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文门 点赞过的内容
自由騎士
MasterChief 先知指引的騎士.The prophecy is uncertain, there's always hope.
回复文章: 为什么2047可以投票,新品葱不能投票?

@消极 #118614
鄙人是外行,设想的三级议会不同于法国大革命的那个,咱们这个应该是动态流动的,比例也是不断变化的,开始三级新手用户占70%,成员大部分为未吐干净狼奶的情绪化大众;二级众议院占25%,为启蒙完成的理性公民。一级参议院占5%以下。经过知识科普思辨提升以后,把三级减少到30%以下,二级增加到60%以上,一级看情况。

回复文章: 为什么2047可以投票,新品葱不能投票?

@虫文门 #118587
2047的投票系统也存在隐患,以后的用户增长到十万,百万,如何防止机器人、水军小号、暴民伪造操纵民意也是个大问题。

起码要建造三层护城河才行,智商考试一层,远远不够。第二层众议院考试和理性公民用户邀请,第三层参议院考试和元老邀请,参议院一般情况不干涉自由讨论和投票,仅仅否决重大关键站务议题,仅此供脑洞参考

( 由 作者 于 2020年12月24日 编辑 )
忙碌中
回复文章: 我有个朋友跟我说明年有可能打起来,要我做准备,我应该担心吗?

深挖洞广积粮是为社会秩序全面崩溃的准备,生存狂最喜欢这一套。折中的办法是把个人资产放在加密货币钱包里,其次换成贵金属。做好轻量准备以备不时之需即可。

耶渣
狼狼醬 基督徒。披著文科外皮的理科生。
回复文章: 【投票】你的性别是

@消极 #118469 你知道7是港式粗口嗎……我看到就忍不住笑了wwww

回复文章: 盖世恶人曹操——关于曹操的一切罪恶

@襄陽侯習郁 #117836 这和当时的战争模式有关,刘邦时代以步兵为主,战车为辅,骑兵只是少数骑射。号称30万步兵出征,其实20-24万都是后勤和辅助。军队规模太大,粮食如果不够,就会考虑杀俘虏节约消耗,或有时从老百姓那里直接抢夺。秦楚汉时代的战争模式是消耗战总体战,战争时间长,伤亡大,白起、韩信就是典型的靠人多人海,类似苏联的朱可夫。唯有兵形势家霸王项羽是打运动战,可惜项王精锐太少。参考项王的杰作彭城之战。

李世民时代是中、重型骑兵的时代,唐军步兵规模缩小。唐军擅长奔袭,冲阵,斩首战,快速打击对手的指挥体系导致对手全军溃败,双方阵亡都不大,战争就结束了,士兵即可各自回家过年。参考洛阳-虎牢之战。

( 由 作者 于 2020年12月20日 编辑 )
爱狗却养猫 Reader, Sleeper, Deer lover, Cat feeder, Bun eater
回复文章: 忽然发现总统制比议会制更民主啊

假设国会一共一百个议员,然后每个议员都是选区选出来的,并且每个选区人口一样多,然后投票率百分之百,然后每个议会在各选区都是以51%当选的。

那么具有51%民意的国会再选出一个总理,然后总理的执政党只有51席位,所以这个总理有的民意就是51%×51%≈26%

我沿用你的一系列假设,然后继续假设:100个选区,每个选区100人;只有两党,每党在每个选区各推出一个议员候选人,每个选区议员都是51%当选;结果是A党51个议席,B党49个议席。然后选择总理,两党各出一个候选人,A党议员都投A党,B党议员都投B党;结果A党执政。假设民众也是完全看党派投票(也即投X党的议员=投X党的总理),这时候如果直选,A党候选人的得票是:

51x51 + 49x49 = 5002,也即50.02%的得票,依然拥有简单多数。

当然,在现实中,对议员的选择和对总统的选择并不完全关联;我们并不知道各个议员来源地区的民众如果有直选机会,会做出什么选择。

自由主义者
史蒂芬 喜欢近代历史,有时间上传一些好的书籍,大家交流分享
回复文章: 加速帝在疫情控制方面是不是可能是他这几年唯一做对的事?

