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dom2047 的收藏
忙碌中
回答问题: 如何看待知乎上的问题“怎么回怼‘我先是人,才是中国人’的观点?”

这个答案是彻头彻尾的诡辩。这篇回答故意拿经济、治安最糟糕的国家举例,似乎除了中国世界上别处都过得很惨,事实上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指标都超过中国。

中国在2020年的人均GDP是10389美元,刚好略微超过世界平均线。换句话说,假如你“重开一局”,有50%的概率所在国的经济不会比中国差。

中国的快乐指数和幸福指数(93)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假如你重开一局,有比较大的概率会比生活在中国快乐。

如果要比新闻自由指数,政府清廉指数,民主指数…中国更是垫底,可以说占绝大多数人口比例国家都比中国强。

很多人对“世界排名70”这个区间没有认识,中国足球算是提供了一个直观的例子。隔壁品葱Alleria有一个不错的回答

你们老把国足批判一番,我今天特来得罪你们一下。

中国的足球行不行,得看跟什么比。 实际上,中国足球在FIFA的平均排名70左右,好的时候能在60名,曾进入世界杯决赛圈(32),这些数字都超过中国人均GDP排名,跟中国的人类发展指数排名也差不多,高于中国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排名。 假如国足不是被投入巨量金钱而只是和其他行业获得一样资助的话,国足算是给中国长脸了。

相比中国的新闻自由排名,网络自由排名,司法独立排名,政府廉洁排名,中国足球必须被仰视。

我特别喜欢中国足球的一个方面就是它非常形象生动地展示了在世界排名70名,大概是个什么水平。 然而,广大五毛粉红对国足的表现一直失望和狂怒,对中国的不如国足排名的地方却感到非常骄傲,反倒觉得快要达到世界第一的程度。 这种双标是不行滴!

thphd 2047站长
发表文章: 恭喜BNO,你们是欧洲人了

相信你们不会忘记全世界为此付出的努力。

8
4月8日 771 次浏览
磨刀石说 YouTuber《刑事判决书里的中国》
发表文章: 中国国家反诈中心app,今天是第三集了,计算你被录音的概率
youtu.be/7Bcw07nbSAw

首先我们假设,为了有效防止诈骗犯罪行为,这个app 7天24小时开启,录音概率是100%。

假设手机装机率是30%,这个数字已经是低估了。根据某用户的留言,深圳龙华区4月9日的手机装机率是32%,低于当时深圳的平均水平,现在应该更高了。

如果你自己安装了这个app,被录音概率100%。

如果你自己没有装这个app,你一个人的时候,被录音的概率为0。

不确定其他人的手机是否装了这个app,为了方便计算,按照30%来计算。

两个人一起的时候,你被录音的概率是30%。差不多是乔丹三分球投中的概率。

三个人一起的时候,你被录音的概率是51%。一半一半的概率。也就是,你抛个硬币,如果正面朝上,就没有被录音。

四个人一起的时候,你被录音的概率是66 %。在Monty Hall problem中,有三个门,一个门后面是汽车,两个门后面是山羊。如果你能一次猜中汽车,你就没有被录音。

五个人一起的时候,你被录音的概率是76%。四张不同花色的Ace,如果你能一次抽到黑桃Ace,你就没有被录音。

六个人一起的时候,你被录音的概率是84%。你摇个一个骰子,一次就摇出 6,你就没有被录音。

七个人一起的时候,你被录音的概率是88% 。 如果姚明罚篮没投进,你就没有被录音。

八个人一起的时候,你被录音的概率是92%。一副扑克牌 52张,你随便抽出一张,是Ace,你就没有被录音。

有个苏联笑话

俄国人,法国人和美国人争论,谁是最勇敢的人。

美国人说:“例如,我们有十辆汽车,其中一辆没有刹车。我们掷骰子,我们每个人开一辆汽车,在山路上开。然后一个人出了车祸,进了医院,另外九个人在那里看他。”

法国人说:“那没什么。” “我们选择十个女孩,其中一个患有艾滋病。我们掷骰子,每个人都分配一个女孩,我们整夜都和女孩做爱。然后一个人在医院里,另外九个人去看望他。 ”

俄国人说:“尽管我们知道我们中的一个人安装了国家反诈中心app,但我们还是聚集在一个房间里。我们整夜讲政治笑话,然后有九人进了监狱,没有人去看望他们。”

中国国家反诈中心ap系列目前做了三集。

第一集是中国国家反诈中心app强迫用户安装的报告,

第二集是中国国家反诈中心app互联网舆情报告

( 由 作者 于 5月29日 编辑 )
5
4月17日 330 次浏览
老鼠与毒药 免除更多老鼠的涉险还是保住更多老鼠的性命,这是一个问题
回复文章: 轉載 反共民運的可行方略

简单总结一下这个方略,因为实在太长,评论前要先抓一下重点。一是动员广大华人来参与,并寄希望以此解决资金问题,二是对资金进行监督。然后就是对民运的内部监督与外部监督。

先直接说一下看法吧,这不可能,也不必要。资金这方面做起来很难而且ccp极容易破坏,而且民运现阶段缺乏的并非是资金,即便有大量的资金也未必能用到刀刃上,现阶段缺乏的是有效的组织能力与协同能力。还有对民运的监督,这实在无从谈起,因为海外的民运根本不掌握公权力,自身并没有被外部监督的属性,至于民运内的民主和内部监督,也需要在有效组织与一定程度的资金的基础上进行。一个干不了什么事最多搞搞线下集会的同好会,连聚餐都aa制的,也没必要有什么内部监督。

而任何一场运动都要有所谓的“先锋队”,因为他们最是目标相同而非三心两意,也最容易组织起来。不得不说,轮子在这方面做的确实好,这大概与他们遭受到普遍打压有关。不过这种模式能让他们在起点处跑得快,但难以跑的远。那个大什么元的,我刚翻墙时听得就很无语,这几年对他完全绝缘,他们也只能守住自己的基本盘。

这一些“先锋队”聚在一起并不难,难的是他们所持有的资源能满足大陆人们的需求。满足的越多,大陆的普通人越拥护这些人。不过这些需求原本是执政党来满足的,只有执政党不能满足时,才轮得到这些“在野党”或者说民运的人来满足。首先要有需求,再就是有相对应的资源能满足,还有就是有把资源准确投递到相应需求上的方式。

民运最需要的是像轮子那样,成立“先锋队”。而后才是准备资源。这个资源不仅仅是包括资金,而是包括平台资源(如2047),技术资源(不懂网络和计算机如何反ccp),政治理论(一个成熟的政治理论才能和革命以及各行各业的实际相结合才能走远),人脉资源(孙中山一个国际友人都没有就干不成革命)。只有这些都有一些规模,并且ccp那边出了大问题,才能争取诸如某些群体的支持,某些ccp内部人员参与,在大陆进行可靠的地下活动等等。

回想一下当初ccp的成立,也是有一些“共产主义学习小组”的基础上成立的。这是它从外引进的政治理论资源,这个它确实是有的。且其后台是整个共产国际提供支持,资金与平台有保障。中国的民运什么都没有,必须从头一点一点来。就连苏共的成立,列宁都追溯到日俄战争时期的群众运动,何况之前长久的第一国际第二国际运动。

在我看来,现阶段的民运主要活动,不宜放在大量的资金筹备以及监督事宜上,而是寻找“先锋队”,组织“先锋队”,再开始发展平台资源,完善政治理论资源,扩充人脉资源,做好最初的协同性能力。这种力量的聚集首先要确保有高效的执行力,刚开始时规模必定很小,但只有把这一阶段的事都做好发展下一阶段才是有意义的。也只有把一阶段一阶段的事都做好,且ccp出大乱子时,民主化运动才能真正成功。

最后一提,对政治理论的学习和思考,虽然看上去是又大又空的话题。但是政治也是一个高度专业化的东西,否则民运和郭老板就没什么区别了。

回复文章: 请各位推荐几部自己喜欢的电影

@陈士杰 #135815

士杰兄居然喜欢《托斯卡纳艳阳下》这样文艺的电影。。。。

有没有人看过《冷战》

节选自 豆瓣

故事的开始维克多是人民音乐家,祖拉是一文不名的(且出身不好的)农村女孩。

接下来维克多趁在东柏林演出的时候叛逃西方,旅居巴黎,而祖拉逐渐成了歌舞团的台柱子,两人只能在祖拉出国演出的时候短暂相会;在特殊的年代,两人命运也随之卷入时代的洪流,这场爱情注定成为悲剧。

两位主角共同生活了40年,不停地分分合合,在铁幕两边相互追随又相互惩罚」,「都是坚强且优秀的人物,但同时又是一对永不停战的怨侣」。

这种喜怒无常,无法相容,无法生活在一起,又无法分开的「复杂而混乱的爱情」,恰是时代的悲剧,因为他们「难于在一个完全不同的文化中流亡生活」又「难于在极权统治下有尊严地生活」,同时还要艰难地拒绝那种「没有尊严」的诱惑。

影片是黑白的,镜头简直不能再美:

回复文章: 请各位推荐几部自己喜欢的电影

推荐二十部我看过的,认为值得一看的电影:

《华盛顿邮报》

《成事在人》

《不可抗拒》

《芝加哥七君子审判》

《刺杀肯尼迪》

《孟买酒店》

《纽伦堡的审判》

《黑水》

《爱尔兰人》

《林肯》

《南山的部长们》

《底特律》

《浮城谜事》

《血观音》

《大卫·戈尔的一生》

《黑潮》

《共同警备区》

《军中乐园》

《托斯卡纳艳阳下》

《不忠》

( 由 作者 于 4月15日 编辑 )
图书馆革命🌈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回复文章: 监控审查是使所有人贫穷的剥削手段

这就是封闭社会的信息贫困,要加大扶贫力度(直接扶贫),努力宣传扶贫工具(迷雾通),大力推广扶贫经验(扶贫小册子)。

( 由 作者 于 4月11日 编辑 )
thphd 2047站长
发表文章: 监控审查是使所有人贫穷的剥削手段

中国留学生在海外,使用国内社交媒体交流敏感问题,结果还没聊两句,大使馆一通电话打过来:你们留学生还是要提高自身的政治觉悟!网络不是法外之地,妄议祖国虽远必诛;All your passport are belong to us.

这种来自大使馆的恐吓,在新一代中国留学生心中留下了深深的阴影。

因为我是学计算机的,懂网络工程,所以我知道,只要你

  1. 在国内,花钱买非中共背景的VPN/代理翻墙,例如“迷雾通”
  2. 不管在国内还是国外,都不要在任何中国社交媒体平台上交流敏感内容(最起码应该换Telegram),因为他们随时会把你的信息交给中国政府
  3. 不管在国内还是国外,都不要用中国手机号注册任何海外平台账号(除了Signal),因为根据中国手机号可以快速查明你的身份
  4. 不要在含有敏感内容的电脑上安装常用国产软件(360 微信 qq 阿里旺旺……),因为他们随时会把你的信息交给中国政府

那么中国政府通过现有技术手段就很难监控、审查你的发言。

遗憾的是,绝大多数留学生都不是计算机专业的,他们无论费多大的努力,也搞不清楚究竟监控审查技术发展到了什么程度,只好采取保守态度沉默退缩以求自身平安。他们中的多数人被大使馆恐吓之后因噎废食,即使在国外平台上也小心翼翼,对敏感内容不仅不敢评论,连看都不敢看了,怕影响家人工作和自身前途。

等他们回国的时候,又把这种恐惧从国外带到国内,形成恶性循环。一百年前的留学生组织政党军队搞革命,今天的留学生连爱国都要先去大使馆求签,说明这个民族已经失去生命力,在走向衰亡腐败了。

针对留学生的监控审查,给国安在海外增加了许多邀功行赏的机会,也给海外华人华侨带来了许多毫无必要的麻烦,然而最终掏钱买单、承担后果的却都是中国的老百姓,这既是对国家资源的低效浪费,也是对国民权利的严重侵害。按今天发达国家的标准,共产党就是黑社会,如同当年的大清那样,是要被新秩序淘汰的。

共产党坚信境外反动势力亡我之心不死,而监控审查能防止思想渗透和平演变,乃事关我党生死存亡之大计。大多数党员并没有意识到,这种监控审查恰恰是使中国人贫穷落后的剥削手段,在给反动势力提供可乘之机的同时,也为他们自己准备了一口水晶棺材。

邓小平1987年接见外宾时指出:

搞社会主义,一定要使生产力发达,贫穷不是社会主义。我们坚持社会主义,要建设对资本主义具有优越性的社会主义,首先必须摆脱贫穷。

然而包括邓小平在内,谁也没有想到,30年后共产党出了一个叫习近平的领导人,他一面宣称中国消灭了贫困,一面将大规模的监控审查推向极致,使中国人变得易于剥削,进而重新陷入贫困。

为什么监控审查是使人贫穷的剥削手段?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马克思和恩格斯,早在1848年的《共产党宣言》中就说过:

资产阶级生存和统治的根本条件,是财富在私人手里的积累,是资本的形成和增殖;资本的条件是雇佣劳动。雇佣劳动完全是建立在工人的自相竞争之上的。资产阶级无意中造成而又无力抵抗的工业进步,使工人通过结社而达到的革命联合代替了他们由于竞争而造成的分散状态。于是,随着大工业的发展,资产阶级赖以生产和占有产品的基础本身也就从它的脚下被挖掉了。它首先生产的是它自身的掘墓人。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

根据马克思的观点,工人之所以能抵抗资产阶级的剥削(压榨工资),是因为工业进步(尤其是通讯技术的进步)使工人从分散走向联合(组建工会),他们通过联合行动(发动罢工)抵制工人之间的自相竞争(比谁的工资更低),挖掉了资产阶级赖以积累财富的基础。

反过来,如果工人不能互相联系,不能从分散走向联合,不能联合行动,就没有办法抵抗资产阶级的剥削,从而让他们变得越来越贫穷,而资产阶级越来越富有。

今天各种监控审查技术在中国的广泛运用,正好起到了这样的作用。在中国,公安机关、国安部门可以随时查看任何公民的微信、qq聊天记录。人们因为担心当局的惩罚而不敢发言;劳动者因为担心资本家的报复而不敢联合,这使他们更容易被资本家剥削。

2018年发生在深圳的佳士公司工人运动,完美地体现了这一点:

https://zh.wikipedia.org/zh-cn/佳士事件

员工发布的公开信称,2018年5月10日,佳士员工余浚聪被开除,佳士科技有限公司工人向坪山区总工会反映情况,区总工会表示可以组建工会解决问题[10][11]。6月,深圳佳士科技管理层组建“职工代表大会”,实质上将要求组建工会的工人所提出的候选人排除在外[12]。

7月21日,这些工友发布的公开信显示,带头的工友从16日起陆续被殴打或者开除。20日7点40,他们试图上工,被十余名保安架出场外,其中一名工人直接被打倒在地,10点30分,20多名工人被抓。7月20日中午,20多名佳士科技工人及声援者到深圳坪山区燕子岭派出所抗议,被警员抓捕。21日下午,他们被释放。22日,佳士工人到燕子岭派出所门口,要求建立工会,严惩警察,并且合唱《团结就是力量》。[13]

可以看到,资本家对于工人的自发联合是十分警惕的,对那些敢于抵抗剥削的工人,要“殴打”、“开除”、“架出场外”。

监控和审查技术,在压迫工人的过程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 监控:警察通过监控聊天记录,可以提前知道工人私下对话的内容,提前部署警力应对工人运动,防止工人利用抗议活动传播他们的口号;
  • 审查:为了进一步阻止各地工人以及同情工人的学生、知识分子相互联合,政府对社交媒体上的相关内容进行了屏蔽,对内容的发布者封号。

8月18日,新浪微博上多条消息称中国各地高校已开始统计去过或正在广东的学生,据信与此事件有关。微博中相关话题无法找到任何相关内容,微信群只要提到相关信息就会封群封号

8月20日,美国之音记者联系岳昕,岳昕表示有人受国保指使,冒充学生家长跟踪,进行干扰。北枫表示,相关人员通讯工具受到干扰,大学生声援团岳昕的手机已无法使用。8月21日,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致电岳昕,岳昕表示尚在核实赴粤学生遭到调查的事件,另外她的微信号也被封禁了

微信被封号,微博被屏蔽,这一切都是为了避免工人在知识分子的帮助下发生更大规模的串联。

像佳士这样的例子在中国已经非常普遍了,任何一个能“翻墙”浏览资讯的人都不会陌生。前段时间‌‌的“外送江湖骑士联盟‌‌”微信群组建者、北京外卖骑士联盟‌‌“盟主‌‌”陈国江,因为在微信组织外卖骑手维权,抵抗平台对劳动者的剥削,被警察抓了又放,放了又抓。他在微信上的所有发言,警察想看随时可以看;他本人的精确位置,警察利用手机网络直接就能对他定位,至于抓不抓完全看警察心情。资本家只要贿赂政府、警察,就可以借助这些技术去破坏工人运动、抓捕工人领袖,让工人没办法联合,变成任资本家宰割的羔羊,在被压榨殆尽之后走向贫穷。

这就是为什么监控和审查技术是资产阶级剥削劳动者的工具,是劳动者的敌人。一个劳动者如果要避免剥削、远离贫穷,那么他就必须主动抵抗监控和审查技术,不管是通过技术手段(加强防范)还是政治手段(游行示威),没有其他捷径可走。

读到这里你也许会问,如果我不是劳动者,而是资本家呢?

资本家通过组织生产商品、提供服务赚取利润。在一个自由竞争的市场里,如果一个人能够以比他人更低的成本提供同等质量的商品或服务,那么他就能够赚取高额的利润,并利用这些利润进一步扩大生产。

要比他人的成本更低,就必须掌握他人所不掌握的先进技术,并确保这技术不被他人(包括劳动者)窃取,这是所有资本家的共识。英国在这方面开了两个非常重要的先河,分别是法律对商业秘密的保护以及专利制度,它们和英国科技的飞速进步、资产阶级的繁荣发展都是不可分割的。如果没有这些保护,对个人而言,任何人想通过技术革新赚取利润都非常困难;对国家而言,则会使本国在技术竞争中持续落后于其他国家。

监控和审查技术,正在越来越多地被用于中国政府对资本家的监控。一位私营企业主开发出一种新的技术,他通过微信将技术资料发给他的员工,这些技术资料以及聊天内容,公安机关都可以在后台随时浏览,毫无保密性可言。在新疆,公安机关就是通过这种方式,监控维族人的通信,找出是谁传播了宗教录像文件,最后将当事人送进集中营的。前两年郭文贵在爆料中指出,公安通过各种监控手段,以打击犯罪为名,编制各种莫须有罪名对私营企业老板、员工进行抓捕,侵吞私营企业包括知识产权在内的各种财产,是一种非常普遍的做法。从早年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打黑”搞出的“李庄案”,到最近大午集团因为习近平“打黑除恶”被调查导致无法正常进行经营活动,无数案例都印证了这种现象的普遍性。

随着监控和审查技术的逐年深入,情况正在越来越恶化。最近开庭审理的“恶俗维基”案,几名年轻人在网上公布他人尤其是国家领导人的户籍信息,被抓捕判刑。新闻曝光之后人们才知道,他们掌握的这些户籍信息,大多都是花钱贿赂公安人员,在公安内部的户籍数据系统查询到的。然而公安不仅可以查所有人的户籍,也可以查所有人的微信聊天记录,换言之,只要有足够的钱,你就可以查到你的竞争对手说了什么话、发了什么文件。中国企业不管研究出什么先进技术,都根本没有任何保护,只要花钱就可以在公安买到,这样国家的科技怎么可能进步,怎么可能赶超世界先进水平呢?我所了解的很多科技企业,尤其是擅长计算机技术的互联网企业,对员工都会作严格的保密培训,例如文件不能在微信上发,电脑不能装360,公司内部开发专用的通讯软件、社交平台……

监控和审查技术,令企业主无法保持秘密,从而剥夺企业通过技术壁垒实现盈利的能力,是资产阶级的敌人。一个资本家如果要避免偷窃、远离破产,那么他就必须主动抵抗监控和审查技术,不管是通过技术手段(加强防范)还是政治手段(游行示威),没有其他捷径可走。


综上所述,中国共产党作为统治阶级,借助监控和审查手段造成的信息不对称,对劳动者(无产阶级)和资本家(资产阶级)进行同时剥削,使自己越来越富有、其他人越来越贫穷。

马克思指出,技术进步造成生产关系的变化,从而产生新的阶级。但他没有预料到,借用他的理论所诞生的这个新阶级,也就是共产党,并没有也不可能服务于原本被资产阶级剥削的无产阶级,反而成为了剥削无产阶级的帮凶,同时也顺带剥削资产阶级。共产党现在奉行的制度,是“权贵资本主义”,他们自己则是“权贵资产阶级”,同时骑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头上,并做好了随时消灭挑战他们的人的准备。

要停止这种剥削,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资本家和劳动者、穷人和富人必须联合起来,共同抵抗共产党的监控和审查技术,不管是通过技术手段(加强防范)还是政治手段(游行示威)。这是你们除了移民以外,为自己的后代创造更美好生活的唯一选择。

( 由 作者 于 4月10日 编辑 )
21
4月10日 1203 次浏览
回复文章: 关于习的民族及两性政策

楼主问的基本是一个事实判断的问题,焦点在于“做没做”,而不是在于“好不好”,搞太多价值判断就没意思了

回到问题本身 习政权确实有向大汉族主义和男权社会靠拢的趋势,有点“统俄党化”的意思了,在男女关系上,表现为离婚冷静期的设立,以及明确婚姻法中关于婚前财产的分配 在民族关系上,不同于在新疆迫切的维稳需要,对蒙古强推汉化,也能明显看出来这是整体同化政策的一部分 在南方,各地村支部已经基本由当地大姓占据(这个趋势在90年代江泽民开放村委选举后就开始),这说明中共对当地残存的宗族势力已经基本完成了收编和统战,最典型的就是香港元朗事件中,该地的宗族组织并没有表现出刘仲敬所心心念念的“土豪德性”,不仅坚决站在建制派一方,而且甘为中共打手与鹰犬,类似的现象其实也发生在台湾,台湾的乡绅阶层相比城市年轻人来说反而是比较亲共的

正如它在建国初提倡女权 优待少民一样,这些政策“主义”的理想色彩只是表向,中共今天这么做的本意当然还是在维护统治,

拿男女关系来讲,抬高离婚门槛的本意不是修补几十年前被它们破坏的家庭组织,只不过今日维持社会原子化结构的迫切性已经低于因出生率过低造成的人力资源短缺,如果条件允许,中共的态度绝对是“摧毁家庭,与高生育率,我全都要”,马前卒的那种“绝对计划生育”和“社会化抚养”的赛博朋克世界才是王沪宁的梦想,只不过是因为目前条件不够才不得不两害相权取其轻而已。

也确实有很多汉族男性对中共机会主义的本质心知肚明,却乐意对此“机会主义”的利用(如微博的比师),对此我只想说navie,诚然墙外很多河殇派特别青睐计划生育降低他们眼里作为劣等民族的汉族人口的作用,也诚然有不少姨粉在现实中积极捍卫地域户籍制度,但别忘了与魔鬼做交易是有代价的,不把目光放在屋子里的大象上,把过多的精力用于煽动群众斗群众,迟早有还债的时候,女权和少民被用后即扔的命运就是你今天的警醒

冲杯三鹿给党喝观察 石家庄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集奶牛饲养、乳品加工、科研开发为一体的大型企业集团。
回答问题: 如何反驳类似“太平洋没加盖”的言论

粉红的逻辑:

趙少康
丁丁兄弟 中廣集團董事長
回复文章: 如何看待国内流行的一句话“命苦不能怪政府”?

经典考题:《祝福》中祥林嫂的个人命运为什么会落得悲剧收场?

标准答案:祥林嫂拥有中国封建社会农民妇女的传统品质,勤劳简朴,任劳任怨,依然凄惨离世。但是鲁迅先生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在封建礼教束缚的社会下底层受压迫的劳动妇女不知道反抗,逆来顺受...

革命样板戏《白毛女》表现了什么主题?

标准答案: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

这么跟父母讲保准父母无话可说。不需要麻烦还要引西方的观念来说服父母。

社会没有维系公民权益,没有践行法治保障每个人的财产,尊严和法律地位的平等,就是社会的失职。在这样的不公的环境下,造成的个人命运坎坷,不怪政府怪谁?

要是套用孙中山所引《礼运-大同篇》的说法,即便遭遇飞来横祸的鳏寡孤独者都能皆有所养。在这样理想的社会下,命苦的只会是怨天尤人的懒人。

自由騎士
MasterChief 先知指引的騎士.The prophecy is uncertain, there's always hope.
回复文章: 近几十年之内,现在的僵局有没有被打破的可能性?

楼主,关于预测,用搜索引擎,可以找到智库和专家有很多专业报告。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兰德、CSBA、新美国安全中心、2049研究所等等,还有彼得·纳瓦罗的几本书。

人治的极权内部是黑盒,政治斗争是无法预测的。参考以前的回答,MasterChief #125886

@北条沙都子 #136253 关于如何预测未来?最好的方法就是去实现它。寻找同志,共同努力。

The best way to predict the future is to create it. ” — Abraham Lincoln.

( 由 作者 于 4月20日 编辑 )
回答问题: 要干大事的前奏?中共全面封禁、整顿各类军事论坛和自媒体

@丁丁兄弟 #135893 其实《拯救大兵瑞恩》里面海滩登陆战就有展示血腥场景,更残酷的是车臣战争,有个电影《炼狱》1998年拍的,胆子大可以看看,提前预警,其中有斩首、坦克压人体。当然俄军真实被包围全歼的情况,比电影更血腥残酷。中共去打台湾,也面临巷战噩梦,而苏式坦克装甲改造的99式,04式步战车都不好用,更何况陆战队的两栖脆皮。

显然,中共不想不敢让年轻的士兵知道这些,而要CCTV统一控制画面和台词,塑造浪漫的英雄神话,麻痹欺骗士兵和民众。

( 由 作者 于 4月15日 编辑 )
自由騎士
MasterChief 先知指引的騎士.The prophecy is uncertain, there's always hope.
发布问题: 要干大事的前奏?中共全面封禁、整顿各类军事论坛和自媒体

中国《超大军事论坛》3月22日突发公告,永久关闭陆、海、空、天四板块。随后,“新浪军事”等一批军事类微信公众号因“违规”被停,腾讯网军事频道的微信公众号“讲武堂”也被关闭。(腾讯杀起人来,连自己也不放过😬😬)

自由亚洲报道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junshiwaijiao/ql1-04122021032114.html

最近两周,中国多个军事论坛和军事自媒体账户先后被当局责令永久关闭和注销账户。中国硕果仅存的军事论坛《超大军事论坛》自3月23日起关闭了军事装备讨论板块;随后,“新浪军事”、“军武次位面”等一批军事类微信公众号因“违规”被关停,甚至连微信母公司腾讯旗下隶属于腾讯网军事频道的微信公众号“讲武堂”也未能幸免。

军事论坛是中国军事爱好者评论中国战机、舰艇、导弹性能的平台,此次遭到关闭,引发网民不满。有网民感叹道,不讨论中国的武器,讨论外国的武器总没问题吧。

多维文章称:"种种迹象表明,此次关停军事自媒体账号极有可能来自高层指令。当局继整肃时政自媒体后,开始整肃军事自媒体。"

———————————————————————————————————————

个人认为军事类的专业论坛,科普之功不可没,甚至是拯救那些无知的生命,会让民众知道现代战争的一些常识,中共害怕民众了解军事知识和武器,特别是不利于底层士兵的“战斗意志”“牺牲精神”,不利于培养炮灰。

稍有(军事)常识的人都知道,中共军人怎么可能在中印边境只牺牲四人就打死印军几十人呢?战狼附身?

下面这个视频是美军阿帕奇武装直升机在夜间,在数公里外打击地面武装分子的真实任务录像(胆小的谨慎点击,有血腥,机炮扫射敌方步兵群的画面),曾经在B站播放量几十万,弹幕上绝大部分无知青年、粉红兔子,战狼幻想泡沫破灭,他们😭😭😭震撼吃惊之余又害怕,哀叹现代武器的杀戮效率。······然后没多久这视频就被中共删除了。

youtu.be/5dHOGsZivIo

美军的 MK44 30mm 大毒蛇机关炮,发射可编程精确空爆弹药,战壕、工事、步兵群的杀手。

youtu.be/4UolMYY7QaA
( 由 作者 于 9月15日 编辑 )
6
4月14日 1681 次浏览
北条沙都子 不要小看雏见泽,这是有大学问的地方。
回复文章: 土鳖(tg)有没有可能被自己培育的亲建制派粉红反噬?

个人的看法是: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楼主所说的义和团与红卫兵虽然都是一帮暴民土匪,毫无“纪律性”可言,但还勉强能算是集体组织,有一定行动力。一些红卫兵甚至有枪有炮,俨然成了民兵武装。而无论是大清朝廷还是毛,都是认为自己能控制住这帮暴民,有意利用他们给自己当狗腿子,才刻意留给这群人活动空间的;现在物是人非了,所谓“粉红愤青”只有耍嘴皮子骂街时比较威风(还得要网警的删帖封号配合),你跟他说“建制派”他都不见得听过这词,现实中的行动力也是趋近于0,更不要提什么“反噬主子”了。

至于国民政府时期的中共,那纯粹是个“反政府武装”,自身的组织性严密,拥有自己成建制的军队,有一套从西方搬来的“共产主义思想”作为自己的“政治理念”,背后还有苏联老大哥的支持,跟现在只会敲键盘的粉红愤青完全没有可比性。

而邓小平和赵紫阳的明争暗斗属于中共党内的政治角力。虽然最终在民间爆发了大抗议,但更多的恐怕还是因为当时的总书记是开明派的赵紫阳,社会氛围相对宽松,给了人文主义与自由主义生根发芽的土壤,才使得民众在强烈信念的支撑下敢于走上街头表露心声;现在物是人非了,不仅反人权、反自由成了中国社会的“核心价值”,人与人之间也毫无信任可言,根本组织不起独立存在的力量,无论其打着什么名号。

再后来的轮子趁着“气功热”的东风快速扩张至中国社会的各个角落,还喊出了“人人有功练”的口号,当然也是逃不过被打压的命运,原因自然是因为其影响力过大,威胁了中共在各领域的垄断地位,触动了江的“红线”。而现在对各种组织的打压力度只会比江时期更甚。

胡温时期讲求所谓“无为而治”、“不折腾”,言论相对自由,社会氛围也比现在宽松不少,能在网上看到不少对于社会的调侃、民生的不满甚至是温和的政治诉求。然而……这就是中共能“赏赐”给你的最大程度的自由了……其实在网上表达了不满后,人们倒反而没那么想上街了,但如果你还想要组织起力量,走上街头的话,结果依旧不会改变(详情请搜索“中国大陆茉莉花革命”),并且我个人也十分确定,即便是粉红愤青打着“尊皇讨奸”的旗号,结果也是一样,说不定还更有可能梦回1989呢。

总之,中共是绝不会允许任何民间势力形成独立存在的组织的。而现在的粉红愤青虽然骂街水平世界一流,但脑袋却是和他们的小猪存钱罐一样空空如也,凝聚力什么的则完全是奢谈。这样一帮人能反噬脑控了他们的尤里主子,这场景我恐怕得掉进兔子洞里才有机会看到。

( 由 作者 于 4月17日 编辑 )
爱狗却养猫 Reader, Sleeper, Deer lover, Cat feeder, Bun eater
发表文章: 当我们说“民主”时,我们在说什么?“民主指数”的回答

简介

民主指数(Democracy Index)是由经济学人信息社(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 EIU)编制,衡量国家民主程度的指数,可能得分为0-10分,分数越高则民主程度越高。

EIU2020年的报告已经出炉,其中中国得分2.27分,在167个国家/地区中为第151位。作为比较,最高分得主挪威得分9.81分,加拿大得分9.24分,台湾得分8.94分,英国得分8.54分,日本得分8.13分,美国得分7.92分,墨西哥得分6.07分,香港得分5.57分,伊拉克得分3.62分,俄罗斯得分3.31分,(中国在这儿),垫底的朝鲜(中国的优越感来源)得分1.08分。

以下是根据民主指数绘制的地图,越绿越民主,越红越专制(Authoritarian)。

民主指数60题

那么这个民主指数是怎么计算的呢?在此我将根据EIU2019年的报告,进行解析。

首先,EIU选定了五个维度,来衡量民主程度,包括:(1)选举程序与多样性(Electoral process and pluralism);(2)政府运作(Functioning of government);(3)政治参与(Political participation);(4)政治文化(Democratic political culture);(5)公民自由(Civil liberties)

其次,每个维度都有不同的问题来衡量,总共60个问题。这些问题的答案,有些是专家打分,而在可能的情况下,也会从社会问卷调查中获得的,尤其是政治参与和政治文化方面的问题。

以下是具体的问题(问题和选项有缩略,打星号问题的答案在部分国家来源于问卷调查)。

一. 选举程序与多样性(12个问题)

  1. 国家议会和政府元首的选举是否自由?(0分:一党制或者存在严重的选举障碍;0.5分:选举过程有限制;1分:候选党派/人基本无限制)

  2. 国家议会和政府元首的选举是否公正?(0分:存在影响结果的严重不规则情况;0.5分:存在不规则情况但对结果影响有限;1分:没有严重的不规则情况)

  3. 地方政府选举是否自由且公平?(0分:既不自由也不公平;0.5分:自由但不公平;1:自由且公平)

  4. 成年人都有普选权吗?(0分:否;1分:是)

  5. 公民能否在不受政府或非政府机构的安全威胁下投票?(0分:否;1分:是)

  6. 法律是否规定了广泛平等的竞选机会?(0分:否;0.5分:书面有规定,但实际只有部分人能参加竞选;1分:是)

  7. 政党的筹资过程是否透明?(0分:否;0.5分:并不完全透明;1分:是)

  8. 选举后,是否存在清晰的、确立的、被广泛接受的宪法制度,保障权力的有序转移?(0分:不满足任何条件或满足一个条件;0.5分:满足两个条件;1分:满足三个条件)

  9. 公民是否能够自由建立独立于政府的政党?(0分:否;0.5分:有限制;1分:是)

  10. 反对党有现实的执政或参与决策的可能吗?(0分:否;0.5分:主要为两党制;1分:是)

  11. 所有公民都可能担任公职吗?(0分:否;0.5分:书面上可以,但实际对某些群体有限制;1分:是)

  12. 公民是否能在不受政府干预、监督的情况下组建政治或公民组织?(0分:否;0.5分:书面上可以,实际上有限制和干预;1分:是)

二. 政府运作(14个问题)

  1. 自由选举产生的代表能进行政府决策吗?(0分:否;0.5分:有部分决策权;1分:是)

  2. 立法机构是否为最高政治机构,高于其他政府部分?(0分:否;1分:是)

  3. 是否存在对政府权力的有效制约机制?(0分:否;0.5分:是,但存在严重问题;1分:是)

  4. 政府不受军队或安全部门的不当/过多影响。(0分:否;0.5分:影响较低;1分:是)

  5. 外国势力或组织不影响政府的重要功能和政策。(0分:否,如外国驻军或为“保护国”;0.5分:部分;1分:是)

  6. 经济集团、宗教团体或其他强大的国内集团是否具有重要的政治权力?(0分:否;0.5分:部分;1分:是)

  7. 是否有制度和机构保障在选举季之间政府能够负责?(0分:否;0.5分:是,但存在严重问题;1分:是)

  8. 政府的权力是否覆盖全国领土?(0分:否;1分:是)

  9. 政府的运作是否公开、透明,且公众有足够的信息获取渠道?(0分:否;0.5分:是,但存在严重问题;1分:是)

  10. 腐败有多普遍?(0分:腐败普遍存在;0.5分:腐败是个大问题;1分:腐败不是个大问题)

  11. 公务员是否愿意并能够执行政府的政策?(0分:否;0.5分:是,但存在严重问题;1分:是)

  12. *公众认为自己拥有对自己生活的自由选择和控制权。(0分:低;0.5分:中等;1分:高)

  13. *公众对于政府的信心。(0分:低;0.5分:中等:1分:高)

  14. *公众对于政党的信心。(0分:低;0.5分:中等:1分:高)

三. 政治参与(9个问题)

  1. 全国选举的投票参与率。(0分:50%以下;0.5分:50%-70%;1分:70%以上)(注:如果投票是强制的,或投票不自由、不公正,得0分)

  2. 少数民族、宗教和其他少数群体是否有合理的地方自治权和政治发言权?(0分:否;0.5分:是,但存在严重问题;1分:是)

  3. 议会中的女性比例。(0分:少于10%;0.5分:10-20%;1分:多于20%)

  4. 政治参与的程度,即民众加入政党或非政府政治性组织的比例。(0分:小于4%;0.5分:4-7%;1分:7%以上)(注:如果加入政党/组织是强制的,得0分)

  5. *公民参与政治程度(兴趣)。(0分:低;0.5分:中;1分:高)

  6. *民众参与合法游行示威活动的程度(已经参加或准备参加)。(0分:低;0.5分:中;1分:高)

  7. 成人识字率。(0分:低于70%;0.5分:70-90%;1分:高于90%)

  8. *成年人对政治新闻感兴趣的程度。(0分:低;0.5分:中;1分:高)

  9. 政府为促进政治参与做出了切实的努力(如在教育、宣传方面)。(0分:否;0.5分:一些努力;1分:是)(如果政治参与是强制的,得0分)

四. 政治文化(8个问题)

  1. 社会是否有足够的共识和凝聚力支撑一个稳定、运转的民主制度?(0分:否;0.5分:是,但是存在严重的风险;1分:是)

  2. *是否有大量民众希望有一个能绕过议会和选举的强大领导者?(0分:大量民众;0.5分:部分民众;1分:少量民众)

  3. *倾向于军事统治的人口比例。(0分:大量民众;0.5分:部分民众;1分:少量民众)

  4. *倾向于专家或技术官僚统治的人口比例。(0分:大量民众;0.5分:部分民众;1分:少量民众)

  5. *认为民主国家不能很好地维护公共秩序的人口比例。(0分:大量民众;0.5分:部分民众;1分:少量民众)

  6. *认为民主有利于经济发展的人口比例。(0分:低于60%;0.5分:60-80%;1分:高于80%)

  7. *民众对民主的支持程度(即认为民主优于其他制度)。(0分:低;0.5分:中;1分:高)

  8. 有政教分离的传统。(0分:否;0.5分:政教合一仍有部分残留;1分:是)

五. 公民自由(17个问题)

  1. 是否有自由的电子媒体?(0分:否;0.5分:有多家媒体,但政府媒体的或者一两家私人媒体控制了市场;1分:是)

  2. 是否有自由的传统媒体(纸媒)?(0分:否;0.5分:有多家媒体,但政府媒体的或者少量私人媒体控制了市场;1分:是)

  3. 是否有言论自由和抗议自由(除了限制暴力)?(0分:否;0.5分:有官方限制,尤其是对持少数观点的群体;1分:是)

  4. 媒体报道是否全面?是否有公开、自由、有一定多样性的对于公共问题的讨论?(0分:否;0.5分:书面上有,但观点由于审查/自我审查有同质性;1分:是)

  5. 上网是否有政治限制?(0分:是;0.5分:部分限制;1分:否)

  6. 公民是否可以自由组建专业组织和工会?(0分:否;0.5分:书面上可以,但实际有限制;1分:是)

  7. 公民是否有向政府请愿、申诉的机会?(0分:否;0.5分:一些机会;1分:是)

  8. 国家是否使用酷刑?(0分:有;1分:没有)

  9. 司法机构独立于行政机构影响力的程度。(0分:低;0.5分:中;1分:高)

  10. 宗教宽容和宗教自由的程度。(0分:低;0.5分:中;1分:高)

  11. 公民在法律框架下被平等对待的程度。(0分:低;0.5分:中;1分:高)

  12. 公民是否能保障基本安全?(0分:否;0.5分:犯罪猖獗,危害到很多人的安全;1分:是)

  13. 私人财产权得到保护、私人企业不受政府不当影响的程度。(0分:低;0.5分:中;1分:高)

  14. 公民享有个人自由(如性别平等、旅行权、选择工作学习的权利)的程度。(0分:低;0.5分:中;1分:高)

  15. *认为基本人权得到保障的人口比例。(0分:低;0.5分:中;1分:高)

  16. 没有基于种族、肤色、宗教信仰的重大歧视。(0分:否;0.5:是,但有显著例外;1:是)

  17. 政府以风险或威胁为由限制公民自由的程度。(0分:低;0.5分:中;1分:高)

民主指数的计算

  1. 首先分别计算每个维度的得分(0~10):将每个维度的题目总得分,乘以10,再除以题目数量。例如中国2019年在每个维度原始得分分别为:选举程序与多样性0分,政府运作6分,政治参与2.5分,政治文化2.5分,公民自由2分。所以选举程序最终得分为0/12=0,政府运作=60/14=4.29,政治参与=25/9=2.78,政治文化=25/8=3.13,公民自由=20/17=1.18。此即每个维度的分数。

  2. 计算总分(0~10):将1中算出的每个维度的分数取算数平均值,保留两位小数。例如中国2020年的民主指数得分为:(0+4.29+2.78+3.13+1.18)/5=2.27

  3. 根据总分,可以将国家/地区分为四类:“完全民主”(8~10)、“部分民主”(6~7.9)、“混合政权”(4~5.9)和“专制政权”(低于4分)四类。例如中国由于得分为2.27<4,被归类为“专制政权”。

以下是2006年至2020年部分国家/地区民主指数的变化

( 由 作者 于 4月17日 编辑 )
12
4月17日 416 次浏览
图书馆革命🌈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发表文章: 法國高中生哲學讀本5:人認識到的實在是否受限於自身?探索真實的哲學之路 pdf下载

内容简介

你怎麼確定,你的理性所認識的世界,就是真實的世界?

今日的真理,可能就是明日的灰燼

真理只是尚未被推翻的假設

「人是萬物的尺度」這個懷疑論的主張,一方面挑戰了既定的權威,給予人們開放的思考空間,但另一方面也可能流於相對主義,而宣稱一切都是主觀的、都是個人的,都是相對的,進而轉化為對客觀真理的否定。如果「每個人有各自的真理」,人類是否只能活在自己的世界裡,無法和任何人打交道,任何的溝通也將成為徒勞?

然而,我們是否可以不因「每個人有各自的真理」,就放棄對話,而接納高達美的觀點,「一個能夠理解的人,不會認為自己據有優越的地位,相反地,他會承認自己所設想的真理可受到挑戰」,嘗試以彼此對真理的詮釋去豐富真理的內涵,用彼此的思考避免個人獨斷的盲點?我們或許還是可以藉由具有批判與自省意義的討論,超越主觀與任意,朝向客觀與公正更跨出一步?

人類終究必須不斷鍛練自己的理性能力,運用自己的理性去認識真實、掌握真理。本書各章包括「理性與真實」、「理論與經驗╱論證」、「詮釋」、「生命╱物質與心靈」、「真理」等內容,正是淬鍊理性能力的最佳磨刀石。

【理性與真實QA】

▎何謂「理性」?何謂「真實」?

理性是心靈的能力,在認識的範疇中,可用於區分真假;在行動的領域中,可用於分辨善惡。相對於僅限於想像中的事物而言,真實指的是確實存在的事物,以及事實的整體。

▎為什麼要理解「理性與真實」?

當我們用我們的理性去認識真實的時候,我們是否想過,我們所認識的真實是否必定受限於我們的理性能力?我們所認識的真實是否與別人所認識的相同?這些認識論的問題,正是討論所有哲學問題的基礎。

▎本書討論了哪些主題:

■ 如果真實只能是人類理性所認識的真實,則真實必定來自於理性對它的重構,然而我們是否意識到了理性的限制?

■ 理論是對真實的解釋,理論的成立依賴經驗的支持,但僅有經驗支持仍然不夠,科學理論還要符合哪些條件?

■ 詮釋似乎是主觀的,是必須避免的,可是我們真的能夠避免詮釋嗎?還是我們應該用詮釋讓真實更為豐富,並避免任意的詮釋?

■ 生命是由物質構成的?或是由物質與精神共同構成的?物質與生命間確實存在不可跨越的界限嗎?如果心靈的本質是思考,我們如何看待也會思考的人工智慧?

■ 我正在說謊,這句話是真話,還是謊話?誠實是不是無條件的義務?或是我們只對有權利者有誠實的義務?是否存在「善意的謊言」?誰能定義何時需要「善意的謊言」?

▎思考這些問題「有什麼用」?

「真實」是否存在?唯一的真實確實存在嗎?所謂的真實是否可能是「多個」真實?對於真實的討論,如何不落入相對主義的迷思?這些提問對於科學、社會科學、歷史、新聞、教育等各個領域可以帶來更深刻的刺激與反思。

【哲學家們怎麼說?】

■ 「一個科學體系必須具備可以被孤立出來、透過經驗測試而加以否定的邏輯形式,亦即:一個經驗科學的體系,必須有可能被經驗反駁。」(波普)

■ 「經驗主義者像螞蟻,只會採集和使用;理性主義者像蜘蛛,只憑自己之力來織成絲網。蜜蜂則採取適中的方法,在庭園和田野的花朵中採集它的材料,再用自己的能力加以轉化和消化。」(培根)

■ 「並不是因為人類有手,所以他是最聰明的存在,而是因為他是最聰明的,所以有手。」(亞里斯多德)

■ 「人是萬物的尺度。」(普羅塔哥拉)

■ 「真理若是在庇里牛斯山這邊,山以外就是錯誤。」(巴斯卡)

■「我因說謊所犯的錯,比我對他人說的謊來得嚴重。」(蒙田)


下载链接

2
4月24日 270 次浏览
thphd 2047站长
发表文章: Sean R. Roberts 反驳南华早报《新疆:关于中国的反恐战争,西方没有告诉你的事情》

最近南华早报刊了一篇文章:新疆:关于中国的反恐战争,西方没有告诉你的事情https://www.scmp.com/comment/opinion/article/3129325/xinjiang-what-west-doesnt-tell-you-about-chinas-war-terror


Sean(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知名新疆问题研究者)读到之后,在推特上作出了如下批判:

https://twitter.com/robertsreport/status/1382739592101650443

翻译 @thphd


If I can find the time, I will try to publish a proper response to this very problematic article, but let me start with a twitter thread on why this argument is extremely deceptive.... 1/.

有空我一定对这篇问题文章作一篇完整的回应,现在我先推特简单讲一下为什么这篇文章说法非常具有迷惑性

1st, its argument is a prime example of China’s “whataboutism” vs. the US – the US did horrible things in the name of the War on Terror; why can’t we? 2/20

首先,这篇文章是非常典型的、中国用“你们还不是一样”来反驳美国的例子——美国以反恐战争的名义做了非常可怕的事情,那为什么中国不可以?

The larger problem is the War on Terror’s ability to dehumanize any given Muslim population due to its lack of definition of what constitutes a ‘terrrorist.’ This opens the door for any state’s manipulation of the term to label those Muslims they do not like as ‘terrorists’ 3/20

反映出的更大的问题,是美国反恐战争因为没有明确定义什么是“恐怖分子”,而将所有穆斯林人口敌对化。这为其他国家将自己不喜欢的穆斯林标记为“恐怖分子”打开了一扇门。

Yes, it is despicable that the US used GWOT disingenuously as a pretext to invade Iraq, but it is also abhorrent that the PRC is using GWOT disingenuously to obliterate the native peoples of one of its regions. Both acts are reprehensible and can be condemned simultaneously 4/20

没错,美国将反恐战争作为借口侵略伊拉克是无耻的,但中国以反恐战争为借口欺负自己国家的原住民也是无耻的。两种做法都是应该被谴责的

2nd, the article uses many inaccuracies and manipulations to assert that China faces a grave ‘terrorist threat’ from within the population of the Uyghur region. The author says “terrorism was spiraling out of control in Xinjiang and remains a serious threat today” Wrong! 5/20

其次,文章使用各种故意模糊、篡改来断言中国面对严重的来自新疆当地居民的“恐怖主义威胁”。作者说“恐怖主义在新疆失控,直到今天仍然是巨大威胁”。胡扯!

Like many Chinese defenses of policies in the region, the article calls out the July 2009 Urumqi riots as the most abhorrent “terrorist act” allegedly carried out by Uyghurs. These riots had nothing to do with ‘terrorism,’ Islam, or ‘extremism.’ 6/20

和中国政府在新疆政策上的很多辩护一样,此文将2009年乌鲁木齐骚乱(七五事件)称为由维族发起的“恐怖主义行为”。其实那些骚乱跟所谓的“恐怖主义”、伊斯兰教、“极端思想”没有任何关系。

They began as a peaceful student protest asking for justice for the killing of several Uyghurs in a factory in south China. Law enforcement violent suppression of the protest spun into street violence that led to ethnic violence – both Uyghur on Han and Han on Uyghur 7/20

骚乱的起因是学生和平示威,要求政府为维族工人在工厂和汉族发生纠纷被杀一事主持公道。执法部门对该次抗议的暴力镇压,导致了汉维两族之间街头暴力、种族仇视的持续升级。

These riots were a product of the tensions caused by rapid state-led development in the region and the associated in-migration of Han seeking economic opportunity, combined with the structural racism of the PRC’s justice system that failed to investigate the factory deaths 8/20

由政府主持的经济建设活动以及随之而来的汉人移民寻找经济机会造成的民族关系紧张,加上中国司法系统所具有的系统性的种族歧视所导致的无法对工厂死亡事件进行(令维族人满意的)调查,最终合在一起导致了这场骚乱。

Next, he points to 2 of the 4 violent incidents allegedly carried out by Uyghurs inside China that do appear to be ‘terrorist acts,’ but for which there is no evidence connecting them to any organized ‘extremist’ group – Urumqi market and Kunming train station in 2014 9/20

接着,文章又指出4起据称由维族组织的暴力事件中的两起——乌鲁木齐市场爆炸案、昆明火车站砍杀案——是“恐怖主义行为”,然而没有任何证据能将这些行为与任何“极端”组织挂钩。

He suggests that ETIM claimed responsibility for these attacks, but it did not. First, ETIM (actually called ETIP) was a small group of Uyghur militants in Afghanistan that never carried out any violence anywhere and ceased to exist in 2003. Furthermore… 10/19

文章说“东突厥伊斯兰运动”声称对这些事件负责,纯属胡扯。首先,东伊运(现在改名叫东突厥伊斯兰党)是位于阿富汗的一群维族人组成的武装,他们从来没有在任何地方发动任何暴力事件,而且2003年就已经倒闭了,此外

The Turkistan Islamic Party (TIP), a small group in Waziristan that claimed the legacy of ETIP, never claimed credit for any violence in China, but only made videos praising such violence - and there is no evidence that they ever had any followers or presence inside China 11/20

突厥伊斯兰党(TIP),一个位于瓦济里斯坦(巴基斯坦山部地区)的一个声称继承东突党遗志的武装组织,从来没有声称对发生在中国境内的任何暴力事件负责,虽然他们曾经发布过赞扬这些暴力行为的视频。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们在中国境内有支持者或者参与者。

These limited number of ‘terrorist attacks’ were likely carried out by a small number of disgruntled Uyghurs with no connection to global ‘terrorist networks’ or any organization, provoked by state violence and securitization in their homeland 12/20

这些屈指可数的“恐怖袭击”,更有可能是由一小群对社会不满的、与全球“恐怖分子网络”或者其他组织没有联系的维族人,在国家针对性的压迫,以及家乡受到资源掠夺的双重压力下发起的。

He also writes “the UN identified thousands of Uygur Islamic State fighters in Syria and Afghanistan” – wrong! UN identified several thousands of Uyghurs primarily in Syria by 2014 - recruited to TIP from Turkey (maybe with Turkish gov’t help) after fleeing China post-2009 13/20

文章还说“联合国在叙利亚和阿富汗指认了几千名维族ISIS战士”——胡扯!联合国2014年(主要是在叙利亚)指认了几千名维族人——这些人是2009年逃离中国之后,从土耳其招募到突厥伊斯兰党(TIP)的。(译者注:在网上流传的穿军服、挂东突蓝星月国旗、持枪、用汉语叫嚣要打回新疆的士兵,大部分应该是突厥伊斯兰党招募的原新疆维族)

TIP in Syria is a real fighting force, but more mercenaries than terrorists, and there is no evidence they have ever carried out violence inside China. Also – they are not the Islamic State! Not all foreign fighters in Syria are ISIS! 14/20

突厥伊斯兰党(TIP)在叙利亚确实参战了,但他们更像是雇佣军(译者注:土耳其在叙利亚战争中一直插手)而不是恐怖分子,而且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们在中国境内发起过任何暴力事件。重点是,他们不是ISIS!叙利亚的外籍士兵并不都是ISIS!!(译者注:没错,有很多外籍士兵去叙利亚支持库尔德武装,跟ISIS作战)

In short, there has been violence in the Uyghur region for many years – both state violence against Uyghurs and Uyghur violent resistance to the state, but this has nothing to do with ‘terrorism,’ ‘extremism,’ or Islam 15/20

总之,新疆维族地区的暴力持续很多年了,不管是国家对维族的暴力,还是维族对国家暴力的抵抗。但这和所谓的“恐怖主义”、“极端思想”或者伊斯兰教没有一分钱关系

The idea that violence or resistance from the Uyghur population is attributed to radical Islamic beliefs inside China’s Uyghur region has given the state a pretext to suspect all Uyghurs of being ‘extremists’ and to incarcerate or violently ‘re-educate’ 100,000s 16/20

将一切来自新疆维族人的暴力或者抵抗统统归咎于伊斯兰极端思想,为中国政府将所有维族人怀疑为“极端分子”收入监狱或者进行粗暴的、接近百万人规模的“再教育”做好了铺垫。

The policies in the region are NOT a response to a real or imagined ‘terrorist threat’ – they are a means of pacifying all Uyghurs, eliminating their voice, breaking their solidarity and attachment to territory to open the way for mass state-led development 17/20

新疆现行的很多政策,根本不是在应对所谓的“恐怖主义威胁”,而是在限制维族行动,消灭维族声音,破坏维族团结以及他们对故乡的感情,为国家在新疆进一步的大规模建设铺路

Yes, the US is in an awkward position to criticize these atrocities because it was a US original sin to manipulate GWOT for other purposes. But, this does not absolve China of responsibility for repeating the same sins. 18/20

没错,在批评中国政府迫害维族的问题上,美国确实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位置,因为将反恐作为借口用于其他目的,是美国的原罪之一。但这不等于中国重复美国的罪行就是合理的。

And, most importantly, there is no justification for the abhorrent atrocities being committed by the PRC against Uyghurs and related peoples, which ultimately amount to cultural genocide and are likely in violation of the UN Convention on genocide 19/20

而且更重要的是,中国政府对维族人以及其他民族人所施加的这种,最终将导致文化灭绝甚至触犯联合国对种族屠杀定义的暴行,是没有任何正义性可言的

This author is a western-educated former World Bank employee in Hong Kong, but that only makes him more adept at manipulating GWOT to justify atrocities, something western audiences have unfortunately become immune to since 9/11 20/20

这篇文章的作者是接受过西方高等教育的、世界银行在香港的一名前雇员,但他所受的教育仅仅是让他更加擅长以反恐为理由为暴行正名。这种卑鄙的伎俩,我们西方人民自9/11以来见得多啦,才不会上当呢

By the way, if you want to dispute my analysis here, please read my book first since I articulate these points in much more detail with more evidence than 280 characters allow

最后,如果你一定要反驳我,麻烦先读一下我写的书 《The War on the Uyghurs》(《抗维战争》),里面讲得更详细,推特毕竟有字数限制

( 由 作者 于 4月16日 编辑 )
11
4月16日 809 次浏览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发表文章: 对「叙事」的一点想法

社会的变革首先是思想的变革,无论是新文化运动还是八十年代的「文化热」,但归根结底还是语言上的变革,即以一套叙事取代另一套叙事。

最近读到一段话,出自米兰·昆德拉的《小说是让人发现事物的模糊性》:

当堂·吉诃德离家去闯世界时,世界在他眼前变成了成堆的问题。这是塞万提斯留给他的继承者们的启示:小说家教他的读者把世界当作问题来理解。在一个建基于神圣不可侵犯的确定性的世界里,小说便死亡了。或者,小说被迫成为这些确定性的说明,这是对小说精神的背叛,是对塞万提斯的背叛。极权的世界,不管它建立在什么基础上,就是什么都有了答案的世界,而不是提出疑问的世界。完全被大众传播媒介包围的世界,唉,也是答案的世界,而不是疑问的世界,在这样的世界里,小说,塞万提斯的遗产,很可能会不再有它的位置。

现在解构性的文本或Meme已经够多了(以膜蛤和乳包为代表),它们消解了权威,打破了单一的确定性,但这还不够,我们需要建构性的文本,指出我们的生存还有另一种可能性,即使这种可能仅仅存在于想象中。

我认为现在需要的建构性文本有两种:

对目前个体中国人生存境况的描述

由于匿名的原因,恰是小说大展身手的时候,无论是通过新闻还是自身的亲身经历,把它虚构化,创造一种「虚构的真实」。这种真实是对现实的讽刺与反抗。

对希望的未来的想象

无论是乌托邦还是《圣经》中对天堂牧歌的想象,都反映了人的希望。我认为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梦想》就是一篇好的建构性文本,我们也需要中国版的《我有一个梦想》。


现在呼唤诗歌和小说,人类喜欢故事,那种具体可感的「叙事真实」,而不是理论。只有在故事中才能反映人的痛苦和挣扎,希望与梦想。

12
4月16日 401 次浏览
自由且迷茫
KingSager 祗园精舍钟声响,诉说世事本无常。沙罗双树花失色,盛者必衰若沧桑
回复文章: 福岛废水、武汉肺炎与科学

从日本的角度来说,除了排入大海别无选择,用来冷却的水没有上限,但是日本土地有上限,总归是存不下去要排入大海的。中韩虽然反对,但是不可能出钱出地替日本保管这些废水,只是无责任的反对一下,解决不了问题。

国际社会能做的就是监督这些废水的各项辐射指标,确保在国际标准以下就可以了。这项任务主要就是交给国际原子能机构,而这个机构里也有中国人,甚至还是副总干事。

我想这也是布林肯发推“感谢日本在该问题上的透明度”的原因,毕竟国际社会要监督,没有日本方面公开透明的合作是不可能的(参考中国对WTO在武汉进行调查的“接待”就知道了)

回复文章: 福岛废水、武汉肺炎与科学

“科学”在中共看来不过是一只随时取用的破鞋而已,需要的时候就拿出来穿上走几步,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不需要时就扔在一边,满口胡言乱语。如果中共真的尊重科学,愿意在全社会普及科学,那:

  1. 为何如此兴师动众的使用国家力量大肆宣传“中医优越论”,并有意贬低所谓的“西医”(其实是现代医学),拒绝用现代科学的方法验证中医(其实是传统医学)的实际效用,打压质疑中医的声音,反而去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之类的玄妙说辞为中医擦脂抹粉?

