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 - NullPointer
回答问题: 资本主义的下一个社会形态是什么主义社会?

@消极 #144526 恩格斯的时代就有雇佣制的农业工厂和合作社了,不算预言。上面的《法德农民问题》就有论述。恩格斯推崇以农业合作社(即集体所有的农业工厂)取而代之。

回复文章: 我咋觉得《觉醒年代》确实是部好剧呢?是不是被墙国洗脑太深了?

@yingzhen251 #144677

沾境外势力就邪恶呗,“境外势力亡我之心不死”。
“苏俄秘密对华活动”换个说辞就是“苏俄支援中国革命”。
跟当局指控“西方秘密对华活动”是一回事,没有任何道理可言。 我从来不觉得“境外势力”是一个问题。你要是相信普世价值,那就是全世界适用的价值。

党争、整党就专制了?从反右开始,才是第一次对党外势力进行专制。

我觉得你们因为共产党的结局所以对整个共产党的历史都有偏见。
用较高的标准要求变革,本身就是在维护旧体制。
要求革命、运动没有冤屈甚至没有暴力,那任何革命和运动都不会符合这种道德洁癖,都将是不道德的。

你要非说党魁负责制是专制,那么绝大多数现代政党都是“专制”政党。

用统一的标准去衡量,不要双标。
在那个时间点上,中共确实还是多党联合、政治协商、新闻自由、迁徙自由。这就足够了。

( 由 作者 于 6月24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我咋觉得《觉醒年代》确实是部好剧呢?是不是被墙国洗脑太深了?

共产党是以民主和平等理念起家的。执政前的共产党确实看上去非常不错。甚至在1957年反右之前,都还不算是专制政党。

回复文章: 反贼才更应该争取“汉民族主义者”

“汉族的利益”其实也是很虚的东西。对于升斗小民来说,既不实在,也不是事实。
即便嘴上喊着民族利益,心里最在乎的还是饭碗和钱袋。1942年日军赈灾,灾民也都乐呵呵接受了。

因为我和任正非习近平一个民族,所以我们有共同的利益?因为我和我的少数民族朋友不是一个民族,所以我们没有共同的利益?

民族国家的例子好像都喜欢拿日本作比,但是日本不是单一民族啊。冲绳这都是比较大的少数民族了。“和族”其实是一个类似“中华民族”的政治捏合概念。虽然通常谈论“和族”我们都是自动联想到主体的绳文人和弥生人。就像通常说中华民族、华人自动联想到汉人一样。

如果非要追求单一民族,还得接受一个事实就是要么不承认少数民族,要么跟少数民族分家。前者会带来更深的民族矛盾,更多的纷争。后者,许多“汉民族主义者”一听到这就不干了,“留地不留人”。
与其这样,还不如多民族共和呢。给人家落实高度自治,看人家愿不愿意联合。铁了心要分家的,就分家,哪怕都是汉族的。别闹得鸡飞狗跳。

还有人担心进来非洲人和外来人的。我不知道这是在担心啥,担心纯净的血统被“污染”?黑皮肤讲汉语“辱没”祖先?
这种人除了需要补课种族歧视还需要复习恋爱自由、婚姻自由。

回复文章: 🍵茶餐廳🍵

感觉有时候感觉西方早期的一些政治经济哲学家也就那么回事。黑格尔说了一大堆,结论是贵族的存在是社会文明的基石。马克斯韦伯说了一大堆,结论是资本主义源于基督新教。落脚点是批判宗教改革。虽然韦伯没直接批判宗教改革,不过其理论被保守派大量引用。他的一个朋友,Sombart 在此基础上还发展出了“资本主义是犹太信仰带来的道德堕落”。没有疑问的,这个人后来成为纳粹理论家。他书的前半部分批判资本主义三句不离马克思,不往后看还以为是个共产党呢。

回复文章: 为什么你们非要认为抓住编程随想的前提是识别出了Tor流量?为什么不能就是单纯十多年隐蔽而缓慢积累的时间相关性(缓慢小幅度调整GFW的设置逐步试探)?

@xlgzs #144058 编程随想以前推荐 meek 不代表它仍然适合现在。

这恰是我上面提到的为什么不抛弃账户的另一个原因:资讯和知识是会过时的,以前提出的技术和观点,就不一定适合当下了,需要一直更新维护。

meek 为什么不应该再被推荐:

  1. meek 就快下线了。
  2. meek 服务器随时的下线造成的连接失败有比较独特的指纹。

我也支持楼主对推广 tor 翻墙的尝试。但我觉得这没必要硬推,要是翻墙好用,早就传播开了。这个问题的关键不是我们应不应该给小白推广 tor 翻墙,而是(因为不好用)小白们不用。meek 现在仍然还能用,但是因为流量劣化,体验真的是硬伤。我不知道为什么你觉得“那三个免费梯子并没有明显优于Tor直接翻墙”。如果这是事实,那么我们应当能观察到大量的 tor 翻墙小白用户。

tor 翻墙体验差这个结论等 snowflake 上线后也许有变。虽然我个人猜测不会有很大改善。

回答问题: 资本主义的下一个社会形态是什么主义社会?

