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 - 虫文门
左逼屠宰场
虫文门 拥共屠支
回复文章: 如何评价品葱著名基督徒姨学家“決不再做奴隸”?

我觉得他挺好的,水平甚至比我还高,三观也比较正

回复文章: Military lowering standards in name of diversity

@inferior

为什么要转水呢?

这个新闻有什么假的地方吗?

开始屏蔽真相打压言论了?

回复文章: 新品葱高调反腐,KRD电视认罪

很可惜啊。krd的观点有一半以上我都认同,当然也有不认同的。他的言论经常会有闪光点。

如果他能少跟人对线、多控制情绪,肯定会是一个高质量用户。翻一下他18年、19年初的答案,那时候就非常好。

这方面中华菊头蝠就做得好很多。

回复文章: 如何看待近日英国王室和梅根之间的事情?

@中野梓 #130515 @natasha #130516

那我把我不违反本站精神的话提炼一遍:

梅根没有被歧视 可以去考证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

但她可以通过打种族歧视牌来博取同情 并且人们都在同情她

所以说黑人有被害妄想并没有问题

我不希望本站是只允许传播政治正确 不允许传播真相的

回复文章: 🍵茶餐廳🍵

@inferior #130226

他之前就经常(至少是有时侯)会被观察

回复文章: 【CPAC观后感】田纳西州参议员Marsha Blackburn

观后感:

Marsha Blackburn和Pompeo有点像,都是很直爽、口无遮拦、三观很正的人,当然两人在某些细节上的立场可能有那么一丢丢的不同……Pompeo倾向于正义,她倾向于真实。

她这次的重点是要抵抗cancel culture,并且制约big tech。

我所留意到的这几个点:

  1. 左派的big tech在联合cancel右派媒体

  2. 左派和中共勾兑,中共喜欢搞高科技审查、渗透美国

  3. 我们要拒绝公开私密信息、要求他们利用230条删帖时要说出理由

  4. 还要发展little tech进入市场来破除垄断

这几点目前完全是真实的,但在背后的社会原理上,我不太认同她最可能的想法。

1.左派的big tech在联合cancel右派媒体

反对左派的观念我是绝对认同的。但在big tech独裁上面,他们就是“联合”起来的危险力量吗?我认为他们的观念是危险的,毕竟他们对于人类未知的进步力量毫无防备。但我认为,他们这群人,相比于其他人,不见得就是特别危险的。这次左派确实联合起来了,但这是因为他们可以同时低成本地对付一个共同的敌人。如果没有共同的敌人,那他们要实现恐怖的高度集权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为什么1978-2012年中国有些言论自由呢?真的是因为那三代领导人人品好吗?不否认存在这种可能,但我更倾向于认为,他们是没有这个能力或动机。

腊肉腌制好以后,接任的不是毛二胖,而是权力真空,于是存在不同的派系。之前没有贪污,是因为腊肉是绝对的个人集权,贪官是他的财富的分流,所以他要阻止也有能力阻止。之后没有绝对集权者,领导班子就换成一群贪官了。

贪官可能会利用自己的资本公报私仇来给人扣上因言获罪的帽子,但是没有动机去搞系统性的言论审查的,因为贪官为了贪更多,就必须让百姓拥有相对的自由去发展经济,而不是像个人集权的时候,全国匮乏的资源一个人想拿多少就拿多少。

假如最上面有两个贪官,一个希望和另一个一起集权,就需要通过控制所有资源,这样团结起来可以成功,但绝对会经济下滑。所以第一个去控制,第二个就可以不控制,等第一个崩溃了以后就吞并他,这就是纳什均衡。两个贪官都如此,很多个贪官,或者说金字塔的权力结构,就更是这样。如果一开始就是个人集权就没有纳什均衡了。

既然不在经济上控制百姓,言论上也没能力穿过资本去搞大控制。

除此之外,个人集权确实是会控制所有人的言论;至于很多个贪官,确实不希望百姓得知自己的龌龊事,但他们更怕的是自己上面的人控制自己的言论。所以,如果权力结构是金字塔型的,那就不太会有太强烈的言论控制;如果是上面一个点下面一条线,那言论控制就会比较严重。典型的模型对比除了刚才提到的一共/二共,还有苏联/苏修、明初/中晚明等。

还有,习近平上台以后言论自由收紧,不能证明他的人品比别人差,但他更聪明、更有手段,有伪装成老实人的反对派——之江新军。所以他能实现集权。但我认为他没有能力完全取消市场经济,任何一个人都没办法在社会没有明显发生动荡的时候完全颠覆较为成熟稳定的体系。不过这个肯定伴随着随之而来的言论管制。

至于美国左派的big tech巨头,也是一个原理。除非真的像打完抗日、军费导致通胀的民国一样,动荡、中产阶级财富缩水,不然他们就没有办法实现毛腊肉那种极端的控制。

