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 - electron8964
回复文章: 大家有没有兴趣一起做一个项目:收集官派律师的信息然后统一在这里发布

https://twitter.com/jiangty02/status/1304037156348784641

【震惊!消息很令人震惊!】 通报:刚刚吴有水律师致电官派走狗律师陈汝超,陈汝超说 #长沙公益仨 上周已经开庭审理,庭审已经结束了!

这就是官派律师的作风, 连审判日期都不透露,完全配合中共的秘密审判

回复文章: 胡平:法轮功活摘指控获间接证实,黄洁夫讲话“你懂的”

@懂王 #1

你懂这是说什么吗? 你知道黄洁夫是干什么呢? 又来出抖露自己的无知,可笑

回复文章: 胡平:法轮功活摘指控获间接证实,黄洁夫讲话“你懂的”

@懂王 #2

拜托, 智商不行就少说话, 别把2049的平均智商拉得太低

回复文章: 哈萨克民歌欣赏

黑走马

去YouTube上播放
去YouTube上播放

小伙不跳黑走马,甜蜜爱情哪里来?姑娘不跳黑走马,爱的心房谁打开?

黑走马基本在中亚的所有游牧民族中都很流行,但一般称为哈萨克民族歌曲

回复文章: 大外宣官媒纪录片:《巍巍天山——新疆反恐记忆》

很奇怪,为啥中国人都上不了youtube,央视却要开YouTube帐号; 为啥美国的互联网企业被中国踢出,被中国的防火墙挡住,但允许中共的宣传工具使用其平台。 民主自由体制本来不应该被独裁者利用

回复文章: 大外宣官媒纪录片:《巍巍天山——新疆反恐记忆》

继美国参众两院上个月以高票数通过《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三正式签署该法案,让美国行政部门未来可针对迫害维吾尔人的中国官员进行制裁。法案起草人卢比奥称,这个法案是美国在中国新疆议题上,提出反制的第一步。(德国之声中文网) 美国总统特朗普于周三 (6月17日) 正式签署“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让美国行政部门可对迫害维吾尔人的中国官员进行制裁。

回复文章: 当年浦志强服从判决不上诉认罪是个“叛徒”吗?

@爱狗却养猫 #4

以前有个比方,中国的法治就是公检法三家打麻将,律师配合,让你放炮就放炮,没让你胡牌你就能胡也不能胡。 在这些人权案中, 所谓的官派律师就是100%配合公检法,完全没有为被告本人的服务意思。

这里跟关键的是,该案件其家人明确反对官派律师,还有一堆王八蛋在洗地。

回复文章: 2049bbs 习惯法

这些规则对所有分区包括树洞都适用?

回复文章: 当年浦志强服从判决不上诉认罪是个“叛徒”吗?

@李五毛 #7

官派律师是彻底的傀儡,而正常律师不是傀儡只是他们的一太小。 官派律师就是主动放炮,正常律师不想放炮,当时公检法就是要炸胡也要胡牌,还不让大家说, 你的智商能明白不?还要解释得多清楚?

回复文章: 当年浦志强服从判决不上诉认罪是个“叛徒”吗?

@爱狗却养猫 #9

关键是现在亲属的意见根本就是否定官派律师, 你觉得你是听家属的还是听官派律师的? “我觉得就算家人采取妥协态度”, 我还没看看到家属决定妥协。

看过李文足如何为丈夫王全璋奔走就是最好的例子。

回复文章: 关门的电影院:中国经济重启的又一个障碍

@J4ck410p3 #6

首先你得论证为什么电影院就落后了。 一个2019年产业600多亿的产业,今天就彻底成了夕阳产业,过年之后至今估计都零收入。 就因为习包子一句话,电影院就应该没有了? 这就是你说的社会发展规律? 感情这规律就是包子写的?

其次, 电影产业不值钱?????

“17.27亿人次每年?就这也算是多大的市场?别开玩笑了,单单一个游戏公司的一个普通的网页游戏(不算爆款)开发流水就有几千万元了”

中国网页游戏市场近几年受到移动端市场的冲击,从事网页游戏的企业越来越少,用户规模逐步下降,市场萎缩明显。自2015年起,中国网页游戏市场实际收入持续下降,2019年收入仅为98.7亿元,同比2018年减少27.8亿元,同比下降22.0%,呈逐年下降之势

你说的网页游戏,比起电影院收入,差别有点大, 建议你选个其他角度洗

再次,电影产业的人,也做不了游戏,而本来属于他们的部分却被强制关闭,他们为什么没有言论权?作为公民,他们连发声的权利都没有,这也就是天朝的最普通现象。

所以我说你绝对是目前2049上最没有人性的人,没有之一。 有多远滚多远

回复文章: 当年浦志强服从判决不上诉认罪是个“叛徒”吗?

