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 - 丁丁兄弟
趙少康
丁丁兄弟 中廣集團董事長
回复文章: 如何看待国内流行的一句话“命苦不能怪政府”?

经典考题:《祝福》中祥林嫂的个人命运为什么会落得悲剧收场?

标准答案:祥林嫂拥有中国封建社会农民妇女的传统品质,勤劳简朴,任劳任怨,依然凄惨离世。但是鲁迅先生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在封建礼教束缚的社会下底层受压迫的劳动妇女不知道反抗,逆来顺受...

革命样板戏《白毛女》表现了什么主题?

标准答案: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

这么跟父母讲保准父母无话可说。不需要麻烦还要引西方的观念来说服父母。

社会没有维系公民权益,没有践行法治保障每个人的财产,尊严和法律地位的平等,就是社会的失职。在这样的不公的环境下,造成的个人命运坎坷,不怪政府怪谁?

要是套用孙中山所引《礼运-大同篇》的说法,即便遭遇飞来横祸的鳏寡孤独者都能皆有所养。在这样理想的社会下,命苦的只会是怨天尤人的懒人。

回复文章: 最近由北美留学生日报想到一件事

这件事比较有意思。本站之前有好几篇评价加速主义的文章着实不错,可以考古出来细读。

虽然说战狼小粉红分为野生的和家养的。家养的一般听指令,野生的会乱咬。但是要准确把握党中央的意图也很具难度。哪怕上层也往往搞不清楚状况,跟不上习主席的态度转变,翻车的事情也常常有。

就拿最近印度疫情失控的事情来说,无疑是给大内宣捡到了一把枪,挖苦民主体制一塌糊涂,衬托一党专政有效率。但是到了大内宣媒体炒作话题的时候就变了味,往往演变成嘲笑印度人贫困落后,卫生习惯差,死了也活该。这当中无疑是没有好好领会习主席高瞻远瞩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伟大构想。内宣内部都出现了意见之争。

如果真心想离间大外宣和爱国(党)愤青的话,最好紧扣每次党代会的精神要领,并联系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用漂亮的理论话,制造极端民族主义和原教旨共产主义的矛盾。即便胡锡进和司马南都没办法洗地,因为本身这两者就是水火不容的概念。

回复文章: 民进党真的排外吗

某些地方存在双标。李登辉说自己是日本人,一些民进党就表示要包容。郝柏村说自己是中国人,一些民进党就说他出卖台湾。

台湾人说,当年延平郡王把台湾作为反清复明的基地,日本人把台湾作为东亚扩张的基地,两位蒋总统把台湾作为反攻大陆的基地。什么时候台湾人决定过自己的命运? 这些我都能理解。但是现在已经是了,中华民国台湾的总统是由2300万台湾及离岛的人民选举出来的。这还不能说明台湾人已经掌握了自己的命运吗?只是受到大陆匪政权打压,中华民国台湾在国际上不被承认而已。

但一些极端的人要说完全和大陆划清关系,完全抛弃中国文化,发展出一套自己的文化,完全就是荒谬的说辞。有本事把妈祖庙,孔庙,关帝庙,道观这些带有中国文化传统的东西全部都毁掉。台湾即便再绿的乡民也不可能答应。

但是台湾就算地方史而言,本身就是一个移民社会。真正有资格说血统纯正的台湾人的只有原住民朋友。

我常常建议台湾朋友一国两府,没有必要强求政府层面的统一。两岸(民主中国)作为平等的政治实体,互相承认主权和治权,文化上代表一个国家,两个政府同时在联合国和国际组织中占有席位。中国不单有唯一合法政府。台湾人双重身份认同,台湾可以和其它国家正常邦交。但是两岸之间的事务还是给陆委会,而非台湾外交部处理。如果真能这样,即便吕秀莲,谢长庭这类政治人物也会接受。如果台湾人把我当外国人看待,无疑是伤害我民族情感的。

虽然我接触的台湾人也不算太多,但亲身经验是,只要你向往台湾的民主社会的秩序,愿意倾听台湾本土人的心声,厌恶共产党的专政和国民党戒严时代的独裁。大多数泛绿台湾人都会对这样的大陆人改观,并和你交朋友的。

回复文章: 为什么中国反日派难以形成一股政治势力?

