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 - 爱狗却养猫
爱狗却养猫 Reader, Sleeper, Deer lover, Cat feeder, Bun eater
回答问题: 请教,习共,到底是极左还是极右呀,左右到底是怎么理解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其实必须回到“左”“右”的定义上。左派和右派的定义,根据时间、地点、议题的变化而变化。所以一般说XX是左派/右派,必须知道说的是什么历史时期、什么国家、什么议题。

政治上用“左”“右”来划分立场,起源于法国大革命。当时在国民议会,保皇派/旧制度支持者坐右边,革命派/共和国支持者坐左边。所以从根源上来讲,左和右的区分是进步主义和保守主义的区别,也就是对于现状,是倾向于改变还是倾向于维持。正是因此,右派有时会被叫做“反动派”(reactionaries)。刨除中国20世纪以来为这个词赋予的强烈感情色彩,追根溯源,其实“反动” = “反对变动” = 保守派。

这样问题就来了,作为参照点的“现状”是不断改变的,各个时代、社会的中心议题也不同,因此“左”“右”是相对概念。例如,由于200年前的政治环境与今天的现状完全不同,200年前“左派”的主张(如反对帝制支持共和制),放在今天已基本成为共识;而今天左右派争论的道德性议题(如性别、性向问题),在200年前的人看来无可争议。

回到今天的左右派之分上,一般认为中国和“西方世界”的左派、右派含义是不一样的,因为中国和西方的“现状”以及中心议题并不相同。然而不幸的是,由于“左”“右”用来扣帽子太过好用,很多人对于这些概念并不理解,就直接钻入其中一个阵营,并且指责所有另一个阵营的人非蠢即坏。我认为这是很遗憾的现象。


现在来说什么是学界一般认同的中国的“左派”和“右派”。对于这个问题,推荐阅读Jennifer Pan的《中国意识形态光谱 (China’s Ideological Spectrum)》一文。此文根据中国目前的核心议题,将中国的意识形态分为三个维度:

  • 政治:威权主义(Authoritarianism)为左,自由主义(Libertarianism)为右

  • 经济:集体主义/福利主义(Welfarism, Collectivism)为左,自由市场/新自由主义(Neoliberalism)为右

  • 文化:保守复古(Conservatism)为左,自由激进(Liberalism)为右

从以上分类可以看出,在目前中国的政治、文化议题上,左派其实是更倾向于维持现状的那一派(即“保守”“反动”那一支),而右派则是倾向于改变现状的那一派(即“激进”“改革”那一支);所以有些人会说,中国的左右与西方的左右是相反的。至于经济,中国目前不算集体主义福利主义也不算自由市场,更接近国家/权贵资本主义,经济上的左右和西方的分类方式相近。

之所以中国的政治/文化左右派分类会如此特殊,是历史的遗留问题。20世纪早期,普遍认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运动代表了“激进派”,中共自建立以来亦一直自我认同为“左派”,认为自己是追求改变的进步力量。然而在中共掌权后,本身已成为倾向于维持现状的“反动”(反对改变)力量,但是其“左派”的自我认同保留了下来;而“右派”则是在“左派”的反面寻找自己的定位。所以目前中国,政治“左派”是政治保皇派、文化本土派、以及经济上的社会主义倾向,“右派”则支持政治改革、文化西方化、经济的“资产阶级自由化”。


与此相对,再来看美国语境下的左派和右派。美国的左右派区分大致符合“左激进右保守”的规律——事实上,美国的两级式政治派别更多被分为“自由派”(liberal)和“保守派”(conservative)。具体来说,美国的左右也可以大致分为三个维度:

  • 政治:个人自由/平等/鸽派为左,社会秩序/权威/鹰派为右。美国的左派和右派大都认同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但强调的是不同方面的自由。左派强调文化自由;右派强调经济自由。两派也都讲平等和公平,但含义不同。左派强调现有状态的不平等,因此认为公平需要人为干预来减少这种不平等,所谓level the playfield;右派则倾向于认同现有权力结构,认为公平即为现有秩序下的机会平等,个人需要为结果的不平等负责。

  • 经济:集体主义/福利主义为左,自由市场/新自由主义为右。这点和中国类似,但是由于美国“现状”市场化程度比较高,所以这个维度位置要比很多国家更“右”些,也即美国的经济左派主流放在欧洲以及中国可以算是中间派。

  • 文化:自由激进(Progressive)为左,传统保守(Conservatism)为右。由于美国的“传统”、“保守”一般与基督教道德、美国特殊主义/孤立主义有关,所以美国的文化右派,往往会认同这些价值。

以下是美国政治左右示意图:


在某时、某地,有些人认同自己为左右阵营中的一员,其实只是根据自己在一个议题上的偏好(例如文化激进或保守主义),从而全盘接受该阵营于其他议题上的立场。我认为这其实是一种政治上的偷懒主义(当然偷懒是人之常情)。2047有一篇文章,《两种不同的温和派》(The Two Kinds of Moderate),相当值得一读。

( 由 作者 于 2021年3月6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给富平衣逼一把刀

先关于膜乎说几句:

  • 富平衣逼喜欢点踩的事情,另一个帖子里也有提过(富平是每次看到反右、反葱、以及thphd就爪子痒)。我对于他本人(假设为男性——话说我越来越发觉男性真的比女性平均好斗很多(lll¬ω¬),不完全是性别刻板印象,部分可以用激素水平差异解释),其实没什么意见,这就是他的风格。他转发的东西不少也还是挺好笑的。我在膜乎被他踩过也被他赞过。

  • “结果我的一条完全不含任何政治观点的评论,被富平衣逼以及其他几位右右壬瞬间踩了4脚”这个显然非常没有道理。之所以出现这样不合理的情况,我认为只有部分和左右有关,部分则是personal的原因。简而言之,就是膜乎有人不喜欢47站长。为什么不喜欢的原因可能很复杂,政治观点只占其中一部分。这个其实很正常。谁都不是人民币,即使是人民币也有人不喜欢上面的花样。同理,膜乎也有人喜欢47站长,也有人不在乎47站长。如果膜乎用户对于47站长都是讨厌态度,也不可能有很多人陆续来47驻足。

  • 我并不认为膜乎已经进入【两个凡是】时代。我在膜乎曾经反驳过作弊论的一些论据,并没有任何问题。不过统计意义上来说,我的观察是膜乎整体偏红——或者是不是应该说,“墙外异议者圈子”整体偏红?

  • 膜乎不搞敏感词审查,不兴抓鬼那一套。对我个人来说,只要不越过这两条线,膜乎就不是品葱。

再关于47说几句:

  • 47自然是站长的站,就如大多数网站都是私人性质的。站长的观点不代表网友的观点,就像任何人都无权在不经允许的情况下代表他人的观点。不过,站长以站长ID发表的观点,确实会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站点的“官方”,所以站长的观点肯定会影响网友的行为,例如(1)与站长观点更符合的人声音会更大;(2)与站长观点非常不合的人会默默离开;(3)选择在47发言也会被他人视为立场的一种表达。因为大家都难免认为,在“站长负责制”下,网站的“公事”和站长私人偏好相互关联。所以我个人的建议是,如果对站长来说,观点本身并不是筛选用户的标准,最好有一个“姿态”。例如,可以把处理站务的号和发表其他观点(时政、江湖etc)的号分开,作为一种表示,也就是,站务号代表本站立场,个人号代表私人立场。

  • 我认为47和膜乎目前的情况,虽然用户难免会因为各种原因在向站长表达反对意见时有所顾忌,但是各种反对声音依然存在,而且基本还是被包容的。贝臭大被销号,后来又恢复了;邓矮子被销号,后来也恢复了。我个人来说,很多时候并不需要各位站长直接的表态,我也不太在乎站长说什么,只要知道其有沟通的意愿、并观察其行为就足够。在另一个帖子里我说膜乎类似一个部落,具有“原始丰饶”;目前47也是如此。主要用户对站长有意见,还是会七嘴八舌地提出来;这其实是好事,因为一个人的认知肯定有所局限,知道他人是怎么想的很重要。看看品葱,前排用户有谁会直接批评站长的?最多就是骂骂站在前台的鹿儿罢了。殊不知鹿儿的权力完全来自站长,该负责的人,本身就是站长。目前对于品葱的“制衡”,主要来自站外,也即膜乎和47,站内则已经是万马齐喑了。

( 由 作者 于 2020年11月15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中篇小说】鲜红

写得非常好!

