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与“端点星”命运与共】美联社报道端点星案;已开庭但未当庭宣判 司法实践

【端点星案】关注组

了解【端点星案】必读:端傳媒:他們為被刪的文章存檔,卻可能因此面臨刑罰


法广:新冠疫情一周年:中国持续重手打压真相记录者 01/01/2021

刚刚过去的2020年无疑是极不寻常的一年。一场首先在中国经济重镇武汉大规模爆发的新冠病毒疫情,迅速扩散到世界各地,造成至少150万人丧生,无数人也因为伴随疫情而来的经济危机,陷入困境。而在中国,2020年12月28日,上海浦东新区法院对公民记者张展判刑四年的裁决显示,继已经全球知晓的李文亮医生之后,中国依然不断有公民因为政府试图掩盖疫情、并试图改写疫情历史的努力而付出代价。今年4月被捕的端点星网站的两名志愿者陈玫与蔡伟的案子有可能在未来几天开庭。

中国的2020年,可以说以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急诊科主任艾芬等人因为披露不明肺炎病例,提醒同行注意保护,而被警方训诫开始,以公民记者张展被判重刑结束。根据艾芬医生的自述,2019年底,她因在第一时间向医院有关部门通报消息, 并在科室医生微信群中发布消息,提醒同事注意保护,而受到"前所未有的,非常严厉的斥责"。李文亮医生本人不久后因感染新冠病毒不治去世。但他于1月3日被公安约谈并被迫签署的训诫书在网络上流传,成为中国政府在疫情初期隐瞒真相努力的证据。迫于民间的巨大压力,中国政府此后追认李文亮为"烈士",但却没有停止对言论的打压。

张展就是因为亲自前往武汉,实地了解武汉人在突如其来的重大疫情中的惊恐,并在网络上报道在封城禁足期间的武汉的所闻所见而于5月被捕。12月28日,上海浦东新区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名,判处她4年徒刑。而在张展之外。同样曾去武汉实地了解疫情情况的公民记者陈秋实、方斌等人则突然从公众视线中消失,再无下落......

端点星案:当局把所有信息都遮蔽起来

在阻止官方舆论导向之外的疫情报道之外,中国政府实际上也在试图改写包括官方媒体早期的疫情报道。2020年4月19日,北京端点星网站两名年轻人------陈玫和蔡伟因为努力保存被政府删除的疫情报道而被捕。据陈玫的哥哥陈堃的介绍,其实,端点星网站保留的文件中,很多都是在中国官方媒体上发表过的文章。

陈玫与蔡伟两人已经于6月12日被批准逮捕。并在9月21日,从检察院正式起诉到法院。期间,司法当局百般阻挠家属委托的律师介入案件,而官派律师很少家属沟通,通报案件调查进展。陈堃告诉本台,此案原本应当在12月21日前后开庭,但由于有关部门后来变更司法程序,开庭时间因此改变,有可能是在未来几天开庭,但家人始终没有收到任何开庭通知,或量刑建议。至于当事人在看守所的情况,更是无从知晓。

陈堃:"我们难以判断程序转变本身是否意味着对他的起诉罪名会变得更重,但我们至少可以知道当局可能想继续拖延时间。因为直到现在我们既看不到起诉书,也看不到检察院的量刑建议书。这些都没有。所以我们不知道他有可能被判多少年。张展9月15日被起诉,比我弟弟早6天。(张展的)起诉书和检察院的量刑建议通知书都在网络上传出。但是现在我们对我弟弟的什么情况都不知道。"

张展因为疫情调查而被判刑四年,令陈堃对弟弟陈玫以及同伴蔡伟案件面对怎样的刑法深感担心。

陈堃:"我非常非常担心。张展(被判刑)四年确实下手非常重,尤其是在她身体状况这么不好的情况下,还有这么多各种媒体、人权机构、甚至有些国家政府都在为她呼吁,但上海仍然重判她四年。我非常非常担心张展,所以在法庭宣布判决结果的当天,12月28日,我专门跑到日内瓦世卫组织总部和联合国欧洲总部,举出标语,声援张展。但是张展这个案子虽然引起这么多关注,官方也没有阻止律师为她辩护。虽然从律师公布的信息来看,(12月28日)法院审判是在走过场,法官根本不听张展说什么,也不听律师说什么,但好歹她(张展)还有律师为她辩护。律师可以去见她,把她的健康状况、精神状况告诉大家,告诉外界关注她的人,也把外界对张展的关心告诉张展。张展虽然在绝食,但她至少心里知道有这么多人,全世界的人都在关注她。但我弟弟陈玫的案子,从他被抓走,一直到现在,完全没有任何人可以帮忙把外面对他的支持告诉他。没有任何人可以见到他。就因为这些原因,我更加担心我弟弟和蔡伟会不会被判得更重。"

