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dom2047 点赞过的内容
thphd 2047站长
回复文章: 赵立坚推特言论过于“战狼”,严重损害中国利益,外交部决定限制工作人员翻墙发推

“战狼”只能给自己人看,到处乱发一定会出事。

美国上一任总统就喜欢在推特上战狼,结果被全世界diss,没能连任。现在维尼马上就要连任,外交部居然还在推特上战狼,用心险恶可见一斑。

13
7月2日
图书馆革命🌈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发表文章: 推荐一个很好的媒体项目:AG⓪RA

这里是这么介绍的。

「Agora零區」致力於爲原子化個體和散沙性社會探索一組方法論和工作框架。憑藉網絡技術,「零區」建基於一套可擴展的虛擬社區服務框架,包含賦權工具、維權輔助、分佈組織、網絡拓樸、信息聚合、匿名通信等,惟並非提供解決方案。

無論性別、身份、階級、財富、年齡、學識、職業、膚色、語言、性格、立場、信仰、性向、种族、能力…… 你/妳我她/他們都會在「零區」找到意義。

项目主页

https://github.com/agorahub


以下是分版块

零新闻

https://agora0.gitlab.io/news/


零博客

https://agora0.gitlab.io/blog/


电子杂志:The Republic of Agora

The PEN is an open source newsroom to issue the Agora zine PEN⓪ The Republic of Agora. The PEN⓪ starts at a monthly basis, and consists of two main sections: the Heros, and the Columns. The policies of drafting and publishing may vary in accordance with certain consensus by the PEN Board on behalf of the Agora Community.

https://agorahub.github.io/pen0/

目前首页是第六期,第零期是一些经典英文文章。

VOL.5 | VOL.4 | VOL.3 | VOL.2 | VOL.1

5
7月2日 240 次浏览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回答问题: 如何看待墙内极权政体的政策延续性强于民主政体的观点?

米国宪法200年也就是打了几个补丁,你国70年换了四本宪法。延续?我暂且蒙在乌兰巴托里。

民憲派
bobliu 00後(九年級生),來自中華民國自由地區|有些害怕品蔥的姨化傾向|...無人回應...那大概是我自己太屑,寫的東西毫無內容吧...
回答问题: 如何看待墙内极权政体的政策延续性强于民主政体的观点?

政策延續性啊...

確實專制政體由於不必面對政黨輪替而比較少有政策中斷的問題,可能可以執行一些比較長遠的計畫,反過來民主政體就容易因為民意或政黨輪替而造成政策的中斷,像中華民國政府在90年代推動的亞太營運中心計劃就因為2000年選舉的結果(和一些其他原因)而流產;但如同許多回答所提及的,這樣的延續性它的代價是失去政策的糾錯能力,這意味著能被長期貫徹的不僅是有益的政策,有害的政策也可能被長期延續與貫徹,比方中國大陸嚴厲的一胎化政策;而民主制度中,一旦一個政策無益甚至有害,民意的壓力足以迫使執政團隊轉向,或是在下次選舉中換下執政團隊,當然這個代價也就是:如果民眾不清楚一個短空長多的政策,民眾可能會(短視的)反對它;最後,若要單純就政策執行評估專制與民主的好壞的話,專制是以較大的風險去賭執政團隊的政策路線,而法治民主則是以效率、延續性和效益為代價換取較小的風險,或者可以以一個常見的比喻來說明:「專制所謂的政策效益與延續性相當於拆了方向盤、煞車與安全氣囊去換取油箱的油量與引擎的馬力」

順帶一提,一個政權越專制集權,這個政權治下的所有人等於是以越大的風險豪賭其政策的效果

矛盾使人自由
影人 矛盾使人深思,痛苦使人蜕变,统合自我与矛盾终使人自由。
回答问题: 如何看待墙内极权政体的政策延续性强于民主政体的观点?

@弓凛 #145884 其实延续性强不一定就是件好事。

比如川普搞“american first”政策,推特战狼外交,一下台这些就都没了。

但反观习共,在大习亡之前就只能一直战狼下去,谁让我们的大大根正苗红,执政万年,有政策延续性呢?

陈士杰 宪政民主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和平理性非暴力是完成使命的唯一途径。
回答问题: 如何看待墙内极权政体的政策延续性强于民主政体的观点?

