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 - jargon
回复文章: 本人已觸犯管理細則,請求封號

@爱狗却养猫 #150307 說一下我本來的意思吧。當我讀到有人移開擋板,旁邊的人給他鼓掌,並表示自己沒有勇氣不敢動手時,我不但沒感到一絲欣慰,反而驚訝於河南人的懦弱。兩個月前我們成都四十七中發生墜樓時,圍觀群眾可沒害怕得連移動個擋板都不敢(按理說法不責眾,移動擋板的風險應該遠小過呼口號或者拍照傳外網),我不能理解他們怎能在自己的鄉親甚至骨肉死於非命的情況下還畏縮成那樣,故不假思索口出妄言。這個號我準備廢掉了,密碼會用隨機值填充,還是少浪費時間鍵政,多花點時間讀書罷。

回复文章: 港独有任何可行性吗?

@消极 #149982 各國文字遲至春秋末期才開始分化,其中以秦文字最接近西周正體。而且戰國時期各國雖然文字不通,但是文體都是一樣的雅言(先秦貴族通語),客觀來講秦的「書同文」是無法跟「焚書坑儒」這種文化滅絕政策類比的。

回复文章: 粤语是一种语言还是一种方言?

@Wolfychan #150057 是,但也有像非洲那樣劃地圖建國美名其曰「民族獨立」的。

回复文章: 粤语是一种语言还是一种方言?

西方人在劃分「語言」上從來是雙標的。塞爾維亞-克羅地亞語、捷克語-斯洛伐克語、挪威語-瑞典語-丹麥語、印地語-烏爾都語等皆能互通,但由於所屬政權不同被分作多個語言。德語各方言、阿拉伯語各方言、藏語各方言皆不能互通,但習慣上都算同一門語言。西方傳教士來到中國,發現似乎有Mandarin, Cantonese, Hokkien, Hakka, Teochew之別,便認定不存在統一的「漢語」。殊不知傳統漢字的聲旁所提示的發音,係來源於中國所有方言的共祖(即諧聲時代的商周雅言,以《詩》、《書》為代表)。另外從音韻學的角度來講,中國各方言的漢字讀音,除了閩語的白讀層,都基本處在《切韻》的框架之下,可以通過一系列規則直接從中古音推導今音。且由於都屬於分析語的緣故,各方言間的語法差異遠小於印歐諸語,因此使用統一的書面語遠比各自制定標準化的拼音文合算。如果非要以「互通程度」劃定語言,則粵東、粵西不能互通,北官、南官不能互通,吳、閩、湘、贛十里不同音,須解體至各村獨立,方能合乎「民族自決」之理。

( 由 作者 于 7月27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从一打三反到打黑除恶,从一次文革到二次文革,兼与jiucaizi网友讨论中产阶级的命运

@observerEDGE #149849 列寧化只有在權力真空的條件下才能發生,且有賴於外部勢力的「秩序輸出」。習的各種倒行逆施都是通過既有的官僚機器執行的(執行時還不斷發生故障),而且列寧黨關鍵的「糧食專政」、「農業集體化」在國民經濟高度依靠出口貿易的當代中國根本沒有恢復的可能,將新疆模式推廣全國一來成本太高,二來會引起西方抵制。現在看來偽造民意、刪帖控評確實是中共續命的法寶,也讓外界乃至中共本身都不清楚自己的真實狀況。我認為改開官僚可能覺得即便自己能夠奪權,也改變不了現狀,不如讓老習繼續瞎整,於是就如此僵持。

( 由 作者 于 7月26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从一打三反到打黑除恶,从一次文革到二次文革,兼与jiucaizi网友讨论中产阶级的命运

@observerEDGE #149845 習。畢竟今天中國的問題(低人權優勢導致中等收入陷阱)幾十年前就已經埋下了,他也沒有能力解決(即使能夠解決也會要了黨國的命),於是乾脆讓體制更加僵硬,並通過轉移矛盾來拖延。

