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ferior 点赞过的内容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name)
回复文章: 🍵茶餐廳🍵

@inferior #131155

刘慈欣 反共复民
回复文章: 教你合成沙林神经毒气!!!

@inferior #130647 最终产物可是沙林这种极其危险的东西,所以原料当然也不是那么好玩的。

星火1959 说点人话
回复文章: 2008年的一篇报道:行侠仗义许志永

我声明一下,我只删了陈士杰的两条留言;其他是他们自己删的,还是站方,不清楚。

( 由 作者 于 2021年3月13日 编辑 )
轻音部
回复文章: 诸夏教会近期发表的《先知刘仲敬的毁灭》一文

@inferior #130079 啊,当初点进西斯版,我整个人傻眼

没事没事,可能我也是有点冲动

轻音部
中野梓 好无聊~
回复文章: 反对跨站发帖

我当年在这里也是这么批评thphd的,按理来说他也该把我封了。

nullchinchilla怎么搞是他自己的事情,我批评他的行为也是我的自由。如果他愿意让自己的论坛被九头鸟之流搞的乌烟瘴气,或者他留着九头鸟另有打算,还是他觉得即使有九头鸟也能把论坛做好,那他完全可以把我封了,我不介意的。

回复文章: 反对跨站发帖

我去迷雾通发帖单纯是个人行为,并没有和站长密谋。 理由也很简单,作为19年初就在品葱的人,我认为九头鸟对小二评论并不恰当。

迷雾通论坛当然是由迷雾通站长管理,对我做出处罚,我当然接受。 若是引发2047与迷雾通外交危机,我也愿意主动承担责任。

回复文章: 反对跨站发帖

@inferior #130002 我是不打算吵起来,如果鸟儿回复了我我也不打算继续跟他交流,想想都知道他会说什么。

其实最简单的解决办法就是让龙猫君把他请出去,我希望龙猫君会这么做。

回复文章: 重庆那个19岁被隔空拘留的人是怎么拿到绿卡的啊?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于 2021年3月19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重庆那个19岁被隔空拘留的人是怎么拿到绿卡的啊?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于 2021年3月19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我亲自P图、亲自乳包

@品葱 #126851 这个怎么样XD、迟早分裂的不够姨学也要被封号

轻音部
发表文章: 我亲自P图、亲自乳包

一个小作品XD

最近闲来无事,如果大家有想做表情包什么的= =,以下开放许愿,我将根据心情帮大家制作

8
2021年2月18日 575 次浏览
回复文章: 我将来如果回国,理想主义一点就去当中学老师

@inferior #126427 岂止理科院系,文科商科医学部都差不多。教授婚外劈腿和年轻学生结婚,已经算【文明】、愿意【负责任】的 (๑◔‿◔๑)

柳智宇和龙泉寺的故事就非常典型。

龙泉寺一样闹性丑闻。柳师兄已投身心理咨询界。

thphd 2047站长
回复文章: 我将来如果回国,理想主义一点就去当中学老师

14年彻底封锁Google留下的后遗症,体现为研究人员素质的大幅度降低。

研究人员查资料的水平,无法超过手头最好用的搜索引擎的水平。

禁止一切(无论是否涉及政治)争论,只会让人们丧失独立思考的能力,本硕博如果没有这个能力,和高中生又有什么区别呢

当年圈子里都预言后果必然是这样,然而胳膊掰不过熊腿

为啥要出来读博读硕士?回答一看就不是真心话毫无热情。

× 真理

× 自由

√ 找工作方便

当个中学老师,最起码我觉得我可以保证学生对以上问题不再会一无所知。

深圳中学车位已满

( 由 作者 于 2021年2月14日 编辑 )
忙碌中
发表文章: 比特币和区块链技术简介
希腊在引入货币之后,很快就迎来了艺术、哲学、文学、建筑、天文、数学和民主等文化繁荣。或是模仿,或是独立发明,货币在世界范围内流行起来。与此同时,德国哲学家卡尔·雅斯贝尔斯(Karl Jaspers)提出的“轴心时代”(the Axial Age)也拉开了序幕。在轴心时代,“人类的精神基石同时分别在中国、印度、波斯、朱迪亚(Judea)和希腊奠定。时至今日,它们仍然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基础”。人类头脑中长期沉睡的一部分似乎突然因货币的到来苏醒了。



——人类货币史, David Orrell

I. 比特币价值的起源

货币是一种基于信任的社会共识。为什么我们愿意用自己的劳动去交换美元、欧元和英镑作为报酬?因为每一个参与交换的人对纸币有着相同的认识:我们相信别人也愿意接受纸币交换自己的劳动,因此可以通过纸币为中介取得我们需要的产品和服务。传统货币的社会共识由国家创造,交换的参与者对货币的信心依靠国家的信用和强制力为枢纽,因此传统的货币依赖于国家作为信任中心。

货币的根本特性是交换。“交换”本身就是一种需求,而且是最重要的需求之一。如果不进行交换,就无法获得他人生产的经济产品,也就无法形成劳动分工。比特币不依赖信任中心,也无法依靠任何强制手段迫使别人接受比特币。比特币之所以可以作为交换媒介,是因为有足够多的人认可这种媒介,它的价值取决于背后的实际交换需求。

与纸币或者中心化支付相比,比特币有若干独特的技术性质,这使得比特币面世后不久就被其潜在的用户群体接受。另一方面,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接受和使用,比特币的价值以及它代表的分布式信任网络也随着使用群体的扩大而强化。比特币作为一种交易媒介,至少有以下几个技术特点:

  1. 交易媒介。交易媒介应该具有以下三个要素,这是一种实体作为交易物需要满足的最低要求:(1) 只有资产所有者能动用自己的交易物;(2) 资产所有者不能随意修改自己交易物的数目; (3) 同一份交易物不能使用两遍。对于有物理实体的货币或贵金属,交易媒介的特性通过其物理性质实现。对于中心化的记账交易,例如PayPal,交易媒介的特性通过中心机构的信用担保。比特币使用密码学算法把一段数据变成交易媒介,不依赖任何物理实体或第三方。
  2. 去中心化。去中心化是比特币的最重要和最根本特性。比特币交易信息的验证和存储由分布在世界各地的计算机进行,这些计算机由矿池、金融机构、和普通爱好者运行。参与比特币存储和运行的计算机可以通过互联网,甚至专用的比特币卫星相互连接。没有任何组织或国家可以完全监管和控制比特币。
  3. 便于流通。与纸币或者贵金属相比,比特币不存在物理实体,可以方便地通过网络流通。与依赖中心化设施的金融机构相比,比特币转账手续费比较低,速度更快,并且免于繁琐规章制度的监管。
  4. 半匿名性。比特币的交易是公开的,但是比特币地址的归属是匿名的。任何人都可以生成比特币地址接收转账,并且比特币地址不会与现实身份相关联。

以上特性决定了比特币是一种可靠的、不受单一实体控制的交换媒介。因此,比特币作为一种去中心化和半匿名的交换媒介,可以满足相当一部分交易需求:资本被严格管制的国家的居民通过比特币转移资本,规避管制;金融秩序崩溃的国家的居民利用比特币作为替代品;地下交易通过比特币洗钱和隐匿资金等等。可以说特殊的交换需求形成了比特币的市场,这些市场的参与者形成了对比特币价值的初步共识。

比特币不以贵金属或国家信用作为担保,比特币的信用来自分布式的信任模型,分布式信任模型是一个由所有参与者构成的交易网络,其可信程度随着参与者的增多而增强。在建立了最初的共识之后,随着越来越多的政府、金融机构、企业参与到比特币的交易网络中,比特币的分布式信任也在不断强化。

封面图,修改自https://bitcoin.org/en/how-it-works

继续讨论比特币价值的起源已经超出了本文的范围。不妨把比特币的特性作为一条公理接受下来:加密货币被社会承认的必要条件是满足交易媒介的三个要素和去中心化。本文接下来从技术角度,讨论如何构造一个系统,满足以上四条特性。

为了控制篇幅,本文假设读者已经了解密码学散列和数字签名的基本知识。

II. 区块链概述

比特币本质是一个分布式账本,每个参与比特币交易的计算机上都有一份账本的拷贝。比特币通过一系列复杂的机制,保证每个计算机上的账本内容一致并且参与者无法私自篡改。在2021年初,这个账本的大小大约为317 GB。

参与比特币交易的计算机主要通过互联网通信,这些计算机也叫做比特币节点。新加入的比特币节点会试着与其它已知的节点相连接,一旦成功建立连接,新节点会下载整个“比特币的账本”。账本下载好之后,这个节点就成为比特币网络的一部分,可以进行交易了。

比特币交易可以概括为三件事:发起新的交易;验证其他人的交易的有效性;把交易写进账本。如果一个比特币节点要给其它节点转账,它会生成一段交易数据,然后把交易数据向其它节点发送。收到数据的节点会验证交易的有效性,如果有效就把这段数据继续转发给其它节点,短时间内,交易信息像洪水一样传遍整个比特币网络。

比特币网络有一些特殊的节点,称为矿工,矿工能够把有效的交易信息写进自己的账本。矿工一旦把交易写进自己的账本,就会把更新后的账目向其它节点发送。其它节点会验证收到的账目,如果无误,收到帐的节点就会把矿工发来的信息写进自己的账本,并继续向接下来的节点转发。等到比特币网络中“大多数”的节点更新了自己的账本,一次交易就完成了。

比起在集中式系统上记账,在分布式系统上记账要复杂得多:不仅要防止账本被篡改,还要保证每个节点上账本的一致。总结起来,比特币使用的账本有以下几点非常特殊:

  1. 比特币账本是分布式的,每一个运行比特币程序的节点都有一个账本的拷贝;
  2. 只能查询和添加新的交易记录,不能修改和删除。每积攒若干条交易记录,这些记录就会被校验并且写入账本。新增的记录和校验信息,叫做一个区块(block);
  3. 多个节点同时写入记录会导致写入冲突。为了避免写入冲突,比特币使用了某种特殊的算法,称为工作量证明(Proof of Work, PoW),确保同一时刻全网只有一个节点能够写账本。
  4. 为了防止账本的拷贝被恶意节点篡改,比特币用密码学算法对数据库进行校验,任何私自对账本的修改都不会被其它节点承认;

满足以上几点的分布式账本就是区块链,从2009年比特币问世以来,每一笔比特币的交易都记录在区块链上。接下来说明分布式账本的记账方法。

III. 记账方法

3.1 账户模型

要理解分布式账本——区块链的工作方式,首先要说明这个账本的记账方法。比特币的记账方法和日常的记账非常不同,日常记账以账户为基本单位,账本记录账户里的余额。假设现在有两人小红和小明,小红要给小明转账,一次简单的转账过程记录如下:

  1. 小红开设了一个账户,收到5次转账,每次转账的金额是3元,4元,3元,8元,2元。现在小红的账户里有初始资金20元;
  2. 小红给小明转账5元,账户余额15元;
  3. 小红给小明转账6元,账户余额9元;

可以看出,这种记账方法以账户为基本单位,跟踪账户内的余额变动,因此叫做*账户模型(Account Model)*。在账户模型里,收到的钱“混合”在一起,当需要支出时,不会也没有必要区分支出的钱来自之前的哪一笔收入。在上面的例子里,小红给小明转账5元之前,只要知道自己的账户里有20元余额就够了。小红不必记录她转给小明的5元,来自于之前5笔收帐中的哪一笔收入。

3.2 UTXO模型

比特币的记账方法与上述方法不同,使用比特币支出的每一笔金额,必须明确指出这笔支出来自之前的哪一笔收入。在这个例子中,如果小红要给小明转账5元,必须指出这次支出来自之前的两笔收入(3元+2元)。如果不想凑整,也可以让选择的收帐大于转账的金额,再让对方找零(3元+4元+找零2元)。用比特币的记账方式描述小红给小明的转账过程如下:

  1. 小红开设了一个账户,收到5次转账,每次转账的金额是3元,4元,3元,8元,2元。现在小红的账户里有20元;
  2. 现在小红要转出5元。检查收款记录,发现第一次和第五次接受了转账3 元和2元,可以凑够5元。小红把这两笔合在一起转出去,同时记下这次转账的5元来自第一次和第五次收账。
  3. 现在小红要转出6元。检查收款记录,第一次和第五次的收款已经使用过了,现在可用的收款是4元,3元,8元,2元。如果要转出6元,就只能把4元和3元合在一起,再把6元转到对方的账户,1元转给自己,也叫做找零。同时小红记下这次转账的6元和找零的1元,来自第二次和第三次收账的4元和3元。

比特币的每一笔支出都必须来自之前的收入,并且这笔收入“没有被其它支出使用过”,这种记账方法叫UTXO模型(Unspent Transaction Output,未花费的交易输出)。UTXO模型中每一笔支出必须来自之前转账的收入,并且这笔收入没有在其它支出中被花费掉。由于转账收入一定来自于另一笔交易的输出,“未花费的交易输出”因此得名。

UTXO(未花费的交易输出)是非常重要的概念。在上面例子的第三步中,小红转出6元,使用了之前未花费的转账4元和3元,我们说这是两个金额为3元和4元的UTXO;小明收到了6元转账并且还没有花掉这笔钱,我们说现在他有一个金额为6元的UTXO;小红收到1元找零,小红有一个金额为1元的UTXO。

给别人转账会消耗掉已有的UTXO,同时创造出新的UTXO。在上面的例子中,小红消耗了两个3元和4元的UTXO,创造了一个属于小明的6元的UTXO和一个属于自己的1元的UTXO。在一笔交易中,消耗掉的UTXO叫做交易的输入,创造出的新的UTXO叫做交易的输出。UTXO的生命周期从收账开始,到花费结束。如果一个UTXO不被花费,那么这个UTXO就作为这个账户的余额保存下来,直到被消费掉为止。

figure 3.2 交易图示

图3.2 用UTXO表示的小红对小明的转账。小红消耗了两个3元和4元的UTXO,创造了属于小明的6元的UTXO和属于自己的1元的UTXO。

转账时,比特币程序会遍历整个区块链,查找一个账户名下的所有UTXO,再从中选出若干个UTXO,使得选出的UTXO之和大于等于要支付的金额。因为通常不太可能找到一个UTXO的金额正好等于要花费的金额,所以一笔交易通常有多个输入,使得交易输入的UTXO之和大于等于要支付的金额。交易输入减交易输入的差额会变成矿工费,奖励给记账的矿工。矿工费越高,转账速度就越快,若矿工费为零,则可能根本无法转账。现实中,大多数交易的矿工费在几美元到十几美元不等。

假设小红有金额为100元的UTXO,现在小红要转给小明6元,如果转账使用这个UTXO,那么这笔交易的差额94元都会归矿工所有,非常不合算。因此,大多数交易都会设置找零。在设置找零的情况下,一笔交易实质上有两个输出,一个输出指向小明的账户,另一个输出指向自己的账户。在这个例子中,这笔交易有一个100元的UTXO作为输入,两个输出(93元的UTXO转给小红自己,6元的UTXO转给小明)和1元的矿工费。可以发现,使用UTXO的交易可以有多个输入和多个输出,输入来自不同的UTXO,输出可以指向包括自己在内的多个账户,利用这个特性可以混淆比特币资金的来源。

IV. 交易

理解了UTXO模型,就可以构造比特币交易记录。交易记录是比特币运作的核心,发起交易的节点需要构造并发送交易记录,比特币网络中的其它节点会验证交易记录的有效性,最后由矿工把交易记录写入区块链。

账户模型和UTXO模型一个很微妙的区别是,账户模型中的转账从一个账户到另一个账户,而UTXO模型中的转账从一笔交易到另一笔交易。UTXO在本次交易的输出中被创造,在下一笔交易的输入中被消耗,依此循环。比特币交易的本质就是UTXO在交易之间的转移。

4.1 交易格式概览

一笔交易既有输入的UTXO,也有输出的UTXO,据此可以构造出交易记录的格式。一次交易记录包含一个用散列表示的交易编号;一个输入列表,里面记录了本次交易消耗的UTXO;一个输出列表,里面记录了本次交易产生的UTXO。

比特币交易记录:

交易编号:0ddc9d085cb415ea8074f8ded707
输入列表:输入的UTXO一号,输入的UTXO二号,输入的UTXO三号,...
输出列表:输出的UTXO一号,输出的UTXO二号,输出的UTXO三号,...

