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复杂度 点赞过的内容
回复文章: 关于利用链接/短链宣传本站的看法及其他零碎想法

@时空复杂度 #100160

非常好的想法。我同意您的说法,如果技术上有可能,借鉴一些豆瓣的功能会很好。此外,热点内容和SEO的优化,以及“页面组件加入国际化,允许用户切换繁体简体”也很好。

我把有些内容加入了我自己的建议帖子里

汉帝国签证官
清华博士豆沙馅 膜乎新网址https://www.reddit.com/r/mohu/
发表文章: 豆沙馅上了一趟洗手间

1.豆沙馅顶层设计、长期定位、高瞻远瞩,结合当下国际形势和中国基本国情,果断做出决定上洗手间。

2.各地群众对豆沙馅上洗手间的大政方针强烈支持、积极配合,获得海内外2047用户的一致高度评价。

3.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坚决支持豆沙馅上洗手间,夺取新时代上洗手间伟大胜利!

4.热烈祝贺豆沙馅在四川省成都市正式上洗手间!

5.积极学习豆沙馅上洗手间精神,对其上洗手间过程进行全程直播,各地干部群众务必观看。

6.热烈祝贺豆沙馅上洗手间圆满成功!

7.在欧美新冠横行、社会秩序混乱的情况下,我国成功夺取豆沙馅上洗手间的伟大胜利,充分体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巨大优越性!

(欢迎膜友转载到膜乎,不欢迎转载到品葱)

8
2020年9月25日 164 次浏览
回答问题: 看着动漫里亲昵的情侣们,我突然萌生了一个罪恶的想法。

这里有示例操作:

严肃地说,基本价值观和思维方式差异太大的话,朋友没关系;亲密关系,不能忍。

thphd 2047站长
发表文章: 关于“自由人的精神角落”

本站Title是“自由人的精神角落”,这不是我写的,是2049站长小二写的。

【角落】,通常指一个避开其他人的地方,例如“我们找一个角落说话”,意思是“我们不要在这里说话、到一个避开其他人的地方说话”。中国大陆对言论封锁的很厉害,因此2049它作为一个墙外论坛,确实有这个避开审查说话的意思。

当然墙外也并非风平浪静,也有新品葱这样的无良企业搞食草动物养殖,所以这行字到了2047又有了新的意思,就是避开品葱(以及品葱之外的)各路troll的意思。

从这个意义上讲,小二当年做得还(ying)很(gai)不(qie)够(fu),2049的troll问题从来就没有消停过,张怀义被品葱大troll懦夫斯基肢解之后,又被2049的小troll们围殴。

在2047,我们对troll有好几道防线。比如说,从品葱过来的troll在2047不管做了什么,都不敢拿回品葱吹嘘,因为他一吹就会被鹿儿当成2047收买的两面人或者2047派来的大外宣当场焚化。所以他们就根本就没有动力来2047搞事。对于膜乎过来的那些troll呢,我们联合膜乎的革命群众,对他们进行当众的修乳,效果也非常好。剩下一小部分独立的网评员,我们会强迫他们参加一个考试,网评员是最怕考试的,毕竟考得好的话,何苦来当网评员呢。这样就确保了2047的小池塘不会被大海掀翻。

讲完【角落】讲一下【自由人】。既然这个角落是留给自由人的,那请问你觉得你自由吗?如果你觉得自己不自由,那这个角落还适不适合你?

小二没有给【自由】设定标准和评价体系。假如小粉红们认为他们比所有人都自由,请问【自由人的角落】要放他们进来活动吗?如果不放,理由必然是“你们并不是自由人”,这就假定【自由】是有标准、有评价体系的。

这个标准和评价体系,至今也没有一个比较普遍统一的意见,在此抛砖引玉一下。

( 由 作者 于 2020年9月26日 编辑 )
8
2020年9月26日 272 次浏览
轻音部
中野梓 好无聊~
发表文章: 中国新冠疫苗将近全军覆没,明年全体接种可能性为0

点进这个链接看看有多少新冠候选疫苗: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ng-interactive/2020/sep/25/covid-vaccine-tracker-when-will-a-coronavirus-vaccine-be-ready

