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dom2047 的收藏
回复文章: 六四网络博物馆今日上线

@消极 #151436

比如真的博物馆里有履带,有死者的遗物,有照片,网上博物馆全是照片。我倒是觉得差别不大。

这是网上博物馆的缺憾,人们总想看原真物品,想体验在场之感。不过,网上博物馆的互动性很强,并且能够满足非常具体的需求,比如高精度近距离地观察,或即时查询相关资料等,还是有优势的。这方面需要再进一步开发。

64是第一个香港民族认同

与其说64是香港的民族认同,倒不如说64加深了他们对于极权的恐惧,以及增强了对民主自由的信念。如我在另一个帖子 /t/13891 里总结的,香港人的民族认同是本土精神和世界主义精神。

图书馆革命🌈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发表文章: 六四网络博物馆今日上线

「六四記憶‧人權博物館」

https://8964museum.com/


支聯會稱由策展團隊運作的網絡博物館今日正式開放

支聯會公布,在網絡建立的「六四記憶.人權博物館」今日正式開放,網上博物館將脫離支聯會,由策展團隊獨立運作。至於「六四紀念館」目前已關閉,待日後尋找到適當方式或地點,才考慮重新開放。支聯會表示,網上博物館保存在香港傳承了30年的文物、檔案、影像及口述歷史等,並連結世界各地學術機構關於「六四」研究的檔案庫。「六四紀念館」早前被指未領有公眾娛樂場所牌照,被控違反條例,支聯會代表律師上月底出庭答辯認罪,被判罰款8千元。


「六四記憶‧人權博物館」

1989年6月4日,軍隊進入北京城進行武力鎮壓,維時近兩個月的天安門民主運動戛然而止。而後,六四記憶不斷被官方抹除。此後30年裡,身為這段歷史見證者的香港人,用燃起30年的燭光、和對中國民主運動的持續支援,實踐承諾,守護記憶,捍衛人權,亦持續爭取香港民主。

2020年,隨著港版國安法急速通過,悼念六四的燭光集會首次被定性為非法集結。當晚,香港支聯會(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啟動眾籌,呼籲在法律危機下,尋求永久空間保存歷史記憶:在網絡建立「六四記憶.人權博物館」,保存在香港已傳承了30年的文物、檔案、影像、口述歷史等;並在未來連結世界各地關於六四的檔案庫。2020年6月至8月,博物館計劃收到1,186位捐款者的慷慨相助,募得款項共計港幣1,675,032元,全數投入博物館的籌建及運作。

搶救記憶,重建論述,將1989年中國民運的歷史與香港、中國大陸及世界的抗爭歷史相連,這是「六四記憶.人權博物館」的使命。博物館邀請到親歷八九一代的中國記者、作家長平先生擔任總策展人,並在全球建立策展、檔案及技術團隊,力圖保持史料完整性、呈現真實感、並能夠與當代對話。

2021年8月4日零點,眾籌一週年之際,「六四記憶‧人權博物館」如約啓幕。

博物館開幕之際,由於香港政治打壓愈演愈烈,支聯會已於7月10日作出策略性人手調整,常委人數僅餘7人,包括現時正失去人身自由的主席李卓人及副主席何俊仁、鄒幸彤,並遣散所有職員。有鑑於此,「六四記憶·人權博物館」即日起亦脫離支聯會,由海外策展團隊負責獨立運作。

首次開幕,展出六個展館:時間館、空間館、人物館、香港館、文藝館、媒體館。此後,博物館將持續更新,補充現有展館內容,逐步釋出更詳細的史料,翻譯多語言版本,並將不定期因應時事與紀念日主題,開設主題特展。

燭光不滅,真相永存。寸心千古,莫失莫忘。

11
8月4日 497 次浏览
thphd 2047站长
发表文章: 90后反贼遭遇祖国铁拳,在日本政府帮助下逃脱,获得波兰政府签证欢迎

https://zh.wikipedia.org/zh-cn/克里斯蒂娜·齊馬努斯卡婭

克里斯蒂娜·谢尔盖耶夫娜·齐马努斯卡娅(白俄罗斯语:Крысціна Сяргееўна Ціманоўская,俄语:Кристина Сергеевна Тимановская,1996年11月19日-)是一名白俄罗斯女子短跑运动员。[2]她在2017年欧洲U23锦标赛上获得100米赛跑银牌。她还在意大利那不勒斯举行的2019年夏季世界大学生运动会200米赛跑上获得了金牌。她在白俄罗斯明斯克举行的2019年欧洲运动会田径比赛团体项目中获得银牌。[3]

齐马努斯卡娅仅有资格参加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100米和200米项目。奥运会开始后,白俄罗斯的国家体育主管部门在未经她同意的情况下强迫她参加并不在原本参赛计划之内的4×400米接力项目,齐马努斯卡娅不满,在Instagram上批评了白俄罗斯国家体育主管部门[4][5]。其实她甚至从未有过400米项目的经验和准备[6]。2021年8月1日,她被通知已经从200米比赛开除,并被白俄罗斯奥林匹克委员会相关人员强行带到东京国际机场,白俄罗斯奥林匹克委员会的人员企图让她登机回到白俄罗斯,不过她拒绝登上返回白俄罗斯的航班,并向日本警方报警,日本警方得知后出面保护,日本外务省官员也将会见齐马努斯卡娅[7][8][9][10];齐马努斯卡娅决定流亡波兰并前往波兰驻日本大使馆寻求庇护[11]。8月2日,她获得波兰给予的人道签证[12]。8月4日,齐马努斯卡娅乘搭飞往奥地利维也纳的航班离开日本,与丈夫团聚[13]。8月6日,国际奥组委宣布,白俄罗斯田径队总教练莫塞维奇(Yuri Moisevich)和官员舒马克(Artur Shumak),已经被取消奥运资格,并被带离选手村[14]。

  1. 跑得比香港记者快还是有用的
  2. 下届奥运会的【白俄罗斯代表团】会变成【白俄罗斯奥林匹克委员会】
  3. 此新闻墙内已删帖控评
( 由 作者 于 8月7日 编辑 )
5
8月7日 521 次浏览
thphd 2047站长
回复文章: 感觉六四这样的事在中共那些人眼里根本不算什么吧

中国本来文明程度就不高,被中共继承下来而已。

https://zh.wikipedia.org/zh-hans/广西文革屠杀

广西文革屠杀,又称广西大屠杀,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大革命期间(1966年-1976年),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发生一系列私刑、直接屠杀事件,1980年代中国大陆官方统计的死亡人数为10-15万[1][2][3][4][5]。杀戮方式包括砍头、棒打、活埋、石砸、水淹、剖腹、挖心、掏肝、炸药炸,等等[2][5]。在屠杀期间,广西武宣、武鸣等诸多县区发生了非饥荒情况下的大规模人吃人事件,据部分披露档案,至少137人被吃、参与食用他人尸体者至少有数千人[1][2][6][7][8][9][10]。另有研究学者指出,据广西民间调查,有名有姓的被害人有421人被吃,而不同调查均显示全广西约有30个县市发生过人吃人事件[6][8][11]。

在文革结束后的拨乱反正时期,广西屠杀事件以及吃人事件的部分参与者受到了轻度惩罚,其中武宣县(至少有38人被吃[2][5])15人被起诉、最高被判决有期徒刑14年,91名参与吃人事件的中国共产党党员被开除党籍,39名非共产党员遭降职或降薪处理[6][9][10][12]。另一方面,虽然食人事件得到了广西当地的共产党机关以及民兵团体的领导和支持,但并无直接证据显示包括毛泽东在内的中共中央领导人在文革期间曾支持或知晓广西的吃人事件[3][8][10][11]。而也有学者指出,武宣县的老干部王祖鉴等人在1968年夏就通过内部渠道向中央递送了吃人事件的报告,其报告后来也被刊登在《人民日报》内参上发给省军级官员[6][13][14]。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发表文章: 推荐一个很好的媒体项目:AG⓪RA

这里是这么介绍的。

「Agora零區」致力於爲原子化個體和散沙性社會探索一組方法論和工作框架。憑藉網絡技術,「零區」建基於一套可擴展的虛擬社區服務框架,包含賦權工具、維權輔助、分佈組織、網絡拓樸、信息聚合、匿名通信等,惟並非提供解決方案。

無論性別、身份、階級、財富、年齡、學識、職業、膚色、語言、性格、立場、信仰、性向、种族、能力…… 你/妳我她/他們都會在「零區」找到意義。

项目主页

https://github.com/agorahub


以下是分版块

零新闻

https://agora0.gitlab.io/news/


零博客

https://agora0.gitlab.io/blog/


电子杂志:The Republic of Agora

The PEN is an open source newsroom to issue the Agora zine PEN⓪ The Republic of Agora. The PEN⓪ starts at a monthly basis, and consists of two main sections: the Heros, and the Columns. The policies of drafting and publishing may vary in accordance with certain consensus by the PEN Board on behalf of the Agora Community.

https://agorahub.github.io/pen0/

目前首页是第六期,第零期是一些经典英文文章。

VOL.5 | VOL.4 | VOL.3 | VOL.2 | VOL.1

5
7月2日 251 次浏览
习特厚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习特厚:习近平特别受到人民厚爱
回复文章: 什么民主豆奶

杀港警不算恐怖主义,因为没有针对平民。

和平抗议走不通,军事反抗又没有力量,精准杀伤或成唯一出路。

希望将来大陆也能跟上。比如说,身患绝症无钱医治的,难道就这样静静离去?带走一个狗官赚一命,带走两个利润率100%。如果有一天,县里有人患上癌症整个县委班子都夜不能寐,市里有一起冤案市委书记就瑟瑟发抖,那么我们的事业也就成功了一半。

杨佳烈士永垂不朽!梁建辉烈士永垂不朽!

22
7月3日
爱狗却养猫 Reader, Sleeper, Deer lover, Cat feeder, Bun eater
回复文章: 一刀捅死复旦大学党委书记

以下文字来源: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63739570,注意其中链接大多为墙内,自行带VPN/Tor。

逝者安息!

我们来捋一捋行凶者的学术经历。

行凶者姜文华之前是Rutgers(New Brunswick)2009年毕业的博士

https://www.mathgenealogy.org/id.php?id=157581

查阅US News的排名,该校的数学专业在全美排名第22名

再查阅他的research gate主页(Wenhua Jiang's research works | Soochow University (PRC), Suzhou (SUDA) and other places),可以找到7篇论文发表(或许未必是他全部的学术发表),分别发在了The Annals of Statistics、Journal of Multivariate Analysis、Statistica Sinica等期刊上。其中绝大多数都同时挂了他博士期间导师Cun-Hui Zhang 的名字。

至于其读博前的经历,姜文华是复旦大学数学学院自己的本科生毕业。在网站上可以查到,姜文华2000年进入复旦大学数学系读本科

(注:该网站目前无法正常打开,但仍可通过百度快照进入)

而在复旦大学数学学院谭永基教授去世后的这篇回顾谭教授教学成果的文章中(谭永基教授的人生历程,享年73岁_复旦大学数学科学学院退休教授、博士谭永基),有提到"王伟叶、姜文华、吴家麒因此获得了复旦大学首届校长奖,这是复旦大学设立的最高奖项"。这三人都是2000年进入数学系的,是同一级的同学(在上面的图里,都在倒数第二行)。由此描述看,姜文华在本科期间应该是一位相当优秀的学生,甚至可以说是他当年导师的得意门生了。

经过这番简单的梳理,我们看到:姜文华高考后于2000年进入了复旦大学数学系读本科,本科期间表现看起来相当不错。本科毕业后,进入了专业排名22名的Rutgers(New Brunswick)数学系读博,2009年毕业。毕业后,发表了多篇论文。先是在苏州大学任教,后来于又回到了复旦大学数学系任教(参考关于公布2017年新增硕士生指导教师岗位任职-复旦大学研究生院.PDF)。再然后,由于非升即走制度,被复旦大学解聘,于是就有了现在这桩惨剧。

至少在我这个外行看来,姜文华是复旦的本科,又在比较不错的学校/博士项目毕业出来,手里多少有点文章,似乎算是背景条件还不错的青椒(青年教师)了。当然,至于他的学术成就具体如何,我无法做出准确评价。

但饶是一路名校毕业,姜文华在回国之后,辗转苏州大学和复旦大学这么多年,仍然无法获得一份安稳的教职,终于走上了害人害己的绝路。

为什么会如此?归根到底,除了他个人性格的原因外,还是国内大学最近这些年疯狂搞的tenure-track(非升即走)制度,实在搞的太狠了,把青椒们给逼上了绝路

所谓"非升即走"制度,指大学对招进来的教师,只签6年的临时工合同。到了第5年的时候,如果觉得你不行,就无条件让你走人。这个"不行"可以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比如觉得你论文发表不够,或者觉得你课没教够,或者系内教师选举团投票不让你过,等等。

这个制度本来是从美国引进的,本也没什么,毕竟国际通用的制度。但国内大学引进之后,就变了味。比如说,很多学校利用这个本质上就是临时工合同的制度,来要求青椒们比拼论文,二选一、三选一、乃至几十个人中选一个的情况都有。谁发的论文多,谁就留下。与此同时,青椒作为学院教师队伍里的最底层,除了要死命发论文外,往往更加是要在系里伏低做小。想来这个姜文华,也是经历了这些种种的不堪。

所以说,这种变了味的非升即走制度,说白了就是在养蛊,在逼着青椒们疯狂地、无限制地内卷。

在一年要发这么多论文、承担这么多教学量、和这么多人整天拼来拼去的情况下,怎么可能不出几个心理扭曲的变态?一路名校毕业的天之骄子,怎么可能都能忍受学校和院系领导这么多年的任意揉搓?