政策延续性是很扯淡的东西。

中国连向全世界承诺的香港五十年不变都做不到,还谈个屁连续性啊。

14
7月2日
回复文章: 如何评价 Tor 官网不推荐 VPN + Tor?

https://gitlab.torproject.org/legacy/trac/-/wikis/doc/TorPlusVPN

请看细节。不要看到简单一句话就下结论。

“You can very well decrease your anonymity by using VPN/SSH in addition to Tor. (Proxies are covered in an extra chapter below.) If you know what you are doing you can increase anonymity, security and privacy.”

用代理VPN隧道有可能降低你的匿名性,但是如果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则可以提高你的匿名,安全和隐私。

“Most VPN/SSH provider log, there is a money trail, if you can't pay really anonymously. (An adversary is always going to probe the weakest link first...). A VPN/SSH acts either as a permanent entry or as a permanent exit node. This can introduce new risks while solving others.”

代理VPN隧道提供者有日志记录,而且你付费购买,如果你不能匿名购买,这就会留下你真实身份的痕迹。VPN相当于永久性的tor入口或者出口(?)这会引入新的安全问题,但同时也能解决一些安全问题。

注:正如编程随想举的例子:

"  此人是大名鼎鼎的 LulzSec 骨干成员,网名 yohoho。从其辉煌战绩可以看出,他显然是技术高手。而且他也一向谨慎,LulzSec 的其他成员并不知道他的真身。

后来,LulzSec 的某个成员(网名 Sabu)被 FBI 逮捕,并转为卧底。所以 FBI 拿到了 yohoho 与 Sabu 之间的所有聊天记录。

在与 Sabu 聊天时,yohoho 无意间提到自己参加了对“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的抗议示威,并被警方拘留。这个信息量已经足够高,足以把范围缩到很小。警方开始怀疑 Hammond,并监控他家的网络流量。观察多日后发现:他家 Tor 流量出现的时间段,与 yohoho 上线的时间点高度吻合。

于是 FBI 申请了“强行搜查令”,破门而入......

>  此案例的第1个教训是——不要暴露【信息量太高】的真实个人信息。

此案例的第2个教训是——Tor 前面再放个【加密】前置代理(这招俺唠叨了很多年啦)。如果 Hammond 遵守这个原则。那么,FBI 监控他家的流量,就无法判断他是否在使用 Tor(因为 Tor 流量被包裹在前置代理的加密流量之内)。"

当然编程随想举的例子,与其说是tor的安全性问题,还不如说是社工问题。

还有一点,vpn并不是tor网络的入口和出口,tor三级跳是发生在连入之后的。比如你用网桥,则网桥是第一个入口,如果你用前置代理+tor, 则相当于你用前置代理服务器连入tor网,前置代理服务器并不是tor的入口,前置代理服务器连接的tor节点才是tor的入口。如果你用后置代理,则是从tor的第三级出口,再连到你的后置代理服务器上,后置代理,仍然不是tor网络的一个节点。

简单示意图(括号表示链路,非括号表示节点):

普通tor用户:

家庭电脑->(ISP)->Tor Directory,获取节点信息

家庭电脑->(ISP)->Tor Node 1->Tor Node 2->Tor Node 3->目标网站

在这个模型下,isp知道你连接tor, tor node 1 知道你连接tor, tor node 3 知道你的目标网站。

前置代理tor用户(tor+vpn)

ISP部分变成了家庭电脑->(ISP)->前置代理->TOR网络

所以现在ISP不知道你连接了tor网络,前置代理知道你连接了tor网络。有人说购买前置代理会暴露个人信息,可是购买isp服务暴露个人信息更加彻底吧。而且isp还是地理位置上和你在一起的,isp与当地政府合作搞你,比全球分布的vpn服务商和你所在地政府合作搞你容易多了吧。

“This can be a fine idea, assuming your VPN/SSH provider's network is in fact sufficiently safer than your own network.”

“使用前置代理可能是个好主意,如果你的vpn隧道服务商比你的isp网络可靠得多”

哈!就是这个意思,如果你的isp可靠,不要用vpn代理隧道之类中转,如果你的isp不可靠,请用vpn代理隧道中转。中国用户的isp那就不是不可靠了,那简直就是家里躺着一个网警。所以你一定要用vpn类的,越大众的翻墙工具越好。但是也不能太大众了,比如著名的老王VPN,老王永久免费哦,那他不拿你的连接记录去卖钱都没天理了。而在网警看来,是一个看xvideo的撸管男危险还是一个用tor的匿名人危险,就不用我说了吧。一般的爱国机场还好,因为爱国机场的本质并不是爱国,而是不希望键政或者轮友在网上胡说八道被抓,然后警察一搜把爱国机场的信息扒了出来,这样一来爱国机场就被警察取缔了。所以“爱国机场”并不爱国,人家只是恰这个网络审查的烂钱而已。所以如果你用tor,机场主可能认为你具有比较高的反侦查意识,不容易被警察捉,也就不会牵连到机场主。因为机场服务器都在国外,网警是拿不到机场的日志的。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回复文章: 什么民主豆奶

