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 - xjpwdnmd
回复文章: 【轻松一刻】Uncle Roger罗杰叔叔评价Jamie Oliver杰米·奥利弗蛋炒饭

讨厌这人做作的口音。Uncle Roger又名Nigel Ng,去油管搜他的standup视频,其实还是能好好说英语的。

回复文章: 膜乎右右壬,壬狠话不多的@富平衣逼大概是把底裤都押在川普身上了

自己无趣至极还总是踩人,膜乎要都是这样的人,连找乐子的最低限度共识也维持不了了

回答问题: 为什么武装保卫川大大的计票现场看不见小黄人?

黄皮川粉自以为挺川就能获得跟白大人一样的地位,就能融入白大人的世界。白大人见到黄皮川粉只会chink china virus kungflu go back to china

看看白大人如何教育黄皮川粉认清自己的地位: https://mobile.twitter.com/angryasianman/status/1324824106202624001?s=21

可惜黄川粉就是不认账,就像视频里面那一车一样,被白川粉群嘲还得陪个笑脸

回复文章: 連登:香港 拜登當選既話,香港人要有心理準備面對最壞情況

这几天看着各种挺川势力(港台、轮子、文贵云云)左右横跳的表演,真是有意思

回复文章: 川普败登赔率颠倒了!!!还有一个半小时结束,但是败登这次真的败了!被我奶死了!

早就说川普横行霸道、怼天怼地的形象迎合美国审美。相比之下,拜登对中国支支吾吾,支持因为疫情限制自由,辩论的时候还总被川普抢话,一副处处示弱的样子完全不符合美国人心中理想的masculinity形象

回复文章: 为什么香港没有成系统的大党

也许真的是政治光谱过于复杂,也许是政治明星的理念不合。印象中很多建制泛民的小党,要么跟大党在意识形态上略有出入,要么是从曾有或现有的大党里分裂分裂再分裂出来的。也许在这些人看来,意见不合没啥好说的,大家各自占山为王最好?

比如建制里的自由党,在经济上崇尚自由主义。自由党前党魁田北俊,在立会经常跟其他建制投反票,是鄙人看来建制里少有的能说几句真话的人。泛民的例子比如人民力量陈伟业,民主党出身,因为某些鄙人不太了解的原因(嫌民主党不够左不够激进?)退党组建社民连。后来又带着黄毓民退党组建人民力量,大概是对传统民主派受够了,转向本土。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23 02:43 )
回复文章: 黄之锋是如何出名的?

印象里黄第一次出名大概是在12年反国民教育运动上。国民教育的目标受众是小一至中六的学生,也就是小学生和中学生。当时已经有大专学生会组织抗议活动了,但中小学这边没有代表。黄当年是个中学生,家里又是泛民背景,推他出来统领中学生的罢课运动也算合理。如果还有别的理由,大概就是选个未成年人出来做领导,第一能博取同情,第二也是告诉大家,这问题已经严重到连常人看来不成熟、不理解政治的中学生也要开始行动了。

至于幕后推手,我也跟楼主有相同的看法。不是不相信所谓政治理想,只是黄的经历太过传奇,难以相信他始终是一个人。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22 16:59 )
回复文章: 大连理工大学化工系研究生因面临延毕压力选择自杀(附遗书)

@消极 #103484 “那还跟实验室死磕干什么”——这就是搞生化环材最有毒的地方:容易上瘾。

接着说做实验像摸牌,任凭你运气再差,摸100张总有一张是好牌。回到做实验就是,即便课题原理根本没搞明白,瞎做也总能做出点有用的数据。尤其生化环材这种没有多少规律又全是例外的实验性科学,很多时候就是碰运气。这时候人就容易沾沾自喜,开始意淫今后发大文章啦,拿国际大奖啦,被名校聘用啦……国人成为人上人的渴望在这一刻到达高潮。

然后就开始摸烂牌,一张接一张。你以为他会放弃,结果这时候赌徒心态开始作祟:我再投个20块,没准就能赢回3700万呢?回到科研就是,死磕课题甚至延毕,毕业了接着做博后,做了半辈子一事无成也不愿意转行。实际上有太多做科研的人,要么是课题根本没搞清楚或者搞不清楚(即“不是那块料”),要么就是从一开始选题就没选对。只可惜都不愿意承认,都想着翻盘。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21 18:03 )
回复文章: 談談香港的未來:不光明

