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野梓 点赞过的内容
NoStepOnSnek Taxation Is Theft
回复文章: My life is not guided by philosophy or theories

这回失礼了,说李光耀英语不好。。。

元悪魔候補生
能井 銀髮赤瞳。筋肉美少女。修復系魔法師。身長209cm。体重124kg。
回复文章: 盼虫归

shipping虫蛇。蛇,即“虫”的“它”。这个无足系的CP我追了。

NoStepOnSnek Taxation Is Theft
发表文章: 盼虫归

录音一曲《竹林圆舞曲》,向 @虫文门 致敬。

音频: https://community.geph.io/t/topic/4175

乐谱与原帖:https://web.archive.org/web/20210909133447/https://community.geph.io/t/topic/3257

后半部分错音百出,但是时间不多只练了两个小时,还请见谅。

( 由 其他人 于 10月15日 编辑 )
8
10月15日 298 次浏览
耶渣
狼狼醬 基督徒。披著文科外皮的理科生。
回答问题: 有没有觉得2047越来越像新品葱了?

撤銷新人發帖限制吧,聽見都令人困擾。

聲望那一些不幸是在一個匿名的網站防止小號刷票最後的方案。畢竟,如果你能建一堆全部都很有貢獻的小號,那真的服了你了。

但以聲望/信用限制發言次數卻是強行把天賦的人權自由斷斤買賣,不利人與人之間的交流。

(^_^)?
钢铁雄心 (钓鱼网站已屏蔽)
回复文章: 🍵茶餐廳🍵

包括此用户在内的 18 名用户已被管理员标记为 钢铁雄心小号(见公告。若您认为当前标记是错误的,请私信联系管理员解除。

@中野梓一篇文章 让俺笑了七分钟

💗喜欢瑶瑶💗

鹿儿快来封我呀~~X7

(钓鱼网站已屏蔽)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发表文章: 消说奇谈--第一期(重新排版)

@丁丁兄弟

/t/14215

“這也會產生一些不學術純是社交交流的回帖。好比有網友(例如我)會問 消極這個問題你怎麼看? 消極在現實生活中,你建議這位同學如何跑路?如果消極在乎社會信用分,知道這些問題只是針對單獨一兩位網友的回复,消極是不是可以已讀不回以避免收不到贊的尷尬?抑或是消極會跑到已經熱度消散的帖子下回复新的觀點與發帖者互動,這不容易引起關注,那麼是不是在乎社會信用分就不應該舊帖重溫?而這對於僅僅發個兩三條帖子或評論的用戶來講,他們並沒有這樣增進互動的需要。”

多谢丁兄厚爱,我就地开始直播以我为中心的讨论节目,鉴于矮大紧已经被和谐,所以这里就借他牌子一用,这个节目就叫“消说奇谈”吧。

我没有想好特定的主题,所以这里的内容,特点是:

不是context-sensitive的内容,和上下文关系不大,可以单独拿出来的内容。

最好不是只和一两个人相关,而是其他人看了觉得relevant的。

以下是本期内容:


1 我的人设是什么? @丁丁兄弟 /t/14215 --私人问题

如果阿篱说他自己是“墨茶第二”,那我就是第二个卢刚。当然我没有变态到学术受阻就去杀导师杀同学杀学校工作人员泄愤。在我看来如果学术圈对我不利,我跑路便是。这也是我的网名的来历,在我看来,这个社会有很多负面的东西,而且我没有兴趣改变social ill,所以大部分时间我会采取最为机会主义的态度来面对社会问题。

比如说我解释我的意识形态的时候,我会说我是精神美国人,支持美帝霸权,我要做歌颂美帝仁政的Kipling.但是事实上我为了省下每年几万美元的税收,我已经永久放弃了争取美国绿卡的打算。所以,“你他妈的就为了每年几万刀就背叛了你的精神祖国!”通常情况下,一年纳几万美元的税确实没啥,而且如果一个普通美国人(绿卡或者公民),确实也不应该为了一年交几万美元的税而放弃绿卡或者退籍。因为美国的就业市场,可以说是全世界最好的之一。为了省钱而失去这个市场颇为不应该,更不要说在乱世或者局势突变的时候美国身份的保护作用了。但是我一定要省这个钱。因为:首先我去申请绿卡就是一个困难的过程,我要找人挂靠,要改变我的职业,要满足美国移民局的一堆高成本的条件,其次,我作为remote business, work from home since 2016,我没有必要定居美国来维持我的产业,我在巴厘岛,在普吉岛,在坎昆,或者在里约的阳光下我都能工作,我只需要不得罪美国监管机构,被他们金融制裁就行了。

既然我的精神祖国也不值一年几万刀,那我的法律意义上的祖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我对它是什么态度,也就不言而喻了。


2 作为基本人权,政治知情权对老百姓有哪些不可或缺的作用?又有哪些民众被统治者愚弄,导致民众利益受害的案例? @弓凛 /t/14447 --政治问题

参考#153447, "即使知道这只是宣传口同志们施放的精神控制系AOE技能,本精赵利亚爱国者还是深受感动的,于是决定打起十二分精神,用最诚恳的建议回报屈尊的大老爷们:" @北条沙都子

为什么人民不应该被愚弄,因为我就是人民一员,被愚弄就是我的福利的损失。你专制你舞弊是你统治者的事,我无权置喙,即使是有效的大众民主制度,我个人单投一票也解决不了问题。但是你如果蒙我眼睛,要知道处决犯人的时候刽子手是会蒙上犯人的眼睛的。所以当局要愚民,我是有本能的恐惧。所以可以说,一个国家内部的负面报道数量越多,这个国家的情况就越好。而没有消息,其实就是坏消息,因为花剌子模使者的故事。当然纽约时报之类报道中国的负面新闻没有意义,因为纽时在中国不能发行,所以和中国本身的状况无关。


3 为什么“学好英语很有必要” 回答:/t/14500 --教育问题

废话不多说,上图。 @陈士杰 网友说学好英语没有必要,你看隔壁东瀛就很好嘛。我的意思是,如果天朝发展到了东瀛水平,英语烂倒是无所谓,但是只要天朝不是发达国家,学习英语就是net gain。而且日本人省下学英语的时间,其发展水平不还是和欧盟几个强国一个样子?所以不学好英语本身并没有benefit。法国,德国,荷兰,北欧,哪个英语不是好得很?也没看人家学英语浪费时间导致发展水平低于日本啊。

当然就陈士杰同学新排华法案的精神,也就是如果优秀的中国人不能在海外,那就必然在中国对中国作出贡献。陈士杰认为中国民运会多出新鲜血液,因为优秀的中国人只有推翻中共才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而中共搞千人计划大偷特偷,则是杀鸡取卵,牺牲掉自己往海外安插数十年的科技人脉拿来临时给中共技术水平充值。这点中共和陈的思路是类似的,都是希望洋人把高华逼回来。那么套在日本的问题上,日本人普遍英语烂,所以优秀的日本人才不能为外国所用,只能留在日本为日本做贡献。这个其实是倒果为因的。

