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大撒币 点赞过的内容
刘慈欣 反共复民
发表文章: 这是马英九2019年时与大陆留学生的对话,可以看出马英九其实非常反对共产党和两岸统一

马英九、陆生有问有答 谈美中台关系及两岸统一

台湾前总统马英九11号出席东吴大学纪念《台湾关系法》40周年的活动并发表演讲。现场大陆学生提问踊跃,马英九也有问有答。

4月10日是美国《台湾关系法》立法40周年。前总统马英九11号在大学演讲提到,当年卡特总统很狠,断交前7小时才告知台湾,时任秘书的宋楚瑜凌晨2点急忙赶到蒋经国总统官邸通报。

当时正在美国留学的马英九回忆:“马上就有大批人到外交部去抗议,抗议的人动作很有趣,他们带了大批的花生到那边去,丢到地上用脚去踩,为什么呢?卡特是来自于乔治亚州,他家是种花生的,在英文里说人家是花生有羞辱的意思,那个时候大家都习惯拿花生来踩,我看了觉得有点可惜,因为我很喜欢吃花生。”

马英九:美方取消承认又再承认“中华民国”

马英九说,卡特在外交上“去(取消)承认”中华民国,却用美国国内法《台湾关系法》对台湾“再承认”。有学者说,台湾是美国不承认的国家中,承认程度最高的。

马英九提到,“一中原则”并非铁板一块,不是国际社会公认的事实,美国是“认知”、日本是“了解与尊重”、加拿大是“注意到了”,都很模糊﹔全世界有56国沉默、29国模糊,只有57国承认,中共要求新邦交国承认“一中原则”。

马英九:最早“两个中国”是中共搞出来的

谈起中共建政,马英九问有没有陆生愿意接受他的提问?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在北京天安门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请问:“这是新政府还是新国家?”

一名陆生回答说:“新的政府。”

马英九:“为什么是新的政府不是新的国家?”

陆生:“因为原来国家的中华民国政府依然存在。”

马英九:“那就变成两个中国了?如果只是成立一个新的政府,为什么要把名称改变呢?”

另名陆生答:“我觉得是成立了一个新的国家,因为这个国家的性质已经发生了转变。从原来的新民族主义到后来的社会主义。”

马英九分析,中共采弹性作法,有时是国家有时是政府。如果是成立政府,说是中央人民政府就好了,却改国名,也不管以前的债务,作法像新的国家,可是又没有真的把自己当成新的国家,如果他成立新国家,怎么好意思指责台湾搞“两个中国”? 所以最早出现“两个中国”的,是中共不是台湾。

一名陆生质疑,台湾过度依赖作为美国国内法的《台湾关系法》,使原来相对简单的两岸关系,因美国介入更加复杂、影响负面。

马英九反驳说,大部份台湾人和全世界都非常正面看待《台湾关系法》,它保护台湾、支持自由民主社会的存在,从美方非常肯定“马习会”就知道美方并不反对两岸交往,不用太紧张。当然在大陆一定有很多人觉得美国人管那么多事干嘛?让两岸自己谈就好了,如果两岸真的可以谈出个结果,美方也会尊重,但还未出现。

马英九:要求自由民主是人类基本需求

马英九说,“大陆希望一国两制,大陆同学你去问问台湾同学支不支持?这倒不是我们去强迫他讲不支持,大家都很怕啊!在台湾,你有自由、财产,都受宪法保障,万一两岸一统一这个没有了,他们当然会怕嘛!”

马英九说,大陆应该去想怎么样让台湾人不会失去他现在有的,但可以得到更多。台湾已经是自由民主的社会,不可能去压迫老百姓支持或反对大陆,这就是“习先生”两年前在中共十九大说的,会尊重台湾的社会制度,这就是台湾的生活方式。

马英九反问:“两岸统一不经过公投怎么可能?我当个总统,他们投票支持我,我也只能干四年,想再干还要选举,你要跟大陆谈统一,一统一不知多少年,他当然不同意。我认为两岸统一应有两大要件,不能使用武力威胁,过程要民主,必须经台湾人民同意。大陆人同意战争是他们的事,台湾不同意就不能战争。 ”

有陆生问,台湾如何跟价值政体完全不同的美国和中国保持关系?

马英九认为,大陆这三十年不能说完全没改变。这一代对自由的看法跟父母不一样,这是人类基本的需求,“希望爸爸妈妈不要管我们做什么,这就是人要自由”。大陆最近三、四十年,有七、八亿人脱贫,非常了不起,但有没有可能这七、八亿人,有一天上升到中产阶级,希望有对公共政策参与的权利?

马英九:五千年看七十年不算什么 为和平等多久都值得

马英九分析,中国大陆想统一台湾急不来,也不必急。看中国四千七百多年历史,包括夏商周,统一时期占70%,只有像春秋战国、南北宋等30%时期处于分裂。

马英九说:“你说不行啊,不能一代一代拖下去, 才七十年,在中国历史(上来说)真是nothing(不值一提)。能获得和平,再多一点时间都值得。我们千万不要回到国共内战,百万人头落地那种局面,我们不希望看到。我相信炎黄子孙应该都有这种智慧。”

一位湖南陆生问“马总统”,何时想回湖南故乡?马英九说,依台湾法律,总统卸任三年内不能访问中国大陆、香港,今年五月二十号限制期满,但不知民进党是否会将三年延长至六年。

马英九说:“如果担心我去泄密,我在台湾也可泄密,我还特别跑到大陆泄密吗?没必要吧!五二零若开放我访问大陆,回去不可能不回湖南,你要怎么样招待我吗?”