回复文章: 🍵茶餐廳🍵
「神友」前為百度「神奈川沖浪裏」吧的吧友及其衍生,意識形態多泛右,其中不乏「姨學」愛好者,因此「獻忠」迷因開始在該群體中的含義與姨學區別不大;隨後由於話術的高度傳播性,「神友」群體開始包括各種樸素反建制派,意識形態光譜從中左到極右無所不包,成為了與「兔友」(樸素建制派)相對應的一大群體,此時「獻忠」迷因的攻擊性開始減弱,含義也弱化至「試圖對自身的意識形態對手進行肉體消滅」或更弱的「對當前形勢無望只求毀滅」的情緒表達。

該迷因之所以從具有右翼色彩的含義退化為某種廣泛而消極的發洩情緒用語,主要是因為現實政治環境惡化導致的群體極化。一方面,現實環境對涉及社會熱點及政治言論的壓制越來越強,各大互聯網社區紛紛進行自主規制,這導致網民在表達訴求受到限制時會更傾向於採用激烈的情緒輸出和黑話體系,「獻忠」迷因正好符合這些要求,因此可以獲得傳播;另一方面,公權力層面對意識形態解釋權的壟斷與壓制也造成了民間在「去政治化-再政治化」的割裂中發生了意識形態極化與群體對立,不同意識形態群體開始放棄爭取中間派或與意見相左者進行有建設性的溝通,取而代之的是全面敵對,因此「獻忠」迷因基於屠戮意象流變出的「對政敵進行物理消滅」含義受到廣泛應用。

(Source: https://hmoegirl.com/献忠)

( 由 作者 于 7月26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爲何人權組織對台灣民進黨也是很不滿?

@Provident #149702 又查了一下,似乎當時不論藍綠都指責她「枉法」。

回复文章: 爲何人權組織對台灣民進黨也是很不滿?

@Provident #149696 馬英九上台初期一度任命王清峰為法務部部長暫停死刑,後被立委質詢被迫下台。

( 由 作者 于 7月25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爲何人權組織對台灣民進黨也是很不滿?

我看假如把那些天天罵著「滯台支那人」的腦殘放到戒嚴時期的宣傳環境之下,多半也會變成叫囂「殺光『三合一敵人』」的黨棍,若放在今天的大陸恐怕也會變成粉蛆。一來訊息來源單一,二來缺乏獨立思考能力,三來出口成髒,凡此種種很難不讓人變成腦殘。擁護死刑的可以考慮去大陸體驗下殺人指標、黑箱司法和活摘器官,再來思考下政府應不應該保有故意殺人的權利。

回复文章: 🍵茶餐廳🍵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

回复文章: 【投票】香港适合哪种政治制度?

@陈士杰 #149456 建議以後發水區算了,你難道沒發覺大家都厭倦了嗎?

回复文章: 对从品葱跑到2047的一些感想

@沉默的火安静地烧 #149382 那些酷吏的行徑不比他們口口聲聲批判的秦漢帝國好到哪裡去:

今治獄吏則不然,上下相敺(驅也),以刻為明(猶以殘忍為清明);深者獲公名,平者多後患。故治獄之吏,皆欲人死,非憎人也,自安之道,在人之死。是以死人之血,流離於市;被刑之徒,比肩而立;大辟之計(死刑之數也),歲以萬數;此仁聖之所以傷也。太平之未洽,凡以此也。夫人情安則樂生,痛則思死。棰楚(鞭笞也)之下,何求而不得?故囚人不勝痛,則飾辭以視之(被迫認罪,假言以示獄吏);吏治者利其然,則指道以明之(提示供詞,告之犯人);上奏畏卻,則鍛鍊而周內之(修飾文辭,羅織罪名)。蓋奏當之成,雖咎繇(即皋陶,堯帝賢臣)聽之,猶以為死有餘辜。何則?成練者眾,文致之罪明也。是以獄吏專為深刻,殘賊而亡極,媮(通「偷」,苟且也)為一切,不顧國患,此世之大賊也。

回复文章: 各位認為反體制毛派的危害性有多大?

