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支持外交部,澳军就是一帮饭桶,还不如塔利班呢 时政

澳军杀阿富汗平民

有记载的:39人。 https://www.bbc.com/news/world-australia-54996581

假设这些士兵把证据隐藏得很好,我们把数字放大10倍,实际上可能杀了390人。

解放军杀中国平民

英国解密六四文件 中国军队天安门清场杀人逾万

英国档案详细记述了屠杀细节:装甲车一次又一次碾过尸体,然后再用推土机收集尸体。大约1000人被允许从正义路离开,但遭到埋在路旁的机关枪扫射,装甲车上掉队的沈阳军区士兵也被碾过。

文件指出,中国国务院估计平民死亡人数至少一万人。时任英国驻北京大使唐纳德发回的电报则称,死亡人数约2700至3400人,并且尸体除了停满医院,更堆积在地下人行道内

同一报道说,天安门死亡人数存在多个版本,中国红十字会估计死亡人数大约2600至3000人,美国白宫解密文件则援引中方戒严部队线民引述的中方内部文件称,天安门及长安街共有8726人被屠杀,天安门以外的北京城共有1728人被杀,死亡总数10454人。这一数据与英国解密档案引述的中国国务院人士提供的数字接近。

说明

澳军士兵就是一帮饭桶,才杀了几十个就被抓到曝光,被中国外交部嘲笑合情合理。

塔利班杀阿富汗平民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aliban

On 8 August 1998 the Taliban launched an attack on Mazar-i Sharif. Of 1500 defenders only 100 survived the engagement. Once in control the Taliban began to kill people indiscriminately. At first shooting people in the street, they soon began to target Hazaras. Women were raped, and thousands of people were locked in containers and left to suffocate. This ethnic cleansing left an estimated 5,000 to 6,000 dead.

说明

澳军还不如塔利班,塔利班至少跟解放军平起平坐,被中国外交部接见合情合理。

8
2020年12月3日 699 次浏览
7 个评论

“比烂逻辑”是绝对不可取的,尤其是涉及到屠杀等暴行时。

我记得楼主很久以前写过一个帖子,说到我们可以既批判香港政府,也要批判在示威中暴力打砸抢的群众,只要批判的比例不一样,就能做到相对公正。我认为这个逻辑用在这件事上很合理。

中共批判澳大利亚屠杀,诚然是一千步笑五十步,但这五十步也是实实在在的五十步。这五十步反应的问题是整个世界上所有的军队,军校共有的问题,而各位有志于建立“新的,民主的中国”者,必须对如何疏导军人由职业导致的负面情绪给出一个答案。

赵立坚作为喉舌,利用这件事批判整个“西方世界”的体系也是意料之中,我认为根本没有任何评价的必要,因为这其中没有任何不符合常理的地方。

试想如果朝鲜有个推特官方账号,发推讽刺中国人权问题,这也属于一百步笑五十步了吧,如果看到这样的推文,楼主是否会觉得朝鲜政府没有批判中国政府的资格呢?

澳大利亚在这件事的处理上做的不是很让人满意,因此给了中共一个可以突破的缺口,虽然他们别有用心,然而这个缺口确是真实存在的。虽然很遗憾,但我认为努力填补这个缺口是最可行的手段,因为批判者的无耻并不能减轻被批判者的罪行。

