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 - MikamiMika
回复文章: 并不是什么事都需要政府出面,更不是任何脏东西都适合写到法律里

@SuperMild #155853 奥地利学派不承认反垄断,也不承认反垄断法是合理的,长期来说垄断可以被外来的竞争打破,不能打破说明潜在进入者比不上在位者。当然打不破也没什么,因为当初获取垄断地位的过程是完全合法,是通过击败其他竞争对手得来的,要问就问当初消费者为什么支持它。唯一的垄断只有行政垄断,用暴力侵犯他人财产权才是弱肉强食。

( 由 作者 于 9月5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真心建议士杰兄暂退本站休息一段时间,并衷心祝愿江泽民先生生日快乐,万寿无疆

毛泽东说过:“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这是革命的首要问题。”毛泽东永远是忽悠民主人士打击蒋介石,而不是忽悠蒋介石。即使有话对蒋介石说,也是说给民主人士听的。

无论支持什么政治观点,一个人要搞政治辩论就必须明白,政治辩论最主要的目的不是说服对手,而是说服中间选民,也就是所谓“统一战线”。政治辩论不是求真务实的法庭,不是客观冷静的课堂,而是团结盟友、煽动群众的舞台。

回复文章: 塔利班开枪射杀集会人群,至少2死12伤

镇压反革命暴乱分子,不开炮已经是最大的仁慈了

“坎布尔是一个50万人口的大城市,美国傀儡政权的首都,应杀的异教徒似不止2000余人”,“坎布尔杀人太少,应在坎布尔多杀”

( 由 作者 于 8月19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真心建议士杰兄暂退本站休息一段时间,并衷心祝愿江泽民先生生日快乐,万寿无疆

@清华博士豆沙馅 #152822 我这话是说给陈士杰听的。如果陈士杰的目的是研究宪法学和政治哲学,那他就找错平台了,他应该去读个学位,在学术课堂上绽放异彩。如果是来键政的,就得搞清楚“我是谁,我来干嘛,我要团结谁,稳住谁,打倒谁”。像知乎那些入关或者宅左大V出场自带二百赞,抱团取暖,前呼后拥,虚张声势,俨然网络第一大黑恶势力。如果是来玩网消遣的,那就无所谓了。

回复文章: 今天不谈政治,说说瑞典蠢驴P社

玩历史策略游戏很容易把国家或主义人格化甚至视为无所不能、永生不灭的神,并且在现实中信以为真。

回复文章: 并不是什么事都需要政府出面,更不是任何脏东西都适合写到法律里

@SuperMild #155933 我同不同意无所谓,我挺欣赏陈士杰的,他可是要当“哲学王”的人。但是给一楼点赞的17个人(已经超过了2047日常活跃人数)却在隔壁贴子批评中共取消英语义务教育,其心叵测,暴露了其理论水平底下,前后逻辑不连贯。

所谓逻辑连贯无非两种:1.坚持什么原则,且不论其最终后果。2.坚持什么目的,且不论其实现过程。 如果一个人认为财产权不可侵犯,那么即使天塌下来也应该死守;如果一个人认为社会福利的增加是最重要的,那么当然可以以此为目的侵犯财产权。至于什么算是社会福利的增加就是见仁见智了,陈士杰就跟柏拉图、孔子、马克思、习近平一样构想社会蓝图罢了,这种事人类几千年历史还少见吗?

( 由 作者 于 9月6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调查】人权和主权哪个更重要?