仅仅有上面的交易记录是不可靠的,因为任何人都可以伪造交易记录,篡改自己的UTXO金额,或者宣称自己拥有别人的某个UTXO。电子世界凭空的一段数字记录并不足以称为交易媒介。

UTXO也是“钱”,它必须满足交易媒介的三个要素:(1) 别人无法动用资产所有者的UTXO;(2) 任何人都不能修改自己所有UTXO的数目和金额; (3) UTXO在交易中只能使用一次。UTXO的交易媒介的特性通过密码学算法——数字签名实现,这就是加密货币(cryptocurrency)名称的来源。

4.2 交易输入的格式

交易输入是花费UTXO的过程。数字签名的特性保证了签名的消息无法被伪造和篡改。只要资产所有者持有私钥,再用数字签名算法对UTXO的转移记录做签名,其他人就无法花费资产所有者的UTXO;在比特币的设计中,每一笔交易的资金(即UTXO)都可以追溯来源。签名人私下修改自己的UTXO会导致账目对不上,其它节点就不会承认交易有效。数字签名防伪和可追溯来源,满足了交易媒介的前两个特性。

根据防伪造性和可追溯性,可以构造出输入交易的UTXO的格式。

  • 为了方便其它节点查账,输入的UTXO中需要记录前一笔交易的交易编号,和它在前一笔交易输出列表中的序号;
  • 输入记录需要使用私钥签名,并且把签名附在信息中;
  • 还要附上公钥,以便其它节点验证。

一个交易输入的例子如下。

输入交易的UTXO:

前一笔交易的编号:96ddfe75a76afe7b6b32f1470b8a449
前一笔交易输出列表中的序号:2
公钥:nUyJz385XuE7OHqOr3IKHutEibiVeSY5on9FleaR4HWE...
以上信息的数字签名:vlRS2AUTCwIublINX7YryOvUBDjJaZ6dIrudvWKZEl4tVP6yKA...

其他人可以从前一笔交易的编号去追溯过去的交易,方便对账,也可以用其中的公钥来验证签名,证明确实是私钥所有人发出了这笔交易。

4.3 交易输出的格式

交易输出是创造UTXO的过程,输出的UTXO金额必须小于输入的金额。此外,交易输出需要指明输出到哪个“账户”,因此要有一种表示比特币账户的方法。表示一个账户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用数字签名的公钥,然而公钥一般不宜直接公开,量子计算机或算法设计上的漏洞(可能性极小)可以从公钥倒推私钥,威胁资金安全。因此,最常用的方法是用公钥的散列代表“账户”。散列的不可逆性使得无法从散列反推出公钥,进而威胁私钥的安全。公钥的散列再加上版本号和校验值,就是比特币地址

根据以上要求可以构造输出交易的UTXO的格式。

  • 交易输出会创造出新的UTXO,因此需要指明这个UTXO的金额;
  • 创造出的UTXO会归属于某个“账户”,因此需要指明这个“账户”的比特币地址。

一个交易输出的例子如下:

输出交易的UTXO:

创造的UTXO的金额:888
接收这个UTXO的地址:PgsMjTa8TnfIkOWjrgJmLceRfCFqslD0neI0GT

4.4 完整交易记录的例子

现在小红要给小明转账10比特币,小红遍历整个区块链,发现之前有两笔交易给自己转账,转账金额分别是9元和8元。由于小红从未动用过这两笔转账,因此她有两个UTXO。小红所持有的UTXO之和为9+8=17元,此时发起一笔新的交易,创造两个金额为10元和6元的UTXO。10元的UTXO生成在小明的地址,6元的UTXO生成在自己的地址,作为找零。最后1元的差额作为矿工费,以便让交易正常进行。上述交易用比特币的交易记录格式描述如下:

比特币交易记录:

交易编号:d621d969951b20c5cf200dfe
输入列表:
输入的UTXO一号:
 - 前一笔交易的编号:96ddfe75a76afe7b6b32f1470b8a449
 - 前一笔交易输出列表中的序号:2
 - 公钥:nUyJz385XuE7OHqOr3IKHutEibiVeSY5on9FleaR4...
 - 签名:TCwIublINX7YryOvUBDjJaZ6dIrudvWKZEl4t3J6Q...

输入的UTXO二号:
 - 前一笔交易的编号:eca4328a7c3fc99369080576d626f17
 - 前一笔交易输出列表中的序号:1
 - 公钥:VP6yKAHO1UFn7Jz068y2IvF6ecQC8jE43IeuRqs6N...
 - 签名:rw8max6m4KKxvAaMXfXtapaU5WCjGaErJ2AMXUJsr...

输出列表:
输出的UTXO一号:
 - 这个UTXO的金额:10
 - 接收这个UTXO的地址:PgsMjTa8TnfIkOWjrgJmLceRfCFqslD

输出的UTXO二号:
 - 这个UTXO的金额:6
 - 接收这个UTXO的地址:CeM0uEzeRlMa2HVg0Zve5TWDeKqotJG

4.5 私钥、公钥、和地址

到这里私钥、公钥、和地址的关系就很明确了:比特币的私钥和公钥就是数字签名算法中的私钥和公钥,私钥用来签名,公钥用来验证;比特币的地址就是公钥的散列再加上辅助信息。收款方需要发布自己的地址,散列的性质保证了绝对无法从地址倒推出公钥;付款方需要发布自己的公钥,以便他人验证签名。

多数情况下一次支付不会花完比特币地址里的钱,而支付需要发布公钥,给账户里的余额带来危险。解决方法是每次支付都重新生成一对新的私钥和地址,支付的同时把账户里的余额转移到新的地址,原来的地址则废弃不用。这种方法一方面可以避免暴露公钥,另一方面其他人无法区分哪个是支付地址,哪个是账户里余额的转移地址,有利于保护隐私。

从上面可以看出,每次比特币支付都需要生成新的私钥、公钥、和地址。为了方便管理这些私钥,需要比特币钱包。一种钱包叫做非确定性钱包,里面包含了若干个独立生成的私钥,这种钱包的缺点是使用次数有限。另一种通用的钱包叫做分层确定性钱包,分层确定性钱包可以从一个种子串确定性地生成无限多的私钥和地址对,方便大量交易使用。

4.6 交易过程

一次比特币交易的流程如下:依然从上面的例子开始,小红给小明转账10元,转账交易的输入是两个9元和8元的UTXO,输出是10元和6元的UTXO,其中的1元差额作为矿工费。

  1. 小红遍历整个区块链,发现有两个UTXO指向自己的地址,这两个UTXO的金额分别是9元和8元。
  2. 小红根据4.1节的方法,构造交易记录。其中包括上一笔交易的编号、自己的公钥、输出地址和签名。
  3. 小红把交易记录向所有她已知的比特币节点发送。
  4. 比特币网络中有一些特殊的节点,称为矿工。如果一个矿工收到了一笔新的交易记录,矿工就会验证交易的有效性。如果有效,矿工会把这笔交易写入一个区块,并接着把这个区块向全网发送。
  5. 收到新区块的节点会验证区块的有效性,如果区块有效,就把这个区块写入自己持有的区块链拷贝。
  6. 等到网络中足够多的节点接受了新的区块,这笔转账就完成了。

需要注意的是,不管区块链网络的规模有多么大,在同一时刻整个网络只能有一个节点把交易写入区块。比特币网络中,没有中心的权威决定哪个节点有权写入区块,写入权的指定是通过工作量证明实现的,俗称挖矿。

V. 挖矿

解决写入冲突是分布式系统中最困难的问题之一。每个运行比特币程序的节点都有一个账本的拷贝,正常情况下这些拷贝的内容应该完全一致。如果多个节点在账本的同一位置写入,就会发生写入冲突。写入冲突会导致多个节点上的账本拷贝不一致,进而导致账目出错。区块链中各个节点拷贝不一致的情况叫做区块链的分叉(fork)。

写入冲突导致账目出错的例子之一就是双重花费。顾名思义,双重花费就是同一笔钱花两次。实体货币不存在双重花费的问题。你去包子铺用现金买了二两包子花了21元,这21元就放进了掌柜的口袋。你没法再用这21元去买其它的东西,除非你把它偷回来。

但是电子货币不一样,比特币交易本质是一段信息,它可以被复制,然后不断地向网络发送。某人可以给同一笔钱指定两个收款方,然后构造出两笔交易记录。假设比特币网络中有两个节点A和B,这个人可以同时给A和B节点发送不同的交易记录,A和B都不知道对方更新了账本,这时A和B的账本就出现了不一致。同一笔钱在A和B的账本上出现了不同的收款方,这笔钱就发生了双重花费。

出现这个问题的本质原因是网络中所有节点都有写入权限,在上面的例子中,A和B都可以独立地写入自己的账本。如果网络中一次只有一个节点有写入权限,那么这个节点就可以检查这笔钱是否被花费过。假如交易有效,这个节点就更新区块,再让其它节点检查并接受更新后的账本,这样整个区块链网络就对账本的内容达成了一致。

问题是怎样选出有写入权限的节点?比特币是一个去中心化系统,这意味着它不能依赖任何中心节点做出决定。一种方法是在网络中随机选择节点,但这很容易被涌入网络的大量恶意节点("肉鸡")抢占写入权。更好的方式是加权选择节点,权重越高的节点写入权也越高。比特币以算力为权重来选择节点,算力就是每秒计算散列的次数,本节接下来解释算力如何转化成写入权。

5.1 区块链的结构

矿工收到交易记录就会对交易进行验证,当矿工攒够一定数量(1000-3000)的交易后,矿工会把这些交易记录打包起来,再加上一些验证信息,准备写入区块。交易记录的验证信息叫做区块头,区块头和交易记录合在一起叫做区块。区块链的写入以区块为基本单位。

区块头是区块链特性的来源,区块头包括以下信息:

  • 当前区块链的版本号;
  • 创建这个区块的时间,通常不必十分精确;
  • 区块中所有交易记录的SHA-256值,又叫Merkle散列。这个值可以用来验证区块内的交易记录,只要任何一条交易记录被修改,此处的散列就会发生变化;
  • 前一个区块区块头的散列。如果前一个区块被修改,那么这个散列就会变化,节点可以藉此发现对过去区块的修改;
  • 一个叫做“难度目标”(target)的数值。与挖矿有关;
  • 一个由矿工选择的数字,也叫做nonce。与挖矿有关;

区块格式的例子如下所示:

区块的格式:

前一个区块头的散列:00000000000000000004c0a9f75fde4ca...
Merkel散列:917500547079b70f003959...
区块链版本:2
难度目标:21434395961348.92
创建时间:612921600
由矿工选择的数字(nonce):546885783

矿工创建好区块头之后,就可以把区块写入区块链了。每一个新创建的区块都包含上一个区块头的散列,区块链因此得名。

figure 5.1 区块链的结构

图5.1 区块链的结构。图重绘自"Bitcoin White Paper"

区块链可以保证账本历史不被篡改。如果任何一笔旧交易被修改,那么包含这个交易的区块的Merkle散列就会变化;Merkle散列的变化又会使区块头变化,进而发生连锁反应,导致此区块之后的所有区块都发生变化。因此,如果有人修改交易历史,就需要重新计算其后的所有区块。计算一个新区块的成本非常高昂,这是由于矿工必须花费很大力气选择一个数字(即nonce),使得区块头的散列满足特定的条件。

5.2 挖矿

选择一个数字令区块头的散列满足特定条件的过程就是挖矿。只有区块头的散列满足这个条件,矿工打包的区块才会被其它节点承认。下一个生成的区块会把这个前一个区块头的散列记录在当前区块头,并重复打包交易和挖矿的过程。

挖矿需要找到一个数填进区块头,使得区块头的散列以若干个零比特开始,这是非常困难的任务,只能靠穷举找到满足条件的数字。举个例子,假设有一段信息用16进制表示为8ab9cd6ef4,它的SHA-256是

SHA256(8ab9cd6ef4) = 416020121425a9b14325fd0c7ff3b1e80d7cd73523121abdc907c48b7b23d950

现在要找另一个数,把它拼在8ab9cd6ef4后面,使得拼凑后计算得到的散列开头有一个0。遗憾的是没有捷径,只能挨个尝试所有可能的数字:

SHA256(8ab9cd6ef40) = aa2e2a3726bb48d38a262cbe02e50f531e40c6a84e1bb35cf0a19dc3168853bd
SHA256(8ab9cd6ef41) = 4e880dfe14a7d1af0450728471c5bb3ed43c3222f9111a307e6b9d9470c8d780
SHA256(8ab9cd6ef42) = 1a3ccf8f0424a135defc6d2858cabdcef5460f8401de6d00960be27cbb5da89d
SHA256(8ab9cd6ef43) = 0e879c8cbb03875a86f12a22f39ce6a35d51a6a9b90a7a7bb240b4841f39df8b
SHA256(8ab9cd6ef44) = 927758a588892579ab95147ff31ecc68c0d876f7235465405096f985eebdb34f

看上去运气比较好,第四次计算就找到了满足条件的数字。SHA256(8ab9cd6ef43)的结果以一个0开头,满足条件的数字是3。由于16进制的0相当于二进制的0000,这个例子中平均需要2^4=16次计算才能找到满足条件的数字“0”。

如果要求散列必须以1个零比特开始,那么计算机平均需要测试2次散列;如果要求散列必须以2个零比特开始,那么计算机平均需要测试4次散列;如果要求散列必须以N个零比特开始,那么计算机平均需要测试2^N次散列。计算机的平均工作量随零比特呈指数增长。散列前面要求的0的个数就是挖矿的*难度目标(target)*。

这个设计使得挖矿的难度非常大,但是验证挖矿的结果非常简单。在2021年的区块链中,找到满足条件的数需要百亿亿次散列计算,但是检验这个数是否满足条件只需要一次散列计算。在上面的例子中,找到第一个数字为0的散列进行了四次计算,但是检验时只需把数字3拼在8ab9cd6ef4后面,计算一次散列即可。

SHA256(8ab9cd6ef43) = 0e879c8cbb03875a86f12a22f39ce6a35d51a6a9b90a7a7bb240b4841f39df8b

5.3 难度目标的生成

挖矿的目标就是找到开头至少有N个零的散列。难度目标由比特币节点自动生成,其生成的代码被写进比特币程序中。只要大多数节点都运行“诚实”的比特币程序,少数节点私自调低难度目标算出的散列就不会被其它节点承认。

比特币程序会确保每个区块的挖矿时间稳定在10分钟。比特币节点会计算最新的2016个区块的生成时间的平均值,如果平均生成时间大于10分钟,比特币程序就会调低难度,如果平均生成时间小于10分钟,比特币程序就会提高难度,从而保证每个区块的生成时间在10分钟左右。

5.4 为什么计算散列可以分配写入权

分配写入权的最简单方法就是随机选择节点,随机选择节点是一种“简单多数”的选择方案。但是,这样的分配方案很容易遭到攻击。攻击者可以控制大量节点加入比特币网络,提高自己的节点被选中的概率,从而控制区块链的写入权。

解决方法之一是按照散列的计算能力等比例分配写入权。假设所有参与比特币网络的计算机的散列总计算能力为每秒一万亿次(1 TH/s),某台计算机拥有每秒两百亿的散列计算能力,那么此计算机占全网的散列算力为2%。每次生成新区块,这台计算机有2%的概率得到区块的写入权限。

注意“有x%的概率得到写入权限”是平均而言。对于单次挖矿,能否挖出区块是全或无的问题。只有第一个找到散列的矿工可以写入区块链,其它的矿工将放弃当前区块的散列计算,把算力投入到下一个区块中。因此挖矿也可以看作对写入权的争夺,计算机占全网算力的比例决定了争夺成功的概率。