  2. 为何迟迟不肯公布国产COV疫苗的科学实验数据,反而用“强逼接种”、“发钱送蛋接种”的方式推广并鼓动“疫苗民族主义”,试图通过用攻击西方疫苗的方式“曲线救国”?明明只要像辉瑞一样公开实验数据,获得国际医学专家的一致认可,就能很大程度上提振民众信心,为何不做?为何不用科学的推广方式?

  3. 为何封杀众多学术网站?科学从来不是铁板一块,每天都可能会有新观点、新理论被提出。封杀学术网站,阻断学术交流,请问这对于普及科学、提高全民科学素养是好是坏?

  4. 如果墙内能够自由的讨论科学,表达自己对不同领域、不同理论的不同观点,那何必翻墙跑到7站来“谈德赛”?

( 由 作者 于 4月14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福岛废水、武汉肺炎与科学

科普核废水排放问题的知乎答主被人肉举报到单位

该回答备份:福岛废水不会对我国造成太大影响

所以这里给出一个略微让人心安的结论:

在可控排放的前提下,福岛核电站的废水不会对我国的环境造成太大影响。如果确实担心,可以暂停食用日本海域出产的海鲜。除此之外,哪怕像我现在身在海边,也无需屯盐无需忌口。

习特厚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习特厚:习近平特别受到人民厚爱
发表文章: 福岛废水、武汉肺炎与科学

世卫组织调查报告:武汉肺炎起源于武汉实验室极不可能,是否起源于中国尚无定论。中国外交部:科学的问题交给科学来回答。

国际原子能机构(还有西方核科学家):福岛废水(其实是过滤后的冷却水)主要放射物质是氚,并不危险,并且其浓度远低于标准值,排入海中是最佳最安全方案。中国外交部:日本政府极不负责任,仇日煽动走起来。

我:中国东南沿岸海水 vs 排水当天福岛沿岸海水 各100毫升,让我选一个喝,我喝福岛海水无犹豫。

10
4月14日 1113 次浏览
thphd 2047站长
发表文章: 福岛的废水,看来要流进题库才行

https://twitter.com/fangshimin/status/1382585530479566850?s=20

中国主要核电站每年向大海释放的液态氚的放射量都在E+13Bq这个数量级,与日本福岛计划释放的相当。韩国、台湾反对日本排放核废水是因为反核,中国大陆正大力发展核电,却也跟着闹,战狼们还去抱绿色和平这个反核组织的大腿,哪天绿色和平把矛头对准中国核电站,战狼们再来赶快声明排放核废水无害?

5
4月16日 1732 次浏览
回复文章: 12055

仇日情绪什么的都是亲自由中宣部有意带网军煽动的。像19年川普给中国加关税,贸易战斗的难解难分之际,安倍首相访华。中共有意拉拢日本人,不希望日本人跟美国人联手,就停播了一段时间抗日神剧。

朴槿惠参加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庆典,就中韩亲善。朴槿惠下令部署萨德导弹,就中韩交恶,在影视娱乐界就搞限韩令,清理乐天马特超市。

最搞笑的是来自台湾媒体的解读。中国对川普示硬,电影频道就播《上甘岭》,中国对川普示软,电影频道就播《黄河绝恋》。妥妥的精神分裂。

想到1971年周恩来关照即将出国参赛的乒乓球运动员庄则栋的一段话。"反对美帝国主义是我们一贯的立场,但是这不能阻挡中国人民同美国人民之间的友谊。"反正你庄则栋能帮中共跟美国人牵线搭桥,那就是中美两国人民的美好友谊,事情搞砸了那就是你庄则栋通敌反革命。怎么也赖不到我周恩来头上。

rebecca 我不是品葱的神,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
发表文章: 福岛废水问题科普总结
  1. 废水不是现在排,是两年以后排,所以不管多么担心,也没必要现在就以废水为理由抵制日本海产品。

  2. 政庇绿卡大五毛乔木撰写、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记者会上引用的【美国3月颁布对进口日本食品的禁令】是谣言,美国实际上并没有颁布禁令,甚至取消了一些类别的【进口警示】;而这些进口警示,是美国根据日本政府自己设置的【出口禁令】作出的(提醒各位不要违反日本禁令),本质上体现了

    • 日本对出口食品安全负责(我禁我自己)的态度

    • 美国对日本政府食品安全制度的信任

    中国政府通过转发五毛谣言,强行说成是美国颁布禁令、对日本不信任,是欺负中国人看不懂英语+不会翻墙。

  3. 氚在自然界会不断生成(宇宙射线撞击地球上的氢元素生成氚),所以即便是纯净水,里面的氢元素也自然会有一部分氚的。世界生物包括人类跟氚自古以来共存。

  4. 有人说氚在生物体中会富集,是错误的。富集指的是吃进去排不出来在体内浓度升高,比如有些有机农药杀虫剂等等在体内无法消化并累积。氚在水中是水分子的一部分,跟水一样随着尿液排出。除此之外,纯净水总会自然带有一些氚,如果氚在生物体内会富集,那么只要喝纯净水就会导致富集,根本不用喝核废水。

  5. 饮用水中氚浓度有标准限值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3057633/,福岛废水氚浓度并没有达到这个限值,而且排入海之后会进一步稀释。有人说这个限值没有经过足够长时间的检验,要保持慎重态度;我认为,这些废水排入海之后很快就会被海水稀释几亿倍,氚浓度达到接近自然氚浓度的水平。所以氚浓度是最不需要担心的指标。

  6. 中国的现状是

    • 中国所有核电站,排放的废水中氚浓度都达到或超过了福岛此次排放核废水的水平。然而在中国谈中国的废水问题,要求国家解决,马上会被封号;但是指责日本排放对人体几乎无害、也不会在体内富集的废水就毫无问题,连外交部都转发谣言,反而辟谣会被封号

    • 中国几乎所有肉制品都有抗生素残留。兽用合成抗生素跟天然抗生素比如青霉素的区别是,青霉素煮沸分解,且不会在体内富集(随着尿液排出),但是兽用抗生素大多在水的沸点仍然是稳定的,在体内会长期存在。所以现在中国除了吃特供食品的官员以外,所有人体内,尤其是儿童,都有大量兽用抗生素残留。但是你在中国谈抗生素问题,要求国家解决,马上会被封号;但是指责日本排放对人体几乎无害、也不会在体内富集的废水就毫无问题,连外交部都转发谣言,反而辟谣会被封号。

    所以中国民间对日本福岛废水问题的反对,完全是因为官方媒体操纵舆论搞政治宣传,最终目的是利用民族主义转移国内矛盾,而不是为了保护中国人的健康。一个用坦克碾压学生都不眨眼的政党,会在乎本国民众的健康吗?

    如果你真的在乎自己的健康,日本福岛废水应该是最后关心的问题,目前海洋最大的污染是塑料微粒,全球每人每年吃下去的塑料大概有一张信用卡那么多,将来会越来越多,而塑料在体内是会累积的。这波反对排废水的人,估计很多都鄙视Greta Thunberg妹妹,每天继续坚持用塑料制品呢。

  7. 现在国内搞文革,谁不抵制日本就以这个为理由划为5%反动派,对这些人抄家(罚款)批斗(拘留)。所以就算你对废水问题保持怀疑,也应该跟那些无脑反日、“这个问题上我支持五毛”的人划清界限,不要做文革红卫兵的帮凶,因为文革的危害远大于福岛废水的危害。

( 由 作者 于 4月19日 编辑 )
9
4月19日 568 次浏览
好奇宝宝
Ponyzeka0603 我叫小马,大概是个浸会徒.
发表文章: 早餐和午餐都可以吃的小马日式三明治!!!

鸡蛋: 在水微微起泡泡的时候下锅, 然后五到七分钟出锅 直接下冷水 冷却后剥开 蛋黄应该是那种枇杷膏的感觉, 蛋白切碎 然后加日式蛋黄酱(也可以自己用色拉油加糖加柠檬皮打). 搅拌搅拌.

吐司: 牛奶吐司最好!! 涂上黄油煎一下就好

然后就可以把东西糊到吐司上 然后夹随便什么东西 番茄啊 罗马生啊之类的

3
4月23日 97 次浏览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回复文章: 反洗脑:怎样识破五毛的比烂诡辩话术

@France_Mauro #129394 想在人家的一锅饭里挑个老鼠屎,然后在自己的一锅老鼠屎里挑一粒饭,然后比较一下。我们赢了。田忌赛马。

这个有篇老文章,林语堂论臭虫

第一类:(辜鸿铭)“中国有臭虫,固然,但是这正足证明中国之精神文明。只有精神文明的民族,才不沐浴,不顾物质环境。”按,依此说,用扬州马桶者,比用抽水马桶者精神文明。

第二类:(爱国者)“中国有臭虫便如何?纽约、伦敦、维也纳、蒲达配司脱(见本期宋春舫先生文)也有臭虫。其实,这几城中有的臭虫很着名。这不算什么耻辱。”这是“东方文化家”、“神州国光家”、“国粹家”及“亚洲大同盟家”的态度。张宗昌曾在日本温泉发现臭虫,大喜,从此与人谈时,每以此为中国文明高尚之证。

第三类:(哥伦比亚博士)“哥伦比亚大学也有臭虫。所以中国若没有臭虫,便是野蛮民族。不但此也,美国臭虫的身段色泽都比中国臭虫好。所以应该捉一只,尤其是加利福尼亚产的,带回放在中国床上传种。”

第四类:(帝国主义者)“什么!中国有臭虫?我们英国没有臭虫。我要求治外法权。”

第五类:(西方教士)“中国每省每城家家户户都有臭虫。我亲眼看见的。所以你们应该捐款让我到中国用耶稣的道理替他们灭虱。”

第六类:(中国外交官如朱兆莘之流)“什么?胡说!中国没有臭虫,我以我的名誉为誓告诉你。这些都是谣传,神经作用。”按朱兆莘会在日内瓦宣称中国鸦片绝种已经十年。我们不能怪他,因为他在奉行外交的职务。英法各国代表所为,也是如此。

第七类:(党部)“不要提起这件事。谁敢提起,我们便给他一个警告。他不爱国。”

第八类:(道士、和尚)“不要扰我的清眠,或是不要误我的禅机。如果我受臭虫咬而能仍然快乐,甚至悟禅证道。管他做甚?”罗素听了,倒也点头微笑。朱希真在樵歌早已坚决表示此态度了:

穷后常如囚系,老来半似心风。

饥蚊饿蚤不相容,一夜何曾做梦?

被我不扇不捉,廓然才是虚空。

寺钟宫角任西东,别弄些儿古董!

第九类:(胡适之及自由主义者)“捉臭虫!再看有没有?”西方自由主义者也齐声附和唱道:“是的,有臭虫,就得捉,不论国籍、性别、宗教、信仰。”

第十类:(论语派中人)“你看这里一只硕大肥美的臭虫,你看他养得多好!太太,昨夜他吮的是不是你的血?我们大家来捉臭虫,捉到大的、肥的,把他撮死,真好玩!”

这时我的女主人,最多只能答道:“林先生,你长这么大了,也不害臊!

三眼花翎
France_Mauro 我只是来学习前端设计的
回复文章: 反洗脑:怎样识破五毛的比烂诡辩话术

我觉得还有很多情况是这样的,“中国身上有虱子”往往是自己这么认为;而“美国身上也有虱子”是网上不认识的人告诉你的。这时候如果直接进入到讨论两国的“虱子”是偶然性、系统性还是制度性问题的这个步骤的时候;他的目的其实已经达成一半了。

应该首先去想的是美国身上到底有没有这个“虱子”。不过能想到这一层的人很少,能想到你说的这一层的人仍然很少。

很多人说中共的洗脑很low,这是因为他们所认为的洗脑只是学习讲话精神,背诵核心价值观。其实真正的洗脑是用尽一切渠道给你看外国身上的“虱子”,有的是假“虱子”,有的是费劲心思找到的一两只“虱子”,有的甚至还是宣传者自己放上去的“虱子”。

长期受到这种片面信息浸泡的人就会在以后看到中国身上有“虱子”的时候觉得,可能确实因为一些我不了解的原因,这个“虱子”是除不掉的。

忙碌中
发表文章: 反洗脑:怎样识破五毛的比烂诡辩话术

网络上有一种诡辩话术叫whataboutism,又叫“都一样学”或者“比烂学”。你说中国身上有虱子,他就说美国身上也有虱子,既然大家都一样烂,没有完美的制度,那还比较啥呢?whataboutism能迷惑相当一部分人。比烂学的核心就是故意混淆了三种性质完全不同的问题:偶然性的问题、系统性的问题、和制度性的问题。

偶然性的问题通常是个人行为,这种行为并不普遍,如果出现了就会被政府处理。偶然性的问题在全世界都能找出一些,比如小偷全世界都有,一些人天生就有偷窃癖,盗窃并不会随着经济发展或者政治制度的改变而彻底消失。但是全世界的政府没有一个鼓励偷盗(基本如此),小偷被发现就会被绳之以法。可以说盗窃就是一种偶然发生的问题。

系统性的问题则是大家都清楚这事情不好,政府也确实反对,但是发生的非常普遍和频繁,政府有些制止不力,或者很难在短时间内根除。系统性的问题最大的特点是普遍发生,但并不是体系化的发生。例如在美国,种族歧视是系统性的问题,很多美国人基于个人生活经验,就会有这样那样的偏见;但是大家都知道种族歧视不对,没有人敢公开地表达歧视言论,美国的制度也在努力促进多元化。不过,人内心深处的偏见确实难以短时间根除。

制度性的问题,则是政府包庇、鼓励恶行,甚至政府自己主动去作恶。新疆发生的大规模的人权侵犯,就是制度性的问题。建造集中营关押公民,不是偶然发生的个人行为,也不是普遍发生的个人行为,而是政府主导,体系化的行为,很多泄露的文件可以证明这一点。集中营通常有严格的管理体系,其中若发生普遍的虐待和强奸,必然受到政府的包庇和纵容,因此新疆的大规模人权侵犯是制度性的问题。

因此谈中国的问题,通常指制度性的问题。党国的舆论机器特别爱用田忌赛马的招数,说中国制度性的问题,他们就拿别国(主要是美国)系统性的问题和偶然性的问题来比烂;说中国系统性的问题,他们就拿别国偶然性的问题来比烂。

党国的舆论机器经常用美国黑人“我不能呼吸”这句话讽刺美国。事实上,警察暴力在大多数国家都会偶然发生,美国由于民众普遍持枪,警察街头暴力比其它发达国家更频繁,但是所有事件都是警察的个人行为,至多可以说这种行为相对普遍。美国的相关事件可以公开讨论,每次讨论也会促成社会反思和机构改革,因此美国警察暴力最多是系统性的问题。

中国的警察暴力是制度性的问题。中国警察的街头暴力、刑讯逼供、和对异议人士的迫害普遍存在,并且这种行为被执政党包庇和鼓励。被重庆沙坪坝警察迫害的王靖渝父母就是一例:

限你三天内回国自首”:00后因言获罪,父母被警察监视居住

不到两分钟的通话中,父亲告诉他,他和王靖渝的母亲每天早上6、7被带到派出所,晚上放回家。从星期三起,每到晚上7点,就会有一男一女两个警察到他家来;9点左右会再来两个自称是警察的人,他们巡视大约一小时后离开;另外两个警察会留下来陪他们过夜。 男警察和父亲睡一张床,女警察和母亲睡隔壁房间的另一张床,天亮后再把他们押回派出所。

不夸张的说,中国的警察是共产党的家丁。警察做出了暴力行为,会受到有意的庇护,并且相关公共讨论会被禁止。中国警察存在的首要目的,不是为了保护公民的个人安全,也不是保护普遍的公共安全,而是为了维护中国共产党的统治利益。

公安机关的政治性是第一属性,讲政治是第一要求。必须旗帜鲜明讲政治,牢牢把握公安姓党这一根本政治属性,牢牢把握对党忠诚这一永远不变的根和魂,毫不动摇地坚持党对公安工作的绝对领导,毫不动摇地坚持政治建警方针,着力从政治上建设和掌握公安机关。

公安机关要充分发挥“刀把子”的作用,坚决捍卫中国共产党的长期执政地位。

——赵克志

中国警察对公民的暴力行为,不仅受到执政党的包庇和鼓励,并且成体系化的存在,这是由于警察必须要维护中国共产党的利益,其次才是公民的权利,因此中国的警察暴力是体制性的问题。要解决中国警察暴力问题,最终要把矛头指向中国共产党及其体制。

党国的舆论机器常使用比烂的招数混淆视听。前一段时间澳大利亚媒体爆出本国驻阿富汗军队杀害当地平民,中国媒体火力全开地谴责澳洲人权状况,这就是中国使用比烂招数的舆论战。在中国,无论是新疆集中营还是警察暴力,中国的人权侵犯行为都成体系的存在,因此中国的人权问题完全是制度性的问题。澳大利亚的驻军杀害当地平民,是士兵个人的犯罪行为,属于偶然性的问题。方舟子有一篇文章,更详细的讨论了本文提到的内容,《战狼”其实是疯狗》。

舆论战的本质是信息操纵,其中一个特点是不管对错,只要不停诡辩,声音盖过对方就是胜利。whataboutism这种诡辩话术的核心就是混淆偶然性的问题、系统性的问题、和制度性的问题,接着把定性问题搞成定量问题,最终得出“没有完美的制度”,“大家都一样”的结论。

最后放一个国内官方五毛的比烂诡辩材料:《南开大学:“我无法呼吸”:乔治·弗洛伊德之死与非洲裔美国人的生存困境》。不妨思考一下这里的诡辩话术,是如何混淆系统性的问题和制度性的问题,去给党国制度性的人权问题洗白的。

( 由 作者 于 2021年3月4日 编辑 )
19
2021年3月4日 1021 次浏览
Ambulance 夫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家必自毀,而後人毀之;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
回复文章: 如何看待天下乌鸦一般黑,所以没必要追求民主?

爱狗却养猫 Reader, Sleeper, Deer lover, Cat feeder, Bun eater
回复文章: 如何看待天下乌鸦一般黑,所以没必要追求民主?

其实“民主”是什么,每个人有不同的理解。就我个人来说,也没有对此问题想得很明白。

我暂且借用《经济学人》衡量“民主指数”的方法,将民主用60个问题、五个方面来测量:选举程序与多样性(12个问题)、政府运作(14个问题)、政治参与(9个问题)、政治文化(8个问题)和公民自由(17个问题)。每个问题得分可以为0,0.5,1。所以每个国家的净得分在0~60之间,然后转化为0~10之间的分数(分数越高越民主)。这就将民主量化了,正如将“乌鸦”羽毛的颜色按其“灰度”从0-256打分,没有人/乌鸦得0分,也没有人/乌鸦得满分,然而,我们不能说“天下乌鸦一般黑”,因为有的乌鸦灰度是10,有的则是200;正如有的国家(如北欧某些国家)民主指数是9.8,而朝鲜民主指数是1.08

另外我认为 @沉默的广场 这篇帖子说得非常有道理:反洗脑:怎样识破五毛的比烂诡辩话术 。其中提到,需要区分偶然性的问题、系统性的问题、和制度性的问题

thphd 2047站长
回复文章: 评《我的母亲》:再面善的狮子也是狮子

影帝并非怀念或赞赏母亲,只是借母亲来隐喻一尊所不具有的品质。

国人亦非怀念或赞赏影帝,只是借影帝来隐喻一尊所不具有的品质。


影帝此文一出,大家争相搜索品读《温家宝答记者问》,不失为启蒙的一条小路。在二次文革的腥风血雨下,有小路比没有路还是好一万倍。

虽然中国的问题,恐如刘阿姨所说,必须通过外力解决,但维持一个低的baseline仍然比没有好。民主政治靠共识,政治家必须先让老百姓认可人品,才能谈主义计划方针路线。有这个baseline在,以后民主中国的领导人,以影帝为基础,加一点李显龙,加一点马英九,再加一点蔡英文,这是中国主义框架下,草民能期望的最好结果了。

影帝【演】了这么多年【戏】,坚持对太祖暴政、社会不公、科教文卫水平落后的批评,对普世价值的赞美,屡次借记者会向各界发出政治体制改革信号,包括这次撰文批评习近平,目的或许真的是某些网文作者所猜测的团派斗太子党。然而从效果来看,他至少把他的话语特权用到了老百姓身上,和今上的一带一路、核心价值、老虎苍蝇、学习强国、删帖禁评、再教育营相比,影帝就是好,好太多了。

让这位安徽籍作家记忆最深刻的是,大树哥严肃而又眼神凝重地说:“如果让百姓知道了我们的历史,他们就要起来干翻我们。作家写作要有纪律,该写什么不该写什么,要做到心中有数。”

胡耀邦主动在文化界面前承认共产党的历史错误以及对人民的罪行,即便我们不应该斯德哥尔摩,也应该问问自己,what better option do you have?

开明专制是去中心化势力得以建立、民主得以萌芽的土壤。对于六四那一代不愿流血牺牲的年轻人而言,耀邦是他们最好也是最后的希望。

同样地,对于江胡这一代不愿流血牺牲的年轻人而言,影帝是他们最好也是最后的希望。

像本人这样为了建设新秩序一意孤行的毕竟是少数。如果大多数人抽鸦片是必然,影帝牌鸦片至少不那么容易OD。


他是怎么到那个位置上的?影帝是典型的技术官僚,吃苦耐劳读书科举从基层上去的。对各位非小学博士太子党而言,在政治体制尚未改革的情况下,影帝是中国知识分子除了投奔八个大大之外,能追逐的最高权力了。

如今关于文革作为历史悲剧的讨论,已经在中学历史课本中彻底屏蔽;温家宝答记者问,恐怕很快也要和谐,从网上撤下来了。毕竟,影帝答记者问 vs 包帝念稿子,小学生都知道哪个更好看。不管专制还是民主,让不学无术、没有文化的人当全国人民的领导,国家都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没有哪个新秩序是空中楼阁,因为人的习惯是连续的。除非革命者具备张献忠的决心和毅力,否则一切改革都是对现行版本的修修补补。


作为站长,我希望温家宝先生来2047做客,回答网友提问。

( 由 作者 于 4月20日 编辑 )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发表文章: 评《我的母亲》:再面善的狮子也是狮子

文 | 沉雁

春之极品,最美人间四月天。这是心花怒放的季节,这是抚今怀旧的天气。

昨夜有读友给我发来一条链接,题目叫《我的妈妈》,是某位退休老童子的作品。读友发来链接的同时,当然还给这位老童子做了美美的赞誉,说他是一位仰望星空的好童子。

一般而言,我对这种老童子的文章没有丝毫兴趣,严格说是轻蔑。但我昨夜还是点开了《我的妈妈》,想看看这位经常答记者问时常常引经据典妙语连珠的老童子作文水平如何。

我看了一半几乎看不下去,作文水平不是一般的差,而且通篇都是矫揉造作的虚情假意。尤其,他在写抗日战争那段岁月,我就没看出是他亲身经历的情节,完完全全就是依照教科书甚至是模仿横店影视剧杜撰出来的深受外辱的无趣段子。

越往后看我越发恶心。什么妈妈不容易,什么妈妈很辛苦,什么妈妈也会犯错误,什么妈妈对儿女再严厉也是慈母,总之,就是引导读者无论如何要懂得吃水不忘挖井人,再丑的妈妈也是妈妈,爱妈妈才是人的本分。他写这篇文章是为了什么,字里行间纤毫毕现。

当然他文章最后还是喊了几句口号,也许就是这几句口号,入了众多读友的心,所以引发我的好多资深读友都情深款款的转发。

我这人非常不逗人喜欢,因为眼睛太锐利,我只须余光瞟一眼某个人,我就知道他是一个什么货色,他葫芦里装的什么板蓝根,他一脸深情掩盖着什么样的岳不群。无论他怎么装“我来晚了”,我都眼皮一塌,嘴角一错,舌根蹦出一声萨特式的轻蔑:“一个人的真正价值,不在他所占据的舞台上,而在他所扮演的角色中。”

我对这个老童子印象极为不好。十年前温州动车事件,他亲临现场一副哭鼻子的样子表演我来晚了,在一个封闭环境中他做了一番语重心长的讲话,给安排好的听众安顿情绪。讲完后他转身离开,后面是一大群遇难者家属哭天抢地喊要真相要说法,就在他后面十几米远,他也假装没听见,留下一个绝情的背影,在戒备森严的簇拥下消失在濛濛冷雨中。这还是电视里一晃而过的镜头中所窥见的现场一瞥,当时我就一声叹息:天生的好戏骨,梨园春的压轴脸谱。

国人很可怜,被链子拴了几千年,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早就深入骨髓。由于活在茅坑里拒绝不了吃粪,就只好在几堆大粪里做比较,看哪堆大粪臭得不是太恶心,甚至只看表面稍稍光滑一点的,就一个劲儿地说这一堆是良心、是稻花香。这就是鲁迅先生在《灯下漫笔》中描写的沙雕模样:“我们很容易变为沙雕,并且,变成沙雕之后还万分欢喜。”

三天前也是,很多人又在一年复一年地怀念好大一棵树,什么胸怀胜蓝天,什么深情藏沃土。我看见就想吐。这就叫什么呢?这就叫,链子一紧就默不作声,链子一松就大德大恩,丝毫不在意脖子上的链子依然在叮铃叮铃。

难道是我太偏激?

大概就是三天前的那个晚上,有一个读友给我发来一个短视频,视频内容是什么呢?42年前,一位安徽籍作家受邀到帝都开作家大会,给他们讲话的人就是大树哥。大树哥讲得激情四射,在台上踱来踱去地讲,激昂时还要拍桌子。

让这位安徽籍作家记忆最深刻的是,大树哥严肃而又眼神凝重地说:“如果让百姓知道了我们的历史,他们就要起来干翻我们。作家写作要有纪律,该写什么不该写什么,要做到心中有数。”

虽然这位安徽籍作家没有对大树哥做任何多余的点评,但就单凭他纪实性的回忆,就已经说明了大树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谁都不是谁的菜,谁也别把谁当做前世未了的梦中情人。山头火拼的落魄者,这丝毫不能证明他就是我们一厢情愿认为的先锋人物。

就在众多半醒半睡的人热情转发老童子《我的妈妈》和深情怀念好大一棵树时,还是有极个别深度觉醒者发出了震击心灵的一问:“他是怎么到了那个位置的?”

是啊,他是怎么到了那个位置的?这既是问题,这又是答案。在戒备森严的深宫密院,如果没有经过七七四十九关的人脸识别,一只鸟儿也别想飞进去,更遑论直达中枢殿堂。如果你真的是一个好人,你回村里去竞选一个村吏试试?

如果你真的天性犹存,你连活命都是奢侈。所以啊,还是省省吧,在通往食物链顶端的路上,没有一头善兽值得我们投去恭敬的目光。因为,再面善的狮子也是狮子。

9
4月19日 1118 次浏览
回复文章: 《我的母亲》

前总理温家宝撰写的文章因为“违规”而被腾讯禁止分享,看来“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最终在中国以一种颇为滑稽的方式实现了。

( 由 作者 于 4月18日 编辑 )
习特厚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习特厚:习近平特别受到人民厚爱
回复文章: 美国警察暴力滥权可能是无解的

我再多说两句吧:在美国当警察的,绝大部分是普通人,能读完高中,没有犯罪记录但是考不上(或者读不起)大学的普通人。

他们的工作,确实非常困难。

一方面,面对正在实施犯罪(或者逃窜)的凶徒,都必须慎之又慎,免得BLM又要焚烧整个城市。我没有找到很好的视频,但是大家应该可以想象。前段时间有个巴基斯坦裔司机被两个黑人女孩劫车惨死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SdxVlXMlx8,录像者据说是国民警卫队(我没有核实)。亲眼目睹这样的行为,只敢喊叫和录像,绝对不敢举枪。警察在这类事件中权力比警卫队大,但是面对的困难是一样的。

另一方面,普通人面对紧张情况,是很难用理智平息事态的。肾上腺素飙升,语言行为都不再冷静。电光火石之间,局势被双方加剧,于是警察判断有危险,接下来就是枪响。

还有一点,普通人都是爱面子的,不爱认错的。警察拦下人,发现自己不占理,可是面子上挂不住。碰到耿直的人不给警察台阶下,美国警察权力又大,警察就很容易变得蛮不讲理。当然这种一般就是交通罚单之类,不是人命关天。不过所谓名声,不就是一件件小事积累的吗?

这样的现实,受罪的就是普通人:绝大部分普通平民,还有绝大部分普通警察。

另一方面,在这样的现实之下,美国法律赋予警察极大的自由裁量权:只要有勉强说得通的“风险”,警察开枪绝不会判有罪。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极少数有反社会暴力倾向的警察(当然,他们也会将自己藏在“大义”之下,就像共产党和粉红那样),有机会杀人当然不会放过。他们甚至会创造机会。佐治亚州那个被拦下来的黑人退伍兵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C6fGJt22As系着安全带坐在驾驶座,警察一面让他“双手举起”,一面让他”开门下车“,很可能就是在找理由杀人。另一个年轻警察明显认为这个老警察在没事找事,不过你能怎么办?警察系统内部拿极个别蛀虫一点办法也没有。

权力也能改变人。面前的人你看不顺眼,有理由杀他,电光火石之间枪就响了。这就是人性,人性经不起考验的。

然后代价是由所有人来承担。

( 由 作者 于 4月22日 编辑 )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发表文章: 中国作家钱佳楠获2021年欧·亨利短篇小说奖

https://lithub.com/announcing-the-the-best-short-stories-2021/

Jianan Qian,“To the Dogs(美狗记)” Granta Online (20篇获奖作品之一)


全文(英文写作):https://granta.com/to-the-dogs/

A short story by Jianan Qian on stray dogs, desperation and re-education in rural China during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文革期间的中国农村:流浪狗,绝望和「上山下乡再教育」。


钱佳楠的《美狗记》:系统性暴力在微观层面的日常运作

中国作家钱佳楠获欧·亨利短篇小说奖:隐藏在日常生活中的系统性暴力

在获奖作品中,来自中国的青年作家钱佳楠凭借短篇小说《美狗记》(To the Dogs)入选。《美狗记》的故事发生在1972年的中国,一名来自教师家庭的15岁少年,从上海下放外地农村。在容易遭到敌意与排斥的环境中,他小心翼翼地收敛起来自过去的印记------衬衣、神情、对苍蝇的嫌恶、对动物的怜悯、对暴力的敏感觉察,还有对家人的思念与乡音。只有对着狗狗小白,他才敢流露出对家人和过去的思念,用上海话轻轻哼唱童谣。而要在这里生活下去、好过一点,这些都是要遗忘和抛掉的------需要割舍的,不止是回忆,还有镌刻在身体记忆中的神情与姿态、口音和语调,以及与人的基本情感相勾连的呕吐反应。

在故事开始的别离一幕中,男孩的父亲把自己珍藏多年的衬衣送给他,作为诀别礼物,并告诉他:"遗忘是走下去的关键。"但故事的重心,不在于提供一句鸡汤式的箴言,而在于展现使一个人"不得不遗忘"或不遗忘便无法生活下去的压力。读者入骨地感受着被迫遗忘的残酷性质,在细节中识别着无孔不入的暴力系统。衬衣很快被脱下丢弃,成了遗忘或者丢掉过往的第一步;后来,他终于脱掉乡音,换上粗口,割舍掉对家人的思念与对小白的感情,也割掉自己的情感反应。"吃狗"而不表现出难过的场景,我们在电影《狗十三》中也曾见过,但在《美狗记》中,"不恶心"已不再是表层的伪装,而是更深的情感隔离。

镜头扫过一幕幕场景,这些场景使人感到不安。一个人独自来到不熟悉的环境,因其与他人的不同而需要时时小心,变得敏感而机警。少年起初因穿衬衣、因口音举止格格不入而差点挨打,吃苍蝇而不能表现出厌恶,那种被威胁性的目光包围的种警觉与小心似乎并不独属于这个时空,而似乎是被排斥、被霸凌的格格不入者常常经历的边缘化体验,因此更易使人有代入感和信服感。当霸凌与排斥基于种族肤色、性别气质、残障等因素,我们知道这是需要制止的,而不应谴责被霸凌者。但当系统为霸凌式的暴力设置了合法性甚至应然之义,转变的责任便一味转嫁给少年------他来这里就是要"接受改造"的。叙述者的镜头不必投向画外,只需要向读者轻轻点出布景所在的历史坐标。

故事里没有出现杀人、打人,暴力的阴霾却始终密布在空气中的张力里。大多数时候,那是些微小的暴力。某种意义上说,故事展现了暴力投影在微观层面的日常运作,以素描般的细节幢幢叠起。

少年渐渐找到了融入的方法,与身边男青年的关系不再那么紧张,在一定程度上获得了接纳,甚至建立起某种兄弟情谊。但融入是有代价的------少年从暴力的承受者,转变为暴力的参与者。他学会了对女人袭胸、说与性有关的脏话,直到最后参与到诱狗杀狗的行动中。暴力就这样传递下去------系统性的暴力,就这样在具体的人与事之间周行不息。

( 由 作者 于 4月24日 编辑 )
5
4月24日 297 次浏览
反共左派 認同社會民主主義的反共異議人士
回答问题: 计量经济学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方面有何发展?

我覺得馬克思的勞動價值理論裡邊的社會必要勞動時間是難以計算的,根據社會必要勞動時間衍生出來的按勞分配理論缺乏可操作性,馬克思的剩餘價值理論忽略直接生產者以外的生產要素的價值,忽略了土地資源 資本 經營管理 科學技術的價值,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意義在於肯定了藍領工人的勞動價值,馬克思的勞動價值理論無法成為衡量勞動的數量與勞動的價值的依據,反而為毛左共匪建立工分制度實行按權分配提供了理論基礎,馬克思的剩餘價值理論忽略了其他生產要素的作用,馬克思值得肯定的部份在於正確的分析了市場經濟存在的部份弊端,肯定藍領工人的勞動作為生產要素的組成部份,對於馬克思沒有必要全盤肯定,也沒有必要全盤否定,錯誤的部份應該被拋棄,正確的部份應該被傳承。勞動價值理論與剩餘價值理論存在錯誤不等於剝削就不存在,比如資本家為了追求利潤刻意降低工資,增加勞動量,延長工時,運用嚴苛的勞動紀律與語言暴力以及精神剝削壓迫工人,為了節省成本讓工人在惡劣的勞動條件下工作,企業利潤增加德時候沒有增加工人的收入,甚至拖欠工人的工資,長期為工作的工人無法佔有公司的股份,或者根據一定的比例得到部份企業利潤,比如政府不為工人提供免費醫療 免費教育 免費養老 住房補貼作為利益回饋,政府官員利用權力尋租掠奪原本屬於資本家與工人創造的企業利潤,在法治不健全的社會中資本家剝削工人與政府官員掠奪企業的事實確實存在,中國社會的血汗工廠與中共政權就是最好的證明,只有約束資本家與政府官員,給予工人階級組建獨立工會參與勞資協商的權利,允許工人階級組建左翼政黨參與政治生活的民主制度才可以減少剝削。

回复文章: 高晓松我记得有段时间还挺有名的, 他是怎么被的打成所谓的"公知"的呢?

公知就是“公共知识分子”,把自己的大量知识拿出来公开讨论的人。

现在国家严打公知,意思就是说,你们这些有大量知识的人不要公开讨论,只允许那些没有什么知识的人,比如五毛网评员,只允许他们说话。最终的目的,是让民众缺乏知识而变得愚昧、易于被统治者压迫。

所以民众反对公知,本质上是民众在统治者的大力支持、强烈煽动下,以红卫兵式的狂热 围剿那些向民众提供知识的人,是一种搬石头砸自己脚的行为。

如果你见到一个年轻人动不动以“公知”来表示对公众人物的反对,说明这个年轻人不尊重知识。跟他多聊两句,便会发现他脑子里除了党话和脏话以外啥都没有。


高晓松被打成公知?非也,人家本来就是公知,做节目讲历史的。而且是建制派公知,经常给国家洗地的。

公知原本并不是骂人的话。在2010年,大家骂的是各种自封的、目的不纯的公知,就是那些明明没有知识,或者持有某种政治目的,还非要装成公知到处误人子弟的人。

到了2020年,有知识成了罪名,公知成了骂人的话。不管你是哪个派别、什么目的的公知,有知识就是不行,因为任何有知识的人,他们的存在都构成对习近平的讽刺。温家宝口中的文革悲剧终于重演了。

高晓松有名,所以不应该被打?非也!被打正是因为他有名,被抓了典型。


再过两年,就不只是批判公知了,连科学家也要批判。“这人就是个科学家,科学家都是汉奸”

一个中国人,做了一个科学实验,把结论写成英文,发到美国的学术期刊上,这是中国科研领域每天都在重复的事情。但是过两年就不一样了,你做科学实验,为什么要写成英文,不写成中文?为什么要发到美国期刊,不发到中国期刊,不发到微信公众号上?你这就有问题吧?

用文革语言来说,这叫“反动学术权威”、“里通外国”、“资敌”,按照文革的做法,要对你进行“批斗”,简单讲就是把你们这些科学家都抓起来,从扇耳光到抽鞭子,不断侮辱你、体罚你,最终逼得你要上吊自杀。文革的时候,这样死掉的科学家太多太多了。

相比之下,现在高晓松只是被一帮流氓以“公知”为理由辱骂、被删帖封号禁言,生活还过得好好的,没有被抓进去,已经很幸运了。

那些真正通过自己的知识去维护公平正义、推动社会进步的人,比如刘晓波,许志永,陈秋实这些,老百姓能骂他们吗?连他们的名字都发不出来。

( 由 作者 于 4月24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请教大家,这种粉蛆的理论错在哪里?

我覺得根據經濟決定論衍生出來的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的世界觀根本不是普遍真理,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的世界觀認為,一個社會存在怎樣的經濟狀態決定一個社會存在怎樣的社會意識形態,決定根據社會意識形態產生出來的政治制度以及政治思想 法律思想 哲學思想 文藝思想,事實上資本主義制度是經濟層面的事物,社會意識形態 政治思想 法律思想 哲學思想 文藝思想是精神層面的事物,民主制度是政治層面的事物,資本主義制度與社會意識形態跟民主制度沒有必然聯繫,實行市場經濟,實行私有制跟僱傭勞動制度的中國并沒有因為在經濟層面實行資本主義制度就在政治層面產生出民主制度,就在精神層面產生出跟西方自由主義文化接近的社會意識形態,至於已經民主化的東歐國家,也不是因為之前在經濟層面實行了資本主義制度才民主化的,東歐國家民主化之前在經濟層面實行的是傳統單一專制計劃經濟,沒有實行市場經濟,這些國家在產生西方自由主義文化產生有利於民主制度存在的社會意識形態的時候在經濟層面還不是資本主義國家,中國境內的部份紅頂商人并不會因為自己在經濟上成為資產階級就認同民主制度,很多沒有移民美國,選擇待在中國的紅頂商人對於民主制度根本沒有概念,即使這些人也有保護私有財產的意識,可是他們卻把保護私有財產的希望寄託在建立良好的政商關係上邊,而不是把保護私有財產的希望寄託在建立民主制度上邊,中國社會的工人階級裡邊成為支持中國民主化的工運領袖的人,大多數不是因為產生保護私有財產權的意識所以成為民運人士,很多人是基於勞權觀念的產生衍生出追求建立民主制度的思想觀念,他們基本上是因為希望維護勞動權利,外加受到了西方民主思想,特別是社會民主主義思想的熏陶,所以成為民運人士,他們希望建立民主政體保護勞動權利,利用民主政體創造福利國家。民主是社會意識形態的產物,民主是社會意識形態衍生出來的產物,民主不是經濟基礎衍生出來的產物,民主本身沒有特定的階級性,中共長期對中國人民灌輸錯誤的觀念,宣揚民主是資產階級的經濟基礎的產物,是資本主義的生產關係的產物,是私有制與僱傭勞動制度以及市場經濟的產物,是資產階級基於保護私有財產的願望締造出來的社會制度,否定民主的全民性,否定民主政體除了保護私有財產之外還有其他的社會功能,特別是通過憲政體制與福利國家保障人的自由以及促進人的全面發展的社會功能,用馬克思解釋十九世紀歐洲國家反對皇權專制的社會運動以及列寧用來解釋二十世紀初期部份歐洲國家的政治制度的觀點解釋現代民主制度,中共對民主的曲解反映了中共希望長期愚弄基層人民,誤導基層人民拒絕民主政體接受一黨專政的企圖。中國在經濟層面成為資本主義國家是因為在政治層面鄧右擊敗了毛左,是因為統治階級內部在精神層面發生了變化,鄧右思想擊敗了毛左思想。如果你先天的性格裡邊本來就缺乏求知慾,如果你在學生時代沒有學會如何理性思考,如何理性判斷,畢業之後直接面對專門為中共刻意操縱社會知覺服務的媒體環境,你的生活環境裡邊又沒有激活你對中共的統戰宣傳進行反思的因素,成為親共人士就是你的命運。

共匪喜歡把自由主義與民主制度定義為西方商業文明的產物,事實上自由主義與民主制度與西方商業文明無關,私營企業的企業文化就是西方商業文明的產物,私營企業的企業文化是集體主義文化與服從文化,集體主義文化與服從文化不會孕育出自由主義與民主制度,對精神自由與個性的解放的嚮往會孕育出民主政治。

即使民主國家的人跟你做生意,你在思想上也不會發展成認同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反對共產極權主義統治的自由人。胡耀邦時代中國的私有制與市場經濟成份非常薄弱,可是那個時候中國社會的自由度卻比現在高,整個社會充斥著向民主社會轉型的氛圍。綜上所述,經濟決定論是一種錯誤的世界觀。經濟決定論只能適用於解釋部份社會現象,並非普遍真理。雖然共匪對中國人民宣揚的世界觀是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可是共匪真正信奉的世界觀是歷史社會條件決定人的本質。共匪從來都是把維穩工作的重心放在打壓異議人士的思想自由與言論自由上邊,而不是放在壓迫私有制 僱傭勞動制度 市場經濟成份的發展上邊,共匪本身也不相信簡單的經濟因素可以造成中國的民主化,共匪本質上認為社會意識形態的變化造成的歷史社會條件改變會讓中國民主化。

馬克思生長於十九世紀,他觀察的對象是十九世紀以及十九世紀以前的西方國家,十九世紀以及十九世紀以前的部份西方國家確實經歷過從原始資本主義過渡到自由資本主義的過程,確實經歷過從皇權專制過渡到古典民主的過程,這些國家的私有制與僱傭勞動制度以及市場經濟的發展伴隨著文藝復興的思想啟蒙與政治變革,於是馬克思認為當時的部分西方國家是因為私有產權的發達產生保護私有產權的權利意識,根據保護私有產權的權利意識衍生出民主制度,所以馬克思得出結論,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可是馬克思生前并沒有見證過二十世紀以及二十一世紀的現代民主國家形成的過程,也沒有真正見證過二十世紀以及二十一世紀的威權復辟與極權復辟,所以馬克思生前認為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是普遍真理。

事實上如果了解發生於二十世紀與二十一世紀的曾經被蘇聯控制過的東歐國家的民主化以及第三世界國家的民主化,我們會發現事實上是社會意識形態造成社會變革,造成曾經被蘇聯控制過的東歐國家走向民主化的政治變革產生於計劃經濟體制之下,第三世界國家的民主化普遍產生於私有制與僱傭勞動制度以及市場經濟不發達的狀態之下,是社會意識形態的變化造就了民主化的政治變革,從這些歷史經驗中我可以得出結論,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不是普遍真理,可惜馬克思沒有見證過這些歷史經驗,所以才會認為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是普遍真理。如果觀察俄羅斯的政治變化,我們會發現,在休克療法初期,也就是私有制與僱傭勞動制度以及市場經濟不發達的時代,俄羅斯的自由民主程度非常高,俄羅斯的公民意識非常強烈,俄羅斯的公民社會非常強大,一九九三的俄羅斯甚至可以發生公民自發組織公投宣講團的事情,可是到了休克療法的後期,普京政權上臺執政,即使私有制與僱傭勞動制度以及市場經濟的成份已經非常多了,可是因為普京集團本身的威權主義傾向,俄羅斯的自由民主程度卻下降了,因為社會意識形態被普京集團支配,民族主義與愛國主義宣傳取代了公民意識,俄羅斯的公民意識下降了,俄羅斯的公民社會也被削弱了,俄羅斯人民參與政治生活的積極性已經不如二十世紀九十年代了。中國也有類似的歷史經驗,比如之前講到的胡耀邦時代與現在的中國之間的反差,都是證明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不是普遍真理的依據。美國長期迷信經濟決定論,以為跟中共做生意可以讓中國民主化,結果中國不但沒有民主化,中共反而因為美國的輸血變得越來越強大,中共在中國建立的共產極權主義統治越來越穩定。印度在高度非工業化與非城鎮化以及農業化外加計劃經濟的基礎上建立了民主政治,印度的經驗證明經濟決定論是錯誤的。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回复文章: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请教大家,这种粉蛆的理论错在哪里?

全民医保:真的实现了吗?就算是有医保,医疗资源的不平衡依然导致很多大病小地方都治不了。我祖父曾经要去北京做手术,还得托父亲在北京的同学介绍的大夫。相比之下美国医保虽然也被人诟病,但我本科有一次打球时不小心肘关节脱臼,就直接在学校医院治疗的。这种伤筋动骨的事都能被学生保险Cover掉没多收一分钱。

八小时工作制、结社自由:四个字:橡皮图章

税收福利:这时候敢跟美国比了,美国是典型的高税收低福利,但你国和隔壁的日韩比起来如何?

罢工自由:嗯,当年天安门上挂着的那条在江西陕北搞事情的时候国民政府也是这么想的

言论自由:我等反贼目前还不成气候,所以的确不算什么东西,但说这话的人不是东西,恐怕连墙内初高中政治课都没好好上过

买房自由:我有钱我还想顿顿吃米其林呢,但我没钱只能粗茶淡饭。而且房地产问题光是钱的问题吗?香港人均收入比大陆高不少,香港房地产问题如何?非得跟香港中下层市民一样住笼屋才高兴?

生育自由:不好意思,逼着不让生与逼着生都是违反了生育自由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但是不是决定上层建筑的唯一标准。光看人均GDP,卡塔尔高于新加坡高于欧美,但人们移民都首选欧美,次选新加坡,选择卡塔尔的寥寥无几,这说明除了钱以外还有更重要的东西,其中就包括你共宣传的“核心价值观”里的那些内容,敢问这原推主,敢在墙内把这些话发出来吗?看看你几个小时内会查水表?

北大未名
发表文章: 卧底10个鸡娃群后,没娃的我都恨不得鸡自己了

图太多,懒得贴了,建议去原文阅读

https://news.ifeng.com/c/84bFj4CTM0I?

互联网时代,人人都是云青年,我们带你去突击。最近,“鸡娃”(打鸡血式教育孩子)这种教育方式,逐渐从小众精英家庭破圈,进入寻常百姓家。有家长在微博吐槽说,有娃的人也许能躲过学生家长群的尔虞我诈、溜须拍马,但一定躲不过鸡娃群的“凡”式晒娃、焦虑轰炸。

鸡娃,这种孩子烧脑、父母烧钱、全家烧时间的带娃方式真的有效吗?全家的鸡血式付出有没有错付?

