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一下对澳大利亚事件的看法 时政

首先,我个人认为,澳大利亚屠杀平民,这件事没有什么好回护的。错就是错。 其次,我身边就有粉蛆,说这就是西方文明的体现。这显然是偷换概念。作为反驳,首先请问粉蛆,你们摸着自己的良心问一下:你们会承认这是文明吗?显然不会。那么,西方会承认这是文明吗?也不会。既然地球人都不承认这是文明,而文明正是地球人定义的,那么显然这不是文明。正如火烧圆明园不是文明,雨果的信才是。 我认为,这只是在权力未受到约束的情况下,人类恶的体现罢了。换成其他国家,很可能也会出现这种情况。 也正是这个原因,需要对权力有所制约,这才是西方文明的价值。西方文明经历了太多类似的事件,对人性的恶体会非常深刻,因而才有了现代的权力制约机制。 试问一下,如果中国发生了同样的事情,杀伤平民,有一个本国的吹哨人,民众会如何看待他?极有可能仇视他,认为他是在“递刀子”,所有支持他的知识分子都被举报开除。

11
2020年12月11日 396 次浏览
14 个评论
陈士杰 宪政民主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和平理性非暴力是完成使命的唯一途径。

@天下无贼 #116507

我不觉得一个外交官个人推特转发个讽刺漫画算是政府的表态,国外外交官和议员发送与政府官方公开声音不一致的信息多了去了,咱看问题不能双标。

各国之间的外交关系是各国政府(行政机关)之间的关系,而不是各国议会(立法机关)之间的关系。

赵立坚是外交部发言人,外交部发言人的言论就代表政府,外交部属于政府(行政机关)。

议员的发言不代表政府,议员是民意代表,议会作为立法机关只代表人民。

我举一个例子,美国国会从来不承认两岸一中,但美国政府承认两岸一中。

美国国会都是把台湾当成一个独立国家,但美国国务院就不能公开说台湾不是中国的。

美国参众议员可以访台,但美国总统、美国国务卿就不能访台。

比如,中日建交公报是中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和日本首相田中角荣代表中日两国政府签署的,并不是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和日本众议院议长签署的,所以建交公报的内容也只能约束两国政府而不是议会。

如果赵立坚是人大代表而不是外交部发言人,他今天发的推特在理论上也不代表中国政府了。

( 由 作者 7月15日 编辑 )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burleigh #116430 换句话说,西方国家的暴行固然值得谴责,但是只有西方国家的暴行才容易在他们自己统治下暴露出来,而类似中共土改,毛子集体农庄卡廷,纳粹集中营,土耳其屠杀亚美尼亚人的事情,他们打死都不会承认的。承认卡廷的戈尔巴乔夫不仅亡党亡国,而且世代被视为俄奸。

今天印度改宪法收回克什米尔自治权,其实也是类似的,印度通过和中国的边境交火,给克什米尔的大批印度驻军加强了合法性理由。

金砖国家和发达国家间的一条巨大的鸿沟,就是历史修正主义。俄国不承认外东北是强抢自大清,中共不承认自己对疆藏是殖民统治,印度BJP不承认自己的民族主义其实就是印度教民族主义,土耳其不承认亚美尼亚屠杀,等等等等。

阿姨称发达国家为威尔逊世界,金砖等国为霍布斯世界,大体就是如此。

@天下无贼 #116529

丹麦用漫画讽刺中国病毒的时候,说“言论自由是我们传统”的,是首相,这个总是实打实的政府官员了吧?比外交部发言人层级不知道大到哪里去了,虽然不是首相发言讽刺,但是首相支持。

丹麦是民营媒体修改五星旗的图案来讽刺病毒,然后中国大使馆要求该报道歉。

首相回应说由于丹麦有言论自由,所以中国大使馆不能要求一家民营媒体道歉。

首相并没有表示支持,只是反对中国大使馆要求一家私营媒体道歉。

后来我记得观察者网也用丹麦国旗恶搞,我也没看到丹麦驻华使馆要求观察者网道歉的。

( 由 作者 7月15日 编辑 )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item_id-377127