前些年的时候,中山大学博雅学院的甘阳老师被青椒当众打耳光,其实也是因为升职无望,和这回复旦的事情性质相似,只不过恶性程度不同。

国内的这些个高校,为了学校在国际排名上提高个几名,就死命地逼着青椒来发文章,用这种养蛊的方式来搞出蛊王。现在出了这么恶性的事件,也是可以预期的。而且,可以想见,如果将来继续这么搞下去的话,这种事情很可能只会越来越多,越来越恶劣。因此,这件事不能孤立地看待,而是应该把它放到整个国内高校学术评价体系的劣化中来整体地看待。

但具体到个人,还是应该奉劝国内高校这些个把持权柄的大佬们稍微善良一点,尤其是对青椒们稍微好一点,别再为了自己系里在专业排名上提高个一名、两名,就把青椒当蛊来养。对青椒们好一点,才是真的对自己好一点......

发表文章: BBC记者的六四报道,火光中的背景里,有人喊:“老外照相呢,不要挡镜头”
youtu.be/kMKvxJ-Js3A

3:31左右。

Kate Adie和她的团队是为数不多当时还在天安门广场上的外国媒体。

3
6月7日 99 次浏览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发表文章: 【NGOCN】亲历香港维园六四32周年纪念:国安法下烛光长燃、人民没有忘记

插播一条消息:匿名网友 | 在线众包多媒体项目《广场犹在》

有匿名网友在线上协作工具 Padlet 上建立了"广场犹在"的项目,搜集了与六四天安门事件有关的歌曲、摄影、诗歌、新闻、纪录片、文章、信件、广播节目等不同媒介,同时也接受匿名投稿,在线上建立起了一座"六四纪念馆"。

项目地址是:https://padlet.com/cyl1543658970/dofoiedk1x59f09f(未被墙!)


https://ngocn2.org/article/2021-06-04-hk-tiananmen-massacre-32-anniversary/

墙内可传播:NGOCN网站分布式网址

报道 小冲

摄影 小冲

贡献 128K, Samuel, 小糖, 莱特


6月4日晚上9点,刘姨姨在维多利亚公园的封锁线外,轻声哼唱:"也许我倒下,将不再起来...你不要悲哀,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

她因在反修例运动时给被家里赶出来的学生送饭,被年轻人亲切地喊作"刘姨姨"。1989年,她在海南大学,这首《血染的风采》,是包围省政府时和同学们一起唱的歌。2003年,她嫁到香港,每年参加六四悼念,亲历者们挥舞蜡烛,熟悉的旋律在维园飘荡。

今年,刘姨姨伫立于维园角落的黑暗里,独自歌唱。她哽咽,歌声戛然而止,微弱的路灯照亮眼里的泪光。"今年特别难过,你看,广场里空荡荡的,什么人都没有。"她说。

BKXkc87

傍晚的维多利亚公园内空无一人,只有警察驻守

这是《香港国安法》推行后的第一个六四。每年维园的六四烛光悼念,承载了香港人过去31年的集体回忆。但今年,警方第二次向主办方"支联会"发出反对通知书。特区政府保安局声明称,六四悼念均属非法集会,最高可判处5年监禁。重新开放的六四纪念馆也被迫关闭

据多家媒体报道,约有4000警察驻守维园,警方于全港拘捕6人,先后亮蓝、黄、旗。蓝旗警告民众涉嫌非法集会,黄旗指集会者可能面临刑事检控,紫旗则警告民众涉嫌违反国安法。在铜锣湾,警方一度亮出橙旗(警告民众速离,否则开枪),2秒后收回。

YQWyNLe

警察举黄旗,警告民众可能被刑事检控

AuAUbYJ

晚上八点,警察驱散市民,封锁维园周边,大量警察驻守现场

C66dXsR

晚上八点,警察驱散市民,封锁维园周边,大量警察驻守现场

即使有国安法高压,且维园广场内部被封锁,但仍有上万民众来维园周边悼念。晚上8点,原定的悼念时间到来,人们一起打开手机闪光灯、高举蜡烛,烛光照亮了年轻的、或饱经风霜的面庞,寂静的维园被烛海与星光环绕。

"香港没有沉默。有这样的人心,我觉得香港没有死。"韩东方说。在他身后,银色的手机闪光灯星星点点,环绕着身穿蓝色制服的警察。这里是维园正门临街的十字路口,人群在警察大声的驱赶下慢悠悠地向外撤离。他曾是火车电工,1989年作为北京工人自治联会发言人,在天安门组织工人罢工游行。1993年被驱逐出境,来港创办中国劳工通讯组织,继续为中国工人运动发声。

RSPyfjM

大量市民举起手机灯光,以示悼念

9fSuDlN

路旁举起烛光与手机灯光的市民

tdEh7r1

路旁举起烛光与手机灯光的市民

NxaPpyT

放置于路边的天安门母亲电子烛光

国安法未能熄灭烛火,但在近十年来香港政治的风云变化下,烛光已然渐弱。

支联会全称"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于1989年声援北京学生的百万大游行中成立。数十年来,天安门成为了香港老一代泛民主派守护的集体记忆,在一期一会的烛光里,重申"建设民主中国"的信仰。但随着香港本土思潮崛起,年轻人对爱国纲领缺乏认同,批评六四悼念"行礼如仪"。雨伞运动后,维园集会人数下降近30%,各大学另起炉灶纪念六四,学联退出支联会。

但国安法带来的政治高压,却让本土派与支联会重新结盟。2019年反修例运动以来,年轻的香港众志成员被捕、流亡、组织分崩离析,7所大学的学生会内阁遭校方"腰斩",而支联会14常委中,2人在囚,6人被检控,副主席邹幸彤更于今年六四清晨被捕,后获保释。国安法广阔而模糊的红线,挤压整个泛民光谱上的新老抗争者共同的生存空间。

yFO42dU_mosaic

晚上八点半,警察进一步扩大封锁区域。一男子身穿"风雨飘摇,勿忘初心"的黑衣,带两名小男孩离开

几天前,港中大本土派学生会外务秘书袁德智表示重新悼念六四,称后国安法时代,香港民主抗争不应拘泥于派系、世代和身份认同。而支联会也在年度集会主题中呼应中港两地民运:"为自由、共命运、同抗争。"

六四集会成为了大家共同守护的底线。维园边,能听到"香港人,加油!"也能看到"浩气中华,英灵不息"的标语;有稚气未脱的中学生,也有两鬓斑白的老人。人们出于不同的原因来到维园,或悼念死难者,或反抗极权,亦或是为香港的本土抗争提升士气,但大家手里拿着相同的蜡烛,在第32年薪火相传。

C0jeBnG

一位市民手持"浩气中华、英灵不息"的标语,后于警察发生冲突

34zoOlZ

与小朋友前来参与纪念活动的市民

j27Tivp

悼念的市民

PulvHlT

市民举起烛光,纪念死难者

4LUyguZ

市民举起烛光,纪念死难者

高登新闻记者胡家辉,在维园门口举起1989年6月6日的《大公报》头版,印有"全国掀起抗议镇压怒潮"的标题。他称《大公报》30年来立场翻转,从支持悼念六四到批评邹幸彤"为乱港分子辩护",反映香港的"白色恐怖"已经来临。

"我想看32年前的《大公报》和今天的大公报究竟在说什么。我怕过两个月后,谈论六四就已经是违反国安法。"胡家辉说。

"如果下一个国安法(禁止的)是公开讨论六四,那我就进国安法里了,"他说。"其实做人是做自己,在有能力的时候,做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情就好。"

E94lIt0

高登新闻记者胡家辉向民众展示《大公报》1989年对六四的报道

Wah1ivI

维园侧面墙上的喷的标语,"不要让64成为禁词"

65岁的王凤瑶,因在反修例运动中举着标志性的小黄伞冲在第一线,被人们尊称为"王婆婆"。今年六四,她在维园和时代广场继续撑伞,声援天安门母亲,纪念刘晓波和遇难学生。

5月30日,她独自一人来到中联办门口声援六四,因"非法集结"而被逮捕,两天后被释放。

"我没法担心自己的安全,没法担心自己的身体。那么多死在广场,死在狱中的人,我怎么能忘记?"王凤瑶说。"谁不想安度晚年啊?但是我在家待着,我心就不安。"

mFTze7I

王婆婆在时代广场悼念六四

19岁的邓嘉欣(化名)在初中时参加雨伞运动,在高中时参与反送中,每年都参加六四烛光悼念集会。她和男友身穿黑衣,手持电子蜡烛,故意大摇大摆地在一群警察面前走过。

她不赞成本土派抵制六四集会。"一些香港年轻人认为自己不是中国人,大多因为厌恶中国政权,但现在打压香港社运的政权,不就是32年前在天安门镇压学生的政权吗?"她说。

"把坦克开上天安门,镇压学生,是人类的罪行,无论你是香港人还是中国人,这个罪行都不会改变,"她说。"如果你支持民主与人权,就应该支持纪念六四。"

她提到,大陆的言论审查仍然存在,因此"香港人在还能发声的时候,就应该发声。"她说,"了解历史,传播真相,是我们的责任。我们有责任坚守和保存这份历史记忆,然后站出来告诉香港和大陆的年轻人,中国政府犯了什么罪。"

Ks5ELEn

手持烛光、参与纪念活动的市民

AoXd3HK

一个女孩在维园门口阅读题为《抗争》的宣传册

36岁的陈小姐这十年来都会前来参加烛光悼念。今年六四,当她怀抱白花,徐徐走向维园大门,迎着警察把花放在栏杆上时,警察呵斥她立刻把花拿走。争执中,她拿出手机给栏杆上的白花拍了照,然后在记者簇拥下抱花离开。

"一束花都容纳不了的香港,还有言论自由吗?我只想悼念在天安门死去的年轻人,我没有违反法律,难道我连悼念的权利也没有了吗?"她说。

"六四就是我一辈子不会原谅的事。我是香港人,香港人不会忘记。"她说。

hQuzCSD

陈小姐将白花放在维园栏杆上,被警察制止

9vxBXeT

陈小姐将白花放在维园栏杆上,被警察制止

支联会筹办六四悼念集会,32年风雨无改,但无人知晓第33年该如何纪念。去年警方首次反对集会却默许民众入园悼念,然而今年已是上千警力清场封锁维园,自由空间步步坍缩。而支联会常委平均年龄超过50岁,三分之二身负刑事指控,以年轻化为目标而成立的"支青组"运营失败,学联退出,交棒下一代的历史传承前路未明。

今年六四前,邹幸彤在Facebook上发表声明,愿以个人名义遵守这份32年的约定,点起烛光。但六四当天早上7点,警方在家中将她逮捕。

"尽管打压是那么严重,大家还没有放弃,"逮捕前,她在自由亚洲电台说。

支联会每年选一次常委,选举前,候选人需要提交一份政纲。现任老一辈常委初次当选时,尚在90年代,政纲有"推动支联会五大纲领"、培养香港和大陆的"民气"、发展民主教育等等。

2020年,他们选举的纲领都用了一个词:坚持。

LR5CFYs

身穿黑衣、与小朋友前往集会现场的市民

wpkHrIy

市民黄小姐怀抱白花,于维园门口悼念六四,鞠躬默哀

S8ygfxb

市民手举今年警方反对六四集会相关报道

8CoLsdl

陈先生,六月联合成员,在维园门前举起一把吉他,吉他盒贴着标语"不要到维园点起蜡烛"

PnQmQus

陈先生,六月联合成员,在维园门前举起一把吉他,吉他盒贴着标语"不要到维园点起蜡烛"

DjxMsm7

陈先生,六月联合成员,在维园门前举起一把吉他,吉他盒贴着标语"不要到维园点起蜡烛"

ESe0euG

以打火机火焰代替烛光纪念死难者的市民"

HfPLG7A

使用手机拍摄在场戒备警察的与会市民

teTRMID

被遗留在栏杆上的电子烛光

3
6月6日 74 次浏览
发表文章: 《失憶人民共和國》
之前分享了《失踪人民共和國》。六四將近,正好再推這本《失憶人民共和國》。
一為“強迫失踪“、一為”強迫失憶“;一為身體之牢獄、一為思想之牢籠。中共國這個大監獄,囚禁良知,囚禁真善美,囚禁天賦的人權和人性中的光明。
Louisa Lim,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Amnesia: Tiananmen Revisited
中文版 《重返天安門: 在失憶的人民共和國,追尋六四的歷史真相》 廖珮杏(譯)
注:Louisa Lim(林慕蓮)曾任NPR和BBC駐中共國記者,現為墨爾本大學進階新聞中心(Centre for Advancing Journalism)資深講師 (senior lecturer)

