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 - 守法刁民
回复文章: 为什么几年前虽然有防火墙,但是网络言论很自由,现在急速下降?

墙内的左是相对于宪政自由的右而言的,不是原教宗的那种。@庆丰话 #148268

回复文章: 为什么几年前虽然有防火墙,但是网络言论很自由,现在急速下降?

因为舆论放松,导致威胁到集权体制的统治,那么只有两条路,要么顺应民意,转型改革。要么彻底左化,严防死控,能续一天算一天。现在🐷选择了后者。

回复文章: 【白豆沙】支黑到底辱了什么华?

支黑不仅辱华,而且还反华。

说辱华是因为支黑对华人群体的印象评价多是来自于墙内互联网,而墙内互联网由于信息封锁和控评删帖,早就不能反映真实的民意,支黑就像姨粉那样,对于大陆“不控评必翻车”的现象熟视无睹,把小粉红等同中国人,这都是和事实不符的,他们似乎忘记了十年前社交平台相对宽松的时候,小粉红根本没有舆论市场的现实。支黑群体还热衷于搞纳粹式的种族主义,说白了就是认为华人不配宪政,然而他们似乎忘记了港台新都是华人社会的政权。

当然,最近支黑又开始宣扬什么台湾人和“中国人”的区别,从而进一步达到纳粹式对华种族歧视的目的,但这也是不符合客观事实本身的,我们可以从明清时期、抗战时期、毛时期、改革开放时期来把大陆和台湾对比。

先说明清及明清之前的时期,那时候中国大陆和台湾都是出于封建专制的统治之下,但台湾就像两广地区一样,同样是远离中央权力中心,此时地方对于中央大多数是名义上的归顺,事实上主要还是以地方自治为主,以两广地区为例,明清时期的的两广人,尤其是粤语区民众基本都还不会说国语,大陆和台湾制度上并无差异。

抗战时期,大陆主要城市和台湾都是被日军统治,彼此制度上本质上也没有太大差异。

毛时代的大陆,台湾处于蒋时代,虽然开明程度有所差异,但彼此都还是出于权威集权统治的时代,制度上没有本质差异。

1978年改革开放后,大陆开始引进日本动漫和港台的歌曲及电影、电视剧,而台湾直到1991年之前还处于蒋二代的集权统治,开放程度甚至不如大陆,1991年台湾行宪后,大陆已经改革开放十多年,虽然台湾随后不断开放,但对于那个没有互联网的时代,从小看日本动漫、听港台歌曲和港台电视剧电影长大的一代大陆人来说,和同时代台湾人的成长轨迹及文化影响并没有太大差异。尤其是两广地区的民众甚至比同时代的台湾人更早融入现代文明。

综上比较可知,认为台湾人和大陆人有区别是缺乏事实基础和逻辑认知的。更何况绝大多数的台湾人都是近代,特别是共和国建政后才移民去台湾的,每年清明回乡祭祖的台湾同胞都络绎不绝。中国南北方的差异比两广人和台湾人的差异要大得多,按照支黑只要有差异就不属于中国人,那么全中国各地差异这么大,统统都不属于“中国人”了。

再来就是支黑反华。我理解的反华就是维护中国的专制统治。支黑无差别无脑敌视华人,正好符合了赵家专制派宣扬境外反动派都是又蠢又坏的反华势力,让赵家专制派可以更好的以“华人守护神”的身份道德绑架大陆人,更加“严词义正”的打压原本就艰苦的反抗者,总的来说,支黑事实上唯一的作用就等同帮助专制政权维稳,让中国大陆处于更加暗无天日的专制当中,而赵家专制派一旦座大,就像这次疫情,又会祸害全世界。所以支黑其实就属于专制政权残害世人的帮凶,说是全人类的毒瘤也不为过。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就事论事的说,现在美国的科技还是不错的,举个例子,之前台州核电站泄露,法国还要美国授权专利使用才能维修。还有就是芯片线程,目前最先进的2纳米制程芯片也是美国技术,马斯克的可循环卫星回收技术也是美国。@露易莎 #148088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让当事社群宪政统一成长起来的一代人说了算那也是当事社群说了算,并不违反民族自决的精神。平心而论,民族自决的目的是为了让当事社群获得发展权益的最大化,如果民族自决的结果是可能不利于当事社群获得发展权益最大化的,民族自决也就没有正当性。不符合当事社群获得发展权益的民族自决举个不完全恰当的例子,类似是吸毒,即便吸毒只是损害的是当事人自己的身体,但各国法律也是不允许的。正如现在没有普及宪政教育之前,假设贸然让大陆人普选,结果很可能依然是赵家专制派当选执政。对于刚摆脱赵家专制统治的香港和新疆同胞来说,独立公投的结果必然带着对专制社会的厌恶情绪,而不能客观反映出通过民族自决选择更符合当事社群获得发展权益最大化的结果,其实那恰恰是违反民族自决目的的。