@leviathan2047 #145933 警察是武装人员而不是平民,警察手里的任何武器都可以随时要了平民百姓的命。更何况香港乃至整个中共国都早已是警察社会,这种情况下警察和军队一样,都是执政者的帮凶。

梁先生的确不应该去对警察动手,应该直接去中联办或者驻港部队算账

习特厚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习特厚:习近平特别受到人民厚爱
回复文章: 什么民主豆奶

杀港警不算恐怖主义,因为没有针对平民。

和平抗议走不通,军事反抗又没有力量,精准杀伤或成唯一出路。

希望将来大陆也能跟上。比如说,身患绝症无钱医治的,难道就这样静静离去?带走一个狗官赚一命,带走两个利润率100%。如果有一天,县里有人患上癌症整个县委班子都夜不能寐,市里有一起冤案市委书记就瑟瑟发抖,那么我们的事业也就成功了一半。

杨佳烈士永垂不朽!梁建辉烈士永垂不朽!

20
7月3日
回复文章: 什么民主豆奶

民主香肠维基百科:

民主香肠,并不是一种食物,而是称呼在台湾各种政治集会场合出现的香肠摊,但现在也扩大称呼其他随政治场合出现的小吃、政治周边商品摊商。

民主香肠最早出现在党外运动的场合。一些基本上支持党外运动的本土籍香肠摊摊商,会四处随着党外运动或后来的民主进步党演讲会、选举造势等场合移动,主要贩售的商品除了烤香肠、米肠、大肠包小肠外,也包含各种饮料。许多抗议者、记者一起吃香肠的景象,是早年台湾民主运动的一种特殊风貌。

但中国国民党在野后,选举造势、抗争的场合也不断,这些往日的民主香肠,又开始往泛蓝的场子里钻,显示民主香肠的摊商不一定具有特定政治立场,不过只是卖香肠营生而已。

thphd 2047站长
发表文章: 江浙学生发起反送专示威,教育局暂停合并

6月4日之际 #江苏、#浙江 两省多个独立院校的学生在校内举行集会、静坐、游行等,拒绝将所在独立院校的办学性质转变为职业本科。在学潮压力下,浙江、江苏教育厅先后发出公告,宣布紧急喊停合并,学生抗议行动取得初步胜利。

6
6月8日 876 次浏览
回复文章: 一刀捅死复旦大学党委书记

@爱狗却养猫 #142600 这套制度和美帝没有区别,但是在美帝,学术搞不好走人的assistant professor转身就去工业界找工作了,基本没有人在这里死磕。

中国是因为社会不好收入水平太低,才会出现这种996都嫌不够激烈的情况。归根结底,你要在一个人均收入水平是美国五分之一的大地方,打造一个能够吸引从美国留学归来人员的小环境,那不要打得头破血流啊?

同样是搞数学,人家张益唐博士毕业没人要,在subway一边打工一边搞数学研究修成正果;而这位就是被学校解聘就要动刀子杀人...正所谓美帝把鬼变成人,中修把人变成鬼啊

EDIT:突然想起俄国数学家Perelman,顿时觉得天朝在歧视链上不如毛子。

EDIT:本人卢刚转世,本来不应该说美帝科研机构的好话,但是美帝PhD真香

( 由 作者 6月8日 编辑 )
爱狗却养猫 躺平美人膝
回复文章: 一刀捅死复旦大学党委书记

@丁丁兄弟 #142608 那段是转载的:)。其实我也是因为这件事才查了查国内现在的高校行情,发觉真的是很卷,而且政策非常多变。

本来国内是助理教授->副教授->正教授的事业编制,但现在又有一条副研究员->研究员的合同编制。复旦还加了两层,副青年研究员->青年研究员->副研究员->研究员。

比较坑的是,在招聘时,这些研究员的职位好多宣传的都是所谓的tenure-track(TT),即终身教职候选职业。然而与欧美的一个教职招一个TT候选不同,国内是一个坑位招一大堆研究员,入职的时候画大饼,然后三年一考核,“非升即走”,与其说是TT,不如说更像另一种形式的博后。

极端事例,武汉大学2015年“选留聘期制讲师112人”,2018年“6人被直接聘任为固定教职副教授”。(来源)具体可搜“武汉大学3+3”。

( 由 作者 6月8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一刀捅死复旦大学党委书记

以下文字来源: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63739570,注意其中链接大多为墙内,自行带VPN/Tor。

逝者安息!