@李五毛 #15

我有谈论浦志强吗? 我说的官派律师和正常律师不同。 如果你没看清楚,就在看一遍,眼瞎就算了

回复文章: 孙杨案凸显中国政府在运动员用药丑闻中的角色

@小二 #1

游泳,田径,举重,其实都是中国违禁药的重灾区。

陆媒曾报导,钟帷月在20世纪90年代是中国大陆游泳运动员,获得过世界短池游泳锦标赛100米蝶泳冠军,在1994年还打破了短池蝶泳世界记录。

不过,在1994年的罗马世界游泳锦标赛上,因尿检呈阳性,疑似使用兴奋剂,钟帷月成为中国游泳选手里第一个被禁赛的运动员。

钟帷月好像是第一个因为药检被禁赛的中国女游泳队员, 她是钟南山的女儿

回复文章: 板块合并方案

影视和音乐可以放在一个板块: 娱乐

水和吐槽可以放一个板块

树洞和江湖可以放一个板块

以前还有垃圾场/无人区

读书和博客也可以合并

回复文章: 板块合并方案

另外,是否考虑开发tag这个功能,我觉得这个功能还不错

回复文章: 九头鸟和贝臭大的区别

我觉得这个事情其实很好解决,就是站长不用理会贝臭大的各种诉求,也没必要去封号。

站长是网站的拥有者,当然有最后决定权。但同时制定规则来营造和建设一个良好的氛围。

用户是自愿注册网站的,用户享有在规则之内的自由。

从站长的角度来说,站长必须尊重网站上的规则,这样网站在处理争议是才有公正可言。 所以站长对贝臭大不封号是最好的选择。 胡适说容忍大于自由,就是支持自由的一个前提是尊重不同声音,当然也不是无限度的容忍,而是看这个行为和言论是否会直接伤害到别人。

从用户的角度来看,若想追求超越规则的自由,那要么离开,要么申请修改现在的规则,而修改规则必然需要站长的同意。 如果站长已经明确否定这种想法,并且也有解释为什么不会更改规则,那不停的讨论和私信就等价于破坏论坛规则+骚扰别人。我一定程度上理解贝臭大的担忧,分权选举法院这些我曾经在品葱也考虑过,品葱有部分执行这些想法,但后果却不太好,原因是这些分权措施最后的结果是品葱不同观点派别的斗争。封杀一个人不是依据规则而是夹杂观点冲突。

一个网站的管理最好的方式是你觉察不到有管理行为。如果网站陷入不断斗争,那网站的质量只会越来越差。我希望2047不会变成这样,这需要站长和用户一起尊重规则。如果有不同观点,可以提出来,当然也不要去重复讨论已经确定的规则。

回复文章: 屠支大佐季子越被开除了

@1200073 #2

最反人类的不就是共产党吗? 把害死几千万中国人的毛腊肉头像挂天安门

回复文章: 使用指南

占坑,打卡, 听说小二最近心情不好,把大家的快乐源泉都给对外屏蔽了

回复文章: 中共中央党校 蔡霞

@natasha #4

中国即使普通百姓,明白了也不少,虽然有人只是否定习近平,有人否定体制。 不然为什么要花那么多钱维稳,机关单位还有天天各种学习表忠心。

回复文章: 特斯拉皮卡

玻璃被钢球砸碎了,特斯拉其实可以先开始卖钢球,攒钱修好玻璃

回复文章: 删除最近两天的水帖

@小二 #14 你不会真的因为搬弄是非的小人生气吧,😂

回复文章: 使用指南

@小二 #35 换头像失败中。。。

回复文章: 习近平外传: Xi's the One

@未来人 #4

我不和狗一般见识

回复文章: 金灿荣龟儿子的facebook

https://www.reddit.com/r/chonglangTV/comments/j8morc/%E9%87%91%E5%90%9B%E8%BE%BE%E5%90%AC%E8%AF%B4%E6%98%AF%E5%BF%BD%E6%82%A0%E5%A4%A7%E5%B8%88%E9%87%91%E7%81%BF%E8%8D%A3%E7%9A%84%E5%84%BF%E5%AD%90/