为什么法官往往是任期较长或者是终身任职?就是要通过法官摆脱民意的束缚,利用理性和冷静,去对抗民粹的感情用事和群情汹涌。这就像美国两院制,代表多数人的众议院通过的法律并不必然生效,还需要参议院重新讨论表决,这个过程往往一拖就是好几年甚至几十年,也是从时间上冲淡当下激愤民意的影响,同时让时间检验结果,让民众回归冷静再作出决策,为的都是尽可能的阻止不理性的民意作出不客观的选择,没有冷静客观的实践检验,就不是一个民主社会,只是以挟持民主之名践行沙文式民粹主义的暴民专政。

用一代人的时间去检验宪政统一的可行性,既是给宗主国维护国家统一的机会,也是给港人冷静检验宪政统一是否更利于香港未来的机会。

总结一下,民族自决不是简单的让当事社群说了算。而应当是让当事社群冷静理性客观的说了算,怎么保证相对的冷静理性客观,就是要通过时间和实践来冲刷当前的激愤情绪,让事物回归到正常的发展轨道来审视,民粹主义恰恰是违反民族自决初衷的。@Wolfychan #147846

( 由 作者 7月14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完全没有民主和自由的情况下,揣测中国民意应该慎之又慎

我不同意,我只是谈谈经济就被知乎封了。@陈士杰 #147807

( 由 作者 7月13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嗯嗯嗯,你是對的,符合條件就可以馬上去做,其他的問題都不用考慮,我現在已經滿足了生兒育女的生理條件,所以全世界的女人都排著隊等著和我傳宗接代。我已經滿足生理條件了,所以我想上誰就上誰。

你現在完全是為了獨立而獨立,絲毫不考慮後果也不看待得失,說得直接點就是姨化魔怔了。@Truth #147799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法無禁止即可為,請問國際法有沒有明文禁止不能等到憲政成長起來的一代人再決定去留呢?現在大家都是團結一致對外對抗專制,專制社會陪你搞港獨根本沒有任何意義,就是推港人去死,那你怎麼不先去死?國際法有沒有陰謀論我不知道,但你這種帶節奏的我看就很有陰謀論。@Truth #147796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為啥你想要獨立港台就不能等到你中華憲政統一?為啥你想獨立就有資格隨意拿港台同胞子孫後代的福祉開玩笑?你不敢等到港台憲政成長起來的一代人再決定去留是因為你其實內心也認為那時候港台同胞大概率已經不想獨立,所以擔心你的陰謀敗露所以才不能等到那時候再談統獨嗎?你的這種觀點倒是有學者支持,就是臭名昭著的劉仲敬的姨學,是不是主流大家有目共睹,專政統治下,不去團結一致對外對付專制,還蠱惑港人現在去獨立,是嫌趙專欺壓港人的藉口還不夠所以送子彈對嗎?你看看這裡有誰支持你現在就讓港人搞獨立的觀點?@Truth #147793

( 由 作者 7月13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没有具体的规定,但是符合宪政精神、宪法原则,比如人人平等、天赋人权。现在的问题是你如何在一个两党制把持的政权下瓦解两党制,这就要求在当下的体制内两党分别放下权力进行引入第三方的政治改革,这牵扯的利益太大了。像无论是赋予黑人票权还是妇女票权,对于两党来说都是增加票倉,进一步打压小党,所以两党都有动力去推动。@消极 #147691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过去的危机都不足以上升到瓦解宪政的层面,都是可以在现体制下改良进行消解的,比如黑人权利、妇女投票权等等,原本宪法就有相应的规定,只是如何具体落实的问题,但现在的问题恰恰就是现制度(两党制)造就的产物,体制不改逻辑上也就无法解决问题。@消极 #147685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老实说,现在美国由于两党制导致矛盾对立加剧,社会撕裂加剧,也不怎么玩得转了,这样下去,赵专不倒,美帝就玩出火了。@消极 #147676

