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 - 爱狗却养猫
爱狗却养猫 Reader, Sleeper, Deer lover, Cat feeder, Bun eater
回复文章: 大胆猜测新品葱宕机并且丢失数据的原因

涉及新品葱的讨论,我先转“江湖”了。

回复文章: 网友自学编程拿下“新品葱”:钢铁雄心HOI专访

首先我不认为钢铁雄心(HOI)进行的攻击是造成品葱数据丢失的原因。品葱丢失了大半年的数据,最大的可能性是服务器出现故障造成数据库损坏,责任一半在于不可抗力,一半在于品葱站长长期不自行备份数据。HOI攻击的效果是增加品葱的管理负担,占用其私信空间,但品葱大故障恐怕不能甩锅/归功于ta。

其次我个人不赞同HOI的攻击行为。我很厌恶新品葱站长和鹿儿对网友和竞争对手(包括但不限于2047)使用的下三滥手段,例如抓鬼、乱扣网军帽子、shadow ban、搞敏感词、欺瞒用户、污蔑他人等等。为了政治需求编造事实,以及将所有的问题归结于“外部势力”,本质是新品葱站长和鹿儿逃避自己的责任的懦夫表现。但是我同时认为,除非涉及生死存亡问题,否则使用“超限战”来对付下三滥手段并不合理,也不正义。新品葱包括葱岛都是品葱站长的私人地盘,对其攻击属于侵犯他人财产。

只要新品葱站长保护好自己的隐私,不被真人快抓,能毁掉新品葱的只有他自己。别的不说,在墙外网站搞敏感词审查,就足以使新品葱臭名昭著。大半年不备份数据,也是属于极其不负责任了。还有用户政策的不透明,搞shadow ban,破坏用户知情权——所有这些,都有确实的证据,明眼人自然能够看清。但是对于查无实据的事,我认为无需、也不应该对其进行指控。

我个人来说,厌恶中共,固然对象是一个具体的组织,但厌恶的其实是他们的理念,以及他们做的恶事。同样,我反感新品葱,讨厌的也是他们的一些理念,以及他们做的一些下三滥的事情。无论是对敌人还是对手,如果用类似、甚至不合比例的恶事应对其恶事,或许有人觉得是必要之恶,但我认为这样的做法无法解决问题,更无法建立“新秩序”。

墙外网站是一个小小的竞争市场。2047要聚集目标用户,我认为根本上还是要做好自己。我赞同站长对于网站发言质量孜孜不倦的追求,并且有空就开发各种功能提升用户体验。但我不赞成2047或个体网友进行任何“超限战”的做法,例如学习品葱也开始扣网军帽子或者搞敏感词,欺瞒用户,或者污蔑和攻击其他网站等。

最后,对于HOI,为了自己的理想钻研编程、并且有行动,本身是好事。但我认为,有这样的时间、精力和才智,进行破坏性的事情,真的不如进行建设性工作来得有成就感。

23
9月2日
回复文章: 大漢帝國女子入籍考試【禮儀】【更正:不論男女,入籍都考】

@清华博士豆沙馅 #155108 感谢参考书。翻找中。

一、江長者每問余,余必三辭讓而後對,禮否?

禮。不辭讓而對,非禮也。

二、東家女子natasha已許嫁,入門賀之,禮否?

禮。外言不入,內言不出,女子許嫁,纓,非有大故,不入其門。吾与東家女子natasha為摯交,有大故,岂可不入門賀之,遗之以酒器童车?

三、天下水潦,或張羅而捕鳥,收之下獄,禮否?

非禮。水潦降,獻鳥者拂其首,畜鳥者則勿拂也。水潦捕鳥,禮。

四、刑人于宗廟,禮否?

非禮。爵人於朝,與士共之。刑人於市,與眾棄之。

五、於今上之前,論及婦寺,直言麗媛不諱,禮否?

禮。夫人之諱,雖質君之前,臣不諱也。(小抄

六、問國君之富,何以對?問大夫之富,何以對?問士庶人之富,何以對?

問國君之富,數地以對,山澤之所出。問大夫之富,曰有宰食力,祭器衣服不假。問士之富,以車數對。問庶人之富,數畜以對。

九、子貢何以言:豈若速反而虞乎!

葬日需以虞易奠,以吉祭易喪祭,不忍一日未有所歸也。

论述题不想做。六十分算及格吗?