不过,这些都是在利用目前的科技水平能够套用的模型得出的结论。科技水平不同的明朝和一共二共在这方面虽然类似但也已经有明显的区别,后者更可怕。如果big tech真的搞出什么特别恐怖的技术,这种模型还能不能用?这个第4点再讲。

2.左派和中共勾兑,中共喜欢搞高科技审查、渗透美国

和中共合作这个倒是和左右没那么绝对的关系。极左右两派都不是很喜欢全球化,极左讨厌市场经济、极右讨厌多元文化;偏左和偏右就都喜欢,原因也是这俩,调换一下就是。

现在来看肯定是那些左派的big tech巨头亲共,右派反共。但从80年代开始除了川普,就是共和党总统普遍更亲华,民主党总统也还算亲华但总是搞事。因为左派和习派合作,右派和江派合作。江泽民代表贪官,习近平代表集权。

80-10年代初主要是江派统治中国,江泽民同学的女儿赵小兰是共和党人,所以共和党和江派走得近。赵小兰主要是航运业,也是交通部长,两国都是为了赚钱;大数据监控、阴谋论什么的不敢说没有,但也应该没那么多。

然而现在江派被打,共和党就开始反共了,其实就是反习,那么民主党肯定就要亲习。恰好,代表集权,习近平就得搞big tech,也跟美国左派的公司对上了。

美国那边两党的意识形态相反,但统治模式相近,毕竟有宪政在那。中国就不同了,江派的统治模式是不断开放,引进外资,保持经济增速不低于自己的剥削速度,确保一定的就业岗位,但劳动力价格上升后这招就没用了,他们也没办法一瞬间就完全控制人民,只能给新的福利,比如选举权,来维持统治。

然而在劳动力价格接近中等收入的2012年,意想不到的习近平上台了,他做到了另一种统治模式,就是大数据监控。而且,由于没有纳什均衡,习近平还能搞其他的阴谋,比如渗透美国。江派肯定也在渗透,不过那主要是赚钱,不太可能团结一致搞出一个特别长远精妙的计划来颠覆美国;习派就不同了,他有更强大的动员能力,可以调动即将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百姓以及被自己完全控制的统治集团,利用庞大人口堆砌起来的gdp通过各种计谋颠覆动员能力较差的美国。

所以说,和中共合作不一定会导致美国被颠覆,还能赚钱,如果现在还是江派就不会搞成现在这样。

所以应不应该和中共合作呢?当然不应该。因为作为一个曾经用计划经济控制所有人的政党,现在对基层的控制力度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习近平能够上台,搞出那么多阴谋,是偶然的意外,但毕竟有可能做到,而且确实做到了,和这样的基层控制力不无关系。而且他时机也选得很对:虽然他无法恢复计划经济,但他可以在民主的前夕加强集权,在动员能力乘以gdp刚刚超过美国的时候开始实行阴谋,恰好选了极短的、两边能同时满足的时间段,非常高明;选其他的时间段开始行动,要么就被推翻,要么就被制裁然后被推翻。如果是台湾那种小国或者是基层控制力较弱的国家,用这样的路线成为民主发达国家没问题,出了意外把它解决就好了;但中国这种大国,一旦出这种意外,后果不堪设想。

3.我们要拒绝公开私密信息、要求他们利用230条删帖时要说出正当理由

第一个是最基本的上网安全,不管什么时代都得重视。第二个感觉有点问题,理由正不正当不是百姓说了算的。如果传统的政府对言论自由的边界的定义较为成熟,那不断变化的网络时代,法律、道德的变化就很难跟得上了。所以要么就压根不要发展大数据,要么就要制衡big tech公司的权力。因此:

4.还要发展little tech进入市场来破除垄断

Josh Hawley的办法则是自己去拆分寡头。哪个更有效呢?下次再说。

不过,之前提到的,科技进步的未来可能不能使用那个集权、贪官、言论自由的模型。如果让我用理性去分析的话,我依然觉得能用。

我们总是说,大数据导致政府监督人民更容易。但是,大数据的存在不也使人民的声音传播得更迅速了吗?如果人民的声音传播的速度是k1,政府管控的速度是k-1,那如果是一级动力学反应,平衡常数K就是k1/k-1,所以,理想状态下,随着科技的进步,只要人们使用科技能力的进步幅度不低于政府就行了。

但这里有几个问题:

(1) 虽然平衡常数不变,但如果两边的k都变大的话,那达到平衡的速度就会快很多。所以,古代一般是近300年一个朝代,但现在是几十年就一次经济危机,就是资金流动性变快的结果。如果经济上是治乱循环,言论自由上是民主独裁循环,那未来的循环周期就会短很多。

