的收入?如果这些企业向西方国家的政府寻求帮助,他们会得到帮助吗?有经验的高管们描述了暗淡的选择。"这是关于风险的权衡,"一位说。"不在这里的风险,和在这里的风险"。同时,西方的公众舆论对一个被视为严峻的独裁者的中国变得更加敌视。事实证明,多样化并不具有经济意义。但在政治上,世界正在脱钩。这种冲击将产生持久的影响。

这篇文章出现在印刷版的中国部分,标题是 "长城内的外国人"

5
6月18日 165 次浏览
EUR⚽S
通音宽依 “我支持初商末未,你们锦侬卫可以打我了!”
回复文章: 以我在中国生活20多年的经历,谈下半年中国疫情的走势

看C4n70n CDC的张斌周在6/18对于国产疫苗的回应:

一针的疫苗是腺病毒载体的疫苗,目前广州有少量的供应,但主要是针对港口的海员进行接种。这也是考虑到海员需要出国出境开展工作,无法及时完成多剂次的接种的实际情况确定的。

“一针见效”的康希诺?不打。

二针的是灭活疫苗,在广州市已经大规模地使用了。

国药?呵呵。科兴?留意其副作用。康泰可维克?医科院科维福?这两个连分析报告都没有就批紧急授权,不如批给复必泰吧!

三针的新冠病毒疫苗在现阶段广东省均暂未使用。

智克威得?货到了,没开打,但同属蛋白质亚基的Novavax只需两针保护率就能达90%,智克威得打两针只能到86%,三针97%?

回答问题: 未来人类能否听懂猫狗等宠物的语言?

人类因为语言太发达,所以其他感官严重退化。不仅退化,而且题主甚至会忘记很多其他动物主要是用声音以外的感官沟通的。

我不了解猫,但我知道对于狗来说,气味和形体语言远比声音重要的多。经过严格训练的人类(例如刑侦专家)想要理解人类的形体语言,都需要录像然后反复慢速重放,想要理解其他动物的形体语言估计更难。

不过我预测人类很快(10年之内)就能造出相当准确的猫狗机翻(声音&形体,可能不包括气味)。其实技术已经都在那儿了,只是需要花钱搞这个工程。

thphd 2047站长
发表文章: 以我在中国生活20多年的经历,谈下半年中国疫情的走势

美国加州疫苗接种进展顺利,本周已经开放,人们可以自由活动。而在中国这边,广州未平深圳又起,国内其他地方出行仍然受限,开放遥遥无期。

现在全世界都在打疫苗,以色列、加州已经解封,而智利、中国(以及香港)却不能解封,原因很简单,国产疫苗就是垃圾,不仅起不到阻断病毒传播的作用,还导致群众误以为自己有免疫力而到处乱跑,增加感染人数。按这个形势,中国年底之前都没法开放。

为什么年底之前没法开放?不是因为我们没有生产疫苗的能力,而是这次疫情透露出一个根本问题:中国虽然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很多中国人的思维能力,尤其是记忆力仍然非常差,使得弄虚作假的成本太低。央视新闻、人民日报这些官媒,三个月前跟现在说的话是完全矛盾的,但很多中国人仍然把它们当成世界的真理。

比如前几个月,官媒不停复读说中国防疫世界第一、国产疫苗效果显著、在多国大受欢迎、副作用都是境外势力造谣、中国比美国提前消灭病毒、一起苗苗苗苗苗苗苗,谁反对谁就是汉奸走狗卖国贼。方舟子在推特上揭露国药疫苗临床试验数据造假,我专门问了一些墙内粉红的意见,他们一听是方舟子说的就直接骂我傻逼。

现在官媒不敢吹了,毕竟美国都解封了,“世界第一防疫”的国家却不能解封;国内医生全都知道国产疫苗是垃圾但不敢公开说,问就说除非有必要否则不用打;官员富商偷偷跑去打辉瑞;疫苗副作用进ICU的求助删帖控评,一堆人跑去质疑发帖人居心不良;早前接受国产疫苗捐赠的国家,国内新闻里再也不出现了,因为这些国家疫情不仅没控制住,反而死的越来越多了;新闻联播的主持人也不学猫叫了,而是请一堆网红所谓专家出来,说“疫苗不一定有效”,“是病毒太狡猾了”;广州为了控制疫情传播,更是要求全城停打疫苗,因为打无效疫苗反而会促进传播。

深圳市政府官方发文证明国产疫苗无效:

这位机场工作人员真倒霉,不仅疫苗无效,核酸检测也无效,15号测了核酸阴性,17号就成了阳性,看来以后48小时核酸证明也不能出行,必须要24小时。不过深圳人不用担心,因为深圳机场已经关闭了,【都不自由等于都自由】嘛。其实核酸检测造假也是正常的,印度最近新闻就爆出来检测注水,有的阴性结果其实根本就没有检测,以节省经费,中国现在这种舆论环境,必然会有类似的情况。

即使官媒的宣传被现实全盘推翻,之前那些骂我傻逼的人,依然坚持官媒的消息永远是真的、政府的决策永远是英明的、疫情越严重就越需要我们统一行动……谈到加州解封,他们说那是假新闻,美国疫情厉害着呢!

这些人记忆力差,所以无法通过经验作判断,当然也就无法分辨真假,受骗一次还会受骗第二次。去年武汉隐瞒疫情,最终导致全球大流行;今年国产疫苗数据造假,最终导致打国产疫苗的国家疫情压不下去;为庆祝建党100周年,下半年对言论的管制会进一步收紧,只会导致真相越来越难传播、说谎越来越占优势,在这种互相诈骗的舆论环境下,说假话、生产假药、假疫苗,永远比说真话、生产真药、真疫苗赚钱,因此国内疫情必然继续反复。

比如,现在我们已经知道国产疫苗无法防止传播、发病、死亡,但是很多地方仍然要求全员打疫苗:

可想而知,复工复学之后,一旦接触到传染源,又会造成大范围传播,剧本重演一次。所以对于下半年又有几个城市要封城这一点我毫不怀疑。


为什么这些人记忆力这么差,连政府三个月前说的话、做的事都没印象呢?