5.5 激励

散列的计算能力来自真实世界中的硬件投资和电力消耗,因此很难出现单个节点控制整个区块链的写入权。2021年初,比特币全网的计算能力约为每秒一万五千亿亿次散列(150 EH/s),电力消耗超过阿根廷全国的总用电量。巨额的投资意味着巨额的回报,吸引人们趋之若鹜挖矿的主要原因是每挖出一个区块,矿工就会得到一笔奖励。

为了激励矿工参与写入权的争夺,在比特币的设计中,每成功写入一个区块矿工就会得到一笔奖励。区块中的第一个交易称为创币(coinbase)交易。创币交易中的UTXO只有输出,没有输入。在2021年,创币交易可以生成6.25个比特币,价值近30万美元。

矿工的另一份收入是矿工费,区块中所有交易输出和交易输入之差会成为矿工费,作为创币交易的补充。需要注意的是,挖矿的目的是为了争夺把账目写入区块链的权力,不是为了创造新的比特币。写入新区块会得到比特币,是比特币设计中为了鼓励人们参与而设计的一种激励机制。

VI. 总结

比特币通过数字签名和工作量证明机制,实现了交易媒介的三条特性:

  1. 只有资产所有者能动用自己的钱:只有持有私钥的人才能给交易签名,其它人没有私钥,也就无法伪造交易;
  2. 资产所有者不能随意修改自己资产的数目:每一笔支出都来自收入,账目公开可查。私自修改的账目不会被其它节点承认;
  3. 同一笔钱不能使用两遍:工作量证明保证了同一时刻只有一个节点能写入区块链,这确保了全网的账本一致,避免了双重花费。

比特币的设计不是完美的,其问题之一就是挖矿算力的再度中心化。比特币通过散列计算分配写入权,然而比特币散列使用的SHA-256算法很容易使用专用硬件电路(ASIC)实现。大型的、中心化的组织能够制造和大批量购买这类硬件,提高成功争夺写入权的概率。一些新型加密货币使用特殊设计的算法,针对这些算法很难设计出低成本电路,因此尽最大可能地避免了中心化挖矿节点的出现。这类加密货币有莱特币、门罗币等。

工作量证明的海量能源消耗也是比特币经常被诟病的一点。工作量证明的本质是按算力分配写入权,写入权的分配也可以基于其它指标。另一种分配写入权的方案叫做权益证明(Proof of Stake, PoS),权益证明按照虚拟资产份额分配写入权,避免了工作量证明带来的巨额能源消耗。工作量证明和权益证明都是共识算法的一种,其本质是一种对分布式系统中数据达成一致的机制。

前文为了便于理解,简化了描述比特币的交易过程,在实际交易中,比特币的转账和花费通过锁定脚本解锁脚本进行。锁定脚本和解锁脚本用比特币的交易脚本语言写成。使用脚本语言描述交易可以增加交易的灵活性,例如可以把私钥的所有权指定给多个人,只有所有人一致同意才能动用资金。这种交易脚本叫做多重签名脚本

比特币交易脚本基于栈运行,不是一种图灵完备的语言。因此,比特币脚本无法表达复杂的操作逻辑,这限制比特币区块链只能成为一种货币的载体。对比特币交易语言的一种改进是将非图灵完备的语言改造成图灵完备的语言,运行图灵完备语言的区块链不仅仅是加密货币的载体,也是一个去中心化应用程序的运行平台。分布式程序永远不会被关掉,也不会被审查。图灵完备性让区块链成为互联网上永不停止的分布式计算机,带给区块链技术无限的可能。

VII. 参考资料

[1] Bitcoin Developer Guides

[2] Bitcoin Wiki

[3] What is Double Spending & How Does Bitcoin Handle It?

[4] https://bitcoin.org/img/icons/new-user.svg

[5] Satoshi Nakamoto, Bitcoin: A Peer-to-Peer Electronic Cash System

11
2021年2月15日 341 次浏览
回复文章: 社区网站维持生计的两条路

@inferior #126233 不单只是硬件和带宽费用,这些是小钱,大钱仍然是人工。

除去我本人的时间成本,聘请专职管理员也是一笔开销。(隔壁管理员是免费的,比如糯麸撕鸡、薏汁鹿耳,然而造成的后果也是显而易见的)

要维持社区不变成编程随想评论区的样子,肯定是有成本的。

暂时还没到不可承受的地步,只是一些未雨绸缪的思考。

海盗湾革命🌈
libgen.eth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回复文章: 🍵茶餐廳🍵

@iceyjuice #125463 「胡锡进西近西禁」或「锡进评近平禁评」

发表文章: 把论坛搞稳定点行不?就这点事很难么?

一整天都在出问题,私信都发重复好几封。怎么越到过年越要搞出点事。

安稳一点不好么?

5
2021年2月10日 405 次浏览
回复文章: 一则关于 《unbelievable 》强奸受害者的影片简介

@消极 #125702 是的。向大家推荐这部电视剧。

在某国打个网约车都能被奸杀,把几十万人关进黑监狱,后果不难想象。

习羊羊与灰战狼 稍有常识的懒羊羊
发表文章: 让你的标题栏配色更有韵味(附配色方案)

不知道该发到技术区还是站务区,如果管理员觉得放在站务区不妥可以移到技术区。

自标题栏开放自定义后,帖子的背景色可以说是百花齐放。但真正好看的呢?嗯……似乎没几个。其中部分的搭配可以说是真·中式土配色,亮得要命、饱和度太高,且两种颜色根本就不搭配,一点都不协调,看着实在难受。

不过不会配色没关系,因为有现成的表可以参考啊!以下几张图表可以帮助大家选择自己真正想要的配色。

来源:15 More Minimalist Color Palettes to Jump Start Your Creative Businesshttps://www.jordanprindledesigns.com/blog/15-more-color-palettes

大黄蜂配色 Bumble Bee Color Palette 焦糖配色 caramel coated color palette 农场配色 farm house color palette 土地配色 fresh earth color palette 染料配色 fresh paint color palette 霜冻配色 frost bitten color palette 浅色仙女配色 pastel fairy color palette 紫雨配色 purple rain color palette 软浪漫配色 soft romance color palette 时尚配色 staple piece color palette Storm Creek牌配色 storm creek color palette 阳光沙滩配色 sunburnt sea color palette 周日清晨配色 sunday morning color palette 麦草配色 wheat grass color palette 树莓之吻配色 raspberry kiss color palette

7
2020年10月10日 145 次浏览
公共账号
admin 管理员公用账号
发表文章: 数百万份泄密警方档案,揭示中国政府对维吾尔族窒息式的监控(已完成,待润色)

REVEALED: MASSIVE CHINESE POLICE DATABASE

Millions of Leaked Police Files Detail Suffocating Surveillance of China’s Uyghur Minority

The Intercept (拦截社)

2017年6月26日,在中国西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喀什市的伊德卡清真寺,一名警察在穆斯林到达开斋节晨祷时站岗。Photo: Johannes Eisele/AFP via Getty Images

原文:https://theintercept.com/2021/01/29/china-uyghur-muslim-surveillance-police/

命令是从新疆地区最大城市乌鲁木齐的一个警务自动化系统发出的。系统下发了一份报告——地方当局称之为"情报信息判断"——报告称,一名据称是极端分子的女性家属收到了一个免费前往云南的机会(译者注:也可能是指被邀请去云南参加自由行,此处lost in translation)。

这名女子是在微信上的一个叫做“旅行者”的群里得到邀请的。群内的民族和家庭关系引起了当局的高度关注;群成员包括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和吉尔吉斯族等穆斯林少数民族,他们说的语言除了中国最主要的语言——普通话之外,还有其他语言。命令指出:“该群内有200多个讲少数民族语言的用户”、“他们中的许多人是被(再教育营)囚禁者的亲属。近期大量情报报告显示,这些[极端分子]家属有聚集的倾向,必须引起高度重视。收到信息后请立即展开调查,查明组织“免费旅游(自由行)”的人的背景、动机以及活动的内部细节。”

位于历史悠久的市中心附近的乌鲁木齐市西河坝分局警方接到了这个命令,并在2018年一份报告中总结了他们对这件事的处理情况。因为这个命令而被抓捕的是一名维吾尔族人,他之前没有任何犯罪记录,从未听说过那个微信群,甚至从未在中国境内(译者注:指内陆省份)旅游过。警方在报告中写道,他 "行为良好,我们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不过,他的手机还是被没收了,送到了警方的 "网络安全组",同时社区被要求对他进行 "控制和监督",也就是说,政府会指派一名信得过的干部成员定期到他家去看望。有关他的记录被录入警方的警务自动化系统。

报告显示,警方对该男子进行了调查,并指派党员干部对其进行 "控制和监督",纯粹是因为他最年长的姐姐5个月前参与的宗教活动。根据警方的记录,她和丈夫邀请了乌鲁木齐的另一对维吾尔族夫妇加入了QQ上的一个宗教讨论群。那对夫妇购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每天早上7点到晚上11点半登录该群;其中丈夫停止了吸烟和喝酒,妻子则开始穿更长的衣服。报告称他们在笔记本电脑上收听 "宗教极端主义信息"。在这两对夫妇之间,警方找到了168个被认定为非法的宗教音频文件,这很可能是因为这些文件与一个称为“Tablighi Jamaat”的伊斯兰运动有关,该运动主张按照先知穆罕默德在世时的做法来实践伊斯兰教。(译者注:即原教旨主义)

姐姐和姐夫下落不明——报告里只是简单提到他们被转移到另一个警察局。另一对夫妇则被送进再教育营。

关于这项调查的细节,是本社在获取到的一个庞大的警务数据库中发现的,该数据库是由私人防务公司Landasoft开发的一种报告工具软件生成的,该软件被中国政府用于为警方监控新疆公民提供便利。

该数据库以乌鲁木齐为中心,包含了能够证实并提供关于该地区迫害及大规模关押穆斯林的更多细节的警务报告。它进一步地向我们揭示了一场镇压运动,包括在私人家中安装摄像头,建立大规模拘留营,儿童被强行与家人分离并被安置在有电栅栏的学前班,对维吾尔墓地有组织的破坏,以及有组织地通过强迫堕胎、绝育和节育来压低维吾尔族人的出生率。

The Intercept获得的数据库包含了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首府和最大的城市于鲁木齐的警方报告。Map: Soohee Cho/The Intercept

该数据库向我们展示了警方情报档案和社区辅警会议的内幕,以及乌鲁木齐无处不在的检查站(译者注:乌鲁木齐街上到处都是检查站,路人要搜包查身份证)的运作情况。它还详细介绍了对边缘群体的电话、网络和财务监控,展示了所谓打击极端主义的精细化监控往往只是在观察宗教活动。此外,该数据库还阐明了中国当局如何分析和完善他们收集的信息,包括如何剔除由警方和公民提交的、用于夸大统计数据的"填鸭式"情报线索,并使用自动警务软件帮助进行调查,比如上面提到的对微信旅游群的调查。

在该数据库披露的信息中,提到了一种插入手机并下载其内容的工具——"反恐利剑",它被使用得太过频繁,以至于中国当局有些担心它会破坏与少数民族群众的关系。

数据库显示,当局在跟踪观察他们的各项政策对降低清真寺出席率的效果。它还提供证据证明,当局坚称只是一项健康政策的 "全民体检" 生物识别采集计划,实际上是治安维稳系统的一部分。它还量化并提供了在新疆进行的大规模数字监控的细节,包含数百万条短信、电话拨号记录和联系人名单,同时还有银行记录、手机型号和运营商数据,顺便还提到了对微信以及网络购物和银行流水的监控。

该数据库还揭示了新疆的治安执法和拘留的严重程度。它详细说明了那些曾经出国并申请政治庇护的原中国公民是如何被标注为恐怖分子的。特别是在有些案例中,被送去再教育营关押的人似乎被判处了固定长度的有期徒刑——这让中国政府之前一直坚持的“关押期限取决于思想改造/接受职业培训的进度”的说法遭到重大打击。

2018年11月6日,新疆乌鲁木齐市主要集市的一座清真寺外部安装了监控摄像头。Photo: 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合在一起,这些材料形成了一个宽阔的视野,向我们展示了在新疆部署的大规模监控系统是如何相互配合并压迫少数民族居民的,以及它们对该地区每天日常生活造成了怎样的巨大影响。

"总的来讲,这些材料坐实了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警察国家——一个动不动就怀疑那些没有真正做错任何事情的人的国家,"专注于新疆和西藏问题研究的人类学家阿德里安-赞兹(Adrian Zenz)说。

人权观察组织(HRW)中国高级研究员玛雅-王(Maya Wang)说,因为微信旅行群而发起的调查,为这种高强度的治安维稳提供了一个生动具体的案例。"你都能感受到其中的糊涂思维,居民平白无事就被投进监狱,同时流程又是如此武断。"

这次披露着重体现了近年来的技术进步,如智能手机、廉价的数码摄像头和大容量云存储,在人权问题被忽视的时候,是如何被结合起来用于监控和镇压大批民众的。新疆作为这方面最先进的试验场为整个世界敲响了警钟。

王研究员表示,"新疆的大规模监控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警示,新疆真正说明了隐私是一个门槛权利,换言之如果你没有隐私,那你作为一个人的所有自由就都没有了。你没有信仰宗教的权利,你没有按照自己的意思生活的权利,你甚至没有思考自己想法的权利,因为你的想法被连续不断的刺探分析出来,被不管是手动还是自动的平台和系统彻夜不断的监控,时刻不断地考验你对政府的忠诚度。"

Landasoft和中国外交部没有回应本社的置评请求。

乌鲁木齐警方数据库揭秘:

  • 中国当局是如何从新疆的穆斯林少数民族那里收集数百万条短信、电话联系、通话记录以及电子商务和银行记录的。

  • 侵入性的监控技术关注热衷宗教崇拜的行为,这些行为通常被等同于极端主义。

  • 有证据表明,根据"全民体检"健康计划收集到的生物识别数据被输入到警方的监控系统中。

  • 警方利用社区线人收集了大量关于乌鲁木齐维吾尔人的信息。

  • 作为防止外国思想"回流"的举措的一部分,向国外申请庇护可能导致被列为恐怖分子。

乌鲁木齐市公安局中央数据库

根据本社掌握的情况,该数据库由乌鲁木齐市公安局以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安厅维护和使用。该数据库还包含来自公安部网络安全保卫局的一些部门的文件。

Landasoft将该数据库背后的软件命名为"iTap(爱监听)",这是它公开销售的一个大数据系统。

该数据库有52GB,包含2.5亿行数据。它向多个应用程序收集并提供数据,这些应用总共有十几个,包括:

  • 净网卫士:用于监控手机上的文件,跟据报道中国警方曾强迫维吾尔族人安装。

  • 百姓安全:市民和警察都在用,允许市民向当局互相检举揭发。

  • 取证数据管理:它能从微信和Outlook等手机应用中收集所谓的"证据"。

  • 智谱:以图文并茂的界面展示人们的社交关系以及当局对他们的关注程度(数据库中仅有非常稀少的关于智谱的信息)。

该数据库的一个主要组成部分,是“社区稳定会议”的大量会议记录,在这种所谓的社区稳定会议上,居民出任的社区治安员(本质上是帮助警方维稳的)会讨论过去一周在其所在地区发生的事情。该数据库还包括了各种相关文件,概括了警务和情报方面的重点事项,以及收集的情报摘要、检查的当地设施、访问的被拘留者家属以及社区内有关人员的最新情况。还有每周的情报及拘留报告,其中包括针对情报线索和可疑人员的调查信息。

该数据库还提到了许多其他工具的信息,这些工具被用于分析数据库中包含的监控数据。比如说,数据库中的一些文件提到了中国政府的一个名叫"一体化联合作战平台"(英文缩写IJOP)的系统。IJOP一直是人权组织广泛关注和讨论的主题,它广泛收集新疆居民的监控数据,对它们进行集中存储,并利用它们自动做出警务决策,这在数据库中被称为"推送",也就是推送通知的意思。按照警务报告的说法,针对“自由行”微信群的调查命令,就是由IJOP下发的。