@刘慈欣 #149125 請問閣下認為就目前的民情而言,在權力真空、沒有刪帖控評的前提下,毛左有可能像霍梅尼那樣「篡奪革命果實」嗎?中共這幾年通過無孔不入的洗腦,污名化了所謂「西式民主」,以至於憎恨體制者反習拜毛,恐將造成大患。

回复文章: 🍵茶餐廳🍵

@消极 #149215 先生沒搞錯吧?我意思是說中共即便因為宮廷政變換人,新上來的也不會有好下場。正如碾平所說「改革找死,不改革等死」,沒人願意重蹈東歐劇變的覆轍。寡頭分贓早在九十年代就已完成,葉利欽模式也難走通,因此很難判斷中共未來的走向。

回复文章: 🍵茶餐廳🍵

@消极 #149212 即使李中堂上來也不過是Egon Krenz而已。

回复文章: 🍵茶餐廳🍵

@消极 #149209 我記得戈巴契夫有一回接受採訪時說他如果不改革,蘇聯還能再活二十年。現在高層恐怕沒人願意收拾這鋪爛攤,要變革必然損害他們現有的物質利益,還換不來好名聲。

回复文章: 🍵茶餐廳🍵

未來中共崩潰的模式非常難以預測,因為迄今為止還沒有任何一國的政權更迭符合以下所有條件:

一、社會極度原子化,體制外不存在任何具有動員能力的社會團體。宣傳機器受政府絕對控制,境外勢力無從干預。(排除大部分威權國家的轉型模式)

二、當權者拒絕任何改革,最終由於統治資源枯竭而崩潰;(排除戈巴契夫模式)

三、政權體積龐大,單靠外國輸血無法存活;(排除敘利亞、委內瑞拉模式)

四、工業化基本完成,國民經濟高度依賴國際貿易。糧食依賴進口,不能自給自足;(排除傳統的改朝換代模式)

( 由 作者 于 7月22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关于经典囚徒困境的一些想法

學過一點博弈論的皮毛,還是不太理解題主的意思。個人認為如果要給「內捲化」破局的話,可能「懦夫博弈」(Game of Chicken)更合適。當一方認識到互相對抗只會兩敗俱傷時,自然會選擇「躺平」。

回复文章: 一張台灣法律的梗圖

大陸這邊只會更嚴重。中共的司法就是黑社會整人,罪名繁多(共諜在台灣大多只判幾年,大陸這邊經常處死),連數字都不公佈(恐歲以萬數),各種冤案層出不窮,甚至為了活摘器官牟利故意判無辜者死刑。愚以為就台灣的社會治安而言,完全可以廢除死刑了。死刑真不是什麼「正義的制裁」,其存廢多寡向來與民主程度呈反比,台灣既然經歷過殺人草率的戒嚴時代(政治犯、刑事犯皆然),更應對此進行反思。

回复文章: 第三波:20世纪后期的民主化浪潮 pdf下载

發現一個有意思的現象:這三波民主化其實都影響到了中國(1912、1946、1989),不過全部失敗,其後兩者甚至有「出師未捷身先死」的悲壯。中華民國支持過韓國、越南、印度的獨立運動,八九民運加速了東歐各國的民主轉型,可惜這兩波浪潮中美國扮演的都是絆腳石的角色,直到最近才嚐到苦果。

( 由 作者 于 7月17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茶餐廳🍵

某位仁兄應該明白,本站是一個公共討論區,不是供人意淫的地方。空談各種不現實的情景假設,然後為了各個不可能取得共識的個人觀點爭來爭去,沒有任何建設意義。如果覺得自己說不出有意義的話,那麼寧可不出聲,傾聽他人的意見,或者找點相關的材料來讀,也遠好過強詞奪理。與君共勉。

回复文章: 【白豆沙】支黑到底辱了什么华?

