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 - 反共左派
反共左派 認同社會民主主義的反共異議人士
回复文章: ttt

@爱狗却养猫 #151162 你講的話很有道理,我會改進的。可是我覺得我的收視率還不是太差,還有觀看人數比我更少的人,而且時效性與參考價值無關,舊的文章未必沒有參考價值。共匪的意識形態網站愛思想的排版形式與我的排版形式差不多,學術性網站本來就是這種風格。

( 由 作者 于 8月4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ttt

@natasha #151124 共匪支配的中文論壇根本不允許我轉載的文章發表,佔領共匪支配的中文論壇沒有可行性,這邊不是共匪可以直接支配的中文論壇,在這邊建立反共人士的精神家園是可行的,我轉載的文章水平如何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觀感,至少目前還有人看說明還有市場,糾結字體因人廢言會有利於共匪,通常反對我轉載文章的有五種人,一種是共匪體制內的既得利益者,一種是被共匪成功洗腦的小粉紅,一種是觀點不和的右派人士,一種是因為觀點重疊所以存在感受損的反共人士,一種是閱讀成癮的控制障礙患者,除了這五種人之外其他人不會反對我轉載文章。

( 由 作者 于 8月3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轉載 共產專制的基本形態

我覺得反共文章只要還有人看就有思想啟蒙的意義,只要還有看就意味著觀點已經表達出去了,只要還有看就意味著已經把反共的種子的播撒出去了,在現象組成的世界裡邊沒有表述就沒有存在,沒有暴力革命與非暴力不合作式的抗爭以及反共宣傳意味著反共事業在實質上的死亡,反共離不開理論指導,理論是實踐的基礎,放棄與共匪的意識形態鬥爭意味著放棄反共事業,反共人士應該積極的傳播理念。

我覺得理論與文字水平見仁見智,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我討厭共匪創造的殘體字,所以我喜歡發佈正體字的文章。我覺得反共應該天天講 年年講 月月講,思想陣地反共人士不佔領共匪就會佔領。我覺得只要還有人看就有思想啟蒙的意義,只要還有看就意味著觀點已經表達出去了,只要還有看就意味著已經把反共的種子的播撒出去了,在現象組成的世界裡邊沒有表述就沒有存在,沒有暴力革命與非暴力不合作式的抗爭以及反共宣傳意味著反共事業在實質上的死亡,反共離不開理論指導,理論是實踐的基礎,放棄與共匪的意識形態鬥爭意味著放棄反共事業,反共人士應該積極的傳播理念。我覺得共匪每天都在利用政治評論網站 報紙 電視臺 電臺 學術期刊 出版社發表舔共內容,構建舔共意識形態支撐起來的精神家園,反共人士有必要構建反共意識形態支撐起來的精神家園,共匪輸出的謬論需要受到系統性的駁斥,反共長文可以重創小粉紅,只要可以讓反共人士與中間派人士以及舔共人士有機會接觸就有積極意義,面對共匪鋪天蓋地的文字媒體進行的大外宣,反共人士有必要積極的發表反共文章進行反駁,反共陣營在墻外的視頻領域是碾壓共匪的,在墻外的文字領域處於劣勢的狀態,反共陣營需要建立系統性反駁共匪的文字媒體長期宣揚的謬論的文字媒體,我的個人頻道就好比是負責反共的報紙與書店。

我覺得反共應該天天講 年年講 月月講,思想陣地反共人士不佔領共匪就會佔領。我覺得只要還有人看就有思想啟蒙的意義,只要還有看就意味著觀點已經表達出去了,只要還有看就意味著已經把反共的種子的播撒出去了,在現象組成的世界裡邊沒有表述就沒有存在,沒有暴力革命與非暴力不合作式的抗爭以及反共宣傳意味著反共事業在實質上的死亡,反共離不開理論指導,理論是實踐的基礎,放棄與共匪的意識形態鬥爭意味著放棄反共事業,反共人士應該積極的傳播理念。我覺得共匪每天都在利用政治評論網站 報紙 電視臺 電臺 學術期刊 出版社發表舔共內容,構建舔共意識形態支撐起來的精神家園,反共人士有必要構建反共意識形態支撐起來的精神家園,共匪輸出的謬論需要受到系統性的駁斥,反共長文可以重創小粉紅,只要可以讓反共人士與中間派人士以及舔共人士有機會接觸就有積極意義,面對共匪鋪天蓋地的文字媒體進行的大外宣,反共人士有必要積極的發表反共文章進行反駁,反共陣營在墻外的視頻領域是碾壓共匪的,在墻外的文字領域處於劣勢的狀態,反共陣營需要建立系統性反駁共匪的文字媒體長期宣揚的謬論的文字媒體,我的個人頻道就好比是負責反共的報紙與書店。

我覺得我每天發表的文章遠遠不如共匪的大外宣發表的文章資訊量大,共匪每天都在利用政治評論網站 報紙 電視臺 電臺 學術期刊 出版社發表舔共內容,構建舔共意識形態支撐起來的精神家園,共匪每天發表的舔共內容並不是一個人一天可以消化的,可是共匪每天還是發表大量的舔共內容,共匪之所以這樣做主要是為了發揮投射效果,雖然張先生無法一天消化共匪在一天之內發表的所有舔共內容,但是只要甲舔共內容投射到張先生,乙舔共內容投射到李先生,就會發揮宣傳效果,反共意識形態鬥爭應該遵循爭取發揮投射效果的原則,我覺得反共人士有必要構建反共意識形態支撐起來的精神家園,共匪輸出的謬論需要受到系統性的駁斥,反共長文可以重創小粉紅,只要可以讓反共人士與中間派人士以及舔共人士有機會接觸就有積極意義,至於避免閱讀成癮應該是讀者的事情,就像避免飲食成癮不是飯店的事情一樣。蘋果日報已經被共匪取締了,文字領域的思想陣地越來越萎縮了,如果我再不發表反共文章,反共人士會越來越被動。

我認為真正有利於自由民主的意識形態建設應該是讓那些有右翼傾向的人接受自由市場經濟讓他們因為認為共匪不保護私有產權不開放很多重要的領域限制人們擁有財富獲取財富所以選擇反共,讓有左翼傾向的人接受社會市場經濟讓他們因為認為共匪實行的是權力市場經濟在收入分配方面缺乏公正存在大量的掠奪以及缺乏保障大多數人有充份的自由的全面發展的機會平等所以選擇反共選擇對抗共匪,讓認同共產主義的人接受托派堅持的民主計劃經濟因為認為共匪沒有實行民主計劃經濟所以選擇抵制修正主義派的共產黨。因為這樣,所以我經常轉載不同政治傾向的反共人士的反共文章。

回复文章: 原創舊文 漫談反共意識形態鬥爭的積極意義

我認為真正有利於自由民主的意識形態建設應該是讓那些有右翼傾向的人接受自由市場經濟讓他們因為認為共匪不保護私有產權不開放很多重要的領域限制人們擁有財富獲取財富所以選擇反共,讓有左翼傾向的人接受社會市場經濟讓他們因為認為共匪實行的是權力市場經濟在收入分配方面缺乏公正存在大量的掠奪以及缺乏保障大多數人有充份的自由的全面發展的機會平等所以選擇反共選擇對抗共匪,讓認同共產主義的人接受托派堅持的民主計劃經濟因為認為共匪沒有實行民主計劃經濟所以選擇抵制修正主義派的共產黨。因為這樣,所以我經常轉載不同政治立場的人的反共文章。

回复文章: 对话“反共左派”,对于这种无休止,无脑搬运文章的行为表示谴责!