仇日情绪什么的都是亲自由中宣部有意带网军煽动的。像19年川普给中国加关税,贸易战斗的难解难分之际,安倍首相访华。中共有意拉拢日本人,不希望日本人跟美国人联手,就停播了一段时间抗日神剧。

朴槿惠参加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庆典,就中韩亲善。朴槿惠下令部署萨德导弹,就中韩交恶,在影视娱乐界就搞限韩令,清理乐天马特超市。

最搞笑的是来自台湾媒体的解读。中国对川普示硬,电影频道就播《上甘岭》,中国对川普示软,电影频道就播《黄河绝恋》。妥妥的精神分裂。

想到1971年周恩来关照即将出国参赛的乒乓球运动员庄则栋的一段话。"反对美帝国主义是我们一贯的立场,但是这不能阻挡中国人民同美国人民之间的友谊。"反正你庄则栋能帮中共跟美国人牵线搭桥,那就是中美两国人民的美好友谊,事情搞砸了那就是你庄则栋通敌反革命。怎么也赖不到我周恩来头上。

回复文章: 新疆和西藏如果独立了,该如何养活自己呢?

西藏未必想独立。达兰萨拉流亡政府在接受外媒采访时多是要求保留地方传统文化和宗教习俗不被破坏,争取一个高度自治。

新疆问题非常难解。一旦独立留在新疆的汉人如何自处?而且面临二次分裂的危险,因为就新疆地区的少数民族而言,维族也没有占据压倒性的人口优势,如果哈萨克人想回归哈萨克,塔吉克人要回归塔吉克,会非常麻烦。少数民族短时间内也缺乏足够的技术工人来接收庞大的工矿业。长期在共产党愚民教育,偏见的民族政策下和网络防火墙的控制下培养起来的新疆青年,其民主素养应该远远比不上阿拉伯之春中的突尼斯,埃及等地的市民。从阿拉伯之春的教训中,我非常的有把握说,如果西方世界或者民主中国不介入,那么有很大一批虔诚的回教徒会从传统信仰中寻求生存之道回归极端伊斯兰保守主义拒绝西方文明,这将会是恐怖主义孕育的温床,就像也门胡赛武装和埃及穆兄会。我可以想见如果哪天共产党无力控制新疆,新疆陷入无政府状态,一定会陷入内乱。而且中亚某地一旦出现权力真空,俄罗斯干预的机率几乎是100%。

这点相对西藏好很多,因为拥有号召力的宗教领袖和流亡政府,民族结构单一,人口稀少,且没有技术含量高的工矿产业,不需要大量汉人移民来投入建设,仅仅算西藏自治区人口仅仅三百多万,不及东部地区一个中等城市。广义的藏区还包括青海,以及四川和甘肃西部的几个藏族自治州,这些藏民总人口也就六七百万。如果独立后可以凭借和印度的良好关系,来拓展贸易,粮食问题也不会很紧张,但是先天的自然条件也不可能让西藏更为富裕,只能大体维持温饱吧。

综上所述,我个人不建议这两块地区独立。但是强烈主张在少数民族区推广民主通识科教育,并且给于高度自治。

回复文章: 说句实话吧,我现在对于中国民间的情况,感到很害怕

是的。必然要经过开明专制,威权立宪再走向民主化。冒然民主化非常容易产生民粹破坏法律规则,剥夺个人的自由。好比为了伸张正义,老百姓可以不顾法律,泛用私刑,张扣扣卧薪尝胆十几年不走法律程序伸冤,一朝大仇得报,快意恩仇,民间还会鼓励这种做法。为了清算官商勾结的资本家,老百姓可以无视私人财产,请愿剥夺马云99%的财富回馈大众。这样缺乏法治思维的事情,全都干的出来。我常常以为,推翻一党专政只是一个开始,而要建立法治社会,逐步过渡民主更为困难。

