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朔 点赞过的内容
趙少康 中廣集團董事長
回复文章: 习任内中国经济下行的根本原因

总结的很好!我再补充几个原因。

6,人口红利消耗殆尽,城市化瓶颈

原定今年四月公布的新一轮人口普查拖延发布结果,国家统计局负责人表示“需要做更多准备工作”。足以人口问题的严重性。这是历年来人口普查中劳动力人口的首次下滑。套用过去党媒新华网的说法,自改革开放后1980到2010年的三十年间,中国劳动力适龄人口从5.6亿增加到9.2亿。而这么多年后的今天却要面临严重的人口老龄化问题。而中国69岁以上老人占退休人口的52%以上。正如海外观察者所述,中国面临未富先老的困境。

而同样在过去的四十年中,借助经济全球化的快车。中国城市化蓬勃发展。从改革开放初城镇长住人口只占人口总数的20%不到,到2017年的57%。(应该有水分)因为地方政府的土地招拍挂制度发展房地产,为地税提供了可观的收入。而今天房地产产业的萎缩。楼市供远大于求,三四线城市出现大面积烂尾楼的现象。

7,农业国家工业化的后发优势结束

一般来说,农业化国家在外向型工业化的潮流中发展速度都能非常迅速,对比韩国50年代到80年代的汉江奇迹和蒋经国担任行政院长和主政时期的台湾十大建设。但是,当初步工业化达成的时候,经济增长放缓或者停滞是难以避免的。

8,财富分配不均,社保金亏空,人均可支配收入低,带不起内循环的国内市场

由于过去地税过度依赖房地产的畸形发展使得房产占到城市中产阶级总资产的90%以上,因为医保社保的亏空,使得中产阶级在背债的同时不得不储蓄。加上压榨劳动力,996超时工作等恶性竞争使得很多城镇居民不可能拥有像西方发达国家市民阶层一样的购买力。完全是带不起的内循环。

9,国进民退,经济政策偏袒尾大不掉的国企,挤压民企的市场空间

举例,同样在银行对企业的贷款中,对于国企的利息只有3%,而对私企有7%到8%,而对小微企业有的超过11%,使得民企融资困难。

10,经济畸形发展,资本高度金融化

前文已经举了过度举债开发房地产的案例。另外则是资本金融化。10年以后,传统的劳动力密集型产业不断萎缩,而因为国家对市场的过度干预以及政策的不确定性,加上楼主所说的技术创新环境的限制等等,使得民间财团出现跑马圈地赚快钱的现象,而不注重实业制造业发展。举例,数年前的共享概念,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不考虑运营维护成本而盲目融资扩大市场,在一两年的时间内都出现了资金流动性问题。

说真话的徐某人 油管同名频道:说真话的徐某人
发表文章: 日本副防長稱台灣為“兄弟國家“,出雲號航母化改造完畢,最上級護衛艦也要下餃子!日本人到底想幹嘛? | 說真話的徐某人
youtu.be/KAR_vzbe0SM

日本海自率獲新艦,實力將大增?其副防長是在什麼場合下說出“台灣是兄弟的言論的?在未來的國際政治中,日本到底是個什麼樣的角色?

00:00 開場 01:20 出雲號航母化 04:40 最上級下餃子 07:35 全面碾壓054A 09:31 誰是日本?誰是中國?

嬉笑怒罵均可說真話,左右中間都可作觀點。這裡是一個討論社會議題的頻道,尤其關注中國與歐洲。我的觀點皆為出自肺腑,但絕不會客觀中立。因為那樣,就沒有意思了哈哈😆 歡迎訂閱:https://tinyurl.com/y3p6zy8r​

電報群(進群先看群規):https://t.me/partyofmrxu 若鏈接失效請在TG搜索:徐某人的茶話會 Discord:https://discord.gg/BCYYehETVk 推特:說真話的徐某人,@xumouren_yt Youmaker: https://www.youmaker.com/c/Al76y446BVY0 Odysee:https://tinyurl.com/y7ndw7bn 2047論壇:https://2047.name/u/6568 聯繫郵箱:[email protected]

"Scott Buckley - Pathfinder" is under an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CC BY 4.0)

#海上自衛隊 #出雲號 #日本副防長 #台灣

2
7月3日 52 次浏览
发表文章: 赤井心和桐生可可事件是不是真的与中国有关?

赤井心无限期停播,桐生可可宣布7月1日毕业,cover的创意总监是中国人。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她们两个被ban肯定跟中国有关系。

3
6月14日 217 次浏览
发表文章: 化星(edited)

我读书的时候,她会突然冒出来;我在家吃饭的时候,她会突然冒出来;我去超市的半路上,她会突然冒出来。晚上我睡觉时,她甚至会说,要钻到我的花猫抱枕里去,因为我被窝很暖。

她挡在斑马线中央,我只好径直穿过去。后面的车从斑马线碾过去了,她已经又跑到超市门口了。总之我没有办法装作看不见,那未免太冷酷太伤人,所以我就假装和耳机里的人打电话。

这次去超市,打电话就是这样的:

“不,那个洗发水太贵了。”

“不,那堆苹果都蔫了。”

“我又不是捡垃圾吃的!......”

但是很突然的,她就没影了。这时候我就真的找不到她了,可能她马上会重新出现在我右边。我问她,你刚才去哪了?她总说是乱逛,可能还说杂志区有本封面很漂亮的登山手册,让我一会翻给她看。

有一次我带着她去野营,傍晚坐在帐篷外用小铁锅煮面时,头顶正上方的天空深蓝,开始露出淡淡的星星了。我盯着火看,她突然从后面抱住我,我感觉自己仿佛向前一倾。

原来是在看夜空,可我觉得夜晚的小火堆更美,火是炽热的,星星遥远又孤独。她指着星星说:“我去过那个最亮的,你能想象吗?”

火星四溅,我说:“那地方可能离我们几光年远,你能跑得比光还快吗?”

我盯着火堆看,火星飞到草地上,不见了,像落入清水的一粒盐,看不清消逝的轨迹。可能她真的去过了,可能已经到了,可能那星星就是她变出来的。

她说,你还真傻,连这都信。

后来就是考试的时候,她胆子实在是太大了,直接跑到我桌边看。这时候她总是不说话,我就想,这次该换你傻了,你还没学过。

我抬头看时间,却看到下午阳光穿透教室里漂浮的粉笔颗粒,好像把她照成了半透明的。她头发似乎还在拂动,真切的如梦似幻,发丝金灿灿的。

你这样打扰我,回去后你爸不会说你?她只是摇摇头。

等我再大了一些,她就像烟雾一样了。她和我一起离开故乡,离开那些锈迹斑驳的烟囱,那些布满灰尘的窗子,书柜里那一叠叠照片。她像烟雾一样,挤在我和行人之间,我们间的距离若有若无的存在着。

有人和我要联系方式,她会假装生气,嘟起嘴来,用拳头锤我。想到这,我便嘴角上扬,这时微笑是难以抑制的。

我见到了真实的爱情该是什么样子。那一段时间,她似乎要死去一般,难以捉摸又朦胧地存在着,极其偶尔的出现让我几乎忘掉了她。可有几个瞬间,和女友晚上在海边散步时,海风湿湿咸咸的,很像是一个儿时的拥抱。

终于,那天晚上我关灯入睡的时候,她融化在风里,然后从窗子钻进来,轻轻落地。我扬起眉毛,努力朝窗那边望去,只看到她折射着幽幽月光的身形。

我意识到她的瘦弱,这样的瘦弱和周围格格不入。这样想的时候,她便开始闪烁了。

她好象是要消失似的,在冷清的月光下化作烟尘,亮晶晶的反射月亮的光芒。她走向我,蹲下来,把脸搁在我枕头的一角。我想向里面挪一挪,可又觉得没有必要。这不由自主的感觉真是怪,几年来第一次这样。

我闭上眼,专注于回想过去的事。我想起了很多关于她的事,很多痛苦的脸在我眼前回旋。再睁眼,她好像已经走了,窗边留下两道脚印似的月光,似乎她曾经来过。

( 由 作者 于 6月22日 编辑 )
13
6月14日 374 次浏览
发表文章: hololive虚拟直播桐生可可和赤井心被制裁,疑似与中国有关

桐生可可毕业,她本人表示不是自愿的:https://youtu.be/6Q-fX1E6B_s

赤井心被无限期停播: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GsmcgWw7Z8

这两个都因台湾问题被小粉红辱骂,之后hololive退出中国市场。很多人认为这两件事中国人肯定脱不了干系。 墙内的小粉红已经高潮了,一个个兴奋的不得了。

2
6月13日 95 次浏览
发表文章: 传统中文体系使用水平调查

(为避免完全看不懂正体字的用户连问卷都看不懂导致部分选项无意义,故本调查使用大陆简体)

(正体字即所谓繁体中文)

更正:『接近母语水平』应为『接近/达到母语水平』

正体阅读能力调查:

正体写作能力调查:

注音符号使用能力调查:

竖排文字适应性调查:

各种偏好调查(因为不会/不习惯造成的偏好也算) (如果担心被社工大可不回答...虽然我感觉暴露这种偏好应该不至于被直接定位)

