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 - 爱狗却养猫
爱狗却养猫 躺平美人膝
回复文章: 墙国蛙蛤蛤:编程随想疑似被抓

@爱狗却养猫 #144065 update:编程随想微软网盘的几个链接,几个小时前都失效了,但目前又重新工作。总之,微软网盘链接似乎不太稳定。

回答问题: 未来人类能否听懂猫狗等宠物的语言?

@北条沙都子 #143947 喵喵喵,喵呜喵,喵喵喵喵呜喵呜咪!

回复文章: 墙国蛙蛤蛤:编程随想疑似被抓

编程随想的微软网盘链接已经失效……

例如:https://onedrive.live.com/redir?resid=F5B0090663FEEADA!742

回复文章: 品蔥用戶對編程隨想被捕消息的質疑

@KingSager #143906 电视认罪主要是宣传效果,且往往对应于某项运动/法令。例如如果王靖渝被成功“网上追逃”,肯定会有电视认罪,这是对应所谓“侮辱英烈”的法律的。此外,蜡笔小球和王都造成了舆论上的影响,所以电视认罪是有个“交待”。但是编程随想的事例,本来在墙内根本“不存在”,电视认罪只会替他宣传。

虽然说有时中共因为上级喜好的原因,会做出某些看上去很不理性的决策,但总体来说,他们做事还都是有明确目的的。如果他们的目的是为了震慑反贼,那么不用电视认罪亦能达到此效果,只要把消息放出去就是。如果他们的目的是为了邀功,那还确实有那么一点点可能。

回复文章: 春日及其他杂诗

@国家主席习近平 #143951 AI写诗的思路似乎是:找到古诗中常用的意象用语,标注平仄,将每个意象和一些主题相关,根据输入主题随机抽取并按照平仄和组合意象和常用短语。

回复文章: 🍵茶餐廳🍵

@消极 #143814 老鼠没有办法给猫系铃铛,但如果老鼠足够聪明可以想办法让猫主人给猫戴上。

回复文章: 各位站友认为「刘思桐」是真的弱智粉红,还是反串?

我同意陈士杰的说法,训诫书是粉红在钓鱼。

引用对于各种判决书训诫书很有经验的推特账号中国文字狱事件盘点

经鉴定,刚才所发的刘思桐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极有可能是伪造的,故删除。
文书编号开头为“京公东”,是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的代码,而标题里的处罚机关是双榆树派出所,为海淀分局所属,文书内也有多处笔误和疑点。
但文书所指的翻墙被罚这类事件是确实存在。

— 中国文字狱事件盘点 (@SpeechFreedomCN) June 15, 2021

看了下品葱上那个帖子,那个什么反串又被举报等等的操作真是看不懂。真是老了唉 >_<

( 由 作者 6月17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品蔥用戶對編程隨想被捕消息的質疑

大纪元新出了一个报道:https://www.epochtimes.com/gb/21/6/16/n13026371.htm。其中提到:

6月16日,上海一位知情者赵先生向大纪元证实,“编程随想”被抓的消息是“非常确定的已知的信息”,但目前相关消息很少。
……
赵先生对大纪元记者说:“我这个信息很少呃,我只知道他被上海的公安给逮捕了,然后我通过其他的渠道推断出来时间是5月9日至5月12日之间被抓捕的,然后他现在正在被施以酷刑。”

在“编程随想”5月9日最后一条博客文章下方,有一则5月24日发表的题为“编程随想家人求助”的留言,表示“编程随想”失联,很可能出事。此后,再无后续消息。

赵先生表示,目前无法确认留言者是否“编程随想”的家人,但留言中提到的“华东某大城市”与赵先生掌握的“上海市”是一致的。

从内容来看,赵先生疑为蓝宝石(sapphire_is)本石。但是从那条家人爆料上推测的被捕时间应为5.17-5.24之间(5.24一周前),与蓝宝石推测的5.9-5.12的日期不符。