不启发民智,教化人心。有足够的现代公民作为支撑。那么这样的革命也是不彻底的。不能立纲陈纪,开明专制也会走向腐败集权,重蹈历代王朝兴衰更迭的覆辙。

但也不要过于害怕,如果没有共产党一样的言论管控,网评员失去了背后金主。像陈秋实一样有良知的人可以自由发言而不担心被拘禁。让信息在网路上自由传播而不加限制,几个月下来只会鼓舞更多陈秋实一样的人出现揭露社会的阴暗面。那么一切都可以期待。

回复文章: 集资悬赏赵家人

需要公开的审判才可以,不论被告缺席与否。能够提供完整证据对于侵害人权的,实施参与迫害平民或异议人士的恶棍必须遵照《国际人权法》追究。如果covid19属实为人造和实验室泄露,也必须依照国际《化学武器公约》追究。这两类罪行如果缺席审判的话适用于悬赏。

而贪污腐败未涉及人权问题的经济犯我支持给于特赦,如果愿意配合调查并且主动上缴不法所得资产的话。进阶则是清算党产,补助受迫害家庭,转型正义。

当然此刻我们讨论这个话题显得非常不着边际。关键是谁来执行?拜登政府都寄希望于在某些领域与中共政府磋商合作,未必有与北京当局进行激烈意识形态对抗的决心。反观内部环境,虽然习一尊上台以后搞的国进民退的经济政策完全不具备可持续性,但现政权此时还没有明显暴露其执政危机,墙内普通人总体还算安于现状,并不希望剧烈的社会变革让他们资产缩水。香港很多市民朋友们争取了大半年,但这股风潮并没有在内地激起什么反响。

原谅我有这些悲观的看法。尽管我个人情感上无比支持刨根究底的"时代革命"。

回复文章: 最近推特圈里对于维权学生的冷嘲热讽,把无差别伤人事件当成一个个笑话来看,和冷漠的支那人有什么区别?

不是我瞧不起一些人。成天把屠什麼的掛在嘴上的,現實生活中給他們菜刀讓他們殺一隻活雞都不一定有這本事。

回复文章: 袁騰飛說得好,找對象門當戶對很重要

聽了袁老師這麼多年課,這個視頻是少數幾個我非常不認同的。

雖然非常現實主義,但我很反感把人分三六九等。關於那篇衡水中學學生演講的視頻,以及視頻背後所反應的社會現象的分析,我認為袁騰飛也沒有點到要害。

回复文章: 开庭公审赵家人需要哪些条件?

@陈士杰 #128388 提出一点不同看法。司法确实不能审判政治主张,但是司法可以审判犯罪行为,所谓是罪行法定。参与抗议的香港市民的非正常死亡和新疆集中营的丑闻等等,如果有证据证明这都不是孤立事件,而是由高层下令的系统性的政治迫害和宗教迫害,那绝对适用于反人类罪。此外COVID19,如果真是人为制造和实验室泄露,而且有内部文件披露是用做超限战用途而非病理学研究的话,那么也应该算是违反《禁止化学武器公约》,应该被追究的。当然还要甄别动机是故意泄露还是出于无意。

要说后来审判萨达姆,虽然是美国人主导的,背后带有明确政治意图的,但是迫害境内什叶派平民和库尔德人,刺杀政治异见人士,对平民使用化学武器都是可以作实的。理论上叙利亚的阿萨德,美国人要搞他也能如法炮制。(只是俄罗斯,土耳其,伊朗和沙特的触角都牵涉在叙利亚内战中,战略考量上美国人不想淌这个浑水,希望诸方势力可以制衡伊斯兰国)。

另外中国也有民族冲突啊。维汉矛盾应该已经很深了,可惜我不认识什么维族朋友,没法当面印证。藏汉矛盾应该好一些,我接触过一些淳朴的信仰佛教的藏民,他们大多不带什么仇恨看待世人。我很想知道你的看法。

回复文章: 我们是不是误会中国共产党了?

胤禛兄为何最近这么反串?