( 由 作者 于 6月10日 编辑 )
2
6月10日 356 次浏览
说真话的徐某人 油管同名频道:说真话的徐某人
发表文章: 韩国竟然也要造核潜艇!太极旗下的海空军实力如何?文在寅给拜登交了多少保护费?| 说真话的徐某人
youtu.be/rPRo-xYcSTw

韩国竟然有个惊人的造舰计划,神盾、航母、甚至是弹道导弹核潜艇!韩国人的野望如此的大了吗?为何它的海军走了10年的弯路?在美国的印太战略中,它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00:00 开场 00:32 韩国空军 02:31 韩国造船业 06:37 韩国海军 09:22 韩国未来舰队 11:15韩国人的桎梏嬉笑怒骂均可说真话,左右中间都可作观点。这里是一个讨论社会议题的频道,尤其关注中国与欧洲。我的观点皆为出自肺腑,但绝不会客观中立。因为那样,就没有意思了哈哈😆 欢迎订阅:https://tinyurl.com/y3p6zy8r​

电报群(进群先看群规):https://t.me/partyofmrxu 若链接失效请在TG搜索:徐某人的茶话会Discord:https://discord.gg/BCYYehETVk 推特:说真话的徐某人,@xumouren_yt Youmaker: https://www.youmaker.com/c/Al76y446BVY0 Odysee:https://tinyurl.com/y7ndw7bn 2047论坛:https://2047.name/u/6568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Scott Buckley - Legionnaire" is under an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CC BY 4.0) Music promoted by BreakingCopyright: http://bit.ly/scott-buckley-legionnaire

2
5月26日 41 次浏览
轻音部
中野梓 好无聊~
发表文章: 【原创】张三走丢了

张三走丢了。

凌晨两点的黑夜里,张三妈妈举着火把敲开了邻居家的门。睡梦中迷迷糊糊醒来的邻居们,响应张三妈妈的求救,自发聚集到镇中央的广场上。

“我家儿子昨天晚上说要和他几个朋友去山上玩,结果到现在还没回来。现在大冬天的,天这么冷,山上还有狼,万一他一个人。。。”张三妈妈泣不成声,边说边掉眼泪,最后干脆说不下去了。

邻居二伯说道:“没事,我这就把他这个几个朋友抓过来问问就是。若他真在山上,那咱们一起上山搜查一下,这么个山坡,咱们整个镇上的人一起还怕找不到么?”

不一会,张三的三个朋友就被各自的家长带到了广场上。他们异口同声地供述道:张三昨天在山上玩捉迷藏,大家各自玩了一会就回家了,镇长儿子最后朝着张三的位置喊了喊,叫他别藏了,张三可能没听到,还躲在山上呢。

“那你们听到镇长儿子喊我家儿子了没?”张三妈妈焦急地问道。

小孩们纷纷摇头。镇长儿子和张三不和已经是镇上众人皆知的事实了。每天放学后镇长儿子都会逮住张三要钱,有些时候有人甚至看到镇长儿子在操场上和一帮小混混打张三。

旁边的二伯听得不耐烦了,吼道:“都别说了,反正就是在山上呗,咱们现在出发去搜山,天亮之前肯定给他找到,回来再来处理这几个小兔崽子。愿意来的跟我上!”

“慢着!”镇长的二侄子,镇上出了名的流氓二愣子站了出来。“现在雪下的这么大,你叫一整个镇子的人跟你上山,万一出了什么事情,你负责吗?难道你还想多留几个镇民困在山上?你这是什么居心?”

二伯顿时说不出话来。旁边的张三妈妈哭的更大声了。

“这样吧,咱们找三伯来。人家之前在市里的消防局当专业的救援员,让他带上几个身强力壮的人,配上专业的抢险装备,一定能平安把张三带回来的。”一个邻居提议道。

“不行!” 二愣子大喊。“三伯已经退休了,消防员执照也被吊销了,你这样属于无证消防队,不允许执行救援抢险类任务!”

“脑子抽了吧。。”有些村民嘟囔道。二伯气得想把这个不知道好歹的家伙踹到河里去喂鱼。

二愣子似乎看出来了大家的不满,说道:“法治是我们镇的基石,如果没有有证的专业消防队,那还不如没有,这个孩子还不如不救。这个镇上镇长说了算,你们想想,明天他醒来看见你们搞这出,你们一个个都没好果子吃!” 又有邻居提议道:“那不如去隔壁镇请消防队,那里有消防局,消防队肯定是专业的。”

“那更不行!”二愣子气急败坏地说道,“这是咱自己镇里的事情,怎么能让别的镇解决?再说了,隔壁镇因为三十年前贫困县名额被我们抢走了,现在还对我们怀恨在心,亡我之心不死。他们一定会想尽办法把这件事情搞大,败坏我们镇子的名声!”

“那你说怎么办?”二伯问道。

“当然有办法,”二愣子答道,“咱们镇上唯一有资质的消防员就是镇长的弟弟大楞子。我这就打电话让他来上山找张三,今天早上铁定帮你们找回来。要相信镇政府的实力,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广场上人渐渐散去,只留下张三妈妈和二伯二人呆呆站着。

早上,二愣子和大楞子开着镇长家的豪华丰田考斯特房车来到了广场。张三妈妈欣喜若狂,直直的冲着车子奔了过去。

先下来的是二愣子,他拦住张三妈妈说:“慢着,昨晚大楞子帮你在山上找了一晚上的儿子,现在找到了,你该说什么?”

“谢主隆恩!”张三妈妈扑腾一声跪在了地上。

大楞子膀大腰圆,手里提着一只拔掉毛的死老母鸡,勉强挤出了车门,他把老母鸡摊在地上,轻轻抚摸了一下鸡胸,沉重地说道:“我今天凌晨接到消息,立马出门找了几个小时,最后在山腰上看到这只老母鸡。很不幸,您的儿子昨晚不知道什么原因变成了一只老母鸡,等我发现的时候已经去世了。”

二伯冲上去要揍大楞子,被旁边早就埋伏好的便衣打手抓获,直接送到了镇上派出所。

张三妈妈呆呆望着老母鸡。

“为什么。。。为什么我儿子会变成老母鸡?” “具体我也不知道,但是隔壁镇子上有安布雷拉公司的基因研究所,很有可能他们把你儿子抓过去做实验,用最新的生物科技把他变成了老母鸡。但是昨晚出镇的路旁边的监控探头都坏了,没有看到。我不会妄加猜测你儿子的遭遇,但是这就是你儿子。请您节哀。你对我们的调查结果有异议吗?”

张三妈妈还是呆呆看着老母鸡。

“看起来她没有异议,情绪稳定。”二愣子说道,“我们可以走了。”

第二年,在镇长的安排下,镇政府将大楞子的英雄事迹在镇上电台广播,赢得了广泛好评。大楞子冒雪上山救援的事情和镇长早年下乡背着麦子走十里山路的事迹一起被写进了教科书。镇长顺便把镇政府旁边的花坛修缮了一下,摆上一个大理石碑,上书:求真求实,至善至美。

20
5月13日 375 次浏览
回复文章: 【自由亚洲电台】“端点星”案即将开审 陈玫、蔡伟家属吁“孩子无罪,判一天都不行”

"他可能没有那么有本事,做最远的一颗星星。中国十四亿人口,他小小的一个人。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他的未来,人生污点永远消失不了,他才二十八岁,现在送外卖的有犯罪记录都不要。我有些后悔,如果不供他们上大学、少读一点书,也许走不到今天。"

唉,母亲的忧虑最朴实....是啊,这种“污点”会给他们的人生带来很多实际的困难,找工作、坐飞机坐高铁、办护照,大数据监控之下怎样才能把这件事对他们的影响降到最低?

thphd 2047站长
发表文章: 如何评价成都49中事件?

据称,学校对同学们下了封口令,谁谈论此事就让谁上不了大学,总之采取了一切可能的手段封杀。

临近高考,这事情要是捅出去,不光学校舆论喝一壶,老师校长都得背几十年锅。

作为站长,这事其实翻墙上2047说就行了,这里不实名,不用担心被查水表。以下是部分墙内反应(去推特搜 #成都49中 就可以看到很多):

5
5月11日 2286 次浏览
图书馆革命🌈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发表文章: 【原创短篇】爬梯子的人

很早就想写这个题材,最近受到黑猫但丁格尔的《净化》和北条沙都子的《书香门第》启发,让我确定了故事的背景。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大约一年前,我在北海滩的城市之光书店里认识了他。一听说他是一名作家,我就凑上去和他打招呼,并热切地和他攀谈起来。

他比我稍年长,四十出头,身材颀长,戴一副黑框眼镜,颇有一副学者风范。他告诉我他姓P,是一名小说家,写过几本小说,曾经当过图书管理员。同样出于对小说的热爱,我和他开始经常在书店旁边的咖啡馆里闲聊,谈论小说的艺术。一天夜晚,他邀请我到他家去。我想看看他有哪些藏书,就跟着去了。

他家很旧,但是屋里摆满了书籍,不少书页已经泛黄。我在里面巡游了一番,却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不一会儿,只见他腋下夹着一本书,手里端着两杯威士忌在沙发上坐下。我落座后,和他静静地喝了一会儿威士忌。我酒量不好,很快就有了醉意。这时,他拿出刚才夹着的那本书,问我:

“你看过这本书么?”

