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 - Neko
回复文章: 个人主义与集体主义的悖论?

诶,这你说对了,马基雅维利本人并不是马基雅维利主义者;这是一个可能由于望文生义的常见误会。

首先,被后人称为Machiavellian politics的策略并不是他发明的。再者,其本人的执政生涯也谈不上多么Machiavellian。澄清这一点甚至成了各种专栏的常客。[1,2]最后,虽然Il Principe很出名,但是论李维表达的完全是治于民优于治于君的观点,且直言作为权贵,被人讨厌并不能获得好处。

Ref.: [1]http://www.washingtonpost.com/wp-srv/special/opinions/outlook/whats-in-a-name/machiavelli.html [2]https://aeon.co/essays/the-prince-of-the-people-machiavelli-was-no-machiavellian

回复文章: 【回顾】曾经的大跃进宣传海报

革命现实主义,事实上的空前绝后的流派。后世人们可以借此更深入的讨论人在审美中的自我催眠。

回复文章: 墙国新规:禁欧陆风云4,钢铁雄心3,维多利亚2,文明时代2

大概是响应审查标准扩大化的适应范围。通常来讲,组织除非有利可图,本身的动力是很低的,这也是审查似乎在很长时间内都有不少“疏漏”的缘故。但考虑到为了安抚毕业生,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2020年事业单位逆势扩张以至于新入职的银行员工只能站大堂。多出的人手也会有谋求利益赶KPI的动机,这也许会催生单位时间内更多的审查。

回复文章: 为什么大陆不应该打台湾

这个宣传材料写的挺有水平,站长又进步了。

现在,得想个办法让受众看到。

回复文章: 盼虫归

弹得很好了,原谱风格也很有意思,足够与常见的现代音乐工业Production相提并论。

Edit:没有什么错音。演奏者本来也不必跟谱;为了不被文艺复兴大师们压着,现代对和谐已经没有要求了。只要符合场景或者有conhense的、想描述的意境。

( 由 作者 于 10月16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阿里员工:微信在偷看你手机里的照片哟

@xxzxplus #172743 这大概就是老生常谈啦。两部手机,一部只有墙内软件,一部水货机完全没有墙内软件。在老大哥把电幕装进家之前,起码什么允许被知道还是有一点可控的。

回复文章: 美丽的天使在远方召唤你 -- 乌托邦的民意论坛真的好吗

Neko猜测,可能是站方对不阻止哪些在他看来丑恶的东西有倾向性。大约从“新品葱实验”中,他学到了匿名论坛去中心化管理基本做不到,干脆自己上场以一己好恶操作,假如本人水平不错,那论坛也可以平稳运行。

Neko以为,坛友在讨论污染的时候,常显得有些外宾,把道德标准降得过低了。就像香槟社会主义者对部分社会现实的无视导致虚空建模的时候,很容易遗忘污染是真的很脏。躺在泥潭之中自然不会在意,然而Prestigious的个体们就是很爱惜羽毛。他们也许乐意讨论如何让泥潭生活改善,甚至深入泥潭调研写报告,但大约在任何时候都难以身心都住进泥潭。

当然贴主的意思是很对的。即便不愿意与粉红为伍,与现实的连接也十分必要,即使是工具性的。

回复文章: 【分享发现】“为什么”的两种答复逻辑

@MasterChief #171616 因此会有相当多的人更倾向于第二种解释嘛。

但如果不傲慢的来讲,第二种解释并不完全是一种绝对的概念,完全可以是掩蔽了的第一种解释。举文中例子说来,一种常见的降水形式称为锋面雨,但这些都是人发明出来方便人类理解的概念,它的预测性因为有更基础和本质的理论支撑,比某个人持有的“天气预报”理论更优,但很显然人类依然不能通过这些理论完美的模拟精确模拟降水发生的地区;有这么多理论,结果气象学依然是数据喂出来的经验学科。这种需求和理论的不匹配是常态。因而,人们常常还是会用到一些这种看起来非常人择的理论。当然,就像公鸡根据十天的观察,觉得第十一天依然会吃到一把米一样。判断什么时候能使用更优的理论,是Neko想拥有但不得能企及的智慧。

