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 - foreignfactor
回复文章: 我的第一张大字报:支人无可救药,也无需再救。

你自己愿意死吗?你如果愿意死我就相信你是真诚的。

不愿意死的支人无论说什么都还是支人而已。

回复文章: 荷蘭衛福部長抗武肺過勞 質詢台上當場昏倒

荷兰是现在唯一仍在坚持herd immunity的国家,这位卫生部长坚持发烧38度以下的患者都不用检测,拒绝升级防疫措施。今天下议院开会竟然只有PVV和FvD两个极右翼排外政党支持和法国西班牙一样的lockdown政策,大概这官确实不好当吧

回复文章: 不懂就问,政见不同对大家来说真的那么严重吗?

那你可以试试去和台湾人文明交流一下统一的意见。 我们都被砍成了政治人棍当然可以不情绪化的进行纯纸面讨论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