弓凛 的收藏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回复文章: 车出不去,人进不来,核酸发大财

@弓凛 #144808 我不保证三年后中国还采取相对开放的出入境政策--注,与疫情无关。

微信抢救 此账号未被屏蔽,内容可以查看
发表文章: 微信抢救 主题:文革

微信上有着不少回忆文革血泪的长文。出于恐惧而不惜一切逃出地狱的知识分子们,或许少有人知他们的经历。他们是有血有肉的人。他们的经历被展现出来,不仅是作为一个教训,也作为一个警示,捶醒现世的麻木之人,那些不知磨难为何物的人。

这些文章,对于难以接触文革各类人来说,是一个「亲切」的简介。对于不想要了解的人来说,被推到手上的一篇篇文章,能让自己感受到曾经从未感受到的东西。生死,比一切的概念,都要「真实」得多。

6
5月17日 524 次浏览
回复文章: 政治愚蠢的香港人

@奭麦郎 #128723 中出羊写过一篇:

楊芷晴

19年6月9日

【逃犯條例百萬人遊行後的香港絕望真相:致台灣青年同胞陳情書】

逃犯條例遊行後,年輕示威者衝擊立法會、血淺警察,被驅離立法會大樓大帶後仍然佔領告示打道,糾纏至凌晨三點最終以被圍捕落幕,當中無一不是年輕面孔;憶起早年在元旦遊行後遊擊夏慤道被圍捕的回憶(當然是次險峻得多)。

好多台灣人看見百萬人上街遊行,高呼香港人團結可敬,現實香港人不團結,也不可敬。是真正值得致敬的,就只有這群香港年輕人。上一代香港人,即使目睹過八九年六四屠殺,也沒有向英國要求九七維持現狀或獨立,反而隨著當年的「民主回歸派」成全了主權移交。香港民主派領袖李柱銘,八九年後赴美游說延續給予中國貿易最惠國待遇,也向克林頓政府遊說支持中國加入世貿,引致今日中國帝國主義擴張全球秩序大亂急需撥亂反正,今日的香港的民主派,也就是當年的民主回歸派。牠們至今既沒有為「民主回歸」切腹謝罪,仍然盤踞立法會,在今日「逃犯條例」的舞台上活躍。(https://forum.hkgolden.com/view.aspx?message=6773463&page=1)

「逃犯條例」,倘若記憶清晰,大概會記得一個月前立法會法案委員會史無前例的「鬧雙胞」憲制危機,香港建制派儘管親中,但終極利益也和國民黨略同,牠們要的都是永續賣港/賣台,而不是一下子賣光賣斷,建制派無法接受北京籍逃犯條例一次性買斷香港,只好製造一個看似能保駕護航,但實際不符合程序、會被法庭宣判無效的法案委員會,表面上向北京表忠,暗裡期待民主派主持合法的法案委員會將逃犯條例拖垮。(就像國民黨心裡很希望同婚通過,然後資助白痴覺青爭取「外國人同婚」,一方面坐享大陸人來台同婚的「新藍甲政策」人口,一方面同婚黑鑊留給民進黨背,又能借「收回同婚」騙一屆票,這就是政治)

然而民主派也不是吃素,5月7日堅稱其主持法案委員會「合法、合憲、合程序」(https://www2.hkej.com/.../%E6%B6%82%E8%AC%B9%E7%94%B3%3A...)的民主派,5月14日法案委員會主席涂謹申提出「由政府、建制派和民主派議員三方協商處理修訂《逃犯條例》的困局」、又指「撤回修例,並非對話前設」(https://hk.news.yahoo.com/%E5%BB%BA%E5%88%B6%E6%B4%BE%E6...),白白錯過以主席權力容許「拉布」拖垮逃犯條例,作為向北京的某種利益交換,因此才會有今日的百萬人大遊行。

香港的上一代享受過7、80年代榮華富貴,盡舔人口紅利,炒賣樓房禍延後代,投資大陸促成改革開放,在中國經濟前進政治開倒車的病態體制中為西方提供進入中國市場的專業服務、變相剝削大陸同胞發了財,他們也諾許了九七主權移交,延續了二十年的虛假和平,把未來都消費清光;就剩下數之不盡的黑鑊留給這一代香港小孩,大量學童看不見未來輕生自殺(2015年9月至2019年3月共有接近140名學生自殺)。甚至魚蛋革命,一眾年輕義士被重判,也遭剛才提到的民主派棄甲法案委員會主席涂謹申補上一刀指判刑合適。(https://hk.news.appledaily.com/.../article/20170317/56441438) 逃犯條例主辦單位遊行結束,政府隨即宣佈法案如期呈上立法會。身在當下香港,誰都知道遊行沒用,但在他們立場還是能周末出去散步當買個贖罪券,在罪過中換取安心,可以爭取時間轉移資產和賣掉樓房就最好。從反高鐵、雨傘運動到魚蛋革命,直到今晚逃犯條例抗議,還是只有這一代什麼福都沒享過,只有視香港為家的年輕小孩不甘和平散去,在史無前例的嚴密佈防下奮戰到最後一刻。