只要日本不能提供西洋世界档次的人才平台,那么优秀的日本人才,为了自己的利益,必然是学好英语跑路;而如果他们缺乏这点判断力,那么只能说明他们大局观差,并不是那么优秀的人才。所以人才流失在所难免,作为执政者,最需要采取的方针是提升本土平台的品质,让更多人才在本土平台上得以发展。不过我不是赵家人,就不用给赵家人出谋划策了,对于普通人,我建议就是跑路。所谓良禽择木而栖。至于如果外国排华的话,那比起民运那内斗不断还面临中共压迫九死一生的局面,我还是加入中共为虎作伥吧。这个道理BE4已经演示过一遍,我就不重复了。我在海外可以肆意的批评中共,是因为我有这个自由,而我在中国则绝对不会去反对中共,因为我没有这个自由。中共开出的价码永远比民运高几个数量级。即使在美帝,唐人街里五星红旗也越来越多,青天白日旗也越来越少。It is the economy, stupid. 我不被中共统战,是第一我没有统战价值,二我害怕中共内斗。


4 郊区化和inner city /t/14497 --社会问题

基本上大家一说美国的inner city,就是黑人墨西哥人横行,高犯罪率,有钱人都跑郊外了。但是这里的起源,并不是一堆低收入有色人种冲进城里把城里人驱赶走了。而是富裕市民们自我改善生活, 增加人均面积。

英国城市的常见居民建筑是这样的:

二战前很多城市就是这样,结果就是人口密度过高(其实这不过是中密度住宅区),城里没法停车(规划城市的时候还是马车和电车的天下)。

二战后城市居民不愿意挤在一起,要增加人均居住面积,所以就变成了这个形状:

每户平均有1600平方英尺以上的居住面积,还有院子,可以种树,种花,种草,种菜,可以挖游泳池,可以搭个狗舍,可以装篮球架,户外健身设备,儿童娱乐设备等等不一而足。因为汽车的普及和高速公路的建设,居民普遍可以住在离城市中心50公里的位置而不影响上班。那么城里原有的鸽子笼住宅就成了低端人口(比如餐馆服务员)之类的栖身之地。

但是城市不只是住宅,就算大量人口的住所从城里的排屋变成了乡间的别墅,但是城市中心的商业办公设施并不会因此离开。以底特律为例:

这个一平方英里的CBD可以说是底特律市最后的精华了。

但是CBD外一大圈地区都是贫困地带。居住在这些地方的居民都是没钱逃离都市区的。因此是三层同心圆结构:中心CBD,贫困的urban decay,富裕的suburban ring。富-穷-富,奥利奥结构。

即使经过了长期的都市衰退和人口减少,破败的都市区仍然比经济人口增长的郊区地带人口密度高。还是以底特律为例

地图上方M10公路通向郊区城市Southfield. 可见在底特律市M10公路沿线的北部地区,人口密度为5000-9999人每平方英里。而在毗邻的Southfield市(M10公路从底特律向西北延伸),人口密度计算如下: 2010年人口普查为71758人,面积为26.26平方英里,人口密度为2732人每平方英里。所以都市衰败的地区,人口密度仍然是郊区的两倍。虽然城市里大量的建筑物已经废弃,但是剩余建筑物里的居民,人口密度仍然高于郊区新建的社区。因为富裕的人口希望有更大的人均面积,不愿意挤鸽子笼,所以都市更新计划,是注定不能吸引富裕人口回归都市区的。

中国这个问题也在逐步展现,棚改不就是要解决住在老破小里的居民们的居住问题么?很多老城区建筑物,人均居住面积很小,环境恶劣,结果就是老城区的房屋价格明显不如新城区,等于是重复了美国的urban sprawl.人越有钱,他就越需要大的空间,不管是私人空间(住房面积)还是公共空间(人均绿地公园等urban green space),要说中国和美国有什么大的居民居住pattern差异,那就是中国没有完成阶级的居住分化,土豪农民房东和打工的都市租房一族还处于同一个片区内。

而且还有很重要的一点,美国有些高犯罪率的社区,并不是大城市的一些片区。

Arkansas州Pine Bluff(人口43000),Violent crime: 15.53 per 1000

Chicago(人口2710000), Violent crime: 9.48 per 1000

并没有说大城市周边的犯罪真的就比小城市(非大城市卫星城)严重。大城市主要是会把低收入人群驱赶到一起(房租驱逐),然后这些片区犯罪率高;而失去经济支柱的小城市,则立刻跌入深渊。比如密歇根州一些福特和通用的汽车厂搬出Flint之后,Flint就崩了。类似的道理,你去看欧洲国家,也是类似的。城市里总有几块区域是当局修的低收入人群的公屋,这里少数民族多,穷人多,犯罪多,而欧洲穆斯林穷鬼还有额外的极端主义恐怖主义温床,不同于美国的黑人和拉美人社区并没有恐怖主义的意识形态驱动。


5 要是实行互联网白名单了迷雾通还有办法翻墙吗? https://community.geph.io/t/topic/3798 --计算机问题

首先你们需要学习GFW的相关事实。GFW虽然昵称为防火墙,但是事实上它不是防火墙,是DPI, 深度包检测。什么是防火墙呢,打开上古的Windows XP防火墙选项,你就会看到,指定协议Inbound或Outbound某些端口的时候,它会被drop,这就是简单的防火墙规则,它规定了,数据包满足某些条件(例如ping协议,某些指定的ip,某些指定的端口)就会被drop。所以如果黑客给你发了一个木马,这个木马在你的电脑上创建一个httpd进程,这样黑客就可以像浏览网站一样浏览你的电脑;但是如果你的防火墙有效,你的80 443端口就不能接受inbound,黑客就不能浏览你的电脑了。防火墙规定了什么包丢掉,什么包接收。所以既可以是黑名单(默认包通过除非禁止),也可以是白名单(只有规则允许的包能通过)。

但是显然GFW光靠这个是什么也解决不了的(比如把Google的服务器ip地址拉黑)。因为你们翻墙用户会使用各种detour避免违反GFW的规则。比如说google被墙,那么我访问代理服务器,或者SSH隧道,或者shadowsocks,或者VPN隧道,总之在GFW看来我不是去看google,而是去看我在美国的一个私人服务器,那么这个就不好拦截了。因为这样的服务器事无巨细,没法枚举。那么我是不是可以封锁某些协议呢?很多协议有特征,根据这些特征就可以封锁了--但是这些特征,并不是数据包的头会写明的。

那么为了禁止这个,GFW的网关就要相当的算力来检查包。这也是为什么很多翻墙技术能够成功的原因,不是共产党的数字海关手下留情(有些五毛甚至还赞颂中共的智慧,只放有一定技术强度的网民翻墙,斯德哥尔摩实锤了),而是中共的数字海关,一定要在“防止走私”和“正常进出口”之间作出平衡的选择。要允许正常的国际流量,就得放过一些非法的国际流量;要更好的分辨两者,就得提高GFW的计算能力,能够处理更大的吞吐量。而作为猫捉老鼠的游戏,翻墙软件开发者,也要采取一系列手段降低自身通信的指纹特征,迫使GFW消耗更多算力来抓他们。