回复文章: 🍵茶餐廳🍵

@NoStepOnSnek #155085 从原理上来讲,收藏记录是用户数据的一部分;能恢复多少就要看数据库能恢复多少了。举个例子,如果新品葱恢复了今年1月的数据,那么1月以前收藏的记录应该还在,1月以后收藏的记录就没了。此外,如果收藏的是1月前发表的帖子/回复,那么还能再重新搜索找到;如果收藏的是1月之后发表的内容那么就没了。

我觉得无论在哪里,自己发表的、或者看到的觉得值得保留的内容最好还是自己存档(或者记录下题目/关键词便于查cached和其他网络存档),有些时候运营故障难以避免,用户也没法指挥站长多久备份一次。

回复文章: 借蘇軾此詩贈養貓

承蒙错爱,幸甚至哉。

想和诗一首,奈何近日俗务繁杂,诗兴凋零。休整几日再抛砖报玉。

回复文章: 【调查】你认为这种言论应该保留还是删除?

@北条沙都子 #154767 虽然还在赶工,但是想回复下:)

呈现出“拒绝交流,自说自话”的姿态。……本人至此才终于意识到:给予此君提醒和建议恐怕是自作多情之举。在“你答任你答,飓风过山岗”这件事上,此君是一位认同“结果平等”的friends。……在发现数位7友尝试与此君沟通却均无功而返后,本人只好选择遵从自己内心的呼声了。

根据你回复中的指引我去阅读了一下恒河水老兄其他的一些言论,确实有这种感觉。

我有一种假设,论坛的网友根据发言目的可以大致分为两类:一类主要是为了交流,即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人,也倾听他人的想法,有来有回;另一类主要是为了“占领舆论阵地”(这里借用了反共左派的说法,因为我觉得这个说法很有意思),也就是单方面发表自己的观点,对别人说什么基本直接过滤。后者的典型就是宣传账号,以及网络舆论引导员。其实如果宣传的内容喜闻乐见的话,没有交流意愿也没什么问题;就怕又要占领舆论阵地,又非常reader-unfriendly,这就很遗憾了。

我个人觉得大多数网友还是属于有交流意愿的人,交流中的障碍有时来自缺乏交流技巧,而非缺乏交流意愿。但意愿难以衡量,只能看到实际效果;恒河水的实际效果就是自说自话且47大多数网友不喜欢听他说的话。或许,人和人的脑回路实在是差得太远,心理状态、理解能力亦有参差,而且思而不学则殆,所以看他和别人交流让我简直想挠墙。

反而是只看他自己说的话(不看他对其他人的反应)让我觉得有些意思,有看“网哲”的感觉,例如句号到底的风格,天马行空的思路,还有某些潜意识的流露。我觉得他倒也不是“反人类”“物化女性”,说不定他对于这些概念并不理解也不在意;他复读性和生殖价值以及对于女囚犯浓厚的兴趣只是因为现实中的性压抑。总之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讲,我对他的言论不算反感,也没有被冒犯到;不过据我对于2047主要用户的了解,他确实不适合2047,因为大部分用户上论坛还是想看些自己觉得有用的东西,进行有收获的交流,所以恒河水/小学博士被封,我没有意见。对于这位老兄,我推荐他去迷雾通论坛。

当然,这个选择或许多多少少有些“私人”的原因(比如在本人对其好心建议后,此君的发言反而更加过分)。这也暴露出了本人缺乏客观的评判能力和冷静的心态、以及容易意气用事等诸多缺陷与不足

你对自己的要求比较高:)有谁能100%客观呢?我觉得绝大多数人总是有一些trigger的,或者说容易被“冒犯”到的点,多少而已。在被trigger到的时候,绝大多数人都很难保持客观冷静的心态,而是会根据自己的情绪管理模式显示出latin temper/passive aggressive/pretend to be cool等状态。我觉得有情绪不仅正常而且健康,怎么管理才是关键。目前而言没觉得你的情绪管理有失控的问题——其实就算小有失控那也没什么。

本人目前不认同“水区应该放低管理原则”的主张。个人认为,水区在涉及人身攻击、歧视、贬损他人、漠视生命等原则问题上应该与主页内容同等对待,水帖也要按照基本法嘛。

这个我觉得OK。我个人大概是属于对于噪音的容忍度比较高的人(只要不要揪着我用大喇叭强迫我听),但是我可以理解噪音的危害。

本人突发精神病,跑到主页发了一篇标题为“北条酱赛高!”的主题帖。这篇帖子的内容为30句“北条酱赛高!”

我会给您点赞。

本人突然进入L5阶段,在水区开帖冲着各位7友瞎骂,同时钦点站长是想要设计陷害本人的膜江机关高级特务。

虫文门和阿离会给您点赞。

所以说,无论什么言论都是有能够欣赏的观众的。

回答问题: 鄙人咨询一个问题:中共会不会闭关锁国?

