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大学 点赞过的内容
(^_^)?
品葱 (钓鱼网站已屏蔽)
回复文章: 🍵茶餐廳🍵

俺最近和伊斯兰国的圣战士交换了一些冲塔经验

伊斯兰国:使用一些混义词(例如用God代替Allah)可以降低被发现的可能性

俺:帐号之间不要互相关注,一个号用几次就放弃,这样就不会被连锁封禁了

粉红大专生
SakuraCookie 跑不掉 早点睡 醒越久 苦更多
回复文章: 🍵茶餐廳🍵

入圈不久, 偷偷问问, 网名隐喻是一国两制结束年吗?

回复文章: 🍵茶餐廳🍵

@北条沙都子 #142991 其实这不是我说的,是北岛的诗句

《彗星》

回来,或永远走开
别这样站在门口
如同一尊石像
用不期待回答的目光
讨论我们之间的一切

其实难以想象的
并不是黑暗,而是早晨
灯光将怎样延续下去
或许有彗星出现
拖曳着废墟中的瓦砾
和失败者的名字
让它们闪光、燃烧、化为灰烬

回来,我们重建家园
或永远走开,象彗星那样
灿烂而冷若冰霜
摈弃黑暗,又沉溺于黑暗之中
穿过连接两个夜晚的白色走廊
在回声四起的山谷里
你独自歌唱
回复文章: 🍵茶餐廳🍵

真心不喜欢国内的审美,巩俐这种有气质有特点的,同龄人都不感兴趣

回复文章: 🍵茶餐廳🍵

@首都卫队 @丁丁兄弟 我发现你们讨论的杀鸡过程其实都挺温柔的......

我见过的杀鸡极其残暴,先用刀把鸡脖子切开,鸡还活着,然后用手把鸡脖子拧断,鸡头拧下来,就像开一个旋得很紧的瓶盖或者用手拧开罐头一样......然后就把头扔给狗吃了,狗津津有味......鸡放血,剃毛。

当时体会到了两个心理冲击,一是没想到要这样杀,而是听说狗吃生的就会敢咬人,搞得我不敢接近那个狗。

回复文章: 🍵茶餐廳🍵

怎么mlsayu_rkesee被封了?

唉。

家兔
首都卫队 �拍�瘚㗛魿撗�畾烐��祇�蝖���𧶏蕭
回复文章: 🍵茶餐廳🍵

@白炽灯 #143185 温柔.....我记得欧盟有一个在屠宰前需要给动物注射麻醉剂的规定,比我描写的更为人道。

回复文章: 🍵茶餐廳🍵

@白炽灯 #143185

而是听说狗吃生的就会敢咬人,搞得我不敢接近那个狗。

根据前面的描述,我猜你是在农村看到的如上场景。

其实的话,给狗吃的东西只要没有狂犬病病毒,吃不吃生肉与狗会不会咬人无关。全国农村的狗都一个样,遇见生人就叫,真怕的话就从地上捡个石头装作要扔,狗就会趴在地上呜呜叫了。

另:真要我详细描写杀鸡场景(抓鸡时其他没被抓的鸡也撕心裂肺的叫,鸡血一滴一滴的从砧板上......浪费),我大概会生成几十KB的废话。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回复文章: 🍵茶餐廳🍵

@首都卫队 #143201 发达国家都已经在立法保护动物权利了

回复文章: 🍵茶餐廳🍵

@消极 #143177 以后如果要问俺问题请来这里,站长 @thphd 说过在严肃讨论中回复与主题完全无关内容的一律删除

情节严重的应警告或封号。

最近的一个例子:https://2047.name/t/12807

图书馆革命🌈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回复文章: 🍵茶餐廳🍵

@natasha #143196 可以看他的简介,实际上是某位用户的态度(我删除了,与主题无关),不是7站的态度,他反应过度了。

thphd 2047站长
回复文章: 🍵茶餐廳🍵

@libgen #143223

公孙策的发言节选:

坚决反对,

人家无数科研人员花费时间和精力的劳动成果,在没有开听证会,没有协商,没有讨论的情况下,突然宣布他们的技术成果没有保护了。这样公平吗?左狗从来慷他人之慨。

杀鸡取卵,左棍是不是以为人类没有下一次大疫情了?还是指望下一次疫情时各大制药公司都能做无私奉献?世界为何多灾多难,只因左棍杂种太多。

如果最前沿的mrna制备的专利技术落入到其他国家,尤其是产能扩张欲望非常强大的国家手中,如今的绝对优势项就日后变成了弱项。对于美国不是一件好事。左棍拜登先废了页岩油,又废了疫苗专利,专打美国强项。

他说,疫苗技术专利送人是不公平的,而支持这种慷慨的就是“左狗”。下面又说左棍,说杂种。

但是原本讨论的内容是,你是否支持专利送人?如果有网友支持,那么这些网友就被公孙策说成了狗,棍,和杂种。这对讨论气氛不可能好。

我不明白公孙策为什么要这么做,但在本站,把人骂成狗、棍、杂种显然是违规的。后来的发言,可见的情绪越来越差。出于省事考虑,直接封禁。

misayu有不满是正常的,因为他是很右的,所以会以为我封“左逼”言论的重点在“左”,是针对他们。

但互联网就是这样的,没有任何方法可以左右逢源,要知道上次还有人嫌我太右而删评退站。

以及,有人说强奸不是为性欲而是为male dominance,把我批判一番,过两天有人说systematic racism是扯蛋,把我批判一番

以前还有人骂我是姨粉,是少数民族要欺压皇汉呢。然后另一边有人说我是极端女权。

这些人必须为正常人让位。

( 由 作者 6月12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也来谈谈安全和安全感

复旦大学很没有安全感...

回复文章: 也来谈谈安全和安全感

最安全的地方也是最危险的地方

回复文章: 广州不打疫苗了,全城测核酸

@首都卫队 #142319

考虑到因免疫能力的扩散带来的传播阻断效果,在理想情况假设中也并不需要全部接种,实际因副作用死亡数字会更少。

考虑到印度发现的变种的传播能力,以及未知的国产疫苗对这个变种的效力,以及总体来说现有国产疫苗的效力,可以怀疑,就算100%接种,都未必能达到群体免疫……。

举例子,如果一个疫苗效力只有50%,那就算100%接种,被保护的人也只有50%,不够达到群体免疫的。当然,这还是可以保护很多人,减轻医疗系统的负担,在一些情况下也还是有使用价值的。

回复文章: 广州不打疫苗了,全城测核酸

还有一个因素,在打了疫苗之后,至少也需要1-2星期才会有比较好的免疫反应。而且中国现有的疫苗都需要两剂,完整一套至少要一个半月。所以疫苗多少有点远水不救近火的意思。如果缺人手缺资源,那肯定会先被暂停的。

自由騎士
MasterChief 先知指引的騎士.The prophecy is uncertain, there's always hope.
回复文章: 【投票】是否应该对“天下无贼”封号?

@刘慈欣 #133530 我还以为挂勋章的人就是给2047建站出过钱,或写过代码的人。所以让站长和各位同志纠结,难以处置。

被品葱迫害的人都算功劳,有勋章?

冲杯三鹿给党喝观察 石家庄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集奶牛饲养、乳品加工、科研开发为一体的大型企业集团。
回复文章: 阿篱过期黑屁一则(别以为删帖就没备份了)

说到这,想起前几年一个倒卖了一份二手游戏辅助的经历。当时建qq群并着手经营,经过一个多月,生意做得红红火火,群里有了一百多人加入。有一天,群里来了一个使用特殊操作系统的用户,特地问能不能用这个挂。我因为急需钱,而且作者是一位大学生,很快就要开学不做了,所以我也准备跑路了,就直接回答可以,然后对方就购买了。

卖给别人不能用的外挂,然后跑路,这说白了就是干骗人的营生嘛!阿篱这人自己总能把自己的丑事说得理直气壮。

一隻鹿儿观察 除推特、品蔥與medium,本人並不在其他社群活躍,請注意假冒現象|
回复文章: 阿篱meme

阿籬的黑屁不要停,繼續替品蔥和不可描述宣傳就好。

轻音部
回复文章: 阿篱meme

@iceyjuice #128926 啊,这。。。 总不能万事不离境外势力吧

三冠王
iceyjuice Look at the cleanse! Look at the move! JINPING, WHAT WAS THAT?!
回复文章: 阿篱meme