關於本書書評,中文英文能搜到不少,youtube上有 Louisa Lim 本人作的推介演講。
我很喜歡這位作者,所以再順帶一推她主持的播客:The Little Red Podcast

粘貼4段文章供參考:
1. 記憶的債(節選)| Louisa Lim; 廖珮杏(譯)
2. 林慕蓮:在失憶人民共和國尋找六四| 趙雲
3. 「我對自己國家的歷史一無所知」| 林慕蓮
4. 專訪《重返天安門》林慕蓮| 諶淑婷
3
2020年5月28日 773 次浏览
Provident 溫和台派 看見品蔥的姨粉太多 質量太差 就到了2047 支持台灣獨立 但不支持姨學的民科獨立分裂理論 討厭國民黨和共產黨 但寬容反共統派 不排斥統派
发表文章: 香港隕落記之三:成立網絡心戰團隊

2003年「7.1大遊行」後製定的第二項對策是成立網絡心戰團隊。

文件原文說:

成立網絡心戰團隊

  1. 目的

「以網民的身份及利用言論上的宣傳工作,對抗敵對勢力在網上任意散播破壞香港穩定的言論,同時製造輿論破壞敵對勢力的公眾形象與煽動力量」。

  1. 工作方法

• 不停地散播對敵對勢力不利的言論

• 對敵對勢力的言論進行反污衊

  1. 進行滲透

「滲透,即無孔不入。在觀察中,發現無論任何可以宣傳的工具都有反中勢力的滲透......因此我們亦可以自己組編一個或數個組織,全職或長時間去滲透這些非社會的主流宣傳點,如:網絡上的討論區、虛擬社群、留言版、新聞評論、報章上的網上投稿,全面反擊他們的反對言論」。

「應該以主動的形式去作滲透宣傳,因為以往多是被動的姿態,應在推行某一政策前,推出一系列的宣傳,並且假訂多個反對意見進行提前澄清,減少敵對反對派的批判理由。當然,事前事後依照‘無孔不入’的方針進行主動滲透」。

  1. 具體手法

• 經觀察後,發現部分宣傳、煽動者利用「個人情緒」作為內容的表達,我們亦可以進行如此的發佈,因為個人意見發表是絶對可以表達自己的個人感情及情緒,以一個網民、投稿者的立場,更可以添入個人的情緒煽動,加強感染力。

• 在資料的真確性方面,部分是可以「脫離道德界線」,即資料可以是「推測即有如事實」。(筆者按:粗紅色的文字是原文加了著重線的,下同)

• 由於是有立場的推測,故此「事實」是可以由立場作主導。這樣一方面可以進行意識上的導向,同時有「利用事實與真相作反擊」的功用。加上發佈人可以不公開真實身份,更可說是市民之見。如此一來,令市民覺得市民情緒、市民相信市民意見,好過一個愛國團體身份公開勸說市民。

• 在假定手法外,還可以作出較有說服力的真實資料公佈。在很多的意見調查中,發現調查是有方向的,故此我們可以進行「敵對設定」......(留意!數據是操縱在收集人的手上)

• 上述工作的優點:

-散播速度快 -可流動作業 -容易隱瞞身份 -言論容易製造,不必考究真偽,亦可跳出道德的界線

  • 可以隨時作業 -不受地點限制 -資料可以重複使用,容易修改 -以網民身份則可在發佈時不必顧慮身份,又可以加入個人情緒的煽動 -反對派不能公開反擊 -任何網民都可成為散播者 -言論可跳出香港到世界各地
  1. 大專支部初步決定成立心戰行動小組以進行上述的工作。

這是一個典型的網絡心戰教材。「心戰」在中國傳統文化裡源遠流長,所謂 「用兵之道,攻心為上,攻城為下。心戰為上,兵戰為下」[1] ,是論述心戰的重要性。中共在奪取全國政權的過程中,對「心戰」的使用也是出神入化的。狹義的「心戰」是兩陣對圓時,中共對敵方的喊話(利用廣播、傳單、標語);廣義的「心戰」則是對全社會各個不同階層的動員(工運、農運、學運、商運、兵運、甚至「匪運」以及社會名流巨賈的統戰宣傳)。中共起家靠「四子」,即:槍桿子、刀把子、筆桿子、錢袋子。其中筆桿子就是心戰的重要武器,所以「心戰」對中共來說是其駕輕就熟的慣技。

但是「網絡心戰」卻是2000年後才引起中共注意的。「網絡心戰」既體現「攻心為上」的傳統兵法,又是傳統攻心戰的飛躍。傳統攻心戰主要是接敵分化、散發傳單、戰場喊話、感化俘虜,始終處於戰爭對抗中的輔助地位。信息化戰爭中的「心戰」,主要依靠非接觸手段,利用文、圖、聲、像、光、電、磁等高科技手段來施謀布勢,並且以大眾傳媒作為其廣闊施展的舞台,具有空前的社會影響力。中共對「網絡心戰」的認識和重視始於2003年。當年12月中共頒佈《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工作條例》,第一次提出為了應對高科技戰爭的政治工作的新要求,要「開展輿論戰、心理戰、法律戰」(中共統稱為「三戰」)的演練和研究(見該條例第14條第18項)。從此「網絡心戰」這個新的作戰形式才在大陸廣泛開展起來。

換言之,儘管中共在1987年已發出第一封電子郵件[2] ,開始進入互聯網世界,但中共軍方是遲至2003年12月才正式將「網絡心戰」納入軍隊訓練內容之一;可是中共香港地下黨已經在2003年的7月就開始採用這種技術來對待香港的所謂「敵對勢力」,也就是說,中共香港地下黨早就對香港社會開展「未見硝煙」的戰爭,其對香港的仇視和破壞程度於此可見。在這方面中共香港地下黨確實走在全國之前。

從中共工委統戰部大專支部這個文件,結合我們在社會上看到的實際情況,可以估計到,中共在香港通過「網絡心戰」對香港反對勢力的打擊手段有以下這幾種:

一,造謡、抹黑、威懾;例如對反對派人物的污衊、栽贓,如民主黨何偉途事件;

二,離間、分化、策反;例如對民主派政黨多年來的離間,對支聯會「6.4維園燭光晚會」的分化等;

三,宣傳、欺騙、搶奪話語權;例如不斷宣傳愛國必須愛黨等論述。

為了進行「網絡心戰」,很多小規模的親中網絡傳媒在香港成立,例如:點新聞(點知天下)、橙新聞、香港仔、我家、龍周、圈傳媒(齊心基金會)、港人講地、史檔、透視報、HKG報、時聞香港、思考香港、O嘴網、線報、輕新聞、芒向快報、堅料網、輕新聞、超越新聞網、KOL HK 等等。此外還有很多網絡水軍,筆者限於電腦知識無法作出統計(這方面希望經常在虛擬世界奔馳的讀者能夠提供相關資訊)。

從上述文件中,我們可以看到,中共在對香港人進行這些心戰時,還特別強調可以不顧道德底線,即可以造謡、可以煽動、可以弄虛作假、可以無中生有,總之要達到把「泛民」政黨「往死裡整」的目的。(未完・待續)

註釋:

  1. 見《三國志・蜀志・馬謖傳》裴松之注引《襄陽記》

  2. 見王婷婷:〈中國第一封電子郵件是怎麼發出的?〉,載《中國好故事》系列,

香港的中國大外宣真的很可怕,像大公報和文匪報就算了,起碼他們就直接說自己就是愛國舔共親共的報紙,大家都明白是中聯辦屬下的,是中共的宣傳。但是思考香港(可能名字是源於想想論壇thinkingtaiwan),輕新聞、堅料網、超越新聞網這些自我標榜為獨立媒體,客觀評論,獨家采訪,持平,有深度的評論,但實質上已成爲中國大外宣的工具。在這一方面,中國學俄羅斯還是有一定進步。大家也不要小瞧這些媒體,他們一般要比大公文匯這樣的媒體更具隱蔽性和欺騙性,更難以讓人發現和批判。真的要小心。 就像俄羅斯的大外宣,像21世紀電報和薄荷新聞,灰色地帶等,他們一般是西方的極左和極右,利用人們對建制派和精英的不滿為敘利亞和俄羅斯宣傳,不經意的就成爲俄國大外宣。詆毀白盔,支持敘利亞對反對派的無情鎮壓,支持獨裁專制,把反對派都説成是cia的間諜機構,這套話術簡直一模一樣。

2
5月31日 152 次浏览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发表文章: 什么是DAO(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是出于某种使命集合在一起,并通过在区块链上执行一系列规则来进行协作的组织。」——《DAO 新手指南》


https://www.theblockbeats.com/news/24301

「The DAO 是人类组织理念的一个范式转变。它提供了完全的透明度,完全的股东控制权,前所未有的灵活性和自主治理。」


原文标题:《 DAO 可道,非常 DAO 》

原文作者: Mia Bao,Founder of Beep Crypto/ Chief partner of WHALE

感谢 Alex Yung,Summer Zhao 对本文的校对

目录

DAO 的前世今生

什么是 DAO

DAO 的组织形态

渐进式去中心化

靠谱度加权和极致透明畅想

NFT 的今天 DAO 的明天

DAO 的前世今生

2016 年 4 月 30 日,区块链公司 Slock.it 发起了第一个 DAO 项目---The DAO,这是一个早期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和风险投资基金。当时 11000 人投资了 1150 万个 ETH,占以太坊总供应量 14%,价值约为 1.5 亿美元。这也让 The DAO 成为了当时最大的众筹项目,FOMO 程度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包括项目方自己。

「The DAO 是经济组织理念的一个范式转变。它提供了完全的透明度,完全的股东控制权,前所未有的灵活性和自主治理」。

然而,乐极生悲。「暂停交易,我们遭到了攻击。」2016 年 6 月 17 日,黑客利用 The DAO「递归调用」和「调用转移避免销毁」两个漏洞,进行了两百多次攻击,总共盗走了 360 万的以太坊,超过了该项目筹集的以太坊总数目的三分之一。

然而黑客并无法直接变现,按照当时智能合约条款,这些资金会被搁置 28 天,这给了 The DAO 和以太坊社区近一个月的时间来考虑如何处理。后面,大家都知道了,以太坊社区进行了硬分叉,分成了 ETC 和 ETH,借此挽救这次的损失。以太坊核心团队不能强迫社区转移,但人们用脚投票,回答了这个问题:消除黑客的好处是否超过了人为干预对以太坊信任的代价?对大多数人来说,确实如此。

如果不是因为分叉,黑客在 2016 年 6 月 17 日从 The DAO 窃取的以太币(ETH)今天将价值 66 亿美元。

五年后的今天,对 DAO 的讨论再现江湖,DAO 也已经拥有一系列使用案例。我可以看到我身边关注的一些非常聪明的小伙伴已经在开始讨论 DAO,现在的 DAO 原生状态,有点 2020 年年初 NFT 的味道。

我们早期布局 NFT 时,曾认为它是「区块链离现实落地最近的入口」,事实也证明它的确非常容易带来一些极大的关注度:短短三天时间,Meebits 在二级市场的总交易额便已高达 1.2 万 ETH,约合 4200 万美元,Uniswap 一双袜子卖 16 万美元,Jack Dorsey 一条推特五个单词拍出 250 万美元,Nynt Cat 第一个作品拍出 65.6 万美金,Beeple 在佳士得的 NFT 作品拍出 6935 万美金天价......

但今天的 DAO 仿佛就晦涩难懂的多,那么到底什么是 DAO 呢?

什么是 DAO?