这次,云青年突击队决定卧底几个鸡娃群,探究鸡娃背后的真相。

策划 | 云青年突击队

鸡娃黑话词典

为了成功潜入鸡娃群,没对象没娃的我给自己设定了一个假身份——北京妈妈,二胎,老大男孩,读五年级,老二女孩,在幼儿园幼中班,两个孩子一个幼升小,一个小升初。原本以为这种几乎要从字里行间溢出来的焦虑感,应该会让我成功混入任何一个鸡娃家长群,但从结果来看,我还是太天真了。

在一个海淀升学公众号的文末,我找到了一位“鸡娃”助教的联系方式,添加对方好友后,我急切地表达了被鸡的渴望,然而对方回复的回复让我瞬间破功。

突击中.jpg

还没给两个假娃编出完整人生档案的我有点慌了,随口编了一个信息报上去,结果人家是专业的,一眼就识破了。

突击中.jpg

事情败露后,对方就把我拉黑了。出师不利的我后来通过一位有娃的朋友介绍,又申请加入另一个鸡娃群。在我自以为懂规矩地报上信息后,对方的一串“黑话”又给我砸懵了。

突击中.jpg

面对再次沉默的我,对方以一句“看来您并不能给其他家长提供宝贵经验”为由又把我删了。

朋友告诉我,海淀作为教育大区,对应的鸡娃群都是“邀请制”,只有孩子优秀,家长才会被拉进去。连败两次后,我决定先自我成长一下, 开始在天涯和微博上大量浏览鸡娃心得,终于整理出了一套鸡娃用语黑话词典。

鸡娃黑话词典

🐸青蛙:又称普娃,指成绩等各方面比较普通的孩子。

🐂牛蛙:指能力突出的孩子。其中根据具体表现又分为天牛(天生优秀)、人工牛(后天教导)、澳牛(奥数优秀)、英牛(英语优秀)等。

🐔素鸡:指鸡血式地对娃进行艺术、体育等素质教育。

🐔荤鸡:指鸡血式地对娃进行语数外等应试教育。

🐔家鸡:家长自己在家鸡娃,不靠任何课外辅导班。

🐔班鸡:靠满满当当的课外班达到鸡娃的目的。

🐔自鸡:在教育孩子的同时,家长提升自己的实力,以达到匹配孩子教育的目的。

⭕SA:上岸,孩子终于靠鸡考学成功。

❌BNJ:不耐鸡,指孩子受不了家长的鸡娃方式。

⭕QZY:求资源,求大佬在群里分享教育资源。

❌JBCL:鸡不出来,多见于家长们吐槽,表达孩子被鸡后不见长进。

靠着熟读并背诵以上黑话,我终于成功混进了10个鸡娃群。

凡学集中营

入群后的第一个清晨,我是被手机不停的震动吵醒的。大概从6点开始,各个鸡娃群就变得热闹。据我观察,家长们每天在群里做三件事:发自己的鸡娃计划、分享教学资源、晒鸡娃成果。上千条信息流里,我闻到一股老凡尔赛的味道。

突击中.jpg

▲ 鸡娃群也非常群如其名,起到了每天凌晨5点叫我起床的作用。

在鸡娃计划分享环节,普通家长会拿出一张纸质时间表,荤鸡素鸡并行,都排得满满的。

突击中.jpg

在这之后分享的家长,立刻抛出一张电子课表,仔细一看,连冲澡的时间都被严格规定好,附加项目更是让人看完后肃然起敬。

突击中.jpg

直到有人发出了这条文字消息,群里突然陷入长达1分钟的沉默:一位家长把孩子自主入睡的时间也写进了计划表。

突击中.jpg

一开始我还觉得挺正常,仔细一看才明白,小丑竟是我自己。发布这条消息的家长昵称叫做:XX妈-19m(19个月)-海淀。

19个月,1岁半,加这个升学鸡娃群不会太着急了吗?

后来一想,可能是特邀来的天牛家长下来指导工作吧。由于对人类幼崽的成长速度拿捏不准,我还特地去找我妈确认了一下。

突击中.jpg

此时的我竟生出了对母亲的一丝愧意。

沉默过后,求同款早教资源的家长们,像雨后春笋一样长出来了。

潜伏几天后,我算是明白了,鸡娃群至少有一个好处:省钱。这些资源买的话几百到几千一套,而在鸡娃群里,只要你胆够大嘴够甜,直接白拿不是梦。这可能也是凡尔赛得以在鸡娃群存活的原因吧。

突击中.jpg

群里几个经常分享资源的鸡娃大佬们也会暗暗较劲,你发英语听读的一个系列,我就发全集;你发一本数学练习题,我就发一套……

在这种不断叠加的过程中,家长们分享的网盘资源也不断变得肥厚,经常出现手机打开就卡死的情况👇

突击中.jpg

而鸡娃大佬们为了填充资源有多疯呢?

我试着打开了一位家长分享的英语听读素材,发现里面有《鹅妈妈童谣全集》,还是未删减的版本,随便拿出一篇,都能脑补出一部恐怖片。

突击中.jpg(可上下滑)

每天在睡前给娃循环听这个,细思恐极。

一般这种亲切友善的分享氛围会持续到下午,到了晚上,集中鸡娃之前,会有短暂的闲聊时间,家长们也终于能做回一小时的自己,离开鸡娃的焦虑,开启成年人的焦虑。

这时候的热门话题也有三个:挺娃妈、损娃笨和骂娃爸。

当然这也是成年人的半命题作文,发挥多溜,基本就看家底多厚。

有鸡妈说自己要边上班边鸡娃,立马有姐妹跳出来用痛苦“安慰”痛苦。

突击中.jpg

有家长抱怨孩子兴趣不大,实在是jbcl,其他家长也是搬出自家娃来举例。

突击中.jpg(可上下滑)

最绝的还要数骂娃爸环节,本来鸡娃群男女比例就堪忧,简称丧偶式教育的高发地区。

突击中.jpg(可上下滑)

以其中一个爸爸相对较多的鸡娃群为例,男女比例为1:127。

最可怕的是,鸡妈吐槽一句老公不管孩子,就惊动了群里为数不多的鸡爹们上演了一出“男子茶艺大赛”。

突击中.jpg

不知道那些普娃的妈妈们看到后,会不会颤抖或泪流。

永无止境的鸡与被鸡

我潜伏一段时间后,群里突然有个妈妈来添加好友,备注信息是:邀请加入鸡眼群。

突击中.jpg

看到鸡眼这个新词,我按照黑话逻辑盲猜:难道指的是鸡娃群中的佼佼娃,鸡中之眼?迅速通过好友,入群后才发现,原来鸡眼指的是鸡眼睛、鸡视力。

鸡眼群里的家长们会每天定时带孩子做眼保健操,出门爬树看绿叶子,甚至有家长会带着光度计出门测量,寻找最适宜的鸡眼圣地。

突击中.jpg(可上下滑)

正当我感慨父母终究是父母,把孩子的健康放在第一位时,群里一位家长的回应,直接把我的感动噎回嗓子眼。

突击中.jpg

今天鸡眼,原来是为了明天更耐鸡!

对于一些过于偏执的家长来说,鸡娃就这样变成了一场永无止境的轮回。一管鸡血给自己扎进去,那股劲在孩子长大后也未必能消退。

最近,微博上一个终极内卷家长群的聊天记录被许多网友吐槽,其实仔细一看,黑话和昵称格式,和鸡娃群高度一致。

突击中.jpg

▲ 图 / 微博@一杨ish

这些家长的孩子基本都是90后,他们在群里为孩子升职加薪发红包庆祝,昵称里用大小写的F/M,代表孩子的性别和感情状况,晒成就的同时顺便还能相个亲。

不知道这些90后牛蛙们知不知道群的存在,也不知道牛蛙家长们的鸡娃之路,尽头到底在哪里。

群列表里一水儿的“XX妈”和少数“XX爸”之间,还夹着几个零星的老一辈身影。

突击中.jpg

他们平时基本不说话,比卧底的我还隐形。我现学现卖,以“鸡眼”为由加了对方好友。

聊了几句发现,他们是特殊的“隔代鸡”人群,觉得儿子/女儿鸡娃不给力,JBCL,所以不能再让孙子、孙女重蹈覆辙。

突击中.jpg

这种世世代代都要卷的焦虑,让我只想尽快退出所有群聊。

谁知道,退群前我又赶上了一波焦虑轰炸——北京传闻叫停线下培训班。

消息传开后,我看到了群里北京家长的不解和外地家长的“安慰”。

突击中.jpg

看到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教育决心。

突击中.jpg

还有前所未有的团结一致。

突击中.jpg

尽管第二天,官方辟谣这是假消息,但鸡娃群里的讨论,还是热闹如往常。

11
3月16日 988 次浏览
初商末未
通音宽依 2021年8月31日,“初音未来”真的消失了,不过是在新·品葱。
发表文章: 【2047强档】第93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纪录短片提名作品:《不割席》

Do Not Split (2020)

Directed by Anders Hammer

预告片

youtu.be/xx8Lbj_cRlM

正片

https://fieldofvision.org/do-not-split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pS-Y7ndNeQ(有年龄限制)

https://vimeo.com/504381953

https://www.facebook.com/FieldofVisionUnit/videos/409392206956083/

( 由 作者 于 3月17日 编辑 )
12
3月17日 730 次浏览
爱狗却养猫 Reader, Sleeper, Deer lover, Cat feeder, Bun eater
发表文章: 【论文】中国民族主义情绪研究

来源(英文,有全文阅读和下载)

原标题 Is Chinese Nationalism Rising? Evidence from Beijing,载于 International Security 期刊第41卷第3期,7~43页。

作者:Alastair Iain Johnston(哈佛大学教授,中国问题专家)

注:以下内容为本人对论文的归纳和摘录,要了解详情建议阅读原文。

摘要

分析家们常声称,20世纪90年代以来“崛起的民族主义”(Rising nationalism)——特别是在中国青年中的民族主义思潮——是迫使中国领导层在一系列外交政策问题上采取更强硬立场的重要推动力量。“崛起的民族主义”也是“自信的中国”叙事中的一个元素,它将中国的“战狼外交”策略泛化为是“中国对由美国主导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不满和挑战”。但这种说法准确吗?对北京居民1998年至2015年的调查数据表明,民众民族主义情绪上升的说法在经验上是不准确的。这一发现意味着,在解释中国的“战狼外交”时,可能还有其他更重要的因素,如精英观点、高层领导人的个人偏好、国家安全博弈、组织利益等。

研究背景

  • 在许多人(包括中国和中国以外的观察家)眼中,以及在中外媒体的话语里,从90年代初开始,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就一直在上升。有些人认为,崛起的民族主义思潮推动了中国领导层日益鹰派的外交政策,包括中国对于国际现行“游戏规则”的挑战。很多美国官员由此还担忧,当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减缓时,民族主义情绪会日益高涨,而中国领导层会为了转移矛盾而利用民族主义发动战争。

  • 本文中所议“民族主义的上升”,是指普通公民所表达的民族主义的强度。不关注中国领导人是否对民族主义更加敏感,或者是否刻意鼓励民族主义。

  • 现存文献中有关“民族主义思潮崛起”的论述:Vanessa Fong 的人类学研究陈述了青年中对中国现代化事业虔敬亦带有批判性的忠诚;William Callahan解读了中国“屈辱记忆”的历史演进和社会构建;Tang Wenfang 和 Benjamin Darr 比较了中国与其他国家的民族主义水平;Brian Rathbun 严格区分了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Peter Gries 分析了1999年美国轰炸中国驻贝尔格莱德大使馆后中国青年所写的信件;James Leibold 分析了部分中国青年中复兴的汉族沙文主义话语;James Reilly 和 Jessica Chen Weiss 研究了民族主义可能会怎样影响外交政策。但是这些研究往往对“中国民族主义崛起”这种说法缺乏检验。

  • 现存文献中对“民族主义思潮崛起”的质疑:Zhu Tianbiao认为中国民族主义的目标——民族独立和领土主权,是中国前政府和现政府都追求的目标,并没有什么变化;Jia Qingguo 认为所谓“失控的民族主义”并不确实,中国外交政策更多受到国际形势变化的驱动;Yu Zhiyuan 和 Zhao Dingxin 调查采访了1999年北京美国大使馆外示威活动的参与者,发现民族主义和反美情绪并不是年轻人参与示威的主要动机——对于特定事件的愤怒、同龄人的压力、参与政治的兴奋感往往是更重要的原因;Allen Carlson 则直接怀疑了“中国民族主义崛起”的观点,认为没有严格的经验性证据;Li Liqing 则通过访谈数据分析发现,学生们在日常生活中关于国家的意识和忠诚度相当薄弱。

  • 过去对于中国民族主义的讨论研究缺乏系统数据支持,更缺乏长期数据比较。

研究方法

  • 研究采取了北京大学中国国情研究中心的“北京地区研究”的民调数据(Beijing Area Study, BAS),包含了1998-2015年的时间序列,问卷的题目测量了民族主义的不同方面,例如本民族中心主义、仇外心理等

  • 文献中的“民族主义”(nationalism)与“爱国主义”(patriotism)概念不同:爱国主义指对于所在邦国的热爱、自豪和支持,但不一定指对于现有政治、经济和社会秩序的忠诚。民族主义则包含“自我”(本群体)和“他者”(其他群体)的对比,常包括对其他民族、种族和国家的贬低和对现有秩序的支持。在测量“民族主义”时,一般需要包含三个要素:对本国/本民族的自豪感和珍视;对民族国家的盲目支持;以群体内标准评价其他群体。

  • 问卷题目举例:1998年以来,BAS用0~100度的“感觉温度计”来衡量被调查者对不同国家(如日本和美国)的友好程度,0代表最极端的冷漠和敌意,100代表最极端的温暖和友好。2000年起,BAS要求受访者将中国人、日本人和美国人放在同一个量表上就某些特征做比较。从2002年起,BAS的问卷中包含了以下问题:(1)即使我可以选择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我也愿意成为中国公民;(2)总的来说,中国比其他大多数国家更好;(3)每个人都应该支持自己的政府,即使它是错误的。

  • 2007年之前,BAS采取的抽样方法是随机抽取北京市区有户口的居民;2007年开始,BAS扩大了抽样范围,采用GPS抽样的方法,将农村地区也包含在内。但总体来说,2007年前后样本的特征相似。为了提高可比性,对于2007年后的样本作者只采取了其中具有城市户口的那一部分。

研究结果

“即使我可以选择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我也愿意成为中国公民”(颜色越深表示越同意)

“总的来说,中国比其他大多数国家更好”(颜色越深表示越同意)

“每个人都应该支持自己的政府,即使它是错误的”(颜色越深表示越同意)

  • 民族自豪感和对国家的盲目支持:如上图所示,可能是受到2008年奥运会的影响,2009年受访者的国家民族认同度飙升,此后下降到低于2008年之前的水平。2015年,对于“愿意成为中国公民”“中国比其他大多数国家更好”的多数回答不再是“非常同意”,而是“比较同意”。而“即使在错误的情况下也要支持政府”的言论,是获得认同度最低的一项。下图是不同时间点人们对于三个观点“非常同意”的比例的变化,可以更直观地看出从2002~2015年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并没有明显上升的趋势。

  • 中国人与日本人和美国人的身份差异:针对“和平”、“谦逊”、“文明”和“真诚”等特性,受访者为中国人、日本人和美国人打分。本国人与他国人平均得分的差异,即是“身份差异得分”(identity difference score)。如下图所示,对身份差异的认知平均值在2009年达到顶峰,之后有所下降。如果看中值的趋势,则几乎没有差别。(译者注:有意思的是,可以发现中国人认为中国人和美国人的身份差异比中国人和日本人的身份差异更小,前者为1~2.5,后者为2~3。)

中国人与日本人的身份差异

中国人与美国人的身份差异

  • 极端观点是否变得更加普遍:数据并不支持极端主义观点有线性上升的趋势。如下图所示,认为中国人与日本人、美国人之间存在极端差异的比例在2000年代有所增加,但在2007年后开始趋于平稳。(译者注:对日本人持极端观点的比例比对美国人持极端观点的比例高。)

认为中国人与日本人存在极端差异的比例

认为中国人与美国人存在极端差异的比例

  • 对主要大国的友好和敌意:中国人对日本和美国的友好度从1998年开始下降,到2004年左右似乎触底,之后趋于平缓。(译者注:对于美国的友好度要比对日本的友好度高10至15个点)

对日本友好度的变化趋势

对美国友好度的变化趋势

  • 民族主义和年龄:无论中国的民族主义是自上而下还是自下而上,或者二者兼而有之,中国共产党都明确地试图在中国青年中推广民族主义。因此,中国国内外的分析家经常声称,民族主义的上升主要是一种青年现象,类似“愤青”的崛起。作者比较了经历“爱国主义教育运动”的一代(1993年15岁或以下人士,也即出生在1978年以后的人)与老一辈的区别,发现“爱国主义教育运动”一代更不可能强烈认同三个标准的民族主义声明(见下图),认为“自我”(本国)和“他者”(他国)的差异更小,对日本和美国的友好度也更高(见下表)。80后和90后的民族主义情绪都显著低于老一辈,老一辈更可能持有身份差异的极端观点;90后在“支持政府即使它是错误的”这一点上认同度比80后更低,在对中国人与美国人的差别认知上比80后更低。

“即使我可以选择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我也愿意成为中国公民”(深色代表老一辈,浅色代表年轻一代)

“总的来说,中国比其他大多数国家更好”(深色代表老一辈,浅色代表年轻一代)

“每个人都应该支持自己的政府,即使它是错误的”(深色代表老一辈,浅色代表年轻一代)

老一辈和年轻一代对于中国人和日本人、美国人的身份差异认知

老一辈和年轻一代对日本、美国的友好度

结论

  • 通过分析北京1998-2015年的调查数据,作者发现中国民族主义水平并没有持续上升。事实上,大多数民族主义指标显示,自2009年前后,民族主义水平有所下降。此外,与“年轻人民族主义情绪更高”这种流行观点相反,中国青年一代的民族主义情绪显著低于老一辈人

  • 因此,民族主义的上升可能并不是制约中国外交政策的变量。

  • 首先,过去几年中国在海洋争端中的强硬外交不太可能是由不断上升的民众民族主义所驱动的。更有可能的解释包括:寻找能源、争夺捕鱼权、维护扩展海军的组织利益、领导人偏好、精英偏好、对其他国家海上行动的反应、中美国家安全博弈、以及不断增长的海军军力等。

  • 其次,在经济增长放缓的情况下,“民众民族主义的上升”不太可能成为中国领导人进行矛盾转移战争的刺激因素。中国的民族主义自2009年左右开始停滞或下降,即使期间经济增长率也在下降。

  • 最后,对中国的外交政策进行分析时,必须警惕媒体和学术界的各种流行观点,即使这些观点在数字时代被不断复制和流传。采用数据和科学方法重新审视这些流行观点非常重要。

其他

  • 研究使用的样本限于北京市区。北京民众不一定能代表中国其他地区民众的价值观和偏好(译者注:事实上北京属于中国北方的“自由主义飞地”,见这里),参与调查的民众也不一定能代表全部北京民众(收入水平从2010年左右就低于北京人均收入的官方数据,教育水平则显著高于北京平均值)。不过,本文作者比较了2007年(北京)BAS中三个问题的回答和2008年全国调查中类似问题的回答,发现结果相当类似。

  • 本文不涉及中国民族主义情绪和其他国家民族主义情绪的比较。

  • 研究时间为1998~2015年。2015年后随着宣传政策的变化,民族主义情绪可能会重新抬头。仅从统计上来讲,“外部敌对势力”一词的使用率在六四事件、镇压法轮功、和2000年代中期新疆西藏暴力事件激增时显著上升,显示了当政权合法性受到重大挑战时,会试图将责任转嫁到(外国)“敌对势力”身上。2011年以来,《人民日报》对“外部势力”一词的使用率没有增加,而《解放军报》对此词的使用率则激增,显示习近平领导下的针对“敌对势力”的斗争似乎更多地限于军方,或者说习更担心军队中的“外部势力”意识形态颠覆。与之相比,习近平政权的主要意识形态信息聚焦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人民日报》和《解放军报》每月使用“外部势力”一词的频率(实线为《人民日报》,虚线为《解放军报》)

《人民日报》每月使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一词的频率


部分参考文献和注释

  • Vanessa Fong, “Filial Nationalism among Chinese Teenagers with Global Identities,” American Ethnologist, Vol. 31, No. 4 (November 2004), pp. 631–648.

  • William A. Callahan, “History, Identity, and Security: Producing and Consuming Nationalism in China,” Critical Asian Studies, Vol. 38, No. 2 (2006), pp. 179–208.

  • Tang Wenfang and Benjamin Darr, “Chinese Nationalism and Its Political and Social Origins,” Journal of Contemporary China, Vol. 21, No. 77 (2012), pp. 811–826.

  • Brian C. Rathbun, “Chinese Attitudes toward Americans and Themselves: Is There a Relationship?” in Alastair Iain Johnston and Shen Mingming, eds., Perception and Misperception in American and Chinese Views of the Other (Washington, D.C.: 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 2015), pp. 9–21.

  • Peter Hayes Gries, “Tears of Rage: Chinese Nationalism and the Belgrade Embassy Bombing,” China Journal, July 2001, pp. 25–43.

  • James Leibold, “More Than a Category: Han Supremacism on the Chinese Internet,” China Quarterly, September 2010, pp. 539–559.

  • See James Reilly, Strong Society, Smart State: The Rise of Public Opinion in China's Japan Policy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2012); Jessica Chen Weiss, Powerful Patriots: Nationalist Protest in China's Foreign Relations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4); Hao Yufan and Lin Su, eds., Zhongguo waijiao juece: kaifang yu duoyuande shehui yinsu fenxi [Chinese foreign policy making: Societal forces in Chinese foreign policy making] (Beijing: Chinese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 2007); and Wang Jun “Wangluo minzuzhuyi yu Zhongguo waijiao” [Internet nationalism and China's diplomacy] (Beijing: Chinese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 2011).

  • Zhu Tianbiao, “Nationalism and Chinese Foreign Policy,” China Review, Vol. 1, No. 1 (Fall 2001), pp. 1–27.

  • Jia Qingguo, “Disrespect and Distrust: The External Origins of Contemporary Chinese Nationalism, Journal of Contemporary China, Vol. 14, No. 42 (February 2005), pp. 11–21.

  • Yu Zhiyuan and Zhao Dingxin, “Differential Participation and the Nature of a Movement: A Study of the 1999 Anti-U.S. Beijing Student Demonstrations,” Social Forces, Vol. 84, No. 3 (March 2006), pp. 1755–1777. Yu and Zhao's analysis also underscores why using the frequency of demonstrations against foreign targets (Japanese or American symbols, property, or both) may not be a valid measure of nationalism across time. The motivations for participation can vary. Even assuming, however, that a primary motive is nationalism, there is a potential selection problem: people with high levels of nationalism are more likely to participate in these kinds of demonstrations than those with lower levels of nationalism. Counting only the actions of those with high levels of nationalism ignores those who do not participate, possibly because of their lower levels of nationalism. This possibility biases estimates of levels of nationalism upward. In addition, demonstrations are often reactions to some exogenous event. Thus, overall societal levels of nationalism could be constant, or even declining, but the exogenous shock may be sufficient nonetheless to mobilize small numbers of those with high levels of nationalism. The frequency of demonstrations may not reflect rising nationalism as much as the changing frequency of exogenous events.

  • Yu Zhiyuan and Zhao Dingxin, “Differential Participation and the Nature of a Movement: A Study of the 1999 Anti-U.S. Beijing Student Demonstrations,” Social Forces, Vol. 84, No. 3 (March 2006), pp. 1755–1777. Yu and Zhao's analysis also underscores why using the frequency of demonstrations against foreign targets (Japanese or American symbols, property, or both) may not be a valid measure of nationalism across time. The motivations for participation can vary. Even assuming, however, that a primary motive is nationalism, there is a potential selection problem: people with high levels of nationalism are more likely to participate in these kinds of demonstrations than those with lower levels of nationalism. Counting only the actions of those with high levels of nationalism ignores those who do not participate, possibly because of their lower levels of nationalism. This possibility biases estimates of levels of nationalism upward. In addition, demonstrations are often reactions to some exogenous event. Thus, overall societal levels of nationalism could be constant, or even declining, but the exogenous shock may be sufficient nonetheless to mobilize small numbers of those with high levels of nationalism. The frequency of demonstrations may not reflect rising nationalism as much as the changing frequency of exogenous events.

  • Allen Carlson, “A Flawed Perspective: The Limitations Inherent within the Study of Chinese Nationalism,” Nations and Nationalism, Vol. 15, No. 1 (January 2009), p. 25.

  • Li, “China's Rising Nationalism and Its Forefront.”

  • The BAS is administered by the Research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China at Peking University. It began in 1995 and was modeled on the Detroit Area Study. The survey is mainly focused on attitudes toward city and local governance performance. Over the years, however, it has included some questions about national government performance, consumer confidence, political reform, and foreign policy. Since 1998 I have collaborated with the designers of the BAS in fielding questions about foreign policy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 From 1995 to 2007, the BAS sampled Beijing residents from the main urban districts, using probability proportional to size sampling procedures. Since 2007 it has used GPS sampling so as to increase the sample size and to include urban and rural registered residents of Beijing and unregistered residents living in the larger municipal area. On BAS sampling, see Hao Hongsheng, “The Sampling Design and Implementation for the 1995 Beijing Area Study,” Peking University, 1996; and Pierre F. Landry and Shen Mingming, “Reaching Migrants in Survey Research: The Use of the Global Positioning System to Reduce Coverage Bias in China,” Political Analysis, Vol. 13, No. 1 (Winter 2005), pp. 1–22. The BAS data used in this study are freely available from me for academic research purposes. As far as I am aware, the BAS is the only available time-series survey of ordinary Chinese people's views of a range of foreign policy issues such as military spending, foreign aid, trade preferences, amity, and nationalism. The Japanese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 Genron NPO, has gathered times-series data on Chinese views of Japan. Although the Genron NPO survey includes detailed and useful questions that address the constitutive elements of these views, the primary attitudinal question concerns favorability—a vague concept that is hard to interpret and that does not measure nationalist sentiments. For the Genron NPO studies, see http://www.genron-npo.net/en/opinion_polls/. The Pew Research Center has also asked favorability questions across several years. Its Global Trends and Attitudes survey of Chinese opinion of Japan includes two separate years (2006 and 2016) with questions about stereotypes of the Other (in this case, Japanese people). The stereotype questions, however, do not ask about stereotypes of Self, so it is not possible to generate perceptions of difference and therefore measures of ethnocentrism. See Bruce Stokes, “Hostile Neighbors: China vs. Japan” (Washington, D.C.: Pew Research Center, September 2016), http://www.pewglobal.org/2016/09/13/hostile-neighbors-china-vs-japan/.

13
3月16日 615 次浏览
回复文章: 【Solidot】是什么在阻碍女性成为一名程序员?

有篇有名的文章叫《为什么没有伟大的女性艺术家》(见 /t/10939 ),其实和女程序员问题异曲同工。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发表文章: 【Solidot】是什么在阻碍女性成为一名程序员?

https://www.solidot.org/story?sid=67181

作者|高飞

计算机科学发展到今天,有两大流派,计算流派和通信流派。前者如AI,后者如5G。在这两大流派,都各有一位女性顶流存在,前后正好差1000年。

在计算领域,1842年,作家拜伦的女儿爱达-勒芙蕾丝(1815--1852),因为参与实现了用机器计算伯努利数(无知的我连此数是何数都不知),被认为是世界上第一个计算机程序员(没错,历史第一个码农是女性)。

在通信领域,1942年,美国好莱坞演员海蒂-拉玛(1913--2000)成为现代无线通信技术的共同发明人,该技术后来成为包括4G/5G在内的基础。


中国现代女性主义作家丁玲,在1942年的《解放日报》发表一篇《三八节有感》。文章写道:"'妇女'这两个字,将在什么时代才不被重视,不需要特别的被提出呢?70多年过去了,这个愿望目前还没能实现,我们还在过这个节日,联合国每年这一天,还有两性平权口号会发布。

妇女节又叫劳动妇女节,1909年在美国,1917年在苏联,都有一场女性劳动者轰轰烈烈的群众运动,呼吁工作中的平权和权益。可惜的是,劳动中的平权问题,目前也依然存在。

随着经济技术的进步,劳动的概念范围正在不断扩大,在工厂有劳动,在农田有劳动,现在在计算机旁,同样有劳动。遗憾的是,在计算机已经成为主流劳动工具的时候,计算机科学技术领域的女性,比例是非常低的。

这其实在道理上不太说得通,因为相比农业时代的耕具和工业时代的机器,信息时代的工具计算机,对劳动者的身体力量要求是很低的,两性是平等的。但现实又是残酷的,网络杂志Slate去年曾刊发研究性文章"Why Have So Few Women Won the Most Important Award in Computing?"(为什么获得图灵奖的女性如此之少),提到从1966年有图灵奖以来,70多位获奖者中,只有3位是女性。同时,攻读计算机博士专业的女性也在逐年降低,在女性学业成绩不断提升的当下,这种对比很不合理。

不仅计算机科学家群体缺乏女性,普通计算机工作者群体也缺乏女性。在中国,一提到码农开发者,一般人脑海中的形象肯定会是男性。甚至,部分科技公司会雇佣漂亮女性和负责开发工作的男性程序员聊天,缓解后者的工作压力。我想这些公司应该一个女性开发者都没有吧。

存在的不一定是合理的,但一定是有原因的。既然女性从事计算机工作不存在体能障碍,那么是不是由于女性群体缺乏技术天赋造成的呢。这肯定是一个政治不正确的判断,但如果稍加论证,你发现这种说法不仅政治不正确,逻辑也不正确。

计算机科学发展到今天,有两大流派,计算流派和通信流派。前者如AI,后者如5G。在这两大流派,都各有一位女性顶流存在,前后正好差1000年。

在计算领域,1842年,作家拜伦的女儿爱达-勒芙蕾丝(1815--1852),因为参与实现了用机器计算伯努利数(无知的我连此数是何数都不知),被认为是世界上第一个计算机程序员(没错,历史第一个码农是女性)。

在通信领域,1942年,美国好莱坞演员海蒂-拉玛(1913--2000)成为现代无线通信技术的共同发明人,该技术后来成为包括4G/5G在内的基础。

身体力量不是问题,脑力天赋也不是问题,那到底是什么阻碍了女性进入计算机领域呢。这么重要的社会学课题,当然已经有人研究过了。"知识分子"刊载过一篇"计算机历史上,女性是怎么消失的?"文章。援引微软公司对欧洲各地11500名女孩和年轻妇女的采访。结果显示,从十五岁开始,女孩对STEM(科学、技术、工程、数学)的兴趣开始下降。

最终得出的重要结论是,导致女性群体远离计算机的原因其实是文化原因,因为领域内缺乏女性榜样。也就是说,女孩们觉得计算机专业,看起来不该是女孩应该从事的工作。计算机相关工作越主流,女性越会远离这份工作。

这个结论完全印证了女权主义先驱波伏娃的观点------"女性的本质"不是天生的,它其实是后天根据社会需求进行的自我选择。既然大家觉得码农都是男性,女孩们也就觉得不该选这个职业。

《文化学刊》刊登过名为《也谈"女性问题"》的学术研究,其中写道: 世间万物都是先有存在,然后根据各种需求进行选择,进而产生或显露所谓的"本质"。社会强势文化给了女性制定了标准和定位,使女性将自己树立成人们所期待的样子,避免成为不应该有的样子。当计算机成为主流学问,成为男性占有的领地后,女性就从这里离开了。对女性来说,这就是存在主义所说的"他人即地狱"了。

信息时代显然是一个长期过程,从第三次工业革命,到现在的第四次工业革命,信息技术都是关键核心。女性在这一领域的缺位会一直持续下去吗?性别失衡困境中是否有曙光?现在看来,希望尚存。

信息技术作为一种通用技术,正在渗透到各行各业,医药卫生行业自然也不例外。实际上,一种新药物的开发,一个新治疗手段的开展,没有计算机的帮助,已经很难完成了。在这种情况下,医药卫生行业的前沿领域正在从一个服务行业,变成一个信息技术主导的行业。而这个行业,从社会两性文化的角度来看,是相对平权的。白衣天使在我们脑海中就是女性。因此,女性进入这一领域,不存在文化隔阂和障碍,更不缺乏榜样和力量。

我们正在进入后疫情时代,接下来疫苗的成功注射,是我们从后疫情走向无疫情的胜负手。

巧合的是(或许也不是巧合),在东西方,女性科学家都在其中发挥关键作用。在西方的美国,目前主流的疫苗机制之一是mRNA疫苗。而这项技术,是40多年前,匈牙利裔美国女科学家Katalin Kariko发明的。目前提供mRNA疫苗的Moderna和BioNTech都得益于Katalin Kariko的贡献。而在东方的中国,承担研发只需打一针的我国首个腺病毒载体新冠疫苗使命的也是女科学家------陈薇院士。要提高mRNA等疫苗的筛选过程,必须借助计算机的辅助。

在医药卫生领域,女性的榜样还有很多。比如去年,瑞典皇家科学院宣布,将2020年诺贝尔化学奖授予法国女科学家埃玛纽埃勒-沙尔庞捷和美国女科学家珍妮弗-道德纳。让她们获得殊荣的科学发现,是基因组编辑技术,在新华网的报道中,该项技术被称为"基因剪刀------重写生命密码的工具"。现实中,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疾病治疗,依赖于这项基因编辑技术的帮助。这项技术,同样需要借助超级计算机等工具帮助仿真模拟。

或许,我们有点混淆了计算机科学和生物医药科学之间的界限,但是这些女性榜样给予新一代年轻女孩的榜样作用是一致的。那就是女性也可以做出伟大的科学研究,无论是计算机科学(机器的代码),还是生命科学(生物的代码),还是只有借助计算机才能完成研究的任何科学。

丁玲还说过一句话:"平凡的池水------临照了夕阳,便成了金海"。因为突如其来的疫情,生命科学技术正在重新被人们重视起来。此非夕阳,是朝阳,在新的科学阵地,在新的劳动领地,平权"金海"的曙光或将由此而来。


原文下面有个评论:

导致理性的女性不受绝大部分男性的欢迎,因此被社会选择所淘汰。 各位自问有多大的动力去接近一个漂亮而又知性的“女博士”,就知道从事这一行业的女性个人感情生活的艰难了。

人,要么庸俗,要么孤独


个人评论:诗人拜伦生下一个程序员女儿是科技史上我最喜欢的片段之一。爱达称自己在从事「诗意科学」,我认为恰如其分。在物理史上,也有一位伟大女性——埃米·诺特,她所证明的诺特定理成为了现代物理学发展历程中最重要的的数学定理之一。

9
3月12日 450 次浏览
图书管理员
霏艺Faye 图书管理员
回复文章: 人类之光迷雾通

以下内容,别删:

  1. 关于VPN代码,我推荐一个开源项目,boringtun【来自cloudflare】,我觉得通过阅读这个项目,可以帮助大部分程序员,自己完成编写一个自己的VPN产品。

  2. 目前的proxy代理软件,都是没有设置用户名和密码的。我本人觉得不安全。如果电脑里安装了QQ,微信,WPS,360等国内软件,它们可能会扫描端口【127.0.0.1上的监听端口】,尝试发送代理连接来确定你是不是在翻墙。所以可以在自己写代理软件的时候,加入鉴权机制。我推荐几个简单的,basic,ntlm,digest等等。这样会因为需要鉴权,而导致端口扫描失败,QQ就会单纯觉得是一个端口,而不知道是一个代理端口,目前翻墙代理都没有密码保护。

  3. 迷雾通使用了非常先进的blake哈希算法,我觉得安全级别非常高了,有兴趣的同学可以了解下blake和sha3的关系。

  4. 迷雾通代码,对发送和接收采用了不同的AES密钥,而密钥的产生,使用了HKDF衍生,所以加密强度非常高。哪怕猜出了发送链路的AES密钥,也无法知道接收链路的AES密钥。

  5. 我不喜欢讨论翻墙的技术,所以,任何提问都不会得到我的回复,感谢理解!

thphd 2047站长
发表文章: 人类之光迷雾通

【民主比专制好】是一个假设:将集体权力按每个人的能力和贡献分配,可以实现个人平均收益的最大化,而民主相比专制更接近这种分配方式。

然而民主需要广泛的共识。民主过程的组织者和参与者都必须相信这个【民主比专制好】的假设,否则没办法搞民主。

怎么达成共识呢?主要靠宣传,将民主相关的信息及时送到每个参与者手上。

独裁政府对这种宣传会进行阻断,比如中国政府审查微信、禁止大家用国外聊天软件。由于没有公共平台可以交流讨论民主,民主就无法成为14亿人的共识,中国的民主化也就变得不可能。如果这种情况一直持续,民主化就一直不可能。

人类自古以来通讯技术的落后,是民主制度在历史上难以发展的本质原因。人民得不到足够的信息,没办法组织起来跟皇帝对抗。

目前民主最大的障碍仍然是宣传渠道缺失。如果存在一种无法被审查的通信技术,而且成本非常低、设备非常易得,使审查变得非常困难,那么就有可能通过宣传形成民主的共识。宣传材料都是现成的(本站就有许多),缺的是宣传渠道。

所以我认为,现阶段对中国民主进程贡献最大的人,也许是迷雾通作者 Doctor Eric Yuhao Dong.

图片来自网络

https://pbs.twimg.com/profile_images/1295373022573076480/6158ajXm_400x400.jpg

https://i.imgur.com/QHnMJvv.jpg

(忍不住去google了一下


迷雾通(https://geph.io)软件自问世以来我一直在关注。由董先生开发的这款软件,相比以前所有其他翻墙方案,有几项非常重要的借鉴/创新:

  • 将流量的入口(服务器)和出口(服务器)分离,党国只能不断发现并封锁入口,然而封锁的速度比不上董先生创建新入口的速度。
  • 利用密码学技术(盲签名),将用户流量匿名化,流量转发服务器仅可知道流量来自合法用户,但无法知道流量具体来自哪个用户,避免身份泄露。
  • 也就是说,即便你用支付宝购买了迷雾通,然后迷雾通服务器被黑客攻击了,黑客也无法知道你上了哪些网站。
  • 采用鲁棒且激进的流控、前向错误纠正(FEC)等技术,在极高丢包率线路条件下,传输性能依然良好(参见kcp;概括来说,就是迷雾通的流量每次出墙,都会跟其他流量打几架,把仅存的一点点可怜的带宽全抢过来;内卷是目前出墙流量不可避的现实)。
  • 拒绝使用流量伪装(论文已证明流量伪装存在本质上不可弥补的缺陷),而采用久经考验的流量混淆技术,使得迷雾通流量各项指标完全随机化,很难通过设置过滤器进行拦截。
  • 坚持开源,这是和其他商业翻墙方案最大的区别。

作为一名程序员,如果让我在迷雾通和各种 Express/Nord 等商业服务中选择,我的首选是迷雾通,因为我认可迷雾通的技术哲学和隐私保护。


虽然有上面这些优点,现阶段迷雾通的用户数量还是太少了。这或许是因为迷雾通的推广主要通过口口相传。下面是我的一些小建议,类似的建议历史上相信已经被提过无数次,anyway:

  • 迷雾通可以有一些alternative UI(一样的core,把名字和UI改一下,作为不同的APP上架)。比如,“老习VPN”、“秦城VPN”、“环时VPN”、“习跳墙”、“学夷强国”、“中华一翻”、“云上加州”、“翠玉(相对于红杏、蓝灯)”、“关外通”、“翘江南”、“特区速递”、“一国两制”、“美国外卖”、“常委专列”、“滴滴出墙”、“西方航空”

  • 迷雾通应该有邀请注册奖励、给youtube up主发优惠码返提成之类的活动。(概括:multilevel marketing。虽然可能非常不合作者胃口,但效果很显著。

  • 我在考虑组织一次翻墙软件横向测试。现在google上能搜到的那些横向测试,很多都没有把迷雾通放在眼里,比如https://www.wallmama.com/best-vpn-china/

( 由 作者 于 3月10日 编辑 )
11
3月10日 1346 次浏览
回复文章: 你们说,要不要把“汉语”这个说法改成“汉语族”

所谓分类其实只是人为划分边界,说到底某个地区经济好了翅膀硬了,搞出一些文化作品了,有独立意识了,就会更加地声称自己的语言是独立的。“没学过粤语的的普通话使用者“不仅”无法听懂粤语”,也无法听懂闽南话、闽北语、吴语、湘语、客家话等等等等,很少听说这些语言的使用者三天两头宣传自己的方言是独立语言的。

互相能听懂也不见得就不声称自己是独立语言。比如有些台湾人总说自己的闽南话不是闽南话而是台语,只是互相能听懂,然后举出几个日文词英文词什么的,别人也不好反驳什么对吧。

其实说这些都没有用。一种语言想要有地位,充分必要条件是拥有足够好的文学作品。汉语系里面除了文言文和官话(除了群星璀璨的民国作家外,别忘了四大名著也是用官话写的),别的语言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东西。粤语有那么若干首流行歌,毕竟音乐价值不足,狗肉上不了大席,何况一半是翻唱日本歌,拿不出手的。

从这个角度讲,整个汉语系已经是半死不活的状态,靠着几位八九十年代成名的大陆作家勉强撑撑场面而已。

顺便附上汉藏语系家谱:

( 由 作者 于 3月17日 编辑 )
Ambulance 夫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家必自毀,而後人毀之;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
发表文章: 论生成新用户注册试卷的算法

注:本文仅提供一种生成论坛注册考题算法的思路,具体实现仍然有很多细节需要进一步确定。

我们假设注册考试需要回答10道题,答对8道题为合格,即期望的通过率为80%(这个期望通过率可以根据实际情况随时调整)。

首先,题库中的每一道考题都需要统计其正确率。为了避免机器人用户捣乱,只有答题正确率达到60%,即答对6题以上的用户,才统计其每一道题的回答(同样,答题正确率可以和期望通过率挂钩浮动)。

10道题的总分为100,每题10分。如果设定的期望通过率为80%,那么就意味着,在题库中随机抽取题目时,将每道题的正确率乘以每题分数(10分),并算出总和,如果高于80分的话就可以生成一套比较合理的试卷。当然,为了设计方便,实际中可以上下浮动5%,即总和在75-85这个区间就可以视作是合理的结果。

如果随机抽取出的题目难度过大,分数过低,那么就删去正确率最低的题目,换成正确率较高的题目,循环直到生成出符合标准的试卷为止,反之亦然。

以上是基本的思路。然而这里还有一个问题需要完善:对于答题人数过少,无法统计正确率的新题,该如何处理?

因此以下改进这个算法:

改进的思路是,在10题中,插入若干道新考题。当然,插入的新考题越多,对试卷难度造成不可预期的波动就会越大。这里建议插入1-2题比较合理。

假设每道考题有且仅有四个选项,那么在即使瞎猜的情况下,也会有至少25%的正确率。那么,插入2道新题,这2题的得分期望值就在5-20分之间。由于新题的难度无法预计,我们就按照最坏的情况进行处理,即认为这2题的总期望值为5分。如果通过考试的期望值为80分的话,那么就意味着剩下8题的总期望值就应为75分。

进一步地说,如果某题的正确率在40%以下,可以认为是比较难的题目。如果低于25%,属于过难,就可以删除出题库。(25%这条线同样可以适当上浮)

总结一下,算法可以概括为:

在题库中随机抽取8道已有题+2道新题

得分期望值 = SUM(每道已有题的正确率 * 10) + 25% * 10 * 新题的数量 // 25% * 10为每道新题的最小期望

while(得分期望值 < 期望分数线 * 95% || 得分期望值 > 期望分数线 * 105%)

if (得分期望值 < 期望分数线 * 95%)

(更换正确率最低的试题)

else if (得分期望值 > 期望分数线 * 105%)

(更换正确率最高的试题)

相关数学知识:

期望值

( 由 作者 于 3月19日 编辑 )
3
3月19日 331 次浏览
thphd 2047站长
发表文章: “Fuck学习强国”作者唐文正(Xmader)专访

2047通讯社(https://2047.name)

2021年3月12日

Fuck-XueXiQiangGuo(以下简称fuck-xxqg)是一款“学习强国”刷分软件,这个软件被许多中国体制内人士用于完成工作单位强制分配的“学习强国”任务。经过一年多的开发迭代,fuck-xxqg在Github上获得了超过7000颗星星。

《中国数字时代》对fuck-xxqg项目的两篇报道:

近日,fuck-xxqg作者唐文正(@Xmader, https://github.com/xmader)选择公开他现实世界的身份。自互联网进入中国以来,中国程序员不断地因为开发抵抗独裁专制的各种软件工具而被当局约谈、警告、罚款、拘留甚至判刑。在这样的政治环境下,唐文正决定公开身份的做法,令许多人感到惊讶和不解。

以下是本社特派记者thphd对唐文正的文字采访。


Xmader你好,很高兴认识你。作为一名程序员,如果被学习强国这样的任务困扰,我可能也会开发一个这样的软件。

我不是全职的程序员,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

那你为什么要开发fuck-xxqg?

我的父母都在体制内工作,2019年时每天有分数要求,这会占用他们每天至少一小时的时间。我希望帮他们从每天重复的这项任务中解脱出来。

学习强国最令你不能接受的特性是什么?

公司内部公示排名、部门作为一个整体评比,作为绩效考核的一部分。

因为什么原因,决定把这个软件公之于众?

我内心是反习的,而且我想要帮助更多人摆脱对这种意识形态材料的强制性接受、摆脱形式主义。

为什么你不接受捐赠?

我不想让人联想到我是以金钱为目的做这个项目的(因为公开到 Github 似乎对我没有直接的益处);共党不能用经济罪名为幌子处罚我

学习强国有各种不同的内容,你认为哪些是值得看的,哪些是洗脑?

我认为学习强国的所有内容都不值得看。对于客观知识的学习,有更加专业性和更有结构性的 APP 可供选择。这些从来不属于学习强国需要的内容,只是在出现刷分软件后招揽真实用户浏览涉政涉习内容的一种手段。

你提到你对习近平是持反对态度的,具体是指反对他的哪些做法或者思想?你所说的反习,和一般讲的反共的区别在哪里?

进行个人集权(“反腐”、修宪、抓律师),思想文化控制(例如文字狱、网络审查、媒体审查、抓公民记者),上行下效拍马屁文化。我认为重要的是要改变这一套党文化。反习反共不是目的只是手段。

从公布这个软件之后,到今天,心态上发生了什么变化?

从最开始只是想给身边人用,到后来有了一种社会责任感。现在学习强国加入了视频课等真正的“学习”内容,并且(据说)取消了排名。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对付刷分软件非常聪明的手段,但无法改变洗脑的本质。(有了视频课等后,还有人会去浏览习近平相关的内容吗?)

你说的社会责任感是指什么?

主动关心和投入社会事件,不一定寻求对自身的益处。

可不可以认为说你的软件对社会有正面推动作用?

是的,至少让人重新思考了强迫观看意识形态内容一定时长并半公开排名的合理性,并且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减缓了社会现状恶化下去。(加速主义者一定不喜欢我这么做)

你认为你开发这个软件是合法的吗?是道德的吗?

当然合法(去除“大不敬罪”)且道德。刷分软件只是模拟浏览器点击和滚动等,不可能有非法侵入计算机系统罪;学习强国和我这个刷分软件都不涉及到金钱,不可能以经济罪行判刑。

身边其他人对这个软件的看法如何?你认为他们的看法有道理吗?

我的父母认为我这种行为非常危险(“大不敬罪”),不再使用刷分软件,并且说教让我立刻停止。我理解他们是为自身安全考虑,但是我拒绝共党绑架我的思想和行为。

大不敬罪是真实存在的吗?大不敬罪在你身边、在你父母身边普遍吗?

存在,但是一般不会以政治罪名判刑。大不敬罪很普遍,我有一个亲戚因为在微信中提到习近平(具体说了什么我不知道),被叫到公安局要求解释。

能否举一些大不敬罪给自己招致灾祸的例子?

许章润、蔡霞、任志强。

你现在是否担忧你的人身安全?原因是?做了哪些准备?

当然担心。虽然我已经离开了中国并且决定不再回去,但是我的家人都在中国,我担心共党用他们逼迫我回去。

你身边的人有没有担忧你的人身安全?

我认为我的父母没有真正担心我的人身安全,他们甚至想要直接联系中国警方把我从海外“抓”走,换取生活不受影响(真的能吗?)。

你提到你的父母想要让当局把你带回中国,这是一种猜测,还是你通过某些渠道掌握的?他们有什么动机这么做?我不是很能理解,是对工作和生活有影响吗?

我和他们仍然有微信视频联络。他们认为我情商低,头脑简单、不成熟,不懂得人情世故;认为做这些事情对自己没有益处,会导致家破人亡。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习软件设计,动力来自哪里?

从2017年开始。只是个人的兴趣爱好,当时没有想过对自己有什么用处。

身边人(家人、同学、朋友)是否了解你的软件设计技能,他们怎么看?

身边人不了解。

除了fuck-xxqg,你还有哪些活动是涉及政治或者带有政治色彩、表达政治思想的?

开发免翻墙(hosts,domain fronting,和 ESNI)客户端,中国数字时代内容抓取备份(https://github.com/china-digital-times)。 如果更广义地讲,我在做的音乐相关的项目是为了反对版权控制。唱片公司的利益链条作为中间商层层盘剥,而真正的作者音乐人几乎没有受益(虾米音乐之死是一样的原因)。在图书、论文领域已经有成熟的项目,但是我没有了解到有针对独立音乐人的项目。

你认为出生在一个体制内的家庭,对于你希望达到的长期目标而言,是一种幸运还是一种遗憾?

我认为是一种遗憾,共党可以随时以他们的工作作为筹码,要求他们劝说加上逼迫让我回国。

很多决定不再回中国的人,一般都有一个下决心(思想转变)的过程,相比之下由于你是从体制内出来,会不会需要下更大的决心、作更大的思想转变?

不会啊,我初中时就已经认识到中国社会不公。

不回国对你意味着要放弃什么?你所放弃的东西,在国外能得到补偿吗?

不回国意味着我不能面对面见到我的亲人(尤其是老人)。在国外不能得到补偿,但是我认为我的思想自由比亲情牵绊重要得多。

什么情况下你会考虑回国?

至少要等到中国民主化之后。

你崇拜、向往的人或者生活方式?

Aaron Swartz (当然我不愿意自杀)

你在Github上的fuck-xxqg项目发布issue的时候不小心用了自己的实名github账号,但你并没有当场删除,而是选择保持公开,为什么?是否后悔过?

从发布到发现用错帐号中间已经隔了几个小时了。Xmader 这个常用身份和我在现实的关联大,我的名字 Wenzheng Tang 就挂在 Github 主页上,所以直接公开和等别人来找到我或者家人没什么区别,我认为明着公开身份弄个大新闻对我来说更为安全。我不后悔。

你觉得自己相对于其他同龄人更勇敢吗?

是的。

如果你现在不在国外,是否仍然有勇气公开自己身份?

没有。

未来这篇采访可能会被许多用过你软件的公务员、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看到,你希望向他们传达什么?你希望大家记住关于你的哪些事情(希望以怎样的形象存在在大家脑海中)?

我对 Fuck-XueXiQiangGuo 作者这个身份最初的人设是在体制内科技企业工作的30岁左右的工程师,这可以从早期 issue 的回复中窥探出。 我希望他们不要仅仅因为年龄比他们小,就对我指手画脚。我希望能像 Aaron Swartz 的形象一样。

未来职业的打算?

我不想当996社会螺丝钉,我想要当一个 social entrepreneur.

你的家人也许会看到这篇采访。Anything to say to them?