rebecca 我不是品葱的神,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

@penumbra #115411

【只要批判的比例不一样就是公正的】原话不是我说的,是另一位网友说的,特此澄清。

上文粗看是拿澳军、解放军、塔利班【比烂】,实际上是讽刺中国政府对澳军、解放军和塔利班屠杀平民的【双标】,而这种双标是极为有害的。

  1. 屠杀阿富汗平民不仅在澳军,在英军美军中也是存在的,界限非常模糊。比如有时一个人看上去是路人,结果是为塔利班通风报信的;而塔利班战斗员,也经常穿着与平民一样的服装;更糟糕的是阿富汗和塔利班都是穆斯林,而澳军多为基督徒,实际上阿富汗人也并不都支持西方军队。在这种作战环境下,文明国家坚守ROE固然重要,但坚守ROE本身经常会成为队友牺牲的原因。正因如此,因为精神压力、种族宗教歧视等原因导致士兵主动杀平民,虽然在现代国家是不可接受的,但(以目前条件)也确实很难完全避免。好在,这种事件仍是偶发而非系统性的。横向比较,当下仍然在战斗的各国军队中,澳军已经算相当文明了。此次外交部发言人的批判,超出了问题的本质,将批判从【澳军士兵暴行】上升到【澳军搞乱阿富汗】的政治高度,与将【香港示威者暴行】上升到【香港示威者搞乱香港】的高度如出一辙,起到了鼓励国内媒体将一切涉外新闻政治化,对人民进行纳粹式宣传的作用。故笔者以外交部之逻辑讽刺外交部,以表不满。

  2. 华春莹建议【澳大利亚政府深刻反思,将凶手绳之以法,对阿富汗人民道歉】,这是没有任何问题的,问题是解放军通过各种理由【大规模系统性】屠杀中国人之后,并没有【深刻反思】【绳之以法】【对中国人民道歉】,把澳军的【偶发性】事件,包装、放大成批判澳军在阿富汗【无恶不作】【祸害百姓】,如此对比令西方民众感到十分不适,把中国在西方民众眼中的形象又更进一步降低。外交部作为专业外交工作部门,批评其他国家丑闻,却降低自己国家形象,整个过程毫无专业性可言,骂澳军饭桶实际上是骂外交部饭桶。

总结:该批判就要批判,但是批判要就事论事、有理有据,不能动不动就政治化、扩大化,那样只会把中国变成下一个纳粹。俺的原文主要是讽刺这一点,俺拒绝为讽刺过程中提到【屠杀】道歉,因为俺相信本论坛的言论自由是【法国】模式。

( 由 作者 2020年12月3日 编辑 )
:(
青年 一切死亡都有冗長的回聲

这事一出,粉蛆到处孺动,搞得我把所有有关澳大利亚的广告推送都给屏蔽了,省得底下评论区恶心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澳洲只管自己抓违纪军人即可,道歉的话,可以向阿富汗政府道歉,至于中国嘛,有多远你滚多远吧。

@rebecca #115413

我相信楼主对中共惯用的“有罪化受害者”很熟悉了:即使加害者犯下惨无人道的罪行,只要受害者小学时候在商店偷过五毛钱两根的棒棒糖,他们就会说受害者是“罪有应得”,“遭报应”;自己杀人放火是“顾全大局”,别人小偷小摸是“其心可诛”。

澳大利亚这件事情上,他们干的是一样的勾当,只不过没有这种加害者,受害者的角色罢了。

分享一下我的亲身经历:本科时候,我租房在外,一个和我同租一个house的人从我这里偷走100刀,我拿着录像找他理论,他却说“之前你未经我同意就使用我的soap,所以你应该先赔我soap,我再还给你这100刀。”当时的我从来没有过这种经历,也没有多余的抗争的精力,再加上同住一间house,如果把他惹急了,搞不好会对我的食物下手(一个house公用一个大冰箱),所以最后不了了之。

分享这个事情的原因是,我认为这件事情和中国外交部的所作所为颇有几分相似。我也完全能理解楼主以及各位的担心:要是澳大利亚像以前的我那样懦弱,明明是无法避免的过失,指责的人又是一个彻头彻尾的bastard,却因为自己对自己“精神洁癖”似的要求,让恶人得逞,那怎么得了!