复制一下自己在隔壁的回答

向粉红回应一下为什么其他国家指责中国政府欺压新疆可以,但是中国指责澳大利亚杀害阿富汗平民不合适。

中国在新疆的行为,是中国一直想尝试掩盖或者掩饰的。其他国家的政府有机会得到了这样的情报,将其暴露出来,是为了保护新疆的平民,因此是合适的。

而澳大利亚特种部队在阿富汗的行为,是一名澳大利亚律师将相关文件透露给澳大利亚的公营广播公司ABC,然后由ABC向公众披露的。今年发布的独立调查,也是由澳大利亚国防部内的监察长在2016年启动的。最后的独立报告,在删节部分敏感信息之后,是所有人都可以查看的。在报告出来以后,澳大利亚总理向阿富汗总统致电道歉。可以预见,之后会有跟进的惩罚,修复和防范措施。这和中国在处理新疆议题的时候完全不一样。

因此,中国藉澳大利亚在阿富汗的战争罪行来攻击澳大利亚,更多的是体现了中国自己的双重标准和伪善。当然,指责辩论的另一方双重标准和伪善,确实是一种人身攻击和对议题的偏离。澳大利亚在阿富汗的做法确实不当,其他的国家和人对其谴责是正确的。但是,中国不应该惊讶于其他国家会对中国进行谴责这一事产生负面感觉。

@天下无贼 #116507 大陆人当然可以批评任何发达国家,我刚才也举了乌合麒麟的例子,但是中共当局批评是没有资格的。

“白皮歧视黄皮”是人对人,而不是白皮国歧视黄皮人。在中国和西方国家矛盾的问题上,强调白皮歧视黄皮就是中共绑架黄种人的伎俩。在r/china_irl上已经赤裸裸的喊出了pro-ccp=pro-china=pro-Asian Americans这种把中共树成大东亚共荣圈2.0领袖的口号了。

“国外外交官和议员发送与政府官方公开声音不一致的信息多了去了,咱看问题不能双标。”

人家是竞争性体制,民主党人说共和党政府政策错误乃家常便饭,你拿极权体制来说事?就举个例子,联合国人权公约,中共签了,人大没有通过,什么意思?就说中共不想签,但是碍于面子找个借口,而在西洋人那头,总统签了国会不通过,那就是府院之争。中共体制下要洗掉官府纵容下属咬人的嫌疑只能做官方切割姿态才算数。比如赵战狼和央视动不动就说新冠病毒不是起源武汉,只要中共官方不辟谣,那就是中共官方态度。你拿西方民主国家的刻度来衡量中共,才是刻舟求剑。

粉蛆会说美国屠杀印第安人是真的,中国人屠杀维吾尔人是假的,恰恰是中共军进入新疆拯救了维吾尔人,进入西藏拯救了西藏人。你跟中共的铁粉讲道理毫无意义。这些人,德行匹配的下场(阿姨语)就是被中共送去劳教。

@消极 #116574

不可能你丫在家里飙坦克,却嘲弄人家警察开枪的。

我还真就是这么觉得。你就说你有没有在阿富汗屠杀平民吧,为啥别人说得我说不得?

你这种“自己做过错事不能批评别人”的理论,我一直是反对的。我懒得抬杠了,那些西方国家也有黑事儿,如果按照你这个理论,最后就是比烂。

类似的逻辑还有“谁有钱谁说的对”。

@天下无贼 #116486 纯粹的种族主义指控对于本案并不适用。问题不在于中国人说是问题,就像乌合麒麟随便画图,画得再不堪澳大利亚政府和社会各界都不会管。就算是环球时报转发顶上热推,也就是澳洲人觉得中国人小题大做而已。但是中国政府亲自下场踢球,那传达的信息就不一样了。那就是中国政府说“因为澳洲军人杀人,所以澳洲是个罪恶国度,是丧失了国家价值和尊严的一群混蛋了”。

种族主义的指控之所以严重,在于它使用了身份绑架和道德绑架,强迫反共的华人和黄种人(港台日韩新,东南亚各国)支持中共与“白人发达国家世界”对抗,因为不管我们对中共有什么意见,我们黄种人的血统是洗不掉的,那么一旦论证了“黄白对抗”,“白人至上主义是西方发达国家的潜在政治身份”,那么黄人们将不得不支持中共的大东亚共荣圈2.0,不管中共多么残暴。这其实又回到了二战日本军头们鼓吹的大东亚理论了。