我有个朋友在美国一所高校做研究员,之前跟中国某知名互联网公司搞过一个横向合作,对方请他们分析国内用户的行为习惯。经过研究他们发现,很多中国互联网用户为了降低大脑能量消耗,会把大脑中负责记忆的部分通过网络外包出去,这些人很少用自己的大脑维持记忆,而是借助微博、微信、百度、知乎等网络平台去辅助记忆。

他们让实验对象做一套选择题,题目一般是判断国内知名新闻事件的原因,比如中国的动车事故,三鹿奶粉事件等等,选项分成腐败,监管不严,技术落后,缺乏舆论监督,人为破坏,境外势力等等。做完之后,他们把事先准备好的、用于辅助做题的、带有暗示的“新闻材料”发给实验对象,让他们去做另一套题。他们发现,在做第二套卷子的过程中,对“新闻材料”依赖越大的人(也就是答案越接近新闻材料所暗示的答案的人),在做第一套卷子的时候选“不知道”、“不确定”的概率越高。

一个月后,他们把第二套“新闻材料”发给这些人,让他们做第三套卷子,上面的问题跟第二套卷子一样,但是“新闻材料”的暗示和之前是反的。他们发现,上次对“新闻材料”依赖越大的人,越不容易发现这次的“新闻材料”被修改过。这些人就是记忆外包的人,他们的记忆是依靠外部资料的,只要修改外部资料,就可以修改他们的记忆,而且他们自己还意识不到,这样的人占实验对象的比例很高。

我问他有没有论文,他说没有,因为对方是利用这个技术,根据用户浏览习惯,筛选出那些记忆外包的人(因为这些人好骗,可以大数据杀熟),对公关不利,所以签了保密协议。

他的结论就是,现代社会由于资讯来得太方便了,很多人从小就养成了记忆外包的习惯,长大之后改不掉,而政府通过控制国内媒体,修改资讯内容,就可以修改这些人的记忆,让他们按照政府的意思去行动。久而久之,政府官员也养成了事后修改记忆的习惯,说谎的时候肆无忌惮,反正事后可以随便修改。


有人说辉瑞疫苗开源了,中国要仿制,仿制成功就能解决疫情。可是我们看看中国最近做的事情:

  • 国药疫苗数据造假,害死很多外国人,有人追究国药集团责任吗?谁批评就把谁抓起来。
  • 华为鸿蒙OS直接复制安卓代码改了个名字,却宣称自主研发,有人追究华为责任吗?谁批评就把谁抓起来。

那么接下来这个仿制疫苗,你怎么就相信它就一定有效,不会造假呢?

其实对我这样在中国长大的人来说,疫苗造假并不新鲜,20多年来,中国疫苗一直在不停地出事。

维基百科对此有详尽的记载:https://zh.wikipedia.org/wiki/中国大陆疫苗乱象

最近,也是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2018年长生疫苗事件:

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为上市企业长生生物的全资子公司,其于2018年7月15日的药监局通告提及,飞行检查中狂犬病疫苗生产记录造假;18日收到《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关于其2017年批次百白破疫苗效价不足的调查。而同在2017年查出白百破疫苗问题的,还有生产量更大的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百白破效价不足疫苗,长生生物涉事252600支、武汉生物涉事计400520支)[53][54][55];根据披露,涉事企业之前曾发生行贿与疫苗不良反应的诉讼[56][57]。一时之间引起信任恐慌,中国大陆历次疫苗事件累积的信任危机爆发。

2018年7月21日,出现一篇《疫苗之王》[58]文章,原刊于微信公众平台,转载的标题为《疫苗之王们的造假之路 穷病真的没法治?》[59],文章直指长生生物背后持有人的发家史,涉及侵吞国有资产和相关部门腐败,引起猜想[60][61][62]。之后该文章原地址无法访问,但各地转载版本持续火热;同时,删稿也引起了外媒注意[63]。BBC将其与「丁香医生」等称作“新闻游侠”[64]。

狂犬病毒感染死亡率接近100%,如果狂犬疫苗是假的,意味着疫苗公司完全不在乎人的死活,即便这是他们最应该在乎的东西。连懂疫苗、生产疫苗的人都不在乎人的死活,那么政府官员既不懂也不生产疫苗,也不是你选上去的,他会在乎你的死活吗?那些满嘴相信政府,记忆的维持时间比金鱼还短的人,下半年的疫情既是对建党100周年的献礼,也是为他们准备的康复疗程。

( 由 作者 6月18日 编辑 )
22
6月18日 903 次浏览
图书馆革命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回复文章: 門羅幣Monero XMR已被美國國土安全局監控

Reddit上的r/monero有讨论,结论是他们不能,美国国税局没有为此给他们付赏金。

In these kind of matters it is imperative to separate signal from noise. The fact that the IRS didn't grant the bounty to CT is basically a testament to the ineffectiveness of their tool.

"Nobody can deterministically trace Monero transactions yet" - Dave Jevans (CEO of CipherTrace)


r/monero would be a better place to ask this but to address your question, no ciphertrace can't actually trace monero deterministically, and according to the ciphertrace CEO on a podcast with a MRL researcher "no one can". Does this mean that they can get no data on transactions? No they definitely can get at least some info. But it's probably not using any techniques that aren't already well known to the Monero Research Lab.

In other words, they can collect data off the blockchain. The data they collect isn't enough to determine for sure transaction info. From what I remember they shoot for 80% probability. The "tracing" they are doing are probably using techniques that are already known to MRL that are going to be improved upon, not some bug in the monero protocol, and they aren't good enough to collect on the bounty that the IRS has put out for a monero tracing software https://decrypt.co/41411/the-irs-is-offering-you-625000-to-crack-monero

is monero still the best privacy coin?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回复文章: 和墙内的一些普通人交流,发现的结论

@Truth #143858 公开批评中央政府是找铁拳,没有几个人愿意这么搞(08宪章算是一个)。而且从简单的条件反射来说,京城的大官根本不会来直接迫害屁民,屁民为何要仇视大官?只有那些真正了解中共制度的键盘政治家才明白,下面官僚不过是上级的狗腿子,执行上级官僚的政策而已,所以你们在地方上遭遇的不公,归根结底,是京城大佬的放任,鼓励和默许。

回复文章: 和墙内的一些普通人交流,发现的结论

国内很多人的民族主义很强,这点确实很有趣。

比如他们会介意娱乐明星的国籍,如果一个娱乐明星从中国籍改成外国籍,或者甚至从小没有民事能力的时候被父母带去外国转了外籍的,都会被网友唾骂。

而且骂的理由也很奇怪,多数骂他们“赚中国人的钱”,语气很鄙夷,但我想不明白外国人赚中国人的钱有什么罪恶可言,合法赚钱,又不是诈骗。

轻音部
中野梓 不想清楚分析太多真心抑意假
回复文章: 🍵茶餐廳🍵

@北条沙都子 #142991

沙都子同学,瑶瑶强烈推荐我和你玩耍......所以,可以吗......

回复文章: 🍵茶餐廳🍵

拜登老矣,尚能饭否?