为啥我这么说呢,因为目前中国在做三期的疫苗有四种,除了康西诺(陈薇院士)的是Ad5载体疫苗之外,其他都是灭活疫苗,我会解释一下为什么这两种技术路线都不会成功。 首先是陈薇院士的疫苗。Ad5这个病毒本来就是大家经常感染的一种人类腺病毒。人年龄越大,接触过这个病毒的几率就越高,身体里就越有可能对这个病毒产生免疫反应,换句话说,这个疫苗进入人体内很可能就会立马被消灭,导致真正适合接种这个疫苗的人并不多,尤其是老年人甚至大部分都不会受到这个疫苗的保护。 如果去读一下7月份陈薇团队发布的2期,发现这个疫苗在人体里产生的免疫反应并不强,和牛津疫苗形成了强烈的对比(牛津疫苗动物实验的反应比较差,甚至打了疫苗的恒河猴没有防住病毒,康西诺的这个动物实验反应倒是不错)。牛津疫苗虽然效果也不算太好,但是也算明显。

灭活疫苗是个很传统的路线,狂犬病疫苗啥的都是灭活的。但是灭活疫苗问题是1. 需要多次接种,因为每次接种产生的免疫反应很小。2. 生产成本很高(因为工序很复杂,要大量培养病毒,然后再灭了,如果不小心容易感染,所以对工作空间卫生要求很高),大概是RNA疫苗和载体疫苗的10倍价钱(现在在中国可以接种的基本上就是灭活疫苗,1000块一支),产能也跟不上。如果大家留意夏天的新闻的话,中国已经建了几个灭活疫苗的厂,年产能两三亿支,如果一个人打两针绝对不够。

另外,目前下狠手投资灭活疫苗的国家只有中国,除了中国没有哪个灭活疫苗做到第三期,甚至第二期也没有,我觉得挺能说明问题了。

( 由 作者 于 2020年9月26日 编辑 )
8
2020年9月26日 263 次浏览
Neko 人类社会永远在变化。
回复文章: 关于利用链接/短链宣传本站的看法及其他零碎想法

宣传这个事包含两个层面,一个是单纯的扩大知名度,另一个是带有构建同温层的性质,要求同化。实际上的宣传是这两种层面的比例混合。

走什么路线或者倾向,很难说绝对意义上的好或者坏,从实用主义的角度讲可以解释为是一种筛选受众。被筛选的受众按比例讲会更多的具有某种所需特质,比如筛出更好斗的人组建民兵团体,更愚昧的人作为邪教信众或者传销对象。在草创期,2047的一系列操作,版面上展现读书、技术、文学等,某种程度上也反映了站方一些期待的特质,可能是具有同理心、具备基础科学素养和教育水平等,而这些群体中troll的概率比较小,交流起来也容易。 这个群体其实也非常需要同温层,但很难安全的寻找一个,比如做物理、又倾向普世价值的圈子。从大众传媒的经验来看,取悦这些人是商业上可行的:给这个群体制造和维持“中产阶级的幻觉”,不管是优越感还是获得感,他们具有较为充足的付费意愿。也就是说,假如将来2047变成某种订阅制,我丝毫不会惊讶。

( 由 作者 于 2020年9月26日 编辑 )
想被玩坏
goodidea 我好想被最心爱的人玩坏,反正感觉自己活不久了,还不如被玩坏呢
回复文章: 关于2047的宣传,一点想法

其实我觉得应该提高本网站在搜索引擎的曝光率

比如像谷歌,什么的

最好是讨论事实话题,搜索量较大的话题

或者是比较实用的技术型话题,比如翻墙什么的

发表文章: 胡适(1919年):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本报(《每周评论》)第二十八号里,我曾说过:

「现在舆论界大危险,就是偏向纸上的学说,不去实地考察中国今日的社会需要究竟是什么东西。那些提倡尊孔祀天的人,固然是不懂得现时社会的需要。那些迷信军国民主义或无政府主义的人,就可算是懂得现时社会的需要么?