湖南陆生:“ 反正不管怎么样,湖南人永远欢迎你!”

马英九:“你什么时候变成了湖南代表了?”

这场演讲清一色是陆生提问,衍然成了陆生对前台湾领导人的记者会,马英九有问必答,比预计两小时延长二十分钟才结束。


我看到这篇马英九:“一国两制”正式进入历史、宣告死亡帖子下面,对马英九几乎是一边倒的骂,都说他是“共产党代理人”,但是实际上,他本人的真实想法完全不是大家想的这样。在这个与陆生的对话中,他几乎是在全程批评共产党,打脸小粉红。

5
3月14日 442 次浏览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回复文章: 美国华裔导演赵婷从“骄傲”变“辱华”,瞬间遭中国当局封杀

让人感叹的是,从“骄傲”到“辱华”,这角色变得有点快。

正确的集体记忆

和党的总路线一起动摇。

图书馆革命🌈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回复文章: 美国华裔导演赵婷从“骄傲”变“辱华”,瞬间遭中国当局封杀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30821204951/https://filmmakermagazine.com/people/chloe-zhao/

She admits, “I get asked a lot, ‘Why are you doing this?’” Zhao says that the same impulses that led her to political science attracted her to this tale of an insurgent Lakota teen finding his way to adulthood within a cloistered environment in which teen suicide is rampant. “It goes back to when I was a teenager in China, being in a place where there are lies everywhere,” she continues. “You felt like you were never going to be able to get out. A lot of info I received when I was younger was not true, and I became very rebellious toward my family and my background. I went to England suddenly and relearned my history. Studying political science in a liberal arts college was a way for me to figure out what is real. Arm yourself with information, and then challenge that too.”

10
3月8日
星火1959 说点人话
发表文章: 分享一个真正的反贼:因拜祭林昭等活动,从苏州中学老师、团委书记 到 流亡荷兰

刚了解到的

维基简介 潘露(1979年-),江苏宝应人,中国持不同政见者,苏州中学地理教师,曾任校团委书记。2002年7月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地理系,同年8月进入江苏省苏州中学,从事高中地理教学工作。潘露多次因为呼吁政治改革、参与维权运动、祭奠林昭被拘捕,曾被国保送入精神病院苏州市广济医院。

2012年12月,召集全国50名网友祭奠林昭诞辰80周年,被传唤。

2013年4月,林昭祭日前,再次被传唤,相关报道: https://www.ntdtv.com/gb/2013/05/18/a900094.html

2013年12月,林昭生日前,因呼吁祭奠林昭,被拘留24小时。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2-12162013094217.html

本来是重点培养的青年干部,之后,学校对其处理是,陆续丢掉班主任等职,调离教学岗位,最后开除;在中共迫害下,同为教师的妻子与其离婚;2016年,流亡荷兰。

2019年,自由亚洲的录音访谈:

https://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teahouse/tea-09062019153332.html

( 由 作者 3月7日 编辑 )
7
3月7日 539 次浏览
自由主义者
史蒂芬 喜欢近代历史,有时间上传一些好的书籍,大家交流分享
回复文章: 《陈涉世家》

@热爱大撒币 #129163 你可以看看《大明王朝的七张面孔》这本书。

里面有一个情节,官员因为没看好后勤还是军械库导致失火。

魏忠贤夜里救火(这位官员很会把坏事变成好事,为了撇清责任,大肆吹捧魏忠贤救火别巨一应变之才,可见天下无难事,特患无做事之人尔)。

这是何等不凡的眼光啊!(魏忠贤语),结果不仅没受惩罚,反而被升为兵部尚书(人称火逼尚书),历史和现实惊人的相似(你看看武汉肺炎后,官媒怎么吹捧钟南山和习大大,什么中国模式抗疫情牛逼之类的),卧槽简直了。。。

( 由 作者 3月6日 编辑 )
刘慈欣 反共复民
回复文章: 《陈涉世家》

@热爱大撒币 #129163 看到你提到魏忠贤,我就想起有一篇古文叫《五人墓志铭》,也是反专制的文章,我爸读书的时候还被选作了课文。

趙少康
丁丁兄弟 中廣集團董事長
回答问题: 请教,习共,到底是极左还是极右呀,左右到底是怎么理解呢?