"对比张展案,一方面张展有律师,另一方面,好歹公开通知律师什么时候开庭,所以能有媒体去现场,至少是在法院门外关注。我现在有点担心我弟弟的案子是不是会公开开庭。首先,我们不用指望能去旁听,一方面有疫情,再加上这个案件的性质,我觉得不可能允许我们去旁听,但会不会公开通知我都有点担心,因为当局目前对这个案子的处理手法明显就是想把所有信息都遮蔽起来,不让外界知道任何事情。所以,我很担心会不会最近几天对他秘密审判,只是发出一个判决书来。"

李文亮医生去世前曾向媒体表示,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只有一种声音。新冠疫情一年来,中国政府始终在打压一切不同的声音。但历史终将记住2020年,记住这场不期而至的灾难中的人祸,记住那些为真相而付出代价的不同声音。


法广:端点星两志愿者因挽救新冠疫情记忆面临刑罚 10/11/2020

中国北京天安门广场 2020年5月28日 照片

中国北京天安门广场 2020年5月28日 照片 REUTERS - CARLOS GARCIA RAWLINS

作者: 瑞迪

35 分钟

2019年自中国武汉开始传播的新冠病毒疫情仍在全球肆虐。中国政府在早期试图让发出警报的医生噤声后,又试图改写疫情历史,中国媒体和社交平台上早期关于疫情的文章或贴文陆续被删除。当局虽然迫于国内外舆论,最终追认"吹哨人"李文亮医生为烈士,但并没有停止舆论控制。恰恰相反。那些想还原历史真相,保留真实记录的努力不断面对当局重手打压。今年4月19日,中国本土疫情警报尚未解除,疫情重灾区武汉也尚未解封,北京三名从事公益活动的年轻人突然被捕,罪名是"寻衅滋事"。这三名90后年轻人分别是陈玫、蔡伟和蔡伟的女友小唐。司法当局已经于6月12日正式批捕陈玫与蔡伟。9月21日,检察院正式起诉。这三名端点星网站的志愿者究竟有哪些寻衅滋事的行为?陈玫的哥哥陈堃目前旅居巴黎,他向本台介绍了相关情况。

备份官方媒体报道获罪"寻衅滋事"

陈堃:我弟弟被抓之后,我找了很多他的朋友,包括我们共同的朋友,打听信息。我把这些信息平凑到一起发现,他是因为和朋友蔡伟创办了一个网站,叫做"端点星"。这个网站专门用来备份那些被中国当局删除的很多文章。大概在疫情爆发之后,他们备份了一百多篇文章。其中很多文章是关于疫情的,尤其是关于武汉人在疫情封城期间很悲惨的生活遭遇;有些文章是反思,或者批评中国政府在早期掩盖疫情的做法。但是这些文章,很多都是中国媒体发表过的。只是这些文章很快被删除。他们把这些文章备份,相当于是在让这些信息继续传播,而这与中国官方对于疫情的很多定性与宣传努力不一致。我们知道,当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说过:中国人民应该对疫情有"正确的历史记忆。"那肯定是在他们看来,通过备份来传播这些文章不属于"正确的历史记忆"......

法广:就是说在疫情后期,中国政府要重写关于疫情的记忆......

陈堃:对。是要重新写这段历史的记忆,要把它认为不合适的内容消失掉。

这怎么会是"寻衅滋事"罪呢?这是因为在2013年,中国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对中国刑法中的一条规定做了一个新的司法解释。刑法中关于 "寻衅滋事"罪名原来的规定是,比如在公共场所打架斗殴之类的行为。但是,新的司法解释增加了内容,利用网络诽谤他人、或者传播虚假信息、损害国家形象、严重危害国家利益等等都属于"寻衅滋事"。

我刚才说,我是通过朋友获得的讯息,还有查询到的司法解释来判断他为什么被抓。这些判断后来都得到了验证,因为我们一直追问他到底做了什么事,被控告这个罪名。律师后来告诉我们是:利用境外服务器搭建网站,存储和传播虚假信息,损害了国家和社会利益......这样看来,我们之前的猜测是对的。

法广:但其实他们在网上备份的内容,很多都来自官方媒体以前的报道,而这些报道现在也被看作是虚假信息......

陈堃:对。我对这些文章做过统计,尤其是涉及到疫情的部分,绝大部分文章都是中国媒体(发表过的)。我们讲中国媒体,就是在中国合法注册的媒体,实际上也就是官方媒体。只不过这些文章在官方媒体发布之后,有很快被删除。陈玫他们只是备份。没有一个字是他们自己写的。

法广:您对您弟弟被捕是否感到意外呢?他是否在疫情之前就是一个在社会运动中比较活跃的人士呢?

