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 - 食人大佐韦国清
食人大佐韦国清 有缘再见
回复文章: 过敏性鼻炎治愈的方法

我也有鼻炎,到美国后只有早上发作了,解决方法是每天早上游泳一千米一小时。

回复文章: 我来修改一下美国的制度

还是那句话:If it ain't broke don't fix it.

你搞得这些改进,会造成很大的影响,但是对于解决美国主要的问题几乎没有帮助,所以从一开始就没有改进的必要。

举例来说,你觉得选举人团让美国不够representative,但是一个更representative的系统一定是更好的系统吗?答案是不确定的,甚至可能是否定的。所以,这种改进除了满足一些强迫症和民主狂热者之外,几乎没有实际意义。

举例来说,15个大法官一定比9个大法官好吗?又会好多少呢?因为美国高院的价值其实并不是终审法院,而只是一个最高权威,所以更多法官并不一定会是更好的系统。这又是一个政治难度极高,实际意义不大的改进。

举例来说,统一警察系统,公安部之类的,背后的逻辑是什么呢?是美国现有的警察系统已经彻底崩溃了?还是有重大问题?并不是啊,只是你有强迫症罢了。

其他的一些改进,比如公民权之类的,其实是有价值的,但是本质还是在fix一个没有broken的系统。

你的最后一条我反驳过很多次了,这种全民负责,而其实是无人负责的重大决定权最终只能导致内战。

回复文章: 请教一个经济学问题

@Surge #151769 你说的没错,这就是帕累托改进的理论。但是问题是,这样的utilitarianism对于现实根本不能提供任何有意义的指导。

再举一个极端的例子,一个国家的均衡状态是暴君和他忠实的奴民,或者是宗教领袖和他被洗脑的信众,难道为了照顾暴君和宗教领袖个人无穷的贪欲,我们要对这样的悲惨境地视而不见吗?甚至于我们要认同这个国家的未来被完全锁死,这个国家的国民生而为奴?很遗憾的是,utilitarianism给出的答案是肯定的,因为独裁者个人的权力欲和全体国民的自由相比,没有哪个更高贵。

这也是为什么,现代的道德理论很少应用这样的utilitarianism,而是逐渐采取某些原则作为不需讨论的基础。回到我们这个话题,如果要避免这样的utilitarianism,我们就必须采取可以量化的标准。也就是说,如果你的标准是任何情况下,个人的财产不可侵犯,那么你说的确实是对的。但是如果我们的标准允许任何牺牲个人财产的公益存在的话,将这位植物人富翁的部分财产用作其他事业是更好的选择(当然,这并不一定是我们必须采取的选择)。

Milton Friedman晚年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的态度也从小政府主义转变为了“当有毋庸置疑的必要时,政府应该干预市场”。

( 由 作者 于 8月8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请教一个经济学问题

@observerEDGE #151543 你说的没错,中国取得的经济发展确实得益于这种残酷的资本化。否则,在一个有如此多低效的计划经济残留的国家取得这样的经济发展几乎是不可能的。

回复文章: 请教一个经济学问题

@Surge #151545 这个理论是有问题的,它假设社会的utility一开始已经达到均衡了,但是均衡不一定代表最优。所以税收这个暴力行为实质上只是破坏了均衡,并不一定导致utility的降低。举一个简单粗暴的例子,假设有一个富翁变成了植物人,他把所有财富都用来给自己续命,但是不能对社会做出任何贡献,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把这一部分社会资源用在其他事业上会使社会的utility更优。

回复文章: 请教一个经济学问题

@observerEDGE #151534 你说的没错,所以现代的制度设计者都在想方设法抑制这些明显的“无用”消费来促进再生产,包括奢侈品税和烟酒税等等,对于投资的鼓励则主要是去监管和企业的税收减免。