猜想的GFW拓扑结构:

所谓白名单可以理解为以下的可能方案:ip和域名白名单;协议白名单(只有某些已知协议可以通过),但是正如 @solids 说的#139309 "白名单需要非旁路的过滤器,请问有什么防火墙软件可以处理国家级的流量?", 所以,在可见的未来,还是这种猫和老鼠的游戏,而且很多企业和机构将会有特批的隧道通信不被GFW,而没有批文和专线的企业将面临更多误杀的结果。

( 由 作者 于 9月6日 编辑 )
12
9月5日 214 次浏览
回复文章: 苏联解体对俄罗斯人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

但俄罗斯的现状是,那些“寡头”“政治精英”就是原来的苏联权贵。

有趣的是70%的苏联人投票是维持现状,最“忠心”的是中亚以及高加索地区的几个小国,支持率80%,但强力支持苏联解体的是苏联权贵,

因为苏联国企大量私有化,国家资源、财富被权贵寡头们分食,解体前苏联卢布兑美元差不多1:1,解体后卢布兑美元是200:1,这些“共产党”变成了最贪婪的生物,其实中国的国企已经算是私有了,只是保留这么个空壳。

民憲派
bobliu 00後(九年級生),來自中華民國自由地區
回复文章: 苏联解体对俄罗斯人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

他们说苏联高官腐败盛行,但只是走私一些商品牟利,和俄罗斯寡头不是一个级别。

於是你寧可花數小時的時間排隊以取得食物與日用品?

蘇聯時期過度注重重工業(與勃烈日涅夫以後的石油出口)的計劃經濟導致了生活消費品嚴重的供不應求與黑市的猖獗,整個扭曲的經濟結構與勃烈日涅夫時期的停滯腐化正是後來戈巴契夫(戈爾巴喬夫)改革的主要原因,不實施改革,民眾的生活水平一定會更糟(當然戈巴契夫改革的具體方式與成效另當別論)。

苏联解体对俄罗斯是灾难性的。俄罗斯不仅丧失了超级大国的地位,而且将俄罗斯人的生活水平带入泥潭。

將俄國的生活水平帶入泥潭的並不是蘇聯解體(儘管它確實對超級大國的地位造成了影響),而是政治經濟改革過程中的諸多失誤,比如在經濟轉型的過程中,未能透過建立完善制度保證前黨國相關人物不會透過手中的權力使產業私有化的過程成為中飽私囊的工具,進而導致大量原國企管理者轉變為寡頭成員的現象。

至於蘇聯解體對於中國未來轉型的啟示,我個人認為主要還是在於轉型過程中應當要迅速完善相關的法規體制,防堵既有的中共黨政人員藉轉型成為控制新政權政治或經濟的寡頭(其實更可能的恐怕是要想辦法拆除改革開放過程中已經形成的黨國寡頭)、維持經濟的有效運作以避免國民對體制的信心喪失,導致他們傾向並選擇走回頭路。

另外,關於俄國轉型的過程,除了上面我說的以外,這部影片也能做為參考:

youtu.be/5gZ30GjarmU
回复文章: 对养猫君对葱爆的分析的分析

mysql的數據庫並沒有文章所描述的那麼不堪,如果進程重啓就會數據全丟,那麼mysql則不會在世界範圍內廣泛使用。事實上kill mysql進程重啓,僅僅只會丟失內存中緩存的部分數據,最多丟失一小段時間的內容,不太可能完全丟失

從蔥爆的時間長度,症狀,到鹿某人的說法,我傾向於服務商的問題,而非硬盤損壞,現在雲供應商的硬盤陣列容災是標配,這樣低級的硬盤損毀數據全丟我猜僅可能為起火或洪水等不可抗力之因素。

邹韬奋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回复文章: 对养猫君对葱爆的分析的分析

“所以另一种情况是,品葱站长强行重启了服务器,开启了数据库,数据库尝试从上一次强行重启的地方开始恢复。由于几乎所有数据库都依赖某种b+tree,而b+tree最流行的实现是leveldb(myrocks),leveldb极度依赖底层磁盘的顺序写入特性,如果底层磁盘(这个例子中是虚拟磁盘)不完全是顺序写入的(例如为了性能开启写入缓存),那么强行重启就会导致丢失最近写入的几个ldb文件,而leveldb在这种故障模式下完全无法recover(因为作者假定磁盘是强顺序写入的),使得强行重启有一定几率会导致丢失自上次启动数据库以来的所有数据。刚才已经说过,品葱服务器很可能是大半年不重启的。当然品葱的MySQL用的是什么后端我不清楚,但磁盘已满导致软件错误(而不是硬件故障)在IT界是非常常见的,运维老司机的法宝就是在每个磁盘放一个8G的空文件,如果任何原因导致磁盘已满,删掉文件就可以让服务瞬间恢复正常,然后再去花时间进一步排除问题。”

这个神奇了,mark之。

EDIT:鹿首相发表以下宣言:“2021.9.2.品蔥的維基百科條目開始出現竄改現象,所增添的一條訊息( 数据恢复取得重大进展,品葱将于48小时内恢复营运)其來源是冒用本人名義的假帳號,內容非屬實,該網站亦不安全,對方曾有多次惡意編輯品蔥維基條目的紀錄

目前站方仍在努力復原備份數據

2021.9.3.數據仍嚴重缺失,站方決定先行恢復網站運作,而後再逐漸復原數據。大家做好心理準備”

看来站长的mysql水平确实是高,基本上全中了。

丁丁兄弟 中廣集團董事長
发表文章: 许愿池

想请陈士杰组党做党主席,我给他打下手。

想听沃夫陈点评美食,然后跟她一起吃饭。

想走进瑶瑶的内心,并且跟她学粤语填词。

想看消极写完统计学看中国和大坑自传。还有本站的drama史。

想亲自做饭请养猫兄吃。

想见到娜娜酱数据修复已删除的原创小说。

想自己早日把列宁主义与当代中国的坑填完。

(基础建设中,未完待续)

( 由 作者 于 7月4日 编辑 )
3
5月18日 179 次浏览
thphd 2047站长
发表文章: 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一个反智的国家正在倒车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70130.html

编者按:8月29日,包括新华网、人民网、央视网、光明网、中新网在内的多家官媒在头版重要位置转发了一篇名为《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一场深刻的变革正在进行!》的文章,该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李光满冰点时评”……数十家官媒集中统一刊发来自公众号的文章——此举较为罕见,以至于作者李光满专门撰文记录这一重大时刻,并自称“这显然是新闻宣传主管部门和网信主管部门的统一安排,由此形成了非常强势的宣传效应。”

看到这样隆重的官媒站队阵容,不知道的还以为《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

这篇文章还是很能反映当下笔杆子水平的。其中有一段是这么写的:

这次变革将荡涤一切尘埃,资本市场不再成为资本家一夜暴富的天堂,文化市场不再成为娘炮明星的天堂,新闻舆论不再成为崇拜西方文化的阵地,红色回归,英雄回归,血性回归。因此我们需要治理一切文化乱象,建设鲜活、健康、阳刚、强悍、以人民为本的文化,我们需要打击资本市场上大资本操纵、平台垄断通吃、劣币驱逐良币的乱象,引导资金流向实体企业、流向高科技企业、流向制造业,当前正在进行的从治理培训机构、学区房开始的治理教育乱象,让教育真正回归平民化、公平性,使普通人有向上流动的空间,未来还要治理高房价、高医疗费,彻底铲平教育、医疗、住房三座大山。虽然我们不搞杀富济贫,但需要切实解决富者愈富、贫者愈贫的收入差距越来越大的问题,共同富裕是要让普通劳动者在社会财富分配中能够获得更多收入。这次变革将给我们社会带来一系列新的气象,当前对娱乐圈、文艺圈、影视圈的整治力度还远远不够,要使用一切手段打击当前社会上存在的各种追星、饭圈现象,彻底杜绝社会性格中的娘炮和小鲜肉现象,真正让娱乐圈、文艺圈、影视圈风正、气正,我们的各类文学艺术工作者、影视工作者都要下基层,让普通劳动者、普通老百姓成为文学艺术的主人翁和主角。

写的不错,除了几个小问题:

  • 资本家没有几个是一夜暴富的,马云、马化腾在中国算是资本家的代表了,他们也没有一夜暴富,不知道这个一夜暴富说的是哪个党和国家领导人。

  • 一个人赚钱速度越慢,就会觉得其他人赚钱速度越快;所以那些认为别人一夜暴富的人,赚钱速度通常为零。所以这种文章通常也就只有赚钱速度为零的人,比如小学生,才会信以为真。

  • 如果不想资本家暴富,可以不用微信和支付宝,穷死马云和马化腾。你赚钱速度为零,别人花那么多钱做APP免费给你用,帮你省钱,结果你还要让人家少赚钱?

  • 文化市场是人民群众花钱买的,娘炮赚钱说明人民群众喜欢娘炮。你不喜欢娘炮,说明你主动远离人民群众,那你有什么资格代表人民群众?你的意见如果真的代表人民群众的意见,人民群众自然会转发,不然就算所有官媒一起推送,人民群众也懒得看一眼。

  • 还别不服,国家猪閪主席习近平就是中国最大的娘炮,武汉有疫情他躲起来,真正的阳刚汉子陈秋实冲进武汉报导实况,结果被习近平抓起来,说明什么?说明娘炮躲起来是对的是正义的,阳刚冲进去是错的是违法的。国家主席亲自娘炮,人民群众喜欢娘炮,就你反对娘炮,请问谁批准你了,习主席同意了吗?

  • 为什么要打击大资本操纵、平台垄断通吃、劣币驱逐良币呢?中国最大的资本是国资,最大的企业是国企,最垄断的平台是中海油钻井平台,最劣的币是取不出来的数字人民币,结果整个国家都被你打击完了,人民怎么生活呢,靠花呗还是白条呢?

  • 引导资金流向实体企业、流向高科技企业、流向制造业?这些行业如果赚钱,资金自己就会去,亏得底裤都不剩还能被你引导去,说明你比赌场还厉害,难怪人家说在中国投资就是赌博。

  • 让教育真正回归平民化、公平性,使普通人有向上流动的空间?我听说现在到处在抓补课老师,让这些老师到学校里给大家上课不就行了吗?什么你说老师工资低?老师的工资是政府定的,政府定那么低就是希望老师不要在学校里上课,所以是政府故意让教育不公平,逼的老师出去补课赚钱,那你反资本有个鸟用,资本至少知道给老师发钱,你过节连月饼都不送

  • 如果共同富裕是要让普通劳动者在社会财富分配中能够获得更多收入,那就给农民工发工资啊,我听说农民工讨薪是违法的,说明这个共同富裕也是违法的,这作者怎么净讲些教唆他人违法犯罪的东西

  • 要使用一切手段打击当前社会上存在的各种追星、饭圈现象?看来法律手段不够,要用黑社会手段破除一切偶像,包括但不限于巴米扬大佛?根本不符合扫黑除恶精神,卢克文刚刚才被封号,你这号我看也别要了,别以为新华网挺你就没事,凡是给主席像泼墨的最后无一例外全都进了精神病院。

( 由 作者 于 8月31日 编辑 )
25
8月31日 4645 次浏览
派乐迪
愛牛奶盒的人 你們可不能混瑤哦~
回复文章: 人民日报海外版和央视公然造谣,瑞士驻华大使馆发声明

大概是我黨造瑤傳統延續很久,習慣一時之間改不過來。

沮渠蒙逊 十六国春秋
回复文章: 新开个号,前来说说

嘻嘻,“作恶多端的蛮族”。

我就问你,你看过《徙戎论》么?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戎狄志态,不与华同”的下一句是怎么讲的?

别告诉我你一本历史书都不看,就是靠皇汉写手的网文来“了解历史”的。

thphd 2047站长
回复文章: 新开个号,前来说说

https://2047.name/u/7088/p

你讲话嘴上带生殖器,又没什么干货,还骂这个骂那个,不封你封谁。

嫌我们比中共还中共?请代我转达对令堂的问候。

北条沙都子 不要小看雏见泽,这是有大学问的地方。
发表文章: 迟到的新人报到

国内的审查过于严苛,自说自话都会被封号,只好躲出来了。

请多关照。

( 由 作者 于 4月13日 编辑 )
9
4月9日 63 次浏览
北条沙都子 不要小看雏见泽,这是有大学问的地方。
回复文章: 中国科学家成功让公鼠怀孕!顺利诞下10只健康幼崽.

貌似只是日常地塑造“厉害国”形象而已,不太像是有其他长远的考虑。大陆媒体会习惯性地干这种事。

抱歉偏个题。个人感觉墙内的很多文字内容(包括自媒体、微信公众号和朋友圈)的标题好像都爱用感叹号,有时甚至连文章本身都充斥着感叹号(而且貌似越是反智的文章越多感叹号)。也不知道这些作者是不是想要用感叹号填充自己颅内的大片空地。

另一种更加合理的解释是:他们对于自己写的东西实际上也没什么自信,所以才下意识地在语气上显得强势,表现出胸有成竹的样子……或者只是想用这种高调的方式吸引人气和流量而已……至于官媒用感叹号,可能就真的是强化语气,煽动舆论了。

总之!希望能有懂行的大佬科普一下这种能让“公鼠怀孕”的技术!帮7友答疑解惑!谢谢!!!

回答问题: 人在墙内,怀疑自己有ADHD,又不敢去医院诊断,该怎么办?