回复文章: 【集思广益】民主制度如何杜绝腐败

腐败不可能被杜绝。腐败是人性的延伸,贪婪的人性一旦得了权便有可能滋生腐败。立宪法治只是增加了腐败弄权的操作难度,提供了处理腐败的途径,言论自由和舆论监督只是提高了腐败者弄权的门槛。

正如盗窃,强奸无法被杜绝一样,无论如何完善刑法和社会宣教都不可能根除。

回复文章: 【新人报到】大家好

@Wolfychan #140387 我一直覺得你很可愛。╭(╯^╰)╮

回复文章: 關於封禁無賊的幾句話

@MasterChief #133287 刘慈欣私信回复我了。他表示他只是近期潜水而已。

回复文章: 党国的审美为什么这么土?

读一遍《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就什么都明白了。

回复文章: 每日心诗词

一搓鸡毛顶上冲,站在墙头吹吹风。东风吹来毛则西,西风吹来毛则东。

夹头伸舌马臀前,忽左忽右探风源。南边开枪死马北,北边开枪死马南。

---佚名网络打油诗

回复文章: 🍵茶餐廳🍵

@首都卫队 #143111 我以前在農村看別人殺雞,一個人拎著雞腳,一個人單手捏住兩片翅膀,第三個人拎起雞冠然後照著脖子一刀,之後拎住雞腳倒著放血。放血放的差不多再放到熱水裡拔毛,清內臟。

回复文章: 为什么2047的人这么少?

@消极 #124759 理解,我原先也在香港反送中时期了解了品葱,注册过品葱账户,只是几乎不怎么留言。当时从很多质量帖中学习到了不少,后来有感品葱的部分管理层利用政治正确打压不同意见导致很多原创的学者型会员离开才明显觉得论坛质量急剧下降。昨天刚得知贵站,也从贵站的一些品葱讨论帖中了解了其中的来龙去脉。

回复文章: 梦想美食任意门

@Wolfychan #139743 好喝吗?冬瓜汤没放排骨吗?

回复文章: 關於封禁無賊的幾句話

@Wolfychan #133333 我也很想揍他。(^•^)~

回复文章: 我们对共产党及其党员的政策

@消极 #144525 习可没想共治。共治既可以是贵族寡头共治,也可以是全民共治。

毛砸烂各地党委是因为各地党委是因为毛以为中共有资本主义复辟或者修正主义的危险。或者说存在潜在的赫鲁晓夫,不会紧跟毛泽东思想。

65年末,姚文元在上海文汇报发表《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66年这股批判文艺战线黑线的风潮被北京的文宣部压了下来,时任北京市委彭真,公安部长罗瑞卿,文化部长陆定一,以及杨尚昆,起草了《二月提纲》,主张把历史问题限定在学术讨论领域。

后来被毛则东狠批。毛的原话是:"你们这帮人,针插不进,水泼不进,俨然是要搞独立王国嘛。"很显然毛此时已经对官僚系统相当不满意了。彭罗陆杨成为文革中最早被打倒的对象。因为所谓"三年自然灾害"的教训当时很多地方干部开经济会议汇报工作的时候都忽略毛,只向国家主席刘少奇汇报。毛的领导地位受到空前挑战,毛以为地方官大多靠不住。上面提到的北京部长级干部尚且如此,不要说地方大员了。

回复文章: 我们是不是误会中国共产党了?

@yingzhen251 #144765 不是党诞百年吗?

中共领袖平易近人是宣传出来的。延安时期就搞特殊化被文人王实味批评,最后引起了延安整风。

如果真的党这么好,那么就请真正落实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拥有言论自由,集会结社的权力,释放陈秋实,方斌,张展,维权律师们和香港泛民派。请平易近人习总和香港的年轻人对话。

回复文章: 中共为什么没有把何韵诗驱逐出境?