说实话,我觉得蓝宝石和蛙蛤蛤为接受采访而把姓氏都透露了(如果是真的),还是担了风险的。光是为了“蹭热度”没必要做到这份上。可惜依然没有更多有用的信息。

回复文章: 品蔥用戶對編程隨想被捕消息的質疑

@消极 #143799

所以长时间来看,P(不发帖)=P(意外)+P(被抓),也即,P(发帖)=1-P(意外)-P(被抓)

且,P(不被抓|发帖)=1

因此,P(不发帖|不被抓)=1-P(发帖|不被抓)=1-P(不被抓|发帖)*P(发帖)/P(不被抓)=1-(1-P(意外)-P(被抓))/(1-P(被抓))=P(意外)/(1-P(被抓))

因此长期,P(被抓|不发帖)=P(被抓)/(P(被抓)+P(意外)/(1-P(被抓))*(1-P(被抓)))=P(被抓)/(P(被抓)+P(意外))=1/(1+P(意外)/P(被抓))

所以说到底,对 P(被抓|不发帖)的推测取决于对 参数 a=P(被抓)/P(意外) 的推测。对朝廷抓人凶残性相对意外概率的经验判定越高,则认为 P(被抓|不发帖) 的可能性越大。

好像搞得太复杂了。其实就是长期 P(被抓|不发帖)=1-P(意外|不发帖)……


我个人来说,考虑到朝廷近年来抓人日渐凶残,认为对编程随想来说,a>2,所以认为长期(不用一年,几个月即可)来看,P(被抓|不发帖)>2/3;目前这个概率则已经超过 1/2。Therefore the anxiety is based on math.

( 由 作者 6月17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墙国蛙蛤蛤:编程随想疑似被抓

@消极 #143731 具体情形我当然不知道,但是常理推断,端点星的github账号当然应该在端点星主要运营者手上,除非有其他人分享账号且改了密码。

回复文章: 淡出江湖,不会走远

@消极 #143759 您大概是中央银行或者美联储的干活。

回复文章: 淡出江湖,不会走远

丁兄太谦虚了。你是一个温和、友善、博学的人,而且在历史、宗教、心理等问题上很有造诣。能够在47认识你是我的荣幸!

恭喜找到工作!俺当初给你算过一卦,事业感情双赢(=赢两次)。工作忙碌亦要注意身体,祝醒掌天下财,醉卧美人膝!

每次我有疑惑,或者想了解本站的过去,养猫兄都会用详细长篇的回帖来回复我。

作为算命先生,俺爱好八卦,所以也善于絮叨。丁兄耐心倾听,十分感激。:)

我尽量保持每天上线看看新闻,近评。只是不会像以往那么活跃了。隔天我会把本文转水。

大家上论坛的目的不同,目的之一就是放松聊天,想说话说几句,不想说就不说,才叫放松~另,不用转水啊。

回复文章: 品蔥用戶對編程隨想被捕消息的質疑

@Provident #143706 是的,我也觉得两者有点像。恶俗一案中红岸基金会对赵家人身份信息曝光直接负责,也是由国安负责侦察。

@Provident #143708 我个人也不认为会有电视认罪。不过端点星的敏感程度我认为不如编程随想。

回复文章: 品蔥用戶對編程隨想被捕消息的質疑

这是荣誉非国民的推测。关于四种可能性的推测我觉得有道理。

当情况1和2均处于未删除状态时,意味着当局并未掌握编程随想的密码(否则必然会立即删除这些眼中钉肉中刺)。

同意如果当局掌握了编程随想的账户信息会删除其博客和项目,但在时间上我有异议:即使中共掌握了密码,也未必会立刻删除,可能有收集证据的需要、某些不为人知的考虑或者只是chain of order要花时间。用恶俗维基的案子做一个佐证:恶俗网站的admin在19年中就已经被警方盯上,目前被认定为主犯的牛腾宇8月被捕,理论上可以8月关闭,而恶俗维基正式关闭是在10月中旬。