主要取决于我是谁。如果我是一介屁民,当然是人权重要。如果我是元首,当然是主权重要。如果参考罗尔斯的无知之幕,当然是人权重要,因为一个人成为元首的概率太低。

回复文章: 取消英语必修背后的原因

就问你一句,学英语能赶英超美吗?学英语是让中文成为全球主导语言的一个有效步骤吗?学英语学来的科研成果能最终取代英语在科研的领先地位吗?如果不是,那么这些回应对于“爱国者”而言永远是无力的。支持学英语的人必须面对这些质疑给出中国领先全球的时间表,否则给反对者的观感是永远做英美的跟屁虫。

回复文章: 女运动员领奖带毛泽东徽章违规

解决这类问题可以在比赛前提交“标准着装”,且经过审核通过后,在领奖时只能穿“标准着装”,以及按指定的姿势领奖。

或者,禁止一个人在奥运会上政治宣传,实际上等于提出了另外一个要求:在会场之外夺取政治胜利,从而不需要依靠奥运会助力。比如,佩戴毛主席像章之所以被认为是政治宣传,恰好就是因为毛泽东思想在中国的式微,否则毛粉夺取政权之后大可以在国旗和国徽上加上毛主席像章,就像以色列国旗上的六芒星,伊斯兰国家的星月和“真主至大",奥委会也无话可说。

否则,什么是政治宣传有巨大的自由解释空间。

( 由 作者 于 8月4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农药究竟是不是鸦片?

我希望在这个话题下听到毛左的声音

知乎上很多人认为维持电子游戏产业在各种意义上有助于社会稳定,那么相当于承认了“奶头乐”理论是正确的,电子游戏是资产阶级麻痹无产阶级革命斗志的工具。在这个天天批判资本,反对996的论坛,竟然因为小小的文章人人成为惊弓之鸟,而不是趁机把社畜的注意力转到共产主义革命大业上,可见什么是叶公好龙。

( 由 作者 于 8月5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使用信用分解决抬杠的方案

最好的办法自己不喜欢的人直接拉黑屏蔽不出现在自己首页,自发分割用户。其他都是暴政。

回复文章: 中国政府如何严查双国籍?

为什么允许交叉持股而不允许双重国籍?股民为什么不担心那些交叉持股的大股东和购买对手公司股票的高管会损害自己的投资利益?

回复文章: 方舟子披露张文宏博士论文抄袭是做“坏事”吗?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所谓反共不反支就是在张文宏这种小小的问题上不能坚持科学立场,等掌握大权之后就必然会问“讲大是大非的时候讲科学合适吗?”

回复文章: 齐独分子陈睿:FGO和谐从者名单

碰一下默罕默德试试?指名道姓创作就得小心反噬。

回复文章: 微博乱象:一人一票选出吴亦凡?

列举西方选举制度既不能证明一人一票选吴亦凡是合理的,也不能证明一人一票选吴亦凡是不合理的。

回复文章: 女运动员领奖带毛泽东徽章违规

@observerEDGE #151191

期待中国在奥运会上出丑,本身就是把奥运会作为政治宣传平台。这时候谈什么奥林匹克宪章就是自欺欺人,谁给奥运会画面,奥运会就给谁颜色看看。

回复文章: 如何评价“民主和平论”?你认同这种理论吗?

只要两个国家发生了战争,民主和平论者就必然会说其中至少一个国家不是“真正的”民主国家。

不如让这些民主和平论者先指定世界上有哪些“真正的”民主国家,然后和其他人打赌这些国家互相发生战争的概率。

回复文章: 并不是什么事都需要政府出面,更不是任何脏东西都适合写到法律里

@SuperMild #154647 垄断企业当然可以随意禁评,因为它在行使它对私人财产的支配权。要是不满意垄断企业,你自己可以建一个平台跟它竞争。一个竞争性企业也可以购买信息服务消除负面新闻,而这完全符合所谓私人财产权。说企业没有管制言论的动机完全是活在梦里。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6213 存在一个最高法院本来就是在侵犯私人财产权。即使是无政府主义者也是主张用竞争的私人法律取代政治上强制规定的国家法律。 不论提供义务教育有什么好处,都不应该由政府提供义务教育。如果你支持义务论,那么政府的任何干涉都是不合理的。如果你支持功利主义,那么政府的干涉就是合理的,直至无限权力的政府,也不由得其他人利用政府做他想做的事,比如管制外国人发言。

一个人如果不是屁股决定脑袋,前言后语就得要逻辑统一。 陈士杰的逻辑就很统一,只要他想达到某个目的,他不介意用政府还是非政府的方法。设计乌托邦本来就不需要考虑别人乐不乐意。