找了一下,金灿荣金君达还一起发表过文章

http://www.hybsl.cn/zonghe/zuixinshiliao/2019-06-26/69968.html

金灿荣 金君达:改革开放四十年的中国外交 作者:金灿荣 金君达 时间:2019-06-26 来源:

内容提要: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本文借此时机对中国改革开放的四十年外交加以总结,以梳理四十年外交重要事件为研究方法,结合外交事件和四代领导人讲话,指出四十年外交的延续性和演变过程。邓小平同志提出的“韬光养晦,有所作为”精神,以及和平与发展两大国际主题都贯穿了四十年外交历史。随着世界走向多元化,中国外交开始更多有所作为,并在近年增加了旨在保护中国海外利益、提出合作倡议的新内容。习近平主席的理念与邓小平外交原则一脉相承,同时也是应中国当前的外部环境而提出。中国四十年外交为改革开放提供了稳定外部环境,避免了重大外交事故,可以称得上成功。

关 键 词:中国 外交 改革开放  China diplomacy foreign policy reform and opening-up

金灿荣、金君达:“改革开放四十年的中国外交”,《太平洋学报》,2018年第10期,第1-8页。

JIN Canrong,JIN Junda,"China's Diplomacy in the 40 Years of Reform and Opening-Up",Pacific Journal,Vol.26,No.10,2018,pp.1-8.

回复文章: 论坛困境:想言之有物就得花费精力,但目前却没有足够多的观众,很难有正反馈

@sorrysorrysorry #11127154

你论据真的是很可笑。

总所周知,香港现在处于公民运动的顶峰时期,很多孩子受此影响会想参与公共服务领域不是很正常吗? 何况这种事情在其他国家也很常见, 美国也有小孩子从小就想当总统的,有的不仅是想想而已,而且会参与现在的总统竞选活动。

香港是不是中国?法律上是的。 但是香港人至少接受了正常的公民教育,生活环境也是一个自由法治的地方,而不像内地,多少人谈政色变, 这才是不正常。

所以先想清楚什么是正常的,什么是不正常,再来谈论到底香港人正常还是不正常,普遍意义上香港人和大陆人有啥区别,

回复文章: 做了一碗牛肉面,想起了小二

饭姐好!我是饭姐的粉丝,简称fan丝

回复文章: 【404重点】人间思想笔记 | 刚刚,李文亮的微博下方,发生了诡异一幕

坐看洗地狗如何洗, 都是新浪微博的错? 抑或不正确的记忆就应该铲除?

回复文章: 国内的文化政策是不是不断在收紧?

@Gayso #7

【404重点】人间思想笔记 | 刚刚,李文亮的微博下方,发生了诡异一幕

https://2049bbs.xyz/t/5703

回复文章: 随便Google了“叼飞盘”这个词,发现和胡锡进关联很大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space/%E5%8F%BC%E9%A3%9E%E7%9B%98#cite_note-1 @没有羊先生 :千万篇环球时报政论,其实只有两句话:1.「党国这么做,一定有它的道理。有时党国看起来没道理,但其实还是很有道理。」。2.「西方这么做,一定有它的阴谋。有时西方看起来没阴谋,但其实还是很有阴谋。」围绕这两句话,结合时事扩写呗。

回复文章: 随便Google了“叼飞盘”这个词,发现和胡锡进关联很大

【院内故事】格瓦拉:胡编,叼飞盘和《环球屎报》

在农村,一个破旧的院落里,住着留守的爷孙二人和一群动物。故事围绕在爷孙俩和一群动物之间展开!

【院内故事】爷爷养的那条狗很是机灵,无论孙子把飞盘掷向哪它都能叼回来,一天,孙子一不小心把飞盘掷出了院子,那狗从墙头跳了出去,下落时没有站稳,摔了个狗抢屎,好久才爬起来,找到飞盘一瘸一拐地回到院内,对孙子说:遇到了院外势力,打不过啊!求你了,咱们就在院内玩吧!孙子说:你胡编!