(2) 由于新科技门槛高,百姓和政府掌握技术的水平其实是会不断拉大,k-1会增长得更快,更容易陷入独裁。但好像也不是。如果把这个比作朝廷和百姓的武器差距,那现在的差距也肯定比古代大得多。但怎么现在那么多国家都实现了民主,而古代一个民主国家都没有?一方面是古代人素质太低,不适合民主(我不是五毛),另一方面是,现在的实现民主,不是农民起义,而是中上层阶级也在用资本来对抗阻碍自己获利的独裁者,最终妥协地实现民主。高科技时代的言论自由也一样,关键是不能一个人集权,要有中上层阶级的制约。

所以,好像大数据也没那么恐怖。但我并不希望大家这么想。我凭着理性得出这样的结论,但我是一个conservative,依然需要明白自己的理性是有限的,我分析出来不恐怖不代表真的不恐怖,我无法预测未来会发生什么。很多先进东西,我们不能凭着理性去接受。大数据是这样,其他东西也是这样。我们不能让人们改变上帝对这个世界起源的定义,对性别的定义,对婚姻的定义,对生命的定义,对经济政策的定义。人类觉得改变这些定义不会有什么后果,我也说不出会有什么后果,但我唯一能肯定的是:肯定有后果。人类总是掉以轻心,被自己的智慧和骄傲反噬,历史总是在不断重复。

不过,研究大数据也不见得一定是要搞什么巴别塔一般的工程,绝大多数人还是为了赚钱。这样的话,根据conservative的原则,还真的没资格去禁止他们研究。所以,赚钱可以,但我们必须更重视对伦理的讨论。教会一定要为此发声,一定要守住底线,不要被日新月异的新观念所淹没。

这才是conservative存在的意义。

( 由 作者 3月10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CPAC观后感】国务卿Mike Pompeo

观后感:

我真的很喜欢Pompeo,他非常的真实、直爽,而且他和我的意识形态实在是太相似了。很多社会议题的保守立场,共和党人都不太敢说得太直白,但他就敢。而且,他也是对中国很强硬,却愿意认真研究中国文化的人,虽然我不认同他对中华文化的美化,但我依然对此感到无比的亲切,或许我真的是民族主义狼奶没吐干净吧。

他真的很像他所说的爷爷,一个遇到挫折也要坚持做警长的人,因为他让我们不要因为周围环境的非议就放弃做我们自己。这太励志了。在全世界都在打压传统价值观的时候,我们更要突破阻力,传播自己真实的想法,而不是遮遮掩掩,也不能放弃自己的计划,这才是我们存在的意义。

他反对巴黎协议,这个也很对。美国应该能源自主化,这不会加重污染,如果不这样的话美国也不会少用资源,不会减轻污染。也应该重新扶植实体产业,把工作从中国人手里夺回来,这四年的经济成果证明了这一切都是可以做到的。

更大的成就是外交。对伊朗宗教政府该制裁就制裁,威胁美国的苏莱曼尼该杀就杀,还不发动战争地阻止了叙利亚的暴政,证明了至少这四年的美国政府是相当正义的世界警察。而且亚伯拉罕条约实在是应验了以赛亚书的预言。现在的中东像是重演了当年的局势:仍然是那个灯塔以色列;仍然是那个残暴封闭的亚述、巴比伦(伊拉克、叙利亚);仍然是那个骨子里很开明的、文明延续至今的、人民还带有美丽的巴列维王朝的记忆的波斯帝国;仍然是那个关系比较复杂却不是绝对邪恶的敌人、有许多可取之处、富庶而人口密集的埃及;仍然是那个有冲突,但有时也会愿意帮忙建设圣殿,现在有一半基督教人口的推罗西顿(黎巴嫩)。这四年对中东的建设绝对有上帝的旨意在,然而最近对伊朗的空袭很可能会让这样伟大的进程毁于一旦。

除此之外,对中国的制裁,朝鲜无核化,建墙挡住墨西哥毒贩,等一系列的行动,实在是有太多功劳了。这些事情,真的不能忘记。他只是叙述一遍,就能激起人们尘封很久的自豪感了。

不过,作为曾经的军人,Pompeo虽然反对战争,但要让年轻人们站起来,随时做好守护自己国家和自由的准备。这个,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做到。我很惭愧地说,我不能。不过,美国人至少曾经是能做到的,这都是最纯粹的、无可挑剔的爱国,不是那种无脑的集体自恋的民族主义。

Keep grinding, wear them down, pipe hitter!

( 由 作者 3月9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CPAC观后感】德州参议员Ted Cruz

观后感:

我严重怀疑此人和政见不同的人对线以及最近躲到墨西哥被人批评,导致了一定的精神创伤…

不说他批评加州防疫强制政策是否合理。我就感觉有个概念有些模糊:liberal。

他似乎自称是在守护liberty,和左派对立。但在绝大多数语境下,好像左派才是liberal,毕竟progressive要吸引现代人,必须强调liberty。Liberty和liberal可能是同义词,就算不一样也很容易混淆。所以,谁才是真正的liberal?