同理,如果当局已经证实了编程随想的身份,则大概率会在7.1之前以电视认罪的形式“献礼”。

中共使用电视认罪的频率已经越来越低了,部分原因是国际影响太差(顺便推荐一个有意思的阅读:《被电视认罪5年后,他让央视在全球丢执照、被调查》)。而且编程随想本身就是匿名人士,是否会以“电视认罪”形式献礼我个人存疑。关于电视认罪的一些数据,引用维基:

据德国之声引述“保护卫士”的统计……2013年至2016年,大约每月有一个电视认罪视频出现……截至2018年2月,中国共有45宗在电视上播出认罪视频的案例,半数以上为“人权案例”。这些案例中的被捕人士在电视认罪时均没有被定罪。……到2017年电视认罪数量大幅减少,当年只统计到2起电视认罪案例。电视认罪案例数量减少的同时,法庭认罪视频则明显增加。

安全部门(涉及此事件的大概率是国保,小概率是国安)仍然需要向上提出尽可能确实的证据

我想引用一位政法系统人士的说法:“编程随想的案子归国安是很有可能的。‘太子党关系网’的项目是‘用公开信息编篡情报’,按照定义,是‘间谍’行为,近几年有很多这样的案子。”

回答问题: 如何避免在本站注册答题时被画像?

抱歉我离个题……楼主这ID,是在膜BE4,还是在膜品葱admin?

回复文章: 🍵茶餐廳🍵

@如果我是国安 #143674 ………………大概?

我又想了想,其实最主要是编程随想这次的情况太过反常,而且根据过去的经验中共抓人从来凶残,所以我本身认为他凶多吉少大概率被抓了。因此任何说他出事的小道消息都在我潜意识里由于证实了这种猜测而增加了credit,即使其中有破绽。

回复文章: 是否封禁牙口袋里

@thphd #143656 如果有人在水区发的帖子质量很高,管理员转到主区,但是一时还没有足够的赞,那个人是否能在自己被转到主区的帖子下回复?

回复文章: 如果中国民主化之后,一个曾经的政治犯犯罪了,法官可以因为其对民主化的贡献对其轻判吗?

@陈士杰 #143655 是的,在实际判决中都会有个量刑范围,而且法官有很大的自主裁量权,所以如果法官觉得某人贡献很大给其判了量刑范围的下限,那也是合法的。

回复文章: 🍵茶餐廳🍵

@如果我是国安 #143647 或许后续就是蛙蛤蛤本蛤接受了自由亚洲的采访。

回复文章: 如果中国民主化之后,一个曾经的政治犯犯罪了,法官可以因为其对民主化的贡献对其轻判吗?

法律的具体执行另论,但我认为在理论上,曾经的贡献不应该成为某种法定特权。

特赦是另一套逻辑了。从规则上来说,总统/总理要特赦那是行政系统的事,但是司法系统还是应该按照统一规则判决。

回复文章: 是否封禁牙口袋里

@noobtest #143648 新用户可以在主区回帖吗?还是也要等24小时或拿到一定的赞数?

我觉得短暂限制新用户在主区发帖OK,不过认为新用户主区回帖还是应该允许的。

回复文章: 是否封禁牙口袋里

这位网友是水了点。我建议先沟通警告。

此外我也认为主页帖子字数不应太少。即使是问问题,也应该用几句话表示一个完整的idea,包括为什么提出这个问题,对此问题已经存在的主流解答(如果有的话),问题中关键词的基本定义等。

@MasterChief 建议的精品区我个人很赞同。2049的老帖子和2047的帖子中都有一些很不错的内容,如果能趁此机会整理出来也是好事。如果建区不便,或许可以开一个帖子由管理员共同整理精品内容。

回答问题: 请各位技术大佬回答,中共是否有真有技术识别前置代理后的Tor流量?