回复文章: 浅谈中国大陆地区的经济如何发展

那就反映了当时的生产力低下,资源利用率低,浪费严重,本质还是要从提升生产力入手,大锅饭派糖政策只能是解决燃眉之急,并不能从实际上解决问题。@消极 #147667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现在德国的选举制度特别复杂,也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清楚,在比例制基础上又细分并立制和联立制,还有关于议席补选的固定和不固定规则,总的来说都是为了避免极端政党的上台,美帝就相对无脑,只要取得选票最多的政党就可以上台。@消极 #147668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被冒充孙中山的人骗钱我可以理解,被冒充希特勒的人骗钱我也忍了,我最无法理解的是有人冒充秦始皇竟然还骗了不少人,我踏马……还有一个冒充C罗和梅西的签名,签的还是个中文名。@影人 #147658

( 由 作者 7月12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浅谈中国大陆地区的经济如何发展

那就等于是用富人的税收来给穷人买牛奶,这其实就是等于将社会低保的开支用于兑换为食物劵支付牛奶,等于是用卖不出去的牛奶抵扣了低保。这等于降低了社保费的利用率,并没有从实际上解决问题。

食物劵只能是一时之计,要解决这个问题还是要发展科技,提高生产力,比如现在牛奶发现除了可以做食品还可以做其他工业原料,还能做化妆品、护肤品,这就使得大量产能过剩的牛奶有了用武之地,这就既避免了浪费又增加了收益。@消极 #147657

( 由 作者 7月12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浅谈中国大陆地区的经济如何发展

那问题就来了,如果食物劵可以用来换牛奶,以后谁还买牛奶,谁还卖牛奶?如果食物劵是政府用来买单,那么政府的钱也是纳税人的,本质上就等于政府强制用民众的钱去买牛奶。@消极 #147651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嗯嗯嗯,我是未来中国大总统,我有一笔宪政启动金在瑞士银行被冻结了,你给我打500块帮我解封,等我当上大总统就封你做天下兵马大元帅。@Wolfychan #147648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法西斯上台的机制大概是这样,大党派通过获得最多选票(其实只占全部选票的一小部分,其他选票都被其他小党派瓜分了)而一家独大控制了国会和政府,然后就开始为所欲为。比例制选举是将国会议席按照各党派得票比例来划分,所以你得票最多也只是议会中议席比其他党派多一些而已,比如现在德国最大党占议席也就20%-30%,根本没有话语权,需要联合其他党派发声,换成是中国宪政化以后,汉西斯哪怕当选,在国会的极端化议案根本通不过其他有过独立倾向的行省议员的同意,汉地港澳台议员也不会通过,所以汉西斯根本不存在拥有绝对话语权的土壤,再加上政党之间的掣肘制衡,纳粹化只剩下理论上的可能(到那一天肯定是全人类都疯了)。@Wolfychan #147638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你们太变态了,如果不是我喜欢看的话,早就退网了。@首都卫队 #147632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当然是退出机制呀,不过我认为多党制宪政的环境下,汉西斯是没有取得话语权的机会,当初法西斯上台是钻了选举制度的漏洞,现在这个漏洞已经被比例制选举修复了。所以说,其实法西斯还真的是系统bug,而非宪政系统常态化运行的产物。@Wolfychan #147628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为什么这么执着百合?说不定赵家专制派其实是个双性总攻大人?@影人 #147621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Wolfychan #147609 @洛天依言和江泽民 #147610 @影人 #147607宪政派皇汉大概的意思就是,只要保证汉族利益,全国统一或者汉地独立都无所谓,皇汉都是赢家,因为全国统一汉族也是主体民族。皇汉支持宪政也仅仅是因为汉族也是宪政的受益者、专制的受害者,而非为了争取其他民族的权益而支持宪政。这样看的话,确实属于除了统派和独派以外的第三方胜利条件的势力。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神圣罗马帝国时期的德意志民族是很松散的,而且内斗不断,德意志民族的发展凝聚,还是有赖于普鲁士建立的德意志第二帝国。虽然是个短命的王朝,二世而亡。但就像秦朝那样,对汉民族的发展凝聚起到承上启下的关键作用。@Wolfychan #147600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所以我的切入点从来不是能不能独立,而是为什么独立,如果宪政统一对港人更好,我认为就没有独立的必要,不要为了独立而独立,大陆宪政化以后成长起来的一代港台华人,让他们去决定去留,我认为才是对港台最负责任的体现。@消极 #147594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确实不排除不同的多元立场。不过自从纳粹以后,民族主义就被污名化了,因为现实生活中不搞纳粹种族主义的人,往往也不会偏执于某个民族的独立,更多是从政权能否服务民众的角度出发,持有民族主义又不纳粹的人很少,几乎忽略不计了,哪怕中国有这样的人群,但面对中国内地少数民族同化深重的现实,大概率也不会计较太多,老实说,现在居住在汉地的绝大多数汉人都已经不是古代纯汉人的后代了,中国人几千年来的脸型改变巨大,兵马俑上的人脸和我们大多数人的现代脸型不同。现在还搞什么汉民族血统论只会让人觉得小众。@影人 #147591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专制社会下不是该不该,而是没有独立的讨论价值,现在专制控评的情况下精力放在搞独立而不是反专制,那么反而成为赵专维稳的借口,成为赵专的帮凶。@消极 #147590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我最不怕就是民族主义者和真左,以前在知乎这些人被我怼得删号,真的,只要大陆敢开放言论,什么民族主义者什么真左,什么小粉红,在舆论主战场他们是一点话语权都没有,大家都当他们是孔乙己。