回复文章: 并不是什么事都需要政府出面,更不是任何脏东西都适合写到法律里

@SuperMild #154580 所以你是默认了只有政府才是侵犯言论自由的主体了?当然了,我也希望这层楼里持有这种对政府的观点的人贯彻到底:只要划定私有财产权利,人人都只有在自己的财产权范围内享有一切言论自由。

( 由 作者 于 8月31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摩根疫苗有效性报告出炉,国产疫苗披荆斩棘大获全胜

现在已经对内宣传“疫苗不免疫,只防重症”

回复文章: 你妈没死,我举报了

@消极 #154385 微博监督员绩效越高,岂不是显得宣传部门越无能?应该分开两条线,一条负责删贴(做减法),一条负责宣传(做加法)。删贴越多,删贴的工资越高;删贴越少,宣传的工资越高。就像赫连勃勃筑统万城。

回复文章: 如何看待“你可以躺在沙发上看日漫,但你也要清楚你为什么可以躺在沙发上”

@SuperMild #154287 党的统治是党强加于我的,我认为党的统治的收益已经远高于它的成本,所以我没有动机用感谢安慰它。要注意区分作为统治组织的党和具体的工作人员,我可能会感谢某一个党员,但我不会感谢党。

回复文章: 并不是什么事都需要政府出面,更不是任何脏东西都适合写到法律里

@消极 #154594 那就行了,我当然大力支持站长的独裁管理,而且我迫真希望持有这种观点人把消极权利贯彻到底,可千万别在别的地方变卦了。

回复文章: 并不是什么事都需要政府出面,更不是任何脏东西都适合写到法律里

@消极 #154572 给一楼点赞的人就别支持义务教育学英语了,自己好意思叫政府管这事吗?

回复文章: 【调查】你认为这种言论应该保留还是删除?

那你得搞清楚你开论坛的目的是什么,筛选此类言论倾向是否符合你开论坛的目的。如果都搞不清楚自己要干什么,那在这里问有何意义呢?

习近平就很清楚自己要干什么,所以一路加速不用刹车。

回复文章: 并不是什么事都需要政府出面,更不是任何脏东西都适合写到法律里

@Ambulance #154505 奴隶制奴役了雅典公民、罗马公民和美国白人了吗?为什么艾森豪威尔总统要出动国民警卫队保护黑人上学?这征得了白人纳税人的同意了吗?

在一个财产权得到充分尊重的乌托邦,根本不需要存在纳税人。存在政府自然就存在侵犯财产权利的行为,没有政府只是没有政府侵犯财产权利的行为。有人支持管制外国人的言论自由,不过是把公器具体私用到自己身上罢了。那么这贴子里有的人就别装无政府主义者还在隔壁贴子谈什么义务教育了。

回复文章: 并不是什么事都需要政府出面,更不是任何脏东西都适合写到法律里

实际上我对这种事是无所谓的,最好天下大乱,从大乱到大治。

另外不仅政府管理是要钱的,保障权利也是要钱的。政府凭什么要保障一个外国人的言论自由?凭什么救助一个言论自由受到侵害的外国人?

义务论与目的论不相容。若以成本收益论,应该一项项计算保障每一项外国人权利给本国带来多少收益,多少成本。一个国家为什么要放外国人进来?那么,最应该保障的应该是财产权利,吸引外国人投资、旅游、消费。其余都是等而下之。若追求公平正义,那政府要管的事就太多了,这是世界观的根本冲突。

( 由 作者 于 8月30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调查】人权和主权哪个更重要?

@庆丰话 #154461 你说这话你自己信吗?

回复文章: 你妈没死,我举报了

我想知道微博监督员的kpi是怎么算的?是举报了以后抓到真的才算kpi?还是举报就行了,抓不抓看党国脸色?

