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vident 点赞过的内容
耶渣
Wolfychan 基督徒。披著文科外皮的理科生。
回复文章: 膜乎也開始支黑化了。

@Provident #150654 支黑合理,屠殺是過份。

observerEDGE 始终坚持图书馆革命
回复文章: 【疯狂宇宙报】河南水灾特辑:指责“外媒造谣”和呼吁“勿私自接受外媒采访”

@Provident #150089 确实,我大概破防就是在19,20年之交。先是香港,发现中国傻子居多,那会还觉得只是洗傻了而已,疫情中那群人不问苍生问境外的死妈脸直接让我成为支字头用户。而且就你说的,挺无奈的,有时候觉得真要是19年在香港直接死在街头到可能是一种解脱。

回复文章: 【疯狂宇宙报】河南水灾特辑:指责“外媒造谣”和呼吁“勿私自接受外媒采访”

@爱狗却养猫 #149928 猫养却狗爱,听起来也不错。【误】

@国家社会主义万岁 #149936 中共国的优越性在这一刻展现的淋漓尽致。

@Provident #149921 现在河南和朝鲜比再怎么说也太夸张了,大家也是有河南朋友的,现在好歹还能获得一些原始情报,虽然都是管中窥豹。不过你说的,中国人人均不敢出头,就算是粉红也没几个敢上的这点我高度认可。我也不俏皮话了,很可能这就是中共精心的一次加速,把反贼都气成屠支大佐,他们的宝座又能稍微稳定那么一星半点。

民憲派
bobliu 00後(九年級生),來自中華民國自由地區|有些害怕品蔥的姨化傾向|...無人回應...那大概是我自己太屑,寫的東西毫無內容吧...
回复文章: 为什么有些台湾人关注奥运中国队,却不关注中华台北队?

證實是自由地區出生長大的?

um...嘛...什麼人都有嘛...我們這有赤統派跟極端獨派其實也不能說完全不正常...甚至之前也有聽說在101下揮中共旗,以及某些臺灣youtuber頻道可以聚集一堆來自兩岸的赤統派的...

那一派的一部分甚至大部分立場跟言論我們可能並不認同甚至反感討厭,但...不得不說...這個群體無論如何還是真的存在...

(雖然說完全不提到奧運中華台北隊的確...感覺似乎是少數比一般聽說的在地紅統派更紅的)

thphd 2047站长
回复文章: 为什么有些台湾人关注奥运中国队,却不关注中华台北队?

@kill_ccp #149831 台湾并不是非蓝即绿,也有马克思主义者啊,毕竟自由国家,一个中国当然是各自表述嘛。

回复文章: 【疯狂宇宙报】河南水灾特辑:指责“外媒造谣”和呼吁“勿私自接受外媒采访”
  1. 从姨学的角度分析,河南是中国的中国,因此河南人对各种所谓“辱华”必然是最敏感的,被遗弃在隧道里是与其德性最匹配的下场。

  2. 在初中语文课本《陈涉世家》中,陈胜、吴广于河南起义:“等死,死国可乎?”,此处“等死”并不是“等待死亡”的意思,而是“不管怎样都是死”的意思,所以BBC说“乘客們會被扔在站台上等死”,其实是“乘客们会被扔在站台上,不管怎样都是死”的意思,基本符合河南、郑州现状(上游不通知就放水;隧道都进水了还把地铁往里面开;当然是不在乎河南人死活的做法),所以是客观的报导,没有任何辱华的意思,红卫兵看不懂文言文罢了。(2019年教育部把这篇课文从课本里删除了)

  3. 注意工作方式:切不要用短信微信通知,请挨家挨户口头通知。

    毕竟这个通知本身就是在辱华、在给境外势力递刀子,所以不能留下任何证据,不能让外国人知道郑州辱华了。

  4. 有網民指,舉國上下正全力救援,沒有放棄災民,又有人指應該將BBC駐華記者驅逐出境。

    支持,加速!最好把BBC记者扣起来当人质,把孟晚舟公主换回来。

( 由 作者 7月25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疯狂宇宙报】河南水灾特辑:指责“外媒造谣”和呼吁“勿私自接受外媒采访”