姨粉才不管你是不是独派,只要你还愿意和我们沟通,有合作的可能和共识,你就是粉红,都是左胶费拉,都要核平。@Wolfychan #147588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九头鸟是什么意思?你说的这个方案很好,我很支持。其实我一直都是你说的这个方案,但就因为如此就被姨粉打成粉红,原来你也是友军,来握握爪。@Wolfychan #147582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姨粉反华派每日都制造这些话题,搞内斗,从你这个角度分析就不难发现他们到底是为谁服务,至于那些不明真相而被姨粉带节奏的人事实上都成了专制的帮凶。@影人 #147577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那你不妨试着反着想这几个问题。不管你得出的答案是什么,归根到底的目的都是让港人的的权利得到保障而已,当经过宪政统一实践,如果统一有利于港人,那么就从有利于统一的角度去解读,不利于港人时,就从有利于独立的角度去解读,政治是为民众利益而服务的,如何解读在于如何更好的实现民众的权益。@Wolfychan #147574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宪政的精髓就不在于让圣人光芒大放异彩,而在于让没有道德的禽兽相互搏杀,民众从中渔翁得利。谁要背信弃义,就会被反对党派捉住把柄,不用我们出手就有狗咬狗,缅甸也不是宪政社会。@Wolfychan #147564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美国如果不进行多党制改革,这个问题就永远不会解决,但现在美国政权是两党说了算,如果你是两党大佬,你会自愿放下手中的权力吗?@消极 #147558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消极 #147555 美国现在的问题不是因为过于宪政,相反是因为不够宪政。

如果分权政治比权威政治有效,为什么崇尚分权政治的美国政治生态还会出现总统大选涉嫌舞弊、舆论媒体一面为民主党站台、白人歧视黑人和黑命贵零元购的事情发生呢?笔者认为,虽然上述说的现象均是事实,但这并非说明分权政治导致了美国社会的混乱,相反,正因为美国的政治生态分权制衡不足,才引发了一系列的社会事件。

众所周知,美国是一个无论国会还是总统都是采取多数制选举产生的国家,所谓多数制,通俗来讲,就是胜者全得制或者叫赢者通吃制,多数制并非真的是字面上多数人说了算的意思,多数制事实上就是选区取得选票最多的党派可以获得这个选区所有的选票,举个例子,假设在加州,民主党只取得了20%的选票,而其他的政党获得的选票都少于民主党,哪怕只是少一票,那么由于民主党作为加州取得票数最多的党派,最后整个加州的选票都统统归民主党所有,其他各州原则上也以此类推,换而言之,一个只取得20%选民支持的政党,最后竟然可以代表整个州的选民,一个只取得国家20%选民支持的政党,只要他的票数是竞争者当中最多的,那么他就代表了全国的选民,这无疑是不合理的。