要知道舆论家的第一天职,就是细心考察社会的实在情形。一切学理,一切『主义』,都是这种考察的工具。有了学理作参考材料,便可使我们容易懂得所考察的情形,容易明白某种情形有什么意义,应该用什么救济的方法。 」

我这种议论,有许多人一定不愿意听。但是前几天北京《公言报》、《新民国报》、《新民报》(皆安福部的报),和日本文的《新支那报》,都极力恭维安福部首领王揖唐主张民生主义的演说,并且恭维安福部设立「民生主义的研究会」的办法。有许多人自然嘲笑这种假充时髦的行为。但是我看了这种消息,发生一种感想。这种感想是:「安福部也来高谈民生主义了,这不够给我们这班新舆论家一个教训吗?」什么教训呢?这可分三层说:

第一,空谈好听的「主义」,是极容易的事,是阿猫阿狗都能做的事,是鹦鹉和留声机器都能做的事。

第二,空谈外来进口的「主义」,是没有什么用处的。一切主义都是某时某地的有心人,对于那时那地的社会需要的救济方法。我们不去实地研究我们现在的社会需要,单会高谈某某主义,好比医生单记得许多汤头歌诀,不去研究病人的症候,如何能有用呢?

第三,偏向纸上的「主义」,是很危险的。这种口头禅很容易被无耻政客利用来做种种害人的事。欧洲政客和资本家利用国家主义的流毒,都是人所共知的。现在中国的政客,又要利用某种某种主义来欺人了。罗兰夫人说「自由自由,天下多少罪恶,都是借你的名做出的!」一切好听的主义,都有这种危险。

这三条合起来看,可以看出「主义」的性质。凡「主义」都是应时势而起的。某种社会,到了某时代,受了某种的影响,呈现某种不满意的现状。于是有一些有心人,观察这种现象,想出某种救济的法子。这是「主义」的原起。主义初起时,大都是一种救时的具体主张。后来这种主张传播出去,传播的人要图简便,便用一两个字来代表这种具体的主张,所以叫他做「某某主义」。主张成了主义,便由具体的计划,变成一个抽象的名词。 「主义」的弱点和危险就在这里。因为世间没有一个抽象名词能把某人某派的具体主张都包括在里面。比如「社会主义」一个名词,马克思的社会主义,和王揖唐的社会主义不同;你的社会主义,和我的社会主义不同:决不是这一个抽象名词所能包括。你谈你的社会主义,我谈我的社会主义,王揖唐又谈他的社会主义,同用一个名词,中间也许隔开七八个世纪,也许隔开两三万里路,然而你和我和王揖唐都可自称社会主义家,都可用这一个抽象名词来骗人。这不是「主义」的大缺点和大危险吗?

我再举现在人人嘴里挂着的「过激主义」做一个例:现在中国有几个人知道这一个名词做何意义?但是大家都痛恨痛骂「过激主义」,内务部下令严防「过激主义」,曹锟也行文严禁「过激主义」,卢永祥也出示查禁「过激主义」。前两个月,北京有几个老官僚在酒席上叹气,说,「不好了,过激派到了中国了。」前两天有一个小官僚,看见我写的一把扇子,大诧异道, 「这不是过激党胡适吗?」哈哈,这就是「主义」的用处!

我因为深觉得高谈主义的危险,所以我现在奉劝新舆论界的同志道:「请你们多提出一些问题,少谈一些纸上的主义。」

更进一步说:「请你们多多研究这个问题如何解决,那个问题如何解决,不要高谈这种主义如何新奇,那种主义如何奥妙。」

现在中国应该赶紧解决的问题,真多得很。从人力车夫的生计问题,到大总统的权限问题;从卖淫问题到卖官卖国问题:从解散安福部问题到加入国际联盟问题;从女子解放问题到男子解放问题;……那一个不是火烧眉毛紧急问题?

我们不去研究人力车夫的生计,却去高谈社会主义;不去研究女子如何解放,家庭制度如何救正,却去高谈公妻主义和自由恋爱;不去研究安福部如何解散,不去研究南北问题如何解决,却去高谈无政府主义;我们还要得意扬扬夸口道,我们所谈的是根本「解决」。老实说罢,这是自欺欺人的梦话,这是中国思想界破产的铁证,这是中国社会改良的死刑宣告!