Kevin Kelly 在《失控》里描述了蜂群的行为:当一群蜜蜂要搬家时,蜂王并不是直接做决定,而是一群蜜蜂前去侦察,回来之后,侦察蜂就对着蜂群跳舞表示结果。跳的舞越夸张,就说明越好。蜂群看到之后,就会又让另一些蜜蜂跟着去查看。如果也觉得好,也会回来一起跳舞。「通过这种反复强调,大家喜欢的地点就会吸引更多探访者,由此又会有更多的探访者加入进来。」

最后最大的蜂群获胜,蜂王也随之迁居。在这个过程中,蜂王什么都没有做,只是跟着最大的蜂群而去,没有蜜蜂做出「最终决定」,但所有蜜蜂几乎都参与了决定。

这就是蜂群思维,「『蜂群思维』的神奇在于,没有一只蜜蜂在控制它,但是有一只看不见的手,一只从大量愚钝的成员中涌现出来的手,控制着整个群体。」

这就是原生的 DAO。

考察 DAO 的定义,DAO(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是一个去中心化的自治组织,它是围绕一个任务组织起来的团体,通过一套在区块链上执行的共享规则进行协调自治。

DAO 将决策权交给利益相关者,而不是高管或董事会成员来实现 "去中心化 ";"自治 "则在于通过智能合约,使用户在可公开访问的区块链上运行的应用程序,若满足某些条件,就会自动触发相关行动和结果。

这是「组织形态」上的变革和更新。

我很喜欢 Jesse Walden 之前对 Defi 和 NFT 的一个总结:

Defi: Money Legos

NFT: Media Legos

我认为 DAO 可能是 NFT 的上层,DAO 可以拥有 NFT 和创造 NFT,还能容纳很多非 NFT 的事。如果说 NFT 是「Media legos」,那 DAO 很可能是「Corporate legos」,这点和 Santi 的观点是不谋而合。

"就像今天的创作者粉丝群体一样,每个'公司'或项目将变得更像一个部落,由将其成员联系在一起的故事和符号来驱动和定义,而由那些最能编织其叙事的人领导。"

虽然,DAO 是「权力下放」的过程,但绝不能没有「权力中心」,那些抨击一个项目或者组织最终还是被某一小撮人控制的诟病,并不是 DAO 的缺陷。任何组织想要将决定和任务有条不紊进行下去,就一定有人决策,无论是前期还是后期,无论是有形还是无形,无论是群体还是个人。而 DAO 要解决的是权力的「分散性」和「流动性」,前者赋能项目参与者对项目的话语权,后者保证起决定性因素的领导者的不断更迭。

在上一篇文章《后 NFT 时代》中,我提到了 Social Money 效应,如果说 Social Money 宣扬的更多是个人影响力的「Monertization」的过程,那 DAO 则是关于我们可以共同完成多少事情的宏伟命题。

DAO 的组织形态

截至 5 月初,DAO 生态系统管理的总资产(根据 DeepDAO 数据)已经超越 10 亿美金,而且这一数据并没有把那些不以 DAO 形式运营或使用独立 DAO 架构的加密协议计算在内。「DAO 生态系统管理的总资产」和市场经济下「公司制管理的资产规模」意思类似,只是市场经济下的绝大多数资产都是由公司管理的,因此我们并不方便直接对比规模,但作为一种新型组织治理模式,「10 亿美元」这个规模足以成为 DAO 本身生态系统发展的一个标志。

DAO 管理资产总量排行

Polychain Capital 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 Olaf Carlson-Wee 早前表示:「DAO 是风险资本未来,DAO 即将成为仅次于数字现金的区块链领域第二个重大突破。」

当然这里的 DAO 划分可能过于「狭义」,并非所有 DAO 生态都是跟「管理资产」相关,DAO 的组织形态也有「基础设施」,「资管类别 DAO」,「治理 DAO」,「聚合器」,「Yield DAO」,「Guild」,「Creator&Media DAO」,「DAO Adaptor」八个类别分别阐述。

基础设施层面,DAO 已逐渐成为 Web3 基础结构的重要组成部分,像 Aragon,DAOstack,Moloch 等各种 DAO 协议的不断发展,为想要发起,治理,管理 DAO 的组织提供了巨大便利。比如,Aragon 提供了一站式的工具和服务,将社区、事业等变成一个经济体,释放出一个长尾 DAO 组织形态。相比于 Aragon 的复杂,Moloch 是以「残酷的极简主义」的设计理念建造的,目的是创建一个「最小可行的 DAO」,可以让人们为一个共同的目标,分配共享资源的同时积极地将不良因素的攻击降低至最小化。

资管类别层面,正占据着目前 DAO 市场极大份额,即 Venture DAO,这里指的是「以投资为导向」的 DAO 组织,比如 Metacartel,The LAO 等,但也有以发放「Grant」的投资组织比如 Moloch,Marketing DAO 等。

Venture DAO 与传统基金不同的是,机构和高净值个人(有限合伙人或 LPs)将资金投入基金,其他人(普通合伙人或 GPs)将资金投入公司,DAO 的投资者将能够根据智能合约中预先设定的规则对提案进行投票。每个人的投票都由他们持有的代币数量加权,而代币数量是基于他们的投资额。如果一个提议的项目获得了足够的票数,智能合约会自动触发 The DAO 的资金投资到项目的 ETH 钱包,当然这是理想化的 Venture DAO 形态,很多的 DAO 依旧还处于「渐进式去中心化」状态(详见下一章节)。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 Venture DAO 在 NFT 赛道当中亮眼表现,如下图罗列的 WHALE,FlamingoDAO,PleasrDAO,Jenny Metaverse DAO 等都是专注于投资 NFT 资产的 DAO 组织。4 月 19 日,PleasrDAO 以 2224 枚 ETH 打败竞争对手,成功拍得斯诺登首个 NFT 作品「Stay Free」,Jenny Metaverse DAO 也于近期成功完成 700 万美金的募资,而 WHALE 创始人 WhaleShark 也反复表示对于 WHALE 从一而终的理念是「WhaleShark out, DAO up!」,这一切似乎也在逐步验证 Matt Huang 的那句话「The next Berkshire Hathaway will begin as a DAO.」

治理(Governance)类型 DAO,是除了投资类型 DAO 之外,极其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正如前文提到的,DAO 是组织「权力下放」的过程,用户通过持有资产的比例决定了投票权重,投票权重又直接影响了决策的方向(关于 DAO 的决策将会在下下一章节《靠谱度加权和极致透明畅想》展开探讨),而这一决策则是由诸如 Snapshot,Tally,Gnosis SAFE 等治理工具实现的。当然,一个项目可能有多种属性和标签,比如 Aragon 除了基础设施之外也是治理工具。「聚合器」类别的 DAO 也往往带有投票治理的功能。

至于后面的几种组织形态,Yield DAO,是汇集资产后协同赚取 DeFi 收益的类别,Barn DAO,PieDAO,BadgerDAO 等在 DAO 资产沉淀类别当中也一直处于前列。

Guild DAO 则像是一种公会治理,比如 Yield Guild Games(YGG),它是一个游戏公会,各地玩家可以通过公会聚集在一起通过各类游戏的边玩边赚机制赚取游戏收益。传统区块链游戏中,尤其是 NFT 游戏,往往需要用户先持有 NFT 资产才可以进入游戏,而类似 YGG 这样的公会机构可以帮用户免去购买资产的过程,将资产的所有权和使用权分离达到各方共赢的状态。Raid Guild 和 Rabbithole 则类似于「任务众包」的组织,前者是通过聚集区块链专业人士提供「咨询」,「公关」,「设计」,「开发」等服务,后者则是面向 C 端,用户可通过玩 dapp 等任务而赚取收益。Metafactory 则是属于业务型的 DAO, 专注于数字&实体时尚品牌的孵化平台。

Creator DAO 和 Media DAO 是近期新生的 DAO 组织,自千禧一代成为社会主力之后,Passion Economy 和 Creator Economy 逐渐兴起。从资本的角度来看,也有种从 VC 到 Community Capital 再到 Solo Capital 的趋势,这些其实都是「个人影响力」发酵的结果。而像 Mirrior 这样的新生创作者社区将模块最小化,但将个人影响力最大化,从个人影响力辐射到 NFT(商品),或到 Crowdfund(募资),我认为这也是非常前卫的探索。

总结来看,本质上,任何具有 DAO 治理和管理的自治组织都可以称为 DAO,所以 DAO 更像是一个「可组合模块」渗透到各类项目当中去,这类生态组成在此定义为「DAO Adaptor」,其中大家熟悉的项目包括 Uniswap,MakerDAO,AAVE,Compound,YFI,Aavegotchi,Decentraland 等都是 DAO 组织的先行者。

DAO 不是自上而下的等级结构,而是使用 Web3 技术和快速发展的治理和激励系统,来分配决策权和财务奖励。上述各种组织形态可能过于复杂,个人觉得简单来说,除了基础设施类别之外,DAO 其实是一种为项目融资(Venture DAO)、治理社区(Governence DAO)和分享价值(Creator DAO)的新型组合方式。

渐进式去中心化

在笔者研究 NFT,DAO,Social Token,Passion Economy,Creator Economy 的时候,常常会围观 NotBoring Packy McCormick 和 Variant Fund Jesse Walden 的观点。我第一次读到 Packy 文章时,我和我闺蜜的原话是「Shit, he is literally reading my mind......」, 豪不夸张得讲,他是我想藏起来独享的宝藏博主,而 Jesse 的文章则会是给到我更多发散性的启发(两位都强烈推荐)。「渐进式去中心化」就是由 Jesse Walden 提出的概念,他认为:「加密货币公司不必,而且一般来说不应该从第一天起就成为一个 DAO,它们可以不断发展。」

过于固守事物本来的形态,往往无法真正了解事物的本质,不管是包装还是归类的「定义」都是服务于「更好阐述产品本身」,而非用来限制「产品本身」。DAO 也是如此。

从中心化过渡到去中心化,关键在于革新是否有助于产品本身,以及产品现有阶段是否适合这种革新?如果两者的答案都是 yes,才有推行下去的必要。创业途中,不断通过 demo 与用户测试交流,形成良好的反馈闭环,这样才能不断完善产品本身,好的产品需要试验和反馈,而绝不是创始人在家看完《失控》,预测未来 50 年的战略大局,然后纸上谈兵。好的产品,必须与其所处环境,紧密联系,共同进化。

那该如何逐步完成一个去中心化的治理框架,从而"建立一个可持续的、合规的和社区拥有的产品"呢?

Walden 给了我们三个步骤,我认为大家有必要一起来探讨一下:

1. 产品与市场的契合

加密货币初创公司的初期应该看起来像任何初创公司的初期:一个小而精的团队专注地将所有精力投入到构建,学习和迭代中,直到找到适合市场的产品。如果产品很烂,最终都是会脱离社区的。Web3 初创企业实际上在这里极具优势,通过将现有的智能合约,代码和产品整合到新的合约中来快速构建和测试,可以完成极快的试错过程。DeFi 之所以被称为「Money Legos」,是每当有人构建新的东西时,其即可直接成为可供他人使用的模块,魔术的诞生除了创造乐高之外,还有重构乐高的组合模式。

Aavegotchi 是我接触团队中最注重 DAO 化的团队之一,从提案,到投票,到 discord/twitter 等社交媒体的社交网图映射到项目的贡献权重值中,无一例外都在践行 DAO 化。但它也逃脱不了「渐进式 DAO」化的过程:前期的定调是由团队决定,而后期的重大决策则都是由社区决定。我深刻记得在第一次传送门发售之后,大家投票第二次传送门的发售在 Snapshot 被投票延迟之后,就连团队都惊讶于「在第一期稀有度挖矿之前,没有二期传送门」最终的结果,但是一个好产品的诞生难道不该是由「市场」来决定嘛?

2. 社区参与

一旦公司实现了产品与市场的契合,就应该开始尝试使更多的利益相关者更直接地参与其中。Walden 将其比作「开源开发」,邀请社区参与,提供赏金,赠款和其他激励措施,在开放的环境中发展,建立社区,并就决策达成初步共识。

在这一点上,我最欣赏的国内团队是 Conflux,他们虽然还没有过渡到完全的去中心化,但其在「原始的任务众包」中已经做的非常体系化了。他们的 Bounty 计划,按照「技术」,「品牌「,」社群「,「资源」,「其他」几个维度向开放社区征集有识之士,每个任务都清晰罗列,相关人员可直接去认领,从而让更多的利益相关者能参与到生态构建上来。

The Sandbox 的体素创作者社区当中也是一个「原生的 DAO」,艺术家们每一段时间会根据相应主题形成几类分组,每个分组按照之前作品权重集成划分出相应小组长,小组长会指导成员并保证创作过程的稳步进行,一切都有规则,但权利又是「流动」的。

上述例子其实和我们开篇 DAO 的分类中的 Guild 分类是一致,但是由于 DAO 的渐进式过程,项目都还是以「类原始」方式运行,而后阶段若过渡到完全 DAO 治理之后,可扩展性则会是指数型增长。

3. 充分的权力下放

完成前两个步骤后,接踵而至的是「完成 DAO 决策,并自动执行」。拆解之后我们要关注的,一是 Voting power,二是自动执行。Voting Power 目前大多是取决于持有的币数,但这一部分有很多人诟病核心团队或者大户可能会根据他们在社区中的地位或持有的代币数量来影响决策,针对于这点的问题和解决方案,我们将在下一章节详细探讨。自动执行则是通过触发智能合约预设的规则来铸造和分配代币,这些规则决定了从今天谁得到多少,将来代币将如何分配等。

这样项目的未来发展就掌握在社区手中,这也是是众多项目目前最需要「渐进式去中心化」的关键原因,早前笔者问 WhaleShark 的时候,问及 WHALE 的 DAO 方案为何还是在 Discord 发起,而不是部署在任何 DAO 的基建上,他的回答是目前的 DAO 方案都还不够完善,很多 DAO 方案内容是复杂的,目前市面上没有一款产品能够让方案通过了就可以无需人工自动执行。而 Voting power 也存在上述提到的诸多问题。

一个忠诚的社区加上有效的治理,会有效促进产品和市场达到一个完美契合度,而这也可能是完成 DAO 创新最行之有效的方式。

靠谱度加权和极致透明畅想

上一章节中遗留了一个问题:「目前大部分的 DAO 治理都是通过持有代币数量的多少来决定 Voting Power」,但这种就很容易陷入大户或者少部分人的集中性控制弊病。有人将「同票同权」的决策方式称之为「单细胞民主」,是伪民主,追求个体的绝对民主不一定是决策的最优解,那要如何保证民主和独权的平衡并保持策略的均纳什平衡呢?