由于大党派,比如民主党和共和党比起其他小党派拥有更多的竞选资本,因此他们候选人的宣传肯定是要更广泛的,比重最高的选票大概率也是拥有更雄厚竞选资本的两党,而在多数制的选举机制下,事实上可能代表了大部分民众的一众小党派、无党派候选人根本没有发声的机会,他们的声音都因为选票比不上两党而被两党所湮没,这种情况下,就使得民主党可以利用邮寄选票舞弊成为可能,设想一下,如果小党派可以发声,拥有竞选权,邮寄选票大范围的出现都是投给民主党的选票就难以取信于民,同理,如果小党派可以发声,媒体一面倒的为民主党站台也明显缺乏中立性而难以取信于民,同时,正因为采用多数制,使得代表大多数人温和声音的小党派无法发声,而极端对立的两党的声音就被无限放大,从而也使得极端势力得以利用多数制渗透进两党,从而使得国家的立场越来越极端化,从而也就演变出白人种族主义、黑命贵零元购、白左圣母婊盛行的结果。

所以说,美国当下的问题不是因为分权而造成,恰恰相反,是两党利用多数制垄断了国家机器,导致小党派的权利给扼杀、剥夺而导致的。多数制的好处是统计简易、结果出炉快,这在美国立国之初国家意识分裂不大、通讯交通不发达的时代确实是利大于弊的,但是放在当下的社会,美国的多数制已经落伍了,成为制约美国发展的重要因素。