他认为左派在首都设置军官,并通过fairness doctrine、230条款来打压对手的言论自由、搞自己强大的宣传机器,因此他们代表限制自由的势力。除此之外,还说他们提升失业率,并通过说客来给人洗脑,还想赶走真正代表民意的、不需要说客发声就足够的川普,因为共和党能够代表所有阶层的利益。

经济方面确实是这样。言论自由方面,虽然没说错,不过左派搞言论审查,是来源于党争、过大的权力、不合理的法律以及他们糟糕的人品。所以目前对左派政客的攻击是合理的。但有没有证明这样的行为来源于他们的意识形态呢?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个人认为是有的。Ted Cruz在这里说左派宣传progressive,于是打压其他的思想。虽然progressive本身似乎并不包含严厉的言论管制,相反,提倡自由,但从实际操作上来看,左派把他们不喜欢的言论都打成“歧视”然后管制,右派就很少把左派的言论打成“离经叛道”然后管制。

这是因为,无论是持有哪种思想的人,都不太愿意遵守程序正义,而打压其他的思想。在所有的意识形态当中,左派思想本身相对来说并不算太喜欢搞言论审查的;只不过,美国立国之初就把言论自由作为原则。所以,美国的右派虽然有自己的观点,但也是为数不多的会坚持这个原则的群体;左派则自己定义出了一堆自由,却因为反对美国传统,就并不重视这个原则。所以,美国的右派当然更有资格称为守护liberty。

然而,贴上liberal的近义词的标签是把“自由”作为自己最重要的思想纲领,这我就不认同了。

Ted Cruz说自己坚信的一个原则就是信仰自由,这个Kristi Noem也强调了,不像左派只让人信仰进步主义。的确,进步主义不是真理,但真理是真实存在的。信仰自由只是给了人们寻找真理的权利,但并没有把人引向真理。

如果国家机器只允许真理存在,那就是政教合一的制度,这也是不对的。虽然让人民自由选择,人民会堕落,但如果只让政府来选择,那就会堕落得更快、更彻底。士师时代就不存在这么一个国家机器,于是人们总是自发堕落,但在受到惩罚后重新悔改,从来没有灭绝过。王国时代,则是政教合一:好的王确实更有权利把人回转,但要堕落起来就更严重了,最后以色列直接变成了撒玛利亚人,犹大还好一些。

美国是第一个政教分离、信仰自由的国家,但现在却是唯一一个还保留一定信仰的西方发达国家。很大的原因是教会并没有直接拥有政治权力,这样反而可以让他们免于陷入政治腐败以至于思想腐败当中;但由于言论自由,他们的声音也一直都很大。所以,如果要让人堕落得慢一些,教会就不应该有政治权利,但必须发声,发出很大的声音,让人们在选总统的时候,只接受有信仰的总统。

虽然在法律上允许异教徒的存在,在社会层面上却并不应该接纳他们的思想。所罗门为什么让以色列分裂、由盛转衰?就是因为他和外邦人结婚。于是犹太人从巴比伦回归之后,他依然是一个以斯拉反对和外族通婚所用的反面教材。现在的救恩虽然不仅仅属于犹太人(也可能完全不属于),而是属于所有信神的人,但我们依然要和当年一样警惕,不接受现在的外邦人,就是异教徒。虽然法律上允许他们信仰自由是目前的最优解,但我们必须宣传正确的信仰,吸引而不是强迫他们加入。这样才能比政教合一的制度更成功地守住信仰。

所以,Ted Cruz强调信仰自由,以及其他的言论等自由,这的确是非常重要的。但是,自由只是手段,不是目的。找到真理才是目的。

可惜,现在的人们只想要利益,不想要真理。所以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都必须给自己贴上liberal的标签,并把对方打成独裁者,在这样的基础上才能传播自己的思想。这完全是本末倒置了。

所以,我反对Ted Cruz这样强调liberty。

回复文章: 【CPAC观后感】南达科他州长Kristi Noem

4.真正的精华:最后的故事(一定要看!!!)

(剧透警告)

Kristi的父亲是一个非常努力的农场主,让她从小就想成为他。可惜他因为车祸去世了。

在那之后,她来不及悲伤,就需要面对残酷的事实:她需要接替他来打理农场,但自己什么都不会。

她很想再问他一个问题,就一个也好。

可她只能自己开始整理遗物。然而,她发现其中有一卷磁带。打开来看,原来她的父亲早就把各种农业商业知识录好了。她看着里面的父亲,感到了无比的,奇妙的平静。她再也不用问父亲了。她那时学到的,比父亲在世时的知识加起来还更多。

她明白了,原来,这就是神的作为。虽然父亲已经离开了她,却依然把恩典留了下来。

自己去看她讲的吧。我只是复述出了那个很蠢的故事,然而这么蠢的故事竟然让我强忍着才没有哭出来。

我们一直以为耶稣升天后,天父离我们很远,可是,他赐给我们圣灵保惠师,“要将一切的事指教你们,并且要叫你们想起我对你们所说的一切话。”

神对我们的恩典,绝对是够用的,且超过我们的所求所想。

什么是conservative的核心?