虽然可能没什么用,但首先还是为楼主以及楼主的朋友送上祝福。

个人对医学领域的专业知识一窍不通,就不多嘴了。不过我稍微查了一下,“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ADHD)的治疗恐怕不会仅限于药物层面,而是需要同时进行配套的心理辅导以及人际支持。如果您的朋友怀疑自己罹患了ADHD,建议还是去专业的医疗机构会比较好。

不敢去医院

本人同意丁兄的观点。目前来看,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早日诊断出病种和控制住症状最为要紧,之后的事不用考虑太多,也不必想得太过复杂或悲观。

通过黑市千方百计搞到利他林、专注达之类的药自己吃

个人极不建议通过这种方式获取任何药物。楼上的7友“konagi”说得很好,所谓“黑市”里的药物是没有任何保障的。如果服用之后只是无效,那相对而言算是“还好”的;若是吞下去以后有什么意料之外的副作用,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个人目前已放弃治疗

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应该还是坚持治疗会比较好。抑郁症(假设医院的诊断报告准确)在得到积极治疗的情况下是有希望逐渐好转的。您认为自己已经“社会性死亡”了,但这种判断的产生也很有可能与您自身抑郁情绪的影响有关,或许并不是完全真实的情况。

首尾呼应:再次衷心祝愿两位早日康复 ♡(˶╹̆ ▿╹̆˵)و✧♡

回复文章: 如何看待回形針在粉紅攻擊下停更?

粉红拿着金属探测器,发现你口袋里有硬币,就说你用现金交易,涉嫌洗钱。

爱狗却养猫 Reader, Sleeper, Deer lover, Cat feeder, Bun eater
回答问题: 未来人类能否听懂猫狗等宠物的语言?

@北条沙都子 #143947 喵喵喵,喵呜喵,喵喵喵喵呜喵呜咪!

回答问题: 未来人类能否听懂猫狗等宠物的语言?

个人觉得不太可能……而且似乎也缺少这样做的动机。

大多数人饲养宠物只是为了满足一些简单的情感或陪伴的需要,通常不会触及“更高层次的需求”。在这种情况下,饲养人能够理解宠物的一些简单“表达”(如开心、想玩、亲近、饥饿、患病、警觉、害怕等)即可。费心费力地去研究宠物的语言,将其“翻译”为符合人类逻辑与认知的词句,目前来看似乎意义不大。

其次,这种“人宠互译”很有可能是做不到的,因为“动物的语言”也许根本就和人类自认为的“语言”毫不相干。

举一个小栗子。人类在认为自身受到威胁时,可能会说:“别过来,离我远点……”或与之类似的话。而猫狗在觉察到自身受到威胁时则会发出“很凶”的叫声,但这种叫声似乎并不包含任何人类可以理解的“有效信息”,而纯粹只是用更加尖锐的音调,或更高分贝的音量发出警告而已。

当然,如果是研究动物间的交流方式(尤其像是海豚、鲸鱼这类高智商物种),那恐怕就要另当别论了,个人认为还是很有探索价值的。

最后瞎侃一下丁兄的回复(希望丁兄不要介意)。虽然梓喵部长和娜姐也具有“猫之属性”,但因为不是“自然猫”,所以最多只能算是“荣誉猫族”。而猫薄荷大小姐身为“自然猫”,可以被视作是“正统猫族”。综上所述,报纸上说的那个“猫爪利亚渗透人类社会的间谍”只能是“爱狗却养猫”了。

( 由 作者 于 6月18日 编辑 )
初商末未
发表文章: 《每日电讯报》驻华记者新疆冲塔纪实

你以为沙磊搬去台湾后,外国媒体记者就没办法去新疆冲塔、冲泉水了吗?

最近英国《每日电讯报》驻华记者Sophia Yan去了新疆多地采访,沿途不仅有不明人士阻止拍摄,还有黑皮不断的滋扰······

1:消失的清真寺

youtu.be/IsIR2_Vp4yY

Hilton hotel to be built in Xinjiang after China bulldozes mosque (paywall maybe)

In Urumqi, the capital of the region, one former mosque had simply been reduced to a patch of bare ground. In one instance, Telegraph reporters were assaulted by 30 men in plain clothes, who hit the journalists in the face, grabbed their necks and confiscated camera equipment in an attempt to prevent them from accessing Imam Musa Kazim, a mosque and major shrine in Hotan.

2:探访深圳援建喀什工程和乌鲁木齐某疑似“教培中心”工地

youtu.be/4w3_A2vRGqE

Is China’s persecution of millions of Muslim Uyghurs entering a sinister new phase? (paywall maybe)

Mandatory mobile apps – designed by local governments and justified as coronavirus contact tracing – require Chinese to register travel history and detailed personal information, including their ethnicity, yet another way to track movements. The programs were unable to register foreigners with passport numbers - a reason police at checkpoints barred Teleegraph journalists from certain areas.

(本人点评:不仅是新疆,全国各地的X康码也是人间之屑;X康码,你把多少人的生活全XX毁了!)

3:在新疆的这九天里经常被黑皮截,熊猫也挺猛的

youtu.be/1LLMSzh4ZZI

What I discovered on my nine-day trip covering China’s repression in Xinjiang region, by Sophia Yan (paywall maybe)

The long-term goal of China’s campaign seems to be to disrupt Uyghur identity, culture and heritage to force assimilation rather than risk any challenge to its rule.

One of the biggest impacts of the crackdown is how families and communities have been torn apart. Fathers, uncles, sisters and daughters have been thrown in detention, while children are instructed to inform on their parents, a chilling parallel to a Uyghur translation of George Orwell’s 1984 I saw in a state-run bookstore.

6
6月19日 366 次浏览
回复文章: 中国科学家成功让公鼠怀孕!顺利诞下10只健康幼崽.

@北条沙都子 #144143 西洋人做媒体,是要吸引大众的,所以要研究大众心理,怎么写才有很多人看,之类的。

中国很多媒体,特别是官媒,是媚上的,这点上说,人民日报不仅不如西洋媒体,也不如白宫新闻发言人(人家是要面向社会的),贵国官宣完全就是官产官用内循环,完全脱节。

但是贵国90年代改制以后,南方周末和环球时报都是市场化的媒体,订阅量就有商业意义了。当年南周读者看环时读者是脑残爱国贼,环时读者看南周读者是汉奸卖国贼。

回复文章: 🍵茶餐廳🍵

@中野梓 #143448 能和梓喵部长一起玩耍,本雷疯水魔兽自然是感到十分荣幸。这一盘红豆沙馅儿的稠鱼烧就当作是给部长的见面礼吧(递)。

旁边那台用牛奶盒搭建而成的强袭自由高达就送给瑶瑶好了 ★⌒ヽ(╹꒳╹)b

习羊羊与灰战狼 稍有常识的懒羊羊
发表文章: 【高雅创作】自由的界限

5月24号写完的,最近稍稍改动了下。

注:含虚构成分


云层之上,是温暖的光芒。云层之下,是忙碌的品葱镇。集市如往日一样喧闹,叫卖产品的商家扯着嗓子,富有理想的年轻人和长者大声讨论,小孩在街道追跑打闹,汽车在路上飞速疾驰。对于大多数居民来说,这只不过是普通的一天,无不寻常。

