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法刁民 点赞过的内容
废物
observerEDGE 始终坚持图书馆革命,星星之火,终会燎原
回复文章: 对从品葱跑到2047的一些感想

其实我就是典型的支来支去的人,比起蔑称,更多就是单纯发泄吧。

比如看多了翻车新闻就会变的戾气很重。

品葱确实不适合理性讨论问题。更像是发泄情绪的网站。

回复文章: 对从品葱跑到2047的一些感想

龙还没有死呢,屠龙勇士就已经长出龙翅膀了

发表文章: 对从品葱跑到2047的一些感想

刚刚看了一个人新写的文章,详细说明了自己从品葱跑到2047的原因。我对此深受触动,于是写了这么一篇文。

我为什么会从品葱到2047来呢?原因很简单:新品葱现在有一条所谓的“新注册用户不得发文”的规定。而我则发了几条评论得不到任何回应之后便放弃了通过这条规定的机会,而如果不能自己发文那么这个论坛对我而言就是没什么意义的,于是就舍弃了。

而且,现在新品葱上的“逆粉红化”现象已经到了一种令人感到发指的地步了。好几个发言多的用户对中国的称呼都是带有明显蔑视色彩的“支那”,这样也就罢了,还把生活在大陆的人都称为“支”人。同样的,既然这些人这么称呼,他们对大陆也没有任何的同理心。当大陆发生示威游行的时候,他们会以示威游行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是针对政府为理由非但不声援还对示威游行者们冷嘲热讽。当大陆发生灾难的时候,他们会觉得受害的民众之前肯定是给香港警察加过油的人,或以他们不反抗为由不同情,不哀悼,反而是一副丧事喜办的样子。

粉红很可怕,逆粉红更可怕。

13
7月22日 1961 次浏览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民族已经融合得就算了。西藏高度自治。税务不上交。达赖班禅成为精神领袖政教分离。民选藏区长官。跟内地交易平等贸易。尊重藏语宗教文化。绝对不强制推行汉语。设立西康省作为缓冲区。蒙古也是。新疆撤销建设兵团。北疆行省。南疆高度自治。维语伊斯兰信仰习俗文化一律尊重。包括妇女带面纱啥的。出售资源给内地内地按照贸易原则付钱。用于当地财政。可以设立当地区旗区徽。外交国防中央负责。个人看法不成熟。折中方案。就是高压跟分裂之间。

回复文章: 【白豆沙】支黑到底辱了什么华?

可能是幸存者偏差吧,我并不觉得其他语境中的网友高素质到哪去,只是你绝大多数接触的是中国人。

一些日本、韩国、香港、台湾人的素质跟墙内粉红比,也差不太多,比如“中国火灾相关视频下面,刷中华料理”;“东条英机骨灰被撒海,日本评论区一片“忠君”“为国为民”“成王败寇”,英文区则一个劲地刷珍珠港;日韩网友也经常为独岛竹岛撕逼,互相咒骂对方是劣等国家;南非中国商城着火,港台也有刷好的;土耳其一日本男子杀猫取食,评论区也是一边倒的“归化人”“不是日本人”。

这些是否能够上升到民族性?各国人都有一定程度的“民粹主义”,只是中国网民,粉红受中共舆论引导,变得更加暴虐而已。

( 由 作者 于 7月15日 编辑 )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回复文章: 【白豆沙】支黑到底辱了什么华?

WEIRD社会与其说是人群的思想方法不同,不如说是社会规范(social norm)不同。正所谓新社会把鬼变成人,美国把翻汉堡的张益唐变成了数学家; 中国则把数学家姜文华变成了杀人犯。依我看,张益唐和姜文华的心理并没有什么区别,区别还是在两国之间。

回复文章: 【白豆沙】支黑到底辱了什么华?