其他文件提供了关于使用"三类人"标签的信息,他们被认为是恐怖分子或极端分子,有三种不同程度的严重性。

数据库本身反复使用一个标记"iXvWZREN"来查询维吾尔族人,将他们与恐怖分子和有前科的罪犯归为一类。没有汉族的标记,汉族是中国的多数民族。

2018年6月28日,在新疆喀什的一个检查点,电脑显示器上显示着许多人脸。Photo: Yomiuri Shimbun via AP

乌鲁木齐的监控:从检查站到聊天监控

(本段已由thphd润色)

众所周知,新疆的监视范围很广,形成了世界上最大规模监视的地区之一。数据库揭示了这台间谍机器的使用方式,包括监控在当地的实际部署状况(毫不留情),以及它所服务的具体目的(往往是为了遏制任何未经批准的外部影响,不管是伊斯兰教信仰还是外国的各种思想)。人们同时被近距离和远距离监视,有些信息直接从他们的数字设备中提取,其他数据则从窃听器和传感器中收集,还有更多的信息来自社区的亲属和线人。警方的文件以鲜明和咄咄逼人的措辞阐述了针对维吾尔人及其伊斯兰教信仰的运动,对各种来自外部也就是所谓有害影响的偏执被反复地体现。

数据库中那些最具侵犯性的数据来自于"反恐利剑"手机检查工具。在遍布城市的检查站,警察让人们将手机插入这些来自不同生产厂家的设备。它们会收集手机中的个人数据,包括联系人和短信,还会对照违禁物品清单检查图片、视频、音频文件和文件。它们可以显示微信和短信文本信息。提取到的数据随后会被整合到IJOP中。

2018年一份来自于乌鲁木齐市中心东北某街区的报告提到,当局在3月份的一周内就对1860人进行了反恐利剑搜查。在同一份报告中,详细描述了4月份的一个星期,该地区有2057人被检查手机。根据政府的统计,该地区约有3万人居住在七道湾街区。

这种被警察频繁拦截的现象在乌鲁木齐的其他地方也能看到。相关文件提到了警察在一个晚上检查人们的手机三四次以上的情况,以及这种做法给群众增添烦恼,不利于警察拉近跟群众的距离。

例如,2017年8月的一份警方报告称,"由于部分检查站搜查手机过于频繁,导致有的群众被检查3次以上,群众对这项工作有怨言"。2017年10月的一份 "社会舆情报告 "则称,"有群众反映现在检查站的检查力度过大。往往一个晚上会被检查3次。他们当时有急事,被检查浪费了很多时间。"。

(译者注:documents discuss…不应翻译为文件讨论,而应翻译为文件提到。)

文件中提到人们为了避免这种手机检查带来的麻烦而改用旧手机。

丹麦一位专注于新疆和维吾尔族的人类学家Rune Steenberg在2016年年底作为研究人员在喀什呆了一段时间,他说,他在2014年改用简单的手机而不是智能手机,以及许多维吾尔族人也是这么做的。"这不止是他们在你手机上找到东西,"他说,"他们可以把东西放进你的手机,来向你栽赃。而且事后你也没办法证明那不是你放进手机的。所以,我跟你说,出门带一部智能手机是非常危险的。"

(译者注:incriminating you 应译为向你栽赃,不应译为给你定罪)

而且,Steenberg说,警察经常会吓唬人们放弃他们的智能手机。他们谎称手机有宗教内容,问这手机是不是他们的,知道他们不敢承认。"他们会说,'不,那不是我的手机,不,我没有把手机带到这里来,'"Steenberg说。按照他的说法,警察会将手机扣下,事后卖掉赚钱。

2017年11月5日,在新疆喀什,居民经过安装在街道上的安全检查站和监控摄像头。Photo: Ng Han Guan/AP

该数据库还有助于量化乌鲁木齐周边手机监控的部署范围。例如,在一年零11个月的时间里,中国当局收集了近1100万条短信。在一年零10个月的时间里,他们收集到了1180万条关于电话通话时间和通话当事人的记录。在一年零11个月的时间里,他们收集了700万条联系人和约25.5万条电话硬件记录,包括能够在蜂窝网络中识别手机的IMSI号码;手机型号和制造商;手机网卡的MAC地址;以及另一个手机网络标识符,即IMEI号码。

数据库中记录的电话信息包括通话双方身份、收件人的姓名以及每次通话的开始和结束时间。数据库中的字段表明,在线约会信息、网络购物订单和电子邮件联系人也可能从手机中提取。

"因为手机的原因,你在任何地方都感觉不到安全。"住在新疆喀什的语言学家、诗人阿不都韦力-阿尤普(Abduweli Ayup)说。"你必须24小时打开手机,如果警察给你打电话,你必须随时接听电话。" 他说,由于聊天软件也被监控,维吾尔族人即使在家里也永远无法拥有隐私。

该数据库包含电话监控记录,有助于量化警方对新疆通讯的监控。Chart: Soohee Cho/The Intercept

除了监视手机,政府还大力强迫人们去参加一个所谓卫生政策的生物信息采集活动。根据这个"全民体检"活动,居民必须扫描脸部,分析声纹,以及提供DNA。描述该计划的文件显示,这是治安维稳系统的一部分。

人类学家、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亚洲研究中心博士后研究员Darren Byler说,虽然"全民体检"计划早已为人所知,并被怀疑是一种形式的监控,但当局一直否认,并称这只是一项公共卫生政策。"文件已经说得非常清楚了,这就是治安维稳系统的一部分,"Byler说。"非常清楚,这就是他们意图控制(维族)人口的举措的一部分。"

数据库中的报告显示,"全民体检"工作往往通过警方的"便民站"进行,这导致了一些市民对卫生条件的投诉。(便民站据称能拉近群众和警方的距离,设有公共Wi-Fi和手机充电等设施,但同时也是监控的聚集地)。报告还提到了那些拒绝提交生物识别和身份信息的公民是如何被通报给警方、如何面临罚款、以及有时还会被迫就行为作正式道歉(译者注:写保证书)。关于该计划的部分文件集中在“移民”也就是"使用少数民族语言的人"身上。其中一份文件指出,对在校学生进行体检的结果被用于维持治安:

(七道湾社区)(2018年3月9日)

(2)隶属于新疆医科大学第二医院的厚博学院,新学期即将开学。不清楚归国学生名单。

方法:本学期开学后,我们将立即利用IJOP平台对返校学生进行"体检"工作。如发现可疑标签,我们将立即向国保组汇报。

数据库中的文件还显示,在IJOP系统的指导下,随着面部识别技术越来越广泛的应用,对人员在公共场所的流动的监控力度不断增加。警方针对"反恐利剑"使用情况的报告也详细介绍了人脸识别的使用情况,显示七道湾辖区40个便民警务站使用人脸识别技术检查了900多人。

(2018年4月17日)

四)便民警务站运行情况纪要

七道湾辖区共有40个便民警务站。.本周我们用反恐利剑搜查了2057人,对935人进行了人脸识别。没有发现嫌疑人。我们利用情报报告系统发送了237份情报报告。

很明显,Byler在审查了这些数字后表示,"人脸识别已经成为监控系统中越来越重要的一个方面"。

针对个人数据监控,最令人感兴趣的那些证据来自数据库中用来生成报告的软件程序代码,这些程序代码中引用的很多资料并不在本社取得的数据库中,所以我们无法确认这些被引用的资料中,究竟有多少是当局真正收集了的,也无法确认这些资料的使用方式。

即便这样,这些所谓的“策略”或者叫“证据收集报告”,还是对这个数据库(无论是这个数据库本身还是作为一个更大的数据集的一部分)可能收集或包含哪些信息,提供了一些线索。报告生成代码中含有对Facebook、QQ、陌陌、微博、淘宝的阿里旺旺等在线服务的数据以及实际的电话录音、照片、GPS位置的引用,和一份"高危敏感词"清单。

数据库中的文件也证实了警方对居民微信使用情况的掌控。关于微信监控的讨论出现在社区辅警会议记录和警方调查记录中。

一份来自国家网络安全局的文件揭示了警察利用微信的能力。文件记载了一次警方搜捕演习,在这次演习中,一名警察被标记为嫌疑人,他在开车在城里兜风,其他警察则利用他的微信聊天记录和位置数据追踪他的车辆。根据记载,当局读取了这名假扮嫌疑人的微信记录,其中一条"微信分析"提到:"嫌疑人说他在巡逻区域(patrol area)内吃午饭。"

监控在乌鲁木齐

*警方使用一种被称为"反恐利剑"的工具下载乌鲁木齐市民的手机内容,有时一天要下载三四次。

  • 到中国境外旅行的维吾尔人及其亲友都受到监控,以扼杀他们对更大自由或自治的渴望。

  • 当局会监视谁参加每周一次的"升旗"仪式,以此作为对中国忠诚度的试金石。

  • 与新疆以外地区的联系,或与这些地区有联系的人的联系,都受到广泛的监控,并成为被怀疑的理由。

  • 信奉伊斯兰教被当做一个危险的信号并会引来进一步的调查。

这些监控手段的很大一部分目的,是遏制任何可能导致【新疆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对政治上的更大自由或自治的渴望】的影响。

比如说,这些材料印证了有关维吾尔人在境外被监控的报道,而且被监控的不仅仅是出国旅游然后回国的人,还有他们的亲友。

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警方调查了一名年轻女子,原因是她的高中同学去了斯坦福大学读书,而她俩有时通过微信交流。"根据调查,我们没有发现她在我们地区居住和工作时有任何违反法律法规的行为。"2018年来自苇湖梁社区的报告这样写道。"她在小区内居住期间,积极参加社区工作,积极参加社区的其他活动,积极参加社区的升旗仪式。我们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她的嫌疑已经排除。" Byler称这一事件"是境内人员被(当局)用于监控境外人员,以及这种(跨国)关系是如何产生“微线索”并导致当事人被怀疑,的一次有力的印证。"

另一个关于“外部势力”如何导致当事人被怀疑的例子,同样是水磨沟安平社区的一份文件提到,凡是到外地探亲的职工,其电话和电脑都要检查是否有未经授权的内容。

清理暴力恐怖音视频一直是维稳工作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我们社区非常重视这项工作。由于春节假期即将结束,回来上班的人将越来越多,因此我们社区决定对即将回来的上班族进行一次大规模的电脑、手机检查。我们对每家每户、每个人的手机和电脑的存储信息进行检查。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发现辖区居民中有暴力恐怖的音视频。后期我们将继续开展此项工作,并将结果记录在案。

中国当局害怕外界对新疆公民的影响,这与一项名为"防回流"的政策有关。意思是防止极端主义或其他恐怖主义思想从国外"回流"。

这一举措的一个可能的例子是2018年对上年2月份来新疆大学民俗研究中心担任翻译的中国学者冯斯瑜的监禁。冯是汉族人,原籍杭州,离新疆很远。但根据数据库中2017年10月的一份警方情报说明,她曾在国外留学--包括在阿默斯特学院(Amherst College)、伦敦SOAS大学和印第安纳大学(Indiana University),并在乌鲁木齐受到警方关注。报告记载,冯某的一加智能手机上有"国外加密软件(foreign obscure software)"。该记录还称,该软件是智能手机自带,冯某并未使用。

据信,Feng在2018年2月被判处两年有期徒刑。她被监禁的情况在新疆受害者数据库shahit.biz上有记录(译者注:见这里,这是一个记录当地监禁案例的网站。

人类学家Steenberg说,他认为冯之所以受到审查,是因为她往返于美国和乌鲁木齐之间,维吾尔语说得很好,也因为她在民间研究中心与其创始人Rahile Dawut共同从事的工作。Dawut是一位著名学者,他收集了新疆南部的民族学资料,包括民间故事和口头文学,以及Sufi伊斯兰教(Sufi Islamic)习俗的资料。Dawut于2017年12月失踪,据信他正被当局关押。

"防回流"的动机还体现在将离开中国的人认定为安全威胁。一份来自历史悠久的、位于乌鲁木齐中心的维吾尔族聚居地赛马场(Saimachang)的报告显示,那些已经出国并申请政治庇护的前居民在报告中被称为恐怖分子,印证了之前关于维吾尔人在中国境外被监控的报道。

"这是非常明确的证据,这种对恐怖主义或极端主义的指控,根本不符合国际上对恐怖主义或极端主义的定义,"Byler说。"根据大多数国家的定义,申请政治庇护并不是恐怖主义的标志,但在这种情况下,它就被说成是。" 这同时也展示了中国当局拥有的关于海外维吾尔人的信息的规模。

2021年1月21日,维吾尔族语言学家、活动家阿不都韦力-阿尤普在挪威卑尔根的家中。Photo: Melanie Burford for The Intercept

阿尤普对这种监控有丰富经验。在喀什期间,阿尤普开办了一所维吾尔语幼儿园,并推广维吾尔语教育。他在被拘留15个月后逃离中国,他说在这期间他受到了审讯和酷刑。阿尤普说,离开后,他一度加入了一个中国大使馆的微信群。"当我去中国大使馆的时候,他们让我加入他们的微信群,当我加入的时候,一个在乌鲁木齐的中国间谍找到了我,他跟我聊天,然后还威胁我。"他说。

就连拥有一本护照也会引起怀疑。数据库中的文件显示,有护照的维吾尔族人比没有护照的人被当局检查得更频繁。

事实上,任何对新疆以外的了解都可能导致怀疑。例如,苇湖梁警方在一份周报中提到,在"需要特别关注的人"中,有4人曾到北京"反映当地问题"。"其余的人从来没有离开过老家,所以他们被认为是比较安全的。"Byler说。

即使是通往外国的电话呼叫或短信聊天,也会招致新疆当局的审查。在乌鲁木齐市中心,历史悠久、维吾尔族占多数的天山,当局报告说,在给一个"重点国家"打了一个不寻常的电话后,一名职业司机被送去接受再教育。Zenz认为,这个"重点国家"是当局重点监控的26个以穆斯林为主的"重点国家"中的一个。根据人权观察组织的一份报告,新疆当局会对与这些国家有联系的人进行审讯、拘留甚至监禁。这些国家包括阿富汗、阿尔及利亚、阿塞拜疆、埃及、印度尼西亚、伊朗、伊拉克、哈萨克斯坦、肯尼亚、吉尔吉斯斯坦、利比亚、马来西亚、尼日利亚、巴基斯坦、俄罗斯、沙特阿拉伯、索马里、南苏丹、叙利亚、塔吉克斯坦、泰国、土耳其、土库曼斯坦、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乌兹别克斯坦和也门。

苏州路社区维稳周评报告(2月12日-2月14日)

2.社区工作人员在入户走访时了解到,家住XX的XX,民族身份证号码XX,女,维吾尔族,没有工作,留在家中照顾年幼的孩子。......社区民警在警务网上搜索发现,该人于2017年9月21日在XX被抓获。抓捕原因。手机里有不知名(obscure)的聊天软件。…

社工在做家访时了解到,XX,家住XX,维吾尔族,民族身份证号XXX.其母亲XX,女,维吾尔族,民族身份证号XX,已于2017年9月20日在天山区被拘留。逮捕原因:遮挡面部。…

社区工作人员在入户走访中了解到,家住XX的XX,男,维吾尔族...司机...夜间有奇怪的通话行为,通话来自重点监控国家。曾在老家被拘留,现被教育转化(疏勒县)。.母亲。姓名XX,女,维吾尔族。.目前社区根据在押人员家属情况对其丈夫和孩子进行监控。

该数据库还显示,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人工智能被用于配合人力进行监控工作。天山、水磨沟等乌鲁木齐地区当局的文件显示,IJOP通过发送推送通知来指挥当地警方的调查。根据一份文件,2018年,仅一个辖区就收到40份这样的通知。

博士论文题目为“中国城市中的维吾尔科技政治”的Byler表示,虽然近年来的新闻报道将IJOP等中国警察自动化系统描述为初级阶段,严重依赖人力,但数据库中的证据表明机器学习技术的使用正在增加。