我覺得反共文章只要還有人看就有思想啟蒙的意義,只要還有看就意味著觀點已經表達出去了,只要還有看就意味著已經把反共的種子的播撒出去了,在現象組成的世界裡邊沒有表述就沒有存在,沒有暴力革命與非暴力不合作式的抗爭以及反共宣傳意味著反共事業在實質上的死亡,反共離不開理論指導,理論是實踐的基礎,放棄與共匪的意識形態鬥爭意味著放棄反共事業,反共人士應該積極的傳播理念。

我覺得理論與文字水平見仁見智,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我討厭共匪創造的殘體字,所以我喜歡發佈正體字的文章。我覺得反共應該天天講 年年講 月月講,思想陣地反共人士不佔領共匪就會佔領。我覺得只要還有人看就有思想啟蒙的意義,只要還有看就意味著觀點已經表達出去了,只要還有看就意味著已經把反共的種子的播撒出去了,在現象組成的世界裡邊沒有表述就沒有存在,沒有暴力革命與非暴力不合作式的抗爭以及反共宣傳意味著反共事業在實質上的死亡,反共離不開理論指導,理論是實踐的基礎,放棄與共匪的意識形態鬥爭意味著放棄反共事業,反共人士應該積極的傳播理念。我覺得共匪每天都在利用政治評論網站 報紙 電視臺 電臺 學術期刊 出版社發表舔共內容,構建舔共意識形態支撐起來的精神家園,反共人士有必要構建反共意識形態支撐起來的精神家園,共匪輸出的謬論需要受到系統性的駁斥,反共長文可以重創小粉紅,只要可以讓反共人士與中間派人士以及舔共人士有機會接觸就有積極意義,面對共匪鋪天蓋地的文字媒體進行的大外宣,反共人士有必要積極的發表反共文章進行反駁,反共陣營在墻外的視頻領域是碾壓共匪的,在墻外的文字領域處於劣勢的狀態,反共陣營需要建立系統性反駁共匪的文字媒體長期宣揚的謬論的文字媒體,我的個人頻道就好比是負責反共的報紙與書店。

我覺得反共應該天天講 年年講 月月講,思想陣地反共人士不佔領共匪就會佔領。我覺得只要還有人看就有思想啟蒙的意義,只要還有看就意味著觀點已經表達出去了,只要還有看就意味著已經把反共的種子的播撒出去了,在現象組成的世界裡邊沒有表述就沒有存在,沒有暴力革命與非暴力不合作式的抗爭以及反共宣傳意味著反共事業在實質上的死亡,反共離不開理論指導,理論是實踐的基礎,放棄與共匪的意識形態鬥爭意味著放棄反共事業,反共人士應該積極的傳播理念。我覺得共匪每天都在利用政治評論網站 報紙 電視臺 電臺 學術期刊 出版社發表舔共內容,構建舔共意識形態支撐起來的精神家園,反共人士有必要構建反共意識形態支撐起來的精神家園,共匪輸出的謬論需要受到系統性的駁斥,反共長文可以重創小粉紅,只要可以讓反共人士與中間派人士以及舔共人士有機會接觸就有積極意義,面對共匪鋪天蓋地的文字媒體進行的大外宣,反共人士有必要積極的發表反共文章進行反駁,反共陣營在墻外的視頻領域是碾壓共匪的,在墻外的文字領域處於劣勢的狀態,反共陣營需要建立系統性反駁共匪的文字媒體長期宣揚的謬論的文字媒體,我的個人頻道就好比是負責反共的報紙與書店。

我覺得我每天發表的文章遠遠不如共匪的大外宣發表的文章資訊量大,共匪每天都在利用政治評論網站 報紙 電視臺 電臺 學術期刊 出版社發表舔共內容,構建舔共意識形態支撐起來的精神家園,共匪每天發表的舔共內容並不是一個人一天可以消化的,可是共匪每天還是發表大量的舔共內容,共匪之所以這樣做主要是為了發揮投射效果,雖然張先生無法一天消化共匪在一天之內發表的所有舔共內容,但是只要甲舔共內容投射到張先生,乙舔共內容投射到李先生,就會發揮宣傳效果,反共意識形態鬥爭應該遵循爭取發揮投射效果的原則,我覺得反共人士有必要構建反共意識形態支撐起來的精神家園,共匪輸出的謬論需要受到系統性的駁斥,反共長文可以重創小粉紅,只要可以讓反共人士與中間派人士以及舔共人士有機會接觸就有積極意義,至於避免閱讀成癮應該是讀者的事情,就像避免飲食成癮不是飯店的事情一樣。蘋果日報已經被共匪取締了,文字領域的思想陣地越來越萎縮了,如果我再不發表反共文章,反共人士會越來越被動。

我認為真正有利於自由民主的意識形態建設應該是讓那些有右翼傾向的人接受自由市場經濟讓他們因為認為共匪不保護私有產權不開放很多重要的領域限制人們擁有財富獲取財富所以選擇反共,讓有左翼傾向的人接受社會市場經濟讓他們因為認為共匪實行的是權力市場經濟在收入分配方面缺乏公正存在大量的掠奪以及缺乏保障大多數人有充份的自由的全面發展的機會平等所以選擇反共選擇對抗共匪,讓認同共產主義的人接受托派堅持的民主計劃經濟因為認為共匪沒有實行民主計劃經濟所以選擇抵制修正主義派的共產黨。因為這樣,所以我經常轉載不同政治立場的人的反共文章。

回复文章: ttt

我覺得反共文章只要還有人看就有思想啟蒙的意義,只要還有看就意味著觀點已經表達出去了,只要還有看就意味著已經把反共的種子的播撒出去了,在現象組成的世界裡邊沒有表述就沒有存在,沒有暴力革命與非暴力不合作式的抗爭以及反共宣傳意味著反共事業在實質上的死亡,反共離不開理論指導,理論是實踐的基礎,放棄與共匪的意識形態鬥爭意味著放棄反共事業,反共人士應該積極的傳播理念。