一步一步来啊。国安法颁布后最先抓的是泛民派47名议员,然后是整顿香港的媒体和教育界,最后才会逼迫演艺界人士表态。总有缓急之分存在。

回复文章: 梦想美食任意门

@natasha #136219 我也想吃。(^•^)~

回复文章: 出门前要穿衣服

总之,越是高级的文明,其中的人越是要克制自己的欲望,越是不能为所欲为。

这个立论恐怕站不住脚。不然中世纪教权约束世俗生活,到文艺复兴的思想解放就变成倒退了。反之从开放包容的巴列维王朝到现在保守极端的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就变成进步了。

存天理,灭人欲的理学,反倒是有助于明清社会,文化,经济的发展。

回复文章: 关于对之前提出的问题,即蒙元是否破坏华夏传承的一些思考。

@影人 #140776 各有所长吧。日本人不知怎么的没有研发出强弩,只是使用弓箭。弩相较于弓箭虽然射速慢一些但胜在穿透力强,射程远,而且可以在预备射击时节省体力,不像弓箭手在瞄准时要保持拉弦的姿势。而当时火绳枪(日本人叫铁炮)在16世纪也有局限性,不能广泛替代弓弩。因为弓弩射速快于火绳枪,而且弓弩可以抛物线射击,且下雨天不受影响,这些铁炮都办不到。

那时日本人也没有火炮(不是铁炮)。这点非常坑。需要依靠人力投掷才能运用火药武器,日本人叫焙烙玉,使用原理类似上古兵器投石索。玩脱了,炸自己人的事情也屡有发生。

此外日本人的筑城技巧也很坑,不知道为什么日本的城堡(天守阁)的外围常常设计成不是与地面垂直的城墙,而是有一定角度,反倒利于攻城的一方攀爬。

至于板甲那是因为中国的战争与欧洲不同。当时欧洲的骑士都是贵族阶层,其武器装备都是自备的,拥有封地田产的老爷们,自然为了保存自己性命,有条件为自己打造板甲,且战争规模一般可控。也有人把欧洲中世纪战争比做骑士间的武力较量,除了对异教徒的征战,没有出现过灭国级别的战争。

换到中国,唐五代以后都沿袭募兵制,兵源一般是灾荒时期的流民或者社会闲散人员组成。朝廷这么做很大一个原因也是想防止农民起义。而像中国动辄十几万,几十万人的战争,根本就不可能办到人人都武器精良。而且欧洲中世纪骑士都需要好几个扈从来帮衬。扛着几十斤重的东西披甲上马,需要扈从来帮忙。加上欧洲中世纪的战争一般表现为局部地区的军事冲突,不需要数百里或更远的行军,所以这些条件放到中国都办不到。更进一步说,火器出现以后,再厚的装甲也是徒劳了。

回复文章: 我反对联邦制的一个主要理由:联邦制不能异地审理

@陈士杰 #141021 吃亏是没办法的事,民主政治本身就是妥协的产物。维吾尔人还觉得他们吃亏呢,汉族人在新疆抢他们的资源和工作机会。所以我建议是两院制。众议院提案草拟,参议院最终拍板。

同质化很强是你所见到的社会,可能汉民族和世俗化程度较高的满族,朝鲜族,蒙古族,苗族这些比较也还可以,但是放到新疆西藏就没道理了。很多新疆朋友和藏民汉语都说不好。很多新疆朋友完全不是这么想问题的。他们以为新疆这个地名称呼就是文化侵略的一部分。而且如果新疆自治也要细分各个不同民族的聚居区。

台湾毕竟地方小。打个比方你如果让某党推举一个从没去过江西,江西话也听不懂,对当地风土人情也不了解的人去选江西省长,江西人会买账吗?

回复文章: 陈士杰版宪法:罢免法官的问题

@陈士杰 #137555 这点不大同意。司法的本质就是维护法律的运行,保障法律的权威,并运用法律裁决争议,不是为平衡党派斗争而存在的。

如果两派议员合谋罢免法官,那要看什么理由。如果因为法官渎职被弹劾,那就是法官个人的问题。如果罢免法官是为了平衡政治利益而安插双方妥协的人物,那就是干预司法。把司法拖进党派斗争的战场。司法独立也就不存在了。

回答问题: 中國人的真實稅負水平到底是怎樣?