我定睛一看,“《二〇四七》!你怎么会有这本书?我就是因为这本书才到这座城市里来的。”

他露出狡黠的笑容,“说吧,你是从哪里知道这本书的?”

朦朦胧胧中,我向他讲述了我的故事:

我曾经生活在一口井里,阴暗潮湿,空气浑浊,不知怎的,上空总有一层迷雾,终日不散,几乎遮盖了阳光。我从小就被教导,迷雾之上很危险,千万不要试图穿越迷雾。面对四周的高墙,我感到一丝疑惑。

进入学校后,我对老师所讲的一切都半信半疑。学生在校内像罪犯一样受到严格管理,又像流水线上的商品一批批出校。至于知识,我所依赖的不是老师,而是图书馆。在图书馆看书是我最快乐的时光,那些课堂之外的知识,抑或有趣,抑或动人,沉浸其中我感到阳光在我身上复苏,皮肤也变得温暖起来。

但渐渐地,我意识到这个地方的诡异之处,这里没有梯子!甚至连谈论梯子也是违法的。我是在一本蒙尘已久的书里看到这个字眼的,它告诉我这里曾经有很多梯子,但在一夜之间,这些梯子就消失了,而这一切,都是一个叫“梯子管理委员会”的机构干的,他们甚至从书中抹去了梯子这个词。

我开始更多地光顾图书馆,感到其中隐藏了许多我不知道的秘密。直至有一天,在一个隐秘的角落里我发现了《二〇四七》。

这就是我在这里看到《二〇四七》感到惊讶的原因。此时,他再一次露出了狡黠的微笑,问我:“这本书讲了什么内容?”

“一个人翻越高墙,逃离故乡的故事。具体情节我已经忘记,但是有句话还深深地印在我脑子里。

这是一口黑井,到处充斥着谎言,到迷雾之上去吧,那里阳光普照,绿草如茵。

翻越高墙!翻越高墙!

“那你又是怎么离开那口井的呢?”

我喝了一口威士忌,继续讲我的故事:

《二〇四七》里不只有故事,还有制作梯子的方法。它的附录列出了一个清单,上面有:《梯子与高墙》、《禅与梯子维修艺术》、《翻越高墙指南》等,后面还写了分别在哪本书里可以找到这些纸片。我循着书里的指示,一一找到。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开始制作梯子。经过一个星期的折腾,我终于制作好了自己的梯子,在一个夜晚,我开始爬梯子,高墙之高,着实费了我一番功夫。但见到高墙之外的世界后,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月光静静地洒在草地上,夜空中繁星点点,还有一只可爱的小兔从我眼前跑过(是的,这都是《二〇四七》里描述过的景象)。我陶醉了,在这之后的日子,只要没人注意,我就爬梯子,可以说是疯狂地爬梯子。

在这段时间里,我发现也有人和我一样在爬梯子,但我们都秘而不宣,直至有一天,“梯子管理委员会”的人找到了我。

“你是不是藏有梯子?”

“是的。”

“你不知道上面有多危险?翻越高墙是很容易被井外势力洗脑的!”

“好的。我交出梯子,下次不敢了。”表面古井无波,我的内心却在哂笑。

“为什么你们可以拥有梯子,我就不行?”我反问道。

“当然是为了这口井的安全!如果有坏人到这口井里怎么办?这责任你担当地起么?同时也是为了你的安全!”他义正严词地说。

我签了保证书,回了家。我有《二〇四七》和那些纸片,我继续爬梯子。终于有一天,我厌倦了井里的一切,于是就来到了这座城市。

“那本书和纸片呢?”他急切地问。

“在我出来之前放回图书馆的老地方了。”

“那就好,话说这书你是不是在那第八图书馆第九文学区的第六行第四列找到的?”

“你……你怎么知道?”我拿起桌前的《二〇四七》,看到作者是PHD,莫非……

“没错,我就是《二〇四七》的作者。我之前在什么地方读到过:隐藏一片树叶的最好的地方是森林。那么藏一本书的最好的地方就是图书馆。我曾经在第八图书馆里工作,我还把很多制作梯子的方法和梯子的历史夹在各种不同的书里。没有人会检查每一本书的。这是一场图书馆革命。”

如今我也开始写小说,但是有时,尤其是深夜,我也会怀念我的故乡。是因为梯子么?还是为仅仅活着而高兴?我不知道。我将继续写下去。

( 由 作者 于 5月27日 编辑 )
15
5月8日 544 次浏览
耶渣
狼狼醬 基督徒。披著文科外皮的理科生。
回复文章: 我已經怒得快崩掉了,所以不知道應不應該叫大家幫手譯成英文

全文

寫在母親節之前,一個關於在囚手足父母的事情。

此文是真人真事,每個字、每個標點由本人創作,不存在任何仿寫。

寫呢篇文章,係想幫 在囚手足的親友總結一下,可以搵邊d團體、邊d機構協助;同時作出感謝,感謝這些團體。

我是someone的母親,我的兒子叫someone。

在探訪室內,隔著白色玻璃的母子,兒子說:「媽媽,這次你即將收到的家書,附上一張母親節賀卡,這張卡是懲教安排的,我在賀卡畫了一幅畫。」是啊,母親節快到了。兒子是不擅長畫畫的,他也很少自發性畫畫。母親眼眶濕潤了,母親很感動,但她強忍眼淚,他不想兒子看到媽媽流淚而傷心。

由反修例運動開始,由兒子被捕,由將兒子保釋出來……到現在此刻,有太多不同團體、不同機構、不同人的幫助,但每到夜闌人靜,母親每每想念兒子的時候,也總是獨自默默垂淚。

知道兒子被捕消息,凌晨時分,聯絡 民間人權陣線 聯絡 612人道支援基金 ,那串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撥打的號碼。很快得到義務律師的協助,陪同深夜把兒子保釋出來。

由一開始,義務律師討論邊個位有得打、邊個位模擬控方可能提問的問題。逐漸,社會情況急轉直下,越來越多同類官司被判罪名成立,

義務律師開始查詢母親和兒子會否認罪,母親和兒子決定認罪,藍官判決罪名成立。

母親很感恩,這個過程,她不是一個人背負,兒子還押期間, 母親從 石牆花 領取還押人士僅有的數種特定零食,兒子以前在牆外,對這些嘉頓餅是不屑一顧的,在墻內,就是如獲至寶。

母親很感動,兒子判決後,母親查詢兒子想看哪些書,由 燕子生命 代為收集,兒子有幸可以每月得到六本精神食糧。

母親很感謝,賢學思政 的tg bot很好用,賢學思政有個很貼心的「福利圖」活動,兒子在壁屋還押的時候,母親有幫兒子申請「福利圖」。

母親很彷徨,心中有很多「煩膠」問題,例如每月物資是否每月1號計算,還是要由入監倉果日開始計算,打給懲教問,懲教不直接回答,而是問「囚犯編號和姓名?」。母親回答後,懲教也不回答,而是轉駁到福利官。如此過後,母親也不敢再打電話,因為怕懲教和福利官覺得很煩。當懲教覺得煩,甚至記住了麻煩的兒子名字,受苦的只會是牆內的兒子。

母親在此感激 善導會 的社工,他們是懲教署的「官方合作夥伴」,因為懲教Facebook也會post一些善導會的資訊。很多母親的「煩膠」問題,是善導會社工耐心答復。(當然,社工會開case)。母親很感恩,她的「煩膠」問題,都得到善導會社工的解答。

母親很感恩,她得到 TAMA TAXI 的伴我同行計劃幫助,可以直達監倉,每月的物資時間,母親手上拿著一大包物資,坐上車,見到黃師傅的車內佈置,「手足撐住」、「香港人加油」。母親知道自己不是一個人。

在牆外,母親嘗試去買指定內褲,去uniqlo買男性白色平角內褲,入給兒子,兒子說他嘗試在洗澡時洗內褲,之後,晾在床邊,被懲教人員警告和辱罵。兒子叫母親不需要再入,因為兒子還是選擇穿公家內褲算了(統一清洗內褲,隨機派發內褲)。母親流淚,她覺得是她連累兒子被辱罵。

在墻外,母親想寄入兒子平時有興趣的話題,母親嘗試寄入meme圖(很潮的母親),結果兒子不但收不到,而且會被遭受辱罵。母親流淚,她覺得是她連累兒子被辱罵。

兒子在探訪時,告訴母親,要用短指甲搣橙皮(在牆內,原則上每天必須剪指甲),如果橙皮斷了,要主動向懲教請求把橙皮吃掉。母親聽到,眼淚在心裡流,嘴裡笑著:「我們的對話都是被監視的。另外,吃橙皮很好呀!媽媽也每次把橙皮吃掉的,很健康!」