@Truth #144487 科尔宾的党争问题,好像是主要聚焦于犹太人问题。我倒很少见工党内有人拿政策倾向批科尔宾的。在犹太人问题爆发前,科尔宾还是党鞭呢。

你可能对国有化的观点有排斥。连带着觉得可能大多数国家和民众都不喜欢国有化。但这不是事实,NHS 被英国人当国宝。科尔宾的支持力量基本上也都是因为其“国有化”主张。

( 由 作者 于 6月23日 编辑 )
回答问题: 资本主义的下一个社会形态是什么主义社会?

社民和民社的区别只是这些年才清晰起来。

社会民主主义这词的来源是用来概括德国社会民主党spd的主张。但是在他们的党纲法兰克福宣言和柏林宣言里,他们自称是民主的社会主义。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两个词是通用的。社会民主主义的维基词条两年前还在复述法兰克福宣言。“不以社会主义为目标”是这两年才加上去的。
不过即便是通用的,也存在细微差别,民主的社会主义这个词多用于强调目标“社会主义”、“公有制”,而社会的民主主义则更多用于描述现状和民主原则而淡化目标。

当前的德国社会民主党党纲是柏林纲领,已经完全删除了公有制,但还坚持“社会主义”。但恐怕实际上大多数党员并不相信这个“社会主义”的理想。

@Truth #144475 英国工党最近一次修订党章在1995年,第四项条款删除了公有制。但仍然自称是“社会主义政党”:

The Labour Party is a democratic socialist party.

在此之前,工党一直强烈主张经济国家化。科尔宾放在那时都不算最激烈的。

另外为什么你觉得科尔宾没有代表性?工党党魁是选举的。科尔宾被选为党魁,至少说明工党大多数都是认同他的吧?

回复文章: 汉民族主义,汉帝国主义,加泰罗尼亚

如果要对汉民族主义者做这种细致的划分,分为殖民主义者(“帝国主义者”)和非殖民主义者,那可能也是殖民主义者占多数。

占着少数民族的地盘,不许他们自主,还嫌他们闹事要维稳。却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不算殖民。
普通的汉人并不会细想,殖民到底对自己有啥好处。对殖民地搞维稳内耗,自己到底是吃亏了还是赚了。

在我这就不分这么细,谁认为本民族利益高于一切,谁就是民族主义。
这其实也适用于非主体民族。仇汉是少数民族主义的极端体现,一样是没有道理的。少数民族需要争取的是自主,而不是“复仇”和“排外”。

回复文章: 如何评价小号海?

纯匿名与社交网络的“影响力”目标相悖。因此可能不会吸引那些想要认真经营的人。

纯匿名社区不是没有,页面也提到了 4chan,但是楼主也应该知道 4chan 在英文社交网络中有着垃圾场一样的风评。

虽然不看好但是仍然支持楼主进行试验。

我觉得楼主对用户画像问题过于恐慌了。技术不是无根之木。要对用户画像,需要掌握足够多的身份信息。只靠文法和习惯画出用户,那不是技术,那是魔法。现有的数据挖掘、机器学习都需要喂大量的数据才能分析出有价值的东西。而且最终筛选什么数据,如何筛选,还要靠人写算法。并不能突破人类智能的局限。
所以问题的关键还是不泄露身份,以及使用假身份,和墙内外言论不重叠。

( 由 作者 于 6月22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感觉自己看多了2047和一些国外对中国人中国的评论,可能已经得政治性抑郁症了。。。。

确实不太建议经常键政,生活中还有很多更重要的事。

其实不止是键政,普通的社交网络也容易让人产生心理问题。应当节制。

回复文章: 如果各位无法接受@但使龙城飞将在,最好不要对民主中国抱有幻想

@大河恋 #144336 如果要说到具体,“但使龙城飞将在”的具体言论已经可以算作具体。我们谈论其“民族主义”、“种族主义”是抽象概括后的结果。
如果认为这还不够具体,那我觉得就实在没法讨论了。人类语言本来就是高度抽象的,我们谈论的其实都是概念。比如说“白马”,都不一定对应哪个具体的白色的马,而是想象中的白马。若说实在没见过白马,那我们也只能将白马的特征描述一遍,但仍然会是高度抽象概括的,输出像维基词条一样的解释。

要问什么是民族主义,维基词条式的抽象概括就是:认同民族利益至上的思想。
要问具体的案例,那就只能举点法西斯、战狼、“但是龙城飞将在”这样的例子了。

@陈士杰 #144339 严格来说,反对少数民族自决的普通中国人连现代民族主义都不算,还停留在殖民主义的前启蒙时代。

@yingzhen251 #144340 皇汉在有限范围内讲平等和民主一点也不奇怪。日本法西斯北一辉也是平等和民主的主张者。
何况邹容还有“驱除鞑虏”的历史背景。

( 由 作者 于 6月21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如果各位无法接受@但使龙城飞将在,最好不要对民主中国抱有幻想

我以前在 #139117 表达过类似的担忧:民主+民族主义/民粹主义得到的结果可能并不如大家的预期。很多人以为民主和专政/专制是反义词。但是暴虐的专政/专制也是非常有可能通过民主的方式来实施(哈耶克表达过类似的观点:小政府的独裁比大政府的民主好。不过“不干预”的小政府我也不觉得是更好的解决方案)。所以我可能不是典型的民主主义者。我把平等视为最高原则。虽然要实现平等,肯定需要借助民主的手段,少数决更不可能实现平等。但如果“民主”将变成法西斯,那么我将批判这种“民主”。

