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下阅尸 站务

有些人认为,社区就是观点的集合:一个社区,就是一帮人聚在一起发表相似的观点。

比如有人说品葱是支黑聚集地,也有人说2047是左左聚集地,其实都是在以观点对社区分类。

人的观点是可以变化的,任何人都可以在任何时间持有任何观点。屏幕的另一头可能是猫、狗或者机器人。习近平也可以说他支持民主法治。因此针对他人观点的讨论,绝大多数是浪费时间。

“如何看待谁对什么东西的何种言论”,凡是喜欢提这种问题的人,都犯了“以观取人”的错误。


你跟一个社区里的其他人观点不合,于是你决定自己开一个社区,这个新的社区人气通常不会好。

因为大多数人根本不在乎你的观点。你不满共产党,我也不满共产党,所以我们两个就能成为好朋友一起玩耍吗?如果世界上有这么便宜的事情,那每个人都可以拥有无数的朋友了。

你不满品葱,我也不满品葱,所以我们两个就能成为好朋友一起玩耍吗?同理。按照鹿儿的说法,这样的友情相当塑料。

没有人会因为你粉红或者反共就成为你的朋友。大家在乎的是你这个人怎么样,是不是勤学好问,是不是乐于助人,会不会见利忘义……之类的道德品质。

观点会变,但人不会变。大家是跟人做朋友,不是跟观点做朋友。对一个社区而言,人比观点更值钱。如果把观点看得比人更重要,让观点凌驾在人之上,就犯了“文化大革命”的错误。

新品葱的灭亡,是因为他们保护观点,却牺牲了人。

( 由 作者 2020年11月8日 编辑 )
17
2020年11月8日 575 次浏览
6个评论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我觉得最有价值的不是人,也不是观点,而是论据和论证。 谁都可以说他反共,要搞一个民主中国,但是说一样的东西(观点),和背后的论据和论证的水平,没有任何关系。好比说我重复一遍狭义相对论的观点,论据和论证,我就成了爱因斯坦么? 当然有些观点天生难以辩护,比如赵家权贵资本主义,怎么辩护怎么看上去精赵。但是如果硬要圆,也可以从民生着手,吹嘘赵家如何给大家制造脱贫致富的空间,就算是有困难,大家也要顶硬上,因为红朝毕竟不富裕,共同富裕还得等等,大家先自救,赵家人也不会恶意打压大家致富之路。

刘慈欣 反共复民

品韭离灭亡还很远。他们现在搞共匪“稳定压倒一切”的那一套,凡是宣扬失败主义的川粉都会被打成网军。

@刘慈欣 #112006 学共匪有什么用?共匪有枪他们没有,同样的洗脑术,在共匪治下还能有无数能人志士为虎作伥,在新品葱上就只剩下一堆复读机了。

白脸角鸮 加帕里公园原政府前总理,加帕里图书馆馆长

@刘慈欣 #112006 @消极 #112018 那是因为品韭那帮极端支黑没有权,只能在互联网上无能狂怒当复读机。说实话,那帮支黑说话极端成这个样子,自己在行动上却比那些所谓“民小”差的不止一点两点,风向转的比谁都快。我是没见过有极端主义者是这个样子的,最起码连那些极端粉红都敢拿U型锁砸车,还敢在互联网上“出征”,那帮支黑双重标准到了某种程度,在品韭上遇到法轮功弘扬传统文化都连个屁都不敢放,这群品韭支黑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白脸角鸮 #112035 确实,姨轮郭三重打击下还有正常人活着么?

@消极 #112047 不清楚,我不喜欢突品韭这口沼气池,去那种地方简直是在自己给自己找不愉快。自从蒹葭苍苍事件后我对品韭就不抱啥希望了,只希望这种极端主义思想和小圈子政治作风不要再传染到其他地方就算万幸了。

( 由 作者 2020年11月8日 编辑 )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世界正在被厚颜无耻的信念淹没,那信念就是,权力无所不能,正义一无所成。 ——索尔仁尼琴(俄罗斯/苏联)