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书籍专门介绍中共黑历史?或者说,想了解中共黑历史可以阅读哪些书? 读书

现在一搜索中共黑历史,很多(尤其是谷歌搜索最靠前的)都是法轮功胡说八道的东西。

( 由 作者 2020年11月13日 编辑 )
2
2020年11月13日 613 次浏览
22个回答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最低级:大纪元,编故事扎小人,适合脑残反共人士和假政庇的朋友。台湾戒严时期辱骂共匪的资料,适合花生米的死忠粉。

低级:张戎的著作和李志绥的私人医生回忆录。张戎的书学术性不好,浪费了史料。李志绥的回忆录史料价值不错,但是作者眼界太低限制了书本身的价值,需要在高级历史人手上作为史料佐证。

中级:徐中约的中国史,可以看看,基本脉络会清晰很多,因为不是站在凯申一侧,对国共冲突的看法较为中性。

高级:麦克法夸尔的著作,对毛最后的革命有细致的描述。

最高级:毛选和中共档案室的官方出品,一定要看了足够多的史书才能从共匪宣传的字里看出字来,读出共匪的荒谬。专家学者级必备的就是中共官方全套出版物,从两报一刊到中共内参。

Passer-by 我们麻木不仁,我们天真无邪;我们是可敬的英雄,也是十恶不赦的罪犯;我们注定成为传奇,也注定在历史中消逝。

同意楼上(#112990)看法,官方文件一定是最好的研究对象。有一些东西是他们无法掩饰的。我举两个例子,抛砖引玉。

第一是新闻联播以及人日等媒体报道习近平时,三个头衔的顺序永远是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会是这样?

第二是毛泽东的《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这篇文章有两个版本,一个是1957年2月27日的讲话稿,另一个是6月19日人民日报头版文章。后者相较于前者增加了一些东西,也删减了一些东西。删减的部分主要是有关“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相关论述,而增加了一段对现今情况的论述以及对民主的论述。人日的文章不仅仅是对2月的演讲稿进行整理,其增删的部分均带有一定的目的性。1957年5-6月是“大鸣大放”的一个高潮,不仅仅是民主党派,校园里的学生,普通民众,甚至部分干部都提出了许多直指“党天下”的意见。6月8日人民日社论《这是为什么?》说,中共将继续“倾听党外人士的一切善意批评”,可是“言者无罪”消失了。随后19日的社论(即《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增加了“中国仍存在阶级矛盾,还需要阶级斗争”的一段论述。而后7月初毛泽东在上海表示“对右派,要挖,现在还要挖,不能松劲。这个时候的右派,哪里有一根草,他就想抓了,因为他要沉下去了”,7月7日,人民日报转载江苏新华日报社论《反击右派不能温情主义》,“反右”彻底成为了一场残酷的政治运动。毛泽东为什么要到6月才发表自己2月在最高国务会议上的讲话?又为什么要增加一段与先前态度相悖的,有关阶级斗争的论述呢?继续延伸下去,反右是官方定义的所谓“反击”还是一场有预谋的运动呢?

陈士杰 宪政民主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和平理性非暴力是完成使命的唯一途径。

推荐三本书:

《晚年周恩来》

《中国改革年代的政治斗争》

《胡赵新政启示录》

@史蒂芬 #113773 公开出版的书很难收回干净。毕竟不是1984,可以编辑昨天的报纸。

在嘴炮剿匪这个领域贵姨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

高华写过一篇《当代中国史史料若干问题》的论文,分析过史料鉴别问题和各类史料的价值,最重点关注的还是档案(包括中央档案、地方档案、苏联解密档案),然后是回忆录、口述史,最后才是领导人的文选、文献集。一般人能接触到的也就某些地方档案,文献集和一些名人回忆录了。这些东西在如果能接触到的话应该还是要有意识的搜集下。

如果嫌弃上面的太琐碎,要看专著大部头的话,除了高华、杨奎松的书以外,宋永毅的文革史,沈志华的冷战中苏关系史,质量都属上乘。王奇生、汪朝光和吕迅的国共关系史也可一观。

香港中文大学当代中国文化研究中心,台湾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集刊的相关出版物非常好。前者的十卷本《中华人民共和国史》远比浮光掠影的剑桥中国史更深入。我看过中研院的一部论文集:《统合与分化:河北地区的共产革命》,里面对土改的描写和分析非常到位,和秦晖的论述放在一起更能相得益彰

( 由 作者 2020年11月15日 编辑 )
自由主义者
史蒂芬 喜欢近代历史,有时间上传一些好的书籍,大家交流分享

@阿里萨斯 #113263 高华的《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是现代史经典!唯一一本我看了十几遍的书,另外台湾的陈永发也有一本《延安的阴影》专著,两本书搭配看,实在太精彩了,再好的编剧也写不出这么精彩的历史。

最黑的历史就隐藏在官史的细节当中,你会击节赞叹,卧槽,中共居然干了这种事,还记了下来!

