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倪 点赞过的内容
勿言而实 自以为的理性往往是认知错误,不求客观的批判与污蔑无异,开阔眼界博览群书兼听则明。
回答问题: 本站和贵姨有什么深仇大恨?

不光2047论坛本身,品葱膜乎等中文论坛现在都难以接受姨学,首先因为许多魔怔“姨粉”只会复读“费拉”“张献忠”“支那”,它们连刘仲敬的理论思想都没搞懂就拿来装B,导致很多网民弄得云里雾里不说,对“支那”这类词语仍未脱敏的民小因而对姨学产生了极大的反感,进而发泄情绪到刘仲敬本人身上。其次,很多人对姨学也都只是道听途说,刘仲敬本人的著作都没读过,随便截取几段他的言论就开始“批判”,而跟着黑姨也似乎很符合各论坛的政治正确,故而这种反姨的氛围显得越来越浓重。

忙碌中
回答问题: 本站和贵姨有什么深仇大恨?

2047对刘仲敬学说保持中立。

本站官方对刘仲敬学说保持中立,不会限制对刘仲敬学说的讨论。但是本站不允许用户言语攻击他人,不管以什么学说为理由攻击他人都是违反《服务条款》的,是要封号的。

本站对刘仲敬学说的立场

@太陽三觀測站 做过一个调查,三分之二人离开品葱是因为討論環境惡劣/用戶素質低下,而非单单因某种观点离开。

图书馆革命
observerIE 加入图书馆革命,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回答问题: 本站和贵姨有什么深仇大恨?

@我们一起学猫叫 #111416

本站八成人都是品韭出走的,楼上说了。

我反姨是因为现在随着姨粉支黑同质化,已经成为了新一代小粉红的第五纵队了。天天散播悲观情绪,潜移默化的鼓励大家为共匪献身才能避免被活烤吃肉的命运。

异端比异教更可恶,古人诚不欺我。因为异教完全不是一个物种,但异端却能从我们这里赶走中间派。

回复文章: 姨粉的心理分析

@刘慈欣 #15743434 有影响力的姨粉和支黑里的大多数人都有中共背景,参考链接

刘慈欣 反共复民
回复文章: 姨粉的心理分析

https://2047.name/t/7598 那些姨粉一边说中国人不反抗,一边又在中国人反抗的时候跳出来冷嘲热讽。真的很气人,还是早日跟品韭撇开关系吧。

FreedomEagle 这里是我的国家,我要使它自由
回复文章: 據說劉澤東開始挺拜登了?

姨在台湾访谈节目上公开表示拜登上台对中共更强硬,甚至会爆发热战,现在拜登硬盘门事件爆出后,姨的脸已经打成猪头了

回复文章: 为什么中文键政圈会有反华分子?这些反华分子是什么心理?

@observerIE #100737 所以辛灏年这种人,其实比刘仲敬更能吸引国内的普通人。刘仲敬这种人,其实对反共事业起到的都是反作用。

回复文章: 为什么中文键政圈会有反华分子?这些反华分子是什么心理?

@沉默的广场 #100714

无利不起早,没点好处,谁也不想出头反抗。海外中国人群体,也只有九十年代初是反共为主,因为当时反共可以拿六四绿卡。如果反共之后个人拿不到好处,没有人想吃饱了撑的去反共。现在国内的中产阶级,大部分对民主没有兴趣,也因为民主化之后他们拿不到直接的好处。我不止一次的听到有人给我说过这种言论:民主的选票是人人都有,人人都有,等于没有。打个比方,如果每个中国人都懂英语,会英语也就不算是一种技能了。只要民主化不会带来直接的利益,就没人想搞民主。

我拿台湾举一个例子。台湾人反抗蒋家国民党,很多程度上不一定是对威权政体的反抗,而是反抗外省人对本省人的压制政策。在两蒋时代,台湾大学招收的外省学生比本省学生多得多,外省人在就学就业比本省人高一等。绝大部分台湾本省人在两蒋统治下受害了,所以他们就要造反。换句话说,如果两蒋对本省人、外省人都一视同仁,台湾很可能今天都不一定能民主化。

既然民主化不会给中国中产阶级带来直接的利益,所以中国人不造反。但是当专制政体给他们带来实质伤害的时候,他们就会造反了。所以如果未来中国的经济出现大问题,房价暴跌,中产阶级手中的钱成废纸的时候,他们就造反了。

至于皇权文化基础,这问题不大,日本社会的封建性比中国严重得多,日本国会官三代、官四代的议员比比皆是。

( 由 作者 于 2020年9月29日 编辑 )
FreedomEagle 这里是我的国家,我要使它自由
发布问题: 新品葱是不是已被中共五毛军团渗透?包括个别管理员?