如果你们任何人受到连坐,请不要怪罪于我,因为我坚信我做的是正确的事情。就像是被绑匪绑架,正常的思维应当责骂绑匪他太凶恶无情,而不该怨恨我这个惹恼绑匪的人。

《中国数字时代》前两天有一篇关于你的报道: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63402.html

这篇文章大多只是臆测,对我有很多误解。

为什么要停止更新? 这一项目停更的时间点恰逢两会,所以也有网友担心是否作者遭受了某种外部压力或感知到了危险。开发者停更的原因也可能与某种失望情绪有关

其实我很早就不更新了,上次更新还是在 2020 年五月。只是想要在项目两周年时正式说一声告别。

( 由 作者 于 7月25日 编辑 )
33
3月13日 2264 次浏览
发表文章: 失踪人民共和国
Michael Caster,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the Disappeared:Stories from inside China's system for enforced disappearances (Safeguard Defenders, 2017),2019年出了第2版。中文版《失踪人民共和国》,可在 Safeguard Defenders 的官网或者其他平台免费下载。我刚刚翻了一下中英两个版本,内容不完全一致,英文版(2019)内容更丰富些。
Key Words: RSDL, Enforced Disappearance, China, Human Rights, Criminal Justice, International Law

以下简介为复制粘贴:
《失踪人民共和国》通过十一位受害者的第一人称讲述,揭示了指定居所监视居住RSDL)全面而冷酷的面貌。本书的英文版面向全球读者,旨在提高人们对这项严重违反人权且鲜有人知的制度施以关注。中文版则面向中国公民,例如人权捍卫者、律师、活动人士、网络博主、以及最关键的受害者家属,以此帮助他们为未来可能成为受害者的情况做更好的准备工作。
什么是RSDL?(Residential Surveillance at a Designated Location)
RSDL是中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制度的缩写,实际上它是实行强迫失踪制度的委婉说辞。在RSDL期间,人们可以凭空消失六个月,被单独监禁于不受司法系统控制的专门设计的监狱。一旦被置于RSDL,受害人的家属不会接到官方告知当事人下落的通知,也不被允许律师的会见,甚至连国家检察官也不能提供监督和控制。一旦人在里面,没有任何机制和途径允许当事人为遭遇的绑架申诉和对抗。人就这么失踪了。
自从2013年RSDL被写入法律以来,许多的律师、记者、NGO工作者和人权捍卫者等上千人受到了这个制度的影响,而且它的使用也一直在不断扩大。被系统化的使用,或者说以广泛的形式,强迫失踪在国际法的定义下,就是“反人类罪”。
1
2020年5月14日 57 次浏览
爱狗却养猫 Reader, Sleeper, Deer lover, Cat feeder, Bun eater
发表文章: 李翘楚:被连坐煽颠、指定监视居住的120天

2月15日晚十一点左右,昌平区许志永家中,我正忙于武汉疫情的志愿者工作,朋友发来信息询问志永的情况,称“听说他被抓了”,当时我也有大概8、9个小时没有联系上他,内心很是焦虑担忧。2月16日凌晨00:26,我准备上床睡觉,忽然听到门外有粗重的敲门声,同时有男性的声音大喊道:“开门!安全检查!”深夜独自在家的我听到这样的响动很是害怕,急忙拿起手机,手颤抖着给朋友发了条信息“门外有人敲门”,慌张的在门口走来走去,最终还是迟疑着去开了门。

两个穿白色防护服的男性以“疫情期间安全检查”的名义先冲进门,把我推到椅子上要求我坐好,并给我戴上一次性口罩。我正要询问他们的身份,随后进来的一位未穿制服且没有出示身份证件的男性突然从背后给我戴上手铐,说了句:“我们是公安局的”。只见两个先闯进来的脱去身上的防护服,嘟囔了一句“热死我了”。虽然已经连续被国保的车辆跟踪了一个半月的时间,我仍然对于这一次上门始料未及,等我缓过神来的时候,房间内已经站了大概10位未穿制服也没有身份证明的男性,我才发现自己还穿着居家的睡衣,急忙表示需要更换衣服,其中一人跟我说:“稍等一会儿,有位女民警马上就到。”我坐在椅子上又等了5、6分钟,一位拿着执法记录仪的穿着制服的女民警进入屋内,带我进入卧室更换衣服。

换好衣服重新回到客厅的椅子上,进来一位在2019年12月31日被传唤时见过面的海淀国保,向我出示了传唤通知书,同时面无表情地宣读:“李翘楚,现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对你进行传唤。”听到这个罪名,我懵了,努力地回想着自己到底哪个行为构成了这个罪行,接下来会面对什么,那种对未来的不安和恐惧不断涌上心头。接下来,该位国保带着两位人员在许志永家的两间卧室进行搜查,而我继续被要求戴着手铐背靠着坐在椅子上。看着他们从客厅拿出手机、U盘、笔记本电脑、书籍等物品装进密封袋中,之后让我在搜查物品清单上签字确认,同时在场的还有奥北小区物业的工作人员。在搜查的空挡,刚才宣读传唤通知的国保问道:“还记得我吗?”我说:“记得”,他说:“看来我之前告诫你的话全白说了是吧。”许志永家搜查完毕后,他们说接下来要去位于海淀区天作国际小区的我自己家进行搜查,临走时我问能不能带着养在鱼缸中的小乌龟和小金鱼(那是志永的女儿最钟爱的宠物),那位宣读过传唤通知的国保无奈的笑了一下说:“我们没办法让你带着鱼缸呀。”

大概三十分钟后,车停在我家楼下,我全程一直戴着手铐,路上不敢吭声,心里一直在嘀咕自己到底犯了什么“滔天大罪”要这么大的阵仗。大概有4、5位民警在我家进行了搜查,我家里空间不大,他们在书架、柜子、床底下、衣柜里翻找东西,翻出了未使用过的一部手机、扫描仪、录音笔、以及我之前给良心犯寄送明信片用过的公民印章,并让我签了搜查物品清单,其间有天作国际小区物业的工作人员在场。我提出能不能吃一粒止疼药,我有偏头痛的毛病,负责搜查的国保给我倒了杯水。临走时我指了指柜子,问能不能把我抗抑郁症的药物装进随身的包里,还是那位负责搜查的国保,迟疑了一下,之后把柜子里的药物全部装进我随身的包里,对我说:“你放心,如果时间比较长,我们也会负责给你开药。”听到“时间比较长”几个字,我心里咯噔一下,想着这可能不是类似上一次的传唤了,我会经历什么,我会失联多长时间,这些都是未知数。

半小时后,我背拷着坐在一辆蓝色的商务车上,全程手铐勒得我手腕很疼,我尝试调整姿势却越勒越紧。随后,车到了海淀区办案中心。我第一次被传唤时也是关押在这里,24小时释放了,所以,心里不由得闪过一个念头:会不会24小时之后我就被放了啊!

之后,经过验血验尿的体检程序后,我被要求戴着手铐坐在审讯室的铁椅子上,两位未出示过身份证件的便衣人员坐在我对面,年轻那个又高又壮,很凶地瞪着我;年长的那个低着头不看我。

这时,年轻的那个凶巴巴的质问我:“知道为什么传唤你吗?”

我回答:“不知道”。

他用提高嗓音表示更加生气的样子:“你是不是在网上乱发东西了?!还接受了外媒的采访?”

我真的被他的语气吓到了,心跳急剧加速。可是我的这些行为并没有什么错啊,于是我努力使自己平静一点点,尽量不让声音颤抖,我回答:“我只是如实的把自己的传唤经历发布出来,有媒体关注我,给我打了电话,我也只是回答了自己被传唤的经历,这些也有错吗?”

他不理睬我的反问,继续大声说:“你这段时间都做了什么?见了什么人?你自己心里清楚!”

我听得一头雾水,从戴手铐跨新年回家后,即使是春节期间,都有国保的专门车辆跟踪,他们对我的所有的行踪都一清二楚,为什么还要问我见了什么人、做了什么事呢?我所有的行为都等于是在他们眼皮底下进行的呀。

见我不说话,另外一位年长一些的语气和蔼地说:“你做的事情肯定会留下痕迹,没有事情我们也不会找你,你也不用着急回答,之后我们有很多时间慢慢聊。”

听到这里,我的心咯噔一下,我可能会被“消失”吧!想起在网上看到的709律师的遭遇,我不禁哆嗦了。审讯好像快结束了,我鼓起勇气问了一句:“许志永现在怎么样?他还好吗?”

和蔼一点的那个人走到我身边拍了下我的肩膀,回答:“我能跟你保证他现在起码是健康的。”

审讯结束后,我被要求在讯问笔录上签字,年轻一点的那个显然很不满意我的回答,他在签字时嘟囔着:“我都不想签这个字”。之后,我被送回办案中心临时关押的房间,房间内只有我一个人,我坐在冰冷的石板上,一直戴着手铐,恐惧、焦虑、担忧不断袭来,加上房间内实在太冷,实在困极了,就在冰凉的石板凳上躺一下,可是立刻就感到冰凉刺骨。一夜未眠。2月16日一早,给了我一个菜包子,我申请吃抗抑郁的药,看守人员说:“我们也做不了主,你要不是发烧感冒之类的问题,再等等吧。”

在办案中心的时间过得很煎熬,我一方面不断回想着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被安上了“煽动颠覆”的罪名,同时担心着已经跟我失去联系十几个小时的志永:听审讯的意思,他应该是被抓了吧?有没有受到暴力对待呢?疫情期间的防护有没有得到保障呢?另一方面,心里也没有完全放下还在进行中的武汉志愿者工作,方舱的防性别暴力建议写的怎么样了?几个小时前还在沟通的病患家属是不是已经等到了医院的床位……时间就这样在复杂的思绪中度过。

大概16日下午,我被带到办案中心的大厅,门外的车上下来5、6个未穿制服未出示过身份证件的人,拿出一个黑头套罩在我头上,我瞬间什么也看不见了,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吓得我腿都软了、脑中一片空白,被两个人架着胳膊推进了车里。

我全程戴着手铐和黑头套坐在车里,已经没有了时间概念,不知道车行驶了多久,也不知道车被开到哪里。

当黑头套被取下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处于一间四周都是软墙的房间,房间里有一张单人床,一张桌子、两张椅子,在我的周围站着4、5位年轻的穿着制服的女性看守,还有一位较为年长的正对着我,声音严厉的要求我将身上的衣服全部脱下来进行检查,并换上她们事先为我准备好的衣服和拖鞋。之后,我被要求以双手放腿上的固定姿势端坐在桌前的椅子上,三位看守围站在我身边,戴着对讲机,她们称呼我为“目标”。她们说:“你在这里不许说话、不许乱动。”

我的眼镜被没收了,被规定不许东张西望。不敢转动头、眯缝着眼睛用余光打量着房间,居然看见房间里有一扇巴掌大小的窗户,给了我一点点惊喜,因为我可以知道是白天或是黑夜了。

我不由自主的把头向窗户那边偏了一下,突然传来:“目标!坐好看前方!谁允许你动了?!”吓了我一跳!站在我对面的20岁出头的年轻女孩,面无表情,眼睛紧紧的盯着我。我第一次看到真人也可以像机器人一样!只是当她们把我的细微的动作、表情的变化等等用她们对讲机汇报时,我才感觉她们也是活人。

晚饭后,我还是被要求呆坐着。突然门外有动静,两个人影进来了。我的心不由自主的加速跳动。兩個穿著便裝的男性進入房間,手裡拿著工作證件,我看不清證件上的名字,也沒敢去問。

个子高的说,他们是负责我案件的预审,让我称他“李警官”,还说他是2013年”新公民案”丁家喜的主审。李警官拿出一张纸念着,原来是我“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通知。我正在想着“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这几个字,他看着我,声音低沉的说:“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最高会被判死刑,我们对你将实行死刑犯的管理制度!你想想那些看守都用什么眼光看你?!”

“死刑犯”这个词,吓坏我了。我感觉呼吸困难,脑子一片空白。刚才还在想“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现在什么也想不起来了。不知道他们又说了什么,后来听见问我有什么需求。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刻意让自己平静一些,掩饰住在这个四周密闭的小屋子坐着的无助焦虑,我说:“我有比较严重的抑郁症,一直服药,我要求尽快恢复吃药。还要求通知我父母。”

在笔录上签字时,我看到笔录上的羁押场所叫做“北京市通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招待所”。唉,这个四周密闭管理森严的小屋子竟然叫“招待所”。

2月17日晚上,第二次审讯,李警官说:已经书面通知了我的父亲,但对于吃药的事情,由于我之前就诊的协和医院属于发热门诊没办法取得我的病历信息,暂时无法给我吃药。

但我6月19日回到家时才知道,2月16日我失联后,我父亲先后联系了许志永家所在的东小口派出所和我家所在的北下关派出所,派出所的民警都未告知具体情况,我父亲又给市公安局打电话,市公安局接了两次电话后就不再接电话了。大概过了一天,我父亲被毫无法律手续的叫去通州区玉桥派出所,见到了北京市局和通州区的国保,他们起先什么话都没说,直接拿了篇许志永的文章让我父亲阅读,问他有何感想。我父亲很疑惑:你们抓的是我女儿,为什么给我看许志永的文章?难道不是因为女儿写了什么文章被抓的吗?

国保又拿出一张通知书让我父亲签字,签字后就把文书收走了。我父亲在情急之下根本没看清楚自己签的是什么通知书。

后来,我父母被北京市局的孙国保约谈时,才知道我涉嫌的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我母亲问孙国保:“我女儿到底做了什么而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孙国保以“国家机密”为由拒绝回答。我母亲追问:“是不是像我们老师平时批改试卷上的主观题一样,觉得是就是,觉得不是就不是?”孙国保说:“你也可以这么理解,我们是依法办案。”这种“依法失踪”真的是人生至大的诡异。

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这间小屋子里,我头顶上的白色刺眼的灯,24小时亮着。前一个半月,我上午下午都必须连续4小时的固定姿势坐着,吃饭上厕所时可以趁机动一动,我有时会多次要求喝水以换来变换姿势的机会。一天8小时一动不动的坐着,全身都僵硬了,好像血液都凝固了。

站在我身边的3个女机器人看守,她们看守“死刑犯”的经历,会对她们的人生有巨大益处吗?她们贴身看着我睡觉、洗澡、上厕所的时候,她们的内心是怎么想的?

后面的两个半月,机器人看守少了一个,我被允许每坐2个小时站起来走动20分钟(在9月9日的国保约谈中,李警官还特意强调:“你站起来活动的机会都是我给你争取来的,你怎么就只说你在里面怎么受苦,我们对你好的部分呢?做人是不是得讲良心?”)。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场景示意图 画于2020年9月

由于长时间以同一姿势久坐,我的小腿肌肉开始萎缩,出来后走路都不利索。每天晚上的入睡,正对着头顶明亮的灯光,本来就容易失眠和神经衰弱的我起初根本无法睡觉。我刚用手遮住眼睛,看守就厉声呵斥,有时还会粗暴的把我的胳膊扳下来。我才知道,睡觉也需要固定的姿势,必须仰卧,双手、肩膀、脖子、脸必须露在被子外面,不能有任何遮挡。睡着后的姿势变化,也会被机器人捅醒。

我渐渐知道了在“被监管场所”需要遵守的“规则”:必须服从看守人员的管理;有任何问题,必须举手报告,看守人员通过对讲机向上汇报,得到允许后才可以进行;禁止与看守人员交谈;当有人员进入时,不得随意张望;在室内移动时,必须缓步进行,并与窗户和墙壁保持一定距离;内务设施摆放整齐、上厕所洗澡时也必须由看守人员在旁监管。如果没有按照规定进行,就会被看守人员和管教厉声训斥,被威胁剥夺每日本来就少的活动时间。

我被完全剥夺,出现在我面前的任何人,都可以训斥、威胁、教育我,这个管教系统以“国家安全”之名自赋无限权力,最大限度地行驶绝对权力,这是一个剥夺生命力的管教系统,妄图把被监管的人变成“听话的机器”,活着就是为了不断接受审讯。

这个地方在哪里?是用来做什么的?我坐在密闭的房间里全然没有概念,但听觉和记忆力都在那个时间段出奇的好:我每天都能不定时听到飞机起飞降落的轰鸣声,每天晚上耳边也会响起军训拉练喊口号的声音;房间的门在我身后,审讯人员开门走到我对面的椅子处大概有5、6步,我从房门附近的椅子处走到右侧的卫生间大概要8步左右,走到床板处也不超过10步,而床边的窗户我一直无法靠近,窗户也被厚厚的窗帘遮挡,我不止一次的体会着人对于阳光和新鲜空气的渴望。通过对女机器人们2个小时换一次班、机动人员每半个小时进来送一纸杯的水,这些规律的掌握,我学会了如何推算此时的时间,而推算时间只是为了在一整天的固定姿势端坐时鼓励自己再撑多久就可以暂时休息一下。

我体会着颇为压抑的步行活动——被女机器人在身后压着我的脚步走路,三个女机器人看守时,我在短暂的活动时间里,两个机器人一前一后把夹在中间,大概隔开10小步的距离,我必须缓慢的小步走路,身后还“贴”着一个机器人,亦步亦趋的跟着,经常会因为跟得太紧踩到我的拖鞋。

我本身患有中度抑郁症和焦虑症,至少在指定监视居住的大概前5天,我的抑郁症服药是被迫中断的,我随之出现心慌、焦虑、失眠、头痛等较为痛苦的身心反应。之后,国保去我之前所就诊的协和医院调取了我的全部看诊记录,由我父母定期去医院开药,我得以继续服用抑郁症药物。每天早上,会有两个穿着白大褂自称为“医生”的人来查房,询问我的身体状况。我从前一直将“医生”与“白衣天使”划等号,但在“地狱”一样的环境里,真的还有“天使”吗?

他们每日的状况询问都是如此机械和冰冷:

“医生,我一直失眠、心慌、头痛”“那没办法,里面的环境就是这个样子,不可能改变,你如果实在睡不着觉,我们可以给你药”;

“医生,我连续三四天都在便秘”“我们可以给你药,把治疗便秘的药物增加到4粒吧”“可我吃了药肚子就会绞痛,实在太痛苦”“那没办法,要不你就三天使用一次开塞露吧”……

指定监视居住大概两个月的时候,里面的环境让我的抑郁症和焦虑症在不断加重,审讯人员告诉我,他们专门为我的抑郁症请了“心理医生”为我看诊、重新制定抑郁症药量。某天下午,“心理医生”在另一位“医生”的陪同下进入房间,他要求站在我身边的女机器人暂时离开房间,表示这样做可以为我创造轻松一些的看诊环境。在女机器人离开的1个小时中,“心理医生”询问我的情绪状况、仔细观察房间内的环境设施、了解我之前的看诊经历和得病前的具体经历。长时间机械化的管教系统让我在遇到一些“人性化”时惊喜万分,也愿意与“心理医生”进行交流,甚至错觉般的认为自己正在协和医院的治疗室里。1个小时很快过去了,“心理医生”提议将其中的情绪稳定剂变成每日两次的定量服用,不再像之前急需时才会服用(因为情绪稳定类药物长期服用容易造成记忆力损害和成瘾)。

之后的两个月,除了药物治疗,我学会了用饭后呕吐的方法排泄内心的恐惧与痛苦。每天的早饭和晚饭后,我都会举手申请去厕所呕吐,无助的蹲在马桶旁边,感受着胃里一阵阵翻江倒海,通过这样虐待式的自我折磨释放自己无处发泄的愤怒和压力。同时耳边响起看守人员向对讲机里的人汇报“她把刚吃的药也吐了,再送一次过来”、“叫医生给她吃止吐的药”,几分钟后,“医生”便会大步走进房间给我服用止吐的药物。

我频繁的饭后呕吐很困扰监视居住场所的管教,有次我吐完呆坐在椅子上,管教怒气冲冲的走进房间,训斥道:“是不是我们对你太好了,有时候中午还给你吃水果,还让你有一些自由活动的时间,给你把看守人员减少为2个。结果你是怎么表现的?你不停的给我们找麻烦!如果你继续这样的话,咱们就恢复以前的配置好了,一动不动的坐在椅子上一整天的感觉好吗?3个看守围着你好吗?”我在那一刻脆弱无助极了,竟有些反省自己这种自我折磨的发泄方式是否给其他人带去了麻烦,低着头认错。管教继续道:“如果你觉得在这种地方想寻死,那只能是生不如死。”

我不仅是放弃了对应有权利的诉求,甚至认同他们“将权利作为福利或奖赏施舍给我”的价值体系,我想在这里稍微舒服一些的活下去,就必须配合必须服从。我有时会因为餐食里多了块儿肉、多了些身体活动的时间、多了次洗澡的机会而觉得生理上有所满足,又会惧怕听到管教或审讯人员说“你最近表现不错,没事允许你多活动活动”、“你态度好一些可以给你争取吃肉”、“你配合一些可以给你争取洗澡”……这种扭曲的体系碾压撕裂了我的人生原则、剥夺了我“生而为人”的尊严。

与此同时,头痛、心慌、便秘、胃病、尿路感染等问题相继出现,在身心极度不好时,最多一天会吃“对应症状”的药物达到十几片之多。预审有次开玩笑似地说:“这是你自己有问题要吃药的,不是我们强迫你的啊”。

我在取保之后向海淀区公安局申请了信息公开,要求公开我指定监视居住期间为我看诊、查房、开药的医生资质、隶属单位、用药记录等信息。取保监管的一次约谈中,主审过我的李警官说:“我们本来是有上百种理由不给你吃药的,我们担着这么大的风险给你争取来让你继续治疗抑郁症吃药的权利,结果吃坏了也赖我们,你说你有没有良心?”

我在密闭的房间里不曾得到跟女机器人们说话的机会。有一次下午我端坐在椅子上,身边站着的一位看守人员因为身体不适晕倒在地上,我下意识的想站起来去扶她,嘴里问着“你没事吧?”站在我对面的她的同伴先是向我吼道“目标!谁允许你动了?把嘴闭上坐好!”我解释道:“她晕倒了我想去扶她”“你坐好就行!不要跟我说话!”对面的女机器人训斥完我之后,才将晕在地上的同伴扶到椅子上向对讲机里求助机动人员进来替班。

把人关进封闭的看管森严的房间,连基本的人与人之间的关怀都不允许有,满是严格的行为约束和无来由的训斥。在如此的环境下,与审讯人员对话和建立关系便成了我唯一可以开口说话、与人交流的机会。就这样,通过“你只可以跟我们说话”、“你可以在提审的时候放松的坐着或站着、活动四肢”、“我们给你带了些小零食”建立着“囚徒”对审讯人员的心理依赖,甚至把本应属于自己的权利变成恩赐和奖赏,我难以察觉的陷入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当我以一种“自然而然”的状态在材料中写下“民警对我耐心教导,没有对我酷刑,还给我争取吃药和身体活动的机会,我为曾经在twitter上对他们的出言不逊深感后悔……”的那一天,我在当晚的睡梦中看到了自己“死去”的躯壳。

从2月16日至4月底,除了预审出差的时候,每天晚上都会提讯至少2个小时,他们说我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行是我在网上发布许志永的“煽动性”文章,并拿着后期许志永写的几十篇文章一一打印出来,让我一篇一篇的读,读完后再进行“批判”。那种屈辱的感受一直伴随着我很久,就好像,想咬舌自尽没死成,最后剩了个舌根还要在那里“配合说话”。我被要求对于自己的“罪行”写“悔过书”,他们一再提示我要“掷地有声”,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他们说道:“你要在悔过书里面写一下你对许志永的思想有怎样的反思和批判。你还要认识到,你帮他把文章发布在网上这种行为,给境外势力攻击中国政府递刀子,应该要怎样改正自己的行为,是不是要跟煽动颠覆的思想和境外势力划清界限?”

“悔过书”在多大程度上决定了对本人的罪行指控?我表示怀疑。但在被要求反复修改“悔过书”的过程中,审讯人员和国保们实现了对一个人肉体到精神意志、从反抗的行为到反抗的意识、从独立思考的能力到独立思考的愿望的彻底控制,让我从自己的头脑中生出服从、配合、低声下气,共同达成对人格的凌辱和践踏。不管是抓我的、审我的、看管我的、还是维稳我的,他们的存在,让我永远都逃不出“被关押着”的受难者标签。“我就是太软弱太退让,我写了悔过书,我活该被羞辱”——我在取保后依然不断自我折磨自我否定;“你不是对你的违法行为认罪悔罪了吗?你不是表示要跟什么思想划清界限吗”——那些曾经限制我自由将我处于隔绝状态的人,在与我谈论“承诺”和“道德”。他们用“悔过书”在一次又一次的约谈中羞辱我,让我即使是在离开监视居住场所,依然感受着羞耻和恐惧。

在提审过程中,他们曾企图说服我去劝许志永认罪,同时问我许志永有没有什么性格弱点,在没有得到回答之后,他们自顾自的说:“许志永现在每天都在问美国的疫情怎么样,特别担心他女儿的安危,我们可以给他这个台阶,如果他肯认罪的话,我们可以保他女儿平安。”

在24小时的视频监控和看守人员实时汇报的状态下,我的面部表情都属于国家机器,我不敢笑、不敢皱眉,有些时候突然难过的默默落泪,女机器人面无表情的递过来纸巾,当晚的审讯环节预审一定会对我的哭泣进行“慰问”和分析,我逐渐变得不敢哭。记得有一天,之前审讯过我几次的警官来到房间与我谈话,进门看到我便说:“你怎么一副呆傻的表情?是被关傻了吗?还是本身脑子就不好使?”

作为女性,在指定监视居住场所,上厕所、洗澡,换衣服都要在女机器人和监控镜头前进行。隐私?羞耻感?好像都没有权利在那里谈论了。我不被允许扎头发,想着自己披头散发的凌乱样子觉得很是狼狈,到后期终于申请到了扎头发的一个黑色皮筋。我不被允许穿内衣,在面对男性审讯人员的时候总是下意识的不让衣服紧贴在身上。

主审我的李警官也偶尔会说些带有性别羞辱的话。有次他们要出差几天,来向我告知近期先不进行提审了,李警官半开玩笑的说“一想到连着几天都见不到,还挺舍不得你的”。在谈到我与许志永的关系时,他将我不断贬低和羞辱:“你听过人殉吗?你觉得自己很重要吗?对于许志永来说,你不过是他的殉葬品”,“你不想等着许志永出来之后一起好好过日子吗?你不想有自己的孩子吗?你看他虽然年纪大了,但是你土地肥沃呀”,“你觉得许志永是个硬气的人吗?当然了,他在床上硬不硬我就不知道了”。我已经想不起来自己当时的表情和反应了,但这些话我却记得异常清晰,他们试图通过性别羞辱让我觉得“我哪里做错了才会受到这样的对待”。

在指定监视居住期间,审讯人员不断向我强化“你已经被外界遗忘”、“除了你父母没有人关心你的处境”的与世隔绝感,我在那段时间里经常会感受到“可能被挖个坑随便埋了都不会有人知道”。某个午后,李警官拿来一封我母亲写的信摊在我面前,我也认出了母亲的字迹,上面写着“你要好好配合民警同志的工作,不论你做了什么,都是爸爸妈妈的孩子”,我的内心像针扎一样的疼,充满了让父母为我担惊受怕的愧疚感,低头不语。李警官说:“你父母现在每天在家里以泪洗面,你愿不愿意写封信给他们报个平安?你父母对你的担心也可能是受了什么境外势力的蛊惑,你要在信里提醒他们不要随便跟外界联系。”我的内心极度矛盾:如果我不按照要求写信,我父母会收不到我的消息吧?他们会继续担心我的健康安全为我操劳,那我写封信让他们看到我的笔迹会不会能减轻他们的焦虑?于是我依照要求写了给父母的信“爸爸妈妈,很抱歉让你们为我担心。我在这里一切都好,权利都被保障,没有受到虐待。你们不要跟外界联系,好好地等待我回家。”

我6月份取保回到家之后得知,我父母看到了我亲笔写的信,便对于我在监视居住的情况放了心,也相信了我对他们“不与外界联系”的告诫,在之后拒绝了与想要他们签授权书的律师进行沟通,只与通州和市局的国保保持沟通,对于国保同意他们为我准备衣服和书籍“千恩万谢”。

我的提讯一直持续到4月底结束,之后审讯人员找来了海淀区的郭警官作为“帮助我回归正常生活”的人员与我沟通变更强制措施之后的生活问题。

5月初突然有一天,预审李警官拿着一些纸质材料进来,带着质问的口气大声问我:“你在2月份之前提前签了律师委托书?”我心里很是疑惑,抬头问道:“我难道没有聘请律师的权利吗?我记得法律条文上写过我是可以为自己聘请律师的,律师也可以申请会见我。”李警官回答:“你现在这种情况请律师有意义吗?也不可能让你见到”接着,他把纸质材料推到我面前,指着上面的文字说道:“有人以你代理律师的身份在网络上大放厥词,说你被失踪了不知死活,要利用你来攻击中国政府,你现在需要做一次笔录为你自己正名,讲清楚你是不是在与人权律师和境外势力相勾结。本来你这几天就能出去了,你要怪就怪那些在外面给你呼吁的人。我们考虑到你出去之后又让别人利用了,就再保护你一段时间吧。”我心中很是震惊,但也是在关押将近三个月以来,第一次透过这样的方式得知外界有人在关注我、寻找我,我知道自己没有被遗忘,也有了“活着走出去,让自己有机会说话”的愿望。

在指定监视居住的环境中,我有着让自己好好活下去的方法:我学会了默想曾经看过的电影、诗歌、小说,来填补自己坐在椅子上的大片时光,那些珍贵的记忆,也让我可以将被“洗脑”的内容慢慢过滤出去,保有自己的生命力,不让自己变成他们所“规训”的机器,我几乎用尽了全部力气。

我支撑在那里的很大动力,也来自于我知道,那段时间是我几个月或者往后几年里,能距离许志永最近的地方。我特别渴望有什么特殊功能或者心灵感应,可以与他“对话”。审讯人员把我们的合照存在计算机里拿给我看,我竭尽全力的想把照片印在自己的脑子里。我一遍遍的想我们相处的日常生活,让这些情节也能出现在梦境里……

6月19日上午,当国保向我宣读《取保候审决定书》的时候,我略显麻木的坐在椅子上,并没有可以重获自由的欣喜感。更多的是迷茫,不知道出去之后,只有一个人的这条路,要如何走下去。出来后的第二天便尝试梳理自己在里面的经历,竟对有些痛苦的片段失去了记忆。我们的舆论环境经常强调一个人要好坚强,不畏惧任何磨难,展露自己的软弱是不被鼓励的。更多的关注和宣传给了更宏达壮烈的主题,但心理创伤被很多人忽略或者污名化。

我在刚出来的那些天,惊恐、梦魇、失眠、注意力不集中、警觉性高、创伤性闪回、四肢发抖……同时,也把自己活成了“准地下工作者”,与朋友见面时会小声说话,警惕的盯着四周。同时,我的父母担心我的安危到神经过敏的程度,经常“自我审查”,担心我每一次出门,担心我说话太多,担心我身边有“告密者”,甚至担心国保对我印象很坏,我感到,我们整个家庭都患上了“侦查狂躁症”。

我经常梦到自己写悔过书的情境,内疚感和屈辱感不断折磨着我,我不断的自责:为何恭顺的站在那里,看着他们乱翻我的东西,给我戴上手铐和黑头套呢?为何顺从的要坐在椅子的二分之一处呢?我有什么可留恋的吗?孤立无助、力量和意志均被束缚,这种感受控制着我。我们为体制所压迫,我们每个人都曾以不同的方式参与建造这一体制,可我们结果甚至无力做出消极抵抗。我们的服从使那些积极为这一体制效劳的人能够为所欲为,一个罪恶的空间得以形成,怎样才能逃离它呢?

国保们当然知道如何加重我的恐惧感,恐惧感越大,便越能控制我。如果我选择一言不发,他们便把我的恐惧也向更多人传递着。记录下指定监视居住的具体细节和经历,是我对抗恐惧感的方式。义愤填膺很容易被时间消解,但只有事实不会改变,即便所有人都忘记了,它也有着自己的见证者,无论是暗地里的打压威胁,还是公然的颠倒黑白,都不能再隐忍和沉默。

即使说出来的代价是再次失去自由,我也不后悔自己的经历书写,因为我知道,在我鼓起勇气说出真相的那一刻,国保们努力创造的屈辱感、恐惧感便被轻易打破了。如果不能勇敢的讲,那就不能自由的行动。我们应该不回避、不嫌麻烦的讲,还要讲出细节、创伤和软弱,那些避而不谈、隐而不宣的,正是他们害怕我们去做的事情。

13
3月17日 536 次浏览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发表文章: 【IYP】如何说服人们参加抗议活动

https://www.iyouport.org/如何说服人们参加抗议活动/


  • 人们会以哪些理由拒加入抗议?

和平集会是受到宪法保护的公民权利 ------ 在全球大多数国家的宪法中都有此条款,包括中国。中国宪法第35条写道,"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但是,如您所知,完全和平的抗议活动同样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暴力镇压的主要受害者,宪法几乎 "顶个球"。您可以在我们的 "维稳面面观" 板块中看到非常多镇压武器和技术的调查曝光,它们都来自于那些是具有冠冕堂皇的宪法的国家。

人类历史上的几乎每一次抗议都会遭到镇压,抗议者常常得不到任何有效的援助。对那些不甘于忍耐的人们来说,抗议是一种政治工具,涵盖了广泛的形式,从和平抗议和静坐、到大声疾呼的示威,经常会导致与镇压部队发生冲突。

我们在今天发布的另一篇文章中已经介绍了宪法为什么不等于宪政,见《少说话,多办事》,对伪民主的抵制是印度抗议活动的重点。印度人口与中国最为近似,于是印度的抗议规模可作为中国可能的抗议规模的一个最接近的参考。

不论是2019年初386英里的人肉长城,还是去年底有史以来最强大、最广泛的抗议活动 ------ 抗议者进行了长达一个多月的静坐,以反对现政府的法西斯主义政策  --- --- 莫迪政府推行的国家公民登记册和公民身份修正法;印度公民的抗议热情应该引起全世界反抗者的关注。

在中国,我们最常听到的哀怨就是 "中国人联合不起来";中国人口并不少,而且平均受教育程度要高于印度,那么为什么会这样?印度活动家又是如何动员到如此多的人参加抗议活动的?

要回答这个问题,不如先来看看,人们为什么拒绝参加抗议活动。

大致可能会有几种最常见的原因。

1、认为 "抗议不会带来任何改变"

异议的过程 ------ 尤其是针对当权政府的异议 ------ 绝不是短跑,而是马拉松。抗议不会自动或立即导致压迫性政策的改变或撤销,但它们是动员群众和明确运动要求的第一步。

这为积极人士向政治代表发出呼吁、并就现行政策的妥协和改变开始对话,提供了动力。抗议不会立即产生变化,但如果没有抗议,变化是绝对不可能的。

我们在去年底的访谈中强调过这点。中国朋友表示 "虚无在弥漫",人们追求一次性的成功,从而拒绝甚至抵制任何不能一次性成功的提议。这完全是不现实的。这是对抗议活动的理解性错误。

我们在去年的 "通过BLM" 系列第4集中专门讲述了这点:

  • 抗议活动当然有效,但通常不是以许多人所认为的方式和时间框架体现的。抗议活动有时在短期内看似失败,但抗议活动的大部分力量在于其对抗议者本身和社会其他方面的长期影响。
  • 在短期内,抗议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发挥作用,人们可以震慑当局以令当局改变其行为。抗议是一种信号 --- --- "我们很不高兴,我们不会忍受这种方式。"但要想抗议奏效,"我们不会忍受" 这部分必须是可信的 ------ 组织难度、人数规模和坚持不屑的精神,都可以体现这种可信度。
  • 抗议之所以有效,还因为它们改变了抗议者本身,使一些人从偶然的参与者变成了终生的活动家,这反过来又改变了社会。集体行动是一种改变生活的体验。置身于要求积极的社会变革的人海中,是一种增强能力和令人振奋的体验。
  • 抗议之所以有效,是因为在那一刻,抗议者心中的问题不再是短期有效还是长期有效,而是 --- --- 在严重的不公正现象展开的时候,人们是否可以袖手旁观多一天。而这也许就是抗议活动最有力的手段:当问题如此之大以致于抗议者不再去计算是否有效,而是感觉到在道义上不得不参与其中。

抗议真的有效吗?只有当人们不再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你就会看到希望。

历史上有大量的例子可以证明这点:1913年美国的妇女选举权游行,当时有8000名妇女为争取选举权而加入抗议,掀起了一场更广泛的选举权运动,最终才促成了妇女享有选举代表的权利;1930年圣雄甘地的 "食盐游行" 成为一场更大范围的公民抗命运动的关键事件,最终促使印度从英国殖民统治中获得独立。去年底,印度全国各地反 NRC-CAA 抗议浪潮除了静坐和包围等战术之外,还采取了向最高法院请愿的形式,对这些政策提出质疑,最高法院不得不答应举行听证会,以解决抗议者的关切。

再一次,指望一次性的 "成功" 是不合理的,您所挑战的恶行越是深厚,就越是如此;某一场胜利也并非终点站,很多时候您必须反复多次赢得同样的战斗。持衡能力最强大的反抗者,将是最终赢家

2、"抗议只是具有相同信念的人之间的回声室"

我们在中国也听到过类似的观点和说法,比如 "反贼圈子",就好像异议人士是个小圈子,和外人互不相关?事实上并非如此。反抗者的工作与所有人相关,他们的努力是在为所有人争取未来。

活动家必须能找到真正的动员触发点,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 《打破matrix的路》中特别强调知识分子要像活动家那样思考 ------ 活动家从知识分子的论述中获得动员能量,如果知识分子不能将论述主题放在有利于调动最广泛的支持度和行动力的角度上,活动家的动员效果肯定大打折扣。

当然,活动家之间肯定具有相同或相似的信念,有共同目标,并具备足够的朝着这一目标努力的热情,这会让他们看起来 "内部抱团";但这并不是因为反抗运动是 "这一小群人自己的事"。这是异议知识分子应该出现的地方,准确地告诉人们:

  • 抵制面部识别的努力并不只是技术本身的问题,也不是仅仅为了保护敏感人士;它是所有人的基本人权和尊严的问题,是全社会的反压迫行动
  • 反抗警察暴力是反抗私刑,每一个不想蹲冤狱、不想被殴打和刑讯逼供的人都应该加入这场抗议,爱党爱国老实听话并不能保护你;
  • 抵抗996、为富士康自杀者申诉,是抗议流氓资本主义体制的剥削本性,每一个生活在这个体制下的人们都是被奴役者;除非你是那1%统治阶级,否则你不可能从这种残酷的体制中受益 ......

当您动员到足够多的人时,必然会发现各种不同的社区参与其中,他们肯定会更侧重于自己社区的利益角度。但这并不意味着您需要给所有统一口号和论述,因为你们有共同的目标 ------ 即 终结一种或多种恶行,不论理由是什么,目标是你们最强大的凝聚力

像去年底在印度发生的抗议活动那样广泛的行动,参与人数众多且多样化,活动家需要为各种交叉性关切提供空间,其中所有关切都是有效的,也是实现全面变革的必要条件。例如,在 NRC-CAA 的抗议活动中,抗议者为面临独特风险的变性人创造了表达异议的空间;Shaheen Bagh 的活动家表达了对女性在NRC下的独特困境的关切,运动整体上跨越了阶级和种姓界限;全国各地的学生对警察暴力问题的强调将反抗运动拉入了更大的范围。

3、"抗议只是那些没有工作的闲着没事干的人琢磨的事儿"

这的确是个问题!996式资本主义是个强大的维稳工具,让每个人为了还房贷和糊口而拼命工作、占据所有人的时间和精力,人们就无暇反抗了,甚至没有时间思考任何真正有意义的事。钱,成为了唯一的意义

我们在中国、甚至在美国的华裔移民群体中也听到了类似的抱怨,人们称BLM和香港的抗议活动 "耽误我赚钱了"。

我们在去年纪念 David Graeber 的推荐书目中指出了这种问题:

这些书在这里下载:《去它妈的工作》。

您完全不必急于批评那些 "不配合" 的人,他们是被这个体制绑架的,统治阶级早就精心设计了这个严密的牢笼,就在每个人的心里 ------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将最大的财力和精力投入到构建 matrix 上;他们控制了所有报纸、电视和互联网,不断地向人们灌输伪成功学的思想,他们要把每个人的全部精力都吸入维稳机器,变成能源。

作为动员者,您需要告诉人们,抗议的确是 "不方便" 的。要想在宏观政治层面上实现变革,换句话说,打破现有的常态,抗议者就必须承受日常生活的不便之处。

对于那些从事白领工作的人来说,勇敢面对这种不便会比那些来自工人阶级背景的人们更容易,因为后者存在于更严格的工作场所里,他们的表达机会更少。

从古至今任何国家的抗议活动都是为了挑战现状而存在的,它们需要人们 ------ 来自各种背景的人 ------ 放下手头的一切去参与。往往是社会上最受压迫的人需要站出来抗议,因为现状对他们的伤害最大。他们一直在这样做,而且会继续这样做,直到他们的宪法权利得到保障。

在印度的 Shaheen Bagh,来自工人阶级背景的穆斯林妇女和男子,其中许多是临时工, 他们离开自己工作岗位和家庭,进行了近一个月的静坐。全国各地都有来自类似背景的人参与到抗议活动中 ------ 因为他们决定自己不能再忍受了。他们没有时间像特权精英那样在社交媒体上装模作样地喊口号。当生命和生活受到威胁时,就像 NRC-CAA 所构成的那种威胁,"方便" 已经无法再成为考虑因素。

4、"抗议等于放弃了改革的可能性,要是当权者能主动做得更好呢?"

前半句话是对的,但后半句不对;任何当权者都不可能去主动做得 "更好",他们只有在民众施加最强大的压力下才有可能做出一点改变。

活动家的动员必须能指出根源性的问题 ------ 比如:

  • 数据泄露的根源是数据收集,没有无耻的大规模收集就不会有泄漏的威胁。所以抵抗数据泄露的运动不应该是寻求当权者对加强数据保护的承诺,而是,要彻底打破监视资本主义。就如 Shoshana Zuboff 所指出的 :"人们一直在讨论一个7岁的孩子一天应该工作多少个小时,而不是童工是否合理";
  • 警察对边缘社区的偏见和暴力来自于 "情报主导型警务" 的算法暴政,如果不能制止算法暴政,仅仅改革警察部门是没有用的,暴力依旧会存在;
  • 能满足香港人诉求的是北京,而不是香港政府,如果北京感受不到抗议的压力,反抗者的愿望就无法得到满足。

如果活动家和知识分子的论述联合起来,能够让人们清楚地理解到能够解决问题的东西究竟是什么,人们的行动就会具有准确的针对性

人们就不会被当权者虚伪的改革承诺所蒙骗。

"反抗者的思考方式",这是IYP不断强调的短语,它包含着非常多的内涵,您需要亲自领会。我们在内容安排上会尽可能贴近反抗者的思考,不论是文章还是推荐书籍,但最终依旧需要您来理解它们,将它们转变为您的能量。

最后

加入抗议运动并不是容易事,它需要您具备很多东西 ------ 克服不便的意志、应对警察暴力的技巧、心理健康问题、创造力和智慧 ...... 全世界的反抗者并不是为了好玩才这样做的,他们之所以出现,是因为他们感到自己处于不利地位,受到政府的威胁,因为他们对现状感到无望,他们是被痛苦和忍无可忍的愤怒赶到了街头。

抗议意味着民众对当权者已经失去了信心,他们已经认识到必需自己动手。抗议的存在是为了唤醒人们:等待是没有未来的。

就如我们在年终对话中强调的,每一场抗议都很重要,每个人都很重要,不要强调一次性的胜利,更不要鼓励牺牲;只要有足够多的人保持清醒的头脑和拒绝服从,最终就一定能获得成功。⚪️

11
3月17日 442 次浏览
rebecca 我不是品葱的神,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
发表文章: 如何评价“内卷是写在东亚文明基因里的”?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37108 (中国未来5-10年的就业环境会是怎样的趋势?

当年的发达国家是怎么避免就业内卷化,特别是日本美国这样的人口大国?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item_id-412357 (回答 by 王德成

65赞

首先内卷化和是否发达国家没多大关系。
日本发达,也没避免内卷。
韩国新加坡也发达,内卷起来一点也不差。

内卷是写在东亚文明基因里的。
只要东亚人还有以下这些特质,内卷就不会消失:
对学历的病态追求;对功名利禄的实用主义;
对当人上人的追求;对子女无限的付出。
对延迟满足的坚持;对财富无止境的储蓄。

世界上有很多国家和种族,经济烂的不行,但是人家不内卷。
比如东南亚,拉美,比如非洲。
加班可以多赚钱,但是人家宁可躺在家里也不愿意去上班。
今天赚到钱够花了明天就不来了,从不想着储蓄,
也更不想着给多赚钱留给下一代。
就是因为当地大部分人没有上面这些特质。
不追求财富,也不追求成功,只追求现在的享乐,躺平就好了。
所以这些地方根本就不内卷。
对待这些人,只要经济条件改善了,给他们发点福利就行了。
解决基本衣食住行,大家就安于天命没什么追求了。
少数一群精英愿意当奋斗逼,正好就让他们去自我实现创造税收。
这样大多数人都不去竞争,少数人比其他人努力一些就能成功。
这样的国家经济水平没那么高,但是幸福度很高
(比如泰国?)

而只要是沾上东亚这些特质的,哪怕经济发展的再好,如韩国新加坡,
一样是卷中卷的世界,所有人都不幸福,不满足。
就是因为大家满足的不仅仅是现在自己过上比较好的生活。
还要当人上人,还要比别人强。
还要多赚钱给孩子存着,买学区房,上私立名校,
还要让自己的孩子当人上人,比别人的孩子强。
如此循环,东亚内卷了千年。

所以什么缩小贫富差距,基本生活保障,都不能改变卷。
因为东亚人就不甘于拿福利金过一个咸鱼的生活,
哪怕这个福利金已经够过得还可以了。
哪怕拿了福利金,也是选择再去打一份工,赚更多的钱。
东亚人的满足不来自于绝对财富和生活水平的提高。
而来自和别人对比的优越感,来自自己比别人强。
不是说我赚的钱够我过一个不错的生活,我就满足了。
而是我赚的钱要让我过上top 10的生活,
要让我的孩子也当top 10我才满足。

至于解决办法嘛,很简单。
让年轻人彻底看不到希望,像日本一样。(日本相比韩国中国新加坡,不卷)
大家躺平当咸鱼,低欲望,就不卷了。

中国之所以卷,就是因为近30年来,翻身阶级上升的机会还挺多。
90年代下海暴发户,2008房地产,之后互联网。
大家都想拼命努努力,实现一下财富自由也好,
或者在大城市扎根买房也好,还能拼一枪。
普通人家的孩子有靠这些翻了身的,在大城市卷成功了。
于是拿着自己的经验,让孩子也拼命卷,以图再搏阶级上升。

而像日本一样,三十年来彻底没机会,
阶级上升被堵死。年轻人财富永远追不上老家伙。
这样下来两代人,年轻人就彻底认命了,不卷了。
就像前几天翻车新闻里那个用算法模拟狼抓羊。
当狼发现怎么努力都抓不到羊,还要拼命跑,浪费体力,不跑还被扣分。
那么狼的最优解就是开局的时候一头撞死。

现在中国年轻人已经有这个趋势了,比如三和大神。
就是最早选择躺平不卷的一批人。
反正做一天够玩三天,那么努力干嘛?
社会再把生活和娱乐成本降一下,
打一个月的工可以玩三个月,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就再也不追求什么收入,学区房了。

改变民族性格才是解决内卷问题的出路。
不然哪怕入关了美利坚,比如湾区的华人,
码农十几二十万万美刀的收入,大house住着,大汽车开着
物资根本不匮乏,生活好过90%地球人。

经济条件上已经强过绝大多数人了,结果还是tmd要卷孩子,
卷谁家孩子上名校,课外活动多。
东亚人的优越感永远来自于比较,
只要这种比较的优越感不消失,内卷就不会停止。

评论区

天下无贼 观察 • 2021-03-16

日本并没有解决内卷问题。

其实内卷有一个解决方案,终极的解决方案,你没有说:输出。

输出到全世界,不要留在国内和自己人竞争,出去和全世界竞争,就不会内卷了。日本曾经试图输出过,可惜被美国打回来了,因为日本战败后根本不是一个正常的国家,美国啥时候想弄就弄。 中国现在也试图输出,就是搞一带一路,所以也引起了美国的警惕,看看后面会怎么继续整中国吧。

漢室不可興復 • 2021-03-20

在评论水平日趋弱智的品葱,很久没看到这么深刻精彩的评论了!啥也不说了,点赞!

疯狂习近平 Thinker• 2021-03-22

楼主说的非常好,非常精彩,很久没看到这么不可多得的精彩内容了。加油,一直支持你。

沉默的火安静地烧 • 2021-03-22

啥民族性格?前面还在说像日本一样没上升希望就不卷了,转手就是民族性格,又绕回pincong显学支性学上去了。

( 由 作者 于 3月22日 编辑 )
3月22日 1186 次浏览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习特厚:习近平特别受到人民厚爱
发表文章: 美国民运还不如粉红和岁静

亚特兰大白人孤狼恐怖分子Robert Long血洗三家亚裔按摩店,杀害六位按摩女(两个华裔四个韩裔)和两个客人。中间两家按摩店距离40分钟车程。美国主流舆论震怒。

结果人在美国的这帮华人“民运”集体失声。一个个的说什么“不是种族仇恨犯罪,不要妄下定论。”不信教的民运就甩锅给基督教,说这个人是基督教原教旨主义者,因为按摩女诱惑自己所以就把他们都杀了,完全没有种族因素。信教的就说这人不是“真正的基督徒”(耳熟吗这个话),完全是个别犯罪。你在推上搜亚特兰大,没有一个民运声援受害者的。

更可恨的是那些支黑派,反正白大人杀你支那人,都是因为共产党输出中国病毒,要怪就怪共产党。贱不贱呐?

倒是立场偏粉红和岁静的华人自媒体在这种事情上从不失声,不论是白人杀黄人,还是黑人杀黄人,还是民主党搞AA,还是川普说kung flu,人家都站出来讲话。说实话我是挺赞赏岁静派美华的立场,都是美国人了就正正经经当个美国亚裔,别整天中共不中共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对于美华来说,美国的事是“齐家治国”,反对中共是“平天下”,有余力平天下当然好,没那个本事的话还是先从前三项做起。

这帮美国民运,完全就是做反共生意的。第一讨好金主(现在得有一半人被法轮功收入麾下了吧),第二讨好听众,和环球时报一个活法。都他妈是美国人了,却连亚裔的利益都保护不了,还指望你们能回去拯救中国人?我可去你妈的。

29
3月19日 2036 次浏览
发表文章: 推荐《塔希里亚故事集》

其实是之前乱翻帖子翻到好像有人吐槽,之前出过一个叫做大护法之黑花生的片子,但是墙内人都读不懂这些东西。我觉得要是有人欣赏那个片子,应该不能错过《塔希里亚故事集》——的漫画。片子是有的,爱好者正在做,可以在B站上看到几集;但是这个作品实际上是漫画。虽然比较简陋,但是精神内核的魅力非常强大。

2
3月22日 38 次浏览
方案D 品韭同名
回复文章: 华人在美持枪环境如何?

这件事情往轻了说,这叫寻衅滋事,试图造成致命伤害啥的,反正就这意思,说不好听的,你这叫涉嫌参与外国势力组织武装叛乱。

外州的那个是有绿卡的。所以没事,其他的俺就不知道了

如果你是美国公民这的确没啥,跟你什么族裔没一毛钱关系。

大问题是啥呢,就是……

记得韭里有个葱油说,自己枪走火然后被警察约谈。说他怎么可能19岁买枪。因为俺记得类似这个事儿在地里也有不止一个人说过。

俺非常负责的告诉你,这个事儿是存在的。就是,美国联邦法律规定,美国公民和绿卡持有者,必须年满21岁才可以购买手枪。(现在还是不是俺就不知道了)

这里头留下一个非常大的隐患,就是……拿签证的呢?

这个问题来了。我从各种方面都可以解释。第一解释:非绿卡外国人禁止持枪。

第二,非绿卡外国人不受该法律限制。也就是一个三岁小孩,没绿卡,上武器店说,叔叔我要买枪。卖了,没有问题。

起码在几年前,解释空间就这么大。因为之前美国从来没有过(至今也没有)非绿卡持有者的外国人在美国搞出了大规模枪击。

之前品韭那位没被起诉,是因为联邦放了她一马,绝不是说警察心慈手软。如果记得没错,伊利诺伊的武器购买许可都是州政府发的。如果要是引用这个东西,那最后就变成联邦政府PK州政府了。谁都不愿意干这吃力不讨好的事。

但是这并不妨碍警察吃饱了没事儿干抓你。

这其中包括,一个在密歇根买枪的小伙,跑到新泽西去读书,半道被警察拦截,非法持枪起诉,因为这枪在密歇根合法,但在新泽西非法。后来认罪协商,判缓刑。但随后被ICE给抓了。目前在笼子里关着。

马卡龙遇到的情况是一模一样的。scar L, 军用步枪了算。加州能忍这个么? 但是这姑娘真的倔,死活就是不认罪。理由,这枪是当年我在外州合法获得的,它是我私有财产。要抓要判奉陪。咬死了这一条。

当然这事儿俺也是去年快入冬才知道的。俺知道关门的时候来俩警察跟她说能不能明天去趟警察局。俺完全不知道后来发生那么精彩的故事。

说是一度检察官要拘她。到了警察局律师门口等着,放人。最后法院跟警察都看不下去了,撤诉了。但武器还是被没收了。

还有一条很有意思的细节。

就是,哪怕是在控枪极其严格的州份,这条法律认不认,是你们县说了算。如果你们县是那种特别讨厌武器的地方,那劝你真的三思而后行。搬家不解释。

最好去一个能民选谢锐夫或者检察官的地方。最好是步枪协会势力无比强大的地方。

就是说华人持枪没问题,绿卡持有者持枪,没问题,学生狗持枪,可能没问题,可能有问题。即使是他合法卖给你。

这国家就这么搞笑,中国驾照在加州能用。但是,越过山丘,才发现州警在那里等候。为什么?共和国驾照在加州好使,但在亚利桑那,俺们只认民国的驾照。无证驾驶,劳烦局里走一趟吧。

所以俺从来不触这个霉头。外国公民该有啥资质,俺一一都办了。包括是射击俱乐部会员,还有什么精神检查((lll¬ω¬)),无刑事前科证明……

俺住的这个地方,俺花钱咨询的律师,问说俺有几个CA15(不是错别字,可以去YouTube搜,加州的AR-15多搞笑。还送你改装部件,说是请不要将这个按钮替换原有部件,否则将会变成可拆卸弹夹从而触犯加利福尼亚法律乱七八糟的。俺们都管这玩意叫CA-15),而且我没绿卡,敌国身份,但武器都是合法购买。

律师给俺看了他跟小布什合影。跟俺说:如果你因为这个被起诉,我敢向你保证,本县不会有任何一个法官,陪审员定你有罪。才满意的离去。

rebecca 我不是品葱的神,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
发表文章: Alexei详细介绍普京卖国发家的过程,带你现场参观普京奢侈腐败的私人宫殿

粉丝全程英文配音/字幕,通过搜集的史料、民众的爆料以及现场探访,揭露俄罗斯最腐败的人的一生。

由于宫殿实在过于奢侈腐败,现场工人忍不住把设计图发给了Alexei。设计图中标注的所有豪华家具,都在意大利找到了生产厂家,和工人现场拍摄的照片完全一致。

电影院,赌场,剧场,钢管舞俱乐部,酒吧,温室,冰上曲棍球场,教堂,禁飞区,禁航区以及全天候FSB安保。

私人酒庄的酒用于克林姆林宫招待,因此习近平也喝过

末尾更附《普京和他的情人们》

youtu.be/ua1UFU9Z3LY
( 由 作者 于 2021年3月6日 编辑 )
3
2021年3月6日 69 次浏览
刘慈欣 反共复民
发表文章: 【长文】论如何让共产党下台

众所周知,外网上有很多可以保障言论自由的地方,那里的人基本都对共产党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明天就让共产党下台。那么,如何才能让共产党下台呢?

从各位在网上的发言来看,大家每天讨论的都是共产党又双叒叕做了什么,因此必须下台。然而讨论了这么多,共产党真的下台了吗?