这个在另一个帖子里有讨论,总体结论是这种说法不可信。我直接搬运大佬的回答:

Surge #143477

1. 前置代理协议可以有很多,Shadowsocks、Vmess、HTTP、OpenVPN、IKEv2等,同时使用这些协议翻墙的人保守估计也有几十万到百万。
2. 可以使用多个前置代理,比如VPN套HTTP作为Tor的前置代理。
3. 前置代理不一定都走Tor的流量。前置代理首先是加密流量,DPI充其量也只能检测包的特征。代理的流量混合Tor和别的流量,又如何检测?
4. 破解AES等加密协议,目前的算力无解。
5. 编程随想可能采用类似自由门的免费匿名服务作为前置代理,从不使用实名制VPN。

~~在没有量子计算机的时代,在几十万上百万个,混合的加密翻墙流量中,深度包检测出Tor的流量特征,还在没有攻破Google服务器的前提下,识别到了某个人。~~

结论非常荒谬。
那家合作公司这么牛的技术,足以让数学与信息技术科学翻开新的一页,改变人类的历史了。

但他有一点说的不错。Tor在墙内不是主流翻墙方式,Tor官方的统计数据,墙内日活量也就几千左右,确实可以筛选甄别。所以不要在墙内直接使用Tor,包括经过Meek网桥中转。共匪目前可能没办法解密Tor的流量,但是GFW可以识别Tor的流量特征。**墙内使用Tor一定要结合前置代理,前置代理也要是可靠的。**

----------------------------------------
你的前置代理因为某些原因变慢了,换个时间上网、节点和代理工具可以解决。不是Tor的问题。

----------------------------------------
论文是meek网桥的识别,解密Tor流量还是不可能的。因为墙内Tor用户日活数很低,识别出Tor流量之后在运营商那里蹲守容易排查。如果在欧美国家,Tor日活达到百万级别的,排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我建议墙内用户不应直接使用Tor翻墙,包括通过网桥。量子计算机问世之前,识别VPN+Tor的流量的可能性无限接近于0。

thphd #143556

技术角度,上面Surge网友已经提过了,所谓前置代理+tor流量识别,暂时是做不到的。如果前置+tor可识别,就意味着前置代理本身也可与非翻墙流量区别开,换句话说各位的梯子应该全都瞬间爆炸才对。

而且前置是个umbrella term,我用wireguard套v2ray也叫前置,你用AI能检测出来里面有tor,图灵奖拿稳

这个“外包公司职工”,虽然级别低,但是从技术路线到跨省抓人到秘密审讯都知道,看来六扇门办事透明度这几年有显著提高:)

总的来说,这段文字并没有提到任何大家之前不了解的、可验证的内幕,作为随想的读者之一,让我写我也可以写出来这么一段。既然没有增加任何新的知识,暂且当成文学创作。
回复文章: 墙国蛙蛤蛤:编程随想疑似被抓

@Provident #143640

而端點星創始人被抓后,2049bbs被亦被關閉。

端点星志愿者是4月被抓的,2049bbs7月关闭,不过端点星的github一直还开着。在政治犯案例中,人被抓了但账号还在的情况不少。我的感觉是公安也好国安也好,不会干多余的事,只有被特别要求“关闭XX网站/账号”时才会动手。

编程随想可能比较特殊,毕竟当初他引起注意就是因为在github上揭露赵家人关系网。我倾向于认为,如果他被抓了且账号泄露,中共至少会关闭太子党项目。如果这个项目过几个月还在,或者他没被抓,或者密钥被销毁。

回复文章: 墙国蛙蛤蛤:编程随想疑似被抓

@如果我是国安 #143598 谢谢你!你另一个帖子分析得很好。现在也只能等消息。

@Provident #143617 是,Sapphire有的话说得挺有道理的,可惜对于编程随想目前的情况没有提供更多有价值的信息,只是让人增加焦虑。

回复文章: 墙国蛙蛤蛤:编程随想疑似被抓

@如果我是国安 #143542 我同意您的观点。而且现在的情况是,即使这件事真是“可信”的,或者宁可信其有,对于编程随想的身份网友也根本无从查起——除非亲友圈子里恰好有一个最近去上海出差然后失踪的人。