我们来捋一捋行凶者的学术经历。

行凶者姜文华之前是Rutgers(New Brunswick)2009年毕业的博士

https://www.mathgenealogy.org/id.php?id=157581

查阅US News的排名,该校的数学专业在全美排名第22名

再查阅他的research gate主页(Wenhua Jiang's research works | Soochow University (PRC), Suzhou (SUDA) and other places),可以找到7篇论文发表(或许未必是他全部的学术发表),分别发在了The Annals of Statistics、Journal of Multivariate Analysis、Statistica Sinica等期刊上。其中绝大多数都同时挂了他博士期间导师Cun-Hui Zhang 的名字。

至于其读博前的经历,姜文华是复旦大学数学学院自己的本科生毕业。在网站上可以查到,姜文华2000年进入复旦大学数学系读本科

(注:该网站目前无法正常打开,但仍可通过百度快照进入)

而在复旦大学数学学院谭永基教授去世后的这篇回顾谭教授教学成果的文章中(谭永基教授的人生历程,享年73岁_复旦大学数学科学学院退休教授、博士谭永基),有提到"王伟叶、姜文华、吴家麒因此获得了复旦大学首届校长奖,这是复旦大学设立的最高奖项"。这三人都是2000年进入数学系的,是同一级的同学(在上面的图里,都在倒数第二行)。由此描述看,姜文华在本科期间应该是一位相当优秀的学生,甚至可以说是他当年导师的得意门生了。

经过这番简单的梳理,我们看到:姜文华高考后于2000年进入了复旦大学数学系读本科,本科期间表现看起来相当不错。本科毕业后,进入了专业排名22名的Rutgers(New Brunswick)数学系读博,2009年毕业。毕业后,发表了多篇论文。先是在苏州大学任教,后来于又回到了复旦大学数学系任教(参考关于公布2017年新增硕士生指导教师岗位任职-复旦大学研究生院.PDF)。再然后,由于非升即走制度,被复旦大学解聘,于是就有了现在这桩惨剧。

至少在我这个外行看来,姜文华是复旦的本科,又在比较不错的学校/博士项目毕业出来,手里多少有点文章,似乎算是背景条件还不错的青椒(青年教师)了。当然,至于他的学术成就具体如何,我无法做出准确评价。

但饶是一路名校毕业,姜文华在回国之后,辗转苏州大学和复旦大学这么多年,仍然无法获得一份安稳的教职,终于走上了害人害己的绝路。

为什么会如此?归根到底,除了他个人性格的原因外,还是国内大学最近这些年疯狂搞的tenure-track(非升即走)制度,实在搞的太狠了,把青椒们给逼上了绝路

所谓"非升即走"制度,指大学对招进来的教师,只签6年的临时工合同。到了第5年的时候,如果觉得你不行,就无条件让你走人。这个"不行"可以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比如觉得你论文发表不够,或者觉得你课没教够,或者系内教师选举团投票不让你过,等等。

这个制度本来是从美国引进的,本也没什么,毕竟国际通用的制度。但国内大学引进之后,就变了味。比如说,很多学校利用这个本质上就是临时工合同的制度,来要求青椒们比拼论文,二选一、三选一、乃至几十个人中选一个的情况都有。谁发的论文多,谁就留下。与此同时,青椒作为学院教师队伍里的最底层,除了要死命发论文外,往往更加是要在系里伏低做小。想来这个姜文华,也是经历了这些种种的不堪。

所以说,这种变了味的非升即走制度,说白了就是在养蛊,在逼着青椒们疯狂地、无限制地内卷。

在一年要发这么多论文、承担这么多教学量、和这么多人整天拼来拼去的情况下,怎么可能不出几个心理扭曲的变态?一路名校毕业的天之骄子,怎么可能都能忍受学校和院系领导这么多年的任意揉搓?

前些年的时候,中山大学博雅学院的甘阳老师被青椒当众打耳光,其实也是因为升职无望,和这回复旦的事情性质相似,只不过恶性程度不同。

国内的这些个高校,为了学校在国际排名上提高个几名,就死命地逼着青椒来发文章,用这种养蛊的方式来搞出蛊王。现在出了这么恶性的事件,也是可以预期的。而且,可以想见,如果将来继续这么搞下去的话,这种事情很可能只会越来越多,越来越恶劣。因此,这件事不能孤立地看待,而是应该把它放到整个国内高校学术评价体系的劣化中来整体地看待。

但具体到个人,还是应该奉劝国内高校这些个把持权柄的大佬们稍微善良一点,尤其是对青椒们稍微好一点,别再为了自己系里在专业排名上提高个一名、两名,就把青椒当蛊来养。对青椒们好一点,才是真的对自己好一点......

