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sayu_rkesee 点赞过的内容
回复文章: 品韭8/30大洪水前的疯狂:一只鹿兒霸凌ZetaFC,刷屏点踩

我很喜欢ZetaFC,ZetaFC脾气不错也很讲理,ZetaFC吵架我无条件站边ZetaFC。

嘛,即便新品葱没爆的时候,我视奸中也发现了搏击楼里这一串对线。看过了依然觉得鹿儿病得严重。别的废话我就不说了,ZetaFC算是比较晚进的用户了,鹿儿也大量用黑话,说明她(他?)真心觉得ZetaFC是BE4的打手。只能说精神疾病真的得早治。

新品葱的自称右人千千万,能从米塞斯讲到汉斯霍普的真右派没几个,ZetaFC就是其中之一。鹿儿求你行行好,换个人发病,别把他逼走,别把我视奸品葱的理由又砍掉一个好不好?

再说回我自己,视奸病一日不改,葱油味一日不散……无救。

回复文章: 人权作为私有财产权 - 穆瑞·羅斯巴德

@北山 #155115

很抱歉,我的英语水平仅满足看懂你的话,并不能让我迅速组织好语言来表述。我会使用汉语。

右派不认为财产是个社会意义上的概念。假设一个人流落荒岛了,整个岛上只有他一个人,可以看作他与社会完全脱节。他削木头打了把长矛,杀死了一头鹿。岛上的虎豹豺狼都盯上了这头鹿,想要杀死这个人来获得鹿。可是人不能没有吃的来生存,于是这个人捏紧了长矛,想要保护自己的战利品。

右派把鹿看作这个人的财产,因为这个人投入了自己的劳动(削矛杀鹿)并且没有触犯到其他任何人的私有产权(荒岛)。虎豹豺狼,可以看作是“不认可这个人对财产的持有权的人”。所以根据这个简单的故事,右派认为即便是不存在社会、不存在他人的认可,一个人依旧可以拥有财产,依旧可以选择让渡或者保护自己的财产。所以右派认为私有产权是天然存在的。不仅是人,自然界的一切生物都天生有私有财产的概念,它们会争抢猎物,得到猎物的动物会保护自己的猎物,保护不住的时候会为了安全而让渡猎物,只是我们只关注“不触犯其他人的私有产权”而已。

右派也不认为人更愿意靠偷和抢而非劳动来生存,左派的分析好像完全相反。这里我作为玩家就举游戏的例子。

《无主之地》是比较符合左派对于“无序世界”的构想的,所有人只为自己的私利而行动,当然不是说没有善良的人,但整个世界总的来说是混乱的。而《往日不再》则比较符合右派的想象,这游戏我玩得更加投入。游戏设定在了爆发僵尸危机而社会彻底崩溃的美国俄勒冈州,荒野中自然有很多劫匪、流民,但也有人尝试建立固定的集落作为庇护所。每个集落有自己的领导者、有自己的规矩,但与其他集落之间,则是在互不侵犯的前提下有着贸易(交换所有物)的交往。集落靠劳动生存,无论劳动代表了种植、打猎还是替别人消灭罪犯。游戏中也出现了一个想要消灭其他集落的破坏者,于是集落之间暂时放下了恩怨,选择了共同御敌以保护自己的生活。这就是右派所认为的,在自己的安全、财产得到保障之后,人天生就会追求和平而有秩序的生活。当自己的生活受到威胁的时候,人也会出于理性而与人联手去维护。

只是个人的想法,有人觉得我说的不对都可以喷啊。

Surge Be the Light
回复文章: 新手向提问:有关大纪元报道国内新闻的真实性问题

@奭麦郎 #152330 不明白为什么只能崇拜死人不能崇拜活人。耶稣在世的时候他的十三门徒崇拜的不是活人嘛。至于耶稣是神还是人,信徒认为祂是,也有人认为他不是,也有人认为历史上没这个人。怎么说都是自由啦。

像言论自由保护你对宗教中医风水勘舆持负面看法一样,同时也应该保护大纪元主张它所主张的。

言论自由保护无神论、科学的宣传,也应该保护有神论、宗教的不科学的宣传。否则一个信仰宗教的集团掌握了政权,就没有无神论者的言论空间了,比如中东、北非某些国家。反之,一个信奉无神论的集团掌握了政权,就走入另一个极端了,中共是最好的例子。

( 由 作者 于 8月13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人权作为私有财产权 - 穆瑞·羅斯巴德

奥地利学派(Austrian School)人才辈出。

从开山祖师卡尔·门格尔,到米塞斯,哈耶克,罗斯巴德都是经济学、法律、政治、历史学皆有很高造诣的通才、全才。

强烈推荐罗斯巴德的《人、经济与国家》(Man, Economy and State),这本书堪称为奥地利学派的《经济学原理》。本书基于路德维希·米塞斯的“人类行为学(Praxeology)”,也写出了罗斯巴德自己的思想和特色。从“人类行为学”的几个最简单的公理出发,再到消费者与生产者的行为,逻辑环环相扣,直到阐释了人类经济运行的终极原理。一气呵成,完全没有新古典经济学不同理论之间的分隔与割裂感。非常值得阅读。

英文版的Man, Economy and State在Mises Institute(米塞斯研究所)的网站有PDF版本可供下载。

回复文章: 习近平20大连任中国会发生什么?还能Run吗?

人为了保护权力是可以没有下限的,居然还有人相信闭关锁国不可能。

回答问题: 鄙人咨询一个问题:中共会不会闭关锁国?

101%的中国人无法出国 ✘ 中国人出国的难度回到1980年 ✔

回复文章: 在未来可预见的十六年内,国民党有重新入主总统府的可能性么?