不是清规戒律,不是新朝雅政,而是这四个字:“唯独基督”。

能把这个表达出来,就完全可以弥补之前对conservative的错误定义。是啊,无论是谁的定义,能比基督的定义更标准吗?无论是散发着多么正义的道德和制度,没有了基督,还能算什么呢?

能意识到这点,她就比那些自学农业知识的天才,更有无与伦比的大智慧了。

可惜下面的评论没一个意识到的。

( 由 作者 3月4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CPAC观后感】南达科他州长Kristi Noem

3.次要的精华:反华、教育(没兴趣的不用看)

反华不用说了。精华。

她还很强调教育。我就不说教育的内容是完整的conservative还是被阉割的conservative了,但是记住历史是非常重要的。相比于个人因为骄傲和情欲而堕落,一个种族的后代因为忘记祖宗的教训而堕落是更常见而严重的。

进入迦南地后,人们不断地堕落,被侵略,悔改,兴起士师,复兴,士师去世,重新堕落。比如第一个士师俄陀聂就做了40年,死后不知道多久,人们又堕落了。每个士师都做了挺久的,有的甚至80年,还有连续几个比较短但加起来比较长的。人类总是忘记历史,但周期有多久呢?能包含多少代人呢?至少40年,那也不太像是同一批人悔改然后又堕落,真正的堕落普遍至少是下一代了。

再比如,王国建立以后,开始行善的王后面完全堕落的,也只有约阿施和刚刚提到的亚玛谢,然而他们一开始就是凭着勉强而不是真信而行善,比如约阿施是因为被耶和耶大监督而行善。那些一开始就表里都很好的王,很多在最后也有问题,比如所罗门娶外邦人,亚撒晚年行暴政、不听劝谏、不求神治病,乌西雅因为骄傲而越权献祭,希西家因为复活而骄傲、不感谢神等。但他们都没有彻底堕落,依然承认神的存在。王是世袭的,素质参差不齐都能如此,更别说当年直接被神拣选的士师,问题就更少了。一个人早年如果内心专诚,后面也难免会被情欲和骄傲所困,但彻底离弃神的,不敢说没有,但目前还没找到。

所以,虽然人的自律性很不可信,但同一代人早期因为被惩罚而转向神,内心大都会很专诚,似乎不太会在死前普遍重新堕落。关键还是要让自己接受的教训尽可能地铭刻在下一代的脑中。

她最后也说了,传递story比fact、statistic更重要。我个人认为是一样重要,但我们不能强求每个人了解事物的细节,也没必要了解那么多。但story,是绝对要记住的,它传播力度更强,而且不仅是有无数的经验教训,也因为很多真理都藏在了人们未被发掘的直觉当中,我们可以体会到更有价值的新东西。这是之前的人类最宝贵的遗产。

回复文章: 【CPAC观后感】南达科他州长Kristi Noem

2.真正的糟粕:乱定义conservative(最好看下)

观众沸腾了很多次,其中有几次是她提到了美国多么特殊,多么伟大地实践并推广了自由;还有几次是,人民应该拥有自由,要反抗左派对个人自由的弱化的洗脑和剥夺。

她解释conservative的定义,最强调的是god given right,是国父的要求:政府不能打压个人自由。这也是美国独立的基础。所以不能丢弃这种高尚的信念。

自由和爱国。这当然是conservative,但这是被阉割过的conservative。

Conservative的反义词liberal是什么?是人在骄傲的情况下,觉得自己有资格放弃对神的敬畏。耶和华就是conservative,巴力和亚舍拉就是liberal。亚玛谢敬畏神于是不断强大,战胜以东后却离弃神,于是连北国以色列都打不过;玛拿西拜偶像于是被亚述掳去,受到惩罚后就悔改。所以说conservative和liberal的区别是是否敬畏神,而不是国家强不强大。国家强大,人人都喜欢;敬畏神,却和人的情欲和骄傲矛盾。所以,长期利益是conservative的奖励,而不是定义。

现在的conservative也不是什么民主指数、财政政策什么的。在近代,专制是右,共和是左。但是共和制不是一种信仰,而是获得一定经济实力之后的人民的诉求,是自然形成的,是挡不住的社会发展规律。然而在形而上的领域,近代的保皇派和共和派有同样的信仰,只不过当时维护原本统治阶级的利益集团比较强大。所以更多的是利益的冲突而不是信仰的冲突。