@食人大佐韦国清 #118095 太野蛮了,封城那天本人就在武汉(武昌城火车站),十个窗口有九个是退票的,最后我打车跑到了鄂州车站(当时也封了),没办法又打车逃出去的(听当时的出租车师傅讲,当天医院的护士死了十几个),估计当时死了有几千了,基本上病毒第一批感染者都死在武汉了(这可能也是病毒没大规模在国内爆发得原因了),封城了70多天就是饿也饿死了

回复文章: 所谓“最高法院不受理”是中文翻译造成的语境误读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118077 但是感觉“救济”和“司法纠正”似乎是一个意思吧。

人间失格
回复文章: 限电这种事情发生在市场经济里简直离谱

全国九大电力企业全部国有/国有控股,一如2000年前盐铁官营,怕是与社会主义关系不大。

回复文章: 限电这种事情发生在市场经济里简直离谱

但是电力的价格弹性不大,尤其在现在这种短期情况。而改善电力使用的效率不是一两天能做好,但是一两天断电足够对一些制造业产生严重影响,也足够冷死人了。短期大涨价对民生影响比较大,一些短期的煤价和电价补贴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我觉得现在是应该赶紧短期性抛弃煤进口指标和环保指标之类的,以及启用一些低效率的小火电小水电之类(反正中国直到去年都电力产能利用率低)。但是很明显,作决策的官员需要对提出指标的人负责,而不是对受冻的民众负责。

食人大佐韦国清 有缘再见
发表文章: 限电这种事情发生在市场经济里简直离谱

市场经济的价格机制天然就有调节供需的能力,电价上涨后需求减少供需自然会平衡,为什么要用限电这种低能低效的方式调节呢?

再仔细一看,为什么电力供给短缺,电价却不上涨呢,原来又是被官僚这张粗暴的大手扭曲了,煤供应不足,煤价就该上涨,价格机制传导到电力电价就会上涨,没想到低能的社会主义官僚直接限制煤价,同时电厂作为低效的国企,没有盈利的动力去涨价,居然放弃了调节,结果政府控制价格就会造成短缺,这一经济学的铁律又应验了。

更不可思议的是,中国那么多经济学家,居然没人质疑这种带有短缺经济学特色的调节机制,难道在社会主义里活久了,中国人真的都变成猪了?

( 由 作者 于 2020年12月21日 编辑 )
9
2020年12月21日 458 次浏览
老鼠与毒药 免除更多老鼠的涉险还是保住更多老鼠的性命,这是一个问题
回复文章: 【調查】如果2020美國大選大規模舞弊屬實,你是否支持川普採取非常手段撥亂反正?

这很难办啊。我们只能作为一个观察者来看最高法院的判决。

真的作弊但最高法判的是没作弊,我们看来就像是没作弊了一样。

真的没作弊最高法也判没作弊,我们看起来依然是没作弊。

换句话说,大法院判没作弊,我们根本不知道大选有没有大规模作弊。

反之亦然,大法院判存在大规模作弊,我们依旧不知道有没有大规模作弊。

没错,这就是薛定谔的选举!

回复文章: 几个问题想问问学猫叫

@爱狗却养猫 #117141

有没有人基于某种历史发展理论设立地理、资源、人口、外部环境等基本参数,以及个人和集体行为逻辑,进行模拟,看不同条件下的某个“文明”会如何发展。

看过一个类似的研究,用元胞自动机的方法,把地图分成小块,每个小块以地形和土地生产力作为参数,模拟农业社会的状态。每一轮迭代中,每个小块都根据自己的参数,吞并周围的块。整个模型不加外部干涉,让系统自我演化:

结果还是蛮惊人的,几百轮迭代之后生成的边界,和现代国家的边界非常类似。欧洲倾向于分裂成多个小块,东亚则合并成单一的一大块(汉地十八省范围)

https://papers.ssrn.com/sol3/papers.cfm?abstract_id=3682342

突然想到可以写个开源包,就叫OpenAuntology.

回复文章: 【投票】你喜欢狗和猫吗?

因为狂犬病,所以讨厌这种动物。

回复文章: 【投票】您如何看待陈士杰写的一堆宪法和宪法讲解的文章?