直接复制粘贴的话,排版会出现严重问题,没有分段

2047用的是markdown格式。推荐一个好用的github工具:paste to markdown。把文字黏贴进去,会自动转换为markdown格式。

回答问题: 如何理解「躺平」?(更新:增加漫画)

@北条沙都子 #141339 被北条酱惦记真是荣幸:P。

是TA,是TA,是TA,就是TA,我们的朋友,文学咖;

唱起来了……

只有在能让大部分人都感到安心的环境下进行这类调查或分析,才能得出更加客观的结果。

确实如此。目前墙内民众似乎多“极端共产派”的原因也是因为中共在宣传上向来是所谓的“宁左勿右”,在言论管控上也是如此。不过我之前的推测倒不是基于舆论观点,而是认为在贫富差距大的金字塔形社会,加上缺乏现代政治文明的氛围,“极端共产派”容易占上风。

北欧的贫富差距在客观上比美国要小,那他们是否也会像美国一样,总是拥有一批效忠奥兹国的阴谋论者呢?或者说,阴谋论者的比例是否会有不同?本人孤陋寡闻,请帮我答疑解惑:)

我对北欧的情况不太了解,略说下很粗浅的想法。首先我认为相信阴谋论并不代表会成为“极端派”。我理解的“极端派”除了具有反人类或是反智的思维,还有就是愿意付出较大的实际代价进行破坏和伤害行动。其次关于阴谋论(定义为无法证实/证伪的猜测),我认为北欧的国家相信阴谋论的人肯定存在,比例则根据具体议题与其社会主流意识形态有关。请看YouGov对21个国家相信“阴谋论”者比例的调差:https://yougov.co.uk/topics/international/articles-reports/2021/01/18/global-where-believe-conspiracy-theories-true

贴文中的图(不论这些理论的真假或者具体语境):

“911是美国政府帮助发生的”(美国有20%;瑞典和丹麦相信的人比例最低,10%左右)

“川普与俄国政府合作赢得2016年大选”(瑞典和丹麦相信的人较多,>50%)

“药厂故意隐瞒疫苗的副作用”(瑞典26%,丹麦14%)

“世界被某个秘密团体控制”(瑞典23%,丹麦20%)

“气候变暖是谎言”(瑞典15%,丹麦12%)

“人类已经与外星人有接触,但是这件事被保密”(瑞典15%,丹麦11%)

“艾滋病是人造病毒并被某个秘密组织故意散播全球”(瑞典8%,丹麦5%)

“1969年的登月是假的”(丹麦16%,瑞典14%)

回复文章: 春日及其他杂诗

【新韵五律】春日之二

余寒尚透衾,节气霎翻新。

潋滟佳人目,青葱君子衿。

云丝萦意绪,日影转光阴。

秀色隔山海,迢迢付寸心。

send my heart to VF, may you enjoy spring

( 由 作者 于 4月10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纽约客】「走出新疆镇压」官方简体中文版

2047:纽约客认证的驻京业余新闻机构。

回答问题: 哪些书籍专门介绍中共黑历史?或者说,想了解中共黑历史可以阅读哪些书?

@Passer-by #113036

三个头衔的顺序永远是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会是这样?

这个还真没有仔细想过。党政军群,似乎是中共体系内约定俗成的顺序。从权力角度来说,应该是党军政更合理。从领导人职务的历史演变角度来说,三位一体是从邓之后才开始的。这里的历史缘由我不太清楚,不知道是否有人能够赐教。

回复文章: 中国的言论管制真的这么夸张吗?

关于因言获罪的这里有详细的记录,很多都附有裁决书/法律文书。具体可以看中国近年文字狱事件盘点。这里有表格整理:https://docs.google.com/spreadsheets/d/1CQBeBpP2-A45lw-zr6mneDuPtSBNWg_8KqgXpWMLcbo/edit#gid=0

刑讯逼供这件事是这样的,首先以我个人的经验,不论案件本身的性质,就审讯手段上来说,大城市比较文明,小地方则常有听闻警员暴力事件。这与警员素质有关,此外如果事涉私人恩怨、地方利益团体,手段粗暴的可能性更高。取证难点在于除非有内部人爆料作证,否则是否刑讯逼供只有嫌疑人本人的指控、证词以及验伤报告(然而如果人员还在押、而且确被刑讯逼供,警方几乎不可能主动为其验伤,否则不是挖坑埋自己吗)。关于刑讯逼供的调查,请阅读这里:https://www.hrw.org/zh-hans/report/2015/05/13/278012。当初整薄熙来的时候,起底打黑,国内正式媒体上也有提到比较严酷的刑讯逼供(可以去搜“重庆‘打黑’刑讯十招”)。此外,公安系统的人也不时有因为刑讯逼供入罪的,去搜下“刑讯逼供罪”即可。

其次,正式的、在看守所里的审讯条条框框较多,但是在某些政治案里(包括一些因言获罪案,如端点星),审讯是在“秘密监狱”里进行的,如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这种环境下就是黑箱子,警方做什么都可以。again,刑讯逼供的证据主要来源于嫌疑人本人的指控、证词以及(取保后、出狱后的)验伤报告。有一本书《失踪人民共和国》包含了很多经历过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人的陈述。

回复文章: ttt

你当面维护我不算数,得在我看不见的时候也维护我才是真爱

见右下角。

回复文章: 本频道首次收到历史巨著,不知道这人说的什么,怎么反驳(◎_◎;)?

再扯一句。之所以中国盛行“精赵政治学”,是因为中共为了维护统治,操弄国家主义话术to fuck with people's mind。正常国家,和平时期,大家主要关注国内问题和国内政治人物(因为这和生活相关度高,影响直接),顺便探讨国际形势——编个数字,就当比例是八二开吧。中共的策略,则是用信息和舆论操控,将国内矛盾和国际矛盾搞成了二八开(甚至一九开),卯足了劲儿要让人觉得国与国之间的利益冲突是所有国内问题的根源。在这种话术洗脑下的小朋友们,“国家”成为了思考所有问题时的默认单位,所以他们不知道地区平均收入水平不知道税收政策不知道通胀率,不知道本地的实权人物是谁,却对国际形势和各国领导人(除了本国)丑闻如数家珍;一看见有人批评政府,就想到是在给外部势力递刀子。

对此的策略,就如 @消极 他佬的签名:(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 由 作者 于 2021年3月2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一刀捅死复旦大学党委书记

以下文字来源: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63739570,注意其中链接大多为墙内,自行带VPN/Tor。

逝者安息!