陈堃:我是感到有些意外的。因为我弟弟是一个很低调、很踏实的人,从来不去公开或主动地参与那些所谓很敏感的运动。到目前为止,我都不知道他参加过这样的运动。以我们大部分人的判断和经验来看,仅仅把被删除的文章备份,与类似要官员公开财产、要求共产党下台等行为的性质肯定很不一样。我当然认为任何人都不应该因为言论被抓,但的确,仅就他们做的这些事,我完全没有想到他会被抓、被判。我很意外......

法广:您弟弟在疫情之前就建立了这样一个储存被删除内容的网站......

陈堃:对。这个端点星网站实际上是2018年建立的。他们的口号就是"对抗404"。404就是一篇文章被删掉后显示的错误启示页面。"对抗404"的意思就是不想让那些文章消失。所以,他们从一开始就是要利用这个网站,保存中国政府要删掉的文章。但是,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他们都没有遇到问题,甚至从来没有警察找上门来,没有遇到什么传唤、喝茶等,都没有。但当局突然间下重手抓人......

法广:从形式上看,这与中国今冬以来出现的新冠疫情有很大关系......

陈堃:是有很大关系的。

法广:您弟弟四月中旬被捕,到现在已经半年。这期间他一直处于被关押状态么?

陈堃:情况很复杂。我简单说一下,他4月19日被抓时,是"寻衅滋事"罪。但我们家里很快就收到一张通知书,说他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其实,哪怕是根据中国法律规定,也只有那些所谓涉及国家安全、重大贪污犯罪的人,才会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对指控"寻衅滋事"罪的人实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本身就是非法的。"

他就这样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其实就是秘密关押了大约两个月。之后,他被转移到看守所,但仍然是被关押,只不过我们现在知道他在看守所,而之前不知道他在哪里。

"转到看守所后,他很快(6月12日)被批准逮捕。案件后来又从公安局送到检察院。9月21日,从检察院正式起诉到法院。这个过程中,他一直处于被关押状态,家人也无法去探视他。"

强加官派律师,配合表演所谓的法律审判

法广:案件正式进入司法程序。家里人是否为他请到律师辩护?

陈堃:"这是这个案子中另外一个非常糟糕的问题。在他被抓之后, 我们很快,在4月的时候,就为他请了律师。但是,他当时被秘密关押,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律师多次去公安局找人,公安局都拒绝与律师见面。等他被转入看守所后,本来律师可以去会见,但是官方强行给他派了两个官派律师。中国法律规定,每个当事人只能有两个辩护律师。因为有这两个官派律师,我们自己请的律师就完全见不到他,更无法了解案情。直到现在,他的律师的位置始终被两个官派律师霸占着。"

"这几年我们看到很多例证,包括前一段时间12名在深圳被扣押的香港年轻人也是一样,都是被强加了官派律师。但官派律师在这过程中,其实不会为当事人做任何辩护,只会配合检察院和法院定罪判刑。"

法广:到目前为止,家人委托的律师不能够与当事人见面,家人也不能探视陈玫?

陈堃:"对,我们无法探视。官派律师可以去探视,但他们探视后给我们家人的信息非常非常少。我们打电话去,他们不接。只有他们想打给我的时候,才会打过来,比如通知家人他被逮捕,或被起诉。否则律师不与我们联系,我们也联系不到他们。如果问他们案情,他们也只很简单地说两句,没有更多消息。"

法广:从中国的司法程序来看,陈玫的案子应该在11月20日开庭?现在处于怎样状况?

陈堃:"根据法律规定,起诉两个月之内,也就是11月20日之前,必须开庭。但如果法院认为案件还需要更多侦察,就会将案件退回检察院侦察,然后再开庭。但至少到现在,我们没有收到通知说什么时候开庭,但也没有通知说他的案子需要进一步侦察。就这样僵持着。"

法广:您个人怎么看目前这种状况?您觉得情况会很糟么?

陈堃:"说实话,我现在有点悲观。我们从6月份到现在的4个多月的时间里,一直跟两个官派律师打了很多交到。又是写公开信,又是打电话,包括电话向他们施压,威胁要在国际媒体、国际机构曝光等,想逼退他们,因为他们代理这个案件完全是非法的,甚至违反中国自己的法律。但都没有任何作用。如果我们自己的律师无法介入的话,这就最终就会变成一个由公安、检察院、法院和律师,一起配合表演一场所谓的法律审判,实际上就是欲加之罪的状况。而且,包括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对"寻衅滋事"的司法解释本身都是与宪法有冲突的。就是说整个这些中国法律乱七八糟......"