在乌鲁木齐,警方在拦截过程中或在检查站使用的一个警方智能手机应用程序显示了面部识别结果,以及警方记录中的最高匹配信息。左边显示的是五种可能的匹配结果,最高匹配的正确率为95.58%。 Screenshots: Obtained by The Intercept

"贵社的数据显示,它开始在某些方面实现自动化,特别是围绕人脸识别,"Byler说。"一周检查站就[扫描]900次,说明他们的人工智能已经非常普及了,"他补充道。他指的是七道湾分局一周内进行了935次人脸识别。

文件显示,警方还向IJOP输入了大量的检查站数据,包括反恐利剑从手机下载的内容。2018年和2019年的文件显示,IJOP的推送通知越来越多。"显然这个系统开始以新的方式提醒并指导警务工作,也就是说这个人工智能开始觉醒了(starting to come online)。"Byler说。

文件还证实了当局为评估被怀疑对象的心理状态做出的努力,尤其是对忠诚度甚至狂热度的敏锐关注。这一点在所谓的升旗仪式上表现得淋漓尽致。升旗仪式是参与者宣誓他们对中国和执政当局的忠诚的一种社区活动。文件显示,这些活动受到警方及其代理人的广泛监控。当局不仅监视曾经被关押的人,也监视他们的亲属,确保他们参与活动,并评价他们对参与活动的热情程度。

2018年11月6日,在新疆乌鲁木齐,一名安检人员看着一名女子通过装有金属探测器和面部识别技术的检查站进入主要集市。Photo: 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根据其中一份文件,当局将出席这种每周一次的仪式,作为监视社区观察名单上的三个人(大概率是维吾尔族人)的方式。参与者被要求进行包含 "发表你的意见,举起你的剑"(或 "亮出你的声音,亮出你的剑")等句子的效忠宣誓。Byler说,如果他们不是全心全意参与的、不够爱国,他的雇主和其他人就会向警方举报。在仪式上接受审查的还有所谓的"剩余劳动力",也就是那些参加【将社区建设工作与再教育合为一体】的强制劳动的人。这种“剩余劳动力项目”在过去四年里急剧增加。

文件显示,在升旗仪式上进行这种监督的警员和居民,就【谁应该被送到再教育营去】提出了他们的建议。

尽管中国坚称其在新疆的警务工作是为了阻止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而并非迫害任何宗教信仰,但该数据库证实并详细说明了监控是如何针对许多常见的伊斯兰信仰的表达方式,很多时候甚至仅仅是对这门宗教的好奇心也会导致当事人遭到调查。政府认为,留胡子、有祈祷毯、拥有维吾尔语书籍,甚至戒烟戒酒,都是宗教极端主义的潜在迹象。

对该地区伊斯兰教活动的监控包括清真寺的监控。根据数据库中的警方报告,当局监视清真寺的出席情况,统计哪些是移民,哪些是居民,并监测祈祷是否有秩序地进行。

Ayup说,清真寺内也有摄像头,每个人的祈祷方式都会被监视。

他说:"如果人们使用有区别的祈祷方式...摄像头就会拍下照片。"他还补充,他的一位朋友因此被捕。Ayup说,有些维吾尔人的祈祷方式非常古老,有些人则使用新的风格。"在中国政府看来,这种新的就是威胁,是极端主义。"他说。

根据水磨沟区六道湾社区的一份文件显示,就连社区清真寺的天然气使用情况也是被监控的。

2010年7月2日,在中国西部新疆地区首府乌鲁木齐的一条街道上的监控摄像头。Photo: Peter Parks/AFP via Getty Images

CITIZENS INTEGRATED INTO SYSTEM OF “HYPERPOLICING”

被整合进“超级执法”的居民

新疆无孔不入的监控,是当地充满压迫的环境中被研究得最透彻的一个部分。相比之下,尤其是对国外的人权团体而言,更难研究和理解的,是这些监控如何以及在多大程度上推动执法。事实证明,新疆的执法强度和监控的泛滥程度一样,无处不在、无孔不入。

本社获得的数据库揭示了一个充满侵犯性的警察国家,它时刻关注人们的想法和追求,进入人们的家庭,干涉人们的日常活动,甚至在完全合法的活动中寻找犯罪的痕迹。

一位专家在研究了数据库的部分内容后,把这种指挥调查以及其他警务工作的手段称为“超级执法”——对所有异常行为进行打击。所使用的战术无所不包:居民大队(civilian brigades, 应指“由居民组成的社区监控队伍”)、家访以及遍地的检查站。这项工作不仅涉及面广,针对性也是根据每个人潜在的危险性来确定的。各种少数群体,不管是少数语言、宗教还是民族,都被不成比例地针对。

对所谓少数民族语言群体(也就是讲除了汉语之外的语言的穆斯林)的歧视,是新疆治安维稳的重点。

乌鲁木齐的“超级执法”:

  • 穆斯林少数群体的大量活动和行为都被视为有罪,即便这些活动和行为在发生的时候是合法的。
  • 对清真寺进行严密的治安管理,包括严格限制谁可以进入清真寺,观察教徒如何祈祷……目标是降低出席率。
  • 其他“超级执法”的例子:监控居民网上的言行;要求餐馆里的刀子必须用铁链锁住;定期家访检查祈祷垫和书籍等宗教物品。
  • 对社区线人就应该向警方提供什么样的线索进行详细的指导。

许多被拘留者和曾被拘留者被称为 "三类人"。这个标签使用得非常广泛、随意,用来指代所谓的“严重程度三级”的极端分子和恐怖分子,这个三级是根据政府对他们的心态和造成伤害的可能性的评估。被拘留者和前被拘留者的亲属也被贴上标签、分级、跟踪监控。另一个系统则将人分为值得信赖、正常或不可信赖三类。

警方的这种分类和排名,隐含着对少数民族群体的针对,但有时这种针对也会转到明面上。例如,社区稳定会议中的一些记录显示,这些会议特别针对“少数民族语言人士”,他们比讲汉语的回族穆斯林受到更强烈的监控。这些会议还针对了被拘留者(主要为维吾尔族人)的家属。

此外,维吾尔族人在践行其伊斯兰教信仰的过程中也遭到了警方干预。文件显示,警方有时会对出席某座清真寺的所有人进行安全检查。

没错,政府严格限制谁能进入清真寺。一份警方文件详细描述了一起事件,三名学生试图去清真寺参加一位朋友的父亲的葬礼。正如Byler所描述的那样,这三名学生“只是在门外徘徊,试图找到溜进去的方法,因为正常来说他们必须扫描身份证才能进去,但他们担心(门口的检查站)会通知警察,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警察对这些学生进行了审讯,将他们拘留了几个小时,并将他们列入了学校的一份观察名单,“尽管他们已经解释了他们的一切想法,”Byler说。

更近期的报告显示,当局设定了一个降低清真寺出勤率的目标,并且达到了这个目标。许多警方文件都提到清真寺的出席率降低了,有些文件明确地将此描述为成功的迹象。一份报告显示,在一个清真寺,四个月内的总访问量比前一年同期减少了8万人次,减少了96%以上。根据报告,这部分是因为一位阿訇的离去和清真寺的暂时关闭,但报告指出,两年来 "宗教信徒急剧减少"。报告还说,减少的部分原因是访客离开本市、被送进再教育营或者不敢践行伊斯兰教信仰(译者注:即不敢去清真寺)。


(泄密文档内容)2018年11月12日 西河坝

辖区内共有167名教徒。……过去两年教徒数量急剧减少。……余下教徒大体上都是长期居住的高龄老人。

信徒人数及构成变化的原因:……

辖区严格遵照当地官员下达的反宗教极端主义工作指示。… 

该清真寺实行严格的实名制政策,依法开展宗教活动。在公共部门工作的人和一些年轻人不再进入该场所。…

自2017年打击整治行动开展以来,辖区内的问题人员已被拘留或再教育。总人口有所减少。(文档内容完)

Ayup说,在清真寺里,被中国政府认为是极端主义迹象的活动,可以包括祈祷时不戴维吾尔族方帽、在清真寺内搽香水,甚至在祈祷时表现放松。他说,任何在祈祷后不赞美中共的人也会被认为是可疑的。

一个系统把人分为值得信任、正常、不值得信任。

对于警方的纪要,Byler说,"有趣的是,他们把人民描述为敌人,说明他们认为自己的工作是在反恐,然而他们实际上只是在检测一个人到底信不信伊斯兰教。"

来自苇湖梁一个派出所的纪要,描述了一场“针对流动人口聚集地……的大规模排查”,针对以维吾尔族为主的来自新疆南部地区的人。纪要写到,一周内,警方已登记605名来自南疆的人,调查其中383人及其同住人员。在当次排查中,当局共检查了367部电话和9台电脑。

新疆当局对伊斯兰教的治安管理工作,尤其热衷于追捕 "野阿訇 "或 "非法传教”。这些词汇指的是那些工作不受中国政府认可的伊斯兰传教士;一些维权组织曾表示,这条法律界限是中国当局为了政治需要随手划定的。这些阿訇会因为在网上或者清真寺中布道而被起诉。

苇湖梁派出所的纪要列出了60名涉及所谓“非法传教”人员的名单,其中50人被拘留。同一份文件称,微信群 “教学一群(古兰经ABC)”中存在”非法传教”,抓获一名41岁的回族妇女,另有一名62岁的回族男子被行政拘留。

更近期的文件,从2017年到2019年,反映出警方越来越难继续找到可以执法的违法行为,也越来越难以把人关进拘留所或再教育营。因为在2017年,第一波拘留潮席卷新疆,导致乌鲁木齐人口中的一大部分被驱离。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告诉官员,"把该关的人都关起来",这延续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4年火车站砍杀袭击和农贸市场炸弹袭击之后对新疆问题采取的强硬手段。

这一时期(在第一波镇压之后)的警方文件,表现出对一切可疑行为追究到底的决心。

“这种微观执法,通过人力以及技术手段,作用在你和你的生活上。”

“这个系统的配置方式促成了超级执法”, Byler说,“在这个系统中,任何奇怪、异常的行为都会被举报,然后如果你是少数,是“少民”,也就是他们称呼维吾尔和哈萨克的方式,那你就非常容易受到这个东西的影响,这种微观执法,通过人力以及技术手段,作用在你和你的生活上。”

有的情况下,人们在法律还没有制定之前,就因为违反这些法律而受到迫害。

一份警方文件描述了一批回族妇女被拘留的的原因:有证据表明她们在一个在线群里学习了《古兰经》——这种做法在当时是合法的,直到她们被拘留之前才被定为非法。然而在被拘留之前,她们已经至少有一年时间没有参加该小组的活动。(译者注:追究立法之前的违法行为,严重违背“法不溯及既往”原则)

新疆法律的不确定性,以及什么时候会惹上警察的不确定性,与Ayup的经历相呼应。他解释说:”只有在人们被逮捕后,他们才会意识到,哦,那个(活动)有危险'"。

Wang说,随着时间的推移,超级执法变得更加无孔不入。

“这是对所有一切的重创,”wang说,从对伊斯兰习俗的压制蔓延到到药物滥用和精神疾病,"他们只在乎确保他们对那个地区的控制,广泛的、全面的控制。"

2020年6月25日,在乌鲁木齐,人们走在新疆国际大巴扎的道路上. David Liu/Getty Images

新疆治安执法变得越来越激进和无处不在的一个例证是,一份警方报告提到了一家饺子店的一把刀没有按照规定拴在稳固的柱子上。报告说,要求在一天内纠正这种违规行为。文件显示,新疆的法律不仅要求用铁链锁住刀具,而且刀具也要有二维码识别其主人。“这个例子可以说明,所有一切都管控得如此严密,连做饭用的刀也要视为武器。”Byler说。

为了维持进行“超级执法”所不可缺少的高强度警戒,新疆当局征召(enlisted)普通市民互相举报—这种做法在中国其他地方也存在,但在该地区被更加广泛地付诸实践,尤其是针对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

为了帮助推动这一措施,市民互相举报是有奖励的。数据库中的文件包含了这一曾经被媒体报导过的事实的一些细节。举报者会因为线索得到报酬,但其他一些更加具体的行动也会获得奖励:绑定微信账号,通过验证,发布图片等都可以获得现金奖励。这一切过程都被记录并反映在数据库中。

这种依靠底层民众的执法模式,“目的是招募并把普通人当做这些监控队伍的一员”。

一份来自警方的公告文件显示,警方和辅助人员面临向当局提交大量情报的压力。它批评乌鲁木齐市新市辖区内的高新区市民提交的情报"只是为了让报告数量看起来很大而制造的填充物,毫无意义,还要占用大量的人力和时间来处理"。比如,某楼的 "居民举报经常有小孩在电梯里小便”。又比如,”有少数市民反映,在网上买螃蟹或月饼时被骗。损失的金额一般不大。”

随后,公告又大篇幅地例举了10条 "禁止举报的各类情报",其中包括与 "反恐政策、少数民族政策 "无关的线索,或者与所谓的 "新疆管理纲要 "无关的线索,或者与 "惠民政策 "无关的线索。"

基本上,正如Byler所形容的,当局 “等于是在说,’我们不要这些情报,我们要的是关于穆斯林的情报’”。

这种依靠底层民众的执法模式,“目的是招募并把普通人当做这些监控队伍的一员”。”Wang说。”从这个意义上讲,它阐述了一种相当有趣的关于监控、社会以及工程技术的哲学,我觉得这是中国以外的很多人所不能理解的。”

Ayup说,他以前在新疆生活的时候,10户人组成的小组每周都要在意见箱里举报某人一次,这种做法早在App之前就有了。“问题是,如果你没有可以写的东西,就得编,以免被送到营地和中心去,所以这是强迫的。问题就在这里,但我们不能怪那个举报的人,因为他也是被逼的。”

公安App是新疆当局将普通公民拉入警示、监督、执法工作的一种方式。图 Soohee Cho/拦截社

除了征召普通公民举报邻居外,新疆当局还把居民通过被称为"安全单位(safety unit,一译安全小组)”或”大队"的更正式的社区团体组织起来。根据数据库中的文件,这些单位按照10个为一组来划分。比如说,10个家庭或10个商户可能被组织成一个大队,每个小组中有一名志愿者像120接线员一样响应电话呼叫,小组还要进行所谓的“反恐”演习。

根据数据库中的文件,社区“安全单位”中的每个商户都必须安装一个 "一键报警按钮"。一旦触发,"安全单元 "内的辅警和其他企业必须在两分钟内出现。 图片来自拦截社

安全大队可以追溯到中国历史上的一个传统,即所谓的保甲制度,每10户人家组成一个保(或后来的甲,然后每10甲组成一个保)。这种分形结构形成了一种社会安全体系,这种体系与治安和人口军事化高度相关。

现代类似的制度被称作 "网格化管理"。中国政府从几年前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推行网格化管理;即便如此,新疆的安全单位密度仍远高于全国其他地区,而且这边的安全单位用途与其他地方不同。

Byler说,新疆安全单位制度在之前的政府文件中没有出现过,但如果你身在当地就会觉得很明显,可以看到各种安全演练、人们在街上列队前进、商户老板佩戴红袖章以明确他们效忠的对象。

"这是全体居民的军事化,"Byler说。"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无法对这种做法的目的作一个完整的描述。”

超级执法还通过当局的定期探访来到人们的家中;那些被认为有可能受到极端主义、恐怖主义或分裂主义影响的人会经常受到探访,这通常指的就是维吾尔族人、持不同政见者、去过再教育营的人,以及与这些人有亲属关系的人。

社区稳定会议的会议记录,详细介绍了在这些家访中被记录下来的信息类型。包括职业、工作地点、以前的工作、亲属(以及亲属的身份证号码)、出行情况、子女所在地、子女就读的学校,以及社区仍在监控的其他内容。

有些居民(在记录中)被说成是“受到社区的监控或控制”;意思就是社区会指派一个邻里守望单位(neighbourhood watch unit, ≈安全单位)来监控他们。这可能包括由住在附近的一名或多名党员干部,对他们进行多达每天一次,或每周一到两次的探访。