机会很小。

不过可笑的是洪秀柱一个被高票搞下台,得票率只有百分之十九的前党主席居然能被视为代表国民党。

然后谢长廷许信良说民共有共同敌人,民进党要学习共产党先进经验,多次去延安朝圣。一帮人就屁都不放一个。

所以说左翼政党天生对你国人的口味。就是好这口,民国时向往延安的进步青年就是你国人的正常智商。

回复文章: 请教一个经济学问题

跳脱凯恩斯主义宏观经济学,我尝试从另一个角度回答。

前者会扭曲市场的资源配置,使得市场的总体效用(Utility)降低,而后者不会影响市场的总体效用。

征税是政府对市场的一种暴力干预。 政府通过税收和转移支付,将一处的资源配置到另一处。比如政府用征收的税款补贴了电动车生产行业,那么电动车行业企业的效用增加,而别的行业企业的效用减少。其他行业的部分非专用生产要素会向电动车行业转移。

看到这里有人会说,题目给定的是将税收直接发放给民众而不是补贴给企业,产生的效应是否会不同?答案是:相同的。比如这笔资金,消费者用其来购买食品,那么就等效于补贴了食品行业;用来购买日用品,也就等效于补贴了日用品行业。因为没有得到这笔补贴之前,消费者是不会进行多出来这部分的消费的(消费者的偏好发生改变)。因此无论直接作为现金发放给消费者还是转移支付补贴企业,结果都使原来市场的均衡发生了改变(扭曲了市场资源的配置)。

又有人会问,一个行业效用的增加和别的行业的效用的减少,总的是市场效用不是不变么?答案是:效用是不能加总的。比如有两个人A和B,A打了B一拳,A得到了满足,B感受到了痛苦。A的效用增加了,B的效用减少了。能说总效用没有变化吗?如果A不打B,通过协商解决了问题,因此两人的效用都增加了。从而推导总体的效用也增加了。

因此政府的干预(税收)实际使市场的效用损失。问题中提到这个税收征收的是个人所得税而不是企业所得税。征收个人所得是通过影响个人的时间偏好从而影响到储蓄-投资,然后改变了原有市场的资源分配,最终会降低了市场的整体效用。

有限文字很难把全部的影响说清楚,如果大家感兴趣,欢迎针对我的回复质疑和讨论,以便我进一步的阐述。

( 由 作者 于 8月7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请教一个经济学问题

@SuperMild #151591 “暴力干预”(Violent Intervention)这个词不是我发明的。引用自经济学家罗斯巴德(Murray N. Rothbard)用来描述政府运用强制的权力,干预市场的现象。也就是这种干预不是市场自发的而是外部强制的。比如税收,如果政府不运用强制的权力,一般情况下没有人愿意纳税。

但是,如果一家大企业卖东西赚了钱,然后投资电动车行业,会不会使电动车行业企业的效用增加,而别的行业企业的效用减少?

企业赚钱后投资,与政府(合理、不过度)征税后补贴,有没有本质区别?

企业家的行为与政府的干预是不一样的。企业家的行为是市场的行为,而政府的不是。企业家是市场经济中重要的一环,熊彼特(J. Schumpeter)认为企业家有创新,即重新组合生产要素的功能。换句话说,企业家会发现市场不均衡的地方,并使市场趋向均衡。从投资学角度,企业家只会投资(他们觉得)未来有利可图的项目,即资本回报率(利率)高于平均利率的项目。

回到主题。企业家投资电动车行业与政府转移支付的原因是不同的。只有企业家认为投资电动车行业有利可图,他们才会进行投资,否则不会。当然实际的盈亏又是另外一回事。而政府的行为则不是。政府官员不是企业家,资本不是他们所有的,他们也无须为投资失败负责。因此政府强制的通过税收和转移支付往往造成了浪费(国内行业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而且,政府是不可能不征税的吧。比如我们肯定需要警察维持治安,那么警察的工资、警用车辆和武器等,就只能从税收的形式来解决。

你说的很正确,但这个问题不属于经济学范畴的问题。从经济学的视角出发,只要存在政府干预,市场的效用一定有损失。但是从政治学、社会学角度出发,无政府是否能保持社会运作的井然有序?

奥地利经济学派也因为这个问题分为了两个派系:

  • 以哈耶克(F.A. Hayek)为代表的承认政府的必要性,但是主张政府应该尽可能少的干预市场。因为政府的干预必然会导致市场效率的损失,但是政府的存在又是维持市场秩序必不可少的因素。因此把政府的权力限制在一个非常小的必要的范围内,其余交给市场。
  • 以罗斯巴德为代表的发展为无政府主义(Anarchism),主张即使不存在政府,也可以维持市场和社会的秩序。公共物品,甚至警察、法庭都以由私人提供。罗斯巴德后来成为美国第三大党,以自由主义(非进步主义)为宗旨的自由意志党(Libertarian Party)的创党成员之一。

谁对谁错呢?尚无定论。目前可以知道的是,人类社会几千年文明到今天为止,无政府主义没有大范围成功的先例。

( 由 作者 于 8月8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请教一个经济学问题

@食人大佐韦国清 #151755

效用是不能加总的。没有社会效用最大最优这种说法。

对于富翁,他的最优选择就是耗尽一切财产为他续命。

举个例子,有A和B两个人。

条件假设1:A只喜欢吃苹果,B只喜欢吃梨子。A有5个苹果,B有2个梨子。

现在外部干预拿走B的1个梨子,换给他5个苹果。现在A有5个苹果,B有1个梨子5个苹果,能说A、B组成的总体效用增加了么?

条件假设2:A、B两人都既喜欢苹果,又喜欢梨子。A有5个苹果,B有2个梨子。

A想吃梨子,他觉得用2个苹果换1个梨子能接受,如果用3个苹果换1个梨子他不能接受。

B想吃苹果,他觉得用1个梨子换2个及以上苹果能接受,如果用1个梨子换1个苹果他不能接受。

因此A、B在“1个梨子换2个苹果”这个均衡上成交了,A吃到了梨子,B吃到了苹果。因此A与B的效用都增加了。因此总体效用增加了。但是,这个总体效用并不是加总的,而是通过A、B各自的效用都增加了推导而出的。

这个例子试图说明一个道理:每个人的痛苦与快乐,是不能均一衡量的。并不能加总从而得出一个什么“社会总效用”最大。 因此任何强制性非自愿的补贴和转移必然导致总体效用的降低(此处的总体效用不是加总的,见上例)。

数学的确可以解决许多问题。但现代主流经济学的为了套数学模型,便于计量数理分析,削足适履,已经严重脱离实际了。在这种错误理论的指挥下,打着什么“社会的”“人民的”总体利益的旗号,去强制少数群体,甚至变为少数强制多数,其实就是社会主义和共产党所用的办法。