总结来说,认为宇宙人择是傲慢的。但人类创造出的描述工具具有人择属性,则是比较准确的。

回复文章: 【分享发现】“为什么”的两种答复逻辑

@NoStepOnSnek #171608 他的定义几乎是应用最广泛的逻辑,几乎成了实验科学和工程类问题的范式。

他的两份重要著作,开放世界及其敌人和科学发现的逻辑,直到几十年后的今天依然有现实意义。

( 由 作者 于 9月29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分享发现】“为什么”的两种答复逻辑

在同一工作中,研究者常常混合使用这两种解释逻辑,即虽然后者似乎是上位理论,但是并不总有。为解决具体某项问题,使用到统计理论甚至常常是唯一选择。深有体会。

回复文章: 观猴:对德国大选一肚子意见的德共

@蜜瓜铁树 #171572 说来惭愧,Neko不是专业的,尽量避免班门弄斧。

https://www.idea.int/sites/default/files/publications/voter-turnout-trends-around-the-world.pdfAbdurashid Solijonov作的较全面的全球性观察;

https://www.fairvote.org/what_affects_voter_turnout_rates什么影响了投票率?几个重要因素

Neko只知道它是这样,但原因需要进一步阐述。目前已知是非少量因素可以解释的。

回复文章: 观猴:对德国大选一肚子意见的德共

放在全世界投票率越来越低的大环境下,76.6%这个参与度已经属于比较健康的了。

回复文章: 医疗福利应该是怎样?

@消极 #170427 很大胆的想法,受启发了。业界其实从出现开始就在这么做。当然,在我看来这一条需要尽可能满足一点,也就是高标准的知情同意。

除了不能胁迫、完整详尽的描述表征产品、危机预案,对象还需要对药物、疗法或实验有一定程度的了解。然后,尽量降低不良反应。这是一种不妨称之为,让渡部分个人自由(承担风险)增加社会自由(获得数据),的选择。

执行到位的话,招募志愿者试药体制最接近这种精神的体现。然而我们也知道实际上有不少horse doc+hebalist这种巫医、利用信息差割羊肉的利益集团、资源匮乏疲于奔命的另一些群体等等。对于这件事的处理没有完美解决方案,目前能看到的只有一些尽量避免的陷坑。坑不大,但万一下去可太深了,会间接影响其他行业的效率。

总结说来,细则上影响溢价的信息鸿沟应该被进一步抹平以换取风险收益对等的公平。

回复文章: 【调查】是否继续保留备案号

这个笑话略冷,但极具个人风格。我不习惯,但鼓励站方按照个人倾向取舍,比如保留。

回复文章: 说一说我接触到的底层人民的生活吧

有些键政人因为自身阅历有限闹了笑话是很正常的。知识而已,查阅了解即可。有这种热忱,不妨传教。

这样的还能食力的群体,虽然已经拮据,但甚至还算不上赤贫、

根据Neko的信道,脱贫的执行程度与地方政府的财力有很大关系。在相对富庶的某地区,由于贫困名额宽松,是出现过并不算很穷的人领到救济,到需要时自然脱贫的的情况。

而相对贫困的某地区,政府工作人员的待遇都可能被拖欠。这时就会偶然发现住在房屋的缝隙间,仅有片瓦遮雨的人。他们可能依赖超市挑拣剩下的菜品、捡废品或者我们不知道的灰色产业为生。

他们真实存在,而且在宣布全面脱贫后,他们的愈加失语。

回复文章: 让迷雾通作者坚持奋斗的动力,是他的基督教信仰

@thphd #156900 'There is no light, only power'

总觉得宗教被抬到了不属于它的高度。Open atheist可以既批判Organized religion又持有Human supremacist的信仰,后者照样深刻的影响他的择业决策。只不过Open atheist的信仰有很多,不足为外人道也。

回复文章: [Facts and opinions] 基于ArtificalNeuralNetwork的Chatbot会遗忘吗?