我们来捋一捋行凶者的学术经历。

行凶者姜文华之前是Rutgers(New Brunswick)2009年毕业的博士

https://www.mathgenealogy.org/id.php?id=157581

查阅US News的排名,该校的数学专业在全美排名第22名

再查阅他的research gate主页(Wenhua Jiang's research works | Soochow University (PRC), Suzhou (SUDA) and other places),可以找到7篇论文发表(或许未必是他全部的学术发表),分别发在了The Annals of Statistics、Journal of Multivariate Analysis、Statistica Sinica等期刊上。其中绝大多数都同时挂了他博士期间导师Cun-Hui Zhang 的名字。

至于其读博前的经历,姜文华是复旦大学数学学院自己的本科生毕业。在网站上可以查到,姜文华2000年进入复旦大学数学系读本科

(注:该网站目前无法正常打开,但仍可通过百度快照进入)

而在复旦大学数学学院谭永基教授去世后的这篇回顾谭教授教学成果的文章中(谭永基教授的人生历程,享年73岁_复旦大学数学科学学院退休教授、博士谭永基),有提到"王伟叶、姜文华、吴家麒因此获得了复旦大学首届校长奖,这是复旦大学设立的最高奖项"。这三人都是2000年进入数学系的,是同一级的同学(在上面的图里,都在倒数第二行)。由此描述看,姜文华在本科期间应该是一位相当优秀的学生,甚至可以说是他当年导师的得意门生了。

经过这番简单的梳理,我们看到:姜文华高考后于2000年进入了复旦大学数学系读本科,本科期间表现看起来相当不错。本科毕业后,进入了专业排名22名的Rutgers(New Brunswick)数学系读博,2009年毕业。毕业后,发表了多篇论文。先是在苏州大学任教,后来于又回到了复旦大学数学系任教(参考关于公布2017年新增硕士生指导教师岗位任职-复旦大学研究生院.PDF)。再然后,由于非升即走制度,被复旦大学解聘,于是就有了现在这桩惨剧。

至少在我这个外行看来,姜文华是复旦的本科,又在比较不错的学校/博士项目毕业出来,手里多少有点文章,似乎算是背景条件还不错的青椒(青年教师)了。当然,至于他的学术成就具体如何,我无法做出准确评价。

但饶是一路名校毕业,姜文华在回国之后,辗转苏州大学和复旦大学这么多年,仍然无法获得一份安稳的教职,终于走上了害人害己的绝路。

为什么会如此?归根到底,除了他个人性格的原因外,还是国内大学最近这些年疯狂搞的tenure-track(非升即走)制度,实在搞的太狠了,把青椒们给逼上了绝路

所谓"非升即走"制度,指大学对招进来的教师,只签6年的临时工合同。到了第5年的时候,如果觉得你不行,就无条件让你走人。这个"不行"可以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比如觉得你论文发表不够,或者觉得你课没教够,或者系内教师选举团投票不让你过,等等。

这个制度本来是从美国引进的,本也没什么,毕竟国际通用的制度。但国内大学引进之后,就变了味。比如说,很多学校利用这个本质上就是临时工合同的制度,来要求青椒们比拼论文,二选一、三选一、乃至几十个人中选一个的情况都有。谁发的论文多,谁就留下。与此同时,青椒作为学院教师队伍里的最底层,除了要死命发论文外,往往更加是要在系里伏低做小。想来这个姜文华,也是经历了这些种种的不堪。

所以说,这种变了味的非升即走制度,说白了就是在养蛊,在逼着青椒们疯狂地、无限制地内卷。

在一年要发这么多论文、承担这么多教学量、和这么多人整天拼来拼去的情况下,怎么可能不出几个心理扭曲的变态?一路名校毕业的天之骄子,怎么可能都能忍受学校和院系领导这么多年的任意揉搓?

前些年的时候,中山大学博雅学院的甘阳老师被青椒当众打耳光,其实也是因为升职无望,和这回复旦的事情性质相似,只不过恶性程度不同。

国内的这些个高校,为了学校在国际排名上提高个几名,就死命地逼着青椒来发文章,用这种养蛊的方式来搞出蛊王。现在出了这么恶性的事件,也是可以预期的。而且,可以想见,如果将来继续这么搞下去的话,这种事情很可能只会越来越多,越来越恶劣。因此,这件事不能孤立地看待,而是应该把它放到整个国内高校学术评价体系的劣化中来整体地看待。

但具体到个人,还是应该奉劝国内高校这些个把持权柄的大佬们稍微善良一点,尤其是对青椒们稍微好一点,别再为了自己系里在专业排名上提高个一名、两名,就把青椒当蛊来养。对青椒们好一点,才是真的对自己好一点......

回复文章: 如何看待天下乌鸦一般黑,所以没必要追求民主?

其实“民主”是什么,每个人有不同的理解。就我个人来说,也没有对此问题想得很明白。

我暂且借用《经济学人》衡量“民主指数”的方法,将民主用60个问题、五个方面来测量:选举程序与多样性(12个问题)、政府运作(14个问题)、政治参与(9个问题)、政治文化(8个问题)和公民自由(17个问题)。每个问题得分可以为0,0.5,1。所以每个国家的净得分在0~60之间,然后转化为0~10之间的分数(分数越高越民主)。这就将民主量化了,正如将“乌鸦”羽毛的颜色按其“灰度”从0-256打分,没有人/乌鸦得0分,也没有人/乌鸦得满分,然而,我们不能说“天下乌鸦一般黑”,因为有的乌鸦灰度是10,有的则是200;正如有的国家(如北欧某些国家)民主指数是9.8,而朝鲜民主指数是1.08

另外我认为 @沉默的广场 这篇帖子说得非常有道理:反洗脑:怎样识破五毛的比烂诡辩话术 。其中提到,需要区分偶然性的问题、系统性的问题、和制度性的问题

回复文章: 快报:原品葱用户贝臭大宝贝拘留结束

@sorrysorrysorry #115341 没说啥。我感觉贝臭大就是闲聊,而且政治观点一点不极端。应该就是比较好抓…………

回答问题: 假如黑皮来到我身边 并要求查询我的电子设备 加密和删除哪个更快速有效?

@刘慈欣 #138286 这位楼主(十二月的冬天)其他的文章对其他问题的回复也很有意思,颇可参考。

除了已经被派克笔同学转载《简谈网警是怎么找到海外网站发帖之人的 》,还有《简谈中共警方对Twitter的渗透方式》

总结:(1)第三方平台有专门的爬虫24小时不间断爬取Twitter上的公开的新产生的推文保存到系统里,从爬到之日起保存10年。(2)Twitter上多水军,包括机器人、大学生、体制内部分单位的工作人员(例如某些电视台、报社等)。没事的时候盯梢,有事的时候引导舆论。(3)针对部分大案(例如709律师案、郭文贵事件等),采用买通工作人员的方式,获取帐号背后的个人信息,而且也不会对所有事都采取这样的措施,因为太费钱。(4)中国大陆警方可以通过内鬼的方式,直接获取到由中国大陆、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中国澳门特别行政区最初注册的雅虎邮箱账号信息的,即便是雅虎在中国已经完全没了业务。

评论中的补充:(1)各地警方有自己的预算,最早对weibo曾经想爬取+分析,后来网信直接要求weibo给接口进行分析,就不用外部爬了。(2)邮箱比较安全的又popular的是Gmail,大陆一直在技术攻击,只要用户不傻到简单密码或者用大陆产的手机还保存密码之类的。

以下搬运由于较长,补充一个paste.ee上的链接:https://paste.ee/d/L2UFD

问题:大陆网警的工作模式,对海外言论的立案标准是什么?技术手段有哪些?如何确定自己有无被立案?