从各路小道消息来说,最大的矛盾就是时间(据“国安内线”说法是5.9之前,据“家人”说法是5.17~5.24,根据最后活跃时间则是5.9以后)。

回复文章: 墙国蛙蛤蛤:编程随想疑似被抓

@如果我是国安 #143537 不过可以说明墙国哇哈哈对于这个消息比较相信,至少不像是他编造的。

回复文章: 墙国蛙蛤蛤:编程随想疑似被抓

还是推特上的信息。Sapphire也是推特上比较有名的人物……

https://twitter.com/sapphire_is/status/1404566200621883394

回复文章: 墙国蛙蛤蛤:编程随想疑似被抓

https://www.rfa.org/cantonese/news/arrest-06142021121609.html

上了RFA……

曝料人許先生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日前他從可靠渠道獲知「編程隨想」出事,決定冒險公開消息令公眾關注「編程隨想」的處境。
許先生說:近日我通過我自己可信的渠道,得知它們抓了「編程隨想」,正在進行嚴酷的審訊,爭取在中共建黨一百周年立大功,這種級別的犯人關進去都用假名登記,它們對這樣一位有良知,而且能力傑出的人迫害,我無法接受,儘管有風險,我還是得把消息傳了來。

关于高级别政治犯都用假名的事,确实……

如果编程随想被抓,其真实姓名可能不到一定级别没法知道。

回答问题: 想请教一个关于经济学,听起来有点蠢的问题

价格上升,商品交易量下降,进而该产业的劳动力和原材料需求都会下降。

总之在封闭系统中加税,根据理论对于经济总是有副作用的。不过在实践中,税收怎么使用非常重要。有研究发现税收用在基础设施上对于长期宏观经济有正面作用,此外历史经验表明国家资源用来开拓海外市场也可以促进经济(因为可以增加需求)。

说到这里扯一句,我觉得中共在经济上真不算蠢,事实上很多经济政策的大方向还是有章法的,不过在实施中浪费严重、而且经常政治绑架经济罢了。

回复文章: 墙国蛙蛤蛤:编程随想疑似被抓

@natasha #143498 @消极 #143516 如果是被抓总得有个说辞。如果一时没有说辞,那家人那边只能知道此人失踪了。如果能得到正式的消息(如拘留通知书)至少是要审讯完成以后。

我还是倾向于认为墙国蛙蛤蛤是真的从他认为的内部人员那边听到了信息;但我觉得对方动机不明。如果编程随想被抓需要大家帮助呼吁联系媒体,最有帮助的信息是其真实身份(此事可以参考端点星志愿者失联后,将其真实身份和匿名身份联系起来的人其实是好意),但爆料中缺乏相关信息。或者说,整个爆料中唯二的信息量即是时间(5月9日之前)和地点(上海),前者看来还是假消息(因为编程随想5月9日还有回复),硬要说的话作用就是强调了5月9日这个日期。

如果爆料人是善意,那么大概他的信息就是:谁家里有人5月9日在上海失联了,你家人可能就是这个编程随想,自求多福吧。

如果爆料人是恶意,那么他很可能是故意通过墙国蛙蛤蛤放出消息,起到恫吓翻墙反贼、提供误导信息的作用;此外还有可能他们也不知道编程随想怎么了,所以以此方式试探。若是后者或许还会有进一步的试探动作。

总之现在简直就是薛定谔的编程随想——除了知道他出事了,在一个“黑箱子”里,此外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有可能。

回答问题: 【假如我是那个国安内线(有可靠渠道)】关于蛙蛤蛤爆料编程随想被捕的几个问题(更新整合版)

如果有编程随想失踪的猛料,我为什么不选择爆料给BBC,纽约时报,自由亚洲,德国之声,总有一款适合要搞大新闻的我。我把这个猛料抖给实名上网的墙外媒体而不是匿名上网的神必人,难道不香嘛

这的确是个很大的疑点。如果是诚心“爆料”,选择乳包Youtuber作为爆料对象、提倡声援又不说出编程随想的真实身份是很奇怪的决定。

假如我是国安,且已经和蛙蛤蛤【确认身份】……我是怎么和蛙蛤蛤【确认身份】的?