应该还可以。G7的新举动,多边合作抗中,威力也不小。

不过,对于中共来说,不管你单边还是多边,能预测的威胁,就都不是威胁。怕就怕川普这种不按牌理出牌的街头王八拳。

回复文章: 🍵茶餐廳🍵

《愤怒的葡萄》第十四章选段:

因为人和宇宙中其他任何有机体或非有机体不一样,会在工作中得到成长,会沿着自己观念的阶梯往上爬,会一次又一次地超越自己之前的成就。你可以这样说一当理论发生主改变甚至分崩离析时,当各种派别、哲学以及不同的思想、国家、宗教、经济在阴暗狭窄的小巷中发展、瓦解时,人总在前行,他是痛苦地,有时甚至是错误地蹒跚向前。往前走一步,可能往后摔一跤,但只会往后退半步,绝不会退回原点。你可以这样说,你也会明白一你会明白的。当黑色的飞机把炸弹投落到集市,当囚犯像猪一样被杀死,当破碎的尸体在肮脏的尘土中流尽鲜血时,你就会明白这一点了。你可能是通过这种方式明白的。如果人没有走出那一步,如果那蹒跚向前的伤痛不是如此真切,那炸弹就不会掉落,喉咙也不会被割开。当投掷炸弹的人还活着,炸弹却停止掉落,那才是令人害怕————因为每一枚炸弹都是不死精神的证据。大资本家们都还活着,罢工却停止,那才令人害怕一因为每一次失败的小罢工都是前进一步的证据。还有一点你也是可以明白的————当人类不再为某个理念承受折磨甚至甘愿牺牲时,那才最令人害怕,因为这种品质才是人的基础,是这种品质让人成为宇宙中独一无二的存在。

你们这些痛恨改变和害怕革命的人啊,这就是节点了。让这两个蹲着的男人反开吧:让他们相互仇恨、害怕、怀疑对方吧。这就是你们所害怕的那件事的起源。这就是那颗受精卵。从这里开始,“我失去了我的土地”这件事变了;一个细胞分裂了,在分裂中,它长成你们痛恨的东西——“我们失去了我们的土地”。危险就在这里,因为两个人不会像一个人那么孤独,那么惶惑。从这最初的“我们”开始,产生了一件更危险的事:“我有一点吃的”加上“我没有吃的”。如果这个问题加起来的结果是“我们都有了一点儿吃的”,那么,事情就开始发展了,运动就有了方向。
趙少康
丁丁兄弟 中廣集團董事長
发表文章: 淡出江湖,不会走远

谢谢你点开这篇水文,这可能会花您宝贵的一两分钟时间来浏览我的一些私房话。

从2月初加入本站以来的几个月内,认识了许多好朋友,也增长了不少见闻,我非常感激大家。我在本站发文并不多,这一点实在惭愧,而我这个不称职(过于宽容)的管理员,也并未真正对本站做出多少管理层面的贡献,这里也有负站长的抬举和各位看官对我的肯定。

如果是感兴趣的话题,或者在自己知识范围内的问题,我有机会便会倾尽自己的微薄的见闻分享自己的看法。同时我也自知水平不高还需磨练。如果需要我发表学术性的长文,则往往捉襟见肘,临时需要找很多材料才能写出有深度的东西来。

说回现实生活。正是因为前段时间受到疫情的影响,造成了我一段时间的失业赋闲,所以才有足够的时间在本站活跃气氛。一边学习键政知识,一边写评论。

而近期找到了一份忙碌的全职工作。短暂的闲暇时间也恐怕难以抽身,平复下工作时长的疲惫,每日刷评论为论坛活跃气氛了。这里实在抱歉。

其实这是我第一次混迹键政圈。初来乍到的时候也发表过一些幼稚的观点,让诸位见笑了。而我来到本站的故事,各位可能也从我以往的留言中有所了解。主要还是因为 @陈世杰 我才来到这里。去年下半年每次在新品葱回看世杰兄往昔的帖文我都感觉到扼腕叹息。

另外这里我想特别感谢 @爱狗却养猫。每次我有疑惑,或者想了解本站的过去,养猫兄都会用详细长篇的回帖来回复我。

当然我不会走远,我欠本站的文章,我会记住的。我不会像某人江湖未远,天涯再见那样悲情的诀别。或者像退网声明那么言之凿凿。(._.) 我尽量保持每天上线看看新闻,近评。只是不会像以往那么活跃了。隔天我会把本文转水。

祝各位身体健康,事事顺利。

14
6月16日 270 次浏览
回复文章: 品蔥用戶對編程隨想被捕消息的質疑

@消极 #143799

所以长时间来看,P(不发帖)=P(意外)+P(被抓),也即,P(发帖)=1-P(意外)-P(被抓)

且,P(不被抓|发帖)=1

因此,P(不发帖|不被抓)=1-P(发帖|不被抓)=1-P(不被抓|发帖)*P(发帖)/P(不被抓)=1-(1-P(意外)-P(被抓))/(1-P(被抓))=P(意外)/(1-P(被抓))

因此长期,P(被抓|不发帖)=P(被抓)/(P(被抓)+P(意外)/(1-P(被抓))*(1-P(被抓)))=P(被抓)/(P(被抓)+P(意外))=1/(1+P(意外)/P(被抓))

所以说到底,对 P(被抓|不发帖)的推测取决于对 参数 a=P(被抓)/P(意外) 的推测。对朝廷抓人凶残性相对意外概率的经验判定越高,则认为 P(被抓|不发帖) 的可能性越大。

好像搞得太复杂了。其实就是长期 P(被抓|不发帖)=1-P(意外|不发帖)……


我个人来说,考虑到朝廷近年来抓人日渐凶残,认为对编程随想来说,a>2,所以认为长期(不用一年,几个月即可)来看,P(被抓|不发帖)>2/3;目前这个概率则已经超过 1/2。Therefore the anxiety is based on math.