@libgen #156927 不幸而又幸运的是,人脑能加载的程序足够大,也足够的有限-)

回复文章: 🍵茶餐廳🍵

@libgen #156233 啊,前段时间我看到了新闻,深度学习终于开始向chatbot方向努力了。不断把语料库喂给网络,它就会逐渐变得接近那个人。哪怕他已经离世。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technology/2021/02/04/chat-bots-reincarnation-dead/

https://towardsdatascience.com/speak-to-the-dead-with-deep-learning-a336ef88425d

当然是全都要啦。红药丸是Neko灵魂本体,蓝药丸负责降san镇静,

( 由 作者 于 9月13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分享] Dynamical system model predicts when social learners impair collective performance

@NoStepOnSnek #156849 不知道为什么以前没人做过...

这篇文章比球形鸡砍掉的参数多多了,因此很容易想象到假如试着指导决策多么局限;假如成了自矜功伐的资本那又是意外的副作用了。

嘘,你不知道,Neko不知道,文章也提到了他不知道。

回复文章: 弦子诉朱军案将于9月14日下午2:00在北京海淀法院第二次开庭

万马齐喑,但还是希望这次依然能看到声援的同志们。

回复文章: 庆祝 Sci-Hub 诞生十周年!

@addjapan #155935 这个属于“海盗党”,它的正义取决于个人的观念,可以简单分为版权制度是对原作者的保护的一方,和版权制度是对作者的剥削的一方。

我呢个人属于利益相关,scihub能够破解一些教育网或者科技网没有买的文献,对我有帮助。

回复文章: 【端传媒】两岸青年对谈:“躺平”背后的人生选择,我们一定要往“前”走吗?

朝前这个动作是一种盲目,它意味着首先知道前为何,也知道它值得追求,理应需要个体的客观条件和价值判断都吻合才能做出的决议。当然,人是容易被影响的,当然也可能只是因为名誉,这应该被称为盲动。

可放眼人类史,几乎所有人都像是在盲动。过去很难对未来做出有价值的参考。

很有趣的故事。

( 由 作者 于 9月5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调查】你认为这种言论应该保留还是删除?

一看就是Troll,Neko选择拉黑。

但是具体到底要不要封,这个看站长理念,不是原则性问题。有些方案很有意思,像是可复制分享的bsnlist(早年adblock 筛掉内容农场之类),效果也差不多。

假如我和某位先生屏蔽列表一样,那肯定好交流得多吧?

回复文章: 南中國的世界城:廣州的非洲人與低端全球化 pdf下载

@libgen #148154 国际主义因为常常被当作共产主义的一个理念,在后者破产后有了相当多的污名化。然而,当今的国际主义早已不是被共运时期定义的那样。今日的国际主义应当已是关注公民权益、探索人的可能、分布式主权(Distributed Sovereignty)的人们。希望有一天,Neko能遇到更多的“同志”。

题外话,分布式主权还有一个很有趣的内涵:opt-in bodies politic——当这个个体选择成为某个组织的成员后,他才受到这个组织的约束、享有相关权力。这已经有了不少雏形,到新兴市场淘金的海外公民今日已不稀奇,帮了不少港人大忙的BNO,虽然还是被出身之类没太大意义的条件卡着,也部分满足了上面所说的条件。在本喵看来,这种主权形式显然比血缘或者地缘形式牢靠——现代社会是基于模因而不是基因的,后者变化太慢而且没有效率早就跟不上了。近一点说,我热忱的想保护的是自己该有的公民权,大概也不是某个主权国家,或者甚至某位政客吧。

我想要的,最核心的权利是不受约束的信息获取权利。最大的理想就是,在心水的课题上,独自或者与同志一道消磨掉宝贵的人生。

猫猫呢,看着有些主权相关的楼一层层叠到天上去想劝下架,又不好意思打搅,搞不好是因为自己傲慢。大约就放在这里吧,有感而发,希望您别见怪。

( 由 作者 于 7月15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小瑤關於爐邊詩社前途問題的一些話語

Hi,参与过的人在这。

社员们可能会有一种体会,灵感的突开啊,呃,不是非常有规律,社员也不是每次都能准时参与。希望能接着维持这个状态哈。push能逼出好的文宣,却不见得能逼出直击灵魂的佳句。

