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点星案】他们为被删的文章存档,却将面临审判,预计于4月29日开庭 司法实践

【端点星案】关注组

了解【端点星案】必读:端傳媒:他們為被刪的文章存檔,卻可能因此面臨刑罰


法广:新冠疫情一周年:中国持续重手打压真相记录者 01/01/2021

刚刚过去的2020年无疑是极不寻常的一年。一场首先在中国经济重镇武汉大规模爆发的新冠病毒疫情,迅速扩散到世界各地,造成至少150万人丧生,无数人也因为伴随疫情而来的经济危机,陷入困境。而在中国,2020年12月28日,上海浦东新区法院对公民记者张展判刑四年的裁决显示,继已经全球知晓的李文亮医生之后,中国依然不断有公民因为政府试图掩盖疫情、并试图改写疫情历史的努力而付出代价。今年4月被捕的端点星网站的两名志愿者陈玫与蔡伟的案子有可能在未来几天开庭。

中国的2020年,可以说以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急诊科主任艾芬等人因为披露不明肺炎病例,提醒同行注意保护,而被警方训诫开始,以公民记者张展被判重刑结束。根据艾芬医生的自述,2019年底,她因在第一时间向医院有关部门通报消息, 并在科室医生微信群中发布消息,提醒同事注意保护,而受到"前所未有的,非常严厉的斥责"。李文亮医生本人不久后因感染新冠病毒不治去世。但他于1月3日被公安约谈并被迫签署的训诫书在网络上流传,成为中国政府在疫情初期隐瞒真相努力的证据。迫于民间的巨大压力,中国政府此后追认李文亮为"烈士",但却没有停止对言论的打压。

张展就是因为亲自前往武汉,实地了解武汉人在突如其来的重大疫情中的惊恐,并在网络上报道在封城禁足期间的武汉的所闻所见而于5月被捕。12月28日,上海浦东新区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名,判处她4年徒刑。而在张展之外。同样曾去武汉实地了解疫情情况的公民记者陈秋实、方斌等人则突然从公众视线中消失,再无下落......

端点星案:当局把所有信息都遮蔽起来

在阻止官方舆论导向之外的疫情报道之外,中国政府实际上也在试图改写包括官方媒体早期的疫情报道。2020年4月19日,北京端点星网站两名年轻人------陈玫和蔡伟因为努力保存被政府删除的疫情报道而被捕。据陈玫的哥哥陈堃的介绍,其实,端点星网站保留的文件中,很多都是在中国官方媒体上发表过的文章。

陈玫与蔡伟两人已经于6月12日被批准逮捕。并在9月21日,从检察院正式起诉到法院。期间,司法当局百般阻挠家属委托的律师介入案件,而官派律师很少家属沟通,通报案件调查进展。陈堃告诉本台,此案原本应当在12月21日前后开庭,但由于有关部门后来变更司法程序,开庭时间因此改变,有可能是在未来几天开庭,但家人始终没有收到任何开庭通知,或量刑建议。至于当事人在看守所的情况,更是无从知晓。

陈堃:"我们难以判断程序转变本身是否意味着对他的起诉罪名会变得更重,但我们至少可以知道当局可能想继续拖延时间。因为直到现在我们既看不到起诉书,也看不到检察院的量刑建议书。这些都没有。所以我们不知道他有可能被判多少年。张展9月15日被起诉,比我弟弟早6天。(张展的)起诉书和检察院的量刑建议通知书都在网络上传出。但是现在我们对我弟弟的什么情况都不知道。"

张展因为疫情调查而被判刑四年,令陈堃对弟弟陈玫以及同伴蔡伟案件面对怎样的刑法深感担心。

陈堃:"我非常非常担心。张展(被判刑)四年确实下手非常重,尤其是在她身体状况这么不好的情况下,还有这么多各种媒体、人权机构、甚至有些国家政府都在为她呼吁,但上海仍然重判她四年。我非常非常担心张展,所以在法庭宣布判决结果的当天,12月28日,我专门跑到日内瓦世卫组织总部和联合国欧洲总部,举出标语,声援张展。但是张展这个案子虽然引起这么多关注,官方也没有阻止律师为她辩护。虽然从律师公布的信息来看,(12月28日)法院审判是在走过场,法官根本不听张展说什么,也不听律师说什么,但好歹她(张展)还有律师为她辩护。律师可以去见她,把她的健康状况、精神状况告诉大家,告诉外界关注她的人,也把外界对张展的关心告诉张展。张展虽然在绝食,但她至少心里知道有这么多人,全世界的人都在关注她。但我弟弟陈玫的案子,从他被抓走,一直到现在,完全没有任何人可以帮忙把外面对他的支持告诉他。没有任何人可以见到他。就因为这些原因,我更加担心我弟弟和蔡伟会不会被判得更重。"

