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政】关于“反共还是反华”问题的个人回答和分析 观点

首先自我介绍下两个观念的接触时间,反共大致是90年代后期,所谓64遗毒,因为中共残杀人民所以反共,并且进一步把64以前更黑的历史翻出来,说中共暴行罄竹难书天灭中共等等。这里还可以进一步细分为传统派,西化派,花生米派等等,不展开。

反华的理念其实也可以从64遗毒里拉出来,最简单的思路就是刘晓波的三百年殖民论,把西化派的主张更进一步,就能得出彻底扬弃中国旧式理念,凤凰涅磐重生的道理,这个线路也不是新发明,从胡适到鲁迅到吴稚晖到柏杨,都是或多或少提过的,也不缺乏文化反华的种子。我接触到这一派大概是00年后,比如热血汉奸的吴三桂和草虾两位就是文化屠支的榜样。吴三桂网友就提出了反共必须反华,投鼠不能忌器的名言,因为中共自1980年以来一直以文化民族主义自居,你反它,它就拿中国身份中国文化来挡,说你反共就是数典忘祖香蕉人,根本没法辩。如果学法轮功学常凯申学辛亥年抢夺中华文化正统,你丫嗓门没有中共高钱没有中共多必败无疑。

今天的我回答这个问题(耍一下共产党的唯物辩证法小把戏),我是将反共和反华有机结合起来,我提出的个人价值观是反对中华人民共和国(anti-PRC),既不是anti-CCP也不是anti-China或者anti-Chinese.这里的区别在于我反”国“,不反”党“也不反”华“也不反“华人”。这个思路是受俄国后共产主义变迁的启示。打倒了共产党,共产党人摇身一变成了新寡头,继续搞新威权主义,人民要分党产没分到,要民主自由也大半成了泡影,只是社会自由撬开一个口子而已,等于反共反到了空气上。所以我把反对的对象定为威权主义和极权主义的国体。一旦国体变迁,反共就成了多余的事情。俄国人民今天面对的压迫者是普京而不是酒家懦夫。反共不反华的主张最后会沦为普京主义者,被新威权主义所收编。

和爱国五毛粉红等主张理性爱国一样,我主张理性反华,理性反PRC。反对中国政府对我们利益有危害的政策。

其次我对于民族国家身份,取“亲西方中立”态度。亲西方,即支持现有以美国为中心,G7俱乐部为主体,OECD为纽带的现有世界秩序。中立,即不支持中国等金砖国家试图渗透收买破坏西方共同体的尝试,也不支持强硬的回滚(roll back,80年代里根提出的对苏强化对抗的措施),而是支持冷战起点坎南长电报中的遏制策略。即对于中共等国的渗透破坏,采取针锋相对,就事论事的反击态度,而反对超限对抗,在别处打劫挑起事端的应对。因为“中立”,我即不支持中华大一统也不支持诸夏分裂,而是支持第一岛链的安全维护(这也是我对台海关系的看法)。

今天海外华人以对中共态度可以分为“左中右”三派(这里左右按中共定义,左为亲共,右为反共),我是中间偏右,毕竟知道中共的德性,不能轻易被其统战。反对海外华人的第五纵队化,但是我不认为冷战的激化和热战是有利的,所以反对“灭共”的提法,而是支持主流的限制,遏制中共的政策。以美国为例,川普和拜登的政策都符合我的提法。从现实政治推理过去,温和的遏制,反中共扩张的理念在泛G7中应当会取得共识。

( 由 作者 于 2021年2月6日 编辑 )
5
2020年11月25日 378 次浏览
8 个评论

你的意思應該是反威權主義吧。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永不卸任mata平 #114594 不完全,亲西方的威权主义(如过去的韩国台湾,今天的泰国)可以一定容忍,反西方的威权主义(中,俄)不能容忍。

什麼時候西化和反專制對等起來了。西化也有兩種,一種是反專制行憲政,推動大陸憲政體制發展。一種是兩個凡是,凡是趙家支持的他們就反對,凡是趙家反對的他們就支持。我只認可西方推動憲政體制的派系,因為這是符合中國民眾利益的,對於不遺餘力的肢解中華,搞港台分裂的,給了趙家道德綁架十四億中國人的理由不說,反對武統的他們似乎他們也忘了美帝就是通過武統才實現統一,也是因為統一美帝才獲得更為強大的力量,從而避免世界淪陷於納粹和蘇聯。對於中國發展也是如此,憲政和統一不可或缺,反華派才不管這麼多,中國憲政化與否是無關緊要的,中國弱小黑暗才是他們的目標。

@守法刁民 #114620 我只是帝国主义者,支持美帝及其同盟而已,中国能民主化和西方消除意识形态壁垒最好,不能,西方应当保持适当距离并采取安全措施。你总不能让西洋人当活雷锋推动中国宪政改革做强中国反过来操西方祖宗吧。

爱狗却养猫 Reader, Sleeper, Deer lover, Cat feeder, Bun eater

请教,花生米派是什么?

@爱狗却养猫 #114671 史迪威称呼蒋介石的侮辱性绰号

@消极 #114672 Ah I see. 加了关键词史迪威就查到了很多东西,否则出来一堆食谱。

@爱狗却养猫 #114673 Stilwell的诗:

I have waited long for vengeance,

At last I’ve had my chance.

I’ve looked the Peanut in the eye,

And kicked him in the pants.

The old harpoon was ready,

With aim and timing true,

I sank it to the handle,

And stung him through and through.

The little bastard shivered,

And lost the power of speech.

His face turned green and quivered,

As he struggled not to screech.

For all weary battles,

For all my hours of woe,

At last I’ve had my innings,

And laid the Peanut low.

I know I’ve still to suffer,

And run a weary race,

But oh! the blessed pleasure!

I’ve wrecked the Peanut’s face.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