共勉~

回复文章: 消息:澳门民主派立法会参选人全部DQ

@陈士杰 #146903 是呀。面纱已经失去意义了。

接下来,按照很多人19年的预测,建制派要凉了。照那些人的逻辑来说,养狗当然还是自己人更可信,建制派们出身可疑。

回复文章: 🍵茶餐廳🍵

@消极 #146838 神经质(大五人格)高的人总能快速识别彼此 -)

回复文章: 从缅甸局势看民众拥枪的必要性

@thphd #146821 调皮,知道那些不好弄

说起来个人并非没有办法对抗系统,不然恐怖习击、黑客行为早消失了。似乎不必绝望。

回复文章: 从缅甸局势看民众拥枪的必要性

Neko想说,公民社会不应该只满足于拥有枪械。

膛线的发明“makes all man tall”,它本质上打烂了骑士阶层的根基:骑士通过保持自身武力、装备优势,获取采邑内保护民的上贡,同时负担一定的政府职能。基于枪下的平等,美国诞生了。

而今天,拥有枪械虽然依然有对于其他人的优势,但本身已经不足以对抗政府不断进化的装备水平,博弈已经变得对政府更有利了。这背后有专业化的影响:各个政府可以征集各个领域的人,而反抗者如果被原子化——他往往只能在一项技能上取得优势——反抗就变得非常困难。相较那时,现今确实是一个对极权更有利的环境。

这个案例里,军方刚政变还没有那么强的控制力,其图谋在于尽快恢复军方独裁秩序,给了一个少见的武力威胁的发挥空间。

祝缅甸公民们顺利。

回复文章: 🍵茶餐廳🍵

瞎叨叨一会~

我自己放弃做宣传了。

用于宣传的东西,真实是最次要的。我曾经醉心于不割席,什么消息都转,脏活也干,什么账号都愿为之辩护——只要好像有一个崇高的目的。但是我真的厌倦了,而且那个目的,目前看来还没达到。

反思的结果是,我所接触的那些宣传由于不注重贴近事实,损害了对话的意义。说者把听者当猴耍,听者当说者是演猴戏。谁都觉得对面是猴,人与人的连接还在吗。

于是我终于自洽了。

回复文章: 中國媒體是如何扭曲美帝拒簽500學生的以及[In defense of PP10043]

@Truth #146484 稍微澄清下哈,这个培训指的是英语培训,不是间谍技术的培训。Neko认识的人没那么大能耐:走这个项目的是组里一个博后。在自然哲学领域,把一个方向带到另一个地方接着做这种事范围很宽,有的已经有老板的许可,有的是抢做同方向的恶性内卷,有的介于两者之间。当然,还有特工。

“...CSC這種也是明確要求愛黨愛國的。相當於你1938年,批准德國一個留學項目出來的學生,裏面選拔要求學生忠於德意志,忠於納粹的和希特勒。”

假如您有在朝廷治下生活过,会知道所有牵涉公立的资源都明确有这么一条:“拥护XX,热爱XX。。。”等。而朝廷垄断了如此多的资源,为了避开这样一条沉睡的条款需要做出难以负担的牺牲,比如失去公立教育等。间谍行为和CSC资助有相关性,因此被政策挡了不亏;但没有必然联系,咱去扣这个帽子会误伤一大批正常人。

回答问题: 我們最終會變成「蠢蛋進化論」這部電影中的人/社會嗎?

有兴趣可以了解一下话语权的下放相关议题,开个讨论页也好。Neko不敢班门弄斧。

回复文章: 中國媒體是如何扭曲美帝拒簽500學生的以及[In defense of PP10043]

如果是报CSC项目,通常申请还要比拿奖学金更容易些,再加上可以通过系统内培训而不是雅思托福来达到这个项目的门槛,走CSC项目出国还是很流行的。就是后面毁约的人也不少。现在局势的进行有可能是这些人意外的吧。新闻倒是一如既往没有原则,辣眼睛。

冤倒是不冤,只是世界对每个人来说都有些复杂了。

回复文章: 话说如果两岸继续分治下去的话,以后的年轻人在文字交流上真地会有障碍呢?