很显然,别说让他下台,我们甚至没有伤害动摇到他们的统治。原因很简单————现在缺少的根本不是让共产党下台的理由,而是让共产党下台的手段。

为什么我这么说呢?先看看共产党是怎么维持自己的统治吧。共产党维持统治,靠的就是这三样东西————枪杆子,笔杆子,钱袋子。

枪杆子代表共产党的武装力量,对内表现为维稳力量,对外则表现为军事力量。在枪杆子下,国内的反对者要么被消失,要么敢怒不敢言;其他国家则忌惮于中共的军事实力,不敢轻易对中共的行为发表意见。

笔杆子代表共产党的文宣力量,对内表现为洗脑审查,对外表现为宣传统战。在笔杆子下,国内的人从小都接受共产党的洗脑,并日复一日的观看共产党允许传播的东西,因此要么变成共产党狂热的支持者,要么不问政治,少有的觉醒者也很难有实质性的转化;其他国家则出现了许多支持共产党的势力,他们的话语权也不容小视。

至于钱袋子,对内表现为经济建设,对外则表现为投资撒币。这个对于共产党来说更重要,而且重要程度甚至超过了枪杆子和笔杆子。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国内,你对着不关心政治的人谈反共,他们只会一笑置之:我现在有吃有喝,过的很好,为什么要反对共产党?有人吐槽说,共产党现在的执政合法性只剩下经济了,这句话可以说非常好的反应了现状。就是因为很多人基本生存得到了保证,因此反共的意愿并不高。你说吃饱喝足了会寻求更好的需求,但你忽略了另外一点,那就是实现其他需求的动力远远没有实现生存的需求这么高。你说中国有9亿人月收入不过两千,但是,那些人绝大部分都是可以保证基本的生存权的;其他国家你也看到了,中共要么对外大搞投资和基础建设,以收买其他国家在关键问题上支持自己,要么动辄用十四亿人的市场作为武器来对付持有异议的国家和企业。这几天停止进口台湾凤梨和几个月前停止进口澳洲煤炭便是最好的一个例子。你说抵制和脱钩?但是面对中共以市场为要挟,有哪家企业能抵制诱惑?别说是抵制和脱钩,就连不配合中共的审查都做不到。

所以,在共产党的“枪杆子”,“笔杆子”,“钱袋子”的共同作用下,反共势力根本没法发展壮大,进而对中共造成威胁。

那么,我们该怎么做呢?

首先得认清现状。共产党目前依然非常强大,但是,已经很多方面表明他已经开始衰退了(这一点不是本文要讲的内容,因此后面会单独发文说明)。所以,现在最应该做的,是保证生存,等待机会。为什么说要保证生存?旧品葱被关闭时,2049bbs有人说了一句:凡是发展的好的反共论坛,都被共产党玩废了。是啊,你想想1984bbs,旧品葱,墙外楼,老膜乎,2049bbs,以及现在半残的品韭,都是如此。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强调,现在最需要做的事情是萎缩发育。

接着,得掌握正确的斗争策略。毛泽东这个人虽然罪大恶极,但是他有些话却说的很有道理,例如,“革命就是把自己的朋友搞得多多的,把敌人的朋友搞得少少的”。这句话非常通俗易懂的说明了正确的革命策略。当自己处于弱势的时候,就得尽可能多的拉拢其他势力,当年的共产党就是这样,把那些富农,中小地主,民族资本家,共产国际势力,其他民主党派甚至国民党的中立派和开明派全都拉拢到自己身边了,然后事成之后,把他们全都打倒了。我们现在要推翻共产党,也得像之前的共产党一样,联合所有能联合的力量,一起对付共产党。军队出身的人尤其得注意团结,因为无论采取哪种革命路线,都需要他们的配合。同时,其他国家要对付共产党,也得团结一致才行,因此,我才会反对特朗普。而增加自己敌人数量的行为则万万不可为。最典型的就是把反对的对象扩大化,从9000万人的共产党扩大到14亿中国人甚至15亿华人。试想,你连9000万人的共产党都消灭不了,你能消灭14亿中国人乃至15亿华人?你消灭不了他们,还处处针对他们,那他们除了倒向共产党,还能干什么?当国外出现了强烈的反华排华情绪,只能在国内激发出强烈的民族主义,最终让共产党受益。而美国也认清了这一点,因此他们将共产党和中国人分开并精准打击共产党。只有这样,才能有效的削弱共产党的实力并增强自己的实力。

最后一点便是推翻共产党需要合适的环境。《旧制度与大革命》这本书指出,革命都是在环境稍微放松的情况下发生的。这句话看上去难以置信,但事实就是如此啊。北韩和南韩都是同一个民族,也有共同的历史,但是,南韩仅仅发生了光州事件便实现了民主,北韩经历了“苦难的行军”,饿死了成千上万的人也没有实现民主。再来看一个例子,习近平上台之前,中国各方面的管制要比现在放松的多,网络上和现实中各种骂政府甚至骂共产党的言论屡见不鲜,这种状况甚至一直持续到2016年。所以,蔡霞说的对,习近平不下台,中国所有人都会变成他的奴隶,这也是我并不十分支持加速主义的原因。之前之所以反对悬赏赵家人,是因为赵家人即使地位显赫,也只不过是习近平的高级奴隶而已,干掉他们没有任何用处。只有干掉习包子这个奴隶主,才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16
2021年3月1日 898 次浏览
发表文章: 极化:美国大分裂的前生今世

原文出自岚目 @知乎/微信公账号

极化作为一个相对宽泛的政治概念,几乎和美国当代面临的所有问题都能沾边。

一转眼之间,拜登政府上台已经过去了一周多的时间。与惊喜不断的特朗普年代不同,拜登时代的美国政府又回到了那个一周没啥大新闻,平平淡淡过日子的老节奏上。(吃瓜群众都去观察美股了)

当然,表面上的无聊,不代表美国政局就真的无事发生。拜登上台签署的一系列行政命令不提,即将开始的特朗普二次弹劾审判和拜登1.9万亿疫情纾困计划的谈判,都是对未来有深远影响的大事。

不过,美国政坛的当前空档期,刚好让我们来谈谈一个近些年来主导美国政治讨论的另一个话题—极化(Polarization)。

两党的分歧越来越大

极化作为一个相对宽泛的政治概念,几乎和美国当代面临的所有问题都沾边,无论是恶性党争,国会崩坏,还是民粹主义抬头/特朗普上台,乃至民主制度的衰败/失衡,都能把锅甩到极化身上。

也正是因此,有关极化的讨论和研究在近年来层出不穷,各方大家都试图从不同角度来探寻极化现象发生的原因经过以及这一现象对当下和未来美国社会政坛的影响。总的来说,学界对当前这一轮极化开启的诱因和最早出现时间有着比较统一的定论,但对什么因素加剧了极化的程度和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存在着巨大的分歧。

针尖对麦芒

考虑到公众号不是学术期刊,我也不是啥正儿八经的政治学家(笑),这里有关极化的讨论只能说是梳理梳理过程和起因外加讲讲故事抛砖引玉。吃瓜为主,专业为辅,大家主要乐呵乐呵!

何为极化?

首先,在讲极化现象的起源和发展之前,先要给极化这个概念下个定义。

极化在美国政治的语境中,指的是美国两党选民和精英阶层在意识形态和政策立场方面的极端化。在极化的推动下,两党均是根据保守和自由主义两大对立的意识形态立场来引导自身的政治行为。而这一过程自然而然的推动了两党选民和精英在重大政策和社会问题的判断认知上差别越来越大,发展到今天,基本形成了红蓝两个美国分裂的局面。

通俗点讲,极化,就是民主党变得更左,而共和党变得更右。两党之间曾经宽阔的中间交际地带,随着极化现象的发生变得愈发狭窄,甚至可能在今天已经不复存在。

民主党更左,共和党更右

最直观的数据,就是选民意识形态上的变化。皮尤中心2014年的数据调查显示,自1994年以来20年的时间中,自认为简单自由派/保守派的美国人翻了一倍,从94年的10%上升到21%。而两党选民的意识形态中间值差异,也有着显著提升。截止到2014年,92%的共和党人比民主党要更右,而94%的民主党人要比共和党人更左,这一数据在二十年前仅位于60-70%的水平。

越积极越极端

而如果稍微了解美国政治的话,都知道90年代的美国远非什么两党认同一致的和谐年代。大门94年金里奇革命掀起的焦土式政治在大行其道20余年之后,把美国政治推向了今天的极度极化,比90年代还要严重很多的程度,足以说明极化现象在美国社会现在有多么根深蒂固了

与此同时,作为政党精英的两党国会议员,也同样伴随着选民的极端化而自我调整。两党意识形态极化的一个重要外在表现,就是两党国会议员开始变得愈发和党派主流靠拢团结,使得原先6-70年代规模庞大的两院中间派势力在几十年后几乎完全销声匿迹。

消失的中间

两党的党派团结率分(Partisan Unity Scores)均从70年代的60%左右,上涨到21世纪初的90%水平,而奥巴马特朗普两任总统更是进一步加速了这种党内同化的趋势。一党多数必定反对另一党的多数,于是奥巴马任内的重大立法成就奥巴马医改没有一票来自于国会共和党人,特朗普的税改,也没有任何民主党人支持。

团结是新节奏

极化的问题

虽然单就极化问题本身来说,极化所带来的影响并不完全是负面的。但由于美国民主制度实行的是福山所称之为“否决政治”(Vetocracy)的复杂机制,国会两院实权还同时三权分立,使得政治机制的正常运作需要多个环节的配合工作和广泛的跨党派民意支持。

在两党选民和精英都因为极化而缺乏共识,本质上完全对立的情况下,美国政治几乎无法以正常的方式运作。随着而来的政治僵局和政府低效,导致了长期社会性问题频频得不到解决,民众对政府和体制失去信心,进而产生了浓厚的反建制和民粹主义情绪,给特朗普登场搭建了舞台。

美国现在的政治体制只能用否决政治来形容了

而两党意识形态的对立,很快演变成了两党选民对彼此的怨恨和敌视,负面式竞选成为了政治选举中主要采取的方式,而党同伐异为反对而反对,则成了两党选民思考问题时所最先思考的因素。在政治极化登峰造极的2020年,美国一切的事务都要通过政党和意识形态的滤镜来筛选。事实不再是最重要的考量,凡事先要看立场,站队要紧。

极化固然不是美国独有的政治现象,但目前没有哪个国家的政治极化比美国更严重,影响更深远。即便是呼吁团结的拜登取代推动分裂的特朗普成为了总统,美国政治极化也没有出现丝毫好转的迹象。1月6日国会山暴乱的阴影,仍将长期笼罩着美国的未来,毕竟,能发生一次的事情,肯定还能再发生第二次。

For the Union

当然,美国当前的现状,肯定不是简简单单极化一个问题所造成的。未来怎么样,现在也说不好,与其鼓吹失败主义杞人忧天,不如先回顾回顾历史。

极化的起源

从历史的角度出发来看,极化在美国并不是一个突然出现的现象,建国初期,内战前美国都有着不同程度的政治两极化和两党尖锐对立。但一般来说,当前所指的政治极化,都是建立于美国内战重建(Reconstruction)结束,第四政党体系确立以来的语境之下。所谓有史以来政治最极化,社会最分裂,也是从内战后开始算起。(毕竟,内战不就是极化/分裂的衍生物嘛)

具体到现在这一轮的政治极化,普遍的认知是它起源于上个世纪70年代。而政治极化诞生的诱因,是60年代的民权运动所引发的新政联盟(New Deal Coalition)崩塌,进而出现的选民迁徙和政党力量重组。

独霸美国政坛四十年的新政联盟

过去往往有一个常见却错误的坊间智慧—既民主党和共和党两党在历史上经过意识形态的换位,民主党从保守主义为主导变为了自由派的代言人,而共和党则从左转右,完美和民主党对调。显然,事实并非如此。两党意识形态的变化不是简单粗暴地交换立场,更多像是剔除了党内原来势力庞大的意识形态异端/独立山头,最终使得两党之间的意识形态区分变得无比明确。

历史上,在20世纪6-70年代之前,民主党和共和党都是意识形态较为松散的大联盟政党,其选民组成和政策立场往往和美国的人文历史和社会经济发展有关,而不局限于单一的意识形态流派。民主党在内战后的早期虽然确实是由南方/保守派波旁民主党人为核心,但也吸收了中西部带有左翼经济民粹色彩的农场主作为补充。十九世纪末劳工运动兴起后,民主党更是积极和工会势力以及大城市中的政治机器所勾结,意图扩大自己的选民基本盘和作为第四政党体系处于绝对主导地位的共和党进行抗衡。

三大自由派民主党总统

等到了威尔逊和罗斯福两代民主党总统,特别是后者的新政,奠定了自由主义作为民主党主流的基础。而罗斯福上台执政带来的新政联盟,囊括了包括南方白人,自由派知识分子,劳工势力,爱尔兰意大利裔天主教徒,犹太人以及非裔美国人在内,形成了广泛群众基础。于是,凭借着新政联盟的力量,民主党在30年代之后的数十年中取代了共和党成为了美国政治中的多数党和霸者,开启了美国的第五政党体系。正是60年代民权运动引发的新政联盟逐步解体,才有了后来70年代极化现象出现的可能。

而共和党,历史中同样也存在着意识形态迥异的内部派系和山头。重建结束后,共和党在美国当时的政治体制下有着绝对性优势,长期把持总统和国会的控制权(一度30年只有一位民主党总统)。虽然政党内部的主要话语权由东北部新英格兰地区的建制派把控,共和党内部的保守派力量一直十分强势。在镀金时代美国西部诸州逐渐加入联邦之后,自由意志主义者/保守主义思想在共和党内部更是成为了主流的思潮。

第四政党体系

不过由于第四政党体系下政治影响最为深远的共和党总统西奥多·罗斯福是一个进步主义者,他所代言的共和党左翼势力长期在二十世纪初保持着相当可观的政治力量。罗斯福新政之后,共和党为了突破新政联盟的包围,频繁需要提名温和乃至自由派的共和党人来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抗衡,客观上给共和党的中间自由派提供了强大的生命力和存在必要。

随着罗斯福新政的高潮退去,二战结束之后民主党自由派的政治优势出现缩水。政治立场通常较为保守的南方民主党人为了遏制自由派和美国社会中日益高涨的反种族隔离情绪,主动和保守派共和党人结成了政治同盟,组成了长期实质性控制国会的“保守派联盟”(Conservative Coalition)。

南方民主党人搭建的保守派联盟有效的维护了种族隔离制度

通过对委员会层面的绝对控制,保守派联盟有效的阻击了杜鲁门和艾森豪威尔当政期间的民权法案。然而,民权运动的兴起和美苏冷战意识形态交锋的大背景,让南方的种族隔离制度成为了美国的负资产,变相促使除南方前邦联州外的国会议员迫于外界压力,逐步摒弃了放任南方民主党人单方面否决民权类法案的做法。最终,1964年民权法案的通过,敲响了南方种族隔离时代的”丧钟”,但与此同时,身为民主党人却签署民权法案的林登·约翰逊也亲手开启了民主党在“稳固南方”的崩盘。

需要注意的是,民主党和南方的“脱钩”,并不是一个迅速发生的过程,而是经历了漫长的半个多世纪时间才宣告完成。重建结束之后在南方一党独大长达百年时间的民主党毕竟树大根深,长期执政所带来的稳固政党组织框架和选民的投票惯性,在民权法案生效之后的几十年时间起到了对冲作用。虽然绝大部分南方州在联邦大选层面不再支持民主党总统候选人(1976年的卡特例外),但仍稳定选出民主党籍的国会议员和地方官员,直到1994年和2010两次民主党总统任内的转型式中期选举才改变了这一惯性。

LBJ签署民权法案

但不管怎么说,民主党逐渐失去南方白人的支持,使得原先稳固的新政基本盘出现了本质性动摇。而随着大部分保守派南方民主党议员被共和党人所取代,原先在民主党内拥有具足轻重力量的保守一翼基本失去话语权和生存空间,使得民主党自我净化掉了意识形态的异端,变为自由派为绝对主导的政党。

与民主党变化相应的,便是共和党在吸收了大量南方选民的情况下,逐渐丢失原有的东北部”气质”。宗教和社会保守主义两大因素越来越浓的共和党,不可避免地疏远了信奉世俗主义的东北部原共和党选民,把他们推向了民主党的阵营。

一来一往,两党都刷掉了己方阵营中一度强势的“异端势力”,完成了意识形态和政策立场上的整合。实际上,这一变化让美国政治从40-50年代的“四党共治”(自由派/保守派民主党人,自由派/保守派共和党人)真正变成了70年代后的“两党对立”,从50年代两党缺乏本质性差别,变为70年代后的对比鲜明。

四变二

如果没有南方转型作为诱因,美国政治恐怕不会出现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人口和经济占比都不显著的南方,长期在美国历史上拥有远超地域本身硬实力外的政治影响力,是一个有趣且独特的现象。

推动极化的原因

然而,政党重组只是政治极化现象出现的导火索而已,真正把极化推向到今天两党剑拔弩张,事事针尖对麦芒这样极端局面的“幕后黑手”,另有他人,也不止一个。

在这方面,不同的学者给出了不同的解释,社会学家和政治学家各有自己的侧重点。为了讲的全面一点,顺带避免争议,这里就把基本被公认和极化有关的一些因素都全部都稍微讲一遍。

越走越远

首先,推动极化的因素主要有两大类,一种是政治体制内部的改革和变化,另一种则是社会和选民本身所经历的变动。两大类原因之间并不互相排斥,时常相辅相成,齐心合力把极化推向高峰。(而究竟是政治精英还是基层选民要为极化负主要责任的有关讨论,很多时候和蛋生鸡还是鸡生蛋之类的辩论没啥区别,反正你也吵不出结果,不如说俩方面都一样的锅)

政治体制内部的变化

70年代以来政治体制内部的变化,主要体现在政党权力弱化,国会议事程序的变革,摇摆选区数量减少,和选举激烈程度上升等方面。

初选制度的出现,极大的削弱了政党原先对国会议员和总统候选人提名的控制力。虽然初选有利于促进党内民主,把选择权力返还给基层选民,但权力弱化的政党无法积极的排除党内的极端因素。初选相对较小的选民规模,更是有利于党内的意识形态积极分子掌握政客的生死权,逼迫国会议员必须尽量严格遵循党的意识形态路线,不然将失去重新获得提名的机会。

过多的民主=/=好制度

不公平的选区重划(Gerrymandering)则加剧了初选带来的问题。伴随着摇摆选区数量的下滑,让大部分议员都处于稳固的红蓝席位,真正有意义的选举只是两党内部的初选。而由于两党选民愈发对反对党充满了抵触情绪,为了政治生存的政党精英也必须要相应的调整自己,进一步推动极化。

国会议事程序的变革,同样也对极化起了极大的推波助澜效果。从6-70年代开始,民主党自由派不满于保守派南方民主党人长期把持重要委员会,开始积极推动参众两院权力结构的调整。尤其是众议院的“削藩”行为,使得立法权力重新高度集中在议长/领导层身上。

C-SPAN的出现,对极化推波助澜

金里奇革命之后,更是让这种大权独揽的现象登峰造极,基层国会议员在立法过程中的影响力大大削弱。大部分缺乏个人独特政治形象的议员,在缺乏立法成效的情况下,只能更多遵循党的基本路线,避免犯路线错误丢掉饭碗。

在此期间,直播国会议事程序的电视频道C-SPAN开播,虽然有利于透明化民主过程,但各类听证会却也不可避免地变为了两党议员为博眼球的作秀平台和党争工具,进一步压缩了两党可合作的方式和空间。

最后,国会和总统选举的激烈程度,也降低了两党之间合作妥协的意愿。90年代以来两党势均力敌的政治常态,在美国历史上其实非常罕见。内战后的第四第五政党体系都有明确的多数党/主导政党存在(先是共和党,后是民主党)。

国会换手频率增加,降低了两党的合作意愿

新政之后长达60多年的时间中,国会长期由民主党把持,共和党曾在众院连续四十年在野。相对低频率的国会控制权换手,反倒有助于两党的合作(因为在野党看不到翻身的希望)。94年之后,国会两院控制权频繁出现更迭,每两年都有可能出现新多数党,这大大降低了双方妥协的意愿。只需要反对党团结起来一致反对,让执政党一事无成,那么就可以等待政治风向推动自己上台。

也就是说,选举竞争的愈发激烈提高了政治极化的收益,进入到新时代后,对立更加符合两党的核心利益—成为多数党,也难怪国会成为了政治极化的最大受害者。

社会和选民的变动

政治极化的另一大类驱动力量,则是美国社会和选民自70年代以来的变化。

冷战的结束使得美国两党失去了共同的敌人—苏联。缺乏一个清晰明确的宿敌,让两党失去了一个可以一致对外的理由。选民的代际更迭,特别是大萧条二战年代成长起来的“伟大世代“(Greatest Generation)逐步凋零退出核心选民队伍,被没有经历过这些重大社会变故,缺乏集体记忆的战后婴儿潮和千禧世代所取代,造成了“这届选民不行”的本质性问题。

归根结底,这届选民不行

美国社会的种族和宗教多元化,给政治党争加入了文化和族群斗争的新变量。两党之间斗争逐渐由从原先利益分配方面的角力转向了道德和种族层面的话语权的争夺。双方的火药味是越来越浓,所斗法的领域也越来越多。以至于到了2020年,两党选民互相之间的看法,都是极度负面的,甚至可以说是互相仇恨的。

而选民互相之间的敌对情绪,自然会折射到他们选出的国会议员和总统(比如特朗普)身上。负面党派情绪(Negative Partisanship)的另一直接后果,是美国选民愈发不愿在总统和国会选举中分割选票(Ticket Splitting),参院和众院选举结果与总统大选高度趋同。来自“敌人地盘”议员数量的大幅减少,国会内部和总统都缺乏向另一方让步妥协的政治意愿和需要。

负面党派情绪=两党互相仇恨

另一方面,两党意识形态主流在70年代确立之后,两党选民自主的进行党派选择行为(Partisan Sorting),进一步固化了两党的政治立场和区域性优势。70年代后,两党内部不完全符合政党主流标准的少数派,除了转投对立党派之外,往往会选择自我调整,积极向党的主流靠拢,增强了党内意见的一致性。

选民自主选择向党派靠拢的同时,还会根据政治倾向来选择居住工作的地方。党派理念相同的人抱团,自然会加速美国政治地理的红蓝分裂。于是,大部分州都是红区越来越红,蓝区越来越蓝,带来的后果则是国会两党的安全选区/州越来越多,中间温和派选民的政治影响力随之下滑——更加极化。

红更红,蓝更蓝

冗长频繁的选举周期和竞选成本(金钱/政治现金)的激增,则更是放大了党内愿意花时间经历去参与初选/其他选举活动的政党活跃分子的能量,让政党精英不得不受制于党内的极端势力。

最后,信息渠道的多样化和传统媒体的衰败,使得美国民众逐渐在事实认知和基本价值判断层面就出现分歧。6-70年代美国选民主要的信息来源还是传统的纸媒和ABC, NBC, CBS三大电视台。在公平原则(Fairness Doctrine) 的约束下,大部分媒体报道是相对客观可靠的,起码民众对事实还是有着比较共同的认识。

三大台

但自从里根政府废除公平原则之后,随之出现的24小时新闻周期和主观新闻台(CNN, FOX, MSNBC)逐渐让新闻报道变动主观起来。这些带有明确党派倾向的电视台,满足观众的同时,加固了公众的党派偏好。互联网和社交媒体时代信息的碎片化,再加上社交媒体根据用户偏好推送新闻的做法,更是把大部分美国民众圈在了自己的信息回音壁之中。假新闻和阴谋论大肆横行,两党之间现在连基本的事实判断都不能达成一致,焉能有不极化的道理?

阶段性总结

归根结底,美国的政治极化是一个起因极端复杂,涉及面又超广的政治文化现象。美国目前超极化的政治现状,也没有任何短期的良药可以来缓解解决。极化必然长期将与美国共存,分裂也将是美国短期内未来的主旋律。

具体,极化对美国政治还有什么样的影响,又带来了什么样的改变,之后的文章再谈。

极化作为一个大的课题,这篇文章显然只是为未来的系列更新开个头。接下来预计将会用多篇文章详细的讲述极化过程中的重大事件和关键人物,把文中所讲的一串极化原因仔细的再分析一番。

至于下一篇先讲什么,当然是国会的内部变化咯!

十九二十世纪国会体制的转变与极化的关系

又是一周过去,拜登政府依然没有搞出啥大新闻,而大家集体沉迷Clubhouse,这不赶紧把极化文章更新下,好方便明天继续CH划水。

上篇文章说到,极化作为一个美国社会近几十年最为重要,影响最深远的社会/政治现象显然是无法单用一篇文章或一种分析方式去解读梳理的。在系列开篇文章基本系统性阐述了造成极化现象出现/发展的几大原因之后,接下来的几篇更新都会聚集具体的几个方面,尝试把问题稍微梳理的简单易懂一点。

渐行渐远

国会作为受到政治极化冲击最大的权力机构,其实是最好的一个切入点。过去的一百年时间中,国会内部政治生态和制度的改革变迁,既反应了美国选民愈发极化的现实,也同时扮演了推动极化走向极端的角色。而通过解读穿插在这几十年风云变幻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的几次重大历史事件(主要是选举),能比较的好理解为何国会制度的改革变相加剧了美国政治的极化。

国会和极化

一般来说,再谈政治极化对国会的影响时,几乎所有的讨论都是围绕着众议院所展开的。这并不是因为极化没有对参院原有的政治生态造成极大的冲击,事实上极化使得本就低效的参院在今天进入了立法全面瘫痪的状态,而是因为参院从宪法设计和议事规则层面来讲,并非是一个完全的多数决机制(Majoritarian System)。

相比于完全由多数党乾纲独断的众院,参院的冗长议事规则(Filibuster)虽然历史上和今天长期被滥用,但也确实保证了参院的少数党保有一定的权力,不至于和众院少数党一样任人宰割。

Mr. Smith Goes to Washington

而基本按照多数党意志来运作,又是由来自“小”选区议员组成的众院,更能直接的反应政治极化给美国政坛和国会所带来的变化。在五六十年代两党政治联盟和政党纪律松散的年代,众议院尚能在维持多数决机制下,仍有少数党议员积极发挥立法影响力的空间。

当然,二十世纪中叶国会能进入“黄金时代”,有战后/冷战的时代背景与民主党长期独霸国会的因素作祟。随着时间的推进,新一轮政客的登台加上国会自身内部制度的改革变迁,使得众议院变成了如今的这个极化样子。作为“人民院” (the People’s House)的众议院,也确实能更好地比参议院展示极化现象是怎样崛起,又如何“吞噬”国会的。(所以先讲众院,参院得专题另讲)

国会权力结构的变迁

俗话说得好,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套用到众议院和整个美国国会的发展史上,就会发现国会领导层,特别是众议院议长(Speaker)一职的相对权威和权力,是一直在发生变化的。内战后,议长的权力一度登峰造极,达到了大权独揽说一不二的境界。而绝对的权力,自然而然地引来了外界的反感,导致了1910逼宫事件的出现,剥夺了大部分议长的权力。

随后,众议院进入了事实上的封建制状态,各大委员会主席如同诸侯王一般各自为政。国会领导层缺乏约束各委员会山头的办法,更多只能扮演周天子/盟主调解纠纷,通过好言相劝来推动进程的角色。虽然这一时期国会立法机制运行得非常健康,但到了60年代,长期把持委员会主席岗位的南方民主党人阻挠民权法案和自由派议程的行为,引发了作为民主党主流的北方/自由派民主党人强烈反弹。所以水门事件后,众议院推动了“削藩“举措,开始重新把权力集中在国会领导层和议长身上,削弱委员会对立法的控制权。

委员会权限的变化影响深远

经过了二十多年的发展,议长权力在金里奇1994年引导共和党革命(Republican Revolution)之后再登巅峰。此后的时间里,议长的权威虽稍逊1910年前的水平,但在众院也是保持着说一不二的地位。而曾经是立法程序核心环节的各大委员会,逐渐随着权力的集中变得可有可无,离开了权力的中心。

金里奇的重要性,得专门讲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早年改革者“削藩”是为了提高立法/国会效率,最终所导致的却是政治极化彻底吞噬绑架了国会,使得立法权完全进入目前半死不活的状态。只能说,许愿需谨慎(be careful what you wish for!)。

从“沙皇议长”到“委员会治世”

美国建国早期国会的规章制度较为松散,除了宪法规定的议长职位一直存在之外,并没有今天的两党领导层这种机关存在。早期的众院议长大部分是短期性职务,并不直接发挥政党领袖的作用。在这一时期,议长的权力和影响力因人而异,时高时低。十九世纪美国政坛三巨头之一亨利·克雷(Henry Clay)担任议长期间,议长的政治能量甚至可以和当时的几位总统比拟。而其他人担任议长时,历史都不会多记几笔,高下立判。

政坛巨擎亨利·克雷

时间推进到内战后,近代国会的生态开始成型。正是在这一时期,众议院修订了议事规则,废除了众议员通过冗长辩论(Filibuster)来阻挠法案通过的可能,正式的让众院成了一个制度上由多数决原则主导的机构。

众院废除冗长辩论后,少数党所能使用的阻挠工具只剩下了在法定人数(Quorum)上做文章这一项。这一漏洞的来源,是立法机构开展立法工作需要满足法定人数标准,也就是需要三分之二的议员出席。在多数党不拥有三分之二席位的情况下,如果少数党拒绝出席,那么立法工作就无法开展,一些少数党反对的法案也就没法通过。

这一拖延战术,一度让多数党吃尽了苦头。尤其是实际操作中,少数党议员并非真正的不出席,而是在众院议事时通过动议要求众院清点最低人数。到点名时,明明在却不回答,这种所谓消失的最低人数(Disappearing Quorum)让多数党无可奈何。直到“沙皇”瑞德上台,这问题才被解决。

出席人数也是个学问

时势造英雄,十九世纪末出现了两位政治能量极大的议长,将议长的权力推向了巅峰。一时间,大权独揽的议长被媒体拿来和同时代的帝俄沙皇作比较,因此两人被冠名“沙皇议长”。两人中首先出场的,是缅因州共和党人托马斯·瑞德(Thomas Reed),1889-1991和1895-1899六年时间里两度出任众院议长。

瑞德能在这一时代的一票议长中脱颖而出,靠的不仅是他上台后强硬的手段和霸道的作风,同时还和他在出任议长前的经历有关。前面提到,众院在内战后废除了冗长议事机制,给众院的法案辩论时间和方式施加了限制。具体到操作层面,这项工作是由众院法规委员会(Rules Committee)来执行。在这一机制下,所有的国会法案在通过了原先的委员会审核之后,还需要经手法规委员会才能最终由全院表决。

沙皇瑞德

也就是说,法规委员会掌握了所有众院法案的生杀大权,除了极少数达成条件极难的议会工具可以让法案绕过法规委员会外,其余都要受到法规委员会的管控。瑞德在当选议长之前,担任了法规委员会的主席,他也深知这一权力要害机关的重要性。所以在出任议长之后,瑞德破天荒地继续亲自兼任法规委员会的主席一职,保证了不会出现大权旁落的现象,而这一传统,被后续的几位议长都学了去,极大的扩充了议长的权威。

法规委员会那可就关键了

与此同时,瑞德还在1890年强行废掉了少数党通过操控法定出席人数来阻挠众院议事的权力。在民主党继续玩消失的法定人数这一套时,瑞德要求众院的书记官在少数党议员不回答的情况下仍将其记录为出席。经过了一番斗争后瑞德彻底关闭了法定出席人数这一漏洞,进一步巩固了众院由多数党全权主导的传统。

1910 “反叛”

瑞德之后的另一位共和党“沙皇“议长,伊利诺伊州的约瑟夫·加农(Joseph Cannon)则是接过了他的衣钵,把议长的权力推向了”古典时代“的巅峰。

加农在担任议长的期间内,不仅兼任的法规委员会主席,还同时把其他委员会名额和主席分配的权力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众院最重要的三项权力:委员会分配,法案审核,和议程控制均被议长一人所独享。这个时代的众院,更像是西敏制下的内阁。议长等同于首相,大权独揽,而委员会主席则是他的阁员部属,因为权力和地位完全取决于议长,必须要唯唯诺诺,事事紧跟。

大权独揽的加农

然而,物极必反,加农权力过大,引发了众院两党基层成员的一直不满。特别是加农作为一个保守派共和党人,和同时期的进步派共和党总统老罗斯福政见不合,时常阻挠同党总统的立法议程,引起了党内进步派议员的强烈不满。

于是,在未来的进步派大佬内布拉斯加州众议院乔治·诺里斯(George Norris)的带领下,共和党的部分议员在联合了在一旁幸灾乐祸正愁没机会羞辱加农的民主党议员发动了一场“起义”。具体的过程非常复杂,涉及到节假日(圣派特里克节)缺席和议会拉锯,这里就不具体谈了。

进步派共和党人诺里斯

总之,结果就是,1910之后,议长被禁止同时兼任法规委员会主席,委员会分配也改由筹款委员会(Ways and Means Committee)来负责。而委员会主席的任命,则由原先的议长亲自决定,改为完全按照资历(Seniority)来决定。那位多数党的成员在一个委员会干的时间最长,他就自动会成为委员会主席。

这样一来,众院议长的权力受到重挫,此后的六十多年时间里一蹶不振。反观,从沙皇制议长淫威下独立出来的各大委员会主席,权力大大增长。不需要向政党本身和领导层负责的委员会事实上形成了一个个的独立王国,委员会主席也就成了割据势力(Committee Barons)。众院本身完成了从沙皇议长到“委员会治世”的转型。

罗斯福新政和保守派联盟

1910后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委员会治世”时代中,众院议长和国会领导层缺乏管束委员会主席和基层议员的手段。即便是担任了17年议长的政坛传奇山姆·雷本(Sam Rayburn),他施展权力靠的也是劝说利诱的怀柔手段,而并非强硬的逼迫手下就范。 )

雷本和罗斯福

罗斯福新政开启的第五政党体系决定了民主党长期在美国政坛处于绝对的主导性地位。但新政联盟自身内部存在的意识形态分歧,决定了少数党(共和党)仍有在立法过程中影响政策的机会,

这一时期国会各大委员会主席,由于是纯粹按资历决定,绝大部分都是由南方民主党人担任。这是因为民主党内战后在南方长期一党独大,在任议员除了初选偶遇风险外,毫无连任压力。北方民主党人倒霉时,南方民主党人根本不受政治大风变动的影响,一来一往资历就远比他们北方同僚资深许多。

罗斯福新政

意识形态层面,特别是种族问题上较为保守的南方民主党通过对委员会的控制,直接堵死了不利于维护种族隔离制度一切法案通过国会的通道。即便是罗斯福新政早期民主党占据国会四分之三席位的时候,大部分通过的新政举措和项目仍要在原则上遵循南方种族隔离的制度。随着新政规模越来越大,相当一部分南方的保守派更是开始拒绝和罗斯福政府合作,积极阻挠新的新政立法出台。

南方保守派民主党人的出格行为,可是惹恼了罗斯福。为了进一步推动自己的新政,罗斯福在1938年中期选举亲自出马到南方各地拉票,支持在民主党初选中将保守派拉下马。然而,罗斯福本人超高的人气,仍不足以掀翻大部分在南方根深蒂固的老牌政客。经济复苏的缓慢,再加上前一年罗斯福试图扩充高院的余波,让民主党在1938年中期选举中蒙受巨大损失。

FDR失败的清党行动

38年选举的直接影响就是由保守派民主党人和保守派共和党人所组成的反新政的“保守派联盟”(Conservative Coalition)实际上成为了国会的新主人。之后二十多年的时间内,保守派联盟牢牢地把持着国会的控制权。尽管这一期间民主党除了短暂四年中断外,名义上一直掌控着国会,但美国国内有关民生议题的重大立法成就并不多。

两党保守派在委员会层面的串通一气,运用他们对立法程序的高超理解,有效的阻挡了两党自由派势力推动民权相关的法案和其他进步主义立法。如果说罗斯福和杜鲁门的时代还有二战作为借口,整个艾森豪威时代在温和派共和党总统搭民主党国会的境况下只有《州际公路》一项重大民生有关的立法出台,则充分说明了这一时期国会在“委员会治世”下,保守派联盟是多么的高效。

民权法案和新时代

但是,政治周期永远是反反复复的。委员会治世时代过于分散的权力,低效的立法进程,都让民主党内的自由派和改革势力越来越不满。而在民主党长期把持国会的情况下,民主党主流(既自由派)的政策理念得不到贯彻,自然会引发对旧制度的巨大反弹,他们所需要的,只是一个理由和契机。

果不其然,进入到60年代后,随着民权运动的声浪越来越高,反对南方种族隔离制度的美国人越来越多,国会被迫要面对必须在民权问题上有所作为的尴尬局面。作为国会多数党的民主党,更是被夹在了一个极其被动,腹背受敌的位置,既不能放弃传统的南方一翼,又不能开罪影响力越来越大的北方民主党人。

民权运动带来的巨大社会压力使得国会不得不采取行动

最终,在多重压力之下,民主党总统肯尼迪选择了公开为民权运动站台,正式准备向国会提交一份民权法案。但是在完成之前肯尼迪便遇刺去世,接替他的林登·约翰逊是来自德州的南方民主党人,这让许多人怀疑民权法案是否还有通过国会的希望。

出乎意料的是,林登·约翰逊很快证明了他推动民权法案的决心并不比他的前任差。相反,在很多问题上,约翰逊的立场要比肯尼迪还要激进,更加自由派。事实上如果没有作为前参院多数党领袖,立法能力在历史上堪称第一的约翰逊的极力推动,民权法案未必能顺利躲过保守派联盟的绞杀最终成文。

LBJ和JFK

不过,国会对民权法案的抵制,并没有因为民主党总统的支持而消散。有冗长辩论机制的参院先不谈,法案光是通过众院就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时任众议院法规委员会主席霍华德·史密斯(Howard Smith),作为一个来自弗吉尼亚的南方民主党人和种族隔离制度坚决拥护者,用尽了一切手段阻止民权法案通过。

而由于在委员会治世时代,法规委员会脱离了议长的控制,完全是按照委员会主席的意志在运行,史密斯的反对让法案长期卡在委员会层面无法进入表决阶段。史密斯本以为他的权威足以让法案胎死腹中,却没能想到民权运动带来的巨大社会压力,给予了两党基层议员破釜沉舟的决心。

Judge Smith

在两党议员纷纷准备签署“放行决议“(Discharge Petition),让法案绕过规章委员会直接进入表决之后,为了避免被羞辱的史密斯只得无奈给法案放行,承认了自己的失败。

插曲

这里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插曲,既史密斯在放行民权法案之后,又在最终表决前提出了一个修正案,将性别(SEX)加入到了民权法案第七章受保护的人群/类别之中。这一个小小的变动给未来几十年美国社会带来了巨大的意外影响,70年代兴起的女权运动和21世纪的婚姻平权均在不同程度上受益于这个变动。(最近就是高院去年六月的判决)

但是,史密斯的举动究竟是出于什么用心,学界却一直存在着巨大的分歧。传统的观点认为史密斯属于夹带私货,试图通过引入两性问题来分裂支持民权的非南方议员(因为传统上工会反对女权),最终让民权法案无法通过。这一观点长期来作为学界主流,总是以一种嘲讽的目光看待史密斯这种弄巧成拙,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行为。

女权先锋?

然而事实可能未必那么简单,尽管我们无法真正了解史密斯当时真正在想什么,但作为一个种族主义者的史密斯,在女权问题上却有着十分进步的立场和历史。在担任国会议员期间,史密斯多次投票支持了平权修正案(Equal Rights Amendment),他也是同一时代的女权运动领袖爱丽丝·保尔(Alicee Paul)的好友兼国会政治盟友之一,长期以来一直在推动对女性权益的保护。

当然,对于史密斯来说,他关心的只会是白人女性。但种族主义和女权主义在那个年代并不是一个矛盾的事情,这种今天看来不可思议的情况比比皆是。所以说,史密斯把“性“这个词加入民权法案,未必就不是真心的举动。毕竟羞辱北方民主党人的同时,还可以达成自己的政治目的,保护本州的白人女性。

如何理解法律原意?

史密斯立法意图的模糊性,同样还给美国法律中盛行的原教旨主义(Originalism)带来了理论上的挑战。既然原教旨主义讲究的是判案时要揣测立法者的原始意图,那么你怎么衡量类似史密斯和民权法案第七章的例子呢?戈萨奇大法官在去年高院六月份的判决中用的是文本主义(Textualism)的解读方法去解决这个纠纷,那么其他时候又该怎么办呢?

总结

不管怎么说,民权法案还是在历经艰险后通过了众院,在参院又经过了两个月的冗长辩论阻挠之后,最终由林登·约翰逊签署生效。

随后的1964年大选中,LBJ带领着民主党取得了历史性的大胜,国会自由派的势力达到鼎盛,变相打破了保守派联盟的枷锁。随后的两年时间中,重大民生立法议题接连出台,林登·约翰逊的伟大社会又一次的改变了美国社会的本质生态,让自由主义在美国达到了巅峰。

划时代的事件

然而民权法案开启了新政联盟的垮台。随后的十几年中,民主党失去了作为美国政坛主导政党的地位,在1968年到1988年二十年期间仅赢了一次总统大选。但与此同时,共和党也并没有取代民主党成为政坛的主导,国会仍长期被民主党把持。

众院牢不可破的民主党优势地位更是让外界怀疑共和党是否已经永远在众院层面沦为少数党。在民权法案证明了委员会制度不再是牢不可破的铁板之后,新的风暴的出现只是时间问题。70年代的水门事件,正是摧毁国会旧秩序的一个关键性事件。

万恶之源水门事件

没有水门事件,也不会有后来的里根,金里奇革命。

而美国政坛极化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PS: Clubhouse真香,欢迎大家关注我的账号@harrywang0401,一会有关于极化和这篇文章的专题研讨/吃瓜。

8
2021年3月4日 277 次浏览
回答问题: 维汉冲突是怎样酿成的?

参见:《「我的東突,你的新疆」:維吾爾族與中國民族主義霸權》

林文凱(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

摘抄:

新疆全稱「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位於中國的西北,正好位在亞洲的中心。面積166萬平方公里,佔中國面積的六分之一大。人口(2010年)約共2131萬人,其中維吾爾族人口佔43%約1006萬人,其次是數十年來方大量移入的漢族41%,其餘是哈薩克族、回族、柯爾克孜族等10餘個少數民族。

新疆,因位於巴爾喀什湖—帕米爾高原一線以東的中亞地區,歷史上被稱為東突厥斯坦。新疆現存最早的原住民族是維吾爾族,人種和語言上屬於突厥語族的一支。根據歷史民族學的研究,突厥語族約六世紀興起於阿爾泰山,可能帶有匈奴的血統,突厥語族現在是中亞與西亞各國的主體民族之一,如土耳其、亞塞拜然、烏茲別克、哈薩克、土庫曼、吉爾吉斯等國,俄羅斯與伊朗也各有大量突厥語族的人口(參見圖一、中亞地圖)。這些人口現在很多都信奉伊斯蘭教。

維吾爾族最初的立國,是唐朝時興起的回鶻汗國(744-846),曾助大唐帝國帝國平定安史之亂。回鶻汗國滅亡後,族人分向南與西方移動,向西方移動中有一支可能建立了黠戛斯汗國,當時來自西亞的伊斯蘭教可能最早經由黠戛斯汗國逐漸往中亞擴散。新疆地區原為佛教信仰,十到十五世紀期間新疆與其他中亞地區逐漸完成伊斯蘭教化,伊斯蘭教逐漸成為紐帶統合了這個地區,中亞地區的突厥人群與伊斯蘭宗教文化樣貌就此成形。

接著,十七到十八世紀期間蒙古的一支準噶爾部崛起,控制了包括今日新疆回部在內的廣大中亞地區,並建立史上最後的游牧帝國──準噶爾汗國。但夾在北方俄羅斯帝國與南方大清帝國間的準噶爾汗國,雖未與俄羅斯帝國發生戰事,但在與南方擴張中的大清帝國爭霸中亞的過程中,經歷幾次敗仗並遭到擊敗,準噶爾人因清兵屠戮與瘟疫幾乎全滅。而當時原遭準噶爾控制的天山回部白山派首領大、小和卓(波羅尼都/霍集占),在準噶爾部敗亡後,[8] 也起兵與清朝對抗,但亦遭擊敗,新疆回部因此從1759年開始納入清朝的版圖。

但逃亡到鄰近浩罕汗國等地的大和卓波羅尼都之子薩木薩克與其子張格爾等後裔,在1820到1857年間多達8次潛入天山南疆,並以復興和卓政權,奪回喀什噶爾為名發動伊斯蘭聖戰(對清朝而言則是叛亂)。到了1860年代清朝各地發生動亂,新疆回部也再次發生暴動,並請求浩罕汗國增援回疆,浩罕可汗派遣阿古柏率軍進入新疆,阿古柏隨後建立政教合一的哲德沙爾汗國(1867-1877)。雖然俄羅斯與英國都承認他的政權,但隨後清朝派遣左宗棠出征新疆,在1877年兵敗,新疆因此再次內附清朝。其後左宗棠建請清朝同意而在光緒十年(1884)建省,新疆原由本地貴族自治的伯克制遭到廢除,新疆全境開始實施與內地相同的官僚制,開始了內地化的過程。

全文请点击该链接:我的東突 你的新疆 維吾爾族與中國民族主義霸權

回答问题: 请教,习共,到底是极左还是极右呀,左右到底是怎么理解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其实必须回到“左”“右”的定义上。左派和右派的定义,根据时间、地点、议题的变化而变化。所以一般说XX是左派/右派,必须知道说的是什么历史时期、什么国家、什么议题。

政治上用“左”“右”来划分立场,起源于法国大革命。当时在国民议会,保皇派/旧制度支持者坐右边,革命派/共和国支持者坐左边。所以从根源上来讲,左和右的区分是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的区别,也就是对于现状,是倾向于改变还是倾向于维持。正是因此,右派有时会被叫做“反动派”(reactionaries)。刨除中国20世纪以来为这个词赋予的强烈感情色彩,追根溯源,其实“反动” = “反对变动” = 保守派。

这样问题就来了,作为参照点的“现状”是不断改变的,各个时代、社会的中心议题也不同,因此“左”“右”是相对概念。例如,由于200年前的政治环境与今天的现状完全不同,200年前“左派”的主张(如反对帝制支持共和制),放在今天已基本成为共识;而今天左右派争论的道德性议题(如性别、性向问题),在200年前的人看来无可争议。

回到今天的左右派之分上,一般认为中国和“西方世界”的左派、右派含义是不一样的,因为中国和西方的“现状”以及中心议题并不相同。然而不幸的是,由于“左”“右”用来扣帽子太过好用,很多人对于这些概念并不理解,就直接钻入其中一个阵营,并且指责所有另一个阵营的人非蠢即坏。我认为这是很遗憾的现象。


现在来说什么是学界一般认同的中国的“左派”和“右派”。对于这个问题,推荐阅读Jennifer Pan的《中国意识形态光谱 (China’s Ideological Spectrum)》一文。此文根据中国目前的核心议题,将中国的意识形态分为三个维度:

  • 政治:威权主义(Authoritarianism)为左,自由主义(Libertarianism)为右

  • 经济:集体主义/福利主义(Welfarism, Collectivism)为左,自由市场/新自由主义(Neoliberalism)为右

  • 文化:保守复古(Conservatism)为左,自由激进(Liberalism)为右

从以上分类可以看出,在目前中国的政治、文化议题上,左派其实是更倾向于维持现状的那一派(即“保守”“反动”那一支),而右派则是倾向于改变现状的那一派(即“激进”“改革”那一支);所以有些人会说,中国的左右与西方的左右是相反的。至于经济,中国目前不算集体主义福利主义也不算自由市场,更接近国家/权贵资本主义,经济上的左右和西方的分类方式相近。

之所以中国的政治/文化左右派分类会如此特殊,是历史的遗留问题。20世纪早期,普遍认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运动代表了“激进派”,中共自建立以来亦一直自我认同为“左派”,认为自己是追求改变的进步力量。然而在中共掌权后,本身已成为倾向于维持现状的“反动”(反对改变)力量,但是其“左派”的自我认同保留了下来;而“右派”则是在“左派”的反面寻找自己的定位。所以目前中国,政治“左派”是政治保皇派、文化本土派、以及经济上的社会主义倾向,“右派”则支持政治改革、文化西方化、经济的“资产阶级自由化”。


与此相对,再来看美国语境下的左派和右派。美国的左右派区分大致符合“左激进右保守”的规律——事实上,美国的两级式政治派别更多被分为“自由派”(liberal)和“保守派”(conservative)。具体来说,美国的左右也可以大致分为三个维度:

  • 政治:个人自由/平等/鸽派为左,社会秩序/权威/鹰派为右。美国的左派和右派大都认同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但强调的是不同方面的自由。左派强调文化自由;右派强调经济自由。两派也都讲平等和公平,但含义不同。左派强调现有状态的不平等,因此认为公平需要人为干预来减少这种不平等,所谓level the playfield;右派则倾向于认同现有权力结构,认为公平即为现有秩序下的机会平等,个人需要为结果的不平等负责。

  • 经济:集体主义/福利主义为左,自由市场/新自由主义为右。这点和中国类似,但是由于美国“现状”市场化程度比较高,所以这个维度位置要比很多国家更“右”些,也即美国的经济左派主流放在欧洲以及中国可以算是中间派。

  • 文化:自由激进(Progressive)为左,传统保守(Conservatism)为右。由于美国的“传统”、“保守”一般与基督教道德、美国特殊主义/孤立主义有关,所以美国的文化右派,往往会认同这些价值。

以下是美国政治左右示意图:


在某时、某地,有些人认同自己为左右阵营中的一员,其实只是根据自己在一个议题上的偏好(例如文化激进或保守主义),从而全盘接受该阵营于其他议题上的立场。我认为这其实是一种政治上的偷懒主义(当然偷懒是人之常情)。2047有一篇文章,《两种不同的温和派》(The Two Kinds of Moderate),相当值得一读。

( 由 作者 于 2021年3月6日 编辑 )
回答问题: 请教,习共,到底是极左还是极右呀,左右到底是怎么理解呢?

@Truth #129362 如果按照我的理论,左右不是空间之分,而是时间之分,所以左是进步主义,代表未来,右是保守主义,代表过去。中间派是建制派主流,活在当下维持status quo.

那么极左极右是什么呢?考虑世界上有一个真实的时间轴,代表真实的历史。但是还有虚假的时间轴,代表虚假的,想象的历史。那么极左就是在想象的时间轴上的进步主义,比如极左建设乌托邦(马列,工团,蒲鲁东,拉萨尔等等)。而极右则是在想象中的复古。例如意大利法西斯拿出古罗马的木柄斧头,作为意大利极端民族主义的复兴罗马。纳粹拿出了古诺斯的图腾,前基督教时代的日耳曼部落精神。显然墨索里尼并不是真复辟古罗马,而是拿了古罗马的一些符号制造了虚假的“回归昔日辉煌”。纳粹也不是倒车回到多神教时代的日耳曼部落。

既然极左极右是虚假的时间轴,那么倒转乾坤就容易多了。学过复数的朋友都知道,不管是i还是-i,平方都是-1,所以对于生活在实轴上的人来说,把i还是-i看成虚数单位,都是可以的,不影响可观测的量。这个纯粹就是个坐标定义的习惯了。所以极左极右颠来倒去,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困难。因此我们看到的就是马蹄铁现象。

发表文章: 美国华裔导演赵婷从“骄傲”变“辱华”,瞬间遭中国当局封杀

赵婷是宋丹丹的继女,很早就去英美留学,从事导演事业。

她导演的电影无依之地获得美国金球奖最佳导演

因为电影“无依之地”反映了很多美国底层人的生活,本来大外宣是要利用的,趁着赵婷拿下金球奖的时机,同时结合这部电影的内容“国外水深火热,国内脱贫致富”,本来是大肆宣传的,称赵婷为“中国骄傲”。

但是后来赵婷的两次访谈内容流出,一次大概是说“自己不认为自己是个中国人,更愿意接受美国的身份”,第二次是说“中国是个充满了谎言的地方,对艺术作品各种无耻的审查,自己庆幸逃离了此处”。

因此广电总局等立刻对其进行了封杀,电影“无依之地”在上映前下架。新浪等网站已经将赵婷和无依之地设为敏感词。

让人感叹的是,从“骄傲”到“辱华”,这角色变得有点快。

不过亏了这次封杀,让更多的人认识了一位有觉悟的华人导演以及她的作品

15
2021年3月8日 540 次浏览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习特厚:习近平特别受到人民厚爱
发表文章: 如何让中国民众相信民主的中国一定比现在好,第二弹

陈士杰的问题和食人大佐的同名文章珠玉在前(https://2047.name/t/11438https://2047.name/t/11444),不过我还想再补充一些。

一、中国反专制的人不多,反体制的人很多

民国以来中国知识分子常批判中国人的“好皇帝梦”,如今大家眼界开了,知道“好皇帝梦”全世界人都爱做。如果好皇帝的话处处说到老百姓心坎上,还承诺解决一切问题,你不能奢望一般人有本事忍住这个诱惑。大部分中国人绝不反对有能力”解决问题“的专制,至于什么宪法什么程序正义,根本闻所未闻。其实全世界人都这样,不过客观来说,由于中国从没有过民主自由的教育,这个问题稍微更严重一些。

但是中国反体制(establishment)的人是很多的。饭桌上骂政府的言论,绝大部分是在这个层面上。原因也很简单:因为中国太不平等了,那些establishment过得太爽了。比起对于绝大部分人而言虚无缥缈的专制,比起对于绝大部分人而言无关紧要的政治自由,还是对于现在那些吃香喝辣的人的仇恨,更为强烈百倍。

我个人倒是偏爱苏东剧变模式,虽然缺乏清算,但是至少不至于再出现毛主义。不过如果民主人士想要从外部有所突破,那么“剥夺特权”的口号一定要喊上一万遍。

(当然如果最后搞成了阶级斗争,“打土豪分田地”,那我个人认为还不如不推翻共产党。革命总是有变成暴政的危险,我们不能有意忽视这一点。)

二、福利不能丢:中国人羡慕西方国家是羡慕他们的好生活

“只有民主体制的国家才可能跨过中等收入陷阱,进入发达国家行列”“经济发达带来生活水平的普遍进步”“自由市场,看不见的手”…… 好了好了,说的都对,但是说这些和“先富带后富”有什么区别?