问题一,美国总统弗兰克林罗斯福在1941年国情资文中提出四大自由的概念,包括言论自由,宗教信仰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尔后言论自由和宗教信仰的自由在《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中有所体现,另外两项自由在《权利法案》中得到保障。二战以后联合国主张起草的《世界人权宣言》亦受此启发。详细解释可以参考逐条《美国宪法修正案》,这些修正案中或多或少都有体现出美国公民的自由权利,好比出版自由,集会结社自由,免于奴隶制和强制劳役的自由,保护私人宅地未经许可不能被人随意出入的自由。

依此宪法为基础不存在绝对的自由,法制是对于每个人权益的保障,也是公民所共同达成的契约。所以自由的社会不包括侵害他人生命财产安全的自由,不包括宣扬暴力和种族歧视的自由。凡此种种皆可类推。而当今的美国近些年讨论的什么男女同厕,体育比赛中男女共竞是作为性别公平的体现还是违背传统价值认知,我就不做讨论了。

民主一般认为是所有公民都拥有参与公共政治决策的权利。历史上对公民的定义涵盖有所不同。每个国家政体有所不同,有直接民主,间接民主,具体民主的体现也不同。而民主制下,国家元首的决策,立法机构的法律条文和行政机构的施政措施不能够体现全体公民的意志,那是一定的,只能相对的在最大程度上体现公民意志。因为就所有公民的意志本身就可以是南辕北辙的。民主制度也存在各样的问题,但是它具有强大的自我修复能力。或许民主制度不是一种好制度,但是迄今为止找不出比它更合理的制度。

问题二,字面理解左就是激进的,右就是保守的。从中共内部划分,左就是意识形态上马列毛原教旨,经济上坚持公有制。右就是意识形态上改革开放,经济上主张市场化。

问题三,习共已经很难单纯的一句话评价是左还是右了。意识形态上他回归以党领政,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他都不好意思说共产党的初心和使命是什么),是左。中国经济的现实情况是帝国主义买办和官僚资本主义并存剥削压榨劳工,996,是极右。但是习有扩大做强国企,钳制私有经济的左倾的政策。

( 由 作者 3月6日 编辑 )
爱狗却养猫 躺平美人膝
回答问题: 请教,习共,到底是极左还是极右呀,左右到底是怎么理解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其实必须回到“左”“右”的定义上。左派和右派的定义,根据时间、地点、议题的变化而变化。所以一般说XX是左派/右派,必须知道说的是什么历史时期、什么国家、什么议题。

政治上用“左”“右”来划分立场,起源于法国大革命。当时在国民议会,保皇派/旧制度支持者坐右边,革命派/共和国支持者坐左边。所以从根源上来讲,左和右的区分是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的区别,也就是对于现状,是倾向于改变还是倾向于维持。正是因此,右派有时会被叫做“反动派”(reactionaries)。刨除中国20世纪以来为这个词赋予的强烈感情色彩,追根溯源,其实“反动” = “反对变动” = 保守派。

这样问题就来了,作为参照点的“现状”是不断改变的,各个时代、社会的中心议题也不同,因此“左”“右”是相对概念。例如,由于200年前的政治环境与今天的现状完全不同,200年前“左派”的主张(如反对帝制支持共和制),放在今天已基本成为共识;而今天左右派争论的道德性议题(如性别、性向问题),在200年前的人看来无可争议。

回到今天的左右派之分上,一般认为中国和“西方世界”的左派、右派含义是不一样的,因为中国和西方的“现状”以及中心议题并不相同。然而不幸的是,由于“左”“右”用来扣帽子太过好用,很多人对于这些概念并不理解,就直接钻入其中一个阵营,并且指责所有另一个阵营的人非蠢即坏。我认为这是很遗憾的现象。


现在来说什么是学界一般认同的中国的“左派”和“右派”。对于这个问题,推荐阅读Jennifer Pan的《中国意识形态光谱 (China’s Ideological Spectrum)》一文。此文根据中国目前的核心议题,将中国的意识形态分为三个维度:

  • 政治:威权主义(Authoritarianism)为左,自由主义(Libertarianism)为右

  • 经济:集体主义/福利主义(Welfarism, Collectivism)为左,自由市场/新自由主义(Neoliberalism)为右

  • 文化:保守复古(Conservatism)为左,自由激进(Liberalism)为右

从以上分类可以看出,在目前中国的政治、文化议题上,左派其实是更倾向于维持现状的那一派(即“保守”“反动”那一支),而右派则是倾向于改变现状的那一派(即“激进”“改革”那一支);所以有些人会说,中国的左右与西方的左右是相反的。至于经济,中国目前不算集体主义福利主义也不算自由市场,更接近国家/权贵资本主义,经济上的左右和西方的分类方式相近。

之所以中国的政治/文化左右派分类会如此特殊,是历史的遗留问题。20世纪早期,普遍认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运动代表了“激进派”,中共自建立以来亦一直自我认同为“左派”,认为自己是追求改变的进步力量。然而在中共掌权后,本身已成为倾向于维持现状的“反动”(反对改变)力量,但是其“左派”的自我认同保留了下来;而“右派”则是在“左派”的反面寻找自己的定位。所以目前中国,政治“左派”是政治保皇派、文化本土派、以及经济上的社会主义倾向,“右派”则支持政治改革、文化西方化、经济的“资产阶级自由化”。


与此相对,再来看美国语境下的左派和右派。美国的左右派区分大致符合“左激进右保守”的规律——事实上,美国的两级式政治派别更多被分为“自由派”(liberal)和“保守派”(conservative)。具体来说,美国的左右也可以大致分为三个维度:

  • 政治:个人自由/平等/鸽派为左,社会秩序/权威/鹰派为右。美国的左派和右派大都认同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但强调的是不同方面的自由。左派强调文化自由;右派强调经济自由。两派也都讲平等和公平,但含义不同。左派强调现有状态的不平等,因此认为公平需要人为干预来减少这种不平等,所谓level the playfield;右派则倾向于认同现有权力结构,认为公平即为现有秩序下的机会平等,个人需要为结果的不平等负责。

  • 经济:集体主义/福利主义为左,自由市场/新自由主义为右。这点和中国类似,但是由于美国“现状”市场化程度比较高,所以这个维度位置要比很多国家更“右”些,也即美国的经济左派主流放在欧洲以及中国可以算是中间派。

  • 文化:自由激进(Progressive)为左,传统保守(Conservatism)为右。由于美国的“传统”、“保守”一般与基督教道德、美国特殊主义/孤立主义有关,所以美国的文化右派,往往会认同这些价值。

以下是美国政治左右示意图:


在某时、某地,有些人认同自己为左右阵营中的一员,其实只是根据自己在一个议题上的偏好(例如文化激进或保守主义),从而全盘接受该阵营于其他议题上的立场。我认为这其实是一种政治上的偷懒主义(当然偷懒是人之常情)。2047有一篇文章,《两种不同的温和派》(The Two Kinds of Moderate),相当值得一读。

( 由 作者 3月6日 编辑 )
22
3月6日
陈士杰 宪政民主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和平理性非暴力是完成使命的唯一途径。
发表文章: 【总结我逐个帖子的观点】为什么共产党还没有垮?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一党专制,一党专制和古中国的君主世袭有本质区别。 在唐宋元明清,平民在体制内最高只能当到宰相,想当皇帝的话就只能靠造反。

但中共的制度不是如此。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平民只要情商高,完全有可能当主席、当总理的。中国今天的体制就是古代的科举制,只不过把皇帝(军委主席)也放在科举系统里。

一个寒门出身的中国人靠官场权斗爬到省委书记,并不比一个寒门出生的美国人选上州长的几率更低。

一党专制和宪政民主,唯一的差别就是官员对上负责、对下不负责。但由于中国每个官员都是对下不负责,所以其实对平民而言伤害也不明显。毕竟中国人都是“不患寡而患不均”,反正人人都没有选举权,自己也没有也不差。

人人都有的东西,其实就等于没有了。人人都没有的东西,你也没有也不是损失了。在中国,人人都没有选举权的时候,对每个个体而言也不是伤害。举个例子,如果全人类的眼睛都被上帝挖掉,那麽盲人就不算残障人士了。别人不会飞,只有你会飞,你就是超人。但如果人人都会飞,飞翔就不是超能力。奥运个人金牌比团体金牌重要得多,也是同样的道理。

为什么曼德拉当年会造反?因为当时黑人在南非白人政府里面不可能当官,黑人没有任何升迁的希望,那么黑人只能造反。

美国的黑人民权运动也是同样的道理。当时只有白人能投票,黑人却不能投票,那麽黑人当然要造反。但如果当时全美国人都没有投票权,黑人也不会想到造反的。

当年台湾人之所以造反,是因为本省人在外省蒋家控制的中华民国体制内当不了总统,当五院院长也非常难,外省人掌握官场的绝对优势,本省人就和今天的维族人一样,只能当花瓶,所以本省人当然要造反。台湾民主化的一个主要动力,就是本省人反抗蒋家外省权贵对权力的垄断。

为什么中国的维族和藏族经常造反?因为他们在中共体制内永远不可能当大官。维族人和藏族人在中共体制内最高只能当到有名无实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连故乡的自治区党委书记都当不了,所以他们当然要造反。如果中共有一个维族或者藏族的政治局常委,维藏的造反意识也会降下来。

我以张三来举个例子。

张三想当国家最高领导人,那么张三有两条当最高领导人的渠道:

①加入中共,靠权谋一步一步往上爬,爬到军委主席。

②加入民运的抗争队伍,被关被杀,妻离子散,凶多吉少。能推翻中共的几率非常低,况且即使推翻中共,也不等于就会建立民主制度。退一万步讲,即使成功建立了民主制度,也不等于就会轮到张三当总统。

这其中有太多太多的变数,有巨大的风险。而且即使当了民选总统,也要被反对党和媒体监督,民选总统也不能像军委主席那样的随便包情妇、随便贪污。民选总统和军委主席比起来,除了国际名声更好(有机会得诺贝尔和平奖),其他的方面都远没有军委主席更舒服。

所以张三只要是智商正常,他都不会选第二条路。谁也不是傻子,谁都知道选哪条路对自己最优,所以当然没人想造反。

很多人说,只有赵家人才能当官,其实我并不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治世袭化很严重。

目前二十五位政治局委员,只有习近平、刘鹤和张又侠的父辈是当大官的,其他的人都没有显赫的家族背景。所以在中国,寒门子弟当然是有机会当国家领导人。

很多赵家二代,也只是去人大政协担任虚职,并没有掌握实权,比如刘源、邓朴方、陈元和万季飞。这就类似于奥巴马让肯尼迪之女当驻日大使一样。

中国的政治家族并不比民主国家明显得多,甚至比日本这种东亚民主国家更少。台湾的113个立法委员,有40个立法委员有官二代背景。所以中共的政治家族绝对不比民主国家明显得多。

总而言之,之所以大部分中国人不造反,是因为平民在中共体制下当官的机会和民主中国差不多。民主中国并不能让平民当官的机会增加,所以平民也就对争取民主没有兴趣。中共体制对选举权的剥夺是全民性的,所以对个体而言反而不是伤害。普通人不会感到来自中共的伤害,平民也不会想造反。

当奴隶有机会当奴隶主的时候,奴隶们就会争取让自己当奴隶主,而不是推翻奴隶制。

为什么习近平会伤害中共的江山?