我看我国马上就要发展出一套全新的新闻伦理观,培养一批全新的革命小将,更有甚来一场局部战场才行。

在此,我谨代表十四万万中国人山呼:国家社会主义万岁万岁万万岁!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回复文章: 【疯狂宇宙报】河南水灾特辑:指责“外媒造谣”和呼吁“勿私自接受外媒采访”

@通音宽依 #149805 胡叼盘这是在扯淡。你家的环球时报澎湃网人民日报新华社,不可能跟路透美联纽时华邮bbc法广在国际舆论场打对攻,必败无疑的。如果外媒记者采访中国人,大放排外仇外民族主义厥词,外媒记者都不用篡改,原封不动发出去作为中国“系统性仇外”的证据,直接加速了。

这就是世界秩序,英美法德日等国媒体在世界的声望比中俄印等国媒体的声望就是高,G7就是压金砖一个头,不服不行。不喜欢,请入关。

沮渠蒙逊 十六国春秋
回复文章: 【疯狂宇宙报】河南水灾特辑:指责“外媒造谣”和呼吁“勿私自接受外媒采访”

laowhy和serpentza声称他们曾经去拍摄蒙古族牧民生活的时候,政府事先通知了当地人,说有些外国人要拍视频嘲笑你们。或许这次也是类似的效果,正好荷兰捞翔们被泄洪了心里有火,知道有“嘲笑俺们的外国人”,那能做的事情自然只有一件。

初商末未
通音宽依 “我支持初商末未,你们锦侬卫可以打我了!”
回复文章: 【疯狂宇宙报】河南水灾特辑:指责“外媒造谣”和呼吁“勿私自接受外媒采访”

环时:不建议围堵外媒记者,但鼓励继续批斗外媒

https://opinion.huanqiu.com/article/445Auoj6PPp

网传一名德国之声记者在郑州被群众拦堵。因为愤怒于BBC等外媒对河南水灾等的不客观报道,有人在网上呼吁警惕他们在郑州的采访,甚至主张在郑州找到他们,上述摩擦不知是否与那些呼吁有关。

环时认为,中国公众对西方媒体的报道产生愤怒情绪完全事出有因。西方媒体长期扮演了抹黑中国的角色,对西方社会形成偏执的对华看法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西方媒体在编造一个针对中国的超级谎言,它们的一些在华记者在这当中扮演了活跃角色,有些人的报道严重违反新闻从业人员基本道德,西方媒体显然需要围绕中国报道开展集体反思,真正回归新闻报道的客观原则。

与此同时,我们强烈不建议各地民众对西方记者个体进行现场围堵。在那些记者没有破坏性卷入并干预事态本身,而是作为采访者进行记录的时候,不宜以强制方式阻止他们的拍摄等。我们做此主张是因为:

第一,这无助于阻止那些西方媒体对中国发生的事情开展负面报道,扭转不了他们的视角和态度,反而可能会给他们宣传自己在中国的报道受到“冲击”和“打压”提供现场素材,使他们在西方的语境下进一步抹黑中国更加振振有词。

第二,这样的摩擦会高抬那些西方媒体,他们可以借此炫耀自己在中国多么“受到重视”。事实上,那些西方“主流媒体”的影响力都在下降,有些下降得还非常厉害,描述自己在中国“被重视”“受打压”已经成为他们在西方自抬身价的常用套路之一。

中国社会对那些西方“主流媒体”影响力的很多印象还停留在互联网时代之前。那些媒体当然仍有影响,但已远不如前,他们急迫想围绕中国搞事,彰显自己维护西方利益的“不可取代”作用,在中国碰瓷对他们自我炒作有着特殊意义,我们不能遂了他们的愿。

总之环时主张,要以更加恰当的方式与西方舆论机构博弈,中国公众对他们的强烈不满要更加有效地表达出来,包括被采访的中国人完全可以毫不客气地对那些西方媒体提出批评。在他们的报道发出后,如果有严重不实之处,中国被采访者应高声抗议,让那些西方记者和他们所属的媒体付出声誉代价等等。

