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phd 点赞过的内容
北条沙都子 不要小看雏见泽,那里有大学问。
回复文章: 【讨论】是否有必要做些什么让墙外的社交平台上的中共官方媒体停运?

个人认为没有必要。

毒药君所阐述的“对等言论管制”恐怕很难实行。因为有一些关键问题是绕不开的:谁来进行管制?依据什么来进行管制?管制的边界是什么?

中共通常是透过网络平台、媒体以及社交网络进行宣传的。如果想要直接堵上他们的传声孔,就需要对其入驻平台的运营公司进行约束,而能做到这点的大概只有公权力了。然而若是让公权力出头去要求运营方删帖封号,那十有八九是违宪的,而且一旦开了“公权力管制言论“的口子,可能就会产生比想象之中更为严重的后果。

个人倒是觉得,比起设法拔掉那些对洋人基本无效化的“官方喉舌”,或许“防止中共对自由世界中比较有公信力的媒体施加影响”,以及“反制其对民主国家教育体系所进行的渗透”才是更加紧迫和重要的任务。

不过本人对于毒药君第二段话里的某些思路倒是比较赞成。虽然从目前来看,想要以国际公约,或者国际规范的形式实行“基于维护民主”的对等准则比较难,并且“言论自由对等”可能会有一些争议……但是自由世界的诸国或许可以达成针对专制政权的“共同原则”,尤其是在经贸层面。例如:要求市场准入上的对等、关税措施的对等、劳工权益的对等(比上不比下)、知识产权保护的对等(比上不比下)……

而若是自由世界真的能够达成此类共识,并且确实地采取行动,那么对中共造成的打击会比英属维尔京群岛沉没、巴拿马内战以及瑞士银行失火还要大。

一点浅薄之见,欢迎指正。

( 由 作者 15小时前 编辑 )
新话教材
首都卫队 缝合低级高手,语c能力泰国第几,发病时请选择性无视,,,
回答问题: 人在墙内,怀疑自己有ADHD,又不敢去医院诊断,该怎么办?

不敢去医院的原因:若真看出病来,会留下精神病史的记录,内地看病记录都是实名联网的,会影响政审,甚至会社死。

作为一个真的在心理医院“自愿”住过一段时间的人表示:除非你──或者你的朋友日后真的需要进什么特别单位。否则,精神病史大多数情况下都不会被专门查询,亦不会产生别的什么影响。

至于社死,我不知道你的身边的人是怎么想的。但如果症状确实影响到正常生活和工作,还是建议像楼上说的那样去正式医院就医诊断,总好过自己一个人硬撑。不过真到那个地步且情况允许的话,还是最好到国外医院,我个人在国内时经常经历过为了回扣故意开一堆药和安慰剂让你去买的情况。

刘慈欣 反共复民
回复文章: killreddragon末作

@thphd #144151

这个很早就有人提过了,新品葱站长代码水平很差的,不及旧品葱1/10。然而品葱并不是卖技术,而是卖network effect

话说品韭改善用户体验的功能没几个(例如投票),用来整人的功能反而一大堆,有了白名单和黑名单都嫌不够,还弄出了“灰名单”这种莫名其妙的东西,而且现在连灰名单都不满足了,还弄出了个“不友善用户😤”这样的标签。

回复文章: 🍵茶餐廳🍵

@白炽灯 #144152 早就开始明目张胆的放假新闻了,例如之前日本福岛核电站准备排放核污水,国内一众官媒集体造谣“美国FDA禁止销售来自日本的食品”。

回复文章: 🍵茶餐廳🍵

知乎热搜有个“接种疫苗后台湾62人猝死”的新闻搜遍Google都只有墙内媒体的报导。难道这年月党国已经往热搜里放假新闻了?

更新:https://2047.name/t/9463?page=37#144163

来源苹果新闻:

全台6月15日起開放日本捐贈近124萬劑AZ疫苗接種順序1至7類族群施打,其中以75歲以上長者(含65歲以上具原住民身分者)人數最多,20日進入施打疫苗第6天,全台傳出67人接種AZ疫苗後猝死,但死因是否與接種疫苗直接相關,仍有待釐清。各縣市猝死人數與最新案例整理如下。(註:各縣市總數若有不符,以指揮中心公布總數為準。)

( 由 作者 11小时前 编辑 )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回复文章: 如何看待回形針在粉紅攻擊下停更?

@北条沙都子 #144111 一切事物都能联想到“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非常符合粉蛆的作风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144124 当粉蛆鄙视宗教的时候,他们永远会拿科学搬出来说事。但是当科学工作者进行科普触痛到他们的逆鳞时(如中医、国产疫苗、芯片等等),他们就开始说科学界“夹带私货”了。其实他们所信仰的东西一点也不科学,而是一种比宗教还要愚昧的迷信

习特厚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习特厚:习近平特别受到人民厚爱
回复文章: 如何看待回形針在粉紅攻擊下停更?