我认为不会,但是出入境管理的政策波动性可能会提高。而且由于已经有了严格限制出入境的经验,以后如果有什么特殊时期或者事件,执行起来就有了各种先例。

回复文章: 🍵茶餐廳🍵

@清华博士豆沙馅 #154860 T_T 抱抱。

虽然是蝼蚁,也是一只独特的蝼蚁,一只和世界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的蝼蚁。我们都不会就这么蒸发的……

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回复文章: 新品葱(pincong.rocks)被黑客SQL注入,用户隐私数据挂在暗网拍卖

根据@暴动喵 网友的消息,鹿儿的medium推特发表了如下声明:

各位好,我是長期擔任品蔥管理員的一只鹿兒。此刻網站處於關閉狀態,數據遭清空,原因尚待釐清

目前,我與其他夥伴已與站方取得聯繫,商討如何解決流失數據問題。有進一步消息,將盡快進行告知

在這段期間,請各位務必謹慎進入打著品蔥旗幟的其他網站或者社群,隨時做好安全措施

2021.8.31. 現在得到的消息是服務器出現故障,數據全部丟失且無法恢復,本地備份最晚可能只到今年年初(可能年初的數據都沒有),但數據並無泄漏,站方人員安全
回复文章: 品葱管理员一只鹿儿:品葱网站关闭,数据遭清空,原因尚待厘清

补充:

2021.8.31. 現在得到的消息是服務器出現故障,數據全部丟失且無法恢復,本地備份最晚可能只到今年年初(可能年初的數據都沒有),但數據並無泄漏,站方人員安全

回复文章: 新品葱(pincong.rocks)被黑客SQL注入,用户隐私数据挂在暗网拍卖

………………………………都不知道是时事热点还是欢乐恶搞或者是欧美时政评判

回复文章: 为什么这么多洋人政客介绍自己都先写一堆废话?不直接写明自己的官位?

这类的简介都是所谓“自我身份定位”,潜台词是"I value my roles as XXX, XXX, ..., by the following order:"。换句话说,这是对于公众的价值观宣言。

所以翻译一下,特鲁多的意思是,我最引以为豪的身份是父亲,其次是丈夫,再次是党魁,接着是总理。

布林肯的意思是,我最引以为豪的身份是丈夫,其次是父亲,再次是吉他手,接着是拜登政府的国务卿。

他们的潜台词是,我最珍视的是家庭-兴趣,然后才是与公职相关的事业。

@陈士杰 #154663

你介绍自己的时候会说“我是儿子、父亲、丈夫”吗?

美国人的话还真会……不过只有核心家庭成员(也就是不会说自己的父母,只说伴侣和子女)。例如公司破冰自我介绍的时候,很多美国人都喜欢说自己的婚姻和家庭状况;还有写书的作者,简介里都要介绍一下自己的家庭,有时还包括宠物("I live with my husband, two kids and three cats in California"之类的)。有的人做职业talk还喜欢在ppt开头贴一张家人照片,只要数量有限,大家都会觉得很亲切而不觉得这不professional。

回复文章: 许愿池

我也想许愿:

希望各位都能平安健康;希望国内不再因言获罪,和47网友们有能见面的那一天;希望如果真有一天能见面,不会打成一片(如果真的要打架我肯定帮熟女和萌妹子揍另一边)

回复文章: 🍵茶餐廳🍵

@清华博士豆沙馅 #154124 谁不是蝼蚁呢?不过蝼蚁也可以有观测视角啊。

回复文章: 关于排华法案是否应该转水的问题

@陈士杰 #154344 现实中确实很多国家都有基于国籍的区别性移民政策,所以联合国管移民的机构也会因此报告他们违反了人权的平等原则。但是报告归报告,违反归违反,联合国也没法管。

此外,违反平等原则还有程度问题;例如美国目前并没有完全禁止某国/种族的人拿绿卡、入籍。后者属于blatant violation of the principle of equality and non-discrimination.

在实施中美国的歧视性移民政策其实主要倾向于管制签证/入境,例如《防止恐怖分子入境法》(Terrorist Travel Prevention Act)(严格来说不是禁令,但是增加了签证要求);类似Trump travel ban这样的针对几个穆斯林国家移民入境的行政命令,由于饱受国内挑战,极不可能成为持久的法律。

在实际执行中,美国对移民的歧视性政策,主要包括软(潜规则)和硬(明规则)两个方面。

  1. 潜规则来说,有的国家公民拿签证、绿卡和国籍会更麻烦,但是并没有在法律层面上禁止,只不过为他们制造了大量程序障碍,审核更严格,给出的理由也与国籍、种族、宗教信仰无关,而是和其背景、职业、移民历史有关。美国政府会说,这不是基于国籍的歧视,而是基于国家安全的考量。

  2. 明规则来说,美国绿卡会按照国籍进行配额,他们的理由是为了保持“多样性”,所以理论上每年每个国家最多能拿当年绿卡配额的7%。这从移民国人口角度来讲是歧视性对待,中印两国人更难拿绿卡;但从移民内部比例来说不是(因为说起来名额有限,要保证各国移民的名额)。

北朝鲜人拿美国绿卡的肯定性就几乎是零。

事实上是有的,请看https://en.wikipedia.org/wiki/North_Korean_defectors#United_States。不过数量极少。首先从朝鲜跑出来的人就很少,基数太小;其次美国方面担心朝谍,审批非常严格。

回复文章: 【调查】你认为这种言论应该保留还是删除?