为什么谈主义的人那么多,为什么研究问题的人那么少呢?这都由于一个懒字。懒的定义是避难就易。研究问题是极困难的事,高谈主义是极容易的事。比如研究安福部如何解散,研究南北和议如何解决,这都是要费工夫,挖心血,收集材料,征求意见,考察情形,还要冒险吃苦,方才可以得一种解决的意见。又没有成例可援,又没有黄梨洲、柏拉图的话可引,又没有《大英百科全书》可查,全凭研究考察的工夫:这岂不是难事吗?高谈「无政府主义」便不同了。买一两本实社《自由录》,看一两本西文无政府主义的小册子,再翻一翻《大英百科全书》,便可以高谈无忌了:这岂不是极容易的事吗?

高谈主义,不研究问题的人,只是畏难求易,只是懒。

凡是有价值的思想,都是从这个那个具体的问题下手的。先研究了问题的种种方面的种种的事实,看看究竟病在何处,这是思想的第一步工夫。然后根据于一生经验学问,提出种种解决的方法,提出种种医病的丹方,这是思想的第二步工夫。然后用一生的经验学问,加上想像的能力,推想每一种假定的解决法,该有什么样的效果,推想这种效果是否真能解决眼前这个困难问题。推想的结果,拣定一种假定的解决,认为我的主张,这是思想的第三步工夫。凡是有价值的主张,都是先经过这三步工夫来的。不如此,不算舆论家,只可算是抄书手。

读者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我并不是劝人不研究一切学说和一切「主义」。学理是我们研究问题的一种工具。没有学理做工具,就如同王阳明对着竹子痴坐,妄想「格物」,那是做不到的事。种种学说和主义,我们都应该研究。有了许多学理做材料,见了具体的问题,方才能寻出一个解决的方法。但是我希望中国的舆论家,把一切「主义」摆在脑背后,做参考资料,不要挂在嘴上做招牌,不要叫一知半解的人拾了这些半生不熟的主义去做口头禅。

「主义」的大危险,就是能使人心满意足,自以为寻着包医百病的「根本解决」,从此用不着费心力去研究这个那个具体问题的解决法了。

7
2020年9月24日 117 次浏览
忙碌中
回复文章: SHA-512身份验证没有意义

补充一下,公钥验证也有类似的风险。举个例子,我在某处用GPG签名消息:

-----BEGIN PGP SIGNED MESSAGE-----
Hash: SHA256

我是沉默的广场
-----BEGIN PGP SIGNATURE-----

iHUEARYIAB0WIQTF8OptO5XfOiJV/ShY4kD6KqTWnwUCX2xi4AAKCRBY4kD6KqTW
n+lLAP9u0pwiha8PAwUg(。。省略)
-----END PGP SIGNATURE-----

别人截取这段消息,就可以保存起来,日后贴出来冒用账户主人的身份。其它人没法判断这个消息是由本人贴出来的,还是别人复制过去冒用的。

这是重放攻击的一个简单例子。解决办法是,和签名日期章一样,消息里加上当前时间就可以防止冒用,例如:

-----BEGIN PGP SIGNED MESSAGE-----
Hash: SHA256

我是沉默的广场

1989年6月4日,05:00
-----BEGIN PGP SIGNATURE-----

iHUEARYIAB0WIQTF8OptO5XfOiJV/ShY4kD6KqTWnwUCX2xjKQAKCRBY4kD6KqTW
n7KpAQCDdAO80d/K/K(。。省略)
-----END PGP SIGNATURE-----

这样其它人可以比对签名里的时间和当前时间,验证是不是有人冒用了消息。

另一种防止冒充身份的方法是challenge-response认证,和@thphd 所说的一样。原理是让账户的主人用私钥签名一段指定文字(比如自己的新ID名),其它人再用公钥去验证这段消息。只要私钥不泄露,没有私钥的人就没法给指定文字签名。