而市场的逻辑,是指个体(individuals)按照自愿、契约的原则进行交换。从而所有个体的效用增加(总体上的效用增加),从而市场趋向均衡。

( 由 作者 于 8月8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请教一个经济学问题

@SuperMild #151782

国内有两个经济学家也曾就类似你提出的这些观点进行了辩论。两个经济学家都是北京大学国发院的著名教授,一个是林毅夫,另一个是张维迎。林毅夫教授持有的部分观点与你类似,而张维迎教授学术观点则基于哈耶克范式。

两人的那次对话有实录,如果感兴趣可以去看看。

你在阐述的过程中混淆了几个概念:

企业家的资本与政府的资本

  • 企业家的资本由先前经营积累、是外部股东投入或借债。借债则受到债务合同的严格约束。

  • 政府没有资本。政府的资金来源依靠强制性的税收以及信用扩张。

如果盈利,企业家会得到资本的增值-利润,这些利润都归他所有。债权人也可以获得要求的报酬率。而政府官员并非企业主人,企业的利润不归他所有。政府官员的绩效奖金不等于利润的回报。所以政府官员没有激励与动力去竞争、发现不均衡,创造超额利润。

如果亏损,企业家的资本受到损失。这损失是私人资金的损失,因为所有的投资都是存在风险的,股东与债权人在投资之前是清楚的、投资契约是自愿的。而利润-损失恰是市场的反馈:对决策成功企业家的奖赏,对决策失败的企业家的惩罚。有利润有损失,促使了资源的配置,促进了市场的均衡。

如果政府官员决策失误遭受损失,损失由纳税人买单。纳税人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强制性的为政府官员所做的错误埋单。政府还可以通过信用扩张的方式,让全体国民乃至世界民众为其决策失误承担经济后果。

换句话说,企业家是拿自己的钱替自己办事自己承担风险,而政府官员是拿别人的钱替别人办事,别人承担风险。在中国的实践中,国有企业总是养着一批闲人,因为各种关系被塞进来。私企的老板容不得吃干饭的人。人性的自私使然。

市场价格的机制

就是政府追求的经济利益比普通企业更长远。

按照这样的说法,将所有企业改为国有制,用计划经济取代市场经济最合适。因为从上至下的详细计划,举国办大事,长远发展。历史真相是:曾经或正在实践计划经济的国家,无一不是普遍的贫困和严重的物资短缺。

原因是没有市场就没有价格。没有价格体系,资本财(Capital Goods)就不能实现有效的分配,供给-需求脱节,从而计划经济体系崩溃。

朝鲜、苏联以及1990s之前的中国,之所以还有所谓的“价格”,是因为还有外部的价格体系存在作为参考。

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在1920s的《社会主义:经济与社会学的分析》(Socialism: An Economic and Sociological Analysis)中,详细的论述了经济计算的不可能性,给出了计划经济终将失败的预言。当时社会主义思潮正盛,许多当时著名经济学家如奥斯卡·兰格(Oskar Lange)等参与了这社会主义计算争论,并坚定计划经济的可行性。最后苏联的经济崩溃给这场长达几十年的争论画上了句号。

抱歉,请原谅我很难在一两千字的篇幅内,把诸如市场价格体系以及产业政策,政府投资这种博士论文、专著数量级的经济学问题,用通俗易懂的语言阐述清楚。上面的回答仅是一个粗略的概括,仅供参考。上文引用的两个链接或许能提供更丰富的一点资料,来帮助我阐释观点以及解决你的问题。

( 由 作者 于 8月8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请教一个经济学问题

@observerEDGE #151786 @食人大佐韦国清 #151778

我想说两个既无关又有关讨论的话题。

自由主义(Libertarianism)和保守主义(Conservatism)

中文世界的网友常为政治上的左、右争论。这里我想简单谈谈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这里的自由主义(Libertarianism)不是北美政界所指“自由主义(Liberalism)”。他们所说的“自由主义”实际是“进步主义”,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左派。而在美国Libertarianism被称为“自由意志主义”,也就是欧洲的老辉格主义(The Old Whig)。

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在经济方面基本没有分歧。都主张政府尽可能的少干预经济,减少税收。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的分歧更多的存在于文化与道德领域。保守主义主张保守传统的道德与生活准则。自由主义则主张只要是自愿的、契约的、不损害第三方利益的行为皆合法。因此卖淫、吸毒、同性恋、变性等皆被自由主义认可,而保守主义反对。

所以,自由主义与保守主义的根本分歧不在经济领域,而在政治、社会与道德层面。

哈耶克(F.A. Hayek)VS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

哈耶克与凯恩斯在学术上有过很多争论,他们的观点针锋相对。哈耶克有关经济周期的理论,是目前最完美的解释经济波动与经济危机的理论。哈耶克认为避免开启经济危机的方法就是避免开启繁荣(Peak),而应对经济危机的办法就是什么也不做,在长期看自然就会恢复。凯恩斯因此而揶揄哈耶克,“在长期看,我们都死了。”

凯恩斯的这句话可以视作对哈耶克经济周期理论的认同,也是对哈耶克应对实际问题能力的嘲讽:政府的官员亟需在有限的任期内做出政绩;民众在失业的困局中多等一天社会不稳定因素就会增加一点。还没等到经济恢复,社会就动乱了,市场的秩序也崩溃了。 就像一个瘾君子,毒瘾发作失去理智要杀人,你是给他毒品呢还是让他杀人呢?