我覺得理論與文字水平見仁見智,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我討厭共匪創造的殘體字,所以我喜歡發佈正體字的文章。我覺得反共應該天天講 年年講 月月講,思想陣地反共人士不佔領共匪就會佔領。我覺得只要還有人看就有思想啟蒙的意義,只要還有看就意味著觀點已經表達出去了,只要還有看就意味著已經把反共的種子的播撒出去了,在現象組成的世界裡邊沒有表述就沒有存在,沒有暴力革命與非暴力不合作式的抗爭以及反共宣傳意味著反共事業在實質上的死亡,反共離不開理論指導,理論是實踐的基礎,放棄與共匪的意識形態鬥爭意味著放棄反共事業,反共人士應該積極的傳播理念。我覺得共匪每天都在利用政治評論網站 報紙 電視臺 電臺 學術期刊 出版社發表舔共內容,構建舔共意識形態支撐起來的精神家園,反共人士有必要構建反共意識形態支撐起來的精神家園,共匪輸出的謬論需要受到系統性的駁斥,反共長文可以重創小粉紅,只要可以讓反共人士與中間派人士以及舔共人士有機會接觸就有積極意義,面對共匪鋪天蓋地的文字媒體進行的大外宣,反共人士有必要積極的發表反共文章進行反駁,反共陣營在墻外的視頻領域是碾壓共匪的,在墻外的文字領域處於劣勢的狀態,反共陣營需要建立系統性反駁共匪的文字媒體長期宣揚的謬論的文字媒體,我的個人頻道就好比是負責反共的報紙與書店。

我覺得反共應該天天講 年年講 月月講,思想陣地反共人士不佔領共匪就會佔領。我覺得只要還有人看就有思想啟蒙的意義,只要還有看就意味著觀點已經表達出去了,只要還有看就意味著已經把反共的種子的播撒出去了,在現象組成的世界裡邊沒有表述就沒有存在,沒有暴力革命與非暴力不合作式的抗爭以及反共宣傳意味著反共事業在實質上的死亡,反共離不開理論指導,理論是實踐的基礎,放棄與共匪的意識形態鬥爭意味著放棄反共事業,反共人士應該積極的傳播理念。我覺得共匪每天都在利用政治評論網站 報紙 電視臺 電臺 學術期刊 出版社發表舔共內容,構建舔共意識形態支撐起來的精神家園,反共人士有必要構建反共意識形態支撐起來的精神家園,共匪輸出的謬論需要受到系統性的駁斥,反共長文可以重創小粉紅,只要可以讓反共人士與中間派人士以及舔共人士有機會接觸就有積極意義,面對共匪鋪天蓋地的文字媒體進行的大外宣,反共人士有必要積極的發表反共文章進行反駁,反共陣營在墻外的視頻領域是碾壓共匪的,在墻外的文字領域處於劣勢的狀態,反共陣營需要建立系統性反駁共匪的文字媒體長期宣揚的謬論的文字媒體,我的個人頻道就好比是負責反共的報紙與書店。

我覺得我每天發表的文章遠遠不如共匪的大外宣發表的文章資訊量大,共匪每天都在利用政治評論網站 報紙 電視臺 電臺 學術期刊 出版社發表舔共內容,構建舔共意識形態支撐起來的精神家園,共匪每天發表的舔共內容並不是一個人一天可以消化的,可是共匪每天還是發表大量的舔共內容,共匪之所以這樣做主要是為了發揮投射效果,雖然張先生無法一天消化共匪在一天之內發表的所有舔共內容,但是只要甲舔共內容投射到張先生,乙舔共內容投射到李先生,就會發揮宣傳效果,反共意識形態鬥爭應該遵循爭取發揮投射效果的原則,我覺得反共人士有必要構建反共意識形態支撐起來的精神家園,共匪輸出的謬論需要受到系統性的駁斥,反共長文可以重創小粉紅,只要可以讓反共人士與中間派人士以及舔共人士有機會接觸就有積極意義,至於避免閱讀成癮應該是讀者的事情,就像避免飲食成癮不是飯店的事情一樣。蘋果日報已經被共匪取締了,文字領域的思想陣地越來越萎縮了,如果我再不發表反共文章,反共人士會越來越被動。

回复文章: 招募社员 | 零房租,在躺平沟建一个公社(原文已404)

這才是真正的自由人聯合體,支持這個公社。

回复文章: 昨天晚上被一群人逼退了品葱

井底支蛙這個人之前多次違規,後來可以成為品蔥管理人員,合理懷疑他是依靠關係上位的,比照他封殺我的標準他早該離開品蔥了,我當初在品蔥因為美國總統大選的時候沒有特別支持川普就被黑名單,理由居然是我在論戰的過程中反復強調了同一種觀點,右派人士反復論述同一個觀點就不用被黑名單,後來又因為我在娛樂版塊連續發表三個不同的娛樂內容對我進行封殺,後來我用小號繼續在水區轉載反共文章,再後來我因為與台灣女孩討論婚姻移民的事情再次被封殺,感覺品蔥與國內的論壇快要差不多了,都是管理員根據特定的立場行使沒有具體標準的裁量權肆意封殺觀點不一樣的人,只是國內的論壇宣揚民族主義,品蔥宣揚反華立場,區別在於國內的論壇所有者是共匪,國內的論壇的確實是根據論壇的資方的立場進行鉗制言論,品蔥的資方並沒有刻意強調偏離劉仲敬主義的人不可以發言,品蔥的管理員存在濫用職權的行為。

回复文章: 脚踏实地,以人为本,拒绝意识形态争论

我覺得中國社會的左派 中間派 右派的對立太嚴重了,因為這樣中國難以形成其他國家的政治反對派組成的大帳篷組織,我個人是支持思想交鋒的,我反對思想交鋒以外的人身攻擊,我認為意識形態建設是必要的,任何革命爆發之前都是經歷過思想沉澱的,共匪發動暴力革命之前是進行過意識形態鬥爭的,世界各國的政治反對派運動都經歷過意識形態鬥爭,任何成功的暴力革命都是在發生之後伴隨著意識形態建設,意識形態鬥爭與意識形態建設是必要的。

回复文章: 中国城里人这么有钱?对中国城镇家庭净资产中位数的两点疑惑。向各位大佬求助!