要说十年前,香港的科研确实强于很多内地学校。但是这十年间,天朝学校一是疯狂砸钱,二是吸引了一大批学术能力强的海归,早已今非昔比。有些反贼听到这恐怕不高兴了,支那国干啥啥不行,怎么可能比得过(曾经)自由开放的香港呢?可惜科研真的不只靠自由开放,人才和经费也同样重要;何况自然科学的研究大多数时候也不会触及中共的G点,中国学者参加海外学术交流至少在covid以前没有太多限制。

反观香港,其实问题挺多。香港的理工科大学生,要么只是为了混个大学文凭,毕业了做些不对口的工作完事(理学因为毕业生收入低而获得“乞食科”的美名);真正对科研有追求的,也基本都出去了。港府的科研经费,相比港府的收入也是抠得不行。一位在香港混科研混了近十年的朋友说,香港的RGC(一个发科研经费的组织)也是讲关系的,经费往往发给关系户而非能力最强的人。学系里的新人都在忙着social,根本没空搞科研。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24 00:39 )
回复文章: 托福2021考位注册被秒光,国内媒体继续一声不吭,谁都不是傻子

@陈士杰 #103468 四五年前经常坐高铁到深圳,车上常有临上场前抢着看最后一眼参考资料的SAT考生和他们的家长。去香港还要坐高铁到深圳再步行通关的,大概都是些中产家的孩子吧。就连这些人都挤破头想要出去,可想而知。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16 09:16 )
回复文章: 大连理工大学化工系研究生因面临延毕压力选择自杀(附遗书)

读研有压力那是正常的,读生化环材压力爆表那是再正常不过了。读的时候天天担心能不能做出好数据发好论文,毕业了又要天天担心能不能找到工作。找到工作了也别急着乐呵,看看那些IT金融的同学,浪费在学校的时间比你少,活得比你丰富多彩,赚的还比你多。都是现实。

科研就是赌博,做实验就是摸牌,谁都想凑够一手好的胡牌发文章。鄙人当年开局摸到过几张好牌就沾沾自喜,以为自己能在这牌局里大战300回合。现在临近毕业,眼看手里一把烂牌都不知道怎么打。跟着牌友学学出老千?既没那个胆又精神洁癖。能怪谁?只能怪自己当初没选对专业。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21 18:03 )
回答问题: 为什么很少有中国男留学生找到白人女朋友的

@natasha #102272 你举李小龙这个特例没有说服力。李小龙要是没有其知名度的加持,恐怕也不能泡到白妹。如果只看特例的话,那你可以看看有所谓八块腹肌的亚裔男模Kevin Kreider在油管的视频,看看他悲催的交友经历。

没错,有些东西是可以靠努力改变的,但男女之间的吸引却往往不是靠这些东西。去健身房的确能练出八块腹肌,但能改变你的身高吗?能改变你的脸吗?如果长着一张东亚特色娃娃脸,即便长满肌肉也依然显得不伦不类。至于智商和学习就更是可笑了。亚裔在学习上一直都是最强的,以至于哈佛之类的学校要靠affirmative action和holistic admissions来压缩亚裔录取。有多少亚裔正是因为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学习上,所以才没法保持身材?至于智商,相关研究一直没有定论。有说120是个sweet spot,高了低了都不行的;也有说<80的人是最sexually active的。但智商终究是提升不了的(当然你拿头撞墙能把它变低)。

回复文章: 如何推广本站?如果振兴本站的人气?