所谓的【确认身份】或许只是“相信对方为国安”。例如哇哈哈如果以前曾经从对方那边得到过一些消息(如谁被捕,谁被放,什么时候风声紧),后来得到印证,就更可能相信对方所宣称的身份。

回答问题: 【假如我是那个国安内线(有可靠渠道)】关于蛙蛤蛤爆料编程随想被捕的几个问题(更新整合版)

我相信哇哈哈本人没有说谎,但是其“国安联系人”的可靠性和动机都未知。

回复文章: 墙国蛙蛤蛤:编程随想疑似被抓

@Surge #143477 感谢分析!

补充:目前看来“编程随想被抓”的几个小道消息(家人自白,VPN+Tor检测,国安内线透露其在上海被抓)是成套而互相印证的。其中如果有一个不实,则整体不实的可能性上升。

回复文章: 20210614,编程随想被抓?不造谣,不信谣,不传谣

党国对于反对者,不是先让对方在公开场合大声讲话,然后把他批倒批臭(这种情况往往是对方在党国没怎么注意的时候已经讲了很多话了),而是采用对付政治犯的传统做法:先割舌,再处置。

党国对大多数人的宣传策略,始终是岁月静好,而不是把自己血淋淋的手给他们看。所以大多数人始终认为他们生活在一个正常的国家,而不是处在电网的包围中。

至于震慑反贼,其实只要在反贼常去的圈子里定点投放就可以了。例如这次编程随想的事情不排除是党国通过反贼大V放出假消息恫吓;但墙内没有报道这件事本身,不说明问题。

回复文章: 20210614,编程随想被抓?不造谣,不信谣,不传谣

我也希望编程随想没有被抓。但是您说的“如果编程随想已经被抓捕,官方一定会大张旗鼓的宣传。如果有可能,还会让他电视认罪”“官方媒体上没有编程随想被抓捕的通报”就代表没有被抓我个人有异议。

复读一下我另一个评论(那个是我在另一个帖子下评论的,是因为看到编程随想博客评论区一些网友的话有感而发):

有一种说法是中共如果抓到了编程随想一定会大肆宣扬电视认罪,但其实这种措施一般只针对国内有一定舆论影响力、“罪名昭彰”、认罪有利于内宣的人(例如如果王靖渝如果被跨国抓捕就肯定会被公开)。“电视认罪”如果要杀鸡儆猴,观众往往也只限于要警告的那批人(比如官员内部传看某个落马官员的认罪书)。绝大多数情况下政治案件都是无声无息地处理的,根本不会大张旗鼓地宣扬。对中共来说这种事好说不好听,而且反而会给政治犯宣传,给对手“递刀子”。

例如端点星案,如果不是志愿者家人拼命发声,国内媒体根本不可能有报道,两个人只会这样静静失踪、静静审问、静静关押、静静审判。因为各种维权活动而被控“寻衅滋事”“煽动颠覆”的政治犯抓了多少人,有几个是大张旗鼓处理的?现在连裁判文书网上很多政治罪(寻衅滋事、山巅等)文书都直接移除了。

随便打开一个记录中国政治犯的资料库(例如“中国政治犯关注”),能在墙内媒体上见光的有几个?就算是经常翻墙的人,这些人又听说过几个?

回复文章: 墙国蛙蛤蛤:编程随想疑似被抓

@observerEDGE #143430 @thphd #143453 我也希望是杜撰。这个“家人自白”里最奇怪的地方就是所谓“华东大城市”刚好和“上海”对上,所以如果真是杜撰可能是黑皮系统性地放出谣言。另一方面来说,也有可能是知情者假托家人放消息。

另,有一种说法是中共如果抓到了编程随想一定会大肆宣扬电视认罪,但其实这种措施一般只针对国内有一定舆论影响力、“罪名昭彰”、认罪有利于内宣的人(例如如果王靖渝如果被跨国抓捕就肯定会被公开)。“电视认罪”如果要杀鸡儆猴,观众往往也只限于要警告的那批人(比如官员内部传看某个落马官员的认罪书)。绝大多数情况下政治案件都是无声无息地处理的,根本不会大张旗鼓地宣扬。对中共来说这种事好说不好听,而且反而会给政治犯宣传,给对手“递刀子”。