吃橙皮一點也不好,媽媽不會吃橙皮,可是媽媽不但無法改變懲教做法,更不敢在探訪時回答:「太過分了!不吃橙子也不可以!讓我幫你投訴!」因為這樣只會令牆內的兒子被毒打

兒子告訴媽媽。每晚抹皮鞋,如果皮鞋抹得不夠閃亮,要把鞋油吃掉。這次母親眼淚流出來了,母親無法說出:「鞋油很好呀!媽媽每天也會吃鞋油」的話。

下次來探訪,母親知道,兒子被毒打過了,因為兒子說出了吃橙皮和吃鞋油的事實。

之後,探訪兒子的時候,兒子坐得端正、筆直,兒子所有對話,都是官腔回答,

「我在這裡很好,有多少多少封阿sir寫的推薦書,我就可以怎樣怎樣」,

「兒子,睡得好嗎?」

「很好!走廊有風扇。夏天到來的時候,阿sir會準備著蚊香在走廊點燃。」

「吃得很好!吃得很飽!」

「有消遣!我在這裡的圖書館也可以借書看!」

母親知道,兒子一直是資優生,在背誦方面是格外優秀,母親感到他的對答似乎經過背誦,失去了靈魂。

是啊!在牆內(沙咀),所有人沒有收音機、報紙,收不到解悶工廠信件,更何況,每天高強度步操,每天被毒打、辱罵,已經失去做人的尊嚴。

母親觀看電影 同囚 ,差點心臟病發。母親看書籍 #奴教 ,把枕頭都哭濕了。母親看 邵家臻 的《坐監記 》,哭著,這本書入唔到給兒子,無法以此書鼓勵他。她代兒子閱讀,藉此感受兒子在牆內的心情。

一個普通無名手足的母親,寫這些,懷著感恩和感激的人,感謝付出過的香港人,包括旁聽師、寫信師、送車師、送暖師,感謝大家曾經發過夢,如今,發夢也是一種奢侈。

14
5月4日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发表文章: 【端传媒】专访刘擎:生活是一场精彩的游戏,但也是越来越难打的游戏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10501-opinion-interview-liuqing/

May 1, 2021 • 符雨欣


「人生的问题就是没有一个终极的答案。」

知识份子、政治学教授刘擎,主要研究方向为西方思想史、西方现代政治哲学及现代性问题,也是《奇葩说》第七季导师。

知识份子、政治学教授刘擎,主要研究方向为西方思想史、西方现代政治哲学及现代性问题,也是《奇葩说》第七季导师。图:受访者提供

知识份子、政治学教授刘擎,在2021年走出学术圈,成为了中国大陆文化娱乐界的一位名人。他参加在这些年红极一时的观点辩论类综艺节目《奇葩说》,让节目制作人马东做好"节目要搞砸了"的准备,结果到头来这季节目还没有他一个人火。

"刘擎有人味",大众这样评价他。今年1月刘擎发表的新书《现代西方思想讲义》(下载链接),在节目后也冲上热销,在大众图书市场"京东图书"4月的社会学类别上一度排名第三,仅次于《公文写作金句》。不过,身为中国最有代表性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之一,刘擎自身的思考,也在面对更具进步性的思想与行动的挑战。

泛文化类播客"随机波动",不久前推出和刘擎的双向对谈,标题就叫《进步者还是保守派》。主持人在BLM、Metoo、政治正确、取消文化等议题上挑战这位自认为进步的知识分子。在和端传媒的对谈中,他再度承认,"有些观察我没有办法把它整合在一起,形成一个融贯的意见。 而且我现在对自己的立场和看法抱有深度的警觉,我怀疑自己保守化了,我不能确定"。

而刘擎自2003年起每年写作一篇《西方思想年度述评》,到2021年已经接近20年。往年他都基本在年初完成,今年却拖到了晚春。经过中美疫情治理大比拼之后,美国的政体模式在2020年来到一个低潮期,而中国对民主自由概念的讨论,也来到冷战三十年之后的一个新低点,中国民间普遍流行自信情绪,而且似乎不在乎西方了。

在这种环境下,讨论西方的意义是什么?目前知识分子还有多大影响力,能更具体地推动些什么议题?男性知识份子是否应该有更多的自省?年轻的知识人,还可以去哪里寻找能激发行动的思想资源和问题意识?

带著这些问题,端传媒在4月初和刘擎进行了一次对谈。以下是访谈摘录。

端=端传媒
刘=刘擎

一、对美国的幻灭,是因为对现实缺乏理解

端:你每年都写西方思想年度述评,今年的比较晚,写作过程中是不是觉得2020特别难总结?有遇到什么难处吗?

:在这个时代,美国特别重要。去年疫情,美国在治理上有特别显著的失败,然后美国大选这么混乱,最后还有国会山占领事件......这一切给大家特别强的冲击。有的人以前认为美国是民主的榜样和灯塔,就会很失望很幻灭;另外一边,就是一直期待美国一天天坏下去的人,会很兴高采烈。但我认为作为一个严肃的学者,应该传达一种相对审慎和理性的分析,从而避免误判局面。

2021年1月6日,美国国会,参众两院会议进行期间,特朗普支持者闯进国会大楼,与警察在大楼内发生冲突。

2021年1月6日,美国国会,参众两院会议进行期间,特朗普支持者闯进国会大楼,与警察在大楼内发生冲突。摄:Mostafa Bassim/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Images

美国这个状态并不是突然的。其实从更长远的角度来说,对于民主政治,尤其是美式民主的脆弱性和不稳定性,美国思想界、学者,特别是政治学界,都没有这样一个民主灯塔的信心,这个信心是非常短暂地被媒体制造出来的。如果你没有这样一个幻觉,你就不会幻灭。我的这个述评系列,就讲了从2008年金融危机、2009年占领华尔街运动,到2016年选举特朗普获胜、2017年他上任,整个思想界都在对美国提警告,一直说狼来了。

所以无论是绝望的反应还是幸灾乐祸的反应------都是一种基于对美国现实的缺乏理解的反应。我想提醒的是,对美国民主、西方民主的过高的期望,和一种不顾事实的discredit,两种态度都是有问题的。这是一个批判性的视野。

民主最好的状态是社会是有共识的,次好情况下社会是有争议、但仍然能够对话,有一些妥协,在一些地方能达成共识,没有共识的地方就由大选去决定;而更坏一步的状态是,民众的分裂已经严重到,任何事情都没有共识。那么选举就具有选战的意义,而这是美国现在的状况。

但是,美国仍然保持了程序性的共识,仍然认为选举这个程序是大家都承认的,哪怕挑战选举结果的人,也没有说选举本身就是虚伪的、选举就是一个不必要的或者根本没有用的东西。他们说选举是对的、选举程序本身是他们是认可的、正当的,只是说这次选举结果他们有质疑。

一种只有程序性共识,没有实质性共识的状态是一个政治危机,但它没有崩溃。美国整个公职人员系统,包括军队系统,都在捍卫这个东西,以至于你没有办法发动一场真正的政变或者内战。它有一个 low and solid basis。

端:Low and solid basis 其实是美国民主最后剩下的骨架。在某种程度上,比如说对于看着西方自由民主制度的人来讲,它已经丧失了从前人们赋予它的民主自由价值。现在人们会说,"只剩下这个程序正义,实际上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根本不能做成任何什么事情"------在这些人心里,这个危机是比以前更深重的。

:就西方民主模式内部而言------宽泛一点说, 宪政民主(Constitutional Democracy)这个模式里面------民主的表现,有好有差。只是,这种高度不稳定,现在发生在一个非常成熟的民主国家,这个是特别值得探索的问题,也是要警觉的问题。

它的根源在于社会极化。一般认为自由民主的好处是多元化展开,整合多样的意见,有一个比较健康的、稳定的政府。但从最近十几二十年来看,在这个既定的模式内,美国都没有达到一个好的表现。

但是历史上比这更差的例子有的是。比如说南北战争的时候,美国其实是面临一个政体崩溃的情况;1960年有争取民权的左翼激进运动,马丁路德金被刺之后,有比现在更大规模的骚乱和暴力。美国现在面临的大变局,已经是第四、五次了。

长远来看,它未必是最低点,但是就这几十年来看,它是一个低点。以前可能不少人持有历史终结论,认为其他的选项最终都会转向一个自由民主制度(Liberal Democracy),或者宪政民主,所以现在是受到很大的困扰。但即便在这一点上,我也不认为现在就能见出分晓。

不过有另外一种危险是,人们可能转而追崇一种没有容错性、没有弹性的体制。刚性的东西它是很坚固,但它会脆裂。如果它不经过程序来制造共识,它最大的问题是可能突然就会崩溃。

只是,美国目前的症状,是在那个模式里边的低点,我想客观分析这件事,让人看出这个政体的缺陷在哪里、它的可能的潜在的优势在哪里。

以前的问题是被称作威权主义的国家,怎样向民主来转型。这个目标已经给定,争论在于路径,要经过多长的时间,采取哪些温和的转变,比如有人认为激进的转变是不可取的。但是现在,这个目标本身在一些人看来,是不可欲的(undesirable),目标本身变成了一个问题。

刘擎

端:你刚才是从学者的角度分析这个政体本身以及背后的逻辑。但是还有另一种情况,就是当下中国的舆论环境。特别是经过疫情之后,在中国语境中对于自由民主这个概念的看法,似乎是到了一个三十年以来的最低潮。

:对对,这是新的局面,现在对民主的价值、对西方的怀疑,可能达到了冷战之后三十年来的最高点。这个跟西方的民意是一致的。你看皮尤中心的调查,西方年轻人当中有很多人相信社会主义,当然他们指的是北欧的那种社会主义,他们对自由资本主义模式及政治的信心,都在下降,这确实是一个现实。

所以它可能会改变人们提的问题,以前的问题是被称作威权主义的国家,怎样向民主来转型。这个目标已经给定,争论在于路径,要经过多长的时间,采取哪些温和的转变,比如有人认为激进的转变是不可取的。那么可能要二十年、三十年,或者更长,所以那时就会说先实现经济的市场自由化等等。但是现在,这个目标本身在一些人看来,是不可欲的(undesirable),目标本身变成了一个问题。

在研究这个问题时,也需要研判西方民主内部的差异,存在各种不同的亚类型,并不只存在美国这一种模式。比如说有欧洲的,北欧的类型,而有许多学者认为,美国那种总统制,也不如议会制好。

2021年1月30日,武汉,一名戴著口罩的女士参观武汉抗击新冠病毒的展览。

2021年1月30日,武汉,一名戴著口罩的女士参观武汉抗击新冠病毒的展览。摄:Getty Images

另一方面,中国的模式也还在探索和发展之中,不是说已有的状况就是完美的状况。比方,中国这次疫情治理的成效相当突出,这在一个维度上体现出强大有效的国家治理能力,这是不是就证明国家能力的所有方面都很完善了呢?