有些被居留者的家属每天都会被当地警察探访。即使是那些被认为值得信赖的人也会被探望,"向他们送温暖,把他们拉进爱国阵营”,如Byler所形容的。“就像是在争取人心”。

在一份警方文件的描述中,一位亲生儿子被当局关押的老妇人与探望她的警察结为好友。警方称,这名妇女对这名警官来就像母亲一样。她把他当做自己的儿子一样对待,并向他公开了自己亲生儿子的所有活动。文件指出,她是通过系统再教育的理想案例。

有些家访是为了搜查宗教物品。文件显示,警方搜查宗教书籍、拆除祈祷垫,甚至如2018年7月警方文件中提到的那样,没收了一张朝觐的照片,即穆斯林到沙特阿拉伯麦加朝圣的照片。文件显示,这项工作始于2018年,与政府一项名为 "三清 "的举措有关,该举措旨在鼓励人们从家中清除被认为是极端主义的材料。"这应该说是我第一次看到他们在文件中明确提到,他们跑到别人家里去搜查,”Byler说。

2018年10月的一份文件描述了这些家庭搜查是如何展开的:

首先,出警人员要将屋内所有人员集中到客厅,逐一核实身份。其次,由负责该户的干部和巡防队员对屋内所有房间进行仔细检查,特别是地毯下、卫生间、厨房、床下。沙发角落等可疑区域,要采用 "翻箱倒柜 "的方式逐一检查,并将发现可疑物品的房号和物品主人的照片作为证据。

当局还监控被拘留者与家属的电话通话。一份文件详细记录了这样一个持续了4分20秒的电话,描述了谈话内容,以及家属对政府允许通话的感激之情。"这是一个拐点,记录人们接受再教育的效果如何,”Byler解释说。"如果他们因为亲属不能被释放而哭泣或表现得很生气,那就说明再教育的效果还没有达到。”

在许多情况下,警方会要求亲属录制他们的通话并交给警方,或者在通话结束后立即访问他们,以调查他们通话后的感受。

除了在家里搜查,新疆居民还经常被当局在外面搜查。数据库记录了两年内乌鲁木齐(人口350万)及周边地区200多万次检查站搜查的记录。其中包括 "情报国家安全重点人员"等近三十类人员的拦截名单。一个人在检查站被拦下之后,需要查验他的身份(证),这通常包括人脸识别。人脸识别通常是用固定的监控摄像头进行自动扫描,也可以使用智能手机摄像头进行手动扫描;手动扫描通常被用于那些需要做更严格的近距离面部扫描的人,比如没带身份证的人。如果一个人的脸在电脑上被打上黄色、橙色或红色的标记,说明系统认为他们是嫌疑人或罪犯,他们就会被询问并可能被逮捕。

四个人根据当局对其危险程度的认知,被标上不同颜色的 "检查等级"。截图由本社取得

在检查站经常被拦截的几类人包括曾违法犯罪者的亲属和被关押者的亲属。

从这些拦截行动中获得的数据包括被拦截者的照片、被拦截的经纬度、采集点名称、车辆和车牌(如适用)、搜查时间、搜查级别、是否放人、搜查结果。被拦截的人在数据库中被分为被立即逮捕的人、被送回原住地的人、精神病患者、被关押者的亲属、违法犯罪者的亲属,以及被列为2009年7月乌鲁木齐骚乱参与者的人。在那次骚乱中,中国东南部一家玩具厂的维吾尔族-汉族暴力冲突引发了大规模动乱,过程中发生了针对以汉族为主的居民的攻击。

2018年9月4日,新疆达坂城一家官方称为 "职业技能教育中心"的围墙上面安装着监控摄像头。这个中心位于该地区首府乌鲁木齐和旅游景点吐鲁番之间,是已知最大的中心之一。图片:托马斯-彼得/路透社

A Detention System Built on Uncertainty and Inconsistencies

建立在不确定和不一致基础上的拘留制度

在監控與警務巡查之外,我們也可以從這個數據庫中看到(中共)如何使用不同的拘押方式來控制整個人口,而少數族群和被認為是異議者的首當其衝。同時,這個數據庫也呈現給我們一個正在不斷改變自己的說辭和政策,即使加上了「訓練」或者「再教育」的藉口,刑期長短仍然不可捉摸到一個地步,被囚人士的親屬會因為他們被判以固定刑期而鬆了一口氣。

而描述新疆複雜的準監獄系統的文件顯示,這些(拘禁設施)可以粗略分為四大類:用來暫時拘留用的(羈押所);「再教育」用的(營地);一種稱為「職業訓練」的比較溫和的再教育以及長期拘留的監獄。

拘留在乌鲁木齐

  • 新疆复杂的监禁制度,包括临时拘留、再教育营、"职业培训 "和长期监禁;

  • 一些证据表明,与再教育等不太严厉的监禁形式相比,与以前已知的拘留率相比,实在是高得"惊人"。

而據稱情況最惡劣和最擠擁的羈押所同時正是訊問用的設施;人被拘留在那裡等待完成調查。至於再教育設施,官方稱之為「教育改造」營。根據Zenz運用政府相關文件的調查報導,他們(在營中)使用「高壓洗腦」的手段。而這些訓練中心號稱本意是提供職業技能等一系列訓練,但它們的帶刺鐵絲網、高牆、望樓和內部攝像系統卻清楚顯示它們如同監獄。

一名公民如同在流水線上的貨物一樣歷經這幾種拘禁是司空見慣的事。一份來自烏魯木齊天山區的警務文件就描述了一位涉及「國安事件」的母親就先後被拘留在再教育營和職業教導所。

再教育由公安部門的內部安全局負責,這個部門本身是一個專責跨國罪案的國安部隊。「那是一個非常嚴酷的單位,常常用來迫害異議者。」Zenz表示。「我完全會預期他們會使用酷刑,當然我不會知道實際情況。」他補充。

當局後來把這位母親送去職訓中心,「仍然充滿不適和壓迫,」Zenz表示,不過「已經是最寬鬆(的懲罰)」,而且最終會獲釋去做強迫勞動。「在警權國家中,因為你最終可以離開的緣故,這(教導所)是最理想的地方。」然而,這種所謂的職訓中心和中國真正的職訓學校相當不同,真正的職訓學校不會進行政治灌輸和強迫人離開他們的家庭寄宿在他們那裡。

2021年1月21日,逃离中国并在比利时获得庇护的维吾尔族人、政治活动家Nejmiddin Qarluq在布鲁塞尔的新家合影。 Photo: Johanna de Tessieres for The Intercept

Nejmiddin Qarluq,一名2017年在比利時獲庇護的維吾爾人表示,因為拘捕往往隨意發生,並連帶著沒收財產的緣故,被拘留的原因不總是顯而易見(譯者注:邏輯上有點說不通)。當他6歲那一年,他的父親才從獄中獲釋。而他本人也曾被監禁三年,然後再被判處囚禁另外五年半。而他其中一個哥哥更早在1996年已經被處以終身監禁,而另一名兄弟則被判六年半監禁,至今仍未獲釋。至於他其他的兄弟、前妻和姐妹則自2018年起被困在再教育營中直至今日。

因為Qarluq被囚禁的時候年僅14歲,他表示自己獲釋後的生活完全在中共公安的監察下,完全無法感到安全。不旦如此,在國家的控制下,自由或者私隱——哪怕是思想的私隱。「我是那些少數得到機會逃離這個國家的幸運兒之一。」

數據庫儲存的證據顯示,相對被再教育,被拘留在羈留所的比率可能比外界咸信為高。即是說,維吾爾族和其他身陷這個系統的人正在獄中忍受更為嚴酷的環境。

一份來自葦湖梁警區的警務報告就記錄了來自水磨溝(烏魯木齊其中一區)被還柙在羈留所或者在再教育營的人數。2018年2月,那一區有803人在再教育,同時卻有近787人還柙。而在葦湖梁區被還柙的比率就比這更高:348人還柙,卻只有184在再教育。

對此,拜勒指出「如果我們視之為該地區的常態,那是一個相當驚人的比率。」

「這意味著有近一半的受拘禁人士甚至還沒有進入再教育營系統,只是剛剛開始被處理。」他補充。「那些院所的環境相當惡劣。如果這些報告所報屬實,真的有那麼多人被羈押在這些院所,情況實在令人擔憂。」

拜勒指出,這些羈留所通常都「從證人口中所知,非常擠擁,環境因此非常惡劣。……他們甚至因為炕上不夠位而不能同時睡覺。」囚室中的攝錄鏡頭無間斷地監控著裡面的情況,而整個晚上也不會關燈。

而再教育,相形之下,生活條件相對好很多,包括有比較大的中庭(操場?)可供步操和教學,更重要的是,有一個「只要完成了『改造』教育,就可以獲釋,而且還可能很快就可以」的昐望。可惜的是,從數據庫中的文件顯示,至少在部分案例中,這可能只是一個錯誤印象。超過一百宗案例裡討論到的(判決?)都是刑期固定在兩年或者三年的再教育。

Wenxi社区

2018年11月5日,干警和户派干部陪同被再教育人员XX(男,维吾尔族......)的妻子XX(女,维吾尔族......)到达坂城再教育节点与(其丈夫)进行面谈。同时,他们接到再教育中心和检察院的通知,她丈夫被判处三年再教育。职教中心告诉(妻子),如果她丈夫在职教中心内表现良好,有可能提前释放。(妻子)对干部说,她可以接受丈夫要被劳教三年的事实,虽然心情很低落,但至少她和丈夫还有一点希望。她也希望丈夫能在劳教所内有良好的表现,希望能早日与家人团聚。警察和干部安慰[妻子]说,不要太担心,要照顾好自己,照顾好两个孩子,以后有什么问题,社区会帮她解决。

这些判决似乎是以职业再教育的形式分配给那些人的,往往是在他们被长期监禁之后。文件显示,他们是通过一个名为 "两告知、一倡导"的方案被判刑的,"告知 "显然是指关于极端主义的信息(在再教育中提供),而 "倡导"则是指倡导一种提供判决的政策。

在这一制度下,亲属和干部通常会在再教育中与当事人见面,由法官出具 "预判"和 "预判书",根据数据库中的文件,期限为2至4年。有时,某些要求也会伴随着判决,比如掌握中文技能。2018年10月的一篇报道称,"一些三类人的亲属在了解到'两告知一倡导'工作后,非常高兴,因为这样,至少他们知道亲属出来需要多长时间,他们可以事先安排很多业务相关的事情。"

在数据库关于这一政策的其中一个例子是,根据2018年11月的一份报告,一名维吾尔族妇女与弟弟一起前往达坂城职教中心接受判决。

她的弟弟XX,维吾尔族,男...2017年9月27日,因与罪犯同住同游,被八道湾分局收容教养。昨日在中心"两告知一倡导 "活动中,被判庇护罪犯,在职校学习三年。亲属对判决没有异议,感谢党和政府对她的关心和爱护,感谢党和政府对她(弟弟)的帮助。

"我们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因为接受再教育而被判刑。"Byler说。"他们告诉你,你必须赚取积分才能被释放,所以你应该非常努力地接受再教育,但现在他们说其实这些人已经被判刑了,他们的再教育课程需要三年或什么的。所以其实就像坐牢一样。这就是这个制度的暴虐之处,就是一旦你进了集中营,你就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释放。"

Re-education also seems to be closed off as an option for some of the most heavily persecuted activities.苇湖梁派出所记录了"非法传教人员",列举了50名在押人员,说只有两名在接受再教育。

Zenz的大部分工作都集中在被官方描述为"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的拘留营。政府将其定位为对那些犯有轻罪的人进行起诉的一种比较温和的替代方式,但它们往往是以轻微理由拘留的掩护。尽管强调 "培训 "一词,但这些设施可以像再教育中心一样进行强制灌输。

Zenz此前获得的政府文件曾这样描述这次再教育,在Zenz的叙述中,对那些 "认识模糊、态度消极、甚至表现出抵触情绪"的人,采用"教育转化攻坚"的方式,"确保取得成效"。

普遍拘留的影响并不限于监狱中的人。一份文件显示,在乌鲁木齐的七个区中,有326名儿童的父母一方或双方被拘留。根据2010年的政府数据,该区人口约为43730人,但维吾尔族人口仅占乌鲁木齐人口的12%左右。"如果你计算该(民族)的成年人口,并注意到有326名学生的父母中有一人或两人被拘留,那这是颇具规模的,"Zenz说。

文件:与该报道一起发表的文件可在此查阅。


本段翻译:thphd

deepl翻译后进行了深度修正润色

(已完成,待润色)

翻译/校对/润色:2047字幕组

  • thphd
  • libgen
  • Wolfychan
( 由 其他人 于 2021年3月14日 编辑 )
14
2021年2月8日 1266 次浏览
回复文章: 拦截社最新报道,带你领略中国政府对新疆穆斯林施行的“警察国家”式战术

Inside China’s Police State Tactics Against Muslims

A new report from The Intercept provides a raw glimpse into the persecution and sweeping internment of Muslims in northwest China’s Xinjiang region.

The Intercept获得的一个庞大的警方数据库,揭露了中国政府为镇压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而运作的无孔不入的监控。在本周的《Intercepted》节目中,The Intercept的一份最新报告,近距离展示了乌鲁木齐市对穆斯林的迫害和大规模的收容。乌鲁木齐是中国西北,新疆地区最大的城市。

这份报告还证实了许多已经实施的系统性的反普世行为:儿童被监禁进行再教育并将其与父母分离,在私人住宅和清真寺内安装监控摄像头,建造巨大的拘留中心,警察频繁地进行拦路检查,广泛地收集电子和生物识别数据,拆除维吾尔族墓地,以及强迫妇女堕胎和绝育。

即使美国几十年来一直也在监视、虐待、渲染和监禁穆斯林,但前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却宣称,中国”正在进行“种族灭绝”。他的继任者安东尼-布林肯在1月份的确认听证会(confirmation hearing)上同意这一定性。

The Intercept的Ryan Tate,技术记者Yael Grauer和人类学家Darren Byler通过数据库中的细节,分析了监控活动的空前规模和精密程度。我们还将听到维吾尔族语言学家和诗人阿不都韦力-阿尤普讲述他因在新疆开办维吾尔语幼儿园而被拘留15个月的故事。

杰里米-斯卡希尔:这里是《Intercepted》。

瑞安-塔特:真的,我觉得我们能给为了解中国发生的很多细节上的管制提供一些背景知识。

[音乐插曲]

我是Ryan Tate,The Intercept的科技编辑。我们从中国新疆获得了大量的政府文件。在那里,包括维吾尔族在内的穆斯林少数民族被系统地监禁和镇压。这批珍贵的文件关于新疆普通公民日常生活影响,是我们认为从未被报道过的。例如:政府的看守人员每天在街上例行在检查站拦住你三四次,到你家里去,在清真寺里监视你,在进入清真寺的路上搜查你,观察你如何祈祷,以什么方式祈祷。

你知道,我认为通过这些文件,我们也能阐释一些数字化的监视工具是如何被创造性地串联在一起用于这一目的。通过应用世界各地已经很成熟的技术,他们能够如同显微镜般地细致入微监控这些人。这些技术在西方也才刚刚用于日常监控。

即使像我这样已经对在美国发生过的事情警惕起来的人,而且也从中两者之中看到一些相似之处,我也还是很难真正感同身受,哪怕是其中有些措施已经可以在最近20年的美国见到了。 真的很难想象这样的措施乘以10或者100会是什么样。

[音乐插曲]

Yael Grauer:这个命令是通过乌鲁木齐的一个自动化监控系统发出的。该系统分发了一份报告,"情报信息判断",称一名据称是极端分子的女性亲属获得了前往云南“免费旅游”的机会。这名女子是在一个叫"旅行者 "的微信群上发现这个福利的。当局对这个微信群产生了兴趣,因为他们发现其成员包括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和吉尔吉斯族等穆斯林少数民族。这些少数民族说的语言除了中国最主要的语言--普通话之外,还有其他民族语言。