1.工作模式
网警的工作内容就不在此重复了,但需要明白一点的是,这个警种也分为高低两级。
2.立案标准
反中国共产党、反国家领导人、反中、以及社会热点问题(例如香港修法运动、雷洋案、上访拆迁、洗钱等)必破。其他问题优先级就要低一些了(例如命案、偷盗抢等)
3.确定自己是否立案或者被盯上
如果是社交平台,通常会在被盯上之后出现莫名的关注(例如一个完全没名气的普通人突然多出了一个美女帅哥或者贴文看上去像是机器人的关注者)
如果是聊天群组,那通常会在发表一些相关言论后会有人出来骂最开始发布的那个人,甚至是属于歇斯底里的那种。这一般就是盯梢的没跑了。(当然还有另外一种是好言相劝,叫人不要说话的)
4.怎么找到对应的人
我以我的人格保证,很负责的告诉各位,目前通过境外社交平台找人的基本都是社工方式。除此之外就是来自于他人的供述和公开渠道可查的隐私泄露。
在中国,如果一个人惹到了公权力,那他将毫无隐私可言。
5.留在其他国家和回国那个风险更大
政治方面当然是回国更大。如果留在当地的话,警方或者其雇来的黑社会人员(俗称打手)就没有这么嚣张了。

--------
2021年4月24日更新
前同事告诉我一个消息 说最近在开展清理所谓“内地反中乱港”人士的行动 近期已经有非常多的网友被社工 然后要么进了监狱 要么被谈话了 这都是以国家级力量来社工的 对于账号身份关联性 公共场合监控 聊天记录随机抽查等都会有 只要怀疑就会 大家千万记得要注意
如果你在国外 最近千万要小心留学生群体或者当地华人社区组织的类似于国歌大合唱的活动 因为那也是为了收集信息 清理两面人的 千万小心
管理员看到这里也请注意 请小心俄文账号!通过代理IP段注册的俄文账号100%都不是正常人!都是国保国安或者网警!切记!
问题:共匪黑皮能通过在国内的国外手机号水表人吗?

1.短信和通话都不是加密的。如果使用传统方式(例如打电话发短信)来传递这些信息的话,肯定是可以找到人的。而且100%可以精确到几十米之内。
2.如果是注册账号,通过网络平台来传递信息的话,对于中国大陆的平台也是能找到人的,因为app在刻画用户画像的时候会收集IMSI信息以及相关移动网络信息。这种情况找到人的结果会有两种可能。 (1) 知道人在哪但不知道是谁。【做好身份隔离的情况下】 (2) 知道人在哪以及和中国大陆的哪个身份有关联。【通过账号信息被社工的情况下】
3.会,因为中国的输入法都存在上传高频词汇到服务器的情况。其次就是国产手机也存在浏览器和短信敏感词的检测。配合云账号的实名身份就能轻而易举地找到人。(中国公安部在2020年9月起展开的清理内地“反中乱港”分子及其线人的行动中就使用的这种方式,而且这种方式来找人的权限只在省和国一级有) 
问题:香港警方和监控官是怎样定位到那位telegram电报群女管理员的?

这个事情我认识的几位老油条也说过,无非就是这样。
1.使用了自己平日里使用的手机号注册telegram,没有做好隐私保护。(即隐私权限没有设置好、头像和昵称有关联性)
2.手机里安装了中国大陆软件。(例如小红书、支付宝、淘宝,这种会上传用户相册缩略图的软件)
3.群组内曾经发送过公开场合特定角度拍摄的照片。(她们没有意识到公共场所的监控)
4.语言的行为与某个其他身份一致,且在受监视的地方讲话接连触发敏感词。(语言风格一致、其次本人或者其认识的人在例如像wechat的平台不仅触发了敏感词且暴露了相关信息)

关于第4条的补充:在中国大陆或者受相关审查的平台,如果两个人或者多个人聊天其中有一个人触发了敏感词,那么这个群组或者这个双人聊天的上下文(微信的话是72小时内、QQ的话是24小时、易信的话是48小时、其他平台一般是一个星期)都会被发送到警方的相关部门来人工审查,如果可疑,则转交给网警或者国保来处理后事。
另外,在腾讯的后台,不仅有一个统一的敏感词列表,而且还可以为重点人群单独设置独立的敏感词列表。 
问题:小米音箱是否內建和諧字? 

其实智能音箱厂商为了避免出错,都是会有关键词审查存在的。关于这点上,中国比较特殊,大多数关键词都是对于政治的。且设置了什么关键词都完全不公开。 
问题:在网上发国内网页和app的截图会被定位到个人吗? 

暗水印的话在中国部分软件上是有的。我了解的有uc浏览器新闻模块、QQ浏览器小说和新闻模块、网易云音乐评论模块、今日头条个人账号和评论模块。目的就是为了定位用户。
不过对于这种一般软件,消除水印的方法也很简单,只需要用可信的图片处理软件加双层相反颜色滤镜就行了。 
Android原生系統是否比大多數Android OEM安全?

没错,使用海外版Android手机确实更安全一些。
我说个曾经见到的事情吧。是关于破解锁屏密码的。
大概2019年左右(具体时间我也记不太清了),上海警方为了破获一起跨境洗钱案,于是开始对已经到案的嫌疑人的手机锁屏密码进行破解,当时办这个项目的实验室是在闵行区,由厂商和技术专家来做这件事。
我当时也在现场,他们所拥有的技术让我十分震惊。
各类国产手机(例如小米oppo之流)厂商都是有解锁方案的,将手机关机,然后再进入bootloader的界面,通过usb数据线连接到专用机器上,在屏幕上点一下,三秒钟就可清除锁屏密码。数据完全保留。
iphone的话解锁用的是国外的技术,绕过苹果的密码重试保护机制,在暴力重试的情况下,最终12分钟成功解锁。(这是指四位数的密码哦,把所有组合都遍历一遍的时间)
三星的话我看到他们在紧急呼叫界面按了一组特定的数字,密码就没有了。(国行和海外版都有这个问题的,具体按什么数字只有级别高一些的警方和厂商知道)
从上午一直待到晚上八点多,最后唯一没有被破解的就是从越南抓回来的人用的pixel3和浙江一个人的诺基亚6。
至于原因么,据当时的技术专家的说法是,他们手上没有破解方案,外加嫌疑人设置了强度足够的密码。
-------
为保护隐私,上述部分关键信息已做模糊处理。 

理论上时间足够是什么手机都能解锁的,因为没有后门还可以安排人工一遍遍地猜密码。不过从那件事以后,我原先工作单位的年轻人基本上全换成pixel了,上了年纪的基本上是iphone,华为,可去他爷爷的吧。
诺基亚中国跟赵家人的关系并不好。直到诺基亚X7发布才不情愿的遵守监管部门的规定,预装了百度输入法。 
其实苹果也是有厂家级别的解锁方案的,只不过当时因为国际关系并不好,所以就没有去申请。 对,苹果确实是有漏洞的,谅我不太懂技术,所以没法简单说明白其中的缘由。但可以告诉各位的是,最新版ios里可暴力解锁的漏洞依然存在。 
如果是旧版Pixel的话,没有升级到Android10的话确实可以通过一个Android常见漏洞来破解。但是如果是10或者以后就只能一遍遍试下去了。 
国内手机刷原生是特别不安全的一件事,因为此时为了刷机,就已经把手机的安全机制破坏了。这种情况下破解密码是最简单的,只需要刷入一个特定的recovery把特定的几个文件替换了就行。密码就没有了,数据完全保留。 
国内手机硬件和软件本身就存在后门,但是一般情况下能抵挡除警方之外的人破解。把手机解了锁刷原生,就相当于为所有人敞开了不安全的大门,所有懂技术的人不费吹灰之力就能破解手机的密码。 
有什么好的技术手段可以应对强制安装国家反诈骗app的要求? 