无论如何,人类在面临新的局面,各国都需要探索和制度创新。

端:你目前在面对公众发言和表达自己的时候,你的追求是什么?

我追求的目标其实非常有限,就是和大家一起来改善我们的公共讨论,鼓励审慎的、宽容的、理性的对话,减少争论中的那种戾气。这种改善可以从日常生活开始,从人和人怎么相处开始。比如,如何应对工作中的矛盾,亲密关系中的矛盾,如何在人和人间交往中实现相互尊重,如何对待差异。

从小处着眼似乎容易些,但其实也并非无关紧要。因为从长程而言,日常生活中养成的心态和思维方式,对公共文化而言也是蛮根本性的。如果说你解决不了大问题,那就先从小问题开始,先学习对话交流和探索问题的一套"手艺",如果手艺学好了,能把日常问题解决好了,然后才能处理更难的问题。

端:不过从公众接受程度上来说,是不是这样反而有人听?

:从效果上来说,从日常生活入手至少是有人在听,在思考和讨论。你看我现在接受那么多访谈,有的时候我会从具体问题转向环境、方法、思维方式上面,例如有人提出炒青菜炒鸡蛋这件事情,我不说那个鸡蛋和青菜,我说手艺火候是怎么样的,应该放多少盐,然后你用这个厨艺再去做其他更难的菜,可能就好一点。就长远而言,这也是公共文化建设(civic education)的一种方式。这当然不是唯一的方式,却是我目前力所能及的的方式。

二、知识分子的保守化?

端:说到对美国的解读以及材料的选择上,我们也留意到文章中没有处理BLM运动的问题。BLM运动在去年美国政治里是比较重要的一件事,今年中国外交部也用了很多种族问题来指责美国。为什么你没有讲这个问题?

:其实这章本来是有的,我已经写了一万字,但没有放进来。我有两篇单独的文章都答应了别人的约稿,都没有写完。一个是#Metoo运动,一个是BLM。我遇到的一个困难是,有些观察我没有办法把它整合在一起,形成一个融贯的意见。 而且我现在对自己的立场和看法抱有深度的警觉,我怀疑自己保守化了,我不能确定。

其实我最讨厌的不是变老,而是变教条化、变僵化。从总的心态上,不论是#Metoo运动,还是BLM,毫无疑问我是支持的,它们是推动社会进步的。但里边比如说暴力的问题,我没有想好。暴力有的危及财产、有的危及生命,这个问题要怎么看,进步派人士认为这是小节和大节的问题,但我自己,现在也没有一个非常深入的、具有批判视野的、但又是有利于进步主义运动持续发展的理解和论述,我还没有想好,我自己需要更多的学习和思考。

BLM这个主题很重要,但我感到自己还没有能力处理得很好,而且今年的文章已经太长,我再加这部分就能到四万多字,读起来会太累,我也会交得太迟,所以就没有包括这个主题。

2020年12月2日,北京,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案首次开庭,门外有不少支持者手持metoo标语声援。

2020年12月2日,北京,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案首次开庭,门外有不少支持者手持metoo标语声援。摄:Andy Wong/AP/达志影像

端:正好我们也想问一些关于中国语境下的 #Metoo 的问题。在我们记忆中,2018年夏天的时候,在知识界,或者说也有些传统知识分子对运动的发言。但其实他们发言的效果,在真正活跃的 #Metoo 行动者看来,显示出非常多的保守性......

:像是反动。

端:对,像是反动的样子。其实这两年以来,中国的 #Metoo 运动一直是个案推动,也不断有新的事情和人加入进去。但传统知识分子,一来好像听不见他们的声音了,二来似乎也没有在跟进,也不知道要如何面对这个情况,不知道他们的位置在哪里。特别是中国的男性知识分子,好像更处在一个尴尬的状况中。你是怎么看这种局面的?

:不只是男性,只要你的言论和那个最激烈的声音不一致,都会有一些反对。比如说刘瑜,她是女性,也受到很多批评。

我不愿意在这问题上表态是因为,我认为中国男女的性别平权还差得很远,跟西方的情况非常不一样。这时候你对 #Metoo 运动如果批评不好,就有点像在挑剔,然后会让这样一个正在兴起的思潮、或者社会运动,就停下来。

在职场上、在学校,我都知道还存在大量的、各种程度不一的、不能容忍的不平等现象,这使我必须站在 #Metoo 这边,这是毫无疑问的。所以我觉得对运动的批评应该更是一个内部批评,是说怎么样让这个运动更持久,能够联合更多的人。

但这个商议如果变得公开的话,人家会抓住你的只言片语来攻击这个运动,这是我的犹豫,所以我没有展开讨论的这个问题。

端:那如果反过来想,已经成名的已经有一定影响力的知识分子,可以对这个平权浪潮做出什么推动吗?

:在我右边,是传统的知识分子,他们对女权这些东西,缺乏敏感性的、深入的、共情的理解。他们认为,自由主义谈所有人平等权利,这就够了,干嘛要专门提出女权呢?我们还可以提各种各样的权利,所有权利都可以统摄在"平等权利"之下,所以女权只不过是自由主义权利平等的一个子议程,不用说得这么高。

在我的左边,一些更左翼的年轻学者,比如说林垚,他是一个非常好的朋友,但是我跟他之间是有分歧的,包括上次我和许纪霖、周濂他们有一个讲"政治正确"的论坛,他做了很多很长的回应,他的回应让我学到很多,也引起我更多的反思,虽然有些问题也尚未解决。

有的时候,我们恰恰需要识别特定的身份在这样一个权力结构当中的位置,然后才能够想到具体的方案和措施、救助,达成平等权利。如果你假装是一视同仁的,你反而看不到他们所需要的特殊救助、特殊补偿,这是老自由派看不到的,或者不敏感,虽然他们并不反对平权的目标。

刘擎

在我看来,所有强调特殊身份的这样一种论述,应该是工具型的,它不是说赋予某种身份以特权,而是说为了达到平权而专门拿出来讲。比如,平权采取的方式就是color blind,或者 gender blind,看不到种族和性别,就是做平权,这是不对的,我认为这是老自由派的盲区。有的时候,我们恰恰需要识别特定的身份在这样一个权力结构当中的位置,然后才能够想到具体的方案和措施、救助,达成平等权利。如果你假装是一视同仁的,你反而看不到他们所需要的特殊救助、特殊补偿,这是老自由派看不到的,或者不敏感,虽然他们并不反对平权的目标。

但是另外一方面,大家知道女权主义内部也有不同的流派,也有争议。她们有些会认为,自由主义那样一个普遍平等的东西是一个幻觉,这本身就是男权主义制造出来的。这就比较麻烦,我会有很多质疑,对方也不一定同意,因为背后的很多知识框架、认识论的这些模型都不太一样。

有一天我跟林垚交流,他也不认为BLM需要一种价值目标上的特殊主义论述,在这一点上我们是相当一致的。实际上在终极意义上,all lives matter 和black lives matter是一致的,但是特定的语境下就是要提 BLM,这个我也同意。但是有意思的是,在实践中,一边人在说BLM,一边人在说ALM,双方会为什么会变成了对抗的关系,这是我关心的问题。

2020年6月7日,美国纽约曼哈顿区有纪念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抗警游行。

2020年6月7日,美国纽约曼哈顿区有纪念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抗警游行。摄:Ira L. Black/Corbis via Getty Images

由于黑人陷入一种紧迫的状况当中,我们需要特别有针对地强调这个问题,在这个意义上,我当然支持BLM。我同时希望,反对警察针对黑人的暴力,与反对警察针对其他族裔的暴力,这两种问题能联合起来。比如,对BLM这个口号,"黑命贵"这个翻译不好,它本身是有种族主义嫌疑的词。Matter 这个词的意思是"要紧的",所以翻译成"黑命攸关"在我看来是正确的;也有人翻译成"黑命也是命",这并不准确,因为口号中没有"也"这个词。

我真是希望,运动的口号是"black lives matters too"或者"black lives matters no less"。我为什么会纠结这个?我认为,这样的口号既突显了黑人遭到不公的问题,又会把黑人的权利与普遍公民权联系起来,联合起来,在我看来这会赢得更多的支持者和同情者。但这样表述是不是会不够鲜明?会弱化运动的针对性吗?我不确定。

端:有一种回应是,矫枉必须过正。

:矫枉过正我也是同意的......