@本升专 #148424 我覺得中國社會的中產階級指的是工人階級裡邊有分離主義傾向的白領工人,這種白領工人為了塑造出高於藍領工人與粉領工人的格調經常會宣稱他們自己屬於中產階級。

回复文章: 革命党人在缅北设立根据地,与解放军展开对抗,海关边检严查出境

雖然我是一個堅持和平理性非暴力不合作式的抗爭的反共人士,但是我覺得暴力革命存在積極意義。暴力革命的意義在於為和平演變鋪路,暴力革命可以促進和平理性非暴力不合作式的抗爭的效果。暴力革命可以促進更多的人起來反抗,暴力革命存在積極意義。共匪的邪惡造就了中國自由軍,反共暴力革命是共產極權統治的產物。利比亞的暴力革命可以取得成功是因為美國空軍幫忙消滅了利比亞政府的重型武器,中國社會的暴力革命缺乏美國空軍的支持,中國社會的暴力革命必須依靠和平理性非暴力不合作式的抗爭的支持,暴力革命與和平理性非暴力不合作式的抗爭應該互相促進,暴力革命可以擴大和平理性非暴力不合作式的抗爭對統治者的壓迫感,和平理性非暴力不合作式的抗爭可以為暴力革命增加正當性。

回复文章: 個人眼中的「兩岸一家親」 (非政治

@消极 #148151 是呀,這就是中國人暴戾之氣嚴重的原因。

回复文章: V字旅:武装革命个人准备工作的三个方面

我可以理解參加反共暴力革命的人,或許對於無法離開中國的人來講參與反共暴力革命是最好的選擇。人類社會本來就不存在根據勞動的質與量進行分配的按勞分配,人類社會本來就不存在一份耕耘一份收穫,分配社會角色的競爭過程本質上是在因果鏈條 認知節奏 話語權 平檯 天賦 歷史社會條件不平等的基礎上進行的,競爭形成的差異本質上是建立在不公平的基礎上的,特別是在中國,這種不公平是非常明顯的。中國根本不適合生活,中國是一個私有財產缺乏保障與貧富兩極分化以及壓迫精神自由與個性的解放的國家。中國是一個讓活在形而上與活在形而下的人都有壓迫感的國家,中國即不允許活在形而上的人自由的生產意識形態又不允許活在形而下的人自由的享受低級趣味。富人沒有私有財產保障,窮人沒有社會福利保障。活在形而上的人無法擁有思想自由 言論自由 信仰自由 結社自由 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 創作的自由,活在形而下的人無法獲得情色合法化 大麻合法化 賭博合法化 大尺度的暴力美學的收視權。在中國繳稅之後依舊得不到私有財產權 言論自由 信仰自由 選舉權 社會福利,依舊是可以隨便被共匪宰割的韭菜,繳稅之後無法獲得權益。綜上所述,中國人有充份的理由進行革命。

回复文章: 個人眼中的「兩岸一家親」 (非政治

很多台灣人本質上與中國人擁有共同的劣根性,只是因為運氣好所以沒有生活在共匪統治的國家。

回复文章: 中国城里人这么有钱?对中国城镇家庭净资产中位数的两点疑惑。向各位大佬求助!

擁有獨棟別墅與私人汽車以及體面的工作還有豐富的業餘生活的人在中國是少數,中國根本不存在大量的中產階級。

回复文章: 對兩岸挺絕望的原因

台灣人希望美國人幫忙創建台灣共和國的心態與中國人希望台灣幫助中國人結束共匪對中國的統治的心態是差不多的,都是希望坐享其成的心態。

回复文章: 轉載 中國政府的土匪本質

@丁丁兄弟 #148011 我對殘體字有陰影,殘體字讓我想起小時候接受洗腦教育的經歷。

回复文章: 轉載 中國政府的土匪本質

@愛牛奶盒的人 #148009 我覺得正體字比較有美感,我已經習慣了。

回复文章: 轉載 中國政府的土匪本質

@愛牛奶盒的人 #147840 我覺得看得懂就好了,我不喜歡使用殘體字。

回复文章: 如何看待粉红用“西方的繁荣是建立在剥削其他国家之上的”来为中国的劳工问题洗地?

中國已經擺脫勞動力稀缺與社會財富稀缺的原始積累階段了,現在中國工人階級面臨的勞權惡化與生活貧困是共匪建立的黨國資本主義制度造成的。

回复文章: 再思考议员是否必须跟随党团投票的问题

我覺得國會應該根據比例代表制的選舉方式產生,只有比例代表制的選舉方式符合票票等值的原則,只有根據比例代表制的選舉方式選出的國會才可以充份代表不同利益群體組成的多元的聲音,很多本來不是小眾群體的社會群體只是因為居住比較分散所以在選區制的選舉方式中無法成功依靠選舉進入國會,實行了比例代表制可以避免部份全國性的社會群體因為居住分散所以無法贏得選舉的弊端,實行比例代表制有利於促進代議制民主的多元化。

回复文章: 00后小红帽“净网志愿者协会”与两广网警联合办案,通过社工手段找到“编程随想”真实身份

原來由我長期經營的中國禁聞網的論壇自由中國論壇被共匪列為文字反共媒體領域的二號威脅,不知道我是應該高興還是應該恐懼。無論高興還是恐懼至少可以得出結論,文字反共還是有效果的,共匪也認為文字反共會為他們自己造成危害。

回复文章: 中产阶级就是党国的掘墓人

@jiucaizi #146898 我身邊很多中產階級都有思想層面的不徹底性,他們追求與共匪搞好關係保住私有財產,然後私底下安排移民爭取五眼聯盟國家的綠卡。這種人即使認同民主政治也不願意為中國的社會轉型付出代價,他們很多都是精緻利己的,一邊依附於共匪獲取利益一邊謀求移民五眼聯盟國家。中國社會的社會階級與社會意識形態以及政治勢力根據獨立工會的分析如果細分大概有以下幾種:

(1)處於極右位置的是權貴官僚資產階級及其意識形態。這是在“權貴官僚+資本主義”、“權貴官僚+市場經濟”的社會形態中占統治地位的政治思想力量,是毛澤東時代已經形成而在鄧小平時代變換形態的特權統治階級,在開啟、引進、推動市場經濟以後,運用手中的政治特權控制、利用市場機制獲取巨大的經濟利益和物質財富的政治思想形態,其意識形態表層是過去賴以造反和革命的極左意識形態即官方馬克思主義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這個是用來忽悠愚民和腦殘的;其深層是極右的“打江山坐天下”、“紅色江山萬萬年”的特權、權貴意識形態,這個才是其真實的思想,通常是秘而不宣的,只有在極其特殊的情況下才會忍不住發出“殺二十萬人保二十年穩定”、“用三千萬人頭來換江山”的咆哮。