如果提问者的手机是Android11的系统的话,放心装就行了,只要不授予相关权限,没有任何方法能拿到用户的隐私数据。
在街上遇到民警或者工作人员强制一个人安装,那当着对方面装好,打开软件糊弄一下离开即可。
如果是一般情况,建议还是双机比较好。
问题:请问有靠谱的主机运营商推荐吗? 

亚马逊。。。我原来还在职的时候了解到。。。基本上全国公安系统翻墙用的都是亚马逊。。。连国家互联网应急管理中心都是。。。
虽然我没有明确的推荐,但是可以肯定告诉你的是,千万不要选择运营主体是俄罗斯、香港、澳门、泰国的服务商,因为跟据我以往的办案经验来看,在索取个人数据方面,这些地区的服务商只要中国警方发个函过去就会给使用人的个人信息的。一点质疑都不会有。所以要切记。 
问题:你在国产手机、电脑上访问品葱,是否会担心其他国产软件悄悄截图上报!? 

事儿是能做到的。
但现象纯属危言耸听。只要你不使用国产浏览器浏览、不使用国产输入法打字、不使用国产安全软件“保护”电脑,不在中国社交平台讨论这些事。对一般人而言问题不大。 
听到一个不安的消息,全国范围内停办因私护照了,这是真的吗?

对没错,从2021年元旦以后开始,中国内地确实对因私出境办理护照严格了一些。上面的指示意思是严防疫情风险和政治原因外逃。
不过也并不存在类似于其他网友所说的(中共官员、民企老板、教授、主任医师.....)出国正常其他人限制的情况。都是统一有一个人群分类标准的。没有说身份特殊就不检查或者松检查这种情况。 
市、省、国 级别的骨干网都有GFW的设备存在。
位于省、市级的GFW设备可以根据上级的指令屏蔽或者解除屏蔽相关目标。而国级则是由某个部门直接管理。
网站和ip的屏蔽一般是省、国级别干的。而连接重置则根据事情大小被通常安排在市、国一级做。家庭宽带反向断开国际网络(即撞墙后一段时间以内不能访问任何海外网站)则是市一级干的。 
问题:请问,现在的手机拍照,相片是否藏有不可见的水印。

以前和现在,拍照的话都是没有的。(我是指用手机自带相机拍摄)在可预见的未来,也不会有这样的事。但是要记得删除exif信息。
在公开场合拍照,真正应该小心的是监控摄像头,因为如果一旦一个人拍了照即时发到网上的话找人简直就是跟玩一样。 
( 由 作者 于 5月8日 编辑 )
回答问题: 怎么开启投票?

/polls里创建,代码为

投票的问题blah blah blah

##writein=, maxchoices=1 (这里填最多可以选几个选项)

$选项1

$选项2

$选项3 (等等)

然后“添加新投票”。之后会看到创建的投票下有一行“代码”,例如

#poll12345678

把这行复制黏贴到帖子或回复里即可,注意前后不要有空格。


edit:之前的链接地址少了一个s,已经修正。抱歉!

( 由 作者 于 2021年1月28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茶餐廳🍵

@青年 #116586 说到顾城,想起2049的一个旧贴:「文學部」顧城專刊

@青年 #116585 我想起最早期的“电脑游戏”都是在dos里文字互动的,所谓的Text-based adventure games (Interactive Fiction,互动小说)。搜索interactive fiction,会发现很多有意思的网站,例如https://www.ifarchive.org/

回复文章: 转自膜乎(转自知乎)移民,文化的庞氏骗局

@消极 #115914

我们坐在这里坐而论道,是因为我们的家庭出身已经秒了80%的中国人。

前20%?我觉得国内有这个闲心余力翻墙的,家庭收入来说至少前5%。2019年中国人均收入的中位数是每月1500~2000元左右(根据统计口径不同有所不同),月收入超过5000就是前5%了(而网民中月收入超过5000的占25%以上,所以网上的样本极度有偏)。不过即使是1%也不算什么,14亿的1%也有1千万,还是密密麻麻的韭菜。

回复文章: 如何评价品葱站长新马甲的起名水准:「支支叫」和「人类支癌」?

@thphd #113834 刚跑去品葱仔细看了看,观察的人是统派和汉族主义者。“这种言论除了满足一些少民脑残和台湾绿营废物颅内高潮之外,没有任何用处。”是被观察的人说的,品葱站长引用。

回复文章: 新人水区报道

欢迎。感兴趣的话可以看看各种资源以及页面底部的友情链接。讨论愉快!:)

回复文章: 美国警察暴力滥权可能是无解的

@NullPointer #136658 保释金相当于押金,不用交全的,一般是交10%(https://www.attorneys.com/felonies/how-does-bail-work),如果到期出庭还会退还。100万的话一般就交10万,虽然还是很多,但可能像钦明方泽说的那样,警察工会和同事都可以帮忙凑钱(反正到时候能拿回来)。

美国警察在美国收入不算低,尤其考虑同等学历的收入一般在中位数(每家6万刀左右)以下。明尼苏达州的家庭收入中位数是7万刀。还有就是警察属于公务员,福利待遇(退休金、医疗保险)很好。代价则是像消极所说,工作时间长且危险。

回复文章: 论坛随笔

@thphd #137944 除了礼貌问题,我感觉你文中提到的对于“三观”的解释,算是部分在注解一些“潜规则”。例如“追求更公平、更高效的秩序……谈德赛”。

While I agree with these things in principle,有时候分歧出在对于公平、效率、德赛的理解上。如怎么样算是公平合理?怎么定义“效率”?什么是“科学”?这些问题无论是理论还是实践,本身都是多少人争议了多少年都没法讨论出来的问题,所以我感觉对于讨论方式方法的提倡(例如就事论事、尽量保持冷静、不诉诸动机身份等)是比理念更重要也更可操作的东西。

其实礼貌问题也是,像说脏话、问候家人这种事是clear-cut(所以像品葱纵容killreddragon实在是自砸招牌),但例如嘲讽/含沙射影是礼貌还是不礼貌?可能不一定算是不礼貌但肯定算是不友善,而不友善的赶客效果甚至可能超过不礼貌。“以不礼貌回击不礼貌”是否比单纯的“不礼貌”更能接受?这里的尺度拿捏就很tricky了。

回复文章: 为什么这么多洋人政客介绍自己都先写一堆废话?不直接写明自己的官位?

这类的简介都是所谓“自我身份定位”,潜台词是"I value my roles as XXX, XXX, ..., by the following order:"。换句话说,这是对于公众的价值观宣言。

所以翻译一下,特鲁多的意思是,我最引以为豪的身份是父亲,其次是丈夫,再次是党魁,接着是总理。

布林肯的意思是,我最引以为豪的身份是丈夫,其次是父亲,再次是吉他手,接着是拜登政府的国务卿。

他们的潜台词是,我最珍视的是家庭-兴趣,然后才是与公职相关的事业。

@陈士杰 #154663

你介绍自己的时候会说“我是儿子、父亲、丈夫”吗?