【院内故事】爷爷养的那条狗很是机灵,无论孙子把飞盘掷向哪,它都能叼回来。一天,孙子不小心把飞盘掷出了院子,那狗从墙头跳了出去,下落时没有站稳,摔了个狗抢屎,好久才爬起来,一瘸一拐地回到院内说:遇到了院外势力,被抢了!求你了,咱们就在院内玩吧!孙子说:胡编,明明就是你没有叼住!

【院内故事】以前,院内动物都是吃肉的,不服管教,爷爷下令停止提供肉食,于是,有气节的动物饿死了,活下来的有些改吃草了,如:牛羊,有些改吃屎了,如:猪狗。当然,还有一些猪狗不如的最得爷爷欢心,它们不仅吃屎,还把吃屎的经验总结出来办了份报纸,取名叫《环球屎报》……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7/01/%E3%80%90%E9%99%A2%E5%86%85%E6%95%85%E4%BA%8B%E3%80%91%E6%A0%BC%E7%93%A6%E6%8B%89%EF%BC%9A%E8%83%A1%E7%BC%96%EF%BC%8C%E5%8F%BC%E9%A3%9E%E7%9B%98%E5%92%8C%E3%80%8A%E7%8E%AF%E7%90%83%E5%B1%8E%E6%8A%A5/

回复文章: 政治笑话是反抗吗?是否需要设立「笑话/恶搞」专区?

谁要在共和国里当皇帝,我们就把谁踩在地下。 YouTube的小反旗就是最好的

回复文章: 我都不想charge那个谁

个人建议你自己搞个网站,多好,即使只有一个人,多注册些小号,也可以搞的有声有色,不好吗?

回复文章: 胡平:法轮功活摘指控获间接证实,黄洁夫讲话“你懂的”

@懂王 #11

耶稣死在十字架上,但基督教传播下来了, 没有价值观和信仰应该是没法理解这个的吧?

回复文章: 做了一碗牛肉面,想起了小二

@爱狗却养猫 #9295624

饭党纲领: 第一条: 吃自己饭,让别人说去! 第二条: 吃饭不积极,脑袋有问题! 第三条: 万般皆下品,唯有吃饭高

其实世界上本没有饭党,吃饭的人多了,也便成了饭党。

回复文章: 胡平:法轮功活摘指控获间接证实,黄洁夫讲话“你懂的”

@懂王 #14

呵呵,你只知道的基督的博爱,可否知道上帝怎么对待不信基督的人? 在旧约里有太多耶和华屠杀的记载了,建议你去认真读几页再来谈论,okay?

另外, 法轮功说天灭中共,但事实上并没有照成任何伤害,天灭中共只是一个口号,并不是法轮功的教义。但在基督教悠久的历史中, 迫害异教徒实在是太多了。

所以你的比较根本就是无知的表现。

回复文章: 毕业第一年,我给副县长当秘书

记得在《中县干部》那本书里有一句话:“政府的职能应该是引导人民致富,而不是逼民致富”,这句话里的目的都是为老百姓致富,但效果却大相径庭,前者是服务型政府,一切以老百姓为主,后者是政绩型政府,一切以将老百姓当成创造政绩的手段,然后得到往上升迁的资本,有的地方一把手一句话,就将整个产业换掉,转成做其他产业,完全不顾地方实际,而这些又往往随着领导的更替,给老百姓留下无穷的后患,同时也给下面的领导留下无数未解决的问题。进一步造成无数的官民对立,积累下大量的矛盾,然后老百姓上访不止。在里面与上访老百姓的接触,我都尽我自己最大的能力帮助他们每一个人,有来解决补贴没有发到位的,我会打电话叫相关局领导或乡镇领导核实解决。有因为穷困至极开小面包车拉客被罚三万的中年男子带着一身酸臭酒气来我办公室诉苦,对他来说,那面包车还管不了三万,三万是他一年的所有收入,我让交通局尽量酌情处理,罚三万很多时候是地方规则,并没有明文法律。有老太太和隔壁邻居为一小块地打了一辈子官司,然后一直悬而不决来找我解决,然后各部门相互推诿甩锅,在很多人看来,一小块的不值多少,但对于这位老太太来说,她是为了一个“理”,一口正义之气,那才是她生活的意义所在。这里面最让我难受和感到无力的是那些棚改拆迁户。