所以,在经济学理论上哈耶克可能是对的;而凯恩斯的理论更能迎合政府官员的需要。哈耶克与凯恩斯的根本分歧并不是经济学理论,而是社会、政治、法律与人性的问题。

( 由 作者 于 8月8日 编辑 )
矛盾使人自由
影人 叫我三鹿就好
发表文章: 忽然想到了一个很好的题材,中国刺客信条编年史同人小说

感觉很多人都在说,刺客信条题材不适合中国历史,因为中国历史中没有对“自由”的追求。

但我恰恰认为,正是因为没有对“自由”的追求,所以中国历史版的刺客信条恰恰会非常有趣,因为这是我们内心中的渴望,甚至可能我们比创造出刺客信条的人还要理解“刺客”的真谛。而且有金庸的武侠小说,还可以获得大量的写作灵感和素材。

我个人对于想象中的刺客信条中国编年史的框架是:

现实中,某高官因为贪污受贿(实际上是被政治清洗)而被关进秦城,而他的儿子被中共软禁,但被刺客组织救出,并告诉他他有着中国历史上多名刺客的血统,而中共一直都在寻找“传国玉玺”这个伊甸圣器的下落,找到了它,就可以真真正正地奴役所有中国人。。。。

因此他们要赶在中共之前,找到传国玉玺,并发现传国玉玺真正的秘密。。。

进行同步的刺客的大致朝代是以下的顺序: 暴秦时代(这个不提了,秦始皇被刺杀多次了)

隋唐之交(可以参考轩辕剑天之痕,这段时期也是民族融合的重要时期,胡血令中原腐朽之躯焕发新生)

明清之交(东林党之乱,黄宗羲等大师率先对皇权专制提出了质疑)

从清末到中共成立(不提了,清末民初的百家争鸣,民国中期的军阀割据,二战,共党的建立等等)

最终回到现实,通过历史,发现了伊甸圣器的主角开始打响自己的战斗,就是利用从四代祖先那里学到的所有力量和知识来对抗中共,解救父亲。与此同时,中共一号元首率先找到了传国玉玺,准备把玉玺送上太空,奴役所有中国人,而主角的最终任务就是潜入中南海,完成万人不死,一人难逃。 有一军人身带弓,只言我是白头翁。东边门里伏金剑,勇士后门入帝宫的推背图预言,结束几千年的专制主义。 (可以和刺客信条的世界观结合一下,中共的设定是:既背叛了刺客,也背叛了圣殿骑士,无论是自由和秩序都没有站在他们这一边,因此这个系列的结尾可以是刺客和圣殿battle together,其中中国版的刺客阵营可以设定为战国墨家和道家的联盟,圣殿可以设定为儒家和法家的联盟。而在中国的专制政体下,无论是自由还是秩序都只能屈服于这种强盗式的强权,自由只剩混乱,秩序只为暴政,因此世界上罕见地出现了刺客和圣殿的联合作战)而为了剧情的需要,最终主角会和一号元首同归于尽。

当然也可以是开放结局,即最终暗示两种可能性,一是中国继续在专制中轮回,只不过又是一次朝代更替罢了;第二种可能性是主角的死为中国带来了一丝光明的可能,千年的轮回对中国人的束缚出现了裂缝,而双方的联合,也让圣殿和刺客对于自由和秩序开始了新的思考。

大家觉得怎么样?感觉既有刺客信条的叙事模式,也有武侠色彩,更重要的是,在肯定了中国历史意义的同时,也可以让读者来思考中国文化的原罪,如果可以的话,我觉得这个题材有机会的话可以一试。

( 由 作者 于 6月30日 编辑 )
4
6月30日 131 次浏览
邹韬奋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回复文章: 纪念六四32周年专帖

食人大佐韦国清 有缘再见
回答问题: 发达国家青少年犯罪如何破

@影人 #141668 很简单,任何政党的观点都是排他的,因为任何群体都有统一并强化自身的观点的倾向,更不用说时刻面临斗争和与现实利益紧紧纠缠的政党了。然而现实的问题是复杂而模糊的,因此被不断自我强化的排他观点几乎永远是错的(或者更糟,只有一部分对)。更令人失望的是,thphd说的那句话充满了定义模糊的词汇,这导致这句话甚至连观点都算不上,充其量只能相当于为庸众精心准备的政治标语。

回答问题: 发达国家青少年犯罪如何破
标记为删除
回复文章: 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谁的颜值最高?

温家宝很帅,胡锦涛也还可以。 如果温家宝不是中共领导人,他就是我心目中理想领导人的形象,温的形象比孙中山在天安门的画像还要慈祥和蔼。

( 由 作者 于 5月31日 编辑 )
thphd 2047站长
回复文章: 出门前要穿衣服

@donleagles #139960

这是一篇狗屁不通的文章,强奸跟欲望没屁关系,跟男性追求主导(male dominance)的心理有关。

按照doneagles的说法,强奸跟性的欲望没有关系,而是为了dominance……

唉,如果本站不是极端女权网站,我也不知道什么是极端女权网站了。

doneagles没有列reference,所以我随手找了一个。

https://www.stopvaw.org/sexual_assault_and_male_dominance

With the current understanding of sexual assault as an act of violence, theorists also came to understand sexual assault as a manifestation of and means for ensuring female subordination. "[R]ape is a result of long-held traditions of male dominance. This male dominance is reinforced by prostitution and pornography, in which women are degraded and treated in subservient ways. In other words, rape is the male response to social inequality between men and women." From Jana L Jasinski, Theoretical Explanations for Violence Against Women, in Sourcebook on Violence Against Women 5, 12-13 (Claire M. Renzetti et al. eds., 2001).

按照这位典型的女权主义者的解释,强奸、嫖娼、浏览色情出版物,都不是为了性欲,而是为了所谓的male dominance。总之,男人不存在性欲,一切都是因为统治欲、占有欲。

我感觉本站的男性用户不会认可这种说法,但女权主义并不需要在乎男性意见,只要任何文章提到穿衣服,立刻就归类为对女性自由的压迫,真刺激

我倾向于从自然选择角度看问题,rape之所以作为一种人类本能被传承下来,是因为rape能够增加后代的数量。为什么rape大多数时候是针对women而不是别的东西呢(被人类dominate的生物这么多,为什么不rape其他生物呢),当然也是因为sex with women能增加后代数量。

当然,即便只是解释欲望的成因,只要提到自然选择,对方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帽子就会迅速扣下来。

图书馆革命🌈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发表文章: 西祠兴衰:昔时胡同今何在

https://mediachina.today/2021/xici

文/Gloria WEI


君不见那胡同口高悬的匾额,昔日曾以"西祠"提之。然而牌匾朱红已暗淡,行楷镀金亦斑驳。胡同幽深,行人稀落。旧时盛况,已成云烟。 ------题记

西祠胡同,创立于南京,是国内最早的大型综合社区论坛,第一代互联网浪潮的标志;一出现就风靡全国乃至海外华人圈,鼎盛时期旗下注册用户超过三千万。而它的诞生竟是缘于一个偶然。1998年,程序员响马(本名刘琥) 脊椎病发作,在家休养闲极无聊便随手写了一个程序,不成想居然成了当时最热门的网站。