爱狗却养猫 躺平美人膝

@Passer-by #113036

三个头衔的顺序永远是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会是这样?

这个还真没有仔细想过。党政军群,似乎是中共体系内约定俗成的顺序。从权力角度来说,应该是党军政更合理。从领导人职务的历史演变角度来说,三位一体是从邓之后才开始的。这里的历史缘由我不太清楚,不知道是否有人能够赐教。

你以为麦克法夸尔就没去看中共的官屎?葱油们读了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只能乳包,而中共屎大手子读了中共的原始文献之后就可以去哈佛当叫兽了。

( 由 作者 2020年11月13日 编辑 )

@消极 #113552 我黨保密工作做的好!八九十年代出国很多现代史和革命史的书籍(现在大部分都被收缴绝版了)!网上有毛泽东选集六七卷(真实性无从考证)!其实官方的领导人回忆录(编者尽可能为我们留下更多真实的信息)。比如钟侃的《康生传》,这本书是按照陈云和小平的指示专门抹黑康生的书籍(整黑材料)。但是编者留下了很多暗示的记载(自己读完能体会到的),我在想康生真的如我黨宣传的那么不堪和垃圾无能变态?那么康生是怎么当政治局常委?和文革顾问和仅次于周恩来下的头号间谍情报工作的?难道我黨高层都是傻瓜吗?不可能吗。所以能接触最原始的材料是最好的(估计我黨可能都销毁了不少了)。尽信书不如无书吧!

@洛天依言和江泽民 #112991 粪,就是沼气的原料,你要突开中共这口沼气池,你就要用中共官方文献这坨屎。不读官屎就不明白中共的臭气熏天之处。

我举个当代的例子吧,就隔壁膜乎的帖子:"为什么膜包粉红几乎连包子的原话、价值观等都说不出来,而膜乎品葱等众包丝几乎人均脑中一本《习近平语录》"

https://www.mohu.rocks/question/5815

( 由 作者 2020年11月13日 编辑 )

@永不卸任mata平 #113456 其實從現實來說,我們也是原子化的視角(這樣的視角是有盲點的),如同《1984》裏的溫斯頓只知道燉肉(人造肉)不好吃,總是吃不飽,杜松子酒總是廉價,每天重復做同樣的事(修改新聞,篡改集體記憶),大洋國為什麼總是天天打仗,老大哥永遠正確!而當溫斯頓試圖了解過去對比現在,開始質疑老大哥質疑壹切的不合理,那麼溫斯頓就走上了犯罪的道路(思想罪),所以要質疑壹切的不合理現狀,提升自己,慢慢做出改變!為壹個更公義的社會去奮鬥!

@Passer-by #113036 最后一段是留的伏笔啊!比如我黨说要自由发表言论和要严查反革命言论(似乎是钓鱼手法)!至于那个是发表自由言论(小骂大帮忙)?那些是反革命言论?这个解释权就完全在我黨的手里了。

洛天依言和江泽民 嬴政,曹操,毛泽东这种反人类的暴君,必须被扔进历史的垃圾堆里去。

@陈士杰 #113040 多谢。

@陈士杰 #113040 晚年周恩来英文版的开头序言写的不错哈!为什么中文版就没了哎?

@史蒂芬 #113276 现实总是比历史更加魔幻

@史蒂芬 #113464 现实我们只能看到最低端,所以只好拿出老大哥钦定的史书,拿放大镜找黑点,一旦发现老大哥黑了就自鸣得意。

@史蒂芬 #113068 从你楼上找来的:“同意楼上(#112990)看法,官方文件一定是最好的研究对象。有一些东西是他们无法掩饰的。我举两个例子,抛砖引玉。”

恭喜你又找到了一个新例子

( 由 作者 2020年11月14日 编辑 )

現實生活就是最好的反映中共嗨歷史的書籍

@Passer-by #113036 从字里看出字来

@消极 #112990 最高级的道理我理解,但是实在是让我感觉满脸喷粪(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不同的文化、社会环境会形成完全不同的经历,在不同环境中成熟的大脑会具有非常不同的神经连接模式,并据此对个人所接收到的信息流、能量流做出回应,这就是为什么警察国家的社会互信程度非常低,而民主社会里人们更倾向于彼此信任。 ——《他们为什么如此猖狂?因为你们互不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