@Truth #148117 閣下似乎認為家庭利益本位是民主的障礙,而中國的現實情況可能與之相反。秦暉教授將社會制度分為三類,一為「個人本位」,例如當代的西方社會;二為「小共同體本位」,例如西周與中世紀歐洲;三為「大共同體本位」,例如所有集權非民主國家。但凡專制國家,都鼓勵國民互相舉報,但其意圖絕非為了保障個體權利,而是為了儘量讓個人原子化。如秦律有「夫有罪,妻告之,除於收及論;妻有罪,夫告之,亦除其夫罪」,秦暉稱之為「偽現代性」。與近代學者對中國傳統社會的認識相反,中國歷史上的大部分時期都不是家庭本位,而是「大共同體本位」的。所謂「百室合戶、千丁共籍」的大型家庭,只在魏晉、明清時代的南方比較流行,同時期的北方根本不存在有規模的宗族組織。對於朝廷來講,這些「小共同體」是推行專政的障礙,所以中共建政的第一步,就是要通過屠殺「地主富農」拆散中國原有的社會結構,如此才能實現「餓死不造反」的目標。近幾十年來中國大陸的群體性事件,之所以廣東最多,正是由於宗族勢力發達,有組織力反抗政府的緣故。當年亨廷頓認為就教義而言,回教比強調「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儒教」更強調個人價值,因而韓國、台灣的民主化會比中東艱難,現在聽來豈不荒謬至極?

( 由 作者 于 7月15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白豆沙】支黑到底辱了什么华?

首先您说了民族孽根性,我也觉得我们这个民族和文化是有很大问题的,尤其是骨子里的奴性、对权力的迷恋,还有虚伪。鲁迅还有很多其它人比我说的好,我也不多说了。在我看来,一些所谓的“支黑”对这个民族特性的批判是很有道理的。但是,如果有支黑只是一味的情绪发泄,那么就相当于把自己的排泄物在公共场合给别人看。

第二,您也说到了支黑骂战的问题。我看重自由意志,因此我认为一个人有决定自己的身份认同的权力。 如果一个台湾人或者香港人不希望自己被叫成中国人,那么,把他们称为中国人就是对他们的冒犯。那么相似的,如果一个人不希望自己被叫成支那人,那么叫他支那人就是对他的冒犯。因为一个人不能把自己的观念和认同强加到别人身上,尤其强迫是让他们接受别人对自己的认同,我认为这是反自由的。举个例子,如果一个支黑叫一个“温和派中国人”为支那人而引发骂战,那么就是这个支黑的锅。

但是,如果支黑说民族孽根性,或者把中国叫成“支那”而引发“温和派中国人”不满而导致骂战,那么我会认为这是“温和派中国人”的锅,因为这个时候支黑仅仅是在陈述观点,而并没有对个体进行人身攻击,也没有强迫让别人接受自己对他的观念和认同。在这种情况下,我会认为“温和派中国人”感觉自己受到侮辱,跟粉红看见乳包的时候感到自己受到侮辱的性质类似。

最后,我也希望楼主不要因为政治原因跟家里的人划清界线。毕竟真理越辩越明,你家人也是你家人。我建议你应该耐心跟他们讲自己的观点,就是为什么共产党是恶的。比如您家人说经济发展是共产党带起来的,应该感谢共产党。我就会这么反驳:经济发展是的本质是80年代以后的自由市场,而不是共产党。既然我给共产党交了很多税,而且税的比例堪比欧洲发达的福利国家,那么让这个国家变成发达的福利国家就是共产党的职责。因此没必要为它的市场政策感谢共产党。共产党有大量的税收,然而共产党并没有让中国变成更发达的福利国家,李克强也承认中国一半人口工资不超过一千人民币。由此看来税收跟福利的比例差距太大。在我看来这个所谓的经济增长就好比是以前用1000块买了只值100块的货,现在是用1000块买了值500块的货。这两种情况都是你买东西的时候遇到了骗子。况且自己的钱是自己赚的,不是共产党给的。

( 由 作者 于 7月15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白豆沙】支黑到底辱了什么华?