总之,设计完善的加密系统,比如公钥认证,都有考虑到这些问题,不用担心它们的安全性。

( 由 作者 于 2020年9月24日 编辑 )
thphd 2047站长
发表文章: SHA-512身份验证没有意义

沉默的广场在新品葱写过这样一篇:

【安全上网】用SHA-512生成身份字符串,在匿名环境下证明自己的身份

概述:

  1. 计算SHA512("something only you know")得到"D75A31E4F109C...",由于SHA512是不可逆的运算(类似MD5),所以即便"D75A31..."被公布出去,别人也猜不到"something only you know"。
  2. 把 "D75A31..." 贴到某个公开的地方,例如自己的账户备注中
  3. 现在你要向第三方证明 "D75A31..." 确实是你贴出的(你就是账户的主人),于是你出示 "something only you know" 给别人,别人运行一次SHA512("something..."),得到"D75A31...",证明原来贴出"D75A31..."的人是你。

存在的问题:

  • 如果你公开贴出这行字("something..."),别人就可以截取复制这行字(直接看到或监听),再以别人的身份发出来。这样便可能导致多个人声称自己是你,无法确定哪个是真的。
  • 如果你向某人私下出示这行字,而这个人将这行字发给其他人,其他人就可以声称自己是你

总结:SHA-512身份验证并不实用,没有意义。

真正安全可靠验证身份的方法,是公钥密码学。本站现已支持PGP签名登录,详情见/t/7506

2
2020年9月24日 158 次浏览
发表文章: 您好,這是我的名片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于 2020年9月26日 编辑 )
8
2020年9月23日 146 次浏览
Ambulance 夫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家必自毀,而後人毀之;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
回复文章: [个人猜测]粉红/姨粉/反贼三群体将成三足鼎立之势

准确说品葱目前是姨粉复读机和极右派各占一半。搞笑的是姨粉内心看不起极右派认为他们费拉不堪,但极右派也有种自我轻贱的意识,并不在意姨粉对他们流露出的各种歧视,所以目前这两批人还能和平相处。

我个人的看法是姨粉从头到底都只是小众群体,民主化以后极右派才是将来多数中国人的归宿,这么说起来将来姨粉估计是首先要被拉清单的。

发表文章: 驳斥“自由论坛的困境-我们真的回不到过去了”

@sorrysorrysorry

看到置顶帖里说不应在帖子下争论,所以新开一帖。

我认为你的观点是非常可笑的。

1.你觉得作为网站,应该确保高质量内容创作者有所得,这是非常不现实的。

我在国内的网站上做科普,即使网站给我奖励,也远远达不到我做同样内容的教学的收益;因此盲目地把内容创作者离开归结为网站的政策问题,是愚蠢的。

那么为什么没人创作呢?因为网站用户素质太低,或着说明白点-实用主义者太多。我曾经心血来潮,像在国内某网站上系统地介绍 general relativity,要想明白这个需要点前置内容,比如Riemann Geometry,Differential Geometry,毕竟relativity的核心就是“Gravity is Geometry”。写了几期,有人嘲讽我:学这些有什么用?还不如挖煤做生意赚钱多。我能说什么?我只能说:您说的对:)

总结一下,任何内容的创作者在网上写东西都是用爱发电,真正的奖励只有两种:帮到需要的人(所获得的正面反馈与心理满足)和与志同道合之人交流。一个网站不能提供这些,肯定没人写东西。

一个论坛环境的好坏,不由内容创作者决定,而是由大部分网站的用户(即“网站的环境”)决定。

2.你个人命运的好坏,和共产党如何做恶,其实真的没有关系。

这点是胡扯,除了“胡扯”我找不到更合适的词来形容这一点。即使是以你所定义的“成功”-实现经济自由来说,国家的环境也是对个人的命运有极大影响的。

我马上能想到的影响就有2点:

i.信息的闭塞。国内屏蔽了基本所有的权威学术网站,你想要自学什么东西都得顶着一大堆的骗子和错误信息。在这种环境下,即使做生意也得时刻注意政策的改变。更不要说缺乏必要的信息会导致价值观的单一化,在很多人眼里,很可能杨振宁还不如炒房地产起家的王健林。

ii.官僚的盛行。不论从事什么职业,官僚制度对每个人的影响都是巨大的。你可曾想过,为什么你所谓的那些“过得好”的人,没有一个站出来反共?因为他们是这些制度的“受益者”。更深层次地说,极有可能是共产党将他们包装成了“成功者”,而吸引你去效仿罢了。一旦大家都去相信这一套,用尽一切手段先把钱赚到,就正好落入了他们的陷阱。事实就是在国内,他们掌握资源,并享有资源的分配权,这一点目前谁也不能改变。