共产中国会比“民主中国”更符合普世价值吗?
难说,依“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说不定率先变成新兴帝国对外扩张实力走向法西斯了。
如果它不解决内部矛盾,而一味渲染外部矛盾的话,这是真的有可能的。

民族主义问题无解吗?
我觉得不。
社会矛盾比较大的时候,都会有向内向外两种导向。作为统治者(如中共)和既得利益者(如美国老白男),肯定把矛盾归结于外部势力,以维护自己的现有的利益格局不变。但社会矛盾也能内部解决。本地人的权益,除了可以通过排外来保障,还能通过劫富济贫来保障。
排外其实并不合理。国境线挡住了自由择业,但是挡不住自由投资。企业是能搬走的!除非资本也不让自由流动了,闭关锁国。
要是看得长远就会发现,只有保障全世界的劳工权益,资本才不会向低人权地区流动,导致高人权地区经济流失。但是低人权国家你没法直接干预怎么办?那就只有开放国境线,让低人权地区的人到高人权地区来。诚然,人变多了,每个人分到的蛋糕小了,但是蛋糕起码还在。“白左”的欢迎非法移民政策,不仅是个道德政策,含还有经济因素驱动的内在逻辑。

回复文章: 如何评价 Tor Browser 稳定版即将推出的新网桥 Snowflake?

@solids #144096 墙内架设雪花还是比较危险的。雪花跟网桥一样是半公开的:不被公开列出,但当用户申请时,ip和端口会被提供给用户,与用户直接连接。

雪花伪装的域名是cdn.sstatic.net

回复文章: 为什么你们非要认为抓住编程随想的前提是识别出了Tor流量?为什么不能就是单纯十多年隐蔽而缓慢积累的时间相关性(缓慢小幅度调整GFW的设置逐步试探)?

关键用 tor 翻墙在“低价值目标”里也推广不开。obfs4 要经常换,meek 特别慢,snowflake 上线后我认为也不会有很大改善,雪花的主要基础设施是家庭宽带。
我要是个翻墙小白,我肯定去用赛风、蓝灯、动态网了。

“tor 翻墙与普通免费梯子安全性相同”这结论在目前不充分。至少不加前置代理的 tor 的较差体验已经筛掉了普通用户,余下的都是“高价值目标”。
我们目前有关 tor 的讨论也大部分是围绕这些“高价值目标”:怎样使用 tor 才更安全。

我对编程随想因何失联仍然没有结论。情报不足,都是猜测。

社交网络的目的就是影响力。定期抛弃账户损失比较大。搞个小号就得从默默无闻做起,淹没在垃圾帖中。另外一点就是资讯和知识是会过时的,以前提出的技术和观点,就不一定适合当下了,需要一直更新维护。

至于社工,通过用户画像找人。要保证准确度的话,需要相当不少的隐私。不要把技术想象成黑魔法。大数据的挖掘是建立在收集用户隐私之上的。所以搞大数据的厂商才会偷隐私。其实少谈及自己往往就足够了。我们还可以制造假身份,传递有关自己的假情报。墙外墙内言论不重叠是基本的。(甚至可以在墙内扮粉红搞加速)

( 由 作者 于 6月20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如何评价 Tor Browser 稳定版即将推出的新网桥 Snowflake?

如果我理解得不错,传统网桥是用服务器搭建的,而雪花是用家庭宽带搭建的,运行在浏览器中。

雪花的系统中有一个中央的调度服务器,通过域前置技术隐藏自己,从而作为用户和雪花代理牵头的媒介。查询得知,这台调度服务器隐藏在 fastly 的 CDN 后面。

优点是动态 IP,更难封锁。 缺点是带宽小,不稳定。

回复文章: Tor 从 5 月初开始 meek-azure 网桥间歇性失效,用户有可能暴露

@葛花A #143971 gfw 会不会主动检测使用 meek 的用户我不晓得,但这种风险还是存在的。所以标题我用了“有可能”。其实还有直连 tor(连不上)、连接已经被屏蔽的网桥,都有可能被 gfw 记在日志上标注为“tor 用户”,从而可能会受到当局的关注。

@Surge #143972 obfs4 和 meek 不是完全不能用。可以看到当 meek 不能用的时候,obfs4 用户上升了。说明只是大家优先不选择使用 obfs4。以我自身的体验,是因为申请到的 obfs4 绝大多数要么是已经被屏蔽,要么是很快就被屏蔽了。obfs4 需要经常更换。而 meek 不好用,是因为 gfw 有针对那个伪装域名的流量劣化。虽然会对微软的正常业务造成影响,但这个影响范围比较小。

直连用户应该就是你说的情况,是用了暴露原始 ip 的代理。tor 官方的统计,统计的是所有 9 台目录服务器的访问来源。如果用户通过非匿名代理访问 tor,那么 tor 记录的应该就是用户的真实 ip。

@thphd #143979 差不多有这个意思。各种连接 tor 的方法里,前置代理是最难识别、最安全的(前提不是钓鱼代理)。

( 由 作者 于 6月19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Tor 从 5 月初开始 meek-azure 网桥间歇性失效,用户有可能暴露