德赛并提,真善美并举,不是没道理的。人讲科学了,逻辑必然蕴含其中;人讲逻辑了,民主自由还会远吗?

中共纳粹党其实很清楚什么样的东西会威胁到他们的邪恶统治,这个子弹都要收钱的纳粹党,绝对没有一颗子弹是浪费的。

葱谍
暂时保密 品葱现存高声望活跃用户,近期开始看透品葱站长真面目,但暂时还不打算撕破脸。先注册个2047给自己留条后路
回复文章: killreddragon末作

@thphd #144119请容许我引用下krd在reddit上https://www.reddit.com/r/CLTV/comments/o1gnir/以及带钢丝的韭菜在品葱上的部分言论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634852

品葱本来是共治模式,后来因为鹿儿非常勤于处理站务,权力就不断向鹿儿集中,再然后就变成站长时不时机械降神,社区共治自然彻底瓦解,站长连自己立的规则都不遵守了。 其实我个人觉得鹿儿有可能真是民进党党工,因为她的作风非常的官僚化。 我的支黑之心从未改变,不过站长一开始说什么要搞社区自治的初心大概早就不知道被权力异化到哪里去了。 品葱的演化本身,其实很符合文明季候论。

品葱曾经的管理员最可惜的就是带钢丝的韭菜,要是他也在这里,我想告诉他一声,真正搞他的不是鹿儿而是二逼站长,他被标记非友善用户的时候我有看到站长的操作记录,然而这个记录后来就消失了。当初站长想搞钢丝韭菜的时候,亲自私信我瞎指控钢丝其实是蝗汉,让我这个可能帮他的人不要插手,虽然我表示反对,但也没啥卵用。 站长本人其实就是个心胸狭义的老阴逼,他这种人是搞不出共治来的,从他早年对于小二和蒹葭苍苍不入流的做法其实也能看出来了。


原先由于受过一些误导,也被搞得跟 “小粉红” 似的——因为有人对我说,站长人很好,这个平台只是站长的 “后花园”。 于是,那时的我真以为 “新品葱” 是唯一的反共中文平台,甚至压根不知道它跟 “旧品葱” 根本不是一回事。 小粉红是被限制了信息获取的渠道,才被迫成为小粉红的,情有可原;而我既然能翻墙,明明有更多渠道,却偏偏会主动封闭自己,只相信 “新品葱” 的一家之辞、主动给自己洗脑,并且外边有人黑 “新品葱”,我还会上去跟人辩、试图替 “新品葱” 洗地,然后,我得到的回报就是新品葱版本的 “射秽主义铁拳”...... 别人叫 “品葱”,它就叫 “新品葱”。 就像别人叫 “中国”,它叫 “新中国” 一样。 我思来想去,好像历史上干过这种事的,从陈胜吴广刘邦项羽打着 “复兴楚国” 的旗号,到刘备诸葛亮犯罪团伙打着 “匡扶汉室” 的旗号,再到近代江西、湖南、湖北猴子打着 “解放全中国” 的旗号,似乎除了东汉的刘秀以外,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这也解释了高层那几个女人、和不男不女的人,为什么在作风上跟满脑子 “汉族文化(楚文化)” 的中共没有半点区别—— 中共专制,它们也专制; 中共法治混乱,它们的管理也混乱; 中共的爷爷们批评不得,它们也批评不得; 中共绝不能容忍有谁提起大饥荒、文革、八九等等,它们也绝不能容忍你提它们干过的混蛋事,谁提就用特权给谁挂标签,那个蠢婆娘(将军你嘴里的 “姐”),会直接践踏规则去搞你,管你什么避嫌不避嫌,另一个不男不女的阴阳人(将军你嘴里的 “兄”),会去翻你的旧帖子,随便编出个理由然后搞你,既绕开了 “避嫌”,又达到了恶心你、向你展示 “权力” 的效果。 中共放过了秦晖老师、甚至也没封杀更恐怖的刘仲敬,偏偏把任志强给判了十八年,而它们放过了疯狗一样的 “疯狂习近平”、甚至也没彻底封杀更神经病的 “天下无贼”,偏偏会把我连说话的权利都直接给封禁掉...... 旧品葱的创建者才真的是一群反共者、真的是一群受尽屈辱的支乎难民。 然而在旧品葱被中共整垮后,为什么有人还敢原封不动弄出一个 “新品葱”、并且运营了两年多也没事? 看看网站一堆 bug,连个图标显示问题都半年多了没人解决,它们像是技术已经厉害得达到了令中共望尘莫及的水平么? 我曾经也怀疑过:“新品葱” 要么是中共在钓鱼,要么是完全不了解中国国情的海外支人办的。 然而如果是钓鱼,我们怕是早就出事了,而不是整天在这里受几个妇女、儿童、阴阳人的气。 可如果是海外华人,这群傻叉到底图啥呢? 先前在信息完全空白的情况下,我对站长印象不错、至少没有负面印象,我当初还真以为这里是个 “虚君宪政” 的环境。 但是随着这一年多的相处,这货似乎远远没能达到这层境界、甚至压根连最起码的管理学知识都不懂——它不知道什么是 “授权者,不行政”。 作为站长,它不是像英国女王、日本天皇一样扮演好自己 “吉祥物” 的角色,而是整天开着小号在平台过 “特权” 的瘾,既要以裁判员的身份参与比赛,又要以运动员的身份动辄把其它裁判员判好的案子给推翻。目前主流历史评价下的萌武宗朱厚照,不过如此了吧。 连最上面的那位都烂成这样,这里就不可能会有 “首相”、“丞相”、甚至 “CEO”,而只会存在外界评价下的 “四人帮(鹿基站吕)”。它们会把那些真心想要把新品葱建设好的人,一个一个地逼走。