以政治讨论成为地区特点的品葱镇包含了多元化的观点。除了反对言论自由的粉红和意图颠覆品葱镇政府的无政府主义者之外,品葱镇几乎接受了持有其它任何观念的居民。一直以来,这都被视为一件好事,一件不可多得的好事——多元化的信息让讨论有了深度,也吸引了许多奇才。每一次的交流、每一次信息的碰撞中,都迸发出新的思想火花。比起那个如果想要平安就必须在某些事情上闭起嘴来的地狱,在能够于自由的阳光之下与来自世界各地的有识之士愉快讨论的品葱镇简直显得像个天堂。

但自由并非无界限。完全自由的环境之下,那理智的一小撮,必定要被不理智的大众淹没。劣币驱逐良币之后,只有越发极端的讨论,和越发暴戾的语言。自由需要有个界限,但这个界限并不容易划好——划小了,就会抑制理智的讨论;划大了,又达不到效果。

站在城堡上的品葱镇长捋着胡子,看着远方的集市,又瞄着镇中各个热闹非凡的聚集点,思考着。他看似平静,内心却在经历一场对下一步决定的挣扎。半年前的他已经作出了些尝试——规定了某些观点的集中讨论区域。谈论未受限制的观点时,一群人可以在镇中任何一个区域聚集,而讨论关于美国大选——后来拓宽到了“整个美国时政”——的居民们则必须去品葱镇的几个限制之内的胡同里。但这似乎没有解决根本上的问题。这么一改,自己仅仅将对此的讨论“隔离”了出去,却没有对讨论内容加以限制。现在的那里……一言难尽。

“看来得另想个办法。”镇长嘟囔到,伸脚踢了阳台上的一颗石子。

在这个高度,品葱站长几乎可以看到品葱镇的全貌:高楼、集市、马路、宣传板,讨论角……一览无余。最巧妙的是,在这个角度,他正好可以窥探那几条阴暗的、离自己并不远的、被指定为“美国时政限定讨论区”的小胡同。镇长盯着那里,感到些许不安。即使自己通过各种限制聚集区域的修正案把它们,没错,它们,这群不配称之为人,被自己视为仅仅是“五分之三个人”的智人们,隔离到了城镇中的一个单独的角落,它们对于偶像崇拜的疯狂仍然足以令自己震惊。那里和城镇的其它地方判若两城:镇子的其它区域,是欧洲与西亚的交界处,虽然不时出现些外交纷争,但大都能和平处理;而那里是火药味浓郁的拉丁美洲,每一个走在街道中的行人都可能突然受到“枪林弹雨”的袭击。小镇内外,已经有太多人抱怨了它们的存在,以至于这些抱怨者以为自己这个包容了这些疯子右派们的领导者,也是它们狂热偶像的支持者之一。

“我的天,你瞎说什么,我明明也想把它们赶走啊!”品葱镇长在心里向抱怨者们喊着。是的,他早就想将它们赶走了,可惜当时的自己为了不再重现早些年治理品葱镇时因过于武断而作出错误选择的事情而变得优柔寡断,让这些定时炸弹从种子长成了苗,现在已经成了无缝不钻的藤蔓。强制剥离,造成了伤害恐怕会非常明显,但不及时止损只会让这藤蔓钻得越来越深。如果驱逐它们这群疯子,它们一股脑带着对品葱镇长年以来限制它们自由的怨气散开到其它城市,会对品葱镇的名誉造成毁灭性的打击。可是如果让他们留在这里,就要继续扛起这日渐无法承受的骂名。下午的日光中,他靠着坚固结实的石护栏,望着城堡之外的热闹的街道,又望向天空,沉思许久。“看来必须作出些决定了。”镇长眉头一皱。

在将它们关进那个角落之后,镇长好像亲手造就了一个同温层,而这个同温层在被隔离的右派内相互倾轧的过程中产生了一种正反馈,而就是这种反馈,让更加极端的人浮到了金字塔的塔顶上,将相比于之过于温和的狠狠踩了下去。

他仍然没有直接宣布驱逐令的决心,也没有要正式承认自己所谓“偶像崇拜者”这虚假身份的打算。品葱镇长想到了法律,这个在无数次解构之后,早已不像先前那般神圣的,品葱镇的“习惯法”。

品葱镇,总是个小镇。小镇中,虽然拥挤、喧嚷、热闹,但仍是个小镇,无法与任何一个繁华都市比较的小镇,所以没有刑法,没有民法,只有将一般意义上的宪法与刑法和民法撮合在一起的,由共识所引申出来的“习惯法”。品葱镇里发生过几起案子,各类古怪的民间法官,借用着其它城市较为正式的判案标准来审理、记录品葱的一次次争端,但这些审判结果不像美国的最高法院之决定,少有能够影响这门习惯法的。

镇长回顾着建立社区以来的发展,想着习惯法的变动。习惯法的改变,几乎都是在自己手中推动的,少有其它力量能够改变它的条目。即使是那些最高级别的品葱镇常委,也少有影响习惯法的时候;他们大都是看自己为行使法律的司法机构,而非设立法律的。没错,如果按照这样的先例来看,自己完全可以再颁布一条修正案,将“它们”隔离到一个更小的区域。

可是有一点问题。在自己上次通过一条修正案缩小美国时政讨论区的范围时,引起了其常客的强烈反弹。胡同里的右派组织头领们相继前来抗议,激昂地说:“在这个以政治讨论为核心的小镇,隔离支持某些已经被证明不会对品葱核心理念造成颠覆性打击的人员,是极其不道德、不法治的表现。”偶像的支持者,也经常在未来讨论中提起这事,每每提起就大骂这条修正案——这是通过自己设立在群众间的“舆论观察员”了解到的。

不过这一点问题不重要。如果知道自己属于谁,那就得去支持谁。如果支持谁,那一定要做些什么,来向大众验证自己立场的真实性,尤其对于像自己这样手握大权的公众人物来说。

品葱镇长大手一挥,开始了另一轮改革。他招来了品葱镇的常委们,告诉了那四人自己修改习惯法的意思,要他们做好舆论工作,安抚群众,宣扬修正案的益处,尽可能的“抚平曲线”,就像抗疫时一样,不过这个曲线不是确诊数,而是舆论的讨论热度。因为常委都是经过品葱镇长精心挑选的,所以他们与品葱站长的价值观相近,也有没有对此不同意的。

是啊,在这个小镇中,你只能找能力最强的来管理,而不能像美国那样,让群众来选一个能够“代表自己”的政治人物来投票。自由镇共有的特性,它不要求提供任何身份证明的移民政策,再加上它不足上百的活跃城管,使得这一类小镇的健壮性极其脆弱。如果城管和常委们有那么一天集体缺席,镇内就会乱了套。

“没有、没有、没有、没有。”没有不同意这个修正案的。四位到场的常委像上次一样,面无表情,继续支持品葱站长的隔离修正案。或许这一张张冰冷的脸皮之下是滚烫的、可能随时爆裂出来的岩浆,谁知道呢?他们也许早已看这些刁民们不顺眼了。其中的一位,甚至想要直接生吞活剥某些崇拜者,但还好被及时拦了下来,没有酿成流血事件。“那就这么定了。”品葱镇长嘴角稍稍上扬。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呢,他想着。虽然自己以“能力最强”为筛选标准,普通群众们仍然以为常委们能够代表自己,所以比起普通管理,更加信任他们。既然有了信任,那由常委们所作的舆论工作应该也能被接受。