@Truth #143966 这是 tor 官方对于用户的统计。而且使用前置代理连接 tor 的不会被统计为中国,而是被统计为代理所在国家。不过使用前置代理需要懂点电脑技术,应该比用网桥的更小众。所以 tor 在中国的用户群应该就是非常少的。

( 由 作者 于 6月18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Tor 从 5 月初开始 meek-azure 网桥间歇性失效,用户有可能暴露

@solids #143963

有可能看到这种回复就在下一次屏蔽

应该不太能做到屏蔽,客户 IP 是动态的。通过 ISP 日志也许能找出某时某刻某端口的使用者。但技术上应该无法预测该使用者下次会从哪个端口乃至哪个 IP 上重新连接。由于 NAT 的存在,很多宽带用户是共享 IP。

meek-azure 网桥失效时,用户本来就连不上 tor,也不用额外屏蔽什么。没必要据此研发屏蔽 meek-azure 的技术,因为按微软的公告,它将很快下线。
虽然我不明白为什么微软关闭了两次又重开了两次。

回复文章: Tor 从 5 月初开始 meek-azure 网桥间歇性失效,用户有可能暴露

@solids #143955 关闭域前置的情况下,tls 握手会通过,但是 http request 会因为 host 与证书 sni 不符被拒绝,然后断开连接。大多数正常的网络请求是 sni 与 host 一致的,不会触发这种反应。

所以 gfw 只需要观察连接到 ajax.aspnetcdn.com 的请求,谁握手之后是立马断开的,就可以了。再细致一些,gfw 还可以比对服务器回复包的长度等特征,看是否是拒绝连接的 response。

( 由 作者 于 6月18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Tor 从 5 月初开始 meek-azure 网桥间歇性失效,用户有可能暴露

@solids #143952

azure 确实提前公告过关闭域前置

meek 的全球统计两度变为零,与中国的表现一致。

回复文章: 识别出Tor的流量特征然后线下拉清单到底可不可能?

编程随想使用的是前置代理,我觉得不可能技术上识别出前置代理内的 tor 流量。前置代理本身就是翻墙的,如果能被识别出来是翻墙代理,那么按 gfw 的工作特性,应该就直接封禁了。不会再放任翻墙代理的存在,然后再从其中找是不是有 tor 流量。

这个流量识别的要点是:需要先识别出翻墙代理,然后才“有可能”从中找出 tor 流量。

但是存在一种可能:编程随想用的前置代理不可靠。

( 由 作者 于 6月19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识别出Tor的流量特征然后线下拉清单到底可不可能?

@lol2ofa7 #143842 几千人可能是来自 tor 的官方数据:
https://metrics.torproject.org/userstats-bridge-combined.html?start=2021-04-15&end=2021-06-15&country=cn
注意这只是直连和桥接的数据。平均一千,最多时两千。
使用前置代理的不会被归类为中国,而是会被归为代理所在的国家。

回复文章: 一些不太好的事情

win10那个资讯服务在中国应该是不合规的吧?它得先办新闻业务证,这个证外企搞不到。所以在中国打开“msn资讯”会显示下架。

谷歌和微软的动作并不奇怪。对于这些商业公司来说,赚钱才是第一位的,价值观往后稍稍。

回复文章: 【投票】你支持中国废除死刑吗?

我主张在考虑被害人意愿的情况下提倡“终身劳改”替代死刑。这也是法学宗师边沁的主张。

  1. 避免冤假错案。世界上没有完美的法律。即便有,也没有完美的裁判和执法者。刑罚应当具有可追溯性。

  2. 一死了之并不能弥补罪犯带来的损害。富人还可以通过钱财来取得被害人“谅解”,那穷人呢?一枪解决然后被害人自认倒霉吗?剥削罪犯剩余价值恰好能弥补其带来的损害。

( 由 作者 于 6月19日 编辑 )
回答问题: 为什么前共产主义国家在倒台之后更容易滋生纳粹主义或是新纳粹主义?

前共产主义国家在共产革命前多是落后国家。本身就带有反抗帝国主义色彩的民族主义情结。所以他们的“共产主义”很多是揉入了民族主义色彩的。其实包括轴心国的民族主义也是这么来的,纳粹和日本少壮派都是打着反抗帝国霸权的口号上台的。日本搞了“大东亚共荣”要来“解放”被帝国主义压迫的民族。德国就更直接一些,打着“复仇”的旗号去攻城掠地。

所以在我看来,共产主义理论里的人人平等不分民族和国家,其实根本没有走入现实。几乎所有这些前共产主义国家,都是民族共产主义:在一个国家或一个民族内部搞平等化,而不惠及其它民族其它国家。有些在一个民族内部搞平等化还搞得鸡飞狗跳。列宁写了部自由进出的苏联宪法,死后马上变废纸。也许很多人不知道,欧共体其实也是意大利的共产主义者、无政府主义者发起成立的。欧盟宪法也写着自由进出,但其实也还是强国说了算。疫情来了,德法也就不管欧盟了。
比较成功的(无政府)共产主义,如西班牙蒙德拉宫合作社、以色列基布茨公社,也没能跳出民族叙事的窠臼,仍旧还是民族内的合作,而不是跨民族的合作。
所以,20世纪自始至终都是民族主义的世纪,偶尔开两朵国际主义的昙花也马上就败了。你所观察到的新纳粹,说不定还主张在本国、本民族实行福利社会呢。

民族沙文主义这种思潮在前共产时代有吗?肯定是有的,但是碍于政治正确,他们说不出来。但是可以做出来。比如,苏联“帮助”落后国家的落后民族学习俄语。侵略别的国家的事,苏联也不是没干,但是它是“镇压反革命”去了。
碍于政治正确,前共产国家压抑了民族主义的过分表达而已。在没有政治正确压抑时,它们就正常表达了出来。

那为什么前共产国家比发达国家更排外,新纳粹更多呢?其实应该换个说法:落后国家比发达国家更排外。在竞争型社会中,财富紧缺的地方显然是更加排外的。

( 由 作者 于 5月22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如何评价刚刚去世的袁隆平?