一言以蔽之:改革开放(品韭建站)初期,党国(品韭)一无所有,中央(品韭站长)只能暂时退居二线,搞一国两制(共治模式)。港人治港(葱人治葱),高度自治。长期打算,充分利用。20多年过去了,总加速师(某sb临时小号)认为自己的国力(用户基数/点击流量)已经足够强大了,无需再给你们这帮韭菜自治当我不存在通过不合我心意的法案。于是开始全面管制权(站方声明),爱国(党/习)者治港(爱普世价值(舔品韭站长屁眼)者治葱)。

话说回来懦夫死妈算是品韭管理层中相对正常的了,不过也因此从葱小编降为岛民。现在都给某sb总加速师加速的直接不上线了。

对了,我再吐槽一下:品韭现在虽然是半死不活的状态。但无论下限再怎么降低,这人气也不是你7眼下可以媲美的。您啊还是脚踏实地点的好🤭

回复文章: 如何评价 Tor Browser 稳定版即将推出的新网桥 Snowflake?

@solids #144096 墙内架设雪花还是比较危险的。雪花跟网桥一样是半公开的:不被公开列出,但当用户申请时,ip和端口会被提供给用户,与用户直接连接。

雪花伪装的域名是cdn.sstatic.net

爱狗却养猫 躺平美人膝
发表文章: 编程随想被抓?希望异议者们少一点指控,多一些理解与合作

此文兼与 @磨刀石说 先生商榷。

编程随想失踪以来,各种传言纷纷扰扰,从道听途说到言之凿凿,目前至少有了上海出差被抓、北京被抓、突发脑肿瘤在北京去世等几个版本。此外也有人坚信,没有确凿的证据出现之前即应该假设编程随想没有被抓,不用太担忧。

我个人认为,目前编程随想绝对不可能是自己故意隐藏,只可能是出于不可抗力,也即意外事件(生病、事故、死亡、被隔离等)或被抓。证据即是编程随想自己说过的:

我相信,编程随想是个负责任的人(以其十几年如一日的工作为证),因此必然会遵循自己定下的原则

如果我们做善意假设(即假设每个发言者都出于对编程随想的担忧),不同的猜测,是因为不同的人对于中共政法系统运作形式和中国社会风险的认识/假设有差异。人们在对一个事件的可能性做出推测时,都有一个起点,而这个起点往往会锚定于人们的已有经验。起点很少是完全“中立”的,而是常有自己都难以意识到的偏向。这种偏向犹如我们大脑中的“风向”,人们会给“顺风”的论据更多分量,而本能排斥“逆风”的论据。

回到编程随想的问题上来,leviathan2047(#143793)、消极兄(#143799)和我(#143815)用条件概率讨论过人们对于编程随想的处境判断规则。我认为,做出何种判断本质上取决于每个人猜测的起点,即认为给定中国目前的政治环境和编程随想的技术水平,被抓/出意外哪个可能性更大。所以,认为中共十分强大、认为意外概率没有那么高、或者耳闻目睹过很多人被抓的人,更可能认猜测编程随想被抓;而认为编程随想技术能力强、认为中共外强中干、认为人生意外频发、或者不认为国内政治形势那么严峻的人,更可能猜测编程随想没事。

如果我们做恶意假设(即假设发言者为五毛、网特、网警、无聊人士等等),那么每一种说法,都能看到其后的恶意:

  • 说编程随想被抓的人,是在故意散播恐惧,制造寒蝉效应,甚至是在钓鱼。

  • 说编程随想没有被抓的人,是在掩盖危险性,降低关注度,拖延时间,阻碍营救行动,甚至是在钓鱼。

  • 说编程随想被抓的人,是在故意造谣,蹭热度,提高自己账号的人气,甚至是在钓鱼。

  • 说编程随想没有被抓的人,是在假装理客中,蹭热度,提高自己账号的人气,甚至是在钓鱼。

所有对于用意的猜测,都有一个缺陷:某种恶意会导致某种行为,并不代表这种行为后面即有这种恶意。同理,五毛或无聊人士过去造谣过编程随想被抓,并不代表这次编程随想被抓的说法肯定是造谣。

当然,这次的消息中确实有很多大概率是谣言,而这种判断需要明确的证据。例如,时间上的冲突(这点在“上海被抓”几个版本中已经看到了,“内线”宣称的被抓时间和编程随想最后活动的时间不符(#143402),“家人”的爆料语气和用词十分不自然(#143453),此外“家人”和“内线”宣称的被抓时间并不符合)。再例如,技术上的分析(例如本站几位技术高手对于“GFW通过探测VPN+Tor流量特征从而抓人”的反对(#143477))。

而即使是谣言,背后也有不同的可能动机,例如五毛引导、相关人士蹭热度、相关人士被骗、甚至传话中出现问题。

有句话说“能归结于愚蠢的,不要归于阴谋”,这也是奥卡姆剃刀的原则。从实际角度上来讲,我认为我们需要了解各种可能性,以及谣言可能造成的后果,但是不应该仓促地对他人的身份动机做出判断

那我们能做什么呢?以下是我个人的建议:

  1. 不要指控言论后的身份、动机,这除了制造分歧、猜疑和冲突以外并无效用。本身即认为“编程随想被抓”证据不足的人,希望用同样的严谨和严肃的态度对待他人的言论,尽量不要随便指控他人是五毛。即使是被他人指控抹黑,也不要用同样的手法去对付对方——否则2047可以直接把“品葱”替换成“养鱼钓鱼网站”。

  2. 分析消息的信息含量,根据知识和逻辑辨别消息的真伪。我认同本站很多网友的说法,即目前关于编程随想的大多数消息信息含量很低,无法证实证伪,更多是情绪上的作用。如果我们不知道编程随想的名字,在营救、呼吁方面能起到的作用很有限。

  3. 保持警惕,并对安全问题进行开放、透明的讨论。异议者的威胁模型中,对手是强大的国家机器。把可能存在的问题捂住并不能解决问题,把人们心中的疑惑捂住也不会解决疑惑(乱抓鬼更不能让我们更安全,只会导致分裂)。编程随想失踪的这段时间,对于其安全策略进行归纳和反思,看其中是否有过时的内容或者漏洞,都很必要。此外,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安全,说实话我认为作为中共异议者,如果想追求政治上100%的安全,那还是趁早别翻墙了,毕竟翻墙看个小黄片都可能被喝茶刑拘;还是看新闻联播观察者网自我洗脑去吧。

  4. 持续关注,不要忘记。一旦有有用的消息出现,万一编程随想真的遭遇了不测,我们都可以尽己所能做一些事,无论是联系媒体、呼吁营救、还是传承编程随想未尽的工作。而这些事,即使是匿名网上,也需要合作,而不是分裂;需要互相理解,而不是互相指责。

希望大家都能平安。

( 由 作者 6月20日 编辑 )
19
6月19日 490 次浏览
回复文章: 如何看待回形針在粉紅攻擊下停更?

不错,看来愤青对于科普工作者的阶级性也开始产生质疑了(可能是集体罹患PTSD,责任全在方舟子)。

粉红愤青既瞧不上自由精神,觉得还是太监的身段更能展现“残缺美”。也看不起宗教信仰,认为那是封建迷信,骗人的把戏。现在干脆连好好用科学“武装头脑”都不肯做了,反而咬定科普工作者们在“夹带私货”(什么弱智词汇)。那本人倒是好奇了,愤青们到底想要用什么东西填满自己那颗能产生回音的脑袋呢?

为了寻找这个难题的答案,本鸦天狗线上采访了一位愤青。以下为本次访谈的节选(粗体字为对方的回应):


“经典的西方名著怎么样?”

“不要,除了苏联老大哥和种花家的作品,其余的统统不看。”

“那就试试民国时期的作品与典籍?”

“切,一帮逃到龟岛上的战败者而已,不值一提。”

“那中国的古典名著总可以吧?”

“免了,看不懂,也没耐心看。”

“嗯……那就来点轻松的吧。好莱坞电影如何?”

“不行,那是西方国家的文化入侵阴谋,是煽动颜色革命的先锋军。”

“日剧和韩剧呢?”