与此同时我们主张,不与出现在事发地现场的西方记者直接冲突,不给他们攻击中国社会提供篡改、利用现场素材的额外机会

回复文章: 从马岛战争看墙内信息不流通对人的影响

@丁丁兄弟 #149583 这个就没办法了, 中共党史是重点和谐对象,我能够读这些东西,第一是我爹是皂吏,对中南海的运作很有兴趣,所以喜欢搞点党史来读,第二是我在中国读大学的时候,有空也会坐在图书馆的过期刊物里面翻翻故纸堆里的党史。在大众可见的领域内,就算百度不和谐,你也想不出关键词来搜索这些玩意啊。

这方面我推荐芦笛系列文章。

再举几个例子,关于中共立场的左右为难的问题:

“花园口决堤,国民政府是栽赃于侵华日军的,但是宋庆龄在当时就坚决否定了这种说法,她领导下的“保卫中国同盟”勇敢地为日军辩诬:“1938年初夏,日本军队从汉口向徐州推进。中国军队决开了黄河南堤岸”。同时该报导也实事求是地承认,国府“事先疏散了当地居民”。(《保卫中国同盟通讯》,1940.10.1)”

按中共自己编写的中国历史,花园口的确是国民党军掘开用来阻碍日军行军的。但是,类似“宋庆龄勇敢地为日军辩诬”这样的话,没法放在给普通人看的文献上,只能停留在档案馆资料馆和学术内容当中。因为中共需要向中国人民传达“日军十恶不赦”的理念,哪怕这和中共其他方面的结论有矛盾。比如说,宋庆龄是中共这边的正面人物,你敢说她”亲日,媚日,为日本帝国主义开脱“么?

又比如第二东突厥斯坦国,我们中共这边通称”新疆三区革命政府“,站在中共的角度来说,只能写”国民党盛世才当局残酷压迫新疆各族人民,屠杀共产党员(如毛泽东之弟毛泽民)“,然后三区人民奋起反抗国民党专政。然后是三区政府和平地加入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赛福鼎艾其孜还一度担任中共新疆区委书记)。但是这段历史放在今天在新疆大搞露天集中营的时代是非常不合适的。而且,也不能反过来写盛世才如何抵抗苏联对新疆的侵略。所以怎么办呢,只能略。

( 由 作者 7月25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爲何人權組織對台灣民進黨也是很不滿?

我对观念的评价标准就是邓小平的三个有利于“有利于自己,有利于读者,有利于观众”。一个观念如果于人于己都不利,甚至有害,那它就是一个坏的理念。比如极端绿营要抓滞台支那猪,这于人于己都不利。

回复文章: 爲何人權組織對台灣民進黨也是很不滿?

@Provident #149688 “免費醫療,全民健保”这两个建制派也能干。

至于维基解密和斯诺登,更多的不是进步主义,而是反政府反威权。这也是为什么当奥巴马政府面对斯诺登案的时候,前总统小布什也发言支持奥巴马政府去抓斯诺登。

现在可以理解political compass吧。y轴与其说是“威权/自由”不如说是“建制/反建制”。所以四个象限分别读成:建制左翼,建制右翼,反建制左翼,反建制右翼。维基解密是不论什么都反建制,所以不管哪种建制派都反对维基解密。而不管是左翼反建制还是右翼反建制,都会支持斯诺登。

回复文章: 爲何人權組織對台灣民進黨也是很不滿?

https://www.amnesty.org/en/countries/americas/united-states-of-america/report-united-states-of-america/

你这个问题,就跟“人权组织为何对美国政府不满”一样。事实就是人权组织对任何国家,政府,政党,和统治集团都是不满的,因为任何统治集团都会侵犯人权。

回复文章: 爲何人權組織對台灣民進黨也是很不滿?