“抗议!抗议!抗议!”此起彼伏的叫喊声穿过了品葱镇的所有街区。被镇长视为五分之三非人的右派们,齐步走出了他们的胡同,抗议新政策的实行。无数游行的群众,带着自上条修正案通过后所积累的愤恨,以及长久以来因限制活动地区而产生的怨气,声嘶力竭地表达着他们的诉求。“反对修宪!反对专制!”他们举着印了“言论自由”四个大字的牌子,穿过各个住宅间的小道,步伐齐一,仿佛一支训练已久的军队。

修改习惯法的消息在第二天传遍了品葱。品葱镇长吩咐手下在城镇的各个地方张贴修宪的通知,以及原因。他不想要“它们”占领了舆论的风口,所以必须事先讲出自己的理由,让人有信服的可能。这里,不是某些其它被高墙挡在地狱之内的城镇。如果这里的群众感觉不满,他们是可以随意离开的。一定要以理服人,能不给镇子留下坏印象就别留下坏印象,品葱镇长想。

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品葱站长好像给自己戴上了一副严肃的面具,踩着红地毯,登上的镇中心高高的讲台,拍了拍麦克风。在下面聚集的游行群众也静了下来,口号声随着几声“喂?”、“喂?”渐渐小了,直到全场安静。抗议者们,虽然怒火中烧,但还是想听一听这个在自己心目中的恶棍,这个胡作非为的领导者的狗嘴中能吐出哪根象牙来。

“Ladies and 砖头曼!我们今天相聚在此,是要告知各位一个重要的消息。”虽然用着‘我们’的修辞,底下的收听者可一点也不觉得亲切。“品葱镇昨天刚刚通过了一条修正案,修改了习惯法的其中一条。”

冗长的官话。

“讨论美国时政的区域,更名为欧美时政评判区,因为这些评判可能被敌对势力利用,成为这撮人的的刀子,讨论本话题的组织将继续从小镇的宣传板上隐藏。希望继续在相关政治话题的,他们的活动区域也将较上次修正案再次减小,从5个胡同减少到2个胡同。”站长可以看到许多台下的听众因恼怒而涨红的脸,稍微流了两滴不易察觉的冷汗。

品葱镇长要继续往下念,眼珠子瞄了瞄稿子的下一行,差点笑出了声。“本镇并不鼓励群众批判欧美时政。”他强忍住自己的笑,一如既往地板着面孔,好像自己在对一群猪民说话一样。“欧美时政是人都能讨论,如果人能讨论的,他们反倒不能讨论,那他们不就不是人吗?哈哈哈。可惜他们看不出我的文字游戏,恶毒用意,嘻嘻嘻。”笑嘻了的镇长,思绪在无逻辑的领域遨游着,继续念了下去。自己的技巧真是高明啊,他想着。

“对于欧美时政有兴趣的群众,可以去外语专区讨论,多与外国人交流,防止自己陷入‘中文世界反复出现观点’的陷阱。”镇长又一次偷笑了起来。这一次修宪,不仅能打破同温层、疏通堵塞,增加观点流通,还能顺便增加外语讨论区的热度,让更多关心时政的居民加入外语讨论区,让这个本没人去的地方真正活跃起来,吸引来自各个国家、说着各个语言的国际友人,让品葱镇的文化影响力更上一层楼!这可不只是一石二鸟了,一石八鸟都有了吧!而且,自己还引用了习惯法里雷打不动的另一条法律:“禁止中文世界反复出现观点。”这一条,在习惯法中待了这么久,没人反对吧?那么,只要把“批判欧美”与它画上约等于号,不就能名正言顺的拆分曾经讨论美国大选的聚集区了吗?哇哈哈,还有哪个管理者比我更聪明?

可惜群众并不买账。还没等品葱镇长讲完,一声吼声就从台下的群众中传了出来。起初,它很小,但像火花一样,激起了一连串连锁反应。吼声的大小开始以指数级增长,从最开始的60分贝,到70分贝,再到100分贝……这大了10000倍的吼声,震了天空,也震了地面。有些人喊着“抗议”,有些则叫着“下台”,还有不知道从哪传来的“放屁,外语讨论区根本没外国人”。镇长的护卫赶紧冲了出来,一把抓起镇长就跑,以防不测发生。

舆论彻底失控了。


时事热点这个名称,似乎已经成了一个玩笑。留在这个讨论区域的,不再是所有的时事热点,而是,“阉割”过的时事热点。就像微博的热搜是假的一般,品葱镇的,也就成了假的。自从美国时政被强制从时事这个集合中剔除之后,时事,就成了镇长想看的时事。不想看的,都被隔离在了角落之中。

而这一次,被剔除的,除了宣传中明说的欧洲,还有中美、南美、澳大利亚,以及一切民主国家的时政。

品葱镇长忽略了许多人讨论政治的需求。他以为,品葱镇只需要接受墙内不受欢迎的一半——地狱国反对欧美,自己就必须支持欧美,不能出错。他想要打破品葱镇舆论的同温层,却亲自建立了另一个同温层。品葱镇与墙内只不过是反过来的。在镇长的观念下,墙内,是反对欧美的同温层,而品葱镇,就必须是支持欧美的同温层。但是,那些人所想要听到的,不是来自哪个半球的声音,而是——客观的声音。

不加掩盖的声音。


在不断对修正案发泄愤怒的群众中,有了与大众不同的意见。一位声望显赫的意见领袖,知识渊博的经济学专家,虔诚的上帝子民,摩西文明的坚实拥护者,品葱镇原始秩序的建立者之一,发了话。

他,和少有的几个与他同样高度的人,曾经坐在云端,冷眼瞄着历史的循环,文明的更替,帝国的涨落,张献忠与文明人的相互湮灭,心有灵犀地对着只有他们数人能懂的笑话笑了笑,只道“太阳之下无新事。”跳回实用与利益之中,将丛林法则用作自己的魔毯,只为保住摩西文明,维持强秩序。向前唯一的期盼,除了回到天家的那时刻,也就是自己在地狱垮塌之后重建秩序之时摘桃的那一天了。

这就是为什么他的话语中总是带有某种大局观。若不是坚信自己能测透未来,若不是自己坚信实用主义和丛林法则的稳定,哪来这种雷打不动的信念呢。

为了我们所有人的未来,为了让拜登政府对‘华’少些仇视,我们还是少些批评为好。不是我们看不清时局,而是‘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位意见领袖语重心长地说到。