北条沙都子 不要小看雏见泽,那里有大学问。
回复文章: 一刀捅死复旦大学党委书记

本人对于这件事本身不发表意见,但是忍不住想吐槽一下那个“杨浦区邯郸路某大学”。

中宣部对于“官方话术”是很讲究的,因此会极力避开一些“负面观感”的词句和表述。在这种“党八股”的“权威指引”下,近几年墙内媒体的汉语表达水平也是“水落船降”,编出来一大堆“新话”不知道是在讲给谁听。什么“温和上涨”、“负增长”、“灵活就业”、“返乡创业”等“新时代名词”轮番登场,真是叫人既好笑又恼火。不瞒各位7友,其实本人每次看到这种“新话”时都会像“噗噗熊”那样“气噗噗”。

我个人的感觉是,现代汉语已经被中宣部改得面目全非,就快没办法看了。按照这个发展趋势,“未来汉语”中的“语言污染”现象只会更加严重,并进一步扭曲中国人的正常表达、摧残中国人的心智与思想。

以后的人们如果想要真正体验“汉语之美”,恐怕只能举着放大镜去看倒车镜了。

回复文章: 这种人追求民主是为了什么?

欢迎新朋友入驻7站,今后也请踊跃发言哦 (๑꧆◡꧆๑)

回到正题。我个人比较赞同丁丁兄的观点。这个所谓的“官二代”或许根本就没有理解“民主”的真正含义,他大概只是觉得“美国是世界第一强国,又是个民主国家,说明民主制度有优势。所以中国也要搞民主,赶超美国……”云云。

而他之所以会这么想恐怕也不是因为自身有多高的觉悟。更加可能的情况是,这位天龙人有一种类似“中国可以通过学习美国从而做大做强,同时也让官家的蛋糕越来越大”的逻辑。并且从楼主的表述中可以得知,其对民主社会的认识可能也是相当片面及浅薄的。

总之,个人感觉这位“官二代”像是“洋务派”的升级版。区别在于,“洋务派”秉承的观点是:只引进西方的先进技术,同时要坚决抵制“资产阶级自由化”;而这位“升级版洋务派”的观点则更“进步”些——西方的先进技术和先进制度都要引入,但江山还是得要我共产党来坐才行……

唔……这看起来有点怪怪的,所以姑且当作是一种小缝合产物吧……

( 由 作者 6月8日 编辑 )
发表文章: BBC记者的六四报道,火光中的背景里,有人喊:“老外照相呢,不要挡镜头”
去YouTube上播放

3:31左右。

Kate Adie和她的团队是为数不多当时还在天安门广场上的外国媒体。

3
6月7日 97 次浏览
回复文章: 【小调查投票】你和你的父辈第一次出国是什么时候?去的哪个国家?

我爹在八十年代中后期(保护隐私故意不说具体年份)来多伦多当过交换生。

当时他就读过纸质本的《中国之春》,他当时还想带回国,但又怕入海关的时候被发现就麻烦了,所以没敢。

( 由 作者 6月5日 编辑 )
图书馆革命🌈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发表文章: 【NGOCN】亲历香港维园六四32周年纪念:国安法下烛光长燃、人民没有忘记

插播一条消息:匿名网友 | 在线众包多媒体项目《广场犹在》

有匿名网友在线上协作工具 Padlet 上建立了"广场犹在"的项目,搜集了与六四天安门事件有关的歌曲、摄影、诗歌、新闻、纪录片、文章、信件、广播节目等不同媒介,同时也接受匿名投稿,在线上建立起了一座"六四纪念馆"。

项目地址是:https://padlet.com/cyl1543658970/dofoiedk1x59f09f(未被墙!)


https://ngocn2.org/article/2021-06-04-hk-tiananmen-massacre-32-anniversary/

墙内可传播:NGOCN网站分布式网址

报道 小冲

摄影 小冲

贡献 128K, Samuel, 小糖, 莱特


6月4日晚上9点,刘姨姨在维多利亚公园的封锁线外,轻声哼唱:"也许我倒下,将不再起来...你不要悲哀,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