@Truth #148117 閣下似乎認為家庭利益本位是民主的障礙,而中國的現實情況可能與之相反。秦暉教授將社會制度分為三類,一為「個人本位」,例如當代的西方社會;二為「小共同體本位」,例如西周與中世紀歐洲;三為「大共同體本位」,例如所有集權非民主國家。但凡專制國家,都鼓勵國民互相舉報,但其意圖絕非為了保障個體權利,而是為了儘量讓個人原子化。如秦律有「夫有罪,妻告之,除於收及論;妻有罪,夫告之,亦除其夫罪」,秦暉稱之為「偽現代性」。與近代學者對中國傳統社會的認識相反,中國歷史上的大部分時期都不是家庭本位,而是「大共同體本位」的。所謂「百室合戶、千丁共籍」的大型家庭,只在魏晉、明清時代的南方比較流行,同時期的北方根本不存在有規模的宗族組織。對於朝廷來講,這些「小共同體」是推行專政的障礙,所以中共建政的第一步,就是要通過屠殺「地主富農」拆散中國原有的社會結構,如此才能實現「餓死不造反」的目標。近幾十年來中國大陸的群體性事件,之所以廣東最多,正是由於宗族勢力發達,有組織力反抗政府的緣故。當年亨廷頓認為就教義而言,回教比強調「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儒教」更強調個人價值,因而韓國、台灣的民主化會比中東艱難,現在聽來豈不荒謬至極?

( 由 作者 于 7月15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白豆沙】支黑到底辱了什么华?

我琢磨著中國的輿論環境惡化到如此地步只不過幾年而已,某些人卻偏要將這種異常跟所謂「中國千年的傳統」聯繫在一起。整個影片不斷強調這一論斷,卻沒有對此進行任何詳細的論證。中國固然有兩千年法家專制的傳統,但從未有人像本朝一樣公然宣揚「稅民深者為明吏,殺人眾者為忠臣」這樣扭曲的價值判斷。而這種價值判斷背後的意識形態基礎,無論社會達爾文主義也好,布爾什維克主義也好,於中國而言都是舶來品。在無孔不入的宣傳機器與國家暴力之下,縱使「高等」如德意志、大和民族者,也免不了陷入愚昧與墮落。所謂「支黑」不過是一種不理性的情緒宣洩,要以此動員反共還是別想了罷。

( 由 作者 于 7月15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为什么澳门护照要写葡萄牙语?

歪個樓,這護照封面上的漢字算是我見過的印刷楷體中質素最好的。

回复文章: 🍵茶餐廳🍵

@消极 #147382 這幅帖的釋文好像有很多種呵。

回复文章: 🍵茶餐廳🍵

既然誰也說服不了誰,不如視而不見的好,免得惹一身腥臭。這都二十一世紀了,還非得屠過來屠過去的才分得出勝負嗎?

回复文章: 為什麼西方人對中共政權有這麼多錯誤的刻板印象?

@Truth #146638 西方主流對中共的歷史地位的認識,基本停留在中共宣傳的中國近代史史觀以內。即中國(以及日本)的現代化就是簡單地追求富國強兵、報仇雪恥,在意識形態上跟民主、人權是不沾邊的。尤其五四前後,中國的知識界變得極度自卑,部分人甚至開始鼓吹有必要否定中國一切的舊有的歷史與文化傳統,才能實現所謂「脫亞入歐」(後來的「河殤派」、「三百年殖民地」論者乃至現在的姨粉支黑之流,都可以視作這股思想的濫觴)。西方人不假思索地認定中共是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下脫穎而出,是「歷史的選擇」,因而擁有高度的合法性。西方各種研究中共外交的文章開頭就是「中國的百年恥辱」如何如何,殊不知它本來就是那百年恥辱的一部分。我們中國人對中國傳統越是自卑,洋人越是認為「中國不適合民主」,中共統治中國就越是合理。

回答问题: 20世纪的国际共运对全世界「客观上」有什么正面影响?