回复文章: 如何看待“你可以躺在沙发上看日漫,但你也要清楚你为什么可以躺在沙发上”

正确的统治是党的义务,而看漫画是我的权利。

回复文章: 历史教材和政治教材(或者公民教育教材)的界限是在哪里?

所谓历史教材和政治教材只是了解统治阶级宣传动向的素材。怎么编教材不是我的责任,我又不是统治者。

( 由 作者 于 8月29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怎么区分政治家“本应该做的事”和“功劳”?

你想让他在位,那就是有功劳。你想让他下台,那就是没做到应该做的。

回复文章: 说说部分同学特别在意的美国入籍宣誓词的事情吧

为什么要信任美国?想想美国是怎么拆了台湾的核武器研究设施吧。

回复文章: 方舟子对张文宏的指责在科学角度站不住脚

有没有看过方舟子最新的视频?怎么我看他说的和你不一样?

回复文章: 私立学校校长开除异见老师是否属于校长的学术自由?

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开设尽可能多的大学

回复文章: 民主政治基石是否是建立在一定经济基础上

@qlik #152832 帝制时代连贵族都没了,皇帝消灭了贵族并不等于把权力下放给平民,而是乾纲独断。

回复文章: 民主政治基石是否是建立在一定经济基础上

中国封建时代和帝制时代哪个更富裕?哪个更民主(至少有贵族共和)?

回答问题: 阿富汗政府的灭亡算不算彻底戳破了进步主义的迷梦?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152721 这可不是蒋介石、朴正熙、皮诺切特那种右翼独裁政权,他们至少经济上和生活上是现代化的。然而21世纪的今天依然有人主动选择过伊斯兰教的生活。就算阿富汗政府怎么腐败,你能想象有人因为中国共产党不好,所以支持恢复帝制和奴隶制吗?

不是人民选择论,你以为共产党的兵源是哪来的?撒豆成兵吗? 无论是欺骗也好,洗脑也罢,农民就是愿意跟着共产党土改,国民党的城市生活跟他们毫无关系。 没有人的选择,哪来的历史趋势?历史趋势可不是上帝大笔一挥,末日审判就必将到来。

( 由 作者 于 8月16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品蔥問題搬運] 有些人能体谅体制内既得利益者的苦衷,却对小粉红恨之入骨,这是为什么呢?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当这些两面人面临清算的屠刀时,别忘了对面也是迫不得已。

回复文章: 女运动员领奖带毛泽东徽章违规

@observerEDGE #151185 但奥运会具有巨大的政治宣传价值和商业价值。在以国为单位参赛的情况下,在各国比拼奖牌榜的情况下,认为奥运会不应用作政治宣传是不可能实现的。即使抛开一切意识形态,奥运明星本身就是潜在的广告明星。

所以说到底还是这届人民不行,给奥运会赋予了太多的意义。要是人人不关心奥运会,谁还管运动员做了什么?当粉丝就得付出信息代价。

回复文章: 中国政府如何严查双国籍?

@陈士杰 #150922 为什么需要忠诚度?你把主权国家视为毋庸置疑的“天赋国权”,甚至还没论证划分不同主权国家为什么是正当的,以及为什么人民一定要属于一个排他性组织。难道是归之于上帝的君权神授吗?

回复文章: 中国政府如何严查双国籍?

@陈士杰 #150928 国家是用来干什么的?为什么要建立一个国家?谁可以建立国家?属于一个国家意味着什么?不解决这些根本的问题,你所谓宪法只是空中楼阁。

( 由 作者 于 8月1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中国政府如何严查双国籍?

@陈士杰 #150930 我什么时候说到美国了?我有赞同过美国吗?还是我是一个美国人,还从其他人对美国的忠诚中获得了好处?

要知道你的新宪法是建立在推翻当前中国的前提下才成立的,这就意味着有那么一段时间,有十几亿人是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的。那为什么这十几亿人要加入你的国家,承认你的宪法,效忠于你的誓词?你大可以自己称王称帝,然后让别人效忠于你,这样我觉得你讨论臣民的忠诚还有些意义。

( 由 作者 于 8月1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中国政府如何严查双国籍?