@中野梓 #128927 所以我说这个其实也是想提醒这边,不要重演品葱管理员那一套想法

回复文章: 阿篱meme

@潮朔 #128929 阿离跟BE4还不一样,“BE4开众多小号攻击品葱”纯粹是品葱管理员意淫出来的,阿离开众多小号骂街疯狂黑p是实实在在有实证的

低端葛花
回复文章: 阿篱meme

这人挺像一个一直在墙内追着葛神举报,黑屁的人,共同点是莫名其妙的价值观和宗教信仰缝合。。。。。。。

发表文章: 阿篱过期黑屁一则(别以为删帖就没备份了)

从另一个角度论证共产党是唯一能带领中国前进的政党。

看过那封被披露的私信的网友应该发觉了,我和2047反社会头目曾互相探讨过,关于当站长(做统治者)的心得。她的观念就是马基雅维利主义,并告知我统治窍诀就是为他人提供切身利益,以此绑架对方和自己成为一个命运共同体。而我的想法则是典型的右派思维,喜欢独立自主、财务自由、遵守程序正义、尊重每个人的想法。

而通过前些天我在反社会网站的遭遇,证明了她的统治策略才是正确的,这套非常合适中国大陆人。只要给其一些小恩小惠(提供发言平台,或者让其成为管理员),用户(被统治者)就会不择手段地帮助站长(统治者)对他人进行抹黑和打压,甚至做法比站长(统治者)本人还要积极。

说到这,想起前几年一个倒卖了一份二手游戏辅助的经历。当时建qq群并着手经营,经过一个多月,生意做得红红火火,群里有了一百多人加入。有一天,群里来了一个使用特殊操作系统的用户,特地问能不能用这个挂。我因为急需钱,而且作者是一位大学生,很快就要开学不做了,所以我也准备跑路了,就直接回答可以,然后对方就购买了。而事实上那个系统据我所知,只有一半用户可用。果然,这个用户没几分钟就找上我,说外挂不能使用。我当时拖着没回答,想想拖着一天是一天。过了一天,这个用户就在群里说自己被骗了。我比较犹豫要不要退钱给他,结果接下来发生了神奇的一幕:群里突然出现几个人骂退了那个被骗者。当时的场景是这样的,帮忙的用户说什么:”你是竞争对手派来的卧底吧”、“精神病进群闹了,群主快踢人啊”,“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群主骗了你?”,“请说出你的故事”,“群主是好人,还免费送我挂呢,骗子骗得像一点可以吗?”,然后被骗者拿出了很多证据,我想这下完蛋了。结果,帮忙者骂得更凶了:“你要知道买卖外挂本身就是违法的,本身就是不正当交易,你要买就要考虑清楚自己可能被骗”。然后那个被骗者就发疯了,乱说了一通话,然后退群了。这情景搞得我哑口无言。

事实上当时确实有一部分用户体验不错,我也确实赠送了几个用户免费时长。结果仅仅因为一些这样的小恩小惠,对方就可以没有底线的替自己做党卫军。不过我不喜欢这种感受,没多久就彻底弃用那个小号QQ了。半年后偶然上了那个qq,结果看到群里也只说“群主怎么还不更新啊”,”群主跑路了之类”,连骂我的声音都没有。

虽然只有两个例子,也足以说明很多问题。所以说,中国社会环境不好,跟共产党无关,是整个社会风气的问题。要统治这群人,改变这群人的素质,必须使用霹雳手段。北洋政府过于心慈手软,治不住这群刁民,那就换国民政府上,国民政府手段还不够,也治不了,就让共产党上。共产党前几十年确实镇住了不良社会风气,将中国人的素质改变了不少。但是这几十年放松管制了,结果又有一群人吃饱饭没几天就开始作了,要推翻共产党了。

事实上,如果没有共产党,中国才要彻底完蛋了。

=====================================

课后思考题:仔细想想,2047的主流用户是哪些人组成的?