1950到1970年代的西方左派或多或少都受過馬恩列斯毛的影響,或許啟發了同時期的各種社會運動與自由思潮,客觀上確實促進了西方社會的進步(這也是西方社會普遍對中共抱有幻想的原因)。不過幸好西方最終躲過了赤化,不然這些人的下場就跟民國時期同情共產黨的進步青年一樣,骨灰都給你揚嘍。

回复文章: 為什麼西方人對中共政權有這麼多錯誤的刻板印象?

@蜜瓜铁树 #146465 一圖以蔽之,洋人就是懶得聽:

(@太陽三觀測站 2047.name/p/144437)

( 由 作者 于 7月7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茶餐廳🍵

@thphd #145086 其實新品蔥原來也有很多民國派的。當年匿名聲援香港學生的時候,有很多人都在字條裡表達了對民國的支持,相反亮明姨粉支黑身份的要少得多。沒過幾天,中大操場就升起了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大陸反賊激動得熱淚盈眶。後來港澳版的iOS也像大陸一樣屏蔽了這面旗幟,屯門的青山紅樓也被封鎖,中共對這面旗幟的恐懼不言而喻。雖然一些反賊討厭這面旗幟(我還見過有人聲稱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是模仿蘇俄紅旗設計的,須知這面旗幟設計出來的時候大清都還沒亡),但沒人能夠否認她蘊含的象徵意義以及潛在的動員力量。

回复文章: 🍵茶餐廳🍵

@丁丁兄弟 #145077 自學的,從小看粵語劇,但一直沒去過廣東,現在到了國外也回不去了。另外隔壁X登的撈松就是我。

回复文章: 🍵茶餐廳🍵

@丁丁兄弟 #144998 @太陽三觀測站 #144997 我是四川人,但是說粵語寫繁體都沒有問題。我本來是新品蔥最早一批用戶之一(流氓匪首停用,密碼4609roc,歡迎取用),早在新品蔥最初期用戶就分華姨兩派,前者熱衷觀點假設(包括我和陳士傑,他現在發的文大多數都是我們以前討論過的),後者熱衷集體踩。除了這兩派之外,還有許多水平極高的用戶。我愧於才疏學淺,又看不慣姨粉,很早就只潛水了,直到2047上線,知識水平又有所提升,才重新開始發言。

( 由 作者 于 6月26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茶餐廳🍵

@陈士杰 你可不可以少發點重複的內容?首頁盡是你的觀點複讀,什麼民主以後如何如何,憲法應該如何如何,新品蔥初期的時候就已經討論爛了。BE4以前說的「民主八股」就是指你發的這些東西呵。

回复文章: 【投票】你支持中国废除死刑吗?

@政治局局长 #143502 現在中國的命案也不是個個死刑呵,也很少聽說過這種「推刃之道」。

回复文章: 传统中文体系使用水平调查

據說我這一代人的繁體水平退化得很嚴重呵,由此對港台產生隔閡乃至敵意就不難理解了。

回复文章: 海外爱国主义大战美国学生会:当中国留学生面对新疆、香港议题

@donleagles #142416 我說的「中華秩序」指的是《國語》裡的「邦內甸服,邦外侯服,侯衛賓服,夷蠻要服,戎狄荒服」那種朝貢關係,實際上在中國古代也未必盡然,比如唐蕃、宋金乃至明日關係,都不是完全不平等的。

