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dididi 点赞过的内容
thphd 2047站长
发表文章: 关于意识形态

作为用户,你可能并不关心意识形态问题。

但作为站长,这个话题是无法避开的,所以今天不写代码了,写点汉字。

最近内蒙古在抗议学汉语的事情,我的态度是,我支持蒙古族继续学蒙文。当然这种支持只是口头的,起不了什么作用,但比较明确地表达了我的立场。

我是什么民族的人不重要——但我在写汉字、说汉语,这本身又从另一个侧面表达了我的立场。

我认为,语言首先是用来传递信息的一种媒介,就比如说计算机编程语言,不同的语言,像js和python,最终都是让计算机听懂人类想法的一种媒介。如果在计算机领域,有哪个人说要消灭python或者js,用另一种语言来替代,大家肯定是当笑话来看。虽然图灵完全的计算机语言是可以互相表达的,你可以用js写一个python,或者用python写一个js,但人们一般不会这样给自己找罪受,而是适合js的场合用js,适合python的场合用python——就跟本站的代码一样。

所以中国有人用行政力量去强推所谓国产编程语言、国产操作系统,完全是胡闹瞎搞。用行政力量去强推汉语替代蒙语,当然也是胡闹瞎搞。

有人说语言文化的衰亡是物竞天择、弱肉强食的自然规律。既然是自然规律,那为什么灭绝过程的执行者不是大自然,而是人,而且是政治局的一小撮人?

有人说这是共产党的罪恶,是共产党要消灭多元文化。

但我觉得,一个共产党的官僚,按刘仲敬语不过是体制中的做题家,不会有什么驱逐鞑虏、兴我汉室之类的伟大抱负,最根本的动机,恐怕还是经济利益,像比如说陈全国的兵工厂。

那是不是可以说,是共产党的统治秩序,使得这样的罪恶得以滋生,所以共产党要负责?

譬如说,有人认为共产党的统治,既不让人民翻墙,也不让人民信仰宗教,也不尊重多元文化,所以人民就愚蠢,就缺乏信仰,就妄自尊大,从而造成各种各样的悲剧。所以推翻共产党的统治是必要的。

我觉得还不如说是,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秩序水平和西方国家比还差得远,而在缺乏秩序的地方,不管是不是共产党来统治,都会盛产类似的悲剧。

尼日利亚是个很好的例子,那里每个人都说英文,都可以上facebook和google,一半国民信十字教,一半信星月教,全国有数不清的语言和民族,绝对是一个多元文化并存的国家。但是人均一贫如洗,和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社会相比,悲剧程度要高一个数量级。当然我不是说言论自由和宗教自由不重要,我只是想说,那是现象而不是本质。

所以你问我支不支持共产党,我当然不支持,共产党那么多支持者,哪里还需要我去支持?但你一定不得要问我,我反不反共,那我就明确地说我不反共。

因为反共的话,就是反对共产党执政,那假如共产党改个名字呢?假如像俄罗斯那样,共产党没有了,但是共产党的那一套独裁机器(比如KGB)还在运转,使得一个名义上民主的国家继续走独裁专制、侵犯人权的道路,那所谓的反共不过就是自欺欺人罢了。

现在的中国也是这样,即使按照最乐观的估计,总加速师最后一脚油把组织带到阴沟里去,天下仍旧是太子党们的天下,不会有什么本质上的变化,从人权的角度来看,最多是删帖控评的收费更透明一些,其他一切照旧。

所以我认为,从子孙后代福祉的角度,值得个人去做的,不是去通过某种方式推翻共产党,而是得要创建新的秩序,在这种新的秩序下,个人可以为他的子孙后代提供生存和繁衍的保障。这种新的秩序,不一定是去成立一个新的政党,或者发明一个新的民族这样的,而可能会通过其他的一些形式来建立。我更愿意把时间花在对这个问题的探索上。当然新的秩序可能顺便就导致共产党的倒掉,但那应该是纯属巧合,而非有意为之。

( 由 其他人 2020年9月29日 编辑 )
20
2020年9月3日 1213 次浏览
回复文章: 给小二在狱中寄什么书比较好?

是说这一本吗?

除了知情权以外,人也应该拥有不知情权,后者的价值要大得多。它意味着高尚的灵魂不必被那些废话和空谈充斥。过度的信息对一个过着充实生活的人来说,是一种不必要的负担。 ——索尔仁尼琴(俄罗斯/苏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