在極右這個思想政治光譜上,還有壹種與權貴官僚意識形態形成耦合的民間意識形態,或許可以稱之為“中國特色的自由主義”,這是在改革開放中捷足先登,通過與權貴官僚的錢權交易而暴富的大資產階級的意識形態,它當然會巧妙地隱藏起權貴官僚控制市場這個前提,而以壹種純粹形態的、自由至上的、自由放任的市場經濟模型(在現實生活尤其是中國語境中,這個模型其實是根本不存在的),以私有財產的神聖不可侵犯,來為獲得暴富的富豪階層提供經濟合理性和道德合理性的辯護;它同時認為,市場競爭出現勝負和貧富分化,也是完全合理的,中國的勞工已經獲得了其勞動力要素的合理回報,不存在剝削,從而也就否認了官商聯盟共同剝削勞工的事實。

處在極右光譜最左端並向中右過渡的思潮是壹度風生水起的新權威主義及其後來的變種:儒家憲政派、社會主義憲政派和黨主立憲派,就其擁護中共的領導而言,屬於極右,但就其宣稱憲政民主法治是其最終目標而言,已經與中右匯合了。

(2)處於中右位置的是中產階級中少數還願意主動爭取社會變革的人及其意識形態。雖然受到權貴官僚資產階級的統治和掠奪,經過將近30年的發育和發展,好歹還是形成了壹個以民間中小資產階級、企業管理者階層、技術人員和知識分子為主體的中產階級,崇尚普世價值和憲政民主的自由主義成為其主流的意識形態,其中又分為兩派:偏右的壹派主張古典自由主義,在政治上反對極權、專制和權治,追求憲政、民主和法治,在思想上能在壹定程度上回應勞工和底層的平等權利訴求,在勞資關系上主張依照法律保護雙方的市場地位和市場權利,在宏觀經濟和社會層面,主張必要而有限的政府幹預和最低限度的社會保障;偏左的壹派在上述觀點的基礎上,進壹步呼籲落實勞工階級更多的自由和平等,可以稱其為左翼自由主義或社會自由主義。

對於這壹派,如果按中國模式的左右劃分,即以擁護現存制度為左,以改變現存制度為右的話,它是典型的右派;但如果按西方模式的左右劃分,那麽它只是相對於市場經濟條件下新興的社會主義思潮和運動才是右的、保守的,相對於正在利用、扭曲市場經濟並阻撓公正合理的市場經濟成長的極右力量,它又是左的、進步的,其中甚至有人是主張激進革命的。

(3)處於中左位置的是勞工階級的主體部分及其意識形態。勞工階級是隨著工業化和市場經濟的發展,與新生的民間資產階級和中產階級壹起出現並發展起來的,迄今總數已經達到三億五千萬之巨,加上其附屬人口,成為當代中國人數最多的階級。應該說,它的階級意識的發展,在時間上是落後於民間資產階級和中產階級的階級意識的發展的,但隨著市場經濟不可逆轉的發展,勞工階級的主體部分,由最初的茫然、隨大流到接受、認同這壹趨勢,再進壹步則積極要求在市場經濟社會中提升自己的經濟政治社會文化地位,這樣壹種社會心理和社會意識,與社會民主主義的理念是壹致的,盡管工人中知道這壹中左思潮的還很少,但在2010—2015年當代中國勞工運動第壹波高潮中,參與其中的先進工人大都接受了多數勞工機構倡導的工聯主義和社會民主主義。同屬於中左,比社會民主主義再左壹點的是民主社會主義,兩者的主要區別是,社會民主主義更重視勞資集體談判、產業行動和社會保障,而民主社會主義更重視經濟民主、產業民主和所有制的改造。

社會民主主義和民主社會主義,如果按中國模式的左右劃分,它與自由主義壹樣屬於右派(凡是主張普世價值、市場經濟與憲政民主法治的,在當局眼裏都是右派),但如果按西方模式劃分,它是偏左的(中左),既是與偏右的自由主義(中右)相對而立的、各自代表勞資雙方進行政治思想博弈的競爭對手,也是共同維護普世價值、市場經濟與憲政民主法治的合作夥伴。當下中國的民間思想輿論,因為還沒有普遍引進西方的左右劃分,而是接受了官方的左右劃分,結果是不知道有中左、憲政左派、民主左派,壹說到左,就不假思索地認為是馬列毛左或極左,徒然地使極左壟斷了全部左翼思想政治空間。這是壹種錯誤的看法。

(4)處於極左位置的是最底層民眾及其意識形態。在權貴市場經濟社會,出現了壹個墊底的階層,或勞工階級的最底層,主要包括原國有企業下崗職工、在現存權貴市場經濟中壹敗塗地並且陷於絕望的城鄉貧民,他們本能地、理所當然地趨向於接受馬列毛左或極左。這裏有兩種情況需要加以區別:壹些人依然相信官方鼓吹和標榜的、由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和中國夢構成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認為共產黨的宗旨和路線是沒有問題的,有問題的主要是貪官汙吏,這是被官方成功洗腦的毛左或極左,本質上是極右,或形左實右,是奴才和太監思維,在網上又被人稱之為“皇左”或者“自幹五”;另壹些人則是真正的極左,是在市場經濟條件下新生的極左,雖然他們與老的極左派(實際上是掌權的極右派)共享壹些基本的理論和思想資源,但他們認為正在掌權的共產黨只是偽左派,是偽共產黨,是已經蛻化變質的共產黨,是背叛了工人階級的政黨,是壹個對工人階級和勞動人民進行官僚資產階級專政的政黨,是中國無產階級革命的對象。這壹派認為自己才是真正的共產黨,肩負著在中國實現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偉大歷史使命。

綜上所述,中產階級中少數還願意主動爭取社會變革的人支持哈耶克主義,他們要的社會轉型只是在結束一黨專政的基礎上維持鄧小平主義開創的排斥民主社會主義 社會民主主義 社會自由主義改良的負福利的原始資本主義社會,這種人要的社會轉型不利於大多數工農大眾,因為這些人的政治立場無法與廣大工農大眾重疊,意味著他們只能依靠拉攏共匪體制內權力鬥爭中的開明派系完成社會轉型,無法得到廣大中國人民的支持,即使他們追求的社會轉型成功了,最多就是讓共匪權貴利用民主政治借殼上市然後很快再架空民主政治讓中國俄羅斯化。

回复文章: 中产阶级就是党国的掘墓人

我覺得本質上是產生於馬列主義思想框架的經濟決定論,經濟發展產生中產階級,然後中產階級讓中國成為民主國家的觀點無法適用於中國社會,中國不存在大量的中產階級,中國社會的個人所得稅起征點是五千元,根據最新的共匪官方統計數據,中國全國納稅人數只有六千四百萬人,根據最新的共匪官方統計數據可以得出中國只有六千四百萬人的收入達到了五千元以上的結論。共匪喜歡把自由主義與民主制度定義為西方商業文明的產物,事實上自由主義與民主制度與西方商業文明無關,私營企業的企業文化就是西方商業文明的產物,私營企業的企業文化是集體主義文化與服從文化,集體主義文化與服從文化不會孕育出自由主義與民主制度,對精神自由與個性的解放的嚮往會孕育出民主政治。即使民主國家的人跟你做生意,你在思想上也不會發展成認同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反對共產極權主義統治的自由人。胡耀邦時代中國的私有制與市場經濟成份非常薄弱,可是那個時候中國社會的自由度卻比現在高,整個社會充斥著向民主社會轉型的氛圍。