小县城搞棚改拆迁,就是将老城拆了,在老城的地盘上翻新,改变城市面貌,出发点是好的,但一刀切的政策等让无数小康家庭一夜返贫。我所在的小县城老城区紧邻当地很有名的景区,很多老城区居民都有自己的商铺,很多人住着旧房子还带一个院子,没有多少人想要被拆迁,大部分人都是小康家庭。但政府的棚改政策一下来,让老百姓全部搬迁,说好了一个月就给钱或者给房,但新房没建起来,钱也没给,一次又一次向老百姓承诺下个月给,然后整整一年都没到,接着就是上千家来政府门口上访,政府一方面迫于维稳压力积极回应,另一方面还是想着如何从老百姓的补偿款里拿回一些财政收入。很多老百姓最初非常相信政府,所以一搬走就去借钱和各种贷款来买房或者干其他事,想着有钱在政府手里,然后一到期没拿到钱,没法还就被各种追债。更严重的是家里有老人生病了的,他们只能活活看着自己的家人病下去而想不出其他办法救治。有一家早期在老城开彩票站,老城区棚改之后,没有了唯一的收入来源,然后父亲突然得癌症,母亲守在病床前,儿子跑来政府要拆迁款,和我说,如果再不给钱,他们最担心的并不是父亲,而是担心母亲疯掉,一个三十多岁的小伙子,走进我办公室时整个人都是颤抖的,将家人生病的材料递给我时,手也在不停地发抖,我答应一定和领导说明情况,他感恩戴德的样子真让我难受,这本来就是他们该得的钱。还有一个下午,楼下的保安跑上来和我说,早上在广场上访晕倒的那个家属来了,让我去处理一下,我下楼去看,早上晕倒的那家家属倒还好,坐在广场上的树下没有大吵大闹,而是另一拆迁户激动地拉住我,将手机中的照片和视频开给我看,视频中是一个满身包扎和打满吊针的人躺在医院的人堆中,她们告诉我,他们的亲属因为生病送去了昆明某个医院医治,现在血管破裂,生命危急,急需用钱,如果这笔拆迁款再不给,他们的家属可能很快就会死去,他们要将家属的尸体拉来政府。实际上现在已经没有家属敢把尸体拉来政府了,政府的领导也不怕,因为只要敢拉来政府,政府就有理由给上访的人定罪。上面两件家属情况危急的事情,我都及时给领导做了汇报,后面领导们也特事特办,及时将一些钱打给了家属,开彩票站那家父亲在收到钱的当晚就去世了,事后领导们说,还好当时提前打了钱。对我来说,能对这些已经极其苦难的人有一点点作用,是我当时留在那里的一点点欣慰。

我最惊讶的一个上访事件是一个古城修复项目的民工和经理来,竟然让我碰到了8年没有见到的高中室友。那天同事告诉我,有上访的人找Z县,我出去和他们说Z县今天不在,他们就来找我,我一转过头看,这不是我那去了清华的高中室友吗?他高中毕业去了清华,我一直以为他在省会或者其他城市。他也很开心突然偶遇我,没想到我就是Z县的秘书,然后他让那些民工都回去,他留下来请我吃饭,于是中午我们就一起聊了很多。原来他在省会城市的国家单位工作了一段时间,因里面关系户太多,不喜欢那种氛围,觉得没有干劲,于是辞职遇到了这个建筑公司的董事长,董事长很喜欢清北的学生,于是聘请他做董事长助理,一年给他二十多万年薪,工作不累,于是他就来了这里工作,差不多有一年了。他把找Z县解决问题的材料拿给我看,县里面欠他们公司2个多亿。之后我们一直在工作关系和私人感情上有很多来往,在年底时他告诉我他决定辞职回到成都,后来疫情未开始时他就走了。他走了之后,他们公司的民工在春节前三天和许多其他工程的农民工、还有差不多上千户的拆迁户围住了县政府,要县政府给解决欠薪欠拆迁款等问题。县政府似乎没有遇到过这么大的阵仗,也能感受到经济不比往年,但还是连同公安一起出动,软硬兼施并各个分化的方法驱散了上访的人,后面大家最担心即将到来的春节上访也因为疫情而成了一件“不算太坏的事”,没有人上访了。