(民主派要籍遊行解決掉逃犯條例的話,在銅鑼灣市區向數十萬人宣佈所有人和平坐下佔領就行;不然香港民主派也能全體辭職向國際發出香港不再正常的警號,或直接遊說美國撤消「香港關系法」,使香港在國際上不再享有自治認受性,「中國香港」不再有利可圖,人民幣國際化、香港開空殼公司轉售敏感技術給伊朗之類,牠們有本事就在上海搞)

這世代之間的落差,就如同台灣年輕一代付出青春時間拋頭顱灑熱血成就了太陽花運動,結果事隔數年還是每日(被逼)憂國憂民,一方面又要面對領著年金炒房、整天空想發大財、說大陸好妄想賺人民幣又不會投資「西進」、終日以挖苦年輕人不能吃苦社會太自由為樂、同時又是政客主要壟絡對像的中老年人同出一撤;這一方面,才是台灣和香港徹徹底底的命運與共(其次才是中國威脅,那是外物)。

隨著近年香港情況日漸惡化,逃犯條例也勢必通過,港人移居移民台灣只會再創新高,只怕台灣小孩天性熱情、長期受港產片荼毒,對港人少有戒心,遇上香港老人會吃虧。在香港老人面前,台灣長輩的陰毒不是同一個層次。台灣至少還有把解嚴解除黨禁打拼了出來的本省老人。台灣的民主自由不是雞腿換來。

逃犯條例主要目的為移交旅港居港外國人,以回應加拿大移交孟晚舟,把香港變成中國的國際人質外交港;其次在於充公中商港商在港家產填補國庫,在大陸做生意能賺錢的總會有違法或賄賂成份,平時空喊愛國的中港商人貿易戰當前為國捐身家可謂天經地義。最後才會輪到港獨社運人士,而且在這之前已有足夠案例讓他們拿到外國政治庇護。現實而言,香港小孩比上一輩走得更前去反對逃犯條例,是很可敬,但事實上不值得。條例通過,禍不及他們,可能還會在外商徹資產業重整中得以上位,中國黑錢撤出香港樓市後還能買房;條例不通過,受惠的還是現有的既得利益階層。要是有老港人的機關算盡,青年人沒有理由為逃犯條例站在前線,那是很傻,只能說傻得很可愛;就是為了香港兩個字 ── 一個從來沒有給予這一代活路的香港。 而上面提到的香港民主派,台灣自由派媒體一直為香港民主派隱惡揚善,方便香港早日沉淪而取代其地位;儘管無奈,但是可以理解。過往香港紙醉金迷之際,港人資本造就了東莞夜夜笙歌、深圳高樓林立,卻對大中華觀念下同是國人同胞的對岸台灣沒什麼卵帶挈(提攜),除了港產電影,就是每到選舉年貢獻一堆居港離岸老藍男回台為威權政黨賜票(香港每年雙十節屯門有中華民國的升旗活動,也很理所當然地黨國不分,選舉年升完旗唱完梅花就會順便叫國人回去投黨),還有香港女權之光陳馮富珍當選世衛主席後貢徹「一中原則」,打壓台灣世衛活動之餘在沙士期間整蠱台灣。台灣政商渴望香港仆街,不無道理。

台灣政府,不論藍綠,都不會容許一個道出深層真相的小孩畢業後留台定居,他們會讓民主派的林榮基留下來,但不會容許中出羊留下來,我也無意讓他們難堪。只是作為當下一刻的在台港人小孩吉祥物,在這逃犯條例之夜,為香港小孩擔憂而忘了早八徹夜無眠之際,我能夠做的,除了在這裡說明這些講了出來會讓我在台灣沒運行的鬼話;還有就是代表一眾經已來台、計劃來台、因社會困局來台、可見將來還有更多因為逃避政治判刑來台的香港小孩,向面書上所有如同今晚在場年輕義士一樣身土不二的可愛台灣新生代問好。

逃犯條例立法,是香港開埠以來首次被捲入到大國鬥爭。從民主回歸派代理了香港民主運動、而不是具有本土意識的政團一刻,已注定不可能在本地有所突破,身處民間,能做到最大效果的方式大概就是台灣模式──多到不同寺廟拜拜、祈求保佑香港逢兇化吉之餘奇蹟地為青年帶來生存空間,也奇蹟地為本應同屬自由東亞的台灣青年帶來一點大財。問題是荒廢實業多年而單靠特殊歷史地位巧取豪奪維持暴富至今的當下香港,到底還剩多少福氣可以給神佛調用,那實在是耐人尋味了。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