美国人的话还真会……不过只有核心家庭成员(也就是不会说自己的父母,只说伴侣和子女)。例如公司破冰自我介绍的时候,很多美国人都喜欢说自己的婚姻和家庭状况;还有写书的作者,简介里都要介绍一下自己的家庭,有时还包括宠物("I live with my husband, two kids and three cats in California"之类的)。有的人做职业talk还喜欢在ppt开头贴一张家人照片,只要数量有限,大家都会觉得很亲切而不觉得这不professional。

回复文章: 🙅🏻‍♀️诚🙅🏻扰

@natasha #134453 我觉得《世说新语》虽说史料价值文化性多于事实性,但是实在很有意思。摘录几段魏晋外貌协会小报八卦:

潘岳妙有姿容,好神情。少时挟弹出洛阳道,妇人遇者,莫不连手共萦之。左太冲绝丑,亦复效岳游遨,于是群妪齐共乱唾之,委顿而返。

卫玠从豫章至下都,人久闻其名,观者如堵墙。玠先有羸疾,体不堪劳,遂成病而死。时人谓“看杀卫玠”。

有些形容容止(除了容貌还有气质风采)之比喻,非常唯美且可以抄袭到情书中

蒹葭倚玉树

朗朗如日月之入怀,颓唐如玉山之将崩

眼烂烂如岩下电

轩轩如朝霞举

濯濯如春月柳

@natasha #134465 要不是我现在已经PUA退役,好想说句“求欺骗感情”:P

回复文章: 🍵茶餐廳🍵

@消极 #127865 我觉得南方系的一些记者还是颇有可敬之处的——敢于逆风而行者都有可敬之处。我认为其最大的贡献在于其“纪实报道”,提供了一种有别于官方主流的叙事,且对很多人产生了影响。其中有人觉得自己是“启蒙者”也没什么,只不过舆论的主动权从来不掌握在媒体人手上,正如被拴着的狗链条的长度只有主人才能调节(事实陈述无侮辱意)。要是知道这点,坚持戴着镣铐跳舞,我向其致敬;要是忘了这点摔跟头,则有点可悲:(。

回复文章: 搬运一些我青年时代就珍藏的情诗,帮大家夺魁第三期!

感谢感谢!都是经典。

李白的情诗写得真好,尤其是相思之情。“上有青冥之高天,下有渌水之波澜。天长路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

当然类似的相思之情,到杜甫这边,就两句话“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李商隐的话,还有一首虽然烂大街了的但还是十分好的《锦瑟》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这首诗对我这种中老年人特别有吸引力,让我想起青年时代。U•ェ•*U

回复文章: 🍵茶餐廳🍵
虽然无法验证,我依然有感

无论世界线收敛还是发散

无论时间如何颠倒盘桓

我都能找到你

我都会为你点燃

从我观测到你的刹那

混沌涌现秩序,主观成为客观

你的存在成为永恒,在先验中流转

回复文章: 是否封禁牙口袋里

@noobtest #143648 新用户可以在主区回帖吗?还是也要等24小时或拿到一定的赞数?

我觉得短暂限制新用户在主区发帖OK,不过认为新用户主区回帖还是应该允许的。

回复文章: 革命党人在缅北设立根据地,与解放军展开对抗,海关边检严查出境

2020年8月有个新闻,《V字仇杀队》全网下架,不知是否和V字旅有关。

该影片8月15日被中共全面下架。在爱奇艺、腾讯视频、搜狐视频、豆瓣电影,以及美团旗下的猫眼电影等平台上,该影片均已消失。

在豆瓣电影中,女主角纳塔莉·波曼(Natalie Portman)的条目讯息中可见“V字仇杀队”,但点开后显示影片不存在。豆瓣条目和百度条目中均删除该片,大多数相关讨论也被删除。

《V字仇杀队》于2006年在美国上映,当时遭到中共封杀,但2012年在中共央视公开播放,并一度登上了微博热搜第2名。
回复文章: 为什么派克笔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论坛需要互动讨论,我看不到派克笔讨论的诚意,更多是扔下(转载)一个问题就跑。

回复文章: 试着翻译了一下北岛的《回答》

@青年 #100005

See how the gilded sky is covered With the drifting twisted shadows of the dead.

这里的drifting用得非常好,很有感觉。我觉得用了drifting,如果不是考虑到翻译的“信”的因素,后面的"twisted"其实都不用了。

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

“凝视的眼睛”,有的地方翻译成staring eyes,有的是gaze,有的是watchful eyes。我在考虑哪个感觉更好。这应该和对“凝视”的理解有关,也即凝视是带着什么样的情绪。staring和watchful都带着一种审视甚至警惕,而gaze则带有thought,curiority甚至admiration的意味。我个人的感觉,gaze更准确些。

回复文章: 女权为什么惹人讨厌

我不知道楼主是具体看了哪些言论而有此感。不过现在女权已经变成了一个“大杂烩”,类似“左派”、“右派”,什么东西都往里装,所以我看了这篇文章第一感觉是满头问号。下面的回复中如果我对楼主的意思存在误解请指正。

让女性作决定,就把男性变成了被挑选的对象。

异性恋婚恋市场的选择是双向的,女性始终在挑选男性,男性也始终在挑选女性。我认为中国女性相比男性在婚恋市场上的主要优势在于数量比男性少。这点和女权主义(无论如何定义)未必有关。有一句俗话,叫“一家有女百家求”,体现的就是传统婚恋市场上男女数量不平等时,女方(家庭)可以对男方(家庭)挑挑拣拣的现象。

现在社会变了,好男人的标准不再是男性之间竞争决定,而更多地由女性来决定了。

这里的意思我不是很理解。是不是说,以前男性会先“打一架”,然后赢的人来挑选女性,所以择偶标准掌握在男性手上;现在男性之间不用打架了,大家排排坐,女性来挑选男性,所以择偶标准掌握在女性手上?如果还是用婚恋市场的比喻来看的话,其实性别内部的竞争始终存在;所以由男方还是女方来挑选,不会造成根本差异,理性来看的话,双方都是优先挑选另一性别中可能选择自己的最优秀者。

不过,恋爱和结婚的选择标准往往不太一样,性格、外表、善解人意等等,对于选恋爱对象的权重会更大;而在挑选结婚对象时,我观察到的大多数中国女性还是会很注重“传统”的指标,例如经济条件和家庭背景。我认为,婚恋市场上女性对于男性脾气和外貌等条件的追求程度,主要取决于女性在多大程度上将婚姻视为“爱情”的结果,还是作为某种“归宿”甚或“职业”。如果是恋爱当然主要是要让自己开心,如果是找归宿当然要考虑各种实际问题。所以女性择偶标准的改变,我认为主要来源于女性经济和职业的独立性以及由此引发的婚恋观的改变,这与女性权力上升有关,但未必和女权主义(无论如何定义)有很大关系。而对男性来说,由于始终被视为应该保持经济和职业独立的个人,所以其择偶标准相对固定,也即会更注重女性的容貌、性情等“恋爱”指标。

为老板辛勤工作比不上花言巧语梳妆打扮

这即是异性择偶观从注重实用转至更追求浪漫爱情的体现。有意思的是,传统社会由于女性将婚姻作为职业,她们早就发现,异性在婚姻中较重视“愉悦感”,也即对她们的性情和容貌非常看重;在那样的情况下,辛勤工作讨好老板=梳妆打扮讨好(潜在)对象。