上世纪最后五年,民用互联网普及率不高,中文网站同质化严重,绝大多数为某某热线或是邮政局体系下的某某信息港。与此同时,网络论坛作为 Web 2.0 的代表作开始流行,互联网玩家们发现这要比单纯的静态网站或个人主页更有潜力。响马开始思考"如何能把这个社区做得更有趣,在这里大家可以跑马圈地、占山为王。本来想以悍匪的别称,也就是我的网名------响马------命名,但后来觉得过于草莽,因此还是起名西祠,并用'胡同'提升亲切感。"

和同时代的BBS社区公司化的创立运营不同,西祠胡同更像是响马个人的灵感迸发。同时,和更注重人气的天涯等竞争对手相比,西祠坚持维护更高的格调和品味,而这反而无心插柳、使西祠获得了更多网民的青睐。最初两年间,西祠注册用户便达到百万,运维成本也随之大幅上涨,响马即便节衣缩食也再无力维持。二〇〇〇年,为了使西祠胡同延续下去,响马不得不将其卖给互联网公司艺龙,自己则到另一家上市公司就职。

由于艺龙仅仅给予资金而不干预社区的发展战略,西祠得以在融入商业化元素(主要为e龙广告)的同时延续初创时颇具人情味的社区文化,这一特点从当时的登陆界面可见一斑。欢迎文字的对话体迅速拉近网民和论坛的距离,"别瞧了""咱胡同不大"等口语流溢着市井气。而登陆也被颇为诙谐地说成"到张大妈那里登记名字"。

image001.png

二〇〇〇年西祠胡同登陆界面(e龙冠名)

新用户刚刚"站在胡同口",就仿佛已经看到骨灰级网虫们或是满胡同追着跑着嬉笑怒骂,或是聚在大杂院里和朋友纳凉聊天,而潜水员们默默打酱油走过路过从不发言;这一切都吸引他走进胡同探索一番。

进入网站,最引人注意的就是西祠包罗万象的版面分类:汽车、体育、娱乐、文学,应有尽有。贴合响马"占山为王"的构想,西祠首创"自由开版、自主管理"的开放式运营模式,将互联网的自由自律精神发挥到极致。它比百度贴吧和豆瓣更早支持用户创建兴趣群组,并赋予用户管理权,站方只负责维护社区平台及分类目录。版面的名称、排版、配色等都在版主掌控之内,而在西祠独特的胡同文化里,这叫装修。装潢完毕,有同样爱好的网友聚集,"院落"也就日益热闹起来。

image002.png

二〇〇一年西祠胡同各版面入口

此外,走红于南京的西祠亦保留了地域性的版面分类,同处一地的网民得以联结,形成了另一个依托城市的社交圈层。生活资讯板块兼具地方新闻网站的功能。

image003.png

image004.png

西祠胡同的地域性聚落

就这样,用户们在不同分类里自由开版、撰文、提问、回帖,不亦乐乎。西祠宛然田齐稷下学宫,各式版面的数量逐渐达到二十几万。网友回忆道,当时不论是想装修、旅行、卖东西,还是想文学创作、打听八卦、找乐子,上西祠都准没错。

image005.png

西祠胡同小资生活版面

image007.png

同时,为了提升质量,西祠胡同还策划了一套算法统计版面热度,有责任心的版主为冲榜不断拉新,欠缺热情的版面则自然下沉,形成良性循环。当时的大版也和现在的微信知名公号一样,颇具影响力。

"e美食"是吃货集中地,大家聚在一起讨论哪家火锅好吃,什么地方又开了新店;"小猪慢慢长"是状况百出的新手妈妈们的紧急求救地,版友一同支招,可谓一呼百应。

image008.jpg

除了日常生活,西祠还为当时的人们提供了新的民意表达窗口,因此具备一定的社会公共属性,被称为"记者之家"。大学生孙志刚被收容致死一案最初就是在聚集了全国媒体朋友的"桃花坞"讨论区曝出,《南方都市报》由此跟进报道,最终促成了收容制度改革。

不同于一般的网络是虚拟世界的看法,西祠胡同主张"上网越久越真实",注重现实情感联结,版友由线下聚会变成多年好友或爱人。用户对西祠特有的归属感也来源于此。二零一八年西祠关闭管理消极的讨论版时,有网友感慨:在西祠玩过美妆败过家,当过校园版主,还认识了老公,现在孩子都上小学了...

强大的线下号召力让西祠顺理成章涉足公益,真诚的爱心在论坛汇聚。第一人气版"只爱陌生人"在非典期间免费派送口罩;汶川地震时西祠联合爱德基金开通捐款平台。

image009.jpg

年复一年,西祠胡同越来越气派,"住户"也越来越多。二〇〇五年创始人响马回归,优化技术,并开始提供升级版个性化服务;〇六到〇七年间,西祠发展达到高峰。而当时任谁也不会想到,这繁华富丽之下已埋藏倾颓的危机,恰似曹公笔下的大观园。

西祠的衰落源于它一直以来的商业化困境:论坛每年在线用户数的增长没能使盈利大幅提高,商业化迫在眉睫。可东家艺龙却因上市无力给予商业化所需的资金支持。响马因此于二〇〇八年开始寻求外部资本,计划两年内使西祠脱离艺龙独立上市,却因变现能力较低而难以吸引投资。

事实上,西祠胡同不是没有过盈利探索。它曾首开国内BBS收费VIP的先河,但遭到用户抵制无法形成规模;它也曾邀请商家创建专版招揽顾客,例如让婚庆公司在花嫁频道宣传以促成婚庆订单。这种将线上流量引至线下商户的O2O模式其实已经踏准了BBS社区转型的命脉,然而当年用户和市场尚未对此做好准备,时机大于一切,西祠的尝试遗憾折戟。

另一方面,智能手机普及,PC互联网时代终结:以微博、微信为代表的更灵活即时且更具交互性的移动互联网兴起,BBS的有效用户数大幅降低。随着流量的减少,原本论坛营收的最重要支柱------广告收入------也轰然倒塌。而〇八年就已经意识到转型必要的响马却因为等待西祠脱离艺龙浪费了太多时间,最终错过了二〇一一到一二的移动互联网爆发期。待条件成熟,移动社交的跑马圈地已经完成,江湖几乎无处留予西祠胡同。

