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在没有民主的情况下,在地球范围内已经生存了很长时期,可能还能这样生活很长时期。但人类的最严重问题正是在这一范围内产生,而且还会继续产生。要满意地解决这些问题就必须具体承认采取明智政府形式的世界社会。新民族主义的增长,以及无理性的摆弄国家力量,为某些主权国家的利益而牺牲另一些主权国家的利益的纵横捭阖,对这些目标来说都不吉兆。就全球范围而言,民主的前途可能关系最为重大,但前景欠佳。 ——《民主概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