“反对,那是东洋鬼子们的文化入侵阴谋。”

“二次元总归是好的吧,没人会讨厌可ai……”

“cnmb桐生可可,赤井心nmsl。《钢炼》作者辱华了,cnm。”

“来……玩游戏吧,朋友?”

“垃圾steam平台,那么多夹带私货的游戏都放任不管?赤烛工作室我cnm。”

“那就……听歌好了。来首rap吧。”

“仇视社会、满身负能量的人才听那些。”

“流行乐?拿格莱美奖的那种?”

“都是些被西方资本推到前台的东西,你怎么知道幕后的人是什么居心?”

“蓝调?”

“小资情趣的东西。中了西毒的人爱听。”

“民谣?”

“无病呻吟。”

“摇滚?”

“疯子开嗓。”

“古典乐呢?”

“崇洋媚外。”

“美剧……不涉及任何政治的那种……可以吗?”

“那是CIA针对中国人制定的潜移默化洗脑的阴谋。”

“经典港片……如何?……”

“警惕港毒势力打胶片牌。”

“……那你平时都干些什么?”

“快手、抖音和斗鱼。”

……

“正在传输文件《超弦理论.rar》……”

“这是什么?”

“全陆产AV。无欧美、无日韩、无港台。”

( 由 作者 18小时前 编辑 )
回复文章: 如何看待回形針在粉紅攻擊下停更?

@RedLantern #144101

這個我覺得倒不是,其實回形針夾帶的那點“私貨”和雇員發表的幾句牢騷,根本對共產黨不會有任何影響。這波完全就是競爭對手和粉紅聯合搬到的回形針。競爭對手獲得利益,粉紅獲得快感。

回复文章: 如何看待回形針在粉紅攻擊下停更?

毫无根据地猜测一下:这些所谓粉红大部分可能是共产党文宣部的。明目张胆愚民他们也有顾忌,就借粉红名义去做。就叫红手套吧。

回复文章: 如何看待回形針在粉紅攻擊下停更?

去年疫情刚开始的时候,有一个很岁静的同事在朋友圈里转发了回形针的文章,我这才发现原来很多好友都关注了他们的公众号,看来他们在城市小资和有识人群内还是有很多影响力的,其实普通人的怀疑和不满就是这样一点点累积起来的,毕竟墙内网络最不缺猴赛雷那种耍猴乐子、快餐垃圾奶头乐,像回形针这样的良心货少一个就真少一个,没了就真没了

网络猎巫除了能给小粉红类似射精的瞬时快感外什么都没有,堵嘴不仅无助反而有害于现实问题的解决,即使爱国G点周围充满了寒蝉效应,但也改变不了其他话题下社会各色各样愈演愈烈的身份歧视男女矛盾阶级仇恨,更无法扭转中国年轻人内卷沉重的生活状态和他们极端灰暗无望的未来,失去了温和派、改良派和刹车皮,中国社会的面目只会越来越达尔文,越来越残酷

共产党除了堵、压、拖以外没别的本事,反正锅盖子迟早有压不住那天,无论它耍出什么花样骗局迟早有破灭的那一天,我们除了各自努力充实自身静候时机外,这些帐肯定也要一笔笔记下来,从南方周末共识网到松鼠会回形针,全都记下来

冲杯三鹿给党喝观察 石家庄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集奶牛饲养、乳品加工、科研开发为一体的大型企业集团。
回复文章: killreddragon末作

下一个被驱逐的当然是鹿儿,只不过站长暂时还没找到合适的借口。

PUA

Provident 溫和台派 看見品蔥的姨粉太多 質量太差 就到了2047 支持台灣獨立 但不支持姨學的民科獨立分裂理論 討厭國民黨和共產黨 但寬容反共統派 不排斥統派
回复文章: 《每日电讯报》驻华记者新疆冲塔纪实

這個人挺勇敢的。話是我在新疆我連VPN和墻外軟件都不敢用,不在新疆都會被抓,何況在新疆這個不可接近之極。(Poles of inaccessibility)

EUR⚽S
通音宽依 “我支持初商末未,你们锦侬卫可以打我了!”
发表文章: 《每日电讯报》驻华记者新疆冲塔纪实

你以为沙磊搬去台湾后,外国媒体记者就没办法去新疆冲塔、冲泉水了吗?

最近英国《每日电讯报》驻华记者Sophia Yan去了新疆多地采访,沿途不仅有不明人士阻止拍摄,还有黑皮不断的滋扰······

1:消失的清真寺

去YouTube上播放

Hilton hotel to be built in Xinjiang after China bulldozes mosque (paywall maybe)

In Urumqi, the capital of the region, one former mosque had simply been reduced to a patch of bare ground. In one instance, Telegraph reporters were assaulted by 30 men in plain clothes, who hit the journalists in the face, grabbed their necks and confiscated camera equipment in an attempt to prevent them from accessing Imam Musa Kazim, a mosque and major shrine in Hotan.