总之,我认为婚恋市场的选择权和决定权是双方的,其权力消长主要来源于供需关系;女性经济地位上升本身会增加其社会层面的权力(比如在民主国家来说,职场、教育、参政议政等方面的权力),但是未必会提高其婚恋市场的权力;“女性有钱了,养家糊口了”改变的是择偶标准(从实用到浪漫)而非决定权本身。婚恋市场还是要遵循市场规律,一个本身条件一般的人可以订下一万条标准,但是还是大概率找不到符合标准的对象。

最后说下我个人对女权主义的理解(虽然我对微博女权主义有什么流派不太清楚,但是我的理解似乎和楼主非常不一样)。我认为女权主义追求的是不被性别角色束缚的自由选择权,这其实对于女性男性都适用。比如有的男性就是喜欢当home maker,或者希望从事某些传统上认为是女性从事的工作,那么只要他们有此能力,就可以自由地去从事而不会被制度性和舆论性的障碍所阻。之所以女权主义强调“女性”,是因为传统社会女性作为第二性别的依附角色,受到的自由上的限制较男性更多,所以反弹得更加厉害。

( 由 作者 于 4月8日 编辑 )
10
4月8日
回复文章: (转,待FC)王靖渝可能没有美国绿卡
  1. 绿卡看着不像真的。王是没有永居身份还是不愿意上传真实证件,未知。

  2. 侮辱宗教罪名本来就是莫须有,迪拜受到压力后自己后来都否认了,改口说是王没有付清账单。

  3. 假装被迫害,呵呵,当美国政府是吃素的吗?更不用说,当中国国家机器是吃素的吗?

  4. 中共警方对于王及其家人做的事情、以及指挥和纵容舆论对王其家人做的事情,都是有证据的。这不叫迫害什么叫迫害?王如果想要申请政庇不难,何必还步骤1-5搞那么复杂?

总之,王是否有绿卡存疑(可能没有),如果想搞个case申请政庇也有可能,但根本没必要来这么一出。

至于中共警方为了完成任务通过施压国内亲人迫使国外异议者回国受罚的事情先例并不少。这个发帖人是装糊涂?

我发觉有些人一副很社会很成熟理客中的样子,却显得对中共的手段和下限一无所知,真是奇了怪了。

( 由 作者 于 5月30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ttt

@消极 #145452 阿离喜欢你,认为你是链家级人才,你就从了他嘛,好不好?

回复文章: 参加了一场985相亲局

@陈士杰 #116826 为了“爱情”而结婚这种观念成为主流还是近代的事。婚姻是一种社会经济组织/制度,爱情并非其要素。例如古代欧洲,婚姻和爱情是两回事;决定婚姻的是政治考量,婚姻是家族联合,结婚是责任,想要“爱情”得找情人。中国长期以来也是如此,虽然一直有追求“爱情”的文艺作品,但婚姻制度稳定后“爱情”就被日益视为诲淫诲盗的东西。由于经济形式的变化,基层的家族制逐渐解体,追求个人自由的思潮崛起,所以“爱情”在婚姻中的作用越来越高;但即使这样,结婚还是被很多人视为一种责任,而不仅仅是个人选择,这也算是传统观念的延续。而且在中高阶层中,基于家族/家庭的联姻还是挺多的。

如果结婚就是搭伙过日子,难道一个人养不活自己吗?非要和别人同居才活得下去?还是单纯为了传宗接代?这种人生好无聊、好悲哀啊。

我个人同意你的说法,不过也有很多人非常重视传宗接代和基因延续,还有人就是希望找个还过得去的人作伴,这都可以理解。所以理想的状况是大家都能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不要干涉别人的选择。

回复文章: 中国网民为躲避言论审查,与品葱玩起了猫鼠大战

@rebecca #11873780 我怎么记得是第二,仅次于懦夫斯基?

回复文章: 🍵茶餐廳🍵

回复文章: 【更新中】哲学中的思想实验(更新至问题四)

@libgen #138127 很有意思的情景。我会加入正文中。

房中人能不能理解中文?

我认为这主要在于“理解”究竟是什么。我同意Lhermitte的说法,根据“理解”的是什么东西,相应的检验标准会有不同。人类“理解”事物的高级标准,往往是能应用到不同的场景上,甚至产生“创意”(创意本身的涵义也值得深思),从旧有事物中生出新事物来。

以下纯属我的假设:AI“感知”的外部世界是信息(一串数字),人“感知”到的也是信息(神经信号);AI的理解过程是将感知信息作为input并跟随固定的程序产生output,人也是将感知信息作为input根据某种程序产生某种output。可能(目前的)AI和人类思维的重要区别,在于input信息的形式以及处理信息的程序非常不同,因为生物过程与机械过程有很多区别。还有就是AI的output即使是概率性的,依然是一列事先设置好的可能结果;人的output结果序列则有“意外性”,而人类历史上“质”的变化往往就来源于这种小概率却难以预测的“意外性”——当然也有可能后者只是出于人本身的认知限制,因此无法对自身进行完美建模。

回复文章: 几位?

@rebecca #104088

但是占领来占领去,都是占领相对高地(比如:自己的观点应该被对方容纳),而没有占领绝对高地(比如:自己对网站的发展起到正面作用)

这件事上,我一点不想管谁占领什么高地,哪里的地更高。从网站发展来说,我觉得这么一场吵架,伤不了品葱,也伤不了2047,长远(=几天)来看没有任何作用。我关心的只是某些个人,不是网站。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20 05:51 )
回复文章: 中国家暴问题是否相比其他国家更普遍存在,或更少得到惩罚?

要看和什么国家比。假如把家暴定义为家庭内丈夫对妻子施加的暴力,女性经济社会地位越低的国家家暴率越高。

其实家庭暴力不仅是丈夫对妻子,妻子打丈夫的情况也不少,不过因为体力差异,真的打起来男人力气大,造成的伤害也大。此外父母对子女、子女对老年父母的家庭暴力也不少。

国内的传统是把家庭暴力(无论是夫妻之间还是父母子女之间)都视为家务事;警察管了没好处,还容易惹上一身腥,所以大多数情况下也就劝几句,懒得管,除非真的造成恶性事件了。

回复文章: 今日听闻2049BBS可能被接管

@厠所管理員 #6 我是真不知道谁在后台控制这个网站。

回复文章: 🍵茶餐廳🍵

@natasha #133357 kinetic drawing

回复文章: 所谓“精英”,醉酒长文,请忽略逻辑。

@hamilton #123303 ……我发觉了,本站最“消极”的是您老……

我很同情这位老兄,不过我感觉他NIW都拿到了(是在等排期?),考虑到他的profile回国也不是唯一的后路,大概还是感觉太累了。换句话说,比较中美两国的定居立业成本,美国现在走人才绿卡的路实在成本太高,很多人觉得不如回国。而且说实话,他的H1B抽签经历,我听到过各种相关倒霉故事中,属他最倒霉……

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什么公平。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真正的“精英”如此,更何况普通人。人的境遇如果有一半为其能力决定,已经算是不错。然而so what? 我认为做事只有一个原则,向前看不后悔。

回复文章: 【欢迎批评】首页制宪我见(兼回thphd)

目前士杰的“宪法”是他【独自】起草制定并且冠以【个人的网络化名】。

我的理解,士杰的宪法体现了他对于民主中国政治体制的系统化构想,类似某位学者就一个公共问题进行研究和理论构建。认真做研究、写东西这件事,本身值得肯定。至于是否会得到应用,这是很多条件决定的;在网络上公开发表既不是充分也不是必要条件。