我琢磨著中國的輿論環境惡化到如此地步只不過幾年而已,某些人卻偏要將這種異常跟所謂「中國千年的傳統」聯繫在一起。整個影片不斷強調這一論斷,卻沒有對此進行任何詳細的論證。中國固然有兩千年法家專制的傳統,但從未有人像本朝一樣公然宣揚「稅民深者為明吏,殺人眾者為忠臣」這樣扭曲的價值判斷。而這種價值判斷背後的意識形態基礎,無論社會達爾文主義也好,布爾什維克主義也好,於中國而言都是舶來品。在無孔不入的宣傳機器與國家暴力之下,縱使「高等」如德意志、大和民族者,也免不了陷入愚昧與墮落。所謂「支黑」不過是一種不理性的情緒宣洩,要以此動員反共還是別想了罷。

( 由 作者 于 7月15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Wolfychan #147846 宗主国首先要给当地人基本权利,不给,那当地人闹独立就有了正当性。其次,给了,那当地人闹独立也要按照基本法,不是直接揭竿而起就独立了,而是通过国内的立法活动,如果不准直接公投独立,就要修宪改法律,一步步走过来。结果,或者是当地独派势力不够强大,中央不动,独立失败;或者是独派争取到了其他人的同情,修宪公投独立一气呵成;或者是独派逼迫中央政府撕下民主的面具,用暴力镇压,回到第一条。

比如苏格兰魁北克独立,就是走到了公投的那一步,虽然失败,但是独派凝聚了人气,还有再独立的可能。而且只要中央政府不给地方面子,独派有了万全准备,独立是没有问题的。

比如伊拉克的库尔德斯坦,就是第一步,萨达姆压迫库尔德,美国支持库尔德反萨,在北部山区建立了库尔德人的独立王国,自然也就没有后面的宪政程序了。

比如加泰独立,就是要争取其他(西班牙)人的同情。比如巴斯克人,加利西亚人,西班牙境内有大量语言少数民族,争取到他们的支持,一起向马德里施压,加泰独立的大业就可以成功。如果马德里一发火,剥夺他们的宪政权利,那就可以闹到欧盟去,马德里肯定扛不住。现在问题是加泰自己过于牛逼,看不上其他西班牙同胞,得不到其他人的支持,就难了。还好西班牙政府没有傻逼到直接军管加泰给加泰独立运动送分。所以加泰要独立,先要争取西班牙境内其他省份的同情。不同于库尔德人,加泰是有民主,有宪政的,加泰的地方政府也是加泰人选的加泰人。所以如果加泰直接揭竿而起,那是加泰不对,自己砍自己的道德大旗。欧盟也不会支持。

品葱 (钓鱼网站已屏蔽)
回复文章: 完全没有民主和自由的情况下,揣测中国民意应该慎之又慎

@守法刁民 #147808 俺批评一下站务就被知乎永封了

知乎小管家毕竟还是too young,不学百度温水煮青蛙,直接加入了大量广告,搞得用户怨声载道

洛天依言和江泽民 某些崇尚分裂中国的人和不认同自己是中国人的人不必回复我,道不同不相为谋。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守法刁民 #147800 你才发现吗

习特厚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习特厚:习近平特别受到人民厚爱
发表文章: 完全没有民主和自由的情况下,揣测中国民意应该慎之又慎

我不是说民意就深不可测。比如说中国人格外在意教育,比如中国年轻人嫌房价太贵,这都是不用揣测的。

像什么中国人绝大部分反对“台独”,甚至民主政府必须要主张两岸统一不然一定丢掉民心什么的,我觉得如此肯定实在太武断。

第一,绝大部分人不关心这个问题,不像房价或者教育。既然不关心,你不刺激他他就没意见,就像薛定谔的猫,你咋有把握说猫是死是活呢?

第二,现在言论管制得太厉害。十年前在网易上,喊武统台湾的绝对被当成傻逼,而且当时的易友大部分对台湾事实独立的状态非常尊重,对台湾拥有的文明与民主非常钦羡。这帮人现在也没有死,只是很难在墙内说话了。

所以你撑死了也只能说,现在墙内关心国际政治的那一小部分人中能发言的那一部分大部分反对“台独”。

19
7月13日 1025 次浏览
thphd 2047站长
回复文章: 如何看待粉红用“西方的繁荣是建立在剥削其他国家之上的”来为中国的劳工问题洗地?