「我的目标是和我共事的人一起做有意义的工作,建立有意义的关系。我知道只有极度的透明和算法式的决策机制才能帮我实现这个目标。」---Ray Dalio

靠谱度加权(believability-weighted)和极致透明(radical transparency)来源于桥水基金的决策模式,虽然 Dalio 不是 big fan of bitcion,但是桥水的公司决策模式却意外极具 DAO 化。

在 DAO 决策中,我听到最多的反对意见就是,「一群人是没法做决策的」,除了代币代表的「stake」之外,还有什么「维度」可以用来加权吗?或者说人数多就代表绝对正确吗?大户/鲸鱼就代表绝对正确吗?答案显而易见是否定的,那是否可以按照「靠谱度加权」思路进行改善呢?

靠谱度加权,简单来说就是你这个人如果靠谱,那么你说的意见分量就重一点;如果你这人不靠谱,那分量则会弱一些。这个道理看起来简单,但实施起来却不是易事,这也是为什么桥水的治理常被人称为「邪教文化」。

「Dot Collector」是桥水来实现靠谱度加权的工具,员工可通过 strategic thinking(策略化思考)、dealing with ambiguity(对模糊化情况的处理能力)等不同维度给其他人打分,分数范围为 1 到 10 分,7 分为平均水平。

所有的点评,比如打分人的 ID、分数、追加的附言评语都会被永久保存。每一个点评被称为一个 dot,某个人身上可能挂满了 dot,比如桥水的联席 CIO 身上就挂了约有 11000 多个点。各项维度最终集成为你的「靠谱度」(believability)。而在决策过程中,我们就可以通过靠谱度进行加权。

(每个人按照靠谱度权重的颜色画像)

「创意择优=极度求真+极度透明+可信度加权的决策。」

回到我们的 DAO 治理当中来,我们以 Venture DAO 为例,最简单「靠谱度加权」方式就是追踪投资人的每次投资决策来形成他的「投资靠谱度」,从而在下一次的投资中会形成不同的权重(这部分若要衍生则要扩展到 DID 部分的探讨)。

这就是桥水倡导的「创见上的贤人政治」(idea meritocracy),通过靠谱度加权(believability-weighted)的方式来达到追求「极端透明」(radical transparency),从而达成最佳决策。

当然 DAO 的决策的成功不仅仅是「靠谱度加权」就足够了,Charlene Li 在《Open Leadership》一书中用:解释说明 (Explaining),日常工作知会 (Updating),自由对话 (Conversing),公开发表意见 (Open Mic),内部众包(Crowdsourcing),统一信息平台 (Platform) 六个方面来阐述了企业内部开放沟通的行为特征和实现方式,笔者觉得也有借鉴意义(章节问题就不过多阐述了)。

企业到 DAO 组织的过程,即是上述几个维度不断从封闭式专项开放式的过程。

NFT 的今天 DAO 的明天

就像 NFT 一样,DAO 现在的早期实验可能只代表其未来潜力的一小部分。随着更多的 DAO 工具的出现,尝试创新变得越来越容易,而 DAO Legos 也不断在填充,不仅仅是应用层,在监管上 DAO 也有很大进展。

今年 4 月,美国怀俄明州立法机构颁布了 Vermont Bill For blockchain 立法,通过了 DAOs 的合法性提案,它将允许 DAO 作为有限责任公司成立。对 DAO 来说,这可能是向前迈出的巨大一步,法案将允许 DAO 在链上操作、资产代理和管理其事务,这无疑也为 DAO 的可扩展性铺平了道路。

在进入 DAO 这个 Rabbit Hole 之后,我一直期待看到这个领域还有什么有意思的创意以及上述的激励模型要如何反哺到项目本身。

「The next big thing will start out looking like a toy」,我相信 NFT 的今天,将会是 DAO 的明天。

2
5月31日 96 次浏览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发表文章: 被詛咒的勝利:以色列佔領區中的離散與衝突 pdf下载

内容简介

1967年6月5日,以色列決定對敘利亞、埃及、約旦等國開戰,並驚人地在六天內佔領加薩走廊、西奈半島、戈蘭高地、西岸與阿拉伯屬東耶路撒冷。自其於1948年建國以來,阿拉伯人認為以色列佔據了他們的家園,因此無論是南邊的埃及、東部的約旦,還是北部的敘利亞,都不斷地和以色列相互攻擊。在「六日戰爭」之前,鑑於猶太民族過去經歷大屠殺的歷史,以色列一直被西方國家視為悲情的受害者。但這場戰爭改變了一切,「受害者」搖身一變成為「佔領者」。以色列對佔領區人民的軍事鎮壓及對阿拉伯人的迫害,使這場勝利從被賜福的光榮時刻,逐漸成為「被詛咒的勝利」。

布列格曼曾服役於以色列國防軍,並親身參加1982年的黎巴嫩戰爭。他憑藉親身觀察與第一手情報,依循著以色列佔領地政策的曲折經歷鋪陳敘述。布列格曼帶領讀者認識以色列對西岸、耶路撒冷、加薩走廊、西奈半島、戈蘭高地的佔領,佔領區內巴勒斯坦人的動亂與起義,以及以巴走走停停的和平協商。四十多年來蜿蜒曲折的經歷,不但擺盪在兩股背道而馳的驅力之間,更決定了活在占領區中數百萬平民的命運。而阿拉伯─以色列衝突的真正悲劇所在,即在這四十多年間,雙方都犯下了些許錯誤,也造成了不必要的傷亡。衝突及錯誤的累積造成仇恨,也造成以巴兩國人民的悲劇,在「寧要土地,不要和平」的堅持下,這場中東衝突的主角該如何全身而退?

作者简介

亞榮‧布列格曼(Ahron Bregman)

1958年生於以色列,曾服役於以色列國防軍,於1978年的利塔尼行動及1982年的黎巴嫩戰爭中,以砲兵軍官身分參戰,並被晉升為上尉。退役後,他於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就讀國際關係及政治學。1988年在以色列《國土報》的訪問中,布列格曼宣稱他將拒絕在以色列佔領區內擔任後備軍人,之後他即離開以色列並定居英國。布列格曼取得倫敦國王學院的軍事研究博士,並任教於此。著有《五十年戰爭:以色列和阿拉伯人》(The Fifty Years: Israel and the Arabs)、《以色列的戰爭:1947以來的歷史》(Israel’s War: A History since 1947)、《以色列的歷史》(A History of Israel)及《稍縱即逝的和平:聖地如何擊潰美國》(Elusive Peace: How the Holy Land Defeated America)。


下载链接

3
5月17日 201 次浏览
发表文章: 当今墙内删帖可能已经不是网站属地管理

几年前的时候,网警和网信都还是属地管理。四川省或者成都市想删微博,需要通过五花八门的渠道(多数为公关公司),最终要么是行贿微博公司要么是行贿北京网警、网信办来实现删帖。这也就是我们熟知的“有偿删帖”。有时候可能不是通过行贿,而是通过更高的权力关系施压来实现。当时中央和北京以外的政府想删帖是不容易的。甚至因为有地方网警行贿属地网警双双被抓的。
但近几年我们能看到地方政府出事删帖控评也能十分迅速和到位。“有偿删帖”的效率显然没有这么高。我猜测网警网信的审查权力已经从网站属地管理变成了内容属地管理。

审查权力下放比较明显的是微信。地方公安经常抓造谣、抓骂警察的人。大多数被抓的人的言论里并没有提及地名,因此可知地方公安是有选择地监控与属地有关的账户。这个管辖界限尚不清楚,不知道是按手机号的归属地,还是按IP归属地,抑或是按定位。而如果天南海北的人在一个群里聊天,不知道这个群又归哪管辖,难不成所有群成员涉及的地区公安都能监控?不过至少群主所属公安是肯定会监控的,我们见到过抓群主的新闻。

套用到微博的审查上,如今地方政府很可能也能直接删封所辖微博。只是同样不知道管辖范围是按手机号归属地还是IP划分。抑或是县市网警网信也能删封全国微博?

在所有的审查系统里,军队是绝对的黑箱。我们甚至不知道军队里是什么部门负责审查。骂当兵的虽然不会被抓,但会被删得很干净。极难从网上看到军队士兵的负面信息。我猜测军队审查社会舆论的体制应该是和网警差不多的。

13
5月20日 643 次浏览
发表文章: 时常抱着一种不切实际的,「就让所有的仇恨在我们这一代人写下终点」的理想,我仇恨仇恨。 ​​​​

包括标题都转载自 微博用户 @鱼拉维亚 https://weibo.com/u/7447697297

以色列刚刚摧毁了加沙唯一一个新冠病毒检测实验室。这一切都发生在以色列拒绝履行国际法为其占领下的加沙巴勒斯坦人进行疫苗注射之后。(更不用提14年的封锁和侵略对于加沙医疗系统的损毁) ​​​​

昨天一名10岁的小女孩在缅甸钦邦敏达家里被子弹击中,当时她正躲在家里,恐怖分子朝着房租随意开火。由于外面有太多恐怖分子士兵,她一直无法得到治疗,出去拿药的人被随意射杀。现在小女孩生命垂危,出于休克状态🙏🙏🙏 ​​​​

你看到的是中国人恨以色列人,我看到的是中国人数十年如一日反穆,只能讲我们用的确实不是一个简中互联网。至少微博互联网上没有人专门建立警惕以色列人超话,没有人将犹太人称为地球之癌,没有人靠发反犹微博活了七八年,话可以说,但不要随便拉偏架。我不反对犹太人,也不是纳粹,更不站哈马斯,我只是觉得巴勒斯坦的普通人,很可怜,请理解我们的立场,不要认为我们说两句话,就是支持了穆斯林把异教全屠光,中间的逻辑远着呢。

我昨天就说了,我朴素的理想是希望仇恨在我们这一代彻底消失,这是不可能的事,仇恨会持续,战争也会持续。犹太人可怜,漂泊了两千年被欧洲人仇恨了两千年,死了三分之二。巴勒斯坦人可怜,这地方住着住着突然被分了一半土地给别人,如今蚕食成99%,没有国籍,二等公民。作为一个局外人,很难轻飘飘讲出站哪边的鬼话,这件事对于我的触动的确比其他更深,因为这根本是一个永世无解的仇恨与战争,用戏谑的话语讲出来这件事令我难受。但是反对战争,反对对平民的屠戮,反对仇恨,反对毫不相干的人对某个群体毫无来由的恨,这是我的立场。

我想法和这位博主差不多。爱是良药,恨永远不能解决问题。我想这就是为什么多少年来推动进步的从来不是那帮人。你国人民不管到哪都对“白左”和“同胞”嗤之以鼻。墙内境外势力不安好心,墙外懒汉福利政治正确。 墙内穆畜绿绿台巴废青,墙外费拉黄祸支那左人。与人斗,其乐无穷。赶跑了一半人,就轮到胡锡进和友站“右派”被揪出来接着斗。总之是不能好好说话。殊途同归,interesting。

9
5月20日 451 次浏览
微信抢救 此账号未被屏蔽,内容可以查看
发表文章: 微信抢救 主题:文革

微信上有着不少回忆文革血泪的长文。出于恐惧而不惜一切逃出地狱的知识分子们,或许少有人知他们的经历。他们是有血有肉的人。他们的经历被展现出来,不仅是作为一个教训,也作为一个警示,捶醒现世的麻木之人,那些不知磨难为何物的人。

这些文章,对于难以接触文革各类人来说,是一个「亲切」的简介。对于不想要了解的人来说,被推到手上的一篇篇文章,能让自己感受到曾经从未感受到的东西。生死,比一切的概念,都要「真实」得多。

6
5月17日 524 次浏览
回复文章: 话说过度意淫自己国家在历史上多么牛批是不是东亚国家的通病?

@阿里萨斯 #134784

阿里萨斯你好,一点小想法,想与你探讨。

文字的准确性,并不总是可靠,要看文字是谁写的,来源是否可靠。某种程度上,文字并不比口述更可靠。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的,每个案例都有特殊性。

比如唐太宗曾经大幅修改过唐代史书,因此后代史学家在研究唐史的时候,要格外小心。

史学研究中,专门有来源研究(provenance research)这个分类,就是研究物品、文献的可靠性的。

回复文章: 北美留学生日报翻车:国民是否有能力上国际互联网,和民众的可觉醒能力息息相关。

@丁丁兄弟 #138891

太天真。

墙倒不怕,有心墙则灵。多少海外粉红,脚下无红线,心中有堵墙。台湾要武统,香港有废青,可以骂川普,挺普京。谈笑有抖音,往来用微信。无bbc之乱耳,无newyorker之劳形。孔子云:翻墙又如何?

图书馆革命🌈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回复文章: 【NYT】NFT 如何掀起一场加密艺术的时代潮流?