相对的,像是在欧洲,比如德国、意大利,他们采取的是相对于多数制的比例制选举法,所谓比例制,就是每个选区以每一参选组别所得选票占全部的百分比分配议席,比如同样是拿加州举例子,民主党假设在加州只取得了20%的选票,而其他党派取得了10%-19%不等的选票,那么在比例制之下,民主党只能取得加州20%的议席,其他政党的议席数量也按照他们获得的选票百分比折算,这就使得哪怕是小党也有机会进入国会和组阁,大党派顶多是有一点议席优势,但小党派可以联合起来制约大党派,避免大党派只手遮天,更避免极端思潮借渗透大党派抬头,维持国家的平稳发展。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宪政政府背信弃义的时候,他要承担的风险比他获得的利益要大得多,谁这么做可能没到任期就要被拉下台了,甚至有可能引发内战,你看现在专制统治尚且对社评严防死守,如果在一个言论自由的环境下,我不认为一个无法自圆其说的宪政政府活过得过三天。@Wolfychan #147552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法律上的应然事实不代表正义,只是比起没有法律,反而会导致更大的不正义。法治本质是一种取舍。@消极 #147543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你那是对专制政府的思路,对待专制政府一开始就不应该妥协,没有宪政就没有妥协的条件。对待宪政政府你的问题根本不担心,因为在言论自由的环境下,全世界包括大陆人都看着政府如何对待港人,如果宪政政府背信弃义,那么今天对付港人明天也会以同样手段对付大陆人,这在宪政社会是很难取信于民的。@Wolfychan #147532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你说得很对,我也认为福克兰岛应该归阿根廷。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谈的第二个问题,那就是应然的法律和实然的法律,应然的法律就是指法律应该的样子,实然的法律就是指法律实际的样子,你谈到福克兰岛我觉得格局还是小了,真实的情况是英国皇室为了保留英联邦哄骗各个成员国,名义上说是把世袭制改为选举制,但后来通过操作,把选举定为终生制,并且还把选举时间定在上一届任期内,那就变成事实上依然是英国皇室世代当选为英联邦元首。严格按照法律,前者应该无效,后者属于可撤销,但现实都成立了,不为什么,就因为英国的国际影响力远超阿根廷和英联邦诸国,就因为英国和执行力最强的美国关系超铁,美国不带头制裁英国,谁敢制裁它?所以呢?我们因为国际法的结果不绝对公正就要否定正义是存在的吗?打输了赔偿也好割地也罢,这都不是现代国际允许的,现代国际秩序是不允许打,打就不对,有什么坐下来谈。当然你会说,那美国为什么他想出兵就出兵,对呀,因为他是美国,咋滴,你还想制裁他?@Wolfychan #147531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你的看法我同意一半,港陆通过宪法暂时分割两地治权,但主权还是要在中国的名义下,过一两代以后再细谈治权如何整合,当然我还是建议走行省制,我不同意主权分割,这就等同让大陆人认为香港就是想永久独立,和专制与否无关,就不可能修补裂痕了。港陆两地民众都要学会妥协的艺术,大陆妥协治权,港人妥协主权,如果都不肯让步,那么就不可能解决任何问题。@Wolfychan #147527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罗翔说过,世界上没有人能画出一个绝对的圆形,但不妨碍我们尽可能努力画出更接近完美圆形的圆形。规则不完善我们可以追求完善,但我们不能因为规则不完善而放弃规则。@影人 #147525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不,鼓励战争的条约也是自始无效的,举个例子,比如今天中国和美国签了一份条约一起侵略阿富汗,所得的财富中美相互平分,然后中美两国就出兵占领了阿富汗,但是两国最终在财产分配的问题上发生了争议,于是两国持条约去到国际法庭,你觉得法庭会裁决这份条约有效吗?肯定是自始无效的嘛,如果认为有效,那如果中美两国没发生争议是不是就等同合同成立生效了,那么阿富汗的利益谁去保护?@消极 #147523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怎么会没有自始无效,比如我和你签个合同,故意杀害某人得多少多少报酬,这样的合同契约就是自始无效的。@消极 #147518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对待大陆同胞我的想法和你刚好相反,其实现实生活中我发现绝大多数愿意交流的熟人都没有那么食古不化,相反都是很好沟通,不少不明真相的粉红在了解真相以后也开始同情港人,但这些声音在网络上你是听不到的,因为轻则删帖封号,重则人间蒸发,如果你真的需要提防,就提防墙外那些无脑反华势力,天天核平支那,费拉不堪。这些人的存在才是导致宪政化以后修补裂痕的障碍。@Wolfychan #147516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我没有否定公投呀,只是在宪政环境下再等一代人去做决定而已罢了。我说的双标就是指不平等条约的合法性问题。如果宪政了没到一代人港人就是要公投独立,那么在大陆人看来就是港人独立和当初的专制无关,活该被赵专锤爆,这种观点现在等同给赵专镇压港人维稳送子弹。@Wolfychan #147506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Wolfychan #147499 所以你想证明什么?因为赵家专制派很双标,所以我们就要和他比双标对吗?我们坚持中英联合声明的目的是什么?是想让香港宪政自治对吧,这在当下专制统治下是做不到的,而在中国宪政化以后,那么香港已经成就了中英联合声明当中的目的,也就是做到了宪政自治,那时候还谈声明有什么意义?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专制统治下,中国各地都没有民族自决的权利,所以你讨论现在要不要民族自决根本没有意义,现在你要么推翻专制要么移民,只有宪政统一的基础下才有讨论民族自决的可能,宪政统一的那一刻,民选的结果往往是碍于当前的认知,是不够理性和严谨,缺乏实践检验的,所以宪政统一之下成长起来的一代人去决定去留是最合适的,也有最有话语权的,去留对于国家民族来说是千秋万代的大事,怎么能如此随意就以当下定论,对于千秋万代来说,再等一代人成长起来很久吗?挟持民意、煽动仇恨的往往才是对国家和民族不负责任的表现。别说民族自决去留,光立宪这一件事日本就做了九年,英国更是从大宪章到权利法案经历了两百多年,现在从立宪起算到一代人成长起来,对于国家来说一点都不久。@Truth #147497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对的,你说得对,我认可你这个观点。那以后不同的国家就区别对待,认为战争占领属于有效的国家,以后别人侵占领土时就愿赌服输,不要说什么战争罪行。@Truth #147493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那只会给赵家专制派说我们双标的口实,有利于自己的时候就合乎秩序,不符合利益就不合乎秩序,那么以后赵专玩起双标来了就更加肆无忌惮了。@Wolfychan #147492

回复文章: 浅谈中国大陆地区的经济如何发展

偶尔冒泡而已,不能常驻。@刘慈欣 #147484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不平等条约自始无效,否则就等同鼓励发动战争,反正只要打赢了,逼你签个条约,你就是我的了,这不符合当前的国际秩序。@Wolfychan #147486

戈尔巴乔夫先生,打开这扇门。戈尔巴乔夫先生,推倒这堵墙! ——罗纳德·里根(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