说起福利,最重要的当然是医疗、教育、住房、失业金,这四项和个人直接相关的。后两项后面讲,先说前两项。虽然共产党治下的医疗与教育资源获取难,分配极其不平等(不仅是平民与权贵不平等,地区之间也不平等),但是毫无疑问远远超过了一个中等收入国家的及格线。

如图,教育支出一项就有三万五千亿,占财政总支出二十三万亿的15%。

想要推翻共产党,宣传上必须强调福利,到时候也至少要做得比共产党好一点,不然民怨一定沸腾。教育这块可以暂时大体维持现状,医疗上除了取消干部特权以外,恐怕必须要加大投入,印度式仿制药可能也得搞起来。财政上一定不会容易。

小政府?新自由主义?我也喜欢,但是个人福利上决不能讲小政府,不然没人跟你走。小政府仅限取消社会主义特色浪费,比如上图中的“文化旅游体育与传媒支出”。说实话,这能省不少钱呢。

三、机会和恐惧

2018年,纽约时报有一篇讲中国的文章叫机会,民族主义和恐惧,标题起的很好,内容略显老套。NYT的着眼点,在于阶级上升的机会与对国家机器的恐惧。但是更低层面个人生存上的“机会与恐惧”,作者似乎没有注意到。

机会:底层人只要拼命工作,就能保证生存;中低层的人只要拼命学习或工作,就有一定可能性向上攀升。

恐惧:底层人如果不能拼命工作,就会陷入赤贫;中低层和中层的人不拼命学习或工作,就会迅速跌落。

拼命就能活,不拼命就是死,这个最简单的“机会-恐惧”,与专制没有直接关系,但它才是统摄绝大部分中国人的主线。

有拼命的机会,远比没有机会要强,就算那个没有机会的世界可以保证你不拼命也能温饱,因为安贫若素的人总是极少数。20世界前半叶的美国黑人家庭以家教严格著称,现在变成反过来,不是因为基因突变,而是因为那时候的黑人就像现在中国的农村人,有拼命的机会。现在黑人不会饿死了,但是也没有机会了。

什么失业保障啊,严格执行加班费啊,男女同休产假啊,增加带薪假期啊,这些城市上中产喜欢的福利对于目前中国大部分人来说根本是一纸空文,全都可以暂缓,可以省下一大笔钱。

另外看看日本韩国就知道,东北亚人确实格外地不讨厌拼命。

总之,没有更好选择的时候,一定不能剥夺中国人拼命的机会。包括基础建设驱动经济什么的,我们都知道不好,但是动手要慎重。

(为什么不用”内卷“这个词?内卷总有一种”拼命+勾心斗角“的意思。这一点中国人倒没什么特别的。那些到了国外以为外国人都”不勾心斗角“的最后都死很惨。)

四、房子和土地财政

终于讲到这个最大最难的问题了。

一方面来讲,大城市里收入不错的年轻人(比如北京上海税后15万那肯定是中高收入了,虽然这在知乎肯定算赤贫)一年的税后收入赶不上一套两居室一年的涨幅,这对经济活力和社会创造力的危害是肉眼可见的。另一方面讲,其实中国的住房问题并不严重,绝大部分家庭都有自住房。(维基百科给的的90%,央行说城镇自有率96%。我认为按照家庭算,城镇常住家庭90%左右自有率,打工者和农村常住人口在原籍地的家庭几乎100%有房是靠谱的。对照:美国是65%。)

抱怨房子贵,其实是因为区域发展过于不均衡,导致年轻人都往大城市跑。共产党倒台之后它画的”圈圈“都作废,这个问题会逐渐解决。到时候如果大城市的房子还是贵,那也没办法,就像东京那样,供需关系决定的。

问题比较大的是土地财政。这个窟窿太大,短期之内还是要延续下去。尤其是现在不卖地的大城市,到时候要集中卖一些,一方面让房价稍微降一降,一方面也促进经济。如果顺便还能搞点公屋什么的也是个选项,就像新加坡那样。关键是度过转型期的难关,后面日子会变好的。

房价如果下降,城市老一代中产阶级会出来抗议的,就像当年香港一样。对此得软硬兼施,一方面把70年产权废除(本来到时候也收不回来,总不能学共产党搞强拆吧),一方面鼓动年轻一代出来和老一代对着干。

五、制度建设和选票的矛盾

上面说的都是具体的,最后再讲一点务虚的。

从共产党专制转为民主的政府,需要同时面对制度建设和短期选票两大难题。共产党的制度架构没有一处是民主体制可以沿用的。相比而言,韩国、台湾这种已经有议会和宪政表皮的“军政/训政”转“宪政”,显然更为容易。短期选票和制度建设,颇有矛盾之处。所以“民主一定让中国更好”?说实话,我们不可能像当年的韩国人台湾人底气那样足。

大家都知道1787年的费城制宪会议规模非常之小(代表总计55人),不过常为人忽略的一点是:费城制宪会议不仅规模小,而且是闭门会议,因为一旦本州公民可以得知本州代表的动向,那么代表将难以做出政治妥协和利益交换。

如果短期选票与制度建设混杂在一起,费城制宪会议是绝不可能办成的。

共产党最大的遗留问题,除了巨大的特权阶级以外,就是它巨额的党产。中共的党产远比苏共的难处理,因为数额更巨大,所有权更繁杂(各种大国企集团,现在更有阿里巴巴这样难以界定的“党产”),行业分布更广。

从苏联的教训看:第一,一定要限制新政府处置党产的权力。随意转卖可以在短期内充实国库,但是恶果会在几年内就显现。第二,尽量不搞休克疗法,尤其涉及大批就业的问题。

第三也是最切题的:最好让老百姓能在短期内尝到一些甜头。分红是一个很好的承诺。已经是国企的企业,迅速私有化不是好选项(这就好比已经拥枪的国家,一股脑儿禁枪不是好选项)。何况所有权不等于管理权,欧洲的国有大企业也可以有合格的管理水准。“大企业病”很多时候是共通的,并无国有私有之分。这个就不细讲了,展开来又是一千字。

中国经营状况最好的党产,大多是被党内小利益集团控制的,有些红二代红三代名义上不属于共产党领导层。这些人是决不能拉拢的,不然中国会变成财阀国家,比专制更难搞。也没什么必要拉拢他们,毕竟他们没有军权,城堡倒了他们一无所有。可以留一两个利用,剩下的清单要拉起来,昭告天下,到时候该杀就杀。要知道昭告天下是最好的监督。现在中国人不知道这些产业,一旦知道了,他们人或许可以跑,产业跑不了。这些产业要是守不住,民主中国一定完蛋。

( 由 作者 于 2021年3月8日 编辑 )
13
2021年3月8日 710 次浏览
自由主义者
史蒂芬 喜欢近代历史,有时间上传一些好的书籍,大家交流分享
发表文章: 大家是通过什么渠道了解香港《反送中》的来龙去脉?

身在墻內的網友是通過什麽渠道了解香港《反送中》的來龍去脈?分享壹點我自己的經歷。 我是在深圳壹個應該天氣還是比較熱的下午,壹位香港的遊客,丟下下了壹份香港成報,就快要被同事扔進垃圾桶時,被我搶了下來。

我記得有壹篇文章是《藍色的憂郁》(大概講的是港警濫捕濫打,香港的民主法治自由蕩然無存)署名張寶華(沒錯,就是被江澤民怒斥的那位香港記者)。。

隨後我在公司的電視裏看到了有線直播元朗示威(港警派出了大隊人馬鎮壓示威者)。示威者眼中好像充滿了壹種堅定(我看了壹整個下午)。也想了很多。

過了壹段時間大概示威者在香港國際機場示威(好像是少女眼睛被打爆引發市民震怒)

隨後又看了BBC反送中紀錄片了解到了事情的全貌。 最後品蔥的某大神貼出了時間線和經過,大概就是這樣。

這件事情後,我對於共產黨的信任二十多年來產生了徹底的動搖。也讓我思考了很多。在鐵壹樣的事實面前,我認識到香港人根本不是暴徒!以上都是本人的真實經歷,絕無虛構成分。

( 由 作者 于 2021年2月26日 编辑 )
9
2021年2月26日 500 次浏览
回复文章: 西方国家为什么要关心中国的人权问题?

美国(和绝大部分西欧国家)的政治大体上是精英政治。对于(至少一部分不那么贪财的)精英来说,马斯洛前四个层次的需求早已经实现,第五层次的“自我实现”和第六层次的“超我意识”才是他们追求的。

美国外交完全被精英决定。美国外交一向被两个截然相反的理想所左右:

一个理想是国际主义,这个国际主义和共产国际的国际主义没有关系,而是来源于新教徒的救世热忱。当然天下大同的理想在任何文化里都存在。代表人物是威尔逊,我们可以管美国的国际主义叫”威尔逊主义“。

另一个理想是孤立主义,我喜欢管这帮人叫”五月花号主义者“。他们认为美国是新教徒(尤其是清教徒)的新世界,是桃花源。为了能独立于污浊腐坏的外部世界,应该尽量避免与外界接触。他们中的极端主义者认为国联/联合国(也就是威尔逊主义理想的产物)是国际主义精英用来腐蚀桃花源的阴谋。New World Order,Deep State这类鼓吹孤立主义的阴谋论,都是在这个语境下发明的。

历史的结局是美国靠威尔逊主义战胜了苏联。

所以说,美国外交上的两股势力本来就不是”实利派“。虽然现实政治中,实际掌权者总还是实利优先,但是理想的势力如果已经扎根在精英阶级中,那么一定会三不五时地冒头。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发表文章: 法国大革命前夕的图书世界 mobi下载

Zlibrary墙内可用域名:https://1lib.ch

内容简介

  • 新文化史权威达恩顿,时隔八年再出新作,集既往研究之大成

罗伯特·达恩顿是闻名遐迩的新⽂化史研究专家,始终致⼒于书籍史和⽂化史的研究。他的代表作品《屠猫狂欢》被奉为标志着新⽂化史理论和研究⽅法⽇臻成熟的经典之作。《法国大革命前夕的图书世界》是达恩顿时隔⼋年推出的最新英⽂作品,也是中⽂世界时隔⼋年再次推出达恩顿的新作。这本书可谓是达恩顿书籍史研究的集⼤成之作,是⼀部真正结合了书籍、⼈物和思想的社会⽂化史。

  • 浸入式写作,见证法国大革命前夜基层社会的混乱与生机

《法国大革命前夕的图书世界》以一位图书销售代表1778年的环法之旅为主线,用浸入式写作带读者亲历图书贸易的各个环节,感受出版业的激烈竞争和大众高涨的阅读热情。作者达恩顿利用丰富的纳沙泰尔出版社档案材料让法国大革命前的图书世界重焕生机。在这里,书商们为了实现销售在乡镇奔走,贸易路线受政令影响不断改变,关于图书需求的情报飞速流转。他们把满族读者的需求当作生意努力经营,谁也没有想到自己正在为一场革命做准备。

  • 五十年档案研究之结晶,全面复原图书世界的真实状况

罗伯特·达恩顿钻研纳沙泰尔出版社档案半个世纪,对旅行日志、银行账目、书信往来等各种史料做了精细的文本分析。在《法国大革命前夕的图书世界》中,达恩顿通过对众多城市和人物故事的娓娓道来,将启蒙运动、大众阅读与近代贸易结合,描绘了塑造今日世界的革命性变革酝酿之时的历史微观图景。

  • 新文化史开拓者林恩·亨特鼎力推荐;北京大学高毅教授倾力翻译

《法国大革命前夕的图书世界》英文版出版后,引起国内外学者的广泛关注和推荐。新文化史的开拓者林恩·亨特(Lynn Hunt)称赞到:“只有⼀位故事⼤师(达恩顿)才能为18世纪的书籍世界注⼊如此鲜活的⽣命。”耶鲁大学教授约翰·梅里曼(John Merriman)更称罗伯特·达恩顿的研究创造了“⼀种思想的社会史”,是“这个时代乃⾄任何时代最为优秀的历史学家之⼀”。本书由北京大学教授、著名历史学家高毅领衔翻译。


《法国大革命前夕的图书世界》是新文化史大家、书籍史权威、《屠猫狂欢》作者罗伯特·达恩顿的最新作品。

故事围绕⼀位来自瑞士的图书销售代表展开。1778年夏日的⼀天,29岁的让-弗朗索瓦·法瓦尔热动身上马,开启了⼀趟环绕大半个法国的公务旅行。他受雇于纳沙泰尔出版社,任务是拜访沿途书店,推销书籍、查收账目、安排货运、调查市场。在历时五个多月的行程中,他翻越汝拉山脉,沿罗讷河直抵地中海,横穿法国中部地区,途径里昂、马赛、图卢兹等重要城镇。法瓦尔热详细记录了沿途经历。这份珍贵的旅行日志无异于⼀场18世纪法国外省出版市场及图书贸易的导览。与它同样完好⽆缺地保存在纳沙泰尔出版社档案中的,还有上千份内容翔实的信件、银⾏账⽬、交易记录,涉及出版业有关的各⾊⼈群。罗伯特·达恩顿充分利⽤这批宝藏,在本书中描绘了⼀个处于历史重要关头的,⼈物鲜活、⽣机勃勃的图书世界。达恩顿⽤精彩的浸⼊式书写带读者走进图书贸易的哥哥环节,并亲历竞争激烈且秩序混乱的18世纪图书世界。当时市场上流通的是什么书籍?这些图书怎样到达读者手中?通过回答以上两个问题,《法国大革命前夕的图书世界》为读者铺陈了变革前夕法国社会阅读和基层人民生活的全景画卷,以及塑造今日世界的革命性变革酝酿之时的历史微观图景。

作者简介

罗伯特·达恩顿(Robert Darnton)

著名文化史专家、书籍史权威,哈佛大学图书馆荣誉馆长、哈佛⼤学

荣誉教授。1939年⽣于纽约,1960年毕业于哈佛大学,1964年获牛津大学博士学位。1999年任美国历史学会主席。

代表著作有《屠猫狂欢》(1979年获美国历史学会Leo Gershoy奖)、《启蒙运动的生意》、《法国大革命前的畅销禁书》(1995年获美国国家图书评论奖)、《旧制度时期的地下⽂学》等。


下载链接

3
2021年2月27日 136 次浏览
发表文章: 黑火药的制作

第一次发帖,之前一直潜水

中国目前对枪支管制很严格,非法来源主要是散落民间的枪,走私,还有自制

自制枪被判刑的案例很多,网上可以搜到

看到大家最近聊控枪,对控枪我没什么看法,我只是从小喜欢枪

虽然犯法,但是现在中国什么事情不犯法,翻墙都要坐牢,,

不可否认很多人搞枪是为了干坏事,但是干坏事的人想搞枪一定能搞到的,也不差我这篇

发射药

枪一般是指火药为动力的枪,枪用的火药叫发射药,发射药燃烧比炸药慢,不会把枪管炸烂,但又比一般的可燃物要快,因为要在很短的距离里加速子弹

发射药常见有两种,一种是黑火药(古老),一种是无烟火药(现代),燃烧时产生高温气体,推动子弹前进

黑火药的优点是制作简单,不吸潮,材料便宜易得,但是能量密度低,烟大

无烟火药(硝化纤维素等)不吸潮且能量密度高,燃烧无烟,但是制作需要用到很多危险化学品(硝酸、硫酸),所以diy一般选择黑火药

黑火药

黑火药的制作流程,网上很多文章,youtube上有很多视频,在此概括一下

材料是木炭(多孔,只能用木材烧制的木炭,不能用煤炭,不能用硬度高的活性炭、石墨)、硫磺、硝酸钾,分别打碎之后混合,质量比 KNO3 75: C 15 : S 10

木炭超市都有,不说了

硫磺(单质硫)在国内是禁售的,你搜硫磺是搜不到的(因为可以造火药),只会看到硫磺皂,但是可以买到升华硫(纯的硫磺粉),主要是养蜂用的,农业用品相关店铺会卖

硝酸钾也是搜不到的(因为可以造火药),但是可以买到氮钾肥(纯硝酸钾),氮磷钾比例是13-0-45或者14-0-45,包装会写注意看,是用量很大的一种肥料,找卖化肥的地方就可以买到了

然后把混合物放进球磨机(英文ball mill,维基百科有介绍,或者搜black powder ball mill)进行研磨,将粉末越磨越细并在过程中均匀混合

球磨机就是一个罐子里面装满钢珠和粉末,然后不断旋转这个罐子,让钢珠把粉末一点点碾得越来越碎,具体youtube有大量视频,最终出来非常细的粉末 黑火药是固体固体混合,如果不磨得很细,很难点着,燃烧效果也很差

然后就得到粉状黑火药,燃烧残渣比纯粹手动研磨要少得多

粉末黑火药点燃测试

残渣几乎没有,黑色的是烧黑的纸屑

粉状黑火药燃烧并不是很快,要增加燃烧速度就要造粒(granulation)

造粒就是把火药从粉末状变成大颗粒,颗粒中间会有空隙,让火焰可以从中通过,令一堆火药能够瞬间被全部点燃,极大提高燃烧速度,燃烧速度快子弹出镗速度才可能快

造粒根据国外资料一般是添加糊精(dextrin),糊精是一种食品添加剂、烹饪材料

精磨黑火药加1%糊精,再加一点点水,混合干燥之后会变硬

youtube上一般在干燥前将湿润的火药从网筛(厨房里用的那种钢丝做的用来捞汤渣的筛子就可以)孔眼中挤过去,得到小直径的颗粒,待颗粒完全干燥后再把这些颗粒过不同目数(筛子的目数就是单位距离内网眼的数量,目数高的话,通过颗粒的最大直径就小)的网筛,来得到不同目数的造粒黑火药

土法(手工)造粒教程:https://www.skylighter.com/blogs/how-to-make-fireworks/make-black-powder-quick-and-easy

图片已补,谢谢各位,安全第一

( 由 作者 于 2021年3月2日 编辑 )
26
2021年2月24日 1923 次浏览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发表文章: 【全现在】996.ICU,堂吉诃德式的互联网反制运动仍在地下继续

https://www.allnow.com/post/603b0d9873b28e5a728746ad

作者:张依依


“我们将在灰色的地带中,寻求黑暗的公正”。

这是一个寻常的工作日。阿洛所在的告警群里一如往常,不断发布着消息。在这家互联网公司里,自动化监控程序昼夜不停地监控着系统的运行,一旦性能超标,比如 CPU(中央处理器)利用率达到 90%,就会触发告警。

突然,告警记录里刷出了一位同事猝死的消息,死因是结肠癌晚期。讣告夹在告警记录里,显得很扎眼,但很快就被刷了上去。在大一点的企业,每天的告警记录可能有几百条,新的消息覆盖掉旧的。看到的人也没有精力想太多,他们还要赶着去处理新的告警,不然就会被处罚。

再后来,不到一星期,连那个人是谁大家也记不太清了。"感觉人命就像一条系统告警记录一样,很快就没了。这就是我对企业的感觉。"阿洛说。他在这家公司里从事和 IT 相关的工作。

在国内某"大厂"做开发的两年,吴敏也在公司楼下见过救护车。他不知道带走的具体是谁,公司内也不允许谈论。他只知道,一位同事在一两个月的时间里,每天夜里两点下班,早上七点上班,动不动就睡公司,最后得到了通报表扬。"我当时就觉得,这个价值观不对。"

2019 年 3 月,这种对互联网企业的积怨集中爆发出来。一名刚毕业不久,初体验到 996 工作制的年轻程序员注册了域名 996.ICU ,将大厂的奋斗文化与个人的健康代价联系在了一起,因为"工作 996,生病 ICU"。

图片:unsplash

图片:unsplash

"程序员的命也是命"

短短数日之内,这个口号演化成为 2019 年一场极具声量的浪潮。同为 IT 从业者的阿洛和吴敏,都成了这场浪潮的参与者。

在互联网行业内,超时加班的情况已经不是秘密。但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公司将它变成明面上的制度,大举推行。

一位小米员工此前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透露,他花了很长时间才适应了这种常态化的加班状态,"对于996,虽然内心是拒绝的,我的身体和脑细胞是反应不过来的,到那个点,真的困得不行。但我还是觉得这是应该的。"

996.ICU 出现的同一年,发生了数起与 996 制度相关的事件。 2019 年 1 月,杭州电商公司有赞在公司年会宣布执行 996 工作制; 3 月,京东内部有员工曝出将实行分部门 996 或 995 工作制。

996.ICU 的网页上指出, 996 工作制违反现行的《劳动法》以及《国务院关于职工工作时间的规定》。996 工作制下,只有拿到当前工资的 2.275 倍,才在经济账上不吃亏;而即便钱给到位,每周 72 小时的工作量也远超《劳动法》规定的每周 48 小时的上限。

网站末尾写道,"Developers' lives matter"(程序员的命也是命)。

2019 年 3 月 26 日,网站上线没几天,全球程序员聚集的代码托管平台 GitHub 上,出现了一个同名的代码仓库。一般来讲,开发者会使用这些仓库来储存某一特定软件项目的代码文件,文本和图像。

这个名为 996.ICU 的仓库在出现后迅速获得巨大关注,两天内获得了 5 万个标星,登上 GitHub 趋势热榜第一。该仓库的出现极大推动了反 996 的扩散,也让它真正从一个口号演化成一系列行动。

与网站的静态信息不同, GitHub 更像是一个众声喧哗的广场。旁观者不仅可以给仓库点赞表示支持,也可以参与进来,修订或添加内容。然后经仓库主的合并通过,逐渐丰富原本的仓库;或是在原本的基础上,另起炉灶开启更多旁支的仓库。在这里,所有的更改都会被记录留存。

参与者 Xokctach 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仅 3 月 27 号一天,项目就收到 50 多个合并请求,包括修改笔误、添加新内容、将中文内容翻译成多国语言等;次日,996.ICU 新增了一个"曝光 996 公司及部门"的投票功能,并延展出两个关联项目:996 公司黑名单和 955 公司白名单。

与此同时,人们涌入各类社交平台,建立以 996.ICU 为名的群组,分享彼此境遇,吐槽或是互相支招。开发人员用于团队协作的办公软件 Slack ,也被志愿者使用起来,商讨下一步计划。

大家最初想象过很多方法,希望让 996.ICU 的概念留在公众话语里,并拥有长久的影响力。

比如,有人提出要在某一天,将社交媒体账号集体换成 996.ICU 的头像;有人打算制作一套表情包和 meme 发布到微信商城;有人则想要在微博、B 站这样更主流的平台上做宣传,或是像饭圈一样集资买公交地铁站广告;也有人想要做一个游戏,让程序员可以为自己打工,游戏的名字就叫做:"程序员不能死!"

图片:996TSC 主页

图片:996TSC 主页

这些想法大多停留在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阶段,但也有一些受到广泛支持的想法,衍生成 996.ICU 的子项目,真正尝试反制 996 加班制度。

其中最出名的项目之一就是"反 996 许可证"------简单的理解是,当一个开源项目将"反 996 许可证"加入自己的授权协议,任何想要使用该项目的公司都将需要遵守这个协议。这利用了开源社区的特性,意味着加入该协议的项目越多越普及,它对企业就越具有约束性。

就是在这时,此前一直在旁观察 996.ICU 运动的 Suji Yan 正式参与到其中。他的妻子,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的法学博士 Katt Gu 为"反 996 许可证"起草了授权协议。

在 Suji 看来,到这个阶段,因为 996.ICU 而聚拢的这些人之间已经形成某种自治的机制。

有别于传统的组织形式,它没有一个领头者或中心负责人,每个人都可以参与协作,提交意见。至于是否合并意见,则由仓库主和志愿者通过"民意"投票决定。

Suji 告诉全现在,他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一个账号提出修订意见,想将字节跳动从企业黑名单上去除,并列出自己的一系列论据。此举引发了很多人的反驳,最终合并失败。"就是一人一票的投票,结果就把他给干死了,跟雅典公民大会上的陶片放逐制似的。"

2019 年 4 月 11 日,马云在阿里巴巴内部交流会中谈及 996 ,表示"今天中国 BAT(百度、阿里、腾讯)这些公司能够 996 ,我认为是我们这些人修来的福报。"

这句话使得原本势头有所消减的反 996 运动,重新被推向新的舆论高点。在知乎的相关讨论中,有人称,所谓 996 ,其实是对人的物化,是"把人当机器","现代人很大的痛苦就在于'自我物化'而不自知"。亦有人截屏指出, 2017 年马云接受韩国媒体采访时说的是,"我后悔终日忙工作,根本没时间陪陪家人,要是能再活一次,我绝对不会再这样了。"

在接下来的五四青年节,主张用线下行动抗议 996 工作制的项目小组 996action,组织了一场行为艺术式的线下活动------以挂号信的方式给马云寄送劳动法。

小组的 GitHub 页面显示,活动收到百余张寄送劳动法的照片,其中有一个人直接将一本劳动法贴到了蚂蚁金服办公大楼的玻璃上。

同一时间,成员们又发起了对各地人社局的信息公开申请,申请公开劳动保障部门日常军事检察的年度计划、举报投诉渠道、承办案件的统计表,以及 996icu 行动发酵至今劳动部门的应对。

但始终,这种去中心化的组织方式是松散的,人们可以迅速地聚在一起,也会受各种因素影响而迅速散开。

图片:996action

图片:996action

消失的仓库主

2019 年 5 月,中美贸易战起,对加班文化的同仇敌忾,逐渐淹没在更大的舆论浪潮之中。

或许也因此,很多人没有注意到,最初的仓库主 996icu 消失了。

仓库记录停留在 2019 年 10 月 20 日, 996icu 合并了一个修订请求,将大连赢海科技有限公司加入企业黑名单,并附加了三张内部群截图。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尽管还有人不懈地提交新的修改,提交企业强制加班的证据,但它们都只能停留在请求阶段。仓库已经废弃,空留下一个场地。

关于 996icu 消失的原因说法不一。"盗号的可能性不大。"阿洛对全现在分析," GitHub 我们(程序员)不会随便扔的,就算是密码丢了我们也能找回来。从技术人的角度,如果账户都不上,只能是人出事了。我们是这么猜测的。"

除此之外,群内最初的几名核心成员,包括 996action 行动的几个组织者也全部"失踪"------这可能意味着他们换了账号,也可能是不再参与,彻底退出,总之已经不再活跃。阿洛尝试沟通过其中几个人,有一个提醒他,不要问,不要打听,然后就再也没有上线了。

尽管得到了央视新闻和《人民日报》等官方媒体的正面评价,但和组织者们一开始的乐观想象不同,反 996 运动并没有受到所有人的欢迎。

2019 年 4 月,996.ICU 的网页和 GitHub 主页一度被部分浏览器屏蔽,无法访问,且显示"存在违法信息"或"扫黄打非机关提示"。同一时间,阿洛表示,被 996 内部称为星火群的 QQ 群悉数遭到封群。

组织寄送劳动法的活动中,志愿者也发现,很难在微博上发起话题。知乎、贴吧上的相关讨论也会很快遭到删除。

而 GitHub 仓库的 issue 区,则早在当年 3 月 29 日、996ICU 的话题热度最高的时候,就因为"讨论失控"被仓库主主动关闭。关闭前,仓库的 issue 数量已经超过十万条。

这一切都阻止了反 996 讨论的蔓延;线下行动也很快陷入困境,进一步消磨了参与者的热情。

申请信息公开涉及到繁琐的程序,志愿者查条例,寄资料,收文件,电话沟通,前后花费了大概半年多的时间。

2019 年 11 月,996action 的主要参与者"鬼柒"在自己的豆瓣上公布行动的阶段性结果。江苏苏州直接回复了绝大部分申请公开的信息,包括关键的年度计划、投诉渠道和案件统计;江苏南京和浙江杭州两地,则在一轮行政复议之后,在法院的要求下给出 2017 和 2018 年度的劳动监察案件统计表;广东深圳维持原答复,不公开案件统计数据;而四川成都人社局没有公开任何信息,将其均视为"内部管理信息",不予提供。

2019 年的 5 月 20 日,志愿者提交了针对成都人社局关于信息公开的行政诉讼。

在鬼柒上述的豆瓣文章中,针对这起诉讼的描述是,"目前还在沟通阶段"。在这之后, 996action 的仓库和鬼柒的豆瓣账号都停止了更新。

根据阿洛的描述,这起诉讼最终在漫长的等待中慢慢没有了下文。

堂吉诃德和风车

"实际上一开始,就有很大的分歧。以第一波运动组织者为主的人,相信可以通过现有的法律渠道争取自己的权益;还有一部分则持保留看法,一直留守在 Discord 和 GitHub上。"阿洛说。

Discord 原本是游戏玩家之间常用的即时通讯平台。和 996.ICU 的 Slack 群组几乎在同时组建。相比之下,它的匿名性更高,但也更加冷门,留守于此的人多是在隐私安全上有更大的顾虑。

阿洛就属于后者。2019 年的时候,他面对的是需要对抗自己所在公司推广 996 的现实,所以没有参与当时的活动,只是闲暇时在一旁观察。

但随着第一波行动陷入困境,那些留守在暗处的人开始行动起来。他们将数据进行备份,设置多个资源点,防止文档被查封,资料丢失。一面继续记录企业劣迹行为,将黑名单逐渐扩大。到了 2020 年,第一波偃旗息鼓之时,第二波行动已经具备了雏形。

"他们是给我们踩地雷的。"阿洛说,"暂且称第一年的运动为,堂吉诃德计划。"

虽然同样生发于 996.ICU 的概念,但第二波的组织者完全转变了思路。他们不再试图向企业施压或是向政府部门求助,以停止过度加班的现象,而是希望通过记录企业劣迹来帮助求职者避雷。

他们也意识到, 996 只是手段之一。事实上,在 996 的概念之后,又前赴后继地出现了 007、715 等说法。 2020 年 9 月,餐饮集团西贝创始人贾国龙在社交媒体上表示," 996 算个啥,我们是' 715 、白加黑',我们就是这么拼,经常是每周工作 7 天,每天工作 15 小时,白天加晚上,夜里还总开会。"

在如今的黑名单档案中,996 被归纳到流氓企业行为标签的"恶性加班"之中。除此之外,还有就业欺诈、恶意欠薪、职场 PUA、变相裁员、年龄歧视、员工自杀等 15 种标签。

黑名单也不再局限于互联网企业,而是扩大到一切行业内涉嫌违反劳动法,恶意压榨员工的行为。

这回应了反 996 运动曾遭到的质疑------2019 年 996.ICU 占据网络头条之时,有一些批评指出,相比于全年无休的普通劳工,程序员的条件已经很好,而且收入明显更高,"你们写代码才 996 就闹腾,太娇嫩了"。

这也是网络讨论的一个常见走向,对于 996 的声讨或许最终演化成一场比谁更辛苦,更值得同情的"比惨大会"。

2020 年 9 月,沉寂已久的 GitHub 仓库里,出现了一篇名为" 996icu 运动仍在继续"的文章。里面写道,不希望 IT 人员成为一种特权群体,而是希望通过他们特有的技术手段,来为所有的维权者提供技术支持。"我们将在灰色的地带中,寻求黑暗的公正"。

图片:谷雨数据

图片:谷雨数据

福报bot

第二波行动几乎将全部精力都投放到记录企业劣迹行为上。

这之中一部分是通过网络爬虫,自动抓取网络上记录下的信息,包括媒体报道、论坛上的个人求助和曝光等;一部分来自参与者主动提供的信息。

这些信息都被审核上传,并在必要时进行脱敏。"比如有些同胞会把公司内部聊天软件截图发出来,其实那些软件的聊天背景都是加了特殊噪音的,经过处理之后能显示截图者的工号。"吴敏对全现在解释。

大部分企业并不会将强制加班放在明面上,所以很多爆料者拿出的证据都是内部群截图或会议录音。"有些用拍照的方式甚至都去不掉,用特殊的解码方式可以把混入的噪音给还原出来,相当于他们有自己的密码本。这时候就需要我们去识别,去噪,再保存。"

"听说隔壁节点的大佬还会写假的水印进去,够损的。"阿洛在这句话后面,加了个歪嘴笑的表情。

在他们看来,这是 996.ICU 的特殊优势。针对员工的风控技术就是 IT 人员研究的,所以不论出现什么新的手段,都立刻会有反制的方法。"大家都是韭菜, IT 人还是比较团结的。"阿洛说。

相比于 2019 年的高调,第二波的行动要隐秘得多。以至于网络上的绝大多数人相信,这个名噪一时的话题

在仓库主消失之后,GitHub 上的企业黑名单再也无法更新。新的企业黑名单入口被放在了 Slack 和 Discord 的群组里,只能通过他们编写的自动回复机器人 bot 进行查询。

在 Slack 查询群中,输入 @福报+查询+公司关键词,就会跳出数据库中针对该公司的记录。

此前,该名单曾以线上文档的形式流传过一段时间,但遭到举报,链接失效;也有组织者发现,"有 HR 下载文件挂公众号钓鱼,有人加了群发现是老板在蹲着",于是文档在群内也不再公开。入口一步步被缩窄到今天的形态。

截至 2021 年 2 月 23 日,996.ICU 的 Discord 节点能查询到的公开记录,包含来自国内 25 个地区 2525 家企业的信息。

群公告中,提示使用者不要用国内社交平台分享群内数据和链接,以及,讨论企业黑名单不要上升到政治和阶级层面。

每当有成员退出,bot 就会发一条信息,"XXX 再见,愿天堂没有福报"。

阿洛表示, Slack 和 Discord 只是第二波行动中的两个公开访问节点,还有大量信息没有开放查询,也无法被国内通用的审查途径搜索到。它们被分散在不同的节点,作为资料备份在闲置的硬盘中,节点之间互相作为备份,一旦感到必要就归档备份,然后删除清理痕迹。

各个节点有不同的负责人,彼此互相帮忙,但谁也不知道负责的是谁,"我们不会去打听,也不会去找其他的资源点。防止被一窝端。"

他转达其中一位负责人的话,"我们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保护自己"。全现在和阿洛的对话在 Discord 的一个临时频道进行,对话的最后,阿洛提到自己生了重病,也不知道还能活多久,"做这些事情,也是想留下一些东西"。

随后,频道被即刻关闭删除。阿洛也更换了 ID ,消失在茫茫群组之中。

遗产

时至今日,996.ICU 的仓库仍以 25.5 万多标星,占据整个 GitHub 网站的总榜第二。

2019 年的运动爆发一两个月之后,有人在 Slack 群里表示,这次行动让自己的公司脱离了 996, 996.ICU 已经取得了成功。但很快就有人指出,很多公司只是给加班换了个外壳,"他们开始实行敏捷开发了,给你的任务,你做不完就只能自己加班,这算不算一种强制加班呢?"

互联网企业的负面新闻仍层出不穷。

2019 年 11 月,网易的一名游戏策划爆料,称自己在身患绝症之后,被暴力裁员,之后网易发布说明致歉,表示确实存在粗暴、不近人情的行为;差不多同一时间,多家媒体发布报道,华为前员工李洪元在离职后被起诉敲诈勒索,最终因证据不足被释放,释放前已被羁押 251 天,最终龙岗区人民检察院决定给予其国家赔偿。

而企业也反过来,对求职者建立了黑名单。

上海的《劳动报》曾报道,京东、腾讯、百度、沃尔玛中国、美团点评在内的 37 家企业组成阳光诚信联盟,企业之间共享"用人黑名单",录入之后去其中任何一家求职,都会被拒绝。

早在 2019 年 4 月,浙江人社部门就提出,将推进人社信用体系建设,届时频繁跳槽等行为或将影响个人信用分。《南方都市报》则报道,今年 2 月,嘉兴公布首个"劳动者维权异常名录",维权者的姓名、肖像、性别、地址都被披露出来。

在企业和员工之间巨大的资源和权力差距下,绕开"坏企业"的想法也罩着一层过于理想主义的光环。

"所有工厂都是坏的话,你去哪儿?" Suji 说。在整个反 996 运动中,他几乎是唯一一个实名的参与者。他现在独立创业,因而也不受到任何公司管理层面的牵制,但除他以外的绝大多数参与者都无法承担这个代价。

图片:视觉中国

图片:视觉中国

在国内做了五年开发后,有了家庭和孩子的吴敏选择离开中国。现在,他每周的工时是 30 个小时,每天九点半工作到下午五点,老板几乎不让加班。

除了工作时长,他感到这里和国内最大的不同是整个行业对一线开发的态度。"这里四五十岁一直做一线的大有人在。上周我们就招了个乌克兰老哥,一看简历都 43 岁了,入职之后乐呵呵地干活,我们会觉得年龄大的很靠谱和稳妥。但在国内,他们会觉得 30 多岁的人有各种羁绊,不能做到说出差就出差,说通宵就通宵。刚毕业的年轻人都是租房,可以随时变动工作地点......"

以至于 35 岁成为一道职业"分水岭"。不仅许多企业将 35 岁视为招聘的年龄上限,35 岁以上的员工也担心遭遇以各种理由为名的"优化"裁员。每日人物曾探讨过这种焦虑,一位零售从业者引用前同事的一句话,"到我这个年纪( 39 岁),体力、精力都跟不上,加班拼不过人家,迟早要被换掉。"

很多人和吴敏一样,在发现无法改变现状后,作出了同样的选择。 996.ICU 子项目之一 996.Leave ,就是通过在海外就业的 IT 工程师,专门为国内想离开 996 环境的人介绍工作。这个项目获得了 4000 多的标星,直到现在仍然在运转和更新。

在程序员论坛 V2EX 上,围绕 996.ICU 的讨论仍会时不时出现。一些人对运动的结果表示失望,感到无论是全网声讨还是官媒的批评都没能带来企业的改变,反而让更多小公司跟风学起 996 的管理模式。

一位名为@songhui4123 的网友则认为: 996icu 是成功的。它引发了程序员对自身处境的思考,在此之前,甚至很少有程序员思考 996 的合理与否,认为那就是奋斗,那就是通往成功的必经之路。

Suji 抱有类似观点。在他看来,反 996 运动之所以兴起,是因为程序员过去十年所沉浸的幻觉已经破灭了,大家意识到自己和其他的工人没有什么本质差别。

从这个意义上讲,他在论文《 996.ICU------自由与开源软件运动的延续以及数据作为一种新形式的劳动》中写道,996.ICU 运动的本质,就是一场去中心化的、自发的、跨国的,基于互联网和各种新技术构建的平台上的"工人运动"。

只不过,他们搭建的是数字世界的基础设施。这个世界正在取代物理世界,变得愈发庞大和复杂。作为数字世界的守门人, IT 人员本可以有更大的话语权,却被圈养起来,编写将所有人卷入系统的程序。而反 996 运动就是一个逐渐觉醒的过程。

"这个事情好玩的点在于,在中国这样一个赛博化最快的国家,工程师里的一些人点燃了反抗的火种,虽然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在反抗一些什么。" Suji 表示。

有些人反抗的是加班,有些人反抗的是加班没有给够钱......达到自己的目的后,一些人退出了。但只要还有人留下来,运动就会继续下去,因为 GitHub 的协作本身就是可分叉的,总会有人接手继续贡献。

阿洛所参与的第二波行动似乎就是一个印证。

如今互联网公司对开源社区的高度依赖,让他们无法像对 996.ICU 所做的那样,将 GitHub 一禁了之。但即便如此,在 2019 年 4 月, 996.ICU 被众多国产浏览器屏蔽之时,许多人还是对此产生了担忧。同年 4 月 24 日,微软与 GitHub 的员工发起一封联名请愿,向微软施压,保持 996.ICU GitHub 仓库不被删改并且可供所有人使用。

Suji 对反 996 的未来持乐观态度,他相信会有一波又一波的浪潮对此发出挑战。他有一个预测,在一两年之内会出现一个支持平台合作主义的公司,让程序员通过完全开放协作的方式,从根本上改变当前"大厂为王"的网络体制。

在全球范围内,已经有很多"平台合作社" APP。比如 La`Zooz ,由以色列开发者发起的一个去中心化、社群共有、使用加密货币的拼车服务;还有创办于美国旧金山的 Loconomics ,一个对接本地服务需求和供给的 APP。

在 Loconomics 上,所有的服务提供者都被称作"所有者",他们共同拥有这家公司,可以选举合作社理事会,共同进行决策。至于经营产生的利润,也不再只归于企业金字塔尖的少数人,而是根据"所有者"的贡献进行分配。

(文内的阿洛、吴敏均为化名)

8
2021年2月28日 390 次浏览
回答问题: 你会觉得中国比美国更加透明吗?

是你把美国那些已经透明的事当做理所当然了吧…… 上至立法怎么立(最近议会就有大动向),军费怎么花,外交上有什么动向,下至市议会整天掰扯的那些地方上的财政问题,这透明度是中共可比的?尤其是地方事务,只要你热心于此,绝对是可以100%掌握的。习近平的黑手你能看见是因为人家是皇帝,有些事情遮也遮不住。你试试看你在中国能看清镇长的黑手吗?

现在的中共国没有资格和西方比透明度,先跟过去的中国比比吧。古代有朝议,某种程度上是一种非民主的议会,今天朝廷上有什么话,过半个月地方上的知识分子全知道了。六四的时候消息也是通的,中南海里发生了啥,老人家里发生了啥,当天就传到广场上。现在中国政治的透明度,比起古代太监当权皇帝不上朝的时候还要不透明。

派乐迪
愛牛奶盒的人 你們可不能混瑤哦~
回复文章: 47名參與初選泛民主派被落案起訴顛覆國家政權

你们杀死一个李公朴,会有千百万个李公朴站起来!你们将失去千百万的人民!你们看着我们人少,没有力量?告诉你们,我们的力量大得很,强得很!看今天来的这些人,都是我们的人,都是我们的力量!此外还有广大的市民!我们有这个信心:人民的力量是要胜利的,真理是永远存在的。历史上没有一个反人民的势力不被人民毁灭的!希特勒,墨索里尼,不都在人民面前倒下去了吗?翻开历史看看,你们还站得住几天!你们完了,快完了!我们的光明就要出现了。你们看,光明就在我们眼前,而现在正是黎明之前那个最黑暗的时候。我们有力量打破这个黑暗,争到光明!我们的光明,就是反动派的末日!(热烈的鼓掌)

--聞一多«最後一次演講»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发表文章: 獨裁者手冊(繁体版) pdf下载

内容简介

在你追求改變成真的路上,切莫忘記這個現實:

壞行為往往才是好的政治手段

好的政策 橫等於 壞的政治決策

不管是民主政體、公司行號還是高壓獨裁國家的領導人,只有一個共通的特質:他們想要延續自己的統治。

本書從這個基礎論點出發,大膽提出全新的單一架構理論,把我們所知的一切政治現實全部解構。那就是:國家沒有所謂的利益,人類才有。不管是非洲的獨裁國家還是亞洲的模範民主,領導者個人的利益與行動,永遠是驅動一切政治行為的力量。不管表面上提出再多「國家價值、社會利益、理念與院警」,背後的意圖永遠是延續自己的統治生涯。

理解了這個「自利原則」之後,作者提出了一套極為簡單的方法,可以供任何想要奪權的人參考並照著辦。包括

・創造權力的三個基本群體:廣大人民、重要成員、關鍵核心群

・關鍵核心群的人數越少越好

・切忌讓任何支持者擁有不可取代的地位」

・找到利益、控制利益、分配利益

・絕對不要把利益從支持者手上拿開

理解了政治運作的基本道理之後,我們就可以真正解讀每天在我們身旁發生的政治議題,包含「為什麼政客瘋狂舉債」、「為什麼立委選舉要採用小選區制度」、「為什麼財稅法規永遠是國會攻防的熱點」、「為什麼要尋求年輕選民的支持」、「為什麼要提出歡迎移民的政策」、「為什麼要在偏遠地區蓋捷運或設高鐵站」、「為什麼要一直擴張社會福利制度」,以及「為什麼一方面要為人民謀福,一方面又誓死反對敵對陣營的好倡議」。

本書行文流暢,大量引用讀者容易理解的歷史事實與社會現實為例證。最重要的是,本書提出了具體的建議,針對如何改革民主制度、如何改革公司治理、如何擴大民意基礎等等,使我們更容易改變成真。凡是想要改變成真、凡是想要改善公司治理的人都必須閱讀此書。

貪腐帶來權力。絕對的貪腐帶來絕對的權力。


下载链接

5
2021年2月18日 833 次浏览
thphd 2047站长
发表文章: 不花一分钱给本站捐款的方法

几步简单操作,以挖矿的形式将电能转化为数字货币,送进本站账户。

假设你用的是Windows操作系统:

  1. 下载XMRig https://xmrig.com/download 并解压。杀毒软件会报毒(因为有很多病毒利用被感染者的计算机挖矿盈利),请让杀毒软件放行。

  2. xmrig.exe旁创建一个名为run.bat的文件,用记事本打开,填入下面的内容,然后保存:

    cd %~dp0
    xmrig.exe -o pool.supportxmr.com:3333 -u 88QwaesrsGFA2t8NYBEvQTAhaQpQqUkVDaxLoVAoQExLJDqzsZX5dz6CwP23bZib3zXx5kFefskAMHWJoZNbZn8C59v5DY6 -p x 
    pause
    
  3. 右键run.bat,以管理员权限运行。xmrig会开始利用你的计算机CPU挖矿,将电力转换为数字货币,送进指定的门罗币地址(上面8开头的一长串)。

  4. 目前门罗币价格很高,用2018年之后生产的CPU挖矿,挖矿的收入大于消耗的电费。如果你的电脑是老古董,请不要使用这个方法挖矿,因为消耗的电费将超过挖矿的收入。如果你确实想捐助本站,可以参考这里提到的方法,给你的门罗币钱包充值,并直接向我们转账。

  5. 如果你有门罗币钱包,可以把上面例子中的钱包地址换成你自己的地址,这样挖矿收益将进入你的钱包。你可以把这些钱花掉,或者换成法币,或者转账至本站的收款地址(上面8开头的一长串)。

  6. 在supportxmr.com(本例中使用的矿池的官网)上可以随时查看某个地址下的挖矿收益。

5
2021年2月17日 505 次浏览
thphd 2047站长
发表文章: 如何使用门罗币(Monero, XMR)接受境外反动势力资助

为了更好地寻衅滋事、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在此向大家普及Monero的使用方式。

为什么选择Monero?

传统加密货币如Bitcoin/Ethereum,交易记录被存储在区块链上,因此执法机构可以利用区块链追溯资金流向。而Monero的交易记录虽然存储在区块链上,但通过用户私钥加密,除账户持有者之外无法查看,因此使用Monero进行交易无法被执法机构追溯,私密性与现金交易相当。

简而言之,用Monero转账,

  • 除非主动告诉,否则收款方不知道谁是发起方;
  • 除非主动公开,第三方无法知道这笔转账是否发生,亦无法知晓转账金额;
  • 也就是说,别人给你转了账,你无法知道钱是由谁转给你的,第三方则无法知道你是否有收到钱、收到多少钱、花了多少钱。

如果你想了解什么是加密货币、地址和钱包,请看/t/11136

步骤

  1. 安装Monero钱包软件

    Monero钱包软件分图形界面(GUI)和命令行(CLI)两种,推荐使用图形界面。

  2. 利用Monero钱包软件创建钱包、生成收款地址。

    Monero钱包包含一个主地址(primary address),此外你还可以生成若干个副地址(subaddress)。

    通过副地址无法推断主地址。

    如果你使用同一个地址,一面公开接受境外势力资助,一面公开收取名下第三套房的房租,那么红军就可以将你的反坏右身份与你的地富身份关联起来。为避免不必要的抢劫、强奸、酷刑或死亡,请使用不同的地址作为你不同身份的收款方式。

  3. 钱包充值与提现

    面向中国大陆提供服务的各大比特币交易所如币安、火币等均支持Monero(代号XMR)的充值与提现。

    用人民币向你的钱包充值的一般流程:

    1. 用人民币(银行卡、支付宝等)换购交易所的USDT
    2. 用交易所USDT,购买交易所的XMR
    3. 在交易所选择提现XMR,向交易所提供你的一个副地址,等待交易所将XMR打入你的地址。交易所通常会征收一笔手续费。

    从你的钱包提现到人民币的一般流程:

    1. 在交易所选择充值XMR,按照提示操作Monero钱包,向交易所指定的地址打钱。
    2. 将交易所XMR出售,得到交易所USDT
    3. 将交易所USDT换作人民币(银行卡、支付宝等)
  4. 接受境外反动势力资助

    将你的其中一个副地址公布给境外反动势力,然后耐心等待。

安全性

当局只知道你在交易所换购了XMR,无法知道你如何使用这些XMR,除非对你的电子设备进行搜查并获取你的钱包私钥。

请不要在使用Monero钱包软件的电脑上安装XX卫士、XX管家等软件。

( 由 作者 于 2021年2月14日 编辑 )
8
2021年2月14日 640 次浏览
thphd 2047站长
发表文章: 加密货币如何泄露隐私;门罗币(Monero, XMR)是如何保护隐私的

比特币、以太币等货币的转账记录在其区块链上,由于区块链所有人可见,因此转账记录也是所有人可见

如果你的朋友向由你实际控制的账户(别人能看到地址,也就是公钥,而只有你有私钥)支付1比特币,事后他因贩毒被抓,那么执法机构就知道这个账户里有涉毒资金

下次你用同一账户在小卖部购买饮料(转账给店主),执法机构便知道,买饮料的你就是当初涉毒的你(因为使用的账户地址相同),于是你就进去了


你可以将这些钱转到你拥有的其他账户,但无论转多少次,记录都是公开的,所以这笔钱怎么也洗不干净


Monero的解决方案:转账的时候,转账记录不是一对一(发送者和接收者),而是多对一的。

一笔转账记录看上去类似这样:

小明    
小刚    
小李 --> 阿强
小赵    
小米    

其中只有一个发送者是真实的,其他发送者都是凑数的。

该转账记录通过非常复杂的公钥密码学算法加密、签名,参见https://eprint.iacr.org/2017/1066.pdf

在第三方看来:

  • 确定该转账行为是合法的(发起人是账户持有人)
  • 确定转账的数目是合法的(转账完成后,被转出账户的余额大于等于零)
  • 无法确定收款人是谁
  • 无法确定五个转账人是谁
  • 转账人可能是五个人中的任意一个,无法确定是哪个
  • 无法确定转账金额
  • 无法确定账户余额

在阿强(收款账户的实际持有者,拥有对应的私钥)看来:

  • 确定收到了一笔钱
  • 可以将这笔钱转作他用
  • 知道这笔钱的数目
  • 无法确定转账人是谁
  • 转账人可能是五个人中的任意一个,无法确定是哪个

当你的朋友向你支付1门罗币,事后他因贩毒被抓,由于上面介绍的原因,执法部门知道他把门罗币转给了一个地址,但执法部门并不知道这个地址的实际控制人是你。(别人只能看到地址,也就是公钥,而对应的私钥在你手中)

你去小卖部购买饮料,并转账给店主。由于上面介绍的原因,执法部门在区块链上看不到你之前接收毒资时使用的收款地址。他们只能看到五个被加密的地址共同购买了饮料,即便他们确定其中一个地址包含毒资,也无法确定那个地址到底是真的被用于本次交易,还是被随机拉来凑数的。

除此之外,其他人使用Monero进行交易时,也会不断地拉各种无关账户(包括你的涉毒账户)进来凑数。经过一段时间的“混合”,执法部门已经无法确定这些钱到底在哪一笔交易中真正被使用、最终去到了哪些账户中。

这种“混合”(mixing)帮助Monero掩盖账户的交易历史,每次交易的混合比例是可选的,用于混合的账户数越多,匿名性就越好,手续费也越高。

总之,用于混合的账户数越多,以及混合的次数越多,资金的来源越难追踪。这就是为什么有些monero用户建议收款人将资金在自己的账户之间多转几次,以最大限度降低被执法机构盯上的风险。


私钥必须保管好,绝对不能落入执法部门手中,只要有私钥,一个账户的所有收款记录都能看到。


换言之,XMR最大的用途是洗钱。

随着中国对资金出入境监管越来越严,国内维稳越来越强力,洗钱需求必然越来越旺盛,预计XMR价格将大幅上涨。

( 由 作者 于 2021年2月14日 编辑 )
6
2021年2月14日 157 次浏览
thphd 2047站长
发表文章: 什么是加密货币、地址和钱包

加密货币通过把转账记录保存在区块链上,来确定每个账户中的余额。

例如:

...

区块链 高度114514
小明(账户8964) 转账 10元 给 小红(账户2047)

区块链 高度114515
小红(账户2047)转账 6元 给 小刚(账户2077)

...

根据上面的转账记录,我们就可以知道小红的账户中还剩4元。

所谓转账,就是由用户向区块链添加转账记录。

假如小红要添加一笔转账记录,她首先要证明自己是账户2047的所有者。于是她用自己的私钥,对她提交的转账记录进行签名。如果你想了解公钥、私钥、签名等技术,请阅读https://2047.name/t/7506

小红的账户地址(在这个例子中是2047),就是她账户的公钥。其他人可以用这个公钥,来验证小红提交的转账记录上利用私钥生成的签名。由于只有小红拥有账户的私钥,所以别人可以通过验证签名,来确定这条转账记录确实是小红提交的,并答应将其加入区块链中。

由于验证身份的过程不可避免的会用到公钥密码学(数字签名及其验证是公钥密码学的主要应用之一),这一类数字货币(例如比特币、莱特币、以太币等等)被统称为密码学货币(crypto-currency),也就是所谓的加密货币。


在提交转账记录的过程中,小红需要指定小刚(收款方)的地址,以及小刚的公钥。事后小刚可以用他的私钥来向其他人证明他拥有这笔款项。所以为了方便,绝大多数加密货币的账户地址就是账户的公钥,转账到一个地址等于转账到一个公钥。

因此区块链上的记录看上去更像是:

...