@natasha #139158 拥有加密货币钱包是打开加密世界的第一步。

娜娜酱可以先下载一个目前最为流行的以太坊钱包:MetaMask,它是一个浏览器插件。

如果您是第一次使用 MetaMask ,您需要按演示流程创建一个钱包。

永远不要透露您的助记词。

任何知晓助记词的人都可以永久性的转移走您钱包中的 ETH 和 Tokens。

把它们写下来,在纸上 是推荐的。

从安全的角度来考虑,在电脑或手机里明文文本保存也不一定是安全的。

所以,把他们写在纸上,并保证安全。

通过 MetaMask 使用助记词,您还能恢复钱包或重置钱包密码。

metamask_create_wallet.gif

助记词就是私钥,是打开钱包的钥匙。创建好之后,你就有了一个以0x开头的以太坊账户,别人就可以给你转账啦!目前这个账户地址是匿名的,但也没有加密货币资产。

接下来娜娜酱可以打开目前最大的NFT交易平台:OpenSea,使用MetaMask钱包和它进行交互。比如打开这幅画,点击Buy Now,就会唤起MetaMask,当然现在钱包里面没有ETH,所以买不了。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发表文章: 【NYT】NFT 如何掀起一场加密艺术的时代潮流?

https://www.nytimes3xbfgragh.onion/2021/05/12/magazine/nft-art-crypto.html


NFT 是区块链行业今年最热门的话题之一,也是出圈效应最明显的方向。

近日,《纽约时报》记者 Clive Thompson 在采访多名加密艺术家后,撰文对 NFT 的兴起历史以及近半年的热潮进行了详细描述,并试图揭开 NFT 走红背后的魅力与原因,颇具阅读价值,链捕手对该文进行了不影响原义的编译。

作者 | Clive Thompson

编译 | Echo、王大树

「当时是 40.7 ETH,」Victor Langlois 喘着粗气说,「太疯狂了。」

下午还不到 4 点,一位 18 岁的加密艺术家 Langlois 坐在他的台式计算机前,看着两位艺术品收藏家间的疯狂竞购战。Langlois 穿着他设计的白色连帽衫,双臂被他迷幻的艺术文身所遮盖,其中包括一个眼球和漂浮在蓝天中的向日葵。房间的窗户上覆盖着硬纸板,可以使房内保持黑暗,一束蓝色的 LED 灯从天花板上照下来。随着数字的上升,Langlois 紧张地拉扯自己的无檐小便帽。

竞标战于此前一天的 2 月 7 日在 SuperRare 拍卖网站上开始,当时一位名叫 @thegreatmando1 的艺术收藏家向 Langlois 的数字油画《水手》(The Sailor)出价 15 ETH,当时价值 24000 美元。但很快另一个竞标者 @yeahyeah 出价 33000 美元。两位竞标者不断推高价格,直到中午价格达到 67905.92 美元。

纽约时报万字长文复盘:NFT 如何掀起一场时代潮流

《水手》

当我顺路来到他在西雅图的家时,已经是下午三点了,竞拍《水手》的价格是 75000 美元。Langlois 在推特上与其他数字艺术家交谈,他们兴奋地为他加油。

Langlois 有一种诚挚的、几乎令人不安的感觉。他告诉我:「因为我的成长环境中人们都很刻薄,所以我要尽我所能成为最好的人。」当他看着屏幕上的竞标时,他紧张地咯咯笑了起来。「我简直不敢相信。」他说。

一年前,他还是一个破产的高中生,住在拉斯维加斯他祖父母的房子里,很不幸福,在那里他的祖母会窥视他的卧室,并把他那一大堆亚克力画和彩色马克笔画斥为「丑陋」。

从去年夏天开始,他就在 SuperRare 等网站上出售自己的艺术品,到 2021 年元旦,也就是他满 18 岁的那一天,Langlois 已经有足够的钱搬出去了,他就去了西雅图,成了一名全职艺术家。他在市中心附近租了一所房子,里面摆满了艺术用品、一个 Keurig 咖啡机和一套哑铃(尚未开封)。

「我的家人们没有钱,每个人都有两份工作,住在加州可怕的地方。」一天赚这么多钱「太奇怪了」。

Langlois 创作了超现实主义的数字图像,通常是怪诞的卡通肖像---泪水淋漓的面孔和裸露的皮肤---传达了他黑暗的情绪。我参观那天他正在出售的作品《水手》(描绘了一个大头人物,它的大脑像一堆粉色牛肉一样暴露在外面;它的两只眼睛看起来像是从杂志图片上剪下来的,这是他肖像画中常见的主题,头上高兴地戴着一顶纸船帽子。

Langlois 在西雅图的头几天蜷缩在起居室的沙发上,用 iPad 画了这个作品的大部分。然后,他使用动画软件添加动作:大脑轻轻地跳动,眼睛不停地眨眼。《水手》看起来既令人不安又异想天开。

不过,Langlois 并不是真的在出售数字艺术。他在出售一种不可替代的代币(NFT),这种代币对其所有者来说代表着与艺术家和艺术的独特关系。NFT 是使用区块链代码创建的数字文件,非常类似于使比特币成为可能的代码。Langlois 的 NFT 包含指向在线《水手》副本的数据,以及关于谁目前拥有 NFT 的数据。

这意味着 NFT 的行为有点像一件实物艺术品。有人可以拥有它,保存它或转售给另一个收藏家。Langlois 的动画是在线的,任何人都可以看到,甚至复制和下载。但只有一份 NFT。

最近,NFT 成了无数头条新闻的话题,这是始于去年 12 月的一股热潮的一部分,当时加密艺术家 Beeple 以 350 多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一组作品。到了春天,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数字文件------勒布朗-詹姆斯的视频片段,Jack Dorsey 的第一条推特------被铸造成 NFT,以数百、数千甚至数百万美元的价格拍卖。

公众对这场淘金热意味着什么并没有达成共识。如果你问比特币的铁杆拥护者------他们自称为「加密原住民」------NFT 预示着数字财产的未来。它们预示着未来会有一天,人们会把收入花在数字产品上,他们可以交易、转售或囤积作为投资。当政府将失去其创造货币和保护财产的独特权力时,人们将转而相信区块链网络。

但是,NFT 愿景中存在着大量的风险和不利因素,尤其是环境成本。运行以太坊网络需要大量的能源,据估计,每年的能源消耗量与匈牙利大致相当。NFT 怀疑论者还认为,加密狂热的出现主要是为了让人们继续谈论加密货币,以便以太坊和比特币的价格保持高位。在他们看来,这更像是空穴来风的投机行为,是数十年来 「万物金融化」的下一个阶段。

自从六个月前引发这股狂热以来,这种无所不在的 NFT 受益者越来越多地是已经成为现代注意力经济赢家。Paris Hilton 以 100 多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一系列数字图像 NFT;金州勇士拍卖了一系列数字纪念品的 NFT;那个在费尔节 (Fyre Festival) 拍下臭名昭著的奶酪三明治照片的人正在出售带有这张图像的 NFT,以支付肾脏移植的费用。

然而,像 Langlois 这样的加密艺术家是这股热潮的始作俑者------对于一种似乎正在将文化经济推向顶峰的趋势来说,这是一个奇怪的起源。就在去年,加密艺术还是一种亚文化的先锋,甚至可能是一种流派。正是 SuperRare 和其他几家网站创造了这个市场,他们逐渐说服了以年轻人为主、高度在线化的加密货币百万富翁,打开他们的虚拟钱包,花巨资购买数字代币。

对那些艺术家来说,突如其来的暴富可能会让他们惊慌失措。今年 1 月,当我第一次见到 Langlois 时,他的 NFT 销售额已经达到 30 万美元。虽然 Langlois 是他所在世界里的一颗耀眼的明星,但其他几十位数字艺术家(以前曾为网站设计工作屡屡受挫或忙碌)也开始以他们的艺术谋生。NFT 是否持续或最终成为 21 世纪郁金香狂热的新版本,这一问题对这些艺术家来说,意义远大于对艺术界和其他陷入这种投机狂热的机构的意义。

回到他昏暗的房间里,Langlois 正在观察他的拍卖。除 SuperRare 上的《水手》外,他还在 Bitski 网站上限量发售了三幅作品,它们的价格也在上涨。

在下午 5 点截止日期之前的最后几分钟,@ yeahyeah 以 46 ETH (约合 800000 美元)的价格竞标了《水手》。

「我要发狂了」Langlois 用嘶哑的声音喊道。他向 @yeahyeah 写了一条信息谢谢他,然后单击 SuperRare 上的按钮,将《水手》转移到 @yeahyeah 的数字钱包中。

Langlois 向后靠在椅子上,盘点自己的一天。当天他在 Bitski 上的销售额总计近 29000 美元,加上《水手》的收益时,他的收入略高于 10.9 万美元。。

「你知道是什么让我伤心吗?」他转向我说。他整天都在庆祝,与他的在线朋友聊天,但是没有人可以打电话。他说:「我没有兄弟姐妹,而且我不再与家人交谈。」即使他可以打电话给他们,他的新生活也很难解释。

纽约时报万字长文复盘:NFT 如何掀起一场时代潮流

从左到右: Sarah Zucker 的《宝藏猫》,售价为 8623 美元;Larva Labs 的《 CryptoPunk#7804》,售价为 7673568 美元;Matt Kane 的《 CRYPTOART MONETIZATION GENERATION》,售价为 82764 美元。

几十年来,数字艺术家很少受到尊重。对于美术界的品位大师来说,他们的作品似乎更像是一种商业工艺品---用 Photoshop 制作的东西真的可以说是艺术品吗?画廊经常对数字作品表现出不屑,「为什么收藏家要为任何可以右键单击并免费下载的图像付费?」

然后比特币在 2009 年出现,有了区块链代码后,你可以制作几乎不可能被复制的数字项目。这方面的第一个艺术实验是由纽约的艺术家 Kevin McCoy 进行的,他在比特币问世后不久就对比特币及其区块链产生了兴趣。他想知道这是否能为创作者带来新的收入来源。McCoy 对去中心化的前景特别兴奋------区块链可以让艺术家直接向粉丝出售作品,而不需要像 iTunes 那样的中介机构。

2014 年,McCoy 与企业家 Anil Dash 合作,为自己的一件数字艺术创作了一个实验性的加密代币。第二年,McCoy 开办了一家小型初创公司,让艺术家创作和销售他们作品的代币。他遇到的多半是茫然的凝视。「这对人们来说是一个艰难的过程。」McCoy 说。

2017 年春,这一概念焕发出新的生机。Matt Hall 和 John Watkinson 是布鲁克林的两位程序员,他们创造了一组很有收藏价值的人物,他们称之为 CryptoPunks 的朋克摇滚风格的像素化头像 (他们喜欢「古怪的项目」,Hall 告诉我。)他们不知道 McCoy 和 Dash 早先的实验。

但他们知道以太坊,该平台有一种简单的编程语言,使编码人员能够创建以 ETH 为货币的新金融产品。Matt Hall 和 John Watkinson 用这种语言为每一个 CryptoPunks 发布了一个 NFT,他们认为人们会被拥有小型像素化头像的想法所逗乐,也许会像棒球卡一样交易它们。

Hall 与 Watkinson 创建了 10000 个 CryptoPunks,并将每个朋克的 NFT 放在一个网站上,任何人都可以免费申请一个朋克并将其转移到以太坊钱包中。他们决定赠送 9000 个朋克,剩下的 1000 个留给自己。

几乎没有人立刻申请。几周后,Mashable 网站发表了一篇文章,宣称加密朋克「可以改变我们对数字艺术的看法」。一种疯狂的亚文化诞生了:访问者挤满了 CryptoPunks 网站,「不到 24 小时,它们就消失了。」Hall 告诉我。所有者们开始转售 NFT 给新的收藏家,最初的价格是几百美元,然后是几万美元和几十万美元。那年晚些时候,另一个名为 CryptoKitties 的 NFT 收藏品网站出现了,人们在那里购买和交易数字猫的 NFT。到 2017 年底,一些个别猫和朋克的售价高达 17 万美元。

2020 年春天,加密市场开始升温,Coldie 以 1000 美元的价格出售了一件作品。他笑着说:「我跨过了一个门槛,就像地震一样,人们都快疯了。」

到 2020 年年中,加密货币价格飞涨。另一位创纪录的人是 Matt Kane ,他曾是一名画家,对传统画廊寄予希望,并在 2010 年左右自学编码和 Web 开发。他编写了定制化软件来帮助他制作复杂的数字绘画。2019 年 5 月,他在 SuperRare 上发布了他的第一部作品,这是一部以朋友自杀后的悲痛为基调的系列作品。他早期的 NFT 成交额微乎其微,一位收藏家以 85 美元的价格购买了一件艺术品,并在第二周卖出,获利 59 美元。

但是到了 2020 年 9 月,他已经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才开发出更加雄心勃勃的艺术品,这是一件抽象艺术品,其组成根据比特币的价格而变化。他最早的收藏家之一---自称「Token Angels」---曾催促他确定拍卖日期,表示愿意支付 Kane 想要的任何款项。

Kane 说:「我告诉他,我认为 10 万美元是个好故事。」 令他惊讶的是,「Token Angels」同意了。这个价格再创新高,并起到了一种心理释放的作用:如果人们愿意为一个数字作品支付六位数的价格,那么上限在哪里?