她因在反修例运动时给被家里赶出来的学生送饭,被年轻人亲切地喊作"刘姨姨"。1989年,她在海南大学,这首《血染的风采》,是包围省政府时和同学们一起唱的歌。2003年,她嫁到香港,每年参加六四悼念,亲历者们挥舞蜡烛,熟悉的旋律在维园飘荡。

今年,刘姨姨伫立于维园角落的黑暗里,独自歌唱。她哽咽,歌声戛然而止,微弱的路灯照亮眼里的泪光。"今年特别难过,你看,广场里空荡荡的,什么人都没有。"她说。

BKXkc87

傍晚的维多利亚公园内空无一人,只有警察驻守

这是《香港国安法》推行后的第一个六四。每年维园的六四烛光悼念,承载了香港人过去31年的集体回忆。但今年,警方第二次向主办方"支联会"发出反对通知书。特区政府保安局声明称,六四悼念均属非法集会,最高可判处5年监禁。重新开放的六四纪念馆也被迫关闭

据多家媒体报道,约有4000警察驻守维园,警方于全港拘捕6人,先后亮蓝、黄、旗。蓝旗警告民众涉嫌非法集会,黄旗指集会者可能面临刑事检控,紫旗则警告民众涉嫌违反国安法。在铜锣湾,警方一度亮出橙旗(警告民众速离,否则开枪),2秒后收回。

YQWyNLe

警察举黄旗,警告民众可能被刑事检控

AuAUbYJ

晚上八点,警察驱散市民,封锁维园周边,大量警察驻守现场

C66dXsR

晚上八点,警察驱散市民,封锁维园周边,大量警察驻守现场

即使有国安法高压,且维园广场内部被封锁,但仍有上万民众来维园周边悼念。晚上8点,原定的悼念时间到来,人们一起打开手机闪光灯、高举蜡烛,烛光照亮了年轻的、或饱经风霜的面庞,寂静的维园被烛海与星光环绕。

"香港没有沉默。有这样的人心,我觉得香港没有死。"韩东方说。在他身后,银色的手机闪光灯星星点点,环绕着身穿蓝色制服的警察。这里是维园正门临街的十字路口,人群在警察大声的驱赶下慢悠悠地向外撤离。他曾是火车电工,1989年作为北京工人自治联会发言人,在天安门组织工人罢工游行。1993年被驱逐出境,来港创办中国劳工通讯组织,继续为中国工人运动发声。

RSPyfjM

大量市民举起手机灯光,以示悼念

9fSuDlN

路旁举起烛光与手机灯光的市民

tdEh7r1

路旁举起烛光与手机灯光的市民

NxaPpyT

放置于路边的天安门母亲电子烛光

国安法未能熄灭烛火,但在近十年来香港政治的风云变化下,烛光已然渐弱。

支联会全称"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于1989年声援北京学生的百万大游行中成立。数十年来,天安门成为了香港老一代泛民主派守护的集体记忆,在一期一会的烛光里,重申"建设民主中国"的信仰。但随着香港本土思潮崛起,年轻人对爱国纲领缺乏认同,批评六四悼念"行礼如仪"。雨伞运动后,维园集会人数下降近30%,各大学另起炉灶纪念六四,学联退出支联会。

但国安法带来的政治高压,却让本土派与支联会重新结盟。2019年反修例运动以来,年轻的香港众志成员被捕、流亡、组织分崩离析,7所大学的学生会内阁遭校方"腰斩",而支联会14常委中,2人在囚,6人被检控,副主席邹幸彤更于今年六四清晨被捕,后获保释。国安法广阔而模糊的红线,挤压整个泛民光谱上的新老抗争者共同的生存空间。

yFO42dU_mosaic

晚上八点半,警察进一步扩大封锁区域。一男子身穿"风雨飘摇,勿忘初心"的黑衣,带两名小男孩离开

几天前,港中大本土派学生会外务秘书袁德智表示重新悼念六四,称后国安法时代,香港民主抗争不应拘泥于派系、世代和身份认同。而支联会也在年度集会主题中呼应中港两地民运:"为自由、共命运、同抗争。"

六四集会成为了大家共同守护的底线。维园边,能听到"香港人,加油!"也能看到"浩气中华,英灵不息"的标语;有稚气未脱的中学生,也有两鬓斑白的老人。人们出于不同的原因来到维园,或悼念死难者,或反抗极权,亦或是为香港的本土抗争提升士气,但大家手里拿着相同的蜡烛,在第32年薪火相传。

