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边诗社】如何评价品葱最高管理员一只鹿兒最新田园诗大作? 江湖

鹿边诗社

一只鹿兒:

【觀鳥快報】

根據通報,品蔥三幻神之一,天神九頭鳥近日在膜乎沼氣池出沒。遇神殺神、遇佛殺佛,釋放出巨大量沼氣。未見過其雄姿的觀鳥愛好者可前往觀賞餵食拍打。

https://mohu.rocks/question/item_id-58769

https://mohu.rocks/article/4388

(其實這隻好像是盜版鳥,,,




Braunschweig(阿斯妙特灵/大正百宝能縂合感/苏维埃督战队) 回复 一只鹿兒:

🐦虽然不幸感染中共病毒(待FC)而无限期退网(确信),但江湖中处处流传着🐦的传说,🐦已经成为一种信仰,一种情怀,若楚怀王之于陈涉吴广,🐦之于恐怖分子,即伐葱之大义名分也,所谓“替🐦行道”是也。 




一只鹿兒 回复 Braunschweig:

劍外忽傳收品​韭,初聞涕淚滿衣裳。

卻看大師愁何在,漫捲肉雞喜欲狂。

白日放歌須縱酒,鳥鳥作伴好還蔥。

即從膜乎穿沼氣,便下搏擊向品蔥。

https://web.archive.org/web/20201212033917/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d-5850__page-258

4
2020年12月12日 635 次浏览
22 个评论
派乐迪
愛牛奶盒的人 你們可不能混瑤哦~

賣港派開會議,所有民主派便都看着他們笑,有的叫道,「賣港派,美國又添上新制裁了!」他們不回答,對習總說,「我愛祖國,是最忠心僕人。」便排出九件功德。他們又故意的高聲嚷道,「你一定又出賣香港了!」賣港派睜大眼睛說,「你怎麼這樣憑空污人清白……」「什麼清白?我前天親眼見你支持國安法,人人皆知。」賣港派便漲紅了臉,額上的青筋條條綻出,爭辯道,「支持不能算賣……支持!……愛祖國的事,能算賣麼?」接連便是難懂的話,什麼「國家安全」,什麼「反港獨」之類,引得衆人都鬨笑起來:議場內外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汉帝国签证官
清华博士豆沙馅 桃李出深井,花艳惊上春

杜甫看了想吐血。

请鹿姐自行查阅近体诗格律规范。

@清华博士豆沙馅 #116453

確實,杜工部對於詩歌格律,有很高的追求,非精甚細膩不可,算是個完美主義者。

@愛牛奶盒的人 #116455 1.葱和裳所在的韵部差了十里山路 2.格律诗除非叠词,否则是力避重字的,鹿姐这首大作不仅重字而且在押韵的位置上重字 3.用鸟鸟作伴是什么意思?我不知道,但对仗完全被打破 鹿姐太强了,看来台湾人也没什么文化

又闻天神九头鸟,不见叱咤红四姐

三冠王
iceyjuice Look at the cleanse! Look at the move! JINPING, WHAT WAS THAT?!

这写的是什么鸡掰,暴露了其文化水平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清华博士豆沙馅 #116456 旧体诗文化没前途的。前几天我和我爸讨论过这个问题。

我: 中共鼓吹白话文新诗,而毛泽东却大肆发表旧体诗词,这是什么意思?

爸: 毛不会写新诗,他只会写旧诗。

我: 那只能解释毛书写这些东西,或者找一些会格律的旧文人来和他一起写诗词玩,个人爱好而已。他大肆发表这些诗词,就和他在延安整风,延安文艺,反右,和文革是一路的,也就是毛的某些文化革命,这种革命与其说是革中国文化的命,不如说是革列宁主义斯大林主义的命。毛出身草莽,和王明之类黄俄比列宁主义是永远比不过的,毛的上位之路只能用黄俄们的尸体来垫。所以投奔延安的文艺青年和文艺中年们(比如说丁玲),就要被毛氏文化筛子所筛选。

爸:延安的毛并不是真命天子,当年中共内忧外患,没法全心全意搞文化革命。中共建国之后,又搞他家的新式文化,实际上就是列宁斯大林主义文化,社会主义现实主义。比如说丁玲同志。如果顺着党文化跑下去,必然是满地黄俄,所以毛才会在57反右和66文革两次在文化战线上出击。

毛崇拜秦始皇和曹操,路人皆知。曹操在领冀州牧(袁绍的旧职),在袁绍的老巢里开party,在邺城大搞文化建设,搞建安文学。这其实就是曹操版的延安文艺座谈会,而这套意识形态建设的内容,无非是破除刘汉的天命正统性,为曹魏篡汉制造理论基础。毛学曹操也是一样的道理,他搞自己的文化体系,就是要革共产党人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斯大林主义正统文化的命。

话说回来,写新诗的人自然吃瘪。虽然中共的文化政策,上承五四新文化运动,要写新诗废旧诗。但是因为毛泽东本人的私心,这条“五四文化革命”被毛式“文化大革命”革掉了。而毛氏文化革命,既不是五四的,也不是苏俄的,更不是儒释道的,而是秦始皇加曹操的法家文化革命,具体内容之一是瓦房店式的八个样板戏(皇后江青亲自部署亲自指导)。毛氏文化革命一代而亡,但是写新诗的势力却被毛打断了文化传承。

我:那台湾呢?