先感谢站长征求大家的意见。

我个人偏好的话,认为这则言论在水区没问题,除非刷屏。不过其实这则言论和这位用户怎么处理我都没有什么所谓。

如果站长搞的信用分制度运作良好,类似的言论密度和可见度都应该会很低。

每个私人站点/论坛必然有某种意识形态偏向和管理风格,就像公司有自己的产品特色一样。寻求这种产品特色的人会为其吸引,反感的人会离开。意识形态偏向是站长以及用户共同决定的;管理风格则是站长决定,但管理风格和意识形态也有关系,例如鸽派和鹰派对于言论自由的观点显然会有不同,以及管理员对于符合自己意识形态言论的容忍度一般比不符合自己意识形态的容忍度更高——这也是人之常情。

这则言论本身的话,我个人觉得不仅是物化女性也是物化男性(“男的更没有什么价值因为男多女少”),就是强调人类除了繁衍生育以外没有价值。如果站长和大多数用户都认为人类除了生育以外还有别的价值,那么这种言论会引起不适,相当于某种噪声。但如果在一个用户普遍相信相信生殖能力决定人类价值、没有后代=没有人权的社区,这种言论大家都会觉得OK,也不会引起不适,属于和谐的音乐声。

管理上来讲,怎么处理主要还是在于站长对于站点“噪声”的判断和应对思路。因此我觉得如果要考虑民意的话,至少有两个方面:

  1. 大家对于某言论本身的总体偏好,包括对其意识形态、讨论方式和信息含量的看法,觉得其是否有正价值(如符合自己的意识形态、说话礼貌、提供真实有效的信息一般有正价值),是否有负价值(如与自己的价值观冲突、辱骂他人、提供假信息一般有负价值)。

  2. 大家对于自己认为的“噪声”的容忍程度。有的人能够完全忽略噪声,有的人可以忍受一定音量的噪声,有的人则对噪声非常敏感。此外,还有不少人认为有一定比例的噪声是desirable的,驱逐一切噪音反而会让这些人对站点的认可度下降。

作为站长,也可能有不同的priorities:

  1. 如果priority是保留目标用户并吸引更多目标用户的话,理论上可以通过将用户的偏好和容忍能力进行量化,得到一个threshold value(“阈值”?),言论超出这个阈值属于负效果,应该删除;用户累积言论超出这个阈值属于负贡献,应该封号。这种考量的极端、也是最简单的情况就是目标用户={站长},这时标准取决于站长本人的偏好和容忍度。但在需要考虑很多人的时候,现实中很难精确地建模和估值,但是可以进行试错。

  2. 如果站长的priority是某种言论自由的标准(显然对于言论自由为何1000个人有1001种理解……),那么就是以某些规则为导向(例如“除非发外送茶广告,否则不删帖控评”),并通过实际案例来进一步定义规则,例如什么言论是必须删除的,什么言论是不应该删除的,什么言论是模糊地带,等等。

回复文章: 关于排华法案是否应该转水的问题

1 关于宪法

为什么要批判旧的、已经过时的排华法案呢?

首先我想替natasha说一句。批判旧排华法案,是natasha针对陈士杰14193贴中的第一点“美国上世纪的排华法案没有侵犯人权”而言的。可以对ta的批判内容有异议,但批判本身并非无的放矢。

旧排华法案包括禁止任何华人劳工入境,还包括对已经在境内的合法华人移民(非美国公民)的限制,如不能获得美国国籍,以及在很多州华人(非美国公民)被规定不能拥有产业和公司。

这个法案并不是针对所有移民,只是针对华人,因此其基本逻辑是:对于非本国公民,可以基于其种族在法律政策上区别对待。这里的“合法的不平等”是对于非公民内部而言的,而不是公民vs.非公民的区别。

对于旧排华法案是否违宪,19世纪末最高法院的说法是“排斥外国人属于美国政府的主权一例”,国家主权由宪法赋予,所以不违宪。这里的解读强调的是公民vs.非公民的区别。

但美国的宪法也是在不断演进的,对于宪法精神的解读也随时代而变化。例如奴隶制本来在字面上并不违宪,但是加入旨在废奴的第13条修正案以后就违宪了。还有很多对国内公民基于种族区别对待的法规政策,本来并不违宪,在加入第14条修正案以后就违宪了。