自 2009 年比特币问世以来,区块链爱好者一直宣称其将彻底改变行业。他们承诺,很快从病历到股票市场再到农业库存的所有东西都将使用区块链。但这几乎没有发生过,取而代之的是,第一个流行的数字应用程序(除了加密货币本身之外)是用于买卖疯狂的数字图像。

Langlois 在 12 岁时第一次开始制作数字艺术,当时他玩的是 Minecraft。有创造力的玩家会制作自己的「皮肤」,从而定制他们的角色在游戏中的外观。他在网上认识的 YouTuber 教他如何一个像素一个像素地精心设计皮肤。之后,他开始为朋友的 YouTube 频道制作缩略图,每张 5 美元。这份创造性的工作是为了逃避不稳定的家庭,他说,「就在这一年,社会服务部门把他送到了他的外祖父母那里生活。」

在祖父母家,Langlois 的日子虽然安全但却沉闷,他开始花费数小时用记号笔画画来消遣。13 岁时,他得到一部 iPhone,这为他打开了进入在线数字艺术领域的大门。Langlois 拍摄了他的手绘照片,并将其张贴在 Twitter 上。之后,他直接在带有应用程序的平板电脑上绘图。他开始喜欢这种媒介,因为它更加私密:可以避免祖母不赞成的审视。

他从播客中听到了 Dostoyevsky 的故事,并狼吞虎咽地读完了《Notes From a Dead House》,对这位作家讲述的被监禁期间坚持不懈的经历兴奋不已。「当你在监狱里时,你以为自己最终会死,那你为什么还活着?」Langlois 说。「我爱这点,也爱人们为什么想要活下去。这就是艺术的意义。」

2020 年夏天,Langlois 几乎是偶然地进入了加密艺术领域。他已经开始在网上出售偶尔打印的作品。一位顾客花了 90 美元买了他的一幅画,并写信建议他在 SuperRear 上发行 NFT。Langlois 很怀疑。他告诉我:「我当时想,这是个骗局。但在网上研究了 SuperRare 之后,他认为该网站是合法的,于是他申请在那里上线他的作品,并提交了几幅作品和一个视频,第二天他就被允许进入了。

Langlois 不知道应该如何定价,他的艺术值多少钱?SuperRare 营销主管 Zack Yanger 对他说「你会得到 60 美元或 600 美元的出价,这看起来会很多。但我向你保证,如果你拿着它,它会有回报的」。他听从了建议,在 6 月 5 日,他发布了《我一直在想你》,灵感来源于高中时的一次心碎,一张紫鼻子、红唇的达利式脸庞,上面写着「这是你喜欢的吗?」,第一次出价是 0.1 个 ETH,当时价值可能是 25 美元。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出价升至 130 美元,然后升至 500 美元以上。当价格达到 4.5ETH 时 (约 1017 美元),它终于卖出了。

他在 Twitter 上发布了一段自己兴奋地大叫的视频。他说:「我很激动,我满怀感激之情。」在接下来的几周里,他在 1000 美元到 2000 美元的价格区间中出售了作品。到九月份,他以超过 8000 美元的价格出售作品。到了 11 月,他的作品在 NFT 网站 Nifty Gateway 上的单笔拍卖就以 25000 美元的价格成交。

究竟是谁在为 NFT 买单呢?一般来说,他们是投资加密货币行业多年的年轻人,他们持有的加密货币价值达到数百万美元。40 多岁的全职加密投资人 Eric Young 是 Langlois 作品的收藏家之一,他买下了这件价值 2.5 万美元的作品。他说,他从 2018 年就开始投资比特币,赚了很多钱,他很喜欢 Langlois 作品中美学的一贯性以及他在作品中融入细节的热情。他说:「他才刚满 18 岁就能够拥有如此多的才华,这真是令人惊叹。」

对于一些加密投资者来说,购买加密艺术品给了他们一些艺术性的东西,让他们在一个由其他麻木的技术对话主导的领域里谈论一些艺术气息。就像马尼拉的一位收藏家 Colin Goltra 对我说的那样,「在很长的时间里,你只能与加密领域的前金融家打交道,还有那些告诉你区块链医疗记录的初创公司。」他喜欢和像 Pak 这样的艺术家在深夜进行长时间对话,后者以对 NFT 采用了 Warholian 的概念艺术方法而闻名(Pak 曾经出售一系列图像完全相同的 NFT,价格从 100 美元到 100 万美元不等)。接触这些艺术家------他们往往乐于与富有的新客户交谈------是一种诱惑。

对于书呆子般的加密爱好者来说,加密艺术的美学以及它在推特上繁杂的社交网络,感觉就像是他们最终可以「得到」的一个艺术场景。与我交谈过的大多数收藏家从未购买过任何艺术品,并且对进入画廊的前景感到有些害怕。

他们通常对艺术史了解不多。但许多加密艺术的视觉调色板对他们有很大的影响,因为它受到了模因、互联网上那些模棱两可、浮夸的比喻或者科幻电影和插图的未来风格的严重影响。如果说加密艺术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视觉审美运动,那么这将是一条贯穿始终的主线:一代创作者的灵感不是来自于看窗外,而是来自于看窗户------他们看到了一个软件、电影、游戏的数字世界。

「我觉得我最初对数字艺术的介绍是一种最终幻想'式的电子游戏氛围」洛杉矶加密艺术家和电影制片人 Blake Kathryn 说,他使用 3D 建模软件来创建光滑的机器人形象和梦幻建筑的远景 (她创作了 Paris Hilton 的数字肖像画,以 NFT 的形式以 110 万美元的价格出售。)

另一位加密艺术家 Olive Allen 在她的 NFT 作品中经常使用流行文化的图标,从 Furbies 到视频游戏角色 Kirby 。「这确实是一种使互联网痴迷的艺术形式,就像整个 ADHD 一代一样。」Cryptoart 博物馆的共同创作者 Colborn Bell 说,该博物馆拥有数百件艺术品,并在网上进行展示。

传统艺术界在美学上存在分歧。去年秋天,温哥华双年展决定纳入 NFT 艺术作品,而双年展主席 Barrie Mowatt 则到几个 NFT 网站寻找一些作品。他最终发现了令他印象深刻的作品,但他说:「我记得我当时在想,这里有很多「脏话」艺术。」

艺术家 Noah Davis 更为狂热,他认为加密艺术家具有一种游戏精神,而这种精神往往是美术作品中所缺少的。但是他明白为什么老派艺术品收藏家会对他嗤之以鼻:「有些作品看起来确实更适合放在商店里、挂在宿舍墙上或放在留言板上。」他说。

显然,NFT 市场一定程度上是由投机活动推动的:许多收藏家将加密艺术视为潜在的有利可图的投资,就像比特币本身一样。在某种程度上,这是加密时代的炫耀性消费。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法律学者 Kal Raustiala 指出,为艺术付出高昂的代价是富人炫耀自己财富的一种由来已久的方式。

在过去,人们将价值 4000 万美元的毕加索作品挂在他们豪宅的墙上。不过,由于 NFT 只是数据,加密艺术品收藏家大多盯着屏幕(当他们在看自己的藏品时)。收藏家们创造了虚拟现实画廊,这样他们就可以戴上护目镜,在虚拟墙上欣赏自己的艺术作品,并邀请朋友加入他们的聚会。其他收藏家则回避这种展示方式。他们只需在 iphone 或电脑浏览器上调出自己的艺术作品,就像使用 Instagram 一样。

事实上,有几个人告诉我,他们欣赏数字艺术是为了节省空间。在他发现 Cryptoart 之前,Token Angels 买了很多真人画,以至于他的家人制止他们继续买这些艺术品。现在,他在一个名为 Cryptovoxels 的在线网站上拥有一个虚拟 3D 画廊,在那里他展示他的加密艺术,包括价值 10 万美元的 Matt Kane 作品。他告诉我:「我会将 Matt Kane 的艺术描述为纯粹的高潮,因为这些图像太美了,你会想要放大。」

局外人对 NFT 文化几乎一无所知,他们认为购买 NFT 艺术品的人拥有该 NFT。但实际上 NFT 包含与艺术品相关信息所对应的数据,比如创作者、标题以及可供查看的在线副本链接等。可见图像只是其中一部分,不管是 JPEG 还是 GIF 动画,都只是在线位置上托管的数字文件,但 NFT 通常是指该文件(如果托管该艺术品的网站出现故障,那么 NFT 可能成为空白链接)。任何人都可以去 SuperRare 等 NFT 艺术平台复制该数字文件并发布到 Instagram 或 Facebook,亦或将其设置为手机背景。

既然如此,我们很好奇收藏家在购买 NFT 时心里最想得到什么?部分藏家认为购买 NFT 是证明自身与艺术品、创作者产生关联的证据,能够让他们像以前那样吹牛,他们几乎不关心这件艺术品是否会被其他人看见。而我采访过的收藏家都认为如果他们拥有的艺术品在互联网上被广泛复制,他们会感到很高兴:对于艺术品的拥有者来讲,成千上万人关注自己的数字艺术品是开心的事情。

对加密货币信仰者而言,这种关注意味着加密货币行业正处于经济大转变初期,这种情况下,创作者可以出售那些易于复制的任何数字产品:音乐、视频、游戏附件、文章以及照片。Nifty Gateway 联合创始人 Duncan Cock Foster 说:「现在有点像 1996 年的互联网中继聊天,那时 Facebook 还没有被发明出来。」

「我花很多时间免费发布艺术品来吸引潜在客户。」少数成功的黑人 NFT 艺术家之一 AndréOshea 表示,他对 NFT 持乐观态度,这项技术正在帮助在线艺术家改善作品被滥用的情况

然而,新兴的 NFT 市场仍存在很多弊端。追踪加密货币能耗的经济学家的 Alex de Vries 认为能源消耗是主要弊端,目前所有以太坊挖矿设备每年总耗电量约为 42.78 太瓦小时,这让一些具有气候活动家身份的加密艺术家感到困扰。

法国艺术家 Joanie Lemercier 于去年冬天卖了几笔 NFT,赚了 3 万美元,原本他计划在 2 月份再次进行艺术品发行和出售来赚取 20 万美元的收入。「这些收入相当于我画廊两三年的销售总额,但作为一名气候活动家,我无法确定 NFT 是否会消耗大量能源,所以取消发行数字艺术品。」她说。

其他艺术家则对 NFT 迅速转变为以热点为基础的赢家通吃的投机游戏而感到沮丧。英国的加密货币艺术家 Sparrow Read 与名为 Massimo Franceschet 的数据科学家对 NFT 的销售进行了分析,他们发现极少数艺术家和收藏家拥有 NFT 艺术所产生的大部分财富。雷德表示,鼓励排行榜竞争的市场体系看起来似乎不符合 NFT 初期的民主化愿景,与其早期承诺相违背。此外,收藏家和大多数艺术家几乎全部是男性。

Sarah Zucker 是少数没有实现财富自由,但却过着体面生活的艺术家之一,她今年 35 岁,居住在好莱坞,是一名摄影师兼动画编剧,经常在美术市场上出售版画。Sarah Zucker 为了在毕业后支付生活所需,便于 2010 年初期开始经营一家网站开发公司,很快她就发现自己有制作病毒动画 GIF 的天赋,因为使用 1980 年代和 90 年代的低保真设备进行制作,她的作品总是具有与众不同的模因品质。

作为 GIF 动画创作者,Sarah Zucker 总计在在 Giphy 上发布 1500 个 GIF,获得 66 亿的观看次数,这显然是巨大的成功。但这些 GIF 并没有为她带来收益,只是吸引到许多企业客户来找她做营销活动所需作品。

Sarah Zucker 是 SuperRare 的早期用户。「我现在是老手了,经常以 2000 至 4000 美元的价格出售作品。」接受采访时,她表示刚缴纳税款,目前她几乎全部收入都来自加密货币销售。「不夸张地说 NFT 改变了我的生活。」她说,这些收益的到账速度与以太坊的价值波动打破了她的金钱观。如今她不再为商业工作而忙碌,而是可以专心创作,她通过转售作品获得了 10%的版权使用费。

「这项收入是是永久的,当我以后成为伟大且具有智慧的艺术家,我将建立 Sarah Zucker 基金会,如此一来,我的子孙后代就可以在 100 年后仍然拥有我的以太坊钱包,赚取版权费。试想,梵高的后代如能如此,他们将会赚多少钱?」她说。

NFT 市场的顶峰始于 Beeple。一位来自南卡罗来纳州的 39 岁加密艺术家,名为 Mike Winkelmann。过去十四年,他坚持制作名为「DAY」的作品,顾名思义就是将自己每日的创作发在网上,以磨炼自己的手艺。「我会一直坚持做这件事,直到我死去。」

Mike Winkelmann 开始只是纸上素描,后来开始使用 3D 建模软件。据说他偏爱超现实主义,有时是怪诞图像,有时是对流行文化或日常事件的嘲弄,比如魁梧的 Tom Hanks 打冠状病毒等。基于此他的名气在网上流传甚广,甚至有 DJ 在节目中使用他的图像,而 Louis Vuitton 这样的品牌以及像 Nicki Minaj 和 Justin Bieber 这样的明星都开始与他合作,目前他在 Instagram 上有超过 200 万的粉丝。