C0jeBnG

一位市民手持"浩气中华、英灵不息"的标语,后于警察发生冲突

34zoOlZ

与小朋友前来参与纪念活动的市民

j27Tivp

悼念的市民

PulvHlT

市民举起烛光,纪念死难者

4LUyguZ

市民举起烛光,纪念死难者

高登新闻记者胡家辉,在维园门口举起1989年6月6日的《大公报》头版,印有"全国掀起抗议镇压怒潮"的标题。他称《大公报》30年来立场翻转,从支持悼念六四到批评邹幸彤"为乱港分子辩护",反映香港的"白色恐怖"已经来临。

"我想看32年前的《大公报》和今天的大公报究竟在说什么。我怕过两个月后,谈论六四就已经是违反国安法。"胡家辉说。

"如果下一个国安法(禁止的)是公开讨论六四,那我就进国安法里了,"他说。"其实做人是做自己,在有能力的时候,做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情就好。"

E94lIt0

高登新闻记者胡家辉向民众展示《大公报》1989年对六四的报道

Wah1ivI

维园侧面墙上的喷的标语,"不要让64成为禁词"

65岁的王凤瑶,因在反修例运动中举着标志性的小黄伞冲在第一线,被人们尊称为"王婆婆"。今年六四,她在维园和时代广场继续撑伞,声援天安门母亲,纪念刘晓波和遇难学生。

5月30日,她独自一人来到中联办门口声援六四,因"非法集结"而被逮捕,两天后被释放。

"我没法担心自己的安全,没法担心自己的身体。那么多死在广场,死在狱中的人,我怎么能忘记?"王凤瑶说。"谁不想安度晚年啊?但是我在家待着,我心就不安。"

mFTze7I

王婆婆在时代广场悼念六四

19岁的邓嘉欣(化名)在初中时参加雨伞运动,在高中时参与反送中,每年都参加六四烛光悼念集会。她和男友身穿黑衣,手持电子蜡烛,故意大摇大摆地在一群警察面前走过。

她不赞成本土派抵制六四集会。"一些香港年轻人认为自己不是中国人,大多因为厌恶中国政权,但现在打压香港社运的政权,不就是32年前在天安门镇压学生的政权吗?"她说。

"把坦克开上天安门,镇压学生,是人类的罪行,无论你是香港人还是中国人,这个罪行都不会改变,"她说。"如果你支持民主与人权,就应该支持纪念六四。"

她提到,大陆的言论审查仍然存在,因此"香港人在还能发声的时候,就应该发声。"她说,"了解历史,传播真相,是我们的责任。我们有责任坚守和保存这份历史记忆,然后站出来告诉香港和大陆的年轻人,中国政府犯了什么罪。"

Ks5ELEn

手持烛光、参与纪念活动的市民

AoXd3HK

一个女孩在维园门口阅读题为《抗争》的宣传册

36岁的陈小姐这十年来都会前来参加烛光悼念。今年六四,当她怀抱白花,徐徐走向维园大门,迎着警察把花放在栏杆上时,警察呵斥她立刻把花拿走。争执中,她拿出手机给栏杆上的白花拍了照,然后在记者簇拥下抱花离开。

"一束花都容纳不了的香港,还有言论自由吗?我只想悼念在天安门死去的年轻人,我没有违反法律,难道我连悼念的权利也没有了吗?"她说。

"六四就是我一辈子不会原谅的事。我是香港人,香港人不会忘记。"她说。

hQuzCSD

陈小姐将白花放在维园栏杆上,被警察制止

9vxBXeT

陈小姐将白花放在维园栏杆上,被警察制止

支联会筹办六四悼念集会,32年风雨无改,但无人知晓第33年该如何纪念。去年警方首次反对集会却默许民众入园悼念,然而今年已是上千警力清场封锁维园,自由空间步步坍缩。而支联会常委平均年龄超过50岁,三分之二身负刑事指控,以年轻化为目标而成立的"支青组"运营失败,学联退出,交棒下一代的历史传承前路未明。

今年六四前,邹幸彤在Facebook上发表声明,愿以个人名义遵守这份32年的约定,点起烛光。但六四当天早上7点,警方在家中将她逮捕。

"尽管打压是那么严重,大家还没有放弃,"逮捕前,她在自由亚洲电台说。

支联会每年选一次常委,选举前,候选人需要提交一份政纲。现任老一辈常委初次当选时,尚在90年代,政纲有"推动支联会五大纲领"、培养香港和大陆的"民气"、发展民主教育等等。