就这样,西祠胡同和其他传统BBS一样难逃衰落的命运。二零一一年,响马落寞出走;二〇一五年,艺龙将西祠出售;二零一八年,西祠关闭部分版面并启动改革,将重点转移到移动端和小程序。然而截至目前安卓手机端西祠的下载量也只有五十几万,评论更是寥寥。

image011.jpg

"西祠版友们在,西祠胡同就在",虽然西祠仍在坚守,可属于综合社区BBS的时代终究已经落幕。当年论坛打酱油的"潜水员"之一小明已经结婚生子,儿子都能打酱油了,他也只是偶尔才回来转转,回味一下与之有关的点点滴滴。尽管不愿承认,可这条曾人来人往的胡同未来将何去何从,也许每个人心中都已有了一个不忍说的答案。

1
5月17日 63 次浏览
微信抢救 此账号未被屏蔽,内容可以查看
回复文章: 微信抢救 主题:文革

人物:「马思聪」

**逃走,逃走!他只有逃走一条路! **

https://mp.weixin.qq.com/s/QYFUQF72jjOWNn_Q5EY6ZA

1967年1月16日凌晨,一艘挂着“广州新洲渔轮修配厂002号”铭牌的电动拖船在香港九龙油麻地水师塘悄然靠岸。

这并不是一艘普通的作业船,而是经过了伪装的偷渡船。

熹微的晨光下,蛇头把因为各种原因逃离大陆的偷渡客引上岸,藏身到一座庙里,然后叮嘱众人:“呆在这里别动,我去打电话,叫车来接你们。”

蛇头叫来车回到庙里时,发现少了一户人家。不过,对此他并不想过多询问。收钱、渡人、最后把乘客送到安全地带,他就圆满履行了“合同”,而那一家人是自行离开的,出了什么意外不是他的责任。

那么,那一家4口到哪儿去了呢?——他们并没有走远,而是躲在了庙后面的一个潮湿阴冷的岩洞里。他们目睹其他人乘车远去之后,才小心翼翼地走出岩洞。

这家的男主人找到一间公用电话亭,拨通了住在香港的亲戚的电话。傍晚时分,一辆汽车驶来,载着这一家人往市区而去。

然而,即使到了香港,即使住到了亲戚家里,这一家人依然提心吊胆,依然感到巨大的威胁在身边游荡。于是他们决定继续逃亡,目的地最终选在了美国。

(著名画家朱乙夫先生油画 我能否唱一支挽歌)

亲戚托人将他们要避难美国的意愿传递给了美国驻香港领事馆。

美国领事闻听那家男主人的名字,既惊且疑。那可是世界知名的人物啊,他竟然会冒着生命危险偷渡?这令人难以置信。领事决定带一名略懂音乐的馆员去验证那个人的身份。

见面后,虽然那个人拿不出任何证明身份的东西,声称怕暴露身份招来祸端,所以把证件都丢弃了,但是从他的言谈举止——能说一口流利的法语和英语,对话时表现出的文雅和分寸——可以判断出他绝非等闲之辈。

随行馆员向那个人表达了对音乐的爱好。那个人起身,打开桌边一个破旧的琴盒,拿出一把油漆斑驳的小提琴,随着琴弓的划动,优美缠绵的舒伯特的《圣母颂》在房间里袅袅飘荡开来。

馆员在心中暗叹:只有一流的提琴手才能把乐曲演奏得如此美妙!

回到领事馆后,经过照片比对,领事确认了那个人的身份,立即向华盛顿发去密电。

1月20日,也就是那一家人偷渡到香港的第4天,两辆轿车停在了他们住的房间门口。一家人上车后,被径直拉到了美国领事馆。

领事先生热情地设宴招待他们。

“这一桌薄酒,为你们洗尘、压惊。午宴之后,我们一起去飞机场。”领事先生开门见山地说。

“去飞机场?到哪儿?”

“华盛顿!”

那一家人刹那间惊呆了,随即拥抱在一起,喜极而泣。

那个人是谁?他何以能得到美国如此的垂青、不用办理任何手续而欣然迎纳入怀?

到美国后,他发表了轰动一时的《我为什么离开中国——关于“文化大革命”的可怕真相》的文章,文中说:“我是音乐家。我珍惜恬静、和平的生活,需要适宜工作的环境。况且我作为一个中国人,非常热爱和尊敬自己的祖国和人民。当然,我个人所遭受的一切不幸和中国当前发生的悲剧比起来,全是微不足道的。‘文化大革命’在毁灭中国的知识分子。去年夏秋所发生的事件,使我完全陷入了绝望,并迫使我和我的家属成了逃亡者,成了漂流四方的‘饥饿的幽灵’……”

他,就是“中国小提琴第一人”,马思聪。

马思聪,1912年生人,11岁赴法国学习小提琴,15岁考入巴黎音乐学院,成为第一个考入这所世界一流音乐学府的亚洲人。

1932年,年仅20岁的马思聪就创办了私立广州音乐学院。随后,他在上海、台湾、重庆、贵阳、香港等地担任各大音乐院校的教授和院长等职,为中国的音乐教育做出了巨大贡献。

1949年4月,37岁的马思聪和柳亚子、马寅初等人“响应号召”,满怀激情和梦想,从香港回到大陆,出任中央音乐学院第一任院长。

在中央音乐学院任职期间,他指导和培养了包括林耀基、盛中国、傅聪、刘诗昆在内的众多大师级音乐人才。

他是一座中国小提琴音乐的里程碑,集创作和演奏于一身,被当时的国际音乐界称为“中国唯一的音乐家”。 他于1937年创作的《思乡曲》和《塞外舞曲》享誉中外,是中国小提琴曲中堪称世界精品的代表作,这一成就至今无人超越。

那么,这样一位为国家奉献了所有才华的“国珍”级的人物,为何最终竟然会冒死偷渡、逃亡他乡呢?

回顾马思聪重返大陆后所经历的遭遇,那是一个从失望到绝望的直落过程,与其说他的出走是为了自己的才华不被埋没,不如说他仅仅是为了——活着!