例如端点星案,如果不是志愿者家人拼命发声,国内媒体根本不可能有报道,两个人只会这样静静失踪、静静审问、静静关押、静静审判。因为各种维权活动而被控“寻衅滋事”“煽动颠覆”的政治犯抓了多少人,有几个是大张旗鼓处理的?现在连裁判文书网上很多政治罪(寻衅滋事、山巅等)文书都直接移除了。

( 由 作者 6月15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摩根疫苗有效性报告出炉,国产疫苗披荆斩棘大获全胜

@MikamiMika #143468 是,“不提供感染保护”

注意以下为墙内链接:邵一鸣:我国目前疫苗定位是二级预防,“防发病”而非“防感染”

每经讯打了新冠疫苗仍被感染是怎么回事?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世界卫生组织疫苗研发委员会顾问邵一鸣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打了疫苗还会感染的情况确实存在。疫苗的保护作用可以分为三级,一级预防是防感染,可以保护接种者不感染,这是最理想的;二级预防是防发病,或者说使轻症不变成重症甚至发展至死亡;三级预防就是哪怕感染了,有一点症状,但体内病毒量很少,很难传给别人,即防传播。我们现在疫苗定位是二级预防,保护率是针对发病的,不是针对感染的。所以会有一些人打完疫苗也可能被感染。

回复文章: 【投票】永久产权+房产税和有限产权+无房产税,你觉得哪个更好

@政治局局长 #143421 房产税和学区/择校相关是因为两者都有明确的地域性,消费税的话这点就要差一点。

房产税养公立学校对无孩子的居民是不公平的

从另一方面来讲,没有孩子的居民可以把自己在好学区的房子或租或卖,然后买一个地区不错但是学区一般的房子。只要房地产市场足够开放,选择还是很多的。

回复文章: 【新人报道】各位晚上好

欢迎!请注意个人信息保密,政治环境严酷,务必先保全自身。

Survive and thrive.

回复文章: 墙国蛙蛤蛤:编程随想疑似被抓

如果是假消息,也有一些可能。例如黑皮也不知道编程随想怎么突然不见了,所以故意通过非正式渠道放出消息,探探究竟(甚至有可能对不同的人放出细节略不同的消息)。另外就是威慑翻墙众人,造成寒蝉效应,阻碍人们使用Tor。

唉,可能真的是想太多了。衷心希望这是假消息。或许这个消息的虚实,与目前GFW是否真的具有探测VPN+Tor特征流量的能力有关。

@匿名用户614 #143415 如果您说的情况属实,请千万注意安全。

回复文章: 【投票】永久产权+房产税和有限产权+无房产税,你觉得哪个更好

要看房产税的去向。例如美国房产税多用来fund本地学校,所以学区越好房产税越高,相当于另类学费。房产税保证了这笔收入可以持续不断且随年份调整。

回复文章: 墙国蛙蛤蛤:编程随想疑似被抓

@Surge #143407 如果被抓,非技术的原因我想了想至少有三个:

  1. 同事/熟人发现他的“破绽”而举报;

  2. 他的“反贼关系网”(例如日常生活中认识的反贼)中有人被抓,牵连了出来;

  3. 黑皮通过推断其职业(如信息安全行业)、年龄、从业年数等特征,缩小范围,然后逐个排查。

( 由 作者 6月14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墙国蛙蛤蛤:编程随想疑似被抓

翻了半天编程随想博客的评论,发现几条内容或可与这次的“爆料”相应证:

编程随想家人求助★2021年5月24日1楼200单元

我是编程随想的家人,很不幸的告诉大家,编程随想很可能真出事了,请大家做好准备。

上周,他去华东某大城市出差,第二天就跟我们失联了,失联之前没有任何异常回复。到现在已经快一周了。最开始不确定是出事了,还是遇到意外,没有报警。
直到前天,家里考虑到,如果没有暴露而是身遭意外,报警大概还是有用的,应该也不会因为报警而增加暴露的机率,就去当地派出所请求找人。一直到昨晚,警方的回应都是在官腔打哈哈,既不提供任何线索与录像,也不告知侦查进展,每次追问,都是“正在协调处理中”。如果是身遭意外,以现在的监控与天网系统,无论生死,这几天之内应该是能找到人的。

目前虽八成把握已经出事,但还不是百分百确定,故不便透露更多信息。如果真暴露了,估计几天内就能“官宣”了。到时我们会把详细信息在此评论区公布,届时请国内外的读者们,有条件的伸出援助之手,编程随想的家人定会非常感谢。

这里提到“华东某大城市”,与蛙蛤蛤爆料中的“上海”相应证。当然不排除假消息的可能性。

内部爆料★2021年5月25日1楼218单元

我司与晶哥有技术外包合作。据我所知,前几年就有南京公司在研发运营商级别的翻墙流量检测的系统(与GFW有所区别),据说可以通过AI进行深度包检测,探测出前置代理下的tor流量,准确度95%以上。

但碍于资金、部门沟通效率,这项技术前几年一直没有大规模部署,晶哥无法直接操控运营商的机房,只能通过运营商的API接口去检索数据。直到今年初,多部委联合行动,运营商开始在一线城市的骨干网络部署此系统。目前全国范围内,使用前置代理+tor的不超过几千人,背景调查一番,很容易的筛选到了嫌疑人。为了不打草惊蛇,晶哥等待了三个月,终于趁博主出差时拿下,伪造成失踪人口,正进行秘密审讯。至于是否拿到了加密keyfile,我级别太低,暂时还不知道。

这里提到的“今年初(开始)……在一线城市的骨干网络部署……探测出前置代理下的tor流量”检测的系统,不知是否靠谱(有可能是真的,有可能是威吓策略)。如果是真的,请使用VPN+Tor的墙内网友务必注意!!有必要的话改变策略!!!也希望技术高手能对此进行分析。

V2EX★★★★★★★2021年6月14日217楼3单元

TO 前篇博文搬运工
博主确实被抓了,但六扇门拿不到 keyfile,因为被博主及时销毁了。
即使六扇门控制了博客,他们可以先在 javascript 植入恶意代码记录 IP,方便拉清单,过一段时间再关闭。去年“端点星案”之后他们就是这样对付 2049 的。我刚刚每发一条评论之后,浏览器总会停止响应几分钟,之前从未遇到。
如果“建党百年”前后几天博客或 Twitter 等账号被关闭,证明这个猜测正确。

其实黑皮抓人后不动账号是很正常的操作。是否植入代码未知。为防万一,请各位访问编程随想博客时千万谨慎。

回复文章: 墙国蛙蛤蛤:编程随想疑似被抓

@Surge #143406 一般是国宝,但是如果怀疑与“境外势力”/情报战/国家安全有关,有可能就是国安的案子,或者是公安和国安合作。编程随想被党国忌讳的主要原因是他的赵家人关系网,这个大概可算是情报之列。再举个例子,恶俗的案子因为事涉领导人家属信息泄露,就是国安负责侦察的。

@Squirrel #143402 很有道理,至少时间上(5月9日前)看上去有问题。

回复文章: 墙国蛙蛤蛤:编程随想疑似被抓

………………

我看到编程随想的博客上有一个留言说:

最坏情况,如果是真的,编程随想可能是因为什么而身份泄露被抓的?我感觉单纯从ta的文章上来看,似乎很难找出漏洞。

回复文章: 每日心诗词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为自由开道者,不可令其困厄于荆棘。

回复文章: 【端传媒】律师常玮平,一个不见容于国家的人

@libgen #143224 是。

正常的社会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殉道者”。

如果我们在我们一个人独处时不能像我们在大庭广众之下时那样尊重别人的荣誉,那我们就算不上正人君子。 ——威廉·尼采(德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