写啥都要带上自己名字,甚至包括这个投票贴的标题,看着像是过于自恋。

回复文章: 陈士杰版宪法讲解:公投最大(广征意见)

公投只能选择继续或退出战争,不能发动战争,这样呢?

QUIT
foolish HKFOOL
回复文章: 川粉、川黑投票

2, 川普是好人,我粉他

( 由 作者 于 2020年10月2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硬核社会学】996、内卷、打工人: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上)

马克思主义最大的问题就是劳动价值学说,其本质也是亚当斯密的成本价值学说的变种。这种东西是非常不靠谱的,如果严格遵守这个理论买期货只能赔个精光。如今比较适用的是边际效用价值论(一般说为边际效用价格)。

而马克思几乎全部的社会主张,都是基于劳动价值理论,虽然这套理论严格自恰,但在社会实践中总会出现大量反例来反驳,不过这更多是马克思的时代局限性。如果他的经济学或者退一步劳动价值学说现在被经济界采纳,那这个主义还能说有活力。但是这个学说都不能解释完整的普通人可见的经济现象,这个学说就应该被迭代。 一种真正的科学精神绝不会为某一种学说用武力来捍卫,就像不会因为有人因为相信亚里士多德的力学而被相信牛顿力学的人所武力批评。当时在效用论方面还没有边际效用理论,劳动价值学说相较而言能解释更多经济现象。等1870年多(具体忘了),边际效用理论提出后,随着经济发展导致经济现象的一步步复杂,劳动价值理论才被一步步彻底抛弃。但也因为劳动价值论提出时,遭受了大量的非学术性质的攻击,导致它必须用斗争的方式确保自己存在。同时这套理论符合广大工人阶级利益,加上它有严格的逻辑证明,才有了后来的工人运动和共产国际。

不过比起劳动价值学说,其实边际效用学说更需要工会来维持工人的利益。因为全世界市场就这么大,工人普遍待遇更好,那么市场就相应更大,发展生产力才不会导致产品过剩。所以我不认为是因为马克思主义导致劳动环境和工人待遇的优化,而是边际效用价值论让人们更倾向于维持一个生产消费平衡的方式,而这个方式中生产的发展是企业家资本家的事,而消费的发展更多是通过“政府干预来达到财富再分配”的方式来实现。也唯有消费市场的发展,才能让生产力的发展变得有意义。现在欧洲出现了“无条件基本收入”,我认为其核心逻辑和社会福利的产生是非常类似的,也是为了“发展市场”。

至于马克思社群里,认为是马克思主义的产生与运动导致资本主义的改良我认为是片面的。如果马克思的产生和运动是这件事的核心原因,那么苏联解体后发达国家工人的待遇应该普遍会降低,不过这件事没看到。如果说是马克思主义的存在对资本主义社会产生了不可逆的影响导致工人不会因为马克思主义的消失而待遇变差,这也是片面的。瑞士在这十年里(具体哪年开始忘了,大家可以查)有两年做过全民无条件基本收入,如果仅仅是马克思主义的影响才让工人待遇改善,那在现如今马克思主义衰落的今天,不应该有政府主导的崭新的工人待遇福利模式的出现,因为没有了马克思主义统治阶级理应不必如此讨好工人阶级。但恰恰相反,今年疫情,很多国家直接给人们发现金,他们学学中国发几张满400减100的券多好,少发钱减少国家财政赤字不香吗?但事实并非如此,所以我们有充分的理由认为并非是马克思主义的存在导致资本主义的改良,而是有更深层的生产消费逻辑导致社会福利的优化,并且让发达国家绝无可能回到之前那种带血的雇佣模式了。

FreedomEagle 这里是我的国家,我要使它自由
回复文章: 據說劉澤東開始挺拜登了?