因为中共在江胡时代,十年换一次领导人,平民子弟都有当大官的机会。

但习近平是把集体领导变成个人独裁,他自己想做终身皇帝,这就让平民在未来几十年之内都丧失了当国家最高领导人的机会。

而且如果习近平临死前把官位传给女儿,那么这对中共的打击就是致命的。

让平民当官的机会逐渐丧失,没有机会当官的中国平民,会动摇中共的江山。

( 由 作者 7月6日 编辑 )
8
3月5日 924 次浏览
习特厚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习特厚:习近平特别受到人民厚爱
回复文章: 西方国家为什么要关心中国的人权问题?

美国(和绝大部分西欧国家)的政治大体上是精英政治。对于(至少一部分不那么贪财的)精英来说,马斯洛前四个层次的需求早已经实现,第五层次的“自我实现”和第六层次的“超我意识”才是他们追求的。

美国外交完全被精英决定。美国外交一向被两个截然相反的理想所左右:

一个理想是国际主义,这个国际主义和共产国际的国际主义没有关系,而是来源于新教徒的救世热忱。当然天下大同的理想在任何文化里都存在。代表人物是威尔逊,我们可以管美国的国际主义叫”威尔逊主义“。

另一个理想是孤立主义,我喜欢管这帮人叫”五月花号主义者“。他们认为美国是新教徒(尤其是清教徒)的新世界,是桃花源。为了能独立于污浊腐坏的外部世界,应该尽量避免与外界接触。他们中的极端主义者认为国联/联合国(也就是威尔逊主义理想的产物)是国际主义精英用来腐蚀桃花源的阴谋。New World Order,Deep State这类鼓吹孤立主义的阴谋论,都是在这个语境下发明的。

历史的结局是美国靠威尔逊主义战胜了苏联。

所以说,美国外交上的两股势力本来就不是”实利派“。虽然现实政治中,实际掌权者总还是实利优先,但是理想的势力如果已经扎根在精英阶级中,那么一定会三不五时地冒头。

回复文章: “言论资敌”是什么鬼?

“非法上访”

“恶意讨薪”

“异常维权”

“地摊经济”

“个人副业”

“言论资敌”

……

三眼花翎
France_Mauro 我只是来学习前端设计的
回复文章: 分享一点野史

我看明镜的节目,请罗瑞卿的儿子罗宇来回忆历史的一期。

他说遵义会议之前实际的最高权力人是周,而不是博古。之所以后面宣传是博古,那是毛给他留面子。

当时江西待不住了要转移的时候,周本来不想毛转移,想把他留在江西,其实真实目的是借国民党的刀来杀人,但是没有成功。

后来遵义会议,毛拿到大权,念在周是人才,就没有追究这个事情,要把他留为己用。

PS:罗瑞卿,林彪是毛最嫡系的人。罗宇又是幼年时亲眼见过毛周的人,我觉得他说的话有一定可信度。

发表文章: 重逢 (原创短篇)

tt

( 由 作者 3月29日 编辑 )
10
2月19日 325 次浏览
回复文章: 一点感慨,在反共和肉身翻墙这件事上,想不忘初心还真挺难的

@天下无贼 #126869 50年太长了,我不做这样的预测,正所谓“长期来看我们都是死人”--凯恩斯。

另外如果你们过于纠结什么是真相,那我就给一句话吧"The report is half truth, but the important thing is which half you are at"

( 由 作者 2月21日 编辑 )
刘慈欣 反共复民
发表文章: 一个很奇怪的爆料:中共不敢武统台湾,怕的不是独派而是蓝统派
去YouTube上播放

这是台湾著名反共YouTuber摄徒日记的一个视频。在这个视频里,据称是一位来自东北的红三代在爆料。

但在4分07秒时,这位“红三代”说,中共不敢武统台湾,怕的不是独派而是统派(蓝统派)。他说自己有亲戚在中共的统战部,那些亲戚告诉他,中共害怕武统之后,蓝统派的思想会控制不住,进而威胁共产党的统治。

我看了这个以后,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因为中共没有武统台湾我能想到十多种理由,但从来没有往这个角度去想。如果是真的,那么绿营得收敛一些了。

( 由 作者 2月18日 编辑 )
5
2月18日 453 次浏览
回复文章: 一点感慨,在反共和肉身翻墙这件事上,想不忘初心还真挺难的

@热爱大撒币 #126800 他又在试图把话题带歪,还好你反应过来了。

你还是把他拉黑吧,他无论在品韭还是在这边,都大量使用诡辩的手段,而且经常把话题给带歪。

( 由 作者 2月18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一点感慨,在反共和肉身翻墙这件事上,想不忘初心还真挺难的