近来发觉新品葱充斥着极端言论,有人甚至开始讨论美国应该尽早核平中国,对中国的密集人口的城市进行毁灭性打击,先不谈跟一个有核武的专制邪恶政权比拼屠杀平民是多么荒唐,但凡一个有基本人性底限的人,都会觉得这是一个极为禁忌的话题,更何况追求自由接受普世价值的人,故意屠杀大量无辜平民实现政治目标都是无耻的,根本没有讨论争辩的价值,就如同曾经认为杀掉老弱病残能减少社会负担的纳粹思想。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我在评论里质疑作者的身份和意图后却被突然删除账号,这个论坛在注册时还格外强调不要带入墙内固有的狼奶思维,却对这类满脑狼奶思想的文章置若罔闻,真是极为讽刺。

新品葱有些账号的运作方式和墙内外五毛非常相似,明显蛆块链蝗虫战术,大量注册账号和互相点赞互相关注,即便是一个毫无意义或扭曲事实的评论都会获得不少点赞,而且经常喜欢无意义顶起自己成员的旧贴,以达到占领版面广为宣传的效果。

据我观察,这些账号大多非常支持愚民论、分裂论、悲观论等,不少人把支那人挂在嘴上,反对蓬佩奥主张的中国党民对立论,大多或明或暗吹捧一个叫刘仲敬的人物,这厮也是我进了新品葱才知道,之前从未听闻,奇怪的是他也无甚文学成就或反共成绩,却在这么一个论坛莫名的出名,难道这是他资助的水军网站?这些账号平时也会发或转载一些不痛不痒或不切实际的时政文章,有意无意间把结论导向有益中共的方向,或对中共作一些貌似客观中立的评价,但一旦出现反共的大热门人物的讨论,他们又突然发起猛烈抨击,比如蔡霞、任志强、余茂春等,当然他们的诡辩方式也和五毛非常相似,大多绕开这些人主张的理念和观点,却对他们身份背景做各种假定的阴谋推断。

如果刚翻墙出来的普通网民,相信看到这些内容会造成极为负面的影响,把海外民运或反贼都当作极端分子,认为中共官媒对他们的描述都是合理的,诸如仇恨中国人民的反华恐怖分子,分裂中国制造混乱的冷血暴徒等,从而让不知底细的普通网民倒向支持粉红。

针对新品葱这类网站,我觉得中国五毛外宣可能调整了以往正面挤占阵地的战术,采用隐晦而迂回的战术,一方面引导反贼走上空幻或自毁的反共死胡同,一方面搅混水污名化反贼圈又阻断了可能加入反贼队伍的网民,从而达到曲线救共保习的双赢目标。

我觉得如果肉身在墙内的人士,出于安全起见还是不要去那边评论或发贴了,一旦真有管理层被收买,随时有被墙内国保拉清单的风险。

9
2020年9月27日 1172 次浏览
回答问题: 新品葱是不是已被中共五毛军团渗透?包括个别管理员?

@Wolfychan #100424 你这样想的话,那么正中共产党下怀。共产党最担心的不是香港独立,而是香港人和内地人联合起来对付他们,所以他们才会一边在内地抹黑香港,一边派小粉红恶心你们。退一万步讲,共产党不倒台,你们永远没法独立。

( 由 作者 于 2020年9月27日 编辑 )
回答问题: 新品葱是不是已被中共五毛军团渗透?包括个别管理员?

关于刘仲敬我倒是可以解释一下,他不是只在品葱出名。

刘仲敬的姨学近几年在墙外中文媒体圈很流行,实际上体现了很多反贼文化水平不高,知识匮乏的现状。

刘仲敬本人应该是读了很多史书,但是奇葩的是,他从中提取出的观点堪称离奇,所以只有对历史知识了解很少,逻辑推理能力又非常欠缺的人才会对他倍加推崇。

我觉得法轮功、郭文贵、刘仲敬,堪称墙外反中三大奇葩,如果我是共产党,看到反共的都是这些货,心理应该是很放心的…………

汉帝国签证官
清华博士豆沙馅 膜乎新网址https://www.reddit.com/r/mohu/
发表文章: 对中国民主化之后企业的随意预测愚不可及

如张五常所说,市场行为都是局限条件的结果。今天各位看到的中国企业,各种依附官僚、效率低下、无德无能,都是局限条件的结果。

中国的绝大多数行业受到强大公权力的干预,干什么要审批,拿项目要送钱,还要面对国企的不公平竞争,在这个情况下企业仍能生存并且做到了一定规模,正说明了中国企业顽强的生命力。