这个焦虑非常的新奇,因为Neko犹记,网络的出现引发了90,00年的编辑经验密码——讨论“语言纯洁性”、“文化保护”议题,总体说来是担忧强势文化同化相对劣势文化。在今天,学习一门新的语言已经前所未有的简便了,更何况点一下就可以给用户翻译好呈现上的快捷翻译。毕竟,硬要说外来语有什么危害未免太勉强了。

基于公鸡总结法,Neko认为楼主多虑啦。

回复文章: 女生喜欢美少女是在助长剥削吗?

@natasha #145702 谢谢回复 -)

Neko在这里再怎么讨论,把衣着的意义拔高,到了现实中还是不会以衣着度人。尤其是,如果他是自己的熟人的话,谁又能对他指指点点,而不是表示理解和默许呢。

回复文章: 女生喜欢美少女是在助长剥削吗?

这个问题我希望请 @Natasha 君聊聊^^

Neko先斗胆一谈。

有一篇端传媒的讨论,水平不错,推荐一下: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10523-culture-billie-eilish/

议题可能是,爱自己和迎合男性凝视的区别在哪?细化来说,反抗的表现形式可以说完全相反的吗?一种行为的展示能够稳定的形成两种相反的解读吗?

如果说现在流行的女权主义与以前有何区别的话,可能是从去性别化到Embrace Womenhood的一种转变。原因很难归咎于单一因素。Neko对此有微词,因为去性别化就意义上似乎能更好地系统性反抗、团结性少数,而Embrace Womenhood类却不是性少数的天然盟友。他们完全可能既女权又恐跨。

但就像有人提到的那样,所认为的系统性反抗在成为流行符号之后是不是又变成了流行的压迫?

也许程度有所区别。传统的男性凝视早已渗透到商业、文化、传统等各个角落;而流行文化在诸君的生活中大约极少下探。举例说来,人类社会有许多舒适的衣物,但仅有一半的个体被期待穿着不太舒适的那些,那这恐怕是更大的问题。反对的,应当是系统性的压迫,而反抗本身就按照这些问题的比例负反馈的调节来分配权重,“接受60%的正和40%的反”

回复文章: 中国科学家成功让公鼠怀孕!顺利诞下10只健康幼崽.

Neko借个题,抱怨一下这篇报道的目标受众:

长久以来,传媒喜欢是科研从业者形象普遍都比较猎奇,进了文艺作品也是类似形象居多。这大概就是该行业虽然占有很多资源但却相对失声,天然矛盾吧。这样的现状也许没有大问题,细究起来还是有隐患,主要是有倾向制造与维持不平等关系。结果是拿经费总离不开吓唬公众,刚好接近猎奇形象。

回复文章: 纪念这一天

到C单位任职,已经很多年了。每次上班的都会路过那块白板。

布告栏上,一般是广告,失物,或者是年轻人的活动。磁石履行过这半年的职责后松了口气,在过去的几天一直瘫在一边。

它确实常被年轻人们随意的贴成各种形状。但意外的是,今天的它被精确的编码成这个象征。

Neko于是知道了在这宏大的幕墙之下,我从不孤独。

这是沉默者无声的言语,破灭被缓缓驱动,

回答问题: #建议生育两孩后才有权使用避孕产品# 共产党提建议是不是也有指标?

根据总结出来的宣传系统的规律,像你说的这种情况原因有两种:

1.准备做了,但是宣传口没准备好,也就是说到时候怎么洗地还没想好,先找个人放个口风看看都是怎么喷的,再针对性...处理;

2.宣传口没有指示,但出于拍马屁或有形无形的利益动机,对宣传口进行揣摩之后的主动迎合。

两者的区别是是否是真理部主使的。

回复文章: 开放三胎

@MasterChief #141487 赞同这个分析。揣测党国的动机可能性很多,但结果是相对可以预见的:总体生育率仍然低迷;体制保障人员总体来说更有生育意愿。这点有不少一手经验。

镰刀内卷这点非常好玩,镰刀一直都在内卷,因为它本身说的花里胡哨也是个组织,组织的第一要务是存活。再者就是增殖,越大的组织惯性就越大,确实有可能超过资源增长和发现的速度。现在这个过程相较下海潮时期变得更快了,近期的政法系统“刀刃向内”自肃运动应该也不是终点。

( 由 作者 于 6月1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开放三胎

@SuperMild #141427 Hi, 鉴于你可能真的不了解站长的聊天风格——

上面说的除了7全都是在严肃的开玩笑~

回复文章: 编程随想已经失联超过15天了

@刘慈欣 #140957 事出反常。冷静,我们能做什么?