今天很多人解读宪法,认为对于非公民,也不应该基于种族区别对待。他们并不认为公民和非公民具有相同权利,而是认为在公民内部不能基于种族进行歧视,在非公民内部亦是如此。根据这种宪法解读,新时代的排华法案是违宪的。

2 关于人权

“人权”也是一个有时代性的概念,用今天的联合国官方定义来说,人权是“人权是我们人类与生俱来的权利,非任何国家所赋予。这些普遍权利为我们所有人所固有,不分国籍、性别、民族或族裔、肤色、宗教、语言或任何其他身份。它们涵盖的范围非常广泛,从最基本的生命权,到食物权、教育权、工作权、健康权和人身自由权等让生命富有价值的权利。”

关于移民的人权问题,国际标准见此,部分摘录如下:

在移民政策中实现人权还意味着要纳入某些贯穿各领域的人权原则,包括:

平等与不歧视:不歧视原则禁止基于种族、肤色、血统、族裔、性别、年龄、性别、性取向、性别认同、残疾、宗教或信仰、国籍、移民或居留身份或其他身份等一系列非详尽的理由进行区分、排斥、限制或偏好。各国应在法律、政策和实践中解决对民众的直接和间接歧视和不平等待遇,包括特别关注处于弱势的移民的需求。

所以,针对某个种族的移民的区别性政策,严格来说违反目前的联合国国际人权标准,因此属于侵犯人权。

“人权”和“主权”孰高孰低,则是另一个问题。不与展开。

回复文章: 🍵茶餐廳🍵
虽然无法验证,我依然有感

无论世界线收敛还是发散

无论时间如何颠倒盘桓

我都能找到你

我都会为你点燃

从我观测到你的刹那

混沌涌现秩序,主观成为客观

你的存在成为永恒,在先验中流转

回复文章: 【中国青年报】青少年患抑郁症比例走高 医生建议关注家庭环境

@thphd #152092 我认为取消补习没法降低焦虑。

焦虑的来源其实不是学业,而是就业,是生计。类似于我小学的时候经常听见家长老师教训孩子:不好好学习以后只能扫大街。

讽刺的是,现在就算是“扫大街”,只要是体制内的工作也会被人争抢

我认为,一个自由的经济体,以及活跃、多选择、多层次的劳动力市场,才能从根本上降低教育焦虑。

回复文章: 【中国青年报】青少年患抑郁症比例走高 医生建议关注家庭环境

@能井 #152032

這裏有一個弔詭的地方:到底是我們發現了過去沒被發現的抑鬱症,還是抑鬱症這個概念將很多邊緣人借助互聯網「變成」抑鬱症。(這個表述有爭議)

抑郁倾向是“心理(大脑?)的感冒”,非常非常常见,例如美国每年有7%的人会经历抑郁(这还是低估);很多人抑郁只是一段时间,之后会自行恢复,或者能治好;有的人则成了重症或者长期症状,类似重感冒治疗不当或者不治疗而转为了肺炎。可惜的是,由于心理疾患的症状是“心理”上的,更难诊断和发觉,所以相比生理上的疾病,更不为传统医学所重视。即使是在今天,很多人也觉得心理疾病=“不正常”,我认为这是一个误区。心理疾病的成因或许会随时代变化而变化,但这种病一直在那儿。

我覺得應該有更多像「躺平溝」一樣的社會小團體進行抱團生存。參考「自然失業率」肯定有一個「自然抑鬱率」。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想法……我认为“病友小团体”的好处是,可以同病相怜,互相理解,而心理疾病患者面临的很大一个问题就是缺乏亲友的理解;但是也有坏处,就是和身体疾病那样,心理疾病也是可能互相“传染”的,有自杀倾向的两个人在一起抱团取暖,可能提高自杀的概率。

回复文章: 【中国青年报】青少年患抑郁症比例走高 医生建议关注家庭环境

@消极 #152022 “中国式父母”的焦虑确实也与社会的“内卷化”有关,就像登山,路越来越窄,大家担心的都是自己或者孩子一不小心就会掉下去,所以使劲推着孩子走。孩子自然希望有更多的自由(who doesn't?),不过现实中,自由的多少来源于选择的多少,而选择的多少与社会环境和所处阶层息息相关。

所以有的问题真的很难有解。只能说可能的话,如果是父母的话,尽量换个轻松些的环境,或者尽量提升自己的阶层,同时反思自己的教养方式,才能给孩子更多健康成长的空间吧……