姨在台湾访谈节目上公开表示拜登上台对中共更强硬,甚至会爆发热战,现在拜登硬盘门事件爆出后,姨的脸已经打成猪头了

耶渣
Wolfychan 基督徒。披著文科外皮的理科生。
发表文章: 連登:香港 拜登當選既話,香港人要有心理準備面對最壞情況

首先,拜登當選可能有幾個情況

  1. 一如民調顯示高票數當選(小幾率)
  2. 票數非常接近既情況下,險勝(較大機會)
  3. 票數極度接近,出現類似布殊對戈爾個種情況,要打到去美國最高法院

如果係第一種或者第二種情況既話, 香港人就算撐侵都好,都要有風度祝賀美國下任總統, 切忌同極端侵支持者一樣聲言用各種手段繼續搞下任美國總統, 尤其是係要同郭文貴或者路德社保持三秒距離(呢幾個就係支共代理人) 因爲對支共最有利既情況唔係拜登當選,而係美國政府因爲選舉結果而陷入混亂甚至癱瘓 所以就算邊個贏都好,支共都會趁機係美國社會製造混亂 唔好認爲支共剩係買重Antifa,AltRight裏面支共肯定有代理人 所以對香港最最最不利既情況就係出現美國社會因爲選舉陷入嚴重分裂#give#dog

而對於第三種情況,香港人最好保持沉默,唔好事前表態 等到最高法院出裁決既時候,就支持最高法院既任何決定 等係呢個之前幾乎可以肯定美國社會會陷入混亂同分裂狀態, 支共完全有free hand去搞香港同台灣,所以顧掂自己好過,唔好加把口落去。

長遠來講,一旦拜登當選,香港未來既路預左會難行好多 呢個基本上只能夠靠侵既團隊點樣係拜登上任之前就鎖死美國既外交政策 但更加大可能既係,侵剩翻既任期想做既任何野都唔會得到公務員團隊既配合 甚至共和黨傳統派仲有可能會反cup侵 係美國外交陷入癱瘓之際,支共可能有兩種做法, 第一種係趁拜登上任之前,立即製造既成事實,包括大規模打壓香港甚至武力威脅台灣 第二種係對香港、台灣留一手,拿來同拜登既新政府談判 呢兩種做法就視乎美國政府既外交癱瘓程度去到邊度同埋侵既團隊係離任之前既策略

但就算係第二條道路(緩和路綫),香港都唔會開心得幾耐 首先,拜登本身係一個無太多主見既人,呢個亦係點解民主黨會選擇推拜登出來既原因 因此,拜登係國内一方面就係要代表住反侵聯盟修補國外既矛盾,係國外又要向盟友釋出善意 呢個代表拜登好大可能會成爲係國外同國内都一事無成既美國總統(類似福特同卡特兩任) 首先係國内,原本因爲反侵而團結既各路人士好快就會因爲分餅問題而重新陷入分裂 拜登要等待國内政治共識出現,先決定國外政策,但呢個共識好可能永遠唔會出現#no#dog

而係國外,拜登已經講左係會行翻克林頓時代個種多邊主義外交, 而如果美國行多邊主義既話, 歐洲盟友既意見一定係比東亞重要(先歐後亞) 對於歐洲來講,安全威脅唔係來自遠東而係近東, 而歐洲對中東問題既解決辦法就係核協議,即係等於和平演變伊朗2.0, 結果就係伊朗會將歐洲技術民轉軍,再用來支持真主黨同其他什葉派政權, 增加中東既不穩定性,導致美國根本無辦法抽身, 而係遠東個方面,無左美國强硬既取態, 不論係韓國定日本其實都唔想同支那直接對抗, 係呢個情況之下,如果支那係北韓問題讓步既話,南韓比起日本更加有可能會行翻親支政策, 而美國同俄國有可能係歐洲重新恢復對抗(拜登講明支持白俄羅斯反對派) 呢個意味住越南同印度為左保持同俄國既友好關係,好難同美國係遠東結盟 呢個情況之下,如果美國唔夠强硬既話,日本-越南-印度好有可能會被支那逐個擊破。

而拜登上任之後為左要表示自己支持全球化, 極大可能係會重新加入退出左既國際組織,而對支那更加會取消關稅, 呢種重新釋出善意既態度,根據經驗係會被支那視爲軟弱, 其中一個例子係,六四之前支那同蘇聯重新建交,美國向支那釋出善意,包括派軍艦訪問上海 之後支那就認爲得到左美國默許派兵鎮壓天安門 第二個例子就係,史太林死後赫魯雪夫對支共釋出善意,連原子彈技術都提供埋, 結果就係被支那反咬一口 而拜登時代既天安門好可能就係香港, 尤其是拜登係國内地位不穩既時候,習近平對香港既鎮壓將會係前所未見