回复文章: 编程随想已经失联超过15天了

有时编程随想会不发文章,只在评论区互动。据他自己说这依然算心跳信号的一部分。因此我觉得现在应该也是正常的。

回复文章: 南开大学党委钦定机场

@solids #140800 谢谢!

那这样,通过解出这个地址,应该能得到有用的信息或者工具。

回复文章: 南开大学党委钦定机场

这个东西严格上说和诸位没太大关系,它是回应这个东西的https://www.rfi.fr/cn/%E4%B8%AD%E5%9B%BD/20160705-%E4%B8%93%E5%AE%B6%E6%8B%8D%E7%A0%96%E9%98%B2%E7%81%AB%E5%A2%99-%E9%98%B2%E4%B8%8D%E4%BA%86%E6%95%8C%E4%BA%BA%E5%8D%B4%E4%B8%93%E9%98%B2%E8%87%AA%E5%B7%B1-0

怎么确定它不是以往的教育网系统呢?结合这个来看:

“合规访问谷歌学术等优质海外网站

通过与公安部门的行为管控系统对接,有效屏蔽和阻断非法的关键字和网站,对合理的访问请求如科研类内容予以放行,从而实现了以谷歌学术、推特、GitHub、维基百科为代表的众多网站的合法访问,满足了学术、科研人员的合理跨境访问需求,提升服务的满意度。”能确定个八九不离十了。

它简单说是方便查阅文献、使用搜索工具的,类似于中科院体系的ARP系统内置VPN。本身不是新东西,但具体实现机制似乎对翻墙工具会有一些启发;最差的情况是一种特定的可识别实名vpn,最好的情况可能是利用这个默许协议的口子。考虑到下一代的科研人员占比还在提高,这也许会成为一种特权,在交易与扩散中渐渐挖空GFW的根基。当然现代的技术总体上是对统治阶级更有利的,因此最多保持审慎乐观。

回复文章: “华人”和“中华民族”都是应该被舍弃的假概念

民族是应该被舍弃的“假概念”。

回复文章: 【金融时报 Financial Times】中国将公布五十年来首次人口下降

@消极 #137304 仔细看了看,原文等于没说,不是离系统近的人实在无法确认。

回复文章: 如何学习计算机科学:一种想象的路线,兼对国内一般路线的质疑

大约是不利吧。有很多原因楼主已经提到了,想到哪说到哪。

一方面是,俄语比较难学。俄语属于斯拉夫语系东斯拉夫语支,和拉丁语相似有6个变格3个性,但格用法与拉丁语不一样。语法形成晚,例外多,可读性强但是听写差,需要专门训练。

另一方面文化上,东正教文化氛围呈现一种“净化”的风格,排他性比较强,在文化议题上很保守。

最后,猫猫一介科研砖工,会俄语对猫猫带来什么特殊的好处吗?斯拉夫语在自然哲学中除数学由于领域需要,在实验科学领域并没有独有的优势。不需要会俄语只需要lingua france足够交流。这个问题国语文化圈也很显著。

这些都导致了俄语会的人很少。在大陆的系统性教学基本停留在5,60年代人中,而他们不成长于计算机时代,因此很难看到这个组合。

碎碎念一下,在网络上,CS总是高光的行业,传统行业的从业者大部分都处在掩蔽的状态,甚至缺乏第四段这样的批评,就像是民主国家问题更多的伪命题一样,毕竟不民主国家的问题曝光率低,显出不来。

最后一段是价值判断,人到底偏好回溯性记忆并take pride in it,还是喜欢即时性记忆给当下的良好感受?我的案例非常消极:人应该以后者为主。维持一个不断付出再take pride的过程的一种可能后果是:目标达到,上帝随之死去。

但是,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思路,先行者总是有走不通的风险的,但怕失败就注定白给。群体或许总是死于建议别人如何而自己的行动吧。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