3.“如果自由人还只是穷酸的腐儒,清高的书生,那更加没有人会赞同你的想法,加入你的队伍。”

结合我的以上两点,我可以大胆地预测,在最近这十年,绝大多数所谓“自由人”,都将保留“穷酸的腐儒,清高的书生”的身份,尤其是那些有观点输出能力的人,因为相较于怎么赚钱,他们更加注重知识体系和思考方式的建设。而创作者的目的,也从来不是“让读者加入我的队伍”;只是给想要学习思考的人提供一个机会,并不是要让他们加入我,为我的理想出力。后者其实与所谓“邪教”很相似。

不过你也确实提供了一个视角。估计在那时告诉我“不如开煤矿”的用户眼里,我也是“穷酸的腐儒,清高的书生”之流吧。

你说的实现经济自由我是很赞同的,但是追求经济自由与“不顾一切只想赚钱”是有区别的,你所举的张一鸣我不了解,但猜测属于后者。

以上是对观点的驳斥,下面说一下我个人对实用主义的看法。一种主义,只要不对别人进行绑架,对我来说就是可以接受的。遗憾的是我在生活中碰到的每一个实用主义者都是用这一套理论在要求别人。诚然目前的社会是实用主义的社会,这一点从很多人把科学与技术等同起来就能看出。但是只注重应用,每进行一次科学探索之前都问“这个有什么用”,长远来看必将导致科学结构的畸形。

15
2020年9月23日 733 次浏览
thphd 2047站长
发表文章: 2020惠民项目,习明泽终于解决了中南海的厕所手纸问题

中南海厕所手纸问题,一直是个老大难的问题。

从毛泽东时代起,就有人偷中南海厕所的手纸带回家。毛主席也一直强调要解决,但一直没有得到落实。有一天,毛主席自己上厕所,拉完屎,才发现没手纸。毛主席只好破例洗了个澡。

之后,毛主席计划专门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中南海厕所手纸问题,但因为两弹一星工程给耽误了。刘少奇用湖南口音发了句牢骚,连中南海的手纸都有人偷,我看共产主义搞不了。毛主席一听,这是借手纸问题攻击党中央。先解决刘少奇,再解决手纸问题。后来因为四人帮从中作祟,手纸问题始终没有解决。

改革开放年代,邓小平强调搞活经济。中南海的手纸堂而皇之出现在了市场上,也没人管。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习近平。习近平在正定县就用过中南海的手纸,那是齐心偷出来的。习近平入驻中南海,发誓要解决手纸问题。

习近平令王岐山为中南海手纸办公室主任。王岐山一上任,下令,所有人一个月内把偷窃的手纸还回来,既往不咎。否则,绝不客气。并且登记党内所有人拥有的手纸数量。习近平又制定一系列法律,包括手纸来源不明罪,非法交易手纸罪。习近平在党内开会时说,要管好自己的家属。江泽民第二天爆料邓家贵在巴拿马藏有300卷手纸。习近平大怒,说,为了保护手纸,哪怕烈火焚烧,也岿然不动。

习明泽提建议,不能靠人治,要靠法制。在厕所安装人脸识别系统,每个人必须扫脸才能取手纸两张,每次间隔2小时。实行以来,效果良好。

习明泽用无与伦比的智慧,成功证明中国能够实现共产主义。

转自 https://mohu.rocks/article/3550 原作者:woaini

3
2020年9月21日 80 次浏览
回复文章: ttt

「中華民族」如今也有兩個解釋,既可作為漢人之同義詞,又可代表所謂「五族共和」。後者確實是清末以來梁啟超等人基於滿清疆域虛構的概念,前者卻是古已有之,且完全符合閣下所引述的定義。所以蒙藏維哈之獨,有歷史文化的基礎;台灣香港之獨,有既成事實的基礎;至於滿滬巴蜀幽燕荊楚之獨,只有他劉臘肉洗腦信徒的基礎。