回复文章: 【中国青年报】青少年患抑郁症比例走高 医生建议关注家庭环境

@natasha #152020

中国孩子的焦虑,大半是后天来自父母。

我的感觉,“中国式父母”的教养方式有代际之间的传递性。很多父母喜欢说自己小时候条件怎么不好,然后教训孩子要珍惜现在的学习机会,云云;但即使是在那个“条件不好”、没有那么多学习压力和焦虑的时代,他们经历的依然是威权主义甚至粗暴的教养方式。在这种教养方式下,孩子并不是被视为一个独立自主的人,而是父母意志的延申;孩子的想法、感情被认为不如成人那样真实和有价值。当作为孩子时习惯了被这样对待时,作为父母时也会这样去对待自己的孩子。尊重、理解和无条件的爱,是“中国式亲子关系”中较为少见的。

我在阅读这篇文章的时候,有几处不由感到这种教养方式惯性的强大,即使父母已经对此有所反思,依然会带出来。例如:

一名被确诊重度抑郁的高一女生在电话里告诉父亲,自己很累,顶不住了。父亲鼓励她,"再坚强一点,勇敢一点,顶一顶就过去了"。

这位父亲当然是好意。但是在这种时候,孩子最需要的不是鼓励,而是接受和理解。或者说,一种完全平视的、共情的视角,比那种“师长”式的“指导”,要重要得多。

我认为那位父亲或许应该说:“是,孩子,你真的很累,你辛苦了。你要是想倒下,我永远在你后面接着你。”

回复文章: 【更新中】哲学中的思想实验(更新至问题四)

@observerEDGE #152055 操纵钢琴->机械臂->飞机这个例子很有意思。从效果上来讲,只要某个input能稳定地带来某个特定的output,这个input是什么,以及中间过程是什么,似乎无关紧要;但人们在说某种“技能”的时候,有时会假设了此技能包含了input, process and output。

所以或许问“AI是否真的能理解人类语言”,或许类似于问“人类是否真的能飞”,有刻舟求剑之嫌——用人类的“理解”过程来要求AI,正如用鸟类的“飞行”的方式来要求人类;AI无法像人类一样思考,人类无法像鸟类一样飞行,但AI和人类都能达到“理解”和“飞”产生的output。

突然想到,人类的习惯性视角其实相当自我中心,因此在流行文化中,“外星人”具有人类的特点,“人工智能”也好像要有对应的人类器官甚至人类特性才算完整。但其实并没有这个必要。

回复文章: 蔡伟、陈玫均已平安回家,身心健康尚佳

@libgen #152368

孩子的人生已然这样,只希望他能健健康康回家。

这一年四个月苦了小蔡和小陈了,也苦了他们的家人,想必每个人都饱受煎熬。人生还很长,小陈和小蔡也都是有能力的人,希望陈蔡的家人千万不要灰心。我认为首先还是要好好恢复,养好身体,健康是一切的基础。

此外我相信,如果有需要,有很多人会愿意以力所能及的方式帮助小蔡和小陈。

回复文章: 谈谈阿里强奸案背后的商业逻辑

就我自己的了解(没有什么大数据支持):

  1. 行贿的方向一般是卖东西的向买东西的行贿,也就是供应商行贿采购人员;总之给钱的是大爷(涉及政府部门和央企的当我没说)。

  2. 但是,采购人员能拿多少私人好处是和ta与供应商的关系有关的,所以采购人员要和合作供应商搞好关系,也有对供应商进行贿赂的激励;总之还是给钱的是大爷。

  3. 商业行贿还是金钱贿赂比较多(例如礼品回扣等);性贿赂的话找专业人员的更多,毕竟钱货两讫风险小;而强奸良家风险大,成本高;或者就是楼主提到的这种手段:

大企业里面都会有一些专门的女员工,名义上是公关,实际上就是负责通过下体行贿的,神不知鬼不觉就把事情办好了。

但这种手段一般都假设,涉事女员工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并把进行性贿赂当成自己的“潜职责”。

这次的事件有新闻里也讲到,虽然阿里淘鲜达作为采购商一方有扩展客户的需要,但华联超市作为供应一方更有扩大市场的需要,所以淘鲜达向华联行贿,或者说必须要送上女员工侍寝,是不太合情理的。更合情理的解释似乎是淘鲜达负责联络华联的几个小领导本身想要捞更多油水,所以把女同事女下属当成了理所当然的性资源,直接“公器私用”了。

而女同事本身并不知情,并不同意,就被强迫安排了“额外工作”,直接当工具使用,这确实说明阿里的“996/669文化”已经烂到骨子里了。

( 由 作者 于 8月10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海淀区人民检察院对腾讯提起民事公益诉讼

6月的时候就有前因:6月1日“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根据新《未成年人保护法》对腾讯提起“侵犯未成年权益“的民事诉讼。现在则似乎是海淀区检察院接棒了?