西方历史上有没有剥削其他国家?有的,英国人跑到美国,把自己户口改成美国,顺便把原住民赶尽杀绝。继承了奴隶贸易,从非洲绑架大批黑奴到美国,世世代代做苦工。二十世纪美国经历了多次战争和社会运动,逐渐意识到这样玩不下去了,当你成为世界第一的时候,做正义的事情别人会觉得理所当然,但哪怕是做一点点不正义的事情,别人也会对你破口大骂。

中国成为世界第二的时候,其他国家自然也会盯着中国看,挑剔中国的所有问题,包括劳工权益问题。

所以中国的“低人权优势”,对中国劳工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对全世界劳工是一件坏事。

中国是最大的制造业基地,如果中国让劳工内卷,全世界劳动人民就都得跟着内卷,否则无法竞争。这个问题就像,美国是世界第一大二氧化碳排放国,如果允许美国继续大量排放,全世界就不得不跟着排放,否则无法竞争。

所以人权问题就跟气候问题一样,相当于全世界达成一个约定,大家一起减排,这样大家都不用被水淹没;对劳动者要保障最基本权益,这样大家都不用内卷;所有人都能过得舒服些。

但是有的粉红,由于生活太舒服了,不能理解其他人对舒适生活的追求,没上过一天班,却希望全世界一起加班,所以才去给劳工问题洗地。

对于这样的粉红,我们不用去纠正他,反正国家已经下了政策,中考不准复读,通通送去技校,相信他在流水线上有充足时间重新思考人生选择。

矛盾使人自由
影人 矛盾使人深思,痛苦使人蜕变,统合自我与矛盾终使人自由。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标记为删除
耶渣
Wolfychan 基督徒。披著文科外皮的理科生。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守法刁民 #147604 的確,但是民族主義不是普魯士開頭的……普魯士當時是利用德國的民族主義風潮統一全德國,但是本身是妥妥的保守主義,反對自由主義和民族主義。

後來在抗爭之下慢慢妥協是後來的事,直到威廉二世為止。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守法刁民 #147589 話說我某程度上都算民族主義者,不過我的意思是每個民族應該尊重彼此的文化、歷史和風俗,不去到傷及人命就不應該找公權力介入,而制定政策時,政府應以本地人的福祉優先,不是不關心外國,不過量力而為。~~~~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守法刁民 #147587 曾經有個叫天神九頭鳥的皇漢用戶,你可以四處看看。他後來在XsDen改名畫眉鳥,常常口出惡言,最後離開。以前他說話有文有路。

唉,當各地都是民族主義而有積怨的時候,整合真的不是小事。光是賠償暴政受害人的損失轉型正義都夠嗆。

我個人當然是妥妥的獨派(畢竟就我所知中共不會自己改革,因此憲政如果由他們來我可不買賬),但是如果用議會取代內戰的選擇存在的話是可以接受的。留意因為中英聯合聲明,任何時候舉行的公投結果都會在2047年才開始生效。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守法刁民 #147571 但如果執政黨已經控制了軍隊,直接抓捕反對黨就好。特別是被民粹煽動的狀態下。

我舉個虛構栗子:

中國進入了憲政,香港就回復2012年前的狀態,直到2047年50年不變時限已滿再就回歸中國與否進行公投,並且當然有獨派政黨參加議會,而香港人還是高高興興地上班和去旅行。

而這時九頭鳥先生也組了政黨,並成功在所有大陸和中央議會中都取得大多數議席,而軍隊也暗中支持這個黨。而為了應對俄國潛在的威脅,大家都姑且容忍九頭鳥的黨和軍隊有密切交流。