回复文章: 海外爱国主义大战美国学生会:当中国留学生面对新疆、香港议题

@消极 #142171 那蓬佩奧、余茂春的官算是白當了。你猜我有一回問某位學國際關係的同學對中共看法如何,他居然回答「共產黨在東歐荼毒人民,在中國卻引領中華民族脫離貧困走向復興。」如果搞外交的都憑著這種觀念跟中共打交道,那策略自然是綏靖綏靖再綏靖,畢竟中共「愛人民」、有合法性。中共的種種挑釁行為,不是由於其列寧主義的意識形態所引致,而是實現「中國崛起」的必經過程。不止這位小同學,還有一位懂中文的教授也持有類似觀點。在承認這般謬論的同時,又要聲援港人、維吾爾人反共,那不是擺明了站到中國民族主義的對立面麼?結果就像這篇文章所說的一樣,被粉紅扣上了「反華之心不死」的帽子。

( 由 作者 于 6月5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海外爱国主义大战美国学生会:当中国留学生面对新疆、香港议题

@首都卫队 #142125 我指的是研究中共對外關係的西方專家,很多都對中國國內的真實狀況不甚瞭解,例如中下層人口生計之艱困,刪帖控評程度之嚴厲。而只知道關注冠冕堂皇的文本,比如中共的官方的各種宣傳(「民族復興」之類),抑或儒家十三經裡描述的「中華秩序」。照這種路子研究,根本理解不了中共的本質,更遑論爭取中國人民的支持。

回复文章: 海外爱国主义大战美国学生会:当中国留学生面对新疆、香港议题

在西方人眼中,一個政府的行為似乎必定代表一個民族的利益,他們根本沒法理解中共這種能在「大國沙文主義」和「逆向民族主義」之間自由切換的怪物,這點剛好又與中共的宣傳不謀而合。西方研究國際關係的學者,甚少瞭解中國內政之腐敗、社會民生之惡劣,這點 @爱狗却养猫 轉發的余茂春的訪談有專門提到,他們對「毛澤東是民族主義者」、「中共促進經濟發展受到人民擁護」之類的說辭深信不疑,對於中國異見人士的瞭解也僅停留在王丹、劉曉波之輩,至於新近的民間思潮更是一無所知,這樣還能引起留學生的興趣才有鬼了。

10
6月4日
回复文章: 纪念六四32周年专帖

再發一遍之前發過的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knMkS8mBeM

00:01 - 01. 歷史的傷口 - 群星

05:06 - 02. 母親的手 - 蔡幸娟

08:10 - 03. 少年的心 - 王傑

12:22 - 04. 張三的歌 - 李壽全

16:20 - 05. 歸鄉的路 - 黃鶯鶯

21:13 - 06. 根 - 王芷蕾

25:28 - 07. 驛動的心 - 姜育恆

29:32 - 08. 鋼鐵的心 - 蘇芮

34:11 - 09. 我的陽光我的風 - 張雨生

38:18 - 10. 放我的真心在你的手心 - 葉歡

43:08 - 11. 自己的夢自己造 - 知己二重唱

47:23 - 12. 竹籬外的春天 - 蔡琴

回复文章: “华人”和“中华民族”都是应该被舍弃的假概念

@萧特甫 #141775 連法輪功都知道爭取美國右派的支持,某些民運卻鼓吹揮刀自宮,真是可笑。

回复文章: 孙中山的考试权是有意义的

思路不無可取。現在很多國家的憲法都明定了選舉委員會的獨立性,四六憲法既已將監察院的職能修改得類似聯邦國家的參議院,或許可以比照此舉將考試院改為獨立於各級政府的選舉管理機構,同時依行政、司法機關委託舉辦各種公務員考試。

( 由 作者 于 6月3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怎么振兴海外民运

@陈士杰 #141112 https://2047.name/p/122268/code

除了《走向共和》,也看看《上海滩》许文强为什么从一个进步青年变成帮派份子。也看看国共内战史,为什么那么多国军被「全歼」之后,立刻换上解放军军装成为打国军的前锋部队,被送到朝鲜战场上去打联合国军,被俘虏的两万志愿军战俘为什么有四分之三去了台湾。