税收对于劳动积极性确实有影响,但是这个问题太复杂了,很难讨论。

回复文章: 请教一个经济学问题

写了这么多根本没人看😓

回复文章: 请教一个经济学问题

金钱的本质是资源分配的能力。那这个问题的实质是50万元的社会资源,两种不同的分配方法的影响有什么区别。作为福利发给百姓,相当于给了百姓分配50万元资源的能力,否则就是这一个人保留分配50万元资源的能力。

不严谨地说,前者大概率会变成消费,后者可能变成消费也可能变成投资。现在考虑乘数效应,大概有三种情况:

1.百姓拿去消费,前者相当于给百姓分配了50万元的消费品,又给餐厅,零售商和生产者分配50万元的能力,so on and so forth。

2.这个人拿去买奢侈品,后者相当于给这个人分配了50万元的奢侈品,又给奢侈品卖家和厂家分配50万元的能力,so on and so forth。

3.这个人拿去投资,那么后者给这个人分配了50万元的资本(包括机械,人才,技术等等),又给资本供应者分配50万元的能力,so on and so forth。在很多年后,这50万元的资本因为复利,可能会增值为几百万甚至几千万的社会资源,也可能全部亏光。

简单讲一下结论。观察这三种情况,明显就能发现,在市场投资机会充足时,第三种情况能够产生最大的价值,因为它将最多的社会资源转化为了可以增值的资本,从而在长期创造了最大的价值。但是因为资本需要原始积累,第三种选择通常只有资本家能够作出,这也是为什么Milton Friedman等人支持尽量少地向资本家征税的原因。但是这并不代表向富人少征税一定是好事,因为富人也可能作出第二种选择,反而造成了社会资源的错配。如果要讨论怎么促进第三种选择,而不是第二种选择,在这里我们就得到了韦伯在《新教伦理和资本主义精神》中的结论,新教伦理使得富人减少消费,而选择尽可能将财富转化成资本创造更多财富,从而促进了资本主义的繁荣。

( 由 作者 于 8月7日 编辑 )
10
8月7日
回复文章: 🍵茶餐廳🍵

我决定专注于学术了,大家再见。

回复文章: 【集思广益】民主制度如何杜绝腐败

唯一的方法:给政府更小的权力

回答问题: 资本主义的下一个社会形态是什么主义社会?

只要人类还需要交易,资本主义就会永远存在。

人类不需要交易的情景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人类变成一个蜂群意识,但是即使这样人类和外星人之间也需要交易,所以资本主义永存。

( 由 作者 于 6月23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如果各位无法接受@但使龙城飞将在,最好不要对民主中国抱有幻想

@消极 #144292 和你不同,我相信二战时的岸信介和战后的岸信介就是一个人。

回复文章: 如果各位无法接受@但使龙城飞将在,最好不要对民主中国抱有幻想

@消极 #144290 日本的民族主义有亲英美的和反英美的,明治时期就是前者,你不能说这不是民族主义,自民党的认知就是回到亲英美的民族主义了。

回复文章: 如果各位无法接受@但使龙城飞将在,最好不要对民主中国抱有幻想

@白炽灯 #144281 你搞错了,我不想讨论这位用户,我想讨论的只是这个问题本身。

回复文章: 如果各位无法接受@但使龙城飞将在,最好不要对民主中国抱有幻想

@奭麦郎 #144283 你是认为日本战后的右翼民族主义还不严重吗?

回复文章: 如果各位无法接受@但使龙城飞将在,最好不要对民主中国抱有幻想

@奭麦郎 #144278 不止是因为去共产化,还因为东亚的同质社会,民主中国只会比波兰和匈牙利更偏向右翼民族主义。

你说的没错,绝大多数中国人就是战狼,民主化也根本不会改变这一点,它最多能让中国人变成有政治常识的战狼,或者是知道自己权利的战狼,或者是能够自由结社的战狼,仅此而已。如果你期望更多的东西,我认为你对于民主化确实存在幻想。

回复文章: 如果各位无法接受@但使龙城飞将在,最好不要对民主中国抱有幻想

@白炽灯 #144276 这个现实在可预见的未来是不会改变的,参考现在民主化三十年后的东欧国家,难道中国民主化后,各位要继续否认民主中国几十年吗?