都是些膜葱两地来的老用户,没啥新用户,自然没法做大,久而久之也会变成老熟人们抱团取暖的小圈子。老用户们互相撩骚调侃,新用户们看得不知所谓。当然要是站长和用户觉得这样也没啥那就OK。

不然就得想想有很么办法能够吸引新用户参加讨论,但又尽量维持讨论质量。就本人而言,水平不高,不想参加讨论,只偶尔上来围观一下。想必有不少潜水用户也是这么想的吧。

回答问题: 为什么很少有中国男留学生找到白人女朋友的

Scientific Blackpill,请。亚男在婚恋市场上排行垫底是个不争的事实, 身在欧美的朋友只要随便统计一下身边WMAF和AMWF的比例就不难得出这个结论。什么有趣的灵魂纯粹扯淡,亚男输在基因和社会地位上。再加上欧美媒体长年累月对亚男有意无意的丑化,亚男想翻身那是不可能的(就连亚女都不喜欢你,宁可找white loser)。借用Blackpill的一句话,it's over。奉劝各位亚男开开心心过好自己的生活就行,单身也有单身的乐趣。

回复文章: 昨天第一次总统辩论的三个小细节,似乎没什么人注意到

川普的一些做法,例如插嘴、自吹、嘲讽对手,在我看来反而挺契合美式审美的(或者说白人男性审美,所谓toxic masculinity):dominance,alpha,争强好斗,主动出击……在这种审美之下,示弱/承认错误是必死无疑。尽管川普的言行举止毫无分寸,回答内容大多无厘头,但对于不细品辩论内容,只看个乐子的人来说,川普大概在气势上赢了。而且不少川粉是希望美国继续称霸的,对他们来说,一个敢于把对手踩在脚下疯狂摩擦的大统领正是投其所好。

回复文章: 538:美国总统大选第一次辩论前后民调结果(已更新辩论后数据)

predictit上关于总统选举的投注,目前Biden 62 : Trump 43,周二当天成交量是30天内最高

最近一个争议当属NYT爆料Trump交税$750的新闻了。自从这个出来以后Trump的股价一直微跌,不知这种相关性是不是因果。Trump自称生意亏损,按照现行税务规则不用交税。本人对美国税法不了解,但身边绝大多数人(中低收入者)都对此难以理解,因为自己一年交的联邦税可不止这么点。即便Trump做得合法,底层还是很想改变税收制度的

回复文章: 新功能上线:维尼查

你们搞的这个新功能啊……excited!

话说只知道上海党员全员出道,其他地方党员的信息是哪里搞来的?

回复文章: 未来中日韩能像欧洲的英法德那样来个大和解变成共同体吗

我也始终有这样一个泛亚主义的美梦,虽说上一个做梦的日本,大东亚共荣圈还没搞成就已经歇菜了。

本土亚洲人大概是不会有这种想法了,毕竟三个国家在民族主义上都是彼此彼此。更别说天天鼓吹什么anglosphere的魔怔们了,要是亚洲真的大和解,这帮人全都要跳起来批判这个新邪恶轴心了。

倒是海外亚裔之中有可能萌生这种想法。在种族主义者面前, 亚洲人就是欠揍——不管你或你的祖先来自亚洲的哪个国家。在人数上不占优势的亚裔,想要活命,也就只剩抱团取暖这一条路了。

回复文章: 由几则台湾相关新闻,看台湾是否能抵挡中共武统

这才是理智的分析。隔壁某些人把共军贬得一无是处,有时甚至令人怀疑是否是战术忽悠

回复文章: 驳斥“自由论坛的困境-我们真的回不到过去了”

@sorrysorrysorry #16255736

这个非常滋瓷。跟家里的长辈讲自由民主,最常得到的回复就是「自由民主能当饭吃吗」。跟同事谈论维权人士,总有人说他们是「没啥本事所以只能当境外势力的棋子」。土共也经常污名化维权人士,把他们塑造成因为个人生活失意而对着全社会发泄的「废青」。很遗憾,这种观点似乎挺深入人心的。与其指望大众能一瞬抛弃这种偏见,不如反贼们自己先试着改变一下个人处境,以一个(墙内标准下的)成功者的身份指点江山。

可惜但凡是在墙内能够达到「成功」的,多半已经出卖灵魂了吧。成功而又没有出卖灵魂的,多半已经被抓起来了吧(笑

回复文章: ttt

关于美国的种族歧视,隔壁之前有人说在美华人应当穿上反华T恤出门,防止被揍。种族主义者会区分「好中国人」和「坏中国人」吗?他们连中国人、日本人和韩国人都懒得区分(了解一下著名的 Vincent Chin 事件吧)。上周还在 reddit 看到某大学一香港留学生被喊着「China Virus」的种族分子打,上来发帖问「Why they still beat me while I don't identify as Chinese」……笑喷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