=====================================

附: 仲夏夷学,刘仲敬论无产阶级士大夫海外华人吃饭砸锅的身体习惯,士大夫知识分子没有历史记忆

去YouTube上播放

附文字版部分摘录

民小的基本成分是什么呢? 是改革开放以来无产阶级出身的死大学生和由这些死大学生衍生出来的各种人。 他们共同的特点是没有历史记忆,他们的世界是平面的,因此他们就自然而然选择了那种好像是不需要他们支付任何成本而收益又无比美好的东西。 这种东西在现实政治的角度上纯属东食西宿。 就像是聊斋上的那个故事一样,一个女孩子要嫁人,东边的男人比较有钱,西边的男人比较漂亮,于是她说,我可以在东家吃饭西家睡觉,这样不是很好吗? 但是这样做的结果实际上必然会使她哪一家都嫁不出去,然后白白耽误了自己。 民小的逻辑就是这个样子的。 民小可以解释成为无根知识分子,他们在历史上的前身就是1927年和1950年的那批文宣界的知识分子。

这种人的历史前身是什么呢? 就是1927年觉得事态一片大好、过去在北洋政府统治下受的气都出了的那批投奔北伐军的知识分子。 他们为什么日子好过? 是苏联的卢布和武器支持起了原本根本挺不起来的孙中山和蒋介石。 他们没有出成本,而且他们错误地以为他们将永远不用出成本,日子将永远这样好过。 但是世界上没有免费午餐,任何事情都有代价的。 蒋介石不是当慈善家的,斯大林更不是当慈善家的。 短暂的蜜月一旦结束,他们就发现,他们在蒋介石手下将会受到比张作霖和袁世凯更加苛刻的待遇。

然后他们又一次愤怒了,又一次开始争取民主了。 于是他们在1950年代初期,就是张爱玲穿着旗袍跑路的那个时代,参加了共产党的工作组,扭着秧歌下乡参加土改了。 他们认为,他们在袁世凯手下和蒋介石手下受的气,现在终于在人民的大救星毛泽东手下得到解放了。 不用说,毛泽东花的钱比蒋介石更多,因此斯大林同志为他支付了更大的代价。 而他像蒋介石一样,也是知道他必须要还债的。 于是接下来,他们就在毛泽东手下受到了在蒋介石手下和在袁世凯手下闻所未闻的残酷待遇。

这些都是还债呀。 有些东西,你当然可以奢侈消费一下,刷一刷你的信用卡,但是等你把信用卡刷爆了以后,你需要还债的日期也跟你当初刷信用卡得到的享受是成正比的。 世界上是没有免费午餐的,而无根知识分子热爱的就是免费午餐,他们要求的实际上是零成本地充当统治阶级。 他们不愿意流血,而且没有战斗力,不愿意出钱,而且没有钱,但是他们要求统治阶级的权力。 他们要求所有的统治阶级像侍候国师一样侍候他们,服从他们的指挥。 如果不服从他们的指挥的话,他们就要诅咒你快点垮台。

民小看不透的或者说是觉得世界不公平的种种东西背后都是有其原因的。 而世界像一个实验室一样,能够维持得住的东西和维持不住的东西背后都是有其原因的。 而民小主要的作用就是建立虚假的因果关系。 当然,这一点也是所有知识分子的天性。

3
3月4日 675 次浏览
回复文章: 如何团结军方人士?

我个人认为军权的归属不是民主化的边缘问题,恰恰相反,军队的组织构成直接决定了民主制度。换句话说,先有公民社会,再有公民士兵,最后才有民主制度;反过来一只由无产阶级军队构成的军队随时有可能颠覆民主。马略改革让以前只征召公民战士的罗马军队放进了大量的无产阶级,因此国家才会迅速的滑向独裁。依靠拉拢“无产阶级军队”建立的民主制度是非常脆弱的,随时有可能滑向寡头政治或者强人专制。

11
3月4日
放弃自己想要的某些东西是幸福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伯特兰·罗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