我认为完全不必拿价值观拷问经济利益。几个墙外论坛都有类似的看法,认为反共要和移民划等号。不认可中国的政治就一定要移民离开中国;反过来住在中国,有自己的生活和成功的事业就一定是“既得利益者”,说不定还“支持共产党”。事实上在国内有一百种,甚至一千种安全的反抗方式,可以像编程随想那样写博客科普技术,也可以像中国文字狱实录那样记录新闻,至少不说话也是一种选择。

具体到您的朋友,不知她是不是“狂黑国外痛斥恨国党”那种类型,不过这样的思维确实很有代表性。事实上共产党的统治越来越稳固,网络民意越来越撕裂,相当一部分要归咎到这样的中产阶级或精英阶级的“堕落”(一个例子就是“高等华人”)。退一步说,如果做不到反抗,至少可以凭良心说话做事。但现在的事实是这一批人越来越犬儒,不仅放弃了和自己能力匹配的责任,还转头为恶政唱赞歌,做共产党向社会灌输仇恨的马前卒。即使这么做对他们自己并没有什么好处。

爱狗却养猫 躺平美人膝
发表文章: 关于宗教的随笔(更新三 谈谈基督教教派)
  •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

  • 涉及的三次元细节多有艺术加工。

  • 不是宗教学专家,相关知识有错请包涵。


我祖父母/外祖父母一辈很有趣。我的祖母从小接受教会学校教育,后来投身革命就再没去过教堂,但对家人始终宣称自己信仰基督教(然而我始终没搞清楚她信的是新教还是天主教——或许也不那么要紧)。教会学校学的洋文她早就忘光了,但是学的圣歌一直记得;即使在思维已经不太清晰的时候,她听到钢琴弹奏的圣歌,还是会很开心地跟着哼唱。我的外祖母则从小跟着母亲拜佛,后来也不去庙宇了,但晚年家里长供着一个观音像。我小时候她曾经和我说,文革的时候她被分配到乡下工作,工作的地点和家里隔着一条大河,每次回家探亲都要搭乘渡船。有一次船行至河中,突然风狂雨骤,电闪雷鸣,小船上下颠簸,艄公都说这次大家只能听天由命了,满船人多有哭天抢地瑟瑟发抖者;我的外祖母说她当时反而不怕了,只是跪在船上,攥紧了随身戴着的一个观音像,一遍遍念她小时候学过的经文。念了几遍,风雨平静下来,等船终于到了对岸,天竟然已经快晴了。

我的祖母和外祖母都从来没有向小辈传过教,但她们唱的歌、说的故事一直让我印象深刻。

我父母都不信教,不过他们似乎都相信世界上有鬼。我父亲给我讲过他“小时候亲眼所见”某人被鬼附体的故事;我母亲遇到生活中某些难以解释的现象时,也常常担心是鬼怪作祟。对于宗教,他们更多是一种“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敬鬼神而远之”的态度;对于因果报应之说,他们也有所敬畏。可能是由于家庭背景的关系,他们一个对基督教好感更多些,一个对佛教好感更多些,同时对于伊斯兰教都颇有偏见。

我还有一个来自中东地区的女性朋友,自称是信仰伊斯兰教,并会遵守一些传统习俗,如斋月等。但是这位女性朋友绝对不是刻板印象里的穆斯林。她除非回国,否则从来不戴hijab;她抽烟喝酒双性恋;她参加各种社会活动,包括其祖国的一些反对派的活动;她全球到处跑,行动力点满。这位聪明而有魅力的女性,刷新了我对“穆斯林”这个词的认知——当然,对某些保守派人士来说,她是算不上真正的“穆斯林”的。

在中国人的社交活动中,我感觉很少有人谈论宗教;事实上,如果一定要讲一些“超自然”的话题,大家对于鬼故事比对于宗教要感兴趣得多。而在国外的社交场合,宗教则是一个大家都比较忌讳的话题,因为太容易导致冲突。当然也有例外,如教会组织的活动中,或者读书会/哲学讨论小组上,大家常常会谈论宗教,其中也不乏批评和质疑,不过只要保持基本礼貌,气氛还是比较融洽的。

我有一种假设,把宗教信仰作为生命中重要追求的人,和把学术理想或是政治理想作为重要追求的人一样,比例都不高。对大多数人来说,看得见摸得着的衣食住行、和家人朋友的关系、以及各种娱乐活动才是最有意思的东西。他们当中不乏信教者,不过宗教对他们来说更多是文化意义,如我的祖母唱的歌曲;信仰对他们来说则是一种无助时的指导和安慰,如我的外祖母在暴风雨中攥紧的观音像;有时也有道德意义,如我父母敬畏的鬼神因果之说;有时还是一种自我身份认知,如我的中东朋友。这当然完全没有问题。事实上我认为这种世俗化的宗教观有益于心理健康——当然是从世俗意义上来说。

