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的反抗:我读中学时的一件小事 教育

刚刚在2047看到上海市新川中学迫害学生致死事件,内容大概是说,新川中学有一个老师特别喜欢侮辱欺负、栽赃陷害学生,让学生当众承认莫须有的罪名,结果学生因为压力过大自杀了。根据同学们的反映,新川中学这样的老师还有很多,发生过无数类似性质的迫害学生的事件,惨烈程度堪比文革。

新川差评大全:https://www.zhihu.com/question/68646236

既然新川中学是【上海市新川中学】,而上海是全国一线城市,为什么一线城市的学校会这么垃圾呢?学生怎么会一点反抗意识都没有?


我给大家讲一下我当年就读的中学。我们有一个班主任,这个班主任比较垃圾,具体如下:

  1. 本地人,讲话带本地口音。

    • 备注:在我们学校,外地老师一般是好老师,不然也不会万里迢迢过来。本地的老师通常比较水,给人感觉是裙带关系混进来的(虽然不都是这种情况)。
    • 备注2:在我们学校,讲普通话带本地口音的学生,通常是富家子弟插班生/本地特长生,精力不会集中在学习上,成绩一般也比较遗憾。而不带本地口音的,一般是系统内子弟,成绩通常比较光鲜(俗称做题家)。
    • 备注3:在我们这里的公办学校,本地土著越多,成绩就越遗憾。民办学校基本全是外来务工子弟,成绩更遗憾。 公办非土著 > 公办土著 > 民办
  2. 上课念PPT,念得所有人都想睡觉

  3. 不善沟通,不善处理师生矛盾,讲话刻薄,有些不该告状的事情跑去告状。

  4. 把优秀学生获得的、与自己无关的奖项荣誉,用来帮助自己评职称。

按照新川中学标准,这样的老师也还行吧,但在我们班同学眼里,就这水平好意思说自己是老师?

于是我们班同学就给班主任各种穿小鞋(此处省略500字),后来甚至闹到学校那边,要求更换班主任。

后来学校就给我们换了班主任,大家都觉得很满意,后来就一直都是另一个老师当我们的班主任了。


我们学校的毕业生,该清华清华,该出国出国,该拍电影拍电影该继承家族企业继承家族企业

我在学校的那几年,没有学生跳楼的,只有先天性疾病没吃药猝死的。

如果哪个老师敢像新川中学那个老师一样对待我们学校的学生,那她很快就会红遍社交媒体,成为同学们口口相传的meme。

新川中学的那个女生之所以不敢反抗,甚至要通过自杀来解决问题(而且最后也没有解决任何问题),是因为她和她的家人,还有她的同学一样,都是弱势群体。

弱势群体上学,并不是交学费购买教育,而是接受教育系统的施舍。就算学校再怎么欺负自己家孩子,父母也只能忍着。一旦孩子被学校开除,就没办法正常复习高考、没办法读大学。久而久之就斯德哥尔摩了——父母更愿意相信老师而不是相信自己的孩子。

如此不平等的师生关系下,侮辱、迫害学生根本不算个事,没有体罚、性侵就偷笑了。

像新川这样的学校,往往也集中了教育系统里最差的老师(因为好的老师更愿意去我们学校)。

在我们中学,从来没有听说学校开除哪个学生。隔壁班有个黑社会小混混每天打架,从校内打到校外,用玻璃瓶爆人家头,又被人家用玻璃瓶爆头,欺负自己学校同学,被学校保安队长约谈,最后也没有被开除。同学们说,他父亲给学校捐了一百万。

咱这的家长有不少都在醉生梦死和有期徒刑之间徘徊。每天放学,我和其他同学都会在路过校门口的时候,指着长长的车龙,你看,后面的红色法拉利,就是9班那个谁,他妈来接他了。


学生跳楼,既不是学生本人的问题,也不是某个老师、某间学校的问题,而是整个社会的问题的缩影。

弱势群体基本权利不受保障,其实就是在逼弱势群体去死。现在弱势群体真的死了,目的达到了,还有什么好抱怨的?所以发生在新川中学的事情,不会成为头条新闻,老师也不会被追究责任。