回复文章: 🍵茶餐廳🍵

普京会背刺中国是可以预见的,这从他的采访中可以很清楚地看出来,对于关于中国的问题,他几乎处处都在表达“虽然中国很烂,但是我做的一切都是迫不得已”的态度。

回答问题: 最近怎么看中国越来越稳了!

@xyddomain #143905 他死后可能继续朝鲜化,可能改开2.0,也有很小的可能会崩溃,具体取决于他对中共的伤害大小。他培不培养接班人影响不大,独裁政权一直是人亡政息。

回答问题: 最近怎么看中国越来越稳了!

习死之前中国不会崩溃,这个结论说得太多已经说烂了。

回复文章: 🍵茶餐廳🍵

如何消除中国人的奴性?

回复文章: 民主的前提

@thphd #143728 你怎么乱改我的回复还不跟我说,再这样我就退站了。

我觉得你无党派人士的定义比较模糊,要是说清楚会比较好。

多党制确实不能避免对抗,但是这是一个更加robust的动态平衡机制。

容易这个词是有歧义的,我指的是有明确解决方法相对于无解决方法的容易。

回复文章: 民主的前提

@消极 #143732 如果你说的无党派人士是指厌恶党派本身的人士的话,无论是人类历史还是美国历史这类人从来都是极少数,因此绝不能说是什么民主的前提。

另外,厌恶党派不代表自身没有倾向某党派的政治观点,比如华盛顿其实倾向联邦党人,他要是一个平民恐怕也会投给联邦党,现代libertarian很多也类似,因此你也很难说他们是无党派人士。

回复文章: 民主的前提

绝大多数人都apolitical的结果绝不是稳定舒适不打架的民主,而是一党独裁,最好是日本新加坡,最差是俄罗斯中国。

美国的问题也很容易解决,那就是从根本上改变选举机制,实行多党制,和以色列一样搞个几十个党,自然就不会出现左右针锋相对的情况了。

( 由 其他人 于 6月16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集思广益】中国民族问题如何解决?

美国的黑人一开始也都在蓄奴州,是工业革命后才慢慢向全国的城市迁移的。要是中国废除户籍制度这类阻碍自由迁移的障碍并且进行语言同化,维族藏族没有理由不向发达地区流动。

回复文章: 🍵茶餐廳🍵

如果战争爆发,美国很大可能会被拖入台海战争,因此现有的策略其实是尽力避免战争的爆发,或者说是peace through strength,所以习猪要是有希特勒的决心,现在反而能在台湾问题上掌握upper hand,即使不吞并台湾也能获得有利的利益交换。可惜他要么太蠢,要么太怂,或者两者都有。

回复文章: 请各管理员不要带头违规破坏讨论气氛

好吧,我承认我民主党ptsd犯了,我道歉。

回答问题: 发达国家青少年犯罪如何破

@natasha #141679 没问题。根本原因在于,systematic racism是一个美国民主党的标志性政治词汇(其他国家的左翼政党极少使用,即使使用的场合几乎都和美国黑人有直接或者间接的联系),就相当于bourgeois和proletariat之于共产党,和伟大复兴之于中共一样。这种政治词汇本身定义模糊,没头没脑,只能在口号中使用,是不能被严谨讨论的。复读政党的口号,和党媒当然没有区别了。

( 由 作者 于 6月2日 编辑 )
回答问题: 发达国家青少年犯罪如何破

@影人 #141668 很简单,任何政党的观点都是排他的,因为任何群体都有统一并强化自身的观点的倾向,更不用说时刻面临斗争和与现实利益紧紧纠缠的政党了。然而现实的问题是复杂而模糊的,因此被不断自我强化的排他观点几乎永远是错的(或者更糟,只有一部分对)。更令人失望的是,thphd说的那句话充满了定义模糊的词汇,这导致这句话甚至连观点都算不上,充其量只能相当于为庸众精心准备的政治标语。