一个有成就但又相当过誉的科研工作者。

袁隆平是杂交水稻之父吗?应该是可以称得上的。在袁之前,没有商业化的杂种优势水稻。

那么隆平稻解决了中国人的吃饭问题吗?
舆论有一个很大的错误认知是,袁隆平解决了中国的缺粮问题。
事实上袁隆平的早籼稻并不是中国人的主口粮。作为粮食的稻米仍然是早前的粳稻和晚籼稻。隆平稻主要用来生产酒精、饲料,以及与其它稻掺在一起生产米粉(还不能掺多否则口感不好)。不过即便不作为主粮,隆平稻在粮食紧缺的时代也有缓解危机的作用:以前用于生产酒精、饲料、米粉的常规稻被省下来作为人们的口粮。但粮食危机的根本解决还是化肥的引进和世界贸易的功劳。如今的中国是世界上好几种粮食(包括稻米、大豆、玉米等)的最大进口国没有之一。如果没有化肥,隆平稻的产量能不能这么高也要打问号。
因此,说隆平稻拯救了中国人的饭碗,化解了粮食危机,显然是夸张和过誉了。做出了成就,他被中共捧也是很正常的事。但是这么夸张地神化,按我的理解,其实是作为工具人辅助宣传“中共解决了中国人的吃饭问题”。

隆平稻本身的研发有很大运气成分,偶然发现了“野败”才有了隆平稻。与其说袁隆平科研水平有多高,不如说与同行相比,他的运气更好。野生雄性不育株大家都在找。日本那边找了几个都不能稳产。袁隆平本人找到过一棵也不能稳产。最终发现了能稳产的“野败”。而且,“野败”的实际发现者是其团队的职工冯克珊和李必湖,而不是袁本人。严格来说,对中国杂交水稻做出巨大贡献的,应该是袁隆平的团队才对。

( 由 作者 于 5月25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当今墙内删帖可能已经不是网站属地管理

顺便捋一下网信和网警的历史:
网警最初成立时,叫做“网警巡查执法”,没有监控网络的职能和技术,主要行政方式为受理举报。有执行删帖的权力,但早期尚未形成机制,需通过给网站下指令的方式执行,且是网站属地管理。而且这个时候还没强调“政治安全”,网警也没有删除批评政府的言论的法定义务,虽不能“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也不能“攻击社会主义制度等宪法原则”,但是可以骂一骂中央部门和地方政府(最常被骂的是广电)。温家宝末期,新闻署、工信部、广电等几个部门的网络管理职能与原网管办归口合并到网信办。原来网管办通过给各部门发函删封,现在直接给网站下指令。然后其它单位、其它地区想要删封,须透过各级网信办来协调,最终由网站属地网信办下指令删封。 习近平上台后,出台了网络安全法,进化出“网监”体制,强调“政治安全”,网警权力极大扩张。以前的被动找违规,主要靠举报。现在主动找违规,大数据辅助。管辖范围也不再局限于《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条例》,而是对一切“危害政治安全”的批评进行抹杀。在这个局面下,网信办的审查职能就弱化了。毕竟网信办删帖还要跟网站发指令。习近平本来也就不怎么信赖鲁炜。部门改革后,音视频审查又回归广电了。网信办还在履行的审查职能就基本上局限于为宣传部审查新闻了。网信办主任兼任宣传部副部长,实际上成为了宣传部下辖的一个办公室。

回复文章: 面对劳资矛盾,豆瓣用户穷尽毕生所学,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

@Truth #139278 西方也有很多合作社,随便搜搜“地名+cooperative”就能看到很多,这是非常普遍的企业形式。比如我上面就有举的蒙德拉宫就是其中最著名的例子。搜索台湾+合作社,香港+合作社,也能看到不少结果。

至于为什么没有大规模出现这种组织,我觉得主要原因应该是“不赚钱”。合作社就相当于所有员工都是股东。这种情况下,企业和员工的利益就竞合了。与注重少数股东权益的一般私企相比,合作社就会十分注重所有员工(股东)的权益。但如果企业过于注重员工权益,那在市场的竞争中,它肯定是落于下风的。所以大多数实际存在的这类合作社、公社不是以营利为目的存在的,而是以公益的面貌出现的。以营利为目的的合作社,会被市场竞争淘汰掉。