"我希望通过媒体报道,能有更多人来关注这些案子,因为今年中国有很多人,不只是我弟弟,还有比如像现在在上海监狱里据说在绝食抗议的女律师张展等等,很多人就因为报道疫情或存储疫情信息,被抓,或者面临被判刑。希望国际社会多多关注这些人。"

陈玫与蔡伟因保存疫情记录而被捕事件在中国内外引发关注。清华大学社会学教授郭于华女士第一时间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呼吁当局拿出两名年轻人"寻衅滋事"的证据;人权观察、国际记者联盟、大赦国际组织、无国界记者等国际人权组织均先后呼吁中国当局放人。而在这两名年轻人之外,此前自行前往武汉调查疫情的公民记者陈秋实始终没有再公开露面;女律师张展也因为调查疫情而于9月底被以"寻衅滋事"罪名起诉。中国政府在疫情初期试图隐瞒疫情之后,又不仅在国内,也在国际上,试图改写疫情历史的努力已经令中国的国际形象迅速恶化。

( 由 作者 5月12日 编辑 )
34
2020年11月11日 14861 次浏览
170个评论
道声勿念
kill_ccp 我会在那头,等你们很久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AB%AF%E7%82%B9%E6%98%9F%E4%BA%8B%E4%BB%B6

这事已经写进维基百科了。

图书馆革命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端点星案」开庭在即,官派律师拒绝提供起诉书,再次撒谎作恶

https://terminus2049.xyz/post/20201111-indictment/


2020-11-11

陈玫于9月21日被起诉到北京市朝阳区法院,根据法律规定,案件最晚将于11月20日之前开庭。

近期,陈玫母亲多次致电(010-51266607, 010-58732363)官派律师所在的「北京市中洲律师事务所」,向他们索取陈玫的起诉书。

11月11日,官派律师南波邢琦致电陈玫母亲,拒绝提供起诉书,并声称:

根据法律规定,刑事案件当中,不能给家属看起诉书。

为了配合中共当局迫害人权,官派律师又一次无视法律、撒谎骗人!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七条规定:

人民法院决定开庭审判后,应当确定合议庭的组成人员,将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副本至迟在开庭十日以前送达被告人及其辩护人。

这里说「送达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没有说送达家属,但也并未禁止家属查看。同样一部法律当中,需要禁止的事项都写了「禁止」「不得」字样。关于判决书的这一条,没有任何字眼规定禁止家属查看。

因此我们认为,法律并未禁止家属查看起诉书。官派律师南波和邢琦又在撒谎!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撒谎欺骗陈玫家属。

(第一次欺骗是:8月初,南波、邢琦告诉陈玫母亲,由于北京疫情严重,他们没有去会见陈玫。而实际上,北京并未因为疫情而阻止律师会见。)

正常情况下,只要是家属或当事人自愿委托的辩护人,拿到起诉书之后都会向家属提供起诉书副本。案件进展过程中,辩护人是唯一与公检法、当事人以及家属直接打交道的人,唯一能够在各方之间传递和沟通信息的人。

这么重要的角色,被这两个走狗帮凶的官派律师霸占,他们完全阻止案件信息的传递。是可忍,孰不可忍!

同时,今天官派律师打电话,拒绝向陈玫家属提供起诉书,而不是说他没有收到起诉书。这说明陈玫的开庭日期已经确定。因为根据法律规定,开庭前十天,法院会把起诉书副本交给辩护人和当事人。

也就是说,端点星案极大可能会在11月20日之前开庭。

陈玫的哥哥 陈堃 2020年11月11日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正确的集体记忆

无法送达的明信片:端点星案被捕志愿者蔡伟女友写给蔡伟的明信片

去YouTube上播放

备份新冠肺炎记忆,两名青年遭中共逮捕关押,面临非法审判

去YouTube上播放
爱狗却养猫 躺平美人膝

https://twitter.com/tansunit/status/1328293820342169603

如果不出意外,#端点星 案会在本周开庭。然而我们现在还没有收到开庭通知,也没有收到补充侦查的通知,更没有收到起诉书。

我猜北京公检法这帮孙子的逻辑:这完全是个莫须有罪名,所以必须当成「涉密」案件来处理,所以不能给家属看起诉书。

派乐迪
愛牛奶盒的人 你們可不能混瑤哦~

我猜北京公检法这帮孙子

官派律師,不死何俟?