"对比张展案,一方面张展有律师,另一方面,好歹公开通知律师什么时候开庭,所以能有媒体去现场,至少是在法院门外关注。我现在有点担心我弟弟的案子是不是会公开开庭。首先,我们不用指望能去旁听,一方面有疫情,再加上这个案件的性质,我觉得不可能允许我们去旁听,但会不会公开通知我都有点担心,因为当局目前对这个案子的处理手法明显就是想把所有信息都遮蔽起来,不让外界知道任何事情。所以,我很担心会不会最近几天对他秘密审判,只是发出一个判决书来。"

李文亮医生去世前曾向媒体表示,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只有一种声音。新冠疫情一年来,中国政府始终在打压一切不同的声音。但历史终将记住2020年,记住这场不期而至的灾难中的人祸,记住那些为真相而付出代价的不同声音。


法广:端点星两志愿者因挽救新冠疫情记忆面临刑罚 10/11/2020

中国北京天安门广场 2020年5月28日 照片

中国北京天安门广场 2020年5月28日 照片 REUTERS - CARLOS GARCIA RAWLINS

作者: 瑞迪

35 分钟

2019年自中国武汉开始传播的新冠病毒疫情仍在全球肆虐。中国政府在早期试图让发出警报的医生噤声后,又试图改写疫情历史,中国媒体和社交平台上早期关于疫情的文章或贴文陆续被删除。当局虽然迫于国内外舆论,最终追认"吹哨人"李文亮医生为烈士,但并没有停止舆论控制。恰恰相反。那些想还原历史真相,保留真实记录的努力不断面对当局重手打压。今年4月19日,中国本土疫情警报尚未解除,疫情重灾区武汉也尚未解封,北京三名从事公益活动的年轻人突然被捕,罪名是"寻衅滋事"。这三名90后年轻人分别是陈玫、蔡伟和蔡伟的女友小唐。司法当局已经于6月12日正式批捕陈玫与蔡伟。9月21日,检察院正式起诉。这三名端点星网站的志愿者究竟有哪些寻衅滋事的行为?陈玫的哥哥陈堃目前旅居巴黎,他向本台介绍了相关情况。

备份官方媒体报道获罪"寻衅滋事"

陈堃:我弟弟被抓之后,我找了很多他的朋友,包括我们共同的朋友,打听信息。我把这些信息平凑到一起发现,他是因为和朋友蔡伟创办了一个网站,叫做"端点星"。这个网站专门用来备份那些被中国当局删除的很多文章。大概在疫情爆发之后,他们备份了一百多篇文章。其中很多文章是关于疫情的,尤其是关于武汉人在疫情封城期间很悲惨的生活遭遇;有些文章是反思,或者批评中国政府在早期掩盖疫情的做法。但是这些文章,很多都是中国媒体发表过的。只是这些文章很快被删除。他们把这些文章备份,相当于是在让这些信息继续传播,而这与中国官方对于疫情的很多定性与宣传努力不一致。我们知道,当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说过:中国人民应该对疫情有"正确的历史记忆。"那肯定是在他们看来,通过备份来传播这些文章不属于"正确的历史记忆"......

法广:就是说在疫情后期,中国政府要重写关于疫情的记忆......

陈堃:对。是要重新写这段历史的记忆,要把它认为不合适的内容消失掉。

这怎么会是"寻衅滋事"罪呢?这是因为在2013年,中国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对中国刑法中的一条规定做了一个新的司法解释。刑法中关于 "寻衅滋事"罪名原来的规定是,比如在公共场所打架斗殴之类的行为。但是,新的司法解释增加了内容,利用网络诽谤他人、或者传播虚假信息、损害国家形象、严重危害国家利益等等都属于"寻衅滋事"。

我刚才说,我是通过朋友获得的讯息,还有查询到的司法解释来判断他为什么被抓。这些判断后来都得到了验证,因为我们一直追问他到底做了什么事,被控告这个罪名。律师后来告诉我们是:利用境外服务器搭建网站,存储和传播虚假信息,损害了国家和社会利益......这样看来,我们之前的猜测是对的。

法广:但其实他们在网上备份的内容,很多都来自官方媒体以前的报道,而这些报道现在也被看作是虚假信息......