区块链 高度114514
账户8964 转账 10元 给 账户2047

区块链 高度114515
账户2047 转账 6元 给 账户2077

...

根据所使用的密码学算法的不同,公钥的长度也不同,这就是为什么加密货币的地址长度各不相同。


小红的公钥(即账户名称兼收款地址)是公开的,私钥是只有自己知道的。如果遗失私钥,就无法动用公钥(即账户地址)下的所有款项,因此私钥必须保存好。而用于保管私钥的工具,就被称为(加密货币的)钱包。

钱包分硬件钱包和软件钱包。将私钥写在一张白纸上,构成最简单的硬件钱包。

软件钱包,通常是指一些运行在Windows/OSX/Linux/Android/iOS/Chrome/Firefox上的应用程序,它们除了保管私钥,通常还会提供一些额外功能,例如签名、余额查询和转账。

硬件钱包,通常是指把上述功能做到一个外置的设备里(比如一个U盘形状的USB设备),由于私钥不需要被复制到计算机上,所以很难被攻击者盗取,也不会因为误操作被上传到网络上,适合对资金安全性有极高要求的用户。

如果软件和硬件钱包损坏,私钥就会丢失,造成资产损失。因此将私钥写在白纸上是一道很重要的保险。为了便于记忆,很多加密货币钱包软件,都能够将私钥转换为若干个英文单词组成的列表,用户如果丢失私钥,可以将这些英文单词输入到加密货币钱包软件中,来恢复自己的私钥。

( 由 作者 于 2021年2月14日 编辑 )
5
2021年2月14日 140 次浏览
发表文章: 【一篇有关香港的旧文】-- 伞运五年后的香港,何去何从?

(按:这篇文章写于2019年4月,恰恰在反送中运动之前。但文章的结论和预测,不幸而言中了现在所发生的事情。本文大致由Deepl工具翻译, natasha修正。)

Nearly Five Years After the Umbrella Movement - Where is Hong Kong Now? 伞运五年后的香港,何去何从?

作者:Rachel Lietzow

While throughout history colonialism has often led to disastrous outcomes for colonized states — manifested in many forms such as ethnic conflict, persecution of indigenous people, resource draining, destruction of governmental institutions, violation of human rights, erasing of culture, and poverty—Britain’s colonization of Hong Kong was truly an outlier in almost all respects. The immense economic development of Hong Kong that took place under a quasi-democratic system created a complex dissonance in Hong Kong’s “Chinese” identity: the Hong Kongers were a people culturally acclimated to Chinese tradition, nationalism, and dynastic rule, yet they experienced firsthand the prosperity of democratic rights and open market institutions. A fitting description of the mainstream Hong Konger perception of identity cannot be described better than as conflicting: “They resist China’s political control, but embrace China as the motherland. The memories of history continue to haunt people today”. [1]

纵观历史,殖民主义往往给被殖民国家带来灾难性的后果--表现为多种形式,如种族冲突、迫害原住民、消耗资源、破坏政府机构、侵犯人权、抹杀文化和贫穷,但英国对香港的殖民统治几乎在所有方面都是一个例外。在半民主制度下,香港经济的蓬勃发展给香港的"中国人"身份带来了不和谐的杂音:香港人在文化上适应了中国传统、民族主义和王朝统治,但他们却亲身经历了民主权利和开放市场制度的繁荣。用矛盾来形容香港人的主流身份认知再合适不过:“他们抗拒中国的政治控制,但又拥护中国为祖国。历史的记忆至今还在困扰着人们"。

The integration of the English language into the socio-cultural fabric of Hong Kong lifestyle has added a layer of complexity, that in essence could have boiled down to two contrasting reactions—rejection of English due to ethnic and national pride, or acceptance of English due to trust in the British-installed system and its benefits to economic development. Looking to history, one observes that Hong Kong welcomed the British political system and language in its education system. Though the United Kingdom returned Hong Kong to China in 1997, the succeeding decades have seen a disparity between China and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s political perspective and cultural identity.

英语融入香港的社会文化生活方式,使上述问题又增加了一层复杂性。这种复杂性本质上可以归结为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因种族和民族自豪感而排斥英语,或因信任英式制度及其对经济发展的好处而接受英语。從历史的角度來看,我們可以看到,香港在教育制度上欢迎英國的政治制度和語言。虽然英国在1997年将香港交还给中国,但随后的几十年里,中国和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观点和文化认同出现了差距。

This tension culminated in the 2014 Umbrella Movement, where tens of thousands of Hong Kongers took to the streets to protest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invasion of their right to free and fair elections. I argue that colonialism significantly influenced Hong Kong’s education system and consequently shifted Hong Kong youth’s political stances in favor of a democratic, sovereign Hong Kong with limited Chinese government involvement. An “Anglicized” Hong Kong system featured the standardization of English teaching in schools, international and Western-focused curriculum, and flattering portrayal of democracy.

这种紧张关系在2014年的雨伞运动中达到高潮,数万香港人走上街头,抗议中国政府侵犯他们的自由和公平选举权。我认为,殖民主义极大地影响了香港的教育制度,并因此改变了香港青年的政治立场,希望拥有一个中国政府有限参与下的民主、高度自治的香港。"英式化"的香港制度的特点是学校英语教学的标准化、以国际和西方为中心的课程以及对民主的赞美描述。

The 2014 Umbrella Movement was arguably the greatest sign of this relationship’s policy implications and impact on civil society. Beginning in late September and continuing through mid-December of 2014, the Umbrella Movement consisted of a series of protests and occupation of different Hong Kong locations, specifically Admiralty, Mong Kok, and Causeway Bay. The movement’s name originated from student protesters’ use of umbrellas to shield themselves from police pepper spray and tear gas. It became the symbol of peaceful resistance, in a fight to preserve Hong Kong democratic rights.

2014年的雨伞运动可以说是这种关系的政策和对民间社会的影响和冲击的最显著标志。从2014年9月下旬开始,一直到12月中旬,雨伞运动由一系列抗议活动和对香港不同地点的占领组成,特别是金钟、旺角和铜锣湾。该运动的名称源于学生抗议者用雨伞遮挡警方的胡椒喷雾和催泪弹。它成为和平抵抗的象征,为维护香港的民主权利而斗争。

The movement arose in reaction to the decision made by China’s Standing Committee of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NPCSC) to require a screening process for candidates running for Hong Kong’s chief executive position in 2017. [2] The chief executive is the most powerful political figure in Hong Kong, and is responsible for working with Beijing to negotiate policies and make other critical decisions on behalf of the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The NPCSC’s decision would deny Hong Kong citizens free and fair elections, as all candidates would first be approved by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before being eligible to run; this change in legislation would allow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o have significantly greater political influence over Hong Kong. The decision led many Hong Kong citizens to cry foul, as it seemed to violate the previously agreed upon Basic Law for Hong Kong, which declared that Hong Kong and China operate as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该运动的产生是对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的要求对2017年竞选香港行政长官职位的候选人进行筛选的决定的反应。行政长官是香港最有权力的政治人物,负责与北京合作,代表特别行政区进行政策谈判并作出其他关键性决定。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将剥夺香港公民的自由和公平选举,因为所有候选人都要先得到中共的批准才有资格参选;这一立法的改变将使中国政府对香港的政治影响力大大增加。这一决定导致许多香港市民大呼不妥,因为这似乎违反了此前达成的香港基本法,即规定香港和中国实行"一国两制"。[3]

To estimate the amount of political support for China among Hong Kong citizens,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polled 1,000 citizens at random this past summer, asking if they were proud of their identity as Chinese citizens. [4] Similar to the results gathered from past years’ polls, HKU found that only one in six young people (18 years to 29 years of age) felt proud to be a Chinese citizen [5] (Lam, 2018). The HKU poll results align well with the results from Mee-ling Lai’s 2005 survey of 1,048 Hong Kong secondary school students regarding language attitudes. Her findings can be summarized as follows: Students overwhelmingly favored Cantonese, their mother tongue, as their language of instruction; they also ranked English highly in terms of its usefulness and the career benefits that come along with fluency/ [6] (Lai, 2005). By far, the least popular language among the first postcolonial generation was surprisingly Mandarin, the language associated to their motherland and new citizenship. [7] Perhaps one can trace the correlation between language attitude and political stance.

为了估计香港市民对中国的政治支持程度,香港大学在去年夏天随机调查了1000名市民,询问他们是否为自己的中国公民身份感到自豪。与往年民调收集到的结果相似,港大发现,只有六分之一的年轻人(18岁至29岁)为自己是中国公民而感到自豪。港大的民调结果与Mee-ling Lai在2005年对1,048名香港中学生进行的关于语言态度的调查结果非常一致。她的调查结果可以总结如下“學生绝大部分傾向以母语粵語作为教学语言,他們亦高度重视英語的实用性,以及流利使用英語可帶來的就业机会。到目前为止,在后殖民时代的第一代人中,最不受欢迎的语言竟然是普通话,这是一种与他们的祖国和新公民身份相关的语言。研究者或许可以追溯语言态度与政治立场之间的关联。

The Umbrella Movement, strengthened by pro-democratic student leaders—Joshua Wong, Nathan Law, and Alex Chow—and secondary school and university activist groups such as Scholarism and the Hong Kong Federation of Students, signified the opening of an era in which Hong Kong youth would likely play a momentous role in the postcolonial dynamic. [8] It also highlighted the critical influence that amicable colonizer-colonized relations, a Westernized education system, and the wide use of English had upon Hong Kong’s new age.

在亲民主的学生领袖--黄之锋、罗冠聪和周永康--以及中学和大学的活动团体如学民思潮和香港学生联合会的支持下,雨伞运动标志着一个时代的开启,在这个时代里,香港年轻人很可能会在后殖民主义的动态中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这也凸显了:殖民者与被殖民者之间的友好关系、西方化的教育体系和英语的广泛使用对香港新时代的重要影响。

Policy Implications

Considering historical and more recent political developments, “postcolonial” may be the wrong term to define present-day Hong Kong. The British colonial impact on the region’s education system has compounded over almost 150 years. Not only did English become the prominent language of instruction in Hong Kong secondary schools and higher education institutions, but a Western political culture was carefully cultivated through classroom curriculum, for six generations of Hong Kongers. Even at the approach of 1997, the historic handover year, the education system was slow to acclimate students to a renewed “Chineseness.”

政策含义

考虑到历史和近期的政治发展,用"后殖民时代"这个词来界定今天的香港可能有误。在近150年的时间里,英国殖民主义对该地区教育制度的影响越来越大。英语不仅成为香港中学和高等教育机构的主要教学语言,而且通过课堂课程,精心培育了六代香港人的西方政治文化。即使在1997年这个历史性的回归之年即将到来之际,教育系统也迟迟没有让学生适应新的"中国化"。

Currently, a majority of Hong Kongers may very well identify with Chinese culture, abidance by ancient Chinese philosophical tradition, Western democratic values, and free markets. While these seem to create tension among each other, the many contradictions simply describe the present-day Hong Kong and the uniqueness of its colonial situation. Educational modifications that were enacted throughout British rule cannot be labeled the sole factor in creating the current climate of Hong Kong-China. The colony’s booming economy and immense modernization; earlier Hong Konger generations’ apathy regarding politics; and the numerous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policy debacles—the Cultural Revolution and its spillover 1967 Riots, the numerous failures of megaprojects during the Great Leap Forward, the 1989 Tiananmen Square Massacre, to list a few—caused a number of Hong Kongers to lose trust in their motherland.

目前,大多数香港人很可能认同中国文化,恪守中国古代哲学传统,也认同西方民主价值观和自由市场。虽然这些似乎会造成彼此之间的紧张关系,但众多的矛盾只是描述了现今的香港和其殖民地情况的独特性。在整个英国统治期间所颁布的教育改造,不能被贴上创造中港现今气氛的唯一因素。殖民地繁荣的经济和巨大的现代化、香港人前几代对政治的冷漠、以及中共无数次的政策失误--文化大革命及其副产品1967年暴动、大跃进期间众多大型项目的失败、1989年天安门大屠杀等等--都让不少香港人对祖国失去了信任。

The Umbrella Movement leaves the world with a bleak vision of Hong Kong-China relations. While the Chinese government can reverse or mend its policies to improve ties with Hong Kong, the likeliness of such a decision to be made under President Xi Jinping is slim at best, considering the lack of compromise in the wake of the 2014 protests and the aggressive stance taken towards cross-Strait relations just this year. Future CCP-backed Hong Kong leaders will experience active opposition from the educated Hong Kong population, particularly from young people. If the Chinese government continues to choose hardline policymaking strategies,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may very well see a further deterioration in the existing political rift between the government and growing number of protesters that could potentially descend into violence. At the very least, further suppression of Hong Kongers’ political freedoms will bode badly for economic and cultural development in both Hong Kong and the Mainland.

雨伞运动给世人留下了中港关系的黯淡前景。虽然中国政府可以扭转或修补政策,以改善与香港的关系,但考虑到2014年抗议活动后缺乏妥协,以及今年刚刚对两岸关系采取的咄咄逼人的立场,在习近平主席的领导下做出这样的决定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未来中共支持的香港领导人将经历来自受过教育的香港民众,尤其是年轻人的积极反对。如果中国政府继续选择强硬的决策策略,21世纪很可能会看到政府与越来越多的抗议者之间现有的政治裂痕进一步恶化,并有可能演变成暴力事件。 至少,进一步压制香港人的政治自由,对香港和内地的经济和文化发展都是不利的。

Works Cited:

[1] Tsai, J. (2008). History and Identity in Hong Kong: Resisting China's Political Control; Embracing China as the Motherland. China Review International, 15(1), 78-93. Retrieved from http://www.jstor.org/stable/23733272

[2] ABC News. (2014, October 28). Tracing the history of Hong Kong's umbrella movement. Retrieved October 28, 2018, from https://www.abc.net.au/radionational/programs/rearvision/tracing-the-history-of-hong-kong’s-umbrella-movement/5848312

[3] Chalkley, B. (1997). Hong Kong: Colony at the Crossroads. Geography, 82(2), 139-147. Retrieved from http://www.jstor.org/stable/40572828

[4] Lam, J. (2018, June 26). ²More Hongkongers Proud of Their Identity as a Chinese Citizen.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Retrieved November 21, 2018, from https://www.scmp.com/news/hong-kong/politics/article/2152609/more-hongkongers-proud-their-identity-chinese-citizens-young

[5] Lam, 2018. https://www.scmp.com/news/hong-kong/politics/article/2152609/more-hongkongers-proud-their-identity-chinese-citizens-young

[6] Lai, M. (2005). Language Attitudes of the First Postcolonial Generation in Hong Kong Secondary Schools. Language in Society, 34(3), 363-388. Retrieved from http://www.jstor.org/stable/4169433

[7] Lai, 2005.

[8] Iyengar, R. (2014, October 05). 6 Questions You Might Have About Hong Kong's Umbrella Revolution. Retrieved November 23, 2018, from http://time.com/3471366/hong-kong-umbrella-revolution-occupy-central-democracy-explainer-6-questions/

来源:Nearly Five Years After the Umbrella Movement - Where is Hong Kong Now?

( 由 作者 于 2021年2月13日 编辑 )
6
2021年2月13日 189 次浏览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发表文章: 【华尔街日报】蚂蚁IPO被叫停的另一个原因:潜在受益的权贵人物在调查中浮出水面

原文

除了对金融系统风险的担忧和对马云批评言论的愤怒外,蚂蚁IPO被叫停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中央政府的一项调查发现,在持有蚂蚁集团股权的层层不透明投资工具的背后,是一个由人脉广泛的中国权贵组成的小圈子,其中一些人与那些对习近平构成潜在挑战的政治家族有关联。

阿里巴巴和蚂蚁集团联合创始人马云摄于2019年。

阿里巴巴和蚂蚁集团联合创始人马云摄于2019年。

图片来源:Henri Szwarc/Abaca/Zuma Press

Lingling Wei

2021年2月17日11:33 CST 更新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去年年底叫停蚂蚁集团(Ant Group Co.)首次公开募股(IPO)时,他的动机看似很明显:一方面是担心蚂蚁集团增加金融系统风险,另一方面,他对蚂蚁创始人马云(Jack Ma)批评他加强金融监管的标志性行动感到愤怒。

根据十几名中国官员和政府顾问的说法,这里面还有另一个重要原因:蚂蚁集团复杂的股权结构、以及那些有望从这桩原本会是全球规模最大IPO中获益的人,令北京方面越发不安。

据知情官员和政府顾问透露,在这家金融科技巨头原定上市几周前,中央政府的一项调查发现,蚂蚁集团的招股书掩盖了其股权结构的复杂性。这一调查此前未被报道过。在持有蚂蚁集团股权的层层不透明投资工具的背后,是一个由人脉广泛的中国权贵组成的小圈子,其中一些人与那些对习近平及其核心圈子构成潜在挑战的政治家族有联系。

那些人以及马云和蚂蚁集团高管原本将从该公司的上市中获得数以十亿美元计的收益。此次IPO对蚂蚁集团的估值原本将超过3,000亿美元。

在担任国家主席的八年时间里,习近平排挤了诸多竞争对手,他现在对权力的掌控勘与毛泽东相提并论。

习近平的举措包括打击腐败、房地产投机以及其他高风险金融活动。他利用反腐行动,既针对实际的腐败,又加强自己对权力的掌控。蚂蚁集团的IPO代表了习近平长期以来所反对的那种造富和财富积累模式。

蚂蚁集团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蚂蚁的股权结构细节已在集团的招股书和公开的商业登记记录中充分披露。

在调查之前,中国央行的监管人员就已经对蚂蚁的商业模式感到担忧。蚂蚁集团拥有一款名为支付宝(Alipay)的移动支付应用,有超过10亿用户。该应用为蚂蚁提供了消费者的消费习惯、借款行为以及账单和还贷历史的大量数据,该公司利用这些数据将自身打造成一家金融服务巨头。

蚂蚁集团已向近5亿人提供了贷款,运营着中国最大的货币市场基金,并销售其他数十种金融产品。但该公司不必遵守约束商业银行的那种严格的监管规定和资本要求。该公司从这些交易中获利,而国有银行则提供多数交易资金并承担大部分风险。

"一方面,一群人可能在聚敛巨额财富,"一位熟悉对股东调查情况的人士说。"而另一方面,大部分风险都已经转移到国家头上。"

马云在去年10月下旬的演讲中对监管机构制定的规则予以犀利批评,他说这些规则是不必要的,而且阻碍了技术创新。他的讲话激怒了高级金融官员------其中一些人当时也在现场听演讲。

据知情人士透露,马云对政府监管权力的公开抨击,加上在马云讲话前就已启动的对蚂蚁集团所有权结构的调查,为习近平决定叫停蚂蚁集团IPO并迫使该公司缩减贷款和其他类似银行的服务埋下了伏笔。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今年1月的一次党内会议上。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今年1月的一次党内会议上。

图片来源:Shen Hong/Xinhua/Zuma Press

与此同时,习近平还发起了全面收紧对中国科技业控制的行动,以防止像蚂蚁集团这样的大公司利用其庞大的规模和收集的海量消费者数据从事反竞争行为。

这些行动表明,继多年来对科技领域的创业者采取了宽容呵护的态度之后,习近平现在对他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求他们的行事能与当下的政治首要目标保持一致。

警声大作

了解调查情况的人士表示,随着监管者深入研究蚂蚁集团招股书的细节,蚂蚁集团一些投资者的身份以及他们所持股份的安排方式引起了监管机构的警觉。

其中一家是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博裕资本(Boyu Capital),创始人之一是中国前领导人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在习近平开展的反腐行动中,江泽民派系中的许多人已被清洗,不过江泽民仍然在幕后发挥作用。

另一个与江泽民有关系、属于江系"上海帮"的利益相关者,是由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贾庆林的女婿领导的一个团体。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是中共最高决策层。

知情人士说,其他被认为有问题的支持者还包括一位房地产开发商,这名开发商数年前曾因P2P贷款业务赚了不少钱。然而,P2P业务后来爆雷,很多投资者因此损失了毕生积蓄。

马云与哈佛毕业的"太子党"江志成的关系可以追溯到多年以前,当时马云旗下的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imited, 9988.HK, BABA, 简称:阿里巴巴)正在扩张,并最终催生了蚂蚁集团。马云凭藉阿里巴巴成为中国最富有的人之一。

2012年,江志成(又名Alvin)帮助马云谈妥了收购雅虎(Yahoo)所持阿里巴巴股份的一半的交易。江志成旗下的博裕、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China Investment Corp., 简称﹕中投公司)、国家开发银行(China Development Bank)和中信集团公司(Citic Group, 简称﹕中信集团)的私募股权投资部门组成的投资者财团提供了所需71亿美元的部分资金。这些公司都有着强大的政治人脉。两年后,阿里巴巴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该财团获得的阿里巴巴近5%的股份价值飙升。

博裕在2016年成为蚂蚁的早期投资者之一,不过这次所采取的方式比较迂回。博裕在香港注册,这是一个潜在的棘手问题,当时中国的法规限制"离岸"(也就是大陆以外)企业对支付服务的所有权,而支付服务是蚂蚁业务的核心部分。

根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看到的商业记录,博裕首先在上海设立了一家子公司,后者投资了一家上海的投资公司。随后,该投资公司投资了一家名为北京京管投资中心(Beijing Jingguan Investment Center)的私募股权公司,后者购买了蚂蚁股份。

2016年共有16家投资者向蚂蚁提供了总计人民币291亿元(约合45亿美元)的资金,北京京管正是其中之一。2018年,北京京管还加入了向蚂蚁共计投资人民币218亿元的另一批基金之列。根据蚂蚁的IPO文件,通过这两笔投资,北京京管获得蚂蚁近1%的股份,跻身前10大股东之列。招股书中没有提到博裕通过北京京管参与其中这件事。

江志成和本文提到的其他蚂蚁投资者均不予置评。

层层投资工具背后的另一个利益相关者是北京昭德投资集团(Beijing Zhaode Investment Group),该公司由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贾庆林的女婿李伯潭控制。贾庆林与江泽民关系密切。

在中国的商界和政界精英中,李伯潭最为人所知的是在2009年帮助建立了茅台俱乐部(Maotai Club),这是一家私人会所,设在北京故宫附近一栋历史悠久的建筑中,直到近年来还是太子党和他们的支持者常去的地方。

自2012年末掌权以来,习近平将愤怒的矛头指向了中共内部的腐败,包括一些党员参加奢华宴会和包养情妇的问题,这些问题已经引发了普通老百姓的强烈不满。李伯潭的茅台俱乐部所举办的此类活动,被习近平视为有损中共形象。据知情人士透露,习近平在任期早些时候与高级官员的一次会议上说,你们这些人,不是死在酒桌上,就是死在床上!

了解上述调查情况的人士称,习近平不希望看到蚂蚁集团的上市向中国知名太子党们输送巨大利益。在习近平看来,这无疑会扩大收入差距,损害他消除贫困的努力。

蚂蚁集团位于杭州的总部。照片摄于去年。该公司的IPO在去年11月份被叫停。

蚂蚁集团位于杭州的总部。照片摄于去年。该公司的IPO在去年11月份被叫停。

图片来源:alex plavevski/EPA/Shutterstock

"红色资本家"

随着蚂蚁集团的规模不断扩大,为了抵御越来越大的监管压力,马云将该公司的部分股权提供给了社保基金和中投公司等国有实体,以及中国最大几家保险公司。中投公司是规模巨大的中国主权财富基金。

这些"战略投资者"原本都将从蚂蚁集团的IPO中获利。知情人士表示,这些投资者的加入帮助蚂蚁集团的上市申请在去年夏季顺利通过各级证券监管机构的审核。申请在一个月内就被批准。

风险投资家Gary Rieschel表示,马云在政治上非常精明,但如果他没有让上述这些人都富起来,原本不会引起注意。2000年代初,Rieschel曾帮助管理软银(Softbank)在亚洲的投资。

凭借多年来所积累的政治人脉,马云已成为"红色资本家"中最出名的人物之一。"红色资本家"指与统治者关系密切的商界大亨,这些人是共产党统治中国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比如,1949年建国后,中共让富有的实业家荣毅仁承担起让这个饱受战争摧残的国家重新站起来的重任。给予商业巨头一定的回旋余地和支持也对北京方面有利。上世纪80年代初,中国开始改革开放后不久,柳传志利用政府的贷款创办了如今已是全球最大个人电脑制造商的联想集团有限公司(Lenovo Group Ltd., 0992.HK, 简称﹕联想集团)。

作为阿里巴巴创始人和蚂蚁集团控股股东,马云无疑是中国企业家中的巨星,但在他去年公开批评监管机构后,蚂蚁的IPO被叫停,他本人也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了数月。马云和他的商业帝国是如何一步步惹上麻烦的?要如何救赎?当局在处理马云问题上又有何顾及?这则视频回顾了马云近年来的三次公开活动,采访了他的一位好友,并分析了中国政府想要传达的信息。 WSJ S Chinese

马云现年56岁,1999年他在经济繁荣的浙江省省会杭州的公寓里创办了阿里巴巴。一年后,软银首席执行官孙正义(Masayoshi Son)在与马云短暂会面后,向阿里巴巴投资了2,000万美元。"我可以闻出他的气味,"被视为凭直觉行动的冒险家的孙正义在2019年的一次公开谈话中回忆道。"我们是同一种动物。"

在2002年至2007年担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并没有忽视该省创业精神的价值,他鼓励像阿里巴巴这样的公司进行扩张。

自由放任的金融

知情人士称,蚂蚁集团各层股东中的一些支持者情况,凸显出对互联网金融(又称金融科技)自由放任的态度。其中一位是房地产开发商Wang Xiaoxing,她从P2P贷款公司筹集了资金,监管机构称这类公司把一些散户投资者的毕生积蓄投入了高风险的融资计划。

过去几年这些贷款计划破产时,Wang通过中国领先投行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China International Capital Corporation Ltd., 3908.HK, 简称:中金公司)设立的私募股权基金对蚂蚁进行了投资。

马云的一些老朋友也通过各种投资工具获得了蚂蚁的股份,其中包括一些中国最富有的人士,比如房地产大亨卢志强,网游公司上海巨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Giant Interactive Group Inc.)的董事长史玉柱,以及复星国际有限公司(Fosun International Ltd., 0656.HK, 简称﹕复星国际)联合创始人郭广昌。

郭广昌的复星国际以及他旗下其他几家雄心勃勃的民营企业几年前曾因负债过多而陷入困境。那几家公司曾大举借款,为复星疯狂的海外收购活动提供资金。后来监管部门发起了一连串调查,限制了这些公司的借款能力,震动了中国的商界精英。

复星国际联合创始人郭广昌。

复星国际联合创始人郭广昌。

图片来源:Paul Yeung/Bloomberg News

网游公司巨人网络科技的董事长史玉柱。

网游公司巨人网络科技的董事长史玉柱。

图片来源:Chen Yichen/Xinhua/Zuma Press

房地产大亨卢志强。

房地产大亨卢志强。

图片来源:Cao Ji/Imaginechina/Zuma Press

去年10月24日,也就是马云在上海一个活动上发表批评性言论的那天,中国央行副行长潘功胜在北京的一个论坛上暗示了对蚂蚁集团所有者性质的担忧。

根据潘功胜在北京大学所主办论坛上的演讲的文字记录,他说:"个别非金融企业盲目向金融业扩张。"他补充称,这些公司的股权结构和组织架构复杂,甚至有交叉持股、虚假注资、套取巨额资金等问题。

据接近中国央行的人士称,潘功胜的言论直指马云的蚂蚁集团。

中国央行一名官员说:"我们之所以需要对蚂蚁集团这样的公司进行监管,股权结构问题是原因之一。"

在之前的数年里,马云带给中国经济的那种创新与中国领导层要将中国变成科技强国的目标是一致的。近年来,阿里巴巴还已涉足人工智能和云计算领域,这两方面都被认为对中国的未来发展至关重要。

2014年马云让阿里巴巴到纽约上市时,在中国官员之中就引发了一些抱怨,但当时的政治环境仍然是鼓励科技企业的,政府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市场化改革和促进股票投资的举动就证明了这一点。

2014年,马云为阿里巴巴在纽交所开始挂牌交易敲响上市钟。

2014年,马云为阿里巴巴在纽交所开始挂牌交易敲响上市钟。

图片来源:justin lane/EPA/shutterstock

但到了2015年,情况发生了变化。当年中国股市大跌,经济放缓导致由债务融资推动的股市泡沫破裂。在此后的几年里,中国的政策已经转为把资源向国有部门倾斜。

据接近蚂蚁集团的人士透露,马云曾计划让蚂蚁在上海科创板以及香港股市同时上市,以取悦高层领导。科创板是应习近平的要求创建的,目的是为科技公司创立一个可以与纳斯达克媲美的股票市场。

但这一姿态未能缓解中国官员们对这位亿万富豪的计划的担忧。

蚂蚁集团现在将进行整改,基本会成为一家需要遵守银行业资本要求的金融公司。更严格的规定意味着该公司可能不得不筹集资金来增强资本基础,为大型国有银行或其他类型的政府控制实体购买股权打开大门。现有股东的股权可能因此被稀释。

预计蚂蚁集团的主要股东、高级管理人员和董事也将受到金融监管机构的审查,关注重点将是他们的资质和资金来源。

了解调查情况的官员表示,蚂蚁集团的整改将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完成。其中一位官员称,该公司能否重启IPO目前还不在政府高层的议程内。

3
2021年2月17日 179 次浏览
回复文章: 如何反驳五毛们说的“达赖是奴隶主”、“共产党是西藏解放者”的言论?

反驳这类五毛言论很容易:

如果达赖如此的邪恶,为什么中共建国初还让达赖当全国人大副委员长?

中共让邪恶的奴隶主当副国级领导人,所以共产党也很邪恶嘛。

( 由 作者 于 2021年2月13日 编辑 )
发表文章: 比特币和区块链技术简介
希腊在引入货币之后,很快就迎来了艺术、哲学、文学、建筑、天文、数学和民主等文化繁荣。或是模仿,或是独立发明,货币在世界范围内流行起来。与此同时,德国哲学家卡尔·雅斯贝尔斯(Karl Jaspers)提出的“轴心时代”(the Axial Age)也拉开了序幕。在轴心时代,“人类的精神基石同时分别在中国、印度、波斯、朱迪亚(Judea)和希腊奠定。时至今日,它们仍然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基础”。人类头脑中长期沉睡的一部分似乎突然因货币的到来苏醒了。



——人类货币史, David Orrell

I. 比特币价值的起源

货币是一种基于信任的社会共识。为什么我们愿意用自己的劳动去交换美元、欧元和英镑作为报酬?因为每一个参与交换的人对纸币有着相同的认识:我们相信别人也愿意接受纸币交换自己的劳动,因此可以通过纸币为中介取得我们需要的产品和服务。传统货币的社会共识由国家创造,交换的参与者对货币的信心依靠国家的信用和强制力为枢纽,因此传统的货币依赖于国家作为信任中心。

货币的根本特性是交换。“交换”本身就是一种需求,而且是最重要的需求之一。如果不进行交换,就无法获得他人生产的经济产品,也就无法形成劳动分工。比特币不依赖信任中心,也无法依靠任何强制手段迫使别人接受比特币。比特币之所以可以作为交换媒介,是因为有足够多的人认可这种媒介,它的价值取决于背后的实际交换需求。

与纸币或者中心化支付相比,比特币有若干独特的技术性质,这使得比特币面世后不久就被其潜在的用户群体接受。另一方面,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接受和使用,比特币的价值以及它代表的分布式信任网络也随着使用群体的扩大而强化。比特币作为一种交易媒介,至少有以下几个技术特点:

  1. 交易媒介。交易媒介应该具有以下三个要素,这是一种实体作为交易物需要满足的最低要求:(1) 只有资产所有者能动用自己的交易物;(2) 资产所有者不能随意修改自己交易物的数目; (3) 同一份交易物不能使用两遍。对于有物理实体的货币或贵金属,交易媒介的特性通过其物理性质实现。对于中心化的记账交易,例如PayPal,交易媒介的特性通过中心机构的信用担保。比特币使用密码学算法把一段数据变成交易媒介,不依赖任何物理实体或第三方。
  2. 去中心化。去中心化是比特币的最重要和最根本特性。比特币交易信息的验证和存储由分布在世界各地的计算机进行,这些计算机由矿池、金融机构、和普通爱好者运行。参与比特币存储和运行的计算机可以通过互联网,甚至专用的比特币卫星相互连接。没有任何组织或国家可以完全监管和控制比特币。
  3. 便于流通。与纸币或者贵金属相比,比特币不存在物理实体,可以方便地通过网络流通。与依赖中心化设施的金融机构相比,比特币转账手续费比较低,速度更快,并且免于繁琐规章制度的监管。
  4. 半匿名性。比特币的交易是公开的,但是比特币地址的归属是匿名的。任何人都可以生成比特币地址接收转账,并且比特币地址不会与现实身份相关联。

以上特性决定了比特币是一种可靠的、不受单一实体控制的交换媒介。因此,比特币作为一种去中心化和半匿名的交换媒介,可以满足相当一部分交易需求:资本被严格管制的国家的居民通过比特币转移资本,规避管制;金融秩序崩溃的国家的居民利用比特币作为替代品;地下交易通过比特币洗钱和隐匿资金等等。可以说特殊的交换需求形成了比特币的市场,这些市场的参与者形成了对比特币价值的初步共识。

比特币不以贵金属或国家信用作为担保,比特币的信用来自分布式的信任模型,分布式信任模型是一个由所有参与者构成的交易网络,其可信程度随着参与者的增多而增强。在建立了最初的共识之后,随着越来越多的政府、金融机构、企业参与到比特币的交易网络中,比特币的分布式信任也在不断强化。

封面图,修改自https://bitcoin.org/en/how-it-works

继续讨论比特币价值的起源已经超出了本文的范围。不妨把比特币的特性作为一条公理接受下来:加密货币被社会承认的必要条件是满足交易媒介的三个要素和去中心化。本文接下来从技术角度,讨论如何构造一个系统,满足以上四条特性。

为了控制篇幅,本文假设读者已经了解密码学散列和数字签名的基本知识。

II. 区块链概述

比特币本质是一个分布式账本,每个参与比特币交易的计算机上都有一份账本的拷贝。比特币通过一系列复杂的机制,保证每个计算机上的账本内容一致并且参与者无法私自篡改。在2021年初,这个账本的大小大约为317 GB。

参与比特币交易的计算机主要通过互联网通信,这些计算机也叫做比特币节点。新加入的比特币节点会试着与其它已知的节点相连接,一旦成功建立连接,新节点会下载整个“比特币的账本”。账本下载好之后,这个节点就成为比特币网络的一部分,可以进行交易了。

比特币交易可以概括为三件事:发起新的交易;验证其他人的交易的有效性;把交易写进账本。如果一个比特币节点要给其它节点转账,它会生成一段交易数据,然后把交易数据向其它节点发送。收到数据的节点会验证交易的有效性,如果有效就把这段数据继续转发给其它节点,短时间内,交易信息像洪水一样传遍整个比特币网络。

比特币网络有一些特殊的节点,称为矿工,矿工能够把有效的交易信息写进自己的账本。矿工一旦把交易写进自己的账本,就会把更新后的账目向其它节点发送。其它节点会验证收到的账目,如果无误,收到帐的节点就会把矿工发来的信息写进自己的账本,并继续向接下来的节点转发。等到比特币网络中“大多数”的节点更新了自己的账本,一次交易就完成了。

比起在集中式系统上记账,在分布式系统上记账要复杂得多:不仅要防止账本被篡改,还要保证每个节点上账本的一致。总结起来,比特币使用的账本有以下几点非常特殊:

  1. 比特币账本是分布式的,每一个运行比特币程序的节点都有一个账本的拷贝;
  2. 只能查询和添加新的交易记录,不能修改和删除。每积攒若干条交易记录,这些记录就会被校验并且写入账本。新增的记录和校验信息,叫做一个区块(block);
  3. 多个节点同时写入记录会导致写入冲突。为了避免写入冲突,比特币使用了某种特殊的算法,称为工作量证明(Proof of Work, PoW),确保同一时刻全网只有一个节点能够写账本。
  4. 为了防止账本的拷贝被恶意节点篡改,比特币用密码学算法对数据库进行校验,任何私自对账本的修改都不会被其它节点承认;

满足以上几点的分布式账本就是区块链,从2009年比特币问世以来,每一笔比特币的交易都记录在区块链上。接下来说明分布式账本的记账方法。

III. 记账方法

3.1 账户模型

要理解分布式账本——区块链的工作方式,首先要说明这个账本的记账方法。比特币的记账方法和日常的记账非常不同,日常记账以账户为基本单位,账本记录账户里的余额。假设现在有两人小红和小明,小红要给小明转账,一次简单的转账过程记录如下:

  1. 小红开设了一个账户,收到5次转账,每次转账的金额是3元,4元,3元,8元,2元。现在小红的账户里有初始资金20元;
  2. 小红给小明转账5元,账户余额15元;
  3. 小红给小明转账6元,账户余额9元;

可以看出,这种记账方法以账户为基本单位,跟踪账户内的余额变动,因此叫做*账户模型(Account Model)*。在账户模型里,收到的钱“混合”在一起,当需要支出时,不会也没有必要区分支出的钱来自之前的哪一笔收入。在上面的例子里,小红给小明转账5元之前,只要知道自己的账户里有20元余额就够了。小红不必记录她转给小明的5元,来自于之前5笔收帐中的哪一笔收入。

3.2 UTXO模型

比特币的记账方法与上述方法不同,使用比特币支出的每一笔金额,必须明确指出这笔支出来自之前的哪一笔收入。在这个例子中,如果小红要给小明转账5元,必须指出这次支出来自之前的两笔收入(3元+2元)。如果不想凑整,也可以让选择的收帐大于转账的金额,再让对方找零(3元+4元+找零2元)。用比特币的记账方式描述小红给小明的转账过程如下:

  1. 小红开设了一个账户,收到5次转账,每次转账的金额是3元,4元,3元,8元,2元。现在小红的账户里有20元;
  2. 现在小红要转出5元。检查收款记录,发现第一次和第五次接受了转账3 元和2元,可以凑够5元。小红把这两笔合在一起转出去,同时记下这次转账的5元来自第一次和第五次收账。
  3. 现在小红要转出6元。检查收款记录,第一次和第五次的收款已经使用过了,现在可用的收款是4元,3元,8元,2元。如果要转出6元,就只能把4元和3元合在一起,再把6元转到对方的账户,1元转给自己,也叫做找零。同时小红记下这次转账的6元和找零的1元,来自第二次和第三次收账的4元和3元。

比特币的每一笔支出都必须来自之前的收入,并且这笔收入“没有被其它支出使用过”,这种记账方法叫UTXO模型(Unspent Transaction Output,未花费的交易输出)。UTXO模型中每一笔支出必须来自之前转账的收入,并且这笔收入没有在其它支出中被花费掉。由于转账收入一定来自于另一笔交易的输出,“未花费的交易输出”因此得名。

UTXO(未花费的交易输出)是非常重要的概念。在上面例子的第三步中,小红转出6元,使用了之前未花费的转账4元和3元,我们说这是两个金额为3元和4元的UTXO;小明收到了6元转账并且还没有花掉这笔钱,我们说现在他有一个金额为6元的UTXO;小红收到1元找零,小红有一个金额为1元的UTXO。

给别人转账会消耗掉已有的UTXO,同时创造出新的UTXO。在上面的例子中,小红消耗了两个3元和4元的UTXO,创造了一个属于小明的6元的UTXO和一个属于自己的1元的UTXO。在一笔交易中,消耗掉的UTXO叫做交易的输入,创造出的新的UTXO叫做交易的输出。UTXO的生命周期从收账开始,到花费结束。如果一个UTXO不被花费,那么这个UTXO就作为这个账户的余额保存下来,直到被消费掉为止。

figure 3.2 交易图示

图3.2 用UTXO表示的小红对小明的转账。小红消耗了两个3元和4元的UTXO,创造了属于小明的6元的UTXO和属于自己的1元的UTXO。

转账时,比特币程序会遍历整个区块链,查找一个账户名下的所有UTXO,再从中选出若干个UTXO,使得选出的UTXO之和大于等于要支付的金额。因为通常不太可能找到一个UTXO的金额正好等于要花费的金额,所以一笔交易通常有多个输入,使得交易输入的UTXO之和大于等于要支付的金额。交易输入减交易输入的差额会变成矿工费,奖励给记账的矿工。矿工费越高,转账速度就越快,若矿工费为零,则可能根本无法转账。现实中,大多数交易的矿工费在几美元到十几美元不等。

假设小红有金额为100元的UTXO,现在小红要转给小明6元,如果转账使用这个UTXO,那么这笔交易的差额94元都会归矿工所有,非常不合算。因此,大多数交易都会设置找零。在设置找零的情况下,一笔交易实质上有两个输出,一个输出指向小明的账户,另一个输出指向自己的账户。在这个例子中,这笔交易有一个100元的UTXO作为输入,两个输出(93元的UTXO转给小红自己,6元的UTXO转给小明)和1元的矿工费。可以发现,使用UTXO的交易可以有多个输入和多个输出,输入来自不同的UTXO,输出可以指向包括自己在内的多个账户,利用这个特性可以混淆比特币资金的来源。

IV. 交易

理解了UTXO模型,就可以构造比特币交易记录。交易记录是比特币运作的核心,发起交易的节点需要构造并发送交易记录,比特币网络中的其它节点会验证交易记录的有效性,最后由矿工把交易记录写入区块链。

账户模型和UTXO模型一个很微妙的区别是,账户模型中的转账从一个账户到另一个账户,而UTXO模型中的转账从一笔交易到另一笔交易。UTXO在本次交易的输出中被创造,在下一笔交易的输入中被消耗,依此循环。比特币交易的本质就是UTXO在交易之间的转移。

4.1 交易格式概览

一笔交易既有输入的UTXO,也有输出的UTXO,据此可以构造出交易记录的格式。一次交易记录包含一个用散列表示的交易编号;一个输入列表,里面记录了本次交易消耗的UTXO;一个输出列表,里面记录了本次交易产生的UTXO。

比特币交易记录:

交易编号:0ddc9d085cb415ea8074f8ded707
输入列表:输入的UTXO一号,输入的UTXO二号,输入的UTXO三号,...
输出列表:输出的UTXO一号,输出的UTXO二号,输出的UTXO三号,...

仅仅有上面的交易记录是不可靠的,因为任何人都可以伪造交易记录,篡改自己的UTXO金额,或者宣称自己拥有别人的某个UTXO。电子世界凭空的一段数字记录并不足以称为交易媒介。

UTXO也是“钱”,它必须满足交易媒介的三个要素:(1) 别人无法动用资产所有者的UTXO;(2) 任何人都不能修改自己所有UTXO的数目和金额; (3) UTXO在交易中只能使用一次。UTXO的交易媒介的特性通过密码学算法——数字签名实现,这就是加密货币(cryptocurrency)名称的来源。

4.2 交易输入的格式

交易输入是花费UTXO的过程。数字签名的特性保证了签名的消息无法被伪造和篡改。只要资产所有者持有私钥,再用数字签名算法对UTXO的转移记录做签名,其他人就无法花费资产所有者的UTXO;在比特币的设计中,每一笔交易的资金(即UTXO)都可以追溯来源。签名人私下修改自己的UTXO会导致账目对不上,其它节点就不会承认交易有效。数字签名防伪和可追溯来源,满足了交易媒介的前两个特性。

根据防伪造性和可追溯性,可以构造出输入交易的UTXO的格式。

  • 为了方便其它节点查账,输入的UTXO中需要记录前一笔交易的交易编号,和它在前一笔交易输出列表中的序号;
  • 输入记录需要使用私钥签名,并且把签名附在信息中;
  • 还要附上公钥,以便其它节点验证。

一个交易输入的例子如下。

输入交易的UTXO:

前一笔交易的编号:96ddfe75a76afe7b6b32f1470b8a449
前一笔交易输出列表中的序号:2
公钥:nUyJz385XuE7OHqOr3IKHutEibiVeSY5on9FleaR4HWE...
以上信息的数字签名:vlRS2AUTCwIublINX7YryOvUBDjJaZ6dIrudvWKZEl4tVP6yKA...

其他人可以从前一笔交易的编号去追溯过去的交易,方便对账,也可以用其中的公钥来验证签名,证明确实是私钥所有人发出了这笔交易。

4.3 交易输出的格式

交易输出是创造UTXO的过程,输出的UTXO金额必须小于输入的金额。此外,交易输出需要指明输出到哪个“账户”,因此要有一种表示比特币账户的方法。表示一个账户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用数字签名的公钥,然而公钥一般不宜直接公开,量子计算机或算法设计上的漏洞(可能性极小)可以从公钥倒推私钥,威胁资金安全。因此,最常用的方法是用公钥的散列代表“账户”。散列的不可逆性使得无法从散列反推出公钥,进而威胁私钥的安全。公钥的散列再加上版本号和校验值,就是比特币地址

根据以上要求可以构造输出交易的UTXO的格式。

  • 交易输出会创造出新的UTXO,因此需要指明这个UTXO的金额;
  • 创造出的UTXO会归属于某个“账户”,因此需要指明这个“账户”的比特币地址。

一个交易输出的例子如下:

输出交易的UTXO:

创造的UTXO的金额:888
接收这个UTXO的地址:PgsMjTa8TnfIkOWjrgJmLceRfCFqslD0neI0GT

4.4 完整交易记录的例子

现在小红要给小明转账10比特币,小红遍历整个区块链,发现之前有两笔交易给自己转账,转账金额分别是9元和8元。由于小红从未动用过这两笔转账,因此她有两个UTXO。小红所持有的UTXO之和为9+8=17元,此时发起一笔新的交易,创造两个金额为10元和6元的UTXO。10元的UTXO生成在小明的地址,6元的UTXO生成在自己的地址,作为找零。最后1元的差额作为矿工费,以便让交易正常进行。上述交易用比特币的交易记录格式描述如下:

比特币交易记录:

交易编号:d621d969951b20c5cf200dfe
输入列表:
输入的UTXO一号:
 - 前一笔交易的编号:96ddfe75a76afe7b6b32f1470b8a449
 - 前一笔交易输出列表中的序号:2
 - 公钥:nUyJz385XuE7OHqOr3IKHutEibiVeSY5on9FleaR4...
 - 签名:TCwIublINX7YryOvUBDjJaZ6dIrudvWKZEl4t3J6Q...

输入的UTXO二号:
 - 前一笔交易的编号:eca4328a7c3fc99369080576d626f17
 - 前一笔交易输出列表中的序号:1
 - 公钥:VP6yKAHO1UFn7Jz068y2IvF6ecQC8jE43IeuRqs6N...
 - 签名:rw8max6m4KKxvAaMXfXtapaU5WCjGaErJ2AMXUJsr...