@爱狗却养猫 #113558 本案就是典型的专政机器,隔壁膜乎不就有这种简单粗暴的处理方法?“嫖娼”,“寻衅滋事”,“使用非法信道接入国际互联网”

https://twitter.com/caiweifather/status/1328724710738128896

原本一直在焦急等待20日之前的开庭日,希望能在旁听席上见到蔡伟,看看他是否健康平安,现在这种希望也没有了……不允许旁听,还打算延期的话,我们究竟何时才能见到蔡伟啊!上个月给他转账一分钱都没转进去,几个月以来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很担心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種種跡象表明,11月20日之前開庭的可能性很小了,看來他們打算把能拖的時間都拖夠。

案件在檢察院階段,正常一個月就要做出是否起訴的決定,只有重大和複雜的案件才需要延長半個月。但是 #端点星 這麼一個明顯莫須有的案件,也被北京市朝陽區檢察院拖夠一個半月才起訴。1/2

@libgen #113790 唉,担心……转账没有转进去的可能性之一是因为某些原因换地方了(唉…………)。而一直拖延的原因,可能性之一是处理的人觉得比较棘手,在等待上面的某些决定。

转账给党国拉了清单的人士者,自己也被拉清单。 转账金额充公为子弹费。

https://twitter.com/tansunit/status/1329366957829873664

2020年11月19日,#陈玫 #蔡伟 已经被北京警方抓走整整七个月(215天),家属至今无法获知他们的案件详情,家属聘请的律师也被阻挡、无法会见他们。他们已经被起诉到法院,面临最高五年的刑罚,官方却拒绝向家属提供起诉书。

关于案情,#官派律师 只是简单说过一句:「他们在境外服务器搭建网站,存储和传播虚假信息,对国家社会造成危害。」官方所谓的「境外服务器」就是 #GitHub , 所谓的「虚假信息」就是那些曾经在中国境内网站发布、而后被中共删除、又被 #陈玫 #蔡伟 备份到 #端点星 网站的文章。

官方既拒绝提供起诉书,又不肯在法律规定的两个月期限之内(11月20日之前)审理此案,想要把案子拖够三个月再审吗?请问北京市朝阳区法院的 #李轶凡 法官,你准备在自己个人的犯罪记录当中再加上一笔吗?

@爱狗却养猫 #113805 小唐11月1日后也没发过明信片了,并在豆瓣广播里表示发什么都被秒删。

@libgen #114100 唉,看来是有专人盯着了。

@爱狗却养猫 #114103 这要是有人觉得没有被盯上,那才叫图样图森破呢

@爱狗却养猫 #114024 最高5年刑期这个说法是哪里来的?只是关于端点星案的吧。感觉有点误导,给人感觉可能会轻判。

如果再加个2049煽动颠覆,还有小二个人的言论,我估计最后刑期很可能会超过包子的剩余任期。共匪的刑罚是以它自己的需求而定的,与你犯了什么罪,犯不犯罪都没有关系。与你的抗争能力油管。

还有个关键问题是小二被抓是因为端点星还是因为2049。如果共匪根本不了解2049的事情,而且涉及两个项目的证据是独立的的,那么三个人如果串供,或许可以不交代2049的事情,让共匪只按端点星处理,那会轻判得多。

( 由 作者 2020年11月24日 编辑 )

https://twitter.com/caiweifather/status/1330513567439699968

#端点星案 移送法院已经两个月了,没收到开庭时间通知,也没收到延期开庭的解释,甚至没被告知延期开庭这件事。之前我去北京,办案人员曾警告我不要出去说,说了只会加重对蔡伟的处罚也会拖慢程序,家属保持沉默等舆论平息了,走完流程后就能去见蔡伟,现在迟迟不开庭就是之前说的对家属发声的处罚吗?

@我们一起学猫叫 #114463

最高5年刑期这个说法是哪里来的?

根据刑法,寻衅滋事最高是七年。五年算是一个坎,区分不同性质的寻衅滋事罪。

如果再加个2049煽动颠覆……

煽动颠覆完全扯不上。2049bbs本身不是一个“反共”平台——事实上,它根本就不是一个有政治议程的平台。小二对于不同政治立场和言论的容纳,是我见到的人当中程度最高的;除了刷屏捣乱贴小广告,其他什么都能说。

小二被抓是因为端点星还是因为2049。

2049bbs和端点星是一个github下的不同项目,所以不可能分开。千万不要认为网警是糊涂人,他们掌握的信息比大多数人都多——这是他们的工作。

https://twitter.com/tansunit/status/1329943273796988930

11/20 陳純一:#陈玫 #蔡伟 失去自由的第217天,听说北京下雪了,今冬的第一场雪。不知他们俩在朝阳看守所有没有厚衣服穿?家人多次询问看守所和官派律师,都说疫情期间不让寄衣服,又说里面可以买厚衣服。可是陈玫好像每个月都被限制用钱。

https://twitter.com/wlh8964/status/1330005657743888384

11/20 王荔蕻:朝陽看守所自稱亞洲最大。夥食還可以(是清真灶,估計承包人良心沒壞),有中央空調也不會太冷。不過也有人說,寧在別的看守所吃爛菜葉,也不到朝陽看守所吃相對好的飯食,因為朝陽看守所坐板太他媽的嚴苛,很多坐出病來的,原來有病的就更不用說了,有痔瘡脫肛婦科病加重到無法正常坐,疼到痛不欲生。