端:不,是"必须过正",有人说必须要有这个过程。

:我同意林垚说的一点是,如果你要批评"矫枉过正",就先要承认以前是有"枉"的,就是你要承认以前是做错了,然后再讨论矫正的过程当中是不是真的"过"了。这是一个程度的判断------怎么就太过了,怎么就不足------也会非常个人化。就美国的情况而言,有些个案可能已经过了。

所以矫枉过正,哪怕批评矫枉过正,要接受一个原则是,根据具体的事例和语境来展开探讨。比如说弦子的起诉,在我看来不存在"过"的问题。

三、启蒙失败了吗?

端:谈到历史和时代,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到一篇文章,大概两个月前,一位媒体人、财新传媒副主编写了一篇文章,他说站在2020年的结尾,发现过去三十年所有启蒙的努力都失败了。你觉得是这样吗?

:我看到几个朋友转过这篇文章,我不太同意这个看法。启蒙本身也有很多解释。真理代替谬误、光明驱散黑暗,是一个比较经典的想法,但你如果看傅柯写的《什么是启蒙》,他会觉得启蒙是一个ethos,一种气质,或者是一种精神。他说你永远不要把一个既定的局面看作是封闭的,永远要找下一个出口,这是他读康德的心得。

知识份子、政治学教授刘擎。

知识份子、政治学教授刘擎。图:受访者提供

这两个启蒙的理解之间有一些区别和一致性。一致性在于,都要求有反思性的、批判性的思考,包括对自己的批判。区别在于,传统的启蒙是假定启蒙者有一个位置,能够更接近真理,更接近真相,能够告诉你。而现在呢,我们并没有信心说,谁就掌握了真理,就掌握了真相。

这两个启蒙的理解之间有一些区别和一致性。一致性在于,都要求有反思性的、批判性的思考,包括对自己的批判。区别在于,传统的启蒙是假定启蒙者有一个位置,能够更接近真理,更接近真相,能够告诉你。而现在呢,我们并没有信心说,谁就掌握了真理,就掌握了真相。

现代的启蒙是一种"邀请"( Invitation),哪怕是知识分子、学者,你可能对有些知识更熟悉,提出一个邀请,让大家来共同反思这个局面,说我们有没有一个出口,在既定的状况中能够走出去的,不是说只能维持在这个现状 。在这个意义上,三十年的启蒙根本没有失败,而且我认为是相当有成果的,因为人们可以 think differently。我认为这种思想传统已经铸就了,所以说它并没有真正失败。只是说,他现在看不到某一种期待愿意看到的结果而已。

就文化议题而言,比如女权主义等,虽然仍然面对许多困难,但仍然还有visibility,并不是完全失踪,是有可见度的。我相信这样一种思想方式,思维品质是大量存在的,只是它的 visibility 并没有这么高。

不久前,我和播客"随机波动"有一次聊天对话,她们几位是比较进步主义的、女权主义的年轻人。我就很愿意跟那几个主播去谈,我想问你们想法是哪来的?你们怎么冒出来的,在中国。我就特别好奇。其实我并不想让她们采访我,我是想采访她们。她们的许多想法在帮助我think differently,对我而言,这也是对我的启蒙。这样的年轻人还有很多。那天我说,我这个人是睡得特别晚的,很少看到早晨的样子,有一天通宵失眠了,早上就看到那个朝霞出来。我就觉得这些年轻人就是朝霞,就是要怀着希望。事实上是有希望的。

端:你觉得现在大家还可以去哪里寻找,能让自己坚持走下去的思想资源和问题意识?

:这个问题挺大的,我也没有什么把握。我认为是因人而异。第一是,你去辨别哪些是可以做的事情。专业的或者公共讨论一定会存在,你觉得应该做的和擅长的,去扩展那个空间。无论是一个潜心书斋的研究还是说读书小组。过去五、六年,我就有跟企业家那种读书小组去做讲座,做分享讨论。我发现企业家也不是只关心赚钱,也关心安身立命的问题,也关心家国天下的大事。

然后呢,要让自己开心起来。就是你从所从事的具体活动里面发现意义。其实人不需要一个整全的、全局性的光明才能获得信心,你在每一点微小的生活的细部,都可以获得正面的反馈或者意义,让你觉得"这是有意思的"。发现点点滴滴的进步,从中获得鼓舞,获得一点乐观的情绪,让生活变得生动而有生机。

我相信,一个有思考力、有判断力的人,一个有愿望来推动社会进步的人,可能要尽力避免陷入持久的悲情,避免变成干枯的斗争机器。特别是当你面对很艰难的目标,很多障碍去克服的时候,你的心灵不能是干涩的。你需要生活的温情来滋养,这样才能让你不失去那种常识和现实感。不然你可能在自己的内心那向极端。任何形式的极端主义都有非常危险的一面,虽然极端与勇敢常常难以分辨。

四、"奇葩说"与"现代人"

端:参加奇葩说是这样一种有乐趣的尝试吗?

:奇葩说是另外一回事。现在能展开公共讨论的平台非常少,而奇葩说确实是很奇怪的节目,它在这点是奇葩的,有很强的知识性,思辨性,具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它的题目时常是日常生活的小问题,但也可以引发微言大义,可以提升到一些道德原则、社会公正原则。其实我就是在谈到996时,把问题提升了,才引起了一些关注。

端:这是你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仍然有一个机会和一个平台,能对公众说话。

:而且还有一个情况,是我一位老朋友说的,他说我们以前习惯的平台都开始凋谢了。年轻人喜欢另外一些东西,那个才是最活跃的。这位朋友和我是同时代的人,虽然比我年纪大,但他对新潮流比我更敏感。

我觉得,要从年轻人关切的问题开始,从他们喜欢的方式开始。奇葩说不谈宏大的问题,就从日常生活当中找两类问题,一个是职场的问题,就是人们普遍面临的困境,另外就是人际关系的,朋友、亲密关系这样的。

刘擎获邀请参加观点语言类综艺节目《奇葩说》。

刘擎获邀请参加观点语言类综艺节目《奇葩说》。图:受访者提供

但这两类问题,其实涉及到道德原则。人和人相处,人和人如果生活在一起,就是政治哲学的问题,对吧?所以我在尽可能可以引申的地方去引申出来,然后谈一些一般性的原则,再回到具体事情。目前我听到的反馈,包括许多学人朋友的返回,都觉得还不错。

我其实曾经很担心自己,高谈阔论会"不接地气",观众根本不会感兴趣。但结果相反的,就是大家没有听说过的,感觉新鲜,至少在相当一个人群中具有一定吸引力。这对我还是一个蛮大的鼓舞。

端:现在收到的反馈,跟以前有什么不一样吗?

:以前在学术圈,你面对专业学术研究,或者再宽泛些思想为主的那种知识性读者,他们比较关心一个"问题","问题"都是能够在学术上可以清楚的归到某个传统、某个学科的问题。它是一个高度技术化的问题,可以用学术语言来界定的。现在呢你会调用这些资源,但你针对的是生活当中要面对的问题,所以它会有一个泛化的影响。

我在节目里的有些话,其实蛮抽象的,可以从一个语境里摘出来放到另一个语境的。比如说理想主义者是什么,我说"诗不只在远方,眼前也不只有苟且。因为'苟且'时心中尚存的不甘,就是你眼前的第一行诗。"这样的话,你可以在很多语境里面运用不是吗?所以我刚刚说,启蒙是一个精神气质,从具体语境里挖掘到,再上升到一个稍微一般性的精神气质或者思维方法,它可以横移到其他的领域。

这个我觉得是有意思的,因为它留下很多空间,让每个人自己去感受,去在自己的生活实践中展开。但是呢,我也充分意识到,好多情况人家只是觉得(我讲的)好玩新鲜而已。就是具有商业性的这样一个逻辑,他们觉得这个人这样说话挺好玩的。

不过有一个直接的效果是,后来有人说,光听老师的只言片语不过瘾,要去看那个讲义,于是很多人去读我的那本讲义。所以有很多人开始讨论整个现代社会,结构变迁、挑战等等。这个导向了一个人去关心哲学、思想史、政治哲学这些问题,我觉得这是一个挺大的收获。

虽然这部分人能占整体观众的多大比例,我也不太清楚,但是有这样一个倾向,我觉得蛮好。

这两类问题,其实涉及到道德原则。人和人相处,人和人如果生活在一起,就是政治哲学的问题,对吧?