( 由 作者 6月17日 编辑 )
爱狗却养猫 躺平美人膝
发表文章: 【端传媒】律師夏霖和他的時代

注:这是一篇2016年的旧文。因为看到了关于罗翔律师的帖子,突然想起来这个人物。

夏霖是谁?在被吊销执照之前,夏霖是一位律师,代理过杀死城管李志强的北京小贩崔英杰、刺死官员的女服务员邓玉娇,还有艺术家艾未未、活动家浦志强、郭玉闪、以及因记录2008年川震中导致大量人员死亡的建筑物质量问题而入狱的谭作人。

多年前我曾听人提起过夏霖,那个人对其评价为,律师中的侠士。

2014年夏霖以涉嫌“赌博”和“诈骗”罪被刑拘,因证据不足开庭时间被三次延期,2016年9月22日被北京第二中级法院以诈骗罪被重判12年,2017年二审裁決改为10年,刑期至2024年11月7日。

夏霖:“民主法治才是真正的‘中国梦’”


theinitium.com - 特約撰稿人 江雪 發自北京Aug 15, 2016

6月17日下午3點半,北京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第四法庭,一場長達5小時的審判剛剛結束。林茹見到了別離已近600天的丈夫夏霖。

雖說是公開審判,但旁聽席只有6人,林茹因被列為證人,沒能進入法庭旁聽。庭後的5分鐘會面,她事先想著,無論如何都不能哭,「浪費時間」,可見到丈夫的一瞬,她還是哭了。

夏霖也哽咽了。林茹注意到,丈夫身上穿的那件紅白條紋襯衣,還是2014年11月8日,他被警察當著老母親和孩子的面,從家裏帶走時穿的。夏霖告訴她,一直捨不得穿,今天開庭,是同監室的五個人,一早用水杯幫他把衣服熨平的。

見面的時間實在太短,說了幾句話,倒計時的鈴聲就響了。那一瞬,他突然把妻子往懷裏一拉,法警未及制止,他們擁抱了。

此時,法院的門外,飄著小雨。來「圍觀」的人們,撐著傘,不肯散去。當警車從法院駛出,他們一起大聲喊著「夏霖!」人們希望著,這聲音能傳遞給囚車中的那位律師,給他一絲安慰和勇氣。這些人裏,有夏霖的同學、一位專程從山東趕來的律師。還有一位老人,背著一個粉紅色的水壺,已在法院門外站了一天。他是崔英傑的父親。 10年前,夏霖為刺死「城管」人員的小販崔英傑辯護,並最終保住了他的生命。

「我不做政治辯護,將來誰為我做政治辯護?」丁錫奎律師這樣問。

一年半前,夏霖為被捕的郭玉閃擔任辯護律師,郭玉閃是著名民間智庫「傳知行」創始人,不久後,夏霖本人亦被帶走。他的妻子林茹收到的刑事拘留通知書上,稱夏霖涉嫌「賭博」和「詐騙」,被羈押於北京市第三看守所。被帶走後一個月,夏以「涉嫌詐騙罪」被正式拘捕,並轉至北京市第一看守所羈押。

「我無罪。」夏霖在最後的法庭陳述中,為自己辯護。

檢方指控夏霖涉案金額達1000餘萬元人民幣,知情人士稱與夏霖和朋友之間的經濟來往有關。他的妻子林茹對媒體表示,夏被捕前並沒有接到任何人和司法機關索取和裁決債務的通知和文件,夏亦曾向她傳話稱如果是向朋友借款,自己絕對有能力償還。

夏霖的兩位代理律師──丁錫奎和王振宇,堅持為他做無罪辯護。丁律師認為,這起以「賭博」立案、最終以詐騙起訴的案件,是一起「為追訴而追訴」的政治案件。 知情者介紹,庭前,有關部門曾向律師施壓,提出三條,不能中途退庭,不能媒體「炒作」,不做政治辯護。最後一條,被一貫低調的丁錫奎律師回絕了。

「我不做政治辯護,將來誰為我做政治辯護?」丁律師這樣問。

「八九」底色:「此生不做鷹犬爪牙」

1992年,22歲的夏霖從西南政法學院(現為西南政法大學)畢業,分配到貴州省遵義市公安局工作。這年7月,夏霖沒有去公安局報到,而是到貴陽投奔哥哥夏洪,備考當年的全國律師資格考試。

「他總覺得,做警察是幹髒活,」夏洪說。夏洪從北京大學的古生物專業畢業,陰差陽錯,卻成了貴州的一名警校老師。夏霖案開庭當天,他作為唯一的家屬代表,旁聽了整個庭審。

夏洪說,夏家祖輩在四川自貢,父親當年大學畢業到貴州支邊,在遵義當了一輩子中學教師。弟弟夏霖,從小喜歡古詩詞,有俠客夢,大約總想著匡扶一些什麼。 「他對朋友兩肋插刀,我並不奇怪」。

1988年,夏霖考入西南政法學院。當年的西南政法,聲望正隆。作為全國五所司法部直屬的法學院之一,西南政法出了賀衞方等眾多中國法學名家。在那裏,夏霖受到良好的法學訓練,包括刑偵專業實踐等。然而,對他影響最大的,卻是1989。

那個夏天,夏霖和他的同學,在重慶歌樂山下,一起宣誓:「此生不做鷹犬爪牙」。

那一年,他剛上大學一年級。他曾多次給朋友們描述當年的經歷,那個黑色的初夏,在他的講述中,卻多了一些浪漫:

5月的某天,他和同學們在重慶市政府門口靜坐,軍警要清場了,他們圍坐成團。燈關了,一片漆黑,又下起小雨。或許是害怕,或許是寒冷,19歲的夏霖開始發抖。這時,一位不認識的師姐,從背後輕輕地擁抱了他。

這温柔的一瞬帶來了光明。就在那一刻,增援的同學趕到了,燈亮了,廣場上一片歡呼,清場中止,他們勝利了!

作為朋友,郭玉閃曾無數次聽夏霖講起這段故事。那一刻於他刻骨銘心,愛與黑暗對峙,最終光明降臨。但這青春的勝利隨即飛逝,如八十年代的理想主義一樣短暫。槍響了,一起都變了。

那個夏天,夏霖和他的同學,在重慶歌樂山下,一起宣誓:「此生不做鷹犬爪牙」。他曾給朋友、資深調查記者王和岩講述,那一刻,自己撕碎了共青團員證書,「從此,就再也不是黨的人了。」經濟學者温克堅也記得,有一年在西湖邊上尋常聚會,說到「八九」,夏霖突然嗚咽,淚如雨下。

在郭玉閃看來,「八九一代」是夏霖的底色。當年許多人被生活和時代推著向前,但其中有些人,心中始終有一團火。 「夏霖有很多缺點,卻從沒有忘記初心。」

1992年,當年就通過了律師資格考試的夏霖,到貴州省經濟律師事務所工作,這是當時貴州唯一的官辦律所,辦公室就在省高級人民法院裏頭。他呆了兩年。此時,貴州開始試點私人辦所,他便和所裏的另外3個人一起出來,創辦了貴州輔正律師事務所,這是貴州最早的合夥律師事務所之一。那一年,他24歲。