现在的信仰的冲突就大了,因为新的巴力和亚舍拉出现了,那就是和神对世间万物的解释矛盾的人的解释,将人的知识和利益至于对神的敬畏之上的liberal。这不是社会发展可以解决的矛盾,这是无论在哪个发展阶段都不能放弃的思想底线。支持全球化贸易、支持牺牲民主换取效率、支持控枪、支持高福利,但在形而上层面没有放弃思想底线的,也算是conservative,当然这是比较蠢的conservative。

Kristi只是稍微提了一下反堕胎,其他的基本都在讲美国传统和自由。这当然属于conservative,但这只是最不重要的东西。然而,如果她宣传很多符合圣经的真理,让人思考自己的罪性,那就人们就不想听了。又要conservative,又要人听,当然要说和人的欲望不矛盾的东西。人人都喜欢自由,所以她只说自由;人人都有民族自豪感,所以她只说要爱美国传统。她把人们真正应该敬畏的原初本体推迟到了18世纪后,并在人和神矛盾的时候向人让步,虽然努力把人的恶欲尽可能地排除,但无法引进更多的真理。这不全是她的错,这是人类最可悲的地方。

回复文章: 【CPAC观后感】南达科他州长Kristi Noem

观后感:

1.虚假的糟粕:吹嘘防疫成果(不用看)

Kristi Noem是南达科他州长。南达科他的政策是完全不封闭学校和教堂,不强制口罩,重点在于医疗资源。所以的确,经济没有停摆。失业率全国最低,工资没有明显降低。而且医院也没有人满为患。

除此之外,她还提到了一个反面教材,纽约州长Andrew Cuomo。她说他的黑点是三月份把人关在老人院不让去医院,医院都是空的,然后掩盖50%的死亡数据,更重要的是,左媒一直在掩盖。除此之外,他搞封城,影响了经济。

这衬托出了Kristi Noem的功绩。但是她对死亡数据只字不提。

所以,南达科他和纽约州,哪边防得更好呢?

https://covid.cdc.gov/covid-data-tracker/#cases_deathsper100k

根据cdc的数据,南达科他死亡率2.13/1000;纽约州除了纽约市(1100万人口)死亡率1.63/1000,纽约市(840万人口)死亡率3.51/1000。

都是全美较为严重的,整体上来看是南达科他低一点,但南达科他的人口密度更低。

不过我更倾向于看城镇化率。

假设所有的死亡数据都是城镇人口,假设2010以来城镇化率没有变化,假设只要是城市那死亡率都一样和人口密度无关:南达科他州是56.7%,纽约州是87.9%,如果纽约市的城镇化率是100%那纽约州其他地方大概是略低于80%。

所以如果是死亡率除以城镇化率的话,那南达科他就更严重一些,这还没考虑纽约市更剧烈的人口流动。

另外,纽约一共爆发了两次,第一次在4月中旬最为严重,第二次在今年一月下半月最为严重,现在还没结束。南达科他只爆发了一次,在11月中到12月中最为严重。因为第一波没怎么影响中西部,所以只比下半年的话,那差距就更大了,当然这有可能是纽约人被铁拳砸了一遍以后更谨慎的结果。

但是考虑到Cuomo隐瞒死亡数据,可能纽约的情况比描述得更糟一点;Kristi表示南达科他测得更认真,可能实际情况会好一点。

所以具体是哪边防得更好?就很难说了。

但是除了病例数以外,南达科他其他的表现肯定远好于纽约。而且,Kristi肯定是一个远比Cuomo更好的州长。她更真实、善良、温柔、清廉、保守,南达科他也肯定远比纽约更宜居。

然而,在整个speech当中,Kristi对死亡数字只字不提,人们也不愿意去查具体数字,被热血沸腾的文字冲昏了头脑。这么传播开来,南达科他的防疫方式的优点被放大,缺点被缩小,尽管她没有主动说谎,但选择性的叙述真相,等同于说谎。

另外,虽然这次哪边防疫更好很难说,但强制和不强制相比,总有可能会出现强制比不强制结果更好的情况。但就算如此,政府真的有权力去强制吗?如果不强制,对个人来说,如果他注意一点,那他的生活不会受到影响,同时也能不感染。所以,虽然数字难看,但感染的责任在于个人。给予人们选择权,没有任何错误。当然实际情况比这复杂得多,这是我们应该思考的。

回复文章: 我在考虑b站大会员以后要不要再也不续费了?

要钱的不是可以去樱花动漫看吗

回复文章: 我可能是有些情绪化,但我没有被害妄想

@青年 #128532

虫文门是崇文门的谐音吗?