( 由 作者 于 5月16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以色列连续轰炸加沙一周

@Truth #139248 犹太复国主义的根基不是祖上住过这么简单。考究犹太变流亡民族的历史,他们是被压迫才离开故土变流亡民族的。犹太复国主义有一种“夺回被占的土地”的意思。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139253 无论是久远的历史还是最近,以色列都在持续驱逐阿拉伯人和推进定居点的建设。军事占领和法律上否定阿拉伯人所有权这样全方位文武结合。我试着找了一下有关判决的英文报道,都没有提到什么法律依据。历史上驱逐犹太人的是罗马帝国,但是犹太人今天却在跟阿拉伯人争地。

回复文章: 面对劳资矛盾,豆瓣用户穷尽毕生所学,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

开除老板,共享产权,不就是合作社制度?不是新鲜事物,也不算什么妖魔鬼怪。只不过新兴行业应用合作社制度的比较少,合作社多存在于农业和工业里。计算机软件领域的开源社区应该也算合作社,只不过没有市场化,不盈利。

另外,可能大多数人都认为共产主义是无法实现的乌托邦,甚至是灾难。但是我不这么认为,主要是这个世界上失败的样板太多,大家都过于关注失败的案例。这感觉就像法国大革命让当时各国的人们把“民主”视为灾难一样。共产主义成功的案例也不是没有,比如市场化之前的西班牙蒙德拉贡,以及以色列现存的基布茨公社,不过影响力和规模都比较小。

( 由 作者 于 5月16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我在宪法上加了一条关于死刑的内容,各位朋友有什么想法?

刑事性内容不应该由宪法规定。

刑法和民法要主要讲社会效益,而不是政治原则。宪法应当局限于阐明政治原则,是一部用来限定国家和政府形态的法律。

另外由于死刑会导致冤错不可逆以及死刑没啥效益,我主张用终身劳改代替死刑。对于贫穷的犯罪者,劳改收益可用于赔偿受害者。发展中国家保留死刑,除了“人权观念没有深入人心”这种飘渺的原因,也许还存在着节省社会资源(监狱场地、人员、经费)的内在逻辑。只能期望社会尽快发展,法律随之相应调整。

回复文章: 从《北美留学生日报》所想到的

需要等待一件严重消解中共权威的事件发生

@北条沙都子 #139021 我能想到的唯一可能性就是经济危机。不过经济危机激起民愤还是次要的。关键的是经济危机可使维稳机器失活。

( 由 作者 于 5月14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點評本次巴以衝突

巴以关系真的是烂账。

新月沃地是犹太人祖居地,几千年前犹太人被迫害于是成为流亡民族,现在想回来也不是没有道理。

联合国美苏欧都决定把巴勒斯坦分给犹太人时,巴勒斯坦还是殖民地。巴勒斯坦人认为这个瓜分是帝国主义行径。

然后就是阿以战争。当时的阿拉伯诸国,要么是落后的封建国家,要么是刚独立的民族国家,显然打不过有列强支持的以色列。犹太人有很多爱因斯坦这样的精英,在各大国都很有影响力,很有关系。于是一仗打下来,以色列领土不减反增。

如今两族人民仍然处于敌对状态。我也不好说支持谁。要犹太人让步显然不可能。除非以色列亡国,哈马斯不会停手。到手的地犹太人也不一定愿意吐出来。本来以色列如果能善待辖内阿拉伯人也还是有和平解决民族矛盾的希望,奈何政府迫害阿拉伯人。

回答问题: "民主是大势所趋"是否是一厢情愿? 现代科技下是否独裁才是世界的大势所趋?

这个文章预设了“民主是对抗专制实现自由的有效方式”这个前提。但是这个前提本身就值得商榷。

民主不是特别良好的反馈系统。效率差是一方面,但它更大的问题是无法兼顾公平。最极端的民主是有利于大多数人的民主,而不是“平等”的民主。民族沙文主义泛滥的国家即使一人一票,恐怕最终也能投出来迫害少数民族的决策。所以以无政府主义和共产主义为代表的极左派说民主是另一种形态的专制,发明了“民主专政”这个词,也不是没有道理。(顺便说一下,无政府主义和共产主义这类极左派追求的最终政治形态是基层自治+上层自由联合。如果注意一下苏联和中共的宪法,就会发现里面都写有“基层自治”。苏联最初的设计是像当今欧盟一样能够自决进入和退出的合作组织,是一种比邦联都更松散的体制。)

纵观近几年世界范围内专制色彩的增加,总是能观察到民族主义或叫国族主义的影子。也许美国印度的种种,并不是民主失灵的结果,反而是民族主义通过民主表现出来的结果。川普是选民的背叛者吗?防疫搞成这个样子还能有将近一半的支持率。相当多美国人是真心认同他对“非美国人”实行的专政。

不过这个世界还远没有到谈论民主的缺点的时刻。这个世界上几乎所有的“民主”体系,包括我们所认知的那些“民主”国家,实质上还是少数统治多数。大众认为他们有选择,但这种选择实质上是在狭小的政治精英圈子里选择一位愿意效忠的皇帝式的人物,只是这个职位不叫皇帝。这和“自由选择”受雇于哪一个老板没什么两样。政治精英是否和社会上最多数的人有着相同的利益和诉求,这可难说!嘴上的口号可靠不住。这离民主的真意——人民主权——相去甚远。而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甚至还在争取“自由选择老板”的阶段。

回复文章: 美国对中国公安、国安、监察委所有人员全家禁发签证

@消极 #139091 查了一下确实是禁止共产党员移民。说禁止共产党员入境的都是法轮功媒体。川普曾经酝酿过禁止共产党员入境,不过最后不了了之了。

( 由 作者 于 5月15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美国对中国公安、国安、监察委所有人员全家禁发签证

这个影响范围比较小,局限于中央的几个部门的官员及其亲属。

美国的入境条例好像早就有“禁止共产党员入境”,但也不知道是失效了还是没严格执行。

回答问题: 哪些国家最适合打工移民/居留?