@疯狂维尼熊 #135637 税收方面的研究确实很有意思。我上面分享的传送门是国务院网站有关政府财政收支的报告。如果数据大抵可靠的话,还是很有参考价值的。

具体税种和细则可以在百度上找到不少材料。另外那个国务院网站也可以查到很多法律细则。

回复文章: 現在的品蔥為日本的戰爭罪行辯護

@青年 #135829 老实说当年皇军对坚定抗日的中国人反倒很敬重。张自忠将军殉国以后日本人还给他准备上好的棺椁。这样的人被日本军人看作是有武士道精神的人。后来国军派特遣队去抢回张将军的烈士遗骨日军也没有多大反抗。

在日占区的上海捉到国民党的军统特务,下手最狠的是李士群,丁默村这帮人,反倒不是日本宪兵。

这种日本人打到家门口,主动跪出来伸长脖子"请太君杀"的纯傻X现实中应该不存在。八成讲这种话的人会沦为抗日神剧中太君的狗腿子,为太君鞍前马后扇扇子,太君赏他两袋红薯就心甘情愿做苦力,根本被日本人看不起。

( 由 作者 4月14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投票】民主之后,习近平被抓,你是法官

@愛牛奶盒的人 #142822 想不到瑤瑤有這麼良好的法治思維。看了這麼多答案,您的意見我最為欣賞。( ・ิϖ・ิ)

回答问题: 如何理解「躺平」?(更新:增加漫画)

@消极 #140900 不要这么说娜娜酱,她很可爱的。{{{(>_<)}}}

回复文章: 你做过哪些让你记忆深刻的梦?

@陈士杰 #143740 笑死了。川普和宋楚瑜。怎么会有宋楚瑜,哈哈哈。(´ω`)

我好像没梦见过什么政治人物。大多数都梦到有关两性的梦。前几天还梦见了Valentina Nappi。(・_・;)

有次印象深刻的是梦到自己被黑帮一路追杀,我趁计程车逃到一处人多的游乐园,然后躲到摩天轮里面去了。结果黑帮分子追杀到了摩天轮底下等我。我急到从摩天轮数十米的高空厢上跳了下来。之后就被惊醒了。

回复文章: 【投票】你如果可以选择自己的出生地,你会再选择当中国人吗?

我最想做香港人,或者广东人。江浙也行吧。

回复文章: 傀儡留学生日报:成都49中学生坠楼,背后港独、台独势力令人暖心

为什么要分享这种SB东西?我好想骂脏话!!!真NM火大,🔥🔥🔥什么事情都往反滑势力头上扣,TMD就像文革时候什么坏事都往阶级敌人头上扣就完事了。这B女人在我眼中还不如那一类脱衣卖骚的女主播,别人赚良钱,她TM良心被狗吃了,消遣死人和家属,抹灭道德和良知,赚这种狗血钱!

回复文章: 英文的一些逻辑性不如汉语

纠结这个没有意义。好比范仲淹官至枢密使,参知政事,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知延州。这么一长串,除了mayor of Yan'an其他的都不知道怎么翻译成英文。

维多利亚女王的头衔,不也很长。 Her Majesty Victoria, by the Grace of God, of the United Kingdom of Great Britain and Ireland Queen, Defender of the Faith, Empress of India。

中文翻译为维多利亚陛下,蒙上帝恩典,为大不列颠及爱尔兰联合王国女王,信仰的保卫者,印度女皇。

同时代的道光帝,生前就叫大清皇帝。死后庙号宣宗,谥号效天符运立中体正至文圣武智勇仁慈勤孝敏宽成皇帝。又是一长串,不知如何翻译。

回复文章: 【投票】你是否支持我写的宪法里面的公投万能的条目?如果不支持请写出理由。

这个直接民权中的创制权和复决权和民意代表的职能有所重叠。有所争议的提案需要三分之二的多数票才能通过。那么如何界定这个有所争议?

修改宪法的提议逻辑上讲本身就是违背宪法的。只能说这样的提议是否符合法律流程。

回复文章: 你做过哪些让你记忆深刻的梦?

@Wolfychan #143743 被抓住的枪决犯人,怎么还有机会跑图书馆吃糖果?