綜上所述,經濟決定論是一種錯誤的世界觀。經濟決定論只能適用於解釋部份社會現象,並非普遍真理。雖然共匪對中國人民宣揚的世界觀是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可是共匪真正信奉的世界觀是歷史社會條件決定人的本質。共匪從來都是把維穩工作的重心放在打壓異議人士的思想自由與言論自由上邊,而不是放在壓迫私有制 僱傭勞動制度 市場經濟成份的發展上邊,共匪本身也不相信簡單的經濟因素可以造成中國的民主化,共匪本質上認為社會意識形態的變化造成的歷史社會條件改變會讓中國民主化。雖然中國特色的馬克思主義強調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可是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只是共匪對中國人輸出的馬克思主義,共匪信奉的並不是中國特色的馬克思主義,共匪從來都是把維穩工作的重心放在打壓異議人士的思想自由與言論自由上邊,而不是放在壓迫私有制 僱傭勞動制度 商品經濟成份的發展上邊,共匪只是不允許私營企業的資本家存在獨立的政治傾向與可以免於被割韭菜的私有財產保障,至於生產資料的私人佔有與僱傭勞動制度以及商品經濟從來都不是共匪擔心的對象,共匪本身也不相信簡單的經濟因素可以造成中國的民主化,共匪本質上認為社會意識形態的變化造成的歷史社會條件改變會讓中國民主化。印度在高度非工業化與非城鎮化以及農業化外加計劃經濟的基礎上建立了民主政治,印度的經驗證明經濟決定論是錯誤的。

( 由 其他人 于 7月10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中产阶级就是党国的掘墓人

共產專制國家實現民主轉型並不必須以市場經濟和中產階級為前提。

中國的中產階級有三個特點:

  1. 中產階級的很大壹部分是在現存政治體制內部產生的,是這個體制的得益者;
  2. 中產階級沒有自己的集體意識,不可能產生獨立的意識形態;
  3. 中產階級沒有參加公共事物的途徑和能力。

從這三個方面看,中產階級的增長不足以在短期內促成中國的政治變革。 共產黨從來沒有承認過民主原則,它把自己的壹黨專政看作天經地義。中共統治既沒有民主,也沒有自由。中共宣稱反對“資產階級式民主”,發誓要堅持黨的領導“永不變色”。中國的經濟越發展,共產黨越是把功勞記在自己的帳上,搞起專制來越是“理直氣壯”。

其次,中共的腐敗的深度和廣度是其他政黨無法比擬的,他們必將為其利益而拼命維護壹黨獨裁。 第四、“六四”後不同於“六四”前。“六四”前的中國,經濟改革起到了促進政治改革的作用。因為經濟改革就是改掉傳統的極權計劃經濟重建市場經濟,這就在意識形態上顛覆了共產黨統治的合法性,所以它順理成章地強化了政治改革的正當性,強化了人們對政治改革的要求。然而在“六四”之後,共產黨的意識形態徹底破產,共產黨的統治淪為赤裸裸的暴力統治,它只有憑著經濟發展的成就即所謂政績為自己的存在辯護。所以在“六四”之後,經濟增長反而成了中共當局抵制民主改革的借口。

第五、由於缺少公眾監督和民主參與,“六四”後的經濟改革必然淪為權勢者對普通民眾的公開掠奪。這樣的改革越深入,權勢者們越不願、也越不敢再進行政治改革。在這種畸形改革下成長起來的許多中產階級成員,即便他們不屬於分贓集團,即便他們也有政治改革的要求或願望,但是由於他們清楚地意識到目前整個經濟秩序是建立在極大的不公正之上,而自己的經濟利益又和這種不公正的經濟秩序有著難以分割的關系,他們擔心政治的變革會引發經濟清算,從而導致現有經濟秩序的混亂乃至瓦解,進而危及自己的經濟利益,所以對政治改革抱著十分矛盾的態度、欲迎又拒。

以上是關敏先生對中國社會的中產階級的分析,我認為這個分析剛好可以用來駁斥樓主的觀點。

( 由 其他人 于 7月10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反共左派转载的文章存在的问题

@消极 #145814 蘋果日報已經被共匪取締了,文字領域的思想陣地越來越萎縮了,如果我再不發表反共文章,反共人士會越來越被動。

回复文章: 轉載 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反智傾向

@Oct #145640 我覺得反共應該天天講 年年講 月月講,思想陣地反共人士不佔領共匪就會佔領。我覺得只要還有人看就有思想啟蒙的意義,只要還有看就意味著觀點已經表達出去了,只要還有看就意味著已經把反共的種子的播撒出去了,在現象組成的世界裡邊沒有表述就沒有存在,沒有暴力革命與非暴力不合作式的抗爭以及反共宣傳意味著反共事業在實質上的死亡,反共離不開理論指導,理論是實踐的基礎,放棄與共匪的意識形態鬥爭意味著放棄反共事業,反共人士應該積極的傳播理念。我覺得共匪每天都在利用政治評論網站 報紙 電視臺 電臺 學術期刊 出版社發表舔共內容,構建舔共意識形態支撐起來的精神家園,反共人士有必要構建反共意識形態支撐起來的精神家園,共匪輸出的謬論需要受到系統性的駁斥,反共長文可以重創小粉紅,只要可以讓反共人士與中間派人士以及舔共人士有機會接觸就有積極意義,面對共匪鋪天蓋地的文字媒體進行的大外宣,反共人士有必要積極的發表反共文章進行反駁,反共陣營在墻外的視頻領域是碾壓共匪的,在墻外的文字領域處於劣勢的狀態,反共陣營需要建立系統性反駁共匪的文字媒體長期宣揚的謬論的文字媒體,我的個人頻道就好比是負責反共的報紙與書店。