不論係Niall Ferguson定劉仲敬都話,拜登做既話台灣係好有可能開戰, 原因同前面講既一樣,民主黨既國外政策更有可能因爲國内政策陷入癱瘓, 結果導致支那呢類修正主義者利用美國外交癱瘓既機會出手, 呢個解釋到民主黨總統打仗既機會係特別高(Woodrow Wilson, Franklin D. Roosevelt, Harry Truman, John F. Kennedy, Lyndon Johnson.) 而對於習近平來講,第二任一定要製造一個legacy來justify自己做埋第三任, 而2020-2024年,匪軍既現代化成形,而係美國重新恢復軍備競賽同技術封鎖之前, 匪軍對台灣係擁有最大既武力優勢 所以係2020-2024呢四年入面,習近平係好大機會會武統台灣#:P#dog 武統台灣實際上就係等於韓戰,亦係習近平乘機係國内清洗異己既最好機會, 基本法第十八條就係為呢個情況準備, 利用美國轟炸威脅沿海為藉口,將香港人“接送”到中國内陸各地“避難”既劇本一早已經寫好

而唔係認爲打仗就等於支那一定會解體或者美軍來了我帶路 美軍對於派遣地面部隊到海外作戰一直都係好抗拒 一派左出去,就算幫你打敗埋支共都好,仲要幫你收拾殘局,對美國來講根本無任何著數 反而派空軍參戰,再加少部分特種部隊係台灣幫助當地人作戰,對美國先係最有利既做法 所以台灣打贏,都唔代表香港光復, 更大可能既係,台灣打贏獨立然後成爲美國封鎖鏈既主要組成部分 而香港就成爲一個被國際全面封鎖既國家既一部分 而且可能一封鎖就係二十甚至三十年。

所以香港人要有最壞情況既心理準備,如果走到既話,就儘快離開 就算走到去台灣,你都要準備好隨時打仗 係外國既話,你就算有外國國籍,都好有可能係一夜之間被當成敵僑看待(日籍美國人) 而留係香港既話,你就要準備迎接一個翻天覆地既香港

當然侵連任既話,可能最終結果都唔會差太遠,但局勢係2021-2022年之間急劇惡化既可能性唔大,香港人會有更加充足既時間部處下一步。


我應該期待線下見到大家嗎?反正他們拿不走我的救主和我的靈魂。至於口中的語言,我會好好保留。

2
2020年11月8日 333 次浏览
发表文章: 國家如何選擇政體?議會制還是總統制?

多黨制還是兩黨制和總統制或者議會制無關,和比例制還是多數制有關。採取多數制的美國英國台灣日本等呈現的都是兩黨制,採取比例制的德國意大利等國呈現的都是多黨制。

相對來說,國家採取議會制還是採取總統制,本質上是看哪種制度更好實現三權分立的平衡。如果國家採用的是多數制,那麼國會往往都是兩黨的,這個時候國會很容易形成較大的合力,為了防止議會專制,國家應當提高總統的地位,採用總統制對國會進行只制衡更有利於國家的發展。如果國家採取的是比例制,那麼國會往往都是多黨的,這個時候國會很難形成較大的合力,如果這個時候採用總統制,總統一人就能否決議會好不容易就達成的共識,而國會又難以形成絕對多數去推翻總統的否決,事實上就形成國會要作出任何決策都要討好總統,而總統相當於獨裁者的存在,所以如果國家採取的是比例制,為了避免總統獨裁,更適合採取議會權力較大的議會制,使得行政首腦無法輕易推翻議會來之不易的共識,議會也可以通過來之不易的共識來對政府進行倒閣避免政府獨裁,這個時候由於國會共識非常艱難,所以即便議會權力更大些,事實上卻達到三權分立的平衡。