民主化之后,只要自由市场不被压制,中国企业必定会迎来新一轮的繁荣。中国的人口基数大不仅不会阻碍发展反而会及其有效地促进发展——Y=AF(K,L),索洛模型,人口越多,技术、制度的改善对总产出的影响就越显著。

中国今天的体制,压制了一大批拥有企业家和学者才能的人,或者将他们推到了国外。民主化之后,这些约束解除,想必英雄迭起。

这是市场的总体状况。

至于具体企业的情况,取决于这个企业自身有没有在关于他的若干重大问题中出现决策错误。而这里是否出错没有人可以预测,因为没有人比市场更高明!企图通过计量的方法推算出这些企业的结局也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涉及的变量太多,以至于穷尽人类所有的算力也不可能得出定解。

认为未来中国企业将在世界竞争中落败显然是无稽之谈。即使今天,稍稍放开一点的行业,如家电,中国企业已经站在世界之巅。中国企业今天总体来说在国际上缺乏竞争力的原因,根本不是中国人自身的问题,而是中国没有放开市场化。

欧美今天很流行“中国威胁论”,但真正对他们构成威胁的应该是民主中国。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16 19:17 )
7
2020年10月16日 47 次浏览
Ambulance 夫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家必自毀,而後人毀之;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
发表文章: 为何总有人不顾“灭共大业”而“给敌对势力递刀子”?

最近中文圈总是流传一种观点:美国的疫情不该让川普政府背锅,美国人应该一致首先追究中共的责任,而不是让川普政府负责,所有批评川普抗疫不力的都是大外宣。

我对这种观点非常反感,因为这种观点,恰恰体现了威权主义教育所塑造的世界观。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你每个月交物业费,小区请了保安进行夜间巡逻。结果某晚有一群小偷撬开了多家的房门,损失惨重。那么这个时候,正常人当然会追问:说好的夜间巡逻呢?我们的物业到底在做什么?如果物业不能保护我们的财产安全,我们请这个物业有什么用?

同样的道理,在任何一个国家,民众和政府基本的契约是:民众交税,政府负责保护民众的安全。就美国而言,这个契约只在美国人和美国政府之间,而不是美国人和中共政府之间,对于其它受到疫情影响的国家也是同样的道理。那么,当民众受到疫情影响的时候,当然应该先问自己的政府:你有没有负起责任,做足够的措施保护好我们?然后才是由美国政府出面,去追究中共的责任。但问题是,如果只有后者而没有前者,这就相当于在为政府的应对不力推卸责任。

退一万步说,如果这次疫情是有意为之的一次敌对行动,各国政府同样也不能因此而推卸自己保护民众生命安全的义务。911事件发生后,美国政府的应对受到大量质疑,独立调查组对政府当时的应对策略进行了详尽的调查,民间也有相当多批评政府在事前没有足够重视的舆论。

美国政府后来发动反恐战争,为遇难者报仇,照理来说应该是绝对的政治正确。但是,同样出现了大量对反恐战争质疑的声音,甚至有像斯诺登这样,揭露出政府借反恐的名义大肆建立监控系统的吹哨者。

在某些人看来,美国人非但不怪“境外势力”却指责本国政府应对不力,甚至揭自己政府的黑幕,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给敌对势力递刀子”的事情。但这恰恰反映了基本的一种公民素质:民众天生就应当负起监督政府的责任,而不是主动为政府的失职找各种借口。

在中国社会,中共政府甩锅“境外势力”之所以能屡屡得手,恰恰是中国人的公民意识极度匮乏造成的。如果今天,美国民众不追究政府应对不力的责任,而都怪罪于中共这个“境外势力”,那么明天在遇到其它危机的时候,同样也可以怪罪于其它的“境外势力”。这么发展下去,美国社会和现在的中国社会,就会越来越像了。

只有被威权体制教育出来的产物,才会为尊者讳,只问利益而不分对错。为了完成自己的“灭共大业”而放弃了对政府责任的追问,放弃了对权力的监督,这就标志着屠龙勇士堕落成为恶龙的开始。

32
2020年10月5日 972 次浏览
回复文章: 姨粉的心理分析

说的极好,而且我认为还有一点需要补充的:姨粉都是将双重标准发挥到极致的人。

基本上所有的极端主义者都会双重标准,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是人,但是被他们仇恨的群体不是。然而双重标准用的像姨粉这么厉害的,我认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基本上无论面对什么,汉人不论怎么做都是“费拉不堪”;而其他种族的人不论做什么都是“武德充沛”。可笑的是面对完全相同的事,做出完全一样的反应,他们也能意淫出一套理论把话说圆。