输出列表:
输出的UTXO一号:
 - 这个UTXO的金额:10
 - 接收这个UTXO的地址:PgsMjTa8TnfIkOWjrgJmLceRfCFqslD

输出的UTXO二号:
 - 这个UTXO的金额:6
 - 接收这个UTXO的地址:CeM0uEzeRlMa2HVg0Zve5TWDeKqotJG

4.5 私钥、公钥、和地址

到这里私钥、公钥、和地址的关系就很明确了:比特币的私钥和公钥就是数字签名算法中的私钥和公钥,私钥用来签名,公钥用来验证;比特币的地址就是公钥的散列再加上辅助信息。收款方需要发布自己的地址,散列的性质保证了绝对无法从地址倒推出公钥;付款方需要发布自己的公钥,以便他人验证签名。

多数情况下一次支付不会花完比特币地址里的钱,而支付需要发布公钥,给账户里的余额带来危险。解决方法是每次支付都重新生成一对新的私钥和地址,支付的同时把账户里的余额转移到新的地址,原来的地址则废弃不用。这种方法一方面可以避免暴露公钥,另一方面其他人无法区分哪个是支付地址,哪个是账户里余额的转移地址,有利于保护隐私。

从上面可以看出,每次比特币支付都需要生成新的私钥、公钥、和地址。为了方便管理这些私钥,需要比特币钱包。一种钱包叫做非确定性钱包,里面包含了若干个独立生成的私钥,这种钱包的缺点是使用次数有限。另一种通用的钱包叫做分层确定性钱包,分层确定性钱包可以从一个种子串确定性地生成无限多的私钥和地址对,方便大量交易使用。

4.6 交易过程

一次比特币交易的流程如下:依然从上面的例子开始,小红给小明转账10元,转账交易的输入是两个9元和8元的UTXO,输出是10元和6元的UTXO,其中的1元差额作为矿工费。

  1. 小红遍历整个区块链,发现有两个UTXO指向自己的地址,这两个UTXO的金额分别是9元和8元。
  2. 小红根据4.1节的方法,构造交易记录。其中包括上一笔交易的编号、自己的公钥、输出地址和签名。
  3. 小红把交易记录向所有她已知的比特币节点发送。
  4. 比特币网络中有一些特殊的节点,称为矿工。如果一个矿工收到了一笔新的交易记录,矿工就会验证交易的有效性。如果有效,矿工会把这笔交易写入一个区块,并接着把这个区块向全网发送。
  5. 收到新区块的节点会验证区块的有效性,如果区块有效,就把这个区块写入自己持有的区块链拷贝。
  6. 等到网络中足够多的节点接受了新的区块,这笔转账就完成了。

需要注意的是,不管区块链网络的规模有多么大,在同一时刻整个网络只能有一个节点把交易写入区块。比特币网络中,没有中心的权威决定哪个节点有权写入区块,写入权的指定是通过工作量证明实现的,俗称挖矿。

V. 挖矿

解决写入冲突是分布式系统中最困难的问题之一。每个运行比特币程序的节点都有一个账本的拷贝,正常情况下这些拷贝的内容应该完全一致。如果多个节点在账本的同一位置写入,就会发生写入冲突。写入冲突会导致多个节点上的账本拷贝不一致,进而导致账目出错。区块链中各个节点拷贝不一致的情况叫做区块链的分叉(fork)。

写入冲突导致账目出错的例子之一就是双重花费。顾名思义,双重花费就是同一笔钱花两次。实体货币不存在双重花费的问题。你去包子铺用现金买了二两包子花了21元,这21元就放进了掌柜的口袋。你没法再用这21元去买其它的东西,除非你把它偷回来。

但是电子货币不一样,比特币交易本质是一段信息,它可以被复制,然后不断地向网络发送。某人可以给同一笔钱指定两个收款方,然后构造出两笔交易记录。假设比特币网络中有两个节点A和B,这个人可以同时给A和B节点发送不同的交易记录,A和B都不知道对方更新了账本,这时A和B的账本就出现了不一致。同一笔钱在A和B的账本上出现了不同的收款方,这笔钱就发生了双重花费。

出现这个问题的本质原因是网络中所有节点都有写入权限,在上面的例子中,A和B都可以独立地写入自己的账本。如果网络中一次只有一个节点有写入权限,那么这个节点就可以检查这笔钱是否被花费过。假如交易有效,这个节点就更新区块,再让其它节点检查并接受更新后的账本,这样整个区块链网络就对账本的内容达成了一致。

问题是怎样选出有写入权限的节点?比特币是一个去中心化系统,这意味着它不能依赖任何中心节点做出决定。一种方法是在网络中随机选择节点,但这很容易被涌入网络的大量恶意节点("肉鸡")抢占写入权。更好的方式是加权选择节点,权重越高的节点写入权也越高。比特币以算力为权重来选择节点,算力就是每秒计算散列的次数,本节接下来解释算力如何转化成写入权。

5.1 区块链的结构

矿工收到交易记录就会对交易进行验证,当矿工攒够一定数量(1000-3000)的交易后,矿工会把这些交易记录打包起来,再加上一些验证信息,准备写入区块。交易记录的验证信息叫做区块头,区块头和交易记录合在一起叫做区块。区块链的写入以区块为基本单位。

区块头是区块链特性的来源,区块头包括以下信息:

  • 当前区块链的版本号;
  • 创建这个区块的时间,通常不必十分精确;
  • 区块中所有交易记录的SHA-256值,又叫Merkle散列。这个值可以用来验证区块内的交易记录,只要任何一条交易记录被修改,此处的散列就会发生变化;
  • 前一个区块区块头的散列。如果前一个区块被修改,那么这个散列就会变化,节点可以藉此发现对过去区块的修改;
  • 一个叫做“难度目标”(target)的数值。与挖矿有关;
  • 一个由矿工选择的数字,也叫做nonce。与挖矿有关;

区块格式的例子如下所示:

区块的格式:

前一个区块头的散列:00000000000000000004c0a9f75fde4ca...
Merkel散列:917500547079b70f003959...
区块链版本:2
难度目标:21434395961348.92
创建时间:612921600
由矿工选择的数字(nonce):546885783

矿工创建好区块头之后,就可以把区块写入区块链了。每一个新创建的区块都包含上一个区块头的散列,区块链因此得名。

figure 5.1 区块链的结构

图5.1 区块链的结构。图重绘自"Bitcoin White Paper"

区块链可以保证账本历史不被篡改。如果任何一笔旧交易被修改,那么包含这个交易的区块的Merkle散列就会变化;Merkle散列的变化又会使区块头变化,进而发生连锁反应,导致此区块之后的所有区块都发生变化。因此,如果有人修改交易历史,就需要重新计算其后的所有区块。计算一个新区块的成本非常高昂,这是由于矿工必须花费很大力气选择一个数字(即nonce),使得区块头的散列满足特定的条件。

5.2 挖矿

选择一个数字令区块头的散列满足特定条件的过程就是挖矿。只有区块头的散列满足这个条件,矿工打包的区块才会被其它节点承认。下一个生成的区块会把这个前一个区块头的散列记录在当前区块头,并重复打包交易和挖矿的过程。

挖矿需要找到一个数填进区块头,使得区块头的散列以若干个零比特开始,这是非常困难的任务,只能靠穷举找到满足条件的数字。举个例子,假设有一段信息用16进制表示为8ab9cd6ef4,它的SHA-256是

SHA256(8ab9cd6ef4) = 416020121425a9b14325fd0c7ff3b1e80d7cd73523121abdc907c48b7b23d950

现在要找另一个数,把它拼在8ab9cd6ef4后面,使得拼凑后计算得到的散列开头有一个0。遗憾的是没有捷径,只能挨个尝试所有可能的数字:

SHA256(8ab9cd6ef40) = aa2e2a3726bb48d38a262cbe02e50f531e40c6a84e1bb35cf0a19dc3168853bd
SHA256(8ab9cd6ef41) = 4e880dfe14a7d1af0450728471c5bb3ed43c3222f9111a307e6b9d9470c8d780
SHA256(8ab9cd6ef42) = 1a3ccf8f0424a135defc6d2858cabdcef5460f8401de6d00960be27cbb5da89d
SHA256(8ab9cd6ef43) = 0e879c8cbb03875a86f12a22f39ce6a35d51a6a9b90a7a7bb240b4841f39df8b
SHA256(8ab9cd6ef44) = 927758a588892579ab95147ff31ecc68c0d876f7235465405096f985eebdb34f

看上去运气比较好,第四次计算就找到了满足条件的数字。SHA256(8ab9cd6ef43)的结果以一个0开头,满足条件的数字是3。由于16进制的0相当于二进制的0000,这个例子中平均需要2^4=16次计算才能找到满足条件的数字“0”。

如果要求散列必须以1个零比特开始,那么计算机平均需要测试2次散列;如果要求散列必须以2个零比特开始,那么计算机平均需要测试4次散列;如果要求散列必须以N个零比特开始,那么计算机平均需要测试2^N次散列。计算机的平均工作量随零比特呈指数增长。散列前面要求的0的个数就是挖矿的*难度目标(target)*。

这个设计使得挖矿的难度非常大,但是验证挖矿的结果非常简单。在2021年的区块链中,找到满足条件的数需要百亿亿次散列计算,但是检验这个数是否满足条件只需要一次散列计算。在上面的例子中,找到第一个数字为0的散列进行了四次计算,但是检验时只需把数字3拼在8ab9cd6ef4后面,计算一次散列即可。

SHA256(8ab9cd6ef43) = 0e879c8cbb03875a86f12a22f39ce6a35d51a6a9b90a7a7bb240b4841f39df8b

5.3 难度目标的生成

挖矿的目标就是找到开头至少有N个零的散列。难度目标由比特币节点自动生成,其生成的代码被写进比特币程序中。只要大多数节点都运行“诚实”的比特币程序,少数节点私自调低难度目标算出的散列就不会被其它节点承认。

比特币程序会确保每个区块的挖矿时间稳定在10分钟。比特币节点会计算最新的2016个区块的生成时间的平均值,如果平均生成时间大于10分钟,比特币程序就会调低难度,如果平均生成时间小于10分钟,比特币程序就会提高难度,从而保证每个区块的生成时间在10分钟左右。

5.4 为什么计算散列可以分配写入权

分配写入权的最简单方法就是随机选择节点,随机选择节点是一种“简单多数”的选择方案。但是,这样的分配方案很容易遭到攻击。攻击者可以控制大量节点加入比特币网络,提高自己的节点被选中的概率,从而控制区块链的写入权。

解决方法之一是按照散列的计算能力等比例分配写入权。假设所有参与比特币网络的计算机的散列总计算能力为每秒一万亿次(1 TH/s),某台计算机拥有每秒两百亿的散列计算能力,那么此计算机占全网的散列算力为2%。每次生成新区块,这台计算机有2%的概率得到区块的写入权限。

注意“有x%的概率得到写入权限”是平均而言。对于单次挖矿,能否挖出区块是全或无的问题。只有第一个找到散列的矿工可以写入区块链,其它的矿工将放弃当前区块的散列计算,把算力投入到下一个区块中。因此挖矿也可以看作对写入权的争夺,计算机占全网算力的比例决定了争夺成功的概率。

5.5 激励

散列的计算能力来自真实世界中的硬件投资和电力消耗,因此很难出现单个节点控制整个区块链的写入权。2021年初,比特币全网的计算能力约为每秒一万五千亿亿次散列(150 EH/s),电力消耗超过阿根廷全国的总用电量。巨额的投资意味着巨额的回报,吸引人们趋之若鹜挖矿的主要原因是每挖出一个区块,矿工就会得到一笔奖励。

为了激励矿工参与写入权的争夺,在比特币的设计中,每成功写入一个区块矿工就会得到一笔奖励。区块中的第一个交易称为创币(coinbase)交易。创币交易中的UTXO只有输出,没有输入。在2021年,创币交易可以生成6.25个比特币,价值近30万美元。

矿工的另一份收入是矿工费,区块中所有交易输出和交易输入之差会成为矿工费,作为创币交易的补充。需要注意的是,挖矿的目的是为了争夺把账目写入区块链的权力,不是为了创造新的比特币。写入新区块会得到比特币,是比特币设计中为了鼓励人们参与而设计的一种激励机制。

VI. 总结

比特币通过数字签名和工作量证明机制,实现了交易媒介的三条特性:

  1. 只有资产所有者能动用自己的钱:只有持有私钥的人才能给交易签名,其它人没有私钥,也就无法伪造交易;
  2. 资产所有者不能随意修改自己资产的数目:每一笔支出都来自收入,账目公开可查。私自修改的账目不会被其它节点承认;
  3. 同一笔钱不能使用两遍:工作量证明保证了同一时刻只有一个节点能写入区块链,这确保了全网的账本一致,避免了双重花费。

比特币的设计不是完美的,其问题之一就是挖矿算力的再度中心化。比特币通过散列计算分配写入权,然而比特币散列使用的SHA-256算法很容易使用专用硬件电路(ASIC)实现。大型的、中心化的组织能够制造和大批量购买这类硬件,提高成功争夺写入权的概率。一些新型加密货币使用特殊设计的算法,针对这些算法很难设计出低成本电路,因此尽最大可能地避免了中心化挖矿节点的出现。这类加密货币有莱特币、门罗币等。

工作量证明的海量能源消耗也是比特币经常被诟病的一点。工作量证明的本质是按算力分配写入权,写入权的分配也可以基于其它指标。另一种分配写入权的方案叫做权益证明(Proof of Stake, PoS),权益证明按照虚拟资产份额分配写入权,避免了工作量证明带来的巨额能源消耗。工作量证明和权益证明都是共识算法的一种,其本质是一种对分布式系统中数据达成一致的机制。

前文为了便于理解,简化了描述比特币的交易过程,在实际交易中,比特币的转账和花费通过锁定脚本解锁脚本进行。锁定脚本和解锁脚本用比特币的交易脚本语言写成。使用脚本语言描述交易可以增加交易的灵活性,例如可以把私钥的所有权指定给多个人,只有所有人一致同意才能动用资金。这种交易脚本叫做多重签名脚本

比特币交易脚本基于栈运行,不是一种图灵完备的语言。因此,比特币脚本无法表达复杂的操作逻辑,这限制比特币区块链只能成为一种货币的载体。对比特币交易语言的一种改进是将非图灵完备的语言改造成图灵完备的语言,运行图灵完备语言的区块链不仅仅是加密货币的载体,也是一个去中心化应用程序的运行平台。分布式程序永远不会被关掉,也不会被审查。图灵完备性让区块链成为互联网上永不停止的分布式计算机,带给区块链技术无限的可能。

VII. 参考资料

[1] Bitcoin Developer Guides

[2] Bitcoin Wiki

[3] What is Double Spending & How Does Bitcoin Handle It?

[4] https://bitcoin.org/img/icons/new-user.svg

[5] Satoshi Nakamoto, Bitcoin: A Peer-to-Peer Electronic Cash System

11
2021年2月15日 301 次浏览
发表文章: 浅谈民运和诺贝尔和平奖

中国民运其实长期想得到一个诺贝尔和平奖。

最早在八十年代,魏京生在坐牢的时候,就有西方人权组织运作魏京生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不过当时魏京生的知名度很低,也不可能得奖。

1989年六四事件后,诺贝尔奖委员会决定颁发给一个中国人。本来是想给王丹、柴玲、方励之甚至赵紫阳,但最终觉得谁也不配诺贝尔奖的高度,最后决定给了达赖喇嘛。

1990年也有很多民运人士被提名,但是肯定也得不了了。

接下来苏东剧变,中国民运的光辉就被压下去了。

九十年代中后期,魏京生的声望非常高。1996年他得到萨哈罗夫奖之后,大家都觉得他离诺贝尔奖只差一步了。可惜最终也没有得奖。尤其是1997年,大家都觉得应该给魏京生了,结果最后给了世界反地雷组织。

2017年我曾经在美国的一个人权组织的活动上,见过1997年得到诺贝尔奖的Jody Williams。我当时想问她,是否觉得当年魏京生比自己更应该得奖,结果没有和她寒暄的机会。

当然魏京生得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老魏在青海坐牢的时候,和一个藏族妹子有一段情史。然后对方肯定觉得自己吃亏了,所以就号称魏京生曾经强奸她。结果这个事情就被中共拿来宣传,让老魏的形象有段不好。而且当时纳粹科学家杨振宁也公开反对魏京生获奖。

值得一听的是,丁子霖曾经以人民大学教授的身份多次推荐魏京生得奖。

当然在九十年代,徐文立、王有才、吴弘达都被提名过诺贝尔和平奖。不过魏京生都没得,他们也更不可能得奖了。

本世纪初,胡佳、陈光诚、高智晟、王炳章都被提名过诺贝尔奖,不过都没得。胡佳其实最有机会,2008年他获得过萨哈罗夫奖之后,2009年本来他很有希望,结果莫名其妙的给了奥巴马。

刘晓波那一次得奖,其实也挺意味的。马建就说过,他没想到刘晓波立马就能得奖本来以为他会被提名很多年,最后能不能得奖都难说。刘晓波得奖的第一大功臣就是哈维尔和图图,没有他们的强烈推荐,刘晓波是不可能获奖的。如果被大人物提名是很能帮助其获奖的。施明德当年被瓦文萨提名诺贝尔和平奖,传闻也差一点得奖。

不过刘晓波的一些行为,实际上争议性是很大的。魏京生、曹长青、辛灏年、唐柏桥、袁红冰、吴建民等人都曾经公开的批评过刘晓波,各位批评者对于刘晓波的批评主要基于以下三点:①1989年的刘晓波在天安门广场上和高新等人发起的绝食运动属于出风头的行为,但是他的行为间接导致了中共在6月4日开枪镇压。②刘晓波在六四开枪后,在中央电视台上表示天安门广场上没有死人,因此而得到提前的释放,所以刘晓波并没有反抗中共坚决到底的骨气。③刘晓波坚持和平理性非暴力,甚至批评一些暴力反抗中共的人士(比如杨佳),刘晓波的主张过于温和,对共产党的妥协太多。

民运反对刘晓波获奖的,主要有两类。一类是魏京生这种,觉得自己更有资格获奖的。另一类就是辛灏年这种人,认为刘晓波太温和。

刘晓波之后的几年,王炳章、秦永民都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当然都很难得奖了。

目前我觉得比较有可能得奖的中国人,应该是伊力哈木。伊力哈木得过萨哈罗夫奖,萨哈罗夫奖是欧洲议会的,在国际上的影响力是仅次于诺贝尔和平奖。很多得过萨哈罗夫奖的人,后来都得了诺贝尔和平奖。2014年Denis Mukwege获得萨哈罗夫的时候,我就觉得他有机会得诺贝尔奖,结果后来他真的得奖了。

伊力哈木是在做无期徒刑的比较温和的维吾尔学者。诺贝尔和平奖其实并不喜欢非常激进的政治反对派,2003年和平奖得主伊朗人权律师Shirin Ebadi是该国的温和派,还因此被伊朗激进的反对派抗议她获奖。

因此伊力哈木是未来几年最可能得奖的中国人。

至于香港人得奖,其实很难。香港人有点类似于六四,发给谁都不那么信服。给黄之锋、李柱铭、黎智英好像谁都可以,这就和1989年给王丹、柴玲、吾尔开希、方励之都可以的感觉。因此反而无法获奖。

客观的说,我不认为刘晓波是诺奖的最佳人选。刘晓波得奖,有一种把张辽选为三国第一猛将的感觉。刘晓波是不错,但不配做民运老大。

最合适的是,1997年让魏京生、徐文立和赵紫阳共享诺贝尔和平奖。

扯东扯西,各位有什么想法请写出来

4
2021年2月16日 201 次浏览
爱狗却养猫 Reader, Sleeper, Deer lover, Cat feeder, Bun eater
发表文章: 【麻辣总局】亲戚缺乏“边界意识” 年轻人当然不爱搭理

原文链接: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62680.html

@汪有

现在过年年轻人不爱搭理亲戚,不是没礼貌,而是现有亲属来访的过程,并没有把孩子当成独立人格的平等的人。

这么说太抽象,我们调转一下场景,假设是孩子同学来家里做客,就用亲戚口气和爸妈说话,一下子就理解了——

“爸,快叫小王啊,这是我同学啊,带着爸爸王叔叔来拜年啦!爸,快说小王好!”

“王叔叔啊!叔叔您不记得我了嘛,当年您还抱过我呐!那时候您可还是个棒小伙子呢!一转眼都这么大啦!”

“我爸这几天都去外面跳广场舞,我看那小舞姿,可带劲儿了!来给我同学跳一个呗!”

“害羞啥,都是自家人,跳一个嘛!”

“你怎么回事儿,上次我去我李姨家,我李姨大大方方的就给唱了段京戏,可给她女儿长脸了!”

“同学你别介意,我爸有点认生,他就那样,别和长辈一般见识。”

“爸你别一天天就在那看你那个电视,家里来且了,你怎么一点做主人的感觉都没有呢?”

“王叔叔现在这是退休啦?退休金多少啦?有没有上万啊!”

“才几千?那不能够!你们事业单位呢,是不是自己藏小金库啦?”

“小王在外面打拼辛辛苦苦给你养老不容易!你多帮衬帮衬他!他也是为了这个家!”

“咱们做子女的图个什么!不就是为了老人安度晚年嘛?”

“王叔叔来了,爸你把你平时攒那些茅台啊、普洱啊都拿出来一起看看啊,长辈要懂得分享啊!”

“小王你爸喜欢这个茅台啊?那快包起来让叔叔带走,你们拿回去慢慢喝啊!”

“爸你瞪眼睛干啥?你咋那么抠呐?送个酒跟抢你东西似的。这酒是你的嘛?不都是我去年给你买的嘛?以后你儿子再给你买不就得了!”

“王叔叔没事儿,喜欢你就拿着!”

“大过年的你别给我扫兴!”

“王叔叔给自己买好保险了嘛?你不买好保险,小辈在外面拼搏怎么放心啊!要我说还得给自己多点保障!别一天天让晚辈担惊受怕的。”

“人到了岁数就得出去多锻炼,憋一天天在家闷着,都闷出病了!”

“我爸就是太孤僻了,人家爸爸都很多叔叔阿姨一起玩,就他天天在家也不出去,愁死我了。”

“爸你咋那么特呢?”

“哎呀小王,来都来了还包啥红包啊!真不用!”

“那这样,我给王叔叔也包一个。大过年的,来都来了,别跟我客气啊!”

“你憋跟我撕巴!这是给老人的!王叔叔你拿着!”

“怎么回事儿呢!这么费劲呐?”

“爸那你收着吧!快说谢谢小王!”

“行那我也不送了,新年快乐啊!”

“爸你也出来送送!憋在那熊个脸!”

当然少不了的一定会有——

“爸,小王这个红包我就先帮您存起来了,等您以后养老,就有钱啦!”

9
2021年2月16日 244 次浏览
回复文章: 每次提到难民问题,总有傻子会来问一句,为什么不让他们进你屋子

@大独裁家川普 #126699

所以给难民问题洗地的人其实都挺无耻的 我就问问政府把难民区划到你家门口你女儿天天出门都高度有被强奸的风险你家以及附近房价暴跌我看你乐不乐意

说事就说事,穿个马甲就当别人不认识你了?

你怎么就跳不出既定框架?为什么一定要有难民区?你对难民安置政策一点不了解就大放厥词。

现在欧美最常见的操作办法,是将入境难民先送到难民中心登记,然后分配到各个地市的住宅区。每个地方分到的人数非常少,影响不到当地居民的生活。

“难民区”是一般政府不会被选择的下下策。一来有形成贫民区之虞,二来不利于难民融入当地生活。因此,你是对着风车打仗了。

人得跳出既定框架啊!以前我写过有关西方城市规划史的帖子 /t/5773。西方社会针对贫民区的问题已经思考了一百多年了,早已经有了良策。尽管在实施层面各地仍有差异,但成功案例比比皆是。你在恼羞成怒之前,应该提高一下知识含量。

初商末未
通音宽依 2021年8月31日,“初音未来”真的消失了,不过是在新·品葱。
回复文章: 如何看待BBC使用的滤镜问题?
youtu.be/Ub_8oWsWhLo

我不知道是不是4K制作,但4K视频制作后期HDR转SDR压制HD1080视频没有经过BT.2020至BT.709的色彩空间转换,就会出现英文BBC的“阴间滤镜”:

youtu.be/fJ6ogocSR-M

一个技术问题可以炒大,如同去年新闻联播从229搬到N01后开始全高清制作,不了解的观众说“换背景板”也被“炎上”一样。

这个影片是摄影师用C-log模式拍摄的,这是一种防止过曝或欠曝的灰度模式,需要后期调色(原素材见图)。英文版发布以后,我才参与了这个影片的中文版,因为是分开制作的,我们也不在一个地区一起工作,所以出现颜色差异,但英文版已是调亮过的。——制作人员

( 由 作者 于 2021年2月20日 编辑 )
习猪习 抵抗者运动
发表文章: 【美国之音】记录当代中国文字狱,为“墙国”不再有因言获罪那一天

原文:https://www.voachinese.com/a/conversation-with-a-young-chinese-free-speech-activist02162021/5779420.html

网络世界中,他是中文推特圈颇有影响力的“中国文字狱事件盘点”账号的推主。

“身边没有一个人知道我关心政治,”他说,“我必须得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

出于安全考虑,他只透露自己姓王,90后,生活在“墙国”,给自己的定位是“倡导言论自由的活动人士。

相比很多中文界的推特大V,小王上推的时间不长。2019年10月,中国共产党庆祝执政70周年之际,他开通了“中国文字狱事件盘点”,用中英双语记录近年来中国因言获罪的案例。通过政府网站、法院判决书、官媒报道、警方社交媒体账号等公开信息来源,建成了一个从2013年至今有近2000个因言获罪案例的数据库。他说,这些都是冰山一角。

说起设立推特账号的契机,小王告诉美国之音,中国在举行大型阅兵式庆祝建国70周年的时间点上抓了很多所谓“辱国人士”。一些人仅仅因为在网上说了几句官方不喜欢的话就被抓走。让他觉得最为两个荒谬的案例,一是一位四川网民说:“阅兵有什么好看的”,二是一位山东网民说:“祖国没有养你,是你妈养的你。” 二人双双被拘留。

“那个时候我才意识到,这个国家对言论的打压可能又上升到一个新的层面了。虽然我们都知道这样的事件一直存在,但是那一系列案例报道出来,我才感觉到细思极恐,” 小王说。

在他记录的案例里,有一些被媒体广泛报道的知名人物,比如曾暗示习近平是“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被重判18年的地产大亨任志强;接连发表批评当局文章被革职的前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声援多位良心犯被起诉“非法经营罪”的出版界“侠女”耿潇男;抨击共产党是“政治僵尸”被开除党籍的前中共党校教授蔡霞;报道武汉疫情被判刑的公民记者张展 ……

但更多的是些籍籍无名,鲜有人关注的小人物,有些连名字也没有留下。比如,山东青岛因在微信群“辱骂村干部”被拘留7天的吴某;宁夏银川因在贴吧抨击交警被拘留5天的李某;河南嵩县因在推特发布、转发“疫情涉政虚假信息”被判有期徒刑6个月的姚某。在这近2000位当代文字狱受害者中,甚至还有未成年人。

江苏徐州45岁的前央企员工黄根宝是被小王“立此存照”的文字狱受害者之一。在官方的判决书里,他因在推特上“辱骂国家领导人”和散布“损害国家形象和危害国家利益的虚假信息”被判处1年4个月有期徒刑。

“(2019年)5月31日早上,大概9点左右的时候,他们通过单位的人把我喊到会议室,我也没有什么准备,手机也被他们拿走了,”黄根宝告诉美国之音,“我也没想到这次他会动真格的。”

刑满释放的黄根宝开通了新的推特账号(原先的账号已经被他人控制),继续发声。他坚称自己无罪,并正式向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重新审理的申诉。

“我们是人,怎么能任由他们像猪一样圈养,”他写道。

“我认为这些人不应该被遗忘,” “中国文字狱事件盘点”的推主小王对美国之音说,“很多案例放在其他国家都会是头条新闻,但是在中国,它只是一个数字,只是简单的千分之一、万分之一。这个群体太庞大了,我希望尽我可能,让世界知道他们。”

就在小王上推的同一时间,中国外交部和一众外交官也纷纷设立推特账号。 尽管推特被中国政府屏蔽,但官方显然意识到占领这一平台的重要性。

那时小王经常到外交部的推特上留言,发布自己整理的因言获罪的案例。一个星期后,他被对方拉黑了。

去年,中国外交部公开表示:“在中国,任何人不可能因为仅仅发表言论就受到处罚或者刑罚……极少数人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造谣称他们在中国‘因言获罪’,经不起事实推敲。”

“那么请问,这个经得起推敲不?”小王再次发布了满满一页因为说话被警告、拘留、甚至判刑的受害者名单。

他对美国之音说:“一定要让世界知道中共对言论的打压,对人权的迫害是系统性的,并不是几个简单的案例。”

很多推友对小王说谢谢,感谢他让被遗忘的人群为人们铭记,让世界知晓中国言论管控的现状。

一位推特用户写道:“这些事情陆续发生的时候,你可能觉得只是单个事件,个别事件,但是罗列到一起后,你发现周围是一张巨大的网,让你窒息,让你颤抖。其实灾难就在不远处,如何能继续岁月静好?”

小王也清楚,他所做的事可能会给自己带来风险,说不定他本人就是下一个“被盘点”的对象。

殷鉴不远——去年4月,北京三名90后疑因在端点星网站备份新冠疫情期间被删除的文章被失踪,陈玫和蔡伟随后以“寻衅滋事罪”被逮捕;2016年,收集、发布中国群体性抗争事件的贵州小伙儿卢昱宇和当时的女友李婷玉被抓。隔年8月,卢昱宇被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四年徒刑;李婷玉被判刑两年、缓刑三年。

“当我收集到他们的案例时,我自己也是震惊了,”小王对美国之音说。 “同时我也意识到我可能是下一个。”

但是,当小王真正意识到自己可能是“下一个”的时候,他觉得“已经没有回头路了。我必须一直做下去,不管结果怎样”。

“因为我知道,即使我停下来了,就算我把这个推特账号删除了,未来被迫害的风险还是大大存在的。 我宁愿被他们迫害也不愿停下来,”他说。

他对美国之音说,中共在各地抓异见者的目的就是杀一儆百,想让人们闭嘴,如果自己也跟着闭嘴,无异于让威权统治得逞,“如果一个国家连言论自由都要迫害,自由在这个国家应该已经是被连根拔起了。”

小王说,他会将这份留存记忆的工作一直做下去,直到有一天自己也被消失,或者中国彻底不再有因言获罪的那一天。

12
2021年2月17日 323 次浏览
爱狗却养猫 Reader, Sleeper, Deer lover, Cat feeder, Bun eater
发表文章: 关于宗教的随笔(更新三 谈谈基督教教派)
  •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

  • 涉及的三次元细节多有艺术加工。

  • 不是宗教学专家,相关知识有错请包涵。


我祖父母/外祖父母一辈很有趣。我的祖母从小接受教会学校教育,后来投身革命就再没去过教堂,但对家人始终宣称自己信仰基督教(然而我始终没搞清楚她信的是新教还是天主教——或许也不那么要紧)。教会学校学的洋文她早就忘光了,但是学的圣歌一直记得;即使在思维已经不太清晰的时候,她听到钢琴弹奏的圣歌,还是会很开心地跟着哼唱。我的外祖母则从小跟着母亲拜佛,后来也不去庙宇了,但晚年家里长供着一个观音像。我小时候她曾经和我说,文革的时候她被分配到乡下工作,工作的地点和家里隔着一条大河,每次回家探亲都要搭乘渡船。有一次船行至河中,突然风狂雨骤,电闪雷鸣,小船上下颠簸,艄公都说这次大家只能听天由命了,满船人多有哭天抢地瑟瑟发抖者;我的外祖母说她当时反而不怕了,只是跪在船上,攥紧了随身戴着的一个观音像,一遍遍念她小时候学过的经文。念了几遍,风雨平静下来,等船终于到了对岸,天竟然已经快晴了。

我的祖母和外祖母都从来没有向小辈传过教,但她们唱的歌、说的故事一直让我印象深刻。

我父母都不信教,不过他们似乎都相信世界上有鬼。我父亲给我讲过他“小时候亲眼所见”某人被鬼附体的故事;我母亲遇到生活中某些难以解释的现象时,也常常担心是鬼怪作祟。对于宗教,他们更多是一种“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敬鬼神而远之”的态度;对于因果报应之说,他们也有所敬畏。可能是由于家庭背景的关系,他们一个对基督教好感更多些,一个对佛教好感更多些,同时对于伊斯兰教都颇有偏见。

我还有一个来自中东地区的女性朋友,自称是信仰伊斯兰教,并会遵守一些传统习俗,如斋月等。但是这位女性朋友绝对不是刻板印象里的穆斯林。她除非回国,否则从来不戴hijab;她抽烟喝酒双性恋;她参加各种社会活动,包括其祖国的一些反对派的活动;她全球到处跑,行动力点满。这位聪明而有魅力的女性,刷新了我对“穆斯林”这个词的认知——当然,对某些保守派人士来说,她是算不上真正的“穆斯林”的。

在中国人的社交活动中,我感觉很少有人谈论宗教;事实上,如果一定要讲一些“超自然”的话题,大家对于鬼故事比对于宗教要感兴趣得多。而在国外的社交场合,宗教则是一个大家都比较忌讳的话题,因为太容易导致冲突。当然也有例外,如教会组织的活动中,或者读书会/哲学讨论小组上,大家常常会谈论宗教,其中也不乏批评和质疑,不过只要保持基本礼貌,气氛还是比较融洽的。

我有一种假设,把宗教信仰作为生命中重要追求的人,和把学术理想或是政治理想作为重要追求的人一样,比例都不高。对大多数人来说,看得见摸得着的衣食住行、和家人朋友的关系、以及各种娱乐活动才是最有意思的东西。他们当中不乏信教者,不过宗教对他们来说更多是文化意义,如我的祖母唱的歌曲;信仰对他们来说则是一种无助时的指导和安慰,如我的外祖母在暴风雨中攥紧的观音像;有时也有道德意义,如我父母敬畏的鬼神因果之说;有时还是一种自我身份认知,如我的中东朋友。这当然完全没有问题。事实上我认为这种世俗化的宗教观有益于心理健康——当然是从世俗意义上来说。

我也遇到过一些人,对于自己的宗教信仰十分执着。这里面的人也千差万别,有些让我觉得像圣人,有些则让我感觉非常复杂。留至第二篇再写。

( 由 作者 于 2021年2月22日 编辑 )
17
2021年2月18日 521 次浏览
发表文章: 政治学入门启蒙书单
标记为删除
( 由 其他人 于 4月2日 编辑 )
16
2021年1月24日 1917 次浏览
rebecca 我不是品葱的神,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
发表文章: 大年三十,给解放军写一封信

全体人民解放军指战员、武警部队官兵、军队文职人员、民兵预备役人员:

诚挚问候和新春祝福已经由习主席向你们转达了,我就开门见山,直入正题吧。

我是一名出生在中国大陆的年轻人。写这封信,是因为我从小一直有一个疑问,中国军队为什么要叫解放军。

美国的军队,是把国家的名字和部队的军种合在一起,比如说美国陆军(US Army)、美国空军(US Air Force)。

台湾的军队,也是把国家的名字和部队的军种合在一起,比如说中华民国陆军(ROC Army),中华民国空军(ROC Air Force)。

唯独中国的军队,陆军不叫中华人民共和国陆军(PRC Army),叫人民解放军陆军(PLA Ground Force);

空军也不叫中华人民共和国空军(PRC Air Force),叫人民解放军空军(PLA Air Force)。


直到后来,通过学习历史和政治,我了解到共产党曾经提出过一种政治主张,叫军队国家化

1946年1月,国共两党及民主同盟在重庆召开了政治协商会议,中共代表周恩来作了关于军队国家化的报告,该报告详细阐述了中国共产党关于军队国家化的观点。要点如下:

第一,军队国家化与政治民主化应当同时进行。

第二,军队属于人民。

第三,关于军队国家化实现的若干步骤,其中包括“军党分开”,“军队不应属于党,应属于国家”,“过去是党国,不必再说,今后政府改组,就应把军党分开”。

中国民主同盟也与此同时提出了军队国家化的议案,明确要求“全国所有军队应即脱离任何党派关系,而归属于国家”。随后国民党,共产党及民主党派签署了《政治协商会议决议》,决议中《和平建国纲领》第三条即明定“确认蒋主席所倡导之政治民主化,军队国家化及党派平等合法,为达到和平建国必由之途径”,而决议案之军事问题案更明定“禁止一切党派在军队内有公开的或秘密的党团活动”。


可惜的是,后来两党关系破裂了,共产党和国民党没有能够组建成一个完整的中国,而是分裂成了大陆和台湾两块。

国民党在台湾,最终实现了共产党提出的军队国家化和政治民主化。军队的名字就是国家的名字,台湾人可以投票选举总统,而且选出来的总统经常不是国民党人。

共产党在大陆,至今还没有实现自己提出的军队国家化和政治民主化。军队的名字也不是国家的名字,而是“人民”和“解放”这两个带有政治属性的形容词。中国人不能投票选举领导人,每一任国家领导人都由共产党的领导人兼任,每一任国家中央军委主席都由党的中央军委主席兼任。谁敢再提军队国家化、政治民主化,就把他关到监狱里去。

中国有一个叫刘晓波的人,他2008年写了一部《零八宪章》,号召中国尽早实现军队国家化、政治民主化。

2009年6月23日,刘晓波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经中国检察机关批准逮捕。12月25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剥夺政治权利两年。

和建国前的共产党相比,今天的中国共产党是自私自利的,他们是反对军队国家化和政治民主化的。他们希望中国的军队继续为他们而不是为国家和人民服务,希望中国的政治继续为他们而不是为国家和人民服务。


作为拥有枪和子弹、代表国家暴力的军人,你们是唯一有能力对共产党说不的人。

所以共产党一项很重要的工作,就是不断加强党对军队的领导、对军人的洗脑。要让军人相信跟党走是唯一出路,绝对不能让军队绕过党去与政府和人民直接合作。

作为这个国家的一名公民,我希望各位军人同胞和我们一起加入改变历史的行列,为建设一个更发达、更开放、更民主、更自由的中国而努力。

你们的鲜血不值得为一个把国家当作私产的政党而流。

佚名

2021年2月11日

21
2021年2月11日 865 次浏览
rebecca 我不是品葱的神,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
发表文章: 从1957年到2003年,中国人是如何系统性地虐待、屠杀没有犯罪的中国人的

今天一登录2047吓了我一跳,居然有那么多人不相信中国政府会系统性地(有计划地)对维族人大开杀戒。

其实这和是不是中国没关系,人类的历史就是互相屠杀的历史,凡是相信别人不会屠杀自己的人,基本都被别人屠杀了。

考虑到这边大部分都是【中国人】【汉人】【没有犯罪的人】,我举几个【中国人】【汉人】【没有犯罪的人】的例子吧。


1957年

《长寿湖一九五七年重庆长寿湖右派采访录》作者谭松:挑开土改血腥真相

https://www.hrichina.org/chs/zhong-guo-ren-quan-shuang-zhou-kan/tan-song-tiao-kai-tu-gai-xie-xing-zhen-xiang

川东土改在党占领四川后的一九五一年开始。谭松指出,经过一年半时间土改彻底改变了中国两千多年的土地制度,不但摧毁传统中国农村的伦理和文化传统,消灭了农村精英阶层,还使中国农民沦落为无法自由迁徙的农奴,为中国带来长远的恶劣后果。他在调查中发现,川东是贫穷山区,很少良田千亩的大地主,土改前川东地主平均每人所有土地仅十四点五九亩。许多被打成地主的其实是自耕农,或只是相较富裕的农民,而且党划分地主非常随意,甚至有当教师不需下田劳动也被打成地主。在最穷的巫溪县,一家有两个煮饭的鼎罐就被评为地主。他指出,死于文革的刘少奇领导土改运动,主张暴力土改,双手染血。为了建立新政权的权威,需要杀人立威,所以土改设立人民法庭,下放杀人权,鼓励杀人。一位当年土改工作队员戴廷珍接受他的采访说,“批斗之后就是枪毙,我们每到一个地方都要杀人。党要这样做才吓得住人。”因此对党来说,“土改必须是一场暴风骤雨,也必定是一场腥风血雨。”

利用地痞流氓施残暴酷刑

谭松在演讲中说,土改中最血腥残暴最恐怖下流的行径还不是斗争诉苦会,而是向地主逼浮财这个阶段,索要金银珠宝,逼不出来,贪婪的土改积极分子就使出种种丧尽天良的残暴下流手段和酷刑。诸如“背火背篼”(在铁皮桶里装满烧红炭火强迫背在背上)、“抱火柱头”(把钢管烧红强迫人手抱)、吊木脑壳(把头部用绳捆起来上吊)、“烧飞机洞”(脱光女子的裤子用火烧下身)、“点天灯”(在头上用粘土围一个圈,注入桐油点灯,或双手手心向上绑起,手窝盛满桐油点灯)等等。一个地主媳妇交不出金银,被脱光衣服遭受碳烤活人酷刑,烤得奶子和肚皮往下滴油。

“我们没有屠杀右派,我们只是发动土改,然后把右派丢给土改分子,之后我们就再也没见到他们了”


2003年

《无罪辩护(律师手记)》:从鲜血淋漓的刑辩律师角度解读中国司法的圣经

后来,我在调查这些被放出来的证人时,他们还个个心有余悸。我通过各种途径了解到,办案人员同样采取威胁、引诱的手段,向几个证人施加压力,直到他们违心地做出公安机关所需要的证言为止。同一证人被多次反复讯问,但是公安机关并未提供案发当时对证人的调查笔录。快现民、赵劲松、马连根、赵海星、赵伟伟、马连青是案发时与被告人在一起打牌的重要证人,2003年1月12日,以上六人均写证明证实被告人打牌时未离开现场,无作案时间。然而,2003年1月12日之后,公安机关多次在公安局、刑侦支队、看守所等地对以上证人进行“询问”,使他们的证言最终从“没离开打牌场”演化成“记不清马廷新是否离开”。

为了彻底查明当天晚上马廷新到底有没有离开打牌现场,我又分别找到一些证人进行调查,但是他们已经不敢给我作证了。

更为严重的是,2003年春节后的一天,鹤壁市公安局警察张某某(现提升为县公安局副局长)将马廷新带到市局院子让马廷新脱掉鞋子,光着脚丫站在雪地里,并要求他将脚下的雪暖化后换一个地方继续暖。当时的马廷新只穿一件毛衣,而张某某却穿着棉大衣对马廷新说:“马廷新,今天你就是一块铁我也要把你熔化了,你看看是市局的水平高还是县局的水平高,我收拾你还看不见伤,不像县局把你弄出血了。”这些刑讯逼供的外伤在我会见时仍然存在,尤其是手上被夹的伤痕,身上、脖子上被勒的伤痕和腿上被勒、被打的伤痕赫然在目。

在办理马廷新一案的同时,鹤壁市公安局又发生了别的刑讯逼供打死了人的事件,引起社会关注。而且,公安机关在这以前也是有刑讯逼供“前科”的。据公开的报道,这里曾发生过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的“处女卖淫案”,也发生过因刑讯逼供致人伤残和死亡,并致使数名警察被判刑的案件。

“我们没有刑讯逼供,我们只是拒绝嫌疑人会见律师,并把他们关到没有摄像头的屋子里跟警察待了几天,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嫌疑人就停止呼吸了”


总结

只要是没有人能听到、看到,没有法律可以保障人权的地方,一定会发生虐待和屠杀。

( 由 作者 于 2021年2月8日 编辑 )
10
2021年2月8日 567 次浏览
回复文章: 讨论海外中文新闻及时政评论媒体的误区及争议

看起來這位應該是來自國內又不會粵語的地方的同志了 雖然香港的媒體所面臨的困境相當刻苦,但他們還是在盡力 那我就輕輕貼幾個港、台的媒體,能不能看相信大家是有判斷力的

香港電台: https://www.rthk.hk/

Now 新聞: https://news.now.com/home

端傳媒:(2047也經常有人轉發,收費制) https://theinitium.com/

立場新聞: https://www.thestandnews.com/

眾新聞: https://www.hkcnews.com/

傳新社: https://www.factwire.org/

報導者: https://www.twreporter.org/

*CUP: https://www.cup.com.hk/

故事:(這個不是做新聞的,不過是以台灣的角度來看歷史,當然當中也有很多本地史,不是集中在中國的) https://storystudio.tw/

多維新聞:(以前我會經常買它的實體版,不過近幾年感覺到立場偏頗,但還是可以看兩眼,相信這裡的同志會挺喜歡) https://www.dwnews.com/

2021年前的香港有線中國組的視頻可以找來看,因為之後就整個班底辭職 他們所做的報道都很好

是不是很期待我會推薦蘋果?不,正因為他的名氣太大,所更希望能把其他的媒體也介紹給大家,讓大家更加了解和支持世界各地的傳媒工作者。也正如我很相信國內的傳媒工作者,他們也只是被禁聲,和這些年不停的整頓才變成現在的死水。

而上述這些新聞機構所做的專題節目也很值得推薦(youtube都有)

  • 有線新聞:新聞刺針
  • 有線新聞中國組所有2021年前的報道
  • Now新聞:經緯線
  • 香港電台:鏗鏘集、視點31、五夜講場系列、左右紅藍綠、頭條新聞

評論媒體的話我會選擇(當中很多都是粵語,大部分沒有字幕,抱歉)

  • 商業電台的光明頂
  • 堅離地球 · 沈旭暉
  • 透視中國 [ 明居正 & Don Tse ]
  • 城寨 Singjai
  • MyRadio Hong Kong (香港著名教主:黃毓民的頻道)

最後找到一首好歌跟大家分享(配合觀看效果倍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w5OrljuobQ

( 由 作者 于 2021年2月10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讨论海外中文新闻及时政评论媒体的误区及争议

肉身翻墙,翻过的是国境,也就是军事势力的边界。

文字翻墙,翻过的是语言,也就是文化势力的边界。

一个人肉身翻墙了,但文字上没有翻墙,那么他就夹在中国的军事势力边界和中国的文化势力边界之间。

这个地方,因为没有军事势力的占领,言论是自由的。但因为各种文化势力的占领,所以文化并不自由。

墙外可选的中国文化比墙内多很多,主要有以下几种:

  • 我爱战狼(粉红五毛)
  • 我是战狼(央视/外交部/CGTN/共青团)
  • 我看战狼(观察者网/环球时报)
  • 我爱中华(李子柒)
  • 我是中华(孙子杨)
  • 我看中华(火锅大王)
  • 天灭中共(法轮功,包括文昭等等)
  • 人灭中共(民运/刘晓波)
  • 我灭中共(郭文贵)
  • 天灭中华(诸夏教会/姨粉支黑/新品葱)
  • 人灭中华(刘仲敬/诸夏联邦)
  • 我灭中华(支那维基/红岸基金会)
  • 直线救国(老梁/徐晓东/袁腾飞/鲍彤/陈秋实/旧品葱)
  • 曲线救国(一亩三分地等)
  • 文艺救国(艾未未)
  • 文艺反共(膜乎/小反旗)
  • 文艺生活(老高与小茉)
  • 谈德赛(2047/李永乐/方舟子/罗振宇)

这里想请教诸位大佬的是,法轮功媒体,台湾媒体和油管中文时政自媒体在多大程度上形成了信息信息茧网误导了海外华人? 而抛开对美国民主的解读和美国大选的争议不谈,他们对于中国时局的观察和中共历史的解读,有多大程度上具有可信度? 非常想听听各位的意见

按照本人的定义,上面列表中除了最后一行以外,全都有误导成分。

我列出的媒体都是免费观看的。如果这些媒体对中国时局的观察可信度很高,那么他们为什么不直接用这些观察的结论去投资挣大钱呢?如果我能预测中国未来两年的政策走向,我肯定早早买好股票等着发财,不会跟其他人说的。

而我经常看的英文媒体,比如WSJ、NYT,还有中文的比如说端传媒,都是收费订阅的。这些媒体的信息质量就非常高,至少不会胡编乱造添油加醋。

对于中共历史,最权威的内容在党史馆里,其次就是领导人传记(比如赵紫阳《改革历程》),还有与中国没有利益关系的外国研究人员写的文章。

但这些文字的东西消化起来太麻烦,大家还是喜欢简单好吸收的youtube视频。

被信息茧网误导,关键还是民众科学素养不足,无法分辨事实和观点的区别。不仅中国人被误导,也有很多美国人被英文的信息茧网误导,这也就是为什么《大纪元》这样的媒体会有英文版,因为误导他人是一项非常赚钱的生意。

( 由 作者 于 2021年2月8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讨论海外中文新闻及时政评论媒体的误区及争议

海外中文自媒体大概可以分成以下几类:

来源:

为什么海外中文视频自媒体的生态环境如此恶劣

法轮功媒体,台湾媒体和油管中文时政自媒体在多大程度上形成了信息信息茧网误导了海外华人?

看订阅数就知道,法轮功+蚂蚁帮+民运这三类的总数基本上占据了绝对优势,当然这里面也一定有交叉订阅的无法统计。另外一点是,推特和微信上巨大的支持川普声浪实际上很不正常,有证据和研究显示是中共网军背后推波助澜的结果:

中国政府大力支持川普连任

Chinese bots had key role in debunked ballot video shared by Eric Trump

Hundreds of Fake Twitter Accounts Linked to China Sowed Disinformation Prior to the US Election, With Some Continuing To Amplify Reactions to the Capitol Building Riot

而抛开对美国民主的解读和美国大选的争议不谈,他们对于中国时局的观察和中共历史的解读,有多大程度上具有可信度?

我的看法是基本上不可信。首先是事实和观点的区分,他们的视频里面,事实部分的内容可以去吸收,比如说文昭早期的视频里面有比较多的历史和政治知识。但是,绝大部分自媒体侧重的都是观点解读的部分,而且他们没有把事实和观点区分开的意识,绝大多数播主也不是媒体行业出身,没有经受过正规的媒体训练。甚至有部分自媒体(法轮功,郭文贵),为了宣扬他们的立场从而扭曲事实,所以整体来说,没有价值。他们的解读观察,并没有基于严谨的研究和引证,和说书的差不多。

我自己在中文自媒体里面比较推荐的是王剑,他最大的不同是经受过媒体行业的训练,所以至少在新闻事实方面是有底线的(当然我并不同意他的部分观点)。另外中文播主里面老雷,狗哥也值得一看,他们的深度比较浅,优点在于他们是从西方普通人的视角和思维看中国政治,相对来说就没有很多中国人特有的毛病。

回答问题: 中共武统台湾可能的结果是胜?败?平?以及相应的后果是什么?

@RD1984 #125579 你平时应该不怎么看台海军事新闻吧。另外还有武器的装药量与有效杀伤半径、侵彻深度的量化关系,CEP,侦察、导航定位跟踪手段,目标类型、台湾的面积,地形等等。朋友,战争不是红警,一排炮弹导弹齐射过去你看着效果可爽,游戏里那是微缩的地图,放大了40-50倍的单位尺寸。实际是你可能什么也没有打到,或是一堆假目标,或是无法评估究竟打中多少个。

补充

@RD1984 @刘慈欣 国内许多军事“砖家”只会玩梗搞传播学,用粗暴类比的线性思维愚弄无知青年。炸药类的冲击波杀伤力随着半径3次方成反比衰减,雷达类随着半径的4次方反比衰减,EMP能量随着半径的2次方衰减。诺门坎战役苏军向日阵地疯狂投弹31000吨才杀死7500多名日军士兵,这还是在朱可夫分割包围日军的情况下。台湾面积比诺门坎大多了,需要多少吨的弹药才能实现“洗地”?๑◔‿◔๑

( 由 作者 于 2021年2月9日 编辑 )
回答问题: 中共武统台湾可能的结果是胜?败?平?以及相应的后果是什么?

@KingSager #125646 85%的同意,有2点不一样。

1.俄罗斯抢克里米亚不能简单与台湾类比,这关系到美国在全球各大州的战略底线、缓冲区、是不一样的。克里米亚本来就是俄罗斯帝国和苏联的,美国在欧洲的红线底线是德国法国,东欧是缓冲区,黑海是内海无法直接威胁到大西洋。北约东扩是时代大背景,俄罗斯在原苏联地区全面节节败退,偶尔在缓冲区的局部反扑(克里米亚)西方可以勉强接受。而且还有了制裁封锁的借口。

太平洋的地缘情况与欧洲不同,台湾在第一岛链,价值比克里米亚大多了(位置、人口*10倍、面积、关键产业),第二岛链比第一岛链要稀疏太多,防守更难。太平洋是高速公路无险可守没有缓冲区,夏威夷是孤岛难以成为战略支撑点,特别是中国核潜艇与航母群,出了第一岛链下一步就是美国西海岸。土共现在也吃不准美国的底线,所以一直没有敢动手。

西方之所以与俄罗斯又勾兑的原因是:主要敌人不是俄罗斯而是中国威胁。以上,因此不能简单类比。

2.台湾和周边水域的控制权,120%是日本、韩国的核心利益,如果台湾失守,日韩要么翻脸,要么只能向中国跪下喊皇上万岁(由于美国支援和驻军可能性不大)。 台湾沦陷只会是一个中美全面对抗、亚洲进入动荡、战乱冲突的时代,世界阵营重新划分,相互对立、封锁的开始而不是结束。

( 由 作者 于 2021年2月10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关于新疆“集中营”本人的看法和一些疑问

指令的作用是证明屠杀行为具体到中共,但目前无法证明这就是中共干的,甚至你无法证明新疆有大规模的屠杀。

集中营是中共办的,目的是关押维吾尔族人,维吾尔族人在里面没有法律和自由,被关押的人被强奸了或者死了。

这显然是针对维族人的屠杀,从结果来看是这样的。50、60年代反右,把人送到劳改农场去,纸面上写的是“劳动改造”,实际效果就是屠杀。苏联的gulag,纸面上也是劳动改造,实际效果也是屠杀。如果实际效果是屠杀,仅仅因为名字不叫屠杀,所以就不算屠杀的话,我认为是不合理的。

此外,仅仅因为红头文件没有写“请屠杀维族人”,就等效于没有下达屠杀的指令的话,那我想我们对“指令”的理解不一样。

指令不一定要在红头文件上写清楚的,可以用嘴巴讲或者手部动作比划的。我在脖子上比划一下,你懂我意思吧。但是是不可能有纸面证据的。

现在已经有被强奸的女性出国诉说冤情了,中国政府不能说不知道了吧,可是他们还是不关闭集中营,说明就是故意的,就是要让你们在里面被强奸。

接下来是不是要等被屠杀的人,从骨灰里爬出来,到国外去诉说冤情,才能证明中国政府在对维吾尔人进行屠杀呢?

回复文章: 关于新疆“集中营”本人的看法和一些疑问

坦白说集中营这种事情,不要说墙内民众很难想象,我在墙外一开始看到最初报道的时候也是不怎么相信的,觉得可能也就像你说的那样没有这么夸张。因为BBC这类正规媒体,只能报道他们看到的事实部分,而且他们出于新闻职业道德,不能随便揣测发生的事情。

但是后来逐渐有视频泄露,有从集中营里面逃出来的不同证人作证,包括有中共内部人士把文件贴出来,证明了情况的严重程度。新闻报道出来的,也一定只是冰山一角。

至于为什么西方社会认为这是集中营,不要忘记了,西方社会真正经历过集中营和种族灭绝。集中营不光是纳粹的那些,苏联对乌克兰,美国对日裔也都做过。而中国社会提到集中营,就只是特指二战时德国杀害犹太人的集中营,没有意识到其实自己历史上也搞过很多。三反五反的时候夹边沟算不算集中营?文革时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学习班”算不算集中营?从这个角度来看,当中国人觉得“哎呀好像事情没你们西方媒体说得那么夸张”的时候,本身就证明了宣传的成功。

solids Ñøñë
回复文章: 关于新疆“集中营”本人的看法和一些疑问

原图地址: https://www.gettyimages.com/detail/news-photo/this-picture-taken-on-june-26-2017-shows-a-policeman-news-photo/813548910

图片下的注释:

A police officer stands guard as Muslims arrive for the Eid al-Fitr morning prayer at the Id Kah Mosque in Kashgar, a city in western China’s Xinjiang Uyghur Autonomous Region, on June 26, 2017. Photo: Johannes Eisele/AFP via Getty Images


翻译:

2017年6月26日,在中国西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喀什市的伊德卡清真寺,一名警察在穆斯林到达开斋节晨祷时站岗。图片:Johannes Eisele/AFP 拍摄,通过 Getty Images。


这名记者的 Twitter: https://twitter.com/johaynz

他在 AFP 的个人主页: https://correspondent.afp.com/johannes-eisele

他拍摄的所有照片在 GettyImages: https://www.gettyimages.hk/圖片/johannes-eisele


Intercept 用图片时确实做了加工

原图是

最早出现在 https://www.huffingtonpost.co.uk/entry/who-will-stand-up-for-uighur-muslims-in-china_uk_5ba157bce4b086ac5a9e087c

GettyImgaes 的原图:

https://www.gettyimages.com/detail/news-photo/this-picture-taken-on-june-26-2017-shows-a-policeman-news-photo/813548910

( 由 作者 于 2021年2月8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关于新疆“集中营”本人的看法和一些疑问

凡是说“脱离实际情况”的,俺十分建议去感受一下实际情况

建议你先去一下新疆,就去治安最好的乌鲁木齐,现在车票也不贵,你作为汉族人一般也不会有什么事,当然我是说一般。

题图中的警察是实拍,不是后期粘上去的。搞的效果确实阴森森,但你只要在乌鲁木齐生活一段时间,你就会明白,乌鲁木齐是一个充满岩浆的地狱,上面这张图根本不足以体现当地气氛的恐怖。


如果你不愿意去乌鲁木齐,那你总有亲人最近两年去过新疆吧,你总有朋友在那边工作过吧。如果都没有,那就用常识想一下。

中国政府在新疆建了很多再教育营,但是这些营地不是学校,学员是不能出去的,几年都不能见家人,也不准讨论学校里发生的情况,在学校里不管发生什么都不受法律管辖。

你虽然没有去过再教育营,但你应该上过学校。想象一下,假如你们学校的老师,体罚学生不会被法律追究责任,同时同学又不可以回家、不可以把学校发生的事情往外面讲,学校里通常会发生什么?

如果你读过一点中国的新闻,就不难猜到:老师强奸学生致死,学生被帮派分子殴打致死,学生被体罚后跳楼摔死,学生军训中暑热死,学生被安排从事工业生产累死,学生被电击治疗电死。

而再教育营里发生的事情,其实就是这样的,BBC报道看了没?强奸,强制绝育(也就是把你子宫/输精管给废了,不准你生小孩)。这就是实际发生的情况,不知道为什么你要说“脱离实际情况”。

这种逻辑就有点像,因为我没有被强奸,我也没有强奸别人,所以世界上不存在强奸,那些说自己被强奸都是骗人的、是脱离实际情况的。


新疆乱的时候,极端穆斯林大量砍杀当地政府的公务员。公务员下班路上就被砍死了,第二天横尸街头,也不知道是谁干的。最后公务员都不愿意去新疆工作。当然除了公务员,也有普通的汉人被砍死的。

这些案件,央媒大多都没有报道出来,你能看到的,就是几次爆炸案,袭击群众的。

为什么不报道呢,因为大的袭击,不管是汉还是维,都是同仇敌忾的,因为炸弹不长眼睛。报道了之后有益于民族关系。实际上维族群众也是经常帮助警方抓暴恐分子的。

而那些小的、精准的袭击,是明确针对汉人的,维族群众不care,也不敢care,怕被恐怖分子报复。如果报道出来,会显得中国政府很没用,很丢人。新疆为什么菜刀实名制,就是因为有无数公务员被菜刀砍死,这要说出来岂不成了国际笑话,中国连公务员的生命都保护不了,还自诩为这片土地的统治者

中国政府在这里最大的错误,就是保密,把一些事情藏着掖着。现在搞大规模的再教育也是这样,藏着掖着,认为只要问题藏着掖着,时间可以解决一切。

作为公权力,藏着掖着必然助长腐败和罪恶,把任何良好的初衷变成人间的地狱,也就是现在你们看到的情况。

我不是维族人,我反对集中营、大规模监控还要藏着掖着的搞法,是因为我不希望中国政府把新疆经验复制到全国。

( 由 作者 于 2021年2月8日 编辑 )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