整個1990年代,經濟發展,律師「吃香」,夏霖的律所不缺業務,商業案件居多,他也逐漸過上了體面的生活。當時的茅台酒廠改制,他是法律顧問,也常有好酒可喝。

1995年,他和林茹結婚。妻子嬌小美麗,是賢淑的客家傳統女子,岳父是貴州省的老公安。 「大男子主義」的夏霖,不幹家務,只賺錢養家。安逸的生活一天天繼續。貴州賭風興盛,「推麻」(註:打麻將)為樂,夏霖也不例外。直到有一天,他從牌桌上下來,突然在電腦看到余世存的一篇文章──《八九一代人是醜陋的》。

「當時就驚出了一身汗,覺得自己太墮落了,」他曾這樣對郭玉閃等朋友說。

這成了他離開貴州的直接誘因。林茹也證實了這一點。2001年,他到了北京,送兒子上了「不用帶紅領巾」的私立學校,自己則去讀北大的民商法研究生班。

北京市義派律師事務所。網頁截圖

「資方律師」的選擇:「我要進去了,你也給我好好整!」

「夏霖總是對別人說,他的人生是被我帶偏的,沒想到的是,最終,他因我系獄,」39歲的郭玉閃說。

2015年9月,郭玉閃在被關押將近一年之後,以「非法經營罪」取保候審。在他獲得自由時,他的辯護律師夏霖已被關押10個月。

他們相識在2001年前後的北大。那時,一批公民運動的思想者和行動者,正在初興的互聯網上嶄露頭角。郭玉閃當時在北大讀政治經濟學碩士,在北大BBS論壇「一塌糊塗」上,他是公民生活版的活躍分子,也是青年行動者中的佼佼者。在茅海建的近代史課堂上,他遇到旁聽生夏霖。「我們是臭味相投。」郭玉閃說。

他們都喜歡飲酒、論辯。 2014年,郭玉閃在獄中時曾用詩回憶那段生活:「當年匹馬入京城,年少張狂五嶽輕。朋輩呼求唯快意,風雲嘯聚任豪情......」

2004年之前,郭玉閃常在北大靜園組織草坪沙龍,請一些獨立學者來沙龍與年輕學子分享。校方不能明著驅趕,每次沙龍,便開始澆灌草坪。2004年9月,「一塌糊塗」BBS被關閉,郭玉閃和朋友們在靜園草坪聚會抗議。那個下午,夏霖揣著他的律師證,徘徊在被水浸過的草坪外。參加抗議的每個人,都給夏霖寫下了授權委託書。

2006年,郭玉閃牽線,王振宇律師等人成立了北京義派律師事務所,依託於中華律協憲法與人權委員,主要辦理一些公民法律援助案件。夏霖當了第一任的義派所主任。 「義派」,是從英文「impact」音譯而來。意為「影響」,表明了他們希望通過個案影響制度的理想。

郭玉閃說:「我要進去了,你給我好好整!」夏霖回應:「我要進去了,你也給我好好整!」

在這之前,夏霖曾糾結過,差點回了貴州。郭玉閃記得他們還一起喝了告別酒。但他終於還是回來了。「在貴州,他自稱『資方律師』,吃香喝辣的,最終,他還是徹底告別了那種生活,把自己和公共領域連在了一起,」郭玉閃說。

2007年,郭玉閃成立傳知行研究所,做出租車行業研究、稅務研究,也介入對三聚氰胺毒奶粉所致的「結石寶寶」的救助等。 2012年,他參與解救山東盲人維權者陳光誠,批判的思想與行動不斷走向縱深,最終,牢獄之災迎面而來。

2014年10月,郭玉閃被抓,與十年前北大靜園草坪一樣,夏霖成了辯護律師。

在公民行動的道路上越走越深,他們對彼此的處境,都有心理準備。2014年5月,浦志強被抓之後,郭玉閃回憶,在夏末的夜市上,幾個人一邊討論對策,一邊碰杯。郭玉閃說:「我要進去了,你給我好好整!」夏霖回應:「我要進去了,你也給我好好整!」此時,旁邊的傳知行研究員黃凱平也湊過來,為他們「作證」,三人一起舉杯。

之後不到兩月,在香港「佔中」風暴的席捲中,他們三個,全都「進去」了。

如今,郭玉閃重獲自由,黃凱平也回到了家。而夏霖,在被關押582天之後,迎來審判。

只戰法庭:「政治案件法律化,法律案件技術化」

作為律師的夏霖,對自己的專業技能頗為自負,常以「技術派」自居。2006年他曾代理的崔英傑案,就被認為是「技術派」辯護公共議題的成功個案。

崔英傑,退伍軍人,為養家餬口,在北京擺攤。城管要沒收三輪車,他跪地請求,而不被允許,激憤之下,刺死了城管李志強。之後,北京授予死者李志強「革命烈士」稱號,崔英傑則面臨被判處死刑立即執行的危險。

10年過去了,崔英傑的父親還記得初見夏霖的情景,他們全家把夏霖當作了最後的救命稻草。林茹則記得,那年,兒子10歲,看報紙,突然對爸爸說:你去幫幫他們吧。

「我平時又不說過多的話,都是決戰法庭,沒事的。」

「他確實為崔英傑案傾注了心血,」哥哥夏洪說。他到現在還記得弟弟的辯護詞,闡述了城管制度的弊病,向死者家屬道歉,也有對「引車賣漿者」民生疾苦的描述,「感情和理性結合得很好。」郭玉閃則認為,崔英傑案中,夏霖最高明的一點,是在輿論尚未被點燃之前,提前給全國人大寫信,詢問城管是否屬於國家公務員序列,並獲回函,確認了城管不屬於公務序列,這就使崔英傑「妨害公務」的罪名無從被談起。

李瑾記得,當時輿論非常熱烈,法學界還舉辦了針對城管制度的研討會,夏霖思量再三,沒有去參加,是怕惹怒法庭,「盡可能地為崔英傑著想」。

最終,崔英傑被判處死緩,保住了性命,這是一個律師所追求的不錯結局。自此,他也對自己的「技術派」觀點更有信心。 「律師的舞台就在法庭之上,」他帶著專業的驕傲,也曾安慰擔心自己的哥哥:「我平時又不說過多的話,都是決戰法庭,沒事的。」

也是在崔案之後,他受浦志強律師的邀請,加入了華一律師事務所。

夏霖掛在嘴上的一句話是:「政治案件法律化,法律案件技術化」。但他的「技術派」處理方式,放在中國的環境裏,用武之地不多,更常常被真正從事政治反對的人批評。

譚作人案就是典型一例。四川地震後因追查倒塌學校細節,被訴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作家譚作人由華一所辯護。譚作人的夫人王慶華,至今記得那次開庭的細節:

律師要說的話,幾乎全部都被法官打斷,而當女審判長敲響法槌,宣布擇日宣判時,夏霖一下子就跳起來,指著審判長的鼻子,用四川話大罵:你把老子們的證人名單騙起去,就是為了把證人堵在法庭外面,真他媽的太卑鄙了!格老子把西南政法大學的臉丟盡了!四川公安搞出來的爛事,你格老子去頂啥子雷......