我也遇到过一些人,对于自己的宗教信仰十分执着。这里面的人也千差万别,有些让我觉得像圣人,有些则让我感觉非常复杂。留至第二篇再写。

( 由 作者 2月22日 编辑 )
17
2月18日 500 次浏览
回复文章: 一点感慨,在反共和肉身翻墙这件事上,想不忘初心还真挺难的

各人权重不同。

你明显把价值观摆在了经济利益的前面,就这一点,很多人已经做不到了。

以前很多人不出去,还受到很多比如老人的问题,爱人的问题,自身能力的问题,亲朋好友等等问题的牵攀。但是国外的自然环境,收入,人均资源,居住环境,都有优势。

现在随着中国的经济发展,收入方面的差距在缩小;随着习总的政治开倒车,自由和人权方面的差距在拉大。这个时候,对于经济利益和人权自由哪个更重要,不同的人观念差距会更大。



实话说,我如果是你的朋友,我会做和他一样的选择,没办法,我就是个俗人,就这么爱钱。

另外还有一点你可能不愿意承认,那就是你长期待在国外,其实你对中国的了解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透彻和全面,你想象中国崩溃的速度,说出来很可能会让你的发小觉得可笑。

回复文章: 一点感慨,在反共和肉身翻墙这件事上,想不忘初心还真挺难的

“反正自己在一线城市高薪待遇,还不如留在国内呢,出了国人脉圈子地位全没了”

编程随想也是这个情况,人家也不打算出国移民,但是对中国社会有清醒的认识还是很重要的。

回复文章: 一点感慨,在反共和肉身翻墙这件事上,想不忘初心还真挺难的

一旦人在这个体制下得到了利益,这个体制的缺陷似乎也不那么重要了。

多数人都是如此。我认为这是人之常情,可以理解。(当然有的时候看到某垄断国企高管在那边狂黑国外骂恨国党的时候还是挺烦的。)

我个人理解的体制的最大问题,就是权力垄断带来的极大不稳定性。对上负责,领导最大,做人事安排或者做决策的时候,什么事实、民意、法律、数据,都比不上领导的一句话,而且出了问题大家就习惯性、系统性地压制消息、遮掩粉饰。于是领导的素质和判断力至关重要,一旦出错,纠正的时间很长,成本很高。由于这种特性,混得最好、掌握权力的多有不择手段或者惯于做表面文章的人;后者还好就是浪费资源,没法解决问题;前者则是喜欢折腾,往往创造出一堆新问题。当然,这种问题在很多存在等级制的机构中都存在。等级制本身也确实有提高决策效率的作用,关键还是有没有足够的竞争和监督,以防止出现太大的错误甚至人道灾难。

回复文章: 一点感慨,在反共和肉身翻墙这件事上,想不忘初心还真挺难的

读书越多,知道也越多,和人聊天因为双方掌握的信息和知识不对称难以沟通,所以选择有选择性的交友。这也是爱读书人朋友少的原因。

回复文章: 中共推出的新海外优青计划,真的能起到偷窃技术的效果吗

@热爱大撒币 #126666 是的,我之前是在用美国NSF的自然科学项目平均研究资金和优青计划提供的项目研究资金做比较,来看优青计划是否有竞争力。至于NSFC的资金情况我不太清楚。之前没表述得清楚,不好意思。:)

感觉中国自然科学基金委应该是准备了大量资金准备挖人的

是的。优青计划有点广撒网的意思。从计划上来说,如果真的吸引到很优秀的人应该会有后续支持。不过对于国内的整体科研环境我实在信心不大。

习猪习 抵抗者运动
回复文章: 【美国之音】记录当代中国文字狱,为“墙国”不再有因言获罪那一天

@libgen #126630

我自己抓了推文下來,在 https://github.com/PincongBot/SpeechFreedomCN/blob/master/tweets_archive.json,圖片在 https://github.com/PincongBot/SpeechFreedomCN/tree/master/media
不過 Twitter 時間線上的推文只有到 2020-07-13 的,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TODO: 用 Twitter 的 API 再試試

习猪习 抵抗者运动
发表文章: 【美国之音】记录当代中国文字狱,为“墙国”不再有因言获罪那一天

原文:https://www.voachinese.com/a/conversation-with-a-young-chinese-free-speech-activist02162021/5779420.html

网络世界中,他是中文推特圈颇有影响力的“中国文字狱事件盘点”账号的推主。

“身边没有一个人知道我关心政治,”他说,“我必须得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

出于安全考虑,他只透露自己姓王,90后,生活在“墙国”,给自己的定位是“倡导言论自由的活动人士。

相比很多中文界的推特大V,小王上推的时间不长。2019年10月,中国共产党庆祝执政70周年之际,他开通了“中国文字狱事件盘点”,用中英双语记录近年来中国因言获罪的案例。通过政府网站、法院判决书、官媒报道、警方社交媒体账号等公开信息来源,建成了一个从2013年至今有近2000个因言获罪案例的数据库。他说,这些都是冰山一角。

说起设立推特账号的契机,小王告诉美国之音,中国在举行大型阅兵式庆祝建国70周年的时间点上抓了很多所谓“辱国人士”。一些人仅仅因为在网上说了几句官方不喜欢的话就被抓走。让他觉得最为两个荒谬的案例,一是一位四川网民说:“阅兵有什么好看的”,二是一位山东网民说:“祖国没有养你,是你妈养的你。” 二人双双被拘留。