关于这家“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与“北京致诚律师事务所”是同一个主任(佟丽华)。后者不知道关注端点星案的人还记不记得了,陈家被指派的第一批官派律师来源即为此事务所。后来因为陈堃的反复抗议,致诚律所退出了,来了第二批官派律师。

据此猜测,致诚律所应该和官方关系不错,官派律师这种dirty business,进出自如。

北京起诉的话也不奇怪,腾讯过去也有作为被告在北京被起诉的,但比在大本营深圳的胜率低太多。后者大约95%+,前者不到30%。所以腾讯一般在异地被起诉会先想办法通过管辖权异议把案件移回大本营。

而这次起诉腾讯的是海淀区检察院,虽说是民事案件但是来者不善,管辖权异议……悬。

我比较好奇的是,腾讯这次要出多少血。

回复文章: 🍵茶餐廳🍵

编程随想博客还开着。我真觉得其本人可能去世了:(

回复文章: 【ChinaPower】中国经济的竞争力如何?

@thphd #151310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一篇paper,原因如下:

Today, high savings mostly emanate from the household sector, resulting from demographic changes induced by the one-child policy and the transformation of the social safety net and job security that occurred during the transition from planned to market economy. Housing reform and rising income inequality also contribute to higher savings.

今天,高储蓄主要来自家庭,造成的原因是独生子女政策引起的人口结构变化,以及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期间发生的社会安全网和就业保障的转变。住房改革和收入不平等的加剧也推动了高储蓄率。

回复文章: 柴門聞犬吠,風雪夜歸人。

Hugs!

如图:

亦如图:

回复文章: ttt

@消极 #151296 ……虽然我觉得金吉拉更多是出于他对于言论自由的理想主义标准,但您的角度也颇有道理。至少47站长如果不打算帮法轮功郭文贵打广告的话,必须考虑“有效流量”。

回复文章: ttt

@消极 #151241 吼。

@通音宽依 #151244 迷雾通封禁用户并不是公投机制,金吉拉本人对于各种言论都很宽容,所以虫同学看来是要失望了。

回复文章: ttt

@消极 #151189 消老师这样说话我真不习惯,都觉得不好意思了……

anyway其实我不太相信一个人能够几句话就“说服”另一个人;只有一个人自己想改变才会改变,想被说服才会被说服,大多数情况下其他人对于自我都是小小的环境因素,萍水相逢的网友更是如此。不过我确实觉得,改进交流沟通方式是好事情,有利于生活、工作、交友等等。

其次看来站长已经put her feet down了。所以……先就这样了?

最后对反共左派说一句:每个站的管理思路不一样,站长遵循自己的管理思路决定是否封号。如果您想继续转载文章的话,我推荐迷雾通。

回复文章: ttt

@反共左派 #151174 谢谢您的回复。我觉得,您有的文章和回复,只要稍加工一下,可读性会增加很多。

在排版方面我有几个建议:

1.可以适当使用小标题和项目符号

# 大标题(一级标题)

## 小标题(二级标题)

* 要点1

* 要点2

效果如下:

大标题

小标题

  • 项目1

  • 项目2

2.使用原文格式,配原文图片

如果原来的文章自带某些格式(如标题),或者有图,有一个很好的工具,paste to Markdown,可以把网页内容转为markdown格式(也就是2047文本框用的语法),便于转载。还有Tor友好的传图网站:https://telegra.ph/

3.简体转换正体字

对此我推荐一个网站:https://www.bing.com/translator/,是微软的服务,Tor友好。这个翻译不是字对字,而是词对词翻译,因此比较智能。举几个例子:

不过呢也有错误的时候,例如“子丑寅卯”应该翻译为“子丑寅卯”。

所以最后还是需要自己亲自阅读一遍,找出可能存在的纰漏。这种事,一回生二回熟,也可以是学习正体字的机会。

补充:这篇文章(《哭笑不得的中文簡繁體轉換》)的结尾也推荐了一个简繁转换工具textpro。

( 由 作者 于 8月4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ttt

@反共左派 我和您商量几个事。请您:

  1. 转载文章务必注明出处。

  2. 在形式上增加可读性:多分段,正确使用标点和正体字。您要占领舆论阵地,目的是希望他人看到你转的文章并有所启发。但如果文字大都是长段落,而且一个逗号逗到底,还有各种误用的正体字,很多人点开看了一眼就不看了,甚至看到您ID发的文章就直接跳过。如果您觉得自己发的文章质量高,却因为形式的问题没几个人愿意看,亏不亏?

  3. 这一点是建议:多些原创。您阅读了很多反共理论文章,想必也形成了很多自己的观点。希望看到您自己的思考。

  4. 这一点也是建议:请简明扼要地表达自己的意思。清楚简洁的一句话,胜过千言万语。而天天月月年年重复一段话(例如“反共離不開理論指導,理論是實踐的基礎,放棄與共匪的意識形態鬥爭意味著放棄反共事業,反共人士應該積極的傳播理念”,这段话您在一条评论里就重复了三遍!),就算再有道理,您如果没有中共那样的本事把其他人按住头强迫他们听,更有可能是会让人对这句话产生反感。这想必并非您所愿。

这样说吧,论坛像一个大商场,每个帖子都像是楼主开一家自己的小铺子。用您的比喻,您是想开一家书店。

您认为自己有相当有价值的书籍,所以这里扎一个棚子那里摆一个摊子,没问题;但是每个铺子里您都把书混一堆了事,不做安排整理陈列,导致客人缺乏兴趣,还影响商场仪容,这才是问题。

要是以下两家书店,书的内容相似,您觉得顾客更想去哪家?