爸:蒋虽是基督徒,但是他喜欢打的旗号还是中国传统文化传承,自然台湾在两蒋时期的文坛还是以传统中国文化为尊的。

我:但是台湾的政治实质是美国在远东的附庸国,虽然两蒋可以天天鼓吹中华伟大,毋忘在莒,反攻大陆,但是实际上台湾的官僚们日益美国化西化,留学生占据的地位越来越高,在这种政治实在下,鼓吹中华本位论的主张最终还是要边缘化的。你指望马英九和蔡英文这样的政治家能有很高的国学修养吗?所以台湾的旧体诗也是要完蛋的。大陆和台湾之所以还有这些遗老遗少,还是在于毛泽东和两蒋去世的时间还不够长,很多人在他们的时代接受了教育。再等几十年,旧体诗词在两岸都会灭亡的。

( 由 作者 于 6月2日 编辑 )

我在2010年后能找到一大堆现代人写的针砭时弊的旧体诗,但找不到一句稍微深刻一点的新诗@消极 #116519

@消极 #116519 旧体诗的门槛高,但下限也高,与行文随意结构散漫的现代诗相比,优越性显而易见,旧体诗可学,而且有相对固定的评价标准,这些优势一般的文字艺术作品都很难有。有足够积累,就一定能写出好诗,积累不足的只能像腊肉、鹿姨那种改几个字剽窃上来附庸风雅,鹿还不如腊,腊虽然比鹿多上了几年私塾,但写作优势绝对不如鹿这种号称吃文字饭,而且有一百年时代和技术优势的“作家”,你看同样是在攻击政敌,腊的“生长林彪尚有村”就比鹿的这首有趣、应景、顺口的多

( 由 作者 于 3月13日 编辑 )

旧体诗文化没前途的。

您这话没什么可看的。

@阿里萨斯 #116523 旧诗比新诗好不代表它就有前途,毕竟诗坛整体可以衰退的嘛。

你又错了,旧诗在这几年明显比之前回暖,五四后旧诗衰落,中共建政后一落千丈,文革时期除了毛和几个近臣全中国几乎没有人敢做旧诗,毛死后七八十年诗坛流行的基本也都是新诗,旧诗团体在2000年代后才又在民间恢复@消极 #116581

爱狗却养猫 Reader, Sleeper, Deer lover, Cat feeder, Bun eater

@消极 #116519兄,我可以和你赌销号,再等几十年,旧体诗不会灭亡。(๑◔‿◔๑)

最主要的原因,我认为是旧体诗虽说写得好不易,但入门的门槛真的不高,至少比文言文写作要低多了。墙内各种旧体诗(近体诗)社区人气不低,参与者也有各种年龄段。而且诗歌创作是基于兴趣,本来就不是一个“实用”的东西,而是一种艺术追求;不像文言文,为的是交流记录,有了白话文书面语文言文即退出历史舞台;也不像八股文,本来就是科举工具,科举消失了八股自然彻底衰落。诗歌的韵书可以根据汉语发音的变化修正,每个时代的用典也会有自己的特色,但旧体诗作为一种特殊的语言艺术形式,只要中文历史和语言不断,即不会消亡。ironically,用爱发电的东西,有时反而比靠利益维护的东西更长久。

@愛牛奶盒的人 #116451 小瑶你这和主体无关

@消极 #116607

你把「賣港派」替換成鹿黨,會發現沒差

@爱狗却养猫 #116589 这么讲,我收回之前说的“灭亡”这个词,我认为几十年后的旧体诗和现在的新体诗(或者那个时候的新体诗)一样半死不活,缺乏社会公认的影响力。

@消极 #116618 我就问一句,恁佬背了几百首旧体诗就敢大言不惭说“旧体诗没前途?”我问问恁佬,“於是玄墀釦砌玉階彤庭礝磩綵緻琳蒞青熒珊瑚碧樹周阿而生紅羅颯纚綺組繽紛精曜華燭俯仰如神”恁会断句不?

@清华博士豆沙馅 #116627 回字有四种写法的

@消极 #116628 外行不要废话

@消极 #116628 这可不是回字几种写法这种不知道也罢的无聊玩意,是班固《两都赋》,文学专业基础课程。

恁连这都不知道,就敢断言旧体诗前途,恁这么厉害,怎么不去竞选中共中央总书记?

@清华博士豆沙馅 #116643 今上就是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的一个庸人,你还真别说,这2047在座的各位人人皆可为总书记。

土鹿,学名中华田园鹿。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