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法刁民 的收藏
回复文章: 谈谈关于我对民族自决的看法。

让当事社群宪政统一成长起来的一代人说了算那也是当事社群说了算,并不违反民族自决的精神。平心而论,民族自决的目的是为了让当事社群获得发展权益的最大化,如果民族自决的结果是可能不利于当事社群获得发展权益最大化的,民族自决也就没有正当性。不符合当事社群获得发展权益的民族自决举个不完全恰当的例子,类似是吸毒,即便吸毒只是损害的是当事人自己的身体,但各国法律也是不允许的。正如现在没有普及宪政教育之前,假设贸然让大陆人普选,结果很可能依然是赵家专制派当选执政。对于刚摆脱赵家专制统治的香港和新疆同胞来说,独立公投的结果必然带着对专制社会的厌恶情绪,而不能客观反映出通过民族自决选择更符合当事社群获得发展权益最大化的结果,其实那恰恰是违反民族自决目的的。

为什么法官往往是任期较长或者是终身任职?就是要通过法官摆脱民意的束缚,利用理性和冷静,去对抗民粹的感情用事和群情汹涌。这就像美国两院制,代表多数人的众议院通过的法律并不必然生效,还需要参议院重新讨论表决,这个过程往往一拖就是好几年甚至几十年,也是从时间上冲淡当下激愤民意的影响,同时让时间检验结果,让民众回归冷静再作出决策,为的都是尽可能的阻止不理性的民意作出不客观的选择,没有冷静客观的实践检验,就不是一个民主社会,只是以挟持民主之名践行沙文式民粹主义的暴民专政。

用一代人的时间去检验宪政统一的可行性,既是给宗主国维护国家统一的机会,也是给港人冷静检验宪政统一是否更利于香港未来的机会。

总结一下,民族自决不是简单的让当事社群说了算。而应当是让当事社群冷静理性客观的说了算,怎么保证相对的冷静理性客观,就是要通过时间和实践来冲刷当前的激愤情绪,让事物回归到正常的发展轨道来审视,民粹主义恰恰是违反民族自决初衷的。@Wolfychan #147846

( 由 作者 于 7月14日 编辑 )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