发表文章: ttt

ttt

( 由 作者 于 8月23日 编辑 )
7
2020年9月21日 391 次浏览
thphd 2047站长
回复文章: 我刚才在品葱站务区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希望品葱能够取消敏感词

新品葱屏蔽的东西很多的,比如说xsden.info,还有be4的网站。凡是退出品葱自己开网站的,都会被品葱视为敌对势力。这方面你得问品葱的老人,比如说 @沉默的广场 或者 @Resistance

品葱它作为一个网站,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打压一下竞争对手,是人之常情,就像淘宝和微信会互相给对方的链接设阻碍一样,毕竟支意盎然嘛

别人打压你的时候,你不可以怂。你如果怂了,就范了,人家接着就会出台葱安法,各种渠道逮捕检控你。那些在品葱传播2047的人,鹿儿也是有一本账的,这个账就记在那,一旦他出事了,这个账全给拉出来了,别看你今天闹得欢,小心今后观封删,这都得应验的

所以为什么我要以站长的身份去批评新品葱的问题、说品葱要完呢,因为如果连这种、明显损害用户权益的事情都不去批评,那我们和他们又有什么区别呢,还不如不要办网站

( 由 作者 于 2020年9月21日 编辑 )
发表文章: 姨粉的心理分析

(我一直很犹豫要不要谈这个话题,因为这个话题可能会得罪很多姨粉,甚至会让自己成为众矢之的,但我思考再三,我还是觉得应该坚持说出自己的看法,因为只有坦诚相见,才能收获大家真诚回应的声音)

(文后附简体中文版,以下为正文)

姨粉他們不滿專制但並不希望推翻專制統治,因為嘲笑專制統治下民眾的苦難,是他們獲得心理優越感的來源。民眾嘲笑喉舌就會動搖專制統治的基礎,也就會動搖他們嘲笑民眾從而獲得心理優越感的淵源,他們希望看到的是專制統治的黑暗以及生活在黑暗的民眾沈默互害愚昧順從,總之就是不希望看到民眾反抗和不服從,就像他們總是選擇性無視「不控評必翻車」的現實一樣。只有民眾愚昧互害愚昧順從,他們的民族劣根性、中華民族無藥可救的極端言論也就有市場,進而反華種族歧視主義也就有理論基礎,反華種族歧視主義被「合理化」,那麼核平中華、肢解中華也就變得「順理成章」、「大義凜然」,從這個角度我們就不難理解為什麼反華種族歧視者往往是一邊鄙夷專制統治,另一邊極力鼓吹專制統治不可戰勝論,與其說專制統治不可戰勝,還不如說專制不可戰勝論迎合了他們認為中國人不配享有憲政、只配服從專制統治的反華種族歧視理論,而維繫反華種族歧視主義理論的根本目的,本質上就是他們通過嘲笑生活在苦難中的同胞來為自己失敗的人生尋找精神安慰的一個出口罷了,是一種將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痛苦之上的心理扭曲,簡而言之就是幸災樂禍,從犯罪心理學的角度分析,對別人的苦難沒有同情心和對自己的罪惡沒有愧疚心的人,就屬於典型的反社會人格,這就可以解釋了為什麼擁有反社會人格的人,往往都是種族歧視份子和暴力犯罪者的原因,因為他們就是要通過塑造極端理論來為自身的反社會行為說服自己從而尋求心理平衡,天使遇到不公會伸張正義,惡魔遇到不公會將之「合理化」,比如將種族歧視合理化。而喜歡幸災樂禍的人,他們就是天生的惡魔。

(以下为简体中文版)