那天開完庭,門外有200多人在圍觀,夏霖後來向朋友們回憶,來圍觀的人們在鼓掌, 「我眼淚又快下來了,一扭頭,進了衞生間,」他得意於自己當時「忍住了眼淚」。

不介入政治的「偽裝」不堪一擊

夏霖代理了不少人權案件,卻不希望被貼上「人權律師」的標籤。有記者曾在報導中提及他是人權律師,反被他指責了一頓。他認為:「不貼標籤,才是對自己的保護。」

原立人大學的李英強曾經認為,夏霖當然對體制有很清晰徹底的認識,但他一直在行動中小心翼翼地不撕破臉皮,試圖維持與體制的和平共處。

他反倒樂於被認為自己耽溺於「吃喝玩樂」。「他一直喜歡鬥地主。貴州的風俗便是這樣。他喜歡賭,我知道他的毛病。但真沒想到最終在這個毛病上出事,」哥哥夏洪說。

但不管是「技術化標籤」,還是「偽裝」不介入政治。當時局惡化,夏霖的自我保護,其實也就不堪一擊。

「律師不可能擔當革命者的角色,但可以做一件事,就是用個案推動法治,一個案子再大,我也就是個律師。還是通過案件影響一個個知道案子的人,」 律師王令說。

「多數的此類案件,其實是一個邏輯。例如對郭玉閃,先是尋釁滋事,做不成,就成非法經營,」萬聖書店老闆、與夏霖認識十年的劉蘇里認為,當局對夏霖沒有以政治罪名抓捕,而是以「詐騙」這一罪名來處理,這一開始,就讓同情者心中有了顧忌。

在劉蘇里的印像中,夏霖比較「狡猾」,自己做的事不太說,這也使得外界並不很了解他:「他是個低調、以當事人利益最大化、發揮一流辯護技術的律師。也因此,他的付出和知名度並不匹配。」

夏霖案偵查階段的代理律師王令則說:「他做的抗爭性案子,也只是一部分。平時做的多的,還是商業案子。他也常說,代理貪官、黑社會的案子,收錢不能手軟。」

當技術派律師遇見「技術化」罪名

2014年11月9日,夏霖被抓,案由是三個月之前的一場賭博。之後,夏霖的罪名被升級為「詐騙」。而檢察院指控提出的幾位債主,都是他有經濟往來的朋友。

最初,郭玉閃也一度被警方列為「受害人」。據郭玉閃介紹,夏霖被抓初期,警方曾再三要求他指控夏霖詐騙,被他拒絕了。 「其他幾位,失去人身自由一段時間,又都是生意人,壓力之下,只好控告他借錢不還,」知情者介紹。

王振宇律師認為,這種國家非要出面去替私人「討要藉款」的行為,正暴露出了夏霖案的「政治特色」。但「詐騙」的聲名,有效影響了輿論對夏霖的關注。

另一個事實是,夏霖長期以「技術派」自居,與其他勇於在公共領域發聲的「死磕派」律師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從2013年以來,中國律師裏開始出現「死磕派」,他們在案件中與官方「死磕」程序,熟練運用互聯網和自媒體,發聲揭露不公,往往讓司法部門被動尷尬。 2013年,貴州「小河案」,以及其後的「北海案」,死磕律師抱團取暖,爭取律師權益,一時風生水起。在律師周澤看來,夏霖一向與「死磕派」團體保持距離,過去也較少參與到死磕律師的維權過程中來。在一些個案中他採取的策略,也得罪了一些律師界的朋友。

「我始終認為,律師是一個很有行動力的職業共同體,只要不是聽命權勢鼓點起舞的敗類,律師間無論辦案方向、理念有怎樣的差異,個人關係上有什麼問題,關鍵時刻,還是應拋開歧見和隔膜,團結起來,」倫理學者肖雪慧說。而一直關注這個案件的作家徐曉,則認為,對律師來說,可以當自己的技術派,但必要時,也一定會去支持死磕派。 「我內心有自己的看法。但面對公共空間,永遠選擇與專制對立的道路。」

律師王令則依然支持夏霖:「法律人本能地反對以行為藝術的方式來表達觀點,法律人的舞台應該在法庭上。你可以質疑,但要就事說事,而不是預設立場。 」

「律師不可能擔當革命者的角色,但可以做一件事,就是用個案推動法治,一個案子再大,我也就是個律師。還是通過案件影響一個個知道案子的人,」 王令說,越是環境惡劣,越要「保重有用之身」。

夏霖的妻子林茹說,丈夫被帶走後,警察找過她兩次。告訴她,「夏霖壞透了」、「我要是你,早就和他離婚了」...「我就問他們。他那麼壞,那你們查到他有別的女人嗎?警察愣了一下。說,還沒查到。」

最近她常常夢見他,「在夢裏,他穿灰衣服,短髮,好像在監獄裏,一個電子屏幕上有他的名字,我總是非常擔心,」她說。丈夫正與這時代最嚴峻的問題迎頭相遇。「我想過,無論是什麼樣的結果,無論外界怎麼看待他,我都會等他回家。」

Source theinitium.com

2
6月10日 30 次浏览
爱狗却养猫 躺平美人膝
发表文章: 【保护卫士】剧本和策划:中国强迫电视认罪的幕后

背景新闻(关于人权组织“保护卫士”的建立者):被电视认罪5年后,他让央视在全球丢执照、被调查

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网站:https://safeguarddefenders.com/zh-hans

中文报告地址:https://safeguarddefenders.com/sites/default/files/wp-rsdl/uploads/2018/06/%E5%89%A7%E6%9C%AC%E5%92%8C%E7%AD%96%E5%88%92%EF%BC%9A%E4%B8%AD%E5%9B%BD%E5%BC%BA%E8%BF%AB%E7%94%B5%E8%A7%86%E8%AE%A4%E7%BD%AA%E7%9A%84%E5%B9%95%E5%90%8E.pdf

以下摘录序言和摘要。

序言

经过了大约六个月对受害者进行采访、研究其背景、并收集证词后,4月10日,保护卫士发布了《剧本和策划》的英文版。该报告首次将焦点投放到人们是如何在案件进入任何庭审之前,且几乎总是在被正式逮捕之前——其中许多人仍被关押于看守所或RSDL(注:指定住所监视居住)时被强迫上电视认罪的。我们都有看到过这样的认罪,并且还可能是很多个,每个人都知道哪里不对劲,但不一定知道它具体是什么。这些意志最坚强的一批人,怎么会愿意牺牲他们的安全和保障,最终上电视谴责他们自己和他人?