( 由 作者 于 7月2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反共左派转载的文章存在的问题

我覺得理論與文字水平見仁見智,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我討厭共匪創造的殘體字,所以我喜歡發佈正體字的文章。我覺得反共應該天天講 年年講 月月講,思想陣地反共人士不佔領共匪就會佔領。我覺得只要還有人看就有思想啟蒙的意義,只要還有看就意味著觀點已經表達出去了,只要還有看就意味著已經把反共的種子的播撒出去了,在現象組成的世界裡邊沒有表述就沒有存在,沒有暴力革命與非暴力不合作式的抗爭以及反共宣傳意味著反共事業在實質上的死亡,反共離不開理論指導,理論是實踐的基礎,放棄與共匪的意識形態鬥爭意味著放棄反共事業,反共人士應該積極的傳播理念。我覺得共匪每天都在利用政治評論網站 報紙 電視臺 電臺 學術期刊 出版社發表舔共內容,構建舔共意識形態支撐起來的精神家園,反共人士有必要構建反共意識形態支撐起來的精神家園,共匪輸出的謬論需要受到系統性的駁斥,反共長文可以重創小粉紅,只要可以讓反共人士與中間派人士以及舔共人士有機會接觸就有積極意義,面對共匪鋪天蓋地的文字媒體進行的大外宣,反共人士有必要積極的發表反共文章進行反駁,反共陣營在墻外的視頻領域是碾壓共匪的,在墻外的文字領域處於劣勢的狀態,反共陣營需要建立系統性反駁共匪的文字媒體長期宣揚的謬論的文字媒體,我的個人頻道就好比是負責反共的報紙與書店。

( 由 作者 于 7月2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轉載 共產極權的思想背景

@Truth #144749 我在這邊轉載的文章有的時候一天有上百次瀏覽,有的時候一天幾十次瀏覽,有的時候一天十幾次瀏覽,還是有人看的,我覺得只要還有人看就有思想啟蒙的意義,只要還有看就意味著觀點已經表達出去了,只要還有看就意味著已經把反共的種子的播撒出去了,在現象組成的世界裡邊沒有表述就沒有存在,沒有暴力革命與非暴力不合作式的抗爭以及反共宣傳意味著反共事業在實質上的死亡,反共離不開理論指導,理論是實踐的基礎,放棄與共匪的意識形態鬥爭意味著放棄反共事業,反共人士應該積極的傳播理念。

回答问题: 资本主义的下一个社会形态是什么主义社会?

@消极 #144477 英國一九六九年通過新版的人民代表法之後才真正落實了普選權,在新版的人民代表法通過之前,英國工黨的智庫費邊社 英國工黨 獨立工會長期發動體制外與體制內的抗爭,沒有這些抗爭就沒有新版的人民代表法的通過,英國工黨的創黨理念來自於費邊社,我覺得英國工黨屬於民主社會主義政黨,雖然布萊爾時代更重視福利國家,原來的民主公有制的論述改成了社會所有制的論述,本質上還是民主社會主義的框架之下的政黨,民主社會主義與社會民主主義區別不大,區別只是對於民主公有制與宏觀調控的程度上社會民主主義沒有民主社會主義嚴重。

( 由 作者 于 6月22日 编辑 )
回答问题: 资本主义的下一个社会形态是什么主义社会?

@Truth #144472 英國工黨與紐西蘭工黨屬於民主社會主義政黨,英國工黨執政時期的英國的自由度與民主化程度很高,英國工黨與工人運動促成了英國落實普選權,紐西蘭工黨現在是紐西蘭的執政黨,紐西蘭已經成為人類社會最適合生活的國家,我覺得委內瑞拉的馬杜羅集團屬於形左實右的鄧小平主義政黨,開創了剝奪委內瑞拉人的精神自由與個性的解放的社會環境,馬杜羅集團建立了兼顧生產資料私人佔有與僱傭勞動制度以及剝奪私有財產保障外加掠奪社會財富的國營企業的黨國所有制的黨國資本主義制度,馬杜羅集團根本不是民主社會主義政黨。

( 由 作者 于 7月15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各国政府应该添加一条“违反誓词罪”

我覺得應該頒布意識形態商標條例,民主國家當然應該允許思想自由與言論自由,但是任何屬於特定政黨與特定意識形態的媒體都應該標示意識形態商標,偽裝成客觀中立媒體行為屬於詐騙,我覺得應該實行比例代表制的選舉制度,避免原本不屬於小眾群體的社會群體因為選區劃分造成分散在選區制的選舉制度的壓迫之下成為國會少數,這種狀況違反民主政治的利益博弈的意義。

回复文章: 如果俄罗斯作为先行者,率先民主化的话,是否对于中共的体系将是一个巨大的冲击?

今年九月份的國會選舉非常重要,雖然選舉委員會依舊偏袒統俄黨,依舊剝奪接地氣的反對派的參選資格,依舊會在計票的時候作弊,但是畢竟俄共與自由民主黨以及公正俄羅斯作為普京集團認可的反對派獲得了參選資格,雖然俄共不是自由主義反對派,自由民主黨屬於極端民族主義政黨,公正俄羅斯只是接受社會民主主義的理念但是卻疏遠自由派青年重視的社會議題與工人運動以及獨立工會,但是至少俄共與公正俄羅斯都是實實在在的反對派,甚至自由民主黨雖然很多議題支持普京集團,但是在地方選舉與其他議題方面確實是統俄黨的政治對手,俄羅斯境內的反對派沒有必要因為覺得三個合法參選的反對派政黨太惡心與選舉舞弊就放棄投票,用不投票表達對普京集團的不滿只會讓普京集團以更加多的選票高票當選,會讓普京集團獲得更多的依據洗腦中間選民,俄羅斯境內的反對派應該積極的參與投票,把選票集中的投給合法參選的三大在野黨,效法二零一一年的國會選舉,讓普京集團在計票過程中因為忽略三大在野黨的影響力產生技術性失誤,讓三大在野黨的選票因為這種技術性失誤被成功統計,讓三大在野黨的參選人成功進入國會形成制衡普京集團的力量,才可以有效的約束普京集團,如果普京集團拒絕接受統俄黨成為國會小黨的選舉結果,之前依靠洗腦宣傳塑造的民主形象就會受損,俄羅斯民眾對普京集團的不滿遠比二零一一年大,效法二零一一年的集中投票,或許可以改變俄羅斯的政治格局,之後的地方選舉也很重要,只有改變地方政治格局才有機會改變聯邦委員會的結構,結束普京集團對聯邦委員會的控制,綜上所述,俄羅斯反對派應該積極的參與選舉。

回复文章: 报复社会是令人尊敬的英雄行为

因為共產極權社會反人類的程度太嚴重了,所以有人報復共產極權社會。

回复文章: 轉載 中共的極右意識形態

@yingzhen251 #140576 我覺得共匪屬於極右派政黨,共匪的很多宣傳口號都是原始資本主義時代的西方企業文化的產物。

回复文章: 吴叡人: 人间的条件——论台湾独立之必要

@消极 #139789 列寧主張精英專政,列寧屬於政治層面的保守派。

回复文章: 吴叡人: 人间的条件——论台湾独立之必要

@丁丁兄弟 #139755 我覺得列寧是工人階級的敵人,列寧主張無產階級先鋒隊政黨實行無產階級專政,實際上就是運用一黨專政統治工人階級,讓工人階級成為官僚資產階級的奴隸。