@Provident #149682 左翼政府侵犯人权的时候人权组织就会视而不见?我觉得你这说法,可能是太高估了人权组织的partisanship。人权组织是偏左翼,但是不同于左翼政府(建制派左翼),人权组织是反建制派左翼居多。一笔就是写得出两个左字。

民主党当政的时候人权组织说话会好听些,但是仍然会列出一大票人权侵犯的内容说政府做的不好。这是人权组织的本性--反建制左翼社会运动。

回复文章: 对从品葱跑到2047的一些感想

@observerEDGE #149330

下意识又点开这个问题,莫名其妙我居然得到了两个赞。

我觉得真的没啥可赞的。

我喜欢自称自己为嘴支少佐,天天嘴上屠支骂得欢,真要是给我一把刀,哪怕面前是一个真的罪大恶极的反人类支那蛆,真的害人家破人亡的那种,我都不一定下得去手。

我觉得楼上说的对。习近平倒行逆施的时代,我们看到中国哪怕是受教育的精英阶级咒骂香港同胞,看到刘晓波,达赖这样伟大的人被人最恶毒的诅咒。看到像方方这样为同胞发声的人被侮辱。更不要说,如果每天看看翻车新闻,好像上下四方,古往今来最没有人性的人都集中在这两三年里喷涌而出了。

感性的看,很难不对中国人绝望。

但是确实,理性,还有坚守理性的人在一个个海外论坛告诉我们。不要忘记,大多数人不能,或不敢发声。不要忘记这些声音很可能都是共匪的水军故意说出的,更不要忘记共匪就是要大家去对中国人绝望。不要忘记还有有知识的公众号,媒体人在想尽一切方法说真话。不要忘记他们缄默不是因为他们对共匪投降,而是因为他们也被捂上了嘴。

痛骂完了,还是要冷静下来。

品葱不是什么正常网站,无他,人流量大耳。一个到处碰瓷,不管是膜乎,be4,还是这里都要打压的网站不过是一个没有技术防火墙的另一个支那论坛而已。那天笑话站长自卖自夸说自己论坛组织度正,不过看品葱那边群魔乱舞的样子,组织度负的危害还真是不言而喻。

但是也有正常人,大浪里总能淘点金。毕竟这里不是国内论坛,极端归极端,说真话的人多少还不太会被打压。

我记得谁讨论过,所谓的支性,不过是人人都有的劣根性,只是被中国两千年秦制度,70年共匪污染,被无限放大了而已。我满口支来支去,其实也知道,自己身上支性也不轻。

从精神上吐狼奶,或者从精神上真正成为一个高尚的人,还是任重而道远。

顺带说一下,我本身一直反对猎巫,就事论事。但这是针对个体而言,我敢打赌品葱绝对有不少共匪的反串头子,只是还有很多不冷静的人被鼓动,根本没法分辨而已。

回复文章: 对从品葱跑到2047的一些感想

曾经,许多人也是温和的抗争者,相信中国会慢慢变好。
后来,他们要么被杀害(刘晓波),要么消失了(编程随想、陈秋实)。
而那些迷糊的中国人一如既往的跪舔共产党同时暴戾的对待全世界关心他们的人。
一边嘲笑德国洪灾,一边祈祷洪灾发生在台湾,一边斥责把真相传播到全世界的同胞,认为他们让党丢了脸,不配做中国人。
连一向温和的文昭先生也愤然拍案:生于谎言,死于静好。
这些举动无疑让一部分抗争者由绝望转为暴戾,认为只有杀光迷糊的中国人,东亚才有希望。
诚然,以暴制暴不能解决问题,但我能理解这部分抗争者的愤怒。
当然,实际上这只是同问层效应造成的,因为越极端越敢发声越容易占据舆论高地。意见不合的人通常会选择离开,仍然存在“沉默的大多数”现象。
当然总会有一些温和派选择坚守,比如品葱的荣誉非国民;冲浪TV的各种底线人。

回复文章: [品葱問題鏡像] 昔日战狼得癌幡然醒悟,大量曾经她口中的恨国党捐款救助,如何评价?