他们不满专制但并不希望推翻专制统治,因为嘲笑专制统治下民众的苦难,是他们获得心理优越感的来源。民众嘲笑喉舌就会动摇专制统治的基础,也就会动摇他们嘲笑民众从而获得心理优越感的渊源,他们希望看到的是专制统治的黑暗以及生活在黑暗的民众沉默互害愚昧顺从,总之就是不希望看到民众反抗和不服从,就像他们总是选择性无视“不控评必翻车”的现实一样。只有民众愚昧互害愚昧顺从,他们的民族劣根性、中华民族无药可救的极端言论也就有市场,进而反华种族歧视主义也就有理论基础,反华种族歧视主义被“合理化”,那么核平中华、肢解中华也就变得“顺理成章”、“大义凛然”,从这个角度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反华种族歧视者往往是一边鄙夷专制统治,另一边极力鼓吹专制统治不可战胜论,与其说专制统治不可战胜,还不如说专制不可战胜论迎合了他们认为中国人不配享有宪政、只配服从专制统治的反华种族歧视理论,而维系反华种族歧视主义理论的根本目的,本质上就是他们通过嘲笑生活在苦难中的同胞来为自己失败的人生寻找精神安慰的一个出口罢了,是一种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的心理扭曲,简而言之就是幸灾乐祸,从犯罪心理学的角度分析,对别人的苦难没有同情心和对自己的罪恶没有愧疚心的人,就属于典型的反社会人格,这就可以解释了为什么拥有反社会人格的人,往往都是种族歧视分子和暴力犯罪者的原因,因为他们就是要通过塑造极端理论来为自身的反社会行为说服自己从而寻求心理平衡,天使遇到不公会伸张正义,恶魔遇到不公会将之“合理化”,比如将种族歧视合理化。而喜欢幸灾乐祸的人,他们就是天生的恶魔。

17
2020年9月20日 559 次浏览
发表文章: 知乎养着波波曹大佐立党这三个号就是让你误以为不会错过好东西

让我们看看这几位大v,除了家境ok,投资就跟玩游戏一样的,除了在硅谷打工的,除了吃共产党饭的,还有哪个人能这么逍遥?

他们的生活是极其不普遍的。当我们还在996的时候,拿这几位的想法做参考是自杀。

我想起了以前的一个人,本来在某厂熬的很累,后来果断离开去了另一个大城市。然后跳到了类似硅谷大厂的地方。总算是有盼头了。

不能坐以待毙。那些段子手不能代替你思考和解决问题,他们的段子理论永远都至少段子。

更新,按照我的分析,这几位的段子理论本质都和梦话是一个层次。如果你想过的好点,除了做违法犯罪,就得找人找圈子,或者就是把自己的人生出卖给金钱,用全部时间去换钱,因为你可能确实没有好办法。

一切匮乏都只能逐步改善,不可能一个人说学了ai就能发大财,然后你就去学ai。

很多赚钱的路子,你玩不转的,太吃苦了,太极端了,更多的是出卖你自己。你自己去看那些真正做cto的人,四十多了还在天天刷paper。看报告。 记忆力,智商,卖力,合作,灵感,体力,,,你看看自己还能有点啥。

这些真功夫,知乎是不会教你的。 国外也一样,痛苦就是你得不到你想要的。然后你玩命的似的去努力获取它。

流连这些社交网络,自媒体,其实和大脑手淫一样。

( 由 作者 于 2020年9月16日 编辑 )
6
2020年9月16日 143 次浏览
rebecca 我不是品葱的神,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
发表文章: 方舟子揭假:浙江高考满分作文背后的腐败
youtu.be/oRghFHSb_SU

浙江高考满分作文是一篇不知所云的零分作文,它能得高分,是因为背后有腐败和关系网。

2
2020年8月27日 41 次浏览
回复文章: 只要避开DNS污染,不翻墙也能访问2047

感谢解答。

这个墙法似乎是最早采用也是最初级的方法。早在12年,墙还存在感不那么强的时候就有采用https://x-wei.github.io/google_host.html当时仍可改host访问谷歌

看来2047只是被简单的墙了一下。还需要诸君搞点事情,让情报部门“重视一点”。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