因此,當我們討論國家應該採用議會制還是總統制,關鍵是看國家是兩黨制還是多黨制,而決定國家兩黨制還是多黨制,關鍵看採用比例制還是多數制。比例制的國家產生多黨制,適合採用議會制。多數制的國家產生兩黨制,適合採用總統制。

那麼比例制和多數制相比,哪個更好?要解決這個問題,我們先瞭解多數制和比例制是如何分別形成兩黨制和多黨制的。

所謂多數制,也稱勝者全得制,選區當中的多數派得到選區內的全部票數,進而得到該選區在議會中的全部席位,由於大的黨派由於宣傳資本實力雄厚,所以往往在選區當中都可以得到比其他小黨活著獨立參選人更多的選票,因此小黨和獨立參選人在多數制之下的票權往往會被大的黨派吸收,而大的黨派又被更大的黨派吸收,隨著中間各種派的票權被意識形態對立的兩個陣營分別吸收,最終國家就會形成意識形態截然對立的兩個陣營,國家權力也就形成由意識形態對立的兩個大黨派角逐,也就會形成兩黨制。多數制的好處是,統計方便,至少保障了國家權力掌握在多數派(注意多數派並非必然等於多數人,只是指人數最多的派系)手中,缺點是少數派和中間派的民意無法得到體現,比如經過選舉,多數派取得某個選區20%的支持度,而其他黨派只取得了15%左右的支持度,根據多數制,取得20%的多數派就獲得整個選區的票數和議席,相當於說20%的人竟然代表了選區內100%人的利益。

所謂比例制,是和多數制相對應的制度,選區當中的多數派只獲得所代表數量比例的票數和議席,這個時候,小的黨派和獨立參選人的票數和議席就不會被大的黨派吸收,議會的民意就會呈現出多元化,這就是比例制會逐漸形成多黨制的原因。比例制的好處是理想狀態下,可以充分體現民意,避免民意被多數派的少數人挾持,舉個例子,在採取比例制的情況下,假設某個選區的票數是大黨20%其他黨派和獨立參選人都是10%,那麼這個選區的議席就會是大黨佔20%,其他黨派和獨立參選人各佔10%,壞處是當議席數較少時,比如某個選區的議席就只有兩席,而該選區又沒有任何一個政黨或者獨立參選人可以取得過半數的支持,那麼無論哪個黨派當選,都必然是少數人代表多數人,難以充分體現民意。

對此,採取多數制還是比例制,我的看法是具體看議席,由於參議院設置的選區議席都是平等的,而且出於體現參議院可以相比於眾議院犧牲民意表達更注重辯論質量的特點,參議院不可能設置太多的議席,議席都是只有兩席,因此,參議院的選舉往往採用的是多數制,這種情況下,即便多數派的少數人代表了所有人的票權,也比讓少數派的少數人代表所有人的票權要好,就相當於說,假設20%的支持度是多數派,那麼由於議席數量的限制,根據多數制讓20%代表100%的多數黨說了算即便不是充分民主,也要比根據比例制讓10%代表100%的票數黨說了算要合理一些。同理,在眾議院由於人口比例低而分配到議席較少的選區,採用多數制比採用比例制更合理。而且對於採用多數制的眾議院選區由於都是議席分配少的選區,即便代表的選區民意不充分,但由於議席少,在國會中影響力也小,所以也不會對整體民意造成太大的負面影響。而對於眾議院人口比例大而且議席較多的選區,則應當適用比例制,充分體現民意。

在這裡插個話,通過上面的分析,我們不難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憲政比民主更重要,因為民主本身在實踐中結果並不必然體現民主,要有效制約國家的公權力,關鍵還是要依靠憲政。

如果一個國家的參議院和眾議院議席少的選區採取的是多數制,而眾議院議席多的選區採取的是比例制,那麼這個國家將會呈現出兩黨制主導的參議院和多黨制主導的眾議院來統治。

所以這裡大家就可以理解,為什麼國家是否形成兩黨制或者多黨制,和總統制還是議會制無關,和多數制和比例制有關,相反,選擇總統制還是議會制,應當要反過來配合國家到底是選擇了多數制還是比例制。

那麼到這裡,我們知道參議院是兩黨制,眾議院是多黨制,我們還是無法得出到底國家應當採取議會制還是應當採取總統制的結論,別急,我們繼續往下分析。採取總統制還是採取議會制的核心思想都是要避免任何一個機關權力過大,要盡可能往三權分立的方向靠攏,如果當前的黨派制度下議會權力較大,那麼就採用總統制,如果行政首腦權力較大,就採用議會制。那麼兩黨制的參議院和多黨制的眾議院主導的國會下,國家權力是國會更大還是行政首腦更大呢?