刘擎

端:我自己作为一个奇葩说的老观众,其实有一个感觉是,奇葩说的议题正在越来越被细分,话题上可能非常密集地集中在你说的这种职场的关系、人际的关系里,然后在表达上,我感觉到它有一个套路化的趋势。这一季也非常明显了,有很多段子类型的表达,代替了思辨的过程。

年轻人喜欢这个,但好像就是过多地在讨论一些非常个人的或者私密的问题,另外的那些宏大的问题则属于另一个层次,他们或许感兴趣,也或许不感兴趣。但是这就变成人跟社会的相互关联的中间部分好像缺失掉了。个人跟社会,怎么样联系起来,好像很多时候是不是没有被讨论到?

像之前项飙在跟许知远做访问的时候,他用了一个词来描述这种缺失,"附近性"。在今年的思想述评中,你也用了"失落的在地性"来形容当今政治危机的原因。 是类似的意思么?

:《奇葩说》辩手熊浩就觉得,现在的辩题太鸡零狗碎了,在某种意义上是对的。其实他们有两类辩题,一类是特别琐碎的,什么妈妈追星啊,收礼金啊;还有一类是,有个奇葩星球,做一个黑科技之类的。第二类问题有一点像哲学中的思想实验。现在这类题目还是保留,这种特别能发挥哲学性的思考。

但第一类问题呢不能说是跟社会脱节的,它是具体的,是诉诸你的直接感受的。当你深挖一下,就跟社会的机制、人和人间相处的原则能联系起来。但重要的是,无论是选手还是台上的导师,你要揭示这个关联。

然后从表达形式上,就是有两类受欢迎的表演。一类是段子手,会用最搞笑的娱乐性的方式,那个会受欢迎;还有就是有逻辑的论辩,这两个是交错在一起的。对观众来说,无论你对思辨感兴趣还是娱乐感兴趣,总有一款适合你。

项飙的附近性的消失,它是在描述一个现象,社区凋零了,带来了很多困扰。我是从结构性分析这个现象,由于人生活的自主性,需要了解影响自己生活的变量。但是这些变量变得遥远、复杂、不可理解,同时粗暴地影响你的生活,未经你授权同意,你甚至不能自己做决定。你的生活变得失控,会让很多人缺少掌控感,很挫折。

这也是全球的一个问题,这就是所谓"高端人口"和"低端人口",所谓高端人口可以处理更多复杂的变量,但其实也不容易的。比如说,对我来说听金融新闻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我听不懂,还好我不做任何投资。但是金融这件事是影响很多人公众生活的事情,但我们就是听不懂。更不用说社会经济文化地位相对低的那些人,其实是随波逐流,生活的洪流把你吹到哪里就到哪里了。

刘擎在《得到》上开课的现场。

刘擎在《得到》上开课的现场。图:受访者提供

端:这就要谈到另外一个概念,就是你在《得到》上开课,讲现代性,开篇就说希望大家能做一个韦伯意义上的清醒的现代人。那在面对这种复杂的环境、个人在地性的失控危机时,要怎么样保持清醒?这种清醒和韦伯那个时候,现代性概念刚刚成型的时候的清醒,有区别吗?

:有联系也有区别。一个是要明白,韦伯讲的那个现代性是理性化,造就了一个工具理性的蔓延扩张,而工具理性是普遍主义的。现在资本和技术都在追寻工具主义,其实是六亲不认,对事不对人。但你的生活是不一样的,它是有独特意义的,人是"悬挂在自己编织的意义之网上的动物"。而意义的形成有特定的背景、传统、习俗、语言等等,它不是遵循一个普遍主义的逻辑。所以这里面就构成一个张力,这个就是韦伯本来已经解释的。

但现在要理解,当下情景中,这个变得更加撕裂,更加复杂,就是影响你生活意义的要素变得特别特别多。

所以意义最后就是,你要能够讲通自己的故事,你是怎么来的,你对生活有什么愿望,你现在处境怎么样。现在由于影响你生活的变量这么多,这么复杂,你讲不通,你无法清楚地理解自己的生活,这是一个挑战。

而我说"做一个清醒的现代人",就是说沿着韦伯那条路线思考,你知道现代性的、结构性的问题在哪里,它本来就蕴含著这些东西。它当然带来很大的收益,在原则上个人有了更多的选择,但另外一方面,人们受到系统的这么多压迫、控制和支配,这个力量越来越强大,所以你需要明白这个处境是怎么发生的,问题是哪里来的。然后再来看是不是有办法抵御它,或者重建一种有意义的生活。

端:你也提到要对人生进行反省,但又不要做过度的反省。哪些是过度的?

刘:过度反省就是,你想打破砂锅问到底,获得的一个终极的答案,这是不可能的,它不能给你安慰。因为人生的问题就是没有一个终极的答案。

或者有,就是不能共享的,终极答案往往是宗教的。宗教的好处就是可以回答终极答案,麻烦就在于怎么让你皈依,让你变成信徒。如果全世界大家都容易变成信徒,就没有这个麻烦了,它的麻烦就是到处都有正确的答案。

过度反省的意思是你企图靠一个终极的依靠来终结这些困扰,其实不可得的。所以你要和生活的模糊性和不确定性共存。

不是说要通过过度的反省来终结这些不确定性,因为做不到。你能确定一些东西,不能确定一些东西,在这个过程中展开,然后比较在地化地解决你的问题。这些问题给你一些新的启发,在比较抽象的层面上得到一些启发。但这些都是暂时性的回答或者方案,可能带你走一段时间,它又面对一些挑战,你又形成新的看法。生活就是这样生生不息地展开的。

这是蛮难的,因为不确定要素变得更多。但另一方面呢,我觉得它是可以更精彩。就像...我不知道你们打游戏吗?我不经常打游戏,我是见过现在孩子打的游戏,跟我们八十年代那时候刚刚开始的游戏不一样的。那时候游戏简单,然后你一级级升上去,熟练以后会有奖励,你的进步是指日可待的。现在打游戏发现,我的天呐,但是年轻人会觉得更精彩,因为它的挑战更多啊。你可以说现在游戏更难打,所以更挫折,但是也因为它的挑战更强了,它也更精彩。

端:所以要用打游戏的心态来面对生活。

:对对,这是一个精彩的游戏,是一个更难打的游戏。

(实习生王瑜婕对本文亦有贡献)

2
5月1日 263 次浏览
发表文章: 油管創作者推薦:Live in Kwangsi廣西人·情·味

鏈接

這個頻道主要關注廣西各地人文景觀及廣西粵語保育,經常會發一些兩廣(主要是廣西)粵語區的城市實拍,不少場景很有生活氣息,除了多刷幾次能預防支黑症外大概也是不錯的創作素材。

一些截圖

來源

來源

(這個場景莫名讓我想起千與千尋...來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gT1HedD9iU, 2:03)

除了實拍以外頻道主有時也會在當地進行和粵語保育有關的街訪,只可惜沒什麼人氣,單個視頻觀看數量經常只有兩位數...

6
5月1日 76 次浏览
回复文章: 迷雾通用支付宝支付不会有风险吗?

@潮朔 #137545 试了下的确如此,感谢。

北条沙都子 不要小看雏见泽,这是有大学问的地方。
发表文章: 《李氏小传》

本人昨日游览7站时看到了【libgen】发表的关于中国人口统计的帖子,受此启发“创作”了这篇惊世烂文作为回复。不过【愛牛奶盒的人】和【libgen】均好心建议我单独开帖发表,本人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此《李氏小传》逻辑成谜,用词行文奇差无比,表达混乱不堪入目,实乃狗屁不通之作。欢迎各位前来嘻笑取乐、口诛笔伐。

这是本人在7站第一个正式的主题帖,今后也请各位多多指教和关照(主要是指教)。

【请注意:此篇烂文仅供娱乐,与现实世界无任何关联,也不针对任何个人与群体。】

正文:

“该死的女拳狗!”小李看着新公布的人口统计数据,心里愤愤不平,二话不说打开某德性洼地出品的费拉专用社交网站,熟练地敲击着键盘。这是小李平时最喜欢的活动之一,每当十指在电脑键盘上翩翩起舞之时,他都会有一种莫名的飘忽感,那种感觉就像是置身于一间即将打烊的小酒馆里……小屋的空气中弥散着淡淡的酒香,给这不大不小的酒馆里增添了一丝微醺感,颇具情调。而自己仿佛就是吧台旁那弹奏着慵懒蓝调的钢琴师,正在给酒馆常客们献上今晚的最后一曲……

“恶臭蝈蝻!老娘我就算是养10条狗安度此生,也不会让你这恶蝻碰老娘一下!”突然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了半梦半醒的小李脸上,他这才发现自己刚刚发送的文字已经在评论区掀起了一场规模宏大的遭遇战。被辱骂的小李怒火中烧,快速敲击键盘回怼:“女拳狗整日鼓吹女尊男卑,搞得好像女人就多了不起一样。这下好了,了不起的女人们全都赚钱去满足自己黑洞一般的消费欲了,没几个愿意恋爱结婚生子的。这样搞下去还得了?自己去看统计局数据吧!你们的美国爸爸给了你们多少钱啊?这样不知疲倦地想搞坏中国社会的风气。”

敲完回车键的小李感觉心情似乎舒畅了些,看到评论区的战火逐渐蔓延,活生生变成了一场无限制拳击赛,一丝得意的笑容浮现在小李脸上。“这边差不多了,我的兄弟们会替我教训那帮走狗的。”想到这里,小李关闭了网页,返回桌面,操控鼠标双击那熟悉的图标,想要翻越高墙,继续扩大“战果”。