@葱侠123 #138830 日本那个加班文化跟中国有得一拼。

像我这样既不有钱也不想吃苦的人,移民的主要目的是为了逃离内卷,就比较关注权益和福利。过得舒服不累是最看重的,挣不挣钱反倒比较次要。

( 由 作者 于 5月13日 编辑 )
回答问题: 哪些国家最适合打工移民/居留?

@陈士杰 #138787 一定要留学吗?我都参加工作好多年了。现在再去留学,费时间不说,学生签证限制打工,也就没收入,是纯支出。

要是一开始就走留学路径的话,其实就不用费劲研究工签政策了。

回复文章: 如何评价成都49中事件?

我刚在IM上收到一份视频,成都人民堵校门了

回答问题: 哪些国家最适合打工移民/居留?

试着总结了一下英语国家的工签政策,可能会有错漏,欢迎指出:

英语发达国家 美H1B 澳482
语言考试 雅托PTE 类似澳 雅托
签证难度 排队抽签 大企业担保 与期限相关 类似澳 雇主担保 雇主担保
最低居留年薪 行业中位数1.9倍 20800英镑
工种限制 紧缺工作 紧缺工作否则需要大企业担保 类似澳但紧缺列表较宽 紧缺工作

政策上似乎是加拿大和爱尔兰最宽松。其中加拿大的主要门槛是语言考试,爱尔兰的主要门槛是工种受限。

另外,我在查阅各国资料的时候发现非英语国家可能也是不错的选择。比如德国,基本上只要雇佣合同就能工签,都不用担保函,本外国一视同仁,而且没有工种限制,没有语言要求(但是要考虑生活中要用到德语)。

( 由 作者 于 2021年5月11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现有的疫苗能防住印度的变异病毒吗?

@刘慈欣 #137986

  • 抗原原罪:original antigenic sin
  • 免疫记忆:lmmunological memory

都有维基词条。

“只要能识别就能中和”无法解释ADE。我那段描述来自于ADE的主流理解,至少我查阅的多数资料是如此描述。关于ADE的机理我是尝试用浅显的语言对资料进行了转述,当然不会严谨。高中生物里没有教授B细胞的igM和igG的区别,它对免疫过程的描述严格来说也是错的。我也不是专门研究ADE的,我看大部份资料都有类似的陈述,所以我就转述了。

mRNA、腺病毒递送的确实是表达刺突蛋白的RNA片段,你和楼上说的没错。我描述为“不携带抗原”不严谨。严谨来说,它们是“不携带完整病原体”的疫苗。不影响它们与灭活疫苗在ADE问题上有差异的结论。ADE在统计上更多存在于灭活法制备的疫苗中。这也是为什么易变异的病原体(以RNA病毒为代表)的疫苗多不采用灭活法的原因。

我当然不是反对疫苗。即使是灭活疫苗,它也比没有免疫力要好得多。目前考虑ADE的问题其实还是比较遥远的事情。我的描述也不是为了强调ADE,而是强调免疫期较短。

回复文章: 现有的疫苗能防住印度的变异病毒吗?

@Ambulance #137694 抗原原罪效应在媒体中更广泛的说法应该是ADE效应。

  1. 并不是所有的变异都能引起ADE效应。需要有“旧抗体对应的病毒结合位点变异导致无法中和”才能引起ADE效应。一般免疫过程中,并不只生成单一结合位点的抗体,因此要想达到所有抗体失效,需要比较剧烈的变异。印度变种是否有这种烈度,尚未有研究支撑。但即使印度变种不是,随着变异频率加剧,我们早晚会看到突破旧免疫屏障的变种。这个威胁是存在的,只是概率和时间问题。只不过目前,我们还没有看到变异明显突破免疫屏障的证据。
  2. 旧疫苗对新变种的效果,有一些不太严谨的统计说效果不好。严谨的实验数据目前还没有。
  3. 并非所有的疫苗都是带有抗原的,像mRNA、腺病毒就是直接蛋白质表达生成抗体的疫苗,并不携带抗原。打了这类疫苗后若感染病毒,对机体来说,是第一次感染。即使突破免疫屏障,也不会产生ADE效应。
回复文章: 现有的疫苗能防住印度的变异病毒吗?

@消极 #137635 协同演化是建立在自然筛选的基础上。往往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尺度才能体现。若病毒不能影响到人类的基因分布,则并不能体现出演化。新冠致死年轻人相对较少,且有医疗干预,这对基因传承的影响十分有限。现在病毒更多是随机演化。像英国变种就是传染性和致病性都更强。

回复文章: 现有的疫苗能防住印度的变异病毒吗?