其实这和澳大利亚杀人没什么关系,如你所说,肯定是做错了,关键是澳大利亚人不让中国人说,觉得中国人不配指责他。

关键是怎么看这个问题。

我觉得其实就是白种人对黄种人的优越感,换成日本台湾新加坡指责澳大利亚,澳大利亚也会跳脚的,近代社会几百年的发达,让白种人根本骨子里就不觉得黄种人有资格和他们平起平坐。

@陈士杰 #116517

即使就是政府批评,好像批评的也没错,不是吗?只不过用的是调侃的方式,

另外我说的是“国外外交官和议员”,你把议员剔去,反华的声音很多也是政府官员发出的,那部分总没问题了吧?

丹麦用漫画讽刺中国病毒的时候,说“言论自由是我们传统”的,是首相,这个总是实打实的政府官员了吧?比外交部发言人层级不知道大到哪里去了,虽然不是首相发言讽刺,但是首相支持,我看放一个外交官出来咬人,和放任民间随便咬人,也没啥区别,反正都是放出来咬人而且不反对。

@消极 #116488

我不觉得一个外交官个人推特转发个讽刺漫画算是政府的表态,国外外交官和议员发送与政府官方公开声音不一致的信息多了去了,咱看问题不能双标。

至于你后来说的,我没看懂。你的意思就是指出白皮歧视黄皮,妨碍了海外华人反共?我只能说我没想这么多,我只看问题的本质,在我看来这件事情的本质其实就是歧视,如果你不觉得这是白种人对所有黄种人的歧视,起码也是对大陆人的歧视,大陆没有民主制度,和大陆人不能批评有民主制度国家犯下的反人类罪行,这是两回事。

@天下无贼 #116528 府院不是一体,这是人家的政治结构。中国人大和国务院都是中共开的,你丫唱双簧能和两党竞争一样?这不是说我双标,中共国和西洋国家只是在主权意义上是平等的,其他方面本来就不应该平等。不可能你丫在家里飙坦克,却嘲弄人家警察开枪的。

另外,中共国的“一体化”思路对于其自身的国际利益也是有害的。比如中国和加拿大,澳洲,意大利起矛盾,中国就用外贸手段甚至是抓人的手段惩罚对方国家和中国做贸易的企业等,但是在这些国家,和中国做贸易的,恰恰是这些国家对中国友好的派系,中共和这些国家的对华强硬派起冲突,却拿亲华派打板子,这只能是令亲者痛仇者快而已。

事实上,虽然中共是一体化国家,但是西方阵营对付中共国的时候仍然是分化手段,比如中共国做外贸的,送人出国留学移民的,西方国家给与礼遇,这反过来就增强了中共国内部的亲外国势力,使他们进入良性循环。中共国的强硬派人士,就使用各种手段煽动外国反中共势力排华,想利用排外主义逼迫海外华人华侨给中共当第五纵队。

( 由 作者 2020年12月13日 编辑 )

@天下无贼 #116634 没钱的说得对,那我的钱就没了。我既然选择了离开中国去米国淘金,我就是看不惯离岸爱国的孙子杨。

@消极 #116510

联合国人权公约,中共签了,人大没有通过,什么意思?就说中共不想签,但是碍于面子找个借口,而在西洋人那头,总统签了国会不通过,那就是府院之争。

这就是我们看问题的不同之处,在我看来,结果就是没签,不管是府的问题还是院的问题,就是这个国家不想签。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专制制度,决定权集中于一人的政体,是民主的对立面。此处我将用它作为一种不民主的原型。但专制政体可能给与公民广泛的自由。事实上,有些仁慈的专制者在某些领域内所保护的自由要比许多民主国家所保护的还要广泛一些。然而,专制者虽可保护自由,但他无须这样做。对专制者来说,限制或取缔任何自由,毫无不合理之处。专制者所赐与的这种自由,是出于专制者的高兴,他也可随兴之所至以限制或者取消。专制者一般认为在有把握的情况下给予(或装作给予)他的臣民这种自由是可取的,但他也看到在某些领域内,公民自由对专制者的安全,或专制政府的稳定是不利的。 ——卡尔·柯恩(美国),《民主概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