疫情开始后,整个县政府工作人员都没有回去过年,前一个月几乎天天开会到半夜,实际又没有讨论出什么,目的就是一个,不能再出现新增病例,小县城那时候只有一个病例,却搞得全城恐慌,政府虽然没有说封城,但已经几乎不让外来车辆和人员进入,出去的别想进来。而底下各个村已经自发将路那些堵住,不让任何人进村串门。各级都怕出事,怕乌纱帽不保,因此用很多极端的手段,让一切经济都停滞。我那时候看到广州的病例差不多已经1000多了,但发现广州早已开始复工复产,如果各个地方的社会治理程度都能像广州一样,那伤害也会少一些。疫情开始有一个月左右我就开始有了辞职的打算,和我一起来的那位研究生是书记的秘书,疫情一开始就辞职了。平时出去聚会喝酒,他给我的感觉就是那种求稳的人,没想到会辞得那么快,后面听说原来他早在年前就在省会城市找好了下家。但我那时候再累都决定坚持下来,等到疫情过后再说,因为疫情期间离开,对我那位领导不负责,也对自己不负责。前面说过,Z县对人不错,我也不想这种时候让他再找人交接工作。他看书很多,记得那时候第一天跟他时,他和我聊起我的专业,然后马上和我说看过我们专业大佬写的《江村经济》和《乡土中国》,还和我探讨很多农村脱贫攻坚留下的问题。他是县里面看书最多也最勤的领导,如果不是生在上个世纪70年代,估计他可能会成为学者。记得和他一起去宁波招商引资,他在来去的飞机上一直在看许倬云写的《万古江河》,而且看得极为认真,后来他的司机L哥才告诉我,说他在飞机上最喜欢看书,因为在飞机上没有电话打扰他了,确实,从早到晚他都在接电话和开会,光是我给他发的微信消息一天就是无数条,我并不想给他发那么多消息,但会议太多,事情太多,不得不如此。他是县里面少有的不随便吼下级的领导,记得疫情期间每天从早到晚大家都在高度紧张地工作,然后晚上各个县领导要开会到半夜3点,那段时间我因为太忙有怠慢过一些事情,他少有的生气过,他也担心被上面的问责。但其他领导的秘书都需要陪领导开会到半夜直到会议结束,而他往往在过了凌晨一点左右就不再找我,而且不需要我陪他一起在那个“乌烟瘴气”(每个县领导一天可能2包烟)的会议室里开会。所以我一般晚上过了1点钟就回去了,而其他秘书常常要等到半夜3点。我是个睡眠比较差的人,所以睡觉时手机一直都是静音,他也比较尊重秘书,所以半夜从没有给我打过电话。有同事对我晚上睡觉让手机静音颇感诧异,似乎我是那个做错了事的人,因为他们认为秘书必须24小时待命。小县城曾经半夜出过一次大事,所有领导都半夜把秘书叫了起来,只有他没有叫我,只叫了司机。尤其感谢的是元旦节我最好的朋友从北大回来高中参加篝火晚会,他知道后立即同意我去见我那位朋友和其他朋友,并嘱托他以前税务局的朋友顺带捎我到地级市的高中,还让第二天带我的朋友来,他请吃饭。

后面四月底我要走的时候,在从乡镇考察回来的路上,他说:“小X,以后远走高飞了不要忘了我们”,然后司机L哥在一旁也说常回来看看。Z县说以后有什么好书和他说,他马上买来看,并嘱咐我,希望我少点书生气,多点“流氓气”。实际去年年底时就和他说过我可能会走,当时港中文给我发了博士面试的邀请,我本想拒绝,后来抱着忐忑的心情和Z县说了,Z县的态度出乎我的意料,他说一定要去试一下,能去读博更好,留在这里干什么。后来我面试后对方还比较满意,所以我估计第二年四月份会给我offer,然后一直等到4月份,未曾想到短短几个月,世界局势和香港局势早已大不如从前,很多申欧美的转投香港,香港那边和我说还在考虑。但经过疫情和很多事情,我离开的心意已决。Z县在我要走的那周周五,让我叫上我在县城比较熟悉的同事朋友,他做东请我吃了一顿大餐,那晚他还带了他已大学毕业的女儿,也是我高中的师妹,大家一起喝了三瓶白酒和半箱啤酒,那也是工作半年多以来唯一在外面喝到吐的一次,因为太开心,Z县是性情中人,我也是。