"这个团体有200多个说民族语言的人,"命令称,"他们中的许多人是被监禁者的亲属。这种情况需要引起重大注意。请立即调查。查清组织'免费旅行'的人的背景、动机以及他们活动的内部细节。"

因命令而被围捕的一个人是维吾尔族人,他没有任何犯罪前科,从未听说过这个微信群,甚至没有在中国境内旅游过。不过,他的手机还是被没收了,送到了警方的 "网络安全组",社区要对他进行 "控制和监督"。有关他的记录存入了警方的自动化系统。

警方似乎已经对该男子进行了调查,并指派干部成员对其进行 "控制和监视",不过是因为5个月前其大姐的宗教活动。根据警方的记录,她和丈夫邀请了乌鲁木齐的另一对维吾尔族夫妇加入了一个QQ的宗教讨论组。丈夫停止了吸烟和喝酒,妻子开始穿更长的衣服。该记录称,他们开始在笔记本电脑上收听 "宗教极端主义信息"。在这两对夫妇身边,警方找到了168个被认为是非法的宗教音频文件,很可能是因为它们与一个伊斯兰运动Tablighi Jamaat有关,该运动主张按照先知穆罕默德在世时的做法来实践伊斯兰教。大姐和她丈夫的下落不明。另一对夫妇则被送往再教育营。

我的名字是Yael Grauer,我是一名科技调查记者。这只是我们在这个数据库中发现的故事之一,其中有大量关于新疆维吾尔族穆斯林的广泛治安和监视的信息。它大约有52GB,2.5亿行数据。但其中很多内容都是关于仅是镇压和迫害以及大规模关押该地区的穆斯林。还有其他报道称,有摄像头被安装在人们的家中。还有清真寺外面的摄像头。还有有这些大规模拘留营。有报道称,儿童被强行与家人分离,并被关进学前营。还有报道称维吾尔族墓地被破坏,维吾尔族人被强迫堕胎和绝育。

你必须一直开着手机,因为警察会打电话给你。你使用的每一个聊天软件都会被监控。你的脸会被扫描, 你的声音会被分析, 你的DNA会被记录, 你的手机被扫描一遍又一遍。你是被如此严重的监视,好像你没有自由, 你永远没有片刻的隐私。这是非常疯狂的。

[音乐插曲]

达伦-贝勒:这个数据库在规模和细节上确实是前所未有的。我是达伦-贝勒,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的人类学家。我研究的是监控系统和治安。我们现在掌握了数万份独特的乌鲁木齐市警察档案,从2017年一直到2019年。所以我们真的是第一次如此细致地观察这个城市的警务工作。

进入自己的住房区,需要扫描脸部,匹配身份证。这有点像免钥匙进入,但在这种情况下,免钥匙进入是由警察控制的。他们在很多检查站也会检查人们的手机,所以你必须随身携带智能手机,这也是他们追踪你行动的另一种方式。

"反恐利剑 "是一种设备,是你可以插入手机的东西,然后它会扫描你手机或电脑上的文件。它会寻找你过去删除过的东西,或者你以为你删除过的东西。在某些情况下,它还会访问你的社交媒体,寻找大约5万个不同的伊斯兰活动或政治活动的迹象。所以这是一种扫描某人数字历史的方式,真的很快。而且总是有一种创伤性的体验,因为你永远不知道这个设备会发现什么。

所以,这个数据库真的算是对应了同期大规模开展的“人民反恐战争”,或者有时候叫做 "对伊斯兰恐怖主义的强硬打击 "。同一时间他们也大规模建设了拘留营,监禁他们认为是不可信的人群的或极端主义者。同时,数据也显示了被拘留和停止宗教活动的人数剧烈增加,还有城市中一整片区域的人口消失不见。

[音乐插曲]

所以政府一开始否认这些营地的存在。他们说,这只是被编造出来的,他们说,这是职业培训学校,改造那些有恐怖主义前或犯罪前倾向的人。在那里,他们真的是在学习关于美国和欧洲关于打击暴力极端主义的知识。中国政府说的是,这些都是改造学校,对维吾尔人来说实际上是一种好事情,是把他们从自己的堕落中拯救出来。

但你会发现,这些实际上是具有监控系统的中等安全级别的监狱。携带非致命武器的警卫无处不在。人们被锁在牢房里。而牢房往往过度拥挤。大多数人说,教育在这种营地中真的是次要的。这里主要是一个监禁犯人的空间,一个让他们学会恐惧和服从的空间。

[电视主播]:人们被要求今天早上人们不应该上街。政府宣称随着警方平息了过去几天的暴力事件,超过1,400人被已经逮捕 。最新统计为156人死亡,超过800人受伤。中国的国营电视台已经播出了大量的片段:尸体,血迹斑斑的人, 浓烟从翻倒的汽车冒出,以及你在这里看到的的画面。这是来自中国中央电视台的画面,一家国营媒体... ...

DB:所以,要说明的是,有一些暴力事件的确是由维吾尔人实施的。而实际参与其中的人大概有几百人,也许是1000人或更多--而不是1200万人--维吾尔族的总人口。对这些暴力事件的反应确实与犯罪行为不相称,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想,要理解这个问题,我们需要追溯到更久远的年代,并且理解维吾尔族地区非常大。它的面积相当于阿拉斯加。而且它的石油和天然气储量都占中国20%左右,还有占全国84%左右的棉花产量,全世界四分之一左右的西红柿都来自这个地区。所以,这些资源对于中国政府是具有经济上的战略意义的。

归根结底,我们所看到的是汉族移民进入维吾尔族地区的殖民计划,一个夺取资源,然后最终开始消除和取代维吾尔族身份的过程。其目的是试图将他们同化到中国的主体政权中。在这种情况下,这种定居者殖民主义,至少到目前为止,在某些方面,比历史上美国定居者殖民主义的暴力程度要低,因为后者产生了种族灭绝。我们还没有看到大规模杀戮维吾尔族人的种族灭绝,但这是一个类似的,正在进行的演化。我认为,技术正在帮助这个项目,通过某种方式扩大计划的规模和强度,使其更快地发生。这是全球反恐战争和定居者殖民主义的结合,结合在一起,产生了这种新的当代殖民化。

阿布杜维利-阿尤普:我是阿不都韦力。我是一个维吾尔族人。我在中国的西北地区面临过种族灭绝。我获得了语言学的硕士学位。2005年我结婚了,我有了一个孩子,然后我决定搬回我的家乡,维吾尔地区。

我想应该把女儿送到哪里去上幼儿园,我发现在乌鲁木齐没有维吾尔族幼儿园。都是中国内地一样的幼儿园。这让我很震惊,因为维吾尔自治区的首府--所谓”自治“,我们维吾尔族人甚至没有自己的幼儿园。然后我发现,在乌鲁木齐,就像,维吾尔人被淘汰了,维吾尔族很危险。

[音乐插曲]

我觉得维吾尔人就是我。维吾尔语就是我。这意味着我有危险。所以它给我强烈的感觉,"我在这里做什么?我应该做什么?" 然后我决定做一些事情来保护我的语言,保护维吾尔文化的生命。于是我想,应该在乌鲁木齐办一所维吾尔族幼儿园、母语幼儿园。哪怕再危险,也应该有人去做!

第一期我们招了15个学生,15个孩子。下学期增加到57人。当地政府开始找我麻烦。好像来了三个人,两个人问问题,一个人记录:"你在干什么?还有你为什么要做?比如你在和谁说话?我们正在盯着你,你应该小心。" 但当时他们并没有强迫我们停止。我当时很高兴。

2013年8月19日,那天我在幼儿园。下午2点左右,警察来了。我就直接去跟他们说:"那我们在你车上谈吧"。上了车,然后两个警察把黑色的头罩罩在我的脸上,他们用绷带贴住我的嘴,把手铐铐在我的手上,然后他们把我送到了拘留所。他们把我关在办公室里。办公室里面有一个笼子,笼子里面有一把椅子。在中文里是老虎凳。在中国,如果你把一个东西叫做 "老虎",那就太可怕了。就像 "老虎凳",意思是可怕的椅子。他们用特殊的设备把我的脚、胳膊和脖子都捆起来了。你甚至不能移动。我感到紧张和害怕。

他们开始审讯 他们指控我分裂主义。我与分裂主义毫无关系。我被虐待--性虐待,身体虐待--被折磨,还被电棍打。但我告诉他们,"你们可以杀我。没关系,但我永远不会说出我从未做过的事。" 他们释放了我,因为在这15个月里,我从来没有妥协, 我从来没有承认任何我没做过的事情。后来我觉得没有办法保护我的语言,我甚至没有办法保护我自己。所以我必须要离开。然后我在2015年离开了。

我觉得好像有人在盯着我,马上就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我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会被记录下来,摄像机一直在看着我,每时每刻都在给我拍照。而这种感觉是可怕的。正因为如此,人们甚至不能说出自己想说的话。他们不能作为一个正常的人生活。

我的侄女,她的父亲在2017年被捕。她回到了中国,因为她想看看她的父亲。去年,2020年12月20日,我收到消息说她死了。我知道她回去了之后被抓了,我知道她在集中营里。她死了。我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我甚至不能给她打电话。我也不知道原因 我知道她曾经住在日本,她曾经说她非常想念她的父亲,她想看看。我说,"你不能见你父亲。相信我,你见不到你父亲。你父亲在集中营里。这是不可能的。" 然后她回去了,她死了。她甚至没有结婚,她才30岁,才30岁。是的,我,我为她写了一首诗。让我先用维吾尔语读一遍,再翻译成英语。

我希望我是你的国家。

我希望我是你的港湾。

【维吾尔语独白】

我知道也许你不会消失,如果我... ...

你能嗅到,你能嗅到我的内心。

如果我,如果我是你的父亲,你不会回去。你不会离开我。你会留在我身边。

如果我是你的国家,如果我是你的自由国度,如果我是你承诺的梦想,你永远不会离开。

如果我是你炎热的夏天里的一阵清风。

如果我是你无尽沙漠中的一汪水,你也不会枯萎。你不会像花朵一般流逝。

如果我是你的花园。

如果我是她的父亲。

谢谢你。我们有无尽的沙漠,没有一滴雨,没有水,只是一朵花在那里。她消失了,因为没有水。因为没有雨。 太可惜了,她是我们家最成功的一个。她得到了东京大学的奖学金 她给她的朋友留了言,说她要在喀什办一所学校,教科学。她要教爱。她要教孩子们认识世界。就像,不知何故,我认为她想跟随我的梦想办一所学校,教孩子,创造他们的未来。我牺牲了15个月。这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但我的侄女为了我的梦想牺牲了自己的生命。所以我觉得很生气,很伤心。

在发生的这些事情对维吾尔族来说是可怕的,对我和我的家人来说也是可怕的,但是其他人的未来呢?如果我们允许这种暴行持续发生,它将发生在数百万人身上。所以我们应该站起来,我们应该说 "不",我们应该阻止这一切。哪怕只是一次采访--我们应该继续这样做,直到我们停止这场种族灭绝,停止这场暴行。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

JS:本期的《Intercepted》就到此为止。你可以在推特上@Intercepted和Instagram上@InterceptedPodcast关注我们。Intercepted是First Look Media和The Intercept的作品。我们的首席制作人是Jack D'Isidoro。监制是Laura Flynn。Betsy Reed是The Intercept的主编。Rick Kwan是节目的混音师。我们的主题音乐,一如既往,是由DJ Spooky创作的。下次再见,我是杰里米・斯卡希尔。

通过www.DeepL.com/Translator(免费版)翻译,梓喵@2047.name和[email protected]修正

( 由 作者 于 2021年2月8日 编辑 )
轻音部
中野梓 好无聊~
发表文章: 拦截社最新报道,带你领略中国政府对新疆穆斯林施行的“警察国家”式战术

Inside China’s Police State Tactics Against Muslims

A new report from The Intercept provides a raw glimpse into the persecution and sweeping internment of Muslims in northwest China’s Xinjiang region.

原文:https://theintercept.com/2021/02/03/intercepted-china-uyghur-muslim-surveillance-police/

The Intercept(拦截社)

The Intercept获得的一个庞大的警方数据库,揭露了中国政府为镇压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而运作的无孔不入的监控。在本周的《Intercepted》节目中,The Intercept的一份最新报告,近距离展示了乌鲁木齐市对穆斯林的迫害以及大规模监禁。乌鲁木齐是中国西北,新疆地区最大的城市。

这份报告还证实了许多已经实施的系统性的反普世价值行为:儿童被监禁进行再教育并将其与父母分离,在私人住宅和清真寺内安装监控摄像头,建造巨大的拘留中心,警察频繁地进行拦路检查,广泛地收集电子和生物识别数据,拆除维吾尔族墓地,以及强迫妇女堕胎和绝育。

虽然美国几十年来一直也在监视、虐待、渲染和监禁穆斯林,前国务卿迈克-蓬佩奥仍宣称中国”正在进行“种族灭绝”。他的继任者安东尼-布林肯在1月份的确认听证会(confirmation hearing)上同意这一定性。

The Intercept的Ryan Tate,技术记者Yael Grauer和人类学家Darren Byler通过数据库中的细节,分析了监控活动的空前规模和精密程度。我们还将听到维吾尔族语言学家和诗人阿不都韦力-阿尤普讲述他因在新疆开办维吾尔语幼儿园而被拘留15个月的故事。

杰里米-斯卡希尔:这里是《Intercepted》。

瑞安-塔特:真的,我觉得我们能给为了解中国发生的很多细节上的管制提供一些背景知识。

[音乐插曲]

我是Ryan Tate,The Intercept的科技编辑。我们从中国新疆获得了大量的政府文件。在那里,包括维吾尔族在内的穆斯林少数民族被系统地监禁和镇压。这批珍贵的、涉及对新疆普通公民日常生活影响的文件,据我们所知是从未被报道过的。例如:政府的看守人员每天在街上的检查站例行拦住你三四次,到你家里去,在清真寺里监视你,在进入清真寺的路上搜查你,观察你如何祈祷,以什么方式祈祷。

你知道,我认为通过这些文件,我们也能阐释一些数字化的监视工具是如何被创造性地串联在一起用于这一目的。通过应用世界各地已经很成熟的技术,他们能够如同显微镜般地细致入微监控这些人。而这些技术在西方只是最近才开始被用于日常监控。

像我这样已经对在美国发生过的事情(译者注:针对穆斯林的迫害)警惕起来的人,从两者之中看到一些相似之处时,也还是很难真正感同身受,即便其中一部分措施已经可以在最近20年的美国见到了。真的很难想象这样的措施乘以10或者100会是什么样。

[音乐插曲]

(译者注:此处为引述之前的那篇报道。)

这个命令是通过乌鲁木齐的一个自动化监控系统发出的。该系统分发了一份报告,"情报信息判断",称一名据称是极端分子的女性亲属获得了前往云南“免费旅游”的机会。这名女子是在一个叫"旅行者"的微信群上发现这个福利的。当局对这个微信群产生了兴趣,因为他们发现其成员包括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和吉尔吉斯族等穆斯林少数民族。这些少数民族说的语言除了中国最主要的语言--普通话之外,还有其他民族语言。

"这个团体有200多个说民族语言的人,"命令称,"他们中的许多人是被监禁者的亲属。这种情况需要引起重大注意。请立即调查。查清组织'免费旅行(译者注:另可译为自由行)'的人的背景、动机以及他们活动的内部细节。"

因命令而被围捕的一个人是维吾尔族人,他没有任何犯罪前科,从未听说过这个微信群,甚至没有在中国境内旅游过。不过,他的手机还是被没收了,送到了警方的 "网络安全组",社区要对他进行 "控制和监督"。有关他的记录存入了警方的自动化系统。