被他们这么一搞,这些词语都失去了本来的意义,成为了一种“身份挂件”,不过我个人觉得那些词本身也起不到什么建构作用。

发表文章: 姨粉的心理分析

(我一直很犹豫要不要谈这个话题,因为这个话题可能会得罪很多姨粉,甚至会让自己成为众矢之的,但我思考再三,我还是觉得应该坚持说出自己的看法,因为只有坦诚相见,才能收获大家真诚回应的声音)

(文后附简体中文版,以下为正文)

姨粉他們不滿專制但並不希望推翻專制統治,因為嘲笑專制統治下民眾的苦難,是他們獲得心理優越感的來源。民眾嘲笑喉舌就會動搖專制統治的基礎,也就會動搖他們嘲笑民眾從而獲得心理優越感的淵源,他們希望看到的是專制統治的黑暗以及生活在黑暗的民眾沈默互害愚昧順從,總之就是不希望看到民眾反抗和不服從,就像他們總是選擇性無視「不控評必翻車」的現實一樣。只有民眾愚昧互害愚昧順從,他們的民族劣根性、中華民族無藥可救的極端言論也就有市場,進而反華種族歧視主義也就有理論基礎,反華種族歧視主義被「合理化」,那麼核平中華、肢解中華也就變得「順理成章」、「大義凜然」,從這個角度我們就不難理解為什麼反華種族歧視者往往是一邊鄙夷專制統治,另一邊極力鼓吹專制統治不可戰勝論,與其說專制統治不可戰勝,還不如說專制不可戰勝論迎合了他們認為中國人不配享有憲政、只配服從專制統治的反華種族歧視理論,而維繫反華種族歧視主義理論的根本目的,本質上就是他們通過嘲笑生活在苦難中的同胞來為自己失敗的人生尋找精神安慰的一個出口罷了,是一種將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痛苦之上的心理扭曲,簡而言之就是幸災樂禍,從犯罪心理學的角度分析,對別人的苦難沒有同情心和對自己的罪惡沒有愧疚心的人,就屬於典型的反社會人格,這就可以解釋了為什麼擁有反社會人格的人,往往都是種族歧視份子和暴力犯罪者的原因,因為他們就是要通過塑造極端理論來為自身的反社會行為說服自己從而尋求心理平衡,天使遇到不公會伸張正義,惡魔遇到不公會將之「合理化」,比如將種族歧視合理化。而喜歡幸災樂禍的人,他們就是天生的惡魔。

(以下为简体中文版)

他们不满专制但并不希望推翻专制统治,因为嘲笑专制统治下民众的苦难,是他们获得心理优越感的来源。民众嘲笑喉舌就会动摇专制统治的基础,也就会动摇他们嘲笑民众从而获得心理优越感的渊源,他们希望看到的是专制统治的黑暗以及生活在黑暗的民众沉默互害愚昧顺从,总之就是不希望看到民众反抗和不服从,就像他们总是选择性无视“不控评必翻车”的现实一样。只有民众愚昧互害愚昧顺从,他们的民族劣根性、中华民族无药可救的极端言论也就有市场,进而反华种族歧视主义也就有理论基础,反华种族歧视主义被“合理化”,那么核平中华、肢解中华也就变得“顺理成章”、“大义凛然”,从这个角度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反华种族歧视者往往是一边鄙夷专制统治,另一边极力鼓吹专制统治不可战胜论,与其说专制统治不可战胜,还不如说专制不可战胜论迎合了他们认为中国人不配享有宪政、只配服从专制统治的反华种族歧视理论,而维系反华种族歧视主义理论的根本目的,本质上就是他们通过嘲笑生活在苦难中的同胞来为自己失败的人生寻找精神安慰的一个出口罢了,是一种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的心理扭曲,简而言之就是幸灾乐祸,从犯罪心理学的角度分析,对别人的苦难没有同情心和对自己的罪恶没有愧疚心的人,就属于典型的反社会人格,这就可以解释了为什么拥有反社会人格的人,往往都是种族歧视分子和暴力犯罪者的原因,因为他们就是要通过塑造极端理论来为自身的反社会行为说服自己从而寻求心理平衡,天使遇到不公会伸张正义,恶魔遇到不公会将之“合理化”,比如将种族歧视合理化。而喜欢幸灾乐祸的人,他们就是天生的恶魔。

17
2020年9月20日 559 次浏览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