本报告的研究和制作,强迫电视认罪的背后真相很快变得清晰,不仅仅针对受害者本人实施酷刑,还有对其爱人、孩子和伴侣的威胁和迫害。同样,警察为他们写出答案的脚本化本质变得越加明确,以及当媒体合作时,警方如何甚至为在场的记者写下问题。纵观这一切,中国国家媒体在帮助警方摘录认罪供词,同时制作和传播中的合作也变得显而易见。

发布该报告的英文版有一个明确的目的:一旦外国政府、编辑和记者、普通民众了解了这些电视认罪的本质,在未来他们会立即忽视这些视频,因为它们没有任何价值。许多这些“认罪”实际上是针对外国政府或听众,也意味着暴露它们的真实本质将使政府更不可能强迫人们录制新的视频,从而保护未来可能出现的受害者。该报告的发布引起了全世界的广泛关注,包括纸媒,电视台和电台报道——也导致发布该报告的网站RSDLmonitor.com在中国被封锁。

随着华文社区对该报告所表示出的兴趣,自4月下旬开始,制作本报告中文版的工作开始着手进行,也就是现在你正在阅读的版本。报告的目的始终如一——通过揭露这些强迫电视认罪的真实本质,希望能解除此被政府用作对付维权人士和国家目标人群的武器库工具。我们也希望让那些没有遭受过这种经历的人明白,那些经历过的人是如何被迫录制这些认罪视频的,并帮助人权社区和解因为电视认罪所造成的分歧。

报告摘要

自2013年7月,中国政府对被拘留者实施强迫认罪的行径才开始受到世界的关注。当时第一例高知名度的认罪正在被广播中:梁宏,英国制药巨头葛兰素史克公司中国区的高级负责人,出现在中国国家广播电视CCTV上,为他的贪污行为认罪。此举不仅违反了中国法律中公平审判的权利,也违反了国际上多个人权保护法。从此以后,一个接一个的强迫认罪高调地被播出,包括多个外国国籍持有者,他们的认罪视频都在中国的官方电视台播出,有些案件则由香港的媒体播出。

《剧本和策划:中国强迫电视认罪的幕后》分析了自2013年至2018年间被播出的45例电视认罪,采访了十几位遭到中国警方强迫录制或试图录制电视认罪的人,他们包括认罪受害者、其家属和其律师。这些认罪视频是在被审判之前录制的,而且甚至往往在被正式逮捕之前。该报告将展示中国的电视认罪通常是被迫,甚至通过威胁、酷刑、和制造恐惧气氛所获取的;警察往往支配和操纵供词;以及在个别案件中显示出有力的证据,证明这些认罪被用作对国内民众的宣传工具,甚至作为中国外交政策的一部分。

在此项研究中的每一位受访者都表示审讯人员曾强迫他们认罪。不过,认罪视频将在电视上播出的事实却遭到了隐瞒。在隐瞒中最糟糕的一个案例是,英国调查员彼得·汉弗莱(Peter Humphery)当时只同意了会见报纸记者,但是接着他就被喂服药物并锁在一个笼子里,等待被录制认罪视频。警方往往通过威胁(针对被拘留者或他们的家人)和身体或精神酷刑,制造出恐惧气氛,以逼迫当事人认罪。在此报告中所分析的曾出现在电视认罪中的37个案例中,其中5位公开地收回了他们的认罪,许多其他人则以匿名方式对《剧本和策划》的研究员表示收回他们的认罪。

受访者描述了警察如何事无巨细的掌控强迫认罪的过程,他们会安排被拘留者的“着装”;写下认罪“脚本”并强迫被拘留者背下来;指导如何“表达”他们的台词——包括在一个案例中,被拘留者被要求流泪哽咽;在对结果不满意时,他们会要求一遍又一遍的重录。一位受访者表示,他花了七个小时录制,就为了几分钟的播出。

警方对导演电视认罪所做的努力也能从此报告研究的45例案例中看出,它分为两种“类型”:第一种,在看守所的设施下进行录制,另一种,则是在年后变得更加普遍,穿着便服在看起来不太有威胁的环境下录制。在这些案例中,对这些认罪视频进行播出的媒体也踊跃地参与了视频的制作,从使用警方提供的提问脚本,隐瞒认罪策划的真相,到通过对警察和评论人员的采访,描绘出嫌疑人有罪的形象,制作出手法老练的新闻播出。而且通常这些被拘留者并未被判有罪。

如果有人对这些认罪是为制造宣传持怀疑态度,他们只需要阅读知名的人权律师王宇为本报告提供的证词,她的证词内容详尽,篇幅颇长。当时她因被捏造的罪名消失了十个月,在四月她刚做完乳腺手术的几周后,王宇被强迫录制一个认罪视频,以此保护她的小儿子。由于在关押中的严酷待遇,她的记忆功能受到了严重的影响,以致她无法记住警方要求她在视频中要说的话。在持续几周每次几小时的多次重录后,他们采取将她要说的内容放在电脑上的办法,用很大的字体,就像提词机一样。但是最终的视频还是不够好,那个认罪视频从没被播出过。接着,王宇一直被关押到八月。

这些认罪的播出时间和内容也表明了它们通常被用作宣传的目的——国内宣传和国外宣传都有。有的认罪播出是与大抓捕的时间吻合,比如2013年的新法律是为了阻止“谣言”在网上传播;2014年夏天的运动则是针对毒品的使用,以及2015年7月发起的,针对人权律师和活动人士的臭名昭著的709大抓捕。其他的认罪则是在遭到来自中国大陆以外针对受害者的拘留进行批评后不久播出。这些认罪视频的措辞为直接的反驳,比如认罪人否认被酷刑或遭到中国当局的绑架。此类认罪通常被用在外籍人士身上。其它宣传的痕迹包括认罪人为中国共产党、包括公安等党机关和他们的行为感到骄傲或为它辩护。还有一类为谴责和归罪那些被关押中或最近被判刑的同事或朋友。许多的这些认罪都发生在人权捍卫者、独立记者、维吾尔族人和那些被视为共产党的敌人或批评者的人身上。