但是从那以后我想了很多,最后得出的解决方案却不是完全把那个人说的所有话当bullshit,而是“认识自己”。

人无法忍受自己也会犯错,是没有意识到自己作为“人”,必须是有缺陷的。一个国家,有权力机构就会有腐败,有军事力量就会有屠杀。而当这些事情被报道出来、遭到指责,大家产生“西方国家也不过如此”的想法,就是来源于对于所谓西方世界不完全、不理性的认知,而并不是来源于中共那一套幼稚可笑的话术,至少对于能在这里畅所欲言的人,很多国内喉舌的话根本毫无意义。

因此我认为,正确的认知才是破解这一切的最有效的手段。因为中共的宣传机器所做的,并不是捏造出整个的虚构“现实”,而是引诱存在于大家心中的对于“现实”的不完全认知,让这种不完全的认知覆盖整个“现实”。

这也是为什么我说“批判者的无耻并不能减轻被批判者的罪行”。能够正确认识到没有完美的社会,才能真正理解到即使是争取一点点的人权,要全体社会付出多大的努力。只有正确的认知这一切才有可能推翻中共。

图书馆革命🌈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penumbra #115437

能够正确认识到没有完美的社会,才能真正理解到即使是争取一点点的人权,要全体社会付出多大的努力。

特别是对于“吹哨人”来说,代价是惨重的。


https://www.allnow.com/post/5fc857a6e71e0625387f6899

揭露军队阿富汗暴行遭起诉,澳洲"吹哨人"获3.6万支持签名

对于澳大利亚人大卫-麦克布莱德而言,他的罪与罚是不匹配的。

澳洲前国防部律师麦克布莱德,在2014年至2016年间,为揭露澳洲特种部队杀害阿富汗平民,将涉及国家机密"的文件,交由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记者奥克斯(Oakes)。2017年,ABC发表了一篇名为《阿富汗档案》(The Afghan Files)的报道,揭露澳军在当地的滥杀暴行。

但隔年,作为揭露暴行的早期"吹哨人",克布莱德却因涉嫌触犯5项罪名,面临司法部指控,据说可能被判处终身监禁。今年11月,澳洲法官发布了正式调查报告,证实了军队暴行的存在。于是不少澳州民众和政客,呼吁撤销对前"吹哨人"的检控。

如今一份要求撤销指控的请愿书,已收到超3.6万个签名。

发起该请愿的律师叫莎菲(Safi),是阿富汗裔的澳大利亚人。莎菲女士表示,她代表澳州阿富汗社区,发起感谢麦克布莱德的请愿。

"如果报告被公布,为什么他仍然面临指控。如果我们想要修复澳大利亚军队受损的声誉,释放麦克布莱德是第一步。"发起请愿的莎菲反驳说。

去年5月的初步听证会上,麦克布莱德对每项指控都不认罪,目前正等待下轮审判。他有可能被判处终身监禁。

今年10月,澳州司法机关决定不起诉发表报道的记者,但却并未对麦克布莱德撤诉。前几天,麦克布莱德本人也在社交媒体上发消息,希望网民能呼吁取消对他的所有检控。

不过澳州联邦政府日前态度暧昧------称"不会对麦克布莱德一案进行干涉",这其实意味着,政府并不会对仗义执言的"吹哨人"进行道义层面的支持。

对此,认为吹哨人无罪的莎菲感到愤怒,在她看来,"澳大利亚公众真正想要的是透明度。目前,很多人会发现,如果有的话,戴维-麦克布莱德就是透明的。"

( 由 作者 2020年12月3日 编辑 )

澳洲斯诺登。

道理很简单,政府保密的很多都是脏事,抖出来很多官员要丢乌纱帽。但是盗取加密信息泄漏本身也是违反保密法的犯罪行为。于是两败俱伤。比较有幸的当然还是当年五角大楼文件的Daniel Ellsberg,他的幸运在于尼克松本人因为水门事件中招,因此对他的指控也相应失效。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中国就没用了,薄熙来倒台,李庄还是不能平反。

如果交给陈士杰来讨论问题,我认为这个事证明了法官需要民选。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中国在国际角度上的孤岛生态已经影响到中国人的心态—— 他们的错觉认为自己真的处于孤岛之中、与世界无关,他们不关注人类的时代问题、气候问题、战争威胁、新科技迫使人类面对的另类生存危机… 种种知识和思考对他们来说宛如隔世。哪怕他们自己正处于这一切所带来的无尽的焦虑中。 ——《无处安放的“精神脱支”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