不是学心理的

真的不是吗...好像全都被你说中了

( 由 作者 3月2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47名參與初選泛民主派被落案起訴顛覆國家政權

@倪倪 #128484

我觉得汉地分裂最好。联邦也还行。

( 由 作者 3月1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47名參與初選泛民主派被落案起訴顛覆國家政權

@倪倪 #128443

最好香港新疆西藏都独立出去才好

别忘了广东福建浙江江西湖南湖北四川山西

回复文章: 我可能是有些情绪化,但我没有被害妄想

@Wolfychan #128456

我尽量。希望神能抚平我的伤痛

回复文章: 我可能是有些情绪化,但我没有被害妄想

@thphd #128454

逻辑没有,经历就有。

我所见过的女性都是跟班主任勾结来孤立我的。她们在工作学习上的成就也不如男性,只是因为中国的小学考试比较适合女性并且她们早熟就形成了优越感。

万分之一这个数字很难确定,但我对我同学的看法就是她们只会有破坏不会有贡献。

如果你觉得这种言论会影响本站人气,可以删评,但希望不要把我封禁,我以后也会配合,不发表这种言论。但我的想法不会因此而改变的。

回复文章: 右派自媒体含川量不足有什么后果?左右对立如何破?中国人觉醒都得靠变异吗?墙国反贼采访说真话的徐某人

@天下无贼 #128445

理论上没错,但国家只有一个,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现在中共需要发展经济于是必须有限度地向法律妥协,但如果是腊时代就是一个人控制几亿人,就不用了);宗族“战胜”国家后,不止一个宗族,而是很多个,互相都得妥协,不同的宗族都不能凌驾于法律上。

民主不是一种信仰,而是能让利益最大化的结果,是符合自私的人们的追求的,不仅是属于“信仰民主”的“高尚”的人。

( 由 作者 3月1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我可能是有些情绪化,但我没有被害妄想

@Wolfychan #128446

所以这个想法不来自于圣经,来自于我被迫害的悲惨经历

回复文章: 右派自媒体含川量不足有什么后果?左右对立如何破?中国人觉醒都得靠变异吗?墙国反贼采访说真话的徐某人

@天下无贼 #128433

没有直接关系,但在现在的中国有关系。

中共把所有的人原子化地控制住,让人的集体认同是整个国家而非自己的宗族,因此民主意识淡薄。

宗族没有彻底瓦解的地方,就会在国家和宗族的二元君臣关系下寻找妥协之道。在现代,民主就是最适合的道。

英国的大宪章就是类似的原理产生的。

回复文章: 右派自媒体含川量不足有什么后果?左右对立如何破?中国人觉醒都得靠变异吗?墙国反贼采访说真话的徐某人

意大利小粉红多:O

温州小粉红多:X

这次疫情最开始的时候,武汉人表现得完全没有政治意识;而温州疫情第二严重,政府也处理得不好,于是被温州人包围了。为什么温州人那么不一样?因为温州模式是以小家庭为单位发展轻工业,先市场化后工业化。再加上温州农业条件太差,于是宗族抱团现象严重,从商的比例也很高,永嘉学派的叶适就是最好的体现。在意大利还因为过于勤劳而让本地的鞋厂倒闭了,于是被人打砸抢烧。因此温州人主要是宗族和利益认同,没什么政府认同,更有民主意识。和闽粤比较像,和浙北不太一样,后者虽然没什么政府认同,但由于他们的商业发达是因为农业条件太好而不是太差,所以不是被逼出来的,不需要宗族抱团,于是社会更原子化。

武汉则是很晚才变成陆地的,在南宋时作为前线重镇以及货币兑换枢纽才崛起,产业转型落后,在明清时期是粮仓(第一产业)。不过他们好歹也拥有改开后第一条小商品批发市场,汉正街,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其实也还行啦,湖北的民主意识不算太差的,比如第一个民选人大代表姚立法)

回复文章: 我可能是有些情绪化,但我没有被害妄想

@thphd #128383

其实我也把自己比喻成阿篱过,结果他不开心就让我改了。。。

回复文章: 什么侮辱英烈?伟大的战无不胜的冈比亚战神加持,中印冲突中党国战士横扫千军战国无双

您好。请问您是不是白豆沙本人?白豆沙的视频简介说“我仅仅在上述账号发布视频,其他社交媒体账号里转发的与我无关”,其中没有2047。

如果这是您本人,希望您能利用自己的人气在油管推特多多宣传本站,谢谢!

回复文章: 我可能是有些情绪化,但我没有被害妄想

@natasha #128326

我不讨厌中年妇女(甚至很喜欢)和外国女性,不过可能是因为年龄和文化差距太大导致她们的阴暗面不清晰。的确,我喜欢和她们交朋友,不会受挫;也不会和她们竞争也就不会受挫。95后的话就不行了。

问题是,这样的言论在世界观差距很大的大多数人听上去极端,却没有办法证明是错的;而且也没有煽动恐怖主义和纳粹主义。这为什么会违规?