早在1954年,当学院被禁止演奏《圣母颂》等音乐时,他就意识到,让他担任中央音乐学院院长一职,不过是利用他的名望,“撑撑门面”而已。

“反右”时,他的很多朋友被打成右派,遭到批判、迫害、拘禁,及至1963年以后西方音乐被在全国禁止,他就感觉到一种威胁在一步步向自己逼近。

1964年初,被心中挥之不去的疑惑和恐惧感所驱使,并不迷信的马思聪竟然找到北京郊区的一个术士给自己算命,算的结果是他“54岁有牢狱之灾”。对此,马思聪苦笑着跟自己的弟子向泽沛(现为北京新华交响乐团首席)说:我一辈子与世无争、与人无争,就是练琴、演奏和作曲,而且现在还是政协委员和音乐学院院长,怎么可能会犯法坐牢?

马思聪万万想不到,1966年,比以往任何一次运动都更加惨烈、更加暴虐的“大革文化命”疯狂袭来,而那一年,他正好54岁。

6月的一天,女儿马瑞雪回家对马思聪说,这一两天学院就会有人来抓他们。果然,就在当天晚上,一群学生气势汹汹地闯进他家,他的夫人王慕理吓得躲进后院的鸡舍里,但还是被学生揪了出来。

从那天起,马思聪的家被学生占领。那些学生,都是马思聪亲笔签字招进学院的,而且其中的大部分,还是以往和马瑞雪非常要好的同学和朋友!

一个红卫兵红箍,可以瞬间完成人魔转换。

一夜之间,马思聪成了“黑帮”、“资产阶级反动权威”、“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他的家里被贴满了大字报,大门口只留下一个1米高的洞口,弯腰才能进出。

第二天,马思聪和另外五百多个“黑帮分子”被押入社会主义学院的“牛棚”里接受改造。

在牛棚里,这些“牛鬼蛇神”遭到了非人的凌辱虐待。每天,他们6点起床,学习语录、劳动、扫厕所、写检讨、互相揭发、唱自认有罪的歌曲:“我是牛鬼蛇神。我有罪,我有罪。我必须由人民监督,因为我是人民的敌人。我必须坦白,如不坦白,将我碎尸万段!”

马思聪们被逼迫一遍又一遍叙述自己的“罪行”,被逼迫在地上爬行、在烈日下暴晒,任何红卫兵都有权对他们拳打脚踢抽皮带。

音乐教育家赵沨回忆:“有一天,马思聪和我被派到学院里拔草。一个瓦工造反派对马思聪吼叫:‘你还配拔草?你姓马,只配吃草!’说完,当场逼迫马思聪趴在地上吃草。还有一次,我看到一些红卫兵拿着尖刀威胁马思聪说:‘你要老实交代问题!要不,就拿刀捅了你!’”

8月9日,一辆特别喷涂了“黑帮专用”标识的卡车把马思聪和另外十几个中央音乐学院的老师从牛棚押回学院批斗。马思聪刚从车上下来,一桶浆糊就扣在了他的头上,随后一群人冲过来,往他的身上贴大字报,再在他的头上扣一顶写着“牛鬼”的高帽子、脖子上挂一块写有“马思聪,资产阶级的特务”的牌子,同时让每一个被批斗的人手拿一面铜盘和一根棒子,边走边敲打铜盘。

疯狂的游街、疯狂的拳脚和唾沫、疯狂的叫骂和口号:“打倒资产阶级反动权威马思聪!打倒吸血鬼马思聪!”

(左为赵沨,右为马思聪)

晚上,马思聪被留在音乐学院,关在琴房里,身上的所有“装束”不准卸掉。琴房的一面是玻璃墙,红卫兵说:你姓马,是动物,就要像动物一样被展览!

身受如此耸人听闻的迫害凌辱,作为弱小个体的马思聪除了低头忍受,别无选择。

此时,他的好友、上海交响乐团指挥陆洪恩已经被逮捕(两年后被以“现行反革命分子”的罪名枪毙)、作家老舍已经投湖自尽。不久,翻译家傅雷和妻子朱梅馥、一代名伶言慧珠、钢琴教育家李翠贞、钢琴诗人顾圣婴也自杀身亡。

马思聪不想步这些人后尘,他想活!他的心中还残存着一丝丝形势好转的希望。

然而,他的妻子、他的孩子们已经绝望。

他的妻子王慕理不仅被逼迫打扫街道,而且每天还要向红卫兵递交一份揭发马思聪“反动罪行”的材料,红卫兵威胁她:“如不老实,死路一条!”

那种含屈受辱、天天编造谎言的日子她无法忍受。在忍辱、自杀之外,她找到了第三条路——逃跑!

在劝说丈夫一起逃跑无果的情况下,王慕理毅然决然领着女儿马瑞雪、儿子马如龙逃离北京,为了躲避红卫兵的追捕,他们逃到南京、再到上海、最后躲到广东佛山一个叫丹灶的小村里。

在这里,他们听到了各种逃离大陆的方法。他们清楚,躲在那个小村里,终有一天会被抓回去,而被抓回去的下场可想而知。事已至此,他们再别无选择,只能继续逃跑,逃到一个不会被抓的地方。

逃跑,不能丢下父亲,否则父亲的下场也可想而知。在做出逃离大陆的决定之后,24岁的马瑞雪千里救父,于1966年11月底只身一人潜回北京,劝说已经被折磨得瘦弱不堪的父亲一起出逃。

自己所遭受的凌辱以及老舍们的惨状,终于使马思聪在思考了几个小时之后,做出了他一生中最为艰难的决定——冒险出逃香港。

父女俩稍作化妆,戴上口罩,随身只带了马思聪视若珍宝的、由300年前意大利小提琴工匠斯特拉迪瓦力亲手制作的那把油漆斑驳的小提琴,一路南逃。

之后,就是本文开始的那一幕。

世界著名音乐家马思聪的出逃,曾经在国内外引起震动。

公安部成立“002专案组”,于1968年将马思聪定为“叛国投敌分子”。

马思聪的亲戚朋友数十人也因此受到株连:他的岳母、侄女、厨师被迫害致死;他大哥的两个儿子被分别判处12年和7年徒刑;一个侄子被打残;妻弟王恒、王友刚、弟媳何琼被判刑管制;他的二哥、上海外语学院教师马思武不堪折磨跳楼自杀……

在美国的马思聪闻听亲朋遭到迫害的消息后,愤然在日记中写道:“人民何辜,遭此大劫。我家人何罪,也不免于家散人亡!”