“连接失败,请重试。”一串不和谐的提示出现在屏幕上,而这七言绝句的威力对于小李而言,比“女拳狗”们不堪入目的污言秽语可要大得多。他瞬间又焦躁了起来,不断地切换线路,把屏幕上五颜六色的各国国旗点了个遍,却依旧逃不过那宛如诅咒般的七字真言:“连接失败,请重试。”

“咚!”小李气得直锤桌子,心里暗自骂道:“他妈的,估计又是那些狗逼恨国党搞出了什么大动静,才害得VPN被封,还连累了老子,让老子没法翻墙出征,操你妈的。”但是小李也知道,心里再怎么咒骂也是无济于事,倒不如先避避风头,转战主场,等过一阵子再出征。

再次打开那条人口统计的新闻,小李却又不开心了。只见评论区里有不少人对这件事感到忧虑,纷纷抱怨生活负担太重,大家都不想要孩子了。甚至还有几个不长眼的异类把这件事归咎于强推计划生育所造成的人口结构畸形,试图含沙射影的攻击党和国家的基本方针政策。看到这些的小李感到身体当中有一股力量涌了出来,那股无形的力量在他全身上下每一根血管中奔涌流淌,不断溢出,直至触达皮肤、渗入骨髓。

“阴阳怪气的恨国党,nmsl!”随着这句分量十足的话语出现在屏幕上,小李感觉自己仿佛就像吃了菠菜罐头的大力水手,充满着自信与力量,好似任何人都不能再撼动他半分。他没有再犹豫,重重地敲下回车键,满心期待地看着自己投下的这枚重磅炸弹能够溅起怎样的水花。可事与愿违,下一秒他就发现自己想要回复的那条别人的留言已经不见了踪影。而且不止如此,所有他看不顺眼的回复也一并消失了,而自己的那条回复也随之成为了向着空气挥出的重拳。“也罢,只要能让那帮害群之马闭嘴就行。”小李这样想着,轻轻叹了口气,默默的打开香烟盒拿出一支烟,若有所思地抽了起来。

网吧外,寒蝉鸣泣之声不绝于耳,听者无不感到丝丝悲切。而网吧里却没有人注意到此刻小李脸上那有些落寞的神情。

第二天清晨,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的小李刚躺在沙发上没多久,就听到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还伴随着一位中年妇女的叫嚷:“开门!街道办的!我们想了解一下情况!”小李缓缓地爬起身,拖着沉重的脚步,不情愿地打开门:“怎么了?一大清早的……”

“你就是这里的住户李二狗?”

“是啊,有什么事吗?”

“把你的身份证拿出来,我们要统计一下。”

李二狗摸了摸裤兜,把有些泛黄的身份证乖乖交给了对方。戴着红袖章的中年妇女接过身份证,在一台手机大小的设备上扫描了一下,阴沉着脸问道:“你还没结婚啊,有对象了吗?”

李二狗感到有些莫名其妙,这街道办平时也不见有什么作为,怎么今天突然对自己的终生大事这么感兴趣了?

“没有,两样都没有。没有结婚,目前也还没找到对象。”李二狗回答得倒是诚实。

只见那女人听完这话,埋头用笔在小本子上抄抄写写,边写边说:“那我就先给你记上了,未婚且没有对象,属于单身男士,等过一阵子开缴单身税的时候记得把钱备上。下午会有税务局的人上门解释,记得到时候要待在家里,不要出门。”说罢便自顾自地关上出租屋大门,扬长而去,只留着还来不及发问的李二狗呆站在原地。

“单身税?”李二狗一头雾水,“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李二狗知道,继续胡思乱想下去也是徒劳,于是赶紧打开电脑,在某德性洼地出品的费拉专用搜索引擎上检索相关信息,这才知道这个消息是在昨晚的新闻联播上公布的。自己昨天光顾着打拳和折腾VPN了,根本就没有留意相关信息,再加上所有与这件事有关联的消息和话题都被严格限制及封杀,导致自己对此一无所知。

“该死的女拳狗!”李二狗看着官方账号权威发布的消息和相关解释,气急败坏。“都是你们这帮西方走狗把洋人的腐朽思想带到了中国,中国的女人们都不愿意好好谨守妇道,相夫教子了。害得我找不到老婆不说,还要多交一份钱!”李二狗越想越急,越想越气,于是二话不说打开某德性洼地出品的费拉专用社交网站,熟练地敲击着键盘……

( 由 作者 于 5月7日 编辑 )
13
4月29日 737 次浏览
图书馆革命🌈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回复文章: 【端点星事件】蔡伟、陈玫均已平安回家,身心健康尚佳

https://twitter.com/tansunit/status/1386791875579949061

陳純一:当局遮遮掩掩,但我们明人不做暗事。

1.我非常怀疑 #陈玫 被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期间遭受了酷刑;2. 我非常担心他的身体和心理健康;3. 我非常担心当局秘密开庭;4. 我非常担心当局一拖再拖。

我们能做的就是不断呼吁,让更多人知道他们的处境,知道中共掩盖疫情的罪恶、践踏法律的无耻行径。

#端点星 案庭审一拖再拖,陈堃评当局此举意在何为


https://twitter.com/caiweifather/status/1386700688902672390

端点星案蔡伟父亲:#端点星 原本计划26号开的庭取消了。今天上午问 #李轶凡 法官到底打算什么时候开庭,只说五一节前不会开庭,审限更改到何时让等通知,声称自己依法办案且拒不告知这次拖延的理由并快速挂掉电话,后就再也没打通她的电话,下午去朝阳区温榆河法庭想当面问她为什么再次延期,等了一下午拒不肯见我

昨天官派律师 #刘南征 去见蔡伟,我们写给 #蔡伟 的只有生活关心的家书也不给转达,也不告诉他我去了北京,说担心他思想有起伏,这个说法跟以前的公安一模一样。另外跟我说他过得很好,也没再生过病,说明他在里面曾经生过病,但从未告诉过我

回复文章: 【端点星事件】蔡伟、陈玫均已平安回家,身心健康尚佳

@libgen #137287

😢....

刘南征,就是这位。

抛开政见,人心总是肉长的。这位眼见也是有点年纪的律师,你就没有家人吗?

不让家属见当事人,不给传话,不告知死活,人怎么能这么缺德呢?如果这叫法律援助,希望你们全家都被人援助。

回复文章: 冲塔谈谈小二

虽然已经被删除了,我还是要说一句,滚!

回答问题: 台灣人稱中國人為“支那人”和女權稱男性為“蟈蝻”性質是否一樣?

@消极 #137119 小粉紅係支那人,維權同抗爭叫中國人~~

爱狗却养猫 Reader, Sleeper, Deer lover, Cat feeder, Bun eater
回复文章: 95后女生不欠你任何东西

不怕就好!谁怕谁啊,是吧。

给95后女生点赞。姐姐妹妹站起来~

发表文章: 95后女生不欠你任何东西

虫文门:你不尊重我们,就想让我们尊重你的心理疾病?你这么厉害就继续写黄文骂我们吧。我不再害怕你了。

6
4月23日 135 次浏览
北条沙都子 不要小看雏见泽,这是有大学问的地方。
回复文章: 高晓松我记得有段时间还挺有名的, 他是怎么被的打成所谓的"公知"的呢?

“公知”本来是个偏中性的词汇,不褒不贬,通常泛指那些在自己所钻研的学术领域(如历史学、社会学、哲学、经济学、自然科学和法学等)有一定造诣并时常在公共空间探讨相关问题的知识分子,因为在其专业领域有比普罗大众更高的权威,所以影响力也较大,掌握的话语权也比常人多。通常被认为是在中国社会中相对比较“有思想”的一群人。

最近几年,墙内的政治氛围异常紧张,到处弥漫着肃杀的气息,对言论的管控也是空前的严厉。而“公知”作为比一般大众更具影响力的群体,其不经意间的一句话就有可能引起很多人的关注,从而形成广泛的讨论,且这些讨论有很多时候涉及公共领域话题。因而中共对此十分忌惮,一直没有放弃对其的限制与打压。

而除了“删帖封号”这种一直未止的常规打压手段外,中共还祭出了更加卑劣的手法,也就是对“公共知识分子”这个群体进行全面污名化。通过鼓动其手下的宣传机器大量发布针对“公知”的攻击与污蔑,动辄扣上“恨国党”、“汉奸”、“卖国贼”等政治犯大帽,以此达到败坏“公知”名誉,削弱其影响力和话语权,并间接逼迫其“转口风”的目的。

一个现代文明社会应该容得下各个方向传来的声音,并将那些真正探讨问题、提出解决方案和建议的声音视作是全社会的宝贵财富。但很可惜,目前的中国完全是反其道而行之,“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的声音也日渐式微。

我个人对高晓松不太了解,就不瞎侃这个人了。有了解相关情况的朋友可以说说。

最后再冒昧提醒一下楼主,这种情况可能不是“谁谁谁被打成公知”,而是“公知”这个概念在墙内已经被污名化了,所以很多原本是“公知”的人也就跟着遭殃……

( 由 作者 于 4月24日 编辑 )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