2:探访深圳援建喀什工程和乌鲁木齐某疑似“教培中心”工地

去YouTube上播放

Is China’s persecution of millions of Muslim Uyghurs entering a sinister new phase? (paywall maybe)

Mandatory mobile apps – designed by local governments and justified as coronavirus contact tracing – require Chinese to register travel history and detailed personal information, including their ethnicity, yet another way to track movements. The programs were unable to register foreigners with passport numbers - a reason police at checkpoints barred Teleegraph journalists from certain areas.

(本人点评:不仅是新疆,全国各地的X康码也是人间之屑;X康码,你把多少人的生活全XX毁了!)

3:在新疆的这九天里经常被黑皮截,熊猫也挺猛的

去YouTube上播放

What I discovered on my nine-day trip covering China’s repression in Xinjiang region, by Sophia Yan (paywall maybe)

The long-term goal of China’s campaign seems to be to disrupt Uyghur identity, culture and heritage to force assimilation rather than risk any challenge to its rule.

One of the biggest impacts of the crackdown is how families and communities have been torn apart. Fathers, uncles, sisters and daughters have been thrown in detention, while children are instructed to inform on their parents, a chilling parallel to a Uyghur translation of George Orwell’s 1984 I saw in a state-run bookstore.

6
6月19日 194 次浏览
发表文章: 如何看待回形針在粉紅攻擊下停更?

雖然我中文科普看的少,但是回形針的影片在我看來質量還是算不錯的;放到英語科普片裏大約也能拍個中等的水平。如果是在B站看來,回形針是算頂尖水平的;畢竟這是一個大部分中文科普頻道都還在搬運抄襲營銷號的時代;好一點的也頂多只會做2,3分鐘的短影片。

還是挺可惜的;在中國,你不管政治,政治仍舊會找上你。

8
6月19日 477 次浏览
回答问题: 人在墙内,怀疑自己有ADHD,又不敢去医院诊断,该怎么办?

去好的个人工作室,黑市的药都不干净切勿购买。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回答问题: 人在墙内,怀疑自己有ADHD,又不敢去医院诊断,该怎么办?

@XComhghall #144035 不诊断就不会生病

什么薛定谔医学

图书馆革命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发表文章: 哈尔滨工程大学副校长张志俭坠楼自杀身亡,系核电站重大专项专家组成员

详见教师个人主页

( 由 作者 6月19日 编辑 )
2
6月19日 200 次浏览
磨刀石说 YouTuber《刑事判决书里的中国》
发表文章: 20210619,编程随想被抓?五毛长期造谣,一本万利
去YouTube上播放

编程随想被抓?五毛长期造谣,一本万利 上一集,我已经整理了,三年里五毛造谣十多起编程随想被抓的例子。 这一集,分析一下五毛为什么要长期造谣编程随想被抓? 我没有国安内线,也没有独家消息,只有独家分析。

首先介绍一下现实基本情况: 第一, 编程随想是网络化名,为了简化分析,假设背后不是团体,只有一个人,是男是女,是中青年,还是老年,这些都不能确定。 第二, 官方希望消除编程随想的影响。注意我这里说的不是抓到编程随想,而是要消除编程随想的影响。不光只要抓人,还有清除编程随想的余毒。 第三, 编程随想账号约定的常规静默期是14天,现在已经大大超过了14天。

现在可以证实的事件,是编程随想账号静默大大超过14天。 其他网络流传的各类国安内线、神秘渠道、知情人士都不可证实。因为我做自媒体,知道可以很容易的造谣:比如根据知情人士透露编程随想正在坐月子,或者根据某养老院院长透露编程随想摔了一跤,骨折了,正在住院。为了避免读者担心,特地委托我来通知大家。 这种谣言零成本,不需要负任何责任。观众可以仔细回想一下,目前公开、实名、露脸说编程随想被抓的,有哪几个人?他们传播的是第几手信息?他们和最初的信息源有什么关系?他们和编程随想又有什么关系?他们又透露了编程随想的哪些真实身份信息?到底是男是女,是上海人还是江西人?