以下两篇转载,我觉得质量都不错,您觉得2047的用户点开一看,更可能看完哪篇?

https://2047.name/t/13932

https://2047.name/t/13835

您把书放整齐些,客人买得开心,旁观者看得舒心,您自己也能更好地占领舆论阵地,岂不是赢三次?

( 由 作者 于 8月4日 编辑 )
11
8月4日
回复文章: 小唐,加油

@消极 #151148 置顶推文下

回复文章: 小唐,加油

@Wolfychan #151088 感谢那位网友!!!

回复文章: 🍵茶餐廳🍵

@冲杯三鹿给党喝 #151133 我相信并赞成每个人自由选择的权利,包括选择朋友和交往圈子的权利。因此我相信,虫同学和阿离在一起相谈甚欢,正是智商、人品、前途都十分契合的结果。我衷心祝愿他们百年好合,友谊地久天长~

回复文章: 小唐,加油

@Wolfychan #150900 应该是被举报了。

The truth is too harsh for twitter~

回复文章: 小唐,加油

@Wolfychan #150826 @natasha #150828 如果在蔡伟父亲推特(caiweifather)下留言,他们家人应该看得到。不过匿名性是一个问题。

我以前注册过几个匿名推特账号,但是大概因为“发帖IP可疑”(Tor网络IP)且拒绝手机验证被freeze了……

回复文章: 新任驻美大使秦刚到任

努力使[双边]关系重回正轨,把两国相处的道路……从可能变成可能【现实】。

翻译:咱们继续做生意,一起好好割韭菜,别整有的没的。

回复文章: 【品葱搬运】中国目前最大问题是,以农业社会的政治来管理近现代化的国家

@能井 #150637

无论是《當代中國政府與政治》還是《中國國家治理的制度邏輯 : 一個組織學研究》,看起來都覺得差了點什麼。

有兴趣讲讲吗?

回复文章: 🍵茶餐廳🍵

@消极 #150623 “大龄”、“单身”和“女性”都是臆测,对行为的判断倒是主观的。所以严谨来说,应该是:

某些疑似大龄单身女性天天不务正业,在网上好为人师,以怼人为乐。

edit: @冲杯三鹿给党喝 #150620 恁老真是rtg吗?我没闻到南瓜的味儿,感觉更像西瓜。

回复文章: 🍵茶餐廳🍵

以下内容为转载。

看了微博才知道地铁口的父亲被微博网暴了,说他是xx势力穿着雨衣,戴着口罩,而妞妞两字正因为不确指,被认为是别有用心者,并非自己女儿离开。说这么年轻,看起来也就26岁,怎么可能有孩子?这真的太恶了,尤其是被我指出的后一点,居然会被这位解读。还真有媒体去查,采访了逝者的姑姑、孩子父亲单位的同事,发现确是遇难者的父亲,是郑州某单位的科长。同事接受采访说:“他只是一位普通的父亲,他平时很努力,他只是很难过。他可以自己选择祭奠的方式。”那不然呢?

【网评】近几年的“教育”已成功发酵到这种地步了。

【网评】它们不相信我国人拥有爱的能力,不相信父母子女会彼此怀念,空口鉴碟的理由是“中国人都烧纸,没人会献花,只有HKD才搞献花这套”。这种话术从去年开始异常齐整,这里面有什么翻云覆雨手大家心知肚明。10年前上海市民献花哀悼火灾遇难者已成过眼云烟,俱往矣。

回复文章: 🍵茶餐廳🍵

@消极 #150344 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知否兴风狂啸者,回眸时看小菸兔。

回复文章: 🍵茶餐廳🍵

@natasha #150340

黑社会老大怕被人看到也爱搂着毛绒玩具睡觉

回复文章: 本人已觸犯管理細則,請求封號

@jargon #150336 谢谢解释,我大概明白了。我在想,或许是因为当时军队(武警?)都进城了,且传闻中很多家属都被谈话维稳,所以很多人都感觉气氛不对,不敢当“出头鸟”。

我也来一句地图炮:我的经验中,河南人是属于比较鸡贼的。无论如何,勇敢的人总是少数,不过也有。

祝好。

一道墙隔在人和真理之间,人必须设法将其推倒。 ——维特根斯坦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