@陈士杰 #150659 股东有义务忠诚于他投资的公司吗?一个股东只会投资一家公司吗?有钱股东的甚至还可以出资收购对手公司。出于禁止内幕交易操纵股价,反倒是不允许掌握敏感信息的高层购买他自己公司的股票。

国家为什么需要人民的忠诚?到底是人民在先还是国家在先?

回答问题: 为什么一些民国派比较敌视北洋粉?

因为国共两党都是俄共的好学生啊

回复文章: 女运动员领奖带毛泽东徽章违规

@observerEDGE #151181 比如,喊中国万岁就不算政治宣传,喊毛主席万岁就算政治宣传。那么只要把中国改为毛主席国就没问题了。就问毛粉有没有这个实力,敢教日月换新天?

回复文章: 如果某蒋能放弃脑壳里的大一统思想,台湾很可能会更好

二战后的国际局势主要取决于美苏争霸,中国还是台湾又算得了什么?

回复文章: 中国政府如何严查双国籍?

@陈士杰 #150728 那是靠股东罢免的,而不是靠法律限制的。正如@消极 所说的,官员有义务披露他的双重国籍,但选民也有自由选举或罢免有双重国籍的官员,这没什么,不需要另加法律。

回复文章: 希特勒与德国人自己的复古情节和反法情绪

https://www.zhihu.com/column/p/26350458

PART1

两位古典传统文化的大师

施佩尔——这位纳粹党和希特勒本人的御用建筑师曾经回忆道,希特勒曾经一再对他说:“我曾多么希望我是个建筑师。”这时施佩尔就会回答:“那我在那时可能就没有主顾了。”然后希特勒就会回答:“哦,您!您无论如何都会获得成就的。”

这并不是独裁者和他无能弄臣之间的吹嘘和谄媚,实际上,你大可以将其想成两位古典建筑大师(当然,其中一位充其量只能算自学成才)之间相互惺惺相惜的对话。施佩尔曾回忆道,希特勒在建筑设计上有着惊人的天赋,能够迅速把握某一设计,以及把平面图和透视图结合起来形成立体概念的能力。他在繁忙的公务之外常常要同时处理不同城市的10到15个建筑项目,每当隔几月将施工图再次呈送给他时,他总是能立即找到修改过的地方,并能记得那些是他要求修改的。这时,那些以为他不过是外行随口一提的建筑师们往往会十分尴尬。希特勒还常常否定其他建筑师的第一稿,让他们去反复推敲,直到施工的时候还要坚持做细节修改。然而他对施佩尔却从未有过刁难。当施佩尔第一次见到他时,他正在擦枪,让施佩尔将图样放在桌上,满有兴趣但一言不发地审查草图。然后只说了一句话:

“可以。”

虽然简短地近乎失礼。但他每次总是这样,默默地审读图样,然后说上一句“同意”就走掉了,从未对施佩尔提出过任何挑战性。

(《帝国的毁灭》剧照) 施佩尔出身于建筑世家,父亲在曼海姆有一家颇有名气的建筑师事务所,在通货膨胀时期,他本人依然衣食无忧地在卡尔斯鲁厄、慕尼黑和柏林求学,修了整整九个学期建筑学,在1928年成为他们学校最年轻的助教之一,是一名天才横溢的学院派高手。而另一位主角出身则众所周知,穷苦平凡,没有上过大学,没有接受过任何系统的专业训练——然而却终身保持对建筑的爱好。在1925年左右,希特勒还在蹲监狱,那个时候他除了写作《我的奋斗》,还坚持画了两个建筑设计草图:一张是直径为两百米的圆顶大厅;另一张是高度超过100米的凯旋门。这个男人即便政治生涯走到最低潮,也还抱着坚定的信念设计了两个大建筑物,表彰自己作为国务活动家的功绩。用他十年之后的回忆来说,他“总是把它们保存好,因为我(希特勒)从不怀疑有朝一日我要建筑这两个大建筑物的。”