認為行政首腦權力更大的理由如下:由於眾議院是多黨制主導的,這就導致了如果採用總統制,那麼當總統濫用權力否決了議會的法案,國會很難組織起絕對多數票強行通過法案或者彈劾總統,所以應當採用議會制。

認為國會權力更大的理由如下:由於參議院是兩院制主導的,這就導致如果採用議會制,那麼小黨派和獨立參選人最終必然會為了通過法案而向把持參議院的大黨派妥協,所以組織起絕對多數票是可行的,議會制下大黨派就會利用黨派優勢組織起多數票來威脅政府,而政府又無法否決議會的決議,就會形成事實上的議會專制。

以上兩種觀點,我更傾向於前者,理由是雖然眾議院的小黨派和獨立參選人容易受到把持參議院的大黨派相要挾,不排除一般性事務上容易會向大黨派妥協,但對於出現需要絕對多數決的情形,說明事態嚴重,如果連重大事務小黨派或者獨立參選人依然盲從附和大黨派,必然會影響該黨派在選民心目中的地位,本來小黨派和獨立參選人要當選就不容易,一旦失去民眾支持就更加難東山再起,所以只要是眼光足夠長遠而且足夠理性的小黨派或者獨立參選人議員,都不可能盲從大黨派主導的絕對多數決,不論投票結果如何,反正小黨派和獨立參選人能夠不受大黨派的影響可以自圓其說的獨立行使投票權,就不擔心失去選民的支持,所以即便是大黨派主導的參議院想要組織起絕對多數決往往並不容易,而且就參議院內部基本是意識形態對立的兩黨輪流把持,這兩黨想要達成共識取得絕對多數本身就極其艱難,更不要說再牽扯上眾議院的小黨派及獨立參選人。但反過來說,如果採用總統制,那麼當總統濫用權力否決了議會的法案,國會確實很難組織起絕對多數票強行通過法案或者彈劾總統,事實上就會變成總統獨裁統治。退一步講,如果議會專制和總統獨裁兩個風險都存在,即使出現議會專制的情況也要比出現總統獨裁出現弊政後可以改弦更張的難度更低,對國家損害更低。綜上所述,採取參議院多數制、眾議院比例制為主的議會制政體更適合國家發展。

多說一句,如果採取議會制,那麼倒閣只要眾議院通過即可,不需要參議院參與,理由是由於參議院是多數制選舉產生的,我們上面論述過了,多數制下多數派政黨不一定能代表多數民意,如果倒閣需要參議院參與,那麼就不排除會出現少數民意形成的多數派兩黨長期輪流壟斷政府,也就是政府可能長期只能體現少數的民意,就無法保障政府會考慮大多數民眾的利益,這其實就是一種難以被體制監督的專制。雖然倒閣由各選區按人口比例分配議席的眾議院說了算確實犧牲了地區部分的利益(不能說絕對的犧牲,畢竟各個選區本身也帶有地區利益的因素),但由於眾議院採取的是比例制為主的選舉制度,這就使得眾議院因為犧牲地區部分的利益通過多黨制的政黨制衡找補回來,不至於發生眾議院專制濫用權力去倒閣,如果因民粹主義盛行,政局不穩,再通過制度設計,限制每屆眾議院的倒閣次數即可解決。而且由比例制為主產生的眾議院獨立掌握倒閣權,也可以有效制衡多數制的產生的參議院利用大黨派優勢綁架眾議院,這個時候,就算參議院利用大黨派優勢通過的法案也難以在執行層面得到眾議院信任的內閣支持,從而實現分權制衡。

6
2020年10月28日 106 次浏览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