思考之后,就知道这些是零成本的谣言。 我还是从可以证实的地方开始推理, 编程随想的账号静默大大超过了约定的14天,有三种可能:故意的、非故意的、混合型的。

第一, 故意的。 编程随想出于各种考虑,比如发现某种重大安全漏洞,需要蛰伏。又比如防止将来出现意外,出现必须超过14天静默期的情况,故意提前演习,测试外界反应。

第二, 非故意的。 非故意的原因又分为两种:自己的原因和外界的原因。 自己的原因又可以分为生理原因和心理原因。 生理原因有很多,比如受伤了,去世了等。更具体的有:中风了、出车祸了、摔跤骨折了、被毒蛇咬了、被报复社会的人伤害了。 始终记住编程随想不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他也是一个人。人能遇到的事情,他也可能遇到。 是个人就有可能被车撞到,就有可能摔一跤骨折,就有可能在步行街被张献忠砍到。

心理原因也有很多,我天马行空一下,编程随想出现产后抑郁症,虽然可能性很低,但是也不能完全排除。

上面讲了编程随想自己的原因,外界的原因也有很多,可能性有大有小。 我这里不是为了破坏编程随想的名誉,来恶意造谣。 我始终坚持一条,编程随想是个人,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

下面我开始编造各种可能的原因: 编程随想家里人出大事了。 编程随想和家里人出去旅游了。 编程随想因为新冠疫情,被强制隔离了。 编程随想是体制内为人民服务的公仆,被双规了。 编程随想涉嫌偷税漏税,被调查了。 编程随想涉嫌赌博,被抓了。 编程随想被仙人跳了,去报警,结果被拘留了两个星期。 有很多种可能,当然也有可能是编程随想被发现真实身份,被官方抓了。

第三, 混合型的。这也有两种情况,第一种是先故意,后非故意,第二种是先非故意,后故意。 为了避免重复,就不详细讲了。只举一个例子,比如,编程随想做了个小手术,两个星期恢复得差不多了。发现网络上很多谣言,就故意不像过去一样马上辟谣,而是等等,让子弹飞一会儿。

如果从数学概率上计算,长达12年的时间里,编程随想这种匿名的高危的博客博主出现一次连续一个多月不能上线,从概率上讲,太正常了。

上面讲的各种可能的原因中,官方肯定希望是社会主义铁拳抓到了编程随想。 如果抓到了编程随想,我认为官方一定会让他电视认罪。非如此,不足以打击其党羽的嚣张气焰,不足以清除编程随想的余毒。 这点我和编程随想的想法不同,编程随想认为自己会被悄悄地处决。 我认为编程随想当年没想到他会有现在这样大的影响力,也低估了“四个自信“。 因为编程随想的形象,在互联网江湖有神秘侠客的风范,来无影去无踪。如果被官方抓到后,没有公开任何证据,悄悄地处决,只会让外界觉得编程随想更加神秘。 电影精武门,李小龙演的陈真是被警察打死了。李连杰版本的精武英雄,陈真最后是去东北打日本鬼子。 如果悄悄地处决编程随想,难免将来不会有个电影的剧本是:终南山下,莲花清瘟。编程随想,绝迹江湖。 只有让编程随想电视认罪,才能去除他的神秘化,铁案如山,一锤定音。 公审四人帮,是电视认罪的顶级配置,就是为了消除四人帮的影响。 出售成人视频的夯先生,在视频里面打上马赛克,经常和不同的女性发生性关系,好像人生赢家。 在电视认罪时,夯先生在栅栏后面,剃了光头,穿上蓝色马甲,戴上手铐,坐在犯人专用椅子上。夯先生就打回原形了。 这其实也是电视认罪不符合现代人道主义的原因。 但是这已经文明多了,古代的做法是枭首示众。

抓到了编程随想,让他电视认罪。 如果没有抓到编程随想,但是编程随想的账号目前停止活动了,那官方最好的结果,就是让外界认为是官方抓到了编程随想。 官方有几种方式宣传自己抓到了编程随想: 第一种是让编程随想电视认罪。郑重宣布,我国警方经过长期努力,一举抓获了臭名昭著的反华博客博主**,网名编程随想。 第二种,不适合国内宣传的人物。可以通过出口转内销,发一个编程随想被抓的照片,标注网红编程随想,发到海外媒体或者网络上等。 第三种,是将编程随想的博客关掉。啥话也不说,就可以暗示编程随想被控制了。 第四种,就是类似目前的方式。一没有编程随想的照片,二没有编程随想的真实姓名,三没有编程随想的性别,四没有编程随想的大概年龄,什么身份信息都没有。只有神秘人士放风:一个网名编程随想的人被抓了。