在很多情况下,学院派和民科派是谈不拢的,但这绝不会发生希特勒和施佩尔之间。这对基友的关系好到甚至让一些纳粹廷臣产生了暧昧的联想。有人在回忆录提到,每当施佩尔到来的时候,希特勒就会精神为之一振,就像看见了阔别许久的情人。两人待在一起动辄就是一两个小时,讨论他们的各种建设计划,特别是日耳曼尼亚。

当然,这里面没其实有任何BL的基情,将这对CP牢牢粘结在一起的是他们对古典文化——或者说传统文化——共同的痴迷和爱,而且包括不仅限于建筑。施佩尔不用说,精英出身。当施佩尔回忆纽伦堡,就是那次他作为总设计师导演的党代会时(后来被莱妮·里芬施塔尔 Leni Riefenstahl拍成《意志的胜利》),他只记得一是他说服希特勒动用了130座战备探照灯,以十二米的间距从会场射向夜空,在天上6000到8000米的地方清晰可见,然后渐渐模糊,汇成一片光辉,成为光的“瓦尔哈拉”;而另外就是他在大会上听了富特文格勒指挥的《纽伦堡的名歌手》(三联版可笑地将其译为《纽伦堡的工匠歌手》),并且发现希特勒对他党内那些粗坯高层居然胆敢缺席这次难得音乐盛典而大为愤怒。这一点都不奇怪,虽然是民科,虽然热衷于将罗马的古典文化将德意志民族的复兴奇妙地联系起来,但希特勒终究是一个狂热的古典传统文化爱好者。当还在维也纳身无分文流浪的时候,他都会将省吃俭用地去买站票,为的是听勃拉姆斯——他曾经向人提过,勃拉姆斯某曲目他曾听过17遍。正是这种古典传统文化共同的热衷,让这两个建筑大师从灵魂上感到了契合。对施佩尔来说,从没有见过希特勒这么好说话的甲方,而对希特勒来说,也从没有遇见施佩尔能这么深刻理解他需求的乙方。

因为他们两个对古典传统文化的理念相同。

PART2

废墟价值论

1934年,在一次晚宴上,希特勒郑重其事地对施佩尔的妻子说:“您的丈夫正为我建造的建筑物,是四千年以来所未曾有过的。”他指的是纽伦堡党代会的策佩林机场观礼台。这是两位大师设计理念的第一次合作实践,一种叫做《废墟价值论》建筑理念。

《废墟价值论》具体是施佩尔系统地提出并形诸文字的。在统筹设计纽伦堡党代会方案的时候,他经过纽伦堡电车总站的拆迁现场,看到了混凝土柱内的钢筋暴露在外,锈迹斑斑,这种颓废的末日景象深深地刺激了施佩尔,在反复思考之后,他提出了所谓的《废墟价值伦》。他认为,不能想象生锈倒塌的钢筋水泥建筑能流芳千古的价值,要用特殊材料,应用一定静力学远离,使得建筑物在数百年——甚至如纳粹鼓吹的千年之后,即使倾圯成废墟,依然具有罗马建筑作用那样的价值。为此,他专门画了一张图,画的是千秋万代之后的策佩林机场观礼台:石柱断裂,四处都是坍塌的墙壁,植物长满其中——然而主体轮廓清晰可辨。

(不用千年,十多年后,战火就粉碎了日耳曼尼亚之梦) 在千年帝国刚成立的第二年就画出她衰微的模样,这种大不敬的行为居然获得希特勒的激赏。因为他认为搞这些建筑的目的,是要把他的时代和时代精神传给后世。希特勒特别爱强调:使人们不忘记历史时代的,最终唯有那些时代遗留下来的宏伟建筑物。历代罗马皇帝留下来的是什么?如果他们没有留下建筑物,今天还有什么可以作为他们的物证?在一个民族的历史上,总有衰微时期,一种新的民族意识,不能单靠建筑物来唤醒。但是在长期的衰微之后,民族的伟大崇高将重新激发出来之时,先辈们的丰碑最能奋勉人心。……我们的建筑物也必须在未来千百年内对德国起警世恒言的作用。