中国的电视认罪让人联想到历史上的暴力和有辱人格的政治迫害事件。它们被比作斯大林的摆样子公审、中国文革的公开斗争大会,以及几年前才被取缔的做法——将嫌疑人带到公众面前进行羞辱游行。电视认罪这种侵犯权利的行径,在今天,只有像朝鲜和伊朗这样的政权才会执行。他们剥夺了嫌疑人的应有的法律程序;侵犯了公正审判的权利,无罪推定,保持沉默的权利,不得自证的权利和受到保护免受逼供和酷刑的权利。这些都是基本人权,主要是国际习惯法的部分,无论条约批准如何,这些国际习惯法对所有国家都具有约束力。而在中国,它本身表面上已经有了明确的规定,在刑事诉讼法中,列明了公平审判的权利、不得自证其罪的权利、并纳入了针对酷刑和强迫认罪的法律保护。所有的受访人都表示他们没有给予机会与律师会见商讨他们认罪的事。在这份报告的认罪分析中,有18例为当事人被关押于指定居所监视居住(RSDL)时发生,RSDL 为一种在多数情况下实际构成强迫失踪的关押行式,嫌疑人在此被隔离关押,且得不到任何程序保障,比如会见律师或检查院监督。

中国对强迫电视认罪的使用值得得到全球迫切的关注。这种做法构成了不仅限于中国境内的侵权行为:受害者中也有外国人;来自中国大陆以外的私营媒体也被增选到录制和广播这些电视认罪的行列;而北京在对它的党媒和官媒进行全球化的积极性推动——包括在那些禁止在国内使用的社交平台上。“讲述中国的故事”意味着这些对人权的侵犯行为最终会装扮成“新闻”的形式,流向世界各国的屏幕上。媒体组织在强迫认罪的剧本和策划过程中与警察合作并播出这些供词,无论他们是中国国家媒体还是私人媒体,都犯有和中国政府这种有欺骗性的,非法的侵犯人权行为一样的罪行。

建议应对措施

中国对电视认罪的持续使用,以及越来越频繁用于对国外批评的回应,比如最近的2018年2月,几家媒体对瑞典公民桂敏海的第三次认罪视频进行广播,包括有最新加入的南华早报,体现了强迫认罪的做法和宣传泛围在扩张中。桂先生最近的这次认罪,是在他有瑞典外交官陪同的情形下被绑架后,随着国际上的谴责声加剧,他被安排在视频中指控瑞典把他当成一颗“棋子”。

中国的电视认罪不仅违反了中国的法律,也违反了国际普遍接受的人权准则,是中国精心策划的宣传工作的一部分。中国的国家广播公司,中央电视台(CCTV)作为电视认罪的主要平台,对此项罪行负有不可推卸的直接责任。

Safeguard Defenders(保护卫士)建议:

  • 中华人民共和国:应当立即停止此类电视认罪的使用,并依法为所有在押人员提供中国法律中列明的法律保护,审查现有的法律框架以防止进一步的侵权行为

  • 外国政府:应当明确地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施压:需要更有力的法律保护和执法中的应有程序;必须立即停止传播被拘留者的电视认罪;持续侵犯基本人权和自由将产生后果

  • 国际媒体:有义务对中国的电视认罪进行有道德和负责任的报道,通过谨慎且增加关键背景的报道,说明这种做法如何违反中国法律和国际的人权保护;威胁和酷刑是如何被惯常的用于胁迫;这些视频也往往由警方安排剧本和策划;而且它们很可能是党的宣传工具。

  • 应立即对播出电视认罪的中国媒体采取行动。本报告中确认了中央电视台进行广播过的各频道——CCTV1,CCTV4,CGTN(前CCTV9)以及播出中国电视认罪的主要频道CCTV13。

所建议采取的行动包括:

  • 利用美国的“外国代理人登记法”和其他国家的同等法律,强制将中央电视台和其他有责任媒体登记为外国代理人。

  • 利用现有工具对央视主要执行人员进行制裁(旅行禁令和资产冻结)。这将和欧盟在2013年对伊朗媒体进行强迫认罪的转播后采取的行动类似。

  • 在没有马格尼茨基法的管辖区引入马格尼茨基式的立法,并利用该立法在中国共产党所有或控制的媒体(包括中央电视台)中采取进一步行动。

4
6月16日 160 次浏览
回复文章: 墙国蛙蛤蛤:编程随想疑似被抓

@Provident #143640

而端點星創始人被抓后,2049bbs被亦被關閉。

端点星志愿者是4月被抓的,2049bbs7月关闭,不过端点星的github一直还开着。在政治犯案例中,人被抓了但账号还在的情况不少。我的感觉是公安也好国安也好,不会干多余的事,只有被特别要求“关闭XX网站/账号”时才会动手。

编程随想可能比较特殊,毕竟当初他引起注意就是因为在github上揭露赵家人关系网。我倾向于认为,如果他被抓了且账号泄露,中共至少会关闭太子党项目。如果这个项目过几个月还在,或者他没被抓,或者密钥被销毁。

回复文章: 墙国蛙蛤蛤:编程随想疑似被抓

我司与晶哥有技术外包合作。据我所知,前几年就有南京公司在研发运营商级别的翻墙流量检测的系统(与GFW有所区别),据说可以通过AI进行深度包检测,探测出前置代理下的tor流量,准确度95%以上。

但碍于资金、部门沟通效率,这项技术前几年一直没有大规模部署,晶哥无法直接操控运营商的机房,只能通过运营商的API接口去检索数据。直到今年初,多部委联合行动,运营商开始在一线城市的骨干网络部署此系统。目前全国范围内,使用前置代理+tor的不超过几千人,背景调查一番,很容易的筛选到了嫌疑人。为了不打草惊蛇,晶哥等待了三个月,终于趁博主出差时拿下,伪造成失踪人口,正进行秘密审讯。至于是否拿到了加密keyfile,我级别太低,暂时还不知道。

技术角度,上面Surge网友已经提过了,所谓前置代理+tor流量识别,暂时是做不到的。如果前置+tor可识别,就意味着前置代理本身也可与非翻墙流量区别开,换句话说各位的梯子应该全都瞬间爆炸才对。

而且前置是个umbrella term,我用wireguard套v2ray也叫前置,你用AI能检测出来里面有tor,图灵奖拿稳

这个“外包公司职工”,虽然级别低,但是从技术路线到跨省抓人到秘密审讯都知道,看来六扇门办事透明度这几年有显著提高:)

总的来说,这段文字并没有提到任何大家之前不了解的、可验证的内幕,作为随想的读者之一,让我写我也可以写出来这么一段。既然没有增加任何新的知识,暂且当成文学创作。

(香港)我们这一代不会变,下一代也不会变。到了五十年以后,大陆发展起来了,那时还会小里小气地处理这些问题吗? ——邓小平(中国,PR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