https://twitter.com/caiweifather/status/1330722104115826688

11/22 端点星案蔡伟父亲:唉!蔡伟原本就体弱多病,以前上班的时候坐久了就会腰疼,现在却还要在看守所这种地方遭受坐板的酷刑……年纪轻轻的人前程就这么被他们摧毁了,如今身体也不知道被摧残成什么样了,我们却还一直被告知他们在挽救蔡伟。现在迟迟不开庭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他,每一天都是煎熬!


“坐板;就是原地在板子上坐着,什么都不干,不许动,不许说话,上厕所都不行~非常的累”(https://www.jianshu.com/p/97a5f004cda4

https://twitter.com/caiweifather/status/1333363157318791168

端点星案蔡伟父亲:今天是 #蔡伟 27岁生日,我们一直为他过农历生日,今年我们不能为他庆生,甚至不能给他传达一声“生日快乐”,大概他都不知道自己今天生日吧。作为家人已经225天没有见到他了,案件移送法院也71天了,收不到关于他的任何消息,无法知晓他的身心状况,对于他始终无法得到保障的法律权益只有深深地绝望感…

生日快乐,惟愿安康……

耶渣
Wolfychan 基督徒。披著文科外皮的理科生。

生日快樂,祝安好。

Neko #ΦωΦ

好好减刑,来日方长。身体也是抵抗的防线,切不可自我怀疑。

https://web.archive.org/web/20201201031827/https://www.douban.com/people/102121296/status/3195107868/


小唐:晓伟,今天27岁生日了🎂,不晓得你自己记不记得?一周前在朝阳区看守所旁边的邮局寄给你的明信片不知道他们今天会不会给你?第一次过这么孤寂的生日吧,希望你不要难过。不知道他们何时可以不再切断我们的联系,让我们能传递一些微弱的关心给你,也好让你不再那么担心家人。

https://www.douban.com/people/102121296/status/3196016898/


小唐:手机突然收到10条通知的轰炸,点开真的很无奈、心累。继上一波删除所有关于小伟的明信片日记和广播后,今天又被彻底清空一次。哎,我已经很久不写了,写了也发不出,发出来的也都是平平常常经过审查的仅仅给自己留作纪念的话,何必一轮接一轮的盯着我删呢,人的前程已经被毁了我们也没什么希求的了,早点开庭让我们见到他有什么难度?

https://twitter.com/tansunit/status/1333709574457716738


陈纯一:法國《世界報》Le Monde 對 #端点星 案的報道,原文需要付費閱讀,這是記者分享給我的完整版 PDF. 請大家幫忙傳閱,謝謝!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1Pn-U-UFk9A3RCR3Mx6K5T57MdTdgMrKF/view

( 由 作者 2020年12月2日 编辑 )
rebecca 我不是品葱的神,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

小唐翻墙有困难吗?

@rebecca #115343 不知道,ins动态停留在了11月1日

@rebecca #115343 应该不是技术上的困难。小唐是取保状态,必然有各种限制,墙外实名发言直接再进去都有可能。

https://twitter.com/tansunit/status/1334792324560326659

陳純一:今天是 #陈玫 #蔡伟 被抓走的第 230 天。我剛剛接受了日本「每日新聞」 @themainichi 關於 #端点星 案的視頻採訪,向日本觀衆介紹中國政府掩蓋疫情信息、審查網絡言論、打壓言論自由、非法拘禁公民、濫用官派律師、推行洗腦教育等現狀。

https://twitter.com/tansunit/status/1334822640851234820

陳純一:今天是 #陈玫 #蔡伟 被北京警方抓走的第 230 天。我剛剛接受了荷蘭電臺 Bureau Buitenland @bbvpro 的電話採訪,關於 #端点星 案和陳玫、蔡偉當前的處境,以及他們可能面臨的審判。

https://twitter.com/caiweifather/status/1338868737076707329

端点星案蔡伟父亲:今天给官派律师刘南征打电话,问她按照刑事案件最多三个月开庭的规定,这周就到期限了,为什么还没通知?她说法官什么都不跟她说她也没办法,让我安心等着,她猜测可能是中间发生了什么事重新计算审理期限。我追问为什么重新计算时间不给家属通知,她说这个肯定不会告知家属,法院没有义务告知家属。

我再次向她要求看起诉书,说没有法律规定起诉书不可以给家属看,但她说这个保密,案件相关的信息都不可以给我看,是律师法里某一条法律的规定,再继续问她她就很不耐烦地要挂电话。就像我电话里跟她说的他们披着法律的外衣,尽做这些知法犯法的事,即便知道他们睁着眼说瞎话,老百姓却对她无可奈何!