2020年,他们选举的纲领都用了一个词:坚持。

LR5CFYs

身穿黑衣、与小朋友前往集会现场的市民

wpkHrIy

市民黄小姐怀抱白花,于维园门口悼念六四,鞠躬默哀

S8ygfxb

市民手举今年警方反对六四集会相关报道

8CoLsdl

陈先生,六月联合成员,在维园门前举起一把吉他,吉他盒贴着标语"不要到维园点起蜡烛"

PnQmQus

陈先生,六月联合成员,在维园门前举起一把吉他,吉他盒贴着标语"不要到维园点起蜡烛"

DjxMsm7

陈先生,六月联合成员,在维园门前举起一把吉他,吉他盒贴着标语"不要到维园点起蜡烛"

ESe0euG

以打火机火焰代替烛光纪念死难者的市民"

HfPLG7A

使用手机拍摄在场戒备警察的与会市民

teTRMID

被遗留在栏杆上的电子烛光

3
6月6日 68 次浏览
共产主义黄莲
Nirvana 以清白的良心履行做为人的职责。
回答问题: 在由主流媒体带动的仇日思维下,如何教育好下一代?

其实梁文道的视频节目《一千零一夜》就很好,介绍过《拥抱战败》,这本书编程随想大佬也在自己的书单中有推荐。但凡看过这本书的人,我觉得都会对日本、对战争重新思考。可是这种以日本为角度的书籍虽然在中国得以出版,却从不见教师家长给孩子们推荐。我们不需要主流媒体的引导,孩子们需要自主思考,而不是灌鸭教育。真的对中国这些大人很无语。

回答问题: 在由主流媒体带动的仇日思维下,如何教育好下一代?

如今的我们若再拿过去的伤痛,作为羞辱日本人民的资本,我想这对于中国人民的整体三观会造成不可逆转的影响。如今,当自己与身边的人谈论到日本侵华战争时说到同情日本人民,你可能得到的都是冷嘲热讽。

这样以来,我们该用什么方式去教育好下一代,让下一代做一个用理性思考并能很好的融入大众的中国人。

  1. 带孩子了解日本科学技术,认识日裔的诺贝尔奖获得者,让孩子知道日本是对世界科学技术有巨大贡献的国家。
  2. 带孩子了解日本的民主制度,认识日本的各个政党,让孩子知道日本施行的是民主的政治制度。
  3. 带孩子了解日本的风土人情,学习日本文字文化,让孩子知道日本和中国文化是既高度相似,又天差地别的。
  4. 带孩子了解日本的发展历史,了解日本的历次战争,让孩子知道日本人和中国人一样,曾经骄傲不可一世,以为自己是世界老大,结果把自己国家的人害惨的
  5. 告诉孩子,身边的中国人,目光是狭隘的,思想是固执的,你与这些人争辩,只会让你从目光到思想变得和他们一样落后,而落后是要挨打的。交朋友一定要交那些眼界、思想开放的朋友,这样你才能变得强大,而不怕被别的国家侵略。
耶渣
Wolfychan 基督徒。披著文科外皮的理科生。
回复文章: 大陆宗教政策正式进入香港

笑一個

老鼠与毒药 免除更多老鼠的涉险还是保住更多老鼠的性命,这是一个问题
回复文章: 二孩政策一片叫好,三孩政策一片叫骂

其实这次舆情真让我出乎意料,我以为三胎政策应该是大多数人不支持不反对不讨论,因为这和普通人实在没什么关系,干嘛花心思去讨论它。

而且我认为老共也是这么想的,事先没有什么舆情控制的备案,被舆论一棍敲闷。甚至有一些自干五的自媒体也参与其中。当然过几天估计舆情会被慢慢反转,因为维稳经费一到,各个系统开始运作,舆论也马上会压下去。

但这还是让反贼们看到,维稳经费未覆盖到的角落里,能爆发多么大的可能。

回答问题: 民主制度如何解决“短视”的问题?

美国各式各样的“智库”“研究所”以及“国家情报机构”可以提供决策建议,政客就是选出来,作为人民主权的象征而已,只规划大体的方向,是战是和。

在任期末尾,团队会进行交接、指导,当然继任者可能会全盘推翻前任,不过习近平不也这么干吗?美其名曰“新时代”。

以公务员为主体的政事官们,比如秘书、总统办公室人员,是领着薪水直到退休的,他们是一成不变的,他们对政务的处理是游刃有余的。

The highest activity a human being can attain is learning for understanding, because to understand is to be free. 人类可以达到的最高行为是学会理解,因为理解使人自由。 ——斯宾诺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