回复文章: 我们对共产党及其党员的政策

@消极 #144428 不同意最后一点对戈尔巴乔夫改革的说法。戈尔巴乔夫未必想做独裁者,他在位时期领导的改革被称作新思维改革。放弃了马列教条和一党专政理论,不认为苏共的领导地位要强行依靠宪法来保障,倡导多元化和公开性,并且重视人权。在他期间很多政治刊物和文艺作品得到解禁,不少政治犯得以释放。甚至在90年苏共二十八大亦是最后一次苏共代表大会上着手准备实行多党制。

试问一个想当独裁者的人怎么会允许这么多挑战自身执政权威的东西出现?

相比之下邓小平就逊色得多了。在意识形态领域和思想战线上中共要比苏共抓得严得多。西单民主墙也只有差不多维持了的一年光景。老魏不久就入狱。80年代面对所谓的资产阶级自由化趋势,还多次展开清除精神污染运动。只是鉴于文革的教训,这些运动都不能搞成轰轰烈烈的群众运动。

回复文章: 🍵茶餐廳🍵

我也想躺平美人膝 (>_<)

回复文章: 你们在网上有哪些特殊的癖好?

好像沒什麼特殊癖好哎。學習,看毛片,來本站吹水。

回复文章: 好感和喜欢的区别是什么?

好感是对一个人放低戒备心,表现出愿意接近增进了解或者不排斥被接近的一种心理状态。

喜欢是被吸引,喜欢一个人或者喜欢和那个人相处时候的感受。而这是发自内心的一种心理悸动。

我觉得后者比前者更进一步。

我替你手动@本站情感咨询师, @爱狗却养猫 @natasha 。可以听听这两位人情练达之人的高见。

回复文章: 🙅🏻‍♀️诚🙅🏻扰

@愛牛奶盒的人 #144599 是的。我还准备应聘诗社的干事。:D

回复文章: 【水题】如果你给自己起名字,你会起什么名字?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132123 哈哈哈哈哈,野爹,你好幽默,xswl。亲爹是汉奸,野爹是烈士。

回复文章: 我们对共产党及其党员的政策

我们的敌人是专制主义,极权主义,毁灭人性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和极端排外的民族主义。

现在的中共体制如蔡霞教授所说变成了政治僵尸。而今天中共所引导的意识形态正在朝我上面所列举的方向不断加速。

我相信不少共产党人也是人都具有人性,尤其是广大基层的技术官僚。但是当他们需要在历史关头做抉择的时候,党性很多时候往往盖过人性。

就在前几天,习总还领导政治局委员们发起了重温入党誓词的主题教育活动。我和不少悲观派看法不同,我始终以为这类操作是极权统治者心虚的表现。如入党誓词所说: "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履行党的义务,严守党的纪律,保守党的秘密,永不叛党。"这正是需要打破的。

去YouTube上播放

邓矮子曾经定下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铁律,这也使得习总上台之前改革开放的政治改革层面始终被框死在了这个牢笼内。而今后要做的就是突破这所谓的四项基本原则。

共产党员作为个人或许在自由的环境下也会发生思想转变,他们自然可以成为民主改革或革命的同盟军,典型人物如许家屯。

但是这个组织则不能存在。为以往历史上的偿债只是其次。如果共产党放弃了一党专政,对舆论阵地和文艺战线的掌控,突破了马列毛的教条,通过民主的方式进行选举,通过民意支持而合法执政,那么这就不是共产党了。

( 由 作者 6月23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梦想美食任意门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3月19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明天的比赛我支持匈牙利
标记为删除
无人机能在高空定点杀人的时代,我在家里就看不到外面的照片?我就无法了解到我居住的城市发生了什么事?看我记录的人们都不恐慌,你倒是恐慌了?我在疫区,封闭在家,通过网络与朋友同事交流,并记下我每天的所见所闻,苦苦等待拐点到来。你在京城,自由自在,倒是花费心机天天骂我。你这就叫有良心?可以告诉你:更多的人,看过我的记录,然后说,他们安心了。 ——方方 2020年2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