回复文章: 吴叡人: 人间的条件——论台湾独立之必要

@丁丁兄弟 #139755 考茨基與伯恩施坦根據恩格斯晚年的理念發展出來的民主社會主義成為後來歐洲左派政黨的理念,我覺得考茨基與伯恩施坦是健康的左派,列寧屬於形左實右的政治流氓。

回复文章: 吴叡人: 人间的条件——论台湾独立之必要

@丁丁兄弟 #139568 共匪編著的馬克思主義必修課教科書對恩格斯的觀點的論述是斷章取義的,共匪編著的馬克思主義必修課教科書沒有告訴廣大中國人民恩格斯晚年承認了國家的全民性,承認了民主政治的利益博弈效果,接受了民主社會主義與社會民主主義以及社會自由主義,支持了社會黨國際與德國社會民主黨,社會黨國際的成員政黨在很多國家執政,德國社會民主黨至今在德國還是最大在野黨,德國的總統就是德國社會民主黨的成員,被民主社會主義與社會民主主義以及社會自由主義改良過的自由世界形成了大量的中產階級,共匪編著的馬克思主義必修課教科書只是為廣大中國人民灌輸的只是可以與列寧宣揚專制有理論的國家與革命進行嫁接的反杜林論裡邊的有利於支持專制有理論的觀點。

回复文章: 吴叡人: 人间的条件——论台湾独立之必要

@丁丁兄弟 #139565 共匪從來不會認為一九七一年之前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是國家,共匪對聯合國的承認是選擇性的,一九七一年之前共匪宣稱聯合國是帝國主義霸凌第三世界的工具,聯合國是資本主義走向帝國主義的產物,認為蘇聯與華約才是代表國際秩序的國際組織,共匪對國際條約的承認也是選擇性的,對共匪有利的國際條約都是存在法律效力的國際條約,對共匪不利的國際條約全部都是無效的歷史文件,共匪不承認支持台灣獨立的舊金山條約。

回复文章: 吴叡人: 人间的条件——论台湾独立之必要

恩格斯的反杜林論裡邊有一個章節叫道德與法,恩格斯在這個章節裡邊批判了資產階級道德觀念與法治觀念的階級性與虛偽性,道德與法一直是共匪編著的馬克思主義必修課教科書對中國學生灌輸的世界觀,很多接受這種灌輸的中國學生認為人類社會本質上是人治的,任何社會本質上都是人治的,道德觀念與社會制度以及國家機器都是有階級性的,西方社會是資產階級專政,中國社會是無產階級專政或者官僚資產階級專政,被共匪嚴重洗腦的人會認為共匪的一黨專政代表無產階級的利益,被共匪洗腦不嚴重的人會認為共匪的一黨專政代表官僚資產階級的利益,西方民主政治代表資產階級的利益,國家根本沒有全民性,國家屬於特定的統治階級,很多共匪教育出來的中國年輕人根本無法理解台灣獨立的正當性,他們會認為支持台灣獨立的人是因為害怕實行西方民主政治的台灣的本土資產階級專政被中國的無產階級專政或者中國的官僚資產階級專政取代。

( 由 作者 于 5月18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轉載 極權中國與新加坡之間存在的區別

中國是實行一黨專政的極權國家,新加坡是一黨獨大的威權國家,新加坡比中國自由太多了。新加坡因為自由化民主化程度不夠存在很多弊端,新加坡的成就與一黨專政無關,新加坡的成就得益于在一定程度上實行了民主政治,新加坡不是極權國家。新加坡模式無法證明共產極權的成功,新加坡是存在民主政治的威權國家。

回复文章: 美国对中国公安、国安、监察委所有人员全家禁发签证

這些單位是屬於國家的國家機器,這些單位是共匪專政廣大中國人民的工具,在這些單位工作的人普遍都是幫助共匪禍害廣大中國人民的人權惡棍,禁止在這些單位工作的人權惡棍進入美國是好事,這些人如果進入美國,很容易把共匪政治迫害的魔爪伸向自由世界,很容易污染自由世界,支持美國政府禁止人權惡棍進入美國的行為,這些人本身平時就負責剝奪別人遷徙自由權的工作,他們被剝奪進入美國的遷徙自由是應該的。

回复文章: 胡温时期相对开明的政策注定是不能维持下去的

@yingzhen251 #138729 你的觀點與我差不多,我也認為胡溫時代是因為數字極權技術不夠進步,防火墻覆蓋率還不是很高,共匪還沒有研究出一套成熟的網絡維穩體系,共匪統治中國的經驗不如習包子時代成熟,共匪體制內沒有形成一個類似習包子陣營這樣的可以壓制團派與江派的大型派系,團派與江派都沒有充份的掌握權力,很多政策無法形成共識,胡溫時代仍然存在很多人權災難,共匪還是會鎮壓人民的反抗,很多言論一旦引起強烈共鳴還是會被刪除,胡溫時代不值得被肯定。

回复文章: 民进党真的排外吗

@邓矮子 #138703 我在中國遇到過幾十個可以討論政治的台灣人,只有三個人是民主進步黨的支持者,其他人都是國民黨的支持者。

回复文章: 民进党真的排外吗

@丁丁兄弟 #138680 我在中國遇到很多台灣人,這些人普遍是國民黨的支持者,對中國人特別的友善,感覺支持民主進步黨的台灣人在中國占極少數,支持民主進步黨的台灣人大多數會留在台灣,或者去歐美日韓不去中國。

回复文章: 民进党真的排外吗

@丁丁兄弟 #138677 謝謝,我試一下。

回复文章: 民进党真的排外吗

@通音宽依 #138673 我試過,發出來之後只是一個鏈接,視頻無法直接顯示出來。

回复文章: 民进党真的排外吗

@丁丁兄弟 #138667 中國成為傷心地之後我就把精神生活放在墻外了,我的精神生活長期在墻外的台灣進行,根據與台灣多年的互動,我感覺部份台灣人是因為反共不反華的,部份台灣人是反華不反共的,反華不反共的台灣人有一部份因為是對共匪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人絕望成為反華不反共的台灣人,有一部份反華不反共的人純粹只是因為不願意跟中國人一起生活,純粹是因為血統種族主義傾向,純粹是因為害怕生存空間被中國人擠壓的邊界憂慮,他們反中國人並不是因為在世界觀層面無法接受中國文化中奴性與厚黑的部份,他們本人的思維模式與行為模式裏邊也有這些東西。

回复文章: 民进党真的排外吗
标记为删除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