目前活动的2047上活跃人数寥寥无几,远远未达制宪所需的【大部分人】,而且为数不多的几位用户产生的观点恐怕已经形成了一个同温层,对于士杰的质疑声很小

制宪无论是在网络还是在现实政治中,从来就是小部分人搞的。在中国的政治环境下研究制宪,更是只有到墙外了。当然不是说2047的网友就比其他人更有资格“制宪”,每个感兴趣的人都可以尝试(例如我记得守法刁民也起草过宪法)。问题是在目前阶段有兴趣写宪法的人不多啊。关于“同温层”的问题,我觉得有质疑或者建设性意见完全可以提出,我个人只是对于不讲具体内容或者不提出具体意见,直接甩一句“太烂了”“没意思”这种做派不太喜欢。

缺乏【法律专业人士】

这确实是个大问题。专业人士的意见是最宝贵的。但难题是制宪这种事不可能直接到墙内法律圈子里去征求意见……

对【在2047制宪】不感兴趣不等于对【制宪】本身不感兴趣,到时候时局大变了,很多人会表态的。

罗马并非一日建成,“民主”也并非改个国号或者执政集团就能达成,而是需要政治常识的探讨、传播、积累,需要长期的工作(未必是“全民启蒙”,但至少需要有一定比例的人具有政治常识)——而这个工作不能“等到民主了”才来做。做这些工作,自然不必限于2047,也可以找其他平台进行此类讨论,但首先必须得有人花这个时间精力来做这些看似“在目前没有意义/应用价值”的事。而做这些工作的人,无论在什么平台,我都十分敬重。

回复文章: “1117”特大网暴案案情通报

(๑◔‿◔๑)

回复文章: 【更新中】哲学中的思想实验(更新至问题四)

@observerEDGE #152055 操纵钢琴->机械臂->飞机这个例子很有意思。从效果上来讲,只要某个input能稳定地带来某个特定的output,这个input是什么,以及中间过程是什么,似乎无关紧要;但人们在说某种“技能”的时候,有时会假设了此技能包含了input, process and output。

所以或许问“AI是否真的能理解人类语言”,或许类似于问“人类是否真的能飞”,有刻舟求剑之嫌——用人类的“理解”过程来要求AI,正如用鸟类的“飞行”的方式来要求人类;AI无法像人类一样思考,人类无法像鸟类一样飞行,但AI和人类都能达到“理解”和“飞”产生的output。

突然想到,人类的习惯性视角其实相当自我中心,因此在流行文化中,“外星人”具有人类的特点,“人工智能”也好像要有对应的人类器官甚至人类特性才算完整。但其实并没有这个必要。

回答问题: 墙外是否有中文论坛、社区,使左派能正常进行交流?

@inferior #123737

就我身边认识的北大人,最粉蛆的那种都对马会的人抱有同情。

那是因为马会的人做的是道德高点的事,为弱势群体发声呼吁、提供帮助,哪怕因此影响了自己的利益。如果认为左派追求公平和平等,他们确实是在用实际行动贯彻左派的理念。

其实无论国内的“左派”“右派”甚至不谈政治专门做NGO和社会工作人,都有为弱势群体发声呼吁的。我以前知道一些研究贫困问题、搞职业培训教育、提供法律援助的人,多是自由派和新左派的混合。前几年北京驱逐“低端人口”,为此声援者也是遍布政治光谱。这些时候都让我感到,联合并非不可能,只要有一个具体的目标,聚焦在做具体的事上。国内的问题不是政治立场分裂,而是没有民间组织的成长空间。无论什么“派”,一旦有影响力,就会被打压或者收编,没有别的路。

( 由 作者 于 2021年1月27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调查】你认为这种言论应该保留还是删除?

先感谢站长征求大家的意见。

我个人偏好的话,认为这则言论在水区没问题,除非刷屏。不过其实这则言论和这位用户怎么处理我都没有什么所谓。

如果站长搞的信用分制度运作良好,类似的言论密度和可见度都应该会很低。

每个私人站点/论坛必然有某种意识形态偏向和管理风格,就像公司有自己的产品特色一样。寻求这种产品特色的人会为其吸引,反感的人会离开。意识形态偏向是站长以及用户共同决定的;管理风格则是站长决定,但管理风格和意识形态也有关系,例如鸽派和鹰派对于言论自由的观点显然会有不同,以及管理员对于符合自己意识形态言论的容忍度一般比不符合自己意识形态的容忍度更高——这也是人之常情。

这则言论本身的话,我个人觉得不仅是物化女性也是物化男性(“男的更没有什么价值因为男多女少”),就是强调人类除了繁衍生育以外没有价值。如果站长和大多数用户都认为人类除了生育以外还有别的价值,那么这种言论会引起不适,相当于某种噪声。但如果在一个用户普遍相信相信生殖能力决定人类价值、没有后代=没有人权的社区,这种言论大家都会觉得OK,也不会引起不适,属于和谐的音乐声。

管理上来讲,怎么处理主要还是在于站长对于站点“噪声”的判断和应对思路。因此我觉得如果要考虑民意的话,至少有两个方面:

  1. 大家对于某言论本身的总体偏好,包括对其意识形态、讨论方式和信息含量的看法,觉得其是否有正价值(如符合自己的意识形态、说话礼貌、提供真实有效的信息一般有正价值),是否有负价值(如与自己的价值观冲突、辱骂他人、提供假信息一般有负价值)。

  2. 大家对于自己认为的“噪声”的容忍程度。有的人能够完全忽略噪声,有的人可以忍受一定音量的噪声,有的人则对噪声非常敏感。此外,还有不少人认为有一定比例的噪声是desirable的,驱逐一切噪音反而会让这些人对站点的认可度下降。

作为站长,也可能有不同的priorities:

  1. 如果priority是保留目标用户并吸引更多目标用户的话,理论上可以通过将用户的偏好和容忍能力进行量化,得到一个threshold value(“阈值”?),言论超出这个阈值属于负效果,应该删除;用户累积言论超出这个阈值属于负贡献,应该封号。这种考量的极端、也是最简单的情况就是目标用户={站长},这时标准取决于站长本人的偏好和容忍度。但在需要考虑很多人的时候,现实中很难精确地建模和估值,但是可以进行试错。

  2. 如果站长的priority是某种言论自由的标准(显然对于言论自由为何1000个人有1001种理解……),那么就是以某些规则为导向(例如“除非发外送茶广告,否则不删帖控评”),并通过实际案例来进一步定义规则,例如什么言论是必须删除的,什么言论是不应该删除的,什么言论是模糊地带,等等。

回复文章: 小瑤關於拉黑的幾句話

我能感到瑶瑶的友善,个人也赞成拉黑别人要谨慎这一倡议,因为我觉得即使是和自己相性不合的人,很多时候说的话也很值得一听,而且可以了解他人的想法。不过网友们的性格处事千差万别,逛论坛的目的也不同,例如有人就是想和几个朋友聊聊天,有人只想吸收某方面信息,这种情况下拉黑只是另一种形式的“自定义小圈子”。

因此,我觉得瑶瑶也不用太担心。首先,如果一个人到处拉黑别人,结果就是没什么人敢和ta说话,还可能遭遇报复性拉黑,所以这件事在可能对他人造成心理伤害的同时,自己也会承担成本。其次,网友们的性格处事千差万别,会有喜欢用拉黑来筛选言论节约时间的人,有一言不合拉黑后调整好心情又拉回来的人,有拉黑一两个人的人,也有谁都不想拉黑的人,等等。只要尽量保持这种多样性,就不用太担心集体拉黑问题。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