回复文章: 🍵茶餐廳🍵

@消极 #141516 另外,其实老龄化并不会导致经济衰退,只不过是增长乏力而已。

回复文章: 🍵茶餐廳🍵

@消极 #141516 人口变化的影响是缓慢的,不存在某个临界点,苦日子不是要来临,而是已经来临了。

回复文章: 🍵茶餐廳🍵

@消极 #141511 有什么不利呢?开放三胎的实际意义是很小的,对于我来说这个信息的唯一价值就是表明习近平还没有蠢到极点。

回复文章: 🍵茶餐廳🍵

政府干涉国民的手放松了一点,不管怎么说都是好事。

( 由 作者 于 5月31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怎么振兴海外民运

你的设想在中国失去秩序之前是没有可能的,因为历史上从来没有从无到有建立起来的流亡政府,更没有这样的流亡政府夺权的例子。其实更相似的案例是zionism,以色列建立之前,犹太人没有当权政府制约搞了几十年也就搞了些移民,而现在民运连zionists的皮毛都赶不上。

回复文章: 🍵茶餐廳🍵

@品葱 #140697 习近平可能的确把中国人都逼疯了吧,如果我没有英文的信息源,现在应该也疯了。

回复文章: 🍵茶餐廳🍵

@食人大佐韦国清 #140679 霍弗曾说,一个社会的文化是由最顶层和最底层的人创造的。可惜现在的中文社区的顶层文化已经窒息了,所以整个社会才充斥着底层文化。

回复文章: 🍵茶餐廳🍵

中文社区越来越魔怔了,就连我现实中的朋友都会复读冲浪tv的烂梗,以至于有时候我会有想忘记中文的强烈冲动。

回复文章: 陈士杰版宪法讲解:议会人数的设计

@陈士杰 #138267 也有道理,但是这样和两院制有什么区别呢?

回复文章: 美国为什么这么多场合都有上帝?这对不信仰上帝的人不是不公平吗?

@吴国正 #138216 这种事情无伤大雅,但是要改的话保守派肯定吵翻天。

回复文章: 美国为什么这么多场合都有上帝?这对不信仰上帝的人不是不公平吗?

美国立国的年代无神论是极少数,就算最liberal的人都是自然神论者,所以宗教自由其实是有宗教的人的宗教自由,因为美国国父很难想象无神论者的存在,这也是为什么美国传统有很多God但没有指明是什么God,在这个意义上美国政府是中立的。因此,你最多能说美国政府因为传统为有神论站台,不能说它为什么宗教站台。

回复文章: 陈士杰版宪法讲解:议会人数的设计

@陈士杰 #138175 多级选举滋生腐败,无论历史上还是理论上都是事实。对于极少数人也许合适,因为少数人受到的监督力量更强大,公民监督几百人就很困难了。另外,常委和普通议员权力差距过大,采用同一产生机制是不适合的。

回复文章: 陈士杰版宪法讲解:议会人数的设计

多级选举只会滋生腐败,如果要有常委会,常委会也应该直选。

回复文章: 中国人口多少算合理?

“合理的人口”这个概念根本不存在,因为宇宙的资源几乎无限,只要市场机制正常运转,无论多少人口都能正常的生活。历史上发生的饥荒,无一不是因为人为阻止了市场的运行,在古代是户籍制度,重农抑商,使得粮食和劳动力无法自由流通,在现代就是共产主义。现在中国的恶性竞争,本质是共产主义的遗毒,和人口数量没有一点关系。

回答问题: 理性的反义词是什么?

我认为“反义词”这个概念并不存在。

回答问题: 发达国家青少年犯罪如何破
标记为删除
回答问题: 发达国家青少年犯罪如何破
标记为删除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