“那个时候我才意识到,这个国家对言论的打压可能又上升到一个新的层面了。虽然我们都知道这样的事件一直存在,但是那一系列案例报道出来,我才感觉到细思极恐,” 小王说。

在他记录的案例里,有一些被媒体广泛报道的知名人物,比如曾暗示习近平是“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被重判18年的地产大亨任志强;接连发表批评当局文章被革职的前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声援多位良心犯被起诉“非法经营罪”的出版界“侠女”耿潇男;抨击共产党是“政治僵尸”被开除党籍的前中共党校教授蔡霞;报道武汉疫情被判刑的公民记者张展 ……

但更多的是些籍籍无名,鲜有人关注的小人物,有些连名字也没有留下。比如,山东青岛因在微信群“辱骂村干部”被拘留7天的吴某;宁夏银川因在贴吧抨击交警被拘留5天的李某;河南嵩县因在推特发布、转发“疫情涉政虚假信息”被判有期徒刑6个月的姚某。在这近2000位当代文字狱受害者中,甚至还有未成年人。

江苏徐州45岁的前央企员工黄根宝是被小王“立此存照”的文字狱受害者之一。在官方的判决书里,他因在推特上“辱骂国家领导人”和散布“损害国家形象和危害国家利益的虚假信息”被判处1年4个月有期徒刑。

“(2019年)5月31日早上,大概9点左右的时候,他们通过单位的人把我喊到会议室,我也没有什么准备,手机也被他们拿走了,”黄根宝告诉美国之音,“我也没想到这次他会动真格的。”

刑满释放的黄根宝开通了新的推特账号(原先的账号已经被他人控制),继续发声。他坚称自己无罪,并正式向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重新审理的申诉。

“我们是人,怎么能任由他们像猪一样圈养,”他写道。

“我认为这些人不应该被遗忘,” “中国文字狱事件盘点”的推主小王对美国之音说,“很多案例放在其他国家都会是头条新闻,但是在中国,它只是一个数字,只是简单的千分之一、万分之一。这个群体太庞大了,我希望尽我可能,让世界知道他们。”

就在小王上推的同一时间,中国外交部和一众外交官也纷纷设立推特账号。 尽管推特被中国政府屏蔽,但官方显然意识到占领这一平台的重要性。

那时小王经常到外交部的推特上留言,发布自己整理的因言获罪的案例。一个星期后,他被对方拉黑了。

去年,中国外交部公开表示:“在中国,任何人不可能因为仅仅发表言论就受到处罚或者刑罚……极少数人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造谣称他们在中国‘因言获罪’,经不起事实推敲。”

“那么请问,这个经得起推敲不?”小王再次发布了满满一页因为说话被警告、拘留、甚至判刑的受害者名单。

他对美国之音说:“一定要让世界知道中共对言论的打压,对人权的迫害是系统性的,并不是几个简单的案例。”

很多推友对小王说谢谢,感谢他让被遗忘的人群为人们铭记,让世界知晓中国言论管控的现状。

一位推特用户写道:“这些事情陆续发生的时候,你可能觉得只是单个事件,个别事件,但是罗列到一起后,你发现周围是一张巨大的网,让你窒息,让你颤抖。其实灾难就在不远处,如何能继续岁月静好?”

小王也清楚,他所做的事可能会给自己带来风险,说不定他本人就是下一个“被盘点”的对象。

殷鉴不远——去年4月,北京三名90后疑因在端点星网站备份新冠疫情期间被删除的文章被失踪,陈玫和蔡伟随后以“寻衅滋事罪”被逮捕;2016年,收集、发布中国群体性抗争事件的贵州小伙儿卢昱宇和当时的女友李婷玉被抓。隔年8月,卢昱宇被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四年徒刑;李婷玉被判刑两年、缓刑三年。

“当我收集到他们的案例时,我自己也是震惊了,”小王对美国之音说。 “同时我也意识到我可能是下一个。”

但是,当小王真正意识到自己可能是“下一个”的时候,他觉得“已经没有回头路了。我必须一直做下去,不管结果怎样”。

“因为我知道,即使我停下来了,就算我把这个推特账号删除了,未来被迫害的风险还是大大存在的。 我宁愿被他们迫害也不愿停下来,”他说。

他对美国之音说,中共在各地抓异见者的目的就是杀一儆百,想让人们闭嘴,如果自己也跟着闭嘴,无异于让威权统治得逞,“如果一个国家连言论自由都要迫害,自由在这个国家应该已经是被连根拔起了。”

小王说,他会将这份留存记忆的工作一直做下去,直到有一天自己也被消失,或者中国彻底不再有因言获罪的那一天。

12
2月17日 293 次浏览
日本的侵略也可以说是好事,帮了我们的大忙。请看,中国人民夺取了政权,同时,你们的垄断资本、军国主义也帮了我们的忙。日本人民成百万、成千万地醒觉起来。包括在中国打仗的一部分将军,他们现在变成我们的朋友了。 ——毛泽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