然後有一天九頭鳥說,獨派都是沒有人性的賤種,殺殺就對了brah brah brah(可以去XsDen看看他的偉論),而九州的議會就通過決議,如果香港市不清算獨派就直接取消香港的自治地位。香港在九州議會和國會的代表當然反對(香港的市議會中獨派雖然是大黨,但也沒有過半數,何況省會和國會),但因為九頭鳥的黨佔席太多所以也沒辦法。

於是議案通過,沒有爆發示威就是大抓捕,有就是鎮壓。中國大陸民眾一片叫好。

(補充:於是香港就完蛋了)

至少設計可以退出的機制也可以啊。比如在2047年之前,如果中國一方毀約損害香港治權,香港可以收回主權,而香港一方以非正當途徑(比如非自衛性的內戰)奪取主權就按一般叛亂處理。

( 由 作者 于 7月12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守法刁民 #147580 我之前听说过,有些网络上宣传姨学反华的人,其实是网军,而且和五毛是一批人。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其实,我想说,在共党倒台,建立至少是名义上的民主宪政之前,我不太赞成炒作各种统独问题。

因为很简单,在中共的体制下,想建立统一的民主中国不可能,独立的疆,藏,港更不可能。

当民国派,联邦派和独立派吵成一团的时候,此时的噗噗熊恐怕正坐在八仙桌旁喝着蜂蜜,思考着如何继续亲自指挥,通商宽衣。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守法刁民 #147521 唉,其实我一直觉得,国际法和国内法一个巨大的区别就是,国际法没有一个中央政府,但国内法会有一个可以统一执法的中央政府。

所以这就导致了国际法的模糊性,比如日本和韩国修复关系的时候,就曾经签过一个条约,里面有一条就是“韩国独立前与日本之间的矛盾已经得到解决”,但可惜这个“已经解决”指的是溯及性无效,还是从此时点开始无效,当时没有说清,结果就导致了韩日之间的征用工事件,韩国解释为曾经和日本之间的不平等条约是在“时间点后解决”,因此日本应该赔偿,但日本这边就认为是已经全部解决,因此没有赔偿义务。于是韩国就强行没收了日本公司在韩国的资产,现在弄得非常不愉快。

虽然说国际法的理想状态是,世界各国就像一个巨型联邦那样顺畅运行,但可惜现实做不到,一个令人感到沮丧的事情就是,很多情况下,国际法世界仍然是半丛林法则,公正的世界政府仍然任重而道远。。。。

( 由 作者 于 7月12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Wolfychan #147531 鸦片战争貌似不是简单的一方的问题,是一个中世纪后期的帝国与一个近代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恶人磨恶人的问题。就像印第安人和欧洲人之间的矛盾,欧洲人用法律的方式抢夺土地,印第安人残杀白人平民,就谁也别说谁了。

只不过后者(英国)看起来似乎更加文明罢了,就如同东周的诸侯国进攻四夷一样,但人类的本质是一样的。

抱歉,我的话可能有点过于道德虚无主义了,但国际社会真地就是这么一个样子,国际社会直到现在,也仍然没有进化成像国内社会的样的文明状态,只能算是力量之下的平衡。。。

刘慈欣 反共复民
回复文章: 浅谈中国大陆地区的经济如何发展

欢迎回归,好久不见了。

回复文章: 【投票】 你支持法官终身制吗?

美国法官并非全部干到逝世为止。

在全美50个州及首都华盛顿特区中,有18个州的法官没有任职年龄限制,属于终身制。

还有33个州及华盛顿特区的法官则有年龄限制,其中20个州退休年龄为70岁, 4个州退休年龄为72岁,5个州的退休年龄为75岁。此外,弗吉尼亚州法官的退休年龄为73岁、华盛顿特区为74岁、佛蒙特州为90岁。

从这些退休年龄上看,算很合理了。现在人平均寿命长,70多岁头脑清醒时完全没有问题的。

如果有健康问题无法履行职责,那自然会遵照医嘱退休,大家无须为美国司法制度过于担忧 :)

( 由 作者 于 7月12日 编辑 )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