今天我把我的经历写出来,给新川的同学做个参考,希望他们能明白一些事情,在漫长的人生路上少走一些弯路。

( 由 作者 于 2020年11月17日 编辑 )
20
2020年11月17日 758 次浏览
6 个评论
rebecca 我不是品葱的神,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

课后阅读:https://en.wikipedia.org/wiki/Grenfell_Tower_fire

Social murder

In his column on the disaster, Aditya Chakrabortty of The Guardian drew comparisons to the often lethal living and working conditions faced by the working classes and poor in Victorian Manchester, which Friedrich Engels characterised as social murder in his 1845 study The Condition of the Working Class in England. Chakrabortty stated that "those dozens of Grenfell residents didn't die: they were killed. What happened last week wasn't a 'terrible tragedy' or some other studio-sofa platitude: it was social murder . . . Over 170 years later, Britain remains a country that murders its poor."[278] The Shadow Chancellor of the Exchequer, John McDonnell also said that the fire amounted to social murder and that political decisions in recent decades led to it, and that those responsible should be held to account.[279]

( 由 作者 于 2020年11月17日 编辑 )
Neko #ΦωΦ

好故事,讲的也好。这就引发了一个历史悠久的问题,Neko妄言:

自由意志主义对人的要求其实很高,最好是全知的,或者拥有一个无限方便,以至于接近于透明的信息获取方式,这种人比较接近绝对理性的人,能够充分用好自由来做出最理性的决策。实际操作中,人多数都受制于各类墙或者鬼墙。信息永远不对称,同样的资源,调用的能力天差地别。

同样是讨厌的班主任,楼主能够想到,并实际上联系起一个组织来反抗,而新川的这些学生由于“出身”导致缺乏正当的反抗、博弈的资本与能力。倘若不是因为出了人命,实际上甚至还是失语的,连调动舆论资源的能力都没有。实现这种层面的正义也许需要推动机会平等,不过恐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当然,起码还是有一些希望——只要能够不让他们困在信息茧房里。目前的互联网堡垒化破片化是个危险的信号,意味着信息化带来的开放有可能已经打了折扣。

家兔
Irn_Bru Naidesu

我也把我的亲身经历放在这里吧:我初中的时候一个英语女老师情况和那个班主任类似,但是对那些很体质粗壮和经常打架的学生从来都是躲着走。说白了就是欺软怕硬,而我有一个结识的哥们刚好属于那个类型。

事发那天的下午他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低头玩手机,本来那个哥们连班主任见了也不会多管。但那个英语老师不知道为什么见了之后就硬要他交上手机还要在全班面前认错(前面说了那个老师对这种学生一直躲着)。

刚开始的时候还只是发生口角,后来他像是情绪激动一样突然把她摁在地上在狠狠的揍她。过程中还打出了血,让当时坐在前排还是三好学生做题家的我感到十分震撼。之后就是一众同学跑上去拉人劝架,班长跑到办公室叫人。因为这事我们班一连几天都没有英语作业。再后来那个学生被校长亲自劝退,被打的那个老师也因此辞职不干了(听其他同学说她被打到破相,去了整容医院很多次)。因为那个哥们不用qq的原因我也不知道他后来如何,只知道他回到了自己的老家。我也差不多在那个时候因为这事和父母离婚以及其他外部因素导致成绩下降,逐渐堕落成了一个“反党废青”。

( 由 作者 于 2020年11月17日 编辑 )
一致通过
一只雞兒 坚持贯彻主体思想一亿年不动摇

我老家那种充斥着自由派思想然而平均教育水平又不高人人都往钱眼钻的沿海小县城基本遇不上这些事吧...在相对上流的学校里常常是学生和老师互相瞧不起.

初中时遇过不咋地的班主任,我那帮小团体也从暗地里骂发展到在班上写大字报,不过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还是那个老师在集体体罚时被平时最信任的模范学生训斥.最后一年他主动凋班,我们的班主任也换成了学生都比较尊重的一个外地老师 :)

文革属于武德充沛,这些鸡巴老师只敢以强欺弱,用文革代指这些老师的欺凌行为简直是侮辱红卫兵。

既然都是死,为什么要自杀,而不是杀死老师和起哄的同学然后被判死刑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