回复文章: 我可能是有些情绪化,但我没有被害妄想

@natasha #128318

不管这是不是一种“病症”,我都为我找到了这样的真理而感到自豪。

回复文章: 我可能是有些情绪化,但我没有被害妄想

@青年 #128259

不能说把中国人都扔进火葬场烧成灰

对不起,下次不会了

可以说中国人就是不容易融入文明世界

你说的。我以后再说类似的话你们不能封我。知道了吗?

回复文章: 我可能是有些情绪化,但我没有被害妄想

@青年 #128255

我忘了说了,如果捣毁这个网站的付出没办法给我带来相应的收益,我就不会这么做。但阿篱还会。所以我不是阿篱。

回复文章: 我可能是有些情绪化,但我没有被害妄想

@青年 #128252

随便你怎么说。我认为女性除了生孩子以外对人类社会的贡献还不如男性的万分之一,因为她们能力不行。

我们观点不同,也都没办法证明,但都不应该封禁,不是吗?

回复文章: 我可能是有些情绪化,但我没有被害妄想

我可能是有些情绪化,但我没有性别歧视

我最近是比较情绪化,所以有些话的语气不是很恰当。

但是,我认为妇女不能顶半边天,是因为妇女确实不能顶半边天。她们只适合在家里生孩子。这不是歧视,这是客观评价。

你可以认为我的看法是不对的,但请你证明妇女可以顶半边天,我相信你绝对证明不出来。就算你真证明出来了,我也只是水平不够,没有违规。如果表达这种立场就封禁,更加证明了你们有多龌龊、多邪恶,我有多正确。

当然,发泄、情绪化是违规的,这个没问题。但情绪化是我个人的问题,不是持这种立场的问题。

回复文章: 我可能是有些情绪化,但我没有被害妄想

我可能是有些情绪化,但我没有国籍歧视

我是因为情绪化才说出了支那贱畜这样的话,这确实不对。

但如果你们非要认为中国国籍的人不比其他人糟糕,这就是你们的不对了。

中华文化影响下的人的特征是很容易改变,接受其他的思想。很可能接受真理,就是融入西方社会的华人,以及中华文化圈资本主义国家的人;也很可能接受邪恶,就是接受了左翼思想的中国大陆人。现在的西方国家只剩美国还没完全抛弃真理,但也快了。所以难以同化中国人,中国人就会成为危险性极高的祸害。所以现在中国大陆人不是蠢,但非常坏,比任何国家的人都坏,而且由于不蠢,危害极大。

这不是歧视,这是客观评价。你可以认为我说得不对,但不能认为这种观点违规。

回复文章: 我可能是有些情绪化,但我没有被害妄想

我可能是有些情绪化,但我不是翻版阿篱

我不知道党妹对阿篱的迫害是否属实,双方都没有提供明确的证据,根据无罪推定原则,党妹没有迫害阿篱,阿篱说自己被党妹迫害也不是说谎。

但阿篱在之后对其他事情的描述让他彻底丧失了信誉。比如认为有事找大哥下台是rebecca的污蔑,还说2047派左胶渗透膜乎让大哥错误地封号。一派胡言,我感到非常气愤。rebecca不过是把他的三个小号抓了出来而已。而且大哥怎么偏袒冲浪tv、怎么滥权的,我是经历过。阿篱明显就是为了斗争而散布假消息。

2047明显不同。我只知道我目前并没有因为传播正确的价值观而被封号。如果换成阿篱这种,肯定会传播一堆假消息污蔑我然后封号。如果某一天我真的只是因为观点太正确而被封号,那我应该会立马投奔阿篱,但我相信不会有那一天的。

我和阿篱的行事为人也不同。他对2047的攻击完全是无效的,只能不断地自取其辱、浪费时间。如果我的心理崩溃程度更他差不多,那我肯定会研究更加高效的斗争策略。散播假消息或许是一种手段,但他的假消息也太漏洞百出了。

回复文章: 如何看待近日英国王室和梅根之间的事情?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3月12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膜乎傻逼管理员index又滥权了
标记为删除
回复文章: 膜乎傻逼管理员index又滥权了
标记为删除
回复文章: 膜乎傻逼管理员index又滥权了
标记为删除
回复文章: 【音乐】少司命 - 梅坞寻茶
标记为删除
回复文章: 新冠疫情,最倒霉的是运动员。
标记为删除
回复文章: 我想跟虫文门同学说几句话
标记为删除
回复文章: 品葱流量是不是远高于2047?
标记为删除
回复文章: 品葱流量是不是远高于2047?
标记为删除
要么是选票,要么是子弹,要么是自由,要么是死亡。如果你还没有准备付出代价,那么就请不要说什么自由。 ——马尔科姆·X,1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