https://twitter.com/caiweifather/status/1339070465277497345

他们一面说法律是无情的,#蔡伟 违反了法律就要承担法律后果,可他们呢?他们公检法办案违法又承担了什么后果?他们以身作则遵守过法律吗?

thphd 2047站长

这帮公检法也挺矛盾的。要不咱折腾一下刘南征女士吧。

自由主义者
史蒂芬 喜欢近代历史,有时间上传一些好的书籍,大家交流分享

@thphd #117609 香港12人被关押没什么消息,小二也没消息,党国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改造思想还是秘密关押秋后算账。我不懂

https://news.yahoo.co.jp/articles/018f10fb8010a0fedf7a3ac3815ed4de138d1f49

「中国は事実を書き換えている」 活動家の弟逮捕の中国人、逃避先のパリで語る

感谢 @中野梓 的翻译:【中国在改写事实】遭逮捕的异见者的哥哥在巴黎的访谈

印刷版

( 由 作者 12月19日 编辑 )
自由騎士
MasterChief 先知指引的騎士.The prophecy is uncertain, there's always hope.

李文亮、陈玫、蔡伟······都是需要被人们铭记的英雄!他们代表了黑暗时代夜空中闪亮着零星的良知和勇敢。未来尚未可知,希望永不湮灭。

( 由 作者 12月19日 编辑 )

https://www.douban.com/people/102121296/status/3221578668/

小唐:从9月21日端•🌟案子便移送法院了,到今天已经整整三个月了,他们无视宪法就算了,现在连自己定的《刑事诉讼法》也不遵守了,不知道他们把自己定的法律当笑话书看还是本就是废纸?今年也是从头到尾彻底刷新了对这个国家『法治』的认识,太多曾经相信的再也相信不了了。

https://twitter.com/tansunit/status/1340954389197037568

陳純一:2020年12月21日,#端点星 案志愿者 #陈玫 #蔡伟 被北京警方抓走迫害已经超过八个月,被以「寻衅滋事罪」起诉到法院也已经整整三个月。

今天,负责案件的法官 #李轶凡 告诉陈玫母亲:起诉之后过了20天,法院将案件从简易程序转为普通程序,转换程序之后,重新计算时间。1/3

我们认为,这完全是当局为了拖延时间而随意操纵法律程序的行为。

按照中共政府的法律规定,刑事案件普通程序的审理期限最长三个月,也就是说,最晚1月10日左右,就应该开庭审理此案。现在距离最终期限还有20天。2/3

#李轶凡 今天在电话中还询问 #陈玫 母亲:1. 陈玫有几个兄弟姐妹?2. 陈玫的哥哥叫什么?3. 陈玫的哥哥现在在哪里?

我挺纳闷儿,这些信息难道不是早就出现在笔录里了吗?法官难道没读过吗?法官向陈玫母亲询问这些信息,想要干什么?法官李轶凡电话:010-85998668. 3/3

「保护记者委员会」 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 整理出 2020 年被囚记者名单,这是 #端点星案 志愿者 #蔡伟 #陈玫 的案情介绍:

https://cpj.org/data/people/cai-wei/https://cpj.org/data/people/chen-mei/

Chinese journalist Cai Wei and Chen Mei are being held in pretrial detention on accusations of picking quarrels and provoking trouble. Beijing police arrested Cai and Chen Mei, volunteers for the crowd-sourced news-archiving project Terminus 2049, in April 2020 after the site republished articles on COVID-19.

感谢 @爱狗却养猫 @rebecca 的中文翻译:“保护记者委员会”对蔡伟、陈玫的介绍

注:保护记者委员会(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CPJ)是一个独立的非盈利团体,总部设于美国纽约市,其主要工作是推动全球新闻自由及捍卫记者的权利。

( 由 作者 12月23日 编辑 )

@libgen #118423

欢迎志愿者翻译成中文。

或许能搞一个合作翻译?我去开个帖子。

小唐: 端点⭐ 晓伟,第248天了,每天都是没有消息的一天。每天都在想究竟什么时候可以见到你?再见到你的时候情景是怎样的?而我想对你说的话那么多先说哪句比较好?也有可能像很多次梦里那样难过的说不出一句话来吧…在里面的你要比我们更为煎熬,多么想替你承受这些,又那么地想安慰你的焦虑,可你不被允许通信,无法像其他人一样收到我们的信件,我什么都做不了,做什么都那么地徒劳无望…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按他们的法律办案不要再故意折磨你?