这正是他所无比敬佩的、那位铁了心相信文明季候论的历史学家所做的。在大选之前,他左右批评拜登的政策,指责他与魔鬼有交易,而抽干的沼泽的金发总统川普,才是西方文明摆脱地狱的唯一手段。而在大选一锤定音之后,他自感追求所谓的公义无力,干脆抛弃自己曾经视为真理的学说,接受实用主义的怀抱,从切身利益,而不是公义,去重新思考这一切,撇弃自己曾经所说了一切关于“渗透”之言,开始以另一种大局观从完全相反的角度解释这一切。拜登成了顾大局的国际范,而川普,则是费拉右派其一,将美国与欧洲分割,让西方民主国家原子化,没有团队精神,妄图凭一己之力改变历史的进程。那历史学家作出这种决定,分明是因为担心新上任的拜登政府会拿自己对美国的批评作为将自己逐出美国的把柄,怕自己的职业生涯因为自己对政治的“不敏感性”而像在地狱国一样“出问题”。就像辩证法一样,正着也可,反着也行,反正左右都占理,上下都对。

或许这位意见领袖认为,只要效仿这位历史学家所做的,只要关心切身利益,通过实用主义顾大局,作一束可以左右摇摆的墙头草,就能在未来的乱世中存留下来吧。

可是上帝是不要墙头草的啊。贪婪的、不分立场的索取,在滑坡理论之上,今天可以为了利益调转政治立场,明天就可以为了利益抛弃上帝,不是么。模型中能够扛住集权渗透的摩西文明,需要的,难道是这些左摇右摆的墙头草吗?不。墙头草只要其他不能被称之为人的菜人去牺牲就好。他们想,自己作为秩序的建立者,是负责摘桃子的,只要顺着风向左摇右摆,取得最多的利益,再让尽可能多的人去为自己去死,就一切都好。

这个大局观里,没有给独立个体留下空间。当人人都成了摘桃子的,就再没有桃子可摘了。

这位发出不同声音的大佬很快收到了来自其它意见领袖的激烈冲动的反驳。其中一位气鼓鼓地冲了过来,好像烈火在脑门上闷烧一般,就差要开锅爆炸了。他强盖自己的怒火,压住自己的音量,以一个曾经在地狱中挣扎之人的口吻说出了这番醒世之言:

纵使你把自己放得再低,该卖你的,还是会卖你。


品葱镇长被接回到了城堡,大门紧闭。他要管家们打开城堡这部分的灯。他有些事情想跟四名常委说一下,而他刚刚在外面晒够了阳光,现在只想在阴凉的地方坐着。

九色鹿踏着蹄子走了过来,一只灰白相间的小猫稳坐在鹿角的中间。另有一位高中学历的女孩,抱着戴着粉色面具的史迪仔,坐在了镇长对面的椅子上。他们几个前不久还在忙着带领其它镇子的管理们设计、张贴宣传海报,累得不行,现在只是静静地坐着,等待着面前这位中年男性即将开始的讲话。“镇长,很抱歉一上来就要报告坏消息:宣传失败了。恕我直言,费了不知多少心思设计的海报,没人会看。”小猫面无表情地报告到。

镇长翘着二郎腿,语气中没有一点慌张,似乎早就提前预料到了刚才所发生的一切。“所以,你们也看到了,我又失败了,舆论失控了。修正案挑起的民愤,不是你们能抚平的,只能怪我最开始的时候没有在萌芽时期赶走那些现在早已深深扎根于品葱的非人。”

“之前我做过尝试。这毕竟是我的小镇。被内外的批评者为我从未支持过的东西指责那么多个月,我想过要改变。这些拜川普的右派,它们趾高气扬地批评着西方,却不知到属于歧视链底层的自己,本无这个权利去批评西方。”他做着各种手势,用着各种肢体语言对面前自己所派的管理者们表达着自己对那些右派的不屑。

“我准备用普世价值作为第一把手术刀。我想着,至少普世价值,是能够被普遍承认的东西,如果因着这个原因去清理品葱镇,那在道理上,既然我占领了道德高地,至少是占优的。”镇长的胳膊肘顶着膝盖,盯着大理石瓷砖制成的地面。“所以我提上修正案,禁止号召屠杀,禁止吃狗肉,禁止这个那个,想要尽力净化品葱镇……哪想得到引起那么大的反弹。我从未想到这群非人能够公开得理地反对普世价值,还某些脏话连篇的动物喊着什么品葱镇在恶臭左化。我,只有一个字送给它们:呸。”

“所以我昨天提出了另一个修正案,尝试将这些非人的理论根基从品葱镇轰出去。我宣布要把一切关于西方的讨论区域都从宣传栏上揭下。我希望将反对西方的他们赶到外语专区,至少在那里,他们至少能收敛些。”品葱镇长自然地挥动着胳膊,左指右指。“我养了这群暴民,他们从不知换位思考,从不知镇长的难处。它们以为自己的行为是没有后果的,然而这只不过是因为它们并非同时被里外指责的那个人而已。”

太阳,随着循环而反复的秒针,缓缓地移动着。咔,咔,一秒,两秒,品葱镇长继续在明亮的花岗岩城堡中演讲着。十秒,二十秒,常委们没有表现出厌烦,而继续面无表情地坐着、听着。五分钟,常委提出了一个问题,镇长耐心解答。十分钟,一位仆人轻声询问:“午饭时间到了,要不要现在用餐?”品葱站长摆了摆手,示意要延迟一会。二十分钟,窗外的太阳收起了笑容,云层取代了光。三十分钟,窗外下起了雨,噼里啪啦地打在窗户上,但噪音并不影响镇长洪亮的嗓门讲话。一个小时,镇长喝了点水,润了润嗓子。

他还在继续讲,想要将一切能想到的都说出来。从群众间的争端,到管理者的痛楚,镇长说了又说。

太阳出来了。从窗户中透进来的阳光,从这个角度,正好照在品葱镇长的身上。他的背后有一层金光照耀着,就像舞台的聚光灯,他的影子也直直打在地上。他的演讲也快要跨过高潮,快要进入尾声了。

常委们明白自己听到的代表着什么。他们已经听过好几次这种演讲,心里并不慌张。纵使问题再多,社区总归会自净,而自己只要做能做的就行,改变不了的,何必关心。了解更多关于品葱镇的知识,到底也是件好事。他们一如既往地支持站长的决定,但往后的实际动作不一定像之前一样醒目,更多时候只是冷眼看着人山人海的镇子,感叹这大千世界将会走向何方。

午饭结束后的品葱镇长,则继续思考着下一步的计划。舆论既然已经失控,支持-反对这条将美国时政改为欧美时政的修正案的的两队居民也黑白分明,那自己作为镇长就站明了好了——反对修正案的可以自由离开,腾位欢迎那些愿意理性讨论的。他也不需要再担心什么曾经喜欢肆意批判欧美时政的会因为讨论区域的外国人而变得更加收敛些。一般来说,在知道自己所说的会被看到的情况下,讨论者们会微调自己的发言,以使得它显得没有那么极端。这个是叫旁观者效应吧,还是什么来着?不管怎样,就先这么定了吧。


灵感来源:不演了,品韭站长正式订立葱安法,品葱右派残遭屠杀!

5
6月15日 370 次浏览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