共产党很讨厌,反共也很重要,但是再重要也没有老子的基本生活重要。你觉得那些被俘就地编入解放军的国军官兵是因为喜欢共产党才帮共产党打仗吗?是因为觉得跟共产党混有前途吗?人都不是傻子,这些共军的炮灰和英雄其实都没有选择,为了活下去,让打谁就打谁,不听军令就地枪决。川岛芳子据说也曾在韩战期间帮共产党买日本没用完的军火去打美国人,换得共产党让她在东北农村苟活到1978年。

如果把我放到大陆,我讨不讨厌共产党?当然还是讨厌,我会不会继续反共?很可能不会,至少我会选择做个两面人,我不是709人权律师。相反,我很有可能为了能够获得某种财务或政治自由,帮共产党打网络战争,帮共产党镇压民运。为什么我在海外可以帮民运打网络战争?因为我有选择的奢侈。为什么我在大陆会成为中共的帮凶?因为我没有选择的自由。你要我为了大义牺牲吗?你自己先牺牲一个给我做个示范,我心里的进度条可能往前走1%。

告诉你一个粗略测算被《新排华法案》遣返大陆的华人中多少会反共多少会帮共产党做事的方法。你把民运圈、法轮功各流派的人数清点一下,除以海外华人总数,就是送回去会行动反共的人。剩下的90%华人在海外都不愿意实名反共,回大陆你指望他们加入民运?粗略估算,海外5千万华人,全部遣返回大陆,9成都被共产党利用,剩下不到1成反共。1:1相互残杀阵亡之后,共产党得到4千万可以被自己所用的华人。美国和西方国家损失4千万华人,包括绝大部分高端科技人才。

钱学森是怎么被麦卡锡主义排挤,对美国产生愤恨,进而回大陆帮中共搞出核武器的?你觉得钱学森喜欢中共吗?喜欢的话49年就回去了,不会等到韩战之后麦卡锡主义盛行。

越是高端的人才,越是能力强的人才,越把自己混得好不好看得比其他一切都重要。共产党很容易和他们作大棒胡萝卜的交易,让他们为自己所用。

民运圈的人一开始知识结构就有缺陷,这么多年了,世界已经变化很多,自己又不学习,还在搞那套共产党玩剩下的。组几个党内斗不断,连个像样的智库都搞不起来,随便去各大智库弄个25岁的实习研究员都可以秒杀他们。现在的天朝毕竟不是清朝,走向共和别入戏太深,设计宪政康党、宋教仁100年前已经做过了,你现在重复造轮子有什么意义?搞清楚现在的情况,有什么、缺什么才是你该做的。海外华人5千万不喜欢中共的占多数,为什么民运连这些人都团结不起来?是民运的问题还是华人的问题?

政治和战争都是系统工程,是运筹学对各种资源的调动安排优化,你看到的热闹无论是新闻画面还是电视辩论都只是系统工程的产品。你以为林彪当将军是干什么的?每次打仗之前勘察地形,计算后勤兵力,后勤调度,层层沟通,演算每一步的各种可能性,制定相应方案。王丹每天刷twitter打嘴炮,吃老本,哪像个领袖的样子?花了这么多经费产出了啥东西可以让后来者站在他们肩膀上往前走一步的?当然,民主也不人他一个人的事。找个有政治才干的能团结人的,找几个能规划运筹执行的,把海外华人这块5千万人的根据地先搞起来,再图别的。一帮脑残就只知道盯着中共的政权,盯了30年有什么结果吗?反攻大陆的路线老蒋小蒋都放弃了。

回复文章: 不要随意指责别人的想法
标记为删除
回复文章: 关于经典囚徒困境的一些想法
标记为删除
回复文章: 如何看待匈牙利布达佩斯市长要改路名?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于 6月6日 编辑 )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