( 由 作者 12月24日 编辑 )

https://www.douban.com/people/102121296/status/3224966351

小唐:蔡晓伟爸爸说他不会再相信他们的话了(他觉得李轶凡法官今天跟他说的话又是应付他的套话,毕竟他们常常说一套做一套,失望了太多次),我说我们不必再说相信他们的话了,只相信法律就好,法律规定了最多三个月就是最多三个月,我们只需要监督他们依法办案即可。距离1月10日还有17天,每一天都是煎熬,每天都跟自己说再坚持一天,毕竟三个季节都熬过来了…

https://www.douban.com/people/102121296/status/3229207804/

小唐:人活着怎么那么难,2020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失去和痛苦。

https://twitter.com/tansunit/status/1343586997563236363

陈纯一:#端点星 案 #陈玫 #蔡伟 ,也是因为传播 #COVID19 信息而被逮捕,即将面临开庭审判。比 #张展 案更糟糕的是,陈玫、蔡伟被当局强行指定官派律师,无法探视,无法得知案件详情,无法获得起诉书。

12月28日下午,我前往 #联合国 欧洲总部、#WHO 总部举牌抗议,要求中共当局马上无罪释放陈玫、蔡伟。

今天看到新闻,张展判了四年……

轻音部
中野梓 不想清楚分析太多真心抑意假

@爱狗却养猫 #119127

造孽啊

@爱狗却养猫 #119127

张展案受到的国际关注已经很大了,还是被杀鸡儆猴,当局没在怕的。

网警
police 广州市公安局网警驻2047(品葱)派出所

@natasha #119173 可以人间蒸发的,怕不?这好歹只是电视认罪

@natasha #119173 是的,因为最近afk,我还是在电视新闻上看到张展案的结果的。张展案当时流传出来的检察院建议刑期就是4-5年,所以这次的结果不算意外;不过端点星案比张展案还不透明:(。

今天翻推特发现了这么一段:https://twitter.com/tansunit/status/1334471246562684929

陳純一:一位朋友關於 #metoo 和 #陈玫 的一點回憶。括號裡的內容是我對原文的註釋和補充。

--開始--

想記錄下來一些奇蹟般的連結。

兩年多前(2018),朱軍、弦子案的第一道禁令下來的那個晚上,#端点星 案的陳玫是小組裡負責信息和平臺搭建的夥伴,大家一起幫忙備份#metoo的信息,火速搶救到深夜。

後來,端點星案的 #陈玫、#蔡伟 在今年(2020)被(以「尋釁滋事罪」)指定居所監視居住,而後被批捕,案件至今未開庭。

有一羣小夥伴,致敬 #端点星 ,接棒搭建了 duty-machine 項目,接受備份 #metoo信息,並且整理了昨日 #弦子 訴朱軍案開庭的公開報道。

後來我們才知道陳玫的胞兄陳堃,曾任 #立人大學 總幹事,他也曾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和拘留。#蔡伟 曾是立人大學志願者(和學員),(陳玫也是)。陳堃今年曾以一己之力,擊退 #端点星 案中的官派律師,他密切關注 #十二港人事件 ,並在 matters 發佈應對官派律師的經驗帖。

這一次 #弦子 訴朱軍案,牆內廣遭刪帖,在現場聲援的女權行動者們也回到 matters 備份與發佈相關信息,這些行動者們,不少是在兩年多以前結識的。而我也是在 #metoo運動中,因爲想要與 matters 合作做 #metooarchive 才聯絡結識了潔平。

(2020年)7月,#端点星 案報道發佈(端傳媒發佈的一篇深度報道 https://terminus2049.xyz/news-report/20200720-initium-media-report/)。撰寫的記者朋友也是長期關注並支援反性暴力議題的女權行動者,這位朋友在去年底,因支援香港反修例行動而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三個月,朋友參與反修例的手記就發布在 matters 上。

我有一位認識十年的摯友叫 #李翘楚,長期關注勞工、女性議題,近期因聲援許志永與 709 案並持續爲香港發聲,再次被訓話與強迫噤聲,她今年曾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長達四個月。她的若干(互聯網)技術技能,是 #陈玫 教她的。他們結識於那個寒冷的冬天的 #北京切除,那也是我第一次到現場。

--結束--

這是 #李翘楚 2020 年 9 月寫的一篇短文,講述她認識的 #陈玫 。她說:「那時候的印象,他(陳玫)好像有個技術攻略百寳箱。在微信上來不及看的文章被刪,他那邊一定有備份……他從來不多問我,耐心的幫忙,臨走時提醒一句『注意安全』。」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管制是一贯的严格,中国媒体只能从民族服饰秀上找亮点,老百姓最多只注意到了江泽民的放大镜,而外媒也明显被局限,大多停留在个人崇拜、法西斯化等众所周知的问题层面上。 ——《中国人什么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