陈堃:对。我对这些文章做过统计,尤其是涉及到疫情的部分,绝大部分文章都是中国媒体(发表过的)。我们讲中国媒体,就是在中国合法注册的媒体,实际上也就是官方媒体。只不过这些文章在官方媒体发布之后,有很快被删除。陈玫他们只是备份。没有一个字是他们自己写的。

法广:您对您弟弟被捕是否感到意外呢?他是否在疫情之前就是一个在社会运动中比较活跃的人士呢?

陈堃:我是感到有些意外的。因为我弟弟是一个很低调、很踏实的人,从来不去公开或主动地参与那些所谓很敏感的运动。到目前为止,我都不知道他参加过这样的运动。以我们大部分人的判断和经验来看,仅仅把被删除的文章备份,与类似要官员公开财产、要求共产党下台等行为的性质肯定很不一样。我当然认为任何人都不应该因为言论被抓,但的确,仅就他们做的这些事,我完全没有想到他会被抓、被判。我很意外......

法广:您弟弟在疫情之前就建立了这样一个储存被删除内容的网站......

陈堃:对。这个端点星网站实际上是2018年建立的。他们的口号就是"对抗404"。404就是一篇文章被删掉后显示的错误启示页面。"对抗404"的意思就是不想让那些文章消失。所以,他们从一开始就是要利用这个网站,保存中国政府要删掉的文章。但是,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他们都没有遇到问题,甚至从来没有警察找上门来,没有遇到什么传唤、喝茶等,都没有。但当局突然间下重手抓人......

法广:从形式上看,这与中国今冬以来出现的新冠疫情有很大关系......

陈堃:是有很大关系的。

法广:您弟弟四月中旬被捕,到现在已经半年。这期间他一直处于被关押状态么?

陈堃:情况很复杂。我简单说一下,他4月19日被抓时,是"寻衅滋事"罪。但我们家里很快就收到一张通知书,说他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其实,哪怕是根据中国法律规定,也只有那些所谓涉及国家安全、重大贪污犯罪的人,才会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对指控"寻衅滋事"罪的人实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本身就是非法的。"

他就这样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其实就是秘密关押了大约两个月。之后,他被转移到看守所,但仍然是被关押,只不过我们现在知道他在看守所,而之前不知道他在哪里。

"转到看守所后,他很快(6月12日)被批准逮捕。案件后来又从公安局送到检察院。9月21日,从检察院正式起诉到法院。这个过程中,他一直处于被关押状态,家人也无法去探视他。"

强加官派律师,配合表演所谓的法律审判

法广:案件正式进入司法程序。家里人是否为他请到律师辩护?

陈堃:"这是这个案子中另外一个非常糟糕的问题。在他被抓之后, 我们很快,在4月的时候,就为他请了律师。但是,他当时被秘密关押,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律师多次去公安局找人,公安局都拒绝与律师见面。等他被转入看守所后,本来律师可以去会见,但是官方强行给他派了两个官派律师。中国法律规定,每个当事人只能有两个辩护律师。因为有这两个官派律师,我们自己请的律师就完全见不到他,更无法了解案情。直到现在,他的律师的位置始终被两个官派律师霸占着。"

"这几年我们看到很多例证,包括前一段时间12名在深圳被扣押的香港年轻人也是一样,都是被强加了官派律师。但官派律师在这过程中,其实不会为当事人做任何辩护,只会配合检察院和法院定罪判刑。"

法广:到目前为止,家人委托的律师不能够与当事人见面,家人也不能探视陈玫?

陈堃:"对,我们无法探视。官派律师可以去探视,但他们探视后给我们家人的信息非常非常少。我们打电话去,他们不接。只有他们想打给我的时候,才会打过来,比如通知家人他被逮捕,或被起诉。否则律师不与我们联系,我们也联系不到他们。如果问他们案情,他们也只很简单地说两句,没有更多消息。"

法广:从中国的司法程序来看,陈玫的案子应该在11月20日开庭?现在处于怎样状况?