现在分析一下,在没有抓到编程随想,只是编程随想账号目前停止活动的情况下,可以采取哪种方式来宣传自己已经抓到编程随想。 第一种方式,全国性媒体马上宣布编程随想被抓,找一个模特化妆拍照,给编程随想编造一个姓名,编造一个身份。 万一,编程随想已经因为车祸去世,这押宝就押对了。 万一,第二天编程随想更新了自己的博客。本身没什么可信度的媒体,可信度就更低了。 第二种方式,海外推特上发一张照片,一个网名编程随想的人被抓了,也会有同样的问题。不过海外谣言很多,被戳穿了,没有损失。 第三种方式,没抓到编程随想,关闭不了博客。 第四种方式,就是目前的方式,没有照片,没有真实姓名,没有性别,什么身份信息都没有,什么被抓的证明资料也没有。只有神秘人士放风:编程随想被抓了。突然之间,每个网络自媒体,人均两个国安内线,都确认了编程随想确实被抓。 这种情况下,就算编程随想明天上线更新自己的博客,造谣的人没有任何损失,只不过浪费一点时间,废弃掉一些免费的网络账号而已。

这样的造谣,一本万利。不管编程随想有意的,还是编程随想由于各种原因:被火车压到了,被汽车撞到了,被毒蛇咬到了等原因,只要编程随想这个账号不再活动,通过造谣就可以让外界一部分人认为编程随想确实被抓了。 现实的问题是,总有一天,编程随想会去世。总有一天,编程随想这个账号会不再活动。 这就是说,只要造谣能坚持下去,比如这周是编程随想被上海公安抓捕,下周是编程随想被北京公安抓捕,下下周是编程随想被甘肃公安抓捕,当编程随想的账号不再活动的那一天之后,编程随想被抓的谣言在一部分人看起来就是事实。

有个类似的例子是意外绞刑悖论。 法官告诉囚犯:下个星期的某个工作日,法官会去监狱里敲囚犯的牢门,通知他当天执行绞刑,但这个日子对于囚犯会是一个意外。如果不是意外,囚犯就能活下去。 囚犯开始推理,如果周五之前,他没有被绞死,那么肯定是周五。既然这样,周五就不是意外,所以绞刑肯定不是安排在周五。 按照这个逻辑,也可以依次排除周四、周三、周二和周一。 结果法官周一通知囚犯当天执行绞刑,出乎了囚犯的意料之外。

这个囚犯的思路完全搞反了,他应该这样做,就能避免被处刑 。 囚犯在周日的时候,在牢门外挂一个招牌,就像宾馆房间门上,客人挂一个“请勿打扰”的招牌。囚犯的这个招牌上不是写着“请勿打扰”,而是写着“我知道我今天会被处刑”。 下周一的时候,自以为聪明的法官打算去敲门,发现有个招牌写着“我知道我今天会被处刑”。这个法官就只能垂头丧气的打道回府。 周二再去,还是看见同样的招牌。一直到周五,招牌上还是写着“我知道我今天会被处刑“。 这个悖论的问题出在“意外”这个词上,意外是指预测之外,如果一个囚犯五天有五个预测,每天的预测都不一样,周一预测周一被处以绞刑,周二预测周二被处以绞刑,一直到周五预测周五被处以绞刑,那么这个囚犯赢了五次。

相对应的说法是:我永远拥护总路线,总路线动摇的时候,我和总路线一起动摇。 还有一个类似的说法:一个停止摆动的时钟,在一天内会正确两次。唯一的问题是,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这个坏掉的时钟是正确的。 如果有人想要装神弄鬼,假装预测自己的死亡日期,可以每天写张字条“我将今天去世“,并且写上当天日期。随身携带这个字条。那天他出意外,别人在他身上发现这个纸条,不了解内情的,肯定说他是未卜先知。 上面这个意外绞刑悖论的关键是,囚犯只能预测一次。如果法官让囚犯在周日的时候把他的预测结果写下来,放在保险箱。等法官来敲门的时候,当面打开保险箱,这样就避免了每天预测一次的情况。

回到五毛造谣编程随想被抓的例子。类似的,五毛应该只能造一次谣。但是根据我的不完全统计,编程随想博客评论区,三年内,五毛已经造谣了十多次编程随想已经被抓。 不可能阻止五毛造谣,因为造谣一本万利,并且中国有廉价的两千万五毛。

造谣让外界认为编程随想被抓,有很多好处。比如可以吓唬编程随想的读者,可以吓唬翻墙人士。 还有一种情况,万一编程随想把真实身份信息交给了海外某人,计划万一编程随想自己被官方抓捕后,就主动曝光,来寻求各界帮助。 万一这个掌握真实身份信息的人,相信了编程随想被抓的谣言,主动跳出来。这是五毛巨大的成功。

编程随想有两种选择,能破除五毛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造谣,第一是主动声明博客不再更新,第二是不再匿名。 这两种情况目前看不到可能性,所以造谣还会继续下去。

1
6月19日 89 次浏览
回复文章: 以我在中国生活20多年的经历,谈下半年中国疫情的走势

@貉龍君 #144046 和变异有关,要是不变异,市面上大部分疫苗都没问题

在农村,则应由工人阶级最可靠的同盟军贫下中农管理学校。 ——毛泽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