我最终还是在父母和很多亲戚的极力反对下离开了体制,原因很多,但最主要的还是看不到希望,普通人的天花板太明显,即使一去就是副科级。推荐大家去看冯军旗读博挂职副县长时写的《中县干部》,一个普通公务员要当副科级干部,大部分是一辈子,少部分能力强者,能去县委办或政府办工作的可以是四年左右,然后再花5年到正科级,10年到副处级,这样的已经是万里挑一,而到副处级已经是40多岁了,人生已经不可能再往上走多少,普通人的副处级几乎就是人中龙凤。但我想象过,让我四十多岁真正成为了副处级领导,没时间回家,身体各种病痛的生活是我想要的吗?绝对不是!同时,只要成了一个副科级干部,几乎就成了国家的人,如果不是因公,就连省外都很少有时间去,更何况国外。另外,内心的纠结还来自于很多事力不从心,不是自己想做也得做。我在那里每天都会有上访的人来找我诉苦,严重的是家破人亡。有被拆迁的普通老百姓来政府那里天天下跪,因为政府拆迁了没给钱,然后以各种理由拖延,却对老百姓说是为了大家好。有很多做工程的老板被政府活活拖破产,小到几十万的修路,大到上亿的项目等。普通人的痛苦我无力解决,我县领导也无力解决,即使他已经是政府里面很有话语权的一个领导,但很多事仍然不是他能左右,他也只能适应那套体制,有时还要陪着体制和更上层的领导一起“昧着良心做事”,我才知道那叫“身不由己”。

离开后在之前导师的帮助下再次回到校园,我很多同级的同学已经读到博二或即将博三了,有人问我,如果当初直接选择硕转博或者直接申请了去读博,现在已经读了两年了,但于我来说,那段经历却异常宝贵,不是早读两年博士可以换回来的人生体验。

因涉及隐私及精力有限等,未一一道尽,先留个粗糙的记录供以后再忆)

回复文章: 毕业第一年,我给副县长当秘书

在中共内部,基本都对公民个人权利都没有任何概念。 大部分官员认为帮人民做事就是对人民天大的恩惠,而不是自己作为公务员的本身义务。 共产党虽然天天号称 为人民服务,可本质就是把自己当人民的父母,对于本该属于人民的权利和利益,没有不剥削和克扣的。 比如,拆迁赔款,本来就应该直接发放,但这种事情在中国大部分时候都不可能。预算从最上面一层就开始变相被克扣,然后层层雁过拔毛,最后依然拖欠,最后造成很多民意纠纷,上访。 这类现象在民主自由国家难以想象,首先这本身就是政府违法,其次这完全违背民意,这两点足以让政府领导不敢对普通人民对诉求视而不见,更不敢违法克扣普通公民的应得利益。

回复文章: 新品葱又被网警橄榄了?

中共的又一次无能狂吠

回复文章: 许志永的担心: 越过道德底线的暴力减低了民主派的支持率

@小二 #1 能赢这么多和单一选区有关,总体的得票率是泛民60%,建制40%, 这其实是香港民意的基本盘,换而言之,如果是立法委选举,香港分为5个选区,每个选区得票率前几的候选人当选,结果还是6:4开

回复文章: pincong已恢复

@天神九頭鳥 #3 哦,那你在水区呆着可能有大半年,是在干啥呢?

回复文章: pincong已恢复

@天神九頭鳥 #1 你和品葱缘份已尽,还是尽早断了这个念想

回复文章: pincong已恢复

@天神九頭鳥 #5 没想到你这大半辈子都这么过去了, 有点sad。 看来你终究是要居无定所喽,中国亡了,品葱亡了, 唉

回复文章: pincong已恢复

@天神九頭鳥 #7 言重了,我想到的是痴人说梦

回复文章: pincong已恢复

@天神九頭鳥 #9 文人哀叹中华正统在崖山之后断了根,没想到九头鸟一杆子续到了民国38年

回复文章: pincong已恢复

@天神九頭鳥 #11 大相径庭: 相差很远,大不相同

回复文章: 胡平:法轮功活摘指控获间接证实,黄洁夫讲话“你懂的”

@懂王 #18

你去翻啊。 事实上很多海外媒体也对习包子有很多期待。

但去年反送中, 法轮功媒体大纪元始终在一线报道,令人敬佩。

任何事情都可以谈判,除了两件事:我们的自由和未来 ——罗纳德·里根(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