警方似乎已经对该男子进行了调查,并指派干部成员对其进行 "控制和监视",不过是因为5个月前其大姐的宗教活动。根据警方的记录,她和丈夫邀请了乌鲁木齐的另一对维吾尔族夫妇加入了一个QQ的宗教讨论组。丈夫停止了吸烟和喝酒,妻子开始穿更长的衣服。该记录称,他们开始在笔记本电脑上收听 "宗教极端主义信息"。在这两对夫妇身边,警方找到了168个被认为是非法的宗教音频文件,很可能是因为它们与一个伊斯兰运动Tablighi Jamaat有关,该运动主张按照先知穆罕默德在世时的做法来实践伊斯兰教。大姐和她丈夫的下落不明。另一对夫妇则被送往再教育营。

Yael Grauer:我的名字是Yael Grauer,我是一名科技调查记者。这只是我们在这个数据库中发现的故事之一,其中有大量关于新疆维吾尔族穆斯林的广泛治安和监视的信息。它大约有52GB,2.5亿行数据。但其中很多内容都是关于仅是镇压和迫害以及大规模关押该地区的穆斯林。还有其他报道称,有摄像头被安装在人们的家中。还有清真寺外面的摄像头。还有有这些大规模拘留营。有报道称,儿童被强行与家人分离,并被关进学前营。还有报道称维吾尔族墓地被破坏,维吾尔族人被强迫堕胎和绝育。

你必须一直开着手机,因为警察会打电话给你。你使用的每一个聊天软件都会被监控。你的脸会被扫描, 你的声音会被分析, 你的DNA会被记录, 你的手机被扫描一遍又一遍。你是被如此严重的监视,好像你没有自由, 你永远没有片刻的隐私。这是非常疯狂的。

[音乐插曲]

达伦-贝勒:这个数据库在规模和细节上确实是前所未有的。我是达伦-贝勒,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的人类学家。我研究的是监控系统和治安。我们现在掌握了数万份独特的乌鲁木齐市警察档案,从2017年一直到2019年。所以我们真的是第一次如此细致地观察这个城市的警务工作。

进入自己的住房区,需要扫描脸部,匹配身份证。这有点像免钥匙进入,但在这种情况下,免钥匙进入是由警察控制的。他们在很多检查站也会检查人们的手机,所以你必须随身携带智能手机,这也是他们追踪你行动的另一种方式。

"反恐利剑 "是一种设备,是你可以插入手机的东西,然后它会扫描你手机或电脑上的文件。它会寻找你过去删除过的东西,或者你以为你删除过的东西。在某些情况下,它还会访问你的社交媒体,寻找大约5万个不同的伊斯兰活动或政治活动的迹象。所以这是一种扫描某人数字历史的方式,真的很快。而且总是有一种创伤性的体验,因为你永远不知道这个设备会发现什么。

所以,这个数据库真的算是对应了同期大规模开展的“人民反恐战争”,或者有时候叫做 "对伊斯兰恐怖主义的强硬打击 "。同一时间他们也大规模建设了拘留营,监禁他们认为是不可信的人群的或极端主义者。同时,数据也显示了被拘留和停止宗教活动的人数剧烈增加,还有城市中一整片区域的人口消失不见。

[音乐插曲]

所以政府一开始否认这些营地的存在。他们说,这只是被编造出来的,他们说,这是职业培训学校,改造那些有恐怖主义前或犯罪前倾向的人。在那里,他们真的是在学习关于美国和欧洲关于打击暴力极端主义的知识。中国政府说的是,这些都是改造学校,对维吾尔人来说实际上是一种好事情,是把他们从自己的堕落中拯救出来。

但你会发现,这些实际上是具有监控系统的中等安全级别的监狱。携带非致命武器的警卫无处不在。人们被锁在牢房里。而牢房往往过度拥挤。大多数人说,教育在这种营地中真的是次要的。这里主要是一个监禁犯人的空间,一个让他们学会恐惧和服从的空间。

[电视主播]:人们被要求今天早上人们不应该上街。政府宣称随着警方平息了过去几天的暴力事件,超过1,400人被已经逮捕 。最新统计为156人死亡,超过800人受伤。中国的国营电视台已经播出了大量的片段:尸体,血迹斑斑的人, 浓烟从翻倒的汽车冒出,以及你在这里看到的的画面。这是来自中国中央电视台的画面,一家国营媒体... ...

DB:所以,要说明的是,有一些暴力事件的确是由维吾尔人实施的。而实际参与其中的人大概有几百人,也许是1000人或更多--而不是1200万人--维吾尔族的总人口。对这些暴力事件的反应确实与犯罪行为不相称,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想,要理解这个问题,我们需要追溯到更久远的年代,并且理解维吾尔族地区非常大。它的面积相当于阿拉斯加。而且它的石油和天然气储量都占中国20%左右,还有占全国84%左右的棉花产量,全世界四分之一左右的西红柿都来自这个地区。所以,这些资源对于中国政府是具有经济上的战略意义的。

归根结底,我们所看到的是汉族移民进入维吾尔族地区的殖民计划,一个夺取资源,然后最终开始消除和取代维吾尔族身份的过程。其目的是试图将他们同化到中国的主体政权中。在这种情况下,这种定居者殖民主义,至少到目前为止,在某些方面,比历史上美国定居者殖民主义的暴力程度要低,因为后者产生了种族灭绝。我们还没有看到大规模杀戮维吾尔族人的种族灭绝,但这是一个类似的,正在进行的演化。我认为,技术正在帮助这个项目,通过某种方式扩大计划的规模和强度,使其更快地发生。这是全球反恐战争和定居者殖民主义的结合,结合在一起,产生了这种新的当代殖民化。

阿布杜维利-阿尤普:我是阿不都韦力。我是一个维吾尔族人。我在中国的西北地区面临过种族灭绝。我获得了语言学的硕士学位。2005年我结婚了,我有了一个孩子,然后我决定搬回我的家乡,维吾尔地区。

我想应该把女儿送到哪里去上幼儿园,我发现在乌鲁木齐没有维吾尔族幼儿园。都是中国内地一样的幼儿园。这让我很震惊,因为维吾尔自治区的首府--所谓”自治“,我们维吾尔族人甚至没有自己的幼儿园。然后我发现,在乌鲁木齐,就像,维吾尔人被淘汰了,维吾尔族很危险。

[音乐插曲]

我觉得维吾尔人就是我。维吾尔语就是我。这意味着我有危险。所以它给我强烈的感觉,"我在这里做什么?我应该做什么?" 然后我决定做一些事情来保护我的语言,保护维吾尔文化的生命。于是我想,应该在乌鲁木齐办一所维吾尔族幼儿园、母语幼儿园。哪怕再危险,也应该有人去做!

第一期我们招了15个学生,15个孩子。下学期增加到57人。当地政府开始找我麻烦。好像来了三个人,两个人问问题,一个人记录:"你在干什么?还有你为什么要做?比如你在和谁说话?我们正在盯着你,你应该小心。" 但当时他们并没有强迫我们停止。我当时很高兴。

2013年8月19日,那天我在幼儿园。下午2点左右,警察来了。我就直接去跟他们说:"那我们在你车上谈吧"。上了车,然后两个警察把黑色的头罩罩在我的脸上,他们用绷带贴住我的嘴,把手铐铐在我的手上,然后他们把我送到了拘留所。他们把我关在办公室里。办公室里面有一个笼子,笼子里面有一把椅子。在中文里是老虎凳。在中国,如果你把一个东西叫做 "老虎",那就太可怕了。就像 "老虎凳",意思是可怕的椅子。他们用特殊的设备把我的脚、胳膊和脖子都捆起来了。你甚至不能移动。我感到紧张和害怕。

他们开始审讯 他们指控我分裂主义。我与分裂主义毫无关系。我被虐待--性虐待,身体虐待--被折磨,还被电棍打。但我告诉他们,"你们可以杀我。没关系,但我永远不会说出我从未做过的事。" 他们释放了我,因为在这15个月里,我从来没有妥协, 我从来没有承认任何我没做过的事情。后来我觉得没有办法保护我的语言,我甚至没有办法保护我自己。所以我必须要离开。然后我在2015年离开了。

我觉得好像有人在盯着我,马上就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我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会被记录下来,摄像机一直在看着我,每时每刻都在给我拍照。而这种感觉是可怕的。正因为如此,人们甚至不能说出自己想说的话。他们不能作为一个正常的人生活。

我的侄女,她的父亲在2017年被捕。她回到了中国,因为她想看看她的父亲。去年,2020年12月20日,我收到消息说她死了。我知道她回去了之后被抓了,我知道她在集中营里。她死了。我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我甚至不能给她打电话。我也不知道原因 我知道她曾经住在日本,她曾经说她非常想念她的父亲,她想看看。我说,"你不能见你父亲。相信我,你见不到你父亲。你父亲在集中营里。这是不可能的。" 然后她回去了,她死了。她甚至没有结婚,她才30岁,才30岁。是的,我,我为她写了一首诗。让我先用维吾尔语读一遍,再翻译成英语。

我希望我是你的国家。

我希望我是你的港湾。

【维吾尔语独白】

我知道也许你不会消失,如果我... ...

你能嗅到,你能嗅到我的内心。

如果我,如果我是你的父亲,你不会回去。你不会离开我。你会留在我身边。

如果我是你的国家,如果我是你的自由国度,如果我是你承诺的梦想,你永远不会离开。

如果我是你炎热的夏天里的一阵清风。

如果我是你无尽沙漠中的一汪水,你也不会枯萎。你不会像花朵一般流逝。

如果我是你的花园。

如果我是她的父亲。

谢谢你。我们有无尽的沙漠,没有一滴雨,没有水,只是一朵花在那里。她消失了,因为没有水。因为没有雨。 太可惜了,她是我们家最成功的一个。她得到了东京大学的奖学金 她给她的朋友留了言,说她要在喀什办一所学校,教科学。她要教爱。她要教孩子们认识世界。就像,不知何故,我认为她想跟随我的梦想办一所学校,教孩子,创造他们的未来。我牺牲了15个月。这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但我的侄女为了我的梦想牺牲了自己的生命。所以我觉得很生气,很伤心。

在发生的这些事情对维吾尔族来说是可怕的,对我和我的家人来说也是可怕的,但是其他人的未来呢?如果我们允许这种暴行持续发生,它将发生在数百万人身上。所以我们应该站起来,我们应该说 "不",我们应该阻止这一切。哪怕只是一次采访--我们应该继续这样做,直到我们停止这场种族灭绝,停止这场暴行。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

JS:本期的《Intercepted》就到此为止。你可以在推特上@Intercepted和Instagram上@InterceptedPodcast关注我们。Intercepted是First Look Media和The Intercept的作品。我们的首席制作人是Jack D'Isidoro。监制是Laura Flynn。Betsy Reed是The Intercept的主编。Rick Kwan是节目的混音师。我们的主题音乐,一如既往,是由DJ Spooky创作的。下次再见,我是杰里米・斯卡希尔。


借助www.DeepL.com翻译

梓喵@2047.name和[email protected]以及thphd修正

( 由 其他人 于 2021年2月8日 编辑 )
18
2021年2月8日 594 次浏览
姨戴一鹿观察 鹿姨(蔥小編)是品蔥第一號超级國母
回复文章: 【快报更新】品韭戴花党+2

@冲杯三鹿给党喝 #124668 党徽已经佩戴,亦可赛艇!

@inferior #124826 主要是哺乳动物和鸟类,其他物种依然颇为匮乏。

@天神鳥 #125262 啊,今天的鸟鸟还是一样的有精神呢!

thphd 2047站长
发表文章: 社论:殊途同归

今天有一个女示威者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国会建筑内被人开枪打死了。枪击现场录像:https://twitter.com/i/status/1347087185019863042

录像中可以看到,建筑物里面的人在门口设置了路障,阻挡外面的人进去。而外面的人坚持要进去,开始翻越路障,于是建筑物里面的人就开枪了。

按照美国一些州的法律和惯例,私闯民宅的人,户主是可以开枪射击的。虽然国会建筑不算民宅,但里面同样有需要被保护的对象。

  • 副总统彭斯以及众多民选官员、议员在里面开会
  • 闯入者未经安保搜身,身上可能藏有枪支或爆炸物
  • 闯入者身份/意图不明,也未向建筑物内人士表明
  • 安保人员举枪示警,闯入者不听劝阻,坚持要闯入

如果让这位女士进入国会,如何确保她不是共产党或者塔利班派来的特务、不会突然掏出冲锋枪扫射副总统、议员或者引爆炸弹呢?既然没有更好的办法可以阻止她闯入国会,开枪是相当合理的一个选择。

美国右翼媒体经常说美国政坛被中共严重渗透。按照他们的观点,示威人群中混进一两个中共特务、在国会制造一起死伤惨重的恐怖袭击,是非常有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是他们却说占领国会的行动是光荣的、值得称赞的。

对于占领国会这件事,他们说这是个政治问题,民意是最重要的。反对他们的人说这是个法律问题,程序是最重要的,“民意”不可以破坏规则。

我还是刚才的观点,这明明就是个安全问题,这么多人往里面闯,要是有塔利班混进来,送彭斯上西天怎么办?连民选官员、议员、法官的安全都保障不了,如何保障民主、法治?

如果以后再发生多几次这种占领国会、干预民主进程的行动,必然会被中俄特务趁机渗透骑劫,通过制造节目效果,让民众进一步丧失对民主制度的信心,就像2016年俄罗斯通过传播阴谋谣言干预美国大选一样。

再者,如果可以通过占领国会来否决投票结果,那以后岂不都不用投票了,每四年占领一次国会就行了,川普永远连任。每天发表阴谋论煽动民众否决投票结果的这些美国右翼势力,哪天被曝光收了中共的钱,我一点也不会惊讶。


我在11月中旬的帖子https://2047.name/t/9461中就提过,在华语圈里,最支持川普推翻选举结果、强行连任的政治势力,首先是法轮功,其次就是中国政府。这种说法听起来很扯淡,中国政府怎么跟法轮功站到一边了?但事实就是这样,从点票开始,被法轮功占据半壁江山的中文youtube,大半个中文推特/reddit圈,乃至像品葱这样法轮功背景的所谓“反华恨国”网站,在大选这件事情上的观点,就一直跟国内各种粉红微信微博账号、各种平台算法首页推荐乃至观察者、环球时报等知名五毛叼盘媒体保持高度一致:挺川倒拜。

拜登胜选后,习近平迟迟不发贺电,也印证了这一点。这次发生了占领国会的事情之后,我微信朋友圈的川粉刷屏完全不受任何阻碍。共青团中央就更是喜出望外,上次BLM烧了minnesota,它说“美丽的风景线”,这次川粉占领国会,它说“世界名画”。

不止法轮功和小粉红是这样,墙外很多所谓“民主人士”也加入了挺川倒拜的行列,对占领国会赞不绝口。这些人一边骂共产党独裁,一边给共产党抨击美国民主制度递刀子,如果这都不算精神分裂,我也不知道怎样才算精神分裂了。

经此一役,中国民众对美国的民主制度印象更差了,民主灯塔又一次被贴上了以暴制暴、弱肉强食的标签,为共产党在中国进一步深化言论审查、经济管制、打压游行示威、迫害弱势群体提供了坚实的理论和民意基础。


在墙内被共产党洗脑、为共产党做牛做马,到了墙外被阴谋论洗脑、为阴谋论做牛做马,甚至误打误撞给共产党递刀子,是许多翻墙键政人士的共同归宿。

这是个人与集体力量对比的悬殊导致的。人的心理有很多弱点,因此相对应的就有很多宣传手段让人对一个观点深信不疑。国家宣传机器通过强大的资源优势,将这些宣传手段掌握到炉火纯青,一般普通人没有受过科学/逻辑训练,是招架不住的。墙外虽然言论自由,但是在自由竞争的言论市场里必然存在更多宣传机器,它们的洗脑威力比中宣部更大,而“言论自由”的招牌也使得反洗脑变得更加困难。


文末附送中国科学院《关于科学理念的宣言》(2007年,原文已删)https://web.archive.org/web/20070903132100/http://www.cas.cn/html/Dir/2007/02/26/14/77/72.htm

值此新年之际,预祝大家在2021年,明辨真伪,德赛兼备。

( 由 作者 于 2021年1月8日 编辑 )
28
2021年1月8日 908 次浏览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