鉴于RNA病毒的突变频率和人体的免疫记忆有限(抗原原罪效应),以后可能需要年年研发疫苗年年接种,就像流感那样。流感疫苗是分毒株的,对非对应毒株的效果很差。

解释一下“抗原原罪”:某病毒在初次感染时被B细胞识别并产生相应抗体。当病毒的与抗体结合的蛋白结构发生轻微改变,并再次感染时,变异病毒仍然会被B细胞识别,但旧抗体却不能中和它。免疫系统以为能够有效免疫,但变异病毒实际上屏蔽了免疫。结果免疫系统完全无效,反而导致更严重的病变。RNA病毒变异更快,相比于其它病原体,更容易出现这种效应。
作为应对,哺乳动物在演化中,产生了“忘记免疫记忆”的能力,尤其针对RNA病毒。对这些变异较快的病原体,设置较短的免疫记忆,定期清除旧抗体。当二次感染时,把它们当新的病毒识别处理。
根据这个效应,一次感染、接种带有抗原的疫苗反而增大了短期内被变异病毒感染的风险。不过这只是针对短期而言。长期来说,所有获得性免疫,无论自然感染、各种疫苗,最终都会被忘记。

在普遍接种疫苗前,流动性管制仍然是比较有效且必要的。
同时还要更新研发变异病毒的疫苗。有了前期的技术积累,更新疫苗成本不是很高也不是很难,只不过需要花时间。这个时间窗口还是只能靠流动性管制来争取。

( 由 作者 于 2021年5月1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金融时报 Financial Times】中国将公布五十年来首次人口下降

我相信人口下降这个结论。楼里有些朋友不信是因为按以前的数据,现在这个下降幅度太过于剧烈。不过要是文章中“以前的数据可能因为预算问题而夸大”这个现象存在,就能说得通。因为以前的人口数据可能是偏高的,生育率数据也可能是偏高的。
另一个证据就是2020年的“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和结论迟迟没有公布。

人口下降的原因,我认为主要是经济因素。社会的竞争(内卷)使得婚育成本大幅提升。出生率一直都是缓慢下降的。
可能有人认为计划生育是主要的原因。但是我们能观察到大多数没有实行计划生育的国家,生育率都是在下降的。计划生育可能起到了加速的作用,但不是决定性的作用。
还有一个比较次要的原因我认为是这个社会对婚育女性的不友好。已婚和养育孩子的女性在求职就业时会被负面评价。女性们要么只能选择回归家庭,要么选择不生孩子,甚至不结婚。这个社会给女性的选择空间很小,生存压力,也就是竞争的加剧,往往使得女性也不得不出外工作贴补家用。而且,受过教育的女性,往往也不甘于只做家庭主妇,也想实现自己的社会价值,或者维持自己的社会地位。无论自身还是社会因素上,都使得女性更倾向于出外工作。大量的“隔代教养”也是出于这个原因。

老龄化问题迄今没有探索出很好的解决办法。即使大幅度延迟退休以保持劳动力数量,劳动力的质量也是大幅度下滑的。老人们的脑力、体力都难以支撑创新和发展,同时占据并消耗着大量的生活资料和医疗资源。如同日本社会:老人们占据着主要的权力和财富,年轻人都在基层摸爬滚打,压力巨大。这会进一步抑制生育率。
普及人工智能和自动化生产会缓解生产者与消费者的不平衡,令生活成本下降,可能是一条解决老龄化问题的解决方案。但是机器挤占了工作机会将使得剩余的岗位竞争加剧。所以在这个基础上可能还要搭配较好的福利保障体系,保障失业和退休的人的生活,才能实现一个生产力高度发达且健康发展的社会。

( 由 作者 于 2021年4月28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金融时报 Financial Times】中国将公布五十年来首次人口下降

对待人口问题,要坚持党的领导,竖立正确政治方向,全面统筹人口工作。由社区基层组织辖区内不婚不育人员依法进行集体学习,树立正确的婚姻、生育观,对态度恶劣拒不参加学习者依法进行集中强制学习。

回复文章: 围绕RMS、开源、自由软件的两场“战争”

虽然我也支持RMS,但是我也部分认同他的反对者的观点:我们需要新的,更能体现普世价值观的许可证。在GPL下,我们不能限制使用者,所以我们的软件就有可能沦为罪恶行为的帮凶。当然,“道德协议”对实际上的非法行为没有约束力。但至少,在合法领域,可以做一些改良,例如禁止ICE使用、禁止军事使用之类的。当然实践起来也许会遇到定义的问题。这个方向上的探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GNU也不是在短时间做到今天这样的。

回答问题: 计量经济学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方面有何发展?

方法论上不用特别强调马经。虽然马经和主流经济学对价值来源和社会关系上的认知有分歧。但在方法论上并没有明显的界限。比如马经和主流经济学都使用相同的统计学。

而这个计量经济学,实际上就是统计学在经济领域的运用而已。研究的是诸如“通货膨胀率与口红销量的关系”这类比较微观的命题。它的结论在市场经济体制和计划经济体制都是能适用的。也许在计划经济体制中可能会有更多的应用。

( 由 作者 于 2021年4月25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伊朗被选举进入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会

魔幻。

这个委员会席位又没有多大权力,值得理事国跟伊朗进行丑陋的幕后交易?


查了一下,联合国各种委员会的席位经常被各国暗中交易。比如比利时支持沙特就是为了让沙特支持比利时竞选非常任理事国。
大使们现在把联合国玩成了过家家。

( 由 作者 于 2021年4月25日 编辑 )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