很有趣。希特勒这位口口声声要为德意志民族制定千年帝国计划的人,本能地却知道并没有什么帝国可以持续千年,更谈不上什么计划。他所做的规划的目的都是基于一个理念:树立丰碑,让后世记住,也就是说,他从不奢望自己的帝国延续千年,反而更相信作为民族族群的德意志人,或许能在千年之后还记得他。从这个角度来说,他倒是和《第三帝国兴衰史》的作者威廉·夏伊勒心心相通。在那本巨著的最后,夏伊勒也表达了类似的意思:所有强权人为的千年帝国,不过是昙花一现,唯有作为民族的德意志人将生生不息,永世长存。

或许,他们都本能地认为,如果真有什么千年大计,那也是上帝或者说历史的任务。至于人类自己,唯一的任务就是生存并繁衍下去。

PART3

日耳曼尼亚:一个关于首都的千年计划

一个千年帝国,需要一个千年的首都。

所以希特勒给他的千年帝国的首都制定了一个千年之后还能熠熠发光的计划,一个将废墟价值论发挥到极点的世界之都日耳曼尼亚(Welthauptstadt Germania)——当然,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这个称呼,施佩尔的头衔也只是“振兴德国首都建筑总监”。虽然希特勒在其他方面知识浅薄,但是他似乎拿定了主意认为,如果一个城市真的成为了世界之都,那么她不可抑制地会变得硕大无比,加上他们废墟价值论作祟,因此从一开始,日耳曼尼亚的规划就走上了高大上之路。

按照他们的规划,日耳曼尼亚将设立南北两个中心火车站,以此为为轴布满了各种能展示德国政治、军事和经济实力的建筑。中心坐落着帝国的绝对统治者,他旁边的圆顶大会堂是未来柏林的最高建筑。人们从火车南站门外台阶下来,他们将被日耳曼尼亚震慑到:光车站广场就有33平方米(1000X330m),周围陈列着战争中缴获的武器,广场上有一座长170米,深119米,高117米的凯旋门,是南半部分最高的建筑。透过这座凯旋门可以看到的第二个地标建筑:总面积38000平米,直径250米,高290米,可容纳15万人的圆顶大会堂。帝国的十一个部散布在凯旋门到大会堂的道路上,末端是与波茨坦大街交叉口上的“圆形广场”,之后是一公里长的店铺和娱乐场所:日耳曼尼亚将有2/3的地方是商用和民用建筑,施佩尔甚至还考虑过如何用希特勒的权威阻止官僚机构侵占商、民用建筑。在宽达150到200米的街道上,他计划盖一座豪华影院、一座2000个座位的大众影院、一座新歌剧院、一座新音乐厅、一座“民族宫”、一座有21万张床位的饭店。

这座日耳曼尼亚的模型放在艺术研究院,根据希特勒的命令严加看守,除了少数得到希特勒亲口许可的人,谁都不准入内看到这个庞大的、千年的新首都计划。这个1:50的模型从头到尾大约有30米长。希特勒最喜欢的,就是其中的1:1000主干道模型,他反复想象自己从不同的方向来到这条大街时,会得到怎样观感:从火车站出来会如何如何,从大会堂望去会如何,或者从大街中央看两端会如何……每当此事,他总是几乎跪在地上,眼睛保持在模型上方,一边神态语气活泼,无拘无束地说着话。当得知日耳曼尼亚的大型建筑预计竣工时间普遍在1945年到1950才能竣工的时候,担心活不到那个时候的希特勒嘱咐戈林,当戈林即位之后可以干他任何认为对的事情,唯一不允许的,就是不准干涉施佩尔的工作。对希特勒来说,这项千秋大计比什么都重要。他坚信,柏林必须改变它的面貌,以适应她的伟大的新使命。

唯一对这个千年大计不感兴趣的是施佩尔的父亲,在看过了这套模型之后,这位老人耸了耸肩:“你们完全疯了。”

他是对的。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