1984年,马思聪获得平反。

他的那篇《我为什么离开中国——关于“文化大革命”的可怕真相》的文章,当年被认定为“叛国书”。他平反后,那篇文章被确定为批判文革的第一篇“爱国檄文”。

从1985年到1987年,国内各界给马思聪发去多次回国邀请,但是由于文革给他造成的创伤是那样的巨大,使他始终心有余悸而没有成行。

1987年5月20日,因肺炎引发心脏病,一代音乐巨子在美国费城与世长辞,终年76岁。

2007年12月11日,辞世20年后,马思聪和夫人王慕理的骨灰由儿子马如龙护送,从美国抵达广州,魂归故里。

12月14日,马思聪夫妇的骨灰在永世之作《思乡曲》的伴奏下,安葬在广州白云山麓。

同日,马思聪塑像在广州麓湖公园聚芳园揭幕。

马思聪的生前好友、散文家徐迟在《祭马思聪文》中写道:“在文革中,马思聪先生受尽残酷迫害,被迫于1967年出走国外,以抗议暴徒罪恶,维护了人的尊严。他根本没有错。”

在那场浩劫中,有的人出卖灵魂以求荣,有的人自降人格以盲从,有的人选择自杀以全身,而马思聪冒险出逃,既保存了性命,也保全了自己的艺术财富,当属不幸中的万幸。

( 由 作者 于 5月17日 编辑 )
洗净萍 反左反川
回复文章: 以色列连续轰炸加沙一周

对哈马斯这种反人类的玩意真没必要同情,看看牠们干了什么就知道了,而且这次也是哈马斯挑起来的

( 由 作者 于 5月16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以色列炸毁加沙一居民楼

最新消息:以色列以這次加沙空襲殺死了哈馬斯最高領導人巴薩姆·伊薩(Bassem Issa)。 via @leegrace185

图书管理员
霏艺Faye 图书管理员
回复文章: 中国人口多少算合理?

@burleigh #137834 合理来说,地球总人口也许下降到14亿是一个合理水平。

和你一样,我提倡自由生育,人口是涨是跌,由人类自己决定!不应该政府干预。

但是,我认为人口多了,饿死人,应该人类自己负责,而不是让政府埋单。

人少了,我觉得大家会自发多生。人口太多了,大家也会自发少生。

这个就是我坚持的自由主义。我反对政府干预人口,反对计划经济,计划生育。。。认为政府干预是非法的

回答问题: 现在中国的舆论是如何对「自由主义」进行污名化的?

我觉得很少有污名化自由主义,而是在客观形容资本主义。

自由主义有三个流派

  1. 古典自由注意

  2. 自由主义【凯恩斯主义】

  3. 新自由主义【哈耶克主义】


你可以去网上搜索“公平与平等”

共产主义,追求的是公平【我没说社会主义】。不管你干多干少,那么你获得的回报【收入】应该和其他人一样。这个就是毛泽东哄骗中国人的话术。所以有了大锅饭,不管你做多做少,你得到的和其他人一样多。也即是漫画里,公平的体现。共产主义者认为,劳动不分贵贱,只是社会分工不同,所以回报应该一样。

自由主义,追求的是平等。简单讲,按劳分配,多劳多得。同一个工作,因为你做的多,所以应该得到更多回报。比如我在富士康造手机一天4部iPhone,你也富士康早手机,你一天8部,那么你的工资应该是我的2倍。 工资如果一样,肯定你是不会接受的!

所以,资本家才不希望劳动者讨论互相的工资。这个是资本主义!

很明显,共产主义和自由主义是意识形态的分歧。

在我眼里,一个追求王道【共产主义】,一个追求侠道【自由主义】。

共产主义者认为,需要一个王【个人崇拜是共产主义必然】,来组建政府,干预一切【计划经济。公有制】

自由主义者认为,不需要王【政府】,世界应该是江湖那样,自发组建自己的游戏规则!建立一个平等的社会。【市场经济,私有制】


现在的问题,在于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矛盾。

社会主义,自然不是共产主义,缺点和弊端,我觉得在中共的领导下,大家都有切身体会。

但是资本主义的弊端,应该也可以感受到啊!比如雇佣童工,歧视女性,不许员工讨论工资,延迟退休。。。这些都是资本主义!

也就是说,中国人同时遭受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双重压迫。


可以和我学习,我们一起去学习哈耶克主义,哈耶克主义才是这个世界应该有的样子。。。

我意识到某些人虽然是共产主义者【希望社会上制造公平】,但却不承认自己是共产主义,把自己放到自由主义的立场上,很奇怪。。。

民主与否,只是区分了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罢了。。。

核心意识形态的冲突,是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而之所以有这个冲突,也是因为一派希望社会上的人得到公平,还是平等罢了

我希望社会是平等的。而不是公平的。


举个例子,高考,如果是公平制度【共产主义】,那么每个省的高考分数线应该不一样,这个才能让成绩差的省份也有获得去清华北大的资格。

而我提倡了平等制度【自由主义】,每个省的高考分数应该一样,如果一个省成绩特别高,那么这个地方的清华北大名额应该更多。而其他省成绩差,可能一个清华北大的资格都没有。

我认为,某些人要去清华北大应该看成绩,而不是出身哪个省,希望平等,所以推行了自由主义。

我知道很多人绝对这样平等的一刀切不人道,所以很多人希望走公平路线,走共产主义。


以上只是一个简单的例子。帮助你们去了解自己到底是共产主义还是自由主义,自由主义是残酷的,不一定适合你们某些人。也许某些人最后还是会走【共产主义 with 民主】这样的道路。

我劝这些人放弃。

所谓的【共产主义 with 民主】其实就是洋务运动,中学为体,西学为用。

这里中学是共产主义为主题,西学自然就是民主。

洋务运动的失败,你们应该明白了。这条路走不通。其实民主也好,科技也好,都是附加的。核心仍然是意识形态,是追求平等的心,是市场经济,是私有制。

追求公有制,计划经济,公平,最后都是走向灭亡和奴隶制罢了。。。

回复文章: 不要开小差

是时候发表 2047 核心价值观了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