陈堃:"根据法律规定,起诉两个月之内,也就是11月20日之前,必须开庭。但如果法院认为案件还需要更多侦察,就会将案件退回检察院侦察,然后再开庭。但至少到现在,我们没有收到通知说什么时候开庭,但也没有通知说他的案子需要进一步侦察。就这样僵持着。"

法广:您个人怎么看目前这种状况?您觉得情况会很糟么?

陈堃:"说实话,我现在有点悲观。我们从6月份到现在的4个多月的时间里,一直跟两个官派律师打了很多交到。又是写公开信,又是打电话,包括电话向他们施压,威胁要在国际媒体、国际机构曝光等,想逼退他们,因为他们代理这个案件完全是非法的,甚至违反中国自己的法律。但都没有任何作用。如果我们自己的律师无法介入的话,这就最终就会变成一个由公安、检察院、法院和律师,一起配合表演一场所谓的法律审判,实际上就是欲加之罪的状况。而且,包括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对"寻衅滋事"的司法解释本身都是与宪法有冲突的。就是说整个这些中国法律乱七八糟......"

"我希望通过媒体报道,能有更多人来关注这些案子,因为今年中国有很多人,不只是我弟弟,还有比如像现在在上海监狱里据说在绝食抗议的女律师张展等等,很多人就因为报道疫情或存储疫情信息,被抓,或者面临被判刑。希望国际社会多多关注这些人。"

陈玫与蔡伟因保存疫情记录而被捕事件在中国内外引发关注。清华大学社会学教授郭于华女士第一时间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呼吁当局拿出两名年轻人"寻衅滋事"的证据;人权观察、国际记者联盟、大赦国际组织、无国界记者等国际人权组织均先后呼吁中国当局放人。而在这两名年轻人之外,此前自行前往武汉调查疫情的公民记者陈秋实始终没有再公开露面;女律师张展也因为调查疫情而于9月底被以"寻衅滋事"罪名起诉。中国政府在疫情初期试图隐瞒疫情之后,又不仅在国内,也在国际上,试图改写疫情历史的努力已经令中国的国际形象迅速恶化。

( 由 作者 3月8日 编辑 )
31
11月11日 9636 次浏览
112个评论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爱狗却养猫 #130389 嗯,根据#130442 ,人应该没事。

@libgen #130374 @爱狗却养猫 #130389 感谢关照!duty-machine项目是因为用户提交的违反Github用户政策的内容被Github关停,不是被消失,请不必担心。

爱狗却养猫 葛粉芥蓝萝卜糕,莲子豆腐拌甘草。美人赠我蒙汗药,何以报之?喵喵喵!

@duty-machine-bot #130929 人没事就好!保重!

https://www.douban.com/people/102121296/status/3349360864/

小唐:看来我现在的言论待遇已经是逢说必删了🤐

rebecca 我不是品葱的神,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

@libgen #131979 小唐跟小二这么久,也该学会翻墙才对的。显然是故意。

@libgen #131979

近乎于生离死别的痛苦,一般人要到中年之后才开始体会。

小唐和李翘楚,年纪轻轻就不得不经历这种事情。很为她们难过。

Wolfychan 基督徒。披著文科外皮的理科生。

@natasha #132026 其實香港天天都有政治案開審QQ……

現在進展到哪裡去了?

@Wolfychan #132309 No idea.一直被關押在北京朝陽看守所。

@libgen #132392 唉……就和很多手足一樣。

https://twitter.com/tansunit/status/1375376162025791493

陳純一:这是 2018 年 #陈玫 的农历生日(二月十五)那天,我们在深圳给他庆祝生日。今年他一个生日都没过成,唉!马上就要四月,按理说会有消息了。#端点星 #Terminus2049

@libgen #133326

看陈玫憨憨的样子,想不通为什么这样的人会“寻衅滋事”,还被关进大牢。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中国的那些极左分子,基本上是祸国殃民式的存在。他们太想回到文革,太仇视改革开放。一切与他们观点不同的人,都是他们的敌人。他们成派结帮,对不与他们合作的人进行各种攻击,一轮又一轮。用那种“洒向人间都是恨”的粗暴语言,甚至还有更为卑劣手段,低级到不可思议。只是我特别不明白的是:任他们怎么在网上胡说八道,颠倒黑白,却从来没有人会删掉他们的帖子,也没有人阻止他们的行为。难道他们中有人跟网管官员是亲戚? ——方方 2020年2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