@消极 #149068

美國商業保險成熟;美國窮人有免費醫療;美國是强制先看病后付錢。

你説和北歐比那比不過,但是絕對吊打中國。

回复文章: 「他們不懂我們的恐懼」-- 中國跨國鎮壓危害澳洲大專院校學術自由

现在我已经进入太长不看的毛病了。

但是我真的想说,他们不懂个屁。

当年香港反送中的时候,我po学生证声援,借我房东的手机拍照,他知道我的目的后,半开玩笑的问我,你不怕你的父母被老大哥迫害吗?

我回答:所以我要用您的手机啊。

我他妈就不信国外有几个有文化的人没读过1984

回复文章: 「他們不懂我們的恐懼」-- 中國跨國鎮壓危害澳洲大專院校學術自由

事实上澳大利亚政府和澳大利亚学校对这种事情都是颇有一些束手无策的感觉的。 第一楼所说的解决方式虽然可能有效但现实中行不通,因为很难保证可以知道向中国政府举报学生的名字和身份资料,而同时,如果中国政府采取的仅仅是骚扰留学生在国内家人,还有不批签证之类的手段的话澳大利亚官方也是没有手段保护民主派留学生的,除非中国政府的人在澳大利亚对民主派留学生进行了跟踪,私闯民宅,骚扰等措施,民主派留学生才能够依靠报警之类的手段保障自己的权益。 所以还是只能让民主派留学生尽可能的自我小心了,就比如像二楼那样用当地人的手机等。

回复文章: 「他們不懂我們的恐懼」-- 中國跨國鎮壓危害澳洲大專院校學術自由

@addjapan #148896 现在的情况是,如果“爱国留学生”简单地收集了“反共留学生”的“反共言行”,然后把它发到中国政府的网络监控办公室,是得不到响应的。因为中共当局网监,认为此事kpi太小,而且操作麻烦,不愿意跟进。“爱国留学生”必须通过公开渠道,如微博,微信等,炒热场子,制造热点,然后再向中共当局举报。

因此任何被举报的人,都会有一个先被炒热的过程,因此可以对此下手。谁发现自己被强国人挂了,就保存证据,比如手机截图,还有archive等工具取证(因为目标既然是炒热场子,那就不会发在私人群里了,而是公开传播),然后向当地警方举报,宣称,中国极端民族主义者试图利用中国政府,威胁在澳留学生和华侨的人身安全。这样一来,如果粉蛆不善于自我保护,反而被反贼出道了,那么就够粉蛆喝一壶的,就算证据不足不能捉拿归案,粉蛆归根结底还是中国人,有中国人胆小怕事的一面,害怕自己留学移民等等有污点,就会恐惧而不敢继续向中国政府举报了。另外一面,被中国政府迫害可以用来申请政治庇护,这一方面又助长了反贼的气焰。由于向当地警方举报和申请政治庇护,并不是公开信息,反贼们可以去碰瓷澳洲移民和司法系统;而且即使失败,也可以安全返回中国而不被中国政府拉清单。而澳洲当局并不需要批准太多中国反贼的政治庇护申请,只要为其保密即可。

回复文章: 「他們不懂我們的恐懼」-- 中國跨國鎮壓危害澳洲大專院校學術自由

@observerEDGE #148977 澳洲政府在这个问题上,是首鼠两端的。毕竟爱国粉蛆带来的都是白花花的银子。所以澳洲政府还是要照顾他们的情绪的。不过问题就来了,爱国就爱国,你到悉尼墨尔本每年10月1号举中国国旗游行就好,干嘛挨家挨户猎巫抓“反动分子”,澳洲又不是中共澳大利亚省,也不是中国澳大利亚特别行政区,本来粉蛆爱国,反贼恨国,澳洲收钱,三赢不好么?

回复文章: [品葱問題鏡像] 昔日战狼得癌幡然醒悟,大量曾经她口中的恨国党捐款救助,如何评价?

@Provident #148781

准確地說是沒有低價HPV疫苗;這種墻外免費的在墻内收費昂貴。

石头是坚硬的,但比它更坚硬的是人的意志,它受到理想的指引,它能征服和铸造最坚硬的顽石。 ——道格拉斯·麦克阿瑟(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