Mike Winkelmann 在 2020 年 10 月听说加密货币,当时他惊讶地意识到艺术家的知名度与收入不匹配,自此他开始做自己的作品,第一个作品描绘了一个肥胖裸体男人跨着一头公牛,戴着盖伊-福克斯面具,举起中指。他在那笔交易中赚了约 13 万美元。而去年 12 月,他进行了部分「EVERY DAY」的图片 NFT 限量版销售,包括一张包含 20 个「EVERY DAY」图片的 NFT ,单周收益超 350 万美元。

Mike Winkelmann 欣喜若狂,他认为这是对加密艺术的验证,加密艺术甚至比传统绘画或雕塑更具影响力。「 加密艺术家本质上是塑造社会视觉语言的人,我希望加密艺术受到主流的尊重。」他说希望自己的妈妈也可以参与购买加密艺术品。

一月份,佳士得与 Winkelmann 联系,邀请他参与拍卖。Noah Davis 告诉我:「人们看到这样的作品时会发疯。」所以他们决将整个「Everydays」(其中的 5000 个)都转化为 NFT,让买家购买他十四年以来的作品合集。

这场拍卖于今年 3 月 11 日举行,期间 Winkelmann 在社交媒体平台 Clubhouse 上进行 NFT 艺术主题的音频对话,直至合集作品竞标价达到 5000 万美元,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Winkelmann 离开了 Clubhouse,见证了他的 NFT 最终以 6900 万美元的价格售出。

「刚刚发生了什么?」 他几乎在爆粗口。

事实证明,Beeple 作品的主要藏家为 Vignesh Sundaresan 和 Anand Venkateswaran,他们是 NFT 的基金 Metapurse 的创始人,为了购买 Beeple 的 6900 万美元的 NFT,他们建了多个假名帐户。

Sundaresan 和 Venkateswaran 对 Beeple 的艺术有一个计划,他们在三个在线 3D 世界中购买了一块土地并聘请了一个设计师团队基于此建立虚拟博物馆,展示的都是 Beeple 的艺术作品。

但是博物馆只是他们计划的一部分。另一部分则是将 Beeple 的工作变成一种新的加密货币。一月份,他们拿出以 220 万美元购买的 20 个 Beeple「Everydays」NFT,并创建了一套新的 NFT 代币,总计 1000 万个,称为 B20。

这些代币代表 Beeple 工作中的部分所有权。他们将 10%的代币支付给了建造虚拟博物馆的设计师,2%给了 Beeple,自己保留了 50%。其余部分将被出售。Sundaresan 说:「此想法来自于让艺术品并与多人分享所有权,当我们的化身漂浮在博物馆上空时。」

无论如何,B20 代币可能已经产生丰厚的回报。1 月下旬,Sundaresan 和 Venkateswaran 在他们的在线博物馆举行了虚拟派对介绍他们的新代币,短时间内,他们出售 260 万个代币,筹集近 100 万美元。

3 月 10 日,B20 代币价格达到峰值,略高于 27 美元,到 5 月 7 日,价格已跌至 2 美元左右。假设他们仍然有 500 万个代币,相当于价值 1000 万美元。

NFT 的天价是否表明泡沫注定要破裂?看起来确实是这样,许多收藏家自己也认为这是很有可能的。他们说,这吓不倒他们。比特币和以太坊的价格曾几次下跌,但每次都有所回升,并飙升至创纪录的高点。许多收藏家告诉我,NFT 市场可能会经历类似的洗牌。

「我敢肯定会有这样的版本,几年后我看起来会非常愚蠢。」当我们在去年 12 月份首次谈话时,Goltra 告诉我。他说,艺术热潮可能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消退,使他的收藏品在几年甚至几十年内价值微乎其微。但他希望 NFT 能够在文化的几乎每个角落定居。他说:「各种各样的艺术家正在研究如何通过代币化来吸引观众和狂热者。」 「这与消除中间商的最初加密愿景相符。」

在更深的层面上,一些观察人士认为,NFT 的崛起是西方经济体酝酿已久的问题的征兆---正如纽约大学营销学教授 Scott Galloway 所说的那样,「万物金融化」。他指出,在过去几十年的所有泡沫中---从科技股的繁荣到次级抵押贷款的繁荣,再到最近几年的牛市---其结果是「在过去 30 年,一个伟大的科技时代,实现了数万亿美元的经济增长。我们看到工资持平,每五个有孩子的家庭中就有一个面临粮食不安全问题。」他说,一些艺术家可能会在短期内致富,但任何将经济活动转变为纯粹投机的行为都会加剧不平等。

NFT 的先驱 Anil Dash 还怀疑,急于创建 NFT 市场的风险资本家和企业家中,除了创造新的有利可图的衍生品之外,很少有人关心其他事情。加洛韦怀疑,NFT 可能会加速加密货币在日常生活中的大规模采用,这是比特币粉丝的梦想,但也是加洛韦担心的一个问题:他担心,如果各国货币真的萎缩,作为主要全球货币持有者的美国将损失最大,这会让中国和俄罗斯等竞争对手以及洗钱者和犯罪分子感到高兴。

当谈到 NFT 的巨大能源需求时,有一些可能的技术解决方案,例如 PoS 机制,这种机制只需使用以太坊挖矿网络目前所用能源的 0.01%,开发者预计今年晚些时候或明年初完全切换到该技术。在此之前,Joanie Lmercier 等艺术家敦促密码艺术家停止使用 SuperRare 等网站,转而使用已经使用 PoS 机制的交易市场,如 Hic et Nunc 或 Kalamint。但是到目前为止,大部分艺术家似乎坚持使用能源密集型市场。

我最近几次在 Zoom 上与 Langlois 交谈时,他对这种奇怪的死水很快成为全国对话的焦点感到惊讶。现在,名人和品牌比艺术家更能推动这一趋势。「 NFT 只是人们取笑或随便谈论的东西,即使他们不了解它的含义,也可以谈论它,对吗?」他说。

这并没有困扰他,他怀疑 NFT 会长期存在,既是为了艺术家们,也是为了疯狂的 MEME 收藏品。他刚从旧金山飞回来,在那里参观了 SFMOMA,为下一个 NFT 收集想法。他的脑子里充满了想法。「艺术正在腾飞,」他说,「不知何故,我在这个疯狂的群体中处于顶端。」

2
5月15日 161 次浏览
轻音部
中野梓 好无聊~
发表文章: 【原创】张三走丢了

张三走丢了。

凌晨两点的黑夜里,张三妈妈举着火把敲开了邻居家的门。睡梦中迷迷糊糊醒来的邻居们,响应张三妈妈的求救,自发聚集到镇中央的广场上。

“我家儿子昨天晚上说要和他几个朋友去山上玩,结果到现在还没回来。现在大冬天的,天这么冷,山上还有狼,万一他一个人。。。”张三妈妈泣不成声,边说边掉眼泪,最后干脆说不下去了。

邻居二伯说道:“没事,我这就把他这个几个朋友抓过来问问就是。若他真在山上,那咱们一起上山搜查一下,这么个山坡,咱们整个镇上的人一起还怕找不到么?”

不一会,张三的三个朋友就被各自的家长带到了广场上。他们异口同声地供述道:张三昨天在山上玩捉迷藏,大家各自玩了一会就回家了,镇长儿子最后朝着张三的位置喊了喊,叫他别藏了,张三可能没听到,还躲在山上呢。

“那你们听到镇长儿子喊我家儿子了没?”张三妈妈焦急地问道。

小孩们纷纷摇头。镇长儿子和张三不和已经是镇上众人皆知的事实了。每天放学后镇长儿子都会逮住张三要钱,有些时候有人甚至看到镇长儿子在操场上和一帮小混混打张三。

旁边的二伯听得不耐烦了,吼道:“都别说了,反正就是在山上呗,咱们现在出发去搜山,天亮之前肯定给他找到,回来再来处理这几个小兔崽子。愿意来的跟我上!”

“慢着!”镇长的二侄子,镇上出了名的流氓二愣子站了出来。“现在雪下的这么大,你叫一整个镇子的人跟你上山,万一出了什么事情,你负责吗?难道你还想多留几个镇民困在山上?你这是什么居心?”

二伯顿时说不出话来。旁边的张三妈妈哭的更大声了。

“这样吧,咱们找三伯来。人家之前在市里的消防局当专业的救援员,让他带上几个身强力壮的人,配上专业的抢险装备,一定能平安把张三带回来的。”一个邻居提议道。

“不行!” 二愣子大喊。“三伯已经退休了,消防员执照也被吊销了,你这样属于无证消防队,不允许执行救援抢险类任务!”

“脑子抽了吧。。”有些村民嘟囔道。二伯气得想把这个不知道好歹的家伙踹到河里去喂鱼。

二愣子似乎看出来了大家的不满,说道:“法治是我们镇的基石,如果没有有证的专业消防队,那还不如没有,这个孩子还不如不救。这个镇上镇长说了算,你们想想,明天他醒来看见你们搞这出,你们一个个都没好果子吃!” 又有邻居提议道:“那不如去隔壁镇请消防队,那里有消防局,消防队肯定是专业的。”

“那更不行!”二愣子气急败坏地说道,“这是咱自己镇里的事情,怎么能让别的镇解决?再说了,隔壁镇因为三十年前贫困县名额被我们抢走了,现在还对我们怀恨在心,亡我之心不死。他们一定会想尽办法把这件事情搞大,败坏我们镇子的名声!”

“那你说怎么办?”二伯问道。

“当然有办法,”二愣子答道,“咱们镇上唯一有资质的消防员就是镇长的弟弟大楞子。我这就打电话让他来上山找张三,今天早上铁定帮你们找回来。要相信镇政府的实力,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广场上人渐渐散去,只留下张三妈妈和二伯二人呆呆站着。

早上,二愣子和大楞子开着镇长家的豪华丰田考斯特房车来到了广场。张三妈妈欣喜若狂,直直的冲着车子奔了过去。

先下来的是二愣子,他拦住张三妈妈说:“慢着,昨晚大楞子帮你在山上找了一晚上的儿子,现在找到了,你该说什么?”

“谢主隆恩!”张三妈妈扑腾一声跪在了地上。

大楞子膀大腰圆,手里提着一只拔掉毛的死老母鸡,勉强挤出了车门,他把老母鸡摊在地上,轻轻抚摸了一下鸡胸,沉重地说道:“我今天凌晨接到消息,立马出门找了几个小时,最后在山腰上看到这只老母鸡。很不幸,您的儿子昨晚不知道什么原因变成了一只老母鸡,等我发现的时候已经去世了。”

二伯冲上去要揍大楞子,被旁边早就埋伏好的便衣打手抓获,直接送到了镇上派出所。

张三妈妈呆呆望着老母鸡。

“为什么。。。为什么我儿子会变成老母鸡?” “具体我也不知道,但是隔壁镇子上有安布雷拉公司的基因研究所,很有可能他们把你儿子抓过去做实验,用最新的生物科技把他变成了老母鸡。但是昨晚出镇的路旁边的监控探头都坏了,没有看到。我不会妄加猜测你儿子的遭遇,但是这就是你儿子。请您节哀。你对我们的调查结果有异议吗?”

张三妈妈还是呆呆看着老母鸡。

“看起来她没有异议,情绪稳定。”二愣子说道,“我们可以走了。”

第二年,在镇长的安排下,镇政府将大楞子的英雄事迹在镇上电台广播,赢得了广泛好评。大楞子冒雪上山救援的事情和镇长早年下乡背着麦子走十里山路的事迹一起被写进了教科书。镇长顺便把镇政府旁边的花坛修缮了一下,摆上一个大理石碑,上书:求真求实,至善至美。

20
5月13日 369 次浏览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发表文章: 端点星案庭外实录

https://www.douban.com/people/131369931/status/3432164302/

关于5月11号温榆河早上的一段记述,毫不客观的碎碎念。p2是温榆河边郁郁葱葱的东郊森林公园,p3是拐进法庭的小路,p4是法庭门口,p5是家属身影。失眠脑不那么可靠,不能对话语的准确性负责,但还是想留下一些和报道不同的,现场的,具体的,有温度的,不一定正确的个体记忆。

11
5月14日 405 次浏览
回复文章: 不小心发现了IMDb(互联网电影资料库)的错误打开方式

我喜欢《活着》《鬼子来了》《阳光灿烂的日子》。

顺便说一句,冯小刚的《老炮儿》,如果不是用到《纪检委》告发作为影片故事的终极即决方案,也会是一部好影片(很大可能会被禁)。这不是冯氏想不到,而是被资本绑架了,不能不这么拍。

回复文章: 我刚才发现《一百个人的十年》词条被豆瓣删除

豆瓣上有些书和电影是登录可见的。另外有个消息:豆瓣电影近期关闭了所有影片的IMDb条目超链接。不